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家太太的位置只能是她的。

“宋楚言,我怀孕了,萧家太太的位置迟早是我的!”,面对女人的耀武扬威,宋楚言轻蔑一笑,“等到你孩子能为你撑腰的时候再说吧。”,她疲于应付他的那些莺莺燕燕,同时她也清楚的知道萧家太太的位置只能是她的。,在她多次提出离婚之后,男人将她抵在墙上,语气霸道不容她反抗。,“宋楚言,这辈子你都休想离开萧家!”
萧家太太的位置只能是她的。插图

第1章 灵堂

两只白色蜡烛摆在最前面,摇摇曳曳着闪着微光,模糊地照着挂在黑纱上巨大“奠”字。

宋楚言跪在灵堂前,呆滞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吱呀”一声,紧闭的门扉被推开。

宋楚言转过头。

“哟,你就是少寒的妻子?”妖艳女子毫不礼貌地把宋楚言上下打量了一番,轻蔑一笑:“长得也不怎么样嘛!”

一袭火辣的低胸红裙在这黑白的灵堂里格外引人注意。

“今天我来,是为了告诉宋小姐,我有了少寒的孩子。往后啊,这宋家是谁的,还不一定呢”

女人咯咯的笑着,魅惑的引人发憷。

宋楚言冷冷地扫了她一眼,转身重新上了一炷香,这才以一种事不关己的语气,淡漠道:“那恭喜你了。”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宋楚言三百六十日都要用来应付萧少寒的这些莺莺燕燕。来来去去都是相同的戏码,萧少寒不累,她都觉得累了。

见宋楚言依然淡定自若,女人些许失落,转而又轻蔑的晃了晃手上的碧绿镯子:“宋小姐,你看看这个镯子,啧啧~,我只说了句好看,没想到少寒就真的在拍卖会上,把它买了下来,那个价钱~~呵,是你这辈子消费不起的吧。”

宋楚言低头扫视了一眼,女人腕间的镯子,不知道是哪朝哪代的珍品,在烛火下发着莹莹的绿光,一看就价值不菲。

“难得他也会送礼物讨人开心,”宋楚言抬头,嘴角一丝轻蔑:“不过养情人,确实要费心思些,毕竟正室坐得稳,他有恃无恐。”

“宋楚言!”女人终于按耐不住,怒吼了一声:

“我告诉你,就凭你这摸样,拿什么和我争!等我生下少寒的孩子,萧家,还会留你一个不会生的下贱胚子?”

“等那孩子能为你撑腰的时候再说吧。”宋楚言懒得与女人耍嘴皮子。看她气急了的摸样简直是哭笑不得。

“会有这么一天的,宋楚言,你好好等着!”女人气得跺脚,忿忿转身。

“对了,萧少寒有没有对你说过,你和一个人很像?”宋楚言看着女人的脸,那一双眼睛,和自己的有八分相似,和那个人,却有十分。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女人踩着高跟鞋转过身,一脸孤傲的俯视着依旧跪在地上的宋楚言。

“我们没有区别”一丝苦笑。注视良久宋楚言开了口。

那个,救过萧少寒,让萧少寒念念不忘了五年的人。

三日后

宋楚言走出灵堂。

一身疲惫的瘫软在床上。手机却滴滴的响了起来

“我在咖啡厅等你。”

胡乱的按下手机,宋楚言收拾了一下去赴莫染的约。

前后不过几分钟,打量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女人,莫染挑了挑眉:“有事吗?”

女人并没有理会,却是冲宋楚言道:“哟,原来你也会来咖啡厅啊?我以为萧少奶奶只会在家洗衣做饭呢!”

“说什么呢你!”莫染顿时急了,正要发作,却被宋楚言压下。

女人吹了吹自己新做的美甲,随后指了指窗外,眼带轻蔑,扬起的唇角满是得意。

“少寒知道我怀孕了,生怕我累着,特意买了辆车给我。正门外停着呢,少奶奶要不要上去坐坐?”

说完一阵嗤笑。

“这女人呐,就该好好收拾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也难怪连自己的丈夫都不愿意碰,因为脏啊~”

陈可清压低了声音,俯下身挑衅道。

话音未落

“刷——”

一杯咖啡尽数泼在女人脸上,随着女人一声尖叫,彻底晕花了她的妆。

“什么时候婊子也开始这么嚣张了,老娘就是看不惯了。千人骑的狗东西也开始妄想出头,谁给你的胆量,孩子?”

瞟了一眼那人的肚子:

“还不知是的是哪家的野种,这就要进萧家了?啧啧啧~~”

“不用理她,我们去酒吧”不想宋楚言被坏了心情,莫染转移着她的注意力。

是夜,灯红酒绿的氛围下,宋楚言不觉间已经微醺。

欢快震耳的音乐并没有让她觉得嘈杂,反而多了几分兴奋。

宋楚言不知何时跳上了舞台,扯下外套,展示着自己玲珑有致的身材,在一片口哨声中大跳热舞,丝毫不怯场,莫染也不禁拍手叫好。

在这片欢呼声与掌声的热浪中,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违和的走上了台,拦在宋楚言面前。

为首的男人抓住宋楚言的手腕,对上她迷茫的眼神,露出一丝淫笑:“美女,陪几位爷喝一杯?”

那张坑坑洼洼的脸让宋楚言阵阵犯恶,正欲挣扎,男人突然就被从人扯开,丢到了台下。

“放手”

宋楚言大惊,男人随即就搂上了她的腰。

凌厉的目光突然传来,宋楚言猛地一颤。

“滚!”

萧少寒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几人身后,一双俊美的脸在灯光的照射下冷俊而又令人发憷。

“我只说最后一遍。这个女人是我的。”

薄唇微启,一字一句却说的分外清楚。

壮汉相视一看,扫兴的将宋楚言一把推开,骂骂咧咧的走回了舞厅里。

第2章 你太脏了

冰冷的声音让宋楚言猛然一个激灵,酒也醒了大半。

对上萧少寒嗔怒的目光,不禁吞咽了下口水,有几分底气不足:“少……少寒?”

他居然也在这里?

还来不及后悔,手腕一痛,不由分说的就踉跄着被萧少寒拽下了台,径直走出酒吧。

“疼,你放开我!放开……”宋楚言拼命的挣扎,奈何对方并没有要放手的意思,“萧少寒!”

随着她一声怒喊,萧少寒终于甩开了她的手,眸中的怒火却没有丝毫消减。

他转过身,贴近宋楚言,这才注意到她只穿了一件吊带裙,肩膀裸露在外,领子低的惹人遐想,皱着眉头,萧少寒脱下了外套丢在她的身上,“穿上!”

宋楚言诧异,条件反射般的伸出手抓住下滑的外套,呆滞的盯着那件外套。

他什么时候会关心她了?

果然,下一秒,萧少寒就冷冷道:“别顶着和她相像的脸去做那些不知廉耻的事,你这样让我觉得恶心!”

少寒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宋楚言,我希望你清楚自己的身份!”

“身份?”宋楚言冷哧一声,冷嘲的笑问着:“你说的是什么身份?你萧少寒的太太?还是她的替身?”

“宋楚言,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萧少寒阴冷道。

“萧太太?不过是为了帮你应付老爷子罢了。你现在不是有更好的人选了吗?”

“什么?”萧少寒蹙眉,只当她在酒后胡说八道。

宋楚言却以为他在装糊涂,鄙夷的哼了一声,缓缓道:“非要我戳穿吗?那个女人不是都怀了你的孩子吗?仗着孩子,老爷子会接受她的。而且,她应该比我更像沈钰祁吧?”

“宋楚言!”一提到那个名字,就像是触到了萧少寒的逆鳞。她的名字几乎是从他牙缝中挤出来的。

此刻的萧少寒双目猩红,猛地推了她一把,一声闷响,宋楚言只觉得后背一阵钝痛,抵上冰凉的墙壁。

萧少寒捏住她的下巴,用威胁的语气提醒着:“你要是现在闭嘴我还可以给你一次后悔的机会。”

咫尺的距离,却没让宋楚言感觉到半分面红心跳的暧昧,因为她从萧少寒的眼里只看到了恨。

深入骨髓的恨!

似是酒精壮了胆,宋楚言继续咄咄逼人着:“对你来说,我跟外面那些女人没什么区别,都只是沈钰祁的替代品而已,你让我在家贤良淑德,自己还不是跟外面那些妖艳贱货纠缠不清?”

话音未落,咚的一声,萧少寒一拳砸在了她耳侧。

“你不是要区别吗?那我就告诉你!”他声音落下的同时,一阵布帛被撕裂的声音响起。

一股冷风灌入,刺痛着宋楚言的每一根神经。

下意识的想去遮挡,却被萧少寒牢牢抓住了手腕。

他身体的贴近让她慌了神,声音都带着哭腔:“不……不要……”

“放开我!萧少寒你混蛋……”在她的怒骂声中,萧少寒欺身而上,粗暴的堵上了她的唇。

她拼命的挣扎,用尽全身力气想要推开他,换来的只有萧少寒更为粗鲁的吻和啃噬……

就在萧少寒的手摸上腰间的皮带的时候,一声呼喊打断了他的动作。

“楚言?”莫染跌跌撞撞的从酒吧出来,她也是刚刚清醒几分,问了酒保才知道宋楚言被萧少寒带走了。

看着空荡无人的街道,莫染又退回了酒吧,口中囔囔着:“看来他们已经走了……”

眼看着唯一的救星莫染离开,宋楚言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在她的眼角有一滴泪缓缓滑下。

萧少寒放开捂住宋楚言口鼻的手,突然灌入的空气让她胃里一阵翻腾,她紧皱着眉头忍耐着痛苦,拼命的想压下阵阵恶心,可是耳旁萧少寒的讽刺同样刺激着她的神经。

终于,忍无可忍,她一把抓住萧少寒的手,“呕”的一声,将胃里的酒液残渣倒了出来。

“宋!楚!言!”

“嗯?”胃部传来的阵阵绞痛和酒精的麻痹让宋楚言的头脑再次陷入昏沉,只是凭本能哼了一声,身子不由自主的蹲下来,手死死抵在胃部。

突然肩上一凉,抬起头,萧少寒拿回了披在她身上那件西装正擦着他自己袖子上的污秽。

宋楚言不禁自嘲一笑,果然,他还是嫌弃她的。

下一瞬,那件外套被再次丢入她怀中,萧少寒蹲下身,他将袖子松松挽起,露出干净的手臂,看向她的目光只剩冷然与嫌弃。

“你知道为什么我愿意碰外面那些女人也不愿意碰你吗?”萧少寒慢慢直起身,宋楚言看到的只有他一尘不染的皮鞋。

他的声音从上方乍响:“你和她们是有区别的。至少,那些女人要比你干净的多!无论是身体,还是心!”

那双皮鞋转了方向,脚步声也渐渐远去。

回荡在宋楚言耳边的只剩下他临走前留下的那句话——

“宋楚言,你太脏……”

第3章 莺燕成群

瑟瑟夜风中,宋楚言裹紧了身上的外套。慢慢吞吞的走到路边。

刺眼的车灯突然一亮,宋楚言本能的伸手挡住了眼睛。

熟悉的车型让她狐疑不定,直到车窗慢慢摇下,萧少寒冷然命令道:“上车!别在这儿给我丢人!”

犹豫不决中,宋楚言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谁允许你坐副驾驶了?后面去!”

宋楚言猛地一怔,随即握了握手,又缓缓移动到了后门。

车子在老宅停了下来。

“下车!”男人冷言道。

这个时间,萧家老爷子早已休息了,也正因如此,宋楚言紧绷的身体在进入房间的那一刻松懈下来。

只是下一秒,一套睡衣就迎面丢了过来。

“去洗洗!别脏了我的地板!”毫不意外的,是萧少寒厌恶的神情。

水从头顶缓缓淋下,宋楚言才真正清醒过来。回想今夜的种种,只觉得太阳穴都在隐隐作痛。

擦着湿淋淋的头发走出来,却见萧少寒已经躺在了床上。

环顾着整个房间,确实只有一张双人床,甚至连个沙发都没有。他在搞什么?

“你也睡这间?那我睡哪儿?”宋楚言皱了皱眉头

指了指柜子,萧少寒淡淡道:“从柜子里找被子,睡地下。”

“什么?”宋楚言急了。

“愿意睡你自己睡,我去别的房间睡!”宋楚言愤然转身,直接就朝门口走去,没有一丝的犹豫。

只是手还没碰到门把就被一股大力扯了回去。一个踉跄,天旋地转间就被压在了门上。眼前,是萧少寒充斥着不悦的五官。

他质问道:“夫妻两人分房睡,你是担心老爷子不知道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婚姻吗?”

“你怕了?我们本来就有名无实。”

“哦?只是我怕萧少奶奶面上无光啊!”

萧少寒压下被挑起的怒火,冷哧了一声,嘲讽道:“一个女人结婚两年都没被自己的丈夫碰过,而她的丈夫在外面莺燕成群,你觉得会是谁更难堪?”

“你!”宋楚言被气的说不出话来,竖起手指指向他,“你威胁我?”

萧少寒冷笑,手抓住她的手指,慢慢折了回去,故作漫不经心的缓缓道:“像老爷子那么古板的人,若是让他知道你一个有妇之夫还去酒吧大跳热舞,你猜,会怎么样?”

“萧少寒!”宋楚言恨得牙痒。

“决定权在你。”

宋楚言用力推开他,忿忿然走到柜子前,拉开柜子,翻出一套被褥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这一夜,睡得并不安稳,除了烂七八糟的梦之外,宋楚言总是觉的冷。

意识混沌间,恍惚扯到了一个被角,宋楚言本能的爬上床,顺着那个被角朝被子里面钻去。

触碰到一片温热,让她贪婪地再次靠近,最后整个人都紧紧抱住那片温暖。

萧少寒是被勒醒的,拧眉睁开眼,朦胧间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庞。

他不禁轻唤出声:“钰祁!”

他惊喜的声音打扰到了怀中人的安稳,她不悦的哼了一声,微微张开了眼。萧少寒只当自己在做梦,欣喜若狂时紧紧将人拥在怀里,亲吻着她的额头,满心都是失而复得的欣喜。

“嗯……痒……”

这不大不小的一声嘤咛让萧少寒胸口一热,再也把持不住,牢牢地吻上那不安分的薄唇。

一夜沉沦……

清晨,天刚朦胧亮。就听见萧少寒一声怒吼。

“起来!把话给我说清楚!”

耳边是暴躁的斥骂声,扰的宋楚言心烦意乱,哪里还睡得着?

一脸不爽的睁开眼,看清萧少寒那张冷峻中带着愤怒的脸,猛然一个激灵,翻然坐起。

低下头,看到被子里未着寸缕的身子,宋楚言心咯噔一下。

“这……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看到她一脸的无辜,萧少寒冷哼了一声,“你心里不应该很清楚吗?昨晚在酒吧外还口口声声嚷着让我别碰你,回到家却主动往我床上爬。你故作矜持的演技还真是出色!”

“我……”宋楚言百口莫辩,暗暗攥紧了被角,选择沉默。

“宋楚言,你别以为顶着这样一张脸就可以为所欲为!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忍耐力!”

他松开手,恨恨的瞪了她一眼,用冷冰冰的言语提醒着:“别忘了,你连做替代品都不够格!你永远代替不了她!”

一声冷笑,无力又自嘲。

浑身的酸痛感让宋楚言倍感不适,撑起身子下了床,用浴巾将自己裹得严实,才迈着虚浮的脚步走进浴室。

萧少寒见状正欲发作,却瞥见床单上的那片猩红,猛然一怔。

再次出来已是半小时后,收拾好自己,宋楚言刚走下楼梯,就看到姑母坐在客厅里,转身刚想上楼,却听姑母尖酸刻薄的嗓音从身后响起。

“哟,什么时候这么没规矩了?看到我这个做长辈的连声招呼都不打?”

硬着头皮转过身,牵起嘴角,宋楚言赔笑着:“姑姑您这说的是哪里话,我只是突然想起有东西落在房间里了。”

对于她的解释,姑母自然是不屑的,看了一眼时间,轻哧了一声:“呵,你醒的还真是够早的啊,再晚一会儿就可以直接吃午饭了。真当自己是这个家里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呢?”

“噢,不对!”突然想到什么,姑母的目光落在坐在对面的女儿靳嘉身上,讽刺一笑,“靳嘉啊,你看到了吗?作为萧家的大小姐,你睡个懒觉都会被老爷子骂,可人家可是睡到晌午起来都没关系。”

姑母的故意挑拨让靳嘉看向宋楚言的眼神都变了,被她这样盯着,宋楚言只有满心的无奈。

“姑姑您太抬举我了,我这不是昨晚和少寒回来的比较晚嘛!晚点会去向老爷子请罪的。”

“不用了,嫂子。”靳嘉盈盈笑着站起身,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突然如此热情倒是让宋楚言有些不习惯。

“大嫂昨晚伺候大哥一定很辛苦吧?老爷子不会怪罪的。毕竟他还等着你给萧家添一个大胖孙子呢!”

听到靳嘉的话,宋楚言刚勉强扯出的笑容就僵在了嘴角。

说着,姑母的视线停留在宋楚言平坦的小腹上,故作漫不经心道:“两年的时间连个孩子都怀不上,若不是我亲眼看到陈可清怀了我们少寒的孩子,还真以为有问题的是我们少寒呢!”

第4章 好久不见

陈可清?那个在阿悄灵堂里向她挑衅的女人?

宋楚言面不改色,上扬的嘴角带着几分嘲弄,:“孩子还没生下来,谁知道那女人怀的到底是谁的种。”

一句话惹恼了姑母,姑母一掌趴在茶几上,怒指着她。

“自己怀不上孩子就去嫉妒别人,你这个女人真是歹毒!”

“大早上的嚷嚷什么呢?”清冷的声音盖过了姑母的指责,宋楚言慢慢回过头,看到萧少寒就站在自己身后,身子不由颤了一颤。

“姑姑对我和楚言的事似乎很上心啊?”萧少寒一阵嘲讽。

闻言,姑母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尴尬。忙解释道:“少寒啊,我也是为了你好。要不然还是带她去医院查查……”

“不必了。”萧少寒打断姑母的话,“她没问题,是我还不想要孩子。”

萧少寒故意将宋楚言拉进怀中,一个大力,宋楚言就跌落进了他的胸膛。男人嘴角一丝玩味,将她带出萧家。

餐厅里。

宋楚言戳着碗里的面,并没有什么食欲。

“萧少寒,我们离婚吧?”

萧少寒的手蓦然一顿,倏然抬起头。

“姑母说的对,老爷子催着抱孙子呢。刚好那个陈可清怀孕了,你完全可以趁这个机会顺理成章的把她接进来。”

“你在吃醋?”萧少寒玩味的打量着她,并没有回应离婚这件事。

对上萧少寒打量的目光,宋楚言无奈的扶额,语气平淡的没有一丝波澜,“我这是为了成全你们。离婚吧,就当是放过我。”

萧少寒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冷眼看向她,“放过你?除非你死了。”

“萧少寒,你扪心自问,沈钰祁真的是我逼死的吗?归根结底还不是你不够坚定?就算我有责任,我欠你们萧家的,这两年的时间也该还清了”

面对她的质问,萧少寒没有半点心虚,面色淡然道:“还不还得清不是你说了算的。”

“萧少寒,你折磨我的同时你自己真的快乐吗?放过我吧。”

萧少寒神色淡漠的瞥了她一眼,手指在桌面轻敲,提醒了一句:“别忘了你当初同意嫁给我是为了什么,现在我依然是你们宋氏最大的股东。”

徐徐站起身,面无表情的整理着西装,“还要离婚吗,萧太太?”

说完,看都不再看她一眼,转身离开。

宋楚言的脸色已经一阵青白,萧少寒成功戳中她的软肋,让她连挣扎的资格都没有。

“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就先走了。”萧少寒摆明了已没什么胃口。随意的丢下餐布,转身就要走。

“萧少寒,你给我回来!”宋楚言见状些许恼怒。

“小姐,很抱歉,您的账单麻烦结一下。”

看着面带微笑的服务员,宋楚言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萧少寒没有买单。

可是,自己今天被少寒拉着出来并没有带钱包啊

冲服务员尴尬一笑,宋楚言底气不足的试探着:“额……你们这儿能抵押吗?或者借我打个电话?”

“不用麻烦了,我来替她付吧!”熟悉的声音传来。

转过身去道谢,可看到面前的男人,宋楚言不禁大惊道:

“陆云帆?”

他不是出国了吗?

“这么久没见,过得还好吗?”陆云帆温暖的笑着,亦如五年前。

“挺好。”宋楚言答。

在这段对话之后,两人都像是没了话题,面面相觑,却又无话可说。

轻咳了一声,宋楚言扯出一个礼貌的微笑,打破了这场尴尬:“今天谢谢你了,我还要去上班,先走一步了。”

刚迈开步,手腕就被拉住,心跳停了两拍。

“我送你吧。”

面对陆云帆的好意,宋楚言心里只有惊慌。她不动声色的抽出手,毫不犹豫的拒绝着:“不用了,我们公司很近的。后会有期!”

留下这样一句客套话,宋楚言几乎是逃出了餐厅。

一回到公司就接到了萧少寒的电话。

“来我办公室一趟。”

言简意赅,没有多余的废话。

走进电梯,刚关上的电梯门又被人打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好巧,又见面了。”

熟悉的声音,客套的打招呼。宋楚言僵硬的转过头,惊诧的看着就站在自己身侧的陆云帆。

“你······怎么会在这里?”宋楚言惊讶的结巴道。

“你有男朋友了?。”

看着宋楚言的戒指,陆云帆狐疑的询问着。

她扬起手,晃了晃无名指上的戒指,淡淡道:“我已经结婚了。”

陆云帆勾起的嘴角,笑得既失落又勉强。

恰时,电梯门缓缓打开,门外的秘书看到陆云帆,立刻恭敬的鞠了一躬。

宋楚言愕然看着秘书向陆云帆伸出手,只听秘书谦和的问候着:“陆总,好久不见,我们萧总就在办公室等您。”

第5章 不怀你孩子

原来最近公司疯传的和萧氏合作的大客户是陆远帆?

还处在这突如其来的惊愕中没有回过神来,只听到一声“小心”,宋楚言被人拉了一下,可还是和行色匆忙的同事撞到,滚烫的咖啡洒了她满身。

“对不起对不起,咖啡太烫我没注意……”

听到同事再三的道歉,宋楚言终于回过神来,同时看到陆云帆的手还抓着她的手臂。

不动声色的甩开他的手,宋楚言接过秘书递过来的纸巾擦着衬衫的咖啡,同时安抚着正慌张的像自己连连道歉的同事:“没事没事,是我自己不小心……”

看着衬衫上硕大一片的咖啡渍,宋楚言苦恼的皱了眉头,这时,一件外套贴心的披在了她肩上。

抬起头,错愕的对上陆云帆的目光,他冲她温柔一笑,“先遮一下,快去处理一下吧。”

宋楚言点头,正想走,却见萧少寒走过来,当即顿住了脚步。

淡淡瞥了她一眼,萧少寒冲陆云帆礼貌的伸出手,“真是抱歉,让陆总见笑了。”

“萧总客气了。”陆远帆伸手回握,目光却不自然的落在一旁的宋楚言身上。

这些小动作都被萧少寒看在眼里,眸中添了几许冷然。

他对秘书吩咐着:“带陆总去会客厅,我马上过去。”

“陆总,请!”

看着陆云帆随着秘书离开,萧少寒的脸色刹那间沉了一下去。

扫了一眼傻站在一旁不知所错的员工,厉声呵斥着:“倒杯咖啡都倒不明白,自己去人事部领工资走人!”

随后,凌厉的目光落在宋楚言身上,“你,来我办公室。”

宋楚言已经预感到暴风雨的腥味,却也只能认命的跟在他身后,一前一后走进办公室。

刚关上门,一个袋子就飞了过来。

宋楚言本能接下,打开一看,是一件男款衬衫。

“去换了!别穿着别的男人的衣服让我看着碍眼!”萧少寒语气中透着不容违抗的命令,看向宋楚言的眼神夹杂着几分厌恶。

宋楚言倒是习以为常,歪了歪嘴角,讽刺道:“你那么在意我穿着别的男人的衣服,这会让我误会你吃醋了。”

“宋楚言!”萧少寒丢给她一记冷冽的眼神,“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

他的这句提醒宋楚言都快听腻了,无谓的耸耸肩,打算离开,却再次被叫住。

“等等!”

看到他伸出的手,宋楚言走过去,接过,看到上面的字,哧了一声。

避孕药?他还真是有心了。

“吃了,别给我找麻烦!”萧少寒冷冷地命令着。

宋楚言没有抗拒,当着他的面,打开药盒,生吞了两片药下去。

萧少寒的眼神微诧,但也是转瞬即逝。

宋楚言冷笑道:“放心,就算是怀孕我也不会怀上你的孩子。”

看着她大步离开办公室,萧少寒心里莫名腾升起一股火气。

会客厅里,萧少寒潇洒的在合作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随后交给秘书,站起身,再次和陆云帆握手,“陆总,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陆云帆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在萧少寒无名指的戒指上,那枚戒指很眼熟。

他不禁一笑,故作无意的问道:“萧总结婚了?”

“是啊!”萧少寒毫不回避的承认着,摸上手上的戒指,满脸笑意:“我太太您刚刚也见过了,我们感情很好。”

没想到萧少寒会这么主动地提起自己的婚姻状况,陆云帆暗讽道:“哦?是吗?。”

萧少寒看了秘书一眼,秘书顿时领会。

“陆总,我送您。”

刚拉开会客厅的门,就撞见了换好衣服的宋楚言,打量着她身上那件男士衬衫,陆云帆微微眯了眯眼。

没想到会这么巧,宋楚言愣了两秒回过神来,将外套递还给陆云帆,不忘道谢着:“今天谢谢你了。”

“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你太客气了。”陆云帆刻意提高了声调,让会客厅里面的萧少寒听个清楚。

直到看着陆云帆走进电梯,宋楚言才总算松了口气,却在转身撞上了萧少寒。

看到他手里捧着的一摞文件夹,宋楚言还来不及问,这些文件就被交付到自己手中。

随后响起萧少寒的吩咐:“把这些资料记载存档。一旦出现差错,扣你这个月奖金!”说完砰然关上门,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惊诧于任务的繁重,宋楚言并没有注意到,萧少寒淡漠的声音中掺杂了一丝醋意。

宋楚言认真的将那些资料记载存档,不觉间就忙到了深夜。

正打算去冲杯咖啡,刚站起身,突然陷入一片黑暗——停电了。

她本能的握紧了手机,慌乱的打开手电筒,看到一丝光亮,她急促的心跳才渐渐平缓。

第6章 锁在公司

凭借着手电筒的光摸索着下楼,到了一楼才发现公司的大门被锁住了,她根本出不去。

焦急间,想要拨通萧少寒的号码,但只是一瞬间她便冷静下来。

回到主菜单界面,倚靠着手机微弱的光,蹲在了门口。数着秒数度过这煎熬的一夜。

在次日清晨保安为她打开门的一刻,她听保安嘟囔着:“昨天萧总明明说公司已经没人了啊……”

萧少寒?!

宋楚言心惊,她原本以为这只是场意外,现在看来,似乎跟萧少寒脱不了干系。

回到家,直接冲进萧少寒的书房,宋楚言怒然质问着:“是你故意的对不对?你明明知道我怕黑还把我锁在公司里……”

“你怕黑?那少卿就不怕吗?”萧少寒打断她的质问,目光森寒,“就是因为你,他在黑暗中睡了一年多,现在还躺在病床上!”

听到萧少卿的名字,宋楚言胸口一窒。

当年她和萧少寒新婚不久,脾气还很急,受不得一点委屈。

一夜和萧少寒大吵一架之后,一个人跑去酒吧喝酒,喝得酩酊大醉也不肯回家。

那天去酒吧接她的,是萧少卿。

那晚,为了救跑到马路中央撒酒疯的她,萧少卿出了车祸。

看到他飞出几米后跌落在地上,宋楚言瞬间醒了酒,只是一切都晚了。

因为她的任性,害的萧少卿倒在血泊中,虽然抢救及时,可萧少卿却再也没有醒过来。

也是从那一夜之后,宋楚言性格大变,无论萧少寒做出多么过分的举动,说出多么难听的话,她的情绪都不会起一丝波澜。

宋楚言身形一晃,后退两步跌坐在椅子上,两侧的手不自觉的握住了椅子把手,五指泛白。

整个萧家,她最对不起的人,就是萧少卿。

过了很久,她才在沉默中开口:“他的情况……有没有好转?”

“好转?”萧少寒冷眼看向她,“他为了救你像个活死人一样躺在那里,而你却连看都没去看过他。”

“我……”宋楚言想解释,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沉默了片刻,她咬了咬下唇,缓缓抬起头,对上萧少寒冷漠的目光:“我想去看看他。”

跟着萧少寒来到医院,在病房外,宋楚言抬起的手蓦然顿住。

下一秒,病房门被萧少寒先一步推开。他退到她身后,在她耳边压低声音道:“别敢做不敢当。”

宋楚言看了他一眼,深呼了一口气,终于挪动脚步,迈进了病房。

可是她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力,当看到病床上脸色惨白,还插着呼吸器的萧少卿,宋楚言的心口像是被猛地扎了一刀,疼得她说不出话来,疼得她红了眼圈。

“宋楚言,为什么躺在这儿的那个人不是你?”萧少寒吐出这样冰冷的话,话语间都透着他对宋楚言深深的恨意。

他的眉眼间都写着隐忍,低哑的声音反问着:“少卿为什么要救你?你根本就不值得。”

“是我对不起少卿。”没有逃避,宋楚言目不转睛的盯着萧少卿,那句“对不起”也是说给他听的。

听到她的道歉,萧少寒冷哼一声,没有丝毫动容。

“宋楚言,在少卿没有醒来之前,你永远都别妄想离开萧家!”说完,漠然离开,连背影都是冷漠的。

宋楚言走到萧少卿的病床前,静静看着他,口中喃喃着:“他说的对,少卿,我真的不值得让你豁出命来救。”

话音落,她的嘴角勾起一抹苦涩,脸颊有温热的泪滑下。

萧少寒并没有等她,而是径自开车回了公司。宋楚言随手拦了一辆车,回到萧少寒的别墅。

刚进门,就见保姆一脸为难,随后便听到客厅传来爽朗的笑声,当即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走到客厅,看到笑得眼睛都没了的靳嘉,以及她身边同样面带笑意的陈可清,立刻斥责着保姆:“怎么回事?家里是什么外人都能放进来的吗?”

“宋楚言!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闻声,靳嘉见宋楚言回来,顿时不满的站起身。

“我是少寒哥的妹妹。”她又指了指陈可清,“可清又怀了少寒哥的孩子,你说谁是外人?”

宋楚言哧了一声,好笑的看向她们两个:“这里是我和萧少寒的家,除了我和萧少寒之外,其他的都是外人!”

“你……”靳嘉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仅凭借着杀人的目光怒视着宋楚言。

第7章 婚纱照

宋楚言浑然不介意,无意间看到陈可清手里的相片——那是她和萧少寒的婚纱照。

察觉到她的视线盯着自己手中的照片,陈可清挑起眉毛,轻蔑一笑,“这婚纱照拍的倒是蛮有水平的,只是这照片上的新娘拉低了整张照片的水准。”

她挑衅的看了一眼宋楚言,继续说道:“将来我和少寒拍婚纱照的时候一定要让少寒给我买全世界最好看的婚纱。”

听着陈可清充满臆想的言词,宋楚言忍俊不禁,“自己幻想的蛮美好的,可惜你等不到那一天。”

“宋楚言!你别太猖狂!”在吼出这句话后,陈可清突然变了脸色,捂着肚子坐在沙发上,一脸的痛苦。

见她这样,靳嘉急了,将责任都推到宋楚言身上。

“可清怀的可是少寒哥的孩子,你这样气她,如果少寒哥的孩子出了什么差错你担当的起吗?你该不会自己怀不上孩子就想害别人的孩子吧?”

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的配合,宋楚言无奈的一声轻笑,还真是锅从天上来啊!碰瓷碰到她家里来了。

看都不看她们一眼,直接吩咐着保姆:“送客,顺便给陈小姐叫辆救护车。可别流产了,我嫌晦气!”说完,转身上楼。

刚踏上楼梯,就听陈可清咬牙切齿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宋楚言,你别嚣张,我怀着少寒的孩子,早晚有一天这个家的女主人是我!”

“就是!嫂子,我哥那么疼你,一定会娶你的!”

听着靳嘉在一旁帮腔,宋楚言只是觉得好笑,同时也感叹陈可清的勇气不小。

回过身,扯出一个淡然的微笑,提醒着靳嘉:“和你哥领结婚证的人是我,你的嫂子也只有我一个。除非我提出离婚,否则你哥不可能让我离开萧家,那陈小姐也就成为不了你的嫂子。”

说话间,目光移到陈可清身上,“偏巧我还没有离婚的打算,如果你不介意你的孩子成为私生子,大可以把他生下来。”

宋楚言的话让陈可清的脸色一阵青白,撑着沙发慢慢站起来,哪还有半分虚弱的样子。

“宋楚言,咱们走着瞧!”

她在宋楚言眼里根本就算不上威胁,扯出一个微笑,淡道:“慢走不送。”

看着陈可清愤然跺着脚离开,宋楚言冷冷的抽动嘴角。想在她这儿撒野?她还嫩了点儿。

回到卧室,还没来得及换上家居服,房门就被撞开。

看到突然回来的萧少寒,宋楚言愣了愣。

他怎么回来了?该不会是靳嘉给他打电话了吧?那他的动作未免也太快了点儿吧?

正要开口,手腕突然被他抓住,不由分说的就被他扯了出去。

“你干嘛?你要带我去哪儿?”被萧少寒这般拉扯出家门,刚发问就被他塞到了车里。

看着自己坐在副驾驶上,宋楚言不禁嘀咕了一句:“这是你自己让我坐在副驾驶上的,别过后又跟我发脾气。”

萧少寒上了车,扣上安全带,冷冷吐出三个字:“回老宅。”

刚进老宅的门,就感觉到一股让人无法喘息的压抑。

客厅里,姑母和靳嘉都在,老爷子更是沉着脸坐在沙发上,全然安寂,让宋楚言不由得连呼吸声都放轻。

率先打破沉默的还是萧少寒,他恭敬的冲萧老爷子颔首问候着:“爷爷。”

宋楚言也跟着欠了欠身,却并没有说话。

见老爷子沉着脸没有应声,姑母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还真是没想到啊,别人口中的大家闺秀私生活却一点都不干净。”

这话听得宋楚言云里雾里,狐疑间,靳嘉将手机递给萧少寒,口中还挑拨着:“哥,你看,这个女人背着你跟别的男人吃饭。”

姑母也在身旁拱火着:“是啊,都是有夫之妇了,还这么不知检点。”

宋楚言并不在意她们说什么,目光牢牢盯着萧少寒手里的手机,在看到上面的照片时,脑子嗡的一下。

是那天在餐厅里,陆云帆帮她付钱被人偷拍的。而且角度很暧昧,怪不得会被拿来大做文章。

“楚言,到底是怎么回事?”萧老爷子也是大怒,这照片若是落到那些记者手里,指不定写出些什么难听的话来呢!

萧少寒看了神情愕然的宋楚言一眼,眉头不动声色的蹙起,又瞬间舒展。

将手机随意的扔到沙发上,萧少寒抢在宋楚言开口前语气平淡的解释着:“她确实去跟别的男人吃饭了。”

“什么?”老爷子一巴掌拍在茶几上,勃然大怒,“楚言,这个男人跟你什么关系?”

没想到萧少寒居然空口诬陷她,在老爷子的质问下,宋楚言也只有暗暗咬了咬嘴唇,应着头皮解释着:“我……”

第8章 大做文章

“这个男人是萧氏的客户。”宋楚言刚开口就被萧少寒打断,在她惊愕的目光下,萧少寒冷然移开目光,“楚言是公关部的,让他代表公司接待一下新客户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说着,看向靳嘉,低沉的声音中透着几分危险:“只是没想到有人会用这件事大做文章,还故意拍出这么暧昧的照片。”

被他这样盯着,靳嘉身子一颤,眼神闪躲着,不敢看他。

姑母虽然面色淡定,可是揪绞着沙发单的手还是暴露了她的心虚。

误会解释清楚,萧老爷子也松了口气,看向宋楚言的目光也温和的许多。

“原来是为了工作啊,是我误会了。楚言啊,是爷爷老糊涂了,你不会怪爷爷吧?”

“怎么会呢,爷爷,是我不好,让有心之心钻了空子。”宋楚言受宠若惊,说到最后,刻意看了靳嘉一眼,怎么偏巧这张照片就发到了靳嘉的手机上?

老爷子也突然想起什么,问着靳嘉:“对了,嘉嘉,这张照片是谁发给你的?这人显然居心不良啊!”

“我……我也不知道。”靳嘉有几分慌乱,撒谎着:“是匿名邮件……”

眼看着萧少寒对她起了怀疑,靳嘉忙站起身,“我累了,先回房了。”

看着仓皇离开的靳嘉,萧少寒微眯了眯眼,而萧老爷子也察觉到了什么,只是他们都没有说破。

折腾了这么一通,已经是深夜了,在萧老爷子的吩咐下,两人留在了老宅。

刚关上房门,一只手就搭在她肩上,扳过她的身子,抵上冰凉的门板。

“那张照片怎么回事?”

面对他的肃声质问,宋楚言一脸无奈与疲惫:“我解释了你会信吗?”

她的话让萧少寒一愣,压着她肩膀的力道稍稍轻了几分。

想到他刚刚为她解围,虽然明知道他只是为了不让老爷子发现他们的关系,但宋楚言还是感激他的。

哪怕此刻他不相信她说的话,还是出于礼貌解释着:“那天你走了之后,我发现我没带钱包,是他帮我付了账。仅此而已。”

“问完了吗?问完就放开我。”宋楚言的目光落在他抵着她肩膀的手上,她不喜欢这种被人审讯的感觉。

萧少寒动也没动,沉着脸继续逼问着:“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呵。”宋楚言轻哧了一声,好笑的看着他,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萧少寒,我不是你的奴隶,我没必要把我的一切行踪都告诉你吧?”

“你是名义上的萧太太。你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萧家。”

萧少寒慢慢放开她,看向她的眼神带着明显的警告:“这笔账先记下。以后离那个陆云帆远点!不然,我会让你、让你们宋家付出代价!”

冷冷看了她一眼,转身走进浴室。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宋楚言默默的从柜子里翻出被子铺在地上,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次日一早,急促的敲门声将宋楚言吵醒,当听到门外传来姑母的声音时,猛然一个激灵。

“上床!”萧少寒给她一个眼神,她慌张的爬上床,同时,萧少寒已经将地上的被子塞到了柜子里。

“少寒,我进来啦?”见房间里始终无人应答,姑母心中生疑,说话间,直接推门而入。

一进门就看到萧少寒伸着懒腰,宋楚言也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不禁一愣。

见此,萧少寒一记冷眼甩过去,微哑的声音带着无形的压力:“姑姑,作为长辈大早上的闯进我房间,这怕是不合规矩吧?”

萧少寒的森寒气场让姑母心里发虚,尴尬的笑了笑,为自己辩解着:“是老爷子……老爷子让我上来看看你们起了没,起了就快下去吃早饭。”

话音未落,姑母已经退了出去,声音渐渐飘远。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宋楚言坐到萧少寒身边,刚喝了两口粥,就听到老爷子轻咳了一声。

“楚言啊,你和少寒结婚也两年了,是不是该考虑要个孩子了?”

一句话,让宋楚言被粥呛到,剧烈的咳了两声,吓得老爷子忙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脸皮薄,但这件事就得我这个做爷爷的催你们。趁年轻,要个孩子吧。”

见宋楚言被呛咳的说不出话来,萧少寒皱了皱眉头。

他替她回答着:“爷爷,我们没打算要孩子。”

“混账话!”一听这话,老爷子登时怒了,手里的筷子也“啪”的一声撂在桌子上,“不要孩子,那萧家这么大的家业谁来继承?难道你要萧家在你这代断根不成?”

见势,姑母也随声附和着:“是啊,少寒啊,你可是萧家的独孙,怎么能不要孩子呢?”

“姑姑对我的事未免太过关系了吧?”丝毫不接受姑母所谓的“关心”,萧少寒冷声反问着。

小说

左靳南,情至深处,便成了毒

2021-1-3 9:14:21

小说

一次人为的设计,她从少女变为少妇。

2021-1-3 9:17:3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