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他的林妹妹,她有她的莫先生。

程诺坐在秋千上,抚摸着自己的小腹,这里已经有了一个她和习决的宝宝。,她在想着,要怎么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庭院里响起脚步声,她知道是他回来了,她欣喜望过去,却看到亲密相拥的两个人。,“程诺,我们该结束了。”他冷漠的说:“我爱的人回来了。你收拾东西离开吧。”,她极力控制住,才让自己不哭,不抖,不激动……,生活是公平的,他有他的林妹妹,而她遇到她的莫先生。
他有他的林妹妹,她有她的莫先生。

第1章 小三插足

初秋,天气出奇的好。

程诺坐在白杨树荫下的秋千上,手指轻轻抚着平坦的小腹,这里已经孕育着一个宝宝,她跟习决的宝宝。

她的脸上有恬淡的笑容,嘴角有甜蜜的酒窝。她想这是上天馈赠给她最好的礼物。

她抬腕看表,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刚过,她知道习决快要回来了。她在想着,要怎么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他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又会是怎样的表情,是不是跟她一样欢喜,一样感觉幸福。

庭院里响起脚步声,她知道是他回来了,她欣喜望过去——却看到亲密相拥的两个人。

阳光有些刺眼,程诺以为是自己看眼花了,她用力眨眨眼睛,再看过去……

习决已经搂着那个女人走到她的近前。

不是看眼花,也不是在做梦,一切都是真实的,真实的在自己的眼前。

程诺的鼻头泛酸,眼底有泪意汹涌,但她让自己都忍住了,莞尔一笑,说:“习决,这是你的女性朋友吗?我知道了,你们一定很要好,所以今天特地带回来给我认识是不是?”

习决的目光淡漠的,根本不落在程诺的身上,他的眼睛向来很黑,像一潭水,却很好看,有着动人心魄的魅力。

此刻,这双美丽的黑眼睛让程诺感觉心惊。

“程诺,我们该结束了。”习决冷漠的说,嘴角有刚毅的坚决。

程诺呆呆的看着习决,感觉心的一角轰然倒塌。

“我爱的人回来了。”

她又听到习决冷漠的说,“你收拾东西离开吧。”

两句话这么简单,却足以把程诺击败。她望着习决,泪水在眼底慢慢蔓延,模糊了视线。她极力控制,才让自己不哭,不抖,不激动……

“习决,你是跟我开玩笑的对不对?”她努力让自己笑着说,已经克制不住心底的倒塌越来越严重。

习决昂高了下巴,似乎有一声轻哼,他的目光一直是悠远的高傲的,从来不曾落到程诺的身上。

他说:“开玩笑?我没这个闲工夫跟你开。快去收拾东西,离开!”

程诺感觉整个天地仿佛在一瞬间都黑了,她笑着,心却早已被泪水浸泡。她用力拽着秋千的绳索才让自己站起来。

她一步一步走到习决身边去,搂住他空着的一条胳膊,像撒娇一样,摇一摇,说:“哎呀,我知道你是跟我开玩笑啦!快别骗我了,我已经在难过了。”

习决狠狠甩开了她,他的力气用的有些大,程诺被他甩的身体踉跄了一下,她站稳后再看习决。

他已经目光望向她,那双她一直认为很美丽,很魅力的眼睛,此刻有狼一样的光芒,凶悍而绝情,让她害怕。

“程诺你给我听好了!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我跟你的一切只不过是设计好的!因为你们一家,因为你的父亲曾经吞并了林依依父亲的公司,害的她父母因背负巨额债务而双双跳楼!林依依变成了孤儿!因为我要替林依依报仇!!”

第2章 噩梦般的真相

程诺的身体飘摇了一下,她控制不住的后退两步,头裂开一样的疼。

习决的声音很清楚,说的已经很大声,她足以听清楚,可是此时她感觉自己并没有听清楚,她望着习决,眼底里都是迷茫,讷讷的说:“你在说什么?你能再说一遍吗?”

林依依从习决身边走了过来,她扬起胳膊,狠狠一耳光抽在了程诺的脸上。

程诺的脸被打的侧过去,披肩的长发飞扬,她看到刺目的阳光在眼底划过,左边脸颊火辣辣的痛。

“我来告诉你是为什么!”林依依的声音尖利而仇恨,带着隐忍的痛苦,“因为你的父亲恶意吞并了我家的公司,害的我父亲背负无法负担的巨额债务,我爸爸和妈妈被逼的跳楼!我那时十六岁,什么也不懂,却被疯狂的债主打的双耳失聪……”

程诺看着林依依,在阳光下看着这个向她疯狂诉说的女孩子,她有一张白净的脸,有好看的五官,有跟她一样漂亮的黑色长发。因情绪激动,已经让她好看的五官显得狰狞。

程诺看着林依依,傻傻的,她仿佛听不到这个女孩子在对她说什么,却又似乎听得很清楚。

她说:“你以为习决哥哥是真心的要跟你在一起吗?他都是玩你的,从第一次他跟你见面就都是设计好的!这一切都是一个计划!习决哥哥会爱的人只有我一个!他找上你是为了我!为我报仇!!”

“……”

“……”

林依依还在说,还在说,程诺却感觉体力不支想要倒下去,但她极力让自己站住,站稳。她又一步一步向习决走去。

她走到他的近前,他的眼睛却不看她。她拉住习决的手,拼命的握紧,好像握紧生命最后一刻的救命稻草。

她仰着脸看着他,对他微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淡定好听,她说:“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骗我的好不好?你跟我只是开玩笑。这只是你们的一个恶作剧。”

习决始终没有看她,从她手中拽出了自己的手,他说:“一切都是真的。”他大步走到了林依依身边去,然后把她拉到程诺的面前来。

他们在她的面前亲密相拥,习决说:“我爱的人只有依依一个,并且这辈子也只会只有她一个。我从来没有对你动过心,我对你只是利用,算计和阴谋。”

程诺看着习决,秋日傍晚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那么暖的日光,却照的他的脸那么冰冷,那么绝情。

程诺笑了,是失神的笑,控制不住的笑,她笑,泪意却在眼底翻涌。但是她没有哭,只是笑着,笑的肩膀抖动,笑的肚腹疼痛。

她笑了好久,笑的泪意在眼底消失。她都懂了,这噩梦一般的真相让她懂了,习决是不可能会真的爱上她的,更不可能跟她在一起一辈子。

她第一次懂了什么叫万箭穿心。

程诺转过身,平静的向房子里走去,仅存的自尊告诉她要坚强,要淡定的离开,不可以哭,不可以闹,更不可以祈求。

第3章 被赶出家门

这是2005年的三月,习决让她知道了噩梦般的真相,仅存的自尊让她平静的离开。

她拖着行李箱沉重的走在G城傍晚后的街道上,不知不觉就走到了T大的校门口,这里是她和习决的故事开始的地方。

她的心陷在记忆里拔不出来。

那是2000年的下学期。

学校里来了从伦敦转学回来的研究生,要继续在他们大学里读两年的研究生课程。

这一消息很快轰动了校园,原因一是:伦敦商务大学有世界最好的经济学,这人从那么好的一所大学转回来国内这所普通院校,继续经济学研究生课程,一定有问题。

原因二是:这人的身份,这人还没来就听说他家已经为学校捐建了新跑道,新图书馆,甚至还有时尚餐厅。

一时八卦四起。

习决第一次出现在学校是夏天的午后,阳光很毒,树上的知了被热的直吵。学校还是在广场举行了盛大的迎接仪式。

所有的校领导和老师,还有学生都整齐的排队迎接,他却姗姗来迟。

在同学们都被大太阳晒出油,准备在心里问候他祖宗十八代的时候,他乘坐加长版林肯,被前后十几辆车护驾,来到了学校广场。

那一刻,所有的阳光都落到他的身上,连树上的知了都不叫了。

他穿学生服,跟他们没有什么两样,却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目光。

直到他走到校长的面前,才有人发出花痴的声音。

程诺站在学生队列中,定定的看着那个叫习决的男子,忽然生出一种感觉来,他是她生命里很重要的人,会在她的生命之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这种感觉后来程诺懂了,其实就是一见钟情。

程诺是敢爱敢恨的女孩子,自然加入了追求习决的队伍中。

习决高调出现,又英俊迷人,帅气多金,追求她的女生自然从T大排到了F大。

习决平时为人低调,在日常里,似乎只有听课和学习这两件事。他连走路都目不斜视,从没跟哪个女生发生过交集,更没注意过哪个女生。

他唯一的爱好就是打篮球,因此一到傍晚篮球场就沸腾了。

仰慕他,爱慕他的女生会把篮球场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的水泄不通。还有积极分子自觉组织了拉拉队为他呐喊助威。

程诺最爱看篮球场上的习决,他穿着天蓝色的运动帽衫,浅灰色的运动长裤,意气风发,英姿飒爽,那年少青春的肆意,与平时孤傲冰冷,目不斜视的他判若两人。

第一次, 程诺有了如此强烈的愿望,要和这个男孩谈一场恋爱。

她痴心的跑遍了全城,买到跟他同款的运动鞋,运动衫和运动裤。

他打比赛,她站在场边,穿着与他同款的运动鞋和运动衫裤,鼓足了勇气朝他高喊:“习决我爱你!”

全场都沸腾了……

习决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第一次受挫,程诺并不气馁,她是那种你越是不理我,我就越想引起你注意的女孩子。

她想了更‘奏效’的方法来追求他。

第4章 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程诺家庭条件并不差,平时来学校也是有专车接送。

可是为了习决,她推掉了爸爸安排的专车,自己去买了一辆电动自行车。电动自行车她并不会骑,在学习的过程中摔了不少跟头,胳膊和腿上都留了不少伤口。

但是程诺并不觉得疼,因为她感觉她离习决更近了一步,因为她可以骑着电动自行车追着他的林肯,引起他的注意了。

第一天追着习决的林肯,她车技还不太娴熟,又想挥手跟坐在车里的他打招呼,结果差点被迎面而来的车辆撞飞。

事故未遂,习决乘坐的林肯也停了下来,习决下车,漫天夕阳余晖中,他脸臭的要命!

虽然他是下车后一句话也没说,但程诺心里是甜的,因为习决终于注意她了。

接下来的两个月,她无论刮风下雨还是大太阳,都不辞辛苦的每天追着习决的林肯,直到他的车开进别墅,她被关在大门外。

两个月后,习决终于被她打败。

他在学校的甬路上拦住她,路边是盛开的凤凰花,花开的如火如荼,像一小簇一小簇的火焰,在枝头熊熊燃烧。

程诺抬头看着习决,他个子很高,足有一米八零,高了她一个多头。空气中有风,他略长的留海被风吹的飘动。

“你到底要跟我到什么时候?”习决一开口就直奔主题。

程诺看着他,心情有点紧张,面上却是带着调皮的微笑:“跟到成为你女朋友那天。”她说。

习决脸很臭:“可我根本不喜欢你。”

“那你就试着喜欢我,你不喜欢我的我都改还不行吗?”她嬉皮笑脸,实则心里紧张的要命,手心已经冒汗。

习决急了:“你到底喜欢我哪点?我改还不行吗?”

程诺心跳的如擂鼓,撂下狠话:“我就喜欢你不喜欢我这一点,只要你一天不喜欢我,我就追你一天,直到你喜欢我为止!”

习决定定看了程诺半晌。

那半晌的时间,程诺也在定定看着习决,他的眼睛又黑又亮,程诺想,要比谁眼睛大吗?

习决最后无奈,说道:“你只要考上我导师的研究生,跟我成为同学,我就接受你,时间限制是一年!”

程诺像听到天大的好消息,一蹦三丈高,连问两遍习决:“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习决点头。

程诺开心的仿佛听到了凤凰花歌唱的骊声,连天也蓝了,云也白了。

程诺当时正读大二,要一年的时间考上习决导师的研究生,还真是——难如登天。

但是,程诺像打了鸡血一样,玩命的学,玩命的跳级考试。

她在床头贴上‘研究生’三个字,天天头悬梁锥刺股,学习做题,做题学习,备考读书,读书备考。

就算发烧生病,也雷打不动。

程诺的家人见她这样,都震惊了,问她是不是吃错了什么药。

功夫不负苦心人,一年之后,程诺终于考上了研究生。但却不是习决导师的研究生。

拿到结果的那一天,程诺如遭雷劈了般放声大哭。

习决却走过来跟她说:“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第5章 MY LOVE

那天是2001年九月的一天,也是凤凰花开的最好的时候,她和习决站在凤凰花旁,一小簇一小簇的红色凤凰花,映红了程诺破涕为笑的脸庞。

习决抬起手指,纤细修长的手指,轻轻为她擦去脸上的泪痕。

他脸上的表情那么温柔,温柔的让程诺心发颤。

程诺高兴的拉着习决跑到校广播站唱了一首《MY LOVE》。

自此,全校都知道程诺成了习决的女朋友。

他们的恋情高调的尘埃落定后,程诺最喜欢的事就是黏着习决。但她黏了他一个多月,还没近的了他的身,他似乎总是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这距离不远不近,总是让她感觉疏离。

她还要努力,努力让这距离从他们之间消失,她要牵他的手,挽他的胳膊,亲他的唇!

言情书上不总是有句话:要抓住一个男人就要先抓住这个男人的胃!

程诺开始学着做爱心便当。

她也是富贵人家的大小姐出身,从小到大并没有进过厨房,但为了习决,她挽起袖子进了厨房,还辛辛苦苦的做便当。

为了一份像样的爱心便当,她切食物的时候切伤了手指,煎鸡蛋的时候烫伤了手背,可是她都没眨一下眼睛,只顾着让家里的厨师评点她做的食物怎么样。

看着她这样,连家里的小保姆都感动了,说她追的男孩子一定能追到。

程诺为小保姆的这一句话赏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外加一个LV包。

一份爱心便当,程诺反反复复做了很多遍,最后才终于成功。

第二天的时候,她喜气洋洋的把这份便当捧到习决的面前,习决扫了那便当一眼便看着程诺。

她脸上有满满的笑容,样子可爱又迷人。

“为什么戴着手套?”习决问,天气还不冷,大家穿的都还是短袖。

程诺囧了一下,换上更灿烂的笑容,说:“我亲手做的便当,你不期待它的味道?”

习决从程诺手里拿过了便当放到一边,又抓住她的一只手,摘下她的手套,当他看到那手上的伤口,舒展的眉目拧起了。

他凝重着表情,又抓过她的另一只手,摘掉手上的手套,当他看到那只手上的烫伤的时候,他彻底愤怒了。

他看着程诺,声音粗暴:“你还是小孩子吗?!你不懂得照顾自己吗?你知不知道这样会感染?!你都不知道要处理伤口吗?!你知不知道烫伤不及时处理会留疤的!!”

程诺被习决吼着,心里却是幸福的。

因为她知道,习决是关心她的。

吼完,习决拉着她去了校医务室,他亲自为她上药,还一边上药一边鼓起腮帮为她吹,动作小心又轻柔,问她:“疼不疼?”

她微笑摇头。

可他分明看到她眼底里有泪光,他的动作更柔,更小心。

她满心的甜蜜,她哭其实并不是因为疼,而是因为他对她的这份用心。

从校医务室出来,她问他:“我可以牵你的手吗?”

他看着她,秋日明亮的阳光下,她娇嗔的样子,像一团火。

“把眼睛闭起来。”他说。

他的面庞一点一点靠近她,她闻到他身上好闻的馨香,不是香水的味道。程诺眨了眨眼睛,眼神恍惚,他是要吻她吗?

第6章 你想吻我

程诺的心跳的如擂鼓,少女的羞涩终于让她闭上了眼睛。

习决嘴角浮笑,把她揽进了怀里。

“诺诺,你在期待什么?”

习决的声音闷着坏,却让程诺的心软软的,糯糯的。他叫她诺诺,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宠溺的叫她。

少女的自尊让程诺狠狠在他腰间捏了一把。

习决笑起来,朗声的笑,悦耳又好听,“你如果想我吻你的话,我可以成全。”

她握起手指,粉拳在他胸口锤了一记:“你就是这样戏弄女朋友的吗?!”

习决笑着,用鼻尖蹭了蹭她的鼻尖,“我们走吧。”他用右手牵着她的左手,两个人一起走向教学楼。

程诺牵了习决的手还想挽他的胳膊。

这份爱情就像吸毒,让她无力自拔。

初冬的时候,T大和巴西有一个研究课题交流会,习决和另外两名同学要陪同导师一起去巴西一个礼拜。

一行人走了三天,就有坏消息传来,这个坏消息很快在校园传开。

巴西被誉为犯罪之城,传来的消息说,T大的一行人一到巴西就遇上两伙力量火拼,一行四人被冲散了,导师中枪被送到医院急救。而其他三名同学失踪。

程诺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先是愣了一愣,待她都消化完了,果断要去巴西找习决。她简单收拾了行李,订了最快一班去巴西的飞机,就出发了。

飞机在香港转机,她乘坐了二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才抵达巴西。

顾不得休息,顾不得一切,她一心想快点找到习决。

可是走出机场她才知道自己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是两眼一抹黑。她不懂巴西语,也不认识任何人,更没有人可以帮她。

在找到习决之前,她最应该担心的是自己是不是会走丢。

但一切都阻止不了她要找到习决的脚步。

在陌生的巴西,她从机场出发,找过许多的街道和小巷,从白天灯火阑珊,又从灯火阑珊到白天。

时间过去的越久,她越感觉累的筋疲力尽,就越想念习决,心底里也越害怕,害怕他真的会遇上什么令人无法预知的危险。

到最后的时候,程诺感觉自己真的再一步也走不动了,但是她不舍得放弃,又怎么肯放弃。

那是她心坎上的人啊。

程诺在一家超市的门口坐下来,准备休息一下。可就是这样的休息时间她也不肯浪费。

她在超市的门口找了废纸箱,在纸箱上撕下一块硬纸片。想用笔在上面写上习决的名字,让人们都知道她在找他。

但是翻遍了她简单的行李,也没能找到笔。她心一横就咬破了手指,用英文写上“习决我爱你,我在找你”。然后边蹲在超市门口休息,边把硬纸片举起来。

路过的行人都在看她,并有人小声议论。程诺感觉自己此刻一定狼狈极了,但她什么也顾不得了。

四周光线渐渐灰暗下来,越过林立的楼宇已经看不见太阳。程诺看见一群人向她走过来,那是一群巴西男子,他们的手背上都有文身,看上去样子像杀马特。

程诺站起来,想跑,直觉告诉她,这一群人并不是好人。

口哨声四起。

程诺被这群人围在了中央。

第7章 习决救程诺

第一次, 程诺有了天塌下来的感觉。

举目无亲,四处无靠。

程诺知道,只能用自己柔弱的坚强来面对。

杀马特们越来越向她靠近,包围她的圈子越来越小,口哨声越来越刺耳,伴着令人恐怖的笑声。

巴西语程诺并不懂,她硬着头皮用英语跟他们交涉。

“你们要什么?钞票吗?我这里的钱都给你们。”

“别过来!”

“别再过来!”

程诺就要大哭起来。她拼命的反抗,拿包包砸向那些人。

在这个万般皆陌生的地方,她没有人可以求救。眼前的罪恶令她感到世界越来越黑暗。

在这个最绝望的时候,她唯一想到的人还是习决。

“你们都走开!”

“走开!”

“习决你在哪儿?!”

程诺的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沉闷的痛呼,是发自一个杀马特的。紧接着,这样的痛呼接二连三的响起。

在路灯的光芒中,她看到一个挺拔俊朗的男子。

他的白衬衫被夜风吹的微动,在与那群杀马特搏斗中,他挥舞的手臂,手腕上的钻石袖口在熠熠闪光。

程诺眨了眨被泪水迷蒙的双眼,才看清那个人,瞬间,她的心猛烈的跳动起来。

习决!

是习决!

她不会是做梦了吧?

她又朝那个人走近了两步,不管是不是前面正在发生着激烈的搏斗。她终于看清了他,真的是习决!

“习决!”她大声喊他的名字,想哭又想笑。

当她看着他把那群杀马特都打跑,边笑边哭着鼓起掌来,那份激动只有她自己知道。

习决走向她,脸上冰冷的没有任何表情。

他依然很帅,稍长的留海被夜风吹得微微拂动,他的额角有伤,是在刚才搏斗的时候留下的淤青。

可是程诺感觉这样的习决更帅了。

“你没事吧?”他站在她的面前,目不转睛的打量她的周身。

他的目光很关切,谈不上温柔,但却令程诺的心里暖暖的。

她想抱住习决,告诉他,刚才她是多么的害怕。但是她不敢,只是一双大眼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习决把她周身都打量了一遍后,发现她并没有受伤。他去帮她把包包捡起来,又捡起她的黑色背包。

他的目光看到她写字的硬纸片顿住了,‘习决我爱你,我在找你’这句话直击他的心口。

第8章 难忘的记忆

习决是在街角听到有人说这边超市有一群巴西混混在为难一个中国姑娘,才赶过来的。

他看到当时的情景,想也没想就冲了上去。

即便当时的人不是承诺他也会出手的,因为同是中国人。

可当他看到被救下的人是承诺的时候,他的心弦就已经被拨动,此刻又看到这张写着她爱他,她在找他的硬纸片,心里已经掀起惊涛骇浪。

习决用两秒钟平复了心里情绪,才拿着包包和背包走到承诺的面前,他把背包交到程诺的手中,让她先找件衣服出来套上,又返回去捡起了那块硬纸片。

他的目光在硬纸片上停留的时间有半分钟,那几个字是用血写上去的,每一个字都刺在了他的心上,难以抹去。

习决再走回程诺身边的时候,她已经找了一件外套出来套上。习决帮她背起了背包,一只手臂揽住她的肩膀,把她搂在怀里。

“我们走吧。”他说,样子温柔的像春风。

程诺在他怀里扬起脸来看他,感觉仿佛有一道阳光照进了心里,刚才受的所有委屈和苦难都消失殆尽了。

路灯的光将两个人的影子拉的很长。

习决说:“怎么那么傻?”

“什么?”程诺望着他好看的下颌线眨巴了下眼睛。

“我都知道了,你是特意来找我的。”习决揽住她肩膀的手臂更紧了。这个女孩,不顾危险和自身安危,不远万里的来寻他。

程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是想来帮他的,却没想到最后反倒是他救了她。

程诺说:“我很笨是不是?我不是想给你添麻烦。我只是想找到你。我怕你在巴西有危险唔……”

她的嘴唇被封住了,在清凉的夜风中,她看得清楚习决脸上的温柔表情。他的眼神很专注,瞳仁里都是她。

一瞬间,她已经失去了一切意识,大脑一片空白。她感觉到腰间有一只手紧紧地禁锢着她,力量很大,却不会让她感到一丝痛。

温柔吻,程诺慢慢闭上了眼睛。

等这个吻结束,两人的气息紊乱。

久久没有声音,彼此就这样靠着。

习决哑声道:“我不允许你以后再这么犯傻。”

程诺笑了,感觉心里像是开了一朵明亮的花。

夜色压来,习决搂着程诺继续向前走。她在心里默默的说:我也就为你会这么犯傻,习决你一定不能辜负我。

一路沉默,两个人到了一家酒店,这是习决早已入住的酒店。

小说

如愿和心爱的男人结婚,但是……

2021-1-3 6:20:43

小说

总裁虐我千万遍

2021-1-3 6:24:2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