“我的女人,我愿意宠着。”

她以为自己嫁给的只是一个有点名气的律师,哪知有一天,她被男人叫进总裁办公室,吃干抹净后还被警告了一句“再被我看见你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她心里念叨“我冤枉啊。”,“放心,一切有我。”,当韩雨曦被欺负时,他用他的权势,让那些人都付出了代价。,“我的女人,我愿意宠着。”,当有人看不惯顾尘对韩雨曦的宠爱时,顾尘霸气回击。
 “我的女人,我愿意宠着。”

第1章 我答应你

是夜,现在已是初秋,天气渐凉,韩雨曦坐在别墅区门口的台阶上,一阵风吹过,韩雨曦把衣服拉紧了一点。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韩雨曦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满脸的厌恶,迅速的挂断。

韩雨曦翻了一下联系人,最好的朋友刘艺琳去米兰参加服装比赛走秀去了,突然不知道可以联系谁了。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变成这个样子,自己在这么冷的天气,坐在门口,不知道去哪,还没有人可以求助。

韩雨曦把手机又放回了口袋,突然摸到了一张纸条,她拿出来,看了一眼,脸上浮现了一丝微笑。

韩雨曦拨了纸条上的电话号码,那边迅速接起,“喂,你好。”

“是顾先生吗?我是韩雨曦,今天早上你说的事,我答应你。”

顾尘有些微愣,后答道“好,明天九点民政局见”说完就想挂断了电话。

“等等,顾先生,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韩雨曦吸了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

“你说”

“我现在在鑫悦别墅区的门口,我现在暂时没地方可去,能去你家住吗?”韩雨曦的问完,心里有点忐忑,害怕他会不答应,虽说两个人明天就结婚了。

顾尘想了一下,“等我二十分钟”

“好的,谢谢”听到这句话,韩雨曦的双眸突然亮了,心里也松了口气。

二十分钟后,一辆宾利停在了别墅区门口,顾尘走到了韩雨曦的面前。

“怎么回事?”顾尘站在那,不知为何就给人一种威严和压迫感。

“和家里闹了点别扭”韩雨曦抬起头,认真的回答。

顾尘见韩雨曦不愿意说,也不勉强她,拿起她的行李箱,放到了后备箱。

顾尘听刘艺琳说过,韩雨曦是韩氏集团的千金,但他对这个毫不感兴趣,他一直觉得一个人的家世背景是不能选择的,既然是自己无法选择的东西,就不必去在意。

但是刘艺琳不这样想,她觉得好的家世背景会是一个好的加分项,所以她那天着重说了韩雨曦,韩氏大小姐的身份。

两个人一起坐上车,顾尘发动了车子。

其实韩雨曦对旁边的这个男人,除了知道他的名字和年龄,还有律师职业外,其他的一无所知,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对他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信任感,所以才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求助了他。

顾尘把车开进了霖海小区,这也是个高档小区,住里面的人也是非富即贵,从现在来看,顾尘这个律师应该不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律师。

如果说韩雨曦看到宾利车时,吃了一惊,那么现在,进入这个小区,就是直接震惊了。

楼层在八层,三室一厅。

这个小区靠近海边,顾尘的公寓刚好可以看到海。房子被收拾得一丝不苟,装潢是黑白格调,透露着律师的严谨,还有那么一丝冷漠,不近人情,客厅52寸的大液晶电视挂在墙上。

顾尘帮韩雨曦把行李拿进了客厅,带她参观了一下房子,一一做了介绍。

最后他帮她把行李放到了客房,“你今晚暂时住着,明天我们结婚后,你再搬来主卧”

“好的,谢谢”韩雨曦听到明天搬到主卧这句话时,突然变得不自然了,“那个,晚安”

“嗯”顾尘走出了房门,轻轻帮她把门关上。

韩雨曦也感觉很累了,直接关上灯,睡觉了,毕竟明天就要结婚了,或许就要开启不一样的人生了。

翌日,九点,两人一起到了民政局,办了结婚证。

韩雨曦看着自己手中的结婚证,讽刺地笑了笑,自己居然结婚了,还是就跟见了一面的男人。就这样一本本子,让两个原本没有什么交际的人有了最亲密的关系。

“上车”这两个字唤回了韩雨曦的思绪。

韩雨曦上车后,顾尘递给他了一张卡,“这是我的副卡,想买什么自己去买,最初密码123456,你再自己改”

“不用,我有”

“你现在的身份,是我的妻子,我会养你,这卡你拿着,你用不用,那是你的事,我不管。”

“谢谢”韩雨曦最后还是收下了顾尘给的卡。

“你在哪上班?”

“万年集团”

顾尘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韩雨曦感觉到周围的氛围瞬间冷了几度。

“怎么了?”

顾尘就是阴着脸,没有回答,车子开得飞快。

韩雨曦想不通,顾尘怎么一下子变成了这样,“万年”跟他有什么仇吗?算了,现在还是不要想这些没用的了,自己还是抓紧吧,随时都有被弹飞出去的危险啊。

“喂,那个,你开慢点啊”

但顾尘充耳不闻。

终于,车子停了,韩雨曦脸色苍白,大喘着气,惊魂未定的感觉。

“下车,我事务所还有事”

“我说,你开那么快干嘛?你……”

“下车”言简意赅的两个字,语气却让人生畏。

韩雨曦只好先下了车,韩雨曦一下车,顾尘的车就扬长而去。

韩雨曦一进到办公室,办公室的好姐妹就告诉她,总监一早上都在找她。

韩雨曦懊恼地拍了拍脑袋,这下糟了,昨天晚上因为事情凑在了一起,把今天要叫给总监设计稿给忘了。公司最近有个展示会,要展示公司新的珠宝,所以总监把事情交给了她,在总监心里,最优秀的部下,最有能力的助手。

“好的,谢谢啊”韩雨曦拿了写好的策划案,就往总监办公室跑去。

韩雨曦敲了敲门。

“进”

“总监,这是设计稿”

迟铭接过了设计稿,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手,长得很好看,骨节分明,白皙修长,这个男的长相也很秀气,比女人还白的皮肤,薄唇,高挺的鼻梁,将近185cm的身材。

“去哪了?一大早不见人”语气很温和,就如他这个人一样,总是那么温润如玉。

“不好意思,路上太堵了,忘了请假。”韩雨曦一脸的微笑。

迟铭也不想揭穿她,堵车能堵一早上吗?

“出去忙吧”

“好”

韩雨曦回到办公桌上,电话铃声响起。

韩雨曦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艺琳”

“雨曦,你相亲结果怎么样?”刘艺琳又突然意识到好像不该这样问,“不对,应该是你去相亲了吗?”

“去了,结果就是我和他结婚了”

刘艺琳长大了嘴巴,一时语塞,好半天才答话,“好啊,你,真是会给我‘惊喜’,那么久连个男朋友都没有,这一相亲,就跟人家结婚了,韩雨曦,我觉得我要重新认识你一下了”

“艺琳,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的,你回来我再跟你解释”

“雨曦,你不用跟我解释什么,虽然他只是帮过我一次,但我知道,他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我的好姐妹,我祝你幸福”

“谢谢”

说完,两人就挂了电话。

第2章 脑子速度跟不上

韩雨曦开始回忆起,两天前的事,自己跟刘艺琳在咖啡馆里喝着咖啡,那天天气不太好,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刘艺琳拿出了一张照片,神神秘秘地,坐到了韩雨曦的身边,“雨曦,这是一位律师,前几天刚帮助过我,他也是单身,刚好你也单身,我帮你约了个时间,和他后天见一个面,你看怎么样?”

韩雨曦看了一眼照片上的人,一头利落的短发,小麦色的皮肤,五官深邃立体,粗弄的剑眉,狭长的凤眸,高挺的鼻梁,菲薄的唇。

这么惊艳的一个男人,竟还没有女朋友,韩雨曦不禁感觉有些奇怪。

“他真的还没有女朋友?”

“真的,可能是因为他的气场太过冷漠了,让人不敢靠近吧,我初次见他时,都想换个律师了,不过他的胜诉率还是让我决定选择他。后来在交流中,发现他是个很有责任心的人,雨曦,你先去见见,不满意再说”

什么不满意,她应该怕别人不满意自己吧。长得帅气,工作也那么好,还没有女朋友,不是眼光高,就是有什么不可言说的理由。

“我明天要去米兰去参加设计比赛,答应我,一定要去啊”

“知道了”韩雨曦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不过你怎么和他聊到和我见面去的?”

“那天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他说没有,我就说我有个朋友,也没男朋友,然后给他看了一下你的照片,介绍了一下你的情况,他直接说要和你见一面。”

韩雨曦尴尬地笑了笑,佩服刘艺琳,敢问那样的一个男人有没有女朋友,也佩服那个男的,竟然直接要求见面了。

见面的那一天,韩雨曦提前十分钟到了地点,她穿着一件杏色风衣,里面是套裙,化着淡妆。

约定时间一到,门被一个男子推开,他比照片上的更好看,穿着一身手工订制的黑色西装,里面是简单的白衬衫,浑身上下透露着与生俱来的尊贵。

顾尘走到了韩雨曦的面前,坐下,开始了自我介绍,“你好,我叫顾尘,是一名律师”

“你好,我叫韩雨曦,是一个公司的小职员”

顾尘点了点头,“韩小姐,你是否以结婚为目的与一个人交往?”

“什么”这个问题让韩雨曦愣了一下,刚见面不应该聊聊各自状况吗?怎么会这么直接地问这种问题,难道律师都这样,这么直接干脆。

“如果是,韩小姐,我们可以先结婚”

这句话让韩雨曦更加震惊,一直眨巴着眼,她脑子的转弯速度感觉要跟不上对面这个男人的节奏了。

半响,韩雨曦才终于缓过神来,“顾先生,你这也太快了吧,我们才是刚刚见面除了对方的名字和职业,对对方一无所知,这样就结婚,不仅对对方,对自己也是一种不负责任吧”

“韩小姐说得不错,但是我不想浪费时间,和一个最后会成为别人的老婆谈恋爱,我更没有兴趣帮别人养老婆。难道韩小姐愿意浪费自己的时间,和一个没有结果的人谈恋爱,帮调教别人的老公?”

韩雨曦这下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是律师了,那嘴巴也太会说了吧。

“那个,太快了,我有点反应不过来,要不你给我时间考虑考虑,我最迟大后天给你答复。”

顾尘点了点头,拿出一张纸,在纸上写下来几个数字,“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想好了打这个电话”

韩雨曦拿着字,看着他的字,虽然只是几个数字,但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字刚劲有力,写得很漂亮。

“好的”

顾尘从皮夹里拿出100元,放在桌子上,“我还有事,先走了”

“顾先生,这我请就好了”

“我不喜欢欠别人的”

说完,长腿一迈,走出了咖啡店。

和顾尘见完面,她继续回去上班,晚上八点钟回到家。

回到家的时候,继母陈英兰双手交叉,坐在沙发上,她的行李放在了茶几前。

“这是怎么回事?”韩雨曦走到自己的行李箱前。

“韩雨曦,你妈妈刚刚打电话说,接你去M国,你的行李我已经给你打包好了,这是飞机票”陈英兰把飞机票放到茶几上。

韩雨曦讽刺地笑了笑,于晶要接自己去M国,那一年,于晶发现父亲出轨陈英兰,果断地跟父亲离了婚,当法院把自己判给父亲时,于晶也没有争取一下,而是把所有事情处理完的当天,就去了M国。

于晶去M国的第二天,父亲就把陈英兰还有陈英兰的女儿张欣涵接到了家中。从那以后,父亲对自己越来越冷淡,陈英兰和张欣涵也仗着父亲的疼爱,给她脸色看。

这十几年,她在这个家过得很是压抑,但是于晶有想过带她走吗?现在要来带自己去M国,又是为什么。突然良心发现,想要给自己补偿,但是她不需要了。

“我父亲知道吗?”

“你觉得呢?”陈英兰一脸的不屑。

韩雨曦突然明白了,彻底心寒了,也是,这么多年,自己早已是外人,父亲也巴不得自己马上离开家,不打扰他们的生活。

韩雨曦拿起行李,往门口走去,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竟然这么失败,但自己却没有任何办法。她想斗,甚至想报复,夺回自己的一切,却那么无力。她发誓,她一定要想办法,把自己的一切都夺回来,让陈英兰和张欣涵也好好尝尝她们付诸在她身上的痛苦。

“飞机票”韩雨曦就这么走,但是她没有拿走飞机票,那么就是不会去M国,那么就可能还会再回来,这是陈英兰万万不允许的。

“你放心,我不会再回来的”

韩雨曦坐到了别墅区的门口上,于晶的电话打了过来,韩雨曦厌恶的挂断了。

那一晚,她答应了顾尘,和他结婚,也住到了顾尘的家中。

她最后答应顾尘,是觉得自己确实需要一个归宿地。

“雨曦,雨曦”同事凌宁的声音把韩雨曦从回忆中拉出来。

“怎么了?”

“想什么呢?心不在焉的,有一个女的找你”

“谁啊?”

凌宁指了指办公室的门口,门口的女子一头黄色的大波浪卷发,穿着一件短装的黑色风衣,脚穿一双高跟过膝长靴。看见背影,韩雨曦就知道来人是张欣涵。她不是在国外帮一家公司打官司吗?这么快就回来了,不过回来就回来,来找自己干嘛?

韩雨曦往门外走去,语气冷冷地,“找我干嘛?”

“我刚从国外回来,想请你喝杯咖啡,不知妹妹肯不肯赏脸”

“走吧”

两人去了楼下的咖啡店。

“你有话直说”

“我从国外回来,就听说你妈要接你去M国,可是你却没拿走飞机票,我倒想问问你,心里做什么打算?”张欣涵语气狠狠的,眼神也死死地盯着韩雨曦。

韩雨曦淡淡一笑,“我有何打算,也跟你无关”

“韩雨曦,我只是警告你,你现在出了韩家门,那么就永远别再想进来。”

“张欣涵,你和我父亲没有血缘关系,你觉得就算我走,你能得到什么?”

张欣涵不屑的看着韩雨曦,“韩雨曦,爱屋及乌,你爸爱我妈,所以对我也很好,可惜你爸对你妈妈是厌恶至极,自然连你,他也觉得厌烦。更何况,我跟你爸没有血缘关系,但韩雨轩有啊,你觉得你爸将来的一切是给你还是给他呢?”

韩雨轩,韩雨曦同父异母的弟弟,现在M国留学。其实韩雨曦对这个弟弟还是挺喜欢的,因为在韩家,就这个弟弟真心对她了,但是尽管如此,她也觉得她有资格得到一半的财产。

韩雨曦握紧了拳头,想反击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张欣涵大笑起来,“韩雨曦,我真是替你可怜,妈妈不疼,爸爸不爱,现在也是,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你知道为什么和你交往的那些男朋友,最后都没有结果吗?我现在也不怕告诉你,都是因为我,我就是不想看到你幸福,你永远这样,我就最开心了。”

张欣涵拿起了自己的包包,站起身,“韩雨曦,你好自为之吧”

韩雨曦就这样在咖啡店里呆呆地坐着,她想做些什么,却又不知道以自己的能力能做些什么。她突然很讨厌自己,讨厌这样无能的自己。

可是好像慢慢的想到了什么,她站起了身,回到了办公室。

“雨曦,你终于回来了,总监刚刚说,董事长让你去一趟办公室?”

“董事长?”韩雨曦听到总裁找她,有点受宠若惊,董事长找她这个小职员干嘛。

“恩,好像因为你的设计稿,董事长很赞赏”

“谢谢啊”

韩雨曦整理了一下,去了56楼。

第3章 同床共枕

韩雨曦到了56楼,她走到秘书办公桌前,这董事长的秘书就是不一样,穿着职业套裙,衬托出凹凸有致的身材,给人一种精明能干的感觉。

“你好,我是韩雨曦,是董事长叫我上来的”

“好的,这边请”

韩雨曦跟着秘书来到了董事长办公室,秘书敲了敲门,韩雨曦站在旁边,有些紧张。

“进来”

秘书推开门,示意韩雨曦进去。韩雨曦进去前,长吁了一口气,让自己保持淡定冷静。

顾言中坐在沙发上,虽已年过半百,但因保养得好,岁月没在他的脸上留下一点痕迹。他坐在那里,让人觉得很是优雅绅士。

“董事长好”韩雨曦鞠了一个躬。

“坐”顾言中看了一眼对面的沙发。

韩雨曦坐下后,顾言中开始了谈话。

“听迟铭说你来公司小半年了?是他从别的公司挖过来的?”

“是的”

“这些设计稿是你画的?”顾言中点了点茶几上的设计稿。

“对的”

“很不错,迟铭眼光不错,这样,从今天起,你升职为副总监,如果做得好,我会继续升你的职”

韩雨曦被这突然的升职,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她在原来的公司待了有三年,不知道是那公司的老板看不到她的闪光点还是怎么样,不论她做得再好,都只是一个小职员,给她的奖励最多就是加加薪。

一次偶然的机会,韩雨曦在一次展示会上碰到了迟铭,迟铭主动找她聊了几句,发现她很有想法,所以邀请她来万年。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万年在G城可是首屈一指的企业,多少人挤破头都进不去,韩雨曦马上答应了迟铭的邀请。

进入公司后,迟铭也很重用她,没想到半年,董事长竟然还主动找她,并且给她升了职。

虽然顾言中给韩雨曦升职,除了她自己本身优秀外,还有顾言中的一点私心,不过韩雨曦就不清楚了。

“谢谢董事长,我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韩雨曦站起身,又鞠了一躬。

顾言中满意的点了点头,“去忙吧”

“是”

韩雨曦走出了办公室,抑制不住的兴奋,她一定要继续努力下去,她要开始争,争取得到更高的职位,那样她才有机会报仇把她失去的一步步夺回来。

韩雨曦回到办公室,凌宁就八卦的问“董事长找你干嘛”

韩雨曦刚要回答,迟铭就走出来说,“恭喜韩雨曦升职为副总监,以后我不在的时候,有事就请示她”

“雨曦,恭喜恭喜”

办公室的人纷纷表示了祝贺,但这里面,有多少真的,有多少假的,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韩雨曦升为副总监后,也有了属于她自己的独立办公室。

临近下班的时候,迟铭过来约她吃饭,理由就是庆祝她加班。

这时顾尘发来了一条短信,说已经到她公司楼下了。

“迟铭,不好意思,我有事得先走了,改天我请大家一起吃饭。”

“好吧”迟铭有些无奈。

“再见”

韩雨曦到了楼下,看见顾尘的车,钻了进去。

可是韩雨曦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说“你好”,怪怪的,说“你怎么有空来接我”,好像会很尴尬,正当韩雨曦在想开场白时。

顾尘来了一句,“今晚上想吃什么?”

“啊?”韩雨曦没想到顾尘会这么问,一时没反应过来,“你想吃什么?”

“听你朋友说,你会做饭,去菜市场买菜,回家做”

“好”

韩雨曦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就被陈英兰要求做饭,所以做饭对于她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你在万年的什么部门?”

这顾尘话题的转化速度也太快了吧。

“设计部,不过我今天升为副总监了”韩雨曦眉宇之间都洋溢着开心。

顾尘突然皱起了眉,没有答话。

“怎么了?怎么突然这样一副表情?”

“韩雨曦,你辞职吧,我养得起你”顾尘不知道为什么,韩雨曦突然的升职,让他有些许不安。

“不可能,我想有属于自己的工作,我想要经济独立,我不想,也不需要靠你养活。”

“韩雨曦,从法律角度上来说,我们两现在是……”

“顾尘,请别用你的法律知识来说服我,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答应”

顾尘无奈,只好做出让步,“如若发生了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

韩雨曦满脸的疑问,自己不过升了个职,怎么顾尘感觉好像要发生什么大灾难似的。

算了,或许是自己想多了。

韩雨曦和顾尘一起到了菜市场,他们先到了猪肉摊前。

“老板,猪肉怎么卖?”

“13元”

韩雨曦开始砍价,砍价是韩雨曦从小开始学会的,因为她每月的零用钱少得可怜,陈英兰会叫她去买东西,找回的钱陈英兰也不会要。那么她就学会了砍价,越少的价格买到东西,那么她得的钱也就越多。

最后韩雨曦以10元的价格和老板成交,买一样东西,韩雨曦就会砍价,顾尘最后看不过眼了。

当他们去买青菜时,韩雨曦还想砍价,顾尘直接在旁边说,“要一斤”

卖菜的阿姨把称好的菜递给顾尘时,顾尘扔下10元钱,然后就把韩雨曦拉走了。

“顾尘,你拉我干嘛,她还没找钱呢?”韩雨曦拉开了顾尘的手。

“雨曦,记住,以后出来不要跟人讨价还价,这点钱,我还出得起”

“你现在钱多,不知道缺钱的痛苦,能省则省”

“钱不是省出来的,是赚出来的。钱我有本事赚,不需要你厚着脸皮去砍价。”

顾尘的语气和气场,让韩雨曦不敢再反驳,悻悻地回了一句,“我知道了”

顾尘把韩雨曦手中的菜都拿到了自己的手上,“回家了”

韩雨曦和顾尘回到了家中。

“你去沙发上坐会,我去做饭,马上就好”

顾尘点点头。

韩雨曦在厨房忙活,顾尘没心思在沙发上坐着,站在厨房门口,看着韩雨曦忙活。

“怎么,怕我做的不好吃,还是怕我下毒,来监督我?”韩雨曦打趣道。

“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韩雨曦看了一下四周,“没有,你快去坐着吧,别影响我发挥”

顾尘只好回到沙发上,拿出明天准备要出庭的案件,其实他已经准备很充分了,毕竟只是一个小案件,可惜现在没事可做,就再看一会吧。

不得不感叹,韩雨曦的做饭速度真快,都让顾尘怀疑,她煮熟了吗?是不是就是放进锅里,随便翻翻了事。

顾尘看到饭桌上,色香味俱全的菜时,瞬间摒弃了刚刚的想法,也突然感觉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这真是一个居家的好媳妇。

两人吃完饭后,顾尘主动站起身收拾碗筷,拿进厨房,打开水龙头准备洗碗。

“你放在那吧,我来洗”

“家务活我会负责一半”顾尘挤了一点洗洁精,“你去收拾一下的东西,放到主卧室”

韩雨曦有些微愣,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要不我们熟悉熟悉,再搬吧,现在同床共枕,好像有点尴尬,是吧?”

“同床共枕更容易熟悉,而且我不觉得尴尬”

这句话,让韩雨曦的心里泛起了涟漪,脸上悄悄爬上了两朵红晕。

韩雨曦回房间,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搬到了主卧室。

韩雨曦打开衣柜时,发现顾尘的衣服不是黑就是白,很单调,难道律师都这样?

“我们有空要不要去逛街,帮你买几件衣服?我看你衣服的颜色有点单调”

“卡在你那,你看着帮我买就好”

“好吧”韩雨曦有些许不开心了。

“你先去洗澡吧”

韩雨曦没有答话,拿起自己的衣服往浴室走去。

韩雨曦洗完澡后,就坐到床上看杂志,完全无视顾尘。

“过两天,我打完这个官司,可以跟你去逛逛”顾尘看出韩雨曦有点小情绪了,妥协了。

“好啊”韩雨曦的情绪一下就变好了,她其实一直都很希望,结婚后,可以和丈夫一起去挑选衣服,帮丈夫搭配好每天的穿着。

顾尘拿起衣服走进浴室,洗好走进卧室时,穿着黑色的浴袍,露出了精致的锁骨。

真是引人犯罪。

顾尘上了床,“睡觉吧,明天还得上班。”

因为这句话,韩雨曦突然放松了下来,她马上放下手中的杂志,关上灯。

“放心,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之前,我不会对你怎样”

“谢谢”

韩雨曦甜甜睡去,听到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顾尘嘴角弯起一个弧度。

第4章 别人与我无关

翌日,韩雨曦早早起床为两人准备好早餐。两人吃过早餐后,顾尘送韩雨曦去了公司。

“你这几天有空,去选台车,钱就刷那张卡上的,有时候我会没空接送你”

“不用了,我可以坐公交或地铁”

“我不需要我的女人那么辛苦”

韩雨曦的脸又红了,因为那句我的女人,顾尘总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能让韩雨曦心里泛起涟漪。

顾尘把车停在了离公司30米的位置,“下班后我来接你”

“好的,再见”

韩雨曦欢悦地跑向了公司,顾尘看韩雨曦走远,视线望向了前方,却那么碰巧地看见令自己恶心的一幕,他迅速的开动了车子,路过时,还特意按了拉了两下喇叭。

两位听到了喇叭声,抬头,那位男子看见熟悉的车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送女子上了出租车。

韩雨曦来到办公室,把确定的设计稿和批准材料拿到了生产部,让他们着手生产。如果这次展示会能成功,这些设计品被人赏识的话,那么身为作者的她,也能在珠宝设计界出一下小名。可是有时你以为要成功的时候,老天偏偏要给你设个障碍,如果你越过去了,那么就具备真正成功的能力,如果没有,你就只能原地踏步甚至转眼变成失败。

韩雨曦做完手头上的事,回到了办公室,查找资料,看看那些成功的珠宝作品。人想要进步,就得不断学习,学习别人成功的地方,看看自己不足的地方,以好弥补。

快到中午的时候,迟铭发来了信息,约她吃中午饭,可惜晚了一步。在他发之前,顾尘已经发过了,所以韩雨曦最后只好再一次拒绝了迟铭。

离开办公室前,韩雨曦再一次检查了自己的妆容,此时的韩雨曦终于明白了那句女为悦己者容的含义。她拿起了包包,带着微笑出了门。

走出办公室门的时候,连凌宁都在调侃她,“满面春风的?约会去啊?”

韩雨曦没有回答,只是一脸的笑意,那眼角都是弯的。

可是越是这样不回答,越给人掩饰就是事实的感觉。

迟铭从办公室回来,听到凌宁的话,看到韩雨曦的表情,微微蹙起了眉。

韩雨曦到的时候,顾尘已经到了,他静静地坐在那,浑身散发着高贵的气质。

“顾尘,怎么有空过来和我吃午饭?”韩雨曦坐下的时候,把耳朵旁的头发别到了耳后。

“刚从法院出来,路过”

“哦,官司怎么样?”韩雨曦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突然想扇自己一巴掌或者咬掉自己的舌头,自己这不真的没话找话说吗?

“赢了”顾尘喝了一口水,面无表情。

韩雨曦也跟着喝了一口水,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我刚刚已经点好了菜,两份牛排”

“好”韩雨曦点了点头。

正当韩雨曦沉浸在这一点小甜蜜中的时候,一个人的出现打破了。

“诶呦,韩雨曦,你怎么也在啊?”张欣涵进门就看到了韩雨曦,走到了她的面前。

“顾律师,原来是你啊,真是相闻不如相见,我张欣涵做律师以来,还没输过,今天真没想到会输给你,但是希望顾律师下次还是使用点高明的计谋。”张欣涵看向顾尘,眼里满是不屑,她始终觉得,顾尘今天能赢,完全是使用了那些小计谋,不能登上大雅之堂的那种,她完全不屑这种打官司手段,所以她也完全不在乎这次的输赢。

“张律师,就算我用了高明手段,你觉得你在庭上还有说话的机会?”顾尘看向她,眼生冷冷的,顾尘身上那股强大的气息,让张欣涵竟然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

张欣涵意识到自己不是顾尘的对手,就把矛头又转回到了韩雨曦。

“韩雨曦,我说你怎么又在勾搭男人,而且你说说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勾搭,也选你配得上的吧,你觉得就凭你配得上人家顾律师吗?人家要颜有颜。要钱有钱。不像你,什么都没有。”

“张律师,谁配不配得上我,你又有资格评判?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顾尘薄唇微启,但已不愿正眼瞧她。

张欣涵脸色突然变得铁青,顾尘竟然帮韩雨曦说话,现在看来并不像韩雨曦在勾搭他,难不成他们两个是男女朋友关系了,想到这,张欣涵又一次换上了笑脸。

“顾律师,看在我们同行的份上,我只是提醒你一句,远离这个女人,小心惹祸上身,你都不知道她勾搭过多少男人。”

“与你无关,就算惹祸上身,也是我自愿,只要她现在愿意跟我在一起就行。”

“韩雨曦,你这勾搭男人的本事可真是不小啊,但别以为你攀上了顾律师,就可以变凤凰了”张欣涵附到韩雨曦耳边悄悄说了一句,“你就是一个爸爸不疼,妈妈不爱的人”

说完,还露出了一个夸张地微笑。张欣涵清楚她不会是顾尘的对手,所以就来挖苦韩雨曦,毕竟看见韩雨曦痛苦,就是她最开心的事。

现在韩雨曦脸上些许痛苦的表情就让她很满意。

“我现在心情真好,就不打扰二位了,毕竟我想你们能这样相处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了。”说完就踏着10cm的高跟鞋走了。

顾尘握住了韩雨曦的手,“别怕,有我在”

韩雨曦因为顾尘的这一句话,心里感觉很温暖,这是二十多年来,都没人给过的温暖的感觉。

“谢谢你,但是她说的话?”

“别人与我无关,我现在只想关心你”

韩雨曦因为这句话,差点感动得要哭了出来,但还是忍住了,因为不想让顾尘认为自己那么矫情。

虽然顾尘让自己感到了,但是张欣涵在顾尘这么污蔑、侮辱自己,这个仇,自己早晚一定要报。

刚好菜上来了,两份牛排,看上去应该是八分熟,分别放到了韩雨曦和顾尘的面前。

顾尘把韩雨曦的牛排拿到了自己面前,韩雨曦一脸狐疑地看着他,只见他认真地帮韩雨曦切着她的那份牛排。

顾尘的这份细心,让韩雨曦感觉很甜蜜。顾尘虽然有些高冷,但是他的动作和有些话让你感觉很暖心,甜蜜。

顾尘把切好的牛排放到了韩雨曦的面前,再开始切自己面前的牛排。

两人吃饱后,顾尘本想送韩雨曦回公司,却被韩雨曦拒绝了,韩雨曦觉得走几步路就到了,没必要那么麻烦。

韩雨曦回到公司,就被迟铭叫到了办公室。

迟铭一脸的严肃,让韩雨曦不禁在心里想,自己最近在工作上有什么失误,可是左思右想也想不出来。

“你刚刚去约会了?”

这突如其来,没前因后果的一句话,让韩雨曦瞬间愣住了,弄不清楚迟铭为什么这么问。

“怎么了?”

“你有男朋友了?”

“啊?”

韩雨曦觉得迟铭的这些问题好奇怪,这上班时间,他打听自己的私人问题干嘛?

“算了,你出去吧”

迟铭知道韩雨曦智商高,但是有时情商真的低得吓人,还是慢慢来吧。

“好的”

韩雨曦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继续工作,她想来也不喜欢多想不该想的事情。

第5章 尴尬一幕

下班时间,办公室的人都陆陆续续地下班了,韩雨曦也收拾东西下班。

她到楼下,就看见顾尘的车停在了那里,两人一起回了家。

吃过饭后,顾尘在厨房里洗碗,韩雨曦去洗澡。

韩雨曦觉得今天有点累,洗澡就变得有点久,地上也开始有了积水。

当她关上了水龙头,因为地上积水太多,脚一滑,就跌落到了地上。

顾尘听到声音,马上过来,“怎么了?”

“我不小心摔了一跤”

顾尘着急得想推门而入,可是才发觉门是锁住的,“你等一下”

顾尘马上去找备用钥匙,打开了门。打开门后,看见韩雨曦一丝不挂地躺在了地上,韩雨曦的皮肤极其的白,牛奶一样的丝滑,顾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想到迟早都得这么坦然相对,拿起浴袍,走到了她的面前。

韩雨曦见顾尘进来了,脸瞬间红了,马上手交叉挡在了胸前,自己现在可是什么都没穿啊。

顾尘现在还拿着浴袍这么淡定的向自己走来。

“迟早都得见,遮什么”顾尘把浴袍穿到了韩雨曦的身上。

韩雨曦的脸更红了。

“怎么脸这么红?发烧了?”

这顾尘真的是明知故问嘛,自己现在什么都没穿,他还靠自己那么近,自己怎么可能会不脸红啊。

“这温度太高了”韩雨曦用手闪着风,掩饰自己的尴尬。

顾尘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顾尘把韩雨曦抱起,把她放到了床上。

“谢谢你”韩雨曦低下头,一脸娇羞。

“以后不用跟我说谢”

顾尘拿起衣服,去了浴室。

韩雨曦躺在床上,本来想闭上眼睛好好睡觉,觉得睡着了,今晚就过关了,可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浴室的那一幕,总是不自觉地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脸上又出现了两朵红晕。

顾尘穿着浴袍走进了房间。

他一进来,韩雨曦就马上紧闭双眼,装作已经睡着了的样子,可是浑身的紧绷揭露的她的装睡。

顾尘嘴角弯起,突然觉得韩雨曦莫名的可爱。

“紧张什么?我会吃了你?”

吃,这对谈过一两个男朋友,看过一些小说的韩雨曦来说,这个字,现在感觉有种别的意思啊。

“那个,你说过现在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这句话,让顾尘想到了什么,笑意更浓了,他突然翻身,撑在了韩雨曦的身上,“可是我现在想对你做点什么了”

他双手撑在枕头的两侧,低头吻向了韩雨曦。

韩雨曦的脚趾都紧张得勾了起来,完了完了,这顾尘怎么说来就来啊,算了,迟早也得有这么一天。

可就在韩雨曦做好心理准备,和顾尘发生关系后,顾尘离开了韩雨曦的唇,“我说的话不会食言”

然后,翻身,躺会了原位,然后说了一句让韩雨曦又一次羞愧不已,甚至还想要找个地洞藏起来的话,“不过感觉和你接吻的感觉很不错”

这个把韩雨曦撩拨了的人,竟闭上眼睛睡觉了,独留韩雨曦在那里凌乱。

韩雨曦为了报复这个男人昨晚的所作所为,起了很早,动作也很轻很轻,深怕吵醒还在睡觉的男人。

她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就出了门。

当顾尘醒来时,发现旁边的人已经不在了,只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顾先生,鉴于你昨晚的行为,所以我先走了,早餐你自己解决吧,还有,顺便告诉你一下,我把你的车也开走了。”

顾尘看着手里的纸条,失笑了一下,这个女人。

他只好打电话给他的好兄弟林一凡,好在林一凡刚出门,可以过来接他。

不过林一凡好奇地问了一句,“你车呢?”

“送去保养了”

见顾尘不肯说实话,他也不好多问,“你在家等我。”

韩雨曦今天比较早的到了公司,迟铭到了她的办公室,“新买了车?”

“没有,借朋友的开着玩玩,过两天得还回去”韩雨曦从视线电脑屏幕上转移到了迟铭的脸上,“找我有事?”

韩雨曦觉得迟铭过来不会就是为了问自己车的事吧,迟铭不是这么喜欢多管闲事和八卦的人啊,虽然他昨天有点奇怪。

“庆祝你升职,我……”

“哦,对,今晚上我请大家去金海湾吃饭”韩雨曦直接打断了迟铭的话。

本来迟铭的意思是,和韩雨曦两个人去吃餐饭,庆祝她升职,可没想到韩雨曦打断了他的话,给了这样的回复。

迟铭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好”

迟铭说完这句话就出了韩雨曦的办公室。

韩雨曦在群里发了聚餐的消息,众人纷纷响应。

金海湾啊,平常都不会去的地方,那里的环境很好,但是菜品的价位也是令人咂舌。他们觉得韩雨曦请他们去那里吃饭,是不是升职之后工资也涨了。

下班后,几个人结伴而行去了金海湾。

韩雨曦到了停车场,坐到了驾驶位上,突然有人敲了敲车窗门。

韩雨曦摇下车窗,看到了迟铭,“怎么了?”

“我的车送去保养了,能蹭你的车吗?”

送去保养,韩雨曦怎么那么不信呢,如果他没有开车来,哪在那里看到自己开了车来公司,可是迟铭都开口了,韩雨曦也不好拒绝。

“行吧”

迟铭绕过车头,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迟铭的车当然在停车场,不过他想和韩雨曦多一点相处时间,本来他是想着让韩雨曦坐他的车,毕竟以前的韩雨曦都没开过车来上班,哪知道今天韩雨曦竟然开了车来,而且还是辆高档车,既然这样,那他只好坐韩雨曦的车了。

韩雨曦到了金海湾,把车停好后,就给顾尘发了信息,说和同事聚餐,就先不回去吃饭了。

顾尘没有及时回复,韩雨曦就下了车,和迟铭并肩走进了餐馆。

这一幕刚好被远处的顾尘看到,他刚看完韩雨曦发来的短信,就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才结婚几天,她就要选择骗他了吗?她今早开他的车走,真的只是为了昨晚的事吗?

第6章 我不希望我的女人被别人觊觎

韩雨曦和迟铭进了预定的包厢,他们因为坐公共交通的缘故,还没到。

服务员给迟铭递上来iPad,“这是我们的菜单,二位请先看一下”

说完,就退到了一边等候。

迟铭坐到了韩雨曦的旁边,举着iPad给韩雨曦看上面的菜品,“你看看你想吃什么?”

韩雨曦滑看了屏幕,“人还没到齐,等到齐了再点吧,也不知道他们的口味怎样”

韩雨曦刚说完这句话,凌宁就推门而入,后面还跟着办公室的员工,他们看到韩雨曦和迟铭的样子,迟铭坐在韩雨曦的旁侧,为她举着iPad,两人的距离离得很近,给人一种耳畔私语的感觉吧。

“我说,两位不要当众虐狗好吗?”一个员工半开玩笑地说了这句话。

韩雨曦猛然抬头,然后扭头望向迟铭,马上意识到两人的距离离得太近了,于是把椅子往旁边移了移。

这个动作,让迟铭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她就那么讨厌和自己离得太近吗?那么怕和自己扯上除同事以外的其他关系。

“好了,别移了,掩饰什么啊?公司又没有规定不准谈办公室恋情”

韩雨曦的动作在其他人看来,就是一种掩饰,这种掩饰更加让人认为,他们在一起了。

可是凌宁不这么认为,她始终觉得韩雨曦不喜欢迟铭,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因为自己对迟铭有一种不一样的感情,但是她一直把它掩饰得很好,因为她害怕受伤。

“行了,别在这八卦了,你们来这不是为了吃饭的,在路上就说饿死了,来这里一定要点什么点什么”凌宁出来说话了。

“对啊,就等你们来点菜了”韩雨曦开口答话。

“对对对,吃饭才是正经事。”

“我要吃糖醋排骨,这家的糖醋排骨可是一绝”

众人纷纷开始点菜,关注点终于不在韩雨曦和迟铭身上了。

不得不说,这些人真会吃,点得菜,真的都很贵。

此时,另外一个包厢。

张欣涵举起了酒杯,站起身,望向顾尘,“顾律师,我真的很欣赏你,这杯酒我敬你”

一般这时候被赞扬的人都会站起身,客套地说一句,“谢谢,你也很厉害”,但是顾尘没有,他没有答话,只是端起酒杯示意,却连杯口都没沾一下,这对顾尘来说,已经是给足了张欣涵面子了,如果不是这么多人在,他压根不会理会。

顾尘本来因为看到刚刚那幕,就有点烦躁,现在张欣涵还老是恭维自己,真是让自己觉得恶心。

可是顾尘的表现,在别人眼里,只觉得是摆架子。

“顾尘,人家张律师,那么一个美女,主动敬你,你还摆架子,这不太好吧”一个同龄的律师开口说顾尘。

“我要开车,要不你帮我回敬她”

顾尘这句话真是一点不给张欣涵面子了,那个律师也不好说什么了。张欣涵觉得很尴尬,只好坐下了。

这餐饭局,是自己的尘凡律师事务所和另一个律师事务所聚餐,本来他不想来,可是那个律师事务所有带过自己的前辈,总要给他们面子的嘛。

可是他发觉他真的不应该给什么所谓的面子,这里的环境真让自己压抑难受,特别是张欣涵,真是令自己犯恶心。

韩雨曦那边开始陆续上了菜,菜吃到嘴里了,觉得满足了,又开始了八卦,“副总监,你老实说,你是不是真的和总监在一起了?”

“不是,我有男朋友了。”韩雨曦不想他们再这样误会下去,就这样说了,她又不好说她已经结婚了,毕竟太突然了,那样只会招来她们更多的八卦。

迟铭听到韩雨曦说她有男朋友了,吃饭的手瞬间顿了顿,脸色也瞬间沉下去了,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胃口再吃下去了。

“好吧,原来如此啊,不过他是谁啊?”

“有空叫他请你们吃饭”

“好啊,好啊”众人纷纷叫好。

这场八卦总算过去了,韩雨曦也松了口气。

她觉得这样八卦下去,对自己和迟铭都不好,毕竟他也要交女朋友的啊,可是韩雨曦不明白,为什么迟铭都不开口解释一下呢?为什么愿意被他们这么误会呢?

吃完饭后,韩雨曦和迟铭站在门口的台阶上,一一跟他们挥手告别。

“你真的有男朋友了?”待众人都离开后,迟铭开口问道。

“对啊,怎么了?”

“韩雨曦,你看不出我对你的心意?”

这句话,刚好被刚到大厅的顾尘听到了,他的脸色黑得更厉害了,他周围的温度都感觉可以结冰了。

韩雨曦瞪大了眼睛,一脸震惊地看向迟铭,如果迟铭今天不说,她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的心意,对待感情,她本来就慢半拍,而且她不喜欢去猜别人心里在想些什么,她觉得那样太累,她本来就活得挺累了,干嘛还要还让自己更累呢。

“迟铭,说实话,我不知道,但是,就算我现在知道了,也没办法回应你,因为我有男朋友了”

“男朋友”三个字落在顾尘耳朵里感觉很是刺耳,自己这个正牌老公,却被她用“男朋友”这三个字介绍了。

“那如果我早点说,是不是会不一样?”迟铭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一点都不像往日那个阳光的他。

“不会,因为没有如果。”

韩雨曦对于不可能回应感情的人,向来喜欢被话说透,两人暧昧不清,牵牵绊绊,只会是一种伤害。

“好吧,我懂了”说完,他转身走了,背影显得有些寂寥。

韩雨曦知道自己伤害了他,但没有办法,长痛不如短痛。

看着他坐上一辆计程车离开后,韩雨曦才往停车场走去。

待韩雨曦走远,张欣涵才走到了顾尘的身边,“顾律师,我没跟你说错吧,韩雨曦就喜欢四处勾搭男人,我真的劝你离她远一点,毕竟以你的条件,可以找到更好的”

张欣涵挺了挺胸,示意她就是那个最好的。

顾尘瞥了她一眼,“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说完就走了,张欣涵握紧了拳头,顾尘,我有一天一定要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顾尘去了停车场,韩雨曦已经走了,他站在林一凡的车面前,等了五分钟,林一凡才到。

顾尘看了看手腕的表,“怎么那么久?”

“你说得好听,把寒暄都扔给我,还嫌我久”

“车钥匙”

顾尘以要开车为由,没有喝酒,林一凡拗不过,只好喝了一杯,为安全起见,还是让顾尘开车吧。

林一凡把车钥匙扔给了顾尘,顾尘那开车速度,让林一凡瞬间后悔把车钥匙扔给他,自己只喝了一杯酒,开得肯定比顾尘这样开安全啊。

“大哥,你开慢点啊,当我的车是赛车啊。”

顾尘没有理他,把车开到了自己小区的门口。

顾尘一下车,林一凡就马上坐到了驾驶位上,开自己的车走了。

顾尘回到了家,韩雨曦正在厨房切水果。

听到开门声,她端着切好的水果出来,“你回来了?”

顾尘没有答话,黑着脸坐到了沙发上。

“怎么了?是不是怪我没有和你一起吃饭,我不是给你发了信息,说到,你为什么没回我?”韩雨曦嘟起了嘴,洋装生气了。

“和他吃饭开心吗?”

韩雨曦一脸懵逼,她不是说是办公室聚会吗?顾尘怎么会说“他”。

“你少了一个们?”

“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还真相信是他们。”

“你今晚去了金海滩,你还看见我了,为什么没跟我打招呼?”

顾尘没有答话,这韩雨曦真是会答非所问。

见顾尘没有答话,韩雨曦开始解释,“真的是办公室聚会,你见到的那个他,是我们总监,他车送去保养了,我载他过来的”

“那你跟他介绍,我是你男朋友”其实这才是顾尘最耿耿于怀的事。

“我只是觉得,结婚这太突然了,我有时都觉得像做了一场梦,想一切稳定了再说”

“稳定,你现在觉得哪里不稳定,还是觉得让别人知道你和我结婚,很丢人”

顾尘终于不再是那面无表情的样子,他也有了情绪的变化。

“当然不是,我只是……”韩雨曦一时哑口,不知道说什么。

“只是什么,你也说不上来了吧,记住,我不希望我的女人被别的男人觊觎,以前你的事,我不想去计较,但你就记住,竟然选择了和我在一起,就要和其他异性保持距离,处理好和他们的关系”

“你这也太霸道了吧,朋友都不能交了吗?”韩雨曦觉得他的这个要求很无理。

“随便你”

顾尘起身回了房间,拿起衣服去了浴室,出来的时候直接去了客房。他生韩雨曦的气了,他只是想让韩雨曦给他一个承诺而且,其实他比谁害怕失去。可是韩雨曦没有,反而还说他霸道。

韩雨曦过来敲了敲他的门,“你这是要跟我分床吗?”

顾尘没有回答,韩雨曦又敲了两下,回答她的只有被黑了的卧室灯。

韩雨曦叹了口气,回到了房间,一时竟不知道顾尘为什么生那么大的气。

第7章 我不会让你受委屈

韩雨曦第二天起来,把早餐准备好,可是顾尘没吃就准备出门了。

“你不吃早餐了吗?”韩雨曦忙叫住了他。

“外面吃,你今天自己去上班”说完,顾尘就开门离开了。

韩雨曦坐在椅子上,实在想不出顾尘这样的原因,因为撞见自己和迟铭的事嘛,可是自己已经解释过了那是个误会。

她突然觉得,说什么女人心海底针,对女人一点都不公平,男人的心思更加难以捉摸呢。前有迟铭,现有顾尘,这些人怎么都那么喜欢让别人猜他们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直接说出来不好吗?韩雨曦突然感觉有些心累。

可是就在她心累的时候,迟铭发了一条信息过来,告诉她,她现在被暂时停职了,原因是她设计的珠宝,她以前的公司已经展示出来了,并且在销售了,公司现在完全有理由怀疑,她把设计稿给过以前公司参考,或者这是在以前公司就设计好的,留了一份给以前的公司,现在又重新使用。

韩雨曦看到这条短信时,完全震惊了,这怎么可能,她做这个事对自己完全没有好处啊,自己可能还会吃上官司啊,公司哪来的理由怀疑她啊。她现在也没心情吃早餐了,在小区门口打了个车,往公司赶去。

韩雨曦到公司时,办公室的同事看见她有些许吃惊,今天早上一大早就被总裁叫到了公司开会,因为公司要展示的产品,另一家公司现在已经开始展示并销售了,让大家给出一个应急方案,而且现在怀疑是韩雨曦所为,总裁本是要告韩雨曦并把她开除,是迟铭极力劝阻,并担保韩雨曦不是那样的人,先让韩雨曦停职,自己一定会彻查出此事,总裁答应了,但只给他两天时间,两天之后便是展示会了。

那么现在韩雨曦处于停职阶段,怎么会来公司?难道是迟铭没有告诉她?

但是韩雨曦一进公司就往迟铭办公室走去,以说明她已经知道了。

“迟铭,这是怎么回事?”韩雨曦的语气有些许愤怒,谁要这么陷害于她。

“韩雨曦,我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迟铭一下子也激动了,韩雨曦是他亲自挖过来的人,如今却出现这样的事,他虽然相信她,但是总裁不然,他只有两天时间找证据,他比谁都急,他实在不想韩雨曦受这不白之冤。

“你放心,我会查出事情的真相,你先回去吧”迟铭意识到自己语气有些许不好,毕竟韩雨曦是当事人,她着急也实属应该,语气马上软了下来,安抚着韩雨曦。

“你觉得我现在可能安心的呆在家里吗?现在受冤枉的人是我。”

“那你觉得你呆在公司就有用了。”迟铭站起身,靠近韩雨曦,轻声道,“我知道事情不是你做的,这办公室绝对有内奸,你先回去,待她放松了警惕,我自会让她慢慢露出马脚。”

迟铭的这些话,让韩雨曦马上明白了。

“迟铭,我再告诉你一句,事情不是我做的,你最好尽快给我查清楚”韩雨曦眨了眨眼睛,朝迟铭使了个眼色。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受冤枉”迟铭扶着韩雨曦的肩,眼神温柔似水。

韩雨曦被迟铭这一动作,弄得有些尴尬,她马上退后了一步,“谢谢,我先走了”

韩雨曦跑出了公司,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买了一些点心,打车去了“尘凡事务所”。

前面接待的姑娘看见她进来,站起身,露出招牌式的微笑,“请问你找谁?”

“我找顾尘,顾律师”

“请问你有预约吗?”

韩雨曦摇了摇头。

“好吧,那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韩雨曦”

姑娘点了点头,“那请你在这稍等一会”,然后开始用桌子的座机拨了一个电话,可是没说两句便挂了。

“韩小姐,顾律师叫你上去”姑娘从桌子内走出来,带她去了顾尘的办公室。

顾尘的办公室在二楼,没有门,上了楼梯就能直接看到办公桌。

姑娘把韩雨曦带到位后,就先走了。

不过姑娘也觉得奇怪,像这种没有预约的女的,顾律师都会直接拒绝,让自己把那个人打发走,今天怎么却……

“不用上班?”顾尘知道韩雨曦到了,语气依旧是冷冰冰的,也没有好脸色。

他只是好奇,韩雨曦不上班,来这里找自己,到底为什么。

韩雨曦把点心放到了顾尘的桌子上,很丧气的说了一句,“我被停职了”

“停职,为什么?”顾尘有点诧异,放下了手里的工作,看向她。

韩雨曦把迟铭发给她的信息,给顾尘看,并快速地说了一下前因后果。

顾尘看完了信息,刚想把手机还给韩雨曦,可是一条短信突然进来,他的眉头皱的很深,“迟铭帮你找证据?”

“嗯,他说帮我找,短信是什么内容?”韩雨曦听到了来短信的提示音。

顾尘把手机递回给韩雨曦,“不是有他帮你了,你还来找我干嘛?”

韩雨曦看了短信内容,是迟铭发来的,内容大概就是,让她别担心,事情都会真相大白的,有他在呢,他会帮她找到证据的。

“吃醋了?”韩雨曦突然笑了,凑到了顾尘的面前。

顾尘没有答话,像是默认了,韩雨曦把顾尘从办公椅上拉起来,两人一起坐到了沙发上,韩雨曦挽起了顾尘的手臂,头靠在他的肩上。

“他帮我,那是因为他是我上司。但是谁能比得上我老公啊,又聪明又能干,而且我只敢信任你啊,所以想委托你做的我的律师,帮我找找证据。”

韩雨曦真是不轻易说情话,一说起来真是要人命啊,韩雨曦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可是这些话,让顾尘心里也舒服一些了。

“你在公司得罪了什么人?”顾尘开始帮韩雨曦分析。

“没有啊,我之前一直都是默默做事的小员工,就是这两天升了职。”韩雨曦把头歪到一遍,食指弯曲放在了下巴上,认真地想顾尘的问题。

“那看来是升职的原因。现在不用我们去查,就让你那上司去查,不然只会让那个人越来越谨慎,你不用担心,不是你做的,告你也没用,就算他们告你,我做你的律师。等调查结果出来,剩下的我再来处理”这还真是第一次顾尘私下里说这么的话,能让他说这么多话的,只有在法庭上了。

韩雨曦点了点头。

“我绝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韩雨曦亲了亲顾尘的嘴角,以示自己的感动。

顾尘被韩雨曦的这个动作,心漏跳了两拍,他捧起韩雨曦的脸,吻向了她的唇。

第8章 好事被打扰

这办公室没个门还真的不要做坏事,此时林一凡刚好来找顾尘商讨点事,就碰到了这一幕。

林一凡马上捂住了眼睛,“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正在亲吻的两个人,听到这句话,韩雨曦立马推开了顾尘,坐正,害羞地低下了头,觉得很是尴尬。

顾尘坐回了办公桌上,干咳了两声,恢复成没事人的样子,“你来干什么?”

“我知道我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了二位的好事,可你也不用这么凶吧”林一凡意味深长的笑,看了一眼韩雨曦,“我还一直担心你会孤独终老,现在看来,我真是瞎操心,不过你什么时候转性了,愿意找个女人了,现在还公然在办公室……”

林一凡看见顾尘竟然有女人了,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下子那嘴就开始说个不停。

“行了,你今天怎么话那么多?”顾尘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

“我们不近女色的顾律师终于有女人了,作为你最好的朋友,我能不激动,不兴奋吗?我以前还以为你是个……”

顾尘白了林一凡一眼,“有事说事,没事给我出去”,顾尘真怕林一凡说出什么让韩雨曦听到不好的话来。

“好好好,我说完马上走,不会打扰你们的。”

林一凡把文件夹递给顾尘,开始一本正经的说起案件,这就是林一凡,平时怎么开玩笑都行,但是一旦工作,就是全身心的投入,很是认真。

这案件是关于遗产纠纷,老头子突然去世,生前又没有立遗嘱,现在女儿和儿子开始在争论,现在林一凡是作为女儿的律师。

顾尘接过文件,一页一页翻过,然后抬起头看见林一凡还站着,“站着干嘛,坐下”

林一凡拉开面前的椅子,走下,顾尘开始和他讨论这个官司要这么打。

顾尘就是顾尘,几句话就开始把林一凡的思路打通了,林一凡从顾尘手里拿过文件夹,“我明白了,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

“林律师,等一下,这是我买的一点点心,你拿去给大家吃吧”韩雨曦起把桌子上的点心拿给林一凡。

“谢谢嫂子”林一凡接过,就跑下了楼梯。

然后就听到一楼传来他的声音,“各位,这是顾律师的女朋友请大家吃的点心”

楼下一下子感觉空气突然安静了,林一凡又说了一句,“都愣着干嘛,快拿来吃啊”

这时楼下才开始有动静,一个女的问道,“林律师,你确定那真的是顾律师的女朋友?就是刚刚琳达带进来的那个女孩。”

“确定”林一凡的语气很诚恳。

众人都倒吸了一口气,然后仿佛听到了很多芳心破碎的声音。

“吃完就各忙各的吧”

林一凡说完,拿了一个小盒子装的蛋糕,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刚刚林一凡的一声“嫂子”,让韩雨曦不是很适应,韩雨曦觉得林一凡能和顾尘成为好朋友,是因为两个人的性格互补吧,但是她不知道,以前林一凡不是这样的,他以前稳重严谨,和现在完全是两种性格的人,但因为一件事让他变成了现在,看似玩世不恭,活泼开朗,没心没肺,什么事都不在乎的样子。

“去吃饭吧,然后我们去逛商场,你上次不是说要给我买点衣服。”顾尘见下午也没什么事,韩雨曦现在被冤枉停职,肯定心情不好,自己可以好好陪陪她。

“好啊,我想吃火锅”韩雨曦听到顾尘主动提出陪自己去逛商场,心情也变好了很多。

“走吧”

顾尘从办公椅上起来,韩雨曦主动过去挽住他的手臂,两个人下了楼。

一楼的同事们,纷纷投来了各种眼光,什么吃惊的,羡慕的,等等等等。

顾尘完全无视了,只说了一句,“我下午有事,不懂的就问林律师。”

“好的”众人点头表示明白。

顾尘和韩雨曦去了一家火锅店,这家是全国连锁的重庆火锅店,味道还是环境都是一流。

他们进店后,韩雨曦看见了她们办公室的同事吴珊珊,她的对面坐着张欣涵。

韩雨曦拍了拍顾尘,下巴往张欣涵的方向抬了抬,顾尘会意后,拉上她坐到了她们的后两桌,刚好可以听见他们说话,也不容易被发现。

“这是答应给你的钱”张欣涵拿出一张支票递给了吴珊珊。

“谢谢张小姐”吴珊珊拿过支票,一脸的谄媚。

“如果事情最后败露,……”张欣涵给了吴珊珊一个眼神。

吴珊珊马上会意,“张小姐放心,全是我一个人的所为,绝不会连累你”

张欣涵点了点头,表示很满意,“我还有事,先走了,钱我已经给过了”

张欣涵拿起包包,往门口走去,张欣涵走路向来不喜欢左顾右盼,所以没有看见韩雨曦和顾尘。

韩雨曦知道这件事情是张欣涵指示后,很生气,她知道张欣涵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她想不通,为什么吴珊珊要帮她,自己跟吴珊珊没什么交集,是什么样的仇恨让吴珊珊要帮张欣涵来陷害自己,她想前去问吴珊珊,可是刚起身,被顾尘拉住了。

“你现在去有什么用呢?她会承认?你能拿到什么证据?”

听完顾尘的问话,韩雨曦只好坐下,一脸丧气的表情。

“你和张欣涵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她是我继母的女儿,从她进我们家的第一天,就处处针对我”韩雨曦趴在桌上,突然觉得好委屈。

顾尘走过去,坐到了她的旁边,把她搂在了怀里,“从这次开始,我不会放过她”

“顾尘……”韩雨曦本来想说“谢谢你”,但是想起那天他说,以后不用说谢谢,所以叫完她的名字后,就抬起头望向他,眼睛里满是感动。

“不要这样看着我,告诉你一个感谢我的办法”

“什么?”

顾尘靠近韩雨曦的耳朵,轻轻说了一句,韩雨曦的脸马上红了,一把把顾尘推开。

“顾尘,你耍流氓?”

“我想,你今晚帮我查点资料,顺便帮我整理,做一下脑子运动,你想哪去了?”

这让韩雨曦百口莫辩了,他刚刚是问自己,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做点什么有意义的事?比如说在房里做做运动?

她以为房里的运动是……,是自己想多了,可是顾尘说的话,本来就很让人想歪啊,还是他是故意打趣自己。

顾尘看见韩雨曦气鼓鼓的样子,不禁笑了笑,突然觉得逗她很有趣。

两个人吃完饭后,开车去了商场。

小说

一朝穿越成可怜兮兮的冲喜小村姑

2021-1-3 9:34:39

小说

“江美珠,你怎么睡在我的床上?给我滚出去!”

2021-1-3 9:40:0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