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的婚姻,换来一直离婚协议书。

五年的婚姻,换来一直离婚协议书。,再次回来,她带着两个萌娃,把他平淡如波的生活重新搞得天翻地覆的……
五年的婚姻,换来一直离婚协议书。

第1章 我们离婚吧

入夜,

陆慎行躺在床上,身体里有一股燥热的感觉涌上,穆澄心推开门,身穿一件几近透明的薄衫从外面走进来,一举一动魅惑不已。

穆澄心直接褪去衣衫,柔弱无骨的手抚摸过他的胸膛,让陆慎行只觉得身体更加的燥热几分。

该死!

陆慎行翻了个身,把穆澄心压在身下。

下一秒,穆澄心只觉身下传来强烈痛感,仿佛要被撕裂……

……

翌日清晨,白色的地毯上,衣服凌乱扔落一地。

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洒入,照在了穆澄心五官精致的小脸上。

长而卷翘的睫毛颤了颤,穆澄心从睡梦中醒来,艰难的下床进入浴室,白皙的身体上面印满了草莓的印记,无一不彰显着昨天的疯狂。

拿出手机,她把昨天录制好的视频发送给顾凉歌。

随后换上一身衣服,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扔到了床头,带着行李直接离开了这个地方。

陆慎行,结婚两年,你不愿碰我,一心守着你心头的白月光。

从此,你爱你的白月光,我也不愿意再死心塌地的和你过有名无实的婚姻。

我们两不相欠——

……

在穆澄心走后没多久,陆慎行醒了过来,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些事情。

昨天是他们的结婚两周年纪念日,即使他再不愿意见穆澄心,然而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他还是回了别墅。

他只喝了穆澄心给他的那一杯水而已,很显然问题就出现在那一杯水上。

设计他给他下药,好,很好!

陆慎行面色陡然沉了下来,眼神阴鸷的可怕,“穆澄心!”

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陆慎行冷着一张脸,“谁?”

“是陆先生吗,顾小姐现在正在急救室,你……”

话还没有说完,陆慎行就挂断了电话,穿上衣服快速的跑出去。

到达医院,顾凉歌还在急救室,陆慎行面色寒冷,“这是怎么回事!”

旁边的医护人员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昨天照顾凉哥的护工腿都软了,“昨天晚上顾小姐收到了一个视频,是……是有关于陆先生的……”

护工说着身子瑟缩了一下。

陆慎行拿过顾凉歌的手机,点开视频,视频里面的景象赫然就是昨天他和穆澄心两个人翻云覆雨的视频!

陆慎行拿着手机的手用力的握住,调到发件人,穆澄心三个字印入眼帘!

“穆澄心!”

陆慎行用力的握着手机,手背青紫紧绷,眸底是一片风雨欲来的阴翳。

第2章 我后悔了

五年后,纽约。

“穆小姐,你儿子的病情现在还算良好,但是到了后期,如果没有骨髓移植,就算是医学再好,也坚持不了多少年。穆小姐,现如今必须要找到可以适合骨髓移植的人,最快的方法就是找到您孩子的亲生父亲,和他再缔造一个小生命。”

“澄心,你爸的公司快要破产了,他突发急性心脏病,你回来看看吧——”

……

三天后,飞机缓缓降落在久违的故土。

穆澄心直接打车去了医院。

来到穆爸的病房前,穆澄心敲了敲门,穆母听到动静,“进来。”

穆澄心推门而进。

穆母转过头来,看到两个小奶娃不禁微微一怔。

随即视线落穆澄心身上,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澄心。”

穆澄心上前一步,抱住穆母,眼眶有几分的泛红,“妈,我回来了。”

穆天恒和穆天依小奶娃对望一眼,奶声奶气的唤道:“外婆——”

穆母止住眼泪,转头看向两个小奶娃,“这是……”

“妈,这是天依,这是天恒。”穆澄心分别介绍两个小奶娃。

当年扔下一纸离婚协议去了国外,没有想到的是她的肚子里面竟然多了一个小种子。

也想过打掉,但到底还是没狠下心来。

然而当她生下孩子以后,孩子却被检查出了白血病。

也可能是缘份吧,一次她带天恒去医院做检查,却发现了被弃在医院门口天依。

心有不忍,她于是在有了天恒的情况下又收养了天依,好在天依身体健康,除了刚收养的时候会有些发烧感冒。

“他们是你的……孩子?”穆母神色复杂的问道。

穆澄心点了点头。

病房里沉寂下来,穆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穆澄心知道穆母一时无法接受,毕竟自己是在出国半年后才通知父母自己已经和陆慎行离婚了。

“妈咪,外公怎么躺在床上呢?他是不是生病了?”天依清脆的奶音适时打破病房的寂静。

穆澄心抿唇,点头,“是啊,外公生病了,天恒和天依要乖,不要吵到外公睡觉好不好?”

天恒天依乖巧点头,“好!”

穆天恒和穆天依被留在了病房,穆母拉着穆澄心来到医院走廊讲话,“心儿,你和陆慎行离婚以后,他知道你有了他的孩子么。”

穆澄心摇了摇头。

穆母见她摇头,沉默半秒又道:“心儿,当年你就不应该和陆慎行结婚,陆慎行若有丁点喜欢你也就罢了,可他偏偏……”

“妈你别说了。”穆澄心打断穆母的话。

“好,妈不谈陆慎行了。”穆母转而跟穆澄心道:“你爸的公司这一次公司亏损得实在是太厉害了,除非可以拿出一千万弥补那个漏洞,否则这辈子就算是完了,还有你爸的心脏病,需要五十万的手术费……”

穆澄心闻言沉了沉眼眸,精致的小脸上一片肃重,她攥紧手指,“妈,你放心,爸的手术费我来想办法,女儿不孝,五年来一直在国外没有好好孝顺你们,以后女儿不会再离开了。”

第3章 再次见面

是夜。

穆澄心走出医院,打车去到叔叔穆天雄家。

然而她还没有走进去,就被外面的佣人给赶了出来。

一个佣人拿着扫把直接把穆澄心扫出去,随即一个身着华丽的妇人从里面走出来,穆澄心认出来那个女人就是自己的婶婶杨沁怡。

“哟,这不是穆澄心么,五年前你不是跟陆慎行离婚跑到国外去了,怎么国外西餐牛排吃腻了,知道回国了?”

穆澄心听着杨沁怡的讥诮微微垂下眼睑,“婶婶,我求你,我爸心脏病住院需要手术费,我想借五十万……”

“你家都这样了你还有脸来借钱?脸可真大,以为我们家是开善堂的呢!以后这个女人来我们家一次就打一次!有赏!”

一个女佣听到这句话,拿出一盆水,直接泼到穆澄心的身上,穆澄心瞬间就湿透了。

杨沁怡红唇轻勾,轻蔑的扫了一眼狼狈不堪的穆澄心,“真是难看呢!穆澄心!谁叫当初你和陆慎行离婚,不止穆氏,害的天雄合作伙伴也都走掉了不少,如今你家变成这样,也是活该!”

什么意思。

难道当初她和陆慎行离婚以后,陆慎行对父亲公司做了什么?

不及她仔细思索,又是一盆凉水狠狠浇了上来!

……

穆澄心回到医院,孩子们都还没有睡觉,看到一身狼狈的穆澄心,赶紧围上来,“妈咪,你怎么了?你身上怎么湿漉漉的,还有这里怎么会有小伤口呢。”

穆澄心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扯了扯,扬唇,“妈咪没事,只是摔了一跤。”

穆天恒嘟着嘴巴,略带病气的脸上不掩关心,“笨蛋妈咪,走路都这么的不小心。”

穆澄心看着穆天恒那张稚嫩的脸庞,跟记忆中的那个男人成熟冷峻的脸慢慢的融合到一起,脑子里突然升起了一个念头。

高级会所。

穆澄心端着酒杯走出来,一旁的两个服务员一脸兴奋。

“你看到没有,刚刚有那么多的大佬进来,如果他们有人可以看上我的话,那么我一辈子就吃穿不愁,也不用给人呼来喝去,做这低贱的工作了!”

“我刚刚看到陆慎行了,还是那么的冷峻禁欲,一会儿我去送菜你可不要跟我抢!”

穆澄心把酒杯放好,进去厨房里面端起302的菜就朝着302的包厢走去。

自从打听出来陆慎行每周都回来这个会所吃一次饭,穆澄心就专门过来应聘工作了,为的就是可以遇到陆慎行。

穆澄心推开包厢的门,走进去里面,把菜放到桌子上。

一只大手摸向她的大腿,穆澄心快速的后退了几步,一脸警惕的看着那个动手动脚的男人,一脸防备。

张总看着穆澄心的动作,脸色有些不好看,碍于坐在最上边的陆慎行,还是硬生生的压下去了。

穆澄心观察了一下包厢里面的人,一共有十来个人,一群人在这里谈生意,陆慎行是最为显眼的存在,面容冷峻,眸色深邃,五官如同刀斧雕凿出来一般巧夺天工,清矍淡漠。

浑身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坐在人群中仅一眼就可以看见他。

这个男人的存在感还是这么的强!

“怎么,喜欢陆总?”

张总眼睛一直直勾勾的盯着穆澄心看,修长的长腿,白皙的皮肤,还有那精致好看的脸庞,无一不让他垂涎欲滴,恨不得可以直接把穆澄心给压在身下。

一把拉过穆澄心,直接伸手把她按在了自己的身旁,手上不老实的开始动了起来。

第4章 找你算账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服务生就想做陆总的小情儿,可我告诉你,除了那个顾凉歌,还从来没有人可以靠近陆总,就算你长得再好看也没用,还是死了那条心,老老实实是跟了我算了,我一个月给你两万,包包衣服都给你买!”

穆澄心面上冷了下来,挣扎了几下没有挣扎开,整个人被他死死的按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听了张总的话,穆澄心看着张总的眼神多了几分的深意,“如果我能撩动陆慎行呢?如果我可以让他硬起来呢?”

张总忍不住笑了起来,谁不知道京都陆慎行只对顾凉歌一个女人好,有多少的女人想要爬上陆慎行的床,不是死了,就是半死不活,所以在这个会所的包厢里面,陆慎行的身边才会没有一个女在伺候,现在居然还有女人敢来打赌。

张总冷哼,“行啊,如果你可以做到,那我就放了你,如果你做不到,那就要乖乖的被我压了。”

反正现在无聊,不妨看一场好戏。

倒是他很期待待会儿穆澄心赌输了被他压乖乖求饶的模样。

张总放开穆澄心,穆澄心不动声色的拿起桌子上的酒瓶,走到陆慎行的身旁,往他的酒瓶里面倒入酒。

女人低着头,露出一截光滑纤细的脖颈来。

而灯光昏暗包厢内,陆慎行的表情恰好被掩藏在昏暗的光线中。

最终,陆慎行的目光落在穆澄心的发顶,只听他启唇缓缓开口道:“穆澄心,别来无恙……”

从穆澄心踏进这包厢开始,陆慎行就注意到她了。

堂堂穆氏千金,五年后竟沦为会所小姐,想到这里,陆慎行嘴角勾起一抹讥诮的笑。

“陆总,请喝酒。”

穆澄心不为所动,端起桌子上的酒杯要递给陆慎行,只是还没有端到陆慎行的面前,就被他挥开。

陆慎行冷眼看着穆澄心,身体微微前倾,只用两个人听见的声音道:“穆澄心,五年前你设计我下药害的凉歌差点抢救不回来,我正要找你算这笔账,没想到你却自己送上门来了。”

穆澄心一动不动的凝着陆慎行,她道:“所以呢,你想怎么惩罚我?”

“跪下!”陆慎行这般道。

“原来陆总喜欢玩这个。”

话落,穆澄心便在陆慎行面前跪了下来。

陆慎行见此微微皱眉,五年不见穆澄心什么时候换的性子,以前这女人就算他给她一巴掌,也不会轻易屈服的。

然而未等他细想,穆澄心那双柔弱无骨的手便顺着他穿着西裤的腿往上游移,最终来到他的肚腹处,不停的在那里打着圈圈。

“穆澄心,你想死吗!”陆慎行怒不可遏。

“来会所的人各有各的玩法,有人喜欢皮鞭,有人喜欢角色扮演,陆总你喜欢跪舔也可以理解,不过五年前我如果知道你有这种僻好,也不用费尽心机给你下药了……”

第5章 他的温柔不属于她

“穆澄心,看来你真的活腻了!”陆慎行眼底全是怒意,阴鸷且危险。

“我是活腻了,陆总你快吃了我吧!”穆澄心无视陆慎行眼底的怒意,总是把话把那方面带。

“你……”

陆慎行话未说完,胸口只觉一凉,低头一看,只见自己衬衫的纽扣不知何时被穆澄心解开了。

与此同时,穆澄心跪着的双脚微微支起,她的唇吻上了陆慎行的胸膛。

女人的唇柔软的不像话,陆慎行的腹下一阵躁意缓缓升起。

陆慎行阴寒着眸,却未立即甩开穆澄心,只是道:“穆澄心,这才五年没见你就跑来会所当小姐了,被其他男人上了觉得不够,跑来我这里找刺激了?”

“听说你父亲公司要破产了,怎么,你……”

陆慎行的话还没有说完,穆澄心双腿再次支高,直接吻住他的唇。

她的吻技很糟糕,只会啃,毫无章法,用力的啃着他的唇角。

……

如星火燎原,一发不可收拾,陆慎行即而反客为主,咬住她的唇瓣。

铁锈味道在嘴巴里面蔓延开来,穆澄心正疼,陆慎行却猛然甩开穆澄心,她一下子就摔到了地上。

额头磕到了桌子的拐角,磕破了皮。

鲜明的血迹顺着她的额角滑下来,好不狼狈。

与此同时,另一边一直静观全程的张总则目瞪口呆。

不是说除了顾凉歌,旦凡有目的地接近陆慎行的女人全都没有好下场吗。

这……穆澄心刚才不仅碰了陆慎行,还吻了陆慎行,两个人吻了很久,陆慎行就仅仅只是把穆澄心甩开?

……

陆慎行眸色暗的如同来自地狱的幽冥,“呵!穆澄心!五年不见,你作死的本事又长进了不少!”

穆漂亮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陆慎行,“你不是想要我跪舔你么,我跪了,也舔了。”

说着,穆澄心还用舌头卷了一下刚才被他咬破唇瓣流出来的血渍。

“穆澄心,你真让我恶心!”

“那谁能不让你恶心,顾凉歌么?”

“住口,你不配提凉歌!”

“我怎么不配,顾凉歌她是你捧在心尖上的人,可是在我眼底,她就是一个鄙视无耻的女人,我不止提,我还要骂她!”

“鄙视无耻?!”陆慎行连连冷笑,“论鄙视无耻谁也比不上你,当年要不是凉歌给我一颗肾,我早就没命了,可你却骗爷爷说是你给我换的肾,让我娶你。”

“好,真好,穆澄心,蛇蝎毒妇也难及你万分之一!”

原来到现在,他还认为是顾凉歌给他换的肾么。

那自己另一侧空空如也的肾脏位置又算什么,那腰侧的刀疤又算什么。

罢了罢了。

她早已懒的解释。

“是,我卑鄙无耻,蛇蝎毒妇也难及我万分之一,可就是我这样的人,却让你有感觉了呢——”

说着,穆澄心目光触及他的腿部,看着高高支起的东西,唇角勾勒出一抹浅笑,

陆慎行一双寒眸冷的似要杀人,穆澄心毫不怀疑陆慎行会走过来掐死自己。

可就在这剑拔弩张时刻,陆慎行的手机响了。

冷扫了一眼穆澄心,拿起手机,看的手机上面的名字,“凉歌。”

按下接通键,陆慎行讲了几句,末了又道:“好,我现在就回去,等我。”

声音温柔似水。

陆慎行挂断电话,拿起放在一旁的外套,目光有些阴戾的扫了了一眼穆澄心。

“滚!”

然后大踏步的走出包厢。

穆澄心眸色暗沉了下去,下意识的咬了下唇角,只觉得一阵钝痛。

陆慎行上了车,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自己的身下,抬起手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唇角,上面还有那个女人残存的味道。

陆慎行启动油门,车子迅速驶出原地,在夜色中只留下一道残影。

第6章 心理扭曲

几天后,咖啡厅。

伍敏握住穆澄心的手,“澄心,这里的五万块钱你先拿去应急吧,给伯父当医药费,我现在手头有些紧,拿不出太多的钱,你就先用着吧。”

穆澄心微抿了下唇瓣,眼眶有些发红,自从回国,她求过了那么多的人,没有一个人愿意借钱给她,就算是看到她都要远远的绕着走,生怕会被她赖上。

只有伍敏,主动的拿钱给她应急。

“谢谢你,伍敏。”穆澄心深吸了口气,“在这种时候会帮助我的,估计也只有你了。”

伍敏拍了拍穆澄心的手,一脸认真,“澄心,当年我出事了帮助我的也是你,如今你有难了,我自然也是应该帮助你的。”

两个人五年未见,絮絮叨叨说了许久的话,伍敏有事情就先离开了,穆澄心低头看着手上的钱,眸子暗淡了几分。

“慎行,你在看什么?”温柔的嗓音响起,陆慎行收回目光,看着面前的顾凉歌,“没什么,你想喝点什么,卡布奇诺怎么样?”

顾凉歌唇角微僵,“慎行,你忘记了吗,医生说过我不吃太多的糖类的……”

“那其它的呢?”

顾凉歌摇了摇头,“我现在不想喝咖啡了,我们去吃其它的东西吧。”

陆慎行一顿,“那我带你去吃别的。”

顾凉歌眼底闪过一丝暗色,却又很快逝去,随即点点头,唇角多了几分浅浅的笑容,“我就知道慎行你对我最好了,我想要吃我们之前去吃过的那家面店可以吗?好几没吃了,有些馋。”

顾凉歌说着,吐了吐舌头,俏皮的笑了下。

陆慎行垂下目光,合上手上的菜单,“走吧。”

穆澄心刚把钱放进包包里,抬起头就看见陆慎行和顾凉歌两个人走过来,两人看上去亲密无间。

陆慎行也瞥到了穆澄心,眼里多了几分的嘲讽,最近穆氏破产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穆氏刚破产不久,穆澄心就恰好出现在他常去的会所?

呵,巧合么?

应该不是。

与此同时,顾凉歌看到穆澄心,面色微僵,但是很快就调整回来,诧异的开口道:“妹妹,你什么时候回国的,回国怎么也不说一声,这么巧,你来这里喝咖啡么?”

顾凉歌穿着一声白色的连衣裙,声音轻轻柔柔的,面上带着几分的惨白,看上去分外的楚楚可怜,自带一股白莲花的气质,和五年前一模一样,格外令人讨厌。

穆澄心淡淡的接过话,“我可没有你顾小姐闲到有时间喝咖啡,再回我回国用得着跟你说吗,你当年插足我婚姻的时候也不是没跟我说么。”

“穆澄心,你给我闭嘴!”陆慎行的眸子锐利森冷。

顾凉歌眼眶里不知何时蓄满了泪水,“妹妹,原来到现在你还是不能原谅我,我和慎行是真心相爱的,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能体谅一下我……”

体谅?

穆澄心轻笑了一下,“那不如你也体谅体谅一下我,我现在没钱,你给我一千万我就体谅你,你看行么?”

顾凉歌没想到穆澄心会这么说,一时怔住了。

陆慎行适时出声,男人言语间尽是冷漠讥诮,“为了钱你倒是连自尊都不要了……”

即而视线转向一旁眼眶泛红的顾凉歌,语气温沐,“穆澄心就是见不得我们好,她心理扭曲,别哭了,乖……”

第7章 施舍

顾凉歌吸了吸鼻子,眼睛泛红的更厉害了。

穆澄心的指尖微微的泛白,狠狠的掐着自己的手掌心。

她真想要给顾凉歌一巴掌。

她心理扭曲?

到底是谁心理扭曲。

她要真心理扭曲就该杀了顾凉歌。

当年,陆慎行得了很严重的病,肾急速衰竭,急需合适的肾源。

当她得知自己的肾可以和陆慎行匹配以后,她就求陆慎行的爷爷,同意让院长做手术,把自己的一颗肾给陆慎行。

她至今仍记得自己被推上手术台的情形,手术室的头顶灯光惨白,被打了麻药的身体没有任何知觉,然而她却能清晰的感觉到那手术刀在划开她的皮肉,割取她的肾源。

可怕的是,躺在手术台上的她是欣然而又喜悦的。

她想啊——

有了她的肾,陆慎行以后就健康了,就不会时不时的呕血,闻医院的药味了。

她也就有更多的时间打扰陆慎行了,陆慎行也能陪她说话,跟她聊天气电影,甚至是微不足道你今天吃了吗这种问题……

只是老天爷惯会捉弄人,陆慎行病好以后,他没能陪她聊天气聊电影,甚至是微不足道你今天吃了吗这种问题他也不会问一个字。

他讨厌她,讨厌惨了。

他甚至跟她说过,“如果我身体里的那一颗肾真是你给的,那我不如立即去死,你的东西你的一切,都令我厌恶!”

……

收回思绪,穆澄心红唇轻勾,“是啊,我心理扭曲,我就是要钱,你这么说我倒是忽然想起来,当初离婚的时候我真的太傻了,一分钱都没有得到,正好今天大家都在,不如我把话挑明了吧,现在我想要来拿回属于我的那一部分。”

“陆总难道不记得当初我嫁过去的时候,我穆家的陪嫁礼也不少,陆总这么有钱,应该不至于霸占着我这个穷人家的钱财不放吧。”

说到这里,穆澄心声音一顿,想起什么似的,“对了,前几天陆总在会所里消费还没有给钱呢。”

陆慎行眼睛多了几分的阴戾,眼瞳深眯,漆黑渗人,“穆澄心!”

顾凉歌面色忽的发白,她捕捉到了两个关键字眼,消费,给钱。

猛地上前挡在陆慎行的面前,看着穆澄心眼里多了几分的防备。

“澄心,我和慎行两个人是真心相爱的,当初的事情是我不好,我跟你赔不是。”

顾凉歌转而又握住陆慎行的手,真挚诚恳道:“穆家的事情我也是最近才听说的,我是穆家收养的,养育之恩大过于天,即便穆家当初对我不好,但是我能活到这么大也是多亏了爸和妈,这一点儿我一直都知道的。”

“慎行,当初你们两个人离婚的时候,澄心确实没有拿钱,她一个人在国外生活的也不容易,现在家里面也破产了,所有的一切她都得扛着,着实是不容易,要不,要不我们……”顾凉歌抿唇,背对着陆慎行,看着穆澄心的眼睛多了几分的施舍和鄙夷。

第8章 伪善的面孔

穆澄心看着顾凉歌那张虚伪至极的面孔,恨不得撕掉她这张伪善的面孔。

“慎行,即便当初他们把我赶出来了,我心里面还是很感激他们的,要不我们……”

陆慎行握住顾凉歌的手,搂住她的腰,嗓音温柔了几许,“你身体不好,这种事情就不要操心了,我知道你很善良,但是对于某些人,没有这个必要,人善被人欺,她们对你不好,你也不用给予报答。”

顾凉歌一脸纠结,轻咬了一下唇角,撇了一眼穆澄心,似乎还想要在求情一下,但是对上陆慎行坚毅的脸庞,最后还是低下头,靠在陆慎行的怀里没有说话。

穆澄心看着顾凉歌那做作的样子,面上更是多添了几许凉薄,顾凉歌的话伤人没错,但是陆慎行的话,却是让她痛彻心扉,宛若有无数根针狠狠的扎在了她的心间上。

陆慎行冷冰冰的眼睛对上穆澄心的眼神,不知为何,有一股无名火燃烧起来,说出来的话,字字句句伤人,“穆澄心,当初留下离婚协议书的人是你,现在要来要财产的人是你,是不是等到我给你钱之后你还不死心想要在来赖上我们?”

“你们家现在就是一个无底洞,无论多少钱都填不平,你想要钱?可以选择打官司,除非官司赢了,否则我绝对不会给你一分钱。”

陆慎行留下最后这句话,带着顾凉歌直接离开。

穆澄心狠狠的掐住手掌心,直到看不到两个人的影子,眼眶才漫上了一层薄薄的水珠,整个人无力的靠左在沙发上,面色变得苍白了几分。

一只手抚摸上腰腹处的那一道刀疤的地方,脑子里面回想起当初在医院里面。

自己毅然决然说是的时候。

那个时候满心满眼都以为自己有一个令人憧憬的未来,会有一个人人都艳羡的婚姻。

结果没有想到到头来,所有的一切都为了他人做了嫁衣。

她所做的一切只得到了陆慎行厌恶,她所说的每一句话只换来他一句句刺痛心脏的利刃!

手微微的打着颤,即便是到了现在,她都从未后悔过自己给了陆慎行的那一颗肾。

穆澄心,你已经犯贱到这种地步了么。

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穆澄心去到交费处先交了费用,在去到病房。

穆母在里面陪着穆天依和穆天恒坐说话,几个人围在那里,看起来氛围很好。

穆澄心深吸了一口气,在脸上扬起一抹笑容,推开门进去,“妈,我回来了,天依天恒,今天有没有乖乖听话。”

穆天依和穆天恒一看到穆澄心就快步的跑过去,“妈咪,你回来啦!我今天有乖乖的陪着外公和外婆,我给外公讲了童话故事了呢!”

穆天依在一旁点头,“妈咪,你工作辛苦了吧,先去休息一下,我去帮你放洗澡水。”

穆天依说完奔向洗手间。

穆母一脸心疼的看着穆澄心,“都怪妈没用,如果妈可以多帮衬你一些的话,你也不至于现在会累成这样了。”

穆澄心摇头,“胡说八道些呢,妈,你们是我父母,我养你们也是应该的。”

穆母突然想起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愤怒道,“今天下午那个顾凉歌一个人来看你爸,说了一大堆风凉话!还诅咒你爸,说你爸不得好死!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女人!”

穆母越说越是气愤,“想当初我们家把她从孤儿院里面领养出来的时候,好吃好喝的供着她,就算是你出生了之后,你有的东西她也有!我们什么时候亏待过她了!结果没想到偏偏养了一个白眼狼!爬上了陆慎行那个王八蛋的床!我算是想通了!这两个人纯粹就是,王八看绿豆!要是早知道今天!当初我就不应该领养她!狼子野心!不得好死!她怎么就不心脏病死去呢!要是当初我不同意你和陆慎行两个人的婚礼,现在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了。”

小说

她偷偷生了一个他的孩子。

2021-1-3 5:37:01

小说

爱恨面前,也许没有谁对谁错。

2021-1-3 5:40:2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