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澄澄,你休想一走了之!”

“苏澄澄,你休想一走了之!”,玩笑婚姻,她与他一纸定缘,许下三年婚约;,硝烟重重,她不想贪图荣华,只想全身而退。,没有出众的外貌,没有过人的头脑,本是苏家的女儿,苏家却做不了她的靠山。情敌出现,他的猜忌,她只想带球逃跑,荣华,财富她一个都不想要,她只想安安分分的照顾好自己的孩子。,偏偏孽缘难断,一夜之间,他再次出现,还成功收买了她周围的所有人。,“妈妈,那个叔叔好奇怪啊,不过笑起来好温柔”,“那就是个妖孽!”,一纸诉状,她想赶快抽身偏偏此情难了:“妖孽,咱们离婚吧!”
“苏澄澄,你休想一走了之!”

第1章 协议结婚第一天

清晨,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苏澄澄打了一个哈欠,睁开了睡眼。

在零点零一秒后,她意识到,自己的身边有一些不对劲。

一个拥有白皙肤色的男人正躺在自己的身边,一双手环在腰间,紧闭着双眼,显然是还没有从睡梦中醒过来。而自己身上则是穿着一件薄纱的黑色睡裙,头发凌乱,有一些狼狈。

这个样子,任谁都会想多的吧!

苏澄澄脸一红,掩住自己的胸口,免得这个男人一低头,透过薄薄的纱裙看到自己的胸部,胡乱的在一边拿起了自己的衣服,蹑手蹑脚的从床上下来钻进了浴室。

打开水龙头,冰凉的水扑在脸上,苏澄澄这才感觉精神一些。

自己昨天好像喝了很多的酒,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钟了,等一下,自己还要到图书馆去上班呢。

大早上有一个男人睡在自己的身边,任谁都会觉得有一些奇怪吧。

苏澄澄擦拭着自己脸上的水,此时她已经清醒了很多。

看着眼前镜子中的自己,脸色有一些憔悴。

简单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子,确定没有发生什么事之后,苏澄澄稍稍松了一口气。

正当苏澄澄准备将自己手中的毛巾挂回去的时候,却透过镜子猛地看到,对面的墙壁上贴着的喜字。

那通红的颜色让苏澄澄差一点背过气去,昨天发生的种种也一下子冲上了脑海。

她,结婚了。

正当苏澄澄对着那个红色的喜字发呆的时候,严明瑾却一下子推开了门,整个人靠在墙壁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苏澄澄,在自己的婚房里面鬼鬼祟祟的,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苏澄澄吓了一跳,转过头来,正对上严明瑾的一双眼睛。苏澄澄退后一步,凌乱的大脑终于在这一刻真正的反应了过来。

“严明瑾,我们的确是结婚了,但你别忘了,只是协议上面的,三年整,三年之后我们会离婚的,”

严明瑾打了一个哈欠,点了点头:“没错,是三年,不过……”

严明瑾猛地将脸凑了过来,贴在了苏澄澄的耳边,热气呼在苏澄澄的颈处,苏澄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可别忘了,在这三年内,你是我的夫人,我对你做什么,都不过分!”

“你!”

苏澄澄气的跳脚,却一句话也说不上来。看着严明瑾有些得意的样子,苏澄澄真想一巴掌打掉他脸上的表情。

“我可没时间陪你玩,你记住。”严明瑾一下子抓住了苏澄澄的手腕,稍稍用力,苏澄澄眼底就疼出了泪花。

“你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控之中。苏家的将来可就全靠你了,在最后一笔钱没有打到苏家的账户之前,你还是老实点!”

严明瑾放开了苏澄澄,转身走出了浴室,更换了衣服简单洗漱之后离开了别墅。

碰的关门声吓了苏澄澄一跳,她这才反应过来,整个人有些颓废,直接坐到了地上。

天啊,自己都干了些什么,怎么会糊涂的在协议上面签了字,答应嫁给这个混蛋呢!

坐在浴室的地板上,苏澄澄无声的哭了出来。

第2章 相遇图书馆

最终,苏澄澄只好妥协,擦拭了一下自己眼角的泪花,不管怎么说,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在别墅的柜子里面,她找到了自己的衣服,在别墅内享用了早餐。

这一餐很丰盛,是严明瑾吩咐人送过来的,从面包到虾蟹应有尽有,只是苏澄澄吃着没有什么味道。

这是她吃过最难吃的一顿早餐了。

七点五十五份,苏澄澄准时的离开了严家的别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快步的赶上了路过的十五路公交,向着市图书馆赶了过去。

住着别墅却挤着公交上班,这真是太奇怪了。

终于,苏澄澄在八点二十九分的时候成功打卡,没有迟到,苏澄澄松了一口气,比起自己倒霉的婚姻,自己更心疼那一百元的满勤奖金,

坐在图书管理员的位子上面,苏澄澄瘫坐了下来,回想起今天早上的种种,她感觉像是被一块大石头压在胸口一样,喘不上气来。

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家的公司好好地会倒闭,更没想到自己的父母会为了几百万的投资金而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严明瑾。

最让苏澄澄无语的是,严明瑾那猪一样的审美,在平庸的自己和拥有天使面庞的妹妹苏小柔之间选择了自己。

虽然这么说自己的确是有一些不好,但苏澄澄不得不承认,从身材到脸蛋,自己真的是和妹妹苏小柔没法比。

这一天一地,真搞不懂那个男人是怎么做的选择!

“澄澄,你这么早就过来上班啊。”

同事方童笑着打趣道:“我还以为你结婚了之后就不会到这里来上班了呢,怎么样,新婚生活还好吧?”

一听这话,苏澄澄又想到了严明瑾的那张脸,干笑两声:“还行吧,还算凑合。”

方童掩面一笑,正打算说些什么,外面的几个学生模样的人走了进来,指着一边的图书询问价格,方童只好过去招呼客人。

如果可以,苏澄澄真希望一下子跳到三年之后,马上和这个男人解除合同,恢复自己的自由身!

正当苏澄澄这么想的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一位穿着西装的男人。苏澄澄脸一红,显然有一些不知所措。

萧然?他怎么会到这里来。

看到苏澄澄,萧然也走了过来:“澄澄,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你啊。严明瑾对你还好吧?”

苏澄澄尴尬的点了点头,眼前的这个人可是自己暗恋了十年的人啊!

如果不是自己和严明瑾那个家伙签署了合约,自己一定会和萧然表白,双宿双飞的!

这么一想,苏澄澄又把这一切都归功到了严明瑾的身上,只感叹这个男人出现的时机不对。

“我到这里来也是想看看,你是不是在这里,既然你生活的还不错,我也就放心了。”萧然这么说着,微微一笑,简直让人酥到骨子里去了。

相识十年,萧然一直是一位暖心大哥哥一样的存在,真没想到,自己结婚了,萧然还对自己这么关心。

正当苏澄澄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刺耳的声音却在此刻传来。

“萧然,说好了是陪人家逛街的呢!”

第3章 祸不单行

只见苏小柔从后面走了过来,身上还背着一个粉红色的包,正是夏天,只见眼前的人穿了一袭白裙,青丝飘散,活脱脱的画中人。

这样的美人任谁都会好好地心疼一番的吧。

只是,在苏澄澄看来,苏小柔的一举一动都带着些矫揉造作!

不是苏澄澄故意看不起自己的妹妹,只是她们两姐妹的关系实在是不怎么样。从小父母就围着自己的妹妹转,想办法让高考落榜的妹妹就读了一家不错的大学。而自己,则是因为父母的原因,准备进攻博士学位的时候被退学,安排她到公司里面去当一个会计。

苏澄澄不愿,堵着气的从家里搬了出来,随便的找了图书馆这么个地方上班。

没想到自己刚刚结婚,苏小柔就已经傍上了萧然,她果然是低估了自己妹妹撩人的功夫。

“姐姐你还在这里上班啊。”

苏小柔掩面一笑:“恭喜你啊,成功的当上了总裁太太!以后可就要安分守己了啊。”

这句话,苏小柔特地的咬重了总裁太太几个字,之后打量着苏澄澄的脸色。此时苏澄澄已经是满腔怒火了,却因为萧然在这里无法发作。

暗恋的人和自己最讨厌的妹妹在一起,这对苏澄澄来说真是双重打击啊!

“我们两个是到附近来逛街的。”

这么说着,苏小柔整个人贴在了萧然的身上:“萧然,说好了陪人家逛街的,在这里会打扰到姐姐工作的。”

萧然看着苏澄澄,眼底尽是温柔。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先走了,有空我们再过来。”

“啊呀好啦,姐姐不会怎么样的,姐夫对姐姐可好呢!”苏小柔悄悄地对苏澄澄挤着眼睛,拉着萧然的手。

“好了好了,我们快点走吧!”

终于,苏小柔带着萧然离开了图书馆,苏澄澄的心才算是彻底的放了下来。

这个女人,别以为自己不知道她的企图,她根本就是到这里来炫耀的!

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得罪了苏小柔,从小她就喜欢给自己添堵。

组长拍拍苏澄澄的肩膀:“澄澄,那边有一个客人,好像是来这里找你的。”

苏澄澄眉头紧皱,自己今天还能不能好好的上班了,这个时候还会有谁会来找她啊!

绕过图书柜,苏澄澄来到了阅读区。

只见一个男人正别对着自己的坐在那里,手中翻阅着一本纯英文的杂志,很是认真的看着。

还没等苏澄澄靠近,那人便先开口了。

“你每天的工作还挺悠闲的。”

严明瑾合上了自己手中的书,转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苏澄澄。

说实话,这个样子的严明瑾真的很让人讨厌。

“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刚刚还面带微笑的苏澄澄一见对方是严明瑾,态度一下子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冷着一张冰块脸。

“刚刚那个叫做萧然的,应该就是你一直暗恋的那个对象吧。”

严明瑾说着,摸摸下巴,让人捉摸不透。

第4章 参加酒会

“这和你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

苏澄澄别过脸去,故意不看严明瑾的那双眼睛,这个男人真是阴魂不散,好端端的他怎么会到这里来?

“是么?”严明瑾向前几步,忽的捏住了苏澄澄的下巴,将她的脸正过来,稍稍一用力,苏澄澄吃痛,瞪着眼前的人。

“曾经和我的确是没有什么关系,但你要记好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我不许你再对那个人动心,一点点都不可以,你听懂了吗?”

他虽然表面是在笑着,但声音却透着一股子不容置疑的味道来。

两个人的距离近在咫尺,已经可以嗅到他身上淡淡古龙水的味道。旁边看书的人窃窃私语,估计是在议论他们吧。

见苏澄澄不说话,严明瑾松开了苏澄澄,将怀中的一张请柬拿了出来,递给眼前的人:“这个给你,今天晚上五点钟,我会过来接你的。”

说完,严明瑾便转身离开,好像刚刚所做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一样。

看着严明瑾渐渐离去的身影,苏澄澄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邀请函。

似乎是公司的一场庆功宴吧。

说实话,对于这种活动,苏澄澄是一点也不感兴趣的。

她只想安安分分的做自己,根本懒得去和商圈里面的人打交道。

将自己手中的邀请函扔到柜子里面,苏澄澄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面,也暂时将这些事情抛到了脑后。

五点钟,苏澄澄将图书馆的门锁好,将钥匙放到了信箱里,离开了图书馆。

图书馆外,严明瑾已经在那里等着了,他开着一辆黑色的限量汽车,穿着深蓝色的西装,一副绅士的样子,与早上对待自己的那种流氓态度根本是两个样子。

隐藏的真神!

苏澄澄心中这么想着,撇了撇嘴,钻上了严明瑾的车。

“这个给你。”严明瑾随手从车子的后座上面扔过来一个盒子。

突然一个盒子砸到自己的腿上,苏澄澄揉了揉自己被砸疼的腿,眉头紧蹙:“什么啊?”

“礼服,等一会儿下车的时候把鞋换上,我可不想让别人知道,严氏集团的总裁夫人是一个庸俗的女人!”

苏澄澄握紧拳头。该死的,他说谁是庸俗的女人啊!

严明瑾冷哼一声,将车子开走,一路来到了一家造型店。

“下车,你需要重新改造。”

苏澄澄几乎是被严明瑾拎着下车的。刚刚换上一双高跟鞋,苏澄澄还不太习惯,险些摔倒。

严明瑾却视而不见,拉着苏澄澄快步的走进了店内。

此时店里的人已经在等候了,见严明瑾带着苏澄澄走进来,几个造型师模样的人一下子就围了上来,将苏澄澄按到了一边的造型椅上面进行造型。

店长更是笑嘻嘻的凑到了严明瑾的身边和严明瑾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

苏澄澄此时被四五个人围着,一个个的拿着手中的东西往自己身上招呼着,权当是自己死了,任由他们折腾自己,一句话也不说。

第5章 苏家的女儿

半个小时之后,当苏澄澄再次出现在严明瑾面前的时候,严明瑾感觉眼前一亮,刚刚的那个女孩子现在已经换了一个样子。

虽然苏澄澄的长相不是那么的可人,但在精心装扮了之后,却让人感觉有一些温慧,没有别的女生那么靓丽,却看上去很干净。一身淡蓝色的礼服在身上,凸显出美妙的身姿。

看来这个女人还不是那么的无药可救。

苏澄澄有一些不好意思的走过来,除了昨天的婚礼自己还从来没有穿过这么复杂的裙子,这双高跟鞋好像也要比昨天的高上一些,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

“这双鞋是不是……”

还没等苏澄澄说完,严明瑾就很是不耐烦的抓住了她的手。

“别磨蹭了。”

苏澄澄一步三晃的被严明瑾拉出了造型店,重新的上了车。

这双鞋子还真是折磨人。

这一次酒会的地点是在市中心的一家高级餐厅内。这一次过来的人应该都是商业巨头。

只是可惜,这里面的人苏澄澄是一个人也不认识。

跟在严明瑾的身边,苏澄澄除了傻笑一句话也插不上。

“要不是见过你的父母,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苏家的孩子。”

趁着周围的人不是很多,严明瑾低声的对自己身边的人说过。

“苏家也是A市大户,你是苏家的女儿,怎么一位老总的名字也说不上来?”

苏澄澄被严明瑾弄得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话憋在口中,好一会儿才说道:“那是因为我离开家比较早,我从小就对商业的事情不是很感兴趣的。”

听着苏澄澄的话,严明瑾冷哼一声:“说实话,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苏家原来还有一个大女儿的,要不是见了你,我真以为苏家只有一个女儿。”

苏澄澄眉头紧蹙,十指紧握:“真是抱歉啊,给你丢人了!”

听着苏澄澄的话,严明瑾笑而不语。

虽然这一趟,苏澄澄一个名字也叫不上来,但至少没有做出什么不得体的事情,严明瑾也只是说了那么一句而已。

让苏澄澄十分惊讶的是,严明瑾从进门开始便不断地和人家打招呼,从开始到现在已经不下百人了。

苏澄澄很是吃惊:“这些人,你都认识?”

严明瑾脸上依旧挂着笑:“有的熟悉,有的只是听过名字,你如果永远不去接触他们,永远都不会和他们熟络起来。真不知道苏家是如何管女儿的,两个女儿怎么会相差这么多?”

原本只是严明瑾随口说的一句话,在苏澄澄的心中却一下子掀起了轩然大波。

这句话自己已经听过无数次了,所有人都喜欢那个长相甜美,熟知商界的苏小柔,根本没有人知道苏家还有这么一个不得体的女儿。

苏澄澄一下子停住了脚步,声音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人:“你要是嫌弃,当初就不应该在我和苏小柔之间选择了我!”

苏澄澄的声音不是很大,却刚好让旁边经过的人听到,众人回眸,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严明瑾则是尴尬的笑笑:“说什么呢,我和你在一起,自然是因为喜欢你。”

旁边的人一笑,这是新婚夫妇拌嘴了,被严明瑾这句话一下子给掩了过去。

第6章 你真卑鄙

严明瑾面带微笑,却几乎是强制的,将苏澄澄的手环到了自己的胳膊上,带着苏澄澄在会场内缓缓地走着。

苏澄澄瞪着自己身边的严明瑾,冷哼一声:“你那么害怕被别人听到,信不信,我在这里将协议的事情说出去?”

严明瑾冷笑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不过没有用,苏家的那笔钱我也只是打了一部分,苏家接下来能不能受到来自严氏集团的投资,全靠你,你要是想终止协议,我也没办法。”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苏程程哑口无言。

“你真卑鄙!”

“谢谢夸奖。”

这么说着,两个人已经走到了接近出口的位置,酒会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也是时候离开了。

“这不是严总吗!”

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是李经理啊,上次和贵公司的合作还算是愉快,不知道下次……”

见是自己认识的人,严明瑾很快就端着酒杯的走了过去,和那人寒暄了起来,苏澄澄站在一边,看着正在对话的两个人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

没想到这场酒会开到这个时候,苏澄澄感觉自己的脚有一些疼,自己根本穿不惯这种鞋子。

看着严明瑾已经做到驾驶席上,苏澄澄眉头一紧:“你喝酒了,没问题吗?”

严明瑾冷哼一声:“那种掺了果汁的东西就想放倒我?”说着便将自己手中的车钥匙插入了钥匙孔中。

“以后在外面,你还是不要说那种对你我都不利的话,否则……”严明瑾猛地贴了过来,苏澄澄的头已经靠到了车窗上,严明瑾却依旧没有离开的意思。

“后果你知道的。”

苏澄澄眉头紧皱:“离我远一些,我讨厌你身上酒精的味道!”

“你不喜欢?”

严明瑾这么说着,眼底闪过一丝狡猾的笑意,之后整个人靠了过来,嘴巴印在了苏澄澄的唇上,苏澄澄吓了一跳,想要推开眼前的人,却怎么也推不开。

严明瑾双眸微微眯起,看着眼前的人挣扎却无法挣脱,双颊微微泛红的样子,心里满是窃喜。

真是有趣极了。

将身边的人双手固定住,严明瑾拉开了苏澄澄衣服的拉链。

苏澄澄极力挣脱,护住了自己的胸口,这才阻止了这一场闹剧。

“严明瑾,我讨厌你!”

这是苏澄澄说的,她眼底满是委屈的泪水,将自己衣服的拉链拉起,擦拭着自己的唇。那是她的初吻,显然不会留下什么好的回忆。

严明瑾冷笑一声,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唇,上面还带有苏澄澄唇间的余温,味道好极了。

“就算你讨厌,你也必须忍耐,契约结束的时间还有三年。”

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爱,严明瑾将衣服扔到了苏澄澄的身上,苏澄澄下意识的抓紧了外套,裹在了自己的身上。

严明瑾猛地将车子发动开了出去,渐渐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第7章 无法挣脱

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人,苏澄澄轻咳一声,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我想我们有必要约法三章了。”

严明瑾看着苏澄澄很是认真的样子,觉得有一些好笑:“那你说,你想如何?”

“虽然我们现在是夫妻,但你要知道,我们只是单纯名义上面的,在此期间,你不可以对我做任何出格的事情,明白吗?”

苏澄澄很是认真的说着,很显然,苏澄澄还是很重视这一点的。

严明瑾则是将这件事情完全当做是一个玩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他越是这个样子,苏澄澄就越是严肃:“总之,你不可以对我动手动脚的!”

说到这里,苏澄澄一下子又想起了刚刚在车上的那一吻,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该死的,刚刚她根本一点防备也没有!

看着眼前的人双颊通红却很认真的和自己说这些事情,严明瑾一下子从自己的位子上面站了起来。

“你说不许对你动手动脚啊。”

严明瑾将自己的领带解开扔到了一边的沙发上面,整个人也在不知不觉间靠近了许多。

“可是我们两个现在已经是夫妻关系了,对你动手动脚,难道有错吗?”

看着眼前的男人越来越靠近自己,苏澄澄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你又想做什么!”

严明瑾一脸坏笑步步逼近,苏澄澄的脑子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逃!

苏澄澄转身就要逃走,严明瑾则是眼疾手快,先行抓住了苏澄澄的肩膀,两个人失去重心,摔倒在了地上,而严明瑾也死死地将自己按住。

“好痛……”

苏澄澄低吟着,突然摔下来整个人感觉都快散架了,

而眼前的人却用最快的速度控制了她的双手,将苏澄澄固定的死死的,一双手已经在解衣服的扣子了!

“你混蛋!不行!”

苏澄澄奋力挣扎着,没想到这个男人的力气这么大,仅仅用了一只手就已经让她挣脱不得。

她想逃,想跑的远远的,永远离开这个男人,都是严明瑾的突然出现打破了她原本宁静的生活,害得她失去了追求心爱的人的机会。

她恨,真的很恨!

“你不要再妄想着有别人得到你了,就算我们两个只是契约夫妻,我也不会让你靠近别的男人的!”

严明瑾的声音很是严肃,一双眼睛微微眯起,头低下来,在苏澄澄的耳边轻轻的呵气,苏澄澄感觉自己整个人都酥掉了。

她知道,自己恐怕是难逃此劫了,自己是斗不过严明瑾的。

苏澄澄闭上眼睛,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心脏碰碰的跳着。

第一次,和这个男人接触让她感觉如此的害怕。刚刚还在对着自己微笑的人居然会在下一秒钟扑过来。

一秒,两秒,三秒……

等了一会儿,苏澄澄始终没有等到这个男人接下来的动作,睁开眼睛,只见严明瑾正看着自己,表情格外的严肃。

和这个男人接触了几天,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严明瑾这样的表情。

“你真的那么讨厌我吗?”

第8章 打脸的行为

严明瑾此时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严肃,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要是他招呼一声,不知道多少女生争先恐后的从后面跑上来,希望能够爬上自己的床。

可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却丝毫不为之所动,严明瑾甚至能够感觉得出来,她是打心底里的那么讨厌自己,甚至不愿意靠近一些。

“是吗,我讨厌你!”

苏澄澄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

严明瑾一下子从地板上面站了起来,脸色有些难看。

“从今天开始,除非是你答应,否则我不会再碰你了。”

听着严明瑾离去的脚步声,苏澄澄打着哆嗦的从地板上面坐了起来,看着自己凌乱得衣服,不知道如何是好。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当初答应下来的时候自己真的没有想到这层关系。

抱着肩,苏澄澄泪如雨下。

严明瑾果然言出必行,当晚,严明瑾就从婚房里面搬了出来,直接住到了书房里面。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苏澄澄心中说不出是高兴还是难过。

犹豫了好一会儿,苏澄澄才走到门口,将门直接给繁琐住,生怕严明瑾会突然反悔,开门闯进来。

那一夜,苏澄澄躺在床上不知道如何是好。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真是可笑。一向没心没肺的苏澄澄居然也会失眠。

那天晚上,直到夜空出现鱼肚白,苏澄澄才算是勉强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当苏澄澄醒过来的时候,严明瑾已经去公司了,看着桌子上面放着的早餐,苏澄澄还真是感觉有一些不习惯,

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苏澄澄换了一套方便行动的衣服。

今天是周末,她的假期,也是时候回苏家去了。

苏家那边,应该已经在等着自己了。

正午时分,苏家别墅内,苏夫人抱着自己的宠物猫悠闲地坐在沙发上面,苏老爷淡定的喝着咖啡,一点也看不出来,这家人半个月前还在为破产的事情急的团团转。

“澄澄,你和严明瑾那边怎么样了?”

苏老爷低声的问着,显然,能不能够拿到严明瑾打过来的几百万资金才是苏老爷真正关心的事情。

苏夫人哼了一声,轻轻拍打着猫咪的背:“你可要学乖一点,这么大了一点也不懂得抓住男人的心,哪像小柔啊。”

苏澄澄在一边听着,尴尬的笑了笑,心里却很不舒服。

自己在这个家根本一点地位也没有。

说白了,就是一个会赚钱的工具而已,父母现在看中的只是严明瑾那个金龟婿,根本不是苏澄澄。

在他们的眼中,估计只有苏小柔才算是他们的女儿吧。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苏澄澄却一点也不敢表现出来。

自己在这里没有什么地位,说那种话只会让自己吃苦头。

“对了,你们结婚的那天严明瑾打了一些钱过来,那点钱根本就不够你爸爸公司运转的,你可要在严明瑾那里多吹吹枕边风,让我们家的公司快点运作起来,知道吗?”

苏夫人尖着嗓子说着,将一切都说得如此理所应当。

苏澄澄的心中虽然满是无奈,却也只能是听着。

天知道,现在她和严明瑾那个家伙的关系有多么的糟糕。

吹吹枕边风?昨天那么一闹,他们可是已经分居了!

自己主动贴上去,那不是啪啪的打自己的脸?她才不要呢!

小说

婚礼上,哥哥抢走了他的准新娘。

2021-1-3 5:56:50

小说

进错了门,找错了人,爬错了床。

2021-1-3 6:00:5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