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逼迫自己将亲人骨肉交给他人抚养!

“把孩子生下来。”欧阳盛冰冷的声音传来。,撕破伪装的欧阳盛带着天生的寒意,恢复冷静的林悠然昂头,道:“生下来拿去给安沫养吗?”,欧阳盛眯起眼睛,没说话。,林悠然开始笑,笑着笑着流下了眼泪,她道:“别做梦了!我不可能把自己的孩子给别人的!”
丈夫逼迫自己将亲人骨肉交给他人抚养!

第1章 意外的惊喜

1 意外的惊喜

林悠然站在门外,单手捂着肚子,不可置信听着屋内的人讲话。

“小沫,我爱的当然是你了!等那个舞女把孩子生下来,我们就结婚!”

她一直当做“好妹妹”的安沫娇弱道:“盛哥哥可要说话算数哦!不能,不能伤沫沫的心了!”

“那是当然!要不是你身体差……不舍得你生孩子……怎么会轮到那个女人?”

锥心的话传来,林悠然不相信,这话能从欧阳盛口中说出!

深入骨髓的痛传来!自己手上的怀孕确诊单好像上天给她开的玩笑!

“盛哥哥……沫沫最爱盛哥哥了……”

安沫身体弱,又是和欧阳盛青梅竹马长大,自己住进了欧阳家后,对她关心有加。

可没想到,自己的一切在别人看来都是笑话!

男人趴在自己肚子上喃喃着想要宝宝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对自己倍加宠爱的容貌也赫然在目,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林悠然忍不住后退,不小心碰倒了走廊里的花架,发出巨大的响声。

“谁!”

屋内人警觉地声音传来,林悠然的第一反应是跑!可这巨大别墅都是欧阳盛的家,她又能跑到哪去?

欧阳盛拉开门,护着身后的安沫。英俊高大的男人眉毛一皱,显出几分威严的可怕:“林悠然?”

这声音终于惊醒了刚刚得到喜讯的悠然,她眼里闪过一丝慌张,转身就跑。

男人眼睛一眯,低头看着从林悠然身上掉下来的一张纸。屋内传来安沫的咳嗽声,伴有着虚弱的叫声:“盛哥哥!怎么了?”

欧阳盛弯腰捡起那张医院的检测单,上面赫然写着:确认妊娠。

那一瞬间,欧阳盛眼里闪过他自己都尚未察觉的惊喜。他转身对安沫道:“没什么,你好好休息。”然后快步去追跑走的林悠然。

卧室里的林悠然白着脸,跑动造成了她的腹疼。医生的话依稀在耳边响起,她本身不易受孕,这个孩子一定要注意着。

孩子……不管怎么样,这孩子是她的!

门被一把打开,欧阳盛出现在门口,林悠然看着这过去两个月让自己神魂颠倒的男人。欧阳盛今年二十九,正是意气风大的年纪,他从母亲那遗传到了欧洲人的深邃五官,一张脸鬼斧神工。林悠然甚至能记得黑西装下肌肉的触感,也是,这样一个财团掌门人,怎么会看上自己?

林悠然讽刺一笑。

要不是那场阴差阳错的颠鸾倒凤……现在自己依旧是一个一文不值的舞女……永远只能偷偷看着他,永远只能……默默爱着他。

“把孩子生下来。”欧阳盛冰冷的声音传来。

撕破伪装的欧阳盛带着天生的寒意,恢复冷静的林悠然昂头,道:“生下来拿去给安沫养吗?”

欧阳盛眯起眼睛,没说话。

林悠然开始笑,笑着笑着流下了眼泪,她道:“别做梦了!我不可能把自己的孩子给别人的!”

欧阳盛似乎有些厌烦,道:“要多少钱,你说个数。”

“钱?”林悠然嘴角噙着讽刺的笑,突然想到一个极佳的报复主意。

“我不要钱……我要你……娶我!”

室内静的可怕,欧阳盛像看一个疯子一样看着林悠然。

雪白的脖颈显出薄弱,林悠然麻木道:“你不是想要孩子吗?行,你娶我。三年后我们离婚,孩子归你。”

安沫想嫁欧阳盛?她偏偏让那个女人嫁不成!

林悠然显出几分狠厉,道:“否则,我就去打胎!”

“我让律师来拟合约。”

良久,屋里终于传来欧阳盛的声音。取得了胜利的林悠然却抖了抖,巨大的悲哀浮现在眼中。

为了保护那个女人,为了不舍得她生孩子,做什么都无所谓吗?

欧阳盛转身准备离去,林悠然终于忍不住站起身,一把拽住了欧阳盛的衣摆。

“为什么……”林悠然带着哭腔,道:“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这两个月来对我这么好,为什么让我有了不切实际的幻想?

欧阳盛头也不回,声音里带着一丝嫌恶。

“你下春药爬上我的床的时候,怎么不问为什么?”

林悠然惊愕,道:“什么?我没有!”

她想起来,两个月前的那一晚,是安沫让自己将一杯红酒送到了欧阳盛的房中。还叮嘱自己送完酒就立刻走!可惜那天有事绊住了,自己走迟了那么两步。

喝了酒的欧阳盛很快就变得不对劲,以至于……

想到这里,林悠然心中又传来一股痛。

“欧阳盛!你听我解释!不是我!”

欧阳盛却不再听,一把甩开林悠然,头也不回走掉了。

……

欧阳盛的律师来得极快,除了律师之外,还有个穿白大褂的医生。

当着欧阳盛的面,医生抽了林悠然一管子血,又在随身带着的血液分析仪上当场测验,确定林悠然怀孕属实。

合同一式两份,代表两人的婚姻不过是场交易。看着欧阳盛龙飞凤舞签下字,林悠然的心在滴血。

一个月前还甜甜蜜蜜,为什么发展成了这样呢?

双方交换合同,欧阳盛连看也不想看,将东西扔给律师。他似乎一分钟也不想久留,起身就准备走。

林悠然指甲刺到手心里,传来锥心的痛。

律师和医生很快收拾东西走人,若大的客厅里只剩下她一人。林悠然拿着合同,窝在沙发上,心如死灰。

门外突然传来嘈杂声,林悠然抬头,见穿着一身粉色连衣裙的安沫面目狰狞地跑了进来。一向“柔弱”的“妹妹”似乎吃了金戈,恨恨看着林悠然,大骂:“你个婊子!贱人!竟然敢骗盛哥哥结婚!”

说着,安沫就扑上来,狠狠打了林悠然一巴掌!

林悠然怎么也没想到这号称有心脏病,走两步都喘的安沫有这么大的力气,当即被打得有些发懵。反应过来后,她毫不犹豫还了安沫一巴掌!

安沫毕竟是个大小姐,哪有天天混歌舞厅的林悠然力气大?这一打直接把她打到了地上,嘴边都带了点血迹!

“你……你个贱人!你竟然敢打我?”安沫不可置信道。

“打得就是你!”

她拽住安沫的衣领,恶狠狠道:“是你!是你给欧阳盛下的春药!”

下一秒,她看到安沫脸上浮现出一个奇怪的笑。

“林悠然!你在干什么!”爆呵声从门口传来,竟然是去而复返的欧阳盛!

“我……不……我……”

无论怎么解释都没用,欧阳盛大步走来,安沫气若游丝!欧阳盛狠狠推开林悠然,林悠然一把撞到沙发上,腹部顿时传来针扎一样的痛!

可欧阳盛看也不看林悠然,他抱起安沫,心疼地看着安沫脸上的掌印,吼道:“没想到你是个这么恶毒的女人!”

林悠然的头埋在沙发上,嘴唇因疼痛被咬的发白,脸上的掌印则被一头乱发遮住。

她想解释,想告诉欧阳盛春药不是自己下的,可意识逐渐模糊……

她看着欧阳盛焦急抱安沫离开的背影,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按下了手机里的一个电话。

第2章 逝去

2 逝去

林悠然醒来的时候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她条件反射将手放在了腹部,明明怀孕只有六周,肚子里的尚是胚胎,但她仍旧能感受到生命的跃动。

宝宝……只有你陪着妈妈了……

朱医生从门外进来时恰好看到这场景,忍不住叹了口气。

“然然啊……你这是何苦?”

林悠然抬头,看到从小照看她长大的医生,忍不住眼睛一红。

“朱姨……宝宝……”

“孩子没事,但下次就没这么幸运了。”

天知道她接到这孩子电话的时候有多么害怕!幸好这对母子是有福的!

林悠然心中一阵愧疚,摸着自己的肚子,暗道一定要做世上最好的妈妈。

朱姨看着林悠然吃了饭,又劝她早点休息。林悠然点头应了,许是今天一天经历了太多,她躺在床上,不一会就陷入了梦想。

谁也不知道,静谧的医院中,一个英俊高大的男人悄然而至。

欧阳盛哄着安沫睡着,这才想起自己好像推了林悠然一把。他回家没见人,从佣人那一问,才知道这个怀了自己孩子逼自己结婚的女人竟然也进了医院!

鬼使神差的,欧阳盛趁着夜色来到了医院。

病床上的女人一头乌黑的发,肤白如雪,面容姣好。欧阳盛知道她的身体更软,跳起舞来不似凡间俗子。

可为什么……这个女人这么恶毒!

欧阳盛眼里又闪过一丝厌烦,最终,转身离开了病房。

病房里的这一幕谁也不知道,第二天林悠然便出了院。接下来的半个月,她再没有见过欧阳盛。直到一个月后,欧阳盛才拿了两人的证件,拽着她去民政局扯了证。

那天天气很好,林悠然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欧阳盛则是一身黑西装。两人刚下了车,便有大量媒体蜂拥而至。

三个月身子的林悠然已有一些显怀,面对媒体的逼问她吓了一跳。直到欧阳盛健壮的臂膀将自己搂在怀里时,她才恢复安心。有那么一瞬间,林悠然以为他们之间不存在尔虞我诈,是一场幸福圆满的婚姻。

可晚上,独自躺在冰冷房中的她刷着微博,看着铺天盖地关于自己和欧阳盛“恩爱有加”的新闻,只能苦涩一笑。

欧阳盛大多数时间都不回家,回家也不会和她同房。她见自己丈夫最多的地方,是安沫的朋友圈。

在豪门中,她林悠然只不过是个笑话!

不过她也想通了,只要孩子平平安安的生下来。养到三岁,她就带着孩子走!

然而这世界上,注定有人不让林悠然好过!

安沫打翻了桌上的所有东西,歇斯底里道:“那个贱女人!盛哥哥竟然真的和那个贱女人结了婚!”

一旁的佣人叫苦不迭,嘴上却安慰道:“小姐!千万不要生气!小心气坏了身子!”

“贱女人!仗着自己有孩子!”安沫的眼里划过恨意:“不!我不能让她生下这个孩子!”

她转头,看着照顾自己长大的佣人,阴毒道:“宋妈,你去给我准备点药……”

……

中午的阳光晒得人暖洋洋,林悠然从床上醒来,准备下楼去吃点东西。

自从怀了这个小家伙,自己就时常感到饥饿。

可当林悠然走到客厅中时,脚步却顿住了。

安沫穿了一身粉色的裙子,露出一个甜美的笑,道:“然然姐姐!好久不见!”

两个月前的撕扯还历历在目,林悠然条件反射护住肚子,后退两步,警惕道:“你怎么在这!”

安沫娇笑,道:“然然姐姐说得什么话?这是盛哥哥的家,我为什么不能在这?”

林悠然仍旧警惕看着安沫。

安沫似是不在意,一笑,道:“然然姐姐……我这次来,是有个礼物要送你的……宋妈!”

林悠然还未反应过来!一个粗壮的中年老妈突然冲了出来!一把拽住了她的手!痛从手腕传来,林悠然尖叫道:“你要干什么!你滚!”

安沫哈哈大笑!老妈的手劲完全不是林悠然能抗衡的!分秒之间,林悠然双手已经被捆了起来!她拼命尖叫,大呼救命,可偌大的别墅中,竟然再无闲杂人等!

恐惧浮现在林悠然眼中,她看着拿着一个小棕瓶逐渐接近的安沫,惊恐道:“别过来!不要!安沫!我求求你!”

安沫脸上浮现出一个扭曲兴奋的笑,道:“你个贱人也想生下盛哥哥的孩子?当小三就这么爽吗!”

她走进,打开了瓶盖,道:“来!喝了它!喝了它就当赎罪!”

“不不不!我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我什么都不要!我不要欧阳盛!求求你!”林悠然拼命挣扎着,被捆得双手已经磨出了血痕!她的腿不住踢腾,可都被宋妈控制住了!

安沫终于走到了她面前,双手掐住她的下巴!可林悠然死死咬住牙不张口!安沫终于等得不耐烦,抬起脚狠狠往她的肚子上踢了一脚!

钻心的疼顿时传来!林悠然忍不住张大了嘴,安沫趁机把那一瓶不明液体灌了进去!

林悠然只觉得灼烧感从自己的喉咙蔓延到身体的每一寸,疼痛从四面八方传来,更让她惊慌的是,她觉得自己下体有液体流出!

“小姐!量太多会出人命的啊!”

“我就是要她死!”安沫恶狠狠道,示意宋妈放了林悠然。

林悠然趴在地上,拼命扣着自己喉咙。安沫给了宋妈一个眼神,宋妈点头。

安沫猛然倒地,宋妈大叫:“哎呀林小姐!你不要激动啊!小心孩子啊!”

安沫也大叫道:“然然姐姐!我是沫沫啊!你别生气,你要不喜欢,我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了啊!”

孩子!我的孩子!

林悠然像是疯了一样,猛然扑向安沫,疼痛让她变得迟钝麻木,她唯一的念头就是救救孩子!

“林悠然!你又在干什么!”

怒声突然从远处传来,林悠然抬头看去,只见穿着一身西装的欧阳盛满目怒火!

欧阳盛……孩子……我们的孩子……

林悠然满脸泪水,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无法开口!

昏迷的最后一秒,她看到欧阳盛走到了安沫身边,紧张地抱起了她。

第3章 一刀两断

3 一刀两断

林悠然觉得自己好像躺在大海里,身体随着波浪一上一下。

“呜呜呜……盛哥哥……然然姐姐的孩子怎么就没了呢……”

“呜呜呜……我还特意礼品去看姐姐,可她见了我就像发疯一样……她要来打我,可是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

“呜呜呜……怎么办盛哥哥……我好害怕……然然姐姐会死吗?”

……

迷迷糊糊中,林悠然似乎在海上看到了一个光点。光点中是一个婴儿,正咯咯地笑。

孩子……

孩子!

“欧阳先生,您的夫人流产了,不过命却保住了。”

“子宫摘除……以后无法生育……”

“请节哀。”

林悠然猛然睁开眼睛,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孩子没了!

医生还在一边说着什么,没人意识到病人已经苏醒。林悠然艰难的将手放到了腹部,然后红了眼睛!

母子连心,自己的孩子……是真的没了!

安沫!是安沫害死了自己的孩子!

那一瞬间,林悠然不知从哪爆发出了力气。她打翻了自己挂点滴的架子,猛然坐起来,喊道:“孩子!我的孩子!安沫!”

那声音充满恨意,仿佛一个厉鬼!林悠然撑着一口气就要下床,却被人紧紧按在床上!

那人的气味好闻极了,林悠然的眼泪顿时就流了下来,她哭道:“盛哥,我们的孩子没了……我们的孩子被安沫害死了……她是凶手!是凶手!”

病房里的医护人员互看一眼,悄然离开。

欧阳盛眼中赤红,里面满是血丝。胡子拉碴,显然很久未眠。他将林悠然按在床上,又按在怀中,感受着女人在自己怀里流眼泪。

有那么一瞬间,欧阳盛的心也在疼。

然而,他还是放开了林悠然,痛心道:“要不是你……要不是你去打安沫,孩子怎么会没了?”

林悠然愕然瞪大眼睛,道:“你说什么?!我打安沫?!!”

欧阳盛见眼前的女人还不知悔改,便道:“佣人都交代清楚了,是你为了打安沫,自己不小心摔下了楼,造成了流产。”

林悠然只觉天旋地转,不可置信道:“是安沫给我喝了药!欧阳盛!安沫是凶手!她还想杀死我!”

她拿出自己的手腕,道:“你看!她们用绳子绑我!”

欧阳盛冷冷看着林悠然,想到安沫和医生都说她精神不太正常,突然没了与她交谈的欲望,便道:“早点休息吧。”

说完,他径直走了,任林悠然如何嘶吼都不管不顾。

林悠然心如死灰,紧接着,她发现这医院所有人都像对待精神病人一样对待着她!她要走要跑,却被人用束缚带绑着!

没有电话没有手机,她丧失了一切与外界的联系!无论她说什么也没人信,无论她怎么阐述安沫的罪状,大家都只当没听见。

浓浓的恐惧席卷着林悠然,渐渐地,她只能安静下来,不喊不闹。她装作乖巧,只为了能见欧阳盛一面!

自己没疯!是安沫害死了她的孩子!是安沫!

可惜,林悠然没等到欧阳盛,却等到了她这辈子最恨的人!

安沫像一个小公主,趾高气昂站在林悠然面前。林悠然用尽全身的力气,也没办法逃脱束缚带。

她被捆在床上,像一匹恶狼一样盯着安沫!

安沫有些怕,但看林悠然被捆得紧紧的样子,她又恢复了神采,嘲弄道:“哎呀!看看这是谁啊?这不是那个肮脏的舞女吗!”

林悠然目光满是恨意,喊道:“安沫!你蛇蝎心肠!你不得好死!欧阳盛永远都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

安沫听到这,目光中闪出一丝恨意,歇斯底里道:“你懂什么!你懂什么!盛哥哥最爱的就是我了!”

林悠然不能动,只能哈哈大笑,疯狂道:“爱你?他没碰过你吧?你知道他的身材有多健壮吗?他夜夜都要我,可他从没碰过你吧?”

“你胡说!你撒谎!你个贱女人!”安沫像是疯了一样,喃喃道:“盛哥哥……盛哥哥只是不想我受苦……”

“受苦?”林悠然粉刺一笑,道:“没有哪个男人不想跟他心爱的女人生孩子!他不爱你!”

这对安沫造成了究极伤害,安沫身体抖了抖,似乎有些站不稳。林悠然总算尝到了报复的快感,正准备乘胜追击,却看安沫的嘴角勾起了个笑。

“姐姐,我劝你省点力气吧……毕竟你连子宫都摘除了,永远也生不出孩子了。”

安沫眼神轻蔑,仿佛看垃圾一样看着林悠然。

林悠然眼睛顿时红了!

安沫哈哈大笑,道:“对了,你知道你那胎儿连着子宫怎么了吗?啧啧,三个月了,都有人形了。”

“我告诉你啊……我拿去喂狗啦!哈哈哈哈哈哈!”

林悠然胸口一甜,一口血就涌了出来!

“安沫!你个毒妇!”

安沫哈哈大笑,目光中满是厌恶:“你就在这等死吧!而我……要去给盛哥哥生孩子啦!”

安沫转身就走,林悠然觉得眼前一片赤红!她无法想象自己那可怜的孩儿,全身是血,还要被……要被!

她呜呜的哭了起来,身旁的监控仪顿时发出尖锐的叫声!一个小护士跌跌撞撞跑进来,看她呼吸困难,顿时吓傻了!

小护士慌不择乱给林悠然解开了束缚带,想让她好受点,然后又急忙跑出去叫医生。林悠然神情恍惚,猛然从床上爬起来,趁没人夺门而逃!

她浑浑噩噩不知走了多久,外人的指点被她抛在脑后。天上似乎下雨了,冷风刮得脸疼。

林悠然抬头,发现自己站到了欧阳盛的别墅前。别墅漆黑,空无一人。

宝宝……宝宝……妈妈带你走……

林悠然用指纹开了锁,跌跌撞撞上了楼,痴痴地从房里拿出自己给孩子准备的衣服。她路过欧阳盛书房大的时候,又停下了脚步。

她想起欧阳盛最后一次碰自己,就是在这书房中。那次之后,他们就有了孩子。

林悠然脸上浮现出一个凄惨的笑,她推门进去,却在办公桌上看见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离婚……离婚!

林悠然几乎是发了疯!拿着笔就在上面恶狠狠签下自己的名字!

签完字,她一把拿过一旁的一个包,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掉!然后小心翼翼将宝宝的衣服放了进去。

宝宝,妈妈带你走,干干净净得走……

第4章 逃跑

4 逃跑

半个月后。

温柔和善的崔医生收回听诊器,言笑晏晏看着面前的女人,道:“恢复的不错呢,有乖乖听话好好吃药哦。”

林悠然看着眼前的医生,苦笑一下,道:“谢谢您了。”

崔医生则摇摇头,温和看着林悠然,问:“怎么样,今天想出去转转吗?”

崔医生的五官十分俊朗,整个人带着股文质彬彬的儒雅意味。他穿着白大褂,就是救死扶伤的医生。脱下白大褂,会让人觉得是上天派来的天使。

半个月前,林悠然神情恍惚从欧阳盛的别墅离开,只穿着一件单衣在倾盆暴雨中无意识的游走。她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尖叫着疼,可她就是不想停下来。

最终,她昏倒在了雨水里,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印象,是匆匆停车到路边跑下来的男人。

等她醒来,便是躺在病房上。

崔明是位私立医院的院长,在路边救回了林悠然。起先林悠然充满了恐惧,一心想逃离这里。可崔明拿出了十足的温和安抚着林悠然,让林悠然能正常的听人说话。

林悠然身上只有一个包,包里是一件婴儿的衣物,联想到她的伤情,发生了什么并不难想象。

崔明身上似乎天生就有着让人信服的力量,林悠然在接受安抚后,选择了相信。

“我没钱。”这是她对崔明说的第一句话。

崔明却是一笑,道:“我不问你要钱。”

事实上哪里只是没钱?林悠然所有与身份信息有关的东西都在欧阳盛手里,也不怪欧阳盛不怕她逃跑,跑了,能去哪呢?

想到此处,林悠然凄惨一笑。

崔明收留了她。

崔医生性格和善,常年驻守在医院。他在这里给了林悠然一席之地,私立医院顶层的住院部,林悠然有整整一间套房。她不是没有疑惑过崔医生为什么对她这么好,可崔明却大大方方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你和我的初恋长得很像,很可惜我没有救活她……”

想到此处,林悠然叹了口气。

她不想面对欧阳盛,没办法走,一个没有身份信息的人在这个世界什么事情都干不成。崔明对她并无恶意,林悠然只能留下来。

她不说自己的故事,崔明也不问。他像守护神一样守在她的身边,温柔而体贴。

被感情所伤害的林悠然,简直要醉倒在这股温情里了。

没有尔虞我诈,也没有蛇蝎心肠的安沫,更没有那个让她肝肠寸断的男人……

然而林悠然还不知道,那个男人正在咬牙切齿的寻找她。

她看着面前充满诚意的崔明,笑了一下,道:“那我们出去吃顿饭?”

在这里半个月,是时候出去走走了。

办公室中。

欧阳盛怒吼道:“还没找到?整整半个月了!你们连一个生病的女人都找不到?饭桶!一群饭桶!”

下属们站在办公室里低头噤若寒蝉,没人知道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到底是怎么不见的。

终于有人鼓起勇气道:“欧总,夫人所有的朋友我们都问过了,真的没有啊!就连从小抚养她长大的那个朱医生我们也派人调查了,她对夫人的事情毫不知情……”

欧阳盛眼里闪过一道怒火,问:“你是说,一个没钱也没身份证的女人就这么平白无故消失了?”

下属不敢说话。

欧阳盛的胸中弥漫着一股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急躁,他深吸着气,冷笑。

就在他要发火时,外面突然传来了娇俏的声音:“盛哥哥!”

下属们听到这声音,面色顿时一松。

安沫推门而入,一边没拦住的秘书白着脸对欧阳盛道:“抱歉欧总,安小姐她……”

话没说完,就听安沫尖声道:“盛哥哥!这个女人竟然拦着我见你!”

欧阳盛看着眼前的女人,不知为何心里就浮现出一股焦躁之情。他摆摆手,道:“你们都下去吧。”

下属们得到解脱,鱼贯而出。秘书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给欧阳盛关上了门。

安沫绕到了欧阳盛座椅背后,手指轻柔的按摩着欧阳盛的太阳穴。

她小声道:“盛哥哥,听说你最近都没睡好?我特意找老师傅学了按摩,你觉得怎么样啊?”

安沫身上带着一股若有似无的香味,欧阳盛在这香味中渐渐放松。对于林悠然的出走,他心里充满着焦急。

那个女人竟然敢拿走公司的资料!

放在公文包里的U盘有安保软件,一般人也打不开。谅那个女人也不是故意的,若是乖乖将东西还回来,说不定他欧阳家还能给她一席之地!

可这都半个月了,人呢?

欧阳盛想到此,内心就不能平复。

也不知道他是担心公司的资料,还是那个刚刚流产的女人。

安沫见欧阳盛渐渐放松,嘴角勾出了一个若有若无的笑。林悠然失踪真是大快人心,只要这段时间得到了欧阳盛,她一个大小姐还会怕那个舞女?

就在她准备开口说话时,欧阳盛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

欧阳盛接过电话,神情一边,道:“什么?找到了?”

他的声音冰冷,道:“控制住,我马上就去!”

找到谁,自然不言而喻!

安沫眼里闪过一丝恨意,这个女人竟然又来坏她的事情!只见欧阳盛已经从椅子上站起来,准备往外走!安沫急忙拦道:“盛哥哥,今天我哥哥要请你吃饭的……”

欧阳盛却顾不上,只回答道:“下次。”

安沫还想再说什么,但欧阳盛已经如风一般离去。

她恨恨跺脚,脸上的怨毒毫无遮掩!

那个女人!那个女人!

我一定不让她好过!

第5章 惩罚

5 惩罚

林悠然还没意识到危险在接近,崔明是个温柔体贴的人,与他相处能带给林悠然一种放松的感觉。两人一起去西餐厅吃了晚饭,崔明又约她一起看电影。

林悠然犹豫了一下,在崔明的闻言细语中同意了。

她已经很久没到过这种人头攒动的地方了,拥挤的人群让她有种莫名的焦虑感。林悠然坐在角落里等着买爆米花的崔明,不安的左顾右看。

心里总有不好的感觉。

今日似乎是注定不祥的一日,林悠然安稳的坐在等候区,身后的货架却突然倒塌!她只听着周围发出尖叫,刚想逃跑却发现一个阴影挡在了自己身前!电石火花之间,林悠然心里像是漏跳一拍一样。她正准备对身后的人说声谢谢,却在转头的那一刹那白了脸。

竟然是欧阳盛!

欧阳盛撑着货架将其放稳,眼睛冷冰冰看着林悠然。

林悠然的脸色惨白,顾不得周围人的围观,内心只有一个字:逃!

就在她准备行动的时候,欧阳盛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林悠然晃了晃身影,无助的目光看向周围,她还没说话,却听欧阳盛带着股温情道:“吓住了吧?真是一秒也不能离开你。”

那话虽是温柔的,可欧阳盛的眼里却是一点感情也没有!

俊男美女的组合让周围人吃了一嘴狗粮,欧阳盛维持着英俊潇洒彬彬有礼的表面,牵着林悠然往人群外面走。在欧阳盛面前,林悠然所有的力道都消失不见。她只感觉自己手腕钻心的疼,无法摆脱欧阳盛的桎梏!

她惊慌的目光探寻着周围,欧阳盛冷冰冰道:“找谁呢?”

这三个字,让林悠然顿时一惊!

崔医生对自己这么好,她决不能害了他!

欧阳盛慢悠悠的声音响起,道:“让我猜猜……是不是再找什么野男人?”

这羞辱让林悠然白了脸,她看着欧阳盛恨恨道:“你!”

走离人群,欧阳盛毫不掩饰冷笑道:“我劝你乖乖跟我走……要不然连累了别人,别怪我没提醒你!”

这番胁迫,让林悠然狼狈的被欧阳盛塞进了车!

司机全程不说话,目的地正是自己住过的那间别墅。随着时间的流逝,林悠然越发不安,她试图冷静,说话的声音里却带着破碎:“欧阳盛!我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了,你还想怎么样?!”

欧阳盛却被气笑,像看着什么怪物一样看着林悠然,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

车子停稳,欧阳盛不顾林悠然眼里闪过的不解,凶狠拽住了她的头发!林悠然顿时发出凄厉的叫声,欧阳盛却毫不理会,动作粗暴的将其拖进门内!

“好疼啊啊啊!你放开!”

林悠然嘶吼着大叫,欧阳盛恶狠狠将其推到了沙发上。一到这里,林悠然满脑子都是被安沫强灌毒药的记忆,她浑身颤抖看着欧阳盛,道:“你想干什么!你放我回去!”

欧阳盛听着这话,胸中弥漫一股怒火!

这个女人!才几天的功夫就勾搭上了野男人!

欧阳盛尚不能察觉到自己心中的嫉妒之情,他冷冷看着林悠然,道:“说!东西在哪?”

林悠然一脸不解,道:“什么东西?”

欧阳盛却只有冷笑,道:“不说?”

林悠然心中闪过一丝疑惑,却看欧阳盛粗暴的拉开了一旁的柜门,随手从里面拿出一根鞭子!

“欧阳家的家法,你怕是忘了吧?”他看着林悠然,冷冷道:“我不介意帮你回忆一下。”

下一秒,林悠然感到一道带风的疾鞭迎面而来!

第6章 痛彻心扉

6 痛彻心扉

鞭子抽到身上到底有多疼?

林悠然小时候在养父母家没少被打,喝醉酒了的继父但凡不乐意,便抽出皮带狠狠打她。挨打是她童年的记忆,后来她逃出那个家,以为自己一辈子再也不用体会到这种痛楚。

而如今,她曾深爱的人恶狠狠将鞭子挥舞在她的身上,林悠然甚至不知道,是身体更疼一些还是心里更疼。

她狠狠咬住嘴唇不让尖叫声溢出,一张洁白的小脸早已被泪水模糊。她尽量缩在一起忍受着痛苦,满脑子都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那明明是她最爱的人啊!

欧阳盛看着沙发里蜷缩的娇小人,手上的动作突然迟缓了。

他曾也被林悠然曼妙的舞姿吸引,他知道那背上的蝴蝶骨有多么优美,可为什么,这个女人如此恶毒?

以孩子逼他结婚,甚至盗走他公司举足轻重的机密?

有那么一瞬间,欧阳盛觉得累了。

欧阳盛收起了鞭子,冷冷看着林悠然。

林悠然等了很久也没等到下一波疼痛,她缓缓抬头看向欧阳盛,只见欧阳盛冷漠的站在那里。

他道:“不说出东西的下落,别想离开。”

欧阳盛凉凉转身离开。

林悠然浑身上下都疼,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她听到了欧阳盛关门的声音。

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什么人走了进来,可林悠然已经无力去看。身上的伤口跳动着,让她无法集中精力。

“造孽哟……要不然送医院吧?”

“少爷说了不让动……关进阁楼……”

“那这身上怎么办?”

“随便处理一下吧……毕竟是偷了绝密资料的女人……”

“哎……好生生的怎么这样……”

林悠然感到有什么人将她移动,身上的伤口也突然一凉,变得没那么疼痛起来。

睡吧……

她心想,睡醒了,或许就不一样了……

阁楼。

欧阳盛略带烦躁的看着眼前的女人,那白皙身子上的紫黑印迹尤其显眼。

家里阿姨在她身上涂了药膏,走过来对欧阳盛道:“少爷,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欧阳盛却仿佛没听到一样,冷冰冰盯着林悠然看。

佣人见状,鼓起勇气道:“少爷……夫人这个样子,还是送医院比较好……”

“送医院?”欧阳盛嘲弄道:“然后再让她跑了吗?”

佣人噤若寒蝉。

欧阳盛转身离开,秘书早在门外候着,此时拿了公司文件迎来。欧阳盛刚翻开看了两眼,便听楼下传来嘈杂声。

“让我进去!这个家从没有不让我进的道理!”

秘书小声道:“是安小姐。”

欧阳盛皱眉,快速在文件上签了名字递给助理,然后走下楼。

飞扬跋扈的安沫在看见欧阳盛的瞬间秒变娇弱,委委屈屈叫道:“盛哥哥……这个人不让我上去……”

保镖站在那里一言不吭。

安沫还在哭哭唧唧,道:“盛哥哥……他好坏……你快把他开除了!”

欧阳盛心烦道:“是我不让他放人进来的。”

这话说得带着几分凉意,安沫顿时就愣住了,紧接着,她听到欧阳盛道:“这里你以后别来了。”

安沫的脸刹那一白!再看欧阳盛,竟然已经转身离开了别墅!

保镖对安沫道:“安小姐,请吧。”

安沫恨恨抬头看着楼上,一定是那个女人!不知道他怎么诱惑了盛哥哥!让盛哥哥都不疼自己了!

被安沫仇恨着的林悠然还在睡着,这一睡便睡到了深夜。她悠悠转醒,发现自己处于阁楼之中。

以前她在这里住的时候,阁楼只是储物间。如今这里却被清空了出来,只留下一张床。

林悠然拖着还在疼痛的身体,走到门边试图开门逃走。可欧阳盛怎会轻易放过她?那门早已上锁。林悠然苦涩一笑,对啊,这人不肯放过自己……

在床上坐着发了会呆,林悠然视线转移到了那小小的窗口上。

不行,自己不能坐以待毙!

要回医院……拿到宝宝的东西……然后……然后离开这里!

林悠然打定了主意,便咬牙强站起来!她走到窗边往下看去,三层的小别墅足有十多米高,林悠然脸色发白,迟迟做不出举动。

真的……要跳吗?

她闭着眼睛深呼吸,想着欧阳盛的种种。

初次见面,她是酒吧的舞女,而他则是高高在上的少爷。小姐妹们笑闹着调侃欧阳盛的花边新闻,她则偷看着那人。也不知为何,欧阳盛突然转过头来看他。深邃俊朗的五官在昏暗的灯光下若隐若现,明明看得不是那么真切,但她的心脏却漏跳了一番。

他点了她去跳舞,她也喜欢给他跳舞。

林悠然以为自己遇见了爱情。

想到此处,她睁开眼睛,凄惨一笑。

不,自己不会在相信爱情了。

她走到窗边,不顾身上的伤痛,手脚并用爬了出去。

林悠然最后看了眼地面,眼睛一闭,放开了手!  

第7章 离开

7 离开

摔到地上的那一刹那林悠然尽量蜷缩在一起,十米多的高度不至于将人摔死,但足以让人摔伤。

林悠然觉得自己整个肺腑都被摔了出来,她大口呼吸着确认身体无虞,却在脚掌落地的瞬间感到一股钻心的疼!

她看了眼脚腕,听见房里传来动静,林悠然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一瘸一拐跑出了欧阳盛的别墅!

欧阳盛似乎从未想过林悠然会从这里逃跑,整栋房子没有加以保镖。林悠然这次逃跑称得上顺利,可偌大的别墅区却让她无处可去。凉风一阵阵吹,林悠然整个人昏昏沉沉,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

跑到一个欧阳盛找不到的地方……

可一个受了重伤的女人又能跑到哪去?足足走了十多分钟,林悠然也没走出别墅群。

树影婆娑,本来为绿化而存在的树木如今看上去阴森无比。

“谁在那里!”

伴随着手电筒的光线,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林悠然被这声音吓了一跳,更被手电筒照的睁不开眼。

“疑?你不是……”

反应过来是别墅区的保安,林悠然强装镇定道:“我是A8-1的住户。”

这里的保安都是记忆力极强的,很快便变得恭敬,道:“林小姐对吧?您怎么……怎么……”

保安一时找不出形容词。

“我刚刚扭了脚,准备去医院。”林悠然睁眼睛说瞎话道:“你方便帮我叫辆车吗?”

为什么不开自己家的车?保镖心里的疑惑一闪而过,幸而欧阳盛没有泄露出家丑,保镖仍认为林悠然是这里的住户。他开着巡逻电瓶车将林悠然送到了门口,又为她叫来了辆车。

全程,林悠然表情十分正常,除了身上狼狈一点,让人看不出异样。

可一上车,她就顿时像变了个人一样,催促着司机,道:“师傅!去佑安医院!快!”

司机不明其他,医院又是个敏感的地方,他以为乘客家里有什么事,开足了马力往佑安走。

随着街边的景象越来越熟悉,林悠然也渐渐放松了警惕。

欧阳盛……想起来心脏的部位仍会疼,但是离开他的决心在林悠然脑中已经占了上风。她此番前往佑安,只想和一直照顾她的崔医生道别,顺便拿走宝宝的东西……

车子很快停了下来,林悠然从口袋拿了钱给司机。那钱还是之前去电影院崔明给她的,没想到花在了这种地方。

林悠然苦笑,熟门熟路从医院上了楼,直奔顶层。

自己被欧阳盛掳走这一天一夜,还不知道崔明怎么焦急呢!这么想着,林悠然心中多出了几分愧疚。她快步走到崔明办公室门前,听里面传来影影绰绰的声音。

“还没找到?必须找!一定要给我找到了!”

林悠然抬起手敲了敲门,里面瞬间安静,过了几秒,才传来崔医生温和的声音:“进。”

林悠然推门而入。

那一瞬间,崔明的表情变得十分古怪。

然而镜片遮掩了他眼中的古怪,崔明三两步上前,瞪大眼睛道:“悠然?”

“崔医生……”林悠然站在那里道。

崔明突然一把上前握住了林悠然的手,道:“你去了哪里!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那眼里的焦急不似作伪,林悠然心里顿时被歉意所充满,她道:“对不起……”

“不!”崔明摇着头,定定看着林悠然,一副情深的样子:“你永远不用跟我说对不起。”

林悠然躲开了崔明的视线,却发现医生正紧紧握着她的手。

崔明也意识到了,他立刻松开,道:“抱歉。”

林悠然深吸着气。

崔明却道:“悠然……有些话我想对你说。”

林悠然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紧张地看着崔明。

“悠然……我……”

“崔医生!”林悠然突然打断了崔明的话,道:“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

崔明一怔,然后道:“你说。”

林悠然不敢直视崔明的眼睛,只是道:“我想离开这里……崔医生能帮我买一张车票吗?”

过了良久,她听到崔明低沉道:“好。”

林悠然逃避的后退几步,鼓起勇气笑了一下,道:“这些日子谢谢崔医生了,等我安定下来……一定会好好报答崔医生的。”

崔明苦笑道:“悠然,你知道的,我不要你的报答。”

林悠然看着崔明。

医生身上充满着儒雅的味道,他是一个温柔体贴的人。他从不问林悠然的过去,只一味的对她好。

可惜,自己配不上他的好。

林悠然发现,离开欧阳盛的她,已经失去了爱人的能力。

第8章 再一次相遇 (上)

8 再一次相遇 (上)

告别崔医生后,林悠然回到了自己的病房。

病房里的一切都没变,她从欧阳家带出来的包还放在角落。林悠然拿出里面的婴儿衣服,温柔的抚摸着。

她怔了良久,又叹了口气,将衣服叠好放进包里。然而当她的手摸进包中的时候,突然碰到了什么东西。

林悠然拿出,发现那竟然是个指甲盖大小的U盘。

她皱眉,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关键点。

敲门声传来,林悠然顺手将U盘放回了包里,然后走过去开门。

崔明穿着白大褂,手里拿着消炎药,温声道:“我想你需要这个。”

林悠然急忙说谢,崔明又道:“需要……护士给你处理一下吗?”

林悠然顺着崔明的视线低头看,发现是自己领口露出的伤痕。她不自在的将衣服往上拉了拉,显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道:“不用了,谢谢。”

崔明似乎没有想走的意思,他想说什么,却最终没说出口。

林悠然勉强一笑,道:“很晚了。”

崔明如梦初醒,神色复杂看着林悠然,点了点头,道:“给你定了早上七点去G市的车票,早点休息,明天六点我送你过去。”

一想到马上就要离开了,林悠然心里放松了不少,脸上也出现了几抹轻松。

她与崔明互道晚安,崔明突然问道:“他对你不好吗?”

林悠然愣住。

崔明好像也没指望林悠然回答,看了她一会,便转身离去。

林悠然关门,静静躺在了床上。

欧阳盛对自己不好吗?

曾经是顶好顶好的。

就算两人如今已经成了这幅样子,也不能否认欧阳盛对自己的好。

这一晚,林悠然做了个光怪陆离的梦。

她梦到与欧阳盛一起跳舞,欧阳盛挽着她的腰,在众人面前给了她一个吻。

那是多久之前发生的事情了呢?不记得了。

林悠然在睡梦之中,而欧阳盛则在夜场买醉。

男人英俊多金的外形吸引了形形色色的人,衣着暴露的妹子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手里端着一杯血红的酒,道:“这不是欧阳少爷吗!好久不见了!”

欧阳盛很少来这种地方,每次出现都是一场传说。自他将这里的台柱子带走之后,江湖更是不见他的身影。

而此时,大家纷纷嗅到了某种机会的味道。

“欧阳少爷,”妹子娇笑道:“早就听说欧阳少爷的盛名,一起喝一杯?”

欧阳盛依旧在独自喝酒。

妹子见欧阳盛没反应,迈着大胸脯往他跟前凑了凑,欧阳盛却突然放下酒杯,冷冰冰看着妹子。

“滚。”

他道。

这话一出,妹子的脸顿时一白。

欧阳盛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嘈杂的酒吧中,穿着粉嫩公主裙的安沫显得格格不入,她左顾右看着,分明在寻找什么。

有着浑身刺青的大汉色眯眯看着安沫,上前轻浮道:“哟,这是哪家的小妹妹啊?”

安沫脸上厌恶的神情一闪而过,转身便走。

那大汉却极不长眼,一只手搭在了安沫的肩膀上。安沫刚要发火,却突然看到了什么,神情一变,做出楚楚可怜怕得要死的表情。

“你要干什么!盛哥哥!盛哥哥救命!”

卡座里的欧阳盛抬起眼,就看见了这一幕。

安沫楚楚可怜,一双大眼睛里噙满了泪水。这本是能让人心生怜惜的画面,可欧阳盛心中不知为何升起一股烦躁。

安沫发出凄惨的尖叫,欧阳盛从座位上站起来,走过去恶狠狠一拳砸到了大汉脸上!

此时,似乎只有暴力能让他冷静!

安沫眼中闪过一丝兴奋的光,就是这样,拖住欧阳盛,拖住盛哥哥!让他无法顾忌到那个讨厌的女人!

小说

现代女外交官穿越到古代小白菜

2021-1-3 9:21:14

小说

肥仔儿成了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2021-1-3 9:23:5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