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婉婉用了十分钟离开了顾九霄

四年婚姻,怀孕到阵痛生产,她都是一个人。,顾九霄跟她说,“离婚吧,她回来了。”,苏婉婉用了十分钟离开了顾家。,就连小宝也不肯留下,“臭男人,妈咪要抛弃你了,我们去流浪。”
苏婉婉用了十分钟离开了顾九霄

第1章 算计得逞

希尔顿大酒店,顶层vip套房。

林尽染缩在洗手间里面,从口袋里面拿出药瓶,颤抖着倒出五颗,全部吞到了肚子里面。

很快,她身体就燥热起来,从洗手间踉踉跄跄的跑出去,直奔大床上。

那儿,躺着她今晚费尽心思带上来的男人——时慕瑾。

传言整个A城最出色的男人,长相一流身高一流气质一流,偏偏对女人,也是冷淡到一流。

可就是这么个冷淡到极致的男人,手心里面有一个捧到天的女朋友。

林尽染想到那个被捧上天的女人,嘴角的冷意加深,顾雅楠当初爬上她父亲的床,逼死了她母亲,如今却还能成为整个A城最出色男人捧在手心里面的人,凭什么。

林尽染闭了闭眼睛,上前颤抖着手指解开了时慕瑾的衬衫扣子。她要从顾雅楠手里抢过这个男人,让她尝尝,被人抛弃和逼到绝望的滋味。

时慕瑾无辜吗?林尽染不知道,但,她赔上自己,时慕瑾这个男人绝对不会吃亏。

一颗、两颗、三颗、四颗……

每一个动作都被放慢了无数倍,林尽染知道,自己选了这条路,未来就不会平坦。

最后一颗扣子解开,她脱掉自己的上衣,俯身压了上去。

……

翌日,天空大亮,林尽染浑身酸疼,昨晚疯狂的那一幕浮现在脑海里面,她的药效过了,此刻多呆一分钟都觉得是窒息的。

照片昨晚都已经拍好了,她快速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故意忽略掉自己身上种种暧昧的痕迹。

眼泪大滴大滴的砸到地板上,林尽染以为自己不会痛了,可是没想到,她的心脏还是不可抑止的痛了起来。

“哗”的一声,她的手腕突然被人抓住,下一秒,就对上了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

时慕瑾醒了,他裸着上身,上前有一道道指甲划出的血痕,被子被他掀开,白色床单上一抹鲜红刺痛了他的眼睛。

“说,你是谁派来的。”

时慕瑾一开口,整个房间的气温瞬间下降了几分,只可惜,林尽染并不怕他。

林尽染勾勾嘴唇,已经把泪意统统逼了回去,妩媚的勾起嘴角,纤细的手指抚上时慕瑾紧紧绷成一条直线的嘴唇。

“时大少,你昨晚说了,会对我负责。”

“放屁。”时慕瑾用劲甩开林尽染的手,从不骂人的他,忍不住爆了粗口。

就算他昨晚被下了药,可他还是依稀记得一些细节,最深刻的,就是身下女人的柔软。

那种感觉一发不可收拾,让他食髓知味,也因此,昨晚折腾了这个女人很多次。

他从没碰过女人,却不想自己的第一次,竟被这样算计了。

“时大少,我先走了。”林尽染不会和时慕瑾过多纠缠,她的第一步计划已经达到,接下来,就该是去找其他人了。

林尽染低眉顺眼的穿好衣服,刚要离开,就被时慕瑾抓住肩膀,男人轻轻一提,就把她丢回了大床上。

“你以为,你走得了吗?”

时慕瑾俯身压下去,手指狠狠捏住林尽染白皙小巧的下巴,“敢在我头上算计的人,一般都活不过第二天。”

“可是我不一样。”林尽染挑眉,伸手一拉,就把时慕瑾给拉了下来,凑上自己的唇,却被男人狠狠甩开。

“下贱。”时慕瑾手指拿过手机,电话打了出去,没多久,时慕瑾的特助云醒就带着衣服上来了。

“去给我把昨晚整个酒店的监控调出来。”

“是,时少。”

云醒离开,时慕瑾转身压住了林尽染,修长的手指抬起女子小巧的下巴,一双眼睛里面燃烧着浓浓的怒火。

“谁给你的胆子。”

“你呀!”林尽染嘴角染上讥讽的笑:“时大少,昨晚可是你一直在要着人家的。”

第2章 后会有期

时慕瑾厌恶极了林尽染这种不知羞耻的模样,手指愈发用力,很快,林尽染白皙小巧的下巴上就被掐的红了。

林尽染不躲不逼,她目光瞟到床单的那抹红,心脏仿佛被刺痛了一下,只是很快,她就没感觉了。

她早就没心了,只是一个处女膜而已。

“时大少,你昨晚说,一定会对我负责。”林尽染加重了语气,眼睛眯起,嘴唇勾起一个妩媚的弧度,明明就是一副风尘女子的做派,偏偏那两个深深的酒味让她一点都不显得风尘,反而多了丝俏皮可爱的味道。

时慕瑾眸子里面仿佛要喷火,却还是耐着性子一点一点的摩挲着过林尽染的唇瓣。

“你凭什么以为,我被下药后的话做得了数。”

林尽染笑的更肆意了,“堂堂A城时家大少爷,向来一诺千金,说得出做得到,是多少人引以为傲的榜样,也是多少女人前仆后继的男神。”

“传言时家大少不近女色,我哪儿知道,昨晚的时少会那么疯狂和……热情呢!”

“不知羞耻。”时慕瑾狠狠甩开林尽染的脸颊,一股烦躁自心底深处浓浓蔓延,林尽染依旧笑得妩媚。

她穿着一身干净漂亮的休闲装,昨晚的衣服早就被撕碎了,看来,她倒是早有准备。

时慕瑾已经发了信息出去,让云醒彻底查一下这个女人,能对他下药成功并且勾到床上,显然这个女人没那么简单。

可两人清醒过来后,林尽染没给他提任何要求,不要钱不要权,只说他说过要对自己负责。

所以,这是把责任都推到他头上,以为一ye情,就能够作为要挟他的筹码了吗?

真是笑话。

林尽染踩着高跟鞋走到门口,转身冲着时慕瑾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时大少,我们后会有期,相信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出了酒店,林尽染强颜欢笑的笑才彻底的崩了下去,她以为自己不会哭,可是眼泪还是一颗一颗的往下掉。

紧紧捂住心脏的位置,她昨晚吃药太多,此刻脑袋里面隐隐作痛。从包里面摸出手机,打通了表姐陈静好的电话。

“姐,我现在出酒店了,你在哪儿?”

“我在夜一号酒吧。”

陈静好那边还算安静,林尽染挂断电话,开车直奔那儿就去。

进了夜一号,陈静好正在陪客户喝酒,这个客户很难缠,为了追回公司的尾款,陈静好已经追了大半个月了。

“尽染,这边。”

林尽染一进酒吧,陈静好就看到她了,林尽染脸色透着苍白,穿着高领的衣服,长袖长裤,跟这个炎热的夏天显得格格不入。

林尽染走上前,扯了扯嘴角,算是露出一个笑容。

“这位小姐是……”

袁得洪一看到林尽染,眼睛瞬间就瞪圆了,他见过太多美女,可是从没见过林尽染这样的。

林尽染看到男人看自己的眼神,心里暗暗“呸”了一口,可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冲着男人笑了笑。

“你好,我叫林尽染。”

男人马上伸出手,可林尽染伸出的手抚了一下额前的头发,巧妙的就避开了。

“林小姐,我是袁氏的老总,袁得洪。”袁得洪没占到便宜也不急,反正陈静好现在得求着他,只要他勾勾手指,还怕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吗?

第3章 你不能喝烈日美人

陈静好一眼就看穿袁得洪的想法,不停的使眼色让林尽染先离开,可林尽染不走,她知道袁得洪这个男人,A城一个半大公司的老总,最近正准备讨好时氏集团。直接打了个响指,给自己点了一杯烈日美人。

烈日美人是夜一号里面的招牌,一杯下肚,直接就可以倒下。

林尽染看了看袁得洪,最近的笑意愈发深邃,时慕瑾绝对不会允许别人染指他碰过的女人,她想知道,自己花高价打探的消息到底准不准确。

“尽染,你不能喝烈日美人。”陈静好伸手就拦住了酒保递过来的酒。

林尽染眼角微微上挑,眉梢上染上风情,“表姐,我难受。”

“难受也不能喝,你不能为了……把自己给白白搭进去。”

碍于有外人在,陈静好说话极其保留,但是她知道,林尽染一定听得懂。

林尽染嘴角勾起一抹讽刺,她现在除了能把自己搭进去,又还能剩下什么呢!

“林小姐好酒量,我陪你。”袁得洪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好机会,一杯烈日美人下肚,他完全就可以带走林尽染了。

看着林尽染肤白如瓷的脸蛋,那双琥珀色的眼眸极其漂亮,哪怕穿着长袖长裤,可还是遮挡不住她凹.凸有致的窈窕身材。

林尽染自然看得出袁得洪的目的,她也知道陈静好为了追回那笔尾款花了多少心思。

林尽染葱白如玉的手指端起酒杯,姿态优雅的摇晃了好几下:“袁总,明人不说暗话,你把尾款给我表姐结清,我就喝了这杯烈日美人。”

“那没问题。”

“不行。”

袁得洪和陈静好同时开口,“尽染,这是我自己的事,你不要插手。”

“陈小姐,你着这就不厚道了。”

林尽染嘴角扯了一下,目光已经瞟到从大门处进来的时慕瑾。时慕瑾也看到了她,只是男人冷若寒冰的眼神对她充满了恨意。

“袁总,我说话算话,你现在马上把钱划给我表姐的公司,我就喝。”

林尽染舌尖顺着杯沿慢慢添了一下,那个动作,一下让袁得洪整个身子都绷直了。

二话不说拿出手机,直接把所有尾款给划到了陈静好公司的账号。

公司财务第一时间收到信息,马上打了电话给陈静好。

陈静好挂断电话,脸色逐渐凝重,她从未想过,要让林尽染给自己出面。

林尽染果然说到做到,在陈静好挂断电话后,一口饮尽了杯里的酒。

她这么大胆,不过是因为在进到夜一号之前,就把昨晚拍下的照片发给了时慕瑾。

烈日美人一下肚,林尽染眼前就有些恍惚不清了。

袁得洪伸手要触碰她的脸颊,可下一秒,林尽染就被一股大力扯进了一个坚实硬堂的怀抱。

一股熟悉的气味萦绕在鼻尖,林尽染抬头看进了时慕瑾的眼底深处。

时慕瑾拥有上等的美色,眼角一扫,都带着一股撩人的风,可是此时此刻,这股撩人的风带着浓浓的杀气,直直逼向袁得洪伸出的那只手。

袁得洪是认识时慕瑾的,手还未缩回去,就被时慕瑾右手一把抓住,往下一掰,只听见“咔嚓”一声。

“啊!”袁得洪痛的尖叫出声,断了,时慕瑾直接把他的手给掰断了。

“滚。”

时慕瑾犹如淬了冰的嗓音响起,袁得洪再也不敢多看林尽染一眼,屁滚尿流的滚出了夜一号。

“林尽染,想不到你这么饥渴,才刚爬下我的床,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来勾.引男人了。”

第4章 时少捧在手心的人

林尽染眼睛染上微醺,她酒量本就不好,实在是心里烦闷才会来一口闷了烈日美人。

时慕瑾在她的眼前变成了摇摆不定的两个脑袋,林尽染伸出纤细修长的手指,抚.摸上了时慕瑾的下巴。

“你是时慕瑾吗?”

林尽染一开口,微弱的声音犹如小猫一般挠在男人的心上,时慕瑾不是纵欲的人,可此刻温香软玉在怀,昨晚那疯狂的一幕幕又不由自主的浮现在脑海里面。

他大手把林尽染板正,可林尽染身子一软,又倒向了他的怀里。

“时大少,我想做你捧在掌心里面的那个女人。”

林尽染说话微弱,琥珀色的眼眸闪着灼灼的光,她伸出手指,继续抚向时慕瑾的胸膛。

衬衫下面,是一大片麦色的肌.肤,林尽染还记得昨晚的那一切,她修剪的漂亮圆润的指甲在上面划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

时慕瑾让她痛,她也没让他好过。

林尽染带着凉意的手指触碰到时慕瑾的胸膛,男人身子分明僵了一下,下一秒,时慕瑾大手扣住林尽染的手腕,把人往外面拖。

夜一号外面,停放着一辆黑色的宾利,林尽染被时慕瑾塞进车里,陈静好回过神追出来,可黑色宾利已经扬长而去。

林尽染缩在后座,手指放在嘴巴里面含着,一双灿若繁星的眸子紧紧盯着时慕瑾的后背,她醉了,有些分不清谁是谁。

可是脑海里面却还牢牢记得自己的目的,她接近这个男人,是为了复仇的。

时慕瑾不认识她没关系,她知道他就行。

林尽染把自己缩的更小,她身高只有一米六,体重八十,整个人可以说是很纤细甚至偏瘦了,可偏偏,该有肉的地方一样都不少。

老天爷无疑是眷顾林尽染的,给了她美丽的外表,还给了她良好的家世,只是她的家世……

林尽染眼底染上嘲讽,用力的啜了一下手指,响声刺激到前面开车的时慕瑾,男人一脚踩下刹车,林尽染没防备,差点就被惯性给甩了下去。

“时慕瑾。”

林尽染不满的开口,呢.喃软语愈发勾人躁动。

时慕瑾直接关上所有的车窗,腿长手长的从驾驶座直接跨到了后面,大手一把拉起林尽染,目光直接逼进女子那双茫然无措的大眼睛。

“林尽染。”

时慕瑾一开口,就是咬牙切齿,“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只是短短的时间,云醒就把林尽染查了个底朝天,C城林家大小姐,他不信会为了钱和权来给自己下药。

林尽染双手突然攀上时慕瑾的脖子,“我是处女。”

四个字,把时慕瑾的所有怒气给压了下去。

她是不是处,昨晚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昨晚弄疼我了。”林尽染继续可怜巴巴的诉说,“时慕瑾,你当真不记得我了吗?”

时慕瑾微微一愣,对上身下女子双瞳剪水般明亮的眼睛,他的思绪有一瞬间的恍惚。

“我以前……认识你吗?”

林尽染肯定的点头,“你还说过,我十八岁的时候要来娶我的。你还说,要把我捧在手心的。”

林尽染仗着自己醉了,谎话信手拈来,可时慕瑾的内心却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过。

这特么都什么跟什么!

第5章 别忘了,我们在冷战

林尽染不知道时慕瑾在想什么,只是继续往上凑,她盯着时慕瑾那张紧绷着都极其撩人的脸,突然笑出声。

“时哥哥,你要对我负责。”

“林尽染,你少发疯。”时慕瑾回过神,就要松手把林尽染给推下,可林尽染双手愈发用力的勾住他脖子。

车内本就逼仄,这下时慕瑾直接就压在了林尽染的身上,林尽染脑袋晕晕的,时慕瑾浑身散发着属于男人的荷尔蒙气息。

她柔弱无骨的小手伸进男人的胸膛,直接就撕开了好几颗扣子,看着昨晚自己抓住的那些痕迹,林尽染张嘴就吻了上去。

“嘶”时慕瑾倒吸一口气,如果说昨晚他是被下药不情不愿的,那现在……

林尽染突然就被时慕瑾桎梏在了怀里,逼仄的私家车里,气氛一瞬间变得暧昧。

时慕瑾大手拖住林尽染挺翘的臀部,毫不犹豫的就吻了下去,送到嘴的肉,没有不吃的道理。

林尽染唇舌迅速被占领,男人肆意在她嘴里碾压扫荡,用力的纠缠让她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很快,时慕瑾就发现了不对劲,林尽染竟然不会换气,一张小脸憋到通红,他松开一些,林尽染才大口大口的喘气。

那张被酒意熏染的脸上,双眼迷醉双颊酡红,柔顺乌黑的发完全散落在肩头。也许是酒精的作用,林尽染额上染着一层薄薄的细汗,琥珀色的眼眸里面,已经没了半分神智。

时慕瑾看着身下的女子,简直妩媚的像个妖精。

“林尽染,说,我是谁。”

时慕瑾压抑着自己的欲.望,一字一句的逼问出声。

林尽染偏着脑袋,她的胃部有种灼烧感,让她忍不住的想吐,眼前的男人菱角分明的脸庞异常俊美,面对着这样的美色吐了,会不会显得她很没有诚意。

林尽染突然笑出声,她佩服极了自己,这个时候都还能思考这样的问题。

“林尽染。”时慕瑾只觉得自己简直是疯了,竟然忍着这种煎熬想要知道林尽染能不能看清是自己。

林尽染点点头,“你是时慕瑾。”

“我未来的老公。”

时慕瑾微微一愣,可不等他开口,林尽染张嘴“哇”的一下就吐了出来。

“fu.ck。”时慕瑾恶狠狠的骂了声,一把推开林尽染,直接脱了外衣丢下,坐回前面开车。

车子一路狂飙来到西山景园,到达最里面的别墅,下车后拉开后面的车门,林尽染吐完后就安静的睡着了,丝毫不知道自己被火气大到极点的时慕瑾抱了回去。

时慕瑾抱着林尽染,才发现这个女人瘦的可怜,轻的仿佛没有一点重量。

按下指纹锁,一脚踹开门走进去,目光在落到门口的红色高跟鞋后,时慕瑾眉头蹙的更紧了。

顾雅楠听到门外传来的动静,急忙从书房里面走了出去。

四目相对,顾雅楠一下红了眼眶,“时慕瑾,你什么意思。”

时慕瑾嘴唇抿的紧紧的,“什么意思,你眼瞎看不出来吗?”

顾雅楠看时慕瑾不说话,冲上前去撕扯他怀里的林尽染,“这个女人是谁,你怎么可以背着我做这样的事情。”

“顾雅楠。”时慕瑾往后退了一步,“别忘了,我们还在冷战。”

第6章 她叫他二哥

顾雅楠已经快要被气疯了,时慕瑾护着怀里女人的模样,彻底的激怒了她。

“时慕瑾,这个女人是谁。”

时慕瑾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怀里的林尽染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子,一双柔弱无骨的小手抚.摸上时慕瑾的下巴。

“二哥,我痛。”

时慕瑾身子僵住,林尽染那句无意识的“二哥”当真是叫进了他的心里。

知道他是“二哥”的人很少很少,能把这两个字叫的这么勾人的,更是几乎没有。

“时慕瑾。”顾雅楠看自己被林尽染无视了,而眼前的男人又毫不犹豫的要护着那个女人,理智几乎都快丧失了。

“就算我们在冷战,可你就必须要找这样一个女人来报复我吗?”

时慕瑾冷冷勾唇,报复,她顾雅楠未必把自己看的太过重要。

“顾雅楠,你们顾家,脸都真够大的。”

时慕瑾丢下一句话,直接抱着林尽染就上了楼。

林尽染窝在时慕瑾的怀里,抬头看向男人犹如精雕细琢般流畅的下颚线,当真是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在不动声色的看向楼下站着的顾雅楠,林尽染嘴角的笑意加深,却是浓浓的讽刺。

顾雅楠,我们终于见面了。

顾雅楠不甘心,她好不容易才成为时慕瑾的女朋友,成为整个A城人人艳羡的女人。

绝对绝对,不能让其他女人能够有站在时慕瑾身边的机会。

顾雅楠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电话通了之后她压低声音说了几句话。

二楼,主卧,时慕瑾把林尽染丢进了浴缸里面,温热的水流从脑袋上冲下去,林尽染一下子尖叫出声。

时慕瑾俊雅的眉头紧紧蹙着,语气全然是不耐烦:“叫什么叫,我可没虐待你。”

林尽染睁着一双迷蒙的大眼睛,伸出双手去缠住时慕瑾的脖子,她在车上吐了时慕瑾一身,时慕瑾直接就脱了衣服抱着她回来的。

湿湿的脑袋不停的蹭着时慕瑾的胸膛,声音颤抖的不像话:“二哥,我怕。”

又是一句勾人心魄的二哥,时慕瑾想到楼下的顾雅楠,耐下性子来问林尽染:“怕什么?”

“楼下那个女人。”

林尽染抬头,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波光涟漪,说不出的魅惑人心。喝醉的林尽染,比清醒时候要乖巧的多,说出的话也不那么刺耳和咄咄逼人。

时慕瑾伸手推开林尽染缠着自己的手,他不想在顾雅楠还在别墅的时候动林尽染。

想到自己和顾雅楠的关系,时慕瑾眉头蹙的更深,在看向身子已经快滑到浴缸里面的林尽染,暗暗在心里骂了一声,大手一捞把人抱了出去。

林尽染已经闭上了眼睛,又长又密的眼睫毛垂在眼睑处,像极了两把小扇子。

这么快就睡着了。

时慕瑾盯着林尽染看了好一会儿,才迅速把人擦干,用浴巾包着把人放到了自己的大床上。

放在床头的手机不停的响着,上面跳动着时家的座机号码,时慕瑾揉了揉眉心,拿过电话接通。

“喂,什么事。”

电话那头传来时震东气急败坏的声音:“时慕瑾,你给我滚回来,现在,马上。”

第7章 第一次正面交锋

几分钟后,时慕瑾出了西山景园,车子一路疾驰赶向时家主宅。时震东向来说一不二,自小虽疼爱时慕瑾,可是该有的规矩和惩罚,一样都不少。

而时慕瑾,在整个A城和时家,最敬重的也就是爷爷时震东。

顾雅楠躲在窗帘后,看到时慕瑾的车子彻底开出西山景园,才迅速的朝着楼上走去。

时慕瑾的卧室门没关,顾雅楠很轻松的就进去了,她盯着大床上闭着眼睛沉睡的林尽染看了好一会儿,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然后发给了一个电话号码。

看着对方回了“OK”后,顾雅楠嘴角勾起一抹笑,伸手拽住林尽染铺散在枕头上的长发,狠狠把人往上提。

林尽染吃痛,一下睁开了眼睛,眼前是顾雅楠那张放大到扭曲的面容,下一秒,顾雅楠一耳光就给她狠狠抽了过来。

“贱人,谁准许你勾.引时慕瑾的。”

顾雅楠气势汹汹,林尽染痛到眼泪都出来了,可她硬是生生的把泪水都逼了回去。

林尽染强忍着头皮的剧痛,伸手抄过床头的台灯,朝着顾雅楠狠狠的砸去。

林尽染对顾雅楠下手,那可是半点犹豫都不带的,顾雅楠当即就尖叫出声,随后脑袋上就流下了温热的液体。

林尽染用劲一撞,就把顾雅楠给撞到了一旁,她勾唇冷冷的看着顾雅楠,眼里哪儿还有半分醉意。

顾雅楠爬上林天复床的时候,林尽染并不在c城,所以直到林尽染的母亲陈心素被她逼死的时候,她都不知道林家还有林尽染这个女儿。

自然现在也不认识林尽染,但是林尽染却是恨她入骨,哪怕顾雅楠化作灰,林尽染也要把她挖出来,不为母亲报仇,她就不是林尽染。

“你你你……”顾雅楠尖叫着,她是模特,脸上要是留疤的话,对以后的事业会大有影响。

林尽染拉过被子盖住自己,她的衣服在浴室的时候都被时慕瑾给脱了,此刻一双清冷的眸子睥睨的盯着顾雅楠。

“滚出去。”

“啪”顾雅楠迅速扬手给了林尽染一耳光,“你给我等着。”

顾雅楠放下狠话,快速的转身离开,时慕瑾被支开的时间不长,她必须要抓准机会。

这个女人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这儿是时慕瑾的家,而她是时慕瑾的女朋友,可林尽染的模样,分明她才是女主人。

顾雅楠出了西山景园,并未马上离开,而是打了个电话,没一会儿,她得到了对方回应,才开车掉头离开去医院处理伤口。

林尽染已经没了睡意,打量了一下时慕瑾的卧室,黑白围为主的冷色调,显示出那个男人的冷酷和无情。

勾勾嘴唇,迅速的去衣帽间扒拉了时慕瑾的一套衣服穿上,她的身体很痛,一直都是在强忍着。

好不容易才骗过时慕瑾跟他回家,见到了顾雅楠,她必须要快点进行下一步的计划了。

林尽染穿着时慕瑾的衣服出了别墅,一套过大的运动服套在她身上,让她整个人愈发显得娇小。

路灯打在林尽染苍白的面容上,给她渡上一层柔和的光芒,乌黑的秀发还未干透,她伸手拂了一下,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不远处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进,车灯照射过来,刺的林尽染微微眯了眯眼眸。

下一秒,她还没踏出一步,黑色车子已经冲到她面前,车门打开,一双大手把她狠狠拽了进去。

第8章 最好是乖乖听话

林尽染被拽进车里,刚要大声呼救,一个黑衣男子恶狠狠的就捂住了她的嘴。

“别吵,你要是敢叫一句,陈静好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林尽染马上安静了下来,对方知道她在这儿,还能够说出表姐陈静好的名字,显然是有备而来的。

“我不吵,你们放了我表姐。”

林尽染的镇定出乎了男人的意料,对方没再说什么,拿出绳子把她的双手给捆住,只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给林尽染把嘴巴堵上了。

林尽染说不害怕是假的,说到底,她终究是一个女孩子,可是几年前突发的变故让她不得不在一夜之间长大。

面对了太多让她绝望的事情后,她突然就什么也不怕了,就连回来报仇,她都是做好了鱼死网破的打算。

她什么都没有了,连心都没有了,又怎么还会在乎自己未来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

只是现在,她还不能死,在没有报仇之前,绝对不能死。

黑色车子一路开出西山景园,林尽染的眼睛被蒙上,什么都看不到,她不吵不叫,尽可能的让自己少挨打挨骂。

车子不知道开了多久,最后才慢慢的停下来,林尽染被人拽着往外走,脚步踉踉跄跄的差点跌倒。

“呜……呜……呜呜……”

陈静好被绑在一根柱子上,看到林尽染被捆绑着带进来,嘴里的呜咽声更大了。

“唰”的一下,林尽染眼睛上的黑布被拿开,她眯了眯眼睛,才看清眼前的一切。

陈静好嘴巴被堵住绑在柱子上,不远处的面前,袁得洪吊着一只手正在看着她。

自从酒吧一别,袁得洪可是心心念念的想要得到林尽染,他的手被时慕瑾给直接掰断了,顺便他把这个仇也记到了林尽染的头上。

他惹不起时慕瑾,但是一个林尽染和陈静好,他还是不放在眼里的,更何况,这件事情还是时慕瑾的女朋友给授意的。

整个A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时家少爷时慕瑾不近女色,却把顾雅楠捧在掌心。

袁得洪起身走到林尽染的面前,好的那只手直接就捏住了林尽染的下巴。

“美人儿,我们又见面了。”

林尽染冷冷的看着袁得洪,不吵不闹,“放了我表姐。”

“放了她可以,但是你得知道我的规矩。”

袁得洪抚.摸着林尽染的下巴,那种细腻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林尽染强忍下心里的厌恶,看了眼陈静好,陈静好对着她直摇头,眼睛里面全是悲怆。

林尽染懂,陈静好是不希望她在赔上自己,把自己赔上给时慕瑾复仇,她本就是不赞同的。

可现在如果被袁得洪给……

陈静好不敢想,那样以后林尽染的复仇之路又该要如何走下去。

林尽染给了陈静好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才平静的看向袁得洪:“我懂。”

“不过,我要我表姐安全离开。”

“美人儿,你最好是乖乖听话,不然的话……”

袁得洪威胁着林尽染,嘴巴就要往林尽染的唇上凑。

小说

“如果我是皇帝,那么你是我的皇妃!”

2021-1-3 9:00:01

小说

只是假结婚,钱没有,爱也所剩无几。

2021-1-3 9:04:1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