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者,未必都是年轻貌美的女人……

我嫁给的是老公,但是,这个老公却总也不属于我。,婚姻中的第三者,未必都是年轻貌美的女人……
第三者,未必都是年轻貌美的女人……

第1章 新婚夜的下马威

今天是我和楚南结婚的日子。

送走了宾客,又被闹了好一阵子的洞房,好不容易所有人都走了,现在房间里就剩下了我和楚南两个人。

我坐在床边,虽然身体很累但是更多的是紧张。

我们是第一次。

虽然,婚前我们谈了很久,但是约定要留到新婚夜,这样才算是一个完完整整的婚礼。

楚南的眼神炙热,我们依偎在床上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时而看看彼此时而又羞涩的看看墙。

我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脏跳动的声音。

过了好一会儿,楚南还是没有动作。

我伸手推了推他,站起了身,朝着他神秘的笑了笑,“亲爱的,等我,给你个惊喜。”

我看到楚男眼中闪过火花,狠狠地吻了吻我,这才让我站起身,拍了拍床边的位置,“等你。”。

我瞬间脸红了起来,赶紧跑到衣柜里拿着闺蜜送我的衣裳,进了卧室卫生间。

衣服是粉色蕾丝吊带,握在手里团在一起,还没有巴掌大,挣扎了好久,但是想到闺蜜说好不容易的洞房花烛夜,总要给彼此留下一个终生难忘的回忆。

换上衣服,只有重点部位被挡住,看着镜子里自己玲珑有致的身材,我热的禁不住用手给自己扇凉。

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门,倚在门框上,我对着楚男抛了一个媚眼儿,对着他勾了勾手指,“南,我好看么?”

果然,楚南一看见我整个人都僵硬住了一样,脸涨得通红,眼睛瞪得比铜铃还要大

下一秒,他就直接冲到了我跟前,直接公主抱起了我。

以前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楚南就几次抑制不住,此时看见这么主动的我,他立即俯身吻住了我的唇,手探在了我的胸前。

我被他弄得浑身酥麻,整个人都好像没了支撑,软的像蛇一样,楚南也是急得很,呼吸粗重,一个翻身把我压在了床上。

他的眼睛里像是有一团火,快要把我吞噬,我既羞涩又期待着,闭上眼睛,等着那个时候的到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

我一惊,连忙把楚南从我身上推开,一把抓住被子挡在身上,朝着门口看过去。

婆婆脸色阴沉的看着我,站在那里。

楚南显然也被吓得不轻,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朝着婆婆问道:“妈,你怎么来了?”

婆婆原本的阴沉一闪而过,一面堆着笑意柔和的说道,“打扰到你们了?不好意思了!”一面朝着楚南招手,“儿子你过来,妈找你有点话要说。”

楚南‘哦’了一声,站起身来回头看了我一眼,就跟着婆婆出去了。

我缩在被窝里惊魂未定,这叫什么事儿?

新婚夜大半夜的,身为婆婆的竟然直接就到儿子和儿媳妇的房间连门都不敲,还有什么话,不能当着我的面儿说的?

想到这里,我连着心都跟着累了起来。只是,我也只能安慰着自己,不要胡思乱想,毕竟刚结婚,等了好一会儿,楚南还没有回来。

我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半夜2点了,楚南都过去快一个多小时了……

究竟有什么话非得这个时候说?我有些烦躁,各种胡思乱想。

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朝着床边一看,空空荡荡的楚南竟然不在!

我的心情瞬间跌落到了谷底,眼睛有些氤氲。

这就是我心心念念期待了二十多年的新婚夜?独守空房?

坐在床上好一会儿,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把眼泪憋了回去,重新收拾好了心情。

我拍了拍脸,告诉自己一定要看起来开开心心的,毕竟是结婚的第一天。

刚准备起床。

门却又开了。

我以为是楚南,结果进来的是婆婆。

她嘴一撇斜了我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道:“哟,还真是新媳妇懒上炕,这都已经太阳晒屁股了,还不起来?”

我有些委屈,昨天实在是太累了,所以一觉睡到现在,而且……今天可是我结婚的第一天啊,婆婆这是?

给我下马威么?

我心里正想着难受,婆婆又催了一声:“怎么?还不起来?等着你这样给楚南做早饭还不得饿死?”

我生怕她还要再说,连忙应声:“好,妈,我这就起来!”

婆婆又瞪了我一眼,这才反手‘砰’一声把门关上了。

眼泪,‘唰’的就滚了下来,想憋都憋不住。

我伸手擦了擦,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抽搭一边擦着,最后洗了把脸才好了起来。

收拾好了,出了房门,一眼就看见坐在客厅的楚南,走过去朝着他问道:“楚南。昨晚,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们的新婚夜,我等了你好久都没有等到你。”

“哦,我回去的时候你已经睡了,看你那么累就没有喊你。早上我也起来的比较早。”楚南一边回着我一边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口水,没有看我的脸。

我总觉得他的眼神有些闪躲,看起来很奇怪。

不过听他说,‘昨天晚上回来了’,心里舒服了些,我靠着他坐下来道:“不管多晚你都应该喊我的!”

楚南侧过脸看着我,微微一笑:“怕你休息不好,早上起来的时候我还特意轻手轻脚的,让你多睡会儿,对了,马上有亲戚要来了,你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准备的。”

“亲戚?”我原本还很高兴,一听这里,没有忍住嘟囔,“我们不是准备每月旅行,今天就出发么?亲戚这个时候来还怎么出发?”

楚南目光闪躲,支支吾吾的说道:“我们这才刚刚稳定一点,而且妈她在这里,留她一个人……”

我听着急得不行,新婚夜没有留下美满的回忆,这要是蜜月也泡汤了,我可不干!

这时,婆婆从厨房里出来,手里端着两碟小菜,‘哐当’一声丢在餐桌上:“不去,去什么去,这刚结婚刚买房,哪里哪里都要花钱,还去蜜月旅行?”

“钱多的烧得慌啊?会不会过日子!”

我知道年纪大的人消费习惯不一样,也不想和婆婆有什么争执,便耐心的解释道:“妈,这结婚一辈子只有一次,我和楚南都想留……”

婆婆冷笑一声:“谁结婚不是一辈子一次,就你是一辈子一次?”

“而且,这种事谁说的一定!”

第2章 二人行的第三者

“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敢置信的看着婆婆,这新婚第一天,她竟然说这样的话,这是在诅咒我和她儿子不会长久么?

婆婆一点也没有觉得自己说错了话,朝着我走过来,气势汹汹的样子:“什么意思?我这第一天过来,你们就要蜜月旅行,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我还要问你什么意思呢!”

“乱花钱也就不说了,还想故意支走我儿子,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这里,你就是这么做别人媳妇的?”

我有些无语,最开始的时候,我哪里会知道婆婆过来住!

早在我和楚南谈的时候,我闺蜜和爸妈就给我分析过来,和单亲婆婆住的种种不便,所以我就想清楚了决定不和楚南住。

结果临了,结婚在日程上了,楚南又来各种央求我,要把婆婆接过来住,我无奈才答应的!

而那个时候蜜月旅行我们都已经定下来了!

我心里十分的不舒服,又不想在第一天就和婆婆发生矛盾,还是尽量软着态度说道:“那个时候我们并不知道您过来,而且机票都已经定了!”

“以前不知道,现在也知道了,机票我已经让楚南退了!还有那个蜜月旅行,也已经退了。”

“退了?”我震惊的看着婆婆,不明白怎么连说都没有说一声就退了,这是连最起码的尊重都不给我么?

婆婆的态度十分强硬,‘呦’了一声:“怎么了?退了就退了,你还有意见了?”

听到这里,我再也没能忍得住:“妈、楚南,做出这种决定你们是不是最起码和我商量一下?”

婆婆双手环胸十分不耐烦的样子:“就没告诉你怎么着了,是我让楚南退的,你一又是亲哪个来都找我!别烦楚南。”

“好了,就这样!吃早饭!”婆婆哐当坐下来,摆着筷子,那态度完全不容置疑!

听到这里,我再也没能忍得住,完全没有想到一向宠着我的楚南,竟然一点都不和我商量,就自己做了决定,委屈得不行,朝着他看了过去,颤声问道:“楚南,你结婚之前答应我的……”

楚南目光闪烁着,没有做声。

婆婆‘啪’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眼睛睁得老大:“我说你怎么回事啊?我都这样说了,你还在这边缠着楚南陪你去,你嫁进来就是为了分开我们母子的是不是?”

“我没有!”我被婆婆无理取闹的说急了,忍不住提高了嗓子回了一声。

这一嗓子下去,了不得了,婆婆跺着脚拍着巴掌哭喊了起来:“诶呦,你这个女人,结婚之前倒是看起来有模有样的,现在结婚第一天就变了样子,要分开我们母子,我这苦了大半辈子的人了,到了以为要想儿子的福,没想到哟~我这样怎么过得下去,还不如回我的乡下去!”

我被婆婆哭喊的一愣一愣的,完全不明白怎么就弄成了这幅样子。

我说了什么了么?

我质问了一下自己老公明明答应好的蜜月旅行商量都不商量就取消了,我错了么?

楚南连忙站了起来,直接绕过去,一面安慰着婆婆一面小心翼翼的扶着她进了房间,丢下了不明所以的我。

站在客厅里,我第一次明白了婚前闺蜜们说的,单亲妈妈和儿子母子关系是牢不可破的。我就这么直接被楚南忽视了,我现在明明应该是最需要安慰的,而楚南直接当做没有看见,去哄了婆婆。

我知道楚南的难处,可是但凡楚南在去扶婆婆的时候,给我一个安慰的眼神,我也不会这么难受。

此刻,我觉得,在这段家庭关系中,我就像个第三者!

楚南过了好一会儿从房间出来,这才哄着我说了好多好话,又找了各种借口让我让着婆婆。

虽然我的心里依旧不好受,但是毕竟是新婚,而且我和楚南也已经这么多年的感情了,不看僧面看佛面,我最终还是决定忍着。

中午准备了午饭,主动去喊了婆婆吃饭,这事儿就算这么掀了过去-

晚上,想到昨天没有进行的洞房花烛夜,我便打算弥补一下,再次换上了那套衣服,又画了一个淡妆,把房间的灯光调暗,再来点柔和的音乐。

准备妥当,两个准备休息的时候,婆婆又来了!

十分焦虑的样子,朝着楚南,说房间里的电视机坏了,让他去看看。

我简直无语,电视机坏了明天让人来修就是,楚南又不是专业做这个的,让他去又有什么用呢!

可是婆婆那个架势,我知道我但凡要是说一句拦着的话,估计我又会变成了不孝顺长辈,恶意挑拨母子关系的恶媳妇!

心累的很,一来有了昨晚的事,和楚南没有圆房成功,楚南心里应该也有数,应该会早点回来。

我便没有多说话,静静的在房间里等着。

结果,和昨天一样,等到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楚南还是没有回来,再醒过来,楚南已经起来,去了客厅。

我终于是抑制不住了!换做是谁,新婚两夜老公都没有和自己亲近,都会受不了吧!

我刚准备发作,楚南正在收拾东西,先喊了我:“起来啦,赶紧准备一下,回门啊!”

这才想起来,今天是新婚第三天,我们是要回门的。

我面色很不好看,却只好忍着。

楚南接着又凑到我耳边说道:“妈给准备的礼物,你看虽然很平常,但是这么多东西,花了不少心思呢!”

我看了看确实不少的东西,心里好受了些,至少婆婆面场上的事情,还做了。

本着晚辈不要计较的态度,我主动跟婆婆去打了声招呼,就和楚南回娘家了。

一到家,爸妈拉着我们嘘寒问暖了好多话。

妈妈还偷偷问我新婚夜怎么样,我有些尴尬,只能敷衍着过去。

妈妈看我神色不对,也只是以为我是害羞,没有多问。

按照地方习俗,回门是要住上一宿的。

可是!

刚刚躺下,婆婆的电话又来了!

第3章 震惊的一幕

我的脸黑着,按照前两天晚上的经验,不用想就知道,楚南肯定又得回去,找他妈。

果然,挂了电话,楚南舔着脸过来央求我:“欢颜,我妈那边有点事情,我们跟你爸妈说一声,先回去吧!”

我火怎么也抑制不住了:“你们这不是欺负人么?在家也就算了,这还是在我娘家呢,哪有这样的。这么晚了还非回去不可,你让我爸妈怎么想?”

我气得侧过身子不去看楚南。

楚南又过来掰我的肩膀,揉了揉,声音也柔和的能掐出水来,继续说着:“好老婆,知道前两天晚上没有陪你,让你受委屈了,都是我的错好不好,你不要生我的气了,乖,跟我回去吧!”

我的心这个时候其实已经有点不争气的软了,面上却还是有些拉不下来,坐在那边依旧不理他的样子。

心里暗暗的打算着,楚南要是再多哄我几句好听的话,我就跟他回去。

结果,楚南竟然没有再哄,坐在我的身后好长时间不说话,尔后叹了一口气,转身出去了。

我一回头,看见他竟然自己去我爸妈房里说了一声,就直接回去了。

刚刚下去的怒火,再次涌了上来气得不行,眼泪不争气的唰唰的滚了下来。

一个人在房间呆了好一会儿。

外面打雷又下雨,雷声一声盖过一声。

爸妈进来了,他们怕婆婆真的有什么事情,让我也回去看看,毕竟要是没事,谁会在这种情况这种天气非得让自己儿子回去一趟呢!

爸妈帮我叫了一辆的士。

无奈,我只能也回去了。

到了家,我才发现,早上走的匆匆的,并没有带钥匙,只能敲门。

结果,敲了半天也没有人开门,我又从包里掏出手机,给楚南打电话,电话通了却也没有人接。

这时,我想起刚刚楚南走的时候的表情,我也有些急了,婆婆该不会真的有什么事情吧?

又敲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人开,我便直接叫了开锁公司。

门是开了,客厅黑乎乎的,没有一个人。

婆婆的房间里,隐隐一点点的光线传出来,我脑海里浮现不好的事情,担心的立即冲了过去。

推开门,整个人僵硬住,好像被雷劈了一样。

我竟然看见……

婆婆和楚南睡在一个被窝里!

而且婆婆还像个小女人一样牢牢的抱着他,依偎在他的怀里!

我整个人傻在哪里,脑袋嗡嗡的响着,完全忘记了思考。

看见我进来。

楚南也只是轻轻推了推婆婆,而婆婆却依旧紧紧的搂着,完全没有松手,理所当然的朝着我说道:“欢颜也回来了?”

“恩,我爸妈不放心,给我叫了车回来了,所以……你们这是?”我已经气得浑身发抖,声音颤栗,却依旧强迫自己冷静着,拳头捏的紧紧,指甲嵌的肉里生疼。

楚南依旧维持着那个姿势,没有动。

婆婆巧笑着,朝着我理所当然的解释:“哦,是这样的,我怕打雷,以前打雷的时候,都是楚南陪着我!”

我整个人石化。

我可以理解他们单亲母子的关系比寻常母子的关系更亲密,也可以理解婆婆对楚南的占有欲,甚至还可以理解婆婆从我嫁进来的那一秒就对我有着明显的敌意。

但是我绝对不能接受我的婆婆和我的老公像对情侣一样,在一起容不得任何人插入进来!

这会让我觉得我自己的老公是个奇葩!

突然,我又想起来,前两天的新婚之夜……

整个人的寒意一阵盖过一阵,难道说……

前两天晚上他们就是这么度过的?

我用最后一丝理智朝着楚南看过去,我并不完全相信婆婆的话,大学的时候我和楚南是同学,楚南不可能每次打雷下雨的时候都陪着婆婆的。

然而,楚南平静的解释,生生的掐断了我最后如同藕丝一样的理智。

他悠悠的说:“是啊,欢颜,妈妈她特别害怕打雷,我没有爸爸,所以从小都是我这样保护她,读大学的时候,我明明分数已经达到了其他省的名牌大学,也要留在这个城市,就是为了打雷下雨的时候,半夜我还能打车回家!”

楚南的话语里完全没有觉得自己这样有任何不妥,我甚至在他的话里面听到了一丝丝的骄傲!

我几乎不能呼吸,完全无法接受,怔怔的看着他,问道:“你不觉得这样很奇怪么?你已经这么大了,而且你已经有老婆了!”

楚南脸上的平静瞬间被打破,像被触了逆鳞一样,跳起来反问:“有什么奇怪的?无论我多大,有没有老婆,我都是我妈的儿子,保护妈妈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也是全天下当儿子的理所应当做的的事情!”

我被吼的一愣,眼泪‘哗’的一下淌了下来,哽咽了一下:“所以,你准备一辈子都和妈睡,让你老婆我独守空房?”

楚南微愣缓了一下:“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婆婆也跟着后面眨着眼睛无辜的解释:“欢颜啊,你是不是误会了,前两天晚上楚南只是坐在我的床边,陪我说话,并没有和我睡在一起啊。”

婆婆的话说完,楚南刚刚缓解的神色又凌厉了起来:“你确实误会了!还要我再说几遍?前两天晚上我回去的时候你已经睡了!”

“你以为我傻?前两天晚上你根本就没回来,故意骗我说你回来了!我就问你一句,是不是?是不是准备一辈子这样?”我再也没能忍住,直接将所有的事情摊开了说。

楚南噤住,不做声。

婆婆咬着唇,缩在楚南怀里看着我,楚楚可怜的哀求着:“欢颜,我,我真的害怕打雷,你别生气,我们只是一时改不过来。”

“楚南,你也不要为了我和欢颜吵架。”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她这幅样子,像极了电视剧里的那些不要脸的女人故意耍的欲情故纵的手段。

我不想听她多说什么,只想听楚南怎么说,于是我再次看向楚南,态度坚决的逼问道。

“楚南,你回答我,这辈子是不是就准备这样?如果是,我退出!”

第4章 坐在他的腿上

楚南迟疑了好一会儿,我好像看见被窝下婆婆的手轻轻推了一把他。

楚南这才终于从床上站了起来,保证:“好,那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和妈睡在一起,但是如果打雷,我还是会过来陪妈。”

婆婆连忙也跟着保证:“我以后也,也注意。”

看着这样的婆婆,和之前白天强势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我隐隐觉得不对劲,可是又想不到哪里不对劲。

最后,只好不再多想,勉强的答应了下来,但是心里却种下了一个疙瘩,再也抚不平了。

晚上回到房间里。

楚南靠过来想要碰我。

一靠近,婆婆和楚南依偎在一起的那一幕就闪现出来,我就会觉得一阵压制不住的恶心。

我伸手推开了楚南,自己缩在一团,睡了。

楚南也因为我的举动,背过身去,没有理我。

一整夜我们就这样各睡各的,他早早就打着轻鼾,而我却失眠一整夜。

第二天,我就去上班了。

因为蜜月旅行的取消,婚假也算是作废,与其窝在家里天天面对着婆婆,还不如去上班。

我乌黑着一个大黑眼圈,闺蜜杜红一看见我,就暧昧的撞了上来,神秘兮兮的问道:“呦,顾欢颜,这新婚燕尔的,你这大黑眼圈的,是不是想告诉我们办公室所有人,你老公太猛了?太能折腾你了?整的你这样一幅憔悴的样子!”

说完杜红咯咯的笑着,像一朵杜鹃花一样。

我有苦难言,只能笑着摇了摇头,随意找了一个借口打发了她。

然后赶紧,投入到工作里,一上午人都浑浑噩噩的。

下午才发现,之前因为准备蜜月,所以一部分工作要用的材料被我带回了家里,准备应付紧急情况的时候用,而今天过来的时候我却忘记带了。

无奈,只好回家去拿。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心神不宁,结果到家一开门的时候。

我就看见了婆婆坐在了楚南的腿上,手里端着一碟子水果,亲密的喂着楚南。

我一瞬间惊讶在那里,楚南没好气的样子,问道:“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婆婆也跟着不满的样子,说道:“是啊,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在上班么?也不提前说一声!”

提前说一声?

我倒是不知道,我回自己的家,还得提前说一声!

我冷笑一声,实在是受够了,直接回道:“没有提前说一声,打扰你们了是吧?”

“你,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不能和自己儿子睡一起,现在亲密一点还不行了?”婆婆从楚南腿上起来,伸手指着我说道,恢复了凌厉的样子。

楚南也跟着站起来,十分的不满:“妈说的对,欢颜,我都答应你了不和妈妈睡一起,现在连这样只是坐在一起都不行了么?还被你说的好像很不堪的样子!你真是太过分了,”

我气血上涌,一下没有压得住,直接吼道:“我过分?是你们这样本来就很不堪!全天下有几个像你们这样的?”

楚南一个健步上来,反手就是一掌。

‘啪’我的脸被打得重重的偏到一边。

楚南跟着一声呵斥:“够了!”

我整个人愣在那里,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好一会儿我才悠悠转过脸,看着面前的男人,不敢置信,这个就是我爱了多年的男人?刚刚就是这个男人动手打了我?

眼泪无声的滑落,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此时只觉得自己真特么多余!

我默默的开始收拾衣服,这个家我真的是一天也不想呆了,期间楚南过来拉我,试图挽留,我挣脱了,直接无视,然后回了娘家。

我走了就好了,这对母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什么能分得开他们了!

回到家。

看着熟悉的环境,那一瞬间真的好难过,后悔自己怎么就要死要活充满期待的要嫁人了呢?

爸妈见我脸色不对,过来问我。

为了那样的事情回娘家,我实在难以启齿,只简单的说和楚南吵了架。

妈妈劝了我好多,什么夫妻吵架正常啊,什么刚刚结婚要肚量大啊……我越听心里越烦躁,也越委屈,只觉得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噎。

傍晚,楚南来了。

爸爸直接就没有开门,楚南就站在门口一声一声的喊着:“爸、妈,我错了,我不该让欢颜受委屈,你们让我接她回家吧!”

我躲在房间里眼泪簌簌的。

楚南喊了好久,最后妈妈还是过去开了门,放了他进来。

楚南来到房间里,我的心寒的透透的,侧过身子不理他。

楚南却又舔着脸过来,就是道歉,又是哄我,和在他妈妈面前的样子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怕了,怕他回去之后见到婆婆之后,又会没有任何原则的站在婆婆的一边,便。仍旧不理,

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时候,楚南竟然‘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指天发誓的样子说道:“欢颜,我错了,你原谅我吧,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什么事情都向着我妈妈了,只是我一看见她那个样子,我心就像是少了一块儿,控制不住,你就看在她为我付出这么多的份上,原谅我吧!”

“求求你了,跟我回去吧!”

说道最后,楚南竟然像是要哭出来了,伸手过来拽我的衣袖。

看着楚南这个样子我又是无奈又是气愤,再加上两天的委屈,没控制住吼了出来:“楚南,你太过分了!我们这样还叫结婚么?有谁结婚和我们一样?”

“你这样做对得起我么?结婚之前你和我谈的时候都是怎么保证的?可是你妈妈一过来,就什么都变了!”

这一声吼,爸妈听到了动静也过来了,一开门看见了楚南跪在地上,妈妈脸色立即变了,一面拉着楚南起来,一面问我怎么一回事。

我声音哽咽了一下,我不想说也不能说,更说不出来,只顾哭着,气氛僵在哪里!

楚南不好意思的朝着我爸妈开了口解释,态度还算是诚恳:“爸妈,都是我的错,我妈她说了欢颜几句,我没帮她……”

“我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有事情肯定都会向着她的!”

第5章 床头有人

妈妈一听‘诶’了一声叹了口气,劝道:“欢颜啊,这事儿结婚之前我和你爸就说过了,你婆婆一个人拉扯大楚南,有了矛盾楚南忍不住帮着她,也是正常的,你之前也说过,你做好准备了,现在就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啊!”

“我……”我眼泪梗在喉咙里,苦得心都酸了!

“这刚结婚,你就闹着矛盾不愿意回去,这左邻右舍的看见了也不好,欢颜你还是跟着楚南回去吧,夫妻俩人的事,也该夫妻俩人关着门自己商量,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爸爸也跟着心疼的劝解道。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哽咽道:“爸、妈,我知道了,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说的什么话,你永远都是爸妈的女儿,无论什么时候有事情都可以……”

爸妈又说了一些话,我耳朵嗡嗡的却怎么也听不下去了。

我知道他们说的没错,这些道理婚前他们不知道给我分析了多少遍,我还是蒙头一下子扎进去了,像头牛一样,要嫁给楚南的决心,怎么也拉不回来。

爸爸妈妈又劝了很久,楚南也指天发誓各种誓言,最后我还是跟着他们回去了。

回到家,婆婆给我们开的门。

相互见到的一瞬间,我们脸上都有些僵硬,我没有开口。

婆婆先说了话:“欢颜回来啦?”

到底是长辈,即便是心里不痛快,面上的礼节也不能落了下风,我也喊了一声:“妈!”

婆婆立即像是变脸一样喜笑颜开,把我迎了进去。

我当然知道这‘喜笑颜开’里面的水分有多大。

不过到底还是回来了!

我的心里依旧不踏实,横亘在心里的那条沟,即便我自己编排这各种理由,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跨过去。

楚南也看出来了,回来之后也不主动和我说话,晾着我我乐得清静。

只是偶尔这种感觉,让我觉得他对我好,只是因为他欠缺一个名义上的老婆,所以只要我回来了,这个家里有一个老婆供着就够了。

至于是不是实质的,又有什么打紧!

晚上,楚南说要去婆婆房里看看婆婆,顺便再调解调解。

我心里虽然不痛快,却也懒得再说什么了,只随了他去了。

不过,女人有的时候又是那么奇怪,虽然当时我让他去了,晚上我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坐的时间越长,心里的气就越滋长。

胡乱的想着,觉得他也实在是太过分了,即便是装装样子,也应该收敛一点,没有想到还变本加厉,刚把我接回来,又陪着婆婆不回我们的房间。

我最后实在是没有忍住就过去看了一眼。

推开门,两个人只是低着头坐着说话,看见我进来停顿了一下,然后又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继续说话。

我虽然气愤,但是却不好说些什么,就回去了。

半夜的时候,楚南回来,脚步很轻,我睡得迷迷糊糊,却还是感受到了。

但是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黑夜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监视着我,这种感觉像是绳索把我勒住,让我呼吸渐渐发紧。

过了很长时间,一直是这样。

我没办法继续睡了,睁开眼,结果一眼就看见婆婆像是幽灵一样无声无息的坐在我的床边,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楚南。

我吓得尖叫一声,猛地坐起了身来。

楚南也被我吓了一跳,连忙开灯,看见了婆婆很淡定的继续躺下了,还埋怨的说了我一句:“还以为闹贼了呢,妈过来,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我一边拍着胸脯一边没好气的回着:“不管是谁,大半夜不开灯坐在床边上也会被吓到的,好吧!”

婆婆不好意思的看着我,带着些委屈说道:“我习惯半夜给楚南盖被子,所以就过来看看。”

“习惯、习惯……现在我和楚南已经结婚了,那些习惯妈您就不能改一改?”我仍旧是没有缓过来,顺口就回了一句。

婆婆一愣,眼泪瞬间就下来了,跟变脸似得,抽抽搭搭委屈的不行:“我,我知道了~”

我一看,也是无语,那副样子就好像我把她怎么着了似得。

楚南看见婆婆哭了,立即就坐了起来,声音里满是不满的说道:“欢颜,你就不能体谅一下我妈,我们已经什么都依着你了,你还要怎样?”

楚南这样一说,婆婆哭得更厉害了,一抖一抖的劝着:“楚南,少说一句吧,妈没事。”

我懒得搭理婆婆,知道婆婆这样说不过是为了火上浇油,没安好心。

果然,楚南的怒气更加大了,直接朝着我吼了出来:“现在你在家里就是祖宗,我和妈什么都要让着你,就是这样你还要把妈气哭,你说说你,还有良心么?”

我看着楚南的样子,好像我此时就是十恶不赦的人,气得说不出话来,声音发抖:“良心?楚南我和你一起四年,你摸摸自己的良心说说,我有没有良心?”

楚南被我这么一冲,气得抱着被子就出去了。

婆婆此时也不哭了,眼泪还挂在眼眶里,却露出了狡黠凶狠:“你和我吵就是了,和楚南说什么,总有天作得夫妻两个人没了感情,你才开心是不是?”

我气得说不出话来,婆婆转身出去,反手把门关上发出‘砰’的一声。

我躺在床上再也睡不着了,想着婆婆说的,‘夫妻两个人的感情’,我迷茫了,我不知道我和楚南四年的感情,现在究竟算什么。

楚南又跟婆婆去房间了吧,他们就睡在一起了吧?

呵,说到底,都是找些借口而已。

第二天要上班。

我强行逼着眼睛,逼迫着自己睡了。

天快亮的时候,我却又怎么也睡不着了,起身去上厕所。

一开门,我就看见了楚南睡在了沙发上,手里正是刚刚从床上抱走的那床被子,说不出来的滋味,五味杂粮。

那一刻,我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过分了。

也许楚南和婆婆是真心的,开始改了,只是一时改不过来而已。

我反问自己是不是太没有耐心,对他们太没有信任了?

第6章 我不是陪酒的

我朝着楚南走过去,微弱的光撒在他的脸上,看着这个自己爱了4年的男人,我的眼睛忍不住氤氲了,伸手轻轻的摸了摸他的脸。

楚南缓缓地睁开眼睛,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我吓了一愣,楚南把我搂在怀里,小声的哀求着:“欢颜,对不起,下次能不能就让着我妈一点,就算是为了我好不好?”

“我知道我晚上又帮着妈说话了,可是我看着她哭,我控制不了我自己。”

楚南的声音又无奈又软弱,听着我一阵阵的心疼。

我反手拍了拍他的背,轻轻的答应了一声:“好!”

天亮了,简单的吃过早饭,我们就各自上班了。

也许是因为楚南后来的示弱,所以今天一天的心情都还不错,下班的时候,闺蜜杜红让我一起聚餐,想了一下,刚好再放松一下,便给楚南发了条短信说了一声。

楚南非常贴心的还让我好好的玩,我便高兴的跟着去了。

只是到了地方我才知道,聚会的地方竟然是夜总会。

站在门口我不太愿意进去,杜红才提醒我说,在大学一个宿舍的时候,大家都说好了,毕业之后要来一次体验人生。

所有人都是未婚,就我一个人结婚了,也没有人和我感同身受的,觉得来这里有什么不妥,就没有提前和我说,直接定下来了。

无奈,我也只有进去了。

到了包厢里。

清一水的都是大学的好姐妹,心里的不快一闪而过。

端着酒杯和她们闹在了一起。

一时兴起,杜红调侃着对我说道:“你这小妮子,一毕业就和楚南结婚了,可羡慕死我们了,今天晚上你多喝点,就算是对不起我们!”

其他的姐妹们也一拥而上,说我是她们之中最幸福的人了。

杜红又开始朝着我灌酒。

我心里有苦说不出,只能苦笑,一杯一杯接着她们灌过来的酒,渐渐的有些醉了。

小肚子涨的很,偏偏包间太小不带厕所,只好憋着出去找从厕所。

迷迷糊糊,兜兜转转的,上完了厕所,却一时不记得包厢了,便猫着一间一间的找。

突然,一只强有力的臂膀,把我拽了进去。

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清醒了一半,一看包厢里全部都是陌生的男人,旁边还陪着衣着暴露的小姐。

抓着我的男人,伸手把我拖着往位子上走,也是醉呼呼的,嘴里嘟囔着:“xx啊~你怎么才过来,我们都有人陪了,就我那个兄弟还没有人陪,你快过去。”

我一听,就知道他一定是把我错认成了那种女人,心里怕急了,连忙挣扎着解释:“不不不,我不是,你们找错人了,我也是过来玩的,不是那种女人。”

“装什么装,知道你是来玩儿的,不是来挣钱的,别急着解释,哈哈哈,跟你说,我兄弟可是一表人才,陪好了,你也爽!”说完,一下搡在我的背上,把我推进了一个男人的怀里。

我直直的撞了进去,鼻子砸的一酸,不过和刚才那个男人身上冲鼻的酒味不同的是,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十分的好闻,像是淡淡的薄荷草味道。

顾不了那么多,我赶紧从那个男人的怀里爬了起来,转身想要走。

手,却再次被抓住。

我快要哭出来了,转过身去想要哀求,结果一眼就撞见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很清醒的样子。

顿时,我松了一口气,赶紧开口朝着他解释:“不好意思,我出来上厕所,不记得房间,走错了,我真不是你们要的那种人,我也是过来玩的客人。”

男人静静的看着我,好久不说话。

我的心漏了半拍,想着,完了,完了,难道说遇到了蛮不讲理的流氓?

想着已经结婚的我,要是在这种地方,被那个了,那我简直就要去跳河了。

就在这个时候。

男人突然开口了,喊道:“许欢颜?”

我一怔,愣了半天,觉得他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

他忽然幽幽一笑,“高二三班,第二排第二座的许欢颜,怎么不记得我了?”

他这么一提醒,我忽然想了起来,这个男人是我的高中同学荣霍,而且高中时期还非常有名,听说是个非常有钱的富二代,上学的时候出行都是豪车。

而我那个时候低调又不起眼,自然和他没有什么交集,时间长了也就忘了。

没有想到他还能一眼就能认得出我。

边上的人,注意到了我们,立即为了过来开始打趣着:“呦,没有想到原本的妹子没过来,还帮荣哥找到了一个多年不见的相好了!”

“荣哥,等会儿要不要我给你安排一个好房间啊,保证东西活全全的!”

“是啊,荣哥,晚上潇洒了,可还得谢谢我认错了!”

虽然我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合,却也听出了他们话里的意思,脸红的抬不起头来。

荣霍朝着他们淡淡的斜了一眼,一醉鬼立即噤了嘴,我就知道荣霍身份肯定不一般,还是场应酬的主角。

我不喜欢在这种氛围里待着,荣霍似乎看了出来,拉着我起身,朝着他们说了一声,便送我出去。

到了门口,我朝着他说了一声谢谢,就要自己走。

没有想到他的手还是没有松,脸上带着不明的笑意说道:“你方向感不好,我送你,你告诉我包厢号吧!”

我愣了一下,想要开口拒绝,可是又想到自己路痴的属性,还是报出了包厢号。

荣霍仰头哈哈一笑,拉着我的手腕继续走着。

刚想挣脱,却已经到了包厢里。

姐妹们,一看见我和荣霍的出现,荣霍还拉着我的手,就一脸坏笑的围了过来:“好啊,欢颜,有老公了,还敢在这种地方勾搭帅哥,看不出来啊你!”

杜红也附和着:“就是,就是,以前看着你那副老实的样子,原来是装的!”

我连忙摆手想要解释,身边的荣霍却先开了口说出让人吐血的话。

只听他说道:“哦?欢颜竟然已经有老公了,不过,你们怎么不觉得我就是她老公?”

姐妹们一下就炸了,叽叽喳喳的吵吵了起来。

我气得不行,狠狠的瞪了荣霍一眼:“谁是你老婆!”

第7章 想不想我

见我生气了,荣霍才一摊手,妥协道:“好啦,好啦,我实话实说,我是她的高中同学,刚刚碰巧遇到了而已。”

姐妹们切了一声散了开来,继续玩了。

我瞪了他一眼,也坐了下来。

荣霍却半点没有要走的意思,我忍不住开口提醒:“荣霍,你该回去了,要不然你的那帮兄弟可玩不转了!”

“没关系,和他们一帮臭爷们玩有什么意思,哪里有我在这里脂粉环绕来的好!”荣霍说着,还朝着边上的姐妹们抛了一个媚眼。

惹得一帮大龄单身女青年跟着后面附和着:“是啊,是啊,就留在这里,欢颜,反正他也只是你的高中同学,刚好给我们姐妹开开荤。”

荣霍得意的朝着我笑了笑。

我无语的扶额只觉得真是丢脸丢到家了,我怎么会认识这么一群饥渴的女人。

不过,一整晚有荣霍在,气氛真的不一样了,荣霍十分的风趣幽默,又每个人都能兼顾到,逗得所有人都笑口颜开,直呼不过瘾,下次还要再约。

只是时间不等人,包厢时间到了。

第二天我们一个个都还要上班,就散了场。

姐妹们正好四人一组打的回去,我一个人落了单,打了很久都没有再打到车,只剩下黑车了。

刚想准备上一辆黑车,荣霍开了车到了我的面前停下,开口说要送我回去。

我想了一下,反正是高中同学应该也没有什么关系,而且这么晚了,黑的确实不安全,我便上了车。

到了家门口。

刚准备下车,荣霍又拉住了我的手臂。

我眉头一皱,心里不太舒服,刚想发作,荣霍就先开了口:“138********,我的手机号,你的呢?”

我看着他不说话。

荣霍又是轻佻一笑,薄唇上扬十分的魅惑,“留个联系方式,你的那些单身姐妹,说不定会问你要呢!”

我想了一下也是,别人不说,以杜红的尿性绝对会问,便也报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荣霍没有再纠缠,开着车走了。

我松了口气,迈着步子快速的上了楼梯。

想着这么晚了,楚南和婆婆应该睡了,便自己拿出了钥匙开了门。

结果,一开门,楚南和婆婆两个人像石尊一样坐在沙发上,阴沉着脸,吓了我一跳。

我拍着胸口,呼了一口气,正准备开口说话。

婆婆先开了口,声音鬼里鬼气,满是讽刺:“呦,做了亏心事了?我们开着灯坐在这里,还吓成了这个样子!”

我当然明白婆婆说的是什么,直接回道:“妈,说话讲证据,我做什么亏心事了?我是回来了晚了点,可是我也是跟楚南说过了才去的。”

有了那天楚南的那个拥抱,我还刻意把语气说的平缓了一些。

结果婆婆,仍旧是没有半分领情,反而更加过分的说道:“没有做亏心事?没有做亏心事,大半夜的还坐着男人的车送回来,要下车的时候还你侬我侬的各种舍不得,他还拉你手了,这叫没有亏心事,那欢颜,你的心是有多大?”

我听到一愣一愣的,算是听明白了。

原来婆婆说的是荣霍,显然刚才她一定是站在阳台上看见了。

楚南的脸色此时也非常的难看,完全不相信我的样子,他一定也是误会了。

我心里被冤枉是很难受的,但是深更半夜被男人送回来,而且他还拉了我一下,被看见确实很容易误会,我便耐着性子,解释着。

“妈,楚南,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那个人是我的高中同学,今天玩的时候刚好碰到了,我回来又打不到的士,就送我回来了,刚刚他拉我一下,是因为想跟我留一个联系方式,就是这么简单,你们不要想多了!”

婆婆三角眼睛一挑,尖着嗓子哼了一声:“想多了?是我们想多了,还是你早就已经把谎编好了,说的一套套的,一个破绽都没有,就算是真的,也像假的了!”

“你、算了。”我气得一噎,想想和婆婆实在是说不通,便伸手去拉楚南:“楚南,你相信我,我和你在一起那么多年,你应该知道我的为人的!”

楚南猛地挥开我的手:“就是因为知道你的为人,所以才相信你,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信任的?”

我一个重心不稳,摔倒在地毯上。

楚南直接从我的身上跨过,‘砰’的一声摔上门,进了客房。

我侧过头,看着楚南离开的方向,眼圈红着。

婆婆双手环着胸,低下头来看着我,冷声道:“自作!”然后转身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我坐在地毯上,想要等一会儿楚南会出来看我,解果没有,心里由伤心转为怨气,从地上爬起来,进了房间。

半夜。

楚南进来了。

我以为楚南是过来和我道歉的,却没有想到,他直接压在了我的身上,开始扒着我的衣服。

我反应了过来,心里本能的抗拒,伸手推开了楚南。

楚南却再次翻身将我压在身下,伸手把我的手反剪在头顶上,完全也不管我这样是不是难受,疼不疼。

我忍不住喊了出来:“楚南,你想要干什么?”

“干什么?做夫妻该做的事情!”楚南低吼着,眼睛里的眼神,可怕极了!

我的腿乱蹬着,他一下岔开了我的腿,我倒是不知道他能够这么熟练。

一个东西抵着我,我又干又涩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哀求道:“楚南,我疼,你不能这样不顾我的感受。”

楚南没有理我,而是继续想要进入。

我又是疼又是害怕又是觉得屈辱,双腿拼命的胡乱蹬着,一脚把他蹬下了床。

楚南怒了。

黑夜里,像是一头狮子一样咆哮了起来。

“贱人,在外面被其他的男人碰过了,连自己的老公都不让碰了么?”

‘砰’楚南又出去了。

我抓着被子,蜷缩在被窝里,想着差点被自己的老公婚内凌虐,再也忍受不住了,呜呜的哭了起来。

门却又开了。

婆婆开门进来了。

咋咋呼呼的喊着:“就知道你这个女人不是个好东西,怎么着了?自己的男人碰你还不愿意了,你还以为自己镶金了?不要脸的东西,有本事就和外边的男人过去,和外边的男人混完了,回来了为着野男人守着身子,想恶心谁?”

“呸!不要脸的东西!”

第8章 谁下贱!

婆婆的话越来越难听。

到了最后,简直是不堪入耳,什么戳心就捡什么来说。

我什么时候受过这种侮辱,刚被楚南的事情闹得,也没有那个力气和她回骂。

也忍不住她一直骂,就胡乱抓了件长外套和手机,出了门。

外面到处都黑乎乎的,除了昏黄的街灯什么都没有,兜兜转转一圈,正觉得无处可去的时候,好巧不巧的来了一辆空车的士。

我苦笑一声,看样子上天都觉得我应该离开家,不然怎么可能在这个点还能让我打到车呢。

伸手拦了车,坐了上去,司机问我去哪儿。

我茫然了。

娘家,我是不能回了,之前已经让爸妈操碎了心,这才过了几天绝对不能再让爸妈担心了。

想了一会儿,最后我对着司机报了杜红家的地址。

到了地方,杜红也还没有睡,敲了一会儿门,杜红就开了。

看见我的样子,眼圈红红的狼狈不堪的,明显是哭过了,杜红一惊,连忙拉着我进门,担心的问道:“欢颜,你这是怎么了?”

听着她关切的声音,一瞬间我有想哭的冲动,便把事情的经过一股脑的全部告诉了杜红。

杜红惊讶的听着我说的话,嘴张的已经快要吞下鸡蛋了。

我知道,在她的眼里,我一直都是最幸福的那个,即便婚前也帮我分析过婆媳关系,那也只是苦情剧看多了的调侃,并不是真正遇到。

此时,杜红气得牙差点咬碎了,眼睛睁得通红,一边安慰着我,一边狠狠的说:“这种男人,这种婆婆,还犹豫什么,离!”

离?

我犹豫了。

虽然我不快乐,我痛苦,可是提到这个字,我还是不舍的。

我承认我就是这么窝囊!一切都是自己自找的。

我的肩膀抖动着,眼泪无声的滑落:“杜红,我舍不得,舍不得这四年的感情,舍不得我们的经营,而且……我们才刚刚结婚呐!”

杜红看着我这个样子,恨铁不成钢,“那又怎么样,他们都那样对你了,哪天你要是被欺负的骨头渣都不剩了,是不是才想着要离婚?”

我没有答话,我知道这是有可能的,可是我就是这么软弱,除了哭别无办法,让我逃我敢,让我离婚我不敢。

“他们就是看见你这个样子,知道你翻不了天,怎么样都不会提离婚,所以才敢这么欺负你,你要是真的提个离婚看看,保准他们屁都不敢放了!”杜红恨恨的说。

我摇了摇头:“我知道你说的都对,可是我还是舍不得,四年呐,从大一到出社会,整整四年,我一生最美好的时光都给了楚南了,你让我怎么舍得!”

“而且……楚南在婆婆不在的时候,你知道的,各种疼我哄我,简直把我当公主,可是一旦遇到和婆婆有关的,就一切都变了……呜呜……”

我说着说着再次泣不成声。

杜红气得一边又骂了我好几句,一边又把我搂到怀里安慰着没事了。

我知道她是为了我好,没忍住趴在她的怀里哭了。

最后,她还是心软安慰我,并让我留在她家休息。

一夜,未眠。

楚南没有一个电话过来,也没有短信。

我很失望,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像是没有魂一样。

只能先和杜红一起去上班。

刚到办公室门口,外面就叽叽喳喳的围着一圈人,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

我走近一看,我才知道是我婆婆来了,而且来了有一会儿了!

一来,什么话也不说,脸色十分的不好看,就跟姑奶奶一样朝着前台一座,只说是我婆婆,请也请不走,就要等着我来。

杜红想拉着我先避一避,她去解决。

我摇了摇头,知道是祸躲不过,扒拉着人走了过去,朝着婆婆开口喊了一声:“妈,有事我们出去说吧。”

婆婆一看见我来了,却动都不动,双手环胸,上来指着我的鼻子就骂道:“怎么了?怕在公司丢脸啊?”

“我告诉你,许欢颜,我今天来就是让你这一帮同事知道你究竟是个是什么样的人!”

我心里一阵膈应,脾气就要上来,最后还是强忍着说道:“妈,你冷静一下,我们自己家的事情我们自己出去说,不要在这里打扰别人。”

“你这是怕丑了?”婆婆呦呵一声,乐了一下反问道。

我也有些忍不住了,回道:“是,家丑不外扬,您再怎么样也是我婆婆,楚南的妈,我不想别人以后在我的背后指指点点,所以,妈,我们还是出去说吧!”

婆婆被我这一声,激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伸手指着我:“你个不要脸的,还敢说我丢人,以为我听不懂是吧?告诉你许欢颜,别以为我傻!”

转身她又朝着边上的同事招着手:“诶~你们都来看看啊,你们的好同事,许欢颜,不要脸,昨天大半夜的和男人出去玩,被男人送回来,在自家楼下拉拉扯扯,晚上被自己的老公碰还不让了,你们评评理了诶,是不是不要脸?”

我被气得说不出话来,脸红一阵青一阵,站在那里跟傻子一样。

婆婆越骂越凶,杜红站在一边看得忍不住了,跟着说道:“欢颜婆婆,你这么冤枉人是不是太过分了?欢颜昨天晚上是和我们几个大学同学在一起的,你嘴里说的那个男的,是她的高中同学,那也是碰巧遇到的,根本就不是你说的那回事,你在你自己媳妇的公司里,这么污蔑她,嫌不嫌丢人?你不嫌,我都替欢颜嫌!”

婆婆一听捋着袖子就要动手的样子,我连忙过去拦着,只听她骂道:“你也不是什么好鸟,大半夜的带和她一起去那种地方的,有什么好东西,正经姑娘谁会乱来!都是不要脸的!”

杜红不是好惹得,一听就要上去抓她。

眼看着要打起来了。

这个时候一声呵斥。

“干什么、干什么,一大早不工作,都在干什么!”

现场瞬间安静了,原来是经理来了,杜红立即低着头,老老实实的。

小说

妇产科主任意外重生在了边远的小村庄。

2021-1-3 5:30:37

小说

帝腾总裁和无名记者阴差阳错的纠缠在一起。

2021-1-3 5:33:3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