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死在嘿咻路上,云姝转世重生。

一不小心死在嘿咻路上,云姝转世重生。,这一辈子她只想好好守护家人,吃香喝辣,永远做她的顾三小姐。,可不料被前世的臭男人缠上……,慎王权势滔天,她小小女子,唯有从命,遂瑟瑟发抖抱紧慎王大腿。
一不小心死在嘿咻路上,云姝转世重生。

第1章 夫君宁止

顾云姝是被人毒死的。

初夏时分,空气之中却已经含了一分燥热。等嬷嬷将晚膳备好时,已然是暮色四合。

她懒懒的坐在藤椅上,点着丹寇的白嫩手指漫不经心的摇着蒲扇,眼皮搭拢着,既妩媚又慵懒。

宁止比往日回来得晚了些,她倒是不饿,只是等得有些困乏。

眼见石桌上的饭菜都冷了,云姝抬了下眼皮,让嬷嬷去把饭菜热一热再端上来。

慎王宁止府里面没有王妃,只有她一个小小的姬妾。若无意外,每日黄昏钺王都会来她此处用晚膳,用完之后便留下过夜。

慎王正值壮年,精力正盛,房事方面凶猛异常。

每每他来,第二日,顾云姝必下不得床。

想到此处,她忽觉身后微冷,打了一个寒颤,忙拢了拢衣裳,却听得身后低沉的嗓音传来:“怎么睡着了?”

是宁止回来了。

顾云姝一惊,忙起身想行礼,背后却伸出一只手将她按在藤椅上。

“别动,”宁止绕到前面来,顾云姝抬起头,便瞧得那双茶色的瞳孔里倒印着自己慌张的模样,她有些迷茫的道:“王爷怎么进来得静悄悄的?”

宁止不语,目光低垂下去,落在她松开的衣襟上,眸眼微深道:“既然困了,本王先抱你去安寝。”

身子腾空而起,她连忙环住男人的脖子,道:“还没用晚膳……”

“本王不饿。”宁止大步的向房内走去。

顾云姝有些欲哭无泪,可是她饿啊!

宁止素来不喜欢在房事上磨蹭,将顾云姝放在床上之后,几瞬之间,灵活的手指已经将她的衣裳褪去。

顾云姝生的十分妖娆,经了情事,桃花眼迷醉潋滟,婉转如同一只妖精,要将人魂魄吸进去。

宁止伏在她身上,她玉雪般的肌肤染上了一层红晕,整个人仿佛要晕过去。

朦朦胧胧之间,她听得宁止在她的耳朵边问道:“今日点的什么香,这般香甜?”

她抽不出气力回答,娇媚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仿佛要窒息一般。

“什么,什么香?”

宁止流连在她的唇畔,轻声道:“本王往日不够宠爱你吗?要点这样的香?”

说着,恶劣的咬了咬她的脸颊。

顾云姝最爱惜自己的容颜,自然不肯让他咬,偏头躲开,另一只手去推宁止的胸口,却不想身上的人忽然一顿,起伏的动作停了下来。

她抬眸迷茫的问道:“怎么了?”

话音未落,宁止脸上的情欲之色已经如同潮水一般褪去,他猛然掐住了她的脖子,茶色的眼眸睁大:“你,你……”

一句话没说完,他忽然偏头吐出一口血水,脸色迅速苍白了下去。

顾云姝愣住了,根本弄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她想要伸出手去擦一擦他嘴角的血水,可脖子被使劲的掐住,呼吸愈来愈困难。因为缺氧,她渐渐的翻了眼珠子,几乎要死过去。

她看见宁止眼里的惊讶和恨意,听得他在自己耳边咬牙切齿的说道:“本王待你不薄,你为何要毒害本王?!”

毒害?

她没有!

她怎么敢啊!

顾云姝想大喊自己没有,可宁止掐住了她的脖子,她根本就说不出来,只能使劲挣扎。白嫩的脸上憋得通红,眼泪都从眼眶里面憋了出来,顾云姝真的好想哭。

她用两只手,像只小猫一样在宁止结实的后背上乱抓。

越抓,身体里面的呼吸就流走的越快,她的神智就愈加模糊到了极点。

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被掐死的那一瞬间,宁止的手徒然一松,他无力的伏在顾云姝身上。顾云姝也不知道他是因为毒发没了气力,还是忽然心软了放自己一马,她只在大口喘气之间,看见宁止将冰冷的令牌砸在她的小腹上。

“滚!”

他的声音里面充满冷漠,还有一丝顾云姝听不懂的情绪。

顾云姝连忙抓起那枚令牌,是宁止的随身的腰牌。她忙抬头去看宁止,却见他已经倒在床上,双目紧闭,不省人事了。

“王爷?”做了宁止三年的小妾,他一直是顾云姝的天,现在自己的天塌了,顾云姝顿时觉得心里面好像也有什么东西塌了。

慌乱之中,她想到了很多事情。

宁止死了,只有自己和他在一处,那些人一定会以为是自己杀了宁止。

可宁止给了自己腰牌,自己便可以逃出去。

只是,顾云姝不懂,宁止之前明明好好的,为何做着做着就死了?

忽然,她想到了两人那时,宁止说的香。她立马回过头,目光落在那金缕枝叶交缠的香炉之上,只觉得心口忽然血气翻涌,一阵昏天黑地的感觉袭来。

宁止闻了那香就死了,自己也闻了那香,岂不是也要死!

她不仅要陪着宁止死,还要在临死前做一回宁止眼中忘恩负义的杀人凶手。

顾云姝顿时觉得自己太倒霉,太冤了!

想着自己以后也没机会去宁止坟头前解释了,她强撑着最后一口气,爬到宁止身边,摇着他的手腕,想告诉他下毒的不是自己。

还未开口,喉间便一阵腥甜袭来,吐血身亡的那一刻,顾云姝的脑海之中犹如走马灯一般闪过自己的一生。

她本是江南首富顾家最受宠的三姑娘,父母恩爱,兄友弟恭。十二岁那年,父亲进京却无故失踪,从之后开始了悲惨的一生。

祖母利欲熏心,将母亲嫁给当地的县官,新婚当夜,母亲一根白绫了却性命。兄长气不过找祖母理论,却失手将祖母推倒,背上杀人的罪名,死在了充军路上。

顾家家产悉数落入二房之手,就连她辗转也被许配给年近五十的章王做小妾。

过府的那日,她下马车之时,盖头正好落在了地上,遇到了宁止。

宁止强硬将她要了去……

第2章 重生

灯油如豆。

顾云姝翻了身,纱帐外烛光昏黄,她从锦被下伸出手,探了探额头,发现烧已经退了。

床榻下传来细微的鼾声,她挑起纱帐,见崔嬷嬷搭了一床被子躺在地上,睡得正香。老脸上松弛的皱眉,随着她的鼾声一抖一抖的。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顾云姝总算放心下来。看来自己真的没有弄错,她当真是回到了十二岁那年。

崔嬷嬷是服侍母亲的老人,当年母亲上吊自杀之后,嬷嬷伤心欲绝,也跟着去了。眼下,看见她还在自己的身边打呼噜,顾云姝不觉吵闹,心中反而划过一丝淡淡的温暖。

温暖之余,更多的是庆幸。

好在她回来的及时,除了无法挽回父亲的失踪之外,母亲还没有被逼死,哥哥也没有死在流放的路上。

一切都还来的及!

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像上辈子那样,毫无反抗之力的遭人揉搓践踏!不管是母亲,还是哥哥,她都会好好守护。

顾云姝将手缩回锦被,真实的温暖袭来,她顿时松了一口气,紧绷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顿时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在梦里,顾云姝梦见自己又回到了宁止的慎王府。夏日炎炎,她坐在廊下一边乘凉一边赏荷,宁止命下人抱了一箩筐的龙眼过来,一颗一颗替她剥好,将鲜汁白嫩的果肉递到她嘴边,眉眼神态十分温柔。

她遂乖乖张嘴,却不料那温柔一下变成了狰狞,宁止竟将那果肉带核塞进了她喉咙里,顾云姝握着自己的脖子,面色涨的通红,就这样活活被憋死了。

那梦境十分的真实,憋死的瞬间,她双手胡乱的往外抓着,一下子被谁的手给握住了,那手十分的温暖,将她从梦魇之中拉了回来。

顾云姝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便瞧着母亲坐在她的床榻前,心疼的将锦被掀开,道:“你这孩子,怎么将被子蒙到头上去了?方才听你大呼小叫,可是梦魇了?”

林氏絮絮叨叨的念她,一边去摸她的额头,见烧退了,顿时脸上露出舒心的笑容,惊喜的道:“娘亲的好妩妩总算是烧退了。”

妩妩是顾云姝的小名,因她刚出生的时候十分爱哭,白日里哭夜里也哭,实在是十分难带,整日呜呜咽咽,故而林氏才给她取了这个小名。

却不想,林氏生的那般清丽婉转,顾云姝却随了这个小名。五官明明生的精致秀气,组合在一起却凭空出来一股媚态,尤其是那双桃花眼,要是不哭还好,若是流了眼泪,当真是要变成妖精勾人了。

也因为这个,母亲和哥哥死后,祖母和二房一直拿她的容貌做文章,说她天生长得便似狐狸精,配不上做主母。故而,一纸婚书许了章王做小妾,还美名其曰是给她找了一门富贵的好婚事。

章王年过五十,脑满肥肠,油腻不堪,还当真是顶好的婚事!

顾云姝想起前世的事情,便觉得心口堵得慌,脸色也难看紧。

林氏见她神色郁郁不说话,还以为她不舒服,连忙问道:“妩妩,你可是还有哪里疼?告诉娘亲,娘亲替你吹吹。”

话音未落,门口忽然走进来一名少年,青衣玉冠,面容俊俏,几步之间便走到床前,嘴里一边念叨道:“刚进来便听见阿妩不舒服,怎么样,身体难道还没好吗?要不要哥哥再去找个大夫替你瞧瞧?”

说话之间,顾明川伸出手来从背后拿出一个玲珑剔透的玉坠,放在她眼前晃悠,语气宠溺的说道:“前段时间,你养的蛐蛐不是死了吗?哥哥替你做了一个可以永远陪你的玉蛐蛐。”

顾明川是她的同父同母的哥哥,比她大四岁,因为只有一个妹妹的缘故,故而对她十分宠溺,将所有的兄长情怀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说着,便将那玉蛐蛐放在顾云姝的手心里面。

玉质入手冰凉,顾云姝徒然打了一个寒颤,顾明川说的事情她记得。

她十二岁之际不懂事,十分贪玩,炎夏时分养了一群蛐蛐整日逗着玩耍。却不想夏天一过,蛐蛐们就都死了,为着这件事情当时她还伤心难过了好一段时间。

后面,顾明川千方百计为她找来一只玉蛐蛐,还得罪了梁家表姐,坏了他自己的婚事……

想到这里,顾云姝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都是她的错,若不是她年少骄纵,若是她能够早日察觉祖母的祸心,一家人也不至于落到那般田地。

顾云姝越哭越凶,好似要将前世所遭的罪全部都哭出来!

她这样哭,林氏的心都要被她哭碎了,连忙把顾云姝搂进怀里,心疼的摸着她的手背,道:“妩妩不哭了,不哭了……有什么委屈,你快说出来,娘亲一定给你做主。”

说着,又转头看向顾明川责备道:“你也是,你的妹妹好不容易忘了那群蛐蛐,你怎么又提起此事了?还不快将这玉蛐蛐拿走。”

顾明川也十分后悔,看妹妹哭的这么伤心,他自责不已。

“阿妩,都是哥哥的错,哥哥这就拿走,是哥哥不会说话,惹你伤心,阿妩别哭了。”

说着,便要将玉蛐蛐拿走。

他们都以为是这玉蛐蛐勾动了顾云姝的伤心事。

却不知,顾云姝哭的是自己未曾保护好家人。见顾明川伸手过来,她连忙握紧手中的玉蛐蛐,摇头道:“不是,不是因为哥哥,也不是因为玉蛐蛐。阿妩很喜欢哥哥的礼物,娘亲,阿妩是因为别的事情才哭的。”

她害怕两人不相信,连忙将玉蛐蛐塞进了枕头下面,两三下抹干了自己的眼泪。

看着女儿这幅样子,林氏眼眸微眯。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女儿这次落水之后,心里面好像藏着什么事一样。

林氏似是发现了什么,忽然问道:“妩妩,你是不是因为落水的事情才心里面难受的?”

说起落水,顾云姝一愣,她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要说起来,她这次落水,可不是一个简单的意外。

第3章 二姑娘顾玉珠

父亲新去。

顾云姝虽然人小不懂事,可见母亲偷偷流泪,心中自然也十分难受,故而也没了什么玩耍的心思。

前日,她原本是想着林氏爱吃莲蓬,所以命丫鬟撑了一只小船去荷塘深处帮林氏摘莲蓬去了。

可没想到,遇见了二房的顾玉珠。

刚碰面,顾玉珠便对她冷嘲热讽,还说她从此之后便是没爹的野孩子。她素来骄纵,自然不肯吃亏,两人就在小船上推搡了起来。

顾玉珠人如其名,生的珠圆玉润,力气是十分大,两三下便将她推进了河里面。

丫鬟连喊救命,将谢家表哥引了过来。顾玉珠灵机一动,竟然自己跳下河里。谢家表哥想也不想,便先救了顾玉珠。顾玉珠浑身湿透,哭得梨花带雨,伏在表哥怀里,倒打一耙。

顾云姝记得,那时谢瑾瑜只听了顾玉珠的话,便相信是她推的顾玉珠。站在岸上看着河里挣扎的她,冷漠的说道:“既然云表妹如此心狠手辣,便在这里多喝几口水清醒清醒吧。”

最后的最后,顾云姝吃了好些水,才被丫鬟拉上去,一上去便昏迷不醒了。

而谢瑾瑜早就抱着顾玉珠匆匆走了。

明明,与他自小订下姻亲的是自己!

想到此处,顾云姝不由一阵阵发冷。

林氏看她面色便知道自己猜中了,可恨妩妩昏迷不醒的这两天,整个人顾家都在传是妩妩推二姑娘下河的!她的女儿是什么脾性,她自己知道,虽然顽劣,但绝不会做出这等残害姐妹的事情出来。

“妩妩,你别难过,这件事情,母亲一定会为你讨个说法。”林氏握住她微凉的手腕。

顾明川也认真的道:“不管别人怎么说,哥哥都会保护你的。”

看着他们这么无条件的相信自己,顾云姝不由感动的点了点头。只是,重活一世,她不能再一味的躲在母亲和哥哥的羽翼下面了。

这件事情是因她而起,她一定要亲手解决。

就在此时,崔嬷嬷急急忙忙的跑进来,道:“夫人不好了,老夫人传话过来,让小姐去二房那边给二姑娘赔礼道歉!”

二姑娘,说的就是顾玉珠了。

现如今,顾家上下的人都以为是顾云姝骄纵心狠,推了顾玉珠下河,更何况,老夫人一向偏帮二房,叫她过去道歉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林氏听了崔嬷嬷的话,柔弱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意,“明明是她推妩妩下河,却让妩妩去向她道歉?这是什么道理?”

说着,她站起身来,压了怒气回身冲顾云姝道:“妩妩,你先好生歇着,母亲亲自去二房那边一趟,必定为你讨个说法。”

若是换了平常,林氏必定不与二房相争。可是现如今,外面都在盛传是妩妩推的顾玉珠,顾云姝还未出阁便落下这么一个凶狠的名声,林氏必定不会委屈自己的女儿,故而怎么也会去向她讨一个公道。

看着林氏往外面走去的背影,顾云姝却想到了前世也是因为这件事情,母亲为了维护自己,所以急匆匆的前去二房为她讨公道。

母亲性子向来温吞,根本就不是二房那些人的对手,被祖母他们联手欺负,还当着谢家的面,后面不知怎么便传出来了,母亲不安分,顶撞婆婆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如此,后面,祖母才有了借口,将母亲给嫁出去。

想到这里,顾云姝连忙大声唤道:“娘亲,娘亲,你别走你别走!”

你这一去,说不定,又会落到和前世一样的下场了啊!

顾云姝又担心又着急,声音也变得高亢尖锐,说话之间,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林氏吓了一跳,忙急急忙忙的折回来,心疼的抱住她,只当顾云姝是吓坏了,手足无措的道:“好好好,娘亲不去娘亲不去,妩妩别哭了,可莫吓坏了娘亲。”

顾云姝趴在林氏的怀中,小手不放心的拽紧了她的衣袖,软糯的声音还带着哭腔。

“娘亲别去,娘亲别去。”

林氏见她哭的伤心,心里面也有些紧张,她抬起头望了顾明川一眼,而后悄声道:“明川,你去书房看书,母亲与妩妩说说话。”

女儿长大了,有些事情,毕竟不能当着顾明川的面说了。

顾明川担心的看了自家小妹一眼,而后不舍的起身离开。

内室顿时只剩下母女还有崔嬷嬷三人,林氏看着顾云姝泪眼婆娑的模样,心中心疼,轻声细语的问道:“妩妩,你怎么哭的这般厉害?是不是因为那日谢瑾瑜救了玉珠,却没救你?”

林氏思来想去,女儿这几日的反常也只有可能是因为这件事情了。

顾云姝年幼便爱慕谢瑾瑜,这在顾家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可那日,瑾瑜的做法确实太让人寒心。怨不得林氏也要多想两分,是不是因为老爷生死不明,所以谢家才……

“娘亲不是的,”顾云姝见林氏误会,连忙晃了晃小脑袋,她如今才不会心里眼里都想着谢瑾瑜呢!可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跟林氏解释不让她去二房的事情。

她总不能说,祖母看娘亲一直不顺眼,娘亲去了二房肯定会吃亏的吧!这与她的年纪也不符啊!

顾云姝在心间思量片刻,忽然伸出手,环住了林氏柔软的腰肢,撒娇道:“娘亲,我想吃你的做的油焖大虾了。”

林氏一愣,随即伸出手来点上她的鼻尖,哭笑不得的说道:“我当是什么呢,原来是妩妩的嘴馋了。你想吃油焖大虾,娘亲去完二房回来就给你做。”

“不行!”顾云姝噘嘴:“我现在就要吃。”

“好好好,那娘亲明日再去,今日先给你出去买虾!”林氏向来最疼爱她,经不住她这般撒娇,当下便点头同意了。

却不料,顾云姝一本正经的从床上滑了下来,一边穿起鞋子,一边飞快的跑向梳妆台,道:“娘亲,我不要集市上买的,我们一起去西湖捞虾去。”

那声音里面说不出的高兴愉快。

林氏本来就担心女儿经过了落水的事情,会郁郁寡欢,现在好不容易对方这么兴奋的想要出去玩,她自然不会拒绝。冲崔嬷嬷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去准备事宜。

崔嬷嬷领命而去。

顾云姝透过镜子里面的余光看见崔嬷嬷出去的身影,顿时开心的勾起了唇角。只要今日母亲不待在府邸里面,就不会遇上二房的人。

至于二房那边的麻烦,明日她自己自会去解决。

想到这里,顾云姝笑着回过头来,露出两个甜甜的梨涡,道:“娘亲,我想要扎一个元宝头。”

林氏笑着过去帮她梳头。

看着镜子里面的小女孩,娇憨可爱,林氏在心中喟叹了一声,虽然夫君去了,可是眼下她还有两个孩子还需要守护,万不能倒下去了啊。

替顾云姝梳好头之后,林氏从衣柜里面替她拿了一件素色的衣裳出来,便牵着她的手,开开心心的出去了。

第4章 冤家路窄

西湖边杨柳堤沙,十里荷花。眼下还没有到最热的时候,故而,湖边有十分多赏荷的人。顾家是江南富贵大户,自然不用和他们挤在一起,底下的人早就准备了画舫。

顾云姝站在画舫里面,见着河里游过的肥美鱼虾,早就跃跃欲试,连忙去叫小婢桑儿去向船家租了一条低矮的小船过来,不顾林氏的阻拦,跳上小船,回过身来道:“娘亲,我先去浅水地儿捞虾去了,你在此处等我!”

“别去,你这丫头,怎么这么贪玩?!”林氏想起她前些天落水的事情便心有余悸,此刻近了水,自然是一刻都不想让顾云姝离开自己的视线。

却不想,顾云姝撑起竹枝,往画舫边上的木板一捅,小船便借力轻悠悠的荡进了藕花深处,唯余下一片旖旎的涟漪。

“这孩子……”林氏无奈的摇了摇头,她靠在画舫边,望着湖水里面倒印着的那张清丽秀美的脸,不由叹气。

可怜这满目美景,却无人与之共赏。若是夫君在的话,那日妩妩落水之事,也会有个交代了。

林氏的担忧,顾云姝此刻心中是不知道的。

她将竹枝递给了桑儿,自己则是拿着小渔网目不转睛的盯着湖水里面游过的河虾。

“小姐,你看那儿的虾好肥!”桑儿一边摇着竹枝,一边伸出手来指向青色荷叶的间隙,兴奋地便要将竹枝捅过去,结果吓得鱼虾瞬间便四处逃散了去。

顾云姝硬生生的举着渔网,无奈的看着桑儿,眼中的意味好似在说:你这个蠢货!

桑儿也吐了吐舌头,连忙将竹枝拿了回来,重新划起水来。

随着船只靠近藕花深处,周围的鱼虾也越来越多了,顾云姝网了半天,掂量着鱼篓里面活泼乱跳的虾,道:“好像差不多了。”

说话之间,她好像是闻到什么味儿,连忙吸了吸鼻子,眼睛一亮道:“好香的味道啊,桑儿你有没有闻到?”

“奴婢闻到了,好像是烤鱼的味道。”桑儿也使劲点点头。

顾云姝咽了咽口水,抬手指向香味飘来的方向,道:“我们靠岸去看看。”

“可是小姐,夫人还在等我们。”桑儿有些犹豫。

“我们只看看就回去,不会耽搁多久的。”顾云姝眨了眨眼睛,道:“且今日天气好,景色怡人,娘亲出来晒晒太阳,也比整日闷在房里面好。”

桑儿见小姐说话之间,伸出舌尖舔了舔娇艳的红唇,黑漆漆的大眼睛也一直盯着香味飘过来的地方,暗笑两声,听了她的话,向她指着的方向行驶去。

却不想,船没前进一段路,便遇见了一群不速之客。

西湖的荷花荡里面,向来是女儿家游玩的好去处。

顾云姝坐在小船的矮凳上,穿着天碧色的长袖长裤,裤腿挽起了一个边,露出凝脂一般的可爱脚裸,两只脚丫子一晃一晃的,歪着脑袋,看着眼前几名挡道的少女。

原以为出来了就能避开二房那些恶心的人,却不曾想,在这一望无垠的荷花荡之中,也能撞上。

当真是冤家路窄。

只见两只小船在水路中间相逢,仅隔两尺,船只两边的荷叶斜斜的探出水面,阴影落过来,正好落在顾云姝那张娇憨的小脸上。

“二姐姐,好久不见呀。”

“你不是应该躺在床上吗,怎么在这里?”

顾玉珠见到她那张桃花瓣一般的脸蛋,就顺不过气。

“原来二姐姐那日推我,便是为了想让我一直躺在床上呀。”

顾云姝抬起头,逆着光,桃花眼眯成一条无害的缝。

顾玉珠却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老鼠一般,跳起来道:“你胡说,谁推你了,明明是你推的我。”

话落,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得意的抬起下巴:“对了,瑾瑜哥哥能为我作证,就是你推得我!”

竟然在众人的面前污蔑她,那她便要好好戳一戳对方心里面的伤疤。

顾云姝爱慕谢瑾瑜,这在平洲人尽皆知。

可谢瑾瑜却十分唾弃她,这在平洲也非秘密。

往日提起谢瑾瑜,顾云姝必定会羞愧难当,又哭又闹。

顾玉珠就等着她丢脸。

她将竹扇子放在一边,施施然的坐下,喝了一口清茶。边上与之同行的几位世家小姐,上上下下打量着顾云姝都掩唇笑了起来。

“小姐……”桑儿脸色有些难看。

“无妨,”顾云姝掂量了一下鱼篓子,道:“把船开走就是,不用理会她们。”

她此刻心情正佳,不想让几个不相干的人坏了自己的雅兴。

桑儿的脸色却有些为难,道:“小姐,路都被她们都堵到了。”

抬眼望去,果然见着此处荷叶太过密集,两边都无水路,唯余下中间稍微宽敞的一条路,正好两条船在中间交汇了。

若是要再前行,必定要有一条船后退才是。

对面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顾玉珠想也不想,便扬声道:“顾云姝,你是妹妹,便退回去让一让我们吧。”

顾云姝挑了挑眉梢,白玉般的腿依旧在空中晃着,没有动作。

“顾家妹妹怕是不想让呢。”边上一位小姐摇着玉扇子,掩唇笑道。

“是啊,玉珠,你只怕是使唤不动你这位三妹妹呢。”众人皆笑了起来。

顾玉珠顿时脸色发燥,觉得是顾云姝故意在外人面前给自己没脸,她站起身,走到船头这边来。

因为太胖的缘故,随着她的走动,船只都在轻轻发晃。

后面三位小姐看着顾玉珠宽厚的身躯,脸上多少有些不满之色。可顾玉珠背对她们,倒是没有发现,她只顾瞪着顾云姝,恼道:“你的小船阻了我们的路,你快让开。”

“为何叫我让开,而不是你让开?”光洁的下巴微抬,顾云姝的目光淡淡的落在对方脸上。

“叫你让开,你便让开!现在大伯死了,你们一家人都要靠着我们二房,你若是敢与我对着干,没你好果子吃!”顾玉珠的语气十分跋扈。

顾云姝那双无甚情绪的眼睛便是一眯,她忽而笑道:“二姐姐是仗着人多,欺负人少?”

“总之,你识趣点便是了!”顾玉珠把下巴一抬,根本不看她。

其他几个小姐一边吃着点心,一边看着她们姐妹两个争论,倒是乐的坐享其成。

“小姐……”桑儿握紧竹枝。

顾云姝却不看她,抬手端了一杯果酒走到船头,与顾玉珠遥遥相对,她弯唇,十分无害的道:“二姐姐,你过来我有话与你说。”

第5章 你最胖你下去

“什么话?”顾玉珠狐疑的看着她。

顾云姝也不着急,“说完我便让开。”

见她这么说,顾玉珠便向前走了两步,虽然站在不同的船上,但两人只要伸伸手,就能够碰到对方。她不耐烦的问:“你要说什么?”

却不想,顾云姝忽然勾起了唇,桃花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澄澈的瞳孔倒映着灼灼的日光,下一刻手一抬,手中的果酒便劈头盖脸的向顾玉珠泼来。

这是梅子酿的果酒,液体呈现一丝淡红色,泼在她那圆盆似的脸上,立马就将她的妆给泼花了。果酒一滴一滴的顺着她的脸颊划过衣襟,又滴落在船上,渗透了船板。

顾玉珠呆若木鸡,衣衫当场湿了一半。就连后面只顾着喝茶的小姐也吓了一跳,忙站起来。

“顾三妹妹……”

众人惊惧的看着顾云姝。

却见顾玉珠早就已经花容失色,狼狈不堪。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果酒,声音嘶哑的大叫道:“顾云姝,你疯了吗?你竟然敢,敢……”

顾云姝红唇微勾,如葱般的纤纤十指拂过头顶的墨发,拿下一根金钗来,丢在对面的船上,道:“赔你的衣服。”

“你这贱人!”顾玉珠何时受过这般羞辱,伸手便抓向顾云姝的衣襟。桑儿瞧着连忙反应过来,竹枝往前一撑,两只船顿时隔开了一段距离。

抓不到顾云姝,顾玉珠誓不罢休,她抡起船上的竹枝便要追过去。

可此时,原本游梭在水草里面的鱼群忽然像是发了疯一般的顶着顾玉珠船下的船板。

西湖里面的鱼不少,这船板又不是很结实,被一群鱼儿顶了几下,摇摇晃晃像是要散了一般。

顾玉珠慌了,也顾不上去找顾云姝报仇,连忙重心不稳的坐下,问:“这,这船是怎么了?”

“船晃得好厉害,这群鱼是不是发疯了?”

其他几个小姐也被吓到了。

“怎么办,呜呜呜,快撑着竹枝离开这里啊!”

“可是,可是这船晃得好厉害啊……人太多了,竹枝撑不走啊。”

四个姑娘乘船玩耍,小小的一只船已经十分拥挤,船上也没个经验丰富的船夫,众人都慌了手脚,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顾云姝忽然啧啧道:“这船怕是要散架了,可承受不住你们四个人哟。”

“要散架了?怎么办?我不会游泳啊!”

“我也不会啊……”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承受不住我们四个人,那就让一个人下水去吧。”

“没错,让一个人下水去。”

“就是,谁主动下水?”

携手同游的姐妹情谊此刻也变成了塑料花,四个小姑娘,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一个人愿意下水。

忽而,顾云姝又品着果酒,慢悠悠的说道:“谁最重,便让谁下去不就是了。”

大齐女子向来追求骨感美,姑娘们都细腰柔肢,很少有体态圆润的。可顾玉珠,偏偏是其中一个例外。

她自小寄养在祖母膝下,又十分贪嘴,倒把自己吃成了一个白胖子。

故而,顾云姝话音一落,其他人的目光便齐刷刷的落在了顾玉珠的身上。

顾玉珠都快要哭了。

她红着眼眶,摇头道:“你们不会是想让我下水吧?我不会水,若是下去,会死的!”

“怎么会?”李家姑娘一边卯足了劲推她,一边道:“你待会下去之后抓着船边,冒出头来,便不会死了。”

“不,我不要……”

“由不得你不要!”三人一起推搡顾玉珠。

她那张脸哭的像个猴屁股,胖乎乎的手死死的抓着船沿不愿意松手。四个姑娘推来推去,小船顿时晃得更加厉害,船头一歪,撞向了荷叶深处,惊起几道尖叫与哭声。

桑儿遂撑起竹竿,从那一条让开的光明大道之间悠悠的往前划。

“二小姐也是活该了,她方才对你冷嘲热讽的,转眼就遭了报应。”桑儿一边摇着竹枝,一边乐呵呵的笑道。

见自家小姐眯眼躺在甲板上面,懒懒的晒太阳,她又琢磨道:“不过方才也是奇了,那些鱼怎么忽然发了疯,往她们的船只撞去了啊?”

“许是闻着二姐姐的肉香吧。”顾云姝懒得睁眼,含糊的回答道。

其实,鱼儿哪知道谁的肉香?不过是因为方才她在那一杯果酒里面偷偷加了一点佐料罢了。

“桑儿,你闻到吗?又是那股鱼香味儿。”她吸了吸鼻子。

“闻到了,”玩了半天,桑儿摸着肚子闻着那勾人的香味,也有点嘴馋。遂建议道:“小姐,不如我们将船靠岸,下去看看?”

“好呀!”顾云姝瞬间坐直了身子。

她虽然不注重口腹之欲,可前世,宁止却十分会吃。时常从猎场里面打了新鲜的野山鸡和兔子来,刮了皮,在王府的花园里面搭一个架子,地下放一盆烧得旺盛的炭火。

边上摆上胡椒,酥油和盐水。

那香味,那黄灿灿的烤肉色泽,简直勾得人口水直流。

顾云姝血热,十分爱上火,每每吃完不是嘴角长泡,便是下巴冒痘。她最爱惜自己的容颜,不敢多吃,只能在边上一边瞧着宁止大块果硕,默默的流口水。

想起往事,她不由想起一件事情,自己已经重生,宁止是不是也重生了?

就算他没有重生,算算时间,此刻他也是十八岁的少年郎。

前世他被奸人所害,到死都认为是自己下的手。这辈子,自己若是能够早早的找到宁止,提醒他,他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可是,他会相信自己吗?

再者,自己与他毕竟做了三年夫妻,再见面,自己又该用什么心情来面对他呢?

想到这里,顾云姝不由心中复杂,一时之间思绪乱成麻团。

桑儿却已经牵着她的手,走到了那鱼香传出来的地儿。

“小姐你看,那边坐了一个白衣公子。”桑儿伸出手指。

顾云姝抬头,只见桃花林之中,确实有一名白衣男子背对着她们席地而坐。纷纷扬扬的桃花瓣落在他的身上与发间,他却只专心致志的翻着手中的木棍。

木棍的那一端插着一条肥鱼,肥鱼在炭火上翻滚,已经被烤的金黄酥嫩,飘香四溢。

“平洲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个人物?”顾云姝眉头轻蹙,她是平洲土生土长的世家小姐,平洲四家,李氏二子,谢氏一子,梁氏三子她都认得,却没有见过眼前这个男人。

瞧他身上穿的是上好的锦缎,便知不是一般的人家。

那男子专心烤鱼,他身边的小厮也在麻溜的撒麻椒,倒是一时片刻没有注意到桃树后的顾云姝主仆。

第6章 白衣公子

顾云珠站在看了一会,确定自己不认识来人之后,便转身不再前去了。

“出来也够久了,想必娘亲等急了,我们先回去吧。”

桑儿似有遗憾,眼睛望着那流油的烤鱼,喃喃道:“小姐不过去看看了吗?”

“不去了,以免招惹是非。”顾云姝伸出手指点了点桑儿的奔额头,道:“你若是想吃,改日我烤给你吃便是了,别嘴馋人家。”

“小姐,你只会吃,别哄奴婢了……”桑儿跟在顾云姝后面,两人说说笑笑的走了。

桃花树下,白衣男子却抬起眼睛,露出一双狭长的丹凤眼。

“碟子。”

他道。

小跟班立马拿了一个玉碟子出来。

白衣男子收回木棍,将烤鱼褪到玉碟上面,又道:“筷子。”

小跟班又立马递过去一双玉筷。

白衣男子抬起头,白玉筷子在烤鱼上捅了两下,见外酥里嫩,肉质麻辣鲜美,刚欲开口,小跟班又道:“公子,没酒了。”

白衣男子的手顿了顿,一记眼风扫过去,淡淡呵斥:“多嘴。”

“公子莫怪,请用茶。”小跟班倒了一杯清茶,刚好树上的桃花瓣被风吹得掉下来,落进了茶杯里面,他一喜,连道:“请用桃花茶。”

白衣男子懒得看他,吃了一口鱼肉,问道:“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查完了,顾家大老爷果然如同您所料的那般,去了京城,便不知所踪。眼下顾家发了新丧,大房一家只剩下孤儿寡母了。”

三月前,公子从北疆回来,便让他来平洲调查顾家之事。

他是二丈摸不着头脑。

公子自小驻守北疆,从未来过平洲,更没听过什么劳子顾家。这顾家他这三个月以来也算是摸了个清楚,平洲有名的商贾大户,富甲一方,家产丰厚。

只不过,就算是家底再怎么丰厚,那也是商贾之家,与他们这等真正的世家大族自是没法比的。

公子好端端的去查顾家,莫不是听说顾家三姑娘貌若天仙,故而……可三姑娘不是才十二岁嘛!

小跟班看着白衣公子不紧不慢吃鱼的优雅样,觉得自己找到了真相,只是不曾想到,公子年纪轻轻,竟然好这一口……

“继续盯着。”白衣男子听完,嗯了一声,继续吃鱼。

“是。”小跟班不敢反驳,心中却是在想着,改日一定要好好看看,那顾家三姑娘到底长得是何姿色,竟让公子这般上心。

顾云姝此刻还不知道,自己被人给盯上了。

为了避免遇见顾玉珠等人,又要起事端,顾云姝舍了小木船,沿着岸上去了林氏的画舫。

“你这孩子,怎么去了这么久?你瞧瞧你,满头都是汗。”林氏爱怜的掏出帕子,替宝贝女儿擦了擦汗,又稀罕的捏了一把女儿白雪团似的脸蛋。

“娘亲你看,我和桑儿打了好多的虾,还抓到一条大鲫鱼!”顾云姝掀开手中的鱼篓盖子,献宝一样的递给林氏看。

她没提半路遇见顾玉珠的事情,省的林氏担心。

林氏笑的合不拢嘴,素指轻点她的鼻尖,问道:“妩妩,可玩够了?玩够了,我们就回去吧。”

眼下她刚刚丧夫,是新寡妇,实在是不适合在外面抛头露面。

更何况,林氏也没有再游玩的心情了。

顾云姝见娘亲这样,便知道娘亲是想起爹爹了。眼眸之中浮起一抹黯然之色,又怕娘亲见了伤心,连忙撒娇道:“那我们先回去,娘亲好好露一回手艺,今天晚上我们吃油焖大虾!”

林氏爱怜的摸了摸她的脑袋。

女儿虽然小,只有十二岁,但是胜在懂事。

有这么懂事的女儿,她也该知足了。

母女两个人欢欢喜喜的回了府。

刚进门,崔嬷嬷的便上来对着林氏道:“不好了夫人,二房那边的人说小姐今天出去又害二姑娘落了水,老夫人,老夫人被气晕了。”

“什么?!”林氏一愣,面上迅速浮现出一抹震惊,而后目光去寻自家女儿的脸色。

虽然老夫人不喜欢她,可是林氏心里面对这个婆婆还是存了七分尊敬的。眼下听说婆婆被女儿气的晕过去,她登时就慌了神。

“妩妩,怎么回事?”

顾云姝见娘亲望向自己,水润红唇一瘪,道:“娘亲,女儿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我好端端的怎么会又去推二姐下河啊?”

林氏不由歉然,道:“好妩妩,都是娘亲的错,是娘亲一时急坏了。只是,今天你和玉珠那丫头,怎么又撞到一起了?”

顾云姝受了委屈,不愿意说话了。

桑儿见自家小姐脸色,连忙出来解释:“夫人,小姐出去捞虾的时候遇见了二姑娘。是二姑娘与李家姑娘她们的船散架了,这才掉进河里面的。”

她悄悄拉了顾云姝的手,让她别和夫人置气。

顾云姝也不是想和娘亲生气,只是想让林氏在心中里面存个印象,也不是每次二房说的话都是真的。

“娘亲,明明是二姐自己掉进了河里,却又来诬陷我,女儿没做的事情,总不能让女儿过去道歉吧?”顾云姝抱着林氏的胳膊道。

林氏沉思了片刻,依旧有些犹豫:“可是,你祖母她……她年纪大了,身体不好,若是被气出一个好歹出来……”

万一到时候,这件事情再被传出来,自己的宝贝女儿难免会落下一个不孝的罪名。

“那我明天再去和祖母赔罪,这样娘亲就不担心了吧。”顾云姝将林氏推进了房间,袖子下面的手轻挥,示意崔嬷嬷先将二房的人给打发走,一边又催着林氏去给自己煮油焖大虾。

“你这丫头,什么时候学得这般馋嘴啊?”林氏无奈的伸出手,点了点顾云姝的鼻尖。这丫头今天奇奇怪怪的,其实顾云姝不说,她也知道女儿的用意,是怕自己去到老夫人那边又受气。母亲从前便不怎么喜欢她,现如今夫君已去,母亲怕是要更加……

林氏叹了一口气,撵了顾云姝去内室洗澡,自己则是去小厨房给她做油焖大虾去了。

玩了儿一天,顾云姝将整个人都浸在了木桶里面。水面上飘着红色的花瓣,与她那如墨一般的黑发交缠在一起,洁白玉润的双肩忽然冒出水面。她站起来,折了边上的花枝,沾了一点水在木桶边缘比划。

“谢瑾瑜,祖母,二房,还有顾玉珠……”顾云姝一边若有所思,一边将花枝落在顾玉珠的名字上,道:“既然你那么喜欢凑到前头来,那么,我就先拿你来开刀吧。”

第7章 少年白清离

次日清晨,顾明川来向母亲请安,见房中只有林氏一人,不由狐疑。

“妩妩呢?”自从父亲去后,妹妹就搬来母亲的院中,与母亲同住。往日这个时候,她应当正睡眼惺忪的趴在桌上用早膳呢,怎么今日没有看见人影。

“妩妩去你祖母那里请安了。”林氏坐软榻上面绣花:“你可吃了早膳了?桌子上面还有早上妩妩吃剩下的鲫鱼。”

顾明川苦笑,他简直不像是亲生的,每次竟然都要吃妹妹剩下的。只是听见顾云姝去了祖母那里,他的心又提了起来。

“祖母向来不喜欢妩妩,万一……”

“没事,”林氏心中虽然也担忧,但是想到顾云姝早间走的时候,小脸认真的告诉她自己能够处理好此事,她便有些想笑。向来母亲虽然不喜欢妩妩,可到底是她的亲孙女,她应当不会为难。

“你瞧你,这些日子都瘦了许多,读书累了,娘亲中午让崔嬷嬷给你杀只鸡补一补。”

听了林氏的话,顾明川的心中忽然流露出一种——幸好我还是亲生的感觉!

顾家老夫人柳氏的院子坐落了顾家大宅的西北角,坏境清幽,周边环绕着郁郁葱葱的紫竹林,空气十分清新。

柳氏崇尚节俭,素来信佛。故而,她的院子看起来十分朴素,卧房之中设了一个小佛堂。柳氏便整日坐在小佛堂之中敲敲打打,念经度日。

只是今日,整个顾宅都知道柳氏被大房的三姑娘给气病了,病怏怏的躺在床上连佛经都不念了。

顾云姝到达这里之前,二房的人已经先来一步了。

“祖母,听说你病了,你没事吧。”裹得十分厚实的顾玉珠坐在床前,担心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柳氏。她昨日掉下湖中,得了风寒,现在说话都带着一股浓重的鼻音。

“放心吧,祖母没事。”这个孙女从小养在她的膝下,是柳氏在众多孙辈之中最疼爱的一个。

“祖母没事就好,玉珠听说祖母病了,都担心死了。”顾玉珠擦了擦眼角根本就不存在的眼泪。

顾玉珠的母亲庄氏也一边道:“这孩子昨天一听说您病了,就想赶过来。只是昨日回来的时候已经发了高热,还是儿媳说她关心祖母也不在这一时,要是把自己给弄倒了,才是真真让您老人家心疼。好说歹说,她总算是歇下了。”

“娘亲,你快别说。”顾玉珠有些不好意思。

柳氏便笑的越发开怀,拍着顾玉珠的手道:“我的好孙女,就是心疼祖母,待会走的时候去祖母的库房里面拿个玉镯子玩去。”

顾玉珠一听说有好东西可以拿,脸上立马闪现出一丝喜色,庄氏见状忙在后面掐了她一把。顾玉珠吃痛,一抹眼泪硬生生掉了下来,柳氏看了越发受用。

“说起来,云姝那丫头不是说今天要来向母亲赔罪的吗?怎么这会还看不见人影?”庄氏故意往门外看了看,见门口站了两个丫鬟。院里面除了蝉鸣声,便没有其他动静了。

“哼!”柳氏冷笑:“这个丫头随了她那逆反的爹,没大没小,没规矩惯了!说是要来请罪,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呢。”

“祖母,三妹一点也不将您放在心上,真是太不懂事了!”顾玉珠厌恶的道,手心攥得紧紧的。今日她来,一是想到柳氏这里讨点好东西,二便是等着顾云姝来道歉的。

她小嘴一撅道:“祖母可知,昨日玉珠去明月湖玩,遇见了三妹在捞鱼,见那鲫鱼活泼乱跳的,才想让三妹拿一条给祖母来尝尝。却没想到,三妹不依不饶,说祖母您没资格吃她捞的鱼……”

顾玉珠边说,便瞧见柳氏的脸色愈发的阴寒,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得意。

顾云姝啊顾云姝,这下祖母被你气成这样,你今天要是敢来,看你怎么走得出去!

“这个孽障,当真是越来越不将我放在眼里了!”柳氏咬牙,攥紧了手中的佛珠。

她是顾家老太爷续弦,正房夫人去世之后,从姨娘抬上来的。大房是正室所出,只有二房是她的嫡亲儿子和嫡亲孙女。故而,她一直觉得大房不与她同心,也瞧不上她这个后娘。

此时顾玉珠轻易一挑拨,她的怒火便被勾上来了。

“这小杂种若是来了,我要她好看!”

柳氏嚣张放下话来。

偌大的顾宅分为三块,祖母柳氏居中,大房居于东北,二房居于西北。

此刻,顾云姝正蹲在柳氏院外的一座木桥上面剥莲蓬。

头顶太阳有些刺眼,桑儿一边用帕子给顾云姝挡着脸上的光,一边苦着脸道:“小姐,你今早不是和夫人说了,要去向老夫人赔罪的吗?怎么走到了院门外,您又不动了。”

“我在等人呢。”顾云姝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着,一边将剥开莲子的壳,将嫩嫩的莲子丢进了小嘴里。牙齿一咬,顿时清甜的汁液肆意舌尖,她心满意足的叹了一口气。

“真好吃。”顾云姝伸出手,继续扣绿色莲蓬里面的莲子。

“小姐……”桑儿哭笑不得:“您到底在等谁啊……”左不会是在等自己肚子里面的馋虫吃饱吧……

“你怎么这么多话?快歇歇,”顾云姝掏出一颗莲子递给桑儿道:“要不然,你也吃……”

她扬着手,白皙又短小的手掌里面躺着一颗胖乎乎的莲子,桑儿还未去接,便见一只男人的手忽然从后面伸出来,直接将那莲子给抢了去。

顾云姝连忙转过头,却见一个穿着青衣的俊俏少年站在她前面,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上下打量了一眼顾云姝笑问:“你是哪里的婢女,敢躲在这里偷吃莲子?”

桑儿愣住了,连忙道:“这是顾家的三姑娘,你又是谁?敢跑到我们姑娘的面前来吓人!”

“三姑娘?”少年摸了摸下巴,恍然大悟道:“哦~我知道了,你就是大房伯父的独女吧,我母亲是你祖父的妹妹,你要叫我一声表叔。”

看着眼前冲自己眨眼的俊朗少年,顾云姝呆了一呆,只觉恍如隔世。

少年见她不说话,顽劣的笑道:“怎么傻了?快叫声表叔来听听。”

“清离,不准胡闹,那是你三妹妹。”背后传来一声呵斥,顾云姝转过头,只见一名穿着十分朴素的妇人从长廊尽头走来。对方莫约四十岁出头,满头的黑发一丝不苟的往后梳成了一个发髻,面色寡淡的走上前来。

她的目光先落在了顾云姝的身上。

第8章 初次交锋

“敢问这位夫人是……”桑儿认不出对方,见她身后跟了两个府中的下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对方显然也不知道。

“桑儿,不得无礼,这是姑奶奶。”见妇人已经走到自己面前,顾云姝眼睛闪了闪。

“你认得我?”四十五岁的顾云有些意外,要说起来,她也已经有快十年没有回到这顾宅之中了。当初在这里的时候,眼前的女孩才是个四五岁的小娃娃吧,眼下竟然认得自己?

“不认得,”顾云姝一脸天真的摇了摇头,道:“不过,方才这个大哥哥说,您是我祖父的妹妹想,想来就应该是姑奶奶了。”

说话之间,她在心中暗叹。

当年顾云不顾曾祖父的遗命,嫁给了一个穷书生,被赶出了家门。后来穷书生进京投奔亲戚,顾云带着年幼的儿子差点饿死家中。是祖父将她接上门来,拨了一个小院子出来给她。故而,才保全了她与儿子的性命。

过了两年,京中传来消息,顾云也拜别了他们。

上一辈子,顾云回来的时候,算是衣锦还乡,特地来谢祖父,只可惜祖父已经不再了。

柳氏还将顾云当做穷亲戚赶了出来,却不知道顾云的丈夫是平洲新上任的州府。顾云恼羞成怒,从此与顾家断绝了来往。柳氏后面知道了顾云的身份之后,还曾腆着脸眼巴巴的求上门去,只可惜被人给请出来了。

想起往事,顾云姝有些鄙夷,又有些想笑。

说起来,柳氏到底是个蠢妇!

自己上辈子不懂事才被她那般揉搓,如今,重生而来的她绝对不会如此蠢笨了。

她抬起头来,冲顾云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来,道:“姑奶奶,你是不是来找祖母的?正好我也要找祖母赔罪,不如我们一起去吧。”

少女笑起来十分明媚好看,一派天真无邪的模样,看着顾云愣了愣,边上的白清离也愣了愣。

顾云心中想,着小女娃小小年纪就生的这幅花容月貌的样子,长大了还得了?

白清离则是想,这一波顾家来的不亏,竟然遇见了一个仙童一般的表妹,真真是将他看呆了。

故而,还不等顾云同意,他便使劲点头道:“好啊好啊。”

顾云姝噗嗤一声笑出来。

“表哥真逗。”

上辈子她没怎么和白清离打过交道,只隐约记得后来对方成了新科的文状元。

顾云姝没去拉白清离伸出来的手,她现在已经是大姑娘了,不能和外男随便接触,就算是表哥也要避嫌。

她乖巧的走在顾云的另外一侧。

倒是顾云想起她方才的话,问道:“你说你去赔罪,难道是惹你祖母生气了?”

其实早就在刚进顾家大门的时候,顾云就已经听见了下人们的窃窃私语。

说是顾家三姑娘,目无尊长,不知礼数,不敬长辈。

不仅亲堂姐推下了湖中,还惹得顾老夫人心气郁结,卧病在床。

原本她还在想,林氏那般温柔,怎么会教出这么一个孽障一般的女儿?方才看见顾云姝也觉得她乖巧知礼,也并不像是那些下人口中所言。

只是,眼下顾云姝为何说出要去请罪的话来?

顾云姝却可怜巴巴的抬起头来,道:“我前段时间落了水,好久没有去向祖母请安了。昨日听母亲说祖母病了,心中十分愧疚。故而这才早早的起来,想要去向祖母请安赔罪。”

“原来是这样。”顾云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头。

眼前的女娃只有十二岁,她倒是不怕对方诓骗自己。

“既然如此,我们就一同过去吧,你祖母见到你如此懂事,想必也会高兴。”她放下了话。

“是!”顾云姝皱着小脸点了点头,看似是在担心柳氏的身体,实则心中早就乐开了花。

“小姐,你不是说要等人的吗?”桑儿在一边偷偷扯了扯她的袖子,问道。

顾云姝便眨了眨眼睛,小声回到:“已经等到啦。”

柳氏装病,想让她落下一个不孝的骂名,坏了她的声誉。即便今日,她眼巴巴的过来认错,在柳氏的面前可怜兮兮的磕上两个响头,柳氏若是出去还说她出言冒犯,态度恶劣,她也有口难辨。

可眼下不一样了,有顾云在边上看着。她是平洲未来的州府夫人,她说自己今日态度恳切,柳氏日后便不敢说不是。

再者,她也不介意让柳氏重蹈上一次的覆辙,与这位尊贵的姑奶奶反目成仇。

几人一路去了柳氏的明堂院中,还没进门,顾云便听见了柳氏那句:“这小杂种若是来了,我要她好看!”

声音中气十足,倒是比未曾生病的人,还要精神几分。

顾云在院外抽了抽嘴角,见两个来不及禀告的丫鬟一脸尴尬,自己也有些尴尬。顾云姝则是声音轻快的道:“烦劳两位姐姐进去通报一声,就说姝儿带着姑奶奶来看祖母了。”

“三姑娘稍等。”丫鬟看了顾云一眼,连忙进去通传。

不过一会儿,她便去而复返道:“老夫人让你们进去呢。”

“好。”顾云姝点了点头,转头看向顾云道:“姑奶奶,祖母见到你了,一定会心生欢喜。”

顾云含笑点头。

几人进了正房,柳氏正躺在榻上与庄氏闲谈,顾玉珠躲在边上玩镯子。见到她们进来,顾玉珠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瞪着顾云姝。

“玉珠。”庄氏悄悄冲顾玉珠摇了摇头,这事儿让柳氏出面就可。

柳氏的目光先是落在顾云姝身上,而后又转去了顾云脸上,愣了一下,问道:“这位是……”

“嫂子,妹妹是顾云,当年曾经在顾府住过一段时间的。”顾云上前来,福了福身子。柳氏是她的长辈,顾老爷子对她有救命之恩,眼下自己虽然是州府夫人,可柳氏倒也当得起这一拜。

白清离也上前来,跪在地上扣了一个响头道:“侄儿白清离,见过舅母。”

柳氏那浑浊的眼中闪过一丝深思,总算是记起了眼前这一对母子是何许人也了。

在她的映像之中,顾云是丈夫的第六个妹妹,妾室所出,很不受宠。当年本来是被许配给梁家的老爷的,只是后面这位小姑子竟然和一个穷书生跑了。说是和顾家断绝关系了,可后面差点饿死还是找上门来,还是她那个死鬼丈夫将顾云母子接了回来,拨了一个小院子给她们住。

柳氏当年便瞧不上顾云,只是顾云一直安分守己的待在荒废的西北院里面,她也没有功夫过去奚落对方就是了。

眼下对方又寻上门来,瞧顾云穿的如此朴素的样子,难不成又是来上门巴结的?

小说

他是亚洲首富财团佟氏的第五代继承人

2021-1-3 9:29:45

小说

他的到来,是想要毁灭她。

2021-1-3 9:33:2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