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世界就在这还想去哪看?”

路见不平,她抄起一只小包子:“我是他后妈。”谁知又引来一只大包子!,某女:“顾敬尧!我要离婚!”,某男:“不能离婚,只能丧偶,你选吧。”,某宝:“爹地,妈咪说世界那么大,她想去看看!”,某男:“她的世界就在这还想去哪看?”
“她的世界就在这还想去哪看?”

第1章 被妹妹设计

热闹的ktv包间内。

一帮同学们聚在一起,庆祝他们高中毕业。

“念晨,来喝一杯嘛。”一个同学对安念晨道。

安念晨轻轻摇了摇头:“我不会喝酒。”虽然他们已经年满18,她还是觉得喝酒不太好。

“今天这样的日子,不跟大家喝酒一起开心多无聊啊。”

安念晨一脸为难。

这时一双纤纤玉手伸了过来,递来了一杯橙汁。“姐姐,这是水果酒,没什么酒精的,你喝这个吧。”

安念晨侧头看去,递来这杯水果酒的主人,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安若初。

安若初只小她一个月,所以她们在同一个班上学。

至于同父异母的妹妹为什么只小一个月……

答案自然不言而喻了。

在她母亲怀中她的时候……自己的父亲就早已出轨。

安念晨将被子接了过来。

同学们一起碰杯:“祝贺我们高中毕业咯!”

安念晨也将水果酒喝下。

她不知道的是,一旁的安若初眸底闪过一抹阴谋得逞的光。

刚才她给安念晨的那杯酒,非但不是没有什么酒,而是有很多酒精,尤其对于不会喝酒的人来说,可以说是一杯倒。

安念晨……今天就是你好日子到头的一天。

没过多久,安念晨莫名觉得自己有些不太对劲。

头昏脑胀,耳朵都燥热起来。

安念晨离开包间,打算去洗手间洗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下。

在洗手台洗了好几把脸,一抬头,便看到镜子里倒映的出现在自己身后的安若初。

“姐,刚才我接到苏哥哥的电话,你的电话关机了,他才打给我,说他在旁边的帝皇酒店订了房间,想给你一个惊喜,让你过去一趟,你在酒店前台拿房卡就可以了。”

安若初说完,才一副自己说漏嘴的模样捂住嘴巴:“哎呀,苏哥哥明明嘱咐我不要把他要给你惊喜的事情说出来的,我一时说漏嘴了……”

安念晨将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发现手机的确关机了,大概是没电了。

她不知道的是,她的手机是安若初趁她不注意,偷偷按关机的。

“姐,真是羡慕你啊,有苏哥哥这么好的男朋友。你快点过去吧,别让苏哥哥等久了。”安若初催促的道。

安念晨一时也未怀疑什么,想到苏亦安特意准备了惊喜,为了庆祝自己高中毕业,嘴角下意识扬起笑意。

“那我就先走了。”说完,安念晨离开洗手间。

安若初站在原地,目送着安念晨的身影离开,眸色陡然变得阴狠起来。

安若初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那个女人已经过去了,晚上给我往死里整。”

挂断电话,安若初嘴角牵起一抹诡谲可怖的笑意。

安念晨,看你变成一个破鞋以后,苏哥哥还要不要你!

——帝皇酒店一间套房内。

一个英俊如同神邸一般的男人浑身爆发着冰冷的火焰。

“敬尧,让我来帮你吧。”一个娇艳的女人扑过去,抱住浑身火热的男人。

她马上就可以得到他了。

“滚!——”

然而让女人没想到的是,男人一把推开了她。

那双充血猩红的眸子里杀气很重,浑身散发出阴鹜骇人的气息。

女人一把跌坐在了地上,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她没有想到他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推开自己。

“敬尧……”

“不想死的话,滚!——”

此时男人浑身泛出慑人的寒意,英俊的脸上像是镀了层寒霜一样,让人不由得背脊生寒。

这个男人平日里的模样就令人敬畏,暴怒的样子,更是使人恐惧。

她知道这个男人的性格,他真的可能杀了自己……

女人只能不甘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离开了房间。

帝皇酒店就在ktv的附近,步行2分钟就可以到达。

安念晨走进酒店,来到前台报上自己的名字,拿到了房卡。

拿了房卡,便朝电梯走去。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

安念晨正准备走进去,正巧和里面快步走出来的女人撞到一起。

“啊!——”两人皆被撞倒,手中的房卡也掉落在地。

“你有没有长眼睛!”女人呵斥的声音。

“抱歉……”明明这个女人也撞到了自己,但安念晨息事宁人的性格,还是道了歉。

女人蹲下来,捡起自己地上的房卡,转身离开了。

安念晨也蹲下来,捡起自己面前的房卡。

上了电梯,安念晨瞥了一眼房卡的数字,“2020”于是按下20层的按钮。

随着电梯上升,她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对劲,头昏脑胀,眼神涣散,喉咙干渴。

她这是怎么了?喝醉了么?可那不是水果酒没有什么酒精的吗?

安念晨摇摇晃晃的来到了2020的房间,

用手中的房卡打开了门。

房间内没有开灯,只有皎洁的月光洒进来,一眼并没有看到人。

浴室传来水声。

“亦安?……”安念晨轻轻唤了一声。

里面并没有回应,安念晨又唤了一声:“你在里面吗?”

“哗——”的一声,浴室的门被打开。

一个高大伟岸的男人走了出来。

昏暗的光线下,安念晨还没有来得及看清男人的面容,便被他炙热的怀抱拥住……

翌日。

清晨的阳光透过偌大的玻璃窗照射进来。

男人向来早起的生物钟让他准时的睁开眼睛。

瞥了一眼身旁整个人都盖在被窝里,只露出几缕发丝的女人,男人眸底划过一抹晦暗不明的光。

她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算计他。

只是……他竟然头一次没有对女人感到恶心。

男人起身,瞥到了洁白的床单上那抹刺目的红。

眉头不着痕迹的微蹙了一分。

没多做停留,穿上衣服离开了房间……

安念晨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像是被重型机车碾过,散了架一般,浑身酸疼无比。

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个陌生的房间。

一些回忆的片段冲入脑海,安念晨猛地坐了起来。

白净的小脸上惊恐的神情。

那个男人……似乎不是亦安!

第2章 我们分手吧

安念晨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回过神来,张望四周,卧室里并没有那个男人的身影。

安念晨穿上衣服,匆忙的离开了酒店。

——安家

“若初,现在还没有小晨的消息吗?”一道温润的男声带着急促的询问。

安若初看向面前身材颀长,长相英俊,气质温雅的男人。

他便是安念晨交往了2年的男友,自己爱慕的对象——苏亦安。

见他满脸焦急,因为安念晨而担忧的模样,安若初满心嫉妒。

安若初轻轻摇了摇头:“还没有姐姐的消息。对不起……都是我,没有注意到姐姐一个人离开了……”

安若初说着,原本就娇弱的小脸上,大眼蒙上一层水雾,看起来那么的楚楚可怜。

然而垂眸下来的瞬间,安若初的目光变得阴狠下来。

她昨天明明给她下了药,还在房间里安排了好几个壮汉,可那些人却告诉自己,她根本没有过去……

苏亦安拍了拍安若初的肩膀,宽慰道:“这也不是你的错。”

“亦安啊,你也不要太担心,也许她是去哪个朋友家借宿了呢。”安父开口道。

安父身旁一个富太太打扮的女人阴阳怪调的声音:“谁知道是不是跑出去鬼混了。”

这个女人名叫方月,安父现任妻子,安若初的生母,安念晨的后妈。

方月的话让苏亦安蹙起眉头:“伯母,你不要这样说小晨,小晨她不是这样的人。”

正在这时,门铃声响起。

佣人过去打开了门,“大小姐,你回来了。”

安念晨走进客厅,便看到客厅里安家所有人,包括苏亦安都在这里。

见到苏亦安,安念晨心募地一阵刺痛。

“小晨,你总算回来了,你昨晚去哪里了?我听说你一晚没有回来,一早就赶了过来。”苏亦安关心询问。

然而他的话,让安念晨心中原本的一丝侥幸也顷刻间熄灭。

昨晚的男人……果然不是他。

“我……我……”安念晨无法跟他解释,自己昨晚发生了什么。

这时,安若初敏锐的看到安念晨肩膀若隐若现的红痕,眸子里闪过一抹森冷的光。

立即走到安念晨身边去:“姐姐,你昨晚跑去哪里了?我回到包间发现你不见了,可担心死你了。”

安若初的话让安念晨瞪大眼睛,惊愕的看着她。

“咦,姐姐,你肩膀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安若初说着,伸手拉下安念晨的衣服,将她一半的肩膀拉扯下来。

安念晨反应过来,还未来得及阻止,一边的肩头便被安若初拉下。

只见那洁白的肌肤上,圆润的肩头,削薄的锁骨……布满了点点红痕。

一时间,在场的人全部惊住。

最为震惊的,莫过于苏亦安了。

苏亦安不可置信的望向安念晨,“小晨,这是怎么回事?”

他不会不明白,这些痕迹代表了什么。

安念晨的眼泪瞬间滚落出来:“我……我……”

一旁方月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开口道:“念晨,你都有亦安了,还出去鬼混,也太不厚道了吧。”

安念晨急忙摇头,为自己辩解:“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想到了什么,安念晨侧头看了一眼安若初又看向面前面色悲痛的苏亦安。

“是若初跟我说亦安你给我准备了惊喜,让我去酒店,我就去了……”

“姐,你在说什么啊,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你不能够冤枉我啊。”安若初立即眼泛泪花,一副被冤枉了的模样。

安念晨瞬间明白了过来。

她被算计了……

她的确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是安若初告诉自己的……

苏亦安抓住安念晨的肩膀,目光直视着她,“小晨,你告诉我,昨晚只是一个意外,你不是真心的背叛了我,对吗?”

安念晨也凝视着苏亦安的脸。

“昨晚只是一场意外,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亦安,对不起,我已经脏了,我已经配不上你了,我们分手吧。”

从安念晨口中听到她提出和苏亦安分手,安若初心头刚刚燃起得逞的喜悦。

却只见下一秒。

苏亦安一把将安念晨拥入怀中:“不,我不会和你分手,只要你不是故意背叛我的,我会把昨晚当作一场意外,大家都不要提起,就当没有发生过一样。”

“亦安……”

没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情,苏亦安居然还愿意接纳安念晨。

安若初垂在身侧手暗暗攥紧,心底翻涌着滔天的嫉妒。

——3个月后

“呕——呕——”

吃饭的时候,闻到桌上红烧肉的味道,安念晨只觉得一阵恶心袭来,立即跑到垃圾桶前干呕,却怎么也吐不出来。

方月冷笑的声音:“不会是怀上哪个男人的野种了吧?”

方月的话让安念晨如遭雷劈,整个人定在原地。

那晚之后……她的确忘记吃避孕药……

——医院。

“医生,结果怎么样?”安念晨紧张的看着医生。

她是偷偷跑来医院做检查的。

医生看了看安念晨的检查报告,“小姐,你怀孕三个月了。”

安念晨浑身僵住,大脑顷刻间爆炸后般的混沌。

她居然真的怀孕了……

发生那样的事情,亦安也可以不计前嫌和自己在一起。

自己怎么能再怀上别人的孩子……

“医生,我想要打掉这个孩子……”

“小姐,根据你的检查报告来看,你的子宫壁天生很薄,如果打掉这个孩子,未来你可能再也无法生育了,况且这可是你身体里的一条生命啊,你考虑清楚了吗?”

医生确认的询问。

医生的话如同一记重锤,敲碎了安念晨最后一丝希望。

安念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医生办公室走出来的。

然而在走廊上,她看到了一个她不想看到的身影。

只见苏亦安一脸焦急的走了过来。

“小晨,我听说你身体不适来看医生,你哪里不舒服?”苏亦安温柔的声音里带着关切的询问。

然而他此时的关心,更让安念晨感到痛苦。

安念晨抬眸,看向苏亦安,强忍着水雾。

“亦安,我们分手吧。”

第3章 孩子夭折

安念晨的话有如一道晴天霹雳,苏亦安的大脑瞬间炸开。

“小晨,你在说什么啊!”

“我怀孕了。”

四个字响起,原本还激动的苏亦安顷刻间没了声音,僵在原地。

苏亦安回过神来,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声音微微颤抖:“那一晚怀上的孩子?”

安念晨艰难的“嗯”了一声。

苏亦安激动的抓住她的双肩:“把孩子打掉!把孩子打掉我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们还是可以好好的……”

苏亦安的话让安念晨的心愈发揪紧。

这样的情况亦安还是不愿意放弃自己,可是她已经没有办法了。

医生刚才的话,她如果打掉这个孩子,她未来也无法怀孕了。他的家人一定不会同意他们在一起。

她也没有办法做到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继续和亦安在一起。

他值得更好的女孩……

“我不能打掉这个孩子……所以亦安,我们分手吧。”

安念晨的话音一落,只觉得肩头的力道咻然消失。

抬眸,看向苏亦安龟裂的脸,安念晨心如刀割。

苏亦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那种温润的脸上是心如死灰的神情。

“如果这是你的决定,那就这样吧。”

说完,苏亦安转身离开了。

安念晨站在原地,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心口尖锐的痛,强忍着的眼泪滚落出来。

角落,一道身影迅速躲到了拐角处,望着苏亦安决然离开的背影。

安若初唇角勾起得逞的笑意。

她一直在盯着安念晨的一举一动。

是她告诉苏亦安安念晨身体不舒服来这里检查,她还买通了医生,让医生说出那番说辞。

她知道这样一来,以安念晨的性格,她一定无法打掉这个孩子,她也一定会提出和亦安分手。

从小到大,她是安家的大小姐,而她被当作私生女。

她比她漂亮,比她成绩好,比她讨亲戚同学们的喜爱。

更重要的是……她抢走了她喜欢的亦安哥哥……

想着,安若初的眸底翻涌着可怖的嫉妒。

安念晨,我会一步一步把你推入地狱。

安家大小姐是我的,亦安哥哥也是我的!

——4月后,产房

“啊……”伴随着一道痛苦的尖叫声,哇哇坠地的哭声响起。

“小姐恭喜你,是个小王子。”

安念晨还未来得及看到孩子,便昏迷了过去。

醒来时,她已经在病房里了。

缓缓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

“姐姐,你总算醒了。”

听到这个声音,安念晨虚弱的撑起身子坐了起来,见到出现在病房里的安若初。

苍白的脸上,眉头蹙了起来。

冰冷的声音:“你怎么在这里。”

她怀孕之后,安父大怒,在方月的枕边风下,将自己赶出了安家。

她想,父亲也许早就想把自己赶走,只是先前一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而已。

“听说你今天生孩子,作为妹妹,我当然要过来看看你了。”安若初装出一副关心的模样。

她天生一张单纯善良的脸,精湛的演技骗过了所有人。

所以当她向父亲说明那晚是安若初陷害她时,没有任何人相信他。

父亲甚至当场给了她一巴掌,骂她不知廉耻怀上野种还诬陷自己的妹妹。

安若初的提醒,才让安念晨发觉孩子并不在自己身旁。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呢?”

听到声音,医生走进了病房。

安念晨看向医生,急切的问道:“医生,我的孩子在哪里?”

她还记得医生告诉她是个男孩,之后她就昏迷了过去。

医生脸上为难的神情:“小姐,你的孩子因为早产,不幸夭折了。”

医生的话如同一道惊雷,安念晨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回过神来,她目光呆滞,不可置信的摇着头,嘴里喃喃着:“不可能,这不可能……”

安念晨激动的从床上翻身下来,像是感觉不到生产后的疼痛,“我要见我的孩子,我要见我的孩子!”

“小姐,那我带你去太平间吧。”

安念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浑浑噩噩的跟着医生来到太平间。

当看到被白布盖着的,那小小的一团身影,那已经冰凉了的小小手腕上,挂着的手环写着“母,安念晨”

安念晨再也克制不住的痛哭起来。

她不愿意相信,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

她还没能看到自己活着的孩子,他就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啊!——”安念晨仰天长啸了一声。

逃避似的疯跑了出去。

正巧一辆车驶了过来,安念晨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车给撞倒。

“来人啊!撞人了啊!”

“快送她去抢救室!”

“……”

安念晨倒在地上,目光虚晃的看着天空,我的孩子……妈妈要去陪你了……

——医院内,监控死角

医生走到安若初的身边。“安小姐,你吩咐的事情,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办了。说好的一百万……”

安若初嘴角噙着冷意,将一张支票递给了医生,便转身离开了。

医生将一百万支票装进口袋,快步离开,前往自己的办公室。

“话说vip楼那边发生什么事了?据说那边的监控都给关掉了。”

“还能是因为什么,肯定是住进了什么大人物呗。”

“……”

路上医生听到护士们的闲聊,眸底闪过一抹深色。

医生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衣柜,从里面抱出一个被装在襁褓里的孩子。

将孩子用衣服包住,偷偷离开了办公室……

第一医院vip病房楼后门。

一辆黑色林肯加长停下。

司机下车打开了门。

一个身形颀长的男人从车内走了下来,男人一身黑色西装,面容尤如雕刻般完美无瑕,浑身透露出的高高在上,让人忍不住屏息膜拜。

男人面色深沉的朝门口走去。

vip病房内。

“梦婷,你说敬尧不会不过来吧?”躺在病床上的老爷子看向身旁保养得当的美妇人。

“爸你放心吧,敬尧那么孝顺,一定会过来的。”

这时门口传来声音,美妇人急忙道:“爸,你快躺下。”

“咔嚓”一声,门被打开,男人走了进来。

“敬尧,你可算来了。你爷爷他刚才差点就……”美妇人说着,还假装擦起了眼泪。

第4章 我是他后妈!

男人俊逸的面容之上没有过多的神情。

“没事就行了。”

病床上的老爷子闻言,睁开眼睛坐起身来就对男人吹胡子瞪眼。

“我看你是巴不得你爷爷有事!你看你,都26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外界都传闻你是gay!让我顾永绅的脸往哪放,让我们顾家的脸往哪放!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给我添一个曾孙!”

他顾永绅,堂堂开国将军之一,上将军衔。

面前的这个男人,便是他的孙子顾敬尧,现任的顾氏集团总裁。

A市名媛最想嫁的男人Top1,26年却从来没有交过女朋友!

看到顾老爷子这精神饱满的样子,顾敬尧便知道自己又被骗了。

脸上依旧平淡的神色:“爷爷你还是期望天上掉一个曾孙给你更有可能。”

说完,修长的身影转身离开。

走到门口,想到了什么,回首看向他们,道了一句:“外界的传闻是真的也说不定。”

随后打开门走出了病房,留下风中凌乱的两人。

医生抱着孩子,想要从vip楼的后门离开。

经过vip楼后门时,看到那里停着一辆豪华的轿车。

想到了什么,医生四顾无人以后,走到了车前,将孩子放到了引擎盖上。

“我是收了钱,但是我不舍得害死你啊,希望你能被一个有钱人家收养。也算是我赎罪了。”

医生良心不安的说完这番话,害怕被人看见,飞速的离开了。

男人从病房走出来后,在门口守着的司机跟着他一起下了电梯。

回到车旁,司机远远的便看到了什么。

担心是什么危险物品,急忙走过去确认。

当看到上面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时,司机震惊的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少……少爷,是一个孩子!”

闻言,男人也迈步走到了车前。

见到引擎盖上的孩子,面色一如既往的深沉。

“少爷,这个孩子……”司机不知所措的侧头看向男人。

顾敬尧看着眼前的孩子,那么小小的一个,好像刚出生的小猴子一般。

他向来不喜欢小孩子,也是头一次看到刚出生没有多久的婴儿。

这时,孩子仿佛感觉到了视线,紧闭着的眼睛睁开,露出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

小嘴竟然对着顾敬尧笑了起来。

顷刻间,像是有什么东西击中了顾敬尧的心湖一般,让他心底升腾出一种异样的感觉。

“先把孩子送去医院。”

“是!”司机急忙抱起孩子,重新回到了vip楼。

——4年后。

“这是你的资格证,以后要成为一名尽职尽责浇灌祖国花朵们的辛勤园丁啊。”

“谢谢老师。”安念晨接过老师递来的幼师资格证,嘴角牵起一抹喜悦的笑意。

当年因为某些原因,她没能继续念大学,打工一年为自己赚取学费以后,自考了大专,学习了幼师专业。

现在拿到了证,她也可以开始找一份正式的工作了。

安念晨从小的梦想就是想要当一名老师。

奈何她的成绩并不出众,要是去教初中高中,岂不是误人子弟么。

于是退而求其次,能够当一个幼儿园老师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离开学校后,看到时间还早,安念晨打算在街上逛逛再回去。

走着走着,恰巧经过了一家幼儿园。

这家幼儿园名叫枫叶国际,是A市最有名的一家幼儿园,能在这里读书的,都是非富即贵人家的子弟。

现在正是放学的时间,幼儿园门口聚集着不少豪车,简直跟豪车博览会一样。

安念晨忍不住咋舌。A市最好的私立贵族幼儿园,果然名不虚传。

据说这里的幼儿园老师一个月的收入不比大学教授的差。

只是以她的能力,找不到关系是不可能进入这样的幼儿园当老师的。

安念晨经过门口时,见到几个小孩子正围着一个小男孩。

身为老师的责任心,让安念晨下意识的停下脚步看了过去。

被围住的那个小男孩,穿着和其他人同样的校服,可他的身上却有一种格外不同的贵气。

一张精致的小脸,像是粉雕玉琢的小包子一样,这么小就能看出以后一定是个蓝颜祸水了。

“喂,顾知白,你是不是没有妈妈?”其中一个看起来气势汹汹的小男孩开口道。

“我有妈妈!”被围住的小男孩不甘示弱的还嘴道。

“他骗人!我听说了,他就是没有妈妈!”

“没有妈妈还骗人!我们以后不要跟他玩了。”

“我们不跟没妈的孩子做朋友!”

“……”

被欺负的小男孩的头越垂越低,黑溜溜的大眼里,眼泪泫然欲泣。

这一幕落进安念晨的眼中,只让她心头猛地一软。

这些孩子,才这么小就学会欺负人了,真是太过分了。

在这么好的学校里上学,老师难道没有好好教导他们吗?

安念晨看不下去了,径直朝那个孩子走了过去,一把将他抱了起来。

顾知白没想到自己会被人突然抱起,警惕的侧过小脑袋。

当看到眼前那张漂亮的脸时,不由愣住。

“我就是他的妈妈。”安念晨对这些小孩子道。

听到安念晨的话,顾知白的眼睛咻然瞪大,黑葡萄一般的大眼里,好像有光在闪烁着。

为首欺负顾知白的小男生不相信的道:“我才不信!他明明没有妈妈!”

“就是!而且阿姨你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是他的妈妈!”

安念晨的嘴角抽了抽,明明是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一个个这么敏锐!

安念晨冷着一张脸,义正言辞的语气大声道:“我是他后妈不行吗!”

感觉到一道熟悉的气场,被安念晨抱在怀中的顾知白回过头,奶糯奶糯的声音唤了一声:“爹地!”

安念晨的身影瞬间石化在了原地。

爹……爹地……?

安念晨僵硬的转过身子,当看到朝他们走来的男人时,愈发惊愣在原地。

面前的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装,俊逸到无可挑剔的五官,浑身上下透露着高贵的王者气息。

更重要的是……他简直就是这个小奶娃的放大版。

而此时,他冰冷的目光正落在自己的身上。

装后妈被当场抓包,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尴尬的事情吗?

安念晨觉得,应该是没有了!

第5章 顾知白的生母

“那个……”安念晨启唇,一时间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现在解释了,不就穿帮了吗?

那这个小孩以后一定会更加被同学嘲笑的……

软糯的小手搂住安念晨的脖子,“爹地,妈咪,我们回家吧!”

男人深沉的目光看了一眼乖乖的被某个女人抱在怀中的小包子,又看了一眼面前的女人。

低沉磁性的声线:“上车吧。”说完,转身朝不远处的一辆豪车走去。

男人没有当中拆穿,让安念晨松了口气。

心脏还是处于紧绷的状态。

顾知白见女人还愣在原地,没有跟上,轻轻摇了摇她:“妈咪,我们走了。”

“啊……哦……”安念晨回过神来,急忙抱着孩子跟上男人的脚步,一起上了车。

见男人一个人上了车,助理范远不由奇怪的问道:“少爷,小……”少爷呢?

然而话音还没落,便看到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抱着小少爷一同坐进了车里。

范远震惊的瞪大了狗眼。

这这这……这是什么情况?

小少爷竟然被一个陌生女人抱着?

要知道小少爷遗传到少爷的,除了俊逸的样貌,优异的智商,就是同样讨厌女人的触碰了。

除了夫人这还是少爷第一次被别的女人触碰,而且小少爷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的不情愿,反而……很开心的样子?

“开车吧。”男人低沉的吩咐道。

范远回过神来,急忙发动轿车离开。

车厢内,气氛有些诡异。

安念晨用余光偷瞥着一旁的男人,鼓起勇气解释道:“那……那个……对于刚才的事情,我想跟先生你解释一下,我只是碰巧从那里路过,看到其他孩子在欺负他,说他没有妈妈,就一时路见不平……”

一想到自己那时候大声说“我是他后妈不行吗!”一定被这个男人听到了,安念晨就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安念晨的解释让一旁的男人脸色愈发深沉了一分,周身散发出的气流更加冷冽,车厢内的空气都变得凝固了起来。

感觉到身旁男人的不悦,安念晨吓的小心脏一颤,继续解释道:“请这位先生不要误会,我绝对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的!”

他不会以为自己是故意想要接近他们吧?

毕竟从他的气度和他的座驾就能够看得出,他肯定是一个有钱且身份尊贵的人。

这个孩子没有妈妈的话,不知道妈妈是去世抑或是离婚了。

这样的男人,就算带着孩子,绝对也会有很多女人前赴后继吧?

可自己真不是啊!她真的只是路见不平一声吼啊!

男人侧眸,视线落在依旧被女人抱在怀里,一点要下来的意思都没有的小包子身上。

“顾知白。”

听到爹地叫自己的全名,顾知白小身子不由得颤了一下。

恐怕所有孩子的童年阴影,就是父母叫自己的全名了,简直不要太可怕!

“她说的都是真的?”

顾知白轻轻点了点小脑袋。

闻言,顾敬尧的眸色不由得冷沉下来,“以前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如果不是今天遇到这个女人,他甚至都不知道,原来他在学校被其他同学欺负。

“说了有什么用,我本来就没有妈妈。”顾知白垂下脑袋,软糯的童声带着委屈的腔调,别提多可怜了,简直要把人的心都给弄化了。

安念晨的心都因为顾知白的这句话而软成了一滩水。

这么懂事的小孩子要去哪里找啊!

顾知白的话让顾敬尧沉默了下来。

因为的确像他说的那样,就算他说了也没有什么作用,他的确没有妈妈。

至于顾知白的生母究竟是谁,连顾敬尧都不知道。

甚至说,他都不知道他这个儿子是怎么来的。

那个时候他捡到顾知白将他送到医院以后,没过多久医生通知他孩子早产因而严重贫血,急需输血。

可孩子的血型是rn阴性熊猫血,很难找到合适的血源。

而他恰好也是熊猫血,于是他给孩子献了血。

谁知道做了血液比对以后,得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答复,这个孩子竟然是他的。

之后他也有调查过监控录像,可那时候因为vip楼及周围的监控全部关闭,他没能查到是谁将孩子放到那里。

这些年,他的生母也从未出现过。

车厢内顿时静默了下来,气氛有些微妙。

“咳咳……”安念晨轻轻咳了咳,打破了沉默。

“那个……既然已经解释清楚了,我可以下车了吗?”

车已经离开幼儿园一段距离了,自己现在下车应该也不会被人看见了。

“范远,在前面停车。”

“是。”

范远在前面的路口将车靠边停下。

“那我就下车了。”安念晨轻轻点头示意,想要下车,却发现孩子依旧抱着自己,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阿姨,你要走了吗。”

侧过头,安念晨便迎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像是被抛弃的小狗狗似得。

安念晨顿时被萌的血槽已空。

“因为阿姨要回家了啊。”

顾知白委屈巴巴的模样,还是不舍得她。

身旁,男人命令的声音响起:“知白,不要为难阿姨。”

男人的话音落后,只见顾知白一脸不情不愿的松开了搂在安念晨脖子的手,从她身上爬了下去。

“那……那我就先走了,给你们添麻烦了。”

顾知白撅着嘴巴,一副要哭了的模样:“阿姨再见。”

“再见。”

说完,安念晨便迅速打开车门下了车。

她怕再这样下去,她会忍不住抢孩子的!

而且……虽然说是再见,他们怎么可能还有机会再见啊。

自己和他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如果不是因为阴差阳错,这辈子都没有交汇的机会。

顾知白趴在窗户上,看着安念晨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才坐了回去,失落的低垂着脑袋。

范远很配合的等顾知白坐好以后,才发动了车。

顾敬尧的视线落在身旁,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样沮丧着小脸的顾知白的身上。

眸底有深色在沉浮着。

这还是他头一次看到他这么喜欢一个女人,甚至愿意让那个女人抱他。

第6章 直接去当后妈吧

顾知白和他一样的,除了简直跟刻出来的样貌以外,就是对异性的厌恶了。

在家里,除了他的母亲能够抱一抱顾知白以外,其他的佣人连碰到他他都会躲开。

可是刚才……他却一直依偎在那个女人的怀里,连人家要走了都不舍得下来。

“知白,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记得要告诉我。而且我们顾家的男人,不可以被别人欺负,知道了么?”

顾敬尧脸上一如既往的冷沉,略显强硬的语气。

但实际上他自然也为此感到心疼,自己的儿子因为没有妈妈而被其他的孩子欺负。

顾知白依旧耷拉着小脑袋,嘟囔的声音:“可人家说的又没错,我就是没有妈妈。”

顾知白的回怼让顾敬尧一噎。

“所有人都会有妈妈,否则你是怎么出生的。”

“那我妈妈在哪?”顾知白抬眸看向他。

顾敬尧:“……”

他还真不知道他妈妈在哪,准确来说他连他妈是谁他都不知道。

见顾敬尧的反应,顾知白再次失落垂下脑袋:“我果然没有妈妈。”

顾敬尧正想启声安慰什么,只见顾知白突然像满血复活一样,瞬间坐直了身子,抬起脑袋,一双大眼睛blingbling的看着他。

“我可以让刚才那个阿姨做我的妈妈吗?”

他好喜欢刚才的那个阿姨,阿姨的怀抱好暖,身上好香,抱着他的时候,只让他觉得被一股幸福感给包围着。

“不行。”顾敬尧毫不犹豫的否决。

得到男人的否决,原本明亮的大眼里,像是星星瞬间陨落了那样,瞬间暗淡了下来。

顾知白撅着嘴巴,满脸的不高兴:“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言简意赅的回答。

准确说,是因为原因太复杂了,他不方便跟他解释。

他讨厌异性的触碰,甚至和异性呆在一个空间里都会感到些许不适。

人生中唯一一次和异性的亲密接触,便是五年前被下药而神志不清的那一晚……

只不过刚才那个女人在车里的时候,他没有像平日那样感到不适。

或许只是因为她怀中有顾知白罢了。

顾知白知道顾敬尧的脾气,心头一阵委屈,却没有再说什么。

安念晨回到自己现在租住的房子,位于A市离市区较远的城中村里。

之所以租住在这,自然是因为这里的房租便宜。

被安家赶出来以后,安家没有再给她过任何的生活费,她一直都是打工养活自己。

回到家附近,远远的安念晨便看到了一道靓丽的身影站在自己家门口。

女人一头栗色的大卷发,一身黑色的紧身包臀连衣裙勾勒出前凸后翘的身形,脚踏着十厘米的细跟高跟鞋。

十足的小妖精打扮!

“小猪!”安念晨唤了一声,提着从菜市场买回来的菜,快步跑到女人面前。

“喂!你再这样叫我小心我跟你友尽好不好!”女人不爽的翻了一个白眼。

安念晨吐了吐舌头,哄道:“佩琪大人,我错了,就原谅我这一次吧。看,我买了材料回来做你最喜欢的火锅。”

安念晨说着,提起手中的塑料袋,献宝似得摇了摇。

这个女人是安念晨的好友,名叫吴佩琪,是安念晨在一家餐厅打工时无意间结识的。

要问吴佩琪最讨厌的是什么,莫过于“小猪佩奇”这部动画片了。

自从这部动画片火起来以后,她的外号便变成了“小猪”“社会人”。

吴佩琪瞥了一眼安念晨手中的食材,咽了咽唾沫,依旧装出一副高冷的样子:“看在你这么诚心诚意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

“谢主隆恩!”

两人一起进了出租屋。

出租屋不大,但安念晨打扫的干干净净,一个人住起来也很舒服。

加热好锅底,热腾腾火辣辣的红油开始翻腾以后,两人便朝里面下起了食材。

“你今天不是去学校拿幼师证吗,给我看看!”吴佩琪好奇的眨巴着大眼。

安念晨将幼师证从包里拿出来递给了她。

吴佩琪拿着安念晨的幼师证,不可置信的道:“没想到你真的要成为一名幼师了,为将来那些要被你摧残的祖国的花朵们默哀一分钟。”

安念晨不爽的噘了噘嘴巴,纠正道:“喂喂喂!什么叫摧残!是抚育!是照料!是浇灌好吗!”

吴佩琪将幼师证递了回去,吐槽道,“你不是2点就去了吗,你干什么坏事去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我在你家门口等了你半个小时知不知道!”

提起晚回来的原因,安念晨尴尬的低下头。

见状,吴佩琪就知道有情况,眨巴着一双化着烟熏妆的大眼睛,八卦的问:“还真做坏事了啊?”

“什么坏事!我是见义勇为了好不好!”

安念晨把今天在幼儿园发生的事情如实告诉了吴佩琪。

“啊哈哈哈哈哈哈……”

随后便遭到了无情的嘲笑。

看着面前捂着肚子,笑的眼泪都出来的好友。

安念晨无语凝咽:“……”

“别笑了,你的眼妆都花了!”

吴佩琪摆着手,还笑的停不下来:“没事没事,我今晚没有工作了。”

“对了,你明天要做什么啊。”吴佩琪终于冷静了下来。

“还能做什么,去找工作呗。”

“我看你别找工作了,直接去当别人的后妈吧。哈哈哈哈……”

安念晨无语的扒着菜,懒得再搭理她了。

第二天,安念晨便出门开始寻找工作。

“抱歉,我们幼儿园已经不招人了。”

“不好意思,你的情况还不能进入我们幼儿园工作。”

“再过不久就要放假了,你不如下学期再来吧。”

“……”

安念晨奔波了一整天,跑了好几家幼儿园,依旧没能找到工作。

眼见已经到了要放学的时间,安念晨只得打道回府了。

“绿豆汤,解渴的绿豆汤……”

安念晨看到路边有一个推车买绿豆汤的老奶奶,见老奶奶一头花白的头发,不免有些心疼。

正好觉得口渴了,便上去买了一杯绿豆汤。

付了钱,正准备离开,只见几个混混青年气势汹汹的朝老奶奶走了过来。

“这里是我们的地盘,你在这里卖东西必须给我们交保护费!”

第7章 我会保护你的!

“我真的没有钱啊……”老奶奶带着哭腔的声音。

“没有钱就把东西压在这里。”小混混说着,作势要抢走老奶奶的摊位。

“不行啊!我还得赚钱养我的孙子啊!”老奶奶想要护住摊位,却被小混混一把推到在地。

安念晨见到这样的场景,实在没有办法坐视不理。

“喂!你们也太过分了吧!”安念晨大喊一声,走到老奶奶身边,将她扶起来,关心询问。

“奶奶你没事吧?”

老奶奶脸上挂着眼泪,摇了摇头。

“这里是老子的地盘!别多管闲事!否则我们饶不了你!”小混混恶狠狠的道。

附近的路人都围在一旁看热闹,却没人敢上前来帮忙。

现在这个社会,没有几个人愿意惹祸上身的。

特别是周围的一些商贩,纷纷朝安念晨投去同情的目光,他们都知道这些混混有多嚣张,这个小妹妹怕是要倒霉了。

面对这几个小混混,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但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帮忙,老奶奶的摊位就要被他们抢走了。

正义感战胜了勇气,安念晨挺直身板,“我就管定了!你们这是违法的!我可以报警!”

那些小混混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你报警啊!你看警察会不会过来!”

看这些混混嚣张的模样,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做这种事情,显然是和附近的警察有关系。

——枫叶国际幼儿园

顾知白离开校门,看到一辆熟悉的车,便走了过去。

范远将车门打开,车后座还坐着一名气场强大的男人。

今天是周五,他们照例要回本家。

通常放学都是司机过来接他,昨天顾敬尧之所以会出现,是因为司机临时出了一点状况,他下班便顺路过来接他回去。

上车后,男人冷沉的声音:“回本家。”

“是。”

因为是回本家,和回平日的住处并不是同一条路。

回去的路上,周五又正是下班的时间,车被堵在了路上。

顾知白百无聊赖的瞥了一眼窗外,却在不远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原本暗淡无光的大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小手趴在窗户上,激动的声音:“是那个阿姨!”

闻声,一旁将笔记本置于腿上,正在办公的顾敬尧也抬眸看了过去。

“我要去找阿姨!”顾知白说完,径直打开了车门跑了下去。

见状,顾敬尧也急忙将笔记本放下,跟了上去。

好在现在是堵车的状态,车都停在原地没动,如果现在有车流的话……

“小妹妹,想学雷锋做好事啊?我看你长得挺漂亮的,这样,你陪哥哥们睡一晚,我们就放过你们了。”为首的小混混目光猥琐的打量着安念晨。

“你们做梦!”

小混混的眸光凶狠下来,“敬酒不吃,就别怪我们给你吃罚酒了。兄弟们,把东西拿走。”

说完,几个小混混上来要抢走老奶奶的摊位。

老奶奶哭喊着死命的护住摊位:“你们不能拿走啊……这是我和我孙子唯一的收入啊。”

安念晨也帮老奶奶护着摊位,不让他们抢走。

“滚开!”一个混混重重的推了安念晨一把。

安念晨重重倒在了地上,现在正是夏天,她只穿着短袖,手肘和腿重重跌倒在地,滑破了皮。

没想到一走近便看到阿姨被人推到在地。

顾知白笑容满面的小脸瞬间阴沉了下来。

冲到了安念晨面前。

“阿姨!你没事吧!”

安念晨正疼的撑起身子,便看到一个白乎乎软绵绵的小包子朝自己飞奔了过来。

在这里遇到他,安念晨惊讶的瞪大眼眸。

只见小包子一副英雄救美的模样,张开莲藕一样肉乎乎的双臂挡在安念晨面前。

“不许你们欺负我阿姨!”

“哈哈哈,这是哪里跑来的一个小毛孩,毛都没长齐学大人玩英雄救美啊!给大爷哪凉快哪呆着去!”小混混不屑的嘲笑声。

“小包子,你快走!”安念晨急忙道。

她生怕因为自己让他受伤。

这些混混连高龄的老奶奶都欺负,指不定也不会放过这么小的孩子。

小包子?

听到这个称呼,顾知白挑了挑小眉头。

嗯……虽然不是很满意这个名字,不过是阿姨取的,他就喜欢!

“阿姨,放心,我会保护你的!”顾知白软糯的声音,小肉手保证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安念晨:“……”

她一瞬间有种被撩到的感觉是什么鬼?这还是第一次有男人说会保护她。

emm……如果他能算男人的话。

“哈哈哈哈……”那些混混因为顾知白的童言无忌,更是哄笑起来。

感觉自己被嘲笑了,这让顾知白十分的不爽!

“小毛孩,一边歇着去吧。”

一人推了顾知白一把,顾知白毕竟才是一个4岁的孩子,怎么也敌不过大人的力量。

好在安念晨及时反应过来,扑上来抱住了他,顾知白才没有摔倒。

而安念晨因为飞扑过来的动作,膝盖又重重磕到水泥地上。

“爹地!”见到大步而来的顾敬尧,顾知白惊喜的瞪大眼眸。

随着顾知白的一声“爹地”小混混们只觉得身后一阵冰冷刺骨的寒意传来,令人不由得背脊生寒。

顾敬尧一过来,便看到顾知白被他们推倒的一步。

好在在安念晨的保护下,知白并没有真的摔倒。

然而这已经足够让顾敬尧发怒了。

小混混们纷纷回过头,看向出现在身后的男人。

男人一身昂贵的黑色西装,颀长高大的身高足以令他高高在上的睥睨他们。

而此时男人俊逸冰冷的脸上,黑眸浮着一层阴郁的黑气,光是眼神就足以威慑四方。

“哪一只手。”男人没有什么起伏的语气,却带着浓浓的压迫感。

“什么?”

“哪一只手,推的我儿子。”

“老子推的,怎么了!老子警告你不要多管……”为首的小混混话还没有说完,只见男人一个健步冲上来,抓住了他的手,重重一个反扭。

“啊!——”凄厉的尖叫声响起。

小混混瞬间疼的面色扭曲。

随后男人一个过肩摔。

“咚!”的一声巨响,小混混被摔在地上。

第8章 感觉三观被重塑

小混混被摔在地上的程度之惨烈,安念晨似乎感到大地都跟着颤了一下。

小混混的视线里,锃亮昂贵的黑色皮鞋,鞋跟重重踩在了他的手上。

“大侠饶命!我知道错了!”小混混求饶的声音。

然而男人依旧用鞋跟在那已经骨折的手腕重重踩了下去。

“啊!——”小混混的尖叫声划破天际,随后直接晕了过去。

男人收回了自己的脚,阴冷如同地狱罗刹般的声音:“滚。”

其余几个愣在原地的小混混,急忙拖着他们老大离开了。

“爹地!你刚才真的太帅了!”顾知白忍不住夸赞道。

麻烦虽然解除了,男人脸上依旧是难看的神色。

“顾知白。”

被爹地唤了全名,顾知白的小身子又是一抖。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举动很危险。”

若不是他及时赶到,那些丧尽天良的混混还不知道会对他怎么样。

顾知白委屈巴巴的垂下脑袋:“我是看到阿姨被人欺负了……我知道错了……”

见顾知白这幅模样,顾敬尧抿了抿唇,视线落在跌坐在地上,还保持着刚才过来护住顾知白的动作的安念晨身上。

“你没事吧?”

安念晨轻轻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站了起来。

这时老奶奶走到他们身边,老泪纵横的道:“这位小姐,这位先生,真是谢谢你们了!如果不是你们出手相助,我的摊位被他们抢走了的话……我和孙子就没有谋生的办法了。”

老奶奶的话落进顾敬尧的耳中,让他的眸色不由幽深了一分。

他原本以为她和这位老奶奶认识,所以她只是单纯好心帮助这位老奶奶?

安念晨急忙摇头道:“奶奶你不用谢我,我也没做什么……”

要不是小包子突然出现,又引来了大包子,她们也只有被那些混混欺负的份。

“奶奶,你的儿女呢?”见老奶奶这么大的年纪还要出来摆摊养育孙子,安念晨不由好奇的问道。

提起这个,老奶奶眸底闪过一抹悲痛:“我的儿子媳妇都去世了,就留下了孙子……”

听到老奶奶的讲述,安念晨一阵心疼。

想到了什么,急忙从口袋里摸出自己这个月仅剩的五百块钱生活费,递了过去。

“奶奶,这钱你先拿着用吧。”

见到安念晨递来的钱,老奶奶不愿意收下:“这怎么能行。”

“没事的,一点小心意而已,算不上什么。”安念晨拉过奶奶的手,强行把钱塞进了奶奶的手中。

老奶奶苍老的眼眸里染上泪光,感激的声音:“小姐,真是太谢谢你了!你真是人美心善,所以才能找到这么帅气的老公,有个这么可爱的儿子吧!”

听到老奶奶的话,安念晨黑人问号脸:“???”

知道老奶奶肯定是误会了什么,安念晨正想要解释,只听一阵手机铃声响起而被打断。

老奶奶也离开了。

顾敬尧接通了电话:“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低头看向顾知白:“走吧。”

顾知白扬起小脑袋看向安念晨:“阿姨,你要去哪?我们顺路送你回去吧!”

安念晨轻笑:“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刚才真的很谢谢你们,那再见了。”

对男人轻轻点头示意了一下,安念晨迈步,正想要离开。

刚才重重磕在地上而磕破皮了的膝盖传来一阵疼痛。

安念晨一时没有站稳,差点摔倒。

这时,腰部传来一道温热有力的力道。

一股她从来没有闻到过的,或许是传说中男性荷尔蒙的味道包裹住了她。

安念晨瞬间僵在了原地。大脑顷刻间一片空白。

僵住的不止是安念晨,还有顾敬尧。

“啊!阿姨你受伤了!”顾知白发现安念晨的膝盖磕破了皮血和灰混在一起,手臂也因为在地上摩擦的时候擦破了皮肤。

顾知白心疼的拧着小眉头,抬眸看向顾敬尧道:“爹地!我们送阿姨去医院吧!”

闻言,安念晨急忙婉拒道:“不用麻烦你们了,一点皮外伤而已,我……”

然而安念晨的话音还没有落,只觉得身体猛地悬空。

安念晨“啊!”的叫了一声,下意识的搂住男人的脖子,发现自己被他横抱了起来。

“知白要送你去医院。”他的言外之意是,这都是顾知白的意思。

语毕,顾敬尧抱着安念晨朝车的方向走去。

顾知白迈着小短腿,小跑着跟上。

被顾敬尧横抱着,感觉到他有力的臂弯,温热的胸膛,还有那股好闻的气息。

安念晨的心跳顿时乱了节拍那样,絮乱不安的跳动着。

这还是她23年来头一次被人公主抱……

见到少爷和小少爷回来了,而且这一次……是少爷抱着一个女人回来。

范远再次惊讶的瞪大狗眼,感觉自己的三观被重塑!

这位小姐……不是上次那个?……

顾敬尧横抱着安念晨,挪不开手,顾知白踮起小脚,帮忙打开了车门。

将安念晨放回车上。

两人也跟着上了车。

“去医院。”男人淡淡的语气,却与生俱来像是发号施令的王者。

前座的范远回过神来,驱车前往附近的医院。

来到医院,安念晨再次被横抱了起来,送了进去。

范远去叫来了护士。

护士帮安念晨用消毒水清理伤口时,她不由疼的“嘶”了一声,漂亮的小脸上,眉头蹙成一朵花一样。

“阿姨,很疼吗?”一旁,一个软软糯懦的声音响起。

安念晨看向顾知白,只见他小脑袋趴在病床沿,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满带着担忧和心疼的看着她。

不想让小包子担心,安念晨摇头道:“没有,一点都不疼。”

然而话音刚落,护士又帮她清理另外一边的膝盖,“嘶!——”

安念晨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反应过来,急忙看向一旁的小包子,只见顾知白一副心疼的要哭出来的模样。

“阿姨明明就很疼。”

看到小包子心疼自己的样子,安念晨的心也不由得被牵动。

伸手轻轻摸了摸顾知白毛茸茸的小脑袋。

“但是看到你,阿姨就不疼了呀。”

小说

重获新生,苟成一条咸鱼

2021-1-3 8:08:54

小说

一觉醒来,所有人都喊她大嫂?

2021-1-3 8:12:1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