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线小明星招惹上著名黄金单身汉

她只是十八线小明星,而他,是帝国首富叶氏集团唯一继承人、著名黄金单身汉叶少!,一次偶然,她招惹上他,从此被他无节制索赔清白损失费。,某早,沐小蛮满脸哀怨地瞪向笑得邪肆的某人,咬咬牙递出一份离婚协议书。,某人撕毁协议,霸道无视……,沐小蛮泪崩抗议,再不离婚,她就……
十八线小明星招惹上著名黄金单身汉

第1章 彦一凡,你这个混蛋

“彦一凡,你这个混蛋!”

包厢里霓虹彩灯晃得人眼迷乱,沐小蛮抄起面前的高脚酒杯绝望的朝那个曾托付了无数信任的男人扔去。

“沐小蛮!”

彦一凡侧身躲过,只听得酒杯落地破碎的声音,酒汁倾洒,溅起愤怒的水花。

“沐小蛮,你想做一辈子的十八线小明星,我可不想!”

上前两步,狠狠抓住沐小蛮挣扎的双手,彦一凡面目狰狞的瞪着她。

“刘总说了,只要你陪他睡一晚,他就让我做《战国绝恋》的男二。你要知道这部剧投资过亿,只要我能当上男二,我就能翻身再也不用做跑龙套的十八线!”

“你放开我!彦一凡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畜生!我死也不会如了你的愿!”

拼命地挣开彦一凡的束缚,沐小蛮面色潮红的朝他的手背狠狠咬去!几乎恨不得咬掉他的肉!

男人,果真信不得!

“啊——”彦一凡吃痛,反手一巴掌将沐小蛮打到沙发上。

长腿上前,彦一凡弯下身子将沐小蛮禁锢住,一手抬起她尖尖的下巴:“沐小蛮你不是说你爱我吗,就当做是为了爱我,你就不能去陪刘总睡一晚!你放心,只要我以后红了,绝不会嫌弃你是别人玩过的!”

“我呸!”将一口唾沫吐到彦一凡脸上,沐小蛮只恨不得现在就弄死眼前这个长了一副人皮的败类!为了能当上男二,他竟然要将她送到别人的床上去!她沐小蛮是瞎了眼以前才会看上这个人渣!

“沐小蛮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彦一凡暴戾的大吼一声,忽然浓眉一扬,邪恶的眼眸里满是得意。

“不管你愿不愿意,今晚你都得去陪睡!沐小蛮,刚刚你吃的生日蛋糕里我下了药,今晚你逃不了!”

“什么!”沐小蛮愤怒的看着眼前这个面目狰狞得已经变态的男子,他们从小就认识,他竟这样对她!

今天是她22岁的生日,彦一凡作为她的男朋友,不,是前男友,请她来这高级酒店开了个包厢庆生。没想到他竟厚颜无耻的让她去陪睡,还在送她的生日蛋糕里下了药!

彦一凡真是个杀千刀该下地狱的畜生!

看着沐小蛮惊恐的眼神,彦一凡玩味儿的抚弄着她的白嫩细腻的脸,啧啧两声。

“你做了我两年的女朋友,但一直以来连亲都不让我亲一下!沐小蛮,今天你该尽尽你女朋友的义务了。老老实实的陪刘总睡一晚,以后我保你衣食无忧,也不用每天累得像狗一样的去跑龙套。”

“你现在脸这么红,是不是觉得浑身燥热难忍,心头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爬一般。”

沐小蛮捂着自己的胸口,听着彦一凡这话,只觉得心都快跳了出来,简直就像是有火在烧一样。

“刘总就在隔壁包房,你立刻跟我走!”

彦一凡迫不及待的拉着沐小蛮的手就走,仿佛已经看见《战国绝恋》的男二在向他招手。只要把握好了这一次机会,他彦一凡就能翻身,保不定还会大红大紫!这和他以后的星途比起来,让沐小蛮被别人破了处又有什么!

沐小蛮浑身热得难受,但神智还算清楚。

她一定不能让彦一凡就这样把她给卖了!

看见桌子上还有一个高脚玻璃杯,沐小蛮想也不想抄起来就朝彦一凡的后脑勺拿出吃奶的力气打去。

彦一凡顿时痛苦的捂着脑袋倒在地上,狠狠地朝彦一凡踢了一脚,沐小蛮连忙夺门而逃。

沿着长长的走廊,沐小蛮一路惊慌失措的往前跑,也不知自己跑了多久,浑身力竭脚下一软,直接扑到一堵肉墙怀里。

“救我……”

仿佛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沐小蛮死死的抓住那人的西服,抬眸想要看看那人,然而眼睛发晕,理智已经渐渐奔溃。

男人颀长的身影将沐小蛮整个人包围,低眸看向她的那刹那,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一抹不明的情绪,顿时看得一旁的乔渡心中一惊。

“叶少,我这就把她拉走。”乔渡甚是担忧的看着沐小蛮,敢这么赖在叶靳深怀里的女人,她还是第一个!

“不必。”叶靳深声音寡淡,长手一伸扶稳沐小蛮的腰,若有所思地细细打量。

然而叶靳深现在的接触对于沐小蛮来说就像烈火遇到了冰一般,已经彻底失去最后一丝理智的沐小蛮,在药物的作用下,意乱神迷的望着那张俊颜。

努力的又朝叶靳深怀里钻了钻,沐小蛮桃眼微红,腰扭如柳枝招摇,望着叶靳深便是一抹勾魂媚笑,纤细的手尽情的抚弄着叶靳深俊美无双的脸,毫无预兆的踮起脚尖就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乔渡站在一旁,眼睛瞬间就看直了。

他家总裁第一天回国竟然就这样被一个突然出现的女人亲上了!

这可还是他家总裁的初吻!


第2章 要什么

香吻如蜜带着甜味儿,让人不经意间便沉沦了进去。

沐小蛮浑身热得像是要爆炸了一般,双手不安分的去脱自己的衣服。可奈何是长裙,一双手摸来摸去还是脱不掉。

痴痴一笑,沐小蛮离了那个吻便要去脱叶靳深的西服。

叶靳深微微怔住,薄唇微扬,这么快就急不可耐了。

一手束缚住沐小蛮的双手,一手托起沐小蛮的脑袋,叶靳深弯着身子继续加深了这个吻。

乔渡看到这一幕,眼睛都差点掉到了地上。

若不是今晚看到他家总裁吻了女人,他以前还当真一直猜测他家总裁是喜欢男人来着,还一度为自己的清白担忧。

但总裁他向来是极度不近女色的,这次如此一反常态?这里面一定有他不知道的猫腻!

“放开她!”一声冷喝带着无尽的愤怒,生生打断了叶靳深的沉醉。

抬眸冷冷的看了眼来人,叶靳深的眼眸里闪过一抹不悦,然看着那还在渴求的红唇,叶靳深紧接着如若无人的继续。

霸道,冷锐,却又吻的那么刻骨温柔。

彦一凡先是一惊,随之愤怒的看着沐小蛮和叶靳深,就这么一会儿时间,沐小蛮竟然就和一个陌生男人亲上了,还真是够浪!

“沐小蛮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紧紧攥着拳头,彦一凡咬牙怒瞪,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沐小蛮原来是这样一个女人!

“给我住嘴!沐小蛮你听见没有!”

像是疯了一般冲上去,彦一凡不管不顾的冲了上去,恨不得把沐小蛮给直接撕碎了!

然彦一凡还未接近到叶靳深分毫,转眼间就被一旁的保镖不客气的拦了下来。

“还要……”沐小蛮眯着眼睛甚是委屈,早已分不清楚自己现在身处何地什么状况,只觉得浑身燥热额头一滴滴汗水滴落,极度不安份的想要再索取得更多。

叶靳深看着沐小蛮这副满脸通红浑身滚烫欲求不满的样子,想来必定是被人下了药。

想起之前沐小蛮说得那句“救我”,叶靳深抬眸看向眼前的这个疯了一般在保镖手里挣扎的男人,眼眸里的冷冽带着极度的不悦。

“扔出去!”

乔渡见状,赶紧会意的朝身后的几个保镖使了个眼色。

“速度点儿!”

两保镖拉着彦一凡就毫不留情的使劲儿外面拖,彦一凡苦苦挣扎,狠狠瞪着沐小蛮,这个女人怎么突然勾搭上了这么一个看起来可怕的男人!

“你们是谁,凭什么敢这样对我!”

彦一凡作死的去推那两个保镖,然保镖下手一点儿也不含糊,只听得一声脆响,彦一凡手上一痛,霎时间活生生的被折脱了手腕!

“啊——”彦一凡凄喊一声额头冷汗涔涔不敢再动弹,只愤怒的瞪着已经神志不清的沐小蛮和叶靳深,难道今晚要便宜了这个男的不成!

“沐小蛮,你给我清醒点儿!清醒点儿!你要是敢犯贱和这个男人睡了,我绝不会放过你这个荡妇!”

叶靳深不悦的目视着彦一凡,深邃的眼眸里散发出寒光。

“掌嘴!”

冰寒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里的修罗,彦一凡顿时噤声愣住。

乔渡一听,小心肝儿颤了颤,叶少这分明是要发怒的前兆。

今天才刚刚回国,可不敢让叶少当真发了火。

赶紧撸起袖子,乔渡一巴掌又一巴掌毫不客气的狠狠甩在彦一凡。

敢和叶少叫板的人都是嫌自己命短的!

一连五六十个巴掌受下来,彦一凡耳朵轰鸣眼冒金星,嘴角流出血来,连说话都没有力气,只觉得这张脸已然不是自己的了。

“扔出去!”

懒得再看彦一凡一眼,叶靳深冷冰冰的吩咐道。

两个保镖像是拖着一头死猪一般立即将彦一凡给拖了出去。

彦一凡咬牙忍痛拼命的回头瞪着沐小蛮,这笔账他以后一定会和她好好算!

“叶少,我看不如把这位小姐送到前台去。”乔渡额头冒汗的看着沐小蛮,才一会儿功夫,她竟然亲上了叶少的脖子,还留下一串串唇印!

要知道这位爷可是有洁癖的,以前连一丢丢灰尘都受不得!

“沐小蛮……”叶靳深根本不理会乔渡,兴趣盎然的看着怀里的可人儿,一别五年,他终于知道了她的名字。

“沐小蛮。关于她的所有资料查好后,直接发我手机。”

“今天晚上的会议,全部取消。”

将沐小蛮横抱在怀里,长腿迈开,叶靳深直接将她抱进了他暂住的房间。

乔渡石化的站在原地,看着叶靳深走远。

叶少今天难道是被人下了降头,抱女人进他的房间,这简直是要把太阳硬生生的拉着从西边升起来的节奏!

看看身后的保镖,再望望走远的叶靳深,乔渡摸摸脑袋开始有些怀疑人生。

然而躲在暗处将这一幕幕全部偷偷拍完的狗仔,在叶靳深关上门后赶紧又偷偷的逃走。

总统套房内灯光昏暗流珠溢彩,空气中窜动着炙热的气氛。

叶靳深将沐小蛮放入浴缸里,打开淋浴喷头将凉水洒在她身上。

洁白的长裙被打湿,顿时勾勒出傲人的曲线。

“啊……啊啊……”沐小蛮舒服的嘤咛起来,浑身的凉爽让她欲罢不能,迷乱的在自己身上摸了起来。

然而没过多久,这仍不能让沐小蛮感到满足。睁开迷乱的桃花眼,沐小蛮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媚笑的攀附在他身上,像水蛇一般恨不得将自己融到他的身体里。

“我要……”

“要什么?”叶靳深眯缝着双眸看着沐小蛮涨得通红的小脸,那个该死的混蛋究竟给她下了多少药!

“我要……要!”得不到满足的沐小蛮开始暴躁起来。

叶靳深喉头微动,克制住自己的冲动,抓紧沐小蛮的双手,声音喑哑。

“你可还记得我是谁?”

沐小蛮喘着炙热的粗气望着叶靳深,烦躁不安的哭闹起来。

“我要……要……!”

柔软的躯体一遍又一遍磨蹭着叶靳深,见沐小蛮这个样子也问不出什么,叶靳深叹了口气,一个手刀劈晕了沐小蛮。

再这么让她折腾下去,他真不知道是不是还能控制得住自己。

将沐小蛮泡在浴缸里,待她的体温终于降了下去,叶靳深这才叫女侍给她换了衣服,抱到了床上去。

看着沐小蛮安静的睡颜,叶靳深回忆起五年前发生的那件事,仿佛还历历在目。

既然上天让他再一次遇到她,那他绝不会让自己再错过!


第3章 压根儿不知道他技术如何

钟摆摇晃,一转眼天便已经放晴。

叶靳深睡了一会儿睁开双眸,见沐小蛮还睡着,薄唇微扬。

仿佛是梦到了什么美梦,沐小蛮唇边荡漾着笑意。樱嘴微张,再吧嗒两声擦擦嘴,想来是梦到什么好吃的。

骨节分明的长手轻轻划过沐小蛮的脸颊,叶靳深眼眸深然,想起这一次为什么要回国,心里忽然有了主意。

手机震动,打开一看,是乔渡发来的消息。

22岁,H市人,毕业于S市戏剧学院,十八线小明星,嘉影娱乐旗下艺人……

将消息看完,叶靳深抬眸看向沐小蛮,这才终于弄明白昨晚沐小蛮为什么会被下药。

回了乔渡信息,见沐小蛮手指头微动是要醒来的征兆。

叶靳深嘴角邪邪的上扬,找来了水果刀划破自己的大指姆,将几滴血滴落在洁白的床单上。

鲜血在床单上浸开,顿时带上几分再也说不清楚的意味。

“彦一凡!”

大喊一声,沐小蛮顿时从梦里惊醒。

努力的喘了几口粗气,沐小蛮捂着自己的胸口,明明之前还梦到了蜜汁鸡翅烤串鱿鱼油焖小龙虾,怎么突然一下就梦到了彦一凡!

那个可恶的人渣,她沐小蛮以后见他一次必定暴打他一次!

幸好及时知道了这个人渣的真面目,她还能清清白白的和他说拜拜,不然自己可就亏大了。

但是一想到自己以前和彦一凡牵过手,沐小蛮就觉得脏,赶紧下床去洗手。

然而抬眸一看,沐小蛮这才反应过来,这里好像不是自己的房间。

打量四周,装潢得华贵有气度,一看就不是她这种穷人住得起的地方。

不仅如此,她面前现在竟然还站了一个……一个妖孽!

剑眉如霜,寒眸似星,挺拔的鹰钩鼻,丹红薄唇,迷人的美人沟,啧啧,简直是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这是要分分钟惑阳城,迷下蔡的节奏啊,生生是要把女人都比了下去,不是妖孽又是什么!

“看够了没有。”叶靳深冷冷的出声道,对于刚才蛮小满喊着彦一凡醒过来很是不爽。

“额……看、看够了。”收了自己的一脸迷妹样,沐小蛮下床站起身来,浑身酸痛得就像是被人碾压过一般。

“我怎么会在这里?”沐小蛮一脸迷茫的望着眼前的“妖孽”,她记得昨晚她和彦一凡吵了架逃走,然后浑身发热,好像是遇到了一个人,再然后,她就记不得了。

对了,彦一凡对她下了药!

那个人渣,败类!

既然她被下了药,怎么现在会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

浑身顿时浸出一身冷汗,沐小蛮错愕的望着“妖孽”,难道昨晚她和他那个啥了!

“你……我……昨……昨晚……”

“昨晚什么?”叶靳深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看着沐小蛮,装作一副听不懂的样子。

“昨……昨晚,我们有没有那个……那个啥?”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沐小蛮一脸期待的望着“妖孽”。

叶靳深不作声色的看着沐小蛮,随即深邃的眼神看向了她身后的床。

沐小蛮跟着看过去,待看见洁白的床单上的那一点红以后,顿时头皮发麻,她昨晚在药物的作用下当真兽性大发把这个妖孽给办了!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和你那个啥的,我……”

“与其说对不起,倒是不如谈谈赔偿的问题?”冷冷的话语,轻描淡写间便已然默认他们昨晚发生了关系。

沐小蛮听着叶靳深这话,顿时浑身毛孔收紧,敢情这妖孽还在这里是想向她讨债的!

“你……我……”

沐小蛮被问得说不出话来,索性两眼一翻,双手叉腰,朝着叶靳深大声道:“这种事,你情我愿,赔什么偿!”

沐小蛮心中泪奔,明明是她吃了亏,怎么反倒成了这妖孽受了委屈!

叶靳深淡定自若的看着沐小蛮,薄唇轻抿,单眉微挑:“昨晚可是你霸王硬上弓的。”

Excuseme!!!

沐小蛮彻底的凌乱了,在这妖孽面前,她已然成了一个贪恋他美色的女流氓!还是霸王硬上弓的那种!

瞬间,沐小蛮刚才强作凶悍的气势全丢,一脸认命的望着比她高出一个头的妖孽。

“说吧,妖孽,你想我怎么赔?”

叶靳深:“……”

妖孽?她给他取的这个外号倒是、别有几番滋味儿。

“十万。”

“十万!”沐小蛮一脸错愕外加一脸呆滞一脸惊讶的瞪着叶靳深,S市最顶级的鸭子都要不了一夜十万!

不要以为仗着自己长得好看就可以漫天要价!

况且昨晚他的技术到底如何,她压根儿就不知道!


第4章 现在的女生真是不要脸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沐小蛮左想想右想想,自己浑身上下加上银行里的钱也不够四千块。要她立马拿十万块出来,还不如把她给卖了。

见这“妖孽”穿得这么好,气宇轩昂也不像是缺钱的,沐小蛮决定对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你说说你年纪轻轻的做啥不好,长了这么一张妖孽的脸,非要去做鸭子!以你的资质要是进军娱乐圈,保管一亮相就有大把的迷妹追着你叫欧巴……”

“鸭子?嗯?”叶靳深逼近两步,深邃的眼眸里染上一层薄怒,原来这么久了她不仅没有认出他,还把他当成了鸭子!

“你……你干嘛?”

头顶笼罩上一层阴影,沐小蛮双手抱胸的后退到墙角边,见叶靳深一脸愠怒,心道不好。

不过身为一只鸭子,要有职业道德,怎么能对顾客发火动粗!

然而不待沐小蛮心里的小九九腹诽完,一双薄唇早已覆上她的双唇,强悍的掠夺着她口中的气息。

沐小蛮吓得赶紧闭上双眼,认怂的抿紧双唇不让叶靳深再进入。

若是换做以往,她早就一拳招呼过去了,可这次在这个妖孽面前,她竟然泼辣不起来了!

想来大概是霸王硬上弓欠了人钱,心里虚所以就没了气势。

感受到沐小蛮紧张得身子都在发抖,更是连接吻都不会接,染上寒霜的的脸上薄雾终于散去,叶靳深这才放开她后退两步。

“十万块我已经帮你垫付。等你把这笔账还完,再赔我的清白损失费。”

将一张明信片和清单放在已然呆若木鸡的沐小蛮手上,叶靳深看着她那样子,忍不住用手抬起她的下巴再一次打量之后,这才离去。

沐小蛮,从此以后,他有的是时间让她想起他究竟是谁!

“叶少,刚刚老爷子那边打来电话,说你若是在一年之内不把叶氏在中国市场的总值做得翻一番,就立即回美国接受他的安排。”

乔渡见叶靳深终于出来,赶紧冒着冷汗汇报。叶氏在中国的市场总值在各企业中排名第一,要想再翻一翻,只怕老爷子自己亲自出马十年内也不一定做得到。

老爷子分明在逼叶少回国!

然而叶靳深根本就不在意这件事,当初叶氏在中国的市场,本也是他一手做起来的。

紧了紧领带,叶靳深道:

“派人暗中保护好沐小蛮,她有什么事立即通知我。”

“再通知rusa那边,九点一刻在总公司开会。”

“是。”乔渡立即回道,看着叶靳深迈着长腿走远,想了一晚上也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对沐小蛮这种十八线小明星如此感兴趣。

不过看见他家总裁终于只是表面禁欲系,乔渡一颗操碎了的八卦心总算被缝补上。

吩咐完叶靳深安排的事情,乔渡赶紧追了上去。

房间内,沐小蛮愣了好一会儿才终于醒过神来。

原来那个妖孽不是鸭子!

“叶靳深,电话1**********。”

叶靳深……

沐小蛮心里一遍又一遍回荡着这个名字,昨晚若不是叶靳深,只怕她已经被彦一凡那个人渣送到刘总的床上去了!

一想起彦一凡,沐小蛮就恨得咬牙,要不是因为彦一凡,她怎么可能会在这里一晚就花了十万!

叶靳深给她的这个清单上面详详细细的写着昨晚她所有的花费,总统套房睡一晚一万二,打碎英国皇室贵族高脚酒杯两个三万……

越看到后沐小蛮的头越大,十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她平时那么努力的赚钱,也勉强只够妈妈和纯安的医药费、自己的生活费。

回头再看了眼床单上的那点红,沐小蛮叹了口气,认命的换了衣服离开这里。

她就只当昨晚做了一场梦!况且被美男伺候了一晚她也不算太亏!

更何况她现在欠了一屁股债,必须得赶紧找工作存钱还债!

她不能哭泣哀伤昨晚的遭遇,也压根儿没有时间来同情自己!

她要坚强!

然而一出门,沐小蛮就迷路了。这家酒店极其的大,她又是个路痴,走了许久还在原地打转。

“张儿,我今天去11-2房间收拾,你猜怎么着,那上面有那啥的血!”

“啧啧,不知道又是哪个女的为了钱把自己给卖了,现在的女生真是不要脸,我昨天不也收拾到了两张这种床单。”

……

两个大妈巴拉巴拉的说了一通,沐小蛮在心里把彦一凡问候了百八十遍,面红耳赤的仓惶逃走,绕了好一会儿找人问了路才终于走出来。

匆匆忙忙的挤上地铁,她要趁着彦一凡回去之前,把她的东西全部收拾好带走。

她和彦一凡都是H市的人,大学毕业后便留在S市打拼,自幼相熟后来又成了男女朋友,为了节约房租就合租在了一起。

现在想来,她是一刻都不想再和这个人渣呆在一起!

钱包里手机震动,沐小蛮打开一看,原来是娱乐星闻推送的消息。

只见头条上写着:“风霆影视刘总被人街头暴揍住进医院,疑是为争一外围女。”


第5章 别再说这些话来恶心我

“活该!”沐小蛮看到这新闻心里总算是出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谁打了那个刘总,打得简直太好了!

点进标题一看,便看到刘总那张被人打得七肿八紫的猪脸。见文章通篇没有一个关于和她的字眼和照片,沐小蛮彻底的放了心。

恶人便有恶人收拾,那个刘总罪有应得!

不过昨晚到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彦一凡的如意算盘肯定也落空了。

那样的人渣,要是让他当上了大明星,指不定要祸害多少追星妹子!简直就是娱乐圈里的败类!

下了地铁,沐小蛮匆匆朝租的半地下室走去。

打开门见彦一凡不在,沐小蛮赶紧去她的房间将自己的东西统统装入皮箱。

见床头放着她和彦一凡的合照,沐小蛮心头一阵作呕,直接将它扔到垃圾桶里。

收拾完东西,沐小蛮环视一眼这个生活了两年的屋子,毫无留恋的离去。

然而沐小蛮刚刚走出她的房间,便看见彦一凡正坐在沙发上等她。

这个人渣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要走?”见沐小蛮终于出来,彦一凡站起身来逼近她问道。

抬头只见彦一凡头上还裹着纱布,沐小蛮只恨自己昨晚下手下的太轻了,这样的人渣就应该打死!

“我现在不走,难道还等着你又给我下药再送到哪个影视大佬的床上去!”

沐小蛮毫无惧色的望着彦一凡,大不了和他拼个鱼死网破。

“沐小蛮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若非迫不得已我怎么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彦一凡面色难看的瞪着沐小蛮,仿佛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沐小蛮放开皮箱,正要发火之时,彦一凡却突然收了怒气,一脸可怜兮兮的朝沐小蛮跪下。

抱着沐小蛮的细腰,彦一凡哭诉道:“小蛮,我是一时糊涂,求求你原谅我,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以后一定不犯这样的错误了。”

“都是那个刘总逼的我,小蛮,你原谅我吧!”

沐小蛮一脸懵逼的低头看着彦一凡,这个人渣现在又在唱哪出戏。

可不管彦一凡怎么说,她永远都不会原谅他。

有些事,一次就足够让她看穿一个人!

像彦一凡这样的人,是脑子被猪踢了才会再相信他!

一把推开彦一凡,沐小蛮冷冷一笑。

“彦一凡你还当我沐小蛮是三岁小孩子被你蒙在鼓里!你利益熏心要把我送到别人床上去,我沐小蛮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让开!”

“小蛮!就看在你爱我的份上,这一次就原谅我吧!”

彦一凡不依不饶的跪在地上拖着沐小蛮,昨晚他没有把沐小蛮送过去,刘总接着又被人打了。他今天不仅在刘总那里没得到一点儿好处,还被轰了出去。

更可气的是他《战国绝恋》的男二也吹了!

现在若是连沐小蛮也离开了他,那他身边就一点可利用的都没有了。沐小蛮身材长相都是绝佳,若是能留着,将来还能继续给他铺路,这也是为什么这两年他都没有强迫沐小蛮和他发生关系的原因。

“我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小蛮你难道都忘了吗!我是猪油闷了心才会做错了事,小蛮,你就原谅我吧,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我也离不开你。”

见彦一凡死皮赖脸的不放开她,还假惺惺的挤了两滴泪出来,沐小蛮一个巴掌就甩了过去,再一腿狠狠地踢开彦一凡。

“彦一凡,你就别再说这些话来恶心我了!我还真怕一个没忍住,吐你一身!”

从开始到现在她也算不上是喜欢彦一凡,只是觉得自幼相熟,他对她又极好,所以迷迷糊糊的就做了他的女朋友。现在她算是想明白了,这样的人渣根本就不配她去喜欢!

“从此以后我们两个桥归桥路归路,再见就是陌路人!彦一凡,我念着以前的情分不追究你这次害我,你别太得寸进尺了!”

拉起皮箱,沐小蛮头也不回的离去。这样的人渣不值得留恋,更不值得她伤心!

彦一凡见自己演了这么一出苦情戏都留不住沐小蛮,双拳紧握,看来这丫头是留不住的了!

但不榨干沐小蛮身上的最后一滴油,他怎么可能会放过她!

“沐小蛮,两年前纯安因为救你出了车祸成为植物人,到现在还躺在床上动不得!我是她唯一的同胞哥哥,你这样狼心狗肺的对我,不怕天打雷劈吗!”

“狼心狗肺?天打雷劈?”沐小蛮只觉得好笑:“彦一凡这样的话亏你也说得出口!”

“纯安若是知道你做出了这样的事,恐怕也不会再认你是她的哥哥!”

彦纯安,彦一凡的双胞胎妹妹,也是沐小蛮的闺蜜。

彦一凡冷笑道:“纯安认不认我不需要你来操心,但是医院那边刚刚来了电话,说纯安病情恶化,急需要二十万做手术,否则就没命了!”

“沐小蛮你别忘了,纯安是因为你才变成植物人的!”


第6章 竟然被偷拍了

“我当然不会忘记!”沐小蛮终于回过身看了彦一凡一眼,带着无尽的鄙夷。

纯安受伤后肇事司机跑了,这两年来医药费一直都是她一个人在承担,而彦一凡这个做哥哥的只去医院看过纯安一次,连一分钱都不曾出过!

“我会给纯安的的主治医生打电话了解情况,我不会让她死!”

握紧皮箱的拉杆,沐小蛮一步走得比一步坚定地离开这里。

“沐小蛮,你离开我你会后悔的!”彦一凡冲着沐小蛮的背影怒吼,将客厅里的东西统统摔在地上。

突然之间他什么都没有了,如果沐小蛮肯听他的话,指不定他就成了大明星,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都怪沐小蛮!

他不是不爱沐小蛮,但和他的前途比起来,牺牲一个女人又算什么!

他会让沐小蛮付出代价的!

离开那个半地下室后,沐小蛮赶紧给彦纯安的主治医生打了电话,这才知道原来彦一凡说的都是真的。

但彦纯安一直都是她在时不时的探望,医生打电话怎么打到彦一凡的手机上去了。

来不及想这些,沐小蛮蹲在地铁口旁发起愁来。

医生说依着彦纯安现在的情况最迟在四天后就必须手术,如果她无法在这之前交够二十万的手术费,那么彦纯安极有可能就没命了。

然而沐小蛮现在所有的积蓄只有四千块,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但纯安是她最好的闺蜜,是为了她才受伤,她一定不能让她死。

而她在S市认识的人并不多,即便认识也都和她一样,都是才毕业的穷困大学生,没什么钱。

她现在该怎么办?怎样才能救纯安?

夕阳西下,残阳余晖洒在地上,泛出一片金黄。

沐小蛮重重的叹了口气,她一出世就没了爸爸,和妈妈相依为命长大。为了不被欺负,她从小就养成了倔强强悍的性子。

可现在她再怎么强悍,也不得不为了钱而发愁难过。

站起身来,一张明信片从身上掉下,捡起来一看,原来是叶靳深给她的那张。

叶靳深!

沐小蛮仿佛是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眼睛顿时就亮了。

叶靳深一看就是个有钱的,若她向他借二十万,那他……

咬咬下唇,沐小蛮拿出手机,不管叶靳深帮不帮她,她如今也只能破釜沉舟试一试了。

沐小蛮正准备拨号,忽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是jina!

她八百年不见一次的经纪人jina!

记得她自从和嘉影娱乐签约,被分到jina手下后,第一次见面jina就问她愿不愿意接受潜规则,她坚决的说不愿意,于是就被jina放弃了。

jina这个时候给她打来电话,难道是又想劝她接受那些潜规则不成!

霓虹初上,皇妃咖啡厅里人影憧憧。

沐小蛮在一个男侍者的带领下,警惕的走进一间包房。

“哟,一年不见,小蛮你又变漂亮了。”

沐小蛮额头顿时三根横线,一年不见自己的艺人,jina倒是觉得再正常不过了。

“jina姐你叫我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事?”沐小蛮在jina对面坐下,如坐针毡。

jina喝了口咖啡,酒红色的长发在灯光的照射下更加鲜艳。

红唇一抿,jina笑道:“看你这身穿着打扮,又寒酸又土气,这一年你不听我的安排,过得果然是不好。”

沐小蛮顿时站起身来,毫不示弱的看着jina:“jina姐如果你叫我来是想奚落我的,那我就不奉陪了。公司和我原本也只签了两年的合约,两年一到我们的关系立即就解除!”

jina看着沐小蛮那横眉立眼急躁的样子,看着自己才做的美甲笑道:“瞧瞧,我不过是才说了一句话你就急躁成这样。这次叫你来,是想告诉你一件好事,公司决定捧你做国内一线女明星,另外还提前预支五十万给你先玩玩。”

“五十万人民币,一线女星,你以前怕是想都不敢想吧。”

沐小蛮满脸狐疑的看着jina,她可不相信会有这么好的机遇主动给她送上门来。

“这么捧我,你们有什么目的?”沐小蛮直接问道。

jina大笑,“果然聪明,我最喜欢的就是和聪明人合作。”

从包里拿出一沓照片和两份合同扔到桌上,jina妖冶的红唇一张一合:“只要你肯按照合同上面写的去做,承诺给你的,一样都不会少。”

拿起那沓照片一看,沐小蛮整个人霎时间激动起来。

这些照片上的画面是她昨晚被下了药失去理智以后,遇到了叶靳深时的情景。

从照片上的角度看去,她正在和叶靳深热吻,而后叶靳深将神志不清的她抱进了一个房间。

他们昨晚竟然被人偷拍了!


第7章 她被威胁了

“怎么,第一次被狗仔偷拍,很吃惊。”

拿起桌上的合同递到沐小蛮手上,jina又道:“看看里面写的是什么,只要你肯答应,你所有的愿望公司都会替你达成。”

“开记者会,控诉叶靳深昨晚弓虽暴了我!”

沐小蛮惊讶万分的念出合同上的内容,一脸恼怒的瞪着jina,要想让她红也不至于用这样下作的炒作手段!

娱乐圈里面很多女明星为了红无所不用其极,各种炒作无下限,但她沐小蛮有自己的原则,哪怕做一辈子的十八线小明星也绝不用这样的法子炒作自己。

“是,只要你能够成功地让叶靳深背上弓虽女干犯的名声,以后你的星途将不可限量。”

jina点了杆烟,吐出朦绰的烟圈,又将它递到沐小蛮嘴边:“来抽一口。这样的机会可是可遇不可求。”

“不行!”沐小蛮退后一步,将合同重重的摔在桌上。

“我绝不会用这样的法子来炒作自己!”

昨晚她虽然和叶靳深发生了关系,但并不是叶靳深强迫她的,她不能为了自己让叶靳深背负这样的罪名。

“哟,一年不见还是把自己装得这么矜贵。”jina将烟头狠狠地按在烟缸里熄灭,笑道:“公司让你指证叶靳深弓虽暴可不是为了给你炒作。你只需要照做便是。”

“而且以叶靳深叶氏集团太子的身份,又是其家族事业在中国大陆的掌权人,还是个黄金单身汉,你若是能够和他的名字沾扯在一起,你的曝光率瞬间比得上国内的顶级大花闹一次绯闻了。”

“沐小蛮你是个聪明人,这样双赢的生意,我相信你不会不接。你放心,以后我一定好好栽培你。”

jina的声音一句比一句听着诱惑,然而沐小蛮整个人彻底的愣住了。

叶氏集团的太子?

叶氏家族企业中国大陆的掌权人?

天啊,她昨晚竟然把叶氏集团的天之骄子给睡了!

睡了!

叶氏集团谁不知道,其总部设在美国,但其旗下上百个子公司设在全国各个地方,其产业总值稳居全国第一已经多年。

怪不得她一直觉得叶靳深这个名字熟悉,只是一直没有反应过来昨晚的那个“妖孽”就是叶氏的那个黄金单身公子哥儿!

要知道叶靳深的正脸虽然从未被国内的媒体曝光过,但只凭着他那举国无双的优越条件便已经圈了一大批迷妹,更别提如果叶靳深那张如同妖孽一般的脸被曝光以后。

知道叶靳深的真实身份后,沐小蛮顿时一脸的欲哭无泪。若是让全国的迷妹们知道她把她们的欧巴给睡了,估计她这辈子别想再混娱乐圈,出个门说不定都会被人追着砍。

“我不会和你们签这份合同!”

心中拿定主意后,沐小蛮坚定的拒绝了jina的“好意”。

她若是敢开记者会造谣叶靳深弓虽暴了她,只怕她分分钟就会被叶靳深给灭了。

况且即便叶靳深不是叶氏集团的太子,她也不会答应。事实如此,她沐小蛮绝不会为了红就去平白无故的冤枉一个人。

似乎是意料之中,jina并没有表现得多么失望,只是又点了根烟抽了几口。

“想好了?”

“想好了!”

“哈哈!”jina看着沐小蛮嘲讽的大笑起来:“沐小蛮啊沐小蛮,你若是拒绝了这份合同,说得好听点儿,你是自恃清高,说得不好听点儿,你就是蠢!一年了还一点儿长进都没有!娱乐圈的女人就那么几年的青春,不趁机早点儿红,那你就别再混什么娱乐圈了!”

“我最后问你一遍这份合同你签还是不签!”

“不签!”沐小蛮坚定地回绝,打心眼里看不起眼前这个浓妆艳抹的所谓的经纪人!

jina弃了烟头,忽然神秘的笑了。

“沐小蛮,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按照合同上面说的去做,召开记者会,控告叶靳深!”

“请恕我做不到,再见!”提起包,沐小蛮转身就走,不想再看到jina。

“你若是敢离开这里一步,你的好闺蜜彦纯安立即没命!”

纯安!

沐小蛮惊讶的回过身一脸愤怒的瞪着jina。

“你想做什么!”

jina不慌不忙得意的笑了笑:“我想做什么,你难道还猜不到。只要你乖乖的按照我说的去做,我保证彦纯安不会有事,还会给你五十万去医她,不然这辈子你都再想见到她!”

“jina你若是敢伤害纯安,我跟你没完,我马上就去警局告你!”

jina仿佛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告啊,你去告啊,我看到时候警察是听我的话还是听你这个穷光蛋的话!”

瞬间,沐小蛮像是一只泄了气的皮球,这句话她着实反驳不了jina。

这个笑贫不笑女昌的年代,谁有钱谁就是大爷。

然而jina根本不给沐小蛮考虑的机会,收了桌子上的照片和合同,道:“明天,我会派人接你去嘉影大厦,到时候在记者会上该说什么,你自己心里掂量清楚!”


第8章 我没有勾引叶靳深

租的临时小旅店里,沐小蛮颓废的坐在墙角。

她刚刚给纯安的主治医生打了电话,说纯安在两个小时前被几个自称是她家属的男子接走了。可恨的是,那几个人手上竟然有纯安家属的证明!

看来纯安现在的确已经在jina手上,她若是不按照jina的话去做,纯安小命不保。

但若是按照jina说的去做,那她就是在害叶靳深。

身为中国第一企业在大陆的总裁,若是传出这样的丑闻,对企业的形象是致命的伤害!

如果答应了,那她既是在救人也是在害人。

第二天一早,照片流出,各大媒体纷纷抢先刊登,网上呛声一片,矛头顿时指向叶靳深和沐小蛮。

沐小蛮看着网上的评论,心情有些复杂,毋庸置疑,她是被骂得最惨的那个。

一下子就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十八线变成人人口中的贱人,她还有些不习惯。甚是还有些人在骂她的妈妈,叔可忍婶不可忍,沐小蛮回了两句,不过一会儿就被人扒了出来,顿时骂她的人更多,言语更加不堪入眼。

上了jina开来接她的保姆车,沐小蛮一脸纸白的紧紧握着双手。

jina大笑道:“网上的那些喷子也就会些嘴皮子,现在娱乐圈里哪个大花早期不是被骂的体无完肤。只要你肯乖乖地听话,把罪名全部推到叶靳深身上,过不了多久公司就会给你做好公关洗白。”

握着手机的双手血管暴起,沐小蛮始终低着头不吭一声。

骂了就被骂了,反正网上的这些人见风就是雨,经常被舆论牵着鼻子走。

只是她现在在纠结要不要按照jina说的去做,虽然昨晚想了整整一晚上,但她还是没有想好。

不过一会儿,保姆车便开到了嘉兴大厦门口,那里早已经堆满了各路媒体娱记狗仔。见沐小蛮的车来了,赶紧一蜂窝扑了上来。

“下车吧,别忘了,彦纯安还等着你去救她,也别忘了,好好办事下一个影后就是你。”

拍拍沐小蛮的肩,jina下了车。

沐小蛮叹了口气,赶紧也跟着jina走下去。

娱记狗仔一看到沐小蛮立即就沸腾了,将路挤得水泄不通,十来个保安上前开路都推不开这些人。

“请问沐小姐,听说前天晚上你上了叶少的床是真的吗?”

“沐小姐,你是怎么把叶少勾引到手的?”

“听说沐小姐你在娱乐圈是有名的公交车,请问是真的吗?”

“XX医院说上个月沐小姐你才去那里做了人工引流,沐小姐如今一共怀了几个孩子了?这里面有叶少的吗?”

……

沐小蛮无语的看着这一堆人,果真是人红了,什么捕风捉影的事都可以赖在她的头上了。

“好了,你们的问题,沐小姐待会儿会在记者会上统一回答。”

jina扯开嗓门回到,示意沐小蛮一句话都不要说,拉着她在十来个保安的保护下,硬生生的被挤着走进了大厅。

沐小蛮挤出了一通汗,整个人差点儿虚脱。

待那些娱记狗仔终于肯老老实实的坐在下面的坐席上,沐小蛮这才深吸两口气,在jina的示意上走上台去。

“今天,很高兴大家能够来到这里参加沐小蛮小姐关于解释今早新闻的发布会。”

jina拿过话筒说道:“沐小蛮小姐签约嘉影娱乐以后,虽然还未有什么代表作,但绝非网上说的那么不堪,至于今天这条新闻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让我们来听听沐小蛮小姐的解释。”

将话筒交给沐小蛮,jina用双眸给了她一个凌厉的警告。

“我……”沐小蛮拿着话筒手有些抖,心里还在犹豫不定。

“关于今天的这条新闻,我……我……”

“沐小姐你现在这么犹豫的回答不出来,是因为的确是你去先勾引的叶少吗?”

“沐小姐,从网上发布的那些照片来看,是叶少在主动吻你并把你抱回了房间,但这并不代表不是你主动勾引的。”

“叶少在国内一直都是个传奇,这次叶少的长相曝光以后,迷妹粉丝数更是呈指数增长。沐小姐你主动勾引了叶少,难道不怕叶少的迷妹们报复你吗?”

“不是这样的!”见这群娱记狗仔越说越离谱,沐小蛮赶紧否认,她不过是犹豫了一会儿,这群娱记就开始发挥她们无限的想象力了。

“那请问沐小姐,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勾引叶靳深。”沐小蛮轻轻咬着下唇,脸已经完全窘红了,要冤枉叶靳深的话语怎么也说不出口。

而此时,沐小蛮没有看到,一众娱记狗仔身后,有一双深邃的目光一直注射着她。

他说过他们还会再见面的。


小说

重生归来,一路开挂,打怪升级!

2021-1-3 5:50:16

小说

穿越过来,买菜种地,赚钱养夫……

2021-1-3 5:53:1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