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所有人都喊她大嫂?

一觉醒来,竟然所有人都喊她大嫂?大哥是谁?南市令人闻风丧胆的“冷面阎罗”,更是整个牟家和盛世集团的掌门人!
一觉醒来,所有人都喊她大嫂?

第1章 要合法

Nova会所。南市最大的销金地,一楼的酒吧里,男女们在激昂的音乐下扭动着年轻的身体。拥挤的舞池里,一个娇小的女人握着酒瓶一饮而尽,跌跌撞撞。

“给姑奶奶把你们这最帅的男人找出来!”苍伶抓住了一个服务员,说话间吐出了满口的酒气。

“去他大爷的一见钟情!当初说得那么好听,背地里去睡我妹妹……”苍伶醉得晕头转向,可是脑子里还是挥之不去她将俞宸抓奸在床的画面。

服务员正要提醒她她喝多了,却意外的感受到了身后的一阵异样,回过头时,看见了一群黑衣人簇拥着牟聿走进来。

牟聿,盛世集团的现任总裁,更是牟家未来的继承人,传闻中那个黑白两道通吃令人闻风丧胆的“冷面阎罗”。

“小小姐,我们这是正规的,没有……”服务员知道牟聿最讨厌这样的事,赶紧跟苍伶解释。

“废什么话!姑奶奶有的是钱!”

“他能睡女人,我就不能睡男人吗?去,快去给我找个比他帅一百倍的!不,找十个,二十个……呕……”说到最后,苍伶一阵干呕,踉跄着倒向一边。

然而,就是这一瞬间,她瞥到了站在那冷着脸的男人,眼前一亮。

世上竟有长得这么好看的人?

黑色的飞行夹克和简单的工装裤将他的身形优点全都衬托了出来。一头圆寸简单利落,没有过多的修饰,显得他整张脸都格外的刚毅。

他一走进来,就吸引了舞池了大部份女人的目光,可是身上那冷冽的气息,却硬是将人隔绝在外,没有一个人敢对他靠近一步。

除了苍伶。

她歪着步子上前去,贱兮兮的一笑,手直接伸向他的腹部,这么好的身材,一定会有腹肌吧。

“二爷!”牟聿身边的黑衣人冲上前来,想要拉开苍伶,只是,牟聿一个冷眸,制止了所有人的行动。

“哇,好硬啊。”他真的有腹肌哎!

苍伶饭起了花痴,就差没让哈喇子流了下来。有了他的纵容,她更加肆无忌惮,看着男人那张虽然冷酷却格外诱人的脸,蹦跶了一下,以八爪鱼的姿势缠挂在了他的身上。

牟聿只觉得小腹一热,一种剧烈的冲动席卷他的全身。

苍伶的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脖子,看了看身后的这一群制服统一的男人,更是坚定了心里的猜想,“你站在第一个,是这里的头牌吗?”

那个小服务员的脸早就吓白了,愣在一旁不敢动作。

“我是这里的老板。”感觉到身上的小东西不老实的蹭着他,牟聿眼眸一暗。

苍伶烂醉如泥,没有什么力气,松手之际腰往后反去,可就在这时,男人的手托住了她的臀.部,另一只手扶住了那纤细的腰。

“老板?所以……你是鸭、王?”电视里,应该都是这个设定吧。

“好,我今晚就要你了。”苍伶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她从男人的身上跳了下来,拉着他就要去前台结账。

“来。”她一把将自己的钱包掏了出来,“我选他,今晚,我我我带他……”苍伶一下子忘记了那是个什么词,“哦,出台!”

说着,她又往他身后一扫,袖子一挥,“还有这……这一群我都要了!”

苍伶的话一出,牟聿身后的人大气都不敢出,见自家老板就要跟着回过头来,纷纷别开了眼,装作看不见的样子。

“哦?”牟聿淡笑,“就你这身板,吃得下吗?”

“当然可以!”苍伶步子虚浮,她将一张金卡拍在台上,“我不能只选你一个……要雨!露!均!沾!谁知道你技术好不好,我听说,你们男人啊,就爱吹牛。”

她的眼睛都睁不开了,拉着男人的衣领往自己的脸靠近,强迫他来将就自己的身高。

“吹牛?”牟聿眯了眯眼睛,暗自哼了一声。

“你真想睡我?”他向她确定。

“嗯。”苍伶很诚实的点头,学着自己看过的电视里那些青楼女子一个媚笑,手非常邪恶的开始伸向男人的下.身,“来嘛来嘛,姐姐带你去开、房。”

她的手被男人眼疾手快的抓住,下一秒,她被他欺身困在了前台的大理石台上,“要睡我可以,但是,要合法。”

合什么?合法?

苍伶消化着这个词,另一只自由的手在自己的口袋里摸了摸,拿出了一张被她拧成了一团的户口纸,“嘿嘿,你看巧不巧,我今天准备去结婚的。”

牟聿盯着她手里那皱巴巴的一团,嘴角勾出了弧度。

他听手下的人说苍伶今天来他这里买醉,特意过来会一会,没想到,竟然还有意外收获。

“储池,备车,去民政局。”

“二爷,这个点了……”储池看了看手表,有些为难。

“要他们加班!”

第2章 这可是你自找的

从民政局回来的路上,苍伶一刻也没有消停过。

见牟聿正襟危坐在后座,一副高冷的样子也不理她,苍伶的嘴叭叭个不停,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肩膀。“你长得这么帅,肯定很多人光顾你的生意吧。”苍伶笑嘻嘻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脸上因为醉酒有着淡淡红晕,倒让她生出了几分娇媚。

“你觉得呢?”牟聿反问她。

“啧啧啧。”苍伶很是惋惜的拍了拍他的大腿,“老弟,虽然这是你的工作,但是,这种事情做太多了难免会伤身体,你还年轻……嗝……”苍伶说到一半,打了个酒嗝,“不过没事,以后姐罩着你,虽然我也没有经验……但是我会疼人啊!”说着,她还很是自豪的拍拍自己的胸脯。

牟聿黑了脸,可是前面的储池却是忍得更辛苦了,生怕自己笑出声来。

见牟聿还不理她,辜负了她一片好心,苍伶翻身而起,跨坐在了他的腿上。

“姐姐跟你讲话呢……”她瞪圆了眼睛,拉住了他衣领,“没礼貌,没有职业操守……”

两个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牟聿只觉得自己身上的燥热感越来越盛,他的眼睛往驾驶座一瞥,储池很是通情达理,瞬间会了意,按了个按钮,前座和后座中间缓缓伸出了一个挡板。

苍伶到了他的身上,很是好奇为什么他的身体不像她这么软绵绵的,伸出手在他的身上摸索。

可她这无心的动作,到了牟聿眼里就是撩拨。他已经在压抑着自己内心的野兽,却偏偏这小东西还不知道领情。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牟聿扶住了她的身体,不让她在自己身上乱蹭。

“我知道啊。”苍伶回复他,“别害羞嘛,我就是……就是验一下货。”

她的语气和态度非常的正经,手却很不老实的想去解他的衣服。

牟聿差点就要被这小妖精给逼疯了,她的脑子到底还能不能用?现在是什么场合就敢在他面前这么放肆,就这么相信他的定力吗?

可是她这个样子实在太诱人,他又实在不舍得叫停,只能猛然一脚踹着前面的座椅,“储池!”

“马……马上就到!”储池一慌,车子已经开到了160码。

“来。给姐姐检查一下。”苍伶生出了恶趣味,非要上手去感受一下。“别等会不行,不然,我……我要退货的!”

“你很快就知道行不行了。”牟聿忍不住了,他一把抓住了她嚣张的小手,另一手扶住了她的后脑,用自己的嘴堵住了她的声音。

“唔……”被他制住的手有些疼痛,苍伶还来不及抱怨,下一秒,男人猛烈的吻已经侵占了过来。

苍伶有过一瞬间的失神,可是转念一想,她才是金主,怎么能让他占了上风?所以便反客为主,抽出了手,捧着他的脑袋,一点点的用唇齿去磨蹭他。

她的动作让男人的每个毛孔都在叫嚣着对她的渴望,他的喉头动了动,声音都变得暗哑了起来。

“小妖精。”牟聿的语气里饶有一丝警告的味道。“这可是你自找的!”

车子已经停在了会所的门口,牟聿开了车门,他本是想将苍伶好生的抱下来,可偏偏她的手作怪的狠,非要在他身上四处点火,便只能是将她一把扛了起来,快步的上了专属的电梯。

苍伶本就喝了一肚子的酒,再被牟聿往肩上一扛,恶心感更是强烈。

所以,等牟聿将她带进了房间之后,她第一件事就是冲去了洗手间。

她趴在洗手台上,本来刚才胃里还翻江倒海呢,可是这会儿又吐不出来了。

苍伶在为了吐不吐的事伤脑筋,而洗手间的门口,牟聿眼里的火已经遮挡不住了。女人趴在洗手台的姿势仿佛是刻意的挑逗,让他内心涌上了不可遏制的冲动。

不过,既然到了这里,他也没有必要遏制了。

苍伶抬头,她晕乎乎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像是长了三四个脑袋,身后的男人也是如此,而且还正在慢慢向她靠近,手一伸,几乎毫不费吹灰的将她身上的裙裤扯下。

“你……你脱我裤子干嘛?”苍伶懵懵懂懂。

“让你验货。”牟聿压着声音,贴近了她的身躯……

第3章 下次再点你

窗外的天已经大亮了。

苍伶被刺眼的阳光惊醒,她缓缓睁开了眼眸,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放大的帅脸。两个人的距离那么近,近到她可以感受到他呼在她脸上的气息。

什么情况?

苍伶懵了。他是谁?他们为什么会睡在同一张床上?

她作势就要推开他,却发现他的手放在她的腰间,将她搂得紧紧的,好像生怕她会逃离。

“醒了?”感受到怀中女人的动作,牟聿也睁开了眼睛。

“你是谁?”苍伶惶恐,昨天因为被俞宸刺激来酒吧买醉,她依稀还有些记忆,自己好像是拉着服务员要他给她找男人来着。

所以,这就是她昨晚找的男人?

“你大方的刷金卡要睡我的时候,可没问过我是谁。”牟聿松开了她,自己起了身。

而随着牟聿的动作,那古铜色肌肤上那一道道伤疤也暴露在苍伶的面前,那些已经印记虽然已经年代久远,但是却毫不影响判断曾经那深可见骨的创面。

牟聿起身,健壮的身躯没有丝毫的遮蔽物,苍伶下意识的捂住了眼睛,却又从指缝里偷偷的瞧他。

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么真实的看男人的身体,虽然自己的损友苏小橙给她找了不少不正经的片子,但是,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体,比那些男主角可要强多了。就连那里的尺寸都……

苍伶动了动身子,感觉到一阵刺痛,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这一身跟车轮碾过了一样。

果然是口嗨一时爽,亲身体验起来就火葬场了。

“那个。”苍伶的脑容量已经不足了,昨晚她是真的喝得要断片了,只是恍惚记得自己像个八爪鱼一样挂在他身上的场景。

她真是恨不得往自己的脑门上来一拳,都说酒后乱性,果真一点也没错。

只是现在,她应该怎么做?她付过钱了吧,那张金卡,应该足够买他一晚上。可局面有些尴尬啊,总不能她拍屁股走人吧。万一他以后还来讹她怎么办?要是被人知道她来这种地方找男ji,她就是跳进大西洋也洗不清了。

“你技术还挺不错的。”苍伶清了清嗓子,憋出了一句话来。电视剧里,男人们来这种地方,完事之后总会点支事后烟夸女人几句,她不会抽烟,夸几句总行吧。

牟聿正在穿衣服的动作顿了顿,他转身,直视她。

这女人是真的可爱。竟然还真的敢点评起他的技术来。不过,想起了她昨天晚上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柔媚样子,他决定不跟她计较了。

“多谢夸奖。”他客气的回了一句。

“那你先出去吧。”苍伶的手一挥,将自己藏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我会给你好评的。下次,如果有需要,我再点你。”

呸!绝对不可能!这个野蛮的男人,把她折腾成这样,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了,就算他长得帅身材好也没用。

牟聿眉角一挑,却也没当面拆穿,他嘴角一勾,笑笑。

“好。”他应了一声,“那就期待苍小姐的再次光临。”

苍小姐?苍伶头大,她难道连自己姓什么都告诉他了?

牟聿穿戴整齐走了出去,屋子里又回归了宁静,苍伶将被子一蒙,彻底的把自己藏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大叫着,“苍伶!你脑子进翔了吗?”

这下好了,原本只是想报复俞宸出来喝酒解闷,现在被人生米煮成粥了。

苍伶发泄了好一阵,等身子适应了这种异样的疼痛之后,下床梳洗干净,想赶快逃离这个地方。

只是,她才刚一打开门,就被门外整齐排队站着的一群黑衣人吓了一大跳。

“大嫂早上好。”黑衣人异口同声朝着她弯腰敬礼。

大、大嫂?

第4章 诓她结了个婚

苍伶往后一看,确定从这间屋子走出来的只有她一个人。

“你们……”她狐疑的看着这一行十来个人,郝然想起了昨天晚上自己的豪言壮语。她说什么来着?要把这一群人,都包了?

“我叫黎昕,以后会负责照顾大嫂的生活起居.”为首的一个男子走了上来,脸上带着亲切的笑意。“大嫂,您饿不饿。我带您去吃早餐。”

苍伶瞧着这男子的模样,生的挺白净,面目俊逸,放在人群里也是个让人挪不开的眼睛的,尤其是那双桃花眼,笑起来让人不自觉的就放松了警惕。

只是,这么一个大帅哥,以后要负责她的生活起居?她不是真的这么豪气吧,把这些人都包下来了?

“不,不用了谢谢。”苍伶赶忙摆了摆手,转身就要往外走。

只是,走出门外,她才发现自己好像是在会所的顶楼,放眼望去,这上面搭的是透明的屋顶,房间外是宽敞的茶座,沙发,茶几,各种家具一应俱全,竟是个顶尖配置的套房。

黎昕跟在她的身边,她走到哪他就跟到哪,那些黑衣人也是如此,她走他们也走,她停他们也停。

“你干什么?”苍伶不解这是什么操作。

“大嫂,大哥吩咐过,要我寸步不离。”黎昕非常恭敬的回她。

苍伶叉着腰,搞不明白了。“你大哥是谁?什么玩意你就寸步不离?你们都是机器人吗?”

黎昕挑眉,他伸手,有人将两个红本本递到了他的手里。

“大哥说了,为了防止大嫂醒来之后不认账,要我一定要将这个东西给您确认一下。”

苍伶从他的手里将东西夺了过来,看清了上面的字之后,差点要激动得吐出血来。

结婚证?!

她翻开,看见了上面写的两个名字。

牟聿,苍伶。

照片上,男人坐得笔直,面无表情,而她,她本人!笑得跟朵喇叭花一样!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

“这不可能!”苍伶像是拿了块烫手的山芋,不忍直视,重新扔回了黎昕的手上,“我怎么可能会鸭、王结婚?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这样醉酒状态下领得证也能作数吗?”

不过,等等!牟聿……哪个牟聿?不会是她听说过的那么牟聿吧!

“你们大哥,叫牟聿?”苍伶不敢相信,“应该只是跟盛世集团的那个牟,同一个字而已,对吧!”

“整个南市,只有一个牟。”黎昕否定了她的猜想,“我们大哥,是牟家的二爷,盛世集团的总裁。Nova会所,只是他名下的其中一份产业,像这样的产业,在全国乃至全世界,还有上千家……”

“停!”苍伶傻了。她连忙阻止了黎昕,不想再继续听他说下去。

她才不关心他名下有多少财产,她只知道,她听说的牟聿,是个冷血无情的人,传闻他不近女色,又加上身边男人颇多,大家都说他是个gay。

苍伶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受里受气的黎昕,更加确定了这个传闻。

可是,昨天晚上……

她竟然把这个只喜欢男人的牟聿给睡了?把南市大名鼎鼎牟家的掌门人当成了……鸭?

苍伶坚定了自己要逃跑的想法。

她猫着身子就要溜走,可是才一转身,就碰见了背着手朝这边走过来的储池。

“苍小姐。”储池将苍伶的小动作收进了眼里,再联想起昨天晚上他的所见所闻,不由得脸上又浮上了一阵笑意,“二爷叫您过去一趟。”

他跟在牟聿身边许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没有被牟聿推开的女人,而且,两个人之间竟然还干柴烈火,一触即发。

只是清醒之后的苍伶不像醉酒后那么主动,倒像是一只已经入了狼口的小绵羊。

苍伶想起她刚才在房间里跟牟聿说的那些话,此时此刻真的很想撒丫子就跑让他们连影都追不上。

可是看着那两本红艳艳的结婚证,她又觉得无可奈何。

“我不就是喝多了吗?都是成年人,这种事情,难道就不能穿上衣服就当做没有发生过?”苍伶忍不住的嘟囔。

“苍小姐,我家二爷是退役军人,对自我要求很严格,从不发生婚前性、行、为。”

苍伶的嘟囔被储池听得清清楚楚,饶有耐心的跟她解释起来。

所以,为了睡觉,就诓她结了个婚?

第5章 说对不起就有用?

储池从黎昕手里将苍伶接走,在他的口中,苍伶知道,刚才的黎昕是这家会所的总经理,也曾经是和黎昕一起当兵的战友。

当过兵……所以也就解释得通他身上的那些伤疤了。不过,牟聿当过兵她倒还不意外,他全身的气息都散发着一种军人专属的庄严和凛冽。

只是那黎昕……他当的是文艺兵吗?

黎昕打了个喷嚏,他摸着鼻子看着苍伶离去的方向,感觉怪怪的。

储池给苍伶简单介绍了这会所的布局,牟聿偶尔会过来这边小住,因为是黎昕在打理,股东们也都是一群战友,所以顶楼是牟聿的专属地界。

再往下是十来层的酒店客房,五六楼是健身房和室内泳池,他们昨晚所在的酒吧是一楼,二楼是包厢,三四楼是南市最著名的网红情侣餐厅。

出入Nova 的,基本都是南市的显贵,就连进入酒吧也是实名登记,没点身家根本消费不起。只是苍伶也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邪,竟然要来这里发酒疯。

电梯停在了六楼,苍伶正要跟着储池走进室内泳池,可放在衣服口袋里手机却在此时响了起来。

看见了上面那熟悉的两个字,苍伶脸上的神情一变。

是俞宸。

她将电话按掉,可是那边的人却锲而不舍的拨打,苍伶握紧了手机,最终,抱歉了看了储池一眼,拿着手机走进了洗手间。

苍伶接听了电话,没有发出声音,而俞宸的话语在第一时间传到了她的耳际。

“伶伶,你去哪了?我昨晚找了你一个晚上。”俞宸的语气很是焦急。

苍伶看了看手机,确实是有好几个未接电话,俞宸的,苍晴的,还有父亲苍怀舒的。

“你跟你的晴妹妹在一起难道不快活么?还有这个精力来找我?”苍伶怎么也忘不了她昨天早上看到的那一幕。

她和俞宸约好了昨天要去登记结婚,本来约好在民政局门口见面,可因为她去民政局的路上要路过他们早就买好的婚房,鬼使神差就下车想去看一看。

可就在她打开门的时候,她听见了主卧里传来的声音,男人压抑着的低吼和女人毫不掩饰的呻.吟,让苍伶一阵头皮发麻。

透过没有关紧的门,她看见那张原本应该属于她的婚床上,俞宸和她的继妹苍晴赤身裸体的交合在一起……

“伶伶,对不起……”俞宸很抱歉,“我只是一时昏了头……”

苍伶知道,俞宸一直很想跟她做那种事,可是她一直觉得,这种事情应该留在新婚之夜,所以一次次的拒绝了他。

也是这样,所以,他选择了比她更加活泼热辣的苍晴吗?

“说对不起就有用?一句对不起可以让时间倒流,让你管好自己的下半身吗?”苍伶当时在门外听得清清楚楚,俞宸在情动之时跟苍晴说的是婚前的最后放纵,也就说明,他们发生关系并不是只有一次。

在她还在向往着婚后甜蜜生活的时候,在她为了他们的未来满心欢喜做准备的时候,她爱了五年的男朋友,早就在和自己的妹妹翻云覆雨,还将她带进他们的婚房,想想都令人恶心。

“姐姐,是我对不起你!”电话那头的苍晴哭喊着,“你不要怪宸哥哥,是我勾搭的他,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小晴,你要干什么?”手机里传来啪的一声,看样子是情急之下俞宸将手机摔在了地上。

“我没脸见姐姐了,让我去死了吧。”苍晴说着,也不知道做了什么,那边乱成了一团。

“怀舒,救救我们小晴吧,她也是你的女儿啊!”继母赵兰芝也在一旁附和。

苍伶放下了手机,无力的蹲落了下去。

昨天,她第一时间拿着“证据”去找自己的父亲,可还没有说出口,赵兰芝已经先闹了起来,说是俞宸强、暴了苍晴,要俞宸对苍晴负责任。

爷爷奶奶被惊动,到最后,为了压下这件丑闻,竟然决定要在婚礼前临时换人。

也就是说,她苍伶,原本的受害者,不但没有讨回公道,还被彻底的踢出了局。

她精心准备的房子,那些婚礼用品,包括她的老公,全部都苍晴抢走了……

第6章 还没有学会游泳

苍伶失魂落魄的从洗手间里走出去。

“苍小姐。”储池一直都守在门口,见到苍伶红着眼眶出来也没有多问,只是恭敬的喊了她一声。

听到储池的声音,苍伶才想起自己这边还有个麻烦事。

“走吧。”她强颜欢笑。

才一进门,苍伶大老远的就听到了泳池那边传来起哄声,男人们凑在一块喝着酒,朝着她这边看了过来。

“大嫂来了!”他们起了身,两个牛高马大的男人往那一站,苍伶有些犯怵,停住了脚步。

“那两位是二爷的战友,也是Nova的股东。”储池跟她介绍。

苍伶的目光一瞥,隔壁的泳池里女人们全都在盯着某个方向,她好奇,也跟着看了过去。

蔚蓝的水池里,身材矫健的男人像条灵活的鱼一般在水里游动,随着他的动作,他的身线在水中展露无遗。

牟聿只穿了一条泳裤,双腿笔直有力,身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肉,人鱼线和腹肌一个也没有落下。因为个子够高,所以看起来也不会让他显得很壮,恰巧适中,再加上那张虽然冷冽却五官精致的脸,确实是养眼得很,怪不得那些女人们一个个眼都看直了。

“苍小姐。”储池将苍伶带到泳池边,“需要为您准备泳衣吗?”

苍伶连忙摇了摇头,她是个旱鸭子,几年前还溺过水差点没淹死,此后她再也没有想过游泳的事。

说话间,牟聿的身影已经游到了她的身边,他破水而出,单手擦着脸上的水珠,短短的头发上因为他的动作弹起了一阵水雾。

他朝着她一笑,仰视着看她的角度,让苍伶失了神。

不得不说,他真的长了一张好看到人神共愤的脸,她原本以为俞宸已经是她见过的最帅的人,可是眼前的牟聿,他的帅气里,带着男人该有的硬朗和阳刚之气。

“下来。”牟聿朝着她伸出了手。

苍伶扫了一眼周围,那些女人见到牟聿主动亲近她,眼里的羡慕和嫉妒都快溢了出来,苍伶不想引起公愤,脚步往后一缩。

可就在这时,牟聿竟然起了身,他的手拉住了苍伶的脚踝,往他这边一用力,苍伶站立不稳,就这么扑通一声栽进了泳池中。

“啊——”苍伶的惊叫声淹没在水池中。

水流呛进她的嘴里和鼻腔,她非常难受的挣扎,曾经溺过水的那种恐惧袭来,她几乎以为自己就要死在这里。

然而,牟聿的手抱住了她的后腰,将她从水里捞了起来,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苍伶大口大口的喘着,任由牟聿将她带到泳池的边缘。

“你还没有学会游泳?”牟聿的双手放在她的腋下,以抱小朋友的姿势让她背靠着池沿,自己则拥着她,防止她再次没入水里。

苍伶惊魂未定,只是摇着头,双手撩开贴在脸上的头发,回过神来时将嘴里的水喷在了牟聿的脸上,“疯子!”

她的声音很大,完全是带着那种被捉弄过后的愠怒。

那边的几个男人听到苍伶的声音,哄然一笑。

牟聿也不恼,只是松开了手,眼见着自己就要失去支撑沉下去,苍伶一慌,连忙勾住了他的脖子,双腿像树袋熊一样盘在他的身上。

“我是疯子你还抱着我?”牟聿得了逞,越发的想捉弄她。

苍伶气鼓鼓的将头扭到一边,“你快把我弄上去。”

“弄可以,上去就不行。”苍伶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两个人的姿势是有多暧昧,可牟聿却清楚得很,经历过昨晚的事,他食髓知味,仍在兴头上。

苍伶的一身湿了水,原本的白色衬衫已经变得透明,以他的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到他在她身上留下的那些痕迹。

“你……你流氓!”苍伶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动作之下,激起了一片水花。

“你最好不要乱动。”牟聿警告她,“否则,我不介意在这里办了你。”

第7章 我要离婚!

苍伶脸色一白,她瞥着周围那些聚集过来的目光,连忙把脑袋藏进了牟聿的颈窝。

上帝保佑,希望这里不要有认识她的人,不然她这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了。

“害羞?”牟聿满意她这样的反应,“我们都是夫妻了,你怕什么?”

“哎!”听到这句话,苍伶一下子清醒,“我还刚想问你呢,那个结婚证是怎么回事,我跟你说,虽然我昨晚误会了你是……你是那啥,这个确实是我不对,但是,你在我不清醒的时候诓我领证,这不地道吧。”

苍伶很是正经认真的跟他说道,“结婚是终身大事,怎么能这么儿戏呢?”

“哦?”牟聿挑眉,“可昨晚,是你要跟我领证,还反复跟工作人员强调你是自愿的。”

是吗?苍伶很是怀疑。她的脑海中怎么没有这一段记忆?不过,她回想着自己在结婚证上看到的照片,又真的恨不得给自己扇几个耳光。

笑得那么灿烂,谁敢相信她不是自愿的?

“那不算,我是喝多了。”苍伶跟他解释。

牟聿也很正经地回她,“领了证,圆了房,夫妻之名夫妻之实都有了,你还想抵赖吗?”

这……

苍伶傻了。

这么说,好像也有点道理……呸呸呸,什么道理,简直是歪理。

“而且,你昨晚明明享受得很。”牟聿坏笑。

苍伶听到这句话,脸红到脖子根,她连忙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往旁边回顾,生怕他这句话被人听了去。

牟聿觉得她这样子可爱得很,下腹一紧,贴得她更近了一些。

“好,就算我承认我们已经结婚的事实,那我们现在就去把婚离了。”苍伶现在只想离这个可恶的男人远一点。

牟聿有些许不悦,“我为什么要离婚?”

“因为我们俩结婚就是个乌龙,你可是堂堂盛世集团的总裁,还是牟家的掌门人呢,你娶我这么一个无名小卒难道不吃亏吗?”苍伶用手指点点他的胸膛,正儿八经的说教。

“不吃亏。”牟聿淡定回复。

额……苍伶哑然。

“那……那我们也不配啊。”苍伶也不知道该想什么理由,脑袋迅速转动。

“哪里不配?”牟聿倒要听她讲出个好歹来。

“各种不配!”苍伶皱起眉头,“先不说家世,就说外貌条件吧,你长得这么帅,应该找一个漂亮美艳前凸后翘的女人。而且,你这么高,少说都一米八五了,我才一米六呢,身高也不搭呀。”

“只要中间对得上,哪管两头齐不齐。”牟聿一言不合就开车。

苍伶要气得吐血,这男人太无耻了,无耻得令人发指!

“我不管!我就要离婚,就要离婚!”讲道理讲不通了,她还不能闹吗?这牟聿好歹也是一总裁,总不能打女人吧。

“不离。”牟聿很无情地拒绝了她。

苍伶正要反驳他,储池这边却匆忙的走了过来。

“二爷。”他走到池边停住,“莫末小姐来了。”

牟聿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淡漠,身上的气息一下子就变了。

“我没空。”他冷声冷气。

“可是,刚才老爷子打过电话,说如果您不见莫小姐,他就亲自过来见你。”储池有些为难。他家二爷素来与自己的父亲不太对付,要是他真过来了,估计苍伶的事也瞒不住了。

苍伶被冷落一旁,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牟聿却是已经动了身子,他的双手托着苍伶的双臂,苍伶只觉得自己的身子慢慢的离了水面,最后稳稳当当地坐在了踏实的池沿上。

莫末小姐?

这个名字好像有些熟悉……是那个传闻中的南市第一美人,还跟牟家有婚约的莫末小姐吗?

那岂不是,是牟聿的未婚妻?

第8章 小朋友已经熟透了

“叫黎昕带她去吃饭。”牟聿又变成了那个冷血的牟聿,苍伶觉得他是不是患有精神分裂,刚才还对着她耍流氓,现在倒好,一下子就切换到了面瘫脸,就差脸上没写着“老子不爽”四个字。

“我自己去。”苍伶拿了放在地上的浴巾,往自己身上一裹。她才不要被一大群人跟着,最好是让她找到机会偷偷溜走,她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

她几乎是一溜烟的就消失在门口,牟聿看着她的背影,眼神中有些许宠溺。

“喂。”坐在他不远处的几个男人同样盯着门口的方向,有人叫了一声,“老大,黎昕不是说昨晚你和嫂子战况很激烈吗?以你的体格,她今天还有力气下床,这不应该啊。”

说话的是秦桑,在兄弟中排名老三。他是几个人里面最玩得开的,身边的女人就没有断过,可能是因为天生自带的邪魅气质,桃花运格外的旺盛。

牟聿横了他一眼,感受到他的警告,秦桑耸了耸肩,闭了嘴。

相比起秦桑,老二段衡就要稳重得多,见牟聿游到他们身边,他的语气里带着担忧,“现在时机成熟了吗?你家老爷子那边……”

“还不成熟?他家小朋友已经22岁了,都熟透了好吗?老大等了这么多年,再不摘可就要被别人摘走了。”秦桑一个白眼,语气里带着戏谑。

牟聿没有搭理他,起身,拿着浴巾系在腰间,“最好不要我知道你们谁走漏了风声,她要是掉一根汗毛,我要你们把泳池的水喝光。”

“无情!”秦桑指着牟聿的背影跳脚。

苍伶从门外探出一个头去,刚想看看有没有人跟着,黎昕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响起。

“大嫂你在找我吗?”如同鬼魅一般,苍伶被吓得小胆儿一颤,再往这边看过去,黎昕站在门边,身后的人手里捧着一些换洗衣裳。

“你吓死我了!”苍伶回过神来。

“大嫂对不起!”黎昕说罢,很是恭敬的对她弯腰行礼,连带着身后一群人都给她作揖。

“别别别!”苍伶连忙收住,她又不是什么古时候的娘娘,不需要这么大排场吧。再说了,人家正宫都找过来了,她这么高调,不是巴不得人家来收拾她吗?

“好,你要寸步不离我认了,你把这些人撤了,我不习惯。”苍伶指了指后面那群面无表情的黑衣机器。

“这……”黎昕犹豫了一下,“好。”

不过就是一个小毛丫头,还能在他眼皮子底下溜了不成?

黑衣人将换洗衣服送进了更衣室,苍伶进去将湿衣服换下。

不得不说这个黎昕是真的贴心,从里到外,连尺寸都算计得一分不差,还跟她平时的风格挺搭,白色的连衣裙,素净而又不张扬。

苍伶换了衣服出来,黎昕带着他去楼下的餐厅用餐。而就在苍伶绞尽脑汁思考该怎么逃跑的时候,她眼尖的看见了那靠窗边的位置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

苏小橙!她最好的闺蜜,此时此刻她正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坐在一起,不用说,肯定是她父母又让她来相亲了!

苍伶找到了救星,跟黎昕打了声招呼就冲了过去。

“小伶伶!”苏小橙见到了苍伶也是惊奇得很,“你怎么在这里?我还以为你想不开去自杀了呢!”

两个女人到了一起就完全不顾自己在什么场合了,被晾在一旁的黎昕和那位相亲对象四目相对,谁也没有说话的余地。

苍伶将苏小橙拉进了女厕所,暂时逃出了黎昕的监视。

“你是怎么回事?我爸妈早上收到你们家的短信,说是下个星期要举行婚礼,可是新娘怎么变成苍晴了?”苏小橙关切地问她。

“短信?”苍伶一惊。

“是啊。”苏小橙在手机里一翻,把一张截图给她看,“我爸妈还以为是写错名字了,要我来问问你是怎么回事。”

苍伶看着上面的那两个名字,拳头不由自主的攥紧。

俞宸刚才还是假惺惺的跟她道歉,苍晴更是一副恨不得以死谢罪的模样,可是却早就已经决定好了要结婚,迫不及待的昭告天下。

不得不说,那对母女是真有手段,一个抢走了她爸爸,一个抢走了她男人。

恶心!真恶心!

小说

“她的世界就在这还想去哪看?”

2021-1-3 8:10:22

小说

2000年房地产市场揭开波澜壮阔的画卷。

2021-1-3 8:13:4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