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替嫁,她成了他的第十任妻子。

被迫替嫁,她成了他的第十任妻子。克妻?傀儡?不存在的!酷冷总裁天天宠着她,腹黑萌宝天天黏着她,任书娅的豪门盛宴,从这里才开始……
被迫替嫁,她成了他的第十任妻子。

第1章 第十任妻

慕家郊区别墅,婚礼婚房。

红色大床上,端坐着的任书娅此时低眉顺眼,一张白皙的脸因为上了妆的缘故显得成熟许多,透出一丝丝妩媚来。

不舒服地揉揉眼睛,厚重的假睫毛弄得眼睛十分不舒服,而脸上的厚粉也让她连呼吸都觉得吃力,只想找盆水洗个干净。

任书娅抬头往外张望,却发现今晚的另一位主角至今未登场。

“少爷在外面喝酒陪客,稍晚才能来。”门口守着的佣人似看透了任书娅的心思,走过来道。

这是这佣人第三次说这句话了。

任书娅理解地点点头,却没有错过她脸上怜悯的目光还有那隐隐的叹息声。

虽然说今晚是自己的大婚之夜,但慕任两家根本没有摆酒席,甚至连她都是悄无声息送过来的,哪来的喝酒陪客一说?

大概这位新郎官也跟她一样,并不是心甘情愿的,所以连新房都懒得进了?

伸了个懒腰,任书娅心里并没有多少伤感,也懒得点破。

闭眼假寐,外头传来细碎的声音:“娶十妻克十妻是真的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今晚这个……”

“闭嘴!”

整个世界再次恢复宁静,任书娅却扯了扯唇,扯出一抹凄凉来。

慕家是大财团大家族,正常情况下像她这样的是不可能嫁过来的,但偏偏慕铭炎是一个极富争议的人物。

他经商有道,本城本省甚至国内外有许多典型的项目都出自于他之手,但过往迎娶了九位妻子,结果不是失踪了便是疯了,傻了。

有人说,有道士为他算过命,说他需克十妻才能与人相携白头。

有人说,这位慕少天生残忍,人都是他吓疯打死的。有钱人家自然不能自曝其短,就拿克妻说来圆。

不管怎么说,他已经历九任妻子了,在这种前提下娶妻,大操大办只会让人看笑话,所以任书娅便被人从后门偷偷塞了进来。

“少夫人,要不您先休息吧。”佣人再次走进来道,打断了她的思绪,脸上的尴尬连隐都隐不住了。

“好吧。”她朝佣人笑笑,带了安慰的意思。

“你也下去吧。”佣人离去,她转身去浴室准备洗漱。

却不想还没有迈进浴室门,眼前就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停电了?

还未理透,忽然眼前迅速闪过一道黑影,她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

耳边响起了低沉而又幽远的声音:“拿命来,拿命来……”若有若无地发出!

第2章 小少爷?

她惊得头发丝都立了起来。

而突兀间,离自己不足一米之处,一道白光里透出一张鬼脸来,鬼脸惨白一片,从眼里滚出血粒子,舌头拉得老长,干枯的手指朝她伸来……

那手指就要碰到她的脸!

任书娅突然跳起来,对着鬼影的下方一掀而起。

“哎呀!”

重物掉落的声音伴随着叫声响起。

一盏手电桶滚得老远,还亮着光。

显然,刚刚“鬼”就是用这个东西照自己脸的。

她伸手将地上的人拎了起来,“有意思吗?”

“你不怕鬼?”一个孩子的声音响起。

任书娅松开了他,“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鬼,怕什么!”

啪!灯被人打开,外头冲进来几名佣人。

任书娅此时才看清,地上的孩子大概五六岁,脸上画得乱七八糟的,不忍直视。

他的脚边倒着一把椅子,如果不是它,自己还没那么快发现有人在恶作剧。

扮鬼是会吓死人的!

有些不满地瞪了几眼孩子,任书娅刚想把他交给佣人们处置,小孩子就哎哟哟叫着一脸痛苦地在地上打起滚来。

一群人立时白了脸,“小少爷!”

……小少爷?

任书娅愣在了当场,连小孩什么时候被带走的都不知道。

“怎么回事?鹏鹏怎么就受伤了?”小孩才被扶走没几分钟,一个贵妇打扮的女人就来了。

贵妇穿得光鲜亮丽,虽然保养极好但还是难掩岁月的痕迹,发起怒来眼角有明显的鱼尾纹。

虽然是孩子的不对,但任书娅还是主动表示关心,“没有伤到骨头吧。”

“若是伤到了骨头你还能好好地呆在这里?”女人看起来虽然高贵,但此刻她的眼神里扎满了鄙夷,说出来的话也没一句客气的。

知道小孩没有受重伤,任书娅总算放下心来,却多少有些不舒服。孩子闹的事,却来责问自己,也未免太失公允。

“他装鬼吓我了。”她如实表达,期盼可以还自己一分公正。

女人的眉头依然挑着,“他装鬼吓你你就下狠手,你这个女人……”

她哪里下狠手了?掀椅子的时候自己还特意抽了力的。

任书娅委屈得要死。

女人还要教训下去,背后突兀响起了声音,“妈。”

声音冷而沉,比广播员还要动听,任书娅不由得转头看过去。

看到一个至少一米八五的男人站在门口,利落的五官,工整的穿着,就连袖口都一丝不苟,无处不透着低调的贵气。

他叫眼前的女人妈……

贵妇在看到男人时,眼前即时一亮,迎了过去,“铭炎,你可算回来了,你看这女人……”

“我都知道了。”他摆了手,制止了女人的话,“妈,这件事我来处理吧。”

贵妇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点头,走之前不忘狠狠的瞪了任书娅一眼。

屋里,只剩下她和这个男人了。

第3章 大胆的女人

铭炎,莫不是慕铭炎?

任书娅咀嚼着这个名字,因为一直住在外地,对于本市的权贵并不了解。

她嫁过来时唯一知道的只有未来老公的名字叫慕铭炎,此时算第一次见面。

慕铭炎长得很好看却一点都不奶油,极具男人味的那种。

他的气场很足,只在那儿一站就占据了主动权,连空气都倾向于他那边,惹得她呼吸都困难起来。

仅从外观就可知,他并不属于任人摆布的类型。那么,又是什么让他娶了自己却又连洞房花烛夜都懒得光顾呢?

她在打量慕铭炎的同时,慕铭炎也在打量她。

眼前的女孩儿娇娇俏俏的,目测一米六七的样子,礼服勾勒出了她良好的身体曲线,虽然瘦却挺养眼。

不过脸上的浓妆让人无法忍受,这也使得任书娅的印象分在他大脑里被扣了个干净。

他原以为能让自己儿子吃瘪的女人至少牛高马大非一般壮硕吧,眼前的女人小胳膊小腿,根本不及想象中的百分之一强悍。

“你伤了我儿子?”他问出声来,天生沉冷,一出口就带了一分严厉。

这像在质问,任书娅不舒服起来,“我只是掀翻了他的椅子。”

这屋子里的人个个不问青红皂白把错归在她身上,对于豪门巨擘的印象一时间一落千丈。

“所以,是你伤了他。”男人总结。

任书娅一时气结,“慕先生,在问责的时候是不是该把事情调查清楚?您儿子装鬼吓人,我出于自保掀了他的椅子,有问题吗?我倒很想知道,换成慕先生遇到这种事会怎么处置!”

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落在了慕铭炎身上,她眼里不含一丝杂质,倒为这张涂了粉的脸增色不少。

慕铭炎滞了一下,没想到她敢呛自己。

“另外,希望慕先生能好好教育自己的孩子,子不教父之过。还有,您娶过的那些女人应该和我一样,也是有人疼有人宠的,不能因为嫁到您家就由着您的儿子为所欲为。人命关天,您在保护别人生命的同时也是在保护您儿子的生命。”

这种霸王儿子,现在不好好教育,长大了铁定变杀人犯。这句话,她自然没敢直白地说出来,只点到为止。

竟然敢教育他!

慕铭炎盯着她久久没有反应,但表情里的严厉无形中添了一股杀气。

任书娅只是一时生气才如此说,话说完了才意识到意气用事了一回,不由得吸了口冷气。

不过,他并没有对她怎样,只是冰冰地勾了勾唇角。

“我的儿子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至于你所说的那些被家里宠着爱着的女人缘何没了命,那只能怪她们觊觎了不该觊觎的东西!所以,记住,乖乖呆在这个家里,什么也不要碰,什么也不要想!”

这是要她做机器人吗?说完这些,男人转身就走了。

新婚夜,伴随着黎明的到来而结束。

清晨起来的任书娅看到了自己肿起了的眼睛,没办法,昨晚发生了那么些事又担心外婆,失眠了。

除去了妆容的她恢复了原本的干净整洁,随意套一件素色衣服,把头发扎成了马尾。

这样子的她没有了昨晚的妩媚,素净得跟外头的小花似的。

眉眼里的亮丽动人透净了她的学生气息,是的,她还是学生,大三。

拿出手机想给外婆打个电话,方才想起外婆还在昏迷中,至今未醒。

她轻轻叹了一声,眉宇不由得揪结了起来。

好想去看看外婆啊。

第4章 继母?父亲

“少夫人,少爷请您下楼。”背后,佣人道。

看到出水芙蓉一般的任书娅,略吃了一惊,怪不得她,昨晚任书娅的妆容太具风尘味儿了。

“好。”任书娅利落地应声,迈步走出去时不忘对佣人客气地笑笑。

佣人惊得手足无措,大概没想到新来的少夫人会这么随和吧。

下得楼来,最先看到的是慕铭炎。

他穿了一身西装,挺拔俊美,自带光芒,将其余人等都压了下去。

“书娅,到底怎么回事?”直到有声音响起她才转眸,看到了蒋雨落。

随在蒋雨落身边的还有父亲任层峰以及姐姐任千娅。

蒋雨落是她的继母,但讽刺的是,任千娅却是她的姐姐。

她勾了勾唇角,在看到这两个人时不由得挑起了讽刺,却也没有说什么。

蒋雨落已快步走到她面前,“慕小少爷被你弄伤了,这是真的吗?”

消息,传得可真快!

“他装鬼,我踢了他的椅子,所以摔了下来。”她如实道。

“所以你真的伤了慕小少爷!”蒋雨落惊叫起来,自动过滤了前面的话。

任书娅无力地耸耸肩,眼底挂了一丝无力。

“书娅,你这孩子真是太不像话了!”父亲任层峰也加入到讨伐她的队伍里。

“慕小少爷什么人物?竟也是你动得的?你也不看看,慕家为了我们的生意帮了多少忙,你这可是恩将仇报!还有……”

听着父亲不停地吧啦吧啦,任书娅只觉得疲惫不堪。

她多想反问一句,慕小少爷是人,自己就不是人了吗?

虽然对父亲失望了太多次,她还是忍不住奢望,哪怕一次,他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为自己想一想,说句话。

“还不快向慕少道歉!”任层峰推了她一把,将她推到了慕铭炎面前。

慕铭炎实在太高了,站在他面前必须要仰视。

另一头,蒋雨落也射来了警告的眼神,示意她伏低做小。

她闭了闭眼,片刻换出一副真诚的模样。

“对不起慕先生,是我不对,不该在慕小少爷扮鬼吓人时踢他的椅子让他受伤。下次,不敢这么做了。”

这话,哪里是在道歉!

她微垂了脸,一副恭敬样,却依然让慕铭炎捕捉到了眸子中小小的不屑和嘲讽。

慕铭炎眯了眯眼,盯住她,半天没有回应。

“光道歉是没用的,为表诚意,从今天起,好好去照顾慕小少爷,直到他康复为止!”蒋雨落急急抢过话头,边说边不断地朝她刺着利光。

任书娅没有马上回应,等着慕铭炎开口,自己才踢伤了他儿子,他该禁止她照顾才是。

只是,他并没有说话,只用幽幽的目光看她,她不得不点头,“好的。”

事情总算有了个还算圆满的结果,任层峰再次凑近了慕铭炎,“书娅这孩子性格太顽劣了些,还请铭炎你多多担待。另外,我们的合作……”

真面目,终于露了出来。

任层峰和蒋雨落到来最真实的目的只是为了落实利益。

这次,连慕铭炎都勾起了唇角,表情意味深长。

任层峰大概意识到自己的急躁和没脸没皮,还想说些什么,慕铭炎已抬手制止了他。

“既然家父已经同意了这个合作项目,那么一切照原计划进行。”

“真是太好了!”任层峰脸上释然的笑怎么看怎么刺眼。

任书娅再也呆不下去,转身朝别处走,“我去一下洗手间!”

第5章 姐姐任千娅

本想借着去洗手间清静一下,却不想有人并不想她如意。

才到门口,任千娅就追了过来。

“看来,某些人的豪门太太生活并不如意啊,任书娅,我早就说了,像你这种穷乡巴佬在慕家是捞不到好的。”

任书娅冷冷地看着任千娅,并不回答,眼里的鄙夷却十分清楚。

任千娅也不在乎,自顾自地继续说着。

“虽然慕铭炎让你占去了我挺不爽的,不过等你这个倒霉鬼死了,我就可以高枕无忧地和他好了。”

任千娅喜欢慕铭炎是公开的秘密,只因为慕铭炎的那个传言而不敢接近。

她叭叭地数着指头:“第十个,哈哈,你死后慕铭炎娶十妻克十妻的时代就结束了,我们能白头偕老呢。”

那副不要脸的表情,任书娅只有一个感觉,想吐。

“你就这么认定慕铭炎克妻了?万一那些女人都是他打死的呢?若他真的这么凶残,就算娶二十任妻子一样照死不误。”她“好心”泼醒任千娅。

任千娅却只是哼哼一笑,“别蒙人了,蒋丽娜都告诉我了,她进入慕家的当晚就碰到了鬼。这不摆明了吗?”

蒋丽娜据说是不怕死嫁到慕家的新娘之一,新婚夜没过完就逃了婚。

“鬼?”任书娅觉得好笑。若是告诉她,所谓的鬼不过是慕云鹏装出来的,她会怎样?

也懒得提醒,任书娅淡淡回应。

“就算他克十妻吧,我之后这个位置你也很难得到,慕铭炎可是站在金字塔最顶端的男人,多少人觊觎着他,你争得过他们吗?就算争过了,慕铭炎会喜欢你吗?”

她比任千娅略高,又漂亮许多,她有意点了点任千娅,将她的缺陷暴露。

任千娅气得一张脸都白了,扬起巴掌就要打人,被任书娅从中拦断。

“在这里打人可不好,我现在好歹算慕家的少奶奶,你打我等于打慕家的脸面!”

任千娅越发气燥,脸色青白不定,却再也不敢使力。

这个道理,她怎么会不懂,更何况任家现在得靠着慕家翻本。

她死咬了一副唇,却在下一刻叫了起来,“妈,她欺负我!”

任书娅抬头,看到了对面走来的蒋雨落。

看到自己女儿一副委屈样子,她眼里能飞出刀来。若在平时,早就一巴掌甩过来了。

不过此时却也多少有些顾忌,没有打人,只去拍她的手,“闹什么闹,想让慕家人看笑话吗?”

任千娅委屈地红了眼,任书娅终是松开了她。

“你先回去,我有话对她说。”蒋雨落用下巴点着任书娅。

任千娅气呼呼地走远,过道里只剩下她和蒋雨落。

以为她会为任千娅教训自己,蒋雨落却再没有追究这件事,不过表情又严肃又冷。

“你应该清楚慕家对我们的重要性,所以,不要闹出什么事来,老老实实听慕铭炎的话,不得有半点忤逆!坦白告诉你,若是再发生类似于昨晚这样的事,你外婆我可不管了!”

听到外婆二字,任书娅又是一颤,“外婆她怎么样了?”

第6章 可笑的恩赐

“她怎么样得看你怎么做!慕家要是满意了,合作进行得顺利,你外婆治病的钱我们自然一分不少。”

她没有说后面的话,但已经暗示得很清楚,要是合作不顺利,外婆的死活就没人管了。

任书娅闭了闭眼,点头,“你放心吧,我会听话的。”

嫁过来本就是为了换取外婆的医疗费,虽然不愿意却不会后悔。

蒋雨落终于满意,淡淡道:“这样就好。你要知道,你是任家的女儿本应该为家里的事业贡献一份力量,而你外婆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能给她钱治病全因为我们善良,该知足了!”

善良两个字用在蒋雨落身上怎么都显得讽刺,她无非是想让自己知道,能给外婆治病是他们任家对自己的恩赐,要她懂得自己是欠他们的。

任书娅这次连个表情都没有给她,一味静默。蒋雨落对她从来没有恩赐过什么,只有掠夺。

小时候抢走了她的父亲害得母亲郁郁而终,后来连她的家都抢了,无处可归的她被撵到了外婆身边。

亏得外婆疼她,这些年倒也没有受什么委屈,若不是外婆病重,她大概是不会去任家求助,也不会替任千娅嫁到慕家来的。

是的,原本嫁过来的是任千娅,她虽然觊觎着慕铭炎却没有这个胆,在家里闹死闹活。

而自己正好因为外婆的病向父亲借钱,成了替死鬼。

蒋雨落的话说完了,便再没心情跟这个继女多呆半分钟,踏着高跟鞋高调走了出去。

原本大婚的第二天是要见公婆长辈的,大概因为慕铭炎儿子慕云鹏的缘故,这个也省了。

她被直接带到了慕云鹏那儿。

因为慕云鹏并没有摔成重伤,所以没有去医院,就住在慕家老宅里。隔得老远,就听到了哄人的女声,“鹏鹏,来,乖,吃一口,真乖!”

任书娅走近,看到房间里围了一堆人。

除了几名佣人外,还有慕铭炎的母亲和一个跟她差不多年纪的中年男人。

那男人跟慕铭炎长得有几份像,理不清到底是什么身份,她没敢乱叫,只出声叫了句“妈”。

慕母听得这声称呼,原本笑盈盈的脸立时板了起来,严肃得很。

她放下碗立了起来,“你要记住,鹏鹏是我们慕家的血脉,半点委屈都不能受的!今后照顾他注意着点!”说完直接走出去。

这话当着佣人的面说出来,分明是不想给她面子。

任书娅安静地立在那里,已能感受到比昨晚还多的怜悯目光。

她僵硬着身子,即使不喜欢也默默忍着。

“家里只有鹏鹏这一个孩子,上上下下难免宠了些,别在意。”男人出了声,似乎有些过意不去。

这么多人里,只有他的话还算公正。任书娅感激地点了点头。

“我是铭炎的父亲。”他客气地介绍,即使人过中年,眉宇间依然难掩风流。

“还不快去照顾鹏鹏!”原本走出去的慕母又折了回来,语气不善,看她的目光加了一丝锐度。

任书娅理不透自己又哪里得罪了她,却还是依言走到慕云鹏的床前。

“你们都下去吧,她总要习惯照顾鹏鹏。”慕母不客气地发话,所有佣人都退了出去。

第7章 慕小少爷

慕父看了一眼任书娅,终究没有再说什么,离开。

“哼!”看到众人退开,一直保持着乖乖仔形象的慕云鹏突然重重地发出一声来。

任书娅知道他必定对自己没什么好感,也不说话,拿起了碗,“吃东西吧。”

慕云鹏看都不看她手里的碗,“你可真了不起,竟然没被吓死!”

没被吓死也差不多了,知道惹不起这个二世祖,她继续保持着沉默。

“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当我妈,我有妈!而且我告诉你,我妈很快就要回来了,只要她一回来,你就得滚蛋!”

这小子也太嚣张了。

任书娅拧了拧眉头,忍不住打量他。

卸去了昨天晚上那些乱七八糟的鬼妆,眼前这小鬼长得倒俊眉朗目,十分养眼。

不过挑得高高的眼皮子总让觉得有欠揍的嫌疑。

此时嘴里虽然说着嚣张的话,但两腮鼓鼓的,隐不住那份愤怒——她侵占了他妈位置的愤怒。

她忍不住逗他,“既然你妈能回来你爸又为什么娶我?这说明你妈在你爸心中没有位置了,你还是死心吧。”

“休想!”这些话果然勾起了他更深的愤怒:“谁也别想抢占她的位置!” 

任书娅终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慕云鹏这才意识到被任书娅玩弄了,一张小脸红通通的,嘴噘得像只愤怒的小鸟。

片刻,他又哼哼起来,“有件事你没听说过吗?我爸可是娶十妻克十妻呢,等他克死了你,就可以娶我妈回来了。”

没想到小家伙连这个都知道,任书娅略有些意外。

“昨晚我吓你,只是想给你留条活路,让你认清楚事实自己跑路。”他接着道,两手抱在胸前,一副傲骄模样。

“你知道我妈为什么要跟我爸离婚吗?”

“为什么?”据她所知,慕铭炎只跟第一任妻子离过婚,所以毋庸置疑,这是他跟第一任妻子的孩子了。

慕名炎虽然长得好看,但对于一个婚况如此复杂的男人,她终究提不起兴趣来。

之所以这么问,只是不想扫了慕云鹏的兴。

果然,听得她这么一问,慕云鹏的傲骄脑袋抬得更高了,“因为我爸爱我妈呗。”

任书娅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爱怎么会离婚?慕云鹏意识到她在嘲笑自己,小脸再次憋红,急得扯长了脖子。

“有什么好笑的!我爸和我妈的感情是世界上最好的!他跟我妈离婚就是因为怕把我妈克死。你知道他这几年为什么娶老婆娶个不停吗?就是要娶够十个老婆克死你们,好娶我妈回家!”

看他急成这样,任书娅不好再刺激,免得他生气又找自己麻烦,索性闭了嘴。

“你现在该问话了!”某小屁孩又不满意了,竖着眼睛道。

问什么?任书娅傻了眼,她这还是第一次碰到要自己主动问话的。看他红着一双眼睛满心期盼的样子,只能胡乱地道。

“你爸可真是恶毒啊,竟然明知道克人还要娶。不过他怎么能确定算命人说得是对的?万一不会克你妈呢?那你妈不是亏了?”

白让自己的男人睡了那么多女人。

慕云鹏满意于她的提问,夸张地点头,“我爸我妈开始也不相信,但后来我妈生病了,很严重,差点没命。我爸不得已,只能和我妈办了离婚手续。”

“然后好了?”

慕云鹏点头。

“这么说来,你妈一定住得很近罗?你昨天晚上被摔成这样,她怎么不来看你?”

就连父亲和蒋雨落都得到了消息,作为慕云鹏的亲生母亲,怎么可以不到场?

不问还好,一问,慕云鹏那张小脸就阴了起来,彻底失去了光芒。两只小手捏在被面上,很久都不说一句话。

任书娅给惊到了。不是说病好了吗?他这表情算怎么回事?

“她去了好远的地方,已经很久没有回来过了。”孩子的声音里透了明显的失落和难受。

任书娅呆呆地看着他,一时不知道如何接话才好。

“谁让你问这个的!”他突然吼了起来,下一刻赌气钻进被窝,用背对着她。

任书娅伸了伸手,想给他拉拉被子,却见慕铭炎不知几时站在门口,正幽着目光看她。

第8章 内人

不知道为什么,慕铭炎的气场总能给她压力,任书娅一时手足无措,本能地立了起来。

慕铭炎没有说话,直接越过她去给自己的儿子盖被子。

慕云鹏看到他,眼里透出一丝可怜巴巴的光芒,却乖得像只小鸡,半点在她面前的嚣张都没有。

真会装!

任书娅在心里暗骂着,主动把空间让给了他们父子俩。

终究自己是被派来照顾慕云鹏的,她没敢走远,立在廊下。

不知过了多久,浅浅的脚步声传来,慕铭炎从房里出来。

再一次,她被窒息的空气笼罩,艰难地呼吸着,她闭眼,把身子缩起来些,意在让慕铭炎离开。

他却停在了她面前,“为什么要问那些问题?”

“什么……问题?”他的话问得突兀,她一时没理透。

他的身形微微一矮,大半身子盖了过来,脸与她的脸愈靠愈近。

她甚至感受到了他的气息喷在自己脸上——更加无法呼吸了,而他的目光幽幽的,就在眼前,仿佛能把她吸进去。

“能……好好说话吗?”她的声音里带了一丝祈求的味道,这是连自己都没想到的。

慕铭炎果然将身子撤了回去,“你很关心我的过去?原因?”

她有吗?

任书娅觉得很冤,她问的每句话都是顺着慕云鹏的意思去的啊,如果不是为了讨好慕小少爷,她是连一个字都不会多问的。

“我警告过你,不要觊觎不该觊觎的东西,忘了?”

这声音沉沉冷冷的,别有一种严厉,任书娅委屈地将指头捏在了一起。落在平日,她一定会反唇相饥,但在慕铭炎面前,不行!

惹怒了他等于惹怒蒋雨落,那么外婆的医药费就……她尽可能地表现出一副受教的样子。

这样的任书娅和昨晚那个反呛自己的任书娅完全不同,慕铭炎再次眯起了眼,似在深究什么。

“我不会忘的。”任书娅被他看得不舒服,只能出声,表现出一副乖顺模样。

慕铭炎终于满意地点头,眉宇间却添了不少的冷意。

任书娅打算趁机退回房内,却不想抬头时看到了走廊尽头的任千娅。

她竟然还没有走。

任千娅离得不远,显然听到了二人的对话,此时她的眉眼里有掩不住的对任书娅的幸灾乐祸。

慕铭炎也看到了她,眉头拧得愈发不好看,“任小姐还没走?”

任千娅半点都没听出慕铭炎的质问之意,反而颠着屁股走过来,脸上妆容精致,显然刻意描画过。

“听说鹏鹏摔伤了,我好担心,所以过来看看。”她的语气夸张,在慕铭炎面前搔首弄姿。

慕铭炎脸上没有表情,却退开一步,与她隔开了距离。

“鹏鹏没事吧。”任千娅醉翁之意不在酒,嘴上问着慕云鹏的事,眼睛却落在慕铭炎身上,不断暗送秋波。

任书娅看得想吐,索性退开一步,“我稍晚点再来。”

“你守在这里!”还未迈步,慕铭炎出了声,“好歹你现在是慕家的少夫人,由你照顾慕云鹏总比外人好些。”

他这话的意思是,她是内人罗?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听到他这么说,任书娅竟升出一股莫名的舒畅,而任千娅一张脸早就青红不定。

“另外,任小姐,我儿子鹏鹏的名字,不宜出现在你嘴里。”

毒舌啊毒舌啊。

任书娅在心里感叹着,恨不能给他掌声。

任千娅完全没想到慕铭炎这么不给自己面子,羞得无地自容。

慕铭炎却早已抬脚离去。

不想和任千娅面对,她也转身准备进慕云鹏的房间,任千娅一步拦住了她的去路,“任书娅,你知道慕铭炎为什么讨厌我吗?”

任书娅耸耸肩,不予回答。

任千娅咬起了牙根,长指狠狠戳了过来。

“都是因为你!他讨厌你,所以才会生我的气。他刚刚表面上是在说我,实际上是在警告你,听不出来吗?”

她还真没听出来。

任千娅的这番言论足够让她目瞪口呆。

世界上竟还有这么没脸没皮又没有自知之明的女人!

“你放心吧,慕铭炎一定是我的!”她有如宣誓一般,在任书娅面前摆出了坚定的表情。

任书娅无奈地在心里感叹,忍不住往房里张望。

就算慕铭炎会喜欢她,里头的二世祖也不是好惹的,任千娅想得到慕铭炎,只能是神话。

有一千一万句气她的话,任书娅一句也没有说出来。

蒋雨落宝贝着任千娅,她要是在蒋雨落面前告了状,外婆可有苦吃了。

而且这种疯婆子也没必要搭理。

任千娅半点没有觉得任书娅是不想搭理自己,只认定她怕自己,越发嚣张。

“真等不及看着你被克死了呢!不过你放心,等到我成为了慕铭炎的老婆,多少会看在你替我挡了克的份上给你风光大葬的。”

“祝你早日成功。”

任书娅不仅不生气,反而大方地道。

任千娅脸上一滞,还想借题发挥,任书娅指了指外头,暗示这里是慕家,不宜撒泼。

任千娅愤愤不平,却终究不敢再说什么,把高跟鞋踏得噔噔作响,恨恨的离去。

小说

他要以天下为牢笼,将她困死其中。

2021-1-3 8:35:07

小说

前脚被退婚,厉王后脚就把聘礼抬入府了。

2021-1-3 8:37:5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