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助她虐渣男,镇压绿茶。

他,俊美无俦,狠辣无比,在A市拥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能力。,她,隐世家族的大小姐,一朝命丧,重生在和她同名的她的身上。,阴差阳错之下,被妹妹精心陷害的她,导致本不相干的两人,频频擦出“火花”。,他指着面前的私人飞机说:“送给你当玩具。”,空有飞机,没有小岛怎么行?随后又把赢来的战利品送到她面前,“以后开着飞机去度假!”,传闻权少对女人的保鲜度只有一个星期,然而一年,两年…,很多年过去了,他依然把她捧在手心里宠爱,当她的大靠山,助她虐渣男,镇压绿茶,更是在别人如火如荼赌他什么时候会抛弃她的时候,他豪气地压上
他助她虐渣男,镇压绿茶。插图

第1章 被冤枉了

“让我打死这个败坏家门,不知廉耻的女儿。”

“爸,你不要打姐姐,她会死的。”

“依依,你不要管你姐姐,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她。”

冷初月刚刚醒过来,耳边就传来了一阵吵杂的声音,背部一阵阵的剧痛,她不明所以地想询问,这时一阵尖锐的疼痛突然从脑海间爆发起来。

“唔…”她不禁痛苦地痛哼出声,脑海中涌入了很多不属于她的记忆。

她吃力地消灭着那些不属于她的记忆,迷茫地从地上爬起来,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那人,那物,都不是她之前属于的那一切。

“谁让你起来的,现在我还没有教训够你。”一位中年男人看到女儿呆愣的模样,心里更是生气,黑着脸扬起手中的藤条。

冷初月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男人,这就是原主的父亲吗?

看起来十分的凶狠,和她前世那个慈爱的父亲完全不一样。

就在冷初月呆愣的瞬间,藤条就快落在她的身上了,基于对危险的感知,她的身子敏捷地闪到一边去。

“啪!”

藤条落在地上,带起了一阵强风。

冷初月的眼眸彻底冷了下来,这个冷血的男人打死自己的亲身女儿,现在又想打死她吗?

“你居然敢闪躲?”冷昊天的脸色顿时黑了起来,眼中的阴冷让人不寒而栗。

“你不问缘由就把我定罪了,难道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到那个男人的房间里面吗?”冷初月的眼眸平静不起波澜,浑身散发着一股慑人的气势。

冷昊天有一瞬间疑惑冷初月的变化,随即他的面容更是阴沉,“我冷昊天没有你这么羞耻的女儿,我们冷家因为你,将要遭到权少的报复,与其这样,我不如打死你好向权少赔罪。”

“你想要让我死,可以,那就找出证据好让我死得明明白白。“冷初月迎上冷昊天的视线,眼中闪过一抹毒辣。

别看上辈子父母把她保护得犹如温室里面的花朵,在那样的隐世家族里面,她的心计和浑身的尊贵气势是常人无法比拟的。

“权少就是人证,他说过了,就是你不知廉耻地勾引他。”冷依依小心翼翼的话响了起来。

冷初月“哦”了一声,意味深长地看着冷依依说:“妹妹你不说话,我都差点忘了,为什么我在喝了你给我的饮料后,头昏昏沉沉,你还对我说到808房休息呢!”

“你胡说,我让你是去008房间休息的。”冷依依的眼睛红了起来,她激动地看向冷昊天,“爸,我没有,姐姐是我的亲人,我怎么会陷害她?我又有什么理由陷害她?”

冷昊天细细地打量着小女儿的脸色,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他转头看向自己的大女儿,冷冷地哼了一声,“你不要把脏水泼到依依的身上,她的品性我信得过。”

“不要忘了,我也是你的女儿!”

冷昊天被她这样一说,脸色更加阴冷,如果可以,他宁愿没有这个女儿。

她,从来都是给冷家丢脸!

“虽然你是我的女儿,但你也是冷家的耻辱,看看你现在这个模样,胆小懦弱,一点能力都没有,为我们冷家带来了多少的笑话,我这张老脸都被你丢尽了。”冷昊天冷血无情地说道。

容欣看向自己的女儿,也是一脸的嫌弃。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看监控。”冷初月看着这一家子,心里真的很寒心。

冷依依的脸色微变,不过她很好地掩藏起来,就算去查又怎么样,同样不会牵扯到她的。

“好,那就看监控,我倒要看看,你这个不孝女怎样冤枉自己的妹妹。”冷昊天说完就示意旁边的管家打电话给酒店那边拿监控视频。

冷家的人顿时各怀心思地沉默着。

冷初月想要挪动到沙发上休息一下,刚动了一下身体,背后就传来了撕心的痛,她的拳头紧握了起来,这一家子都是冷血无情的人,不知道她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她想找回自己的父母了。

过了一会,管家就脸色凝重地走了过来,说:“老爷,权少说了,冷家现在是他的眼中钉,他不会放过冷家的。”

冷昊天的身子晃了一下,莫非他冷家真的要走向了毁灭的路途了吗?

“爸,你怎么啦?”

第2章 弃子

冷依依看到父亲的身子摇晃了一下,顿时大惊失色起来,眼看着他就要倒下了,幸亏管家扶住了他。

“老公,你怎么样了?你别吓我啊!”荣欣赶紧走到了冷昊天的身边,扶住他的手臂。

“我没事!”冷昊天摆摆手,“现在我们冷家真的因一个胆小无用的女儿毁了!”

“从小到大,你就是一个无用的人,带给我们家多少的耻笑,你知道吗?有时我真的想掐死你!”容欣听出了自家老公低沉情绪,她突然发狠地看着冷初月,眼中那红血丝如网状地笼罩整个眼球,煞是恐怖!

冷初月的脑海突然袭上了一阵悲凉,她痛苦地紧抓着领口,她努力想要镇压这种喘不过气的不舒服,却徒劳无功!

这是原主残留的感觉,她没有办法控制,那种悲凉的感觉实在是太霸道了,完全影响了她的思绪,让她承受不了地流下了眼泪。

冷初月,现在是我霸占你的身体,我会好好地为你讨好公道的,你这些年来所受的委屈,我都会千倍万倍地为你讨回来,你安息吧!

在冷初月默默地想着这些的时候,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在慢慢地消逝,最终她再也感受不到原主的情绪,她知道,原主已经彻底消逝了。

冷依依看到冷初月的眼泪,以为她被荣欣的话给伤害到了,她的脸庞得意地闪过一抹冷笑,不过被她很好地隐藏起来,“妈,姐姐带给我们家很多负面的影响,但她好歹也是我们的亲人,你这样说,她会伤心的。”

“现在关系到我们家的命运,得罪了权少,我们一家都会毁了,罪魁祸首就是你的好姐姐。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毁了我们家,我会押着她去向权少请罪的,她的生死从此与我们无关。”

容欣看着自己的大女儿,毫无感情,犹如看着陌生人一样。

“想要判我死刑,那就要拿出证据!”冷初月傲然地看着他们,眼中闪耀着凛冽的光芒。

容欣看着女儿眼中的光芒,她突然惊愣了一下,这还是她胆小懦弱的女儿吗?但随即那愤怒掩埋了她的理智,她冷笑地道:“不管错与否,你惹到了权少,你都要去熄灭他的怒火。”

“欣儿说得对!”冷昊天毫无感情地看着冷初月,心里对她有的是厌烦。

“管家,你去联络权少,说我们真心实意地去请求他的原谅,惹他生气的人我们也会押送到他的面前。”冷昊天直接吩咐管家去打电话。

管家同情地看了一眼冷初月,那个权少使的手段非常残忍,落在他手里的敌人,从来都没有好下场。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打电话的管家的身上,过了一会,管家这才挂掉电话,“权少在皇庭酒店那里等你们,限在半个小时之内到,要不作废!”

“我们立刻赶过去!”冷昊天生怕迟到被权少给记恨上。

在A市里面,权以熙在经济上翻云覆雨,拥有生杀大权,惹到他的人,从来都没有好下场。

残忍无情,冷血阴佞,权势滔天…

冷初月慢慢地跟在他们的身后,不是她不想快,背后的伤让她的速度慢了下来,因为走路,扯动了她的伤口,她额头蒙上了一层冷汗。

“还不给我快点!”冷昊天虎着一张脸瞪着冷初月,“如果到时迟到,害到我们冷家,我就把你卖到暗香那里。”

冷初月还没有说话,旁边的管家就倒抽了一口气,本来不想惹上一身腥,但想到大小姐被卖到暗香,这一辈子就毁了。

暗香是专供男人玩乐的地方,里面的小姐是完全没有尊严的,只要顾客要求,你不能反抗,死在里面,也不会有人追究的。

管家心底的同情促使他扶着大小姐往前走,因为有管家的帮忙,冷初月走起来轻松了很多,她感激地看了管家一眼。

管家因为这一善举,在不久的将来,他从死神的手中逃过了一劫。

去到皇庭酒店的时候,他们直达到酒店的总裁套房,冷昊天紧张地咽了口水,敲了一下房门,“权少!”

房门被打开了,一位脸色冰冷的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进来!”

冷昊天点点头,面前这个人他认识,是权少的贴身保镖,他点头哈腰地道:“辛苦了!”

冷初月看到父亲这一面,眼中的讽刺闪过了一抹浓浓的讽刺,趋炎附势,贪生怕死的人,简直是被人看不起。

“站在那里!”离他只有一米距离的时候,权以熙幽冷地出声道。

那幽冷的声音中仿佛含着万年冰寒之气一样,让人打心底冷了起来。

第3章 监控视频在我的手上

冷初月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也不得不感叹一声,简直是太完美的男人了。

他优雅地坐在沙发上,浑身散发着一股尊贵得无以伦比的气势,仿若高贵的帝王在俯视低微的蝼蚁。

墨染般的黑眸,高挺的鼻子,薄削的嘴唇,白玉般的脸庞没有一丝的瑕疵,完美得找不到一丝的缺点。

“权少,对于小女不知廉耻地勾引你,我今天秉着大义灭亲的原则,把她送到你的面前,希望你能原谅无辜的人。”冷昊天的身子微微弯了起来。

冷初月冷眼地看着冷昊天,眼中迸发出深刻的仇恨,这个男人,该死!

“你无辜?”权以熙摹地冷笑起来,“她能不知廉耻地勾搭我,就证明你们的教育不行,你一样有着责任。”

冷昊天的额头上的冷汗不停地滑落了起来,他的身子有点抖颤,“权少,希望你能放过我们冷家,现在我把小女送到你的面前,是生是死,任凭你们的处理,如果当初我知道小女会惹到你,我早该在她出生的时候,一把掐死她了。”

此话一出,权以熙惊讶地看着冷昊天,想不到这个男人心地那么狠,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顿时让他不喜到了极点。

“冷昊天,我被你放弃,这我也认了,但你这样无辜地冤枉我,把所有的罪责推到我一个弱女子的身子,这不是一个男人的所为。”冷初月不等权以熙说话,她就似笑非笑地看着贪生怕死的父亲。

“你这个不孝女,给我住嘴!”冷昊天阴毒地瞪着她。

“我是你的弃子,难道连说真话的权利都没有吗?”冷初月无所畏惧地看着他,“我要看监控,我要知道事实的真相。”

权以熙看着冷初月此刻的神态,他的眼眸一闪,玩味地笑了起来,看样子调查报告有误。

“放肆,在权少的面前怎么能如此胡闹!”冷昊天说完一个箭步冲到冷初月的面前,手高高地扬起。

权以熙的神色阴寒了起来,对着赵天使了一下眼色,赵天飞快地上前拦截他的手,用力一扭,顿时让冷昊天哀哀地叫了起来。

“老公…”荣欣刚想上前解救冷昊天,却在权以熙一个冷酷的眼神下,止住了脚步。

“我要看监控!”冷初月不想理会她那个脑残的父亲,转头对着高高在上的权以熙说道。

她知道,在这里,能做主的只有权以熙,只要他松口,那她就能往解开真相又往前迈了一大步。

“你怎么确定监控是在我的手上呢?”权以熙的眼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冷初月迎上他那寒芒般的目光,心中没有一丝畏惧,唇边弯起了一道淡淡的弧度,“我喝醉酒了,偏偏走入了你休息的房间里面,我不相信这是巧合,更何况是聪明无比的你,你一定会调查清楚的。”

权以熙想不到酒醒后的冷初月居然那么大胆,不对,喝醉酒的她一样大胆,看到他强壮有力的身体,居然色心大发地扑上来占他的便宜,他胸前的那一点红居然沦陷在她的樱桃小嘴之下。

那水蒙蒙的眼眸直直地看着他,如果不是当时他把她给扔出去,估计面前的这个女人会把他占尽便宜。

“监控视频是在我这里!”权以熙嗤笑一声,顺手拿起旁边的光碟玩了起来,锐利的眼眸扫过一圈众人,掠过冷依依的时候,停留了一下,随即收回了目光。

“那你应该知道,我是走错了房间,我绝对是不会占你的便宜的。”冷初月接收了原主的所有记忆,她知道原主当时是被人给骗了。

“不会吗?”权以熙的脸色立刻冷了下来,邪肆的眼睛涌现无尽的寒芒,“要不要我给你看视频,在房间里面你看到我的时候,是如何的放荡。”

冷初月的眼眸微微地眯了起来,随即她又云淡风轻地道:“那是我喝醉了!”

“你以为你一声喝醉了,就能把之前的事情掩盖了吗?”

“没办法,只怪你的身体太完美了!”冷初月说完,故意地对着他一抛媚眼,小舌舔了一圈嫣红的小嘴。

看到她这放荡的一面,权以熙的身子摹地一紧,心底居然升起了一股渴望,本来清幽的眼眸闪过了一抹暗沉。

“冷初月,给我注意一点!”冷昊天看着女儿这妖魅的一面,他也疑惑起来,这还是他胆小没用的女儿吗?

权以熙听到冷昊天的声音,眼中闪过一抹嗜血,不过他不动声色地对着冷初月道:“808房是宋非让我进去的,那房间本来是他的。”

第4章 揭开真相

冷依依眼中划过一道冷光,不等众人捕捉到,它就消失不见了。

冷初月的眉头顿时轻皱了起来,这怎么又牵扯到那个纨绔的富家公子了,从原主的记忆中可以得知,那个宋非简直就是一个好色之徒,经常做出抢占美女的事情。

她的小手紧握了起来,真的是打了一个好主意,如果当时候宋非直接回房间,那她的清白就不复存在了。

冷厉的目光落在冷依依的身上,这个女人她是不会放过的。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人敢这样地阴她,“在背后敢阴我的人,我一定会让她千倍百倍地还回来的。”

冷依依被她阴冷的目光吓了一跳,怀疑的目光看着她,如果不是长得一模一样,她真的怀疑自己的姐姐被人替换了。

不过她的心计很深,在震惊过后,她委屈地流着眼泪,“姐姐,你还是不相信我吗?我怎么会害你,当时肯定是你喝醉了,才会听错房间号。”

“冷初月,你别自己放荡想要勾引男人,就把责任推给你的妹妹。”容欣看到小女儿的眼泪,顿时心疼起来了,愤怒地指责着冷初月。

权以熙听到别人这样骂冷初月,他的脸色阴沉起来了,冷家已经承诺了把冷初月交给他处置,现在冷家这样骂冷初月,是谁给他们胆子了。

他对着旁边的保镖使一下眼色,深知他意思的保镖,立刻上前对着容欣保养得宜的脸庞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啪!”

容欣的脸庞立刻红肿起来了,她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遭受这个罪?

“你敢打我?信不信…唔!”她的嘴巴摹地被人掩住了起来。

原来是冷昊天捂住了她的嘴巴,愤怒地呵斥:“你想要害死我们全家吗?”

容欣这才冷静下来,身上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她恐惧看着自家的老公。

“权少,真不好意思,内子刚才的不敬,我代替她向你道歉。”

权以熙的注意力不在冷昊天的身上,此刻的他牢牢地看着冷初月,他没有错过冷初月脸上那冷漠的笑容,看到容欣被打,她好心情地动了动嘴巴,会唇语的他,立刻知道她说的两个字:活该!

这个女人现在越来越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他相信赵天的能力,调查报告上明明是说冷初月的性子软弱胆小,从小到大都被自己的妹妹在背后欺负都不敢吭声,现在看她的样子,真的变化很大。

冷昊天看着权以熙没有回答,注意力在他的大女儿的身上,他的心里顿时惴惴不安起来了。

冷初月看向权以熙,心里在疑惑着,那阴冷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不舒服地动了一下,不过她没有退缩地迎上他的目光。

“我要看视频!”她再一次诉说这个要求,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非常危险,她还是快点查明真相离开。

“好!”权以熙点点头,把光碟递给了旁边的赵天。

赵天接了过去,把碟片放在一边的电脑里面,冷家人紧紧地看着视频,冷初月眼也不眨地看着,她要通过自己的能力,为自己平反。

“看出问题了吗?”录像一看完,权以熙就问着眼中闪耀着璀璨光芒的女子。

冷初月“嗯”了一声,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冷依依,眼中的狠意一闪而过,她走到了她的面前,“冷依依,现在证据确凿,你就打开天窗说亮话,说说你害我的理由。”

冷依依在她那双透彻了然的眼神中,心里升起了一股害怕,此刻的冷初月和平时的胆小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了,这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刚才在视频里面,她没有发现任何的破绽,现在她咬定了不知道,冷初月也奈何不了她。

冷初月冷笑了一声,“你是不是和宋非在宴会上说过话?”

“对的,我们在宴会上遇到了,就互相地问了好!”

“你知不知道我会读唇语的?”冷初月邪魅地凑近她的面前,那眉间一片冷然。

冷依依顿时吓得倒抽了一口气,脸色发白了起来,心里非常的惊慌,她努力地让自己镇定,“我怎么知道真假?现在没有录到声音,你想要怎么说都行。”

“我可以作证!”权以熙的声音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的身上,而他却是玩味地看着冷初月,“我也会唇语!”

冷依依这回吓到直接跌坐在地上了,完了,这一切都完了!

她明明安排得天衣无缝的,为什么这一切会被揭破?

第5章 勾起了他的兴趣

“依依,这一切都是搞出来的吗?”冷昊天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小女儿,心里非常的失望。

“依依,你把真相说出来,妈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

“…”

“真相不就是你最爱的小女儿想要毁了我吗?她很聪明,知道宋非为人好色,状似不经意地探听他休息的房间号码,然后怂恿我喝酒,趁着我微醉的时候,就把宋非的房间号报给我,好让我自己把自己送到宋非的怀里,直接毁了我的清白,但权少怎么出现在宋非的房间里面,那我就不知道了。”冷初月直接把冷依依的龌龊的心思给揭破了出来。

冷依依闻言,脸上的血色迅速地从脸上抽离出来,她的嘴唇不停地颤抖着,瞬间感觉到世界末日的到来。

“宋非想要巴结我,他把自己的房间让给我了。”

权以熙俊美的脸庞上好像蒙着一层薄雾,让人猜不透他的心里想法。

冷初月不知道权以熙为什么想要帮助她,不过在这种时候,有他的一句话,完全可以让她的话更有说服力,冷依依今天想要瞒天过海,是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我亲爱的好妹妹,枉费你费尽心思地算计,生怕我毁得不彻底,还打电话给狗仔,你说说,你是有多恨我啊!”冷初月饥诮地弯起了唇角。

权以熙把玩着手中的玉戒,看着眼前的女人,眼中闪过璀璨的光芒。

随即,他的眉头却皱了起来,看着冷初月背后的血迹,他的眼神冷了下来,顿时房间的气温摹地降了下来,一股低气压笼罩着房间。

冷依依失神地看着冷初月脸上的微笑,到了这个时候,她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剧情会逆转的?

“依依,你为什么会做这种糊涂事情啊?”冷昊天看着自己的小女儿,十分之痛心,却没有流露出面对着冷初月的那种厌恶。

“爸,我也不想的,冷初月平时装作一副胆小懦弱的样子暗地里却偷偷地暗恋着程然,在程然生日那天,还不要脸的向程然告白,她明明知道程然是我的男朋友,还做出这样不知羞耻的事情,经常纠缠着我的男人,你说让我怎么忍得下这口气。”

室内回荡着冷依依尖利的声音,只见她暴凸这双眼,面容扭曲起来,看起来十分渗人。

“吵!”

权以熙的眉头轻蹙了起来,就是简单的一个字,也让人感受到无尽的威压。

赵天立刻抄起桌子上的冰水,直接泼向冷依依的脸庞,没有一丝的怜香惜玉。

“啊…”

冷依依受到冰水的刺激,控制不住地尖叫起来。

权以熙这回的脸色是直接冷了下来,容欣本来想要上前拉起女儿,谁知道眼角的余光看到权以熙那阴沉的脸色,她吓得直接上前一步捂住自己的嘴巴,颤抖的低音响了起来:“依依,乖,不要吵!”

冷依依看到容欣眼里的警告,她无言地点点头。

看到小女儿听话地点点头,容欣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看向权以熙,怀着深深的恐惧和恭敬地说道:“权少,对不起,我的女儿不懂事,冒犯了你,请你原谅她,一切都是我这个不懂事的大女儿不知羞耻地勾引依依的男朋友,才让依依伤心之下做出这样的糊涂事。”

“权少,请你原谅我们!”冷昊天已经面有菜色了。

冷初月面无表情地看着容欣,心中一团怒火在燃烧着,她被冷依依陷害,冷昊天就无情地鞭打着她,现在真相被揭开了,父母却是哀哀地请求着权少的原谅,舍不得责罚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

权以熙意味不明地看着他们一家四口,摹地薄削的唇畔弯起了一道迷人的弧度,眼中的冰冷犹如万年冰窖。

“你们一家人现在是把我玩得团团转吗?”权以熙站了起来,那威严的神态犹如高高在上的帝王在俯视着低微的蝼蚁一样。

“权少,我们绝对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冷昊天吓到“扑咚”一声跪在地上求饶。

看着父亲这贪生怕死的一面,冷初月讽刺地笑了起来,刚才那暴虐地鞭打着她的男人,在绝对的强权面前,变成这副死狗的模样,真的让人不胜唏嘘。

“月儿,你身为受害人,你说,这应该怎么办?”权以熙突然温柔款款地看着冷初月。

冷初月的身子突然抖动了一下,这个男吃错了药了吗?“这貌似不关我的事情吧?”

“刚才你父亲已经说过把你交给我处置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是我的人了,我给这个权利给你去处理,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权以熙看着冷初月,心里已经升起了一股浓浓的兴趣。

一个人胆小懦弱了这么多年,今天宛如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如果说她极有心计地隐藏自己的性子,那她无疑是成功的。

但她为什么要变成一股胆小懦弱的人,从而让所有的人都讨厌她呢?

她有什么目的?

第6章 那就抹杀掉

“初月,求求你了,你原谅你妹妹吧,她是一时被嫉妒给蒙蔽了双眼,现在她知道错了,你就不要责怪她了。”容欣哭着求冷初月,眼中充满了期盼。

冷初月看向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容欣,冷笑了起来,“每个人做错事都要付出代价的,妈,你知道吗?如果这次我找不到证据,我会被爸给彻底送出去好换取冷家的安宁,你们有想过我的安危吗?”

“初月,依依是你的妹妹,身为她的姐姐,连爱护自己的妹妹都做不到吗?别忘了,你是先挑起的因,出了这样的事情,你要负很大一部分的责任。更何况,刚才在家里的时候她还为你求情。”冷昊天重重地“哼”了一声,对于冷初月的不懂事感到非常的不满。

“她为我求情?”

冷初月冷笑起来,这个冷漠的她,顿时让冷家父母胆战心惊起来,同时心里浮上了疑惑,这个胆小的女儿性子为什么会差别这么大?

对于父母的疑惑,冷初月不知道,只见她直接走到了冷依依的面前,玩味地看着她的呆样,摹地凑近她的耳边压低声音地道:“我的好妹妹,你说,你得到了父母的无尽宠爱,为什么小时候会那么讨厌我?”

冷依依听到她森冷的声音,身子控制不住地颤抖了一下,她咬着发白的嘴唇,“我就是讨厌你,讨厌着你的一切,没…”

“依依,闭嘴!”容欣声色俱厉地喝止着自己的女儿,看到她乖乖地闭上嘴巴,她这才转头看向大女儿,“初月,你的妹妹受了刺激,才会胡言乱语,你不要生气啊!”

冷初月没有理会容欣,她精致的小脸上一片寒霜,“你让我原谅她?到了现在,她还是不知悔改啊,我同样是你的女儿,为什么在我被打的时候,你冷眼旁观,为什么搁在她的身上,她犯错了,你和爸就急着为她求情?”

“初月,我知道,现在我们说什么都是错的,我不求别的,只恳求你这次能原谅她,回去之后,我们一定会好好管教她的。”容欣的脸色一变,冷初月说的是事实,不过现在牵扯到自己的小女儿,她把身段放得极低。

权以熙嗤笑了一声,这一家子真的是娱乐到了他,他迈着矫健优雅的步伐走近冷初月的身边,冷厉地道:“月儿,告诉我,你现在的决定,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帮你达成的,你要知道,我毁一个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冷处于偏头看向旁边的男人,似笑非笑地“哦”了一声,“权少,对于你的厚爱,我在此谢谢你一声,但这是我们家的事情。”

权以熙的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现在的事实却是,你们把我牵扯上了。我最恨是被人耍了,想不到你们冷家的胆子那么肥,你要知道,我想要抹杀冷家,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那你就抹杀掉吧!”冷初月眼眸一转,看向她的父母震惊不已的表情,她唇边的笑意越见加深起来。

“你…”这个不孝女!刚说了一个字的冷昊天,感受来自权以熙那狠厉的眼神,他所有的话顿时被噎在喉咙上,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权以熙看到冷昊天的怂样,不屑地嗤笑一声,若无其事地收回了目光,那墨染般的黑眸落在冷初月白玉无瑕的脸庞上,“好啊,那我就抹杀冷家,以后你就跟在我的身边。”

冷初月半眯起眼睛,细细地打量着男人脸上的神色,过了一会,她这才慵懒地笑了起来,“我的家人虽然很讨厌我,但从血脉上来说,我还是冷家人,我还没有感受到冷家对我的关爱,如果被抹杀掉,我会很难过的。”

冷昊天和容欣闻言一喜,现在冷家的生死就系在了初月的身上,只要她能改变主意,那冷家就能安然无事。

权以熙当然没有错过冷初月父母的表情,不过对于这样的人,他一向是没有什么心情去理会,现在他最大的兴趣还是在冷初月的身上,他很想挖出她身上的秘密。

“你开口的话,那我就留下冷家,从今天开始,你就跟在我的身边,这样的家庭你待着也实在是没趣。”权以熙直接决定了她的人生。

“我是冷家的大小姐,我该待在的地方就是冷家。”

“那好,你就待在冷家好好玩,到时候我会接你的。”权以熙把“好好玩”三个字咬得很重,他知道,冷初月能听懂他的意思。

第7章 没有拒绝的权利

“我一定会玩得很开心的,你放心!”冷初月看向他的时候,眼中摹地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她从来都不是良善的人,现在重生到这个可怜的女人身上,她会为她找回公道的。

“冷昊天,你们先回去,我和月儿有话要说,到时候我会安全地把她送回家的。”权以熙转动着手中的戒指,直接转身走回到沙发那里。

冷昊天看向大女儿清冷的脸庞,他畏惧地点点头,“权少,那我们先走了,你不用那么急把我的女儿送回来的。”

冷初月闻言,脸上一片寒霜,这个男人真的是她的亲生父亲吗?

权以熙没有回应他的话,冷昊天也没有在意,他赶紧示意着容欣去扶起冷依依,三人飞快地走了出去。

走出房门的冷昊天,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用手背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这个权少给他的压力就好像一座大山,他差点喘不过气来,外界的人对权少的评价真的没有夸大。

“老公,刚才真吓人!”

“爸,我腿软!”

冷昊天看着她们吓到脸色发白,没有受到权以熙的压迫,他心底里的气势顿时回来了,狠狠地道:“快给我滚回家,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容欣和冷依依看到冷昊天发怒了,本来吓到的心更是抖了一下,赶快地跟在冷昊天的身后,狼狈地回家了。

“月儿,过来这边坐!”在房间内的权以熙,对着他旁边的座位拍了一下,示意冷初月坐在他的身边。

冷初月不为所动地站在原地,顿时让赵阳的眼神暗了下来,正想有动作的时候,权以熙一个冷冽的眼神制止了他的动作。

“怎么?”权以熙邪魅一笑,“嫌弃吗?刚才你利用我的时候,可不是这副模样,现在我要收取回报了,过来!”说到最后,他眼里一片冷色。

“今天谢谢你,但,仅止于此!”

这个危险的男人,她真的把控不住。

“利用我完了之后,就想把我一脚踢开吗?”权以熙高深莫测地看着她,他自认看人很准,此刻却发现面前这个人儿,仿佛被一层浓雾给笼罩。

“权少,你说这话就是折煞我了。”冷初月灵动的眼眸中波光潋滟。

权以熙被她的眼睛给深深吸引住了,她的眼睛好像一泓清澈的泉水,纯净透澈。

“月儿,从小到大对于我感兴趣的东西,下场只有两个,不是得到就是毁灭!”一股君临天下的磅礴气势在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说起来,她真的很欣赏这样的男人,不过,她更珍惜自己的小命。

“权少,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先离开了。”冷初月眉眼弯弯,粉拳却紧紧地握了起来,显示她现在的害怕。

权以熙只是邪魅地笑着,没有出声,冷初月也不再深入去想他的意思,直接把转身离开。

走到房门的时候,一只结实的粗臂挡在她的面前,她抬眸看向来人,只见对方一脸冷冰冰,吝啬得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冷初月转身看向坐在沙发上俊美的男人,“权少,你这是什么意思?”

“陪我去吃饭!”他站了起来,“刚才看了一出好戏,我现在肚子饿了!”

冷初月的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合着他把冷家的人看作在耍猴戏。

“我不饿!”她现在的背脊很疼,只想去医院看伤口,她不想留疤。

权以熙正想说话,冷厉的视线却触及她的背部,一股怒气摹地涌上了心头,那个冷家,他迟早要给他们尝尝苦头。

“赵天,给我带一套女装和医药箱过来!”权以熙直接吩咐门口的保镖。

赵天点点头,然后走了出去。

“看样子我没有拒绝的权利了。”冷初月的唇边弯起了一道迷人的弧度。

“我喜欢聪明的女人!”

两人眼也不眨地对视着,最后冷初月率先败下阵来,心里不禁咋舌,这个男人的定力真厉害!

赵阳的效率很快,不一会,他就把权以熙要的东西拿过来了,不等权以熙吩咐,他识趣地离开了。

权以熙拿起消毒水和棉花,看到冷初月没有动作,他笑容可掬地道:“信不信我撕了你这身衣服?”

冷初月精致的脸庞顿时扭曲了一下,不过在强权的面前,她不得不听话。

她身上只有内衣裤,别扭地趴在柔软的床垫上,权以熙正想消毒她背后的鞭伤,注意力却落在她臀部的图案上。

曼陀罗花?

他半眯起眼睛,为什么他觉得这个图案很眼熟?他努力去想,却想不起来。

第8章 从不做赔本生意

凯芙兰西餐厅是A市最高档的西餐厅,进入里面的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权以熙带着冷初月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男的俊美邪肆,女的漂亮大方,是一对高颜值的组合。

精致大方的设计,随处可见墙壁挂着各地的风景名胜,每张桌子上都摆着一朵鲜艳欲滴的玫瑰花,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权以熙和冷初月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看出去的时候,可以看到窗外的风景,一个巨大的喷泉在挥洒着晶莹的水珠,在璀璨的灯光下,折射出美丽的光芒。

“月儿,你想吃什么?”权以熙把餐牌递给冷初月,声音非常温柔,顿时让女服务员看向冷初月的时候都带着羡慕。

冷初月对于权以熙表现出来的温柔,神情依旧清冷,从他的眼底处,她看到了波澜不兴,有的只是兴趣和打量。

“十分熟的牛排!”冷初月没有打开餐牌,径直对着服务员说道。

“月儿,想不到你的口味这么独特,那我也跟你一样!”权以熙看着她精致的眉眼,有趣地笑了起来。

冷初月的心里抖了一下,这才正眼打量着面前这个邪肆俊美的男人,说真的,这个男人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有权有势,有身材有样貌,简直是上天的宠儿。

怪不得刚才那个女服务员的眼光都离不开他的身上,那花痴的样子都让身为女性的她,都感觉到了丢脸。

“看够了没有?”权以熙把玩着手中的戒指,看到她眼中的清明,他的眸色深了起来。

“不错!”是迄今为止,除了雌雄难辨的顾然之外,她承认,他是最好看的一个。

权以熙正想说话,一道惊喜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权少,真巧,你也来这里吃饭。”

他们转头一看,只见白净的宋非走了过来,看向权以熙的时候,眼中一片巴结,触及到冷初月的时候,眼中闪过了一抹惊艳。

凭着原主的记忆,冷初月知道他是宋非,她的好妹妹想要她失身的人儿,一看他眼底的虚浮,就知道这个男人平时纵欲声色场所。

权以熙没有回答,神色冷淡地看着他,顿时让宋非尴尬不已,不过他是一位厚脸皮的人,直接看向旁边的冷初月,眼中浮现一抹惊艳,“权少,这是你的女人吗?”

宋非当然知道冷初月,此刻见到她不见了那胆小之色,整个人容光焕发,精致的脸庞更是吸引他的目光。

“你有资格知道吗?”权少高高在上地看着他,墨染般的眸子中充满了狂傲。

宋非被他这样落面子,心里冉冉升起了不满,脸上却是一片谄媚的笑容,更加恭敬地道:“是我的错,权少,请你原谅我!”

“给你一秒钟离开我的视线!”

宋非闻言,飞快地离开了,不过在临走前,他诡异地看了一眼冷初月。

冷初月看着他狼狈离开的背影,眼眸闪动了一下,随即清冷一片。

“怎么?看中那个小白脸了吗?”权以熙注意到她的目光落在离去的男人身上,唇角扬起了一抹嗜血的笑容。

“怎么?我看谁都要经过你的同意?”冷初月浅浅地笑了起来,浑身自带一股迷人的风姿。

权以熙的笑容越见加深了起来,眼底的寒冰却不时地浮现,“月儿,不要忘了,你是我的人,更何况,就那样的货色,看一眼都会拉低我们的档次。”

冷初月“噗哧”一声地笑了起来,明媚的笑容仿佛是冬日里的暖阳,“权少,你现在把我标榜为你的人,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会成为我最坚实的后盾,那些欺我,辱我的人,你都会帮我报仇?”

“当然,你是我的人,有人欺负我,那就是间接打我的脸。”权以熙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人,都会给足十足的面子。

“有了你这句话,我好放心靠大树乘凉了。”冷初月笑眯眯地看着他,有人愿意做她的靠山,她矫情地推辞不要,这才是傻子的行为。

现在她处于前有狼后有虎的危险位置,既然权以熙主动当她的靠山,她的生活才好过很多,震慑冷家人绰绰有余。

“想要得到好处,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从来不做赔本的生意。”权以熙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精光,他是商人,唯利是图是他的本性。

“我能为你无趣的生活带来乐趣,这些难道不足以成为理由吗?”

权以熙笑了起来,对于面前这个女人,他是越来越有兴趣了,他要揭开她细心包裹的一层又一层的面具。

小说

进错了门,找错了人,爬错了床。

2021-1-3 6:00:52

小说

再相遇,他是她表姐的未婚夫…

2021-1-3 6:04:1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