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深了,她付出了一切……

她是他的女人,他是她的上帝。爱深了,她付出了一切......
爱深了,她付出了一切......

第1章 半夜的追杀

漆黑的夜幕里,一些都显得很平静。

霓虹灯孤单的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在一个很少有人经过的小巷里,一个匆忙的身影慌不择路的向前奔跑着,透过微弱的光芒,可以看到她那张俏丽的脸蛋。

此时她娇~喘吁吁,双手扶着墙,已经没有力气再跑了。

身后,几个高大的身影朝她奔来。

杂乱的脚步声让她的心一紧。绝望的眼神里无助的看着前方。

“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转瞬间,那些人已经到了娇小身影的面前。

“看你往哪儿跑。”黑夜里,一声声狞笑穿透整个小巷。

她倔强的抬起头,不屈的眼神扫过那些狞笑的面孔,冰冷的声音里响彻在场每个人的耳膜。

“我死,也不会让你所愿。”

刹那间,娇小身影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把匕首,猛的朝自己的胸口刺去。

围在她四周的那些人一阵惊叫,她闭上了眼睛,嘴角划过一丝浅笑:“爸爸,妈妈,再见了。”

正当她接受死亡的来临时,只觉手腕处一痛,手上的匕首被踢出了很远。

她睁开眼睛,面前是一个高大的男子,他的嘴角弯弯,潇洒的一笑,冷冷的看着四周那些黑影。

“你是谁,少管闲事。”几个人正要上前,高大男子邪魅的一笑:“我想你们都应该认识我吧,不想死的赶紧给我滚。”

他的声音里带着不容违背的坚决。那些人慌忙对视了一眼,彼此看了看,一个个消失在黑夜里。

“你没事吧?”

她缓过来的时候,发现那个男人正直视着他。

两人之间离的很近,她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男人味。

那种味道如此的与众不同,让她有一些迷~乱。

“我没事,谢谢你救了我。”她勉强笑了笑,蓬乱的头发下,是她那张白皙漂亮的脸蛋。

男子忽然抬起头,眉角轻挑:“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

女子一愣,忽然低下头去。

男子似乎猜透了女子的心思,笑道:“既然这样,你就先跟我回家吧。”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女子瞟了一眼那些轮廓分明的男子,说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男子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聚精会神的驾着车,无意的问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女子声音低沉,说道:“我叫程婉儿。”


第2章 捡了一个女人

男子的面目忽然一呆,勾了勾嘴角:“哦,我不喜欢姓程的。

程婉儿眉头蹙在一起,不过她并没有打算问对方理由,姓是有父母给的,她改变不了。

车子在一栋豪华的别墅前停下,男子起身钻了出来。

程婉儿紧紧跟在他的身后,打量起这栋别墅。

别墅很大,占地面积大概几千平,别墅的左边是游泳池和高尔夫球场,她愣了愣,只听前面的男子道:“看够了吗,看够了就跟我走。”

此时天已大亮,别墅的门打开,一个白衣男子站在门口,对进来的男子浅浅一笑。

“少爷,您回来了。”

男子哼了一声,衣服脱下,胡乱的扔在沙发上。

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妇快速的叠好衣服,拿了出去。

程婉儿站在别墅的大厅,望着里面豪华奢侈的装修,头顶是洁白的墙壁,脚下是光滑的可以照出人影的瓷砖,四周是标准的欧式风格家具。

“小唐,给她安排个房间。”

“好的。”白衣男子对着程婉儿一笑,说道:“你跟我来。”

程婉儿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男子,对方眼睛里透出的冰冷让他很不舒服。

小唐带着他到了一个房间,程婉儿完全被里面的布置惊呆了,完全的粉色调,各种娃娃,玩具,风铃,墙壁上是一个偌大的镜框,上面一个小女孩的头像在甜甜的笑着。

程婉儿看着墙壁上那个只有八九岁的小女孩头像,有些发呆,她的笑如此的甜美,恐怕会没有人不喜欢。

小唐介绍道:“那是风少爷的妹妹,十年前走丢了。”

程婉儿一愣,有些抱歉的笑了笑。

“你们少爷姓风?”虽然跟那个男人回了家,但至今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这似乎有点不太礼貌。

“恩,少爷的全明是风剑邵,如果你有什么疑问随时找我,你就暂时住这个房间吧。”

等小唐走了以后,程婉儿在缓缓走到床前,坐了上去,松软的感觉让她特别的舒服,房间里带着淡淡的香味,她躺在□□,仿佛做梦一般。

也许如果不是那个男人,风剑邵,也许,她昨夜就死在了那个小巷里。

困意袭,来,她很快进入了梦乡。

别墅的大厅内,风剑邵冷着脸,坐在沙发上。

“去,帮我查一下那个女人的资料。”风剑邵的目光阴冷的可怕。


第3章 那个女人和我有关系吗

小唐点了点头,快速的走了出去,没多大功夫,就拿了一沓资料进来。

风剑邵接过上资料,只听小唐介绍道:“少爷,已经查出来了,你看。”

锐利的目光扫过纸上那个笑的无邪的可爱漂亮大眼睛女生。

程婉儿,17岁,程式集团总裁程卫国千金,自幼父母离异,在日本长大,此次回国是为了其父程卫国一事……

风剑邵的目光渐渐的冷了下来,原来她是程卫国的女儿,这样正好,看来是天佑他风剑邵。

眉角挑了起来,眼神在小唐的脸上扫过,嘴角一勾,邪魅的笑了起来:“很好,就让她先呆在这里,哪儿也不许去。”

虽然小唐对于风剑邵的这个做法并不理解,但风剑邵无论做什么,几乎从来没有出错过,作为他的贴身保镖兼秘书,他只有照做。

不过这个女人身上有着和别的女人不一样的味道,小唐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风剑邵的目光并没有在程婉儿的身上停留多久,但每次风剑邵看向程婉儿的眼神都是那样的异样。

风剑邵慵懒的躺在沙发上,微眯着眼睛,他的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一根烟,缓缓的抽了一口,烟圈徐徐上升,化作一个圆形。

等风剑邵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小唐正一脸坏笑的望着他。

“你有什么企图?”风剑邵对于这个保镖秘书兼好朋友,已经习以为常。

“门外有人要见你。”小唐笑着说道。

风剑邵眉头紧蹙,眉宇之间散发着淡淡的凛然之气:“谁?”

“你忘了,昨天你约好的。”小唐提醒道。

风剑邵哦了一声,再次躺了下来:“让她进来吧。”

小唐走了出去,不忘回头看了一眼风剑邵:“你别忘了,还有个在里面呢。”

风剑邵发出一个响亮的单鼻音,哼了一声:“那个女人和我有关系吗?”

风剑邵盯着门口,昨天晚上,他是记得约过一个女人过来,但是今天,他忽然变得毫无兴致。

为什么闭上眼睛的时候,带回家那个女人的身影却挥之不去呢????


第4章 撒娇的女人

揉了揉太阳穴,门口已经站了一个女人。白色T恤,超短牛仔裤,白·皙的大·腿透着无限的媚·惑,风剑邵缓缓站起身,潇洒的笑了笑,挥手让那女人过来。

女人犹如一滩泥,软倒在风剑邵的怀里。那卓越的风·情让每个男人都无法自已。

“风少,我想死你了。”女人在风剑邵的怀里撒娇道。

风剑邵勾了勾唇角:“是吗,我们不是昨天才见面吗?”

“你难道不知道有种感觉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么?”女人的身体缓缓的贴上了风剑邵的胸·膛,手不安分的伸·了进去。

风剑邵微眯着眼睛,看着女人的举动,那冷冽的目光里寒意逼·人。

女人的手一抖,慌乱的停止了手里的动·作。

她低下头,不敢说话,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冰冷让那些靠近他的女人浑身不自在。

风剑邵淡淡的说道:“你很想吗?”

女人一愣,“我,我……”她嗫嚅了几句,说不出话来。

风剑邵忽然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大手抚·摸着女人柔嫩的脸蛋:“既然你想,我可以满·足你。”

一阵狂·吻,被压在身下的女人有点喘不过起来,在她的记忆中,风剑邵似乎从来没有如此主动过。

“风少……”女人的声音带着渴望,风剑邵锐利的目光和女人的迷·离对视着,他抬起头,朝一个角落里看了一眼,浅浅一笑,如墨的黑发埋进了女人的胸口。

程婉儿在风剑邵的别墅里已经呆了三个月,她几乎已经抓狂了。

自从三个月前被风剑邵所救,她就没有离开过这里。

开始的新鲜,好奇,逐渐的消失,剩下的只有度日如年的漫长煎熬。

她看着窗外,透过宽大的玻璃窗,阳光暖暖的照进房间里面。

此时的房间宛若人间地狱,阴森,可怖。

此刻,风剑邵又带了一个女人回家。程婉儿苦笑,风剑邵在女人身上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从第一天他就和一个女人在别墅的大厅疯狂一直到三个月后的今天,每天都没有间断过,那些女人也没有出现过重复。她搞不懂的是,风剑邵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是癖好?还是真的那么需要女人。


第5章 声音

不过那些被风剑邵带到别墅的女人没有一个不是人间极品,一个个花容月貌,或婉约,或火辣,或安静,或风情,那些形形色色的女人,对于风剑邵来说,或许都是身体的需要,没有一个让他留恋,也没有一个让他正眼看过。

开始的时候,她还担心风剑邵会打她的注意,但是过了三个月了,风剑邵除了和她在一起吃饭外,几乎不和她说话,更不会去看她一眼。她要求风剑邵放她出去,被风剑邵拒绝了。

“你别忘了,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现在要听我的。”

每次,风剑邵都拿这个理由回绝,为了防止她逃走,风剑邵还在别墅的四周加派了人手,并且告诫小唐,如果这个女人从这个别墅跑出去,别墅里的这些人都应该知道什么后果。

所以,她只能乖乖的呆在这里,她也从别人的口里知道了风剑邵的身份——风氏集团总裁。

当她第一次知道风剑邵身份的时候,她被惊呆了,风氏集团的名字她当然知道,这是雄霸S市和宋氏集团,程式集团三足鼎立的三大巨头之一。

可是,风剑邵把她关在这里做什么呢?

程婉儿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想了三个月的时间,还是没有丝毫的头绪。

此时,大厅的正中央,应该只剩下两个人了吧,一个是风剑邵,另外一个则是风剑邵从外面带回来的女人,至于别墅的佣人估计早就识趣的退了下去。

果然,程婉儿的耳朵里再传来旖·旎的声音,她捂着耳朵,努力不让自己去听,但是那让人脸红的呻、吟声还是传进了她的耳朵。

她再也承受不了,猛的推开了房间的门朝大厅走去。

脸色惨白,呼吸急促,她手里的抱枕用力的扔在大厅赤·果相拥的两个男女的身上。

一双锐眸缓缓看向程婉儿,犀利的目光不带丝毫温度。

“我想和你好好谈谈。”程婉儿主动开口。

沙发上浑身赤·果的女人怒目而视:“风少,这个女人是谁啊?”

风剑邵淡淡的笑笑,颇有兴致的看着两个女人对视。


第6章 你打扰到我们了

程婉儿压制住自己忍受了三个月的怒气,挤出一丝笑意:“你好,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我和他说点事。

女人不情愿的把衣服裹在身上,遮住身体的大半部位,赤脚走到程婉儿身边,风少既然不说话,那这个女人不过是风少玩弄过的女人之一,这样就好办了。

“姐姐,你是谁啊,你不知道打扰别人ZA是很不爽的事情么?”女人直勾勾的看着她。

程婉儿摇着手:“对不起,我真的有事和风剑邵说。”

女人冷笑起来:“但你打扰我了。”

啪——

程婉儿还没反应过来,巴掌就煽到了她的脸上,右边脸顿时肿了起来。

身后的风剑邵眉头一皱,但并没有开口的意思。

女人见此,这才更加嚣张起来:“贱人,我在这儿,你快给我滚,别让我再看到你,风少是我的。”

说完,扬起巴掌,又要再打,手腕却别人紧紧抓住了,再也打不下来。

回头一看,风剑邵冰冷的目光看着她,她浑身一哆嗦,颤抖的说道:“风,风少,我帮你教训她。”

“是吗?我的女人用得着你来教训?”

那女人面如土灰,她刚才听的很清楚,风少说这个女人是他的。

“还不给我滚。”风剑邵缓缓的吐出这几个字,却让那个女人魂飞天外,容不得多想,抓起衣服就跑了出去。

处理完这些之后,风剑邵这些转过头,盯着程婉儿笑了起来。

程婉儿脸一红,看到了风剑邵健硕的古铜色肌肤。

她赶紧低下头去,这一幕让她显得很尴尬。

风剑邵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缓缓穿上白色的衬衫和黑色西裤,端正的坐在沙发上,这才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程婉儿喘了口气:“我想出去,你已经关我三个月了。”

“是吗?”风剑邵眯起的眼睛锐利的光芒透了出来,“可是,我还没打算放你走怎么办?”

程婉儿急了:“你想怎么样?”

“我?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再告诉你吧。”

“你……”程婉儿被气的说不出话来,她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如果你要关我三年,三十年,是不是我都不可以出去?”


第7章 我给你钱,放我走

风剑邵笑着点头:“不错,你理解的很好。

程婉儿总算明白了,风剑邵是故意的,可是她和风剑邵根本不认识,只有在三个月前,他们才第一次见面。

“我可以给你钱,只要你放我走。”程婉儿踅摸着能让风剑邵放他走的办法。

风剑邵却大笑起来,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钱?小姐,你觉得我是缺钱的人吗?”

程婉儿脸上烫如火烧,她忘记了风剑邵的身份,风剑邵在整个S市的资产都无法用数字统计,在他面前提钱,等于在打他嘴巴。

“我要怎么做,你才会放了我?”她声音带着无奈的哀求。

“这个,简单,明天你陪我出去一趟。”风剑邵的语气平淡的说道。

程婉儿一阵兴奋:“你说的是真的?”

“我的话不喜欢说第二遍。”说完,风剑邵转身走了出去。

程婉儿回到房间的时候,兴奋的心情掩饰不住,明天,她就可以出去了。

不过没过多长时间就有人过来敲门,是别墅里扫地的田妈。

“程小姐,刚才少爷吩咐过我,让我给你准备像样的衣服,以备你明天穿。”

程婉儿皱起眉头,衣服?为什么要换衣服?她身上的衣服不是很好吗,这是她在日本的时候经常穿的衣服。

“我不换。”她坚定的说道。

“少爷说过了,如果你不换的话,就别想出去了。”

程婉儿的心一紧,看来风剑邵已经预料到她不会换他准备的衣服,所以才这样吩咐田妈的吧。

为了能及时顺利的出去,她只好乖乖的换上了那身衣服,对着镜子照了照,里面一个像是公主一般的女子秀丽,漂亮,细眉,大眼,琼鼻,红唇如砂,肌肤胜雪。

田妈在一旁称赞:“程小姐,你可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

程婉儿莞尔一笑,没有哪个女人会对别人的称赞无动于衷。

她低声问道:“田妈,你知道明天要去哪儿吗?”

田妈笑笑:“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少爷的事情,我从来不过问的。”

在田妈的安排下,总算有一件让她比较喜欢,田妈也没有异议,决定第二天就穿这件了。

那是一件白色的连衣裙,穿在程婉儿身上的时候,宛若人间的天使,田妈看着镜子中的程婉儿不断的称赞:“孩子,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子。”


第8章 跟我走吧

程婉儿有些不好意思,回到房间,把那件衣服挂在衣柜里,不用她提醒,明天田妈也会过来帮她打扮的。

……………………

她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风剑邵眼前一亮,目光在程婉儿的身上盯了足足三秒钟,这才装作无所谓的说道:“你这套衣服很有特点。”

程婉儿嗯了一声,风剑邵对程婉儿身后的田妈说道:“田妈,你再去给她换一件。”

程婉儿一愣,不解的看着他:“为什么?”

风剑邵语气冰冷:“我说换就换。”

田妈应了一声,对程婉儿说道:“程小姐,我们再进去试一件吧。”

程婉儿来气了,说道:“不,我就穿这件。”

风剑邵玩味的看着程婉儿:“你确定?”

程婉儿赌气道:“确定,我就穿这件。”

风剑邵从沙发上起身,朝外走去:“那好。跟我走吧。”

程婉儿看了一眼田妈,田妈笑着说:“没事,你跟少爷去吧。”

程婉儿皱了皱眉,风剑邵带给她一种压抑的感觉,那个男人浑身的冰冷,让她想保持一定的距离。

风剑邵潇洒的弹了个响指,那种流里流气的感觉让程婉儿眉头始终没有舒展。

在这里已经几乎被软禁了三个月,今天是第一次走出风剑邵豪华的别墅。

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她闭上眼睛享受起来。

旁边是一声冷笑,程婉儿睁开眼,她想不明白为什么风剑邵总是看她不顺眼,既然如此看不惯她,为什么不肯放她走。

虽然回国已经三个月的时间,还不知道家里的消息,她迫切的想打开电话给姨妈。

风剑邵却不给她这个机会,手机早被没收了,她此时只能任由风剑邵的摆布。

见程婉儿乖乖的做好,一身天使模样的可爱恬淡,的确让男人无法自已。

嘴角划过一丝冷笑,只可惜这样的女人注定和他无缘。

“我们要去哪儿?”程婉儿手指紧紧抓住旁边的扶手,眉宇凝到一起。

风剑邵哈哈大笑起来:“有这么害怕么?”

程婉儿小声的说道:“能速度慢点吗?”

风剑邵瞟了一眼程婉儿居然点了点头:“好,可以。”


小说

有钱有势有颜有貌的大总裁看上我。

2021-1-3 8:46:18

小说

湛天仰最有资本、也确是不可一世,万人之上

2021-1-3 8:49:3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