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离开的真相……

五年前,只因闺蜜的一个电话,扔下第二天即将订婚的爱人悄然出国。,五年后,回国时身边多了一个小奶娃。,原本以为像两条平行线一样不在相交。,可谁又知道阴差阳错的相遇,让她在也无法逃离。,孩子的身世之谜……,五年前离开的真相……,待谜团一一揭开时,却发现原来这个男人依旧爱着自己。
五年前离开的真相……

第1章 八黎!

在F国一家医院的手术台上,一个身体虚弱的女人,正在拼尽全力握着庄颜曦的手。

“颜曦,帮我好好照顾孩子。我不能看着她成长,听她叫我妈妈了。

以后一切都拜托你了,等孩子长大了,请你告诉她……她的妈妈很爱她。

也很爱她的爸爸,还有……帮我告诉浩然,我很爱他。

我没有背叛他,当初离开他我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孩子的名字我已经想好了,小名就叫清清。

清清白白的意思,大名就叫杨紫清。

我希望有一天,浩然和清清能相认。

我希望有一天,清清能改回姓江!”

五年后。

从F国飞往H城的飞机,划过天际!

“阿姨,我们是要回家了吗?”一个小奶娃眼睛大大的看着身边的庄颜曦。

“是的,我们回家了!”庄颜曦意味深长的飞机眩窗外。

“琳琳,我把你的女儿带回来了。我只想让她在你的家乡,看看你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你应该不会怪我吧!”

看着眩窗外的白云皑皑,庄颜曦不由得握紧了小奶娃的手。飞机落地后,一手牵着小奶娃,一手推着行李箱,一步一步走出了机场。

五年了,五年后的这里,并没有多大的改变。

仿佛像正在等待一个离家出走的孩子似的,不敢改变这里的一草一木。

连空气都是五年前的味道!

“江总,这次您去欧洲会见四大银行家,是不是江氏集团未来要把重心转移欧洲了……”

“江总,听说您要和霍家千金订婚了,不知道这次去欧洲有没有提前考察结婚圣地的打算呢?”

“江总……”

今天H城所有新闻报社几乎都把所有记者派到了机场,来围堵这个富豪排名榜上,位列第二位的钻石王老五。

和一群记者围追堵截不同,庄颜曦和小奶娃则显得身影落寞的些许。

走出机场看着自己离开五年的家乡,庄颜曦闭上双眼,美美的和这个城市来了一个拥抱。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哪里都不如自己的家乡好。

“清清,我们回家了!”看着身边的小奶娃,庄颜曦不由得嘴角微笑着。

早在F国的时候,庄颜曦就提前做好了回国的打算。通过网络找到了一家信誉非常好的中介,帮自己物色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如果是自己一个人,无论怎么样都无所谓。但是现在清清跟着自己,这就无论如何都不能委屈了孩子。

跟着中介来到了提前租好房子的小区,一切都比自己预想的要好。其实自己的家乡不在这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巴黎决定回国的那一刹那,自己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了H城。

是琳琳冥冥之中的安排,还是有一股力量告诉自己一定要回到这里。

总之,自己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了H城。

两个人的行李,仅仅用一个行李箱就装满了。因为庄颜曦自己也不知道会带着孩子,在这里住多久。

毕竟这里……

“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吗?”小奶娃怯生生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清清,以后我们就生活在这里了,这里是你妈妈的家乡。”蹲在小奶娃的身边,庄颜曦不由得环视着这里的一切。

未来的一段时间里,连庄颜曦自己都意想不到会发生一些自己无法预期的事情。

江浩然的飞机因为天气原因,不得不备降到了F国巴黎。

身边的随从都知道江浩然最忌讳的就是让任何人提及F国。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就连贴身特助也不敢问原因。

站在巴黎酒店总统套房的阳台上,看着不远处的巴黎埃菲尔铁塔,江浩然点燃了手里的香烟。

这几年自己抽烟越来越频繁了,确切的说是从六年前开始。

从那个女人离开自己的时候,香烟是唯一排解自己内心忧愁和苦闷的良药。

“江总,陆少的电话!”特助恭恭敬敬的把手机递到了江浩然的手里。

“听说你的飞机备降巴黎了,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在也不准备踏进F国的土地呢!”

“怎么突然想通了?”

陆辰轩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摆弄着手里的水晶球。

“哼……”

听着自己的发小,在电话里的嘲弄。江浩然不以为然的从鼻子里发出了微乎其微的鼻音。

抽完最后一口香烟,江浩然气若幽兰的吐出最后一个烟圈。

“别忘了,这里也有你不想见的人!”不等对方有所反映,电话里已经传出了忙音。

“卧槽……”

自己的发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还是一起度过大学时光的同窗好友。今天竟然触及了自己内心深处不愿意面对的禁地。

拉开抽屉看见触手可及的首饰盒,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对独一无二的订婚戒指。

之所以没有扔掉它,之所以还把它放在自己的身边,完全是因为想无时无刻告诫自己,那个在订婚前夜悄无声息,一个电话、一张纸条、一个口信都没有留给自己的女人,是有多伤害自己,有多无视自己。

当初再多的甜言蜜语,在现在看来都化为乌有。自己多么努力的付出,在自己看来都是被人嘲笑万年的痴情种。

是的这么多年,陆辰轩一直都是这么告诉自己,一直都这样对自己“洗脑”

感觉到办公室压抑的气氛,松开束缚在西服里的领带,拿着车钥匙从总裁专梯径直的走向地下车库。

一辆黑色宾利,穿梭于这个城市的夜生活。

来到熟悉的酒吧,看见包间里那些熟悉的面孔。只有这个时候,陆辰轩的心情才能得到放松。

“江浩然那小子,跑到欧洲去了!你怎么也这么晚?”

看着身边的那些早已经醉生梦死的人,陆辰轩并没有想回答他们。

自从五年前开始,高冷已经成为陆辰轩的代名词。

无论是身上的朋友还是大众眼中的自己,只要是陆辰轩不想回答的问题,任何人都别想从他嘴里套出实情。

随着陆辰轩的到来,酒吧包间里逐渐的热闹了起来。

第2章 老友重聚!

身家比江浩然还多几个零的陆辰轩,早已经是这里女人们眼中的座上宾。

来这里的人们都是寻求刺激和打破寂寞的,陆辰轩也一样,在外人眼里高高在上的陆氏集团的总裁,也是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的男人。

这些年那些女人们跃跃欲试的,想要挑战这个禁欲系的男人,但是有的连身体都碰不到。

即使被他挑走的女人,也几乎没有能和他发生关系的。

这些女人无非就是想要钱,而自己有大把的钱。

看着这些女人绞尽脑汁的取悦自己,自己的自尊心和高傲,也充分的在这些女人身上得到了满足。

经历过一天的时差,庄颜曦又回到了满血复活的样子。

给清清提前准备就安排好了幼儿园,既然已经决定要留在这里,那就尽快让孩子适应这边的生活和学习。

“清清这里的幼儿园,是阿姨特意为你安排的。”

圣帝歌幼儿园是一所私立国际双语幼儿园,在这里上学的孩子,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的孩子。总之都是含着金钥匙,出生就赢在了起跑线上的。

当初再选择幼儿园的时候,庄颜曦也有考虑过,其他平民幼儿园。但是清清已经错过了集体入学的时间,唯独这所私立幼儿园专门给有钱人孩子开的。

压根也不在那些富二代的孩子们,喜欢什么时候入学。

把清清亲自交到老师的手里,看着她和其他孩子们打成一片,庄颜曦的心也算是稍微安顿了下来。

回来已经将近一周的时间了,自己的工作问题,已经列入下一个要解决的问题。

虽然这五年,在F国也存了点收入。

但是,相比私立幼儿园高额的学费。那点钱很快就要坐吃山空了。

既然当初在琳琳面前答应她要照顾好清清,自己就要尽一切的能力给孩子最好的。

所以当两个非富非官的一大一小,走进圣帝歌幼儿园的时候,无论是园长还是代班老师。都像遇到了一对奇葩一样,大跌眼镜的看着她们。

自己不是装,也不是打肿脸充胖子。

只是庄颜曦从心里太心疼这个小奶娃了。

最好闺蜜的遗腹子,去世前的生命嘱托。

庄颜曦没有理由不好好心疼这个孩子。

把清清交给老师之后,庄颜曦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的走出了幼儿园。虽然幼儿园不是寄宿制,晚上就可以把孩子接回来。但是,毕竟在过去的五年里,这孩子一直寸步不离的跟着自己,现在突然间要有一天的时间看不见孩子,庄颜曦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庄颜曦,真的是你呀……”一个年纪相仿的女孩子惊讶的看着自己。

“呃……惠雅……是你?”庄颜曦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个城市里,还能再见到高中时的同学。

“听说你五年前出国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抓着庄颜曦的手,使劲的摇摆着。

从庄颜曦的心里,其实自己是不想再遇到熟人的。想到自己五年前突然的离开,以至于连研究生的学业也荒废了。

以Z国人八卦、好打听的“爱好”自己离开的事情,不知道早就被传了多少个版本。

“刚回来没多久。”面对着自己的老同学,庄颜曦言简意赅的又不失风度的回答着。

“你怎么会出现在幼儿园这里,你的孩子……”

“别乱猜,我只是路过好奇多看了两眼罢了。”

没等对方问完话,庄颜曦就打断了对方。

不想因为这个问题,继续纠缠着自己。更不想让清清曝光在外人面前。

“我在陆氏集团工作,有事你可以去那找我。”看着庄颜曦强硬的态度,和不悦的面色。惠雅也变得小心翼翼的。

“抱歉,我刚回来。还在找工作!”

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名片,庄颜曦微微的笑着。

“没关系,你可以给我一份你的简历吗?我可以帮你问问我们公司的人力资源部。”

“陆氏集团不但有总公司,下属还有很多分公司。你既然在海外呆过,我相信在陆氏集团找份工作还是没问题的。”

“好,但我现在没有。晚上我发到你的邮箱里。”

打开从F国带回来的笔记本电脑,在文档里轻轻松松的做出一份自己的简历。

自己没有对惠雅的话,报以任何希望。只当是朋友间一个小小的关心。看着一封封简历,从邮箱里发了出去。

“林助理,拜托你了。你就把这份简历,给陆总看看吧。她是我的朋友,刚从国外回来。我已经把她的简历给人力资源部的同事看过了,只要您稍微吹吹风。我相信我朋友一定会被录取的。”

惠雅双手合十的站在陆辰轩的特助面前卑微的仰视着。

“你不是不知道,陆总最讨厌的就是走后门这种事情,陆总的做事风格向来是光明正大,你这么做就不怕连你自己工作都不保吗!”

惠雅是整个总裁办秘书团里最老实本分的一个,一个默默无闻最不起眼的小秘书。

和那些无时不刻不准备在陆辰轩面前,卖弄自己甚至想着各种能搏出位的秘书相比,这个最不起眼的算是最安分守己的。

但是即使这样,也没有任何理由,让自己的朋友跳过层层筛选就这样,以走后门的方式进陆氏集团,甚至走进总裁办当上行政助理。

看着林海阴沉着脸离开秘书办公室,惠雅并没有打消帮助庄颜曦的想法。

自己虽然不像林海那样,经常能走在陆辰轩的身边,但是总归是在同一个楼层。身为总裁秘书,即便是最不起眼的那一个。

自己也好过那些其他楼层的小职员。

公司人都知道真个陆氏集团,摄像头最多,安保措施最严的当属是陆辰轩所在的楼层。出入有自己的专门的总裁专梯,其他职员想接近总裁,根本就不可能。

所以惠雅决定为了自己的好朋友,铤而走险一次!

从欧洲出差回来的江浩然,再从机场的路上接到自己父亲的电话。

第3章 简历!

江浩然的父亲原本去年从江氏集团董事长位置上退下来,并顺理成章的让自己的儿子继承了公司。平日里夫妻二人沉浸在颐养天年,膝下承欢的日子。

江浩然的妹妹和妹夫当年在医科大学的时候,就互相爱慕。加上双方家世相当,大学毕业后就早早完婚,双宿双飞的在米国专心研究医药。

老两口思女心切,原本还可以经常飞去米国看望一下小外孙。但是,随着身体的衰退。江浩然的妹妹毅然决然的把儿子,放在自己父母身边。

“先不回公司了,直接去圣帝歌幼儿园。”坐在劳斯莱斯幻影里,冷冷的对司机说道。

“你们看这不是江氏集团的总裁江浩然吗?”

“是呀,不过听说,他是单身……怎么会来幼儿园接孩子呢?”

“说不定是私生子呢?有钱人哪个感情生活不是一塌糊涂的。”

听着身边的那些女人的闲言碎语,江浩然不动声色的看着手里的合同。

这些人的话,向来都攻击不了自己的内心。不动声色的看着手里的合同,好像那些人议论的是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外人。

“舅舅,舅舅。”一个帅气的小霸王站在车门前,奶声奶气的打着招呼。

妹妹、妹夫双双在米国一心研究医药,外公、外婆毕竟跟自己隔代人。所以更多的时候,孩子还是非常粘着江浩然的。看着他处理工作、跟管理层一起研究合同。

“舅舅,最近我们班转进来一个小朋友。你看就是个站在门口的那个。”

顺着手指,江浩然看见一个小奶娃一个人站在圣帝歌的门口,不时左顾右盼的寻找着庄颜曦。

小奶娃显然并没有看见江浩然,即便是江浩然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这个看起来跟自己有些神似的小奶娃。

眉头微微的皱起。

H城最大的高尔夫球场,随着一杆杆的击出,看着高尔夫球优雅的跑出了一记优美的抛物线。

“和欧洲四大银行家谈的怎么样了?”握着高尔夫球杆,陆辰轩气定神闲的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江浩然。

作为城中最有钱的两位黄金汉,早已经是这家俱乐部的常客。

“我很好奇依仗霍家在欧洲的势力,干嘛还要自己辛辛苦苦的去欧洲见那些外国佬。”

“我不喜欢依靠女人!”用眼角看了眼陆辰轩,走往下一个球洞。

江浩然虽然身家不如陆辰轩,但是身边的女人,从来都没有断过。

和陆辰轩不一样,这些年往江浩然身上贴的女人不在少数,好多生意人都用各种方式往他身边,甚至送过女人。

但是都被他悄无声息的打发了,在自己心里女人都是一样的。无非是冲着自己的钱来的,靠着自己的地位和名声,得到物质金钱上的一切。

有钱就有爱!

有钱就有情!

钱能买来一切,甚至就连生儿育女都能用金钱来衡量。

“娶了霍佳丽,霍氏集团的一切就都是你江大少的囊中之物。”

“呵……是江氏集团的一切,都被他们霍家所觊觎了吧!”提到霍氏集团就满脸的不屑,想到霍佳丽更是满脸的不在乎。

当初在自己身边众多女人当中,只有霍佳丽是一个比较会察言观色的女人。一项高傲的霍佳丽在面对身边众多追求者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能入的了她的眼睛,唯独再一次商业聚会上,陪着自己父亲来的霍佳丽,一眼就喜欢上了孑然一身的江浩然,在加上霍家的实力,俩人确实门当户对。

或者说在纯粹的感情基础上,也参杂着想得到江太太头衔的目的。

江浩然不在乎把江太太的头衔给哪个女人。但是他在乎的是那些以金钱为目的的接近,作为商人的自己,每天和充满铜臭气的商人打交道。

但是自己最纯粹的感情,曾经看的高高在上的爱情。却被自己保护的很美好!

相反金钱却被他踩在脚下,就像鄙视一泡狗屎一样,不屑一顾!

办公桌上已经堆满了文件,陆辰轩拿着签字笔正在一份份的签着字。在众多的文件中,一张单薄的简历,无意中飘落在陆辰轩的脚下。

自己从来不过问公司招聘的事情,即便是总裁办的秘书,最多也都是林海来处理。

出于好奇陆辰轩拿起地上的那张简历。

“轰–”看着简历上的照片,标准的微笑。干净利落的马尾发型,一身职业装。

陆辰轩的心里就像被电流冲击了似的,眼睛定定的看着照片上的人。

“呵……”

五年了!五年前的不辞而别,自己像个被抛弃的孩子似的被所有人耻笑!

“陆氏集团的第一继承人,在订婚前夜居然被悄无声息的抛弃!”

“陆辰轩未婚妻在订婚前一夜突然出国!”

那段时间自己的笑话,充斥着整个城市茶余饭后的谈资。

五年了!

伤疤刚刚好了,无情的一张简历,又把伤疤恶狠狠的撕开。当年的不告而别,现如今都明晃晃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究竟是把自己当成了跳梁小丑还是玩起了欲擒故纵的狗血手段。

五年前的陆辰轩是个感情白痴,白痴到掏出了真心被人家无视的各种践踏。

五年足以让一个人成长,也足以让一个人的心死去。

可以让陌生的两个人,变成相知相爱的爱人。也可以把相知相爱的两个爱人,活生生变成仇人。

没错,仇人!

还是再次相见分外眼红的那种。

拿着简历的手,狠狠的攥成拳。简历也被弄的像废纸一般。

原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交集,原本以为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但是现在是爱是恨、是心痛还是千百世界的轮回。

“究竟是谁把这份简历夹杂在文件里放在我办工桌上的,究竟是谁?”整个办公区都充斥着陆辰轩的怒吼声。

站在面前的秘书们都低下头面面相觑,而站在陆辰轩身边的林海,偷偷的瞄了眼桌子上的那份简历。

第4章 相见!

看了眼简历上的名字,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对面的惠雅。

当初惠雅求自己帮忙的时候,虽然没有仔细看过简历,但是也扫了一眼简历。

惠雅就像一个偷吃了糖果的小孩子一样,躲在最后一排。低着头尽量不让对方发现自己,甚至还曾在心里幻想着自己能被人不为所知的忽略掉。

“抱歉,总裁。这件事是我疏忽了,这份简历我会处理的。”林海微微的低下头,认真的说。

陆辰轩留下了简历,让所有人都出去。

“庄颜曦女未婚F国圣轩集团行政助理工作三年,现住址……”

“呵呵……”

抛弃了自己五年的女人,现在又用卑鄙龌龊的手段,想回到自己的身边。

游戏不是你说开始就开始,你说结束就结束的。

五年前那个痴情少年陆辰轩已经死了。现在的陆辰轩已经不是那个在可以被你玩的团团转的傻小子了。

呵!

庄颜曦,既然是你要重新开始洗牌,那这场游戏的结局,就不是你能说的算了!

回到办公室的惠雅,心里像装了兔子一样忐忑不安。

自己工作已经两年了,也从来没见过几次总裁发火。其实当初自己也是头脑发热,出于真心想帮助朋友的心态。才偷偷的把简历塞进了文件里一起送出去的。

陆辰轩一连几日都没有回公司,自己虽然是秘书,但也不是经常能进总裁办公室的。

因为大多数的时候,总裁办公室都是锁着的。

其实把简历送出去之后,惠雅也有一丝丝的后悔。就像林海说的那样,总裁是一个说一不二最讨厌背后搞小动作的人。

自己的行为或许非但能帮助庄颜曦,说不定连自己的工作都保不住!

“林海,总裁会不会知道是我的把简历偷偷塞进文件夹里的。”站在茶水间低着头,惠雅小声的问着。

“你难道是第一天跟在总裁身边嘛?你难道不知道,总裁最忌讳的是什么?”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小秘书,林海眼里的寒气,足以把一个不起眼的小秘书活活的吓死。

惠雅也是第一次这么干,再加上陆辰轩最后好像并没有把庄颜曦的简历扔掉。所以心里更加的害怕起来。

华灯初上的夜晚,陆辰轩一个人站直办公室。透过落地窗看着外面的万家灯火。

自己恨了五年的女人此时此刻就跟自己在同一个城市,外面的这星星点点的灯光,哪一盏是她家的?

五年前悄无声息的离开,五年后又悄无声息的回来。如果不是一张简历出现在自己的办公桌上,这个女人是打算一辈子都不从自己面前出现吗?

凭什么自己的人生就要被她无情的践踏,凭什么自己的生活,是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这个女人究竟有什么能量,像被赋予了魔力一样。把自己吃的死死的。死死的……

看着那张简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女人。再次面对的时候,唯一让自己感兴趣的就是简历上面的那个地址。

从F国回已经一个多月了,庄颜曦依旧每天坚持送清清上幼儿园。之前还曾经担心过清清会不适应这里的生活,虽然骨子里是Z国人的基因,但是毕竟五岁之前都是在西方那个一日三餐都是面包、香肠……的国家长大的。

清清也曾经问过庄颜曦为什么要回到这里?

看着孩子纯真的问题,庄颜曦没有告诉她,她的爸爸也在这个城市。只要她想随时可以带她去找自己的爸爸。

所以处于保险起见庄颜曦只是告诉她,这里是她妈妈的家乡。

让孩子来感受一下,自己母亲的家乡。不要把思念和想象停留在照片上。落叶归根是Z国人固有的保守思想,走的再远也要记得回家!

所以当初庄颜曦毫无犹豫的呆着清清回到了这里。这个从来没有感受到一天来自亲妈的母爱,没有喝过一口母体里奶水的孩子。

自己只是接替了好闺蜜的临终嘱托,把这个孩子抚养长大。

都说孩子是父母生命的延续!让杨琳的生命在清清身上得以延续。

庄颜曦不敢冒险的把孩子带到他的面前,也没想过把孩子带到他的面前。自己既然答应琳琳要好好抚养她长大。这辈子就没想过会把孩子带到那个面前。

从幼儿园回来的路上,清清每天都会跟庄颜曦说着幼儿园发生的事情。很显然母亲的过早地去世,父亲在自己童年的缺席,并没有影响这个孩子的成长。

看着那个女人走进了自己的视线,陆辰轩优雅的走下了车。

“叔叔……”

随着小奶娃礼貌的打招呼声,庄颜曦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陆辰轩,脑子顿时一片空白。

五年没见的男人,自己的初恋男友,即将成为未婚夫的人。

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曾经想过两个人再次见面的场景,但是从来没想过会见的这么猝不及防!

身体就像定在那里,眼睛铮铮的看着陆辰轩。五年了!即使回来了,自己也不敢有过想再遇到他的念想。

偌大的城市,想见一个人很容易。但同样不想见一个人也不是难事。但是就是这样不偏不倚、猝不及防、毫无准备的就出现在你面前了。

自己也有想过再遇到对方时会说什么?是解释还是淡淡的微笑就好。再好的预习,在突如其来的现实面前,都瓦解掉了。

“庄小姐,五年没见别来无恙!”

带着一身的寒气,陆辰轩高傲的一步一步走向自己。

“辰轩……”

“你没资格这么叫我。”死死的捏住庄颜曦的下巴,眼睛定定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

“从你离开的那天起,从你彻底抛弃我的那个晚上开始,你在我心里已经死了。”

看着面前的人对自己的恨,庄颜曦的心里反倒轻松了很多。

“妈妈,你认识这个叔叔吗?”

清清虽然只有五岁,但是她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杨琳在生下自己之后就难产死了。庄颜曦只是替自己的母亲照顾自己,私下里她都会喊她阿姨。

但是在有外人的时候,清清还是会叫庄颜曦妈妈。一个没有母亲也不知道父亲身在何处的小奶娃,心里是多没有安全感。

第5章 被录取!

孩子毕竟是孩子,她没有考虑过,也考虑不到这会不会对庄颜曦带来影响。

看着眼前这个怪叔叔,嘲弄着自己的“妈妈”清清害怕的往庄颜曦的身后钻。自己听不懂大人之间的对话,但是从语气和态度上她知道,这个叔叔不喜欢“妈妈”

紧紧的抓住小奶娃的手,庄颜曦假装着淡定。

其实内心早已经波澜不惊。

哄着清清入睡之后,庄颜曦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原本安安静静的生活,在今天遇到陆辰轩之后,全都瞬间化为乌有。

在过去的五年,庄颜曦不止一次在深夜里偷偷的想念这个男人。自己的不告而别,给这个男人带来的伤害。

庄颜曦问过自己很多次,后悔吗?不告而别的离开,甚至连一张纸条都没能给对方留下。

庄颜曦不奢望自己能得等陆辰轩的原谅,因为的确就是自己伤害了他。

未来能做的就是远离这个男人!各自相安无事的生活。

“总裁,这是最新的合同内容。”林海毕恭毕敬的把合同放在了陆辰轩的办公桌,看着背对着自己的陆辰轩淡淡地说。

“这份简历我会处理掉的。”无意间看到桌子上那份被惠雅塞进来的简历。

“通知她下周一上班!”比林海更快一步拿起桌上的简历,眼神凛冽的看着。

“what……”

“纳尼……”

陆辰轩的话说完过了很久,林海才反应过来话的内容。

从来都不为任何人走后门的总裁,今天这是怎么了?

一个不起眼的海归,竟然能让这尊大佛为其开绿灯。

不敢多揣测这个高冷男的心思,越过HR跳过一关一关的面试,直接就把一个女人直接招收麾下。

这样的陆辰轩自己还是第一次看见!

“那职位呢?”

陆氏集团的确有一些岗位在招聘进行中,但其中一些已经尘埃落定。

这个时候突然塞进一个人来,会不会打破已经既定的格局。

“这次的招聘总裁行政助理不是还缺一个岗位吗?就让她来总裁办做我的助理好了!”微微的闭上眼睛,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靠!

难不成是看上这个女人了吗?

简历上的内容,也很普普通通。

能进陆氏集团的人,不论哪个部门的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前台,也要研究生学历。

一个很不起眼的女人,竟然就这样在没有任何面试的情况下,就堂而皇之的走进了陆氏集团,还是大boss身边的行政助理。

之前的行政助理因为调去分公司工作,所以才便宜了这个女人。

“电话你要亲自打过去!”

卧槽!

身为您的特助,居然现在也干起了HR的工作,是您觉得我太闲了,还是因为您不放心HR部门的工作能力。

不对!

一定是想在那个叫庄颜曦的女人面前,显示您很重视她,让她觉得自己在您心里很重要。

特助又怎么样?

不还是给大boss打工的吗?

既然老板让打电话,那自己也只好苦逼的去乖乖的打电话!

“庄颜曦小姐,我是陆氏集团的总裁特助。打电话通知你,下周一来陆氏集团上班。你的职位是总裁行政助理!”

陆氏集团?

脑子里飞快的回想着自己好像并没有给陆氏集团投过简历,自己求职的事情陆氏集团是怎么知道的?

“不好意思,我并没有……!”

“可你的简历确实出现在了,我们总裁的办公桌上!”

不等庄颜曦说完,林海就快速的堵上了她的回答。

对于陆氏集团在H城,大街小巷的人们都没有不知道的。而对于陆氏集团的那个神秘的总裁,老百姓知道的就甚至甚少!

不喜欢接受采访,不喜欢出席商业聚会,不喜欢在过着高调的生活。

虽然自己也曾经考虑过给陆氏投简历,但是鉴于自己的能力和水平,最后还是没有勇气和底气,选择了放弃!

自从见到陆辰轩之后,庄颜曦感觉自己的生活和世界被搅的天翻地覆。

“庄小姐,你是我们总裁亲点的助理,千万不要让他失望。”听着电话那边的寂静,林海语气里多多少少带着一定的藐视。

跟随陆辰轩多年,耳读目染的看着自己的老板如果做人做事。能在短短的五年时间里,就把陆氏集团发展成H城第一的跨国公司。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魅力和做事风格,即便同样身为男人的自己,也不得不为之折服。在自己眼里能让这座千年冰川为自己大开绿灯的人,一定是有一些手段的。

女人和男人之间……

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跟着陆辰轩在商场上打拼这么多年的自己,早已经见怪不怪。

能走进陆氏又怎样,总裁身边的行政助理又怎样?

整个陆氏集团谁不知道真正的是陆辰轩左膀右臂的这位跟随多年的特助,即便是副总有时候也要看这位爷的脸色。

所以这位庄颜曦小姐,无论你是用哪种手段,搞定了自己的老板。但是只要你在总裁身边呆一天,只要你有一丝丝出格的行为。你都不会在陆氏有呆下去的可能!

“请问你们总裁是?”庄颜曦回来这段时间,知道陆氏集团却对掌门人一无所知。

本来对商场上这些事情,自己本身就不感冒。所以也不大关注这些。

陆氏集团的总裁,哪尊大佛?

“陆!辰!轩!”说完林海恶狠狠的挂断了电话。

不明就里的林海,更加断定这个庄颜曦是一个有手段的女人,都能让总裁为她搞特例,怎么一转眼就跟不认识一样。

呵呵…女人。

听着电话里,最后的说出来的那个名字,庄颜曦的身体里像是被倾注了大量的冰水一样。

自己从来都没想过要打扰他的生活,也没在奢望能再一次的重新走进他的世界中去。

自己不知道陆辰轩是怎么找到自己的住处,也不知道为何自己又莫名其妙的成为了他的助理。

这个男人五年前是自己的爱人,五年后却像一个神一样,趋之若鹜的出现在自己身边。

第6章 上班的第一天!

而自己就像一个透明的物体一样,在他面前一点一点隐私和秘密都没有。

陆氏集团?

陆辰轩?

从大学2年级开始,就和陆辰轩谈恋爱。虽然已经对对方的家庭情况了解了很清楚。但是自己怎么也没想到,离开后的五年,陆辰轩会接手家族生意,会把自己家的生意做大做强。虽然这个男人身上的魄力和玉石俱来的经济头脑,早读大学的时候,就已经了解的很清楚了。没有把陆氏集团的电话放在心里,庄颜曦依旧沉浸在找工作,照顾小奶娃的身上。

“总裁,今天那个新任助理并没有来上班。”一直都在密切关注着庄颜曦,然而今天他却没来报道。

林海的心里有着说不清的感觉,一种觉得那个那个女人是在欲擒故纵,想让陆辰轩亲自打电话。一种感觉又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个女人那天在电话里表现出来的无知又不像是装的。

不管怎样她没来,就不会搅乱boss为整个陆氏定下的墨守陈规。

听到特助的话,陆辰轩的手顿时停下在刚刚门把手上。

哈…欲擒故纵!

“今天的行程全部取消了!”拿着椅背上西服上衣快速的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从地下车库里开着自己的豪车,朝着那个平民小区驶去。

送走了小奶娃,庄颜曦一个人收拾起之前带回来的东西,虽然东西不多,但是还是有一些陈年记忆带了回来。

拿着手里的照片,上面是一对珠联璧合的佳人,穿着学士服相互偎依在一起的照片。那个时候的他们,是多么的情投意合。在同学和整个学校中,都是一段才子佳人的佳话。

虽然那时陆辰轩的家,还没有发展成现如今全城第一的陆氏集团。

但是作为一个家境殷实长相俊美的才子,走在整个校园里都是能引来各种话题。

照片微微发旧,当初离开的时候走的急。只是胡乱的带了一些必备品,照片什么时候放进去的自己都不知道。

只知道这五年来,在F国每当想起陆辰轩的时候,都会不自主的拿出这张照片看。

照片上的自己笑的是那么的甜,照片的那个男人是那么的爱自己。

原本以为会一直爱下去的俩人……一切都是自己的造成的!

自己一直都觉得愧对这个男人!

所以当那天,当他以外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庄颜曦心里并不没有意外的高兴、兴奋、开心。

多希望那个时刻,自己能变成一个隐形人。多希望自己忘掉那个人、那段时光,就像两个人之间从来都没有交际一样。

敲门声把庄颜曦从回忆中拉回到了现实中,带着好奇庄颜曦再一次的看见自己面前的那个男人。

推开门紧紧的抓着庄颜曦的手朝着卧室走去,吃痛的看着眼前这个满眼怒气的男人。

“欲擒故纵?五年前悄无声息的抛弃了我,五年后又悄无声息的回来。是等我亲自上门,求你再回来爱我吗?”狠狠的掐着庄颜曦的下巴,陆辰轩眼里玩味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自己的恨就像毒药一样,已经侵蚀了自己的整个身体里。

“欲擒故纵之后是不是就是怀旧了。究竟是真的念旧还是想再次利用之前的感情,让我原谅你。现在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在看待这张照片,在看待我们的过去呢?”拿着桌子上的那张旧照片,陆辰轩一步步的逼近庄颜曦。

“陆辰轩,我没想出现在你身边。我不会去陆氏上班的,你放过我吧!”

浑身颤抖的看着这个曾经的爱人,庄颜曦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放过?我陆辰轩的世界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把你的简历放在我的办公桌上,既然游戏开始了,就不是你说停就能停的。”

“记住!如果你不想让我亲自给那孩子找到他亲爸,你大可以继续你的想法。”丢下冰冷的警告,狠狠的摔门而出。

以陆辰轩的能力,能查到清清的父亲是谁,压根就不是难事。但是作为一个男人,还是一个有身份的男人,居然以孩子为条件的要挟自己,他明明直到清清是自己的软肋。

可是以今时今日陆辰轩的地位和能力,庄颜曦知道自己根本就玩不过他。

心里在纠结自己到底要不要去陆氏上班?其实去了之后,自己不用猜也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一种状况。

“叮–”一条短消息拥进了手机里。

“明早八点陆氏集团门口见,我说过的话都会兑现的。”短信息带着陆辰轩强硬的口气,这是他一如既往一贯的口气。

看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其实自己并没有足够的勇气再一次的跟这个男人打交道。

在衣柜里找了一套标准的职业装,又给自己画了一个淡妆。

“阿姨,你好漂亮呀!”背着幼儿园统一的书包,穿着西式的校服,看着镜子里的庄颜曦。

“阿姨今天要去上班了,晚上下了班去幼儿园接你,如果阿姨去晚了,你就乖乖的和老师在一起。”牵着清清的手,一句一句的叮嘱着她。

站在陆氏集团的楼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高高耸立的大楼,自己在心里给自己一定的力量。

“颜曦……我以为你不会被录取呢。”看着站在公司楼下的庄颜曦,惠雅兴奋的叫着。

看着惠雅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庄颜曦突然间想到之前,在圣帝歌幼儿园门口,惠雅跟自己说的自己在陆氏集团工作的事情。

“惠雅,我的简历……”看着自己的老同学,又想到自己曾经给惠雅发过邮件,难道出现在陆辰轩手里的那份简历,就是眼前这个始作俑者。

“是我把你的简历放在陆总办公桌上的,为此他发了好大的脾气。”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低着头小声的说着。

想起陆辰轩为这件事发火的样子,惠雅心里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第7章 没有爱只有恨!

不管怎样惠雅出于好心帮了自己,帮自己解决了实际困难,作为局外人他不知道自己和陆辰轩的情况,一切的出发点都是好的。

拍了拍惠雅的肩膀,给了她一个安慰的微笑。

“以后我们可以做同事了。”看到庄颜曦的微笑,也看到自己的好心并没有做坏事,惠雅的内心终于不在内疚和担忧了。

没想到我们的总裁,居然会把自己的这位老同学录取进来。

难道千年的冰川融化了?

“你们打算站在这聊到下班吗?”本来老同学相遇一幅祥和的场景,被陆辰轩的一句话打破了。

今天的庄颜曦一身黑色的职业装,和五年前比,现在眼前的这个女人,更加的成熟、优雅、有女人味。

“陆总,这是我同学庄颜曦。”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陆辰轩,惠雅一切都不怯场的做着介绍。

可能是因为在自己看来,自己的老板破格录取了庄颜曦,让自己对这个千年冰川有所改观。自然胆子也大了起来!

总裁办秘书处的惠雅?一个很不起眼的小秘书,她居然和庄颜曦很熟的样子。

陆辰轩脚步不停的直接走进了陆氏集团的大楼。

跟着自己的老板的步伐,俩人也紧随其后的走了过去。总裁的专梯在另外一处的电梯间里,惠雅带着庄颜曦朝着职工乘坐电梯的地方走去。

就在三人即将分道扬镳的时候,陆辰轩一把抓住庄颜曦的手,走向了专属自己的电梯。

看着庄颜曦就这样明晃晃的被拉走了,惠雅被眼前的事情惊讶到了。

从来不接近女人的总裁,居然拉着一个女人走进了总裁专梯。而这个女人还是自己的同学,第一天上班的庄颜曦。

然而上班的公司职员,也都看到了这一幕。大家都小声窃窃私语着这个陌生女人。

“陆辰轩,全公司的人都在看着呢?”在单独的电梯空间里,庄颜曦愤愤的看着眼前这个淡定自如的男人。

单身钻石王老五、全城排名第一的首富,带着这样的光环陆辰轩,一定是不少纯情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刚才在公众场合不管不顾的拉着庄颜曦的手,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走进了大堂另一处的电梯间里。

为了保护好总裁的隐私,整个陆氏集团只有总裁专梯里是没有摄像头的。而从一楼到16楼的总裁办,电梯运行需要5分钟。

在这五分钟里即便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也会被公司里那些喜欢八卦,爱到处打听的无聊之人,添油加醋的渲染成各种不堪的场景。

“如果你在大声喊的话,我不介意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一个单亲妈妈。”

卑鄙!

无耻!

下流!

除了会拿孩子威胁自己,眼前这个男人还会些什么?

“我带清清回来,不是想让她爸爸来认她的。我自己一个人也能照顾好孩子。”庄颜曦愤愤的回击着陆辰轩。

“我相信庄小姐一定会是一位优秀的单亲妈妈!”

带着玩味的眼神看着庄颜曦,眼睛里充满了不屑,把人拴在自己的身边,将来有的是机会玩。

自己对不起他又怎样?清清是自己的软肋,但是也不能成为任何人攻击自己的武器。过去的五年在异国他乡都抗过来了,怎么还会害怕未来的几十年呢?

女子本柔,为母则刚!

为了清清、为了兑现在琳琳面前许下的承诺,也为了给清清做一个榜样。

电梯在16楼停止了运行,打开门看到林海毕恭毕敬的站在电梯门口,恭迎着陆辰轩。

“带她熟悉公司业务和环境!”头都不回的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剩下俩人面面相觑的站在原地。

细细的打量着庄颜曦,清纯的模样和内心所散发出来的气质,并不像之前自己内心深处所认定的样子。

身为总裁特助在整个集团内部,也算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角色。总裁秘书处的那些花枝招展的小丫头们,以及这次庄颜曦出任的行政助理,都是特助手下被管理的。

这种角色虽然没有公司股份,不是董事会中的一员,参与不到公司年底的股东分红。

但是也绝对是重量级的一员,就像古代皇帝身边的心腹一样。整日陪在皇帝身边,比那些王公大臣、太子贝勒还了解皇帝的心思。

当然能做陆氏集团总裁的贴身特助,自身也是有一定能力的。

能心甘情愿的服侍身边的主子,把自己锋芒毕露的菱角磨平甚至隐藏起来,对方也得是一个能让自己折服的人物。

就这样这些年林海在陆辰轩的身边,替他处理公司里大大小小所有事物。

摆平过那些曾经不安分守己股东们,也折断过那些公司里一心想考陆辰轩上位的莺歌燕舞。

俩人的关系既是朋友又是上下级关系,甚至有时候还能体会出兄弟的感觉。

庄颜曦的头脑自然比不过林海,带着庄颜曦一路上的介绍和讲解,也在暗暗的观察着。

陆氏集团一共16层,每个部门几乎都占据了一层。每个看似独立的部门,但其实又有着紧密的联系。

然而总裁行政助理自然是要和这些部门打交道,跟着林海熟悉了各部门的工作,一起返回了总裁办公区。

其实自己对陆氏集团并不排斥,即便是知道陆辰轩是这家公司的总裁,也并没有排斥这间公司。只是为什么一定是他身边的行政助理,想到要和陆辰轩每天在一个楼层工作,甚至还会低头不见抬头见!

陆辰轩说的对,他对自己没有爱只有恨!留在行政助理的职位也是为了报复自己五年前的不告而别。

林海带着庄颜曦走进了她的办公室,原本之前那个行政助理的办公室是一个很小的多人办公区域。

但是就在前几天陆辰轩突然间,让林海通知HR部门把这间原本闲置的房间收拾出来,告诉他这是未来助理的单独办公室。

这也更加印证了庄颜曦是一个有手段的女人,甚至对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更增加了些许敌意。

第8章 两个孩子!

办公室采光很好,通透的落地窗可以俯瞰整个金融街。HR部门在准备办公室的时候,有些人已经猜测到了,这间屋子的主人会不会是总裁的心上人。

办公室的主人是个女人,还是一个没有经过HR筛选过简历,也没经历过初试、复试就直接任职为总裁行政助理的女人。

这对于陆氏集团来说,绝对是天大的新闻!

林海带庄颜曦去办入职手续的时候,这个HR每个人都无心工作,都带着好奇期盼的眼神观望。

要不是林海在现场,估计大家都会像动物园看熊猫一样,把庄颜曦围个水泄不通。

“庄小姐,既然你能没有经过任何面试就出任总裁助理的职位,想必庄小姐一定有过人之处,那我希望你在以后的工作中不要让我失望。”

甩下一句冰冷冷的警告,林海没有给庄颜曦任何还嘴的余地就离开了。

和陆辰轩一样高冷,让人有一种畏惧感!

这就是所谓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刚才的话还依旧在耳边。

是的!

他说的是不要让他失望,这句话的另一层意思就是如果自己不能胜任或者出现任何问题,他都是有能力把自己踢出陆氏集团,甚至都不用像陆辰轩这个总裁汇报!

看着林海从庄颜曦的办公室走了出去,惠雅偷偷的溜了进去。

“颜曦,你和陆总到底是什么关系?”惠雅带着八卦的小眼神,打量着办公室的一切。

“跟你一样,上下级关系!”气定神闲的庄颜曦没有被惠雅套路出任何话。

“陆氏集团的招聘其实是很严格,这里的人都是经过层层选拔才进来的。你能这么幸运连面试都没有参加,还敢说跟总裁没什么特殊关系?”听着庄颜曦轻巧的回答,惠雅满眼的不相信。

多年的老同学,居然现如今也学会了避重就轻了。

“颜曦你知道吗?当初被总裁发现你的简历时,我都害怕死了!真害怕你不能进来,而我也跟着失业!”

惠雅的胆子向来是很胆小的,自己当初也是鼓足了勇气,才敢把简历偷偷放进去的。

“惠雅,你是怎么进的陆氏集团?”

“其实是一个很简单很狗血的故事,有一次我在陆氏集团旗下的酒店里,无意中捡到了他们一份文件,也是凑巧刚好遇见陆总去酒店巡视工作,我把文件误打误撞的交给了他,后来才知道原来他就是陆氏集团的总裁。就这样我被破格录取进了陆氏集团,做了总裁秘书。”

“虽然是最不起眼的一个小秘书,但是我还是很满足。家里人知道我进了这么好的一间公司,也都很羡慕我。我不像你可以读名牌大学,读研究生,还可以出国!我一个小小的本科生,现在这样就很满足了。”

“惠雅谢谢你!谢谢你帮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包含着自己的感激,包含着多年来同学间的感情。

“碰–”的一声,办公室的门被毫无征兆的推开了。

办公室的俩人看着陆辰轩黑着脸站在门口,拥抱着身体随机离开了。

从早晨俩人在公司门口叙旧时被抓到现在,惠雅真的觉得自己的水逆期开始了。

惠雅悻悻的告别庄颜曦,在陆辰轩的面前乖乖的走了出去。

早晨甩下庄颜曦回到办公室里的陆辰轩,根本无法集中精神看任何文件。

直到林海告诉自己庄颜曦的入职手续都办完了,陆辰轩的心才算是安稳了下来。

整个16楼陆辰轩的办公室在最西边,隔壁就是会议室。林海和庄颜曦的办公室在最东边,虽然一东一西有一定的距离,但是陆辰轩的心依旧完全在庄颜曦的办公室里,脑子游离的状态,文件在手里连一行字都没有看进去。

“没想到庄助理还是一个怀旧的人,老同学都被你拉着聊半天。”

“帮我把合同重新起草一份!”将手里的文件,狠狠的甩在办公桌上,头都不回的就离开了。

看着这个飘忽不定的男人,庄颜曦在心里狠狠的咒骂着。

新工作有很多需要磨合的地方,陆辰轩也是随手在办公桌上拿了份合同给她。

其实连自己都没自己看,那是一份已经被否定了的合作项目。

自己这么做并不是想难为她,真的是忘了及时让秘书处理掉。

庄颜曦之前在F国的时候,也做过行政助理的工作。虽然具体的工作内容不一样,但是大体的模式是相近的。

对着电脑认真起来的庄颜曦,把所有的杂念都抛之若无。如果说从今天起俩人真的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的话,那就剩下上下级关系了!

第一天的工作,陆辰轩并没有特别的为难着自己。

清清很听话的跟着幼儿园的老师,一起在操场等着庄颜曦来接她,同样还有熙熙也在等着江浩然来接他。

平时从来都不会迟到的江浩然,今天因为要签一分很重要的合同,所以只能推迟来接熙熙的时间。

清清眼巴巴的朝着幼儿园大门口看着,找寻着那熟悉的身影。

“清清,你在等你妈妈吗?”熙熙稚嫩的声音问着。

“嗯……妈妈上班去了,很快就来接我了!”低着头玩着手里的洋娃娃,看着旁边秋千上的熙熙。

“你妈妈为什么没有来接你?”抬头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熙熙。

“我爸爸妈妈在米国也在上班,平时都是我舅舅来接我。”

“清清,你爸爸呢?”

“为什么平时都是你妈妈来接你?”

从懂事起就没在自己的生活中见到过爸爸,自己从来都不敢问庄颜曦自己的爸爸是谁?

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熙熙的问题,清清只好低头不语。

小说

为了达到目的她与魔鬼合作

2021-1-3 8:42:50

小说

有钱有势有颜有貌的大总裁看上我。

2021-1-3 8:46:1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