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神偷穿越成软弱可欺的落魄小姐。

21世纪的国际神偷,携带万能的神偷包穿越成软弱可欺的落魄小姐。,想淹她,橡皮筏搭救。,想杀她,高科技武器伺候。,再惹她,炸药分分钟把你炸成狗。,只是某邪魅无耻的王爷,整天缠着她做什么?,邪魅王爷勾唇一笑:“想妃妃。”,洛小安气得小脸通红,“你怎么不想入地狱呢!”
国际神偷穿越成软弱可欺的落魄小姐。

第1章 裸奔

尼玛!好冷!谁把她丢冰箱了?

洛小安张口准备大骂,忽然,“咕咕咕”,一大口水灌进了她嘴里。

她呛得连忙憋气,抬起小脑袋,却瞬间懵了。

她竟然一丝不挂的躺在瀑布下的池塘边,身上连个比基尼都没有!还遍布青紫!

泥煤,这是被鬼了打了么?

她不是和神偷团伙偷盗A国国宝被枪杀死了么?怎么就变成这幅模样了?

洛小安环顾四周,想找点东西遮遮身体。

下一刻,她瞬间就咂舌了。

只见壮观的瀑布下,偌大的池塘中间,有一个被纯白玉栏围成的塘子,塘子里的水明显和她待的水不是一个级别的!

那水清澈宁静的,堪比天山的雪水。

最主要的是,水中央的美男子!简直美得太不像话了!

他五官极其精致,绯红的唇不点而朱,眉眼似画,妖娆魅惑,尤其是那皮肤白得胜雪,整个人像极了千年的吸血鬼。

这样的美男子,简直让人热血沸腾欲罢不能!

不行不行,再看下去她就要流鼻血了!

洛小安连忙闭上眼睛,好不容易才让大脑恢复了运转。

她现在逃命要紧,犯什么花痴!

她转身准备溜走,白玉栏上艳红色的衣袍却让她双眼冒金光。

有了那衣服,她就不用裸奔了!

那男人一看就是舒服的睡着了,应该不会轻易醒吧?

洛小安双手抱拳望了望上天,才一头扎进池塘里,往中央游去。

胳膊快酸掉时,她总算靠近了池中池。

她刹住身子,拉一片荷叶做掩护,冒出个脑袋尖,放慢速度,缓缓接近衣服。

近了近了!终于摸到衣角了!

再一用力,衣服竟然真的如愿的落在了她手里!

洛小安眼睛里满是兴奋,她激动地将衣服放在荷叶上,转身跑路。

水中的男人蓦地扬了扬罂粟花般的红唇。

偷他的衣服?呵~简直是送死!

他大手一挥,暗中的红菱如泼洒的鲜血,猛地袭向洛小安。

洛小安正逃跑的不亦乐乎,忽然感觉脖颈被什么缠住,整个人不受自控的往后栽去。

艾玛!被逮了!

这力道,她分分钟会被勒死的!她可不想死!

洛小安连忙难受的求饶:“别别别……我只是想借你衣服穿穿,我真的没有恶意!求求你高抬贵手!”

“这样,够高了么?”

男人“听话”的将大手抬了抬,嘴角勾起邪气的笑意。

水中的洛小安,瞬间被提了几寸高。

她气得险些没喘过气,小脸也涨得通红。

这男人,一定是故意的!

她真想咬死他,可小命还在他手上!

她只能咬牙,深吸了口气:

“大哥,咱不闹了行不行?你说你要怎样才能放过我!”

男人这才慵懒的睁眼,露出了幽蓝的瞳孔,慢悠悠的扫向她。

在触及到她飘在水面的黑发时,他妖冶异常的瞳仁里,忽然掠过一道璀璨的诧异。

他用力一扯,猛地将她拉进了怀里。

洛小安一头摔进他滚烫滚烫的胸膛,她清晰的感觉到两具赤果果的身体紧贴在一起。

她小脸瞬间红成血,他他他……他要干嘛!

第2章 尽快把婚事办了

男人似雾似妖的眸子,上上下下的审视她。

目光落在她半掩在水中的胸前时,他略显苦恼的蹙起了长眉,十分惋惜的叹了口气:

“你这个包子……还没发育完?”

包子?哪有包子?

洛小安左瞅瞅右看看,才发现男人的目光竟然定格在她的脖子下。

“无耻不要脸!臭流氓!”

她瞬间炸毛,猛地推开他,转身就准备游走。

可是,咦~怎么再也划不走了?

她扭头,就见男人正揪着她的头发,似笑非笑的噙着她。

男人优雅邪魅的眨了眨夺目的眼睛,极其认真的凝视她:

“本公子从来不会随随便便无名无份就和一个女子裸身相拥,所以我们尽快把婚事办了吧。”

婚事?

看着身上的瘀痕,洛小安耳边忽然回荡起一句恶毒的话。

“洛小安,就凭你也想嫁给漠王,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再过一个时辰,我就要让全天下看到你这幅淫秽肮脏的瘙样!”

阴冷的声音夹着着乱七八糟的回忆,钻入洛小安的大脑。

洛小安猛地一怔,她竟然穿越了!

而且穿越在了一个死了爹娘就败坏家产备受歧视的落魄千金身上!

她伯父伯母说要帮她重振家业,照顾她,冠冕堂皇搬进了她家,表面对她各种好,私下却虐得她不要不要的。

偌大的洛家很快就被掏空,她懦弱的指望着靠指腹为婚,远离这个家。可大婚的前一日,也就是今天,她却被堂妹弄死,丢进了河里。

尼玛,要不要这么恶毒?

弄死也好歹给套衣服啊,这样子被人看见,肯定还以为她晚节不保了!

不对,她的“好堂妹”洛云娴,要的不就是这个效果么?

她现在一定带着人迫不及待的赶来捞尸!

不行,她得尽快溜~

“什么裸身相拥!明明就是你把我拉过来强抱的!强抱!况且我是墨王妃,明天就要和墨王完婚了!谁要和你结婚?”

洛小安气急败坏的怒吼。

这男人,还能不能再冠冕堂皇的无耻不要脸一点?

“呵,没眼光。”男人不屑的勾了勾性感的薄唇。

墨王妃?

他不紧不慢的打量她全身上下,“好心”的提醒她:

“况且你这模样,墨王是不会要你的,这全天下,只有我能不计前嫌的娶你了。”

洛小安炸毛了,什么叫不计前嫌?她做了什么招人嫌弃的事情了?

不对,她这样子,的确是个男人看了都会嫌弃,他怎么还死缠烂打的?

而且他一开始明明是要杀她的,怎么忽然就变卦了?

她狐疑的盯着男人打量,尤其是那妖异的幽蓝瞳眸,让人越看越觉得可疑。

男人被她盯着,他美眸微眯,这小女人,在怀疑什么?

他虚怀若谷的姿态,邪睨优雅的悠悠道:“这么看着本公子?别太感动了,本公子其实只是做正人君子应该做的。”

洛小安蹙眉,正人君子应该做的?

她有说他这么做不是正人君子么?这会不会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他……他该不会真的别有目的吧?洛小安顿觉头皮发麻……

不行!她得赶紧逃!可是怎么逃?刚才就被扯回来了!

她这小胳膊小腿的,哪是他的对手?

要是这个时候有什么划水工具就好了。

叹息间,脑海忽然传来标准的女士声音,“深水区,可启用橡皮筏。”

橡皮筏?什么鬼?

洛小安身子微怔,消化着大脑里莫名窜出来的话。

蓦地,她瞳孔放大,难道……难道是神偷包?

第3章 抢了他女人

神偷包是一个先进的仪器,里面有各种各样的道具,被高科技压缩成芯片,植入人的大脑,只要通过默念,就可以拿出相应的道具。

例如便于逃跑的溜冰鞋、降落伞、橡皮筏、对讲机等。

可这是团长才能拥有的,竟然跟着她穿越了!

妈呀,这简直是要发啊!天不亡她!

她激动又紧张的在脑中一个劲的默念:“橡皮筏!橡皮筏!”

话音刚落,一个橙黄色的橡皮筏猛地从水下展开。

男人只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冲击袭来,他脑海里忽然跳出两个字,暗器!

这小女人,竟然有胆子暗算他,真是想进棺材了!

他条件反射的后仰,身子优雅的在水中后退,同时,从容的甩出红菱。

洛小安刚穿好他的衣服趴到橡皮筏上,就见一抹红菱铺天盖地的袭来。

尼玛,这气势是要勒死她!要不要这么狠!

眨眼间,红菱离她只有一寸了!

她急得连忙靠近开关,一拳重重的锤了下去。

“哗哗哗……”

刹那间,橡皮筏像离弦的箭,猛地往前冲去,尾后溅起了巨大的水花。

水花带着强大的气场直射向红菱。

男人狭长的凤目一眯,从容利落的收回了红菱,同时往侧一闪,优雅轻松的便躲过了水花。

区区小手段,怎么好意思显摆出来?

他看向洛小安,却在下一刻,嘴边的戏谑笑意就凝固了。

那橙黄色的东西,竟然在以幻影般的速度,急速冲进了塘边的湍急河流,并且顺流跌宕起伏的激进下滑!

而洛小安穿着他的红色衣衫坐在里面,娇小又笔挺的身子,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就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他眼中的惊疑一闪即逝,嘴角邪气的上扬。

“倒是有趣,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逃脱本王的手掌?呵……”

他的神态,在烟雾缭绕的温泉里,显得俊美又危险极了。

而橡皮筏也在危险的奔腾着,时上时下,速度快如猛虎,溅起无数激烈的水花。

洛小安趴在上面,全身都被打湿了。

她“啊啊啊!”的尖叫着,小手紧紧拽住橡皮筏。

这河道也太险峻疯狂了!要是被甩下去,一定会粉身碎骨的!

她觉得必死无疑时,橡皮筏忽然“砰”的一震,卡住了!

而她被惯性直接抛了几米远,“咚”的一声,重重的落在溪边的草地上。

洛小安“哎哟哎哟”的惨叫,捂着屁股坐了起来。

只是还没喘顺气,不远处忽然传来一护卫的呼声。

“墨王!她在那里!”

墨王锦漠?她的未婚夫?他怎么来了?

洛小安疑惑的看向发声处,下一刻,她就吓懵了。

只见溪边的竹林里,一大波面如僵尸的护卫靠近,顷刻间就将她围了个水泄不通。

紧接着,清脆有力的马蹄声靠近,人群立即恭敬万分的分至两边,站如标杆。

来人策马在洛小安跟前停下,也不下马,只是居高临下的瞥着她。

“呵,果真如此。”

傲慢的话语里,无形的透出了轻视鄙夷。

洛小安皱眉抬头,就看到身穿黑色锦衣的锦漠,优雅高贵的坐在马上。

这样的姿色,简直是太帅太酷太Man了!完全能让全天下女人都为之放荡!

可是那眉宇间的阴鸷和杀气是怎么回事?她是杀了他全家还是抢了他女人?

等等~她好像做了比这更可恶的事情!

以前的洛小安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硬生生让自己的爹撮合了她和锦漠的娃娃亲。

可人家锦漠爱得压根就不是她,迫于圣旨才不得不接受,现在逮到她这副模样,一定会弄死她的!

果然,锦漠冷唇勾起一抹残酷的杀意:

“洛小安,既然你敢与人偷情私奔,就别怪本王手下无情!来人,杀了她!”

第4章 只想让你死个明白

偷情?私奔?

洛小安懵了,想到洛云娴推自己下河时的最后一句话,瞬间就明白了。

原来洛云娴把她身体弄成这样,不单单是要弄死她,还想诬陷她偷情私奔!

简直是太歹毒了!

“等等!”洛小安立即扯着嗓子大喊:

“大家和气生财,和气生财!这一切都是误会,我没有私奔,我要鸣冤!”

众护卫看向锦漠,等候他的命令。

洛小安不给锦漠说话的机会,立即起身朝着他友好的微笑:

“墨王殿下,民女是被人陷害的,你这么聪明绝顶,一定不会轻易被小人糊弄的对不对!况且我娘还曾经救了你娘,也救了你娘肚子中的你,你一定不会不明是非就杀了你救命恩人之女的对不对?”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她可是谄媚与激将并用,一般人肯定都会心软的,那她就能想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可……

锦漠眸底的杀意更加浓厚,吐出无情至极的三个字:“杀了她!”

洛小安懵了,尼玛!这锦漠怎么不按剧情走!

眼见着护卫们就要扑上来,她灵光一闪,立即大吼:

“锦漠,你不就是不想娶我,有必要对我这弱女子痛下毒手么?你以为杀了我,你的所作所为就无人知晓了么?”

“住手!”锦漠脸色阴沉,抛出威严又命令的话语。

所有护卫立即退后几步,收起了手中的刀。

洛小安总算缓了口气,她看向锦漠,正准备说些什么,话却哽在了喉咙。

那眼神,也忒吓人了吧!要不要那么冰冷凌厉?

不行,输人不能输气势,不然她就死定了!

她暗中咽了咽口水,故作毫不畏惧的迎上他的目光:

“怎么不杀了?怕我留有后手?还算你聪明,我告诉你,你要是杀我,明天全天下都会知道你的罪行!”

“怕?呵!”锦漠冷唇掀起,神态肃寒,这才正眼狠厉的看向她。

他本以为她会狼狈不堪,却没想她竟然穿着一身男人的红裳,显得惊艳极了。

而且那还是极品的天蚕红衣,在锦国,只有一人敢穿!难道……

不!不可能!这女人,怎么可能和那人有关系!

锦漠不再多思,脸色阴沉至极,“本王只是想让你死个明白!”

他的话语犹如来自地府,冷酷森寒。

他轻蔑的转移视线,扬了扬有力的大手。

洛小安还没反应过来,两名护卫就直接拎了个东西丢在她跟前。

她低头一看,竟然是个口流鲜血的死人!

她作为神偷向来只要钱不要命,很少见到死人。

所以此刻她吓得连退好几步,好半天才平静了下来。

她这才发现,那尸体竟然是张小马。

自从洛府败落后,所有仆人都跑光了,只有这个张小马一直守护着洛府,打扫卫生,买菜做饭,尽职尽责。

他怎么会死了呢?

洛小安不明所以的看了看两护卫,“小马怎么死了?”

“洛小安,你还真是不害臊,当着王爷的面,如此亲昵的称呼一个下人,果然是奸夫淫妇!”

为首的护卫殷刹厌恶的瞪了她一眼。

洛小安瞬间愣了,纳尼?亲昵?奸夫淫妇?

在现代养宠物养花草都有昵称,不过这是在古代,她认了。

只是这奸夫淫妇……

她生气的看向殷刹,“你是不是没刷牙?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怎么,敢做还不敢说?”殷刹冷冷的讥讽的一笑。

洛小安已经彻底懵了,她抓了抓脑勺,“我做什么了?”

“洛小安,你还在装蒜!”殷刹厌烦的冷哼一声:

“今早你的亲堂妹,也就是洛云娴洛小姐,她亲自上衙门报的案,说你失踪不见踪影。我们王爷好心才来找你,半路碰见了张小马,他已亲口承认是和你私奔逃婚,一翻风云后,看中了你包袱里的财产,所以丢下你独自逃跑。见了王爷,他已畏罪咬舌自尽,而你衣裳不整,人证物证俱在,还想狡辩吗?”

第5章 万能的神偷包

说着,他将一个包袱甩向洛小安。

包袱散开,一些精致的首饰和银票飘落了出来。

所有人都认得,那首饰是洛府独有的,是钱老爷生前留给洛小安的嫁妆!

瞬间,所有护卫都目光如炬的瞪着洛小安,像是恨不得把她当猪杀了祭天。

能嫁给他们王爷,是多少女人一辈子的梦,这女人竟然还不知好歹红杏出墙!

洛小安好半晌才理清思绪,不得不由衷的赞叹,这算计得可真是好,死无对证!

她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她上下打量着殷刹,以前就因为瞧不起她,觉得她的家世不能再给锦漠带去帮助,经常施以毒手,要不是怕无法交差,早就把她虐死了。

现在还栽赃她,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果然不配是锦漠的金牌保镖,一样的阴险!

锦漠眸色里多了几分阴森和倨傲,“洛小安,有些话可讲,有些话讲了也无济于事,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

“墨王殿下的意思是,我被人陷害还必须得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甚至需要去地狱好好反省?”洛小安反问。

她明亮的眸子盯着他瞅,看来今天这出戏,和他脱不了干系!

“你到底是不是被陷害的,很快阎王就会告诉你!”

锦漠薄唇勾着讥蔑的笑意,眸子里升腾起毫不掩饰的杀意。

洛小安被吓得心尖儿一颤,这男人,城府也太尼玛深重了!

这里又没有外人,说话竟然还那么滴水不漏!够狠!

赞叹间,几十个面如瘫痪的护卫,已经持着明晃晃的冷剑,毫不留情的刺向她。

冷剑带着凌厉的气势,直指她的心脏、脑门,招招致命!

洛小安看着这阵仗,腿都软了,杀猪杀牛也用不着上这么多人吧!

好在作为神偷的她,自然有些防身格斗的功夫。

她立即弯腰成了一个弓形,锐利的刀锋从她胸前险险擦过,带着冰凉的寒气。

洛小安吓得腿都有些哆嗦,可她气都来不及喘,那些剑又从上面砍来。

她立即用扫堂腿撞翻两个护卫,蜷缩身体像球一样从那空隙中滚了出来。

殷刹见众护卫一招不成,不屑一哼。

这阻拦主子大计的女人,终于可以杀了!他忍了很久了!

他大手缓缓拔出冷剑,猛地朝洛小安刺去。

洛小安正被众护卫围剿,吃力周旋,压根没注意到他。

直到利箭离她心脏只有半米,她才猛地一怔,连忙一个侧转。

可是锋利的剑还是毫不留情的刺穿了她的胳膊上,鲜血瞬间如小溪般涌出。

她痛得龇牙咧嘴,这殷刹竟然这么恶毒玩偷袭!配不配做男人?

要是有她的武器在手,她分分钟要了他的命!

武器?对了!她的神偷包是带来了的!

她嘴角蓦然勾起一抹灿烂的笑容,老虎不发威,当她是凯蒂猫么?呵!

众人见她全身忽然散发出凛凛的杀气,不禁顿了顿,好强大的压迫!

而且这压迫,还是从一个身若蒲柳的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

不过他们堂堂的墨王亲侍“吞月团”,会怕一个女人?

他们目光如刀的盯着一袭红衣的洛小安,咬牙准备一拥而上。

殷刹却扬了扬手,“一个女人,我来足以!”

他眸子中的黑暗闪了闪,他的自尊不容许他先前的失手,他要亲自解决这个女人!

他神色冷得毫无温度,脚尖一点,再次持剑刺向洛小安。

第6章 让本王亲自动手的女人

洛小安一动不动的站着,像是一尊凝固了的石像。

殷刹以为她被吓住了,更是得意的加大了力度。

锦漠看着那冷剑离她越来越近,她还一动不动,嘴角不禁扬起一抹鄙夷。

废物终究是废物,让她活到现在,已是他最大的仁义!

所有人都一瞬不瞬的看着,以为她必死无疑。

忽然,“叮……”的一声兵器碰撞声,打断了所有人的思路。

众人移目望去,就见一条火红的鞭子缠着冷剑一甩,冷剑就像无用的垃圾般,被直接甩出了几米远。

紧接着,“啪”的一声,一团黑影也如破布木偶般飞了出去。

那人重重的落在地上,发出了“啊”的一声惨叫。

护卫们难以置信,那人竟然是统领殷刹!他身上竟然被鞭子抽出了一条血淋淋的口子!

这……这是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红鞭。

顺着鞭子的方向,只见洛小安手握红鞭,站得笔直,风吹得她红衣飘飘,像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他们瞬间目瞪口呆,愣了一堆。

竟然是洛小安!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洛小安!

洛小安看了眼躺在地上呻吟的殷刹,又看了看手中的鞭子,暗中拍了拍胸脯。

刚才的情况好险,好在有这武器——飞爪鞭。

飞爪鞭是现代高科技设计,只需一点力就可挥发出强大的攻击,而且鞭尾还带有可以锁定目标的飞虎爪。

不过殷刹武功极高,这也需要时机,刚才她早拿鞭子一秒都会让他警惕,晚拿一秒又会被他刺成血窟窿!

好在总算抱了一剑之仇,这简直堪比武打大电影了!

她收了收对自己的赞赏,故作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对着众护卫大喝:“还有要送死的吗?!”

众护卫立即皱了皱,竟然一招就打败了统领,他们怎么敢轻举妄动?

“一群废物!”锦漠厉眼如刀的掠过众护卫,如墨的眸底溢出缕缕的寒气。

护卫们吓得立即握剑,虎视眈眈的准备直攻钱小安。

锦漠却扬了扬手制止,慢条斯理的看向洛小安,幽幽的打量着她。

这女人竟然会武功?而且,那奇异的鞭子是哪儿来的?

难道,她这么多年来都是伪装的?

他全身散发出冷冽的杀气,既然如此,就更不能让她活!

洛小安感觉到锦漠周身黑暗阴冷的杀气,她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

这个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男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她还没活够!

锦漠见她有了恐惧,薄唇满意的微勾,“洛小安,你是第一个让本王亲自动手的女人!”

高贵的话语沉厚有力,带着睥睨天下的狂傲。

洛小安还没来得及消化锦漠的话,就感觉一股极强的凌厉杀气朝着自己射来。

速度之猛,完胜光束,却又没见明显的武器。

泥煤泥煤,这是不要脸的上暗器了!

洛小安急得头发都快燃了,条件反射的将红鞭往旁边的大树一抛。

红鞭尾部忽然弹出锋利的爪子,准确无误的抓住了树干。

锦漠依旧似笑非笑,他的暗器,还从没有人顺利逃脱!

区区洛小安,呵……

可是下一秒,他嘴角的笑意顷刻凝固。

只见那红鞭猛地一缩,洛小安那红色的身影就像疾风般飞了起来,而他的月形飞镖,竟然射了个空!

洛小安看着那薄如蝉翼却凌厉至极的飞镖和自己擦肩而过,她脸都吓得像白无常了。

要不是这飞爪鞭可自动收缩,让不会轻功的她飞了起来,她的劲动脉已经在喷血了!

真是感谢天感谢地,感谢神偷包它娘!

正在她庆幸之时,她脑海里忽然传来一标准的提示音。

“滴滴,神偷包财富值为负,进入休眠模式。”

第7章 宁愿去裸奔

洛小安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手里的鞭子一空,身体也失去拉力,毫不受自控的从高空往下坠落。

啊!卧槽!休眠?

这时候休眠?要不要这么坑爹!

而此时,锦漠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阴狠。

他大手一挥,朝着洛小安下落的方向,猛地甩出了数十把月形飞镖。

月形飞镖像是暗夜里的魔鬼,毫不留情的从下往上射向洛小安。

躺在地上的殷刹歹毒的一笑,以锦漠的武功,那飞镖会直接戳穿她的心脏,削下她的四肢五骸!

可恶的女人,去死吧!

洛小安也看到了来势汹汹的飞镖,那力度,简直连空气都震荡起来了!

嗷嗷嗷,她好想会飞!

可是身体不断下落,飞镖也在不断前进,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这下死翘翘了!她怎么这么命苦啊!

她害怕又不甘的准备闭眼,做好了和死神离开的准备,眼角却忽然掠来一抹铺天盖地的红。

那红如火热烈张狂,又如花美艳凄凉,瞬间就惊艳了她的眼。

紧接着,她只感觉腰部被有力的一揽,整个人便落入一个宽厚有力的怀抱。

这这这……哈!有人来救她了!她一定是遇到了属于她的真正男主!

她激动又好奇的抬头看去,却对上了一双妖冶异常的幽蓝瞳眸。

竟然……竟然是他!

锦漠向来波澜不惊的面容,也难得的掠起了震惊。

竟然是他!他怎么会来?难道这女人,真的和他有什么关系?

顾不得多想,他连忙下马,朝着红衣男子恭敬却不失傲气的询问:“九皇叔,您怎么来了?”

殷刹和所有护卫更是吓得连忙跪地,如同朝拜皇帝般尊敬万分的行礼:

“参见颜王!”

连锦漠暗中的的暗卫们都抖了抖,险些从隐藏之处掉了下去。

红衣男子却看也没看二人一眼,搂着洛小安优雅又帅气的落地。

看着怀中已经彻底吓住的洛小安,他性感的唇角勾起若有若无的笑意:

“女人,这才一会儿不见,你就如此想本王?如此急着投怀送抱?”

本王?原来他是一个王爷!不对,刚才殷刹称他为——颜王!

难道他是颜王!

听说颜王锦仟尘,是先皇最宠爱的最小的儿子,因为生下来容貌极其英俊,所以被先皇赐封颜王。但是在他五岁的时候,和他娘出宫时遇到了刺杀,他娘归西了,而他侥幸活了下来。

他醒来后,原本黑色的瞳孔变成了幽蓝,原本谦谦温润的性格也变得随性不羁捉摸不透。当时所有人都说他是被妖魔附身,但是先皇一力辟谣,下了绝杀令,不准任何人再谈论。

后来他十二岁时,就让来国谈判的使者屁滚尿流的离开,并且发誓黎国十年之内绝不侵犯锦国。

黎国可是当今天下实力最强的国家!而且当时的状况,还是几十万大军临城!

所以从那以后,锦仟尘成了天下人心目中的妖孽存在!

但是从来没有人知道他用的是什么手段,况且他行踪向来神秘莫测,从来不把任何人任何事放在眼里,做事也从不按常理出牌,所以就连当今皇帝也得忌惮三分。

而战神锦漠也不敢对他不敬,反而是千方百计的想要拉拢他,如果得到了他的支持,坐上皇位就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洛小安已经压根顾不及他的调侃,只是吓得连忙推开他,直接弹跳几米远,和他保持着远远的距离。

她内心哀嚎,泥煤,早知道他是颜王,她就是去裸奔也不会去偷他衣服!她宁愿死也不要惹上这个妖魔!

现在他追来,肯定是要展开报复了!嗷嗷嗷,怎么办!

第8章 做本王的女人

锦仟尘却一如既往的平静,嘴角勾着似有似无的邪魅笑意,伸出了那白皙如玉的手,

“本王的确风华绝艳,但你用不着这么害羞,本王又不会吃你的。”

他加重了“吃”字,长眉还暧昧的一挑,意味深长极了。

“别别别!别过来!”

洛小安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她脸色苍白的连忙后退,生怕那只手碰到自己一丝半点。

确定距离安全时,她才一个劲的低头认错:

“民女错了,民女不该偷你衣服,不该说一些不该说的话。不过民女实在是走投无路才迫不得已,颜王你一表人才气度翩翩宽宏大量海纳百川,一定不会和我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小渣渣计较对不对?”

一旁静观其变的锦漠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衣服是洛小安偷来的!

不过这女人竟然能从颜王手中偷走东西,本事不小!

只是她以为颜王是一般般的人?竟然用激将法?呵,找死的本领也不小!

他嘴角勾起一抹冷闲的笑意,像是一个看戏的人。

殷刹也得意的笑了笑,这洛小安竟然敢偷颜王的衣服,还用话激颜王,下场一定不是寻常的惨!

谁想,锦仟尘走上前,一把将洛小安搂在了怀里。

他低头,深情款款的凝视着她,“本王对外人的确心狠手辣,但是本王从来不会和自己的女人计较,你只需要安安心心做本王的女人就好。”

纳尼?做他的女人?

洛小安欲哭无泪,他这是摆明了威胁她,如果不做他的女人,他就会对她心狠手辣。

可她怎么能做他的女人?他这样的大人物不可能看得上她,要她,肯定是为了折磨她!

她瞬间全身冒汗,她该怎么办?怎么办!

锦漠却被锦仟尘的话顿住了,什么?这是他听错了还是听错了?

虽然锦仟尘不会拒女人于千里之外,但从来都是不以为然的样子,更没有承认过谁是他的女人,难道皇叔对这女人,有兴趣?

他小心翼翼的斟酌着锦漠的神色,眸底深处划过一抹无人察觉的算计。

他迈步上前,以尊敬的口吻道:

“皇叔,您可能不知,洛小安是皇侄的未婚妻,明日就要完婚,可她今日却逃婚与他人偷情,皇侄正准备将她按律处死,不过她既然是皇叔要的人,皇侄愿意承担下这包庇罪名,皇叔放心将她带走即可。只要皇叔日后……”

说着,他便不再多语,只是试探性的看着锦仟尘。

再过段时间就是太子选举会,虽然他的声望天下皆知,但皇上生性多疑,而且喜欢玩制衡之术,对向来仁慈温润的六皇子十分看好,所以三朝元老都有意支持六皇子。

如果能得到锦仟尘的支持,那么皇上就是再顾虑,也不敢再说什么。

毕竟当初若不是锦仟尘退敌,现在的锦国早已插满了黎国的旗帜。

“倒也可以,但本王有一个条件。”

锦仟尘俊美的面容云淡风轻,写满了随意。

他的声音清澈悠悠,似乎在谈论的只是一件小事。

锦漠眉心微皱,有些不太相信,锦仟尘如此轻易就同意支持他?

难道,有别的打算?

不过既然他答应了,无论什么要求,他堂堂墨王都能做到!

他沉和自信的道:“皇叔尽管开口!”

小说

他只手遮天,为她挡下一切攻击。

2021-1-3 5:46:26

小说

重生归来,一路开挂,打怪升级!

2021-1-3 5:50:1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