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我老婆世界第一甜。

惨遭经纪人出卖,她成了被拍卖的商品,被那个恶魔一般的男人买回了家。原本以为从此将生活在地狱中,没想到,那个传说中冷酷残暴的男人,居然是个宠妻狂魔?整天追着她,老婆亲一亲,老婆求抱抱!一场比赛,她C位出道红翻了天,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被问到有个红炸天的老婆是什么体验,霸道冷少微微一笑:甜,我老婆世界第一甜。
甜,我老婆世界第一甜。

第1章 先生,救救我

圣豪庭会所。

A市顶级富豪们的消金窝。

装潢极尽奢华的大堂内,洛安心裹着黑色风衣带着黑色墨镜和口罩,藏在一个角落里,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外面。

今晚在圣豪庭有一场奢靡的盛宴要举行,此时在大堂来来往往的都是A市赫赫有名的人物们。

这些人中间,有十几个身材高大壮硕穿黑西装的男人,悄无声息的穿梭着,视线在周围寻找着什么。

洛安心看到他们,赶忙恐慌的往回缩了一下。

妈蛋的!

这些家伙居然堵到门口来了!!

靠着墙,洛安心想着这几个小时发生的事情,觉得自己简直到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她是个十八线外的模特,平时就接点礼仪小姐的活儿,四个小时前,经纪人说有个大秀可以让她去面试,她欣喜若狂的到了公司,喝了一杯经纪人递过来的水,就失去了知觉。

等再醒过来,她就被那黑心的经纪人给卖到了圣豪庭会所,成了今天晚上要被拍卖的商品了!

出入圣豪庭的这些家伙,非富即贵,哪个不是一根手指头就能戳死她的啊?真要是被谁买回去,虐待致死,谁也知道不了,以后她顶多是个失踪人口!

洛安心乘着看守她的人不注意的时候溜了。

眼看着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她马上就要逃出去了,结果……

大门居然被堵上了!

如果她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出去,等一会儿贵宾们都去了拍卖大厅,这些男人没有顾忌的开始找人,她肯定跑不掉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黑衣男人的视线,突然看向了她这边。

洛安心一阵心惊肉跳。

赶忙往后退,转身就要接着跑。

可这一转身,她却直接撞上了一个人。

“好疼!!”

洛安心吃痛一声,抬头,就看到了一张精美绝伦又过分冷漠的脸。

混在模特圈,洛安心觉得自己也是见过世面的,可这么好看的男人,她还是头一次见。

“我看你往哪儿跑?”就在洛安心短暂愣神的功夫,身后就传来了男人恶狠狠的声音。

洛安心知道已经走投无路了,一咬牙,她摘掉墨镜和口罩,抓住被她撞了的男人的胳膊,躲在他身边:“先生,您救救我吧,我是被人贩子卖到这里来的,求您帮帮我!”

洛安心可怜巴巴的望向男人,小鹿般的大眼睛写满了焦急。

男人面无表情的垂下眼睑,看到洛安心的脸之后,眸底一闪而过一抹惊愕,随后又很快恢复了冷漠。

“是你……”

男人的声音低沉浑厚十分动听,洛安一听他说这话,就跟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

他是要和自己演熟人救她么?

“对啊!是我!”

洛安心立马点头跟捣蒜似的。

“霍先生,这是您认识的人么?”黑衣男人看到安心好像和贵客认识,不敢贸然上前,毕恭毕敬的问道。

霍言琛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一脸期待的洛安心,然后嘴角勾起一抹戏虞的笑:“我怎么会认识这种女人?”

男人冷漠的推开了安心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洛安心反应了一下,立马炸了!

这种女人?

她就是一即将被迫害的良家少女,是哪种女人了?

不帮忙就不帮忙,干嘛还假装认识她给她希望?故意逗她玩儿呢?

“王八蛋!”

洛安心骂了一声,刚想追上去问个清楚,身边的黑衣男人一针就扎在了她的脖子上。

眩晕感再度袭来,男人高大挺拔的背影渐渐模糊起来,昏倒之前安心好像看到他回头看了一眼。

******

再醒过来的时候,安心被关在了一个金色的巨大鸟笼里面……

“接下来,是我们的3号拍品,清纯可爱的兔女郎小姐,起拍价50万。”

就在安心懵逼的时候,拍卖小姐高呼一声,一束光就打在了她身上,正对面的巨大荧幕上,就出现了她现在这副模样。

洛安心顿时慌了,搞了半天,这说的是她啊?

高清荧幕上,看着少女这副清纯模样,在场的男人们顿时沸腾了。

“300万!”

拍卖一开始肥头大耳的地中海男士,举着牌子一下子把价钱拔高了六倍。

洛安心死都心都有了,她头一次知道自己居然这么值钱?

第2章 被拍卖了

“400万!”

另一个中年猥琐大叔也不甘示弱的举了牌子。

“600万!”

“700万!”

最终地中海男士以2000万的价钱把兔女郎小姐拍了下来。

洛安心身上的药效还没过,想要挣扎逃跑,可却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任由会所的工作人员把她带走。

很快她就被送到了地中海男士的豪华套房内。

套房内,各种各样的道具,看得安心心惊胆战。

洛安心看得心惊胆战。

然而,大门在这个时候打开了。

“嘿嘿,我的小宝贝,等急了吧?”

地中海搓着双手,满脸油腻的走了进来。

洛安心惊慌的退后了两步,瘫坐在了地上。

洛安心眼眶里的泪花和哀求让地中海更兴奋了,嗷的一声,直接扑向了已经无力反抗的洛安心。

“砰!”

忽然,套房的大门被人踹开了。

“什么人敢来打扰老子的好事,不要命了?”地中海被吓了一跳,回头一声怒骂。

霍言琛英俊的脸上满是阴郁,他看着现在这副可怜模样的洛安心,眸底火光冲天。

“都滚出去。”霍言琛眸光冰冷语气森然。

屋子里的黑衣保镖们立马拖着哀嚎不断的地中海离开了。

霍言琛看着她这个模样怒极了,他一把将她从地上扯起来,冷声质问道:“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你怎么了?”霍言琛蹙眉想要推开她。

“他们……嗯……打针了……”安心含糊不清的回答道。

霍言琛眸光越发的森冷,他用力扼住洛安心的下巴,恶狠狠的问道:“安娜,我没空和你玩这些肮脏的游戏,告诉我,三年前呈南公馆的火是不是你放的?”

火?

什么火?

霍言琛的眼底有拼命在压制的情绪,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最好死在这里,我求之不得!”

说完,他甩开安心,转身就要走,安心失去了倚靠滑落在地。

圣豪庭会所这种地方,为了能让顾客体验到极致的享受,对拍卖品用点手段是常有的事情,这些药多半都是豪爵自己研发的,药效来的又快又凶猛。

第3章 豪门封口费

霍言琛往前走了几步,耳畔全是安心痛苦的哀求,终于他还是停了下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脸色冷冰的转身回到安心身边,将她拽了起来,放在了落地窗上。

就好像,昨晚的人不是他似的。

“安小姐,先生让我来带您下去,帮您清洗下。”

之后女佣打扮的中年女人恭敬的带着她下楼,来到一间房间门口:“先生在里面等你。”

洛安心深呼吸一下,推门进去。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豪门封口费和封口合同?

可这个梦想她从没有跟别人提起过,这个男人怎么知道的?

文件夹里的居然是一结婚协议。

第4章 我不需要你负责

“您这是什么意思?”

安心吓一跳,跟丢一块烫手山芋似的,立马把合同放了回去。

霍言琛眸光微微暗了暗,这个女人刚才分明是开心的,看了合同之后却是这种反应,难道她从前梦寐以求的不是和他结婚?

被欺骗的愤怒,在心中开始蔓延。

站起身来,他走向洛安心,安心退后两步……

等等!!昨天晚上他是不是也叫过她安娜了来着?

“霍先生,我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吧!”安心尽可能扯了个礼貌又乖巧的微笑,“洛安心,20岁,在校大学生,假期兼职模特,我……并不叫安娜。”

霍言琛一脸冷漠的看着她,一副,你编,接着编的样子。

“我真不是安娜!”安心见他毫无反应,有些急了,“搞了半天你认错人了啊?”

“你是!”霍言琛依旧冷漠脸。

安心:“……”

一把推开霍言琛的手,安心直接往门口走去。

呵~想都不要想。

这个男人……好可怕……

“看……看什么看?”安心瞥了两眼霍言琛,渐渐心虚,“你本来技术就不好嘛……”

安心跌跌撞撞跑到门口,刚刚打开门,身后传来好似恶魔一般的声音:“你如果敢骗我,就死定了。”

第5章 怒打小三

安心听后顿时松了一口气,这她是不怕的,她刚才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除了技术不好那个,不过都是个人感受,他也无从考证不是?

书房内。

霍言琛看了一眼地上被撕碎的结婚协议,想着刚才那个女人和从前判若两人的举动,沉默了片刻,拨了一通电话出去:“宫弈,立刻去查昨晚那个女人。”

霍言琛的海景别墅在半山腰上,附近别说公共交通了,想打个出租车都没有。

幸好半路上,遇到了一辆被客人放鸽子的出租车,安心才顺利的回到了家。

“洛安心,你还知道回来啊?手机怎么打也打不通,我还以为你死外面了!”刚下车,一个矮胖的中年妇女,抱着胳膊一脸嚣张的挡在了安心跟前。

这女的是洛安心老爸找的小三,平时几乎不来往,见面不是吵架就是打架。

“还没看到你死,我哪儿能死啊?”安心一脸嫌恶,看了一眼门口星星儿童之家的牌子。

洛安心还小的时候,妈妈就开办了这所儿童之家,专门收容有自闭症的孩子,安心也是在这里长大的。

“安心!”

正回忆着,洛安心的发小白小蕊从儿童之家跑了出来,“洛安心!你跑到哪里去了,打你手机也打不通,这个女人昨天下午就带着人过来闹过一次了,有两个小朋友被吓到了,一直在发烧!”

“啪!”

“哎哟!”

张素君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捂着肚子满地打滚。

安心想要追上去,被白小蕊一把拉住了。

安心想了想,进屋翻出了一张名片,用小蕊的手机拨了过去。

“找谁啊?”

“我是洛安心,房子的事情我想和你再谈谈。”安心沉默了一下说到。

安心气得发抖,这个房子根本和电话那头的男人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一分钱没花一点力气也没出,就凭着一张结婚证现在就要把房子抢走。

“你要怎么样,才能不打儿童之家的主意?”安心深呼吸一下,强压住想要爆粗的暴躁情绪,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问道。

第6章 给我500万

“好办!你把我的那些份额买下来,儿童之家不就是你的了?”男人还是那么阴阳怪气的,“我找人评估过了,那房子和地值两千多万呢,看在你我父女一场的份儿上,我给你抹个零,你给我一千五百万,我立马从此以后消失得干干净净的,再也不来讨你嫌。”

“一千五百万?你怎么不去抢啊?”安心又惊又怒,这个卑鄙无耻的男人真的是自己的老爸吗?

说完,男人就挂断了电话。

安心听着电话那头的忙音,气急了,同时也非常的无助。

她真的很想保住妈妈的儿童之家,可……那是一千五百万啊,她上哪儿才能弄得到?

直到深夜,安心才联系到一家福利机构,愿意暂时接纳儿童之家的孩子们。

白小蕊和儿童之家的志愿者们收拾了一个下午的东西,大概是累得不行了,哄孩子们睡觉的时候,自己也趴在小床上睡着了。

安心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一阵发酸。

颓然的走出儿童之家,坐在门口,昏黄的灯光笼罩在她的身上,望着空荡荡夜晚和街道,忍了一天的眼泪终于从眼眶中落了下来。

这一年她已经很尽力了,平时要上课,还得去找爱心企业资助儿童之家,做模特赚来的钱也全都用在儿童之家了。

她本来以为,自己可以保住这里的,没想到她还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搞砸了。

失去妈妈之后,她保护不了儿童之家,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洛安心,你真没用!

霍言琛降下车窗,望向坐在灯下,抱着膝盖哭得伤心的洛安心,眸光复杂。

耳畔回想起秘书不久之前的话,霍言琛眉头微蹙,他不会怀疑手下人的能力,只是疑惑,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相似的人?

还有那块疤痕,位置怎么会那么巧合?

霍言琛眸光暗下去,心中陡然烦躁起来,他收回视线,冷冰冰的说道:“开车。”

儿童之家这边,安心她们才刚刚帮孩子们刷完牙洗完脸,外面就传来了机器的轰鸣声。

一些胆小的孩子,吓得直接钻到了桌子下面。

“这么早就来了?那个作死的小三简直逼人太甚了!”白小蕊和几个自愿者老师都很愤怒。

白小蕊满脸无奈:“那你记住不要逞强,能好好说就好好说,尽量别动手。”

“放心!”

安心走到门口,从正在修缮的花坛里,捡了一块板砖藏在身后,然后打开了门。

第7章 霍先生要见你

“好啊,我巴不得你们动手呢,这里面的孩子都是自闭症儿童,我们正愁没地方安置,你们要是弄伤一个,就给我领回家去照顾着,正好帮我省事!”安心冷笑一声。

肌肉男脸色顿时就黑了下去,他们就是张素君请来壮声势的,一天才两百块,他可不想招惹两个活祖宗回去。

张素君气得脸上横肉直抖,这个死丫头,平时把那些傻子说成宝贝,现在提到钱就可以到处扔了?

“都给我听着,今天不管谁,只要抽这个贱丫头一个巴掌,工钱我额外加500块,打多少下就加多少个500块,上不封顶!”

张素君带来的那些混混们一听,立马就来了精神。

一个巴掌就是500块,打个十几二十下就小一万了呀!

这买卖不亏!

洛安心看着那些活动着胳膊腿,朝自己走过来的男人们,说不害怕是假的。

可现在她也走投无路了,只能和他们拼了。

安心也是头一回干这种事,吓得不轻,拿着带血板砖的手都在抖。

几个男人看着安心颤抖得厉害的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也多半也有数了,小姑娘就是小姑娘,还是知道怕的。

“你们只管打,只管拆,出了事儿全算我的!”张素君扯着嗓子喊道,她还就不信了,今天还收拾不了这个死丫头!

“行!有你这句话就行!”

有了肌肉男的教训,几个男人不敢单独上前,干脆一起扑向洛安心。

安心心里一凉,心想,这回可真玩脱了!

就在这时,几辆黑色的轿车绝尘而来,顿时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张素君自打拿到判决之后,隔三差五就要来折腾一次,自己没能耐,总是被安心虐得明明白白的,末了气不过就总报警,次数多了,人家自然也就不搭理她了。

洛安心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白小蕊在屋里听到动静不对,赶忙也跑了出来,看到一院子的黑衣人吓了一跳,赶忙把安心拽到自己身边:“你没事儿吧?”

安心摇摇头。

白小蕊又怂又气,小声骂道:“张素君也太狠了,居然找了打手来。”

“张素君叫来的在地上躺着呢,他们……应该是来帮我们的。”安心小声说道。

这时,最前面的轿车里,带着白手套的司机匆忙下车,随后恭敬的打开了后座车门。

“洛安心小姐,我是霍言琛先生的助理宫奕,这是我的名片。”男人径直走到洛安心面前,从名片夹里抽出一张金色的卡片递给安心,“这里的一切请放心交给他们,霍先生要见您。”

第8章 霍太太

笑容僵在了脸上,洛安心巴掌大的小脸顿时苍白。

果然是他……

那个恶魔一样的家伙,根本没打算放过自己!!

看着那些满脸冷漠的黑衣保镖,她虽然不知道霍先生究竟是什么人,可……能让那天晚上那个黄老板挨了打,还低声下气认错道歉的人,能是什么简单角色?

如果这个时候她反抗,这些帮着她的黑衣保镖,又会当着她最好的朋友,还有屋里那些孩子的面儿做出什么呢?

洛安心不敢想。

“你们是什么人?霍先生又是什么人?要见我们安心你让他直接过来!”这是,白小蕊突然挡在了安心面前。

“小蕊。”洛安心赶忙整理好心情,笑眯眯的把小蕊拉回来,“你别担心,霍先生是之前我去见过的慈善家,叫我过去应该也是为了儿童之家的事情,说不定咱们这次有救了!”

“真的吗?”白小蕊一脸欣喜。

安心抓着白小蕊的肩膀把她往屋里推:“当然是真的!赶快进去照顾孩子们,我很快就回来。”

“好!我们等你凯旋回来!”白小蕊激动的说道。

“走吧。”转过脸来,安心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她低着头,径直往前走去。

宫奕依旧斯文儒雅,没有说过多的话拆穿安心的谎言,跟着安心上了车。

“他为什么要见我?”司机关上车门,宫奕就听到了少女沮丧又愤怒的声音,“还是不肯放过我是么?”

宫奕神色平静:“洛小姐,我老板在这个时候愿意见你,你应该感到庆幸才对。”

“庆幸?”安心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宫奕。

“那间儿童之家,你保不住了不是吗?”宫奕看着洛安心,淡淡的说道,“1500万对你来说是遥不可及的,可对于霍先生来说,那不过就是一笔可有可无的闲钱,所以我奉劝您想清楚一会儿要怎么对待他,是乖乖的取悦,还是端着你不值钱的骨气,闹到不欢而散,然后永远失去儿童之家。”

说完这些,宫奕收回了视线,打开电脑开始处理自己的工作。

洛安心失魂落魄的看向车窗外,早高峰时段,路上到处都是来来去匆匆的路人,她感觉自己就像是溺水了一般。

****

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驶入气势恢宏的庄园中。

洛安心看着庄园中处处奢华的一切,算是彻底明白了,宫奕说1500万对于霍言琛来说是一笔可有可无的闲钱,并不是在夸张。

跟着宫奕一路往前,来到一间房门外。

“他在里面等你。”

“嗯。”

洛安心看着那扇厚重古朴的大门,回想着霍言琛冷酷残暴的模样,身子本能的颤抖着。

直到母亲去世前,拉着她的手,让她一定要顾好儿童之家的画面在脑海中闪现,洛安心才终于鼓起勇气,推门进去。

霍言琛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上,眸光淡漠的看着跟前的文件夹。

大门被推开,光线涌入,他抬眼看过去,逆着光,他无法看清楚来人的模样,时间好似被拉长了一些,他望着那模糊的剪影,试图将其和被自己埋在记忆深渊中的影子重合。

分明就是她,为什么会不是呢?

“霍先生。”洛安心走到霍言琛跟前,轻轻的叫了他一声。

霍言琛的思绪被打乱,眼底的迷惘消失殆尽,眸光重新变得冰冷刺骨。

“如果您还是不打算放过我,那么……就给我1500万吧,我把自己卖给你,从此以后不管你是想把我当成别人的替身,还是地下恋人,让我做什么都行,我会顺从你。”洛安心不想再听更多刺耳的话。

这几天,从身体到灵魂,她已经足够辛苦了,所以她宁愿直接摔死在地上,也不想被人拎起来,毫无尊严的反复摔打了。

“签了。”霍言琛依旧面无表情,示意了一下桌上的文件。

洛安心毫不犹豫的拿起文件,看都没看,直接签了名,然后冲霍言琛伸出手:“1500万,我现在就要。”

“卡在文件夹上。”霍言琛靠在沙发靠背上,有些疑惑的看着安心,“你不看看合同内容?”

“我说了,只要你给我钱,我做什么都行。”安心从文件夹上抽出一张黑卡,看向霍言琛问道,“这里面够1500万么?”

她好像看到霍言琛的嘴角似有似无的勾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来,走到了她跟前,“这张卡是无限额的,需要多少,你就拿多少。”

“无限额?”安心瞪大了眼睛。

“新婚礼物,总不能太寒酸。”霍言琛看着洛安心微微一挑眉,然后轻声唤道,“霍太太。”

小说

再相遇,他是她表姐的未婚夫…

2021-1-3 6:04:19

小说

她虐渣渣,斗二叔,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2021-1-3 6:07:3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