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忍成殇,百孔千苍。

她视他为一切,救他于危难,他却为人所惑,生生把作为妻子的她当成别人的情人,把亲儿子当成别人的孽种,天底下竟有这样的傻子?!,可是,她爱他,便甘愿痴痴地等,一忍成殇,百孔千苍。

她一忍成殇,百孔千苍。

第1章 跟我回家吧

入夜,陆氏大楼一片寂静。

顶层走廊灯火透亮,而总裁办公室却熄了灯,简佳以为陆景庭不在,正打算走,却听见一阵刺耳的呻吟娇喘声从房间内传出。

推门一看,半明半暗光线下裸露得刺眼的大长腿、高耸的前胸,两人缠绕在一起的沉醉模样,让简佳不禁浑身一颤,陆景庭竟然在办公室干这种勾当?!

提在手上的她亲手煲的汤“嘭”地掉落在地。

那两人惊得双双回头望她……

简佳感觉胸腔里有股怒火烧得厉害,整个人都像要炸裂。

“怎么?要来看我跟别人亲热?你随意。”陆景庭很快恢复神态,轻蔑朝她说道。

那女人娇喘着,往陆景庭怀里一靠:“陆总,你太坏了,还是让她走吧……”

陆景庭的女人都知道,陆景庭根本没把她这个原配放在眼里,所以简佳在她们眼里轻贱得很,谁都可以欺负。

简佳被这两人刺得生痛,她忍无可忍,不顾一切地冲向那女人,猛地一把拽开她:“你给我滚出去!该走的人是你,陆景庭是我老公,你这个小三,不要脸!”

女人没料到简佳会突然来这一出,有些惊慌,一个劲地叫“陆总”,向他求救。

陆景庭似乎也有些怔仲,几秒后才吼简佳:“你干什么?还敢在这撒野?!”

“撒野的是这个小三!你给我走!给我走!”

简佳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连推带怂把那女人赶了出去。

陆景庭神色晦暗不明地盯着简佳:“没想到你还这么能耐,敢把我的女人赶走?!”

简佳喘了口气:“你平常怎么样我不管你,可明天是臻臻的幼儿园毕业典礼,他还在家等你回去答应他,你回去一趟,好吗?”

陆景庭刚舒展了下的眉头又紧皱着,还以为她刚才是在意他,原来她这么反常的行为都是为了她那个儿子,那个野男人的儿子!

陆景庭在心里冷哼一声,点燃了根烟。

“我没空。”声音轻飘飘的传来,冷漠得让简佳脸色晦暗。

可她仍想争取:“景庭,就今天一晚,以后我再也不缠着你回家了,算我求你。”

陆景庭狠狠捻灭了烟头:“你给我戴了绿帽子,还想让我照顾你和那个野男人的儿子?你做梦!”

“我说过了,臻臻是你的孩子!我这辈子都只有你一个男人,你怎么就不相信呢?!”简佳只差没把心掏出来给陆景庭看。

可陆景庭仍是不信。

“你给我住口!求我是吗?好啊,求人就要有求人的姿态,你刚坏了我的好事,现在如果你取悦我,我会考虑明天去学校。”

简佳脑子“轰”地一下,血液沸腾,陆景庭真让她恶心!

就在刚刚,他还和另一个女人在这里亲热,简佳真受不了。

还没待简佳回话,陆景庭就凑过来,一把撩起她单薄的衬衫,简佳本能地颤抖了下,慌忙抓住他的手,让他别动。

“要不要我去毕业会?”陆景庭在她耳边阴恻恻地说道。

简佳怔了半天,最终屈服,为了儿子,她什么都愿意做。

“说话算话?”

陆景庭轻“嗯”了一声,很快就开始狂疯粗暴地蹂躏简佳,简佳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疼得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她越是不吭声,陆景庭越是用力咬她,直至简佳终于痛得阵阵呻吟,他才满意。

等陆景庭折腾得累了,简佳才双眼空洞地木然道:“别忘了明天去学校。”

然后她穿上衣服离开了。

第2章 陷害

简佳回家后,臻臻还没睡,简佳心疼地告诉他,他爸爸明天会参加他的毕业典礼。

小家伙开心得很:“我就说我爸爸会去,幼儿园的小朋友还不信!”

幼儿园小朋友经常说臻臻没爸爸,说臻臻爸爸不喜欢他,都不来幼儿园接他,臻臻很伤心,小小年纪就变得性格内向敏感。

这一切都怪她,简佳愧对孩子,常常自责。

但于她自己而言,她从未后悔嫁给陆景庭。

因为他是她这辈子唯一爱过的人。

那一年,听说陆家破产,陆景庭和未婚妻分手了,她不顾一切地从国外回来,来到了陆景庭身边。

她用父母留给她的遗产帮助陆家重振,陆景庭父母对简佳感激不尽,但陆景庭并不知道这些,简佳让陆景庭父母瞒着他,怕他不愿接受。

一开始,陆景庭虽然没有多爱她,但也并不讨厌她,有时还挺照顾她。

后来,陆家父母让她和陆景庭顺利结婚了,简佳别提有多幸福。

可谁知好景不长,不知哪来的一些照片和视频,让陆景庭误以为她在外面有别的男人,更离奇的是,孩子出生后,亲子鉴定书上竟写着他和孩子不是父子关系!

这都是陷害!照片是假的,亲子鉴定也是错的!

可简佳却一直查不到真相,也不知道到底是谁要害她和陆景庭。

从此,她的生活跌入深渊,陆景庭不仅当她是空气,还对她各种欺辱,平常很少回家,就算回来,也是拿她泄欲。

陆家父母的态度也完全转变,对她置之不理。

她曾想到过“离婚”,但她总还希望天长日久,一切会有所改变,即便没有证据证明清白,他也该看到她的人品和真心。

可现在,简佳越来越不确定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这对臻臻不公平,臻臻在这样的家庭长大,很没有安全感,心理状态也越来越差。

不知过了多久,天微微亮了。

简佳早早起来准备,带臻臻去幼儿园。

臻臻伸长脖子等着他爸爸到来,可直到毕业会快开始了,还不见人影。

“陆臻臻,你爸爸呢?你不是说他会来吗?”

“骗我们的吧?哈哈!骗人会长大象鼻子的。”

几个小朋友过来奚落臻臻。

臻臻气得小脸通红:“小胖墩,我告诉你,我爸爸一定会来,他很快就会来!”

简佳看着心疼,走到一旁去给陆景庭打电话。

电话半天才接通。

“景庭,你过来了吗?毕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哦,我忘记了,公司有个客户来了要接待。”

一听这话,简佳瞬间要崩溃了。

“你昨天答应过参加的,不管多晚,我们都等你,我不能看着臻臻被同学笑话。”

“他被人笑话关我什么事?现在你怎么不去找那个野男人?你别想我去为一个野男人的孩子站台,我不会来的。”

“你混蛋!陆景庭……你还要我怎么求你?”简佳气得破口大骂,她昨晚承受那么大的屈辱,没想到换来的却是陆景庭的戏弄!

“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去。”陆景庭冰冷的声音传来,简佳只觉得透心地凉。

她望着远处眼巴巴等爸爸的臻臻,没有勇气去面对他,也恨不得马上跟陆景庭一刀两断,他太让她和孩子寒心了!

第3章 离婚吧

从幼儿园回家后,臻臻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在房间里又哭又闹,怎么都哄不住。

简佳给陆景庭打电话: “你跟臻臻说句话吧,他现在很难过,被同学取笑了。”

“被人取笑一句就不得了了?还是不是男子汉?这么娇生惯养,你这个当妈的怎么当的?也不知道是哪个懦弱男人的种!”

“陆景庭!”简佳要气炸了,走到门外对着电话咆哮,“真是太可笑了,天底下竟有你这么傻这么蠢的人!明明是自己儿子,却说是别人的,你再这样固执下去,咱们就一拍两散,我让你永远见不到儿子!”

“你说我蠢?散就散!早该散了!”陆景庭吼了两句,啪地挂了电话。

简佳气得想把电话都摔了。

她抹了把泪,进去看臻臻。

“妈妈,爸爸是不是不要臻臻和妈妈了?他是个坏爸爸!我再也不想看到他了!”

“臻臻……”简佳心疼得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

晚上,臻臻惊醒了好几次,还大喊大叫,之后的两晚也是。

简佳带臻臻去看医生,医生说臻臻可能患有轻微自闭症。

简佳惊讶又心疼,这可怎么办?!

她想了一晚,终于决定放手,她和臻臻都需要新的生活。

两天后,她冲到陆景庭办公室,把离婚协议书甩到他面前:“我们离婚吧!”

陆景庭微愣,眉心皱起:“今天这是刮什么风?怎么,情人回来了就要把我甩了?简佳,你还真行啊!”

“我不想听你说什么废话,你签字吧,臻臻我带走,这些年,你从未把我和臻臻当成你的亲人,从未把这个家当家,你早就巴不得我们离开吧,以前我是为了臻臻,也想用时间来证明我的清白,可现在我发现我错了,你固执得无可救药,而臻臻也被连累得得了自闭症,我认输了。”

事已至此,简佳也说了句畅快话。

“呵,”陆景庭冷哼了声,讽刺她道,“理由还编了不少,不过,我告诉你,天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想留就留,想走就走?没门!”

简佳有些惊讶地望着他:“你这是什么话?这不正合你意吗?陆景庭,能不能干脆点?!”

“简佳,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门外传来敲门声,打断了陆景庭的话。

陆景庭助理进来了。

“陆总,沈氏集团的人来了。”

助理说完就退了出去。

陆景庭的眼神变得狠厉:“你们这一前一后,是来给我示威的吗?”

沈氏集团?难道是沈岩回来了?简佳这才反应过来,陆景庭刚才为什么那样说话,但她并不确定什么,也不想搭理陆景庭。

“要说的我都已经说了,陆景庭,我们缘分已尽,一别两宽。”

简佳说完就出去了。

电梯门开了,简佳心事重重地低头往里冲,迎面撞上了人,抬眼一看,竟是沈岩!

第4章 离家

“简佳。”沈岩欣喜地扶着撞到他身上的简佳,按捺不住激动情绪。

简佳也微惊讶:“沈岩,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不久,你没事吧?看来还这么莽撞。”沈岩言语里有些宠溺。

以前她就经常这么莽莽撞撞、没心没肺。

简佳明白他的话,苦涩一笑:“没事。”

简佳笑容里的苦涩,沈岩全看在眼里。

沈岩知道简佳过得并不好,以前想着,即便她过得不好,那也是她愿意,他便不能插足她和陆景庭的家庭,可现在,他听说陆景庭竟完全不把简佳放在眼里,公然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他便再也不能忍,于是回来了。

陆景庭不珍惜她,他珍惜。

他不自觉地抬手,为简佳抚了下微乱的头发,她这样子,真让人心疼。

沈岩的动作过于亲密,简佳目光微闪烁了下,避让不及,便装作没事似的,顺手也捋了下头发。

走廊尽头,陆景庭像一尊冰雕,晦暗而立,将一切全看在眼底。

一道声音凌厉地飘向简佳:“你现在还是我陆家的人,就在我眼皮底下跟人眉来眼去?”

简佳和沈岩的脸色瞬间都变得不大好看。

沈岩替简佳出头:“陆总这是什么意思?我跟老同学见面也惹怒陆总了吗?陆家的人?我怎么听说陆总在外面出双入对的女伴,根本不是简佳?弄得我还以为简佳现在是自由身。”

沈岩言语里尽是赤祼祼的讽刺,简佳没想到沈岩会如此尖锐,他一向不与人争。

陆景庭发怒了:“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说了,沈岩,我告诉你,别打什么歪主意。”

沈岩嗤笑一声:“陆总这是警告我吗?想不到一个对简佳不管不顾的人,还能说出这种话,真是难得。”

简佳在一旁也不搭腔,随他们说,虽然沈岩的话太过尖锐,但不得不说,他这样说真让她觉得解气。

之后,沈岩跟陆景庭矛盾归矛盾,两人还是为了各自集团的利益,坐到了一张谈判桌上。

而简佳则独自离开。

回去后,简佳便关了手机。

陆景庭拒不签字,在外面一连几天没回家。

一周后回家,家里竟然没人,连保姆都不在。

陆景庭找半天,找到保姆的电话,保姆说,简佳带臻臻去旅游,让她回老家休假。

旅游是幌子,陆景庭明白,简佳带着臻臻离开了,他顿时勃然大怒,这个女人真是胆子越来越大,居然还敢擅自离家!

她这是铁了心要跟他离婚?

陆景庭不愿意,他也说不出为什么不愿意,他明明很讨厌、很痛恨这个女人,还有她的孩子,可是为什么……

他走到客厅那堆玩具旁,坐了下来。

以往每次回来,那个小家伙都睡了,他会看到客厅散落着的玩具,对小孩的那些小玩意,他感觉陌生又新奇。

以往无论多晚回来,简佳都会在厨房留盏灯和一碗汤,他一个月难得回去两三次,可她似乎每天都这么做,刚开始他觉得她做作,害保姆折腾,可后来,他也渐渐习惯,每次回去都会进厨房转一圈,有时会喝汤,有时不喝。

而此刻,厨房的灯是黑的,也没有热汤可以喝,他走过去,打开了灯。

灯光通亮,他却感觉周围更加空荡荡。

他回过神,打电话给手下,让他们赶紧找简佳和臻臻。

第5章 怎么都回了

陆景庭在这个城市威望中天,势力庞大到让人不敢想象,他找人,那还不是很简单的事!

可没想到,他手下找了三天,居然还没找到人,陆景庭怒了,对手下大发雷霆。

他想着简佳可能有人帮忙,不然没这么容易逃出他的手掌心。

他去找沈岩。

沈岩很惊讶:“我不知道简佳在哪,打她电话一直打不通,还以为你把她藏起来了,你究竟对她做了什么?害得她离家出走!”

陆景庭指着沈岩道:“如果你让我发现,你知道简佳和臻臻在哪,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我真不知道他们在哪!而且,就算知道,我也的确不会告诉你。”沈岩瞪着陆景庭,直接怼他。

陆景庭愤而离去。

简佳和臻臻真就如凭空消失了一般,陆景庭找了他们一个月,仍是毫无踪迹。

这天,陆景庭正躺在家里沙发上发呆,门铃突然响了。

是简佳和臻臻回来了吗?!

陆景庭一个挺身,立马站起来,开门一看,门口站着的却是陆萧。

“你怎么回了?”

陆景庭有些失望,也有些意外,怎么这时候,沈岩和陆萧都回来了?简佳到底跟谁有关系?

陆萧是陆家远亲,因受陆景庭父亲赏识,召他进陆氏集团,三年前,陆萧主动提出要去美国的分公司工作。

陆萧出国前,在陆家看到陆家佣人怠慢简佳,陆萧竟训了那下人几句,替简佳出头,他其实完全可以不管。

陆景庭当时便怀疑陆萧对简佳不一般,他像是想在离开前帮简佳一把,让陆家下人不敢欺负她,再想到陆萧平时待臻臻不错,陆景庭更是怀疑。

只不过,陆萧这三年很少回来,他便没再理会那么多。

“我听说简佳和臻臻失踪了?”

陆萧的话让陆景庭回过神:“不是失踪,是出去了。”

陆景庭眼神晦暗又坚定,他拒绝用失踪来描述简佳和臻臻的离开。

“大哥,你怎么能把简佳逼到离家出走的地步?她对你那么好……”

陆萧的话,让陆景庭很是不悦,一向性情温和、说话得体的陆萧,竟然也跟沈岩一样对他咄咄逼人。

“陆萧,你这是在责怪我吗?没想到简佳一走,还有这么多人关心她。”

陆景庭话里带话。

陆萧知道自己太过着急,说的话有点过,便解释道:“我是担心你们。我来,是还有件事想跟你说,婉儿也回来了,明天到,我没空,你去接她吧。”

婉儿?她怎么也回来了?陆景庭微惊,这是怎么了,简佳走了,他们一个个倒都回了……

婉儿曾是陆景庭的未婚妻,陆景庭曾以为他这辈子都会和林婉儿在一起,可没想到,后来陆家破产潦倒,婉儿的父亲竟逼得婉儿离开他。

后来,婉儿出国,不辞而别,留下陆景庭面对一地残局,心凉透顶。

第6章 他的不安

也就是在这时候,简佳出现了,陆景庭父母都很喜欢她。

不到半年,陆家局势竟奇迹般地扭转过来,陆家父母一高兴,作主让陆景庭和简佳结婚。

陆景庭刚开始不接受,婉儿的离开还让他心伤,但简佳这么长时间以来对他不离不弃,温柔相待,加之对婉儿的怨气,一赌气,他也就同意了,跟谁结婚不是结!

简佳脸上总挂着浅浅的笑,婚后生活也还算安稳,陆景庭有时想,跟简佳这样善良诚实的女人结婚,也许才是归宿,什么爱情,让它见鬼去。

可谁曾想,结婚仅仅三个月,他就收到一封匿名信,里面是简佳和别人在一起的床照!真是讽刺!他原以为的现世安稳,没想到竟也是如此不堪。

陆景庭悲愤至极,更让他痛心的是,简佳这时已怀孕两月,而照片显示的时间,正是两个月前!

简佳这个大骗子!这个恶心的女人!他陆景庭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傻子,一次次地被女人欺骗!陆景庭气得要崩溃。

他当时就想打掉简佳肚子里的孩子,可又害怕这个孩子是他的,他总不能亲手杀了自己的亲儿子。

于是,他等着她生下来,再做亲子鉴定。

但从那以后,他很少回家,甚至连简佳生产,他都没进产房陪她。

简佳生下孩子后,陆景庭派人去给孩子做亲子鉴定,鉴定结果显示,他和孩子没有血缘关系,他不是他的儿子!

陆景庭彻底崩溃,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愤而离去,很长时间都没回家。

陆景庭想过离婚,他要把她赶出陆家,把那个野种赶出陆家,可他咽不可这口气,不能白白便宜了那个男人和简佳,他就要让他们没办法在一起,就要把她困在家里,让她独守空房!

半个月后,陆景庭才愿意回去跟简佳谈这件事。

“景庭,一定是哪里出错了,孩子是你的,是你的呀!我从来没有别的男人。”简佳哭得撕心裂肺,这么荒唐的事,她怎能忍受。

“事到如今,什么证据都在,你还想撒谎狡辩?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有男人为什么要嫁给我?图财吗?你跟我离婚,你可是一分钱也拿不到!”

“是啊!我为什么要和你结婚?明知道你不爱我也和你结婚!你就是仗着我爱你不会离开你,就肆无忌惮地欺负我!你有没有一瞬间爱过我?从来没有,对不对?不然不会这么不信任我,不会这么轻易相信别人。”

“别跟我提‘爱’,你不配!恶心!”

……

两人大吵一架。

陆景庭走了,从那以后,三个月没再回家。

后来他偶尔回去,跟简佳之间,也是冷语相向,以及折磨惩罚,折腾她泄欲。

几年来,他们就是这种虐与被虐的关系,从身体到心理,支离破碎。

如今,陆景庭忽觉一丝不安,他对简佳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陆景庭点燃了一根烟,以缓解内心的不安。

第7章 当年的不辞而别

第二天的机场大厅。

陆景庭在等林婉儿,他并不想来,他知道林婉儿是故意让陆萧来接她。

但他也想问问清楚,当初她怎么那么狠心不辞而别?现在又为什么要回来找他?

林婉儿看到陆景庭时,表情惊讶:“景庭,你来了啊,陆萧呢?”

“陆萧有事,我正好有空。”陆景庭配合她道,面色平静。

林婉儿有些失望,这不是她想象的,她以为她回来了景庭会开心。

婉儿冲陆景庭甜甜一笑,希望能换来他的一笑,可陆景庭却直接忽略,低头接过她的行李向前走,林婉儿碰了一鼻子灰。

在车上,林婉儿找话跟陆景庭聊,陆景庭也回她话,但怎么都让林婉儿觉得生分。

“景庭,你是不是还在怪我,当年的离开?”林婉儿准备打破僵局。

“没有,我都不大记得了。”陆景庭轻描淡写。

“不大记得了?陆总果然是大忙人。”林婉儿被陆景庭这话给刺痛了。

感情里最可悲的,不是恨,而是遗忘,遗忘意味着再无半点关系。

陆景庭居然不记得他和她之间的事了,可他婚后的生活明明过得不好!为什么?

林婉儿想着不该和他发脾气,于是语气变得缓和:“忘记了也好,免得我还因为当年的事有负担。”

“你有负担?是吗?当年不辞而别挺潇洒啊。”陆景庭仍是平静说着。

林婉儿微怔了下:“景庭,你还在恨我?当年我也是被我爸逼得没办法,他把我骗到国外,又没收了我的护照,让我回不来。”

“可你没跟我联系,一个电话、信息都没有,发不了吗?你是你爸唯一的女儿,他敢怎么逼你?真就跟你没一点关系吗?”陆景庭轻轻两句话,就逼得林婉儿无言以对。

陆景庭缓和情绪,继续说道:“我恨过你,不过都过去了,我来接你,只是给你个机会坦诚,不过,你好像并不打算多说什么。”

林婉儿脸色难看得只差没掉泪:“景庭……你会懂得我的苦心的,先好好开车,回去再说吧。”

到酒店后,林婉儿拖着行李,故意扭了下脚,“哎哟”一声引得陆景庭回头,但他并没有过去扶她,这小伎俩,他一眼就识破,只是当初,林婉儿这样的小心机,看在他眼里却都是可爱,陆景庭不禁在心里嘲笑自己。

“好痛。”林婉儿不甘心,故意攀着陆景庭的肩膀,一瘸一拐进了房间。

放好行李后,陆景庭走到阳台,窗外风景一览无遗。

“有什么话要说的,你说吧。”陆景庭背对着林婉儿,神色严肃。

“你别这样,景庭,说得像留遗言似的。”林婉儿试图跟他撒娇。

陆景庭并无反应。

“我想喝酒。”

林婉儿说完,默默到吧台去拿酒,陆景庭没反对,不仅她想喝,他也想喝,心里堵。

林婉儿的后悔,简佳心里的苦,他都知道,可他的苦谁知道?没有人能理解。

陆景庭接过林婉儿递给他的酒,默默喝了一大口。

林婉儿嘴角露出一丝得意浅笑,她觉得陆景庭终究还是在意她的。

第8章 糊涂一夜

林婉儿边喝酒边跟他讲她这几年国外的孤独,讲她对他的想念,讲她害怕再次伤害他才忍着没跟他联系。

两杯酒下肚,林婉儿说脚好痛,让陆景庭去洗手间给他拿湿毛巾来敷。

待陆景庭出来,酒杯里的酒又满了几分。

林婉儿再次跟陆景庭一饮而尽。

没多久,陆景庭忽然感觉有些醉了,看什么都恍恍惚惚,唯独看林婉儿,越看越妩媚,越看越性感,身体也有些燥热。

他不自觉地走向她,林婉儿似乎也醉了,一把拉过他,一个踉跄,她跌进了陆景庭的怀里,陆景庭抱着她,不受控制地直接把她压在沙发上。

陆景庭只感觉浑身发热,他扯开衣领,林婉儿帮他脱去衣服……

恍惚中,婉儿和简佳的脸在陆景庭眼前不停交换,看到简佳的面容,他再也无法控制,跟她翻云覆雨的感觉瞬间吞噬着他,他不顾一切地深吻上去,恨不得倾刻将她吞没。

很快,房间便传来阵阵娇媚,林婉儿被陆景庭折腾得欲死欲仙,她没想到几年不见,陆景庭竟如此威猛,还是酒里的药效起了作用?

第二天早上,陆景庭从迷糊混沌中醒来,头疼得厉害。

他微睁开眼,竟发现林婉儿裸着躺在身旁!

他浑身一惊:“你怎么在这?”

林婉儿也醒了,看到陆景庭,脸上瞬间露出笑容:“景庭,醒了啊?”

陆景庭把她从他身上推开:“昨天我们喝醉了?”

林婉儿的心凉了下,他这神情,是后悔跟她上了吗?

林婉儿不愿相信,以前他总是对她无法抗拒,对她温存得很。

她扯掉了睡衣,光着身子不顾一切地紧紧缠着他吻他,她不相信他不会要她!他一定会禁不住一个翻身便把她压到身下,就像以前一样。

但想象中的威猛和温存没有到来,陆景庭一把推开她,像扔掉一件厌弃的衣服。

“我得上班去了。”他拿起自己的衣服穿好,快速出门。

林婉儿脑子里腾地一下,屈辱和不甘一起袭来。

她败下阵来,她何曾这么低三下四、不要脸面地求他睡过?景庭真的不爱她了吗?如果他还爱她,一定会原谅她,一定会想要她。

难道他爱上了简佳?!

可她早派人打听清楚了,他根本不把简佳当妻子,公然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这到底是为什么?

此刻她有些后悔没有早点回来,牵住陆景庭的心。

林婉儿本来早就想回来,但又想借别的女人的手,让简佳和陆景庭离婚,她再坐收渔利,回来不费吹灰之力地跟景庭和好。

她相信无论陆景庭身边有多少个女人,她都能从她们手里把他抢回来,景庭以前那么爱她,他又是那么重感情的人,一定会和她重归于好。

可是现在,哪里不对了?

林婉儿想来想去,只可能是简佳!

不行,得赶紧找到简佳,让她和陆景庭尽快离婚,林婉儿想。

她没有时间等,不能陪他们在这儿耗着。

小说

一朝穿越,杀手变医女

2021-1-3 8:51:27

小说

青梅竹马,互相喜欢,却情路坎坷。

2021-1-3 8:53:5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