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穿越,杀手变医女

一朝穿越,杀手变医女,身份不明,遭人怀疑,幸得她聪慧机智,屡屡化解危机,岂料最大的危机竟然是他!,人常道红颜祸水,又有谁知道,医女不好当,全因帝王多情。

一朝穿越,杀手变医女

第1章 穿越

“妈的臭娘们,会点医术了不起?”

骂骂咧咧的声音自耳边传来,崔梦溪微微蹙眉。

意识迅速恢复,强烈的痛感自身体上传来,她立刻睁开双眼,眸中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身为现代顶尖杀手组织的首席杀手,她怎么也没想到,不过是出个寻常的任务,竟然会被暗算中了埋伏,就这么不明不白是死在了自己人手里,穿越到了这个世界。

这具身体的原主是医术世家崔家的女儿,崔家被抄家后,她身为女子,便被发配到此地做了军医,却没想到竟有小兵见她容貌清丽,想要侵犯。

因重视清白,原主宁死不屈,就这么被一名小兵活活打死。

若是罪有应得也就算了,可偏偏崔家本就是被奸人陷害,属实冤屈。

也罢,既然用了她的身体,便想办法帮她报仇吧。

眼下最关键的,是保住她的命。

抬眸四顾,正打算去找些伤药,谁知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冷笑。

“臭娘们,还学会装死了?今天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

崔梦溪立刻转眸看去,便见那小兵脸上笑意荡漾,直接向她扑了过来!

她立刻毫不迟疑的一个翻滚,抬腿在他胯下就是狠狠一撞!

比力气,她自然比不过成年男人,可若是比狠劲,她也不差。

果然,那小兵被她这么一撞,顿时惨叫出声。

“臭娘们,我杀了你!”

“你叫谁臭娘们呢?军队岂是你一个小兵可以随意胡闹的地方?!”

崔梦溪咬牙切齿的再次补了一脚。

这里是距离京城足有两千里距离的边关军营,军纪森严,上战场杀敌可以,但若是罔顾人命,在军营中杀人,是绝对不允许的。

哪怕杀的只是个被发配的军医,也不行。

那小兵闻言,顿时心底一慌,可想到这房间里没有别人,也就安下心来。

“给你脸了还?我看你就是找死!”

脸色难看的想要爬起来,胯下的剧痛让他几欲发狂,想要立刻将眼前少女占据。

谁知下一秒,崔梦溪竟再次狠狠的一脚!

第三次了!

小兵瞪大双眼,发出一声凄厉不似人声的惨叫。

这般声音,必然会引起其他人注意!

回眸一把掐住她喉咙,崔梦溪冷冷的注视着他,一字一句的开口。

“再叫,我送你去见阎王!”

那小兵被掐着脖子,很快便脸色发紫,崔梦溪这才冷哼一声,松手将他甩到一边。

如今她刚到这个世界,在军营中杀人显然不是什么明智的做法。

再度呼吸到新鲜空气,那小兵眼底顿时流露出一种劫后余生的后怕,捂着脖颈惊恐的看着她,半晌说不出话来。

见他竟还傻在那里,崔梦溪立刻眸光一冷。

“还不快滚!”

那小兵闻言这才反应过来,眸中掠过一抹惊惧,起身连滚带爬的就要出去。

崔梦溪立刻侧身让开门的位置,谁知二人身影交错时,那小兵竟眸中一狠,突然再次出手,向她颈间抓去!

奈何,身为顶尖杀手,崔梦溪反应之快,根本不是他能料到的。

对他的动作早有防备,崔梦溪身形微动,侧身之下,一把抓住他伸来的手,猛地一拉!

第2章 你可知我是谁?

那小兵始料未及,顿时失了重心,向前跌去。

下一秒,崔梦溪面无表情的再次提膝,向他胯下撞去!

“啊——”

惨叫变了声调,小兵双眼凸起,双手捂着下身,直愣愣的倒了下去。

透过他虚捂着的双手,隐约可见衣物中竟渗出血迹。

只这一下,这人后半辈子的幸福……多半就废了。

房间外,一身轻装的年轻男人正悄然窥视着房间内的情景,见状忽而脸色微变,下意识觉得胯下一疼。

随后,便见崔梦溪一脚踹在他身上,眸光凌厉,如要杀人。

“滚!”

那小兵再不敢停留,哪怕疼到站不起来,也连滚带爬的爬了出去。

她这才松了口气,跌坐在床铺上。

哪怕她身手敏捷,可如今她一身是伤,再这么下去,说不得便要再死一次。

还是要尽快去取些伤药来。

正要咬牙站起来,谁知门后方向突然丢过来一瓶药。

“金创药。”

崔梦溪立刻眸光一凝,抬头看去。

眼前男人面容年轻,眼底英气盎然,一身轻装也掩盖不住他身周隐约的寒意。

最重要的是,这人进了房间,她竟没有一点察觉!

拾起药瓶,崔梦溪没有过多犹豫,打开瓶塞嗅了嗅,又倒出一些,便撕下衣衫,咬牙忍着痛,给自己身上涂药包扎。

至于眼前男人的身份,不论他是谁,拥有这般能耐,都不是如今重伤的她可以抵抗的。

换言之,此人若是要杀她,早便杀了,不必多等些时间。

何况,那金创药是没问题的。

一旁,男人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除了她撕下衣衫时眸光略微波动,便仿若雕塑一般。

眼前少女的果决出乎她的意料,临危不乱,又丝毫不顾忌他在面前,全然没有女子的矜贵姿态。

看她的住处,应是军医才是。

一双如墨黑眸紧紧盯着她,便见她迅速包扎好伤口,眸光沉静如水,虽然可见痛楚,却没有出一点声。

这般坚毅,更甚于许多男子。

一瘸一拐的站起来,崔梦溪勉强将金创药递到男人面前。

“谢谢你。以后……我会报答的。”

咬牙说出这句话,似乎不小心扯到了伤处,崔梦溪顿时痛得倒吸一口凉气,只得努力撑着身子坐回床上。

微微眯眼,男人声音低沉,缓缓开口。

“你可知我是谁?”

好好的看了他一眼,崔梦溪随后收回目光,不假思索的答道:

“军中众兵士,当一视同仁。”

此言一出,男人唇角倏然泄露一抹肆意的笑。

扫了一眼她的住处,男人踱步来到她面前,在她抬眸的瞬间,倏然出手,一把向她肩膀抓去!

她毫不迟疑的出手,直接将他抓来的手挡下,随即手腕一翻,反握住他手腕,狠狠一扭!

却没扭动。

她立刻明白过来,这是一次试探!

轻而易举的将她甩开,男人低头俯身,轻轻捏住她下巴,似笑非笑的开口。

“我怎么不知道,我军中军医,竟有这般身手?”

他军中军医。

崔梦溪立刻抓住了他话中的关键。

第3章 嫉妒

能将整个军队说成是他的,整个军中唯有一人,那便是纪青夜,此地的带军将军。

凌然直视他双眼,崔梦溪冷静的开口。

“纪将军。”

“你是谁?”

他回答得迅速,默认了她的猜测。

抬手将他的手拂下,崔梦溪字句清晰,不卑不亢的开口。

“民女崔梦溪,曾学过武功,现今被发配此地为军医,还望纪将军莫要为难!”

在这个世界,如她这般没有身份地位的发配之人,想要安稳的活下去,十分不易。

若是能暂时留在军中,也算多一些休养的机会,于她而言有利无害。

闻言,纪青夜不屑的嗤笑。

“我夜城军队一向军纪严明,何事会为难一个小小军医?”

此言一出,气氛顿时冷了下来。

似乎想起了什么,纪青夜忽而挑眉,淡淡开口,声音也冷了几分。

“带上来。”

崔梦溪顿时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便见外面两人压着方才那名小兵进入房间中。

此刻,那小兵虽是一副扯着喉咙的模样,却连一丝声音都发不出,眼神中尽是灰败。

便听纪青夜冷声开口。

“意图侮辱军中军医,当如何?”

“死!”

那两人没有一丝迟疑的答道。

话音刚落,便见纪青夜倏然抽出腰间佩剑!

剑光凌厉而过,那小兵头颅立刻从颈上滚落,双眼大睁着,满是绝望和惊恐。

全程,纪青夜眼都没眨一下。

当面杀人,纪青夜此举,未尝没有威慑之意。

可在他再度转眸看向崔梦溪后,却忍不住再次心惊。

少女似乎见惯了生死,眸光沉静没有一丝波澜,仿佛方才杀的不是一个人,而只是一块木头而已。

“多谢纪将军为民女做主。”

崔梦溪抱拳道谢。

纪青夜眼底顿时露出一抹兴味,忽而开口问道。

“你方才说,报答我?”

闻言,崔梦溪立刻抬眸,正色道:“力所能及,绝不推辞!”

“好。”

纪青夜当即将手中佩剑收入剑鞘,“我看你颇具身手,如今两军对峙,敌方却在昨日夜里突然更换主将,你若有能力,便去一探究竟。”

做斥候?

崔梦溪只是略一犹豫,便拒绝了。

“民女身上有伤。”

低笑一声,纪青夜随手丢给她一个玉瓶,淡淡开口。

“我就当你是答应了。记住,三天时间。”

说罢,他猛地挥手,那两人立刻拖着那小兵尸体,随他一同离开了。

房间内再度安静下来,崔梦溪迟疑的看了眼玉瓶,将其打开,只是轻轻一嗅,立刻瞪大双眼。

“这……”

那玉瓶内,赫然是整个鼎天国都有名的伤药,愈心膏!

只这一小瓶,便是千金难求!

深吸口气,崔梦溪珍重的将其收入怀中,打算等夜晚沐浴后再使用。

就在这时,腹中突然传来一阵饥饿,崔梦溪这才想起来,她今日还未吃过饭。

此时正午已过,想要吃上现有的饭菜是难了,唯有自己去做一些来。

勉强起身,崔梦溪往营中临时的伙房走去,正打算进去将锅抬出来,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呵斥。

第4章 求助

“你是什么人,竟敢私自靠近伙房!”

转眸看去,便见身后男人一身甲胄,看样式,应该是一名小队长。

崔梦溪只得解释道。

“我是军中军医,错过了饭时……”

“军医有特权?错过了就等下次,滚回去!”

小队长立刻怒哼一声,一把将她推开。

崔梦溪心底无奈,却又无话可说。

这支军队,确实军纪严明,为了防止发生下毒之事,平时是不允许人进入伙房的。

可腹中饥饿阵阵传来,加之如今身体虚弱,她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咬牙之下,她只得一瘸一拐的向正中央的营帐走去。

如今,唯一的办法,便是向纪青夜求助了。

可谁知没走多远,突然有人认出了她。

“崔梦溪!是那个发配来的军医!”

“竟然想逃跑?抓住她!”

很快,便有人大步上前,想要抓住她。

此刻,饶是她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心底也忍不住涌上阵阵无力。

“你们让开,我……”

话说一半,她突然仰头栽倒,昏迷过去。

周围顿时安静了一分,随后便有人抬着她回去,叫了别的军医来为她医治。

再次睁开双眼,便是在自己原本的房间。

只是眼前为她救治的军医,却不是她想见到的人。

“哟,姐姐这是醒了?”

充满讽刺的声音自耳边传来,不用想也知道,被叫来救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同样被发配而来的亲妹妹,崔梦雨。

自崔家还好时,崔梦雨便嫉妒她的医术,也嫉妒祖父将最关键的崔氏针法传给了她。

只是,因为她本身受到太多关注,崔梦雨虽偶尔使坏,却并未对她造成多大影响。

直到最后,崔家被抄家时,崔梦雨还对她很是不满,认为是她太过张扬,才为崔家惹来祸事。

京城第一医女的称号,足以让每一个学医之人羡慕。

定定的看着她,崔梦溪语气沉沉,平静开口。

“谢谢你。”

却不想崔梦雨仿佛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谢谢?姐姐还会说谢谢?你害得我崔家没落至此,还好意思与我说谢谢?”

此言一出,崔梦溪顿时忍不住蹙眉。

知道无论她如何解释,崔梦雨都不会听,她索性闭上双眼,不去看她。

令她没想到的是,崔梦雨笑声渐渐低,说出的话却恍如来自地狱。

“姐姐身上这伤,说严重也严重,说不严重,也不严重。妹妹想着,就让姐姐躺着十天半月,也好好休息一番……”

崔梦溪立刻睁开双眼,死死的盯着她。

此刻,她才发觉,自己全身上下酸软无力,哪怕动一动胳膊,都要耗费很大的力气。

若是时间再久一些,怕是连动都动不了了!

方才她还以为是自己才醒来的原因,现在想来,这其内,可不就是崔梦雨做的手脚?

眸光渐冷,崔梦溪突然冷笑。

“你以为你的动作,可以瞒过纪将军?”

“纪将军?”

嗤笑一声,崔梦雨端起一旁的汤碗,舀起一勺汤药,直直的往她脸上倒。

第5章 敌军之人

崔梦溪立刻凝眸,偏头躲过,随即用尽全身力气,一把将汤碗打翻,靠在床边大喘着气。

只是这么一个动作,便几乎用尽全力。

崔梦雨根本没想到她竟还有力气反击,汤药顿时洒了一身。

眼看着碎落一地的汤碗碎片,崔梦雨脸上顿时露出一抹狰狞。

“不过一个被发配的罪人!你以为纪将军会管你的死活?”

一边说着,一边从地上拾起一片碎瓷片,恶狠狠的靠近她。

“崔梦溪,我今日就要你死!”

话落,她紧握瓷片,狠狠的向她脖颈切去!

怒喝一声,崔梦溪猛然站起,抬手间一把抓住她手腕,猛地向后一掰!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传出,崔梦雨顿时惨叫出声,瞳孔骤然收缩。

握着手腕跌坐在地,崔梦雨抬眸间,眼神甚是恐怖,仿佛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一般。

“崔梦溪,你不得好死!”

此刻,崔梦溪也已然没了力气,眼神却依旧极为冷静,死死的盯着眼前陷入疯狂的少女。

崔梦雨显然也看出她已然是强弩之末,咬牙冷笑,奋力爬起来,换了另一只手,再次拾起瓷片。

“躲啊?我看你还怎么躲!”

一步步靠近她,崔梦雨狠狠的将瓷片划了过去!

谁知崔梦溪竟不闪不避,只是冷冷的看着她。

这般目光下,崔梦雨心底顿时掠过一抹惊疑,手上力道却更重了些。

只要她死了,就不会有人揭露她下药之事了!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大手倏然从一旁伸出,抓住崔梦雨手腕,如提小鸡一般,一把将她甩到墙边!

砰!

身子撞在墙上,又软软的滑落在地,崔梦雨闷哼一声,痛得叫都叫不出来,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我不杀女人。”

纪青夜冷冷开口,随即大声吩咐。

“来人,将此女带下去,废掉双手!”

这跟杀了她没什么区别了。

崔梦雨立刻陷入疯狂,“你是谁,竟敢如此下令!军中是不允许动用私刑的!”

“我是谁?”

纪青夜不屑的摇头一笑,“无知。”

话落,外面士兵也终于进来,一把拉住崔梦雨,不顾她的挣扎反抗,将她拖了下去。

他这才转眸看向崔梦溪,淡淡吐出两个字。

“废物。”

崔梦溪却恍若未闻,只是平静的开口道谢。

见她心境竟没受到丝毫影响,纪青夜眼底兴味更浓。

“自己想办法。”

丢下这么一句话,纪青夜没再逗留,转身就走。

崔梦溪这才松懈下来,返身躺回床上。

方才崔梦雨动手时,她便发现了外面有人,且原本嘈杂的外面,也安静了些许。

只是略一思索,她便明白,外面之人,应该便是纪青夜。

她还以为他要看着她死,没想到他最终还是出现了。

发生了这种事情,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有人来找她的麻烦了。

此时已是傍晚,崔梦溪索性闭上双眼,好好的睡下。

一夜安稳。

第二日一早,身上药效消退了大半,崔梦溪强撑着去吃了早饭,终于觉得有了些力气。

回到房间涂了些药膏,她立刻觉出身上伤口传来丝丝凉意,十分舒服。

第6章 探敌

这样下去,只要一天时间,伤口就可以好上大半。

好好的休息了一日,眼看着身上伤口恢复了七七八八,就连结的痂都已然脱落大半,崔梦溪心底忍不住赞叹。

这愈心膏,果然不愧是疗伤神药!

晚上,趁着大家都在吃饭时,她小心的避开人群,离开了军营,钻入一旁的树林中。

想要去探听敌军的消息,必然要深入其中,而最好的办法,便是从树林绕路过去。

因着树林广阔,物种丰盈,两军都会选择进入其中打猎。

猎杀了只野鸡,崔梦溪寻了处空旷的地方,熟练的堆柴取火,将野鸡简单处理后,开始烤制。

不是她馋,实在是军中伙食对有伤在身的她来说,实在太差,难以起到滋补的作用。

好好的吃了一顿,精神也好了许多,崔梦溪辨认了方向,小心翼翼的向敌军摸去。

没想到走了半夜,前面突然传来一阵交谈声。

“徐将军也真是的,这根本就是让我们去送死……”

“小点声!若是被人发现,可是想死都难了!”

似乎触及到了什么禁忌,二人说话声立时便低了下去。

手脚利落的窜上树,崔梦溪静静的等待着。

谁知那脚步声竟越来越近,没多久便来到这棵树附近。

透过枝叶看去,便见两名看起来颇为年轻的男人一同走着,似是有些累了,竟就在树下坐下,歇息起来。

如此近的距离,二人声音虽然极低,却足以传入她耳中。

“真不知道上头怎么想的,竟然把那徐才换来做将军。”

“还能怎么想的?肯定是收了好处。就是可怜了我们这些弟兄……”

话至此处,二人再次沉默下来,各自休息。

崔梦溪却从这短暂的交谈中得知,这二人,显然是敌军之人!

如此看来,敌军确实换了主将,且下面之人还颇为不满。

微微眯眼,崔梦溪倏然翻身下落,趁对方来不及反应,一把将一人打晕,随即翻身掐住另一人喉咙。

全程动作利落,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那人被掐住喉咙,顿时睁大双眼,惊恐的瞪着她。

“不想死就老实些。“

淡淡吐出一句话,崔梦溪缓缓收回手。

那人顿时猛烈的咳嗽起来,眼底惊恐却没有一丝消退。

蹲下身子,崔梦溪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随即开口问道。

“你们之前说的徐将军,是怎么回事?”

那人顿时咽了口口水,眼珠一转,便低声说道。

“是上头突然派下来的,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啊……”

“我是说,这个徐将军,是何人?”

崔梦溪打断了他的话,直言问道。

那人眼底的躲闪,她看得一清二楚,但审讯这种事,她恰好懂得。

前世她便看过不少杀手因背叛组织受刑,种种手段十分骇人,同时,因着职业原因,她亦精通人的心理。

想要掏出话来,不难。

迟疑了一下,那人才开口说道:“这种机密的事情,我们……”

“别耍花样,以徐才的身份,你不可能不知道。”

第7章 已经死了

再度打断了他的话,崔梦溪眸光湛冷,语气也强硬起来。

突然被她点出徐将军的名字,又说出其是有身份之人,那人顿时愣住,眼底露出一抹惊惧,心底也乱了起来。

见状,崔梦溪便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起了作用。

微微眯眼,她缓缓而笑。

“我要的,只是他的详细信息。你知道多少,便说多少,满意了,我便放你离开。”

这话一方面告诉他,他透露的消息不会造成多大后果,另一方面也是胁迫,让他摸不清她究竟知道多少,从而不敢说谎。

果然,那人闻言只是纠结了一会儿,便咬牙同意。

“好,我告诉你。”

崔梦溪微微颔首,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便听他斟词酌句的慢慢说道:“那徐才是上头新派来的将军,徐家虽然只是商贾之家,但近来势大,甚至威胁到朝廷,更是将一些徐家子弟送到朝廷中为官。”

“这徐才便是其中最出众的一个,据说熟读兵书,一路走上来,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竟然成功的将年老的李将军换了下去……”

“我们自然不愿意这种人做我们的将军,暗地里都不服气,可也没办法……”

“姑娘,我就知道这么多,我……”

闻言,崔梦溪目光一闪,缓缓后退两步。

“你走吧。”

那人顿时微微一愣,扭头看向身边依旧昏迷的同伴,迟疑着开口:“那他……”

“你仔细看看。”

崔梦溪风轻云淡的开口。

战战兢兢的低头,那人似乎有所预料,伸手探了探他鼻息,顿时吓得后退两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随即一脸惊恐的落荒而逃。

眼看着他跑远,崔梦溪这才低头摘下那人头顶的一丛草,将其收好,随后才将那人扶到另一边,伸手在其背后按摩。

方才他倒下的地方,恰好是一丛药草,香味虽清淡,嗅久了却会陷入假死状态,失去呼吸。

想要唤醒,也并不难。

很快,那人便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感受到的便是身后舒服的按摩,他顿时忍不住低呼一声。

“你醒了?”

崔梦溪声音轻灵,笑着开口。

那人立刻回头看去。

身后少女虽是一身粗布衣衫,却难掩姿色,一双杏眼熠熠生辉,看得他有些呆了。

崔梦溪眨了眨眼,伸手在他眼前轻挥。

“你怎么了?”

“啊……没事!”

那人立刻回过神来,看着眼前少女人畜无害的模样,心中警惕顿时放松了几分,随即疑惑起来。

“姑娘,我……”

知道他想问什么,崔梦溪笑着说道:“你昏迷了。我一过来就看到你倒在地上,恰好我会些医术,便救你醒来。”

说到这里,崔梦溪语气微微停顿,随即疑惑的再次开口。

“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这林子里虽没多少猛兽,可却有不少毒蛇,很危险的。”

见她竟主动关心他,那人心中警惕立刻全部放下,有些苦恼的锤了锤脑袋。

“好像是被人偷袭了……也不知道我那同伴去了哪里。”

第8章 获取信任

四周看了看,他眼底顿时露出一丝怯意,却多的是犹豫不定。

似乎猜得到他的想法,崔梦溪善解人意的说道。

“他可能是一个人回去了,要不我们找找看?”

救醒此人,从来不是她的目的。

她是要获取此人的信任,让他带着她回军营,如此一来,才方便探听消息!

那人闻言顿时蹙眉,显然对她的猜测很是怀疑。

崔梦溪关切的看着他,没有催促,等着他的决定。

谁知他想了一会儿,目光却缓缓转移到了她的身上,双眼也渐渐眯起,露出一丝别样的意味。

崔梦溪顿时装作一副害怕是模样,后退了一些。

“你……”

才一开口,那人便如受到刺激一般,嘿嘿笑着开口。

“这么深的夜,姑娘一个人在外面,也不安全啊……”

咽了口口说,他宛如着魔一般,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不如便由哥哥陪你一夜……”

话落,他突然伸手向她抓来!

这拿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还真是不少呢……

崔梦溪立刻眸光一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出手扯住他胳膊,随即身子一转,猛然提膝!

“啊——”

同样的一招,在她这里用得十分顺手,正中某些脆弱的部位。

那人顿时惨叫连连,一脸震惊的看着她,随即反应过来,结结巴巴的开口。

“你、你……”

“敬酒不吃吃罚酒!”

冷哼一声,崔梦溪一把抓住他衣领,将他抵在树干上。

“你那同伴已经死了。”

此言一出,崔梦溪立刻感受到那人身子的僵硬。

唇角缓缓勾起一抹邪气的笑,她语调幽幽,继续开口。

“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带我回营地,他们不会认为是你故意带人回去,只会以为是你自己不小心,被其他人跟踪了。”

“我给你时间考虑,三个数后,告诉我你的选择。”

说罢,她直接放开手,起身斜倚在他对面的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随即唇角一掀。

“一。”

重新获得自由,那人眼底惊慌还未完全褪去,便面临如此选择,心神顿时乱了。

崔梦溪也不急,只徐徐的再次吐出一字。

“二。”

这数字一出,那人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脸色彻底大变,想要起身逃离,偏巧对上少女一双似笑非笑的杏眸。

“三。”

这一字,仿佛一记重锤,落在他心神上。

他猛然抬头,便见崔梦溪随手从旁边折下一根树枝,倏然临近他面前。

树枝划过他脖颈,带起一道淡淡的血痕,崔梦溪笑意渐浓。

“去,还是不去?”

感受着颈间逐渐灼热起来的伤痕,那人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忙不迭的点头。

“去,去!”

成功!

随手将树枝丢掉,崔梦溪快走两步,随即翻身上树。

那人正迟疑时,便听前方树上忽而传来少女清凌的声音。

“带路。”

眼看着她隐藏得如此之好,那人心底也不由得涌上侥幸之意,赶忙爬起来,向军营方向走去,心底却在不断思量着如何解释自己去而复返之事。

小说

湛天仰最有资本、也确是不可一世,万人之上

2021-1-3 8:49:33

小说

她一忍成殇,百孔千苍。

2021-1-3 8:52:4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