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深情错付,带着萌宝强势回归

他以为她骗了他,所以恨之入骨,却不知她深情错付,五年后,带着萌宝强势回归,哼,傅先生,你等着吧。
她深情错付,带着萌宝强势回归

第1章 离婚

“啪!”

偌大的客厅里传来一声清脆的声响。

周梦兮捂着脸眼眶红了一圈,目光里满是不敢置信:“姐姐,你打我……”

梁宛薇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颤抖,目光不带一丝感情:“我妈妈只生了我一个女儿,谁是你姐姐?你叫我姐姐,那请问你,哪个妹妹会趁着姐姐不在的时候和姐夫在一起?!”

梁宛薇的话丝毫不留情面,周梦兮眼眶红得更厉害了。

“梁宛薇,你长能耐了是吗?刚打了梦兮一巴掌还不够,现在还要凶她!”

周梦兮旁边,五十出头的妇人紧扶着柔若无骨的女孩儿,目光却紧紧盯着梁宛薇,似是要将她身上看出个洞来。

梁宛薇眼前有些发黑,但还强忍着眩晕开口:“妈,我嫁进傅家两年了,你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我才是傅家的儿媳妇!”

“傅家的儿媳妇?你说的是你这只不下蛋的女人吗?梁宛薇,你生不了孩子,难道还想让别人也生不了吗!?我儿子怎么就娶了一个你这么恶毒的女人!”

梁宛薇张了张口,却终究还是把话都咽了下去。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她扶着楼梯栏杆,目光再次聚集到刚刚从周梦兮手中掉落的化验单。

化验单上,清清楚楚写着“周梦兮,已怀孕八周”的字样,而签字栏一行,赫然是自己丈夫傅司衍的亲笔签字!

刚刚就是因为这张纸,梁宛薇没有控制住自己,打了周梦兮一巴掌。

毕竟自己的丈夫和名义上的妹妹搞在一起,这种桥段,梁宛薇做梦也没预料到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结婚两年,傅司衍一直对自己万分体贴,她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变了心的?

难道之前他对自己的浓情蜜意都是假的吗?

梁宛薇觉得自己胸口破了个窟窿,冷风呼呼地刮过去,痛怒到一定程度,反而有些麻木了。

“姐姐,你别生气了,我也不知道和姐夫怎么只有一晚就怀上了,姐姐,以后我们两个一起好好照顾姐夫,不好吗?”周梦兮眼睛依旧通红,浑身都透露着一股子娇弱。

“周梦兮,说这样的话,你不恶心,我还恶心,你闭嘴吧。”梁宛薇的声音冷到极致。

“姐姐,你……”周梦兮伸手又要拉梁宛薇。

梁宛薇再次不耐烦的甩开她,然而下一秒,周梦兮却猝然跌坐到地上。

“姐姐,你推我做什么!”周梦兮声音带了哭腔:“痛……我肚子好痛……”

梁宛薇瞳孔猝然收缩,下意识就想将周梦兮拉起来。

下一秒,有人却比梁宛薇动作更快!

“你在做什么!”男人的厉呵声响在耳畔。

她这才注意到,哦,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傅司衍回来了。

“司衍!你快救救小兮,你看看你娶的好老婆,把自己的妹妹欺负成什么样子了!”傅母看到傅司衍就是一顿哭诉,根本不给梁宛薇张口的机会。

傅司衍径直走到了周梦兮身边,眉宇间尽是担忧,他将她一把抱起。

“梁宛薇,我当真是看错了你。”傅司衍的话里带着心痛和厌恶,

“傅司衍,我没……”解释的话已经到了嘴边,对上男人凌厉的眼神,梁宛薇终究还是咽了回去。

解释只能给愿意信任自己的人,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男人,已经不信任自己了。

所以说得再多,又有什么用?

梁宛薇觉得头晕得更厉害了,肚子一抽一抽的疼,恶心感一阵阵袭来。

傅司衍已经抱着周梦兮和傅母一起离开了,偌大的房子里瞬间就剩下了梁宛薇一个人。

她扶着旁边的楼梯,身体却还是止不住的颤抖,刚刚她就这样站在旁边,往日对自己呵护备至的男人却一眼都没看自己。

如果说在这之前梁宛薇还对周梦兮的话存疑,那么刚刚傅司衍的所作所为已经说明了一切。

梁宛薇身上遍布寒意,然而身体再难过,也比不过心里的绝望。

她知道那个男人再也不会属于她了,往日快乐烟消云散,眼前一片片发黑,她终是抵不住,缓缓滑落到了地上。

……

江城医院。

“梁小姐你好,我是傅总的私人律师,傅总委托我来和您商讨离婚的相关事宜的。”

“你说……什么?”离婚两个字像是恶魔的手,紧紧将她的咽喉扼住,一时间让她几乎说不出话来。

律师走到她面前,递给她了一份文件,“离婚协议书在这里,请您签字。”

梁宛薇的脸色几乎透明的苍白,她静默了一瞬,随后忍着颤抖开口,“你去告诉你的傅总,想离婚,让他亲自来找我。”

“不好意思,傅总很忙。”

很忙?忙到连和她最后一面都不想见了?还是要陪他的新欢!

她拿起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傅司衍的电话,可是无论怎么打都是无法接通。这个男人就是这样的绝情吗?他口口声声的此生非自己不可,难道都是假的吗?

她和傅司衍怎么会突然走到今天这样难堪,离婚…

“请您尽快签了吧。”律师催促着梁宛薇。

和傅司衍结婚三年,他身边的人对自己毕恭毕敬,一口一个傅太太的叫着,如今这个律师也对自己的态度冷冰冰的。

他曾说过她是他的一切,如今不过三年,都已经幻化成空了吗?梁宛薇的心脏止不住的疼痛,几乎快要撕裂开来,她现在只想找傅司衍问个清楚,可是他却不肯见自己最后一面。

梁宛薇接过离婚协议书,深吸了一口气。

三年的婚姻,原来只换来这一纸协议,那些甜蜜的诺言和回忆,终究只是虚妄。

下一秒,梁宛薇飞速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律师接了过来后看了一眼,转身离开,出门后拨通了傅司衍的电话,“傅总,梁小姐已经签字了。”

电话那头顿了一顿,缓缓开口,那声音透露不出任何情绪,“知道了,这几天盯着她搬家。”

“是”


第2章 她的老板

五年后。

“妈咪,如果干妈再不来的话,小宝就要被饿死了!”梁小宝扑闪着自己的大眼睛,嘴巴嘟着,满脸的委屈。

梁宛薇看了一眼手表,“你干妈说来接机,一定会来,再等一下。”

话音刚落,就看见一个穿着粉丝皮衣,粉色衬衣和粉色帆布鞋的女孩子从人群中穿过,一边走过来一边喊着,“梁小宝!干妈来了!”

梁小宝和梁宛薇的后脑勺上顿时多了三条黑线。

这个姜妍,可是一点都没有变。

“对不起对不起,昨晚是我漫画交稿的deadline,一下子熬到半夜,然后我就昏睡过去了!”姜妍气喘吁吁地说着。

“哼,干妈不靠谱!”梁小宝嘟着嘴控诉道。

“哎呀!我可爱的干儿子!”姜妍冲到梁小宝身边,捏起他的小脸来回拉扯,“怎么又帅了,简直和我漫画里的小男孩一样帅!”

梁小宝这张容颜真不知道是遗传了哪个人神共愤的大帅哥,不过才四岁,就可以看出精致的轮廓和五官,这长大了那还得了?

梁小宝用力地翻了个白眼,“干妈!大庭广众请你不要再调戏本帅哥了!”

梁宛薇看着这两个人闹成一团,实在是哭笑不得,“走了,妍妍,把小宝放在你家以后我还得陪我老板去见客户呢。”

于是三人出了机场,上了出租车。

没人注意到,从贵宾通道出来的一辆阿斯顿马丁上的一束目光,正好看见上车的梁宛薇。

车上的男人身材高大,面容如刀削斧刻般俊朗,目光幽暗,深不见底。

此刻,他的目光正一动不动的盯着刚钻进出租车的高挑身影。

——是她吗?又看错了吧,消失五年的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老板,晚上还有个活动……”副驾驶的助手试探的问道。

“露个面吧。”傅司衍不打算久留。

……

把姜妍和梁小宝送到家后,梁宛薇又赶到了希尔顿酒店的门口。

下午,华国s市的慈善宴会,希尔顿门口此时已豪车云集,所有的商业大佬都齐聚在这里,记者也听闻消息,纷纷驻扎在门口,渴望捕获最新的消息。

刚到希尔顿门口,就看见身着一身藏蓝色条纹西装,脸上带着邪魅放肆笑容的赵承泽也从一辆兰博基尼上下来。

梁宛薇从出租车上下来,她面容清冷,不施粉黛,上衣是干净利落的白色丝绸衬衫,下身是一条剪裁将就的西装裤,配了一双高跟鞋,头发简单的挽成在脑后,看得赵承泽一愣。

“梁宛薇!你说你好歹也是我泽少的助理,出来见客户就穿成这样?不是丢我的人吗?”赵承泽口气里满是嫌弃,可还是忍不住多看了梁宛薇两眼。

还没等梁宛薇有所回话就听到身后有人惊呼,“傅司衍!傅司衍来了!”

这个名字让梁宛薇心下一颤,下意识地回了头,那辆熟悉的黑色阿斯顿马丁正停在酒店门口,门童恭敬的为傅司衍拉开了车门。

傅司衍一身黑色西装,俊朗的脸颊猜不出情绪,但气场还是如五年前一般,不可靠近。

门童拉开另一侧车门,穿着一袭水蓝色晚礼服的周梦兮也下了车,自然而然的走到了傅司衍的身边,挽住了他的胳膊。

两个人亲昵地走进了希尔顿酒店的大厅,后面的记者对着二人一顿狂拍。

“梁宛薇,看见没,那才是女人,啧啧啧。”赵承泽看着周梦兮,忍不住称赞。

梁宛薇愣在那里,看着两个人的背影进到了酒店,嘴角扯出了一抹嘲笑。

赵承泽看着梁宛薇的眼神也跟着那对儿男女,心下觉得刚刚说的话是不是太重,便伸出手在梁宛薇的眼前晃了晃,“梁助理,你别自卑啊,其实你的自身条件还是过得去的,主要你过得太马虎,不如……”


第3章 你看起来很眼熟

“不如什么?”

赵承泽拉开自己兰博基尼的车门,“我是不会带个土女人给我丢人的,现在上车,我要对你进行一个大改造!”

“赵总,宴会快开始了,时间来不及——”

梁宛薇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被一把推进了车厢里:“别废话,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

车门被砰地关上,赵承泽从另一边绕过去上了车,直接从酒店外面呼啸而去。

赵承泽驱车开向希尔顿附近的一家买手店。

推开门,华丽的华服和首饰映入眼帘,赵承泽选了几件衣服,递给了身边的梁宛薇。

“去换上吧,换完去化个妆。””

梁宛薇从进到店里就有些愣神——因为这家店……傅司衍也曾带她来过,陪他出席宴会的时候,他总是会来这里为自己精心挑选晚礼服,等到自己换上了一席华美的裙子,他会从身后抱住自己,轻轻地在自己耳边温柔地说:“宛薇,你在我身边,我好幸福。”

赵承泽看梁宛薇走了神,伸手在她面前晃晃:“想什么呢,快去啊。””

梁宛薇终于缓过来了神,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接过衣服转身走进隔壁试衣间。

赵承泽则在店内晃了一圈,然后坐在了时间门口的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

梁宛薇换完衣服直接去了化妆间,因为正在整理礼服,没注意路,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怎么走路的!不长眼啊!”对面的指责尖利,让梁宛薇刚刚想要脱口而出的对不起硬生生憋了回去。

蹙着眉抬起头,才发现眼前是个熟人,怪不得口气分外的让人熟悉。

“梁宛薇,是你?”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梁宛薇没有理睬她,准备绕过她去化妆间。

下一秒,却被杨琳琳起身拦住。

女人打量了一下梁宛薇,“哟,穿这么贵的衣服啊?你现在还买得起吗?”

“我买不买得起,关你什么事?”梁宛薇的语气冷漠。

“这老板是我朋友,你这穷酸样子别砸了她的招牌,还真以为现在还是豪门太太呢?醒醒吧你!”杨琳琳满脸小人得志的样子,作为周梦兮的闺蜜,她一直瞧梁宛薇不顺眼——谁让她人美命好,性格清高呢?

现在被傅司衍抛弃了,估计日子也不好过,怎么得也得在这时候踩她一脚,让她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

梁宛薇看到杨琳琳这副样子就一阵恶心,不与傻瓜论长短,和她多说一句话都是在浪费时间:“如果你今天拦我就是想找茬,抱歉,恕不奉陪。”

“站住!你总想跑,这么心虚干什么?难不成身上的衣服是你偷的?”

“我走是不想和你说话,脏了自己的嘴!”

“你敢骂我?!”杨琳琳恨不得气到跳脚。

过去因为梁宛薇是傅司衍的老婆,傅司衍又宝贝宠爱着她,杨琳琳才不敢怎么样,如今她算是个什么货色,竟然和她叫板?

说着,杨琳琳抬起手就要打过去,却有一个声音应景般的插了进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


第4章 泼卸妆水

“梦兮,你来的正好,你快快看看,我眼前这位是谁啊?”杨琳琳带着嘲讽的语气,虽然是把手放下了,可是手指依然指着梁宛薇。

梁宛薇倒是不慌,平静地看着周梦兮,两个人四目相接,周梦兮很好的掩饰住了自己眼里的吃惊。对梁宛薇弱弱叫了声,“姐姐!”

梁宛薇冷冰冰地看着眼前的周梦兮,“这位女士,你怕是认错人了吧?”

“姐姐,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能遇见你,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周梦兮委屈巴巴地说着。

梁宛薇看着周梦兮一脸造作的样子就浑身难受:“我没时间和你在这儿‘叙旧’,让开。”

杨琳琳看见闺蜜周梦兮来找自己了,明显底气足了,疾步上前一把拉住梁宛薇礼服的后领,用力往下一扯,梁宛薇的礼服竟然被撕烂了。

梁宛薇光滑白皙的后背瞬间暴露在空气里。

“梦兮,这礼服看起来眼熟啊,是不是你前几天订的礼服嘛!”

“好像,确实是的。”

“哎呦,不仅礼服不是自己的,现在居然还弄坏了,这可怎么赔啊?”

梁宛薇看着两人一唱一和,心下立马就明白了,这两个人是要污蔑自己。

果不其然,下一秒杨琳琳接着叫嚣:“这礼服是你偷的,现在又弄坏了,你说吧,怎么赔偿?”

梁宛薇懒得跟杨琳琳解释,可杨琳琳还不依不饶,甚至下一秒,故意把手里的咖啡一倾斜,滚烫的咖啡瞬间被浇到了她身上!

一阵怒意从梁宛薇的心头而起,梁宛薇甩开杨琳琳的手,抓起化妆台上的卸妆水,拧开了就往杨琳琳的脸上泼。

杨琳琳没有想到梁宛薇有这么一手,吓得一声尖叫,那卸妆水泼在自己的脸上,眼睛上的睫毛膏和眼线糊成了一团黑,粉底液和腮红也顺着卸妆水往身上流,身上的衣服也是一片污渍。

梁宛薇根本不管杨琳琳的尖叫,手下的动作干净利落,直到把一瓶化妆水都泼净了算。

化妆间的动静终于惊动了人,化妆师kevin和宋老板都一起跑来,看到杨琳琳花了妆的脸,本来严肃的表情被憋得扭曲:“这是怎么了,怎么闹成这样?”

“还不是她!宋老板,她不仅偷了你的礼服,还把它给扯坏了,现在还把我弄成这样,你还不赶紧报警抓她!”杨琳琳像个泼妇一样大吼着。

梁宛薇在一旁冷笑道,“我偷的?我梁宛薇可没偷偷摸摸的毛病,不像有些人!”

“你——”杨琳琳在一边气急,又装委屈,“宋老板,这礼服不是你预留给梦兮嘛?怎么会被这个人给偷了!还把礼服弄坏了!让梦兮多难过啊!是不是梦兮?”

说着杨琳琳转头去看周梦兮,后者一句话没说,面上却有了泫然欲泣地表情,开口却又仿佛体贴无比:“我没关系的,礼服姐姐如果真想要,我给她就是,没必要闹得这么难看的。”

“行了,别演戏了,既然你说这礼服是我偷的,还是我弄坏的,那我们就调取监控看一下,到底是谁弄坏了这件礼服!”

梁宛薇看着两个人活在梦里的样子,实在忍不住,开了口。


第5章 第一次见她这个样

监控视频上,杨琳琳伸手扯住梁宛薇的衣领,一下子撕开了礼服的领口,被监控镜头都一一记录了下来。

杨琳琳脸色发绿,她万万没想到这化妆间里居然还有监控,还正好被它拍了下来。

“是……是我撕的又怎么样,这衣服本来就是梦兮的,谁让这女人偷走了!”

“是吗?宋老板,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一件礼服居然卖了两个人啊?”说话的赵承泽从旁边缓缓走过来。

他早就听见了里面的动静,本来想第一时间过来帮忙,但是听了几句,似乎那个女人丝毫没有落下风的样子。

和往日唯唯诺诺的样子不同,这样犀利而又大胆的模样,赵承泽第一次见,却勾起了他极大的兴趣,往房间内迈的脚步也就生生顿了下来。

“赵公子,本店的规矩向来是谁先付账衣服就是谁的,从来不接收什么口、头、预、定!”宋老板故意把后面四个字咬的很狠,像是在故意说给谁听。

“那就把订单拿出来给两位小姐看看。”赵承泽说。

宋老板赶紧把订单拿出来,放在了周梦兮和杨琳琳面前,周梦兮和杨琳琳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了,互相看了一眼,还是杨琳琳先开了口,“既然如此,那……就是一场误会了!我们先走了!”

“等等,误会我一场,你们说走就走了?”梁宛薇看着那两个女人想要逃窜的背影,嘲讽的说道。

“那、那你还想怎么样?”杨琳琳心虚地说。

“给我道歉,并且赔偿这件衣服的损失给我。”梁宛薇气定神闲的说。

杨琳琳和周梦兮面面相觑,完全不似刚刚那样嚣张,但谁却也无法开口说出那句“抱歉”,毕竟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嘛?

“不道歉可以,这件衣服的价格足够立案了吧?那就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吧。”说着,梁宛薇拿出手机准备拨通电话。

“别别别,我道歉,道歉还不行嘛!”杨琳琳撇了撇嘴,用极不情愿的语气说着:“对不起!行了吧?”

“赔款呢?不让你多赔,原价赔偿就行。”

杨琳琳气的头懵,看了一眼旁边的周梦兮,则是完全也没有掏钱的意思,于是只好把卡掏出来,宋老板一看这架势,赶紧拿出了pos机。

“行了吧!梁宛薇,算你有本事,我们走着瞧!”杨琳琳咬牙切齿的说,说完,拉着周梦兮离开了买手店。

赵承泽看着梁宛薇狼狈的样子,把自己的西装脱了下来,给她披上。

“二位,不好意思,我们送一件今年的最新款礼服给梁小姐吧,保证梁小姐穿上一样光鲜动人!。”宋老板笑着,拿来了一件冰蓝色的晚礼服,递给了梁宛薇。

梁宛薇去换好了新的礼服,画上了淡妆,整理好了头发,出现在了赵承泽面前。

男人很明显眼前一亮,随后让梁宛薇挽着自己的手,离开了店。

回到了希尔顿的宴会厅,晚宴已经开始了。

两个人一进来,就瞬间成了被关注的焦点。

赵氏集团的小公子带着一个女人,男人英俊,女人亮丽,怎么看怎么都是搭调的一对儿。

梁宛薇入席,不经意抬眸,就这一眼,让她顿了顿,随后又恢复正常。

酒桌上觥筹交错,不一会儿大家就将目光转向桌上为数不多的美女身上。

“赵公子,不给我们介绍介绍你带来的这个小美女吗?”

赵承泽扬了扬嘴角:“我的特助,梁宛薇,”随后看向旁边垂眸的女人:“宛薇,和各位老总打个招呼吧。”

梁宛薇抬起头,笑起来:“各位好,我是赵氏的梁宛薇,今后请多多关照。”

“助理啊!”胖男人的语气十分暧昧,“既然是助理,就把赵公子要罚的就代喝了吧,也不多,三杯而已。”

说着,三杯白酒就转到了梁宛薇的面前,一股扑鼻的酒精味道进入了梁宛薇的鼻腔。

梁宛薇虽说也喝一些酒,不过通常都是葡萄酒,很少喝浓烈的白酒,三杯下去,恐怕就会有些微醺了,可是在场的人都在看自己,看来这酒是非喝不可了。

“把酒杯放下!”一个声音突然传出,打断了梁宛薇本身要举起的酒杯。

众人的目光看去,才发现说话的是今天坐在上座的周氏集团董事长,周擎茂。

一时间没人说话。

毕竟周氏的实力在今天这个饭局上是最强的,放眼整个江城,能够只手遮天的也就那么几家,周氏就是其一。

此刻周董突然开口,众人一时间拿不准对方是什么意思。

让人没想到的是,全饭桌上,唯一一个对周擎茂的话恍若未闻的,竟然是那个端着酒杯的小姑娘。

她的笑容肆意:“各位,三杯我干了,你们随意。”

随后不顾众人眼光,将三杯酒杯酒一饮而尽。

首位上,周擎茂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其实从梁宛薇一进门,他就注意到她了。

许久不见爱女,下意识就想叫她的名字,但是真要叫,却又不敢。

自从自己的上任妻子因为自己出轨患上抑郁症自杀,宛薇就开始疏远自己,更是在高三毕业后离开家后再也没迈进过周宅一步。

周擎茂知道自己对不住女儿,也想尽力弥补过,可是奈何女儿早已恨极了自己,这几年都是从旁人口中听说女儿的近况,听说结婚了,又离婚了,如今也已经几年没有女儿的消息了。

今天,他终于见到自己的女儿了,可想要开口问候,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第6章 真是给我丢人

“梁小姐真是爽快,赵公子有这样的特助有福啦!”众人看出周董的不快,大致知道问题出在梁宛薇身上,虽不知具体原因,但总僵持着也不是办法。

干脆想着办法圆场。

梁宛薇喝了几杯酒以后觉得有些不适,本就一天没吃东西的她加上几杯浓烈的白酒,胃就更疼了,强忍着疼痛从包间出来去卫生间,却在路过另外一个包间的时候失了神。

隔壁包间里坐着的是傅司衍,尽管是站在和他隔着一段距离的走廊里,梁宛薇也能感受到坐在包间里的敷衍身上那股凌冽之气,他坐在那里以一种王者姿态在和身边的人交流着,一双深邃的眼睛猜不出情绪。

旁边的周梦兮小鸟依人的在他旁边,不停地为他夹菜斟酒,像是幸福的一对儿璧人。

而自己站在这里,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看着他,像是和他的生活从未交集过,不可否认,这一瞬间,梁宛薇还是感觉心脏传来密密绵绵的刺痛。

隔了这么多年,这个男人,还是有能力,让自己难受。

梁宛薇暗笑自己不争气,逼回了不知是因为醉酒还是被眼前一幕刺激的眼泪,然后离开。

忍住身体的不适,梁宛薇快步走到了卫生间,一阵强烈的胃酸涌上喉咙,她只好赶紧抱着马桶呕吐了起来。

眼前天旋地转,脑海里却莫名都是曾经的回忆。

那个男人,离婚前他冷漠的脸,漠然的语气。

他无数次将自己拥在怀里,像在拥抱全世界最珍贵的宝贝。

他低沉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响在耳侧:“薇薇,薇薇,薇薇……”

吐干净了胃里的酒,梁宛薇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女厕所,走到了盥洗台旁边洗把脸清醒一下,刚关上水龙头就听见身后有个熟悉男人的声音。

“梁宛薇,你可真给我丢人。”

梁宛薇扭头,就看见赵承泽在自己身后,带着戏谑和嘲笑的表情。

“对不起,赵总,是我失态了。”梁宛薇不好意思的道歉。

“梁助理,你说你长相一般,身材一般,现在陪酒这么简单的事情居然也做不好了,你这样的女人谁敢要呢?”

赵承泽的嘴巴一直狠毒,梁宛薇听到这话也只能垂下眼眸,任由脸上和发丝的水向下滴着。

是啊,自己确实是没人要的女人。

“给,把脸上的水擦干净。”赵承泽抽出西装口袋的手帕,递给了梁宛薇。

看着洁白的手帕,梁宛薇有一瞬间的犹豫。

“让你擦你就擦,别一副狼狈相丢我的人。”赵承泽满脸嫌弃地看着梁宛薇。

梁宛薇只好听话,用手帕擦干净了脸上和发丝上的水珠,刚把手帕拿下来,就看见了对面递过来一杯水和一颗薄荷糖。

“咳咳,我是不想让你一身酒气,我讨厌闻。”赵承泽说。

梁宛薇接过水和薄荷糖,心上涌上一股暖流,“谢谢赵总。”

“赶紧喝了!然后跟我走。”

“走?”

“你难道想继续回包间里喝酒?”赵承泽说着转身离开了盥洗室,梁宛薇犹豫了一下,还是紧跟其后,两个人一路走到了停车场。

“上车。”赵承泽拉开了车门。

“赵总,我……我自己打车就行了。”梁宛薇推辞道。

“让你上车你就上车,哪儿那么多废话!”赵承泽命令道。

梁宛薇也不好推辞,毕竟那人是自己的上司,只好乖乖地坐进副驾驶的位置。

今天赵承泽所有的酒都被梁宛薇挡了下来,所以他一口也没有喝,也不知道怎么,平时开车喜欢加速踩油门的赵承泽,今天的车开的十分稳当,坐在副驾驶的梁宛薇竟然在车里睡着了。

一路上车开的安稳,梁宛薇睡的也安稳,直到赵承泽停车,梁宛薇都没有醒,赵承泽原本想叫醒她,却也没有忍心。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像是胆怯的小鹿,身体侧着窝在副驾驶上,看起来很没有安全感。

赵承泽想把梁宛薇身上的安全带解开,却在靠近她身体的时候闻到她身上好闻的体香,不是酒醉后的酒气,而是一种悠然傲世的清新。

对于梁宛薇这个助理,赵承泽一直没太放在心上,也从未正眼看过,但是今天她的所作所为让赵承泽突然发现她有些不太一样。

她睡觉的样子有些可爱,手指修长洁白,这样低头闭眸的坐在她旁边,赵承泽甚至能清晰地看见她露出的修长的脖子与锁骨,光洁白嫩,让赵承泽心里有些痒痒的。

他轻轻低头,温热的嘴唇碰上了她的唇瓣,传来了一阵柔软,还没来得及好好体会,梁宛薇就睁开了双眼。

“赵总…”梁宛薇一把将赵承泽推开,吓了一跳。

“刚刚给你解安全带,你家到了。”情场老手赵承泽突然心脏直跳,有些局促不安。

“谢谢赵总!”赶紧道了谢,梁宛薇便下车逃跑了。

赵承泽用手指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刚刚的温度和柔软自己都还记得,不觉笑了一下——自己难道是中邪了吗?居然会对梁宛薇感兴趣?

他赵承泽也是玉树临风,多少女孩子为自己前仆后继,可刚刚……心脏好像在加速跳动。

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

远处,黑色豪车的车窗缓缓摇上,司机缓缓地发动了汽车,傅司衍的俊朗面容上一片冷漠。

早晨那惊鸿一瞥,傅司衍想了很久,终于晚上还是没忍住来到这条梁宛薇上大学时租房子的弄堂,想要看她是不是回来了。

消失了五年渺无音讯的梁宛薇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说不出是什么样的心情,可是刚刚看见那个男人居然在车里吻了他,一股怒火和强烈的妒意从胸口即将喷薄而出。

她居然让别的男人吻她!

傅司衍本就喝了酒,那点醉意将情绪又再次放大,没有忍住胸口的怒意,一拳捶在了旁边的车窗上,车窗瞬间碎裂了一大块,而司机也因为响动吓了一跳,用力地踩了一脚刹车。

——砰!

伴随着刹车的,是一声巨响。


第7章 结婚吧

周宅,周梦兮披着傅司衍的西装回到家后进入客厅,看见了母亲李淑媛,坐在沙发上的李淑媛看见女儿胸口的礼服上有些污渍,吓了一跳,问道,“这怎么回事啊?”

周梦兮用力地翻了个白眼:“还不是梁宛薇干的好事!”

“你说什么?梁宛薇回来了?”李淑媛被这个名字吓了一跳。

“对啊,今天我在买手店撞见她,也是我倒了八辈子霉了!”周梦兮把今天在买手店的事和母亲一五一十的全都说了。

“她这个时候回来干什么?”李淑媛愤恨地说道,好不容易自己女儿现在已经开始陪傅司衍出入各种宴席了,别人眼里,周梦兮已经是傅司衍的未婚妻了,现在梁宛薇回来是想拆散他们吗?

“五年前的事,她一定不甘心,现在想回来抢走傅司衍,没门儿!妈,我觉得我们应该先下手为强!”

“对,你赶紧和傅司衍订婚,不过你爸这……他可是一直惦记着这个贱人的,要是被你爸看见她回来了肯定会去找她,那咱们娘儿俩还有你弟弟的日子…”

“所以要赶紧想办法啊!”周梦兮也一阵着急,“妈妈,司衍今天正好喝酒了,你说我要不要现在给他送个夜宵,然后顺理成章的住下来…”

“死孩子,早就让你这么干,你偏矜持,矜持管什么用,现在能栓住男人的心才最重要!”

周梦兮点点头,随后拨通了手机,响了半天,终于接通了,“喂,司衍啊~”周梦兮的声音娇滴滴的,可是那边传来的却不是傅司衍的声音。

“什么?司衍进了医院?!”

周梦兮挂了电话后就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医院,医院通知周梦兮,傅司衍受了轻伤,需要留院观察,周梦兮赶到医院的时候,傅司衍还在病房里昏睡着,周梦兮让司机回家,自己守在了傅司衍的床边。

“护士,他的情况怎么样啊?”周梦兮担心问。

“没事,就是有些轻微脑震荡,手骨也有些扭伤,住院观察几天就好,不过,你是病人家属吗?”

周梦兮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傅司衍,点了点头,“嗯,我是他太太。”

护士离开病房后,周梦兮看着傅司衍躺在病床上,他的面容英俊硬朗,剑眉下双眸紧闭,薄唇少了些血色,一副面容仿佛艺术品一样,年纪轻轻又拥有巨大的商业帝国,这样的人自己怎么会拱手让给梁宛薇?

“薇薇…薇薇…”傅司衍在梦中低呓,却被周梦兮听到,

傅司衍啊傅司衍,你看看清楚,在你生病的时候陪在你旁边的是谁——黑暗中,没有人看到周梦兮眼中的恨意。

傅司衍早晨醒来的时候,看见一个女人趴在自己的床边,心内一惊,可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人是周梦兮。

周梦兮也因为傅司衍坐起来的动作惊醒,“司衍,你起来了。”

傅司衍点点头,“在这儿守了一夜?”

周梦兮揉了揉困顿的眼睛,傅司衍看她身上的礼服还没换下来,心头软了软:“好了,我没事了,赶紧回家换身衣服吧。””

傅司衍和周梦兮虽然在外界看来一直像是一对恋人,但实际上傅司衍对周梦兮一直以礼相待,连说话都十分客气,而这份客气中也透露着距离。

此时护士小姐拿着要换的药进了病房,“傅太太,请您在药品确认单上签字。”

这句“傅太太”叫出来后,周梦兮有些脸红,赶紧签了字以后护士把药放在床头就离开了,周梦兮缓缓开口,“司衍…昨天我赶到的时候,有一份单子要签署,医院说必须是家属,所以我就…”

“嗯。”

“司衍…你不会怪我吧,主要是我妈妈那边也在问我,大家都以为我是你未婚妻…如果我给你造成困扰了,那我可以离开。”周梦兮的语气委屈巴巴。

傅司衍看着周梦兮的脸,她的脸和梁宛薇有三分相似,却不似梁宛薇那样清冷,多了份妖艳。想起昨夜梁宛薇在车上和那男人的亲密,傅司衍的心中就升起了一阵怒火。

“结婚吧。”

周梦兮被这三个字吓了一跳,原本要给傅司衍换药的手也停在那里。

随后涌上心头的是一阵惊喜。

“司衍…你是说…”

“我说结婚吧,这些年你陪在我身边,把我照顾的很好,我们找个日子举办一下仪式吧。”

没有我爱你,没有单膝下跪,就是一句简单的“结婚吧”,但周梦兮已然知足。

只要能握住这个男人,坐上傅太太的位置,要她怎样委屈都是可以的!


第8章 噩梦连连

“哎呦,这么大的钻戒哦——”李淑媛大声的叫着,看着女儿手上的那枚钻戒,欣喜若狂。

这是傅司衍让秘书带周梦兮去挑的,周梦兮自然选择了最昂贵的那款,“是啊,司衍说不会让我受委屈的,戒指一定要选最好的。”

这话当然是说给客厅里的周擎茂听的,虽说是继父,但周梦兮进了周家这么多年,周家财产雄厚,自然是要出一份嫁妆的。傅司衍不在乎这点钱,但李淑媛和周梦兮却可是惦记着周氏集团,落在自己手里总比落在梁宛薇手里好!

“老周啊,咱们女儿可是跟大名鼎鼎的傅司衍订了婚的,你这个做父亲的怎么也不恭喜一下女儿?”李淑媛嗔怪道。

周擎茂皱了一下眉头,傅司衍这个人他自然是知道的,叱咤风云的年轻总裁,做事雷厉风行,坐拥财产无数,集团的板块涉及到各个行业,虽说他周氏集团也是个大集团,可跟傅司衍的公司比…

“听说,这个傅司衍好像离过婚?”周擎茂已经和梁宛薇多年不联系了,自然没有把女儿和傅司衍联系起来。

“别听八卦报纸瞎说,司衍和梦兮可是好多年的感情了,是吧梦兮?”

“嗯嗯,是啊,司衍是我的学长,那次他回大学讲座,我们就正好遇见,那个时候我们一见钟情,于是就到了现在…”

周擎茂点点头,“如果他一心一意待你,那我自然是同意你们结婚的。”

听到这话的周梦兮赶紧过来,搂住了周擎茂的胳膊,“谢谢爸爸,这些年来你待我最好了。”

周梦兮这副亲昵的样子让周擎茂失了神,他恍惚间觉得是女儿梁宛薇在自己的身边,她已经很多年没叫自己父亲了,也不知道这些年到底吃了多少苦。

“淑媛啊,我看见薇薇了,我们把她接回家里住吧,这些年她一个人在外面也很辛苦。”周擎茂说着,眼前有了些氤氲。

听到这话的李淑媛和周梦兮面面相觑,恨不得翻个白眼,可是这个情绪绝不能被周擎茂发觉。

“是吗?你找到薇薇了?她回来了吗?”李淑媛做出假意关心的样子,其实在暗暗咬牙。

“那天见她,她在酒桌上喝了很多酒,她还是那个要强的性子。”

“是的啊,薇薇性子一直要强,老公,你们两个过去不也老吵架嘛,我倒不是怕薇薇回来,我也想让她回来,可是你年龄大了,可生不起气了。”说着,李淑媛坐到了周擎茂身边,把手放在他的胸口上,假意关心到。

“不会的!我亏欠了女儿那么多年,这次说什么都不会再和她吵架,让她离开!”周擎茂斩钉截铁的说道。

“爸爸,我也想姐姐回来,可是弟弟现在也在家住,家里还有保姆什么的,会不会太挤了…”

“薇薇的房间不是一直没动吗?这么大的房子怕什么挤,实在不行我就再买一套!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怎样都是好的,你们说是吗?”

李淑媛和周梦兮只好尴尬的点点头,说着是。

“好了,回头我就去找薇薇说,让她赶紧搬回家里来,你们两个也一定想她了,回来你们母女三个一定要好好说说话!”说完,周擎茂笑着从沙发上起来,回到了卧室。

看到周擎茂关上了卧室的房门,周梦兮马上拉着母亲到了自己房间,“妈,这可怎么办啊,她不会真的要回家吧!”

“她肯定是私下找周擎茂那个糟老头子了,还真是阴魂不散啊!这是要回来争家产的节奏啊!”

“妈,我现在是马上要坐上傅太太的位置了,千万不能出一点差错!”

“妈知道,妈也不想这么多年的辛苦为别人做嫁衣,还想着这两年把他熬死以后拿一份遗产,我可不会把快到手的钱吐出去,梦兮,你容我想想办法。”

“妈,要不然,找王叔叔?”周梦兮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的问。

李淑媛看了周梦兮一眼,没有说话,心中已经悄悄打好了算盘。

……

夜深,梁宛薇家中。

此刻的梁宛薇已经进入了梦乡。

她再次做了那个梦。

梦到了五年前的那一天,周梦兮挺着肚子在她面前得意洋洋的宣布:

“姐,我怀孕了,是姐夫的。”

自己给了周梦兮一个耳光,可随之而来的又是一地鲜血。

婆婆的咒骂与巴掌、傅司衍的冷眼相待以及律师递来的那份离婚协议。

“请您尽快签了吧。”律师催促着梁宛薇。

与她三年婚姻,每晚耳鬓厮磨的男人以及给她的那些诺言,全部都破碎了!

剧烈的心痛压抑着梁宛薇的心脏,眼泪浸湿了枕头,冷汗湿透了全身,梁宛薇在痛苦中醒来。

——又是这个梦。

还没等梁宛薇缓过神来,梁宛薇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姜妍。

“妍妍,这么晚了是怎么了?”

“薇薇,你快来医院,小宝…小宝他…”


小说

她重生回十四岁那年,大仇将报!

2021-1-3 8:24:18

小说

他千方百计地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

2021-1-3 8:30:1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