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红颜:冷帝情殇

潘小蛮坐在镜子前。,身边一大堆人簇拥着她,给她打扮。又是梳头,又是扑香粉,又是画眼线,又是涂眼影,然后描青眉,抹红唇……打扮完毕后,众人又再给她戴上龙凤珠翠冠,穿上红色大袖衣,再在衣上加霞帔,还穿有绣着织金龙凤纹的红罗长裙。,好不容易捣鼓完。,吉时到了。
倾世红颜:冷帝情殇

第1章 进宫途中遇旧爱1

公元2010年5月26日,凌晨6点18分。上海市五星级“一鸣大酒店”,从26层2608VIP客房阳台坠落两个身上只穿内衣裤的年轻男女。

男:连墨,26岁。“一鸣酒店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裁连柏杨独子,现任上海一鸣大酒店副总裁。

女:潘小蛮,19岁。大二学生,上海市房地产大亨潘英杰的独生女。

坠落原因不明,还在调查中。

……

潘小蛮坐在镜子前。

身边一大堆人簇拥着她,给她打扮。又是梳头,又是扑香粉,又是画眼线,又是涂眼影,然后描青眉,抹红唇……打扮完毕后,众人又再给她戴上龙凤珠翠冠,穿上红色大袖衣,再在衣上加霞帔,还穿有绣着织金龙凤纹的红罗长裙。

好不容易捣鼓完。

吉时到了。

两大捆鞭炮在潘府的大门前排成一条长龙,管家点起来,“劈哩啪啦”,声音震耳欲聋,片片呛鼻的白烟四处飞散,周围浓烟滚滚。

欢儿扶着潘小蛮坐上了流光异彩杏黄色缎子帷幔花桥。

在唢呐鼓首,吹吹打打,喜气洋洋的乐曲中,一行人马,红绸遍地,浩浩荡荡的直奔皇宫而去。

潘小蛮坐在花轿里,心中忐忑。

终于忍不住,偷偷地拉开花轿侧边的布帘,伸头张望。走在窗口外面的,是她的丫鬟欢儿,她也随着她陪嫁到宫中去。

潘小蛮低声:“欢儿——”

欢儿赶紧回答:“主子,奴婢在。”

潘小蛮问:“欢儿你说,那个姓赫连的什么陛下——呃,就是我要嫁的那个男人,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欢儿说:“回主子,陛下是个男人。”

潘小蛮没好气,白了她一眼:“废话!他不是男人,难道是女人不成?”

欢儿认真:“主子,奴婢虽然没有见过陛下,不过奴婢听方姨娘说,陛下比主子年长五岁,是一位了不起的人,是个好皇帝。”

潘小蛮又再问:“你还听方——呃,听我娘说些什么?”

欢儿说:“方姨娘还说,陛下文武双全,能诗善文,才华出众。最难得的是,陛下德才兼备,虚怀若谷,有魄力,做事果断,深得太后的赞赏和喜爱。”

潘小蛮很不以为然,撇撇嘴:“道听途说,算不了真。”

欢儿问:“主子,你不喜欢陛下?”

潘小蛮耸耸肩:“喜欢个鸟!我都不知道陛下是哪根葱,谁知道他长得是青菜还是罗卜?你们古代人很BT,恋爱都没得谈,甚至连见面也没见着,不知道对方长了啥样子,一点感情基础也没有,就男娶女嫁了,超级没劲!”

欢儿瞠目:“很鼻涕?主子,鼻涕是什么?”

潘小蛮气得恨不得干脆晕倒,不禁骂:“靠,不是鼻涕,是BT好不好?BT是——算了,你丫不懂就不要问,我又没当你是哑巴。你们这些古代人,就是蠢,一个两个都是傻不拉叽的,说句人话也听不懂。”

欢儿张了张嘴巴,终于还是忍不住:“主子——”

潘小蛮给她一个白眼:“又怎么啦?”

欢儿问:“主子,你刚才说的——‘你们这些古代人’,是什么意思?”

潘小蛮支支吾吾:“呃——这问题嘛,嗯,这个问题挺深奥的!欢儿,你IQ太低,不足以理解,我也懒得浪费精力跟你细说从头。估计我就是说上七天七夜,你丫也听不明白,纯属是对牛弹琴。我还是聪明点,省些力气,节约点金津玉液,不给你解释了。”

欢儿说:“主子——”

潘小蛮不耐烦了,瞪她一眼:“又怎么啦?看你样子也没多大,比我还要小,不过是十三四岁,却是口水多过茶,比我高中时候的那个班主任还要婆妈,罗里吧嗦的!”

欢儿巴眨着眼睛:“主子——”

潘小蛮打断她的话:“又再想问什么是高中,谁是班主任是不是?欢儿,你丫烦不烦?你再敢问一句试试,看我会不会把你一巴掌打到马车去,抠也抠不出来!”

欢儿自然不相信潘小蛮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把她一巴掌打到马车去,而且还抠也抠不出来,但她却吓得不敢再问下去了。

她低声自个儿嘀咕:“昨天奴婢听大小姐说——”

潘小蛮小脸儿顿时变得苍白,紧张起来,连忙问:“她说了些什么?”

欢儿说:“大小姐说,主子从花园的小阁楼摔下来后,人没死,却给摔成了脑子不正常,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行事古怪,说话不知所云——”

潘小蛮原本苍白的一张脸顿时变了个通红,咬着牙,不禁骂:“她丫才摔成脑子不正常!她丫全家摔成脑子不正常!”

欢儿:“……”

第2章 进宫途中遇旧爱2

进宫队伍浩浩荡荡,人欢马叫。

马路的两旁边挤满了看热闹的人,人人神情激动,不时交头接耳,兴奋地指指点点,仿佛这热闹盛况,百年不遇。

然后,欢儿在人群堆里,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高挑而轻薄的身子板,高高地凌驾于众人之上。他穿了镶金边浅藏青色华丽绵缎,腰系宽大的金边锦绣玉带,脚踏铮亮的鹿皮高筒软靴,衣服上配带着珠宝玉器挂件,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欢儿不禁张大嘴巴,发出一声低呼:“啊——”

潘小蛮的头本来己缩回去了,这时候又再伸出来张望:“怎么啦?欢儿,你看到什么啦?”

欢儿不安,低声说:“主子,陌……陌公子,他……他也到大兴城来了。”

潘小蛮莫明其秒:“谁?”

欢儿下巴微微一扬:“陌公子呀,以前在江陵,主子喜……喜欢的人。”

潘小蛮随了她的眼光看过去。她嘴里的“陌公子”,二十来岁的年龄,小麦色肌肤,长得不怎么样,有些强差人意,虽然勾不上歪瓜咧枣的猥琐模样,但严格来说,五官有些奇葩,整个人看着就是幅象画,拔子脸,肿眼泡,充满戾气的眉骨,细长眼睛透着点吸血鬼般的邪恶。

此刻他交加着双臂,懒洋洋的站在人群堆中,漫不经心且轻蔑地看着浩浩荡荡的进宫队伍,那两道充满邪气的目光,不经意扫过坐在花轿里面把头伸出窗口张望的潘小蛮,与她四目交加。

他嘴巴略略一歪,笑了,露出一口狰狞雪白的牙齿。

潘小蛮赶紧把头缩了回去,拉上了窗口的布帘。

心里大大的不以为然。

这个“陌公子”不是她的菜,潘小蛮为那个跟她同名同姓五官长得一模一样的古代妞感到不值。

什么眼光?品味也太差了吧?

跟帅哥俊男一点也不沾上边的男子也喜欢?居然为他搞跳阁楼自杀行为艺术,把十五青春年华鲜嫩小花蕾那样的小命搞没了。

正因为古代妞潘小蛮死翘翘了,二十一世纪刚上大二的现代孔雀女潘小蛮赶了一趟穿越时髦,灵魂出窍——也就是脑电波,溜达到了这个莫明朝代,然后借尸还魂,复活了。

更悲催的,穿越到来的第三天,就要嫁人了。

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小萝莉,竹竿子那样的瘦弱身材,前没胸,后没臀,前后大同。放在二十一世纪,不外是中学生,喜欢上某个人,家长老师就如临大敌,严厉谴责,并称之为早恋。但落到古代,毛还没长完,就拔苗助长,逼小萝莉为人妻,也太缺德了。

整一个悲催加狗血,天雷滚滚的人生。

潘小蛮是打不死的小强,心理素质超强大。虽然不甘心,也很不愿意,如有得选择,谁会那么脑残,愿意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古代来?

她挺有阿Q精神,自己安慰自己:还好,穿越到这儿朝代还算不得悲催,如果穿越到原始社会,住山洞,穿树皮,吃生肉,那才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怎一个“惨”字了得。

第3章 册封淑女太销魂1

终于到了皇宫。

整个皇宫里,张灯结彩,金碧辉煌,热闹非凡。文武百官,王公大臣,皇亲国戚,还有众多的宫女太监们,身穿节日的朝服,静静地迎候在大殿的正门外。

有众多的乐师,正在卖力倾情地演奏着乐曲,把热闹隆重喜庆的气氛,尽情地烘托起来。

好不隆重。

有人迎上来,小心翼翼扶着潘小蛮下了轿。一个太监引路,让她在宫门内右侧站立。没一会儿,有一个女礼宫走过来,带她们进一个绿琉璃瓦,重檐斗拱,雕梁画栋的大殿宫内。

大殿宫内站着不少人。

正中有一个案台,案台坐着一个穿黄袍人——潘小蛮不知道,此人是不是她的皇帝夫君赫连墨。扫了一眼过去,只觉得他无比的熟悉,还觉到他盯着她看的目光好像很震惊。

外面有三声炮响,震耳欲聋。

有女礼官站在案台旁边,高声指挥:“潘小蛮,跪下来。”

在这个肃严的,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充满杀气的环境,潘小蛮即使再大胆,也不禁怯场了,手心里竟然全是汗。她不敢东张西望,赶紧低着头,乖乖的跪下来——她从来没有这么乖过。

有人高声说:“宣册。”

有女官板着一张严肃的面孔,捧着册文,声音高亢,庄严而流畅地读着:“谕礼部、朕恭奉太皇太后慈谕。正一品官员潘佑才之女潘小蛮,温惠端良,德才兼备,兹以册印,进封为淑妃……钦此。”

听得潘小蛮的耳朵要流油,“嗡嗡”直响。

跪了好半天,正不耐烦间,女宫的宣册好不容易结束了。又再有人指挥潘小蛮,行六拜三跪三叩礼。

做古代人还真他丫的麻烦,也真他丫的变态,明明不是死人,却喜欢让别人对他跪来又跪去,这样好证明自己是高人一等。

潘小蛮没法,只好入乡随俗。

一番繁琐无比的礼节后,文武百官,王公大臣,皇亲国戚,还有众多的宫女太监们都跪了下来,异口同声山呼:“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声音震天动地。

潘小蛮心中大大不以为然,暗中撇撇嘴。呸,万岁万岁万万岁!能活到一百岁已是老不死了,还万岁万岁万万岁!想得美!

礼数完毕后,潘小蛮又再被众人簇拥着,到缈云宫——那是她的寝宫。

一路走去,到处都是纵横交错,气势宏伟的建筑,红墙绿瓦,飞檐翘壁,院落与院落之间高低错落,有台阶和长廊连接,迂回曲折。

走过垂花门,路过长长的抄手游廊,转过插屏。

有好几个小宫女小太监在缈云宫门口迎接潘小蛮。见到她后,齐齐行跪拜礼。太监说:“奴才参见主子。”小宫女则说:“奴婢参见主子。”

潘小蛮进了缈云宫。

到了大厅。她在正中的一张紫檀椅子坐了下来,还没来得及伸个懒腰,一位长得眉清目秀貌赛潘安的太监走过来。

他吩咐立在旁边的小宫女:“秋月,给主子倒一杯茶水来,还有拿些糕点上来。”

第4章 册封淑妃太销魂2

潘小蛮瞪眼看太监。

这个太监,不到二十岁的年龄,皮肤光滑,细腻,一对细长迷人的桃花眼,高挺英气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漾着令人目眩的笑容。

哇噻,宫里的男人,怎么长得这样好?连太监也长得到如此的如花似玉。

潘小蛮忽然心情大好起来。

都说秀色中餐嘛,面对美色男人,肯定心情舒畅了。她嘻嘻笑:“亲,你叫什么名字?长得不错嘛,嗯,有点吴世勋的范儿。”

太监困惑:“主子,吴世勋是谁?”

潘小蛮眉飞色舞:“韩国当红的炸子鸡呀,长得比女人还要正点,还要倾国倾城,妖孽得像了男狐狸精般。”

太监目瞪口呆,愣愣地看着潘小蛮。

半晌,他小心翼翼说:“奴才蠢,听不懂主子说些什么,什么韩国,什么当红的炸子鸡,奴才不明白是什么东西。”

潘小蛮横他一眼,撇撇嘴:“听不懂拉倒!你们古代人,就是蠢!喂,你叫什么名字?”

太监说:“回主子,奴才叫小轩子。”

呃,小轩子——如假包换的太监名字。

喝了茶,吃了糕点。没一会儿,就有一个太监过来传旨,让潘小蛮到重华宫待寝——所谓的待寝,就是那个陪睡暖床的意思。

小轩子眉开眼笑:“恭喜主子,贺喜主子!主子真是好福气,刚刚进宫,就得到陛下的青睐,能到重华宫待寝了!”

潘小蛮无精打采,苦着一张脸自个儿嘀嘀咕咕:“这有什么值得恭喜贺喜的?如果不让我去待寝,这才是值得恭喜贺喜的呢。”

到重华宫待寝之前,先得要沐浴一番。

浴桶是用青铜铸造而成,很大,里面装满了水。水里放着用纱布包裹的睡莲,玫瑰,鸢尾,百合。水的温度刚刚好,不热也不冷,散着充满空灵清雅花香的雾气,弥弥漫漫地飘散向周围。

好几个宫女站在潘小蛮身旁,服侍她宽衣解带,沐浴。

潘小蛮庆幸,还好还好,她身材不错,有做裸模的资本,对得住服侍她宽衣解带这几个宫女的眼光。

虽然才得十五岁,但个子已窜得老高,尽管还没长开来,像了竹竿子那样的身材,但皮肤白净细滑,充满了弹性,四肢修长柔软,腰很细,小腹平坦,她的胸开始略略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横看成岭,侧看成峰”的诱人风姿,虽然离“丰满”两个字还差了十万九千里,却坚挺柔软,像了花蕾般的可爱。

沐浴完毕后,众人又再将潘小蛮重新梳妆打扮。

潘小蛮像个洋娃娃那样,给那些小宫女老嬷嬷们捣鼓了大半天,捣鼓得她一点耐心也没,没差要跳起来骂娘。

好不容易捣鼓完了。

潘小蛮从铜镜里看到她的一张脸。真不敢相信,镜子中那个给整得像了舞台上的花旦,古典韵味十足的如花似玉美人儿是她。

原来她扎得起马尾巴,披得了披肩发,盘得上古髻,做起现代人来是人见人爱的花样美少女,做了古代人则是花见花开的俏佳人。

第5章 册封淑妃太销魂3

小轩子衷心地说:“主子长得这样美,美得就像如画中人一般,陛下见了一定会很喜欢。”

潘小蛮不屑:“呸,谁要他喜欢?我可不稀罕。”

小轩子不明白:“主子,为什么?”

潘小蛮说:“我讨厌男人有三妻四妾。”

小轩子又再问:“主子,为什么?”

潘小蛮说:“觉得很不公平。为什么男人可以拥有三妻四妾,女人不可以拥有三……三——”她冥思苦想,搜索枯肠,也想不出“三妻四妾”的反义词是什么,一急,结果脱口而出:“女人为什么不可以拥有三丈四夫?”

小轩子张口结舌:“主子,什……什么是三丈四夫?”

潘小蛮很佩服自己,居然能够有这么高的文学水平,自创出这个很有特色的成语。她拼命地忍住笑,一本正经:“三丈四夫,就是一个女人,能够拥有三个大老爷,四个小老爷,大小老爷成群。”

这话,也太销魂了,销魂得惊世骇俗。

小轩子一个惊悚,不禁双脚一软,差点儿要趴在地上去。欢儿也被吓得一惊一乍的,张大嘴巴,愣愣地看着潘小蛮,

好一会儿后,她喃喃:“主子,女人怎么可以有三……三丈四夫?”

潘小蛮反问:“为什么不可以?”她气势如虹,振振有词地说:“男人是人,女人也是人!女人是老妈——老娘肚子里生出来的,男人除了孙猴子,还有谁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女人为什么不能够跟男人平起平坐?男人也像女人一样,要吃饭才能填饱肚子,也要排泄,拉屎拉尿是不是?男人可以有三妻四妾,女人为什么不能够有三丈四夫?”

欢儿结结巴巴:“女人有三丈四夫?这……这……这不是乱了套?”

古代的女人,就是窝囊废,不和男人分庭抗礼,争取人权倒罢,还喜欢灭自己女人的志气长他丫的男人威风,难怪没地位,男人看不起。

潘小蛮想给欢儿灌输男女平等的思想,想想还是算了。

无谓浪费精力和时间。

打扮完毕后,欢儿把一块大红巾盖到潘小蛮头上,然后搀扶着她上了一辆杏黄色缎子帷幔用金线绣着大凤凰的轿子。

有四个太监,用花轿把潘小蛮抬到重华宫,到了椒房殿。

然后,潘小蛮头上盖着大红巾,端正在椒房殿的新房里。虽然来自二十一世纪,虽然见过不少世面,见识的男人也不少,可潘小蛮一向洁身自好,比小龙女还要小龙女——当然,她这个小龙女,是被连墨那该下十八层地狱的家伙玷污了的小龙女,可她的心灵,还是纯洁的。

潘小蛮想,难道,她真要把冰清玉洁的她,献给一个她素不相识的古代男人?难道,今晚,她就要和这个古代男人搞鱼水之欢,来个百年好合?

潘小蛮心里,还是很不甘。

不过,甘和不甘,却由不得她自主了。谁叫她这么悲催?真他丫的比窦娥还冤,比刘备还背,比衰神二代还衰,居然很极品的搞穿越,穿越到这个BT的朝代,成了皇帝的女人。

还不是唯一的女人,而是众多女人之一。

第6章 洞房花烛冷相对1

潘小蛮坐在新房里,一动也不动,像老僧入定那样。

她坐了很久,很久。坐到太阳下山,坐到天色完全暗下来,坐到新房里所有的人,甚至小宫女小太监们,走得一个也不剩。

四周围,静悄悄的。

真的很静,静到一根针落到地上都能听得到。潘小蛮看不到红布外面的景物,只觉得周围的红烛,照亮了整个空间。

透过那层红布,隐隐约约的,潘小蛮看到有一片红光荡漾着。红光在微风中,幽幽摇摇,是是非非,迟迟疑疑,有着拍鬼片的那个意境。

那个做新郎的叫赫连墨的皇帝,一直没有过来把她头上的红布掀开来。

他丫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也许,潘小蛮对嫁给那个叫赫连墨的皇帝心不甘情不愿的同时,人家对娶她也是不甘情不愿。谁知道呢?两个互不相识的青春男女,给莫名其妙的绑在一起,莫名其妙的成了夫妻,就像被赶鸭子上架——强人所难。

潘小蛮坐得很不耐烦。

难道,要她就这样子,坐到地老天荒不成?

终于她按捺不住,自己伸了手,很粗鲁的把红布扯下来。潘小蛮像木头人那样坐了大半天,浑身酸累得厉害。

红布扯下来后,她便站了起来,来一个甩甩头,屁股扭扭,脖子扭扭,踢踢左腿,伸伸右腿,活动活动一下身骨的运动。

不懂是谁说了,新娘子头上的红布,不能自己掀开,应该由新郎用根红布包着的秤杆挑开,要不,婚姻会不幸福——靠,简直就是乱扯蛋!包办婚姻,没有感情基础,又能幸福到哪儿去?

这个婚,潘小蛮有着被别人刀架在脖子上,逼上梁山的恨恨。

不幸福就不幸福,谁稀罕?

潘小蛮做完一系列身骨运动之后,无聊得很。为了打破这沉寂,她几乎想大吼一声,以证明这不是梦,证明自己还活着。

是的,她必须要发泄,必须要做些什么。

否则,她会发疯的。

这样一想,潘小蛮便抬起了脚,咬牙切齿的,狠狠地朝旁边的一张椅子狠狠踢去,一边很不淑女地爆了一句粗口:“丫的!”

话音还没落,她就“哎哟”一声惨厉尖叫。

椅子是紫檀木做成,繁缛且笨重,潘小蛮一脚踢下去,椅子纹丝没动,倒是她的脚因为踢得太用力,很悲催的被踢翻了趾甲盖,脚趾头一阵钻心的痛。

潘小蛮呲牙咧嘴,抱着痛脚。

一边“哎哟哎哟”的嚷嚷,一边蹦跳了起来。正在极狼狈地满屋子乱蹦乱跳间,她目光无意之中,落到屋子里的另外一个角落,那儿有一双黑森森亮晶晶的眼睛,正在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看。

原来这屋子除了潘小蛮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

人吓人,吓死人。

潘小蛮顿时很窝囊废的吓了个花容失色,几乎就要魂飞天国。连忙放下双手抱着的脚,一下之间,忘记了痛。

她恐怖地伸手指了那人,一声尖叫:“啊——”

那是一个很年轻的男人,二十岁还没出头。他坐在桌子旁边,身上穿了龙袍,却是很喜庆衣服的打扮。不用说,潘小蛮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就是她的那个所谓的“夫君”——皇帝赫连墨。

第7章 洞房花烛冷相对2

潘小蛮的目光,落到他的脸上。不禁又吓了一大跳,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呈O型大张着,连下巴都几乎要惊得掉下来。

天哪!

他……他不是连墨么?

褐色的肤色,修长俊秀的身段,宽肩,细腰,长腿,他的眉毛浓浓,鼻子高挺,嘴唇很薄,微微往上翘,那张面部线条冷硬轮廓清晰的脸庞,神情中透着一股冷漠,又带着许些高傲。

潘小蛮直愣愣地望向他。

难怪在册封典礼上,她感觉到坐在大殿内那个穿黄袍的人影子无比的熟悉,还感觉到他盯着她看的目光好像很震惊。

原来,是连墨这个该下十八层地狱的家伙。

潘小蛮还真想不到,她和连墨竟然同时穿越了,穿越到同一个朝代,又再相遇了。潘小蛮更想不到的是,连墨竟然成了成了九五至尊的皇帝,而她竟然嫁给他,成了他后宫中燕瘦环肥莺声燕语的众多女人之一。

这大概,便是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了。

怔了好半天后,她跑了过去,站在他跟前,大声叫他名字:“连墨——”

连墨身子仿佛微微地一颤——不知道颤了没有,好像没颤,好像是潘小蛮看花了眼。他只是面无表情望向她,一双黑森森亮晶晶的眼睛,一动也不动,目光很冷,冷得像冰,带着深不见底的寒光。

潘小蛮又再叫他:“连墨!”

连墨不吭声,依然冷若冰霜地望向她,好像不认识她似的。

这冷漠的态度激怒了潘小蛮,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顿时叉腰,泼妇那样的破口大骂:“连墨,难道你是瞎的,没看到我?你丫的装什么葱?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连墨,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如果没有你,我会到这个破地方来么?”

连墨仿佛没听到她的话,只是冷漠的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便不再鸟她,把目光移开了去,低下头来。

他……他居然——靠,他居然是捧着一本砖头那样厚的书,专心致志地看着,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样子。

潘小蛮又再叫:“喂——”

连墨还是没有理她,充耳不闻,他看他的书。

潘小蛮又再叫:“喂!喂喂喂——”

连墨像了木头人那样,一点反应也没。这使潘小蛮不禁有些疑惑了起来,晕了,这家伙,怎么会对她这样无动于衷?他到底是不是连墨?

身材五官和连墨倒是一模一样,就是年龄不大对。在现代,连墨是二十六岁快到准大叔的年龄了,可现在的他,才二十岁的样子——也不是很奇怪,潘小蛮在现代不是十九岁嘛,到了古代才十五岁,也不是小了好几岁?

潘小蛮站在这个貌似连墨的家伙跟前。

叉着腰,侧着头,睁大眼睛,上下打量着他。如果这个人是连墨,就算他和她在现代有着什么深仇大恨——呸呸呸,他对她能有什么深仇大恨?是她对他有深仇大恨才是真。

真是的!

但,不管怎么着,他丫也应该和她一样,放下一切恩怨与情仇,来个他朝代里遇熟人,两眼泪汪汪是不是?

晕了,他到底是不是连墨?

抑或,不过是一个长得与连墨一模一样的古代人?

第8章 洞房花烛冷相对3

潘小蛮看这家伙的反应,估计不是连墨,而是和连墨长得一模一样的可能性比较大。两个没有关联的人长得相似,并不是前没古人后没来者。

这个貌似连墨的家伙,他不会是聋子吧?

要不,脑子有点问题——这个难说。在自己的新婚之夜,一刻值千金的时刻,面对着潘小蛮这个颇能让几尾鱼儿忘记了游水沉到河底,几只南飞大雁在空中飞翔忘记摆动翅膀跌落地下的妙龄女子,什么动作也不做,就捧着书像呆子那样看的男人,多多少少,有点不正常的说!

他不鸟潘小蛮,潘小蛮也没辙。

潘小蛮正在研究眼前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连墨这家伙穿越过来的时候,她的肚子突然“咕噜咕噜”的唱起歌来。

此时潘小蛮才想起,中午的时候她在缈云宫吃了一些糕点喝了一些茶水之外,她还没有东西进肚子呢。真是奇怪,大半天了,也没有人想着要送东西给她吃。难道古代做新娘子的,在新婚之夜,是要空肚子不能吃东西的吗?

鬼才知道是不是。

反正在这个变态的古代,规矩多不胜数,也不懂得是哪一个吃饱饭没事干给撑着的无聊人定下来的,这也不许,那也不准。烦死。

潘小蛮不管了。

既然这个貌似连墨的家伙摆臭架子,装傻扮愣不鸟她,当了她是透明,那她自己理自己好了。

眼睛溜了一下,看到貌似连墨的家伙——算了,还是叫他赫连墨。虽然比连墨多了一个“赫”字,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估计不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连墨,是如假包换的古代不知是什么时代的皇帝赫连墨。

赫连墨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壶茶,几碟小点心。那些小点心做得无比精致,花样百出,看上去色相动人,嗅起来香气扑鼻,十分诱惑。

潘小蛮顿时饥不择食。

想也没想,就很利索地搬来一张椅子,一屁股坐下,然后毫不客气的抓过碟子的点心,张口便大嚼。

大概是潘小蛮太肆无忌惮,又大概是吃相太狼狈,赫连墨终于抬起他高贵的头来,扫了她一眼。潘小蛮眼角的余光,看到他的目光依然很冷,冷得像冰,他脸上的表情也冷,也像了冰,他整个人完完全全的是冰山一座。

潘小蛮理他,依然吃她的。

他不鸟她,她干嘛要鸟他?这叫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赫连墨的目光没有在潘小蛮脸上逗留多久,只是一扫而过,然后他又再低头,又再继续看他的书,他当了她不存在。

莫名的,潘小蛮就生了一肚皮的鸟气。

赫连墨冷漠相对,让潘小蛮很不忿。哼,不就是皇帝吗?不就是皇N代吗——据说,是皇七代。哼,皇七代就很了不起?用得着一副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态度吗?再拽,也不过是因为懂得投生,生在帝王家!

也不过是运气好,比其他皇子抢先一步出世,成为皇长子,子承父业当了皇帝。哼,有本事,自己打江山,或像成吉思汗那样,带兵冲出亚洲,打到欧洲威风去。

小说

海城安家被抱走的千金找回来了!

2021-1-3 6:46:34

小说

一纸婚约束缚了她的一生。

2021-1-3 6:49:4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