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这段婚姻里,沈峥一直在赌。

和厉晋川的这段婚姻里,沈峥一直在赌。赌厉晋川先投降,还是自己先放弃。
和这段婚姻里,沈峥一直在赌。

第1章 例行公事

周末的夜晚,昏暗的房间里,到处氤氲着浓郁的酒气。

她躺在床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真丝睡裙,里面更是什么都没穿。这么做,只是为了“方便”那个男人行事。

厉晋川趴在沈峥的身上,眼里没有一丝的情感。他偏过头去,甚至不愿去看身下那个女人的脸。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

沈峥感觉到厉晋川轻颤了一下,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她瑟缩的抓住了厉晋川的手臂,用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低声的哀求。

“我求求你……不要接……”

打开床头的灯,厉晋川睨了她一眼,没有过多的犹豫,翻身下床,拿着手机,离开了房间。

突如其来的空虚感,让沈峥的心也跟着凉了。

这个世上,能让厉晋川不管不顾,抛下一切的,也就只有唐予情了。这一点,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特别的铃声,也是为唐予情特别设置的。

几分钟后,厉晋川重新回到房间,已然没有了刚才的兴致。他顺手扯过一条毯子裹住了下半身,径直走向了浴室。而这期间,他甚至没有看沈峥一眼。

望着厉晋川离开的背影,沈峥的心里五味陈杂。想不到过了这么久,在这个男人的心里,她还是没有一丁点的分量。

自嘲的笑了笑,收敛了情绪,沈峥打开了床头柜的抽屉,想要去拿里面的白色药瓶,摸索的时候,意外的触碰到了角落里的那对结婚戒指。

结婚近三年了,厉晋川从来没有戴过这枚戒指。所以从一开始,这对婚戒就一直由沈峥保管着,可想而知,他多么的厌恶这段荒谬的婚姻。

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沈峥用手背抹了抹没有流下的眼泪,拿出药瓶,倒了两颗黄色的药片在手上。

刚想要送进嘴里的时候,厉晋川低沉的声音就钻进了耳朵里。

谁也没有想到,他会去而复返。

“你在干什么?”

因为厉晋川的质问,沈峥有些惊慌失措,白色药瓶还来不及盖上,就整个洒在了床上。她想要阻拦,却及不上厉晋川的眼明手快。

抓过药瓶,仅仅看了一眼,厉晋川的脸上就仿佛抹了一层冰霜。

沈峥想要解释,可根本不知道从何说起,喉咙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咽不下去,吐不出来。

“这就是你一直没有怀孕的原因?”厉晋川忽然就冷笑了一声,却依旧掩饰不住他眼里的怒意,“沈峥,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第2章 那就离婚

她无话可说。

避孕药是她故意吃的,每次和厉晋川上完床,从来不会忘记吃药。这也是她两年多没有怀孕的原因。如今被厉晋川当场撞破,更是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沈峥沉默着,忽然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仰头对上厉晋川恼怒的双眼,淡漠的回应道,“是,我确实是故意的。”

“你……”

厉晋川怒不可遏,但看到沈峥这样奇怪的反应,居然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驳。

沈峥突然就笑了起来,她低着头,看着床上洒落的黄色药片,嘲讽道,“如果我替厉家生下一个孩子,那我的任务是不是也就完成了,等待我的是不是就是一份离婚协议?”

沈峥说的这些,从来也不是什么秘密,她和厉晋川的心里都清楚。

可一下子提起这些,却还是让人有些惊讶。

重新将白色的药瓶丢回床上,厉晋川转身走到衣架旁,拿起衬衫和外套。他心里愈发的烦躁,不知是因为撞破了沈峥的小伎俩,还是因为她刚才的那番话。

胡乱的穿上衣服,连衬衫的纽扣都懒的扣上,厉晋川的每一个动作,都让气氛更加的紧绷。

烦躁的扯了扯衣袖,他踱步朝门口走去,头也不回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就离婚吧,老爷子那里,我自己想办法。”

沈峥狠狠一颤,她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本就压抑的情绪顷刻间崩塌,她不顾身上的光裸,掀开毯子就跳下了床。

“然后呢?然后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唐予情娶回家了吗?”

一向柔弱的她,这次居然没有哭闹,她通红的眸子里充满了倔强。看到沈峥的眼神时,厉晋川甚至也有几秒钟的讶异。他以为,按照沈峥的性格,一定会大哭大闹,甚至苦苦哀求,可是这一次,她没有。

避开视线,不去看她,厉晋川皱着眉,语气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

“你既然早就知道,何必多此一问。”

沈峥的苦笑声,传进了厉晋川的耳朵里。

是啊,她早就知道了啊,即便知道这个男人心里只有唐予情,她还是不惜一切的嫁了过来。她呆傻的以为,只要她用心了,厉晋川一定能感受的到。可现实一次又一次的将她击打的支离破碎。

除了生下一个孩子,她沈峥于厉晋川,甚至是厉家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

她不停的笑着,甚至笑的有些诡异。沈峥直直的望着厉晋川,看着他冷峻的侧脸。

“我的确早就知道了,但是你既然能为了利益而娶我,那说明,你对她的感情,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神圣。”

这句话里,充满了嘲讽。

这是厉晋川的软肋,是他欠唐予情的。

几乎是话刚说完,厉晋川就丢下了手里的西装外套,伸手一把扣住了沈峥的脖子,手掌不停的收紧,用足了力道。

对沈峥,他本有那么一丝的亏欠,而如今,却因为她刚才的一番话,荡然无存。

厉晋川从未有过的暴怒,他愤恨的望着沈峥,手上没有一点留情。他看着沈峥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甚至连呼吸都有些微弱。

“沈峥,你最好清楚自己的身份,我和唐予情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过问。”

沈峥没有反抗,她只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连眼前都有些发黑。但是挂在脸上的苦涩笑容,却一直都在。

厉晋川咬牙切齿,“我和你的婚姻,我从来都没有答应过,所以,这次离婚,我也并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

有那么一瞬间,沈峥觉得自己会死在厉晋川的手上。如果是这样,倒也痛快。

可就在最后的时候,厉晋川用力的将她甩开,随着大门砰的一声,沈峥整个人也重重的跌在了地上。

她的后背撞在床沿的尖角上,痛的半边身子都麻了,就连撑在地上都站不起来。沈峥索性就这样瘫倒在地上,任由那份痛从心底慢慢的蔓延开来,直至浸染她的全身。

第3章 别把厉家当提款机

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不是吗。

明知道厉晋川爱的是唐予情,她还是选择了这份卑微的婚姻。从那天起,这栋别墅仿佛就成了她的牢笼。

在地上坐了整整半个小时,才勉勉强强的站起来,腰侧还是痛的厉害,每走一步,都会牵扯到神经。站一会,额头上就渗出豆大的汗珠。即便如此,她还是没有去医院,她没有这个心情。

满脑子都是厉晋川刚才提到的那两个字,离婚。

心都已经死了,这具驱壳根本就是个摆设罢了。

沈峥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半个月都没有都没有踏出别墅一步,她本来也不爱和人打交道,结婚之后,更是没了之前的朋友圈子,出门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厉晋川也半个月没有一点消息,原本每周末都会例行公事的过来一次,这一回,也意外的没有出现,沈峥不知道是应该开心还是焦虑。开心的是因为离婚这件事,厉晋川没有真的落实,而担忧的却是,不知道经过那次争吵之后,她还能不能和厉晋川保持之前的婚姻关系。

沈峥和往常一样窝在房间的露台上晒着太阳,不知从哪儿传来的铃声突然打破了这片宁静。她的手机一向没有什么消息,这样急促的铃声,多少让她有些不习惯。

起身回到卧室,在床上摸索了好一会儿才找到手机,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沈峥不由的皱起了眉头。犹豫了很久,她还是接起了电话。

“妈。”

母亲打电话过来,一定是出了事,而这件事,沈峥几乎能猜到,不出意外,应该是因为沈邵华。

“沈峥,打五十万给我。”母亲没有任何的犹豫,甚至连个借口都懒的编,直截了当的就问她要钱。

心里泛起了一股苦涩,想要说的话都堵了在喉咙口。

得不到沈峥的答复,母亲显得有些不耐烦。

“怎么了,问你要点钱就这么扭扭捏捏的,你想想看,家里养了你二十几年,吃的穿的用的,哪样不要花钱,现在你嫁到了厉家,就该懂得知恩图报。”

沈峥想要开口,可通话却突然断了。平时没有人和她联系,也没有每天给手机充电的习惯。她放下手机,在床头摸索着想要找充电器,弯腰的时候,后背的地方都扯痛的厉害。

就在这时候,楼下忽然传来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随后是佣人恭敬的喊了一声‘厉先生’。

厉晋川,他回来了。

沈峥带着满腹的疑惑和不安,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她分明听到了厉晋川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她的心跳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房门本就虚掩着,厉晋川只轻轻一推,就走了进来。

只用余光睨了沈峥一眼,如往常一般,他的脸上没有半分情绪,也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厉晋川走到床前,双手插在口袋里,冷冷的说道,“厉家不是提款机,我也不是慈善家,告诉沈邵华,以后这种烂摊子,不要每次都来找我,我很忙。”

最后几个字,厉晋川的语气里甚至流露出了浓浓的厌恶。

说完这句话,厉晋川抬手,从西装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支票,不屑一顾的丢在了床上。

他转身离开,却让站在原地的沈峥从震愣到愤怒。

“厉晋川,你什么意思?”

第4章 你厉晋川又高尚多少?

她的质问换来厉晋川的一声冷笑。

凌冽的面孔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神色,是浓浓的讽刺。

厉晋川转过身,正眼看了看沈峥,带着几分鄙夷,不屑的说道,“我什么意思?你应该是很清楚。请你转告沈邵华,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他钱,以后不管他捅了什么篓子,都不要再来找我,这两年,我已经仁至义尽了。”

沈峥的拳头不自觉的握紧,整个人愤怒的不停颤抖。除了气愤之外,还夹杂着一种被羞辱的感觉。她也知道,沈邵华一向好吃懒做,自从她嫁到了厉家之后更是如此。

一言不发,沈峥拿起床上的那张支票,递给了厉晋川。“这钱,你拿走,我哥的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以后再发生这种事,你不用理会。”

厉晋川的双手依旧插在口袋里,他低头看了一眼沈峥握着的支票,笑意更加明显。

“你确定?沈峥,我听说你哥欠了一大笔的债,除了这笔钱之外,还有很多漏洞没有填补,以你们沈家现在的家境来说,根本没有能力替他偿还这笔债务。”

沈峥的手一颤,心里像是被一块大石头压着,喘不过气来。

见她有几分犹豫,厉晋川沉声道,“只要尽好自己的本分,不要做出什么逾越的事情来,你依旧会是厉太太,你哥那里,如果不是太过分,我也不会吝啬。”

这番话,在沈峥听来,像是一种施舍,更是一种警告。

告诉她,要安分守己,除了现在的一切之外,不要再奢望其他的任何感情。而这番话,对沈峥来说,无疑是在羞辱她。

难道,嫁进厉家,是为了钱吗?

沈峥抬起头,直视着厉晋川的双眼。收回手中的支票,撕了个粉碎。

相比起厉晋川的震惊,沈峥则表现的很淡然。

“多谢你的好意,就算我哥真的捅了什么天大的篓子,那也是我家的事,和你们厉家无关。”

沈峥的话还是激怒了厉晋川,她从没这样顶撞过他,这是第一次。

她甚至没有看清楚厉晋川怎么走到她的面前,等沈峥反应过来的时候,厉晋川已经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眼里早就已经蕴满了怒火。

厉晋川用力的一扯,将沈峥拖向了自己,而他这一用力,牵扯到了沈峥受伤的后背,让她控制不住的低呼了一声,痛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沈峥,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厉晋川已然咬牙切齿,“无关?你说的倒轻巧,你知道,这两年,你哥从我这里讨要了多少钱吗?”

讨要?这个词何其的严重。

面对厉晋川接二连三的羞辱,沈峥也没有再忍耐的打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的那件事,她心里的怨恨已经到达了一个极限。

忍着后背的剧痛,她用通红的眸子瞪着厉晋川,一字一句的回应道,“那你呢?你又好到哪里去?为了掩人耳目,抹平那笔假账,你才不惜和我结婚,比起我哥,你厉晋川又高尚多少?”

第5章 我们离婚!

话音刚落,整个人就被狠狠的甩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大床上,后背的那根神经已经痛到麻木,除了艰难的撑着身体,她根本动弹不了。

厉晋川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眼里没有沈峥的瑟瑟发抖,没有看到她痛到不能自己而布满额头的冷汗,他的眼眸里只剩下了怒火。

沈峥有些瑟缩,她知道厉晋川的脾气,也稍稍有些惊讶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兴许是为了挽回局面,沈峥吞吞吐吐的解释着,“我哥欠的钱,我会想办法的,不需要你来操心。”

但是到了这一步,不管她说什么,早就已经于事无补了。

厉晋川突然就欺身压了过去,他的下半身紧贴在沈峥的身上,双手抵在了两侧。

不敢看他的双眼,沈峥侧过头,看到厉晋川的手背上青筋突起,可想而知,他有多恼怒。

气氛变得越来越剑拔弩张,厉晋川的靠近,让沈峥有些难以应对,这几厘米的距离,吓的她连呼吸都有些局促。

伸出手,扣住沈峥的下巴,即便是这样的近距离,却像是隔了很远。沈峥从厉晋川的眼里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冷漠。

“厉……厉晋川……你要干什么。”

倏地贴近,厉晋川的脸就这样靠在了沈峥的脖颈处,他说话时吐出的温热气息,全都喷洒在沈峥的皮肤上。

似是咬碎了牙齿一般的愤恨。“你想办法?你拿什么来想办法,你知道你哥前前后后从我这里拿走了多少钱吗?别不知天高地厚。还有,和我作对,对你没有半点好处,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人,沈峥,你该知道我的脾气。”

心脏像是一下子跌倒了谷底,所有的希冀都成了泡影。好像在某一个瞬间,心里一直坚持的那道防线,也开始渐渐的变得支离破碎。

这句话,没有经过任何的思考,就这样突兀的从沈峥的嘴里吐了出来。

“既然如此,不如我们离婚吧。”

她以为,这是厉晋川迫不及待想要的答案,可话音刚落,身上的那个男人,彻底成了一头暴怒的狮子。

他在沈峥的耳边,扯着喉咙怒吼道,“你有种,再说一遍!”

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沈峥转过头,在近乎咫尺的距离下,正视着厉晋川的双眼。

“我说,我们离婚!”

眼看着厉晋川抡起了拳头朝她砸来,沈峥害怕的闭上眼睛。但过了很久,预期的疼痛都没有出现,只有房门砰的一声,关上的动静。

躺在床上,不停的喘着粗气,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沮丧。

身体里的所有力气,像是被抽干一般,连侧个身体的都做不到。一种前所有为的情绪在身体里开始蔓延开来,沈峥不清楚那是什么感觉,只知道痛,全身每一根骨头在痛,痛的不能自己。

这是她整整守护了两年的婚姻。

但在这之前,沈峥就像一个傻子一般,爱了厉晋川整整十年。

这份情感,一直是她最为宝贵的东西,也是支撑她走下去的所有动力。

如今,却变得十分的可笑。

第6章 这个女人是谁?

厉家大宅。

今天是厉老爷子的六十大寿,晚上六点不到,厉家大宅的门前,就已经挤满了过来替老爷子祝寿的宾客。

作为厉家的长子,厉晋川必然是要参加这样的场合的。按照常理,和他一起出席的人应该是沈峥,而此时站在厉晋川身边的人,却是唐予情。

一件白色的礼服,很是合身,但唐予情还是免不了的局促和紧张。这算是她第一次和厉晋川一起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这个机会,她等了很久了。

“晋川,我这样真的没问题吗?会不会穿的太简单了?爷爷看到我会不会生气?”

这些问题,唐予情已经反反复复的问了无数次,在厉晋川的眼里,他的唐予情,就是如此的直白和简单。比起沈峥那个女人,要单纯的多。

不知为何,会突然想起沈峥,这让厉晋川自己都有些惊讶。

握住唐予情的手,耐着性子,沉声说道,“没关系,不用那么紧张,今天有很多的宾客,没有人会注意到你。”

唐予情抬起头,对着厉晋川扯了扯嘴角,脸上的表情还是很紧绷。

“走吧。”手掌收紧了几分,厉晋川将她握的更紧,拉着唐予情堂而皇之的走进了大厅。

厉晋川的目的很明确,他想在这样的场合下,让所有的人都认识唐予情,也借此机会表明自己的心意。

如果不这么做,怕是老爷子永远也无法承认唐予情的身份,那她永远只会是别人眼中遭受唾弃的小三。

几乎是路过所有的人,眼光都无法从厉晋川和唐予情的身上挪开。大家都在小声的嘀咕着,这个女人,似乎并不是众人所悉知的厉太太吧。

本想一路拉着唐予情走到最里面,直截了当的到老爷子面前,厉晋川想,老爷子一向爱面子,也一定是不会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给他和自己难堪。

但刚进大厅没几步,却突然被人拦住。

站在面前的人,是他的后妈,祁恩芝,厉晋川蹙了蹙眉,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相比起唐予情的打扮,祁恩芝则显得隆重许多,到底是厉家半个女主人。她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缩在厉晋川身后的唐予情,祁恩芝有些不悦的说道,“厉晋川,你在搞些什么,今天是什么日子,难道你不知道吗?沈峥哪儿去了,这个女人又是谁?”

反驳的话语到了嘴边,眸光瞥见周围一个个虎视眈眈的宾客,饶是对祁恩芝有再多的不满,厉晋川也只能忍耐。

压低了音量,满脸写着不耐烦,他沉声说道,“沈峥今天身体不舒服,不方便出席这样的场合,见到爷爷之后,我自会有所交代,不需要你来操心。”

就在厉晋川拉着唐予情准备离开之际,祁恩芝又一次伸手阻拦了他的去路。

虽然和厉晋川没有半点的血缘关系,但祁恩芝的身份还是他名义上的母亲,更何况,今天这样的场合,她必须阻止厉晋川胡来。

伸手挡在厉晋川的面前,祁恩芝严肃的说道,“今天来这里的人,不止是厉氏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还有海城几家有头有脸的报社和媒体,你如果今天要在这里丢人现眼,那我替老爷子做主,今天的寿宴,你不必参加了。”

“你……”

祁恩芝的音量不大,却带着些许的威严。厉晋川皱着眉,心里充满了抗拒。不管是在今天还是在过去,他都从不把祁恩芝放在眼里。

一手插在口袋里,厉晋川的脸上恢复了冷漠的神情。本已经打定了主意,却在开口之前,被唐予情打断了。

“晋川,下次再找机会让我和爷爷认识吧,伯母说的对,今天确实不是时候。”

说着,不等厉晋川拒绝,唐予情就已经松开了他的手,转身快步的抛开了。等到厉晋川反应过来之时,却只能望着唐予情的背影越跑越远。

怒不可遏,却又无计可施。这样的场合,他不能完全不顾。努力的压制着怒火,厉晋川拿着手机走到了一旁,给助理蒋升打了个电话。

“照顾好予情,把她带到旁边的休息室,告诉她,等这里的事情处理完,我就去找她。”

挂了电话,厉晋川看似不经意的睨了祁恩芝一眼,但他的眼神里却充满了不可忽视的怒意。

可是祁恩芝非但没有结接收到厉晋川的不满,还自作主张,派人把沈峥接了过来。

第7章 和唐予情的正面交锋

寿宴还没有正式开始,厉家老爷子的面前就已经挤满了贺寿的人。厉晋川本想带着唐予情来给老爷子恭祝几句,却因为祁恩芝的出现,扰乱了他的兴致。担心唐予情会不会因此介怀,厉晋川也不愿挤进人群去寒暄。

只觉得大厅里的空气越来越闷,厉晋川双一手插在口袋,另一只手不耐烦的扯着束的过紧的领带。

快要喘不过气,他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想要去透透气。

厉晋川满脸写着生人勿进四个大字,刚走出玄关,却迎面撞上了赶来的沈峥,这让他本就阴鸷的脸上更多了几分冷漠。

“你来干什么。”

莫名其妙被喊过来,沈峥本就带着几分不情愿,刚走进来,就遇到厉晋川的冷眼相对,此时的她,也有些恼怒。

只是,不等沈峥反驳,祁恩芝就又一次的冒了出来,她热络的拉着沈峥的手,催促道,“沈峥,你算是来了,老爷子刚才还在念叨着,走吧,跟我过去和老爷子贺个寿。”

沈峥反抗不了,只能被祁恩芝半推半就的拉扯了进去,也算是替她解了围。这里的人,全都认准了她是厉家的儿媳妇,对沈峥自然也是客客气气的。

硬是扯着违和的笑容和每一个人寒暄,又极力的做出贤惠的样子给老爷子贺寿,沈峥心里清楚,这一切,只是因为她头上的这个厉家儿媳的身份。

好不容易应付完,沈峥像是跑了一场马拉松这么累。避开人群,她低着头去了洗手间。

沈峥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唐予情。

爱了厉晋川这么多年,了解他的所有,当然也见过唐予情,更何况,厉晋川从来也不遮掩他和唐予情的关系。

从镜子里里看了一眼,唐予情原本平淡的脸上挂上了一丝的讽刺。

将手里的口红放回化妆包里,她转过身靠在洗手台上,双手环在胸前,鄙夷的问道,“你就是沈峥?”

对于唐予情,沈峥没有任何的办法,但也并不愿和她扯上任何关系。因为沈峥心里清楚,如果不是当初的那件事,唐予情是最有可能成为厉太太的。

眼神闪躲了一下,沈峥侧身想要朝洗手间里面走去,唐予情却几步上来,站在了她的面前。

沈峥不禁皱着眉,被迫对上唐予情挑衅的双眼。

“怎么了?你看到我很怕吗?是心虚还是你心里有鬼?”

比起刚才在厉晋川面前,唐予情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沈峥的眉头皱成了一团,面对唐予情的质问,她一时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你什么意思?”

唐予情冷哼一声,“什么意思?当然是字面意思啊。你抢了我的男人,还用的是那种下三滥的手段,你不觉得这样很可悲吗?”

可悲?就算可悲,又何时轮得到她来说三道四。说到底,她唐予情才是第三者。

原本对唐予情还有一丝的愧疚,如今也变得荡然无存。

见沈峥没有回答,唐予情又开始阴阳怪气的说道,“不过,我看你这厉太太的头衔也顶不了多久了,因为你们沈家早就帮不上他什么。你爸去年就被革职了,你们家都自顾不暇,更谈不上对晋川有什么帮助了。”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沈峥有些恼了。

唐予情睨了她一眼,“我如果是你,就识趣点离开厉家。像你这样的女人,凭什么霸占着厉太太的名号。谁知道你爸当局长的时候,有没有贪污受贿,别到时候害了晋川,害了厉家。”

第8章 厉晋川喜欢的人是我!

沈峥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作为厉晋川的妻子,她从来没有想要干涉他与唐予情的关系,只是想要做的更好些,能让厉晋川感觉到温暖。但是自己一再的忍让,却没有换来应有的尊重。

绕过唐予情,走到洗手台前,沈峥整理下稍显凌乱的头发,冷漠而又平淡的回应道,“厉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人来插嘴了。”

“你……”

竟没想到沈峥会反驳,而且,这句话,让唐予情也不知要如何反击。

气愤的朝前走了两步,站在沈峥的身后,唐予情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沈峥,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爸早就不是什么局长了,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晋川现在好歹也是公司的总裁,你根本就配不上他。”

这番理论,不用唐予情来说,沈峥自己心里也很清楚。但这些话,从任何人嘴里说出来,都比唐予情说出来有说服力。

看到唐予情这气急败坏的样子,沈峥反倒没有有些释然。原来,她这么着急的想要进厉家的门,怪不得刚才厉晋川见到自己,像是一幅吃了苍蝇的模样。

沈峥坦然的神情,让唐予情气不打一处来,她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抓紧了裙摆,原本服帖的礼服被她抓出了一道道的褶皱来,任谁都看得出来,她的恼怒。

“沈峥,你不过就是用你爸过去的权势换了张形同虚设的结婚证罢了,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晋川喜欢的人是我!”

唐予情有些失控,说话也口不择言。

“那又如何。”沈峥转过身,直视唐予情,“和他结婚的人,是我。”

就这一句话,就让唐予情哑口无言。

唐予情彻底的懵了,她找不到任何反驳的话语,只能紧紧的咬着下唇。

沉默了几秒钟,唐予情突然就像是疯了一样,不管不顾的朝着沈峥冲了过去。

出于本能的反应,沈峥挪了挪步子,朝着右侧躲开。紧接着只听到砰的一声,她亲眼看着唐予情整个身子撞在了大理石的洗手台上。

这里是厉家大宅一楼的洗手间,本就离大厅不远,吵闹声轻而易举的就传了出去,更何况又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不少人赶了过来,洗手间的门被打开,沈峥一抬头,就对上了厉晋川凌冽的眸子。

“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语气里带着十足的责问,而对象显然是沈峥。

刚想要开口,却被唐予情抢了先。

一改刚才跋扈的样子,此时的唐予情坐在洗手间的地砖上,声音里满是哭腔。

“沈小姐,我已经和你道过谦了,我和晋川的关系……”说着,唐予情将脸埋在了臂弯里,低声的抽泣起来。

这简直是翻脸比翻书还快,看了唐予情一眼,沈峥忍不住的轻笑了一声。

拨开人群冲了进来,厉晋川抓着唐予情的手臂,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还来不及安慰一句,就怒气冲冲的瞪着一旁的沈峥。

要解释的话,到了喉咙口又咽了下去。沈峥知道,不管自己说什么,厉晋川都不会相信的,以前是,现在也是。

松开了唐予情,厉晋川一转身,就当着外面那么多宾客的面,扣住了沈峥的下巴。

他一字一句,全是威胁。

“沈峥,你别以为我不敢动你,我警告过你多少次,给我识趣点,你还是藏不住你的狐狸尾巴,开始耍手段了,是不是?”

小说

无数次“偶遇”后,秦老板意犹未尽

2021-1-3 7:37:40

小说

坏坏首席,撞上鬼灵精怪的小小猫咪

2021-1-3 7:40:4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