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查明真相,阴差阳错嫁给了他。

她是落魄的林家千金,他是高高在上的慕三爷。,家产被夺,弟弟死因不明,唯一的嫌疑人便是慕三爷。,她嗜血归来,为查明真相,她嫁给四十几岁的慕家家主,却阴差阳错嫁给了他。,她恨,她怨!,真相一一查明,才知恨错了人,才知在暗处护着自己的,一直是他……
为查明真相,阴差阳错嫁给了他。

第1章 野男人

清晨,林家别墅。

林优优裹紧身上西装外套,刚打开家门,一个黑影迎面飞来,她下意识身子一歪,躲过去了。

“林优优,你个小贱人还知道回来!”

舅妈凌月梅双臂环胸,手中还握着一只拖鞋。

林优优皱眉,“我自己的家,为什么不回来?”

“老李,你看看你的好外甥女,都快是有夫之妇了,还夜不归宿,真是不知羞耻!”

凌月梅气的脸红脖子粗,李明哲上前,沉声道。

“优优,过几天你就要和慕董订婚了。为什么还跑出去跟男人鬼混?”

“鬼混?”

林优优微怔。

凌月梅冷笑。

“野男人的衣服都穿回家了,你还想赖账?拜托你,出去偷腥好歹也把嘴巴擦干净。别到时候连累了我们跟着你一起倒霉!”

披着一件男人的西装,就断定她是出去鬼混?

看着眼前剑拔弩张的两人,林优优解释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下去。话锋一转,道,

“正好你们都在,我就把话和你们说清楚,慕文海我是不会嫁的!爱谁嫁谁嫁!”

凌月梅气的抓起拖鞋就要抽过来,幸亏李明哲眼疾手快,一把拦住。

“老李,你听听这小浪蹄子说什么呢?”

李明哲在对方肩上拍了拍,对林优优苦口婆心道。

“优优,你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慕董看中的人是你,我就算想换人,也得慕董同意才行啊!”

林优优不以为然。

“慕文海只是想要一个续弦,霜霜比我年轻,应该比我更合适吧?”

凌月梅抓着拖鞋的手想要再度发力,被李明哲紧紧攥住。

“你拉我干什么?”

凌月梅甩开李明哲的手,一个箭步冲到林优优面前。

“林优优,你忘了医院里还躺着个病秧子么?你忘了没关系,舅妈提醒你一下,那个病秧子,一个月的疗养费可要好几万块呢!”

世人皆知,林氏集团董事长林思文的老来子林逸诚有先天性心脏病。如今父母离世,小诚就是林优优的命!

“我已经成年,可以自行分配我的助学基金了。”

这是她最后的底牌。

那是一千万保额的助学基金,父亲送给自己的成人礼。

这笔钱足够她带着小诚远走高飞,重新开始了。

宁可不上学,她也绝不能嫁给慕文海那个四十多岁的老头子!

“一千万?哈哈哈!”

凌月梅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流出来,突然手掌一摊。

“合同呢?”

林优优脸色一白。她只听钱律师说起过,钱律师颇得爸爸的信任,她当然也信得过。并没有提前取合同。

“你没有合同?我可有。”

凌月梅风一样冲回房间,等到回来的时候,手中赫然多出一份文件,啪的一声拍在茶几上,得意道。

“林优优好好看看你的助学基金合同。别白日做梦了。”

林优优拿起合同翻看,突然脚下一软,险些倒在地上。

受益人签名处白纸黑字写着李明哲的名字!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林优优气的牙关颤动,握着合同的手也不停的颤抖,“是你们!一定你们联合钱律师篡改了合同!”

“口说无凭,你说我们篡改了合同,证据呢?”

凌月梅一把抽出林优优紧握着的合同,然后借着与林优优手臂接触的机会,猛力一推。

林优优的身子本就瘫软无力,这一推,她一个趔趄直接栽倒在沙发上。

“没有证据就给我认命!在家里老老实实的待着等着出嫁!”

李明哲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赶紧往后扯了扯凌月梅,语气温柔的仿佛能掐出水来。

“阿梅,你哪能这么对优优呢?优优可是名正言顺的慕家大太太,以后咱家的生意还得靠着优优照顾呢!”

这两个人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

林优优听着心里直犯恶心,她冷笑一声。

“我可以嫁给慕文海,但是公司合作之后的事,你们做梦去吧!”

她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但是小诚,她必须要管!

凌月梅急了。

“你这死丫头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没办法,谁让嫁过去的不是你女儿李梦霜?”

“你就不怕……”

凌月梅还想说点什么威胁的话,可惜林优优没给她机会。

“我提醒你们一句,别忘了现在的李氏集团前身是什么。当年的文件只是监护人代为经营,可没说遗赠!现在我已经成年,把我逼急了,谁都别想好过!”  


第2章 他的名字

“小诚,你一定要好起来……”

病床边上,林优优小心翼翼的拿起弟弟的小手贴在腮边。

那只小手柔软温热,贴上去的瞬间,林优优便湿了眼眶。

她离开林家别墅直接来医院看小诚,这才知道小诚前段时间再次发病,报告给李明哲之后,医药费迟迟没有下来。多亏了小诚的求生欲望很强,虽然身体虚弱,还是闯过这一关。可是若再次发病的话,小诚……怕是活不过这个秋天了。

林优优无意识的收紧手掌。

李明哲,凌月梅,我一定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疼……”

林逸诚的声音很小,林优优猛然回神,这才想起自己还握着小诚的手。

“还疼不疼?姐姐不是故意的……”

她赶紧松了力道,小心翼翼的揉了揉。

“早就不疼了啦。姐姐,你又哭了。”

林逸诚抽回手朝林优优的眼睛伸去。

“我哪有。”

林优优躲避不及,被林逸诚摸了个正着。

“还想骗我。”

他的手指瘦弱微凉,动作轻柔的擦拭那泪。

“都是小诚不好,又让姐姐担心了。”

他紧皱着眉头,削瘦的小脸上带着病态的白皙,看的林优优忍不住哽咽。

“不过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好起来的。爸爸说,我是男子汉,要快快好起来,保护姐姐才对!”

“恩,姐姐相信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林优优拉下那只小手放在掌心,无比坚定的说道。

小诚的身体还是很虚弱,和林优优说了一小会儿,就累的睡着了。

林优优关上房门,小心翼翼的退出病房。

只要小诚能好好的,她嫁给慕文海,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她,该回去了。

长廊的尽头,一个男人站在窗边,目视前方,好像在看着风景。他的身形颀长,身穿一件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裤,平整的袖口微微卷起,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臂,骨节分明的大手半握成拳,静静的放在窗台上。

林优优脑海中突然晃过一个画面,僵在原地。

这男人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不会是被她扒了衣服那个吧?

林优优的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样,她昨天晚上喝多了,一直没有看清楚对方长什么样。但是对方的身形她却好死不死记得清楚……

不会的不会的,哪会这么巧?

她拉了拉自己身上的外套,下一秒便欲哭无泪。

这外套还是穿的人家的……

一条手臂突然出现,对上林优优不解的眼睛,男人剑眉微挑。

“不记得我?”

“我不认识你。”

林优优板着脸,希望可以蒙混过关。

昨天晚上的丢人事,打死她都不能承认。

男人脸上一僵,黑眸暗了暗,目光再度落在她的身上。

“慕凉川。”

“什么?”

林优优惊讶。这家伙是在告诉自己他的名字么?

“我的名字。”

他姓慕!

一颗惊雷在林优优脑海中炸开。

在这京城,只有慕文海的同族姓慕!看他模样,该是慕文海的晚辈。

林优优,你昨天晚上究竟是做了什么呀!

她顿时欲哭无泪。

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放纵自己,竟能遇上未婚夫的晚辈,她是不是该买彩票去了?后悔无用,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死不承认,坚决不能暴露身份!

“慕先生,没别的事的话,我先走了?”

她小心翼翼道,恨不得立马找块豆腐撞死。

“你的名字?”

慕凉川垂眸,一双黑眸刚好对上她的。

这是林优优第一次在清醒的状态下看他,那双冷眸仿佛能够噬魂夺魄,只要她看一眼,就会情不自禁的被吸引住,进入更深的旋涡……

林优优抽回视线,沉声道。

“慕先生,我们根本不认识。”

慕凉川没有回答,只将自己的手臂抬的更高了些。

“林优。树林的林,优秀的优。”

林优优咬牙。慕凉川的身份和昨晚的事情让两人的关系过分微妙,她绝不能暴露身份了。

“我可以走了吗?”

慕凉川眉间微皱,冷眸扫过林优优的脸,眸光停驻的瞬间,他的手臂放柔,扯过林优优身上的衣服盖住领口。

“衣服穿好,回去吧。”

林优优傻看慕凉川一眼,只觉得莫名其妙。

长廊尽头,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突然出现。

“少爷,这位林小姐和即将进门的大太太会不会……”

慕凉川注视前方,那个单薄削瘦的身影渐行渐远,逐渐消失不见。

“查。”

“那大爷的邀约……”

他薄唇微启,黑眸中陡然射出一道狠厉的光。

“去。”


第3章 慕三爷

蓝星酒店。

林优优不紧不慢的走进包间,随便找个位置坐下。

凌月梅一眼瞪过来。

“林优优你什么意思?明知道今天是你和慕董正式见面的日子,就给我穿运动装?”

林优优低头在自己身上扫一眼。

“那我先回去?”

凌月梅气恼,还未发作。包间的门被推开,一位纤瘦男人款步走来,身后跟着两位小山一样的男人,看样子是保镖。

纤瘦男人梳着大背头,穿着一身黑色西装,银色皮鞋。脸上卡着一副金丝眼镜,一看就价值不菲。

林优优猜测,这该是自己的未婚夫慕文海。

“慕董,您来了!快请这边坐!”

李明哲点头哈腰的凑了过去。

慕文海在众人身上扫了一眼,目光落在了一身休闲装的林优优身上。

“李总你就不要这么客气了,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我还要叫你一声舅舅呢!”

慕文海干笑一声坐下。目光落在林优优身上不曾移开。

这意思再明显不过,李明哲和凌月梅见状笑开了花。

“优优,还不赶紧起来和慕董打声招呼?”

凌月梅招呼一声。

“慕董好。”

林优优起身,不紧不慢的说了句。

“你这孩子,以后都要结婚了,叫慕董多生分啊!”

凌月梅埋怨一句,林优优却没有反应。

李明哲深怕慕文海不高兴,赶紧来打圆场。

“慕董,我们优优没谈过恋爱,有点怕生。还请您多担待。”

慕文海咧嘴一笑。

“没事没事,我比优优大,自然是要让着她些。”

李明哲刚想说什么,就看到慕文海朝身后挥了挥手。站在左后方的瘦弱男人垂身下来。

“老三怎么还没来?”

男人扫了眼手表。

“三爷一向守时,既然答应邀约,就一定会按时到的。”

慕文海挥手示意保镖退下,又和李明哲寒暄起来。

林优优倒是对这个三爷挺感兴趣的。这家伙能让慕文海等着,身份绝对不简单。

还没说上几句,就听门边传来一阵敲门声。

侍应生打开门,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林优优哑然,僵在原地。

他们口中的慕三爷,竟然是慕凉川!林优优你究竟走了什么狗屎运,出去买醉竟然遇上自己的小叔子!

她恨不得找根面条吊死,省的面对这种尴尬局面。然而,

“李总,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家老三慕凉川。这位是李氏集团的总裁,李总。”

“这位就是慕三爷?久仰大名,幸会幸会。”

李明哲惊讶,想要握手,却发现对方根本没有握手的意思,伸出去的手尴尬的悬在半空中,进退两难。

慕文海一把拉下李明哲的手。

“李总莫要怪罪,我三弟向来不爱交际。”

李明哲干笑一声,缓解了尴尬。

慕文海倒是开了话匣子,长叹一声。

“我这个弟弟样样都好,就是因为不善交际,到现在都没有女朋友。我妈天天念叨着,也拿他没办法。”

“贵弟年纪还小,可能没有这个打算吧。”

“哪能呢?李总要是认识什么相当的,就给我家老三介绍一个。我家的条件你也清楚,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李明哲立马来了精神,转眼看向慕凉川。

“那三爷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我看看周围有没有合适的。”

林优优嗤笑一声,想必这个“合适的”,除了李梦霜,再无别人了吧?她倒是好奇慕凉川的反应,这慕文海如此正大光明的往他怀里塞女人,他会接受,还是拒绝呢?

只见慕凉川缓缓放下茶杯。

“谢李总美意,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这回换慕文海惊讶。

“老三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三天前。”

慕凉川冷眸漆黑,讳莫如深,目光在慕文海的身上一扫而过,落在林优优的身上。伸手再度端起茶杯。

林优优强作镇定,心中早就按捺不住的打起鼓来。

三天前,岂不是自己在魅夜酒吧喝醉的时候?这慕三爷的女朋友,该不会就是……自己吧?

一个失神,林优优手中的杯子一斜,果汁淋了一身。

“抱歉。”

她匆匆抓了几张纸巾,走出包间。

当她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慕凉川那颀长的身影立在窗边,显然已经等待许久。

“真巧。”

林优优故作镇定的打声招呼,只想尽快逃开这个男人的身边。

不知道为什么,有他在的地方,她总是能感觉到一股威压,压抑的她连呼吸都有点艰难。

“你想去哪?”

慕凉川快她一步,紧紧捏住她的手腕。

他的身材高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浓重的压迫感让她几乎窒息。

林优优别开眼。

“慕三爷,我该回去了。”

“看着我!”

他的力道太大,她不得不乖乖听话。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铁青色的脸,慕凉川周身散发着的熊熊怒火几乎要将她燃烧殆尽。林优优突然觉得好害怕。

“你放开我!”

她用尽吃奶的力气挣扎,却是徒劳。慕凉川捏的太紧,她稍稍用力,都疼的牙关轻颤,不得不屈服于他的力量之下。

“你愿意嫁给……他?”

林优优只觉轰的一声,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冲向头顶,整个人僵在原地。

“我愿意。”

她的红唇颤动,看着慕凉川僵着的脸,灿烂一笑。

“慕文海要钱有钱,要势有势,我嫁给他会幸福一辈子的。”

慕凉川的黑眸一暗,捏着林优优的大掌突然用力,一阵天晕地转之间,林优优单薄的身体被牢牢抵在墙上。墙壁的冰冷透过后背传来,林优优的前方却是一片火热,带着慕凉川的体温。

菲薄的唇瓣缓缓走进林优优的耳后,呼出湿热的气息,让林优优挣脱不开,又躲避不及。

“我可比慕文海有钱多了,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他的指尖微凉,顺着林优优脖颈间的优美线条一路向下……


第4章 小诚病危

“慕凉川,你疯了!我可是你未来的嫂子!”

林优优低声喝道,小手死死按住胸前的拉链。

“嫂子?”

慕凉川好像被提醒了,却嗤笑一声。“还没举行婚礼,你算哪门子的嫂子?还是说,你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嫁过去了?”

“是啊,我过了这么多年的苦日子,好不容易遇上个有钱的,怎么可能不着急?”

林优优想也不想的说道,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竟是一把推开了慕凉川山一样伟岸的身体。

慕凉川的眸色一暗,幽幽转身。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成全你。” 

林优优心尖颤动,看着慕凉川渐行渐远的背影,泪水盈在眼眶。

“等一下。”

她强忍着喉间的哽咽,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

“慕三爷,以后你我是叔嫂关系,有些不该记得的,就忘了吧。”

她没有那么自视甚高,慕凉川不可能仅凭一面之缘就爱上自己。两人继续纠缠是绝对没有好处的,倒不如趁现在断了干净。

走廊里面空空荡荡,留给林优优的回应只有那人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藏在身侧的小手握紧成拳,用力到近乎颤抖。

林优优,小诚还在医院等着你……

订婚时期在半个月后。林优优对于订婚根本无感。只因为小诚才会忐忑不安。

没把订婚的事情告诉小诚,总是一块心病。她都不敢想小诚知道这个消息的反应。

她知道自己亲口告诉小诚会好一些,可是眼看着他的身体一天天好转,林优优又不忍心。

怀着这种纠结的心情,一晃五天过去。

小诚终于可以出去晒太阳了,只是要格外注意不能太过劳累。

早上太过清冷,一直等到日晒三竿,林优优才带着兴奋不已的小诚走出病房。

姐弟两个在长椅上静静的坐着,林优优的目光一直落在弟弟的身上,从未离开过。

林逸诚半仰着头,惬意的眯起眼睛,享受午后温暖的阳光。

小诚幸福,她也就幸福了。

林优优瞬间释然,一切都是值得的不是么?

然而,温馨的画面很快便被打破,一个穿着黄色紧身T恤,和蓝色牛仔裤的卷发女郎提着包包突然出现。

“哎呦,瞧瞧我在这里遇见了谁?这不是我优优姐嘛?”

听到这熟悉的语调,林优优的心头顿时涌上一抹不详的预感,她触电般的站起身来。

“李梦霜,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这可是医院,李梦霜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生病了。

“我……”

李梦霜有些不自在。“朋友生病了,看看我朋友,也顺便看看小诚弟弟。”正说着话,李梦霜朝着林逸诚的方向摆摆手。

“小诚弟弟,你的身体怎么样?看样子好多了呢。”

“是啊,谢霜霜姐的关心。”

林逸诚礼貌回应,眼神示意姐姐到自己身边来。

小时候李梦霜总是趁着姐姐不在欺负自己,两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也属常事,只是林逸诚怕两人起冲突惹姐姐生气。

看着姐姐到自己身边坐下,林逸诚这颗悬着的心才算落了地。

却不想,李梦霜突然邪邪一笑,竟屁颠屁颠儿的跟了来。

“优优姐,那个……我听我妈说你马上就要订婚了,还没来得及恭喜你呢!”

砰!

她就知道,这女人才不会平白无故出现在医院,好心看望小诚!

林逸诚却将林优优的话堵了回去,追问道。

“霜霜姐,我姐要订婚了?”

李梦霜一脸茫然。

“是啊,你未来的姐夫可是慕氏集团董事长慕文海,你姐姐也马上就是董事长夫人了!小诚弟弟你还不知道么?”

林逸诚的脸色顿时惨白,瘦弱的小手死死抓着李梦霜的胳膊,李梦霜疼的直哆嗦,却挣脱不得。

“你说什么?慕文海?他不是已经四十多岁了吗?”

李梦霜赶紧看了眼林优优,表情僵硬。

“优优姐, 这件事情你还没和小诚说啊?对不起对不起,小诚,你就当霜霜姐在这放屁呢啊,我啥也没说。”

李梦霜逃命一样跑的无影无踪。

林逸诚的身体剧烈颤抖,回身看向林优优。

“姐!”

他撕心裂肺的大喊,那声音,震的林优优忍不住红了眼睛,强忍着不敢哭。为了转移注意力,她拉着林逸诚的手臂,安抚着说道。

“我在呢。小诚你先坐下,身子刚刚好一些,不能累着的。”

林逸诚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甩开了林优优的手。

“这事儿是不是真的?”

“……”

林优优眼睛转了转。颤着唇瓣想着要怎么和他说的时候,林逸诚却等不及了。

“你说话呀!”

林逸诚几乎是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气在喊。

“是。”

林优优点头。“但是小诚你听我说,我和文海认识很久了,他很照顾我,很体贴我,我们两个是真心相爱的。”

“相爱?哈哈哈,姐姐你还拿我当小孩子,以为随便说句谎话哄哄我就信了么?让我告诉你因为什么吧,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因为……我……”

林逸诚双手握拳,狠狠的砸向自己的心口。

“小诚,你别这样……”

林优优哽咽。

林逸诚突然喷出一口鲜血,瘦弱的身子像是断了线的风筝软软的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小诚!”

她一个箭步冲过去,小诚已经气息全无,满身满脸都是鲜红的血。

“小诚……你醒醒啊!”

医生已经见林逸诚团团包围,林优优被挤到外面,失魂落魄的坐在手术室门前。

李梦霜就是故意的!她明知道小诚身体虚弱,竟然还故意告诉小诚这个消息。

滔天恨意将林优优完全吞没。

李明哲,凌月梅,李梦霜,若是小诚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林优优就算是拼了命,也绝对不会让你们好过!

手术持续整整六个小时。

“林逸诚家属,病人现在情况非常危急,手术风险很大,目前建议使用进口药物保守治疗。治疗费大概要三十万。”

林优优早已泪眼婆娑,苦苦哀求。

“医生,请你好好照顾我弟弟,我马上就去筹钱……”


第5章 谈判

一辆出租车停在李氏集团门口。林优优头发散乱,神色慌张的跑下车,直接冲进公司。

她要和李明哲谈判,她现在需要用钱来救弟弟!

凭借林氏千金的身份,她顺利推开总裁办公室的大门,却只看到凌月梅一人。

“林优优?你不是在医院照顾那个病秧子么?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

凌月梅坐在老板椅上双臂环胸,翘着的二郎腿不停的摇啊摇。

“我要找李明哲。”

小诚病情危急,林优优根本不想多说一个字。

“真是反了天了,你现在都敢直呼你舅舅的名字,看我不替你舅舅教训你!”

凌月梅起身,照着林优优的脸颊,抬手扇过去。

就在那手和脸颊接触的瞬间,林优优伸出手来,死死的抓住凌月梅的手。她像是一只濒临发狂的小兽,眼中泛着血一样的红。

“再说一遍,我要找李明哲。”

凌月梅被吓的脸色一白,连站都站不稳了。

“林优优,你吓唬谁呢?看你舅舅来了不收拾你!”

凌月梅踉踉跄跄的跑出办公室,将李明哲从会议室扯了出来。

“哎呀,优优来就来嘛,你拉着我干嘛?这次会议很重要……”

李明哲还在抱怨,看到林优优之后,立马噤了声。他清清嗓子,一改之前的漫不经心,正色道。

“优优,我听你舅妈说,你找我有事?”

林优优双眼通红,恶狠狠的盯着李明哲。

“小诚病了,我要手术费!”

“小诚……又病了?昨天不是还说恢复的不错么?”

李明哲不解道。

“还不是拜你那个宝贝女儿所赐!”

想起那个将小诚害到如此境地的李梦霜,林优优就恨不得将这一家三口千刀万剐!但是现在不行,她还需要钱救小诚的命!

“这个和霜霜有什么关系?林优优,你可不要含血喷人!”

凌月梅立马不乐意了,当即反驳。

“含血喷人?”

林优优冷笑。

“我是不是含血喷人现在不重要,我要钱,救小诚的命!”

她唯一的底牌就是爸爸留给自己的助学基金,现在都被李明哲夫妇两个控制着,为了救小诚,她只能用自己去谈判。

“要钱是吧?想要多少?”

“三十万。”

林优优毫不犹豫的说道。

“三十万?”

凌月梅惊的直跳脚,被李明哲一巴掌按下去。

“优优,三十万可不是小数目。我可以给你,但是你也要拿什么作为交换才行!”

“想要什么,你说。”

只要能给钱,让她做什么都行!她已经一无所有,不能再没有弟弟了!

林优优睁大通红的双眼,看向李明哲。

“我想要什么,你应该知道的。”

李明哲意味深长的笑笑,完全没有一点对林逸诚有生命危险的担心。

“我不知道。”

她现在一无所有,身上的现金不足一万块。当初若不是走投无路,她又为什么要答应订婚?

“好吧,既然你装糊涂,就让我提个醒儿。助学基金的事儿……”

“你休想!”

林优优大喝一声。

爸爸支持自己出国留学,这才买了一千万保额的助学基金。但是这个基金不是死的,如果她现在放弃出国留学的机会,这笔数目高达一千万的助学基金,就会变成现金,打到李明哲的账户上!

李明哲耸了耸肩,无奈的摊开手。

“那我爱莫能助了,你看谁能把钱借给你,你就找谁去……”

“我同意……”

李明哲的话没说完,就被一个低低的声音打断,但是那声音小的让他忍不住怀疑是不是他听错了。

“你说什么?”

林优优挺直了脊背,双手在身侧握紧成拳。

“我同意在放弃出国留学的文件上签字,那一千万我不要了,你把那三十万给我,我要救小诚!”

只要现在能救小诚的命,她不能出国留学又算得了什么?

李明哲得意的冲凌月梅使了个眼神儿。

“我可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把钱拿给你。”

一份文件放在林优优的眼前,李明哲的声音自头顶传来。

“签了字,我立刻往你账户里打三十万。”

“你确定?”

通红的眼中带着浓浓的戾气,林优优死死盯着李明哲。

“一秒钟都不耽误!”

刷刷刷。

那是签字笔落在A4纸上的声音,也是林优优心碎的声音。

三十万,小诚的救命钱,她……拿到了!

来到医院,将钱交上,林优优这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病人家属,有一个很不幸的消息要告诉你。林逸诚的求生意识并不强烈,我们的保守治疗计划失败了,现在必须手术治疗。需要……一百万。”  


第6章 雪上加霜

林优优打给李明哲。

“小诚的病还需要七十万。”

“林优优,你签了字,拿了钱,现在要坐地起价?一张合同而已,你想跟我要一百万?”

“我那张合同的价值可是一千万, 你给我一百万,还剩下九百万!稳赚不赔的!”

林优优已经接近癫狂,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听筒里,李明哲嘲讽的笑声传来。

“林优优,究竟是你傻还是我傻?现在合同都签完了,我又何必要再给你拿七十万?老实待着吧!嘟……”

最后的希望……破灭了。

不!她不能放弃,小诚还等着这钱救命!

林优优直接去了慕氏集团。

毕竟有个林氏千金的身份在,工作人员没有难为林优优,直接来到慕文海办公室。

这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是未来的董事长夫人,找慕文海要钱,应该不算过分吧?

林优优万万想不到,慕文海对自己的态度一改从前,语气冰冷的不带一丝情绪。

“你怎么来了?”

林优优扑通一声,双膝跪地。

“我弟弟林逸诚先天性心脏病发作,急需要一百万的手术费。我求求你,救救我弟弟的命吧!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慕文海抬手扶了扶金丝眼镜,挑眉道。

“林优优,你这是在求我么?”

“是。”

林优优毫不犹豫的回答,如果现在慕文海能够给自己一百万救小诚的命,就算让她立马陪睡,她也认了!

“那你是以什么身份来求我的呢?我可没那么大方,出手就是一百万。”

慕文海斜倚在办公桌上,看起来有些慵懒,居高临下的看着林优优,嘴角却是紧抿着的,隐约透出一抹怒意。

他的左手边,一张张照片散落在办公桌上,旁边还躺着一个黄色的牛皮纸信封。

“以……你未婚妻的身份。”

慕文海的意思明显,只有这个身份,林优优才能从他手里拿到钱。现在她连自己的命都不在乎了,又何必去在乎身份那些无关紧要的事儿?

“很好。”

慕文海伸出双手,给了林优优一阵响亮的掌声。随手抓了几张照片,狠狠的摔在林优优的脸上。

“林优优,你好大的胆子!身为我慕文海的未婚妻,你竟然敢去酒吧一夜情!是我给你的自由太多了是吗?”

眨眼之间,林优优的脸通红一片,左边脸颊靠近颧骨的位置,还被照片的边角划出一道血痕。

“你说什么?我没有一夜情,我没有!”

林优优颤着身子否定,小手颤抖的不成样子了,还坚持着去地上捡那照片。

熟悉的背景,熟悉的地方……

照片里面,失去意识的林优优被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抱上了不知名车子。那上面,魅夜酒吧的背景和林优优的醉颜分外清楚,其他均是模糊一片。

林优优顿时僵在原地。

她不过是喝酒买醉,怎么会被人拍成照片,还出现在慕文海的手上!

她想不通这一切,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这接二连三的变故,都要发生在自己身上?

“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仗着姿色入了老子的眼,就忘了自己的身份!”

林优优的反应说明了一切,慕文海已然知晓,眼前自己一直认为冰清玉洁的女人,竟是个下贱的浪荡货!

怒火与愤恨不停交织,慕文海飞起一脚,踢在她的胸口上。

“林优优,你这个贱货,赶紧滚出我的公司,别他么脏了老子的眼!”

耳边,慕文海的谩骂还在继续,林优优却听不见了。

都怪自己,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如果自己那天晚上不去酒吧,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等着嫁给慕文海,她就不会遇见慕凉川,李梦霜也不会故意出现,气坏了病情刚刚好转的小诚,小诚现在也不至于没钱看病。

都怪她,她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不让她代替小诚去死?

大雨倾盆,林优优跪在马路边上,等待着雨水将自己的全身淋湿。

她不知道冷,满心只有一个念头。

小诚……她要怎么才能救小诚?

马路边,黑色的迈巴赫呼啸而过,停在林优优后方不远处。

“少爷,那位好像是林小姐……”

刘建东看向车窗外那个被暴雨侵袭摧残的女人身上,面露不忍。

慕凉川别过眸子。

“与我无关。”

“可是……这么大的雨,就算林小姐是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啊!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吧?会不会是她弟弟林逸诚?听说那孩子生下来就有心脏病,一直悉心养着,才长到这么大……”

“你今天话很多。”

慕凉川的黑眸清冷,微波流转之间,竟染上丝丝危险的意味。

刘建东不敢再说,直接吩咐司机发动车子。

“等一下。”

慕凉川突然出声。“送医院去,顺便看看她弟弟。”


第7章 噩耗传来

林优优一脸茫然,记忆停留在一场暴雨之中,她怎么会到医院来?

趁着护士来给她拔针的空挡,林优优忍不住询问。

“护士,是谁把我送医院来的?”

护士想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

“是一个好心人送你来的,他不愿意留名字,只让我们好好照顾你。”

“谢谢了。”

林优优按着针孔,心中不禁暗叹。

这世界还是好人多啊!

连日来的阴霾散去不少,林优优看着窗外初升的太阳,突然觉得充满希望。

小诚,姐姐一定会筹到钱的!

再怎么说,李明哲也是自己和小诚的监护人,小诚还没有成年,李明哲依旧有抚养义务。这笔医药费,她志在必得!

去重症病房看了小诚一眼,林优优理去自己一身狼狈,再度整装待发。

这一次,她没去公司,而是直接回到别墅。

凌月梅带着李梦霜出去逛街购物,林优优进门的时候,只看到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李明哲。

“呦,我当是谁回来了呢?这不是林家大小姐,林优优么?”

李明哲放下手中的财经早报,冷嘲热讽道。

对于这样的舅舅,林优优无需守礼。

“李明哲,在这栋别墅里,凌月梅那个外人都可以嘲讽我,但是你没有!你住着我林家的房子,霸占我林家的公司,连看门的狗都是我林家六年前养的,你凭什么说我?”

林优优恨不得将手指戳上李明哲那张令人作呕的脸!

似乎是心事被戳破,李明哲顿时变了脸色,狰狞的可怕。

“林优优,死到临头还嘴硬,你是真的嫌那个病秧子命长!”

一提到小诚,林优优立马没了底气。她是来跟李明哲要钱的,她需要钱!

“李明哲, 你是我和小诚的监护人,小诚现在还没有成年,所以你有责任有义务给他掏钱治病!”

如果李明哲拒不认账,林优优就只能去法院起诉。当初若不是他成了姐弟两个的监护人,又怎么可能会有机会霸占林家的公司?林优优也不会因为区区一百万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是啊,这要是放在四年前,我的确有责任。”

李明哲意味不明的大笑两声。林优优听出了话中的意味,顿时心惊。

“你什么意思?”

“当然是字面上的意思了。你四年前就已经成年了,你这个亲姐姐做监护人,自然要比我这个当舅舅的精心许多不是?所以,别想着用这个来威胁我!”

看着林优优越发苍白的小脸,李明哲越说越来劲儿。

“再说了,林优优,你以为你还是之前的林优优呢?有个消息 你还不知道吧?你已经被退婚了,现在你不但没有了任何利用价值,还丢尽了我们李家的脸,你说说看,我要怎么对待你好呢?我恨死你了知道吗?我花费了那么那么多的心血,就为了你能够嫁进慕家,给我们李家的公司带来新资源。你呢?订婚之前出去搞什么一夜情,还让人家抓到了!哈哈哈哈,你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不去死!”

李明哲忽的一下站起身,拎起林优优的领口,将林优优硬生生拖出了林家的大门。

“李明哲,你怎么可以这样?这是我们林家的!”

这是她的家啊,明明这里才是她和弟弟的家!

李明哲狠狠一丢,林优优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我再告诉你一遍,林优优,这里,是我李明哲的家。那里。”

李明哲指了指公司所在的方向。

“是我李明哲的公司,你这个贱货赶紧给我滚出去!”

李明哲一甩手臂,直接进了门。林优优的背紧贴着冰冷的墙壁,身体蜷缩成一团。

李明哲,我一定……一定要让你们一家三口付出代价!

在无人看到的角落里,林优优的情绪彻底崩溃,她的脸颊上布满了泪水。

怎么办?她的小诚怎么办?

铃铃铃……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林优优只觉得恍如隔世。

“请问是林逸诚病人的家属林优优小姐么?”

“我是。小诚怎么了?是不是醒过来了?”

林优优极力控制着自己想要放声大哭的欲望,毫不犹豫的哽咽道。

电话里的人重重的叹息一声。

“很抱歉,林优优小姐。林逸诚在病房里突然病发,几分钟前过世了。请您……节哀。”

林优优的指尖颤抖,明明挂断键那么大的一个按钮,她竟然按了几次都没有按到。

“你撒谎!”

她对着电话歇斯底里的喊道。

“我的小诚不会离开我的,他说过,他是男子汉,等到他好了,要保护我的,把你们!你们这群坏人通通打跑!”

她疯狂的指着前方林家别墅的方向,不停的大喊。

突然,林优优脚下一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你真的……离开我了么?


第8章 逼婚

林优优发疯一样赶到医院,却停在手术室门口。

她的手不停的颤抖,连推开门的勇气都没有。她傻傻的想,

如果自己不推开门,小诚是不是就不会走?

主治医生匆忙赶到,林优优歇斯底里的模样,单手拍了拍她的肩头。

“小诚走的时候很安详,你节哀吧。”

他知道手术床上躺着的男孩对于眼前的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可是现实无法更改,他能说的只有这个。

林优优呆呆愣愣的站在原地,空洞的双眼看着手术室的门,一动不动。

突然,她抬起双手一把抓住了医生的前襟。

“为什么我弟弟会死?你不是说他已经好转了吗?你不是说他只要做了手术,就可以好了吗?”

此时的林优优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小诚是绝对不会死的,是有人害死了他!

“是,但是小诚……”

医生欲言又止,在看到林优优那张毫无血色的小脸之后,咬了咬牙。

“小诚的身体状况十分不好,又接连受到打击。他得的,可是先天性心脏病!”

“我知道了……”

林优优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瘫软到地上。她没有停在原地,艰难的撑起双手,一步一步爬进手术室,爬上手术床。

“小诚,你睁开眼睛,看看姐姐啊……”

病床上的林逸诚,脸色苍白,身体僵硬,冷的没有一点温度,他的嘴角上扬,笑着离开这个世界。

她颤抖着双手,轻轻抚摸着林逸诚的小脸,豆大的泪滴在她的脸上连成了线。

“小诚,你骗姐姐,你说要保护姐姐的……你说过的呀!”

林家破败,如今只剩下林优优孤身一人,强撑着料理好林逸诚的后事,她也跟着去了大半条命。

医院将小诚没有用完的治疗费退了回来,除去小诚的丧葬费,林优优用剩下的钱租个房子,也算是安了个家。

看着眼前陌生的地方,林优优抱紧自己的肩膀,睁着眼睛,一直到天亮。

如果小诚还在,该有多好!

林优优将小诚用过的东西全部收了回来,放在自己的新家里。大到被子,毛绒玩具,小到牙刷,拖鞋,她都一一摆放整齐。

她对小诚的照片微笑,

小诚,这就是我们的新家了,你喜欢吗?

将一切处理妥当,林优优的身子再也熬不住,病倒了。

林优优在房间里昏昏沉沉的睡了三天,第四天的时候,她撑着身体坐起来,出去看了看外面的太阳。

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见爸爸妈妈,还有小诚,都希望她能够振作起来,他们一直都陪在她的身边。

所以,她要活下去。不单单因为他们期望,最重要的是……她要让那群曾经欺负过小诚和自己的人付出代价!

李明哲,凌月梅,李梦霜!

一个一个的,通通别想逃!

林优优拿起购物袋子,朝着附近的小市场走去。

她要好好活着,至少不能是现在这幅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

转角处, 黑衣男人突然出现,一记手刀打在林优优的背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优优悠悠转醒,视线从迷蒙变的清晰,她一眼就认出了自己所在的地方,林家别墅,自己的家。

“优优,你醒了?”

凌月梅的脸闯入她的眼帘,那温柔的语气,林优优只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恩。”

她缓缓坐起身,抬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迫使自己保持清醒。

一起生活了六年,凌月梅什么脾气她在清楚不过了。如今这般,恐怕是因为自己又有了利用价值吧。

“感觉怎么样?后背还疼不疼?舅妈给你看看吧。都说了要小心些把你请过来,那个小瘪犊子怎么下手这么重!”

凌月梅说着就要扯林优优的衣服。

“不必了,你们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她的视线转动,发现今天这里的人全的很,不光是有凌月梅和李明哲,连李梦霜都在。

“这个……”

林优优太过开门见山,倒是要说话的李明哲有些不自在了。

“优优,之前是舅舅脾气不好,说出了那些伤害你的话,你别跟舅舅一般见识,现在小诚走了,我们不就是你仅剩的亲人了么?”

“说重点。”

林优优无心周璇。她突然觉得之前他们那种开门见山的交流方式挺好的,至少痛快的多。

“慕董说了,订婚改成结婚,婚期不变。”

“呵呵。”

她就知道是这么回事,要不然李明哲怎么会如此大费周章的将自己找回来?

“我这样的人,嫁进慕家不是给你们两家抹黑么?慕家想要个女人还不轻松?另请高明吧,恕不奉陪了。”

慕文海当初那样羞辱自己,让自己滚,如今改变主意不说,还要立马迎自己进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谁知道?

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和他们有关,她都不想参与。

李明哲颇有些为难的搓搓手。

“慕董说了,非你不可。”

“什么?”

饶是林优优已经心如死灰,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难免惊讶。

“慕董只要你。而且还和我约定好,只要你嫁进慕家,京城东边靠海的那块地皮建度假村的工程就全部交给我们公司,那可是一块大肥肉啊,不但解决了公司现在的危机,还能多赚至少五个亿!”

想到这里,李明哲激动的脸都红了,恨不得林优优立马点头,然后将她送到慕家去!

“是么?”

林优优嗤笑一声,浓密的睫毛卷翘,像是蝴蝶的翅膀一般轻盈煽动,衬的她的水眸越发清澈。

“李明哲,你说的这些,和我有关系么?”

李明哲脸色一白,瞬间黑了脸色。

“林优优,以你现在的名声,慕董肯要你都是祖坟冒青烟了,你可不要不识抬举!”

“可惜了,我就是不识抬举的人,浪费您的一番苦心了呢。”

林优优漫不经心的开口,抬手掸了掸被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双方对峙了数秒之后,凌月梅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林优优,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告诉你,慕家你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还有三天就结婚了,你就在这里好好待着吧!”

砰的一声,房间的门被摔上,震的林优优下意识合上双眼。

她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不管自己同意不同意,都是要嫁。那么她又何必要示弱,给他们看笑话?

林优优下床,艰难的站直身体,除了背部挨了手刀的地方还有点疼,和长时间没有好好进食的无力之外,并没有其他的症状。

缓缓走到窗边,林优优向下看了看。

两层楼的高度而已,她……是不会认命的!


小说

淘气王妃要造反

2021-1-3 6:41:08

小说

苏黎撞上一个神秘男人。

2021-1-3 6:44:4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