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产科主任意外重生在了边远的小村庄。

苏月,人民医院的妇产科主任,偶然间为了救人香消玉殒,意外重生在了边远的小村庄。,同样也叫苏月,两人的命运却截然不同。,爹娘双双离世,附带着留下几个面黄肌瘦,体弱多病的小包子。,能怎么样?反正她苏月有的是资本,到那都能活出精彩。,狠心祖母欺负?一纸断绝关系书,断了你所有的念想,奶奶这个光荣的称号,你就不要想了。,小白花的堂妹要抢自己的未婚夫,没事,这样的渣男,不要也罢,附带送你一个寡妇小妾。,买地种田,重操旧业,开诊所,办酒楼,样样拿手,自制的香囊,更是风靡全国。,苏月心满意足之时,身旁的某只忠犬也伺机而动
妇产科主任意外重生在了边远的小村庄。

第1章 我见犹怜

月光的笼罩下地上跪着那个渺小的身影格外的显眼,此时祠堂内站了几十口人,地上那个人儿无疑是成了众矢之的。

披头散发的跪在地上,看着背影都叫人觉得我见犹怜。

“月娘早就已经被她奶奶许配给我们家,无论如何这个人也不能带回去。”

说话的人叫做苏大成,本就是杏黄村的村长。

地上的人儿命叫做苏月。

她本是第一人民医院的妇科主任,突如其来的穿越让她成了这具肉身的主人。

身后乱作一气,大家都觉得现在月娘一家做的有些不地道了,月娘的奶奶收了村长二两银子,要让月娘许配给他做小妾,后月娘一口不应,一怒之下撞在门口的柱子上昏了过去。

本就是大家以为将死之人,就在昨个又破天荒的清醒过来,苏大成不依,这才叫了杏黄村的老祖宗上了祠堂。

“村长说的这话可得有凭有据,我月娘虽是身单力薄,但也不是什么软包子。银子也是你给了我奶奶,也更是没有一毛钱落在我的手上,对吗?”

她直视着眼前的男人,根本也就不顾身后的苏老太太脸都快绿了。

“话是如此,可苏姥,您可敢承认没收了我的银子吗?”苏大成蔑视的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在他的眼中自己现如今可是村长,即便是找来了老祖宗又能如何自己也是光明正大娶来的小妾。

老祖宗坐在高堂之上,她看了一眼地上的苏月,年迈已高不假可她不想眼睁睁看着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就去给人做小妾:“今天的事儿到此为止,月娘你放心,老祖宗会给你做主的。”

就在大家都认为这件事都要结束了,也没有热闹能看的时候,苏老太太一把拉着苏月的手腕,强迫着要让苏月跟着苏大成回去。

苏月站在人群中央,她的大脑中组织着残缺不全的记忆,对于这具肉身的原主,她只能用悲哀二字来形容了。

“奶奶,您也好意思吗?再说了村长真的给了您银子吗?收据也得有吧,再说村长也不觉得臊得慌,这岁数都能做我爹了,这么多人看着呢,你们的脸皮是防弹衣做的吧?”苏月叹了一口气,若不是现在身子骨不行就他们这些人少说自己也能一打三。

吃力的扶着桌子靠在角落里,任由“奶奶”责骂。

苏老太看着架势不对,倘若是这次苏月真的不跟村长回去,以后他们一家人如何在村里立足?

“小崽子我告诉你,你可没进我们家族谱呢,生来就是赔钱货还有你那个狐媚子娘,谁知道你究竟是谁的崽子,我们苏家可是养育了你十五六年了,现在叫你做出点贡献有什么过分的?”

一只手叉腰,一只手持着拐杖。

众所周知的苏月娘当初来到村里的时候就挺着大肚子,就此大家后来一直叫月娘她爹苏大郎,可人家也不在乎。至于月娘的来历也更是无人知晓,对外大郎一直都说月娘是他亲闺女。

被人当众揭短,苏月觉得自己此时要是不发飙的话,这老婆娘还不知道要做出什么名堂来。

“既然是如此,你也要知道买卖人口可是违法的,现在你都说出口了我不是你的孙女,所以我也更是没有理由为你们家卖身吧?”逐字逐句说出口,众人瞠目结舌的站在原地。

要是换做是先前,给月娘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这样跟苏老太这样说话的,可现在她说出这么多杵逆苏老太的话,大家都知道后面要有好戏看了。

苏老太的大儿媳妇夏巧翠趁机拉了她胳膊一把:“婆婆,要是当众闹成这样的话对咱们都没好处,不过现在叫大家都知道这个野丫头的来历了,以后她在村里也待不下去了,不如咱们回家再说?”

她可是一位有心计的主儿,巴不得眼前的月娘早点被逐出家门,也更是怕月娘日后出嫁娘家陪嫁什么物价,要知道她可也生了一对儿女。

“带着她回去!”

庭院里寸草不生,苏月倒吸一口凉气,本以为这位苏老太家里能比自己家里好一点,怎么说也是祖辈院子,谁知道这院里的院墙还是拿着泥巴堆起来的。

也算是涨了见识,一瞬间也懂了很多,现在原主爹娘都双双离世,家里就这么一座两层小楼,要是原主被遣送去给村长做小妾,岂不是都归苏老太所有了?

“奶奶要说什么我也明白,我也知道,可是奶奶您想想,现在我在外面唱黑脸你唱白脸,大家都知道不是你不乐意让我出嫁,这银子白白收了,有何不好?”苏月心生一计,既然爱财如命,不如将计就计,索性对着苏老太说道。

尾随在她身后的姊妹几个听到阿姐说这样的话都惊呆了,尤其是春花更是惊讶,大姐这是怎的了像是变了个性子似的。

苏老太坐在椅子上琢磨了一番,似乎这小丫头片子说的话还真的是有那么几分道理:“你说的似乎是不错,不过那也只是你不想嫁给村长,用来迷惑我的话罢了,你觉得你的小计谋在我这儿真的管用吗?”

夏巧翠在一边上也起哄,吆喝说苏月这是打算套路苏老太,根本就是不是实打实的想跟他们一家人一条心。

门外还跟着张婶李婶一起磕着瓜子看着热闹,苏月觉得简直是莫大的耻辱,这种事情关上门怎么说都行还,居然叫外人来看笑话。

“这话说的,我怎么跟奶奶就不是一条心了,怎么就被你给看出来了,不管怎样今天我也会给话说明白的。就算是我嫁给了村长,他日后也未必会多抬举你们一眼。”

她双手叉腰看着面前的老太太,想不到岁数大了心也这么狠,打心眼的想给自个卖给村长那个猥琐大叔。

“今天我也给你话说明白了,月娘这个婚你是结也得结,不结还得结,这个家我来做主!”苏老太横眉竖眼的瞪了苏月一眼,这个家还轮不到她来说话!

第2章 瓜青水白

杵在一边上一言不发的苏小雨愣了愣:“我告诉你,月娘你可以对谁不尊敬,但是你

不能对我奶奶不尊敬,她可是长辈,你这么说话会遭天谴的!”

万万没想到,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有一个白莲花出来插一脚的,苏月看了看苏小雨微微一笑。

“这基因遗传的不错啊。”苏月抿了抿嘴又看了看这个夏巧翠,这娘俩可是典型的蛇鼠一窝。

岂料月娘这次清醒过来之后,不仅仅是人像是变了性子似的,这嘴也变得越发的尖酸刻薄了,众人听到她后面的话,人瞠目结舌。

苏月站在苏老太的面前指了指身后的姊妹几人:“您是家里的老祖宗,我也更是不敢违背老祖宗的意思,既然奶奶说我不清不楚不是你们苏家的人,这也作罢,姊妹几个以后我来抚养我都给带回去,您看?”

她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是够意思了,先礼后兵,这老巫婆嘴里一直念叨着原主不是自己的孙女,既然如此,自己跟她分家瓜青水白也无可厚非。

夏巧翠撇了撇嘴,倘若是不分家的话,这姊妹七人日后必定是要成为自家的累赘,可若是分了,家她那个不争气的娘前段时间死的时候,他们可花了不少的银子。

“分家也成,你们住的那个大院子,可是俺弟当初为了娶你娘的时候盖了,谁成想生了一窝的赔钱货,短命鬼就短命吧,前段时间你娘下葬的时候,我们可是花了几十两银子呢,月娘你看?”

众所周知,月娘的娘当初下葬的时候,可是他们找的人给火葬了,甚至是连墓地都没有就只剩下一个骨灰坛子,苏月也不傻,明白他们现在是言外之意是什么意思。

就在此时张家婶子也耐不住性子了站在苏月的身边嚼起舌根:“娃,你可别听他们胡说,当初的时候,不是你娘答应要给大郎盖着小别院,你瞅瞅你家奶奶,会叫你娘嫁给俺们村不,你奶一家就算是倾家荡产也不值你家房子钱。”

她说的话苏月也自然是明白,但眼下如果不退一步看来这老太太是不肯撒手了。

“奶奶,您可也听到了,这宅子当初是我娘建的,怎么着也姓陈也跟你们不一个姓啊。要不就这样择日不如撞日,咱们今天就给话说明白了,东西也给弄好,咱们今天给这家给分了,以后瓜青水白。”

苏月话音刚落,苏家老头苏炳瑞站了出来。

老头现如今年岁快过九十,论辈分苏月也得叫一声老祖宗。

苏炳瑞看了看身边的这众人:“小月娘啊,是不是他们欺负你了,来老老祖宗这儿来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给自己手上的玛瑙手串套在了苏月的手上。

“我是岁数已经大了,但是我也不傻啊对不对,你们想要分家,除非我这个老东西不在了。不过既然现在月娘爹娘已经不在,自立门户也自然是理所当然!”

老祖宗说话更有权威,苏月是想着,自己能跟他们一刀两断最好不过,可是老祖宗对她一看就不是虚情假意,她也不能强人所难,毕竟老祖宗还能活多久。

苏老太依旧是不依不挠的拉着老祖宗的胳膊:“爷爷,您这话说的,俺们也都是为了咱们家好啊,你看看月娘这一出生就不吉利是天煞孤星啊,克死了爹娘,您说您。”

紧接着苏老太还没说完呢,老祖宗直接头一仰就睡了过去,苏月走前一看,老祖宗现在的反应就跟老年痴呆没什么区别,只是她也不好说出口。

看了一眼他的症状更是叫苏月暗下决心,现如今不能够跟这一家人闹得太僵持也算是为了老祖宗好了。

“阿姐,刚才老祖宗都已经跟咱们说了,以后他会替咱们做主,阿姐咱们以后是不是就不会有人欺负了?”春花说话的时候一脸幸福的憧憬,苏月赶紧上前一步捂着她的嘴巴。

“刚才老祖宗也说了,现在我们可以自立门户,既然自立门户不如奶奶出上字据,我也怕以后,姊妹几个沦落到街头乞讨,折煞了奶奶的颜面不是。”

骑虎难下,眼前门口聚集在他家门口看热闹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了,苏老太知道,自己但凡立了这个字据,也就是意味着自己还要给那二两银子还给村长,有利有弊她难以权衡。

“我觉得,婆婆咱们不如这样叫月娘给她的彩礼钱拿出来,这样咱们也好对村长有个交代不是?毕竟这姊妹几个除了小七之外剩下六个到时候成亲咱们得出多少聘礼钱啊?”

两个人嘀嘀咕咕的,苏月不用看都知道他们是在说什么,看着她执笔的样子也是对月娘恨得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苏月心中也是大快。

“不管怎么说这次呢,月娘先谢过奶奶了,以后苏老夫人望保重的好。我们就先回去了。”

她微微一笑拿着手中的字据带着姊妹几个一块回家去,只是苏月还是觉得好像是哪里有点不大对劲儿,可是一时半会的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儿了。

“阿姐,我总觉得奶奶肯定要来找咱们麻烦。”

小丫走在路上的时候一步三回头的看着身后的院子,不过一让她想到苏小雨那个眼神她就又不敢往回看了。

回到家中苏月心情大好,自己自从来到这里之后还没有仔细打量过这儿的环境呢,不过一听说一个村上也就自己家的院子最好苏月也更是开心。

兴高采烈的走到厨房看了看:“原主的娘这么有钱,这家里估计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吧?”

一个人自言自语,灶火旁边空落落的,收拾的倒是十分的干净地上除了一点野菜别的什么都没有,米缸里只剩下不到一碗的米粒,就连碗口也破了一个大豁口。

“我说咱们家里可是什么都没有了啊?就这么一点吃的?”一脸惊愕的看着面前的小家伙们,她也没想到居然会是这副局面,有钱盖院子就没钱买吃的?

大家伙也都愣了愣,又纷纷的点了点头。

第3章 月娘接生

她定睛一看不只是自己,姊妹几个身上穿的衣服虽说是干干净净的,但是全部都是一个补丁加一个补丁,瞬时间像是一盆凉水倾盆而至。

“阿姐,之前一直都是你在做饭,怎么你不知道咱们家里还有多少米啊?”春花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被这么一问苏月立马找了个由头给搪塞过去,虽说自己是穿越而来的,但是这来之不易的亲情她可不想一时间被人看作是妖女异类。

苏月看了看门外还晒着一堆萝卜干,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小七咳嗽了几声:“他这样已经有多久了?”

春花掰着指头想了想;“阿姐你真的就不记得了吗?”

大脑中残缺的记忆一点一点的修复,苏月回忆到六个月前。

大风呼啸,月娘跪在奶奶的面前乞求着奶奶帮她娘找一接生婆,可苏老太一口不依更是说她娘是扫把星,要她们自己想办法。

哭着求着挨家挨户没有一人愿意伸出援手相助,姊妹六人齐心合力帮娘接生,小七落地后。

月娘的娘也随之逝世,也正是此时苏老太得知小七是男娃,开始刁钻月娘想要给小七带回抚养,甚至是不惜一切想要给月娘卖给村长做小妾。

一幕幕犹如电影般重现,苏月气急败坏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阿姐他们都说咱家小七是被感染了瘟疫,所以都没人来咱们家。”小丫说话向来都是不经过大脑,想什么说什么。

苏月噗嗤一声笑出了声:“什么瘟疫啊,这一看就是小七在接生的时候没给处理好,喝着羊水了,不过没关系我会给调理过来的。”

姊妹几个都觉得不可置信,阿姐什么时候学会这些的,一直在大家的眼中他们的阿姐一直都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一般说话的时候都是唇不露齿的。

门外路过几个婆娘开始议论着今日村里的新鲜话题,苏月也颇感兴趣竖起耳朵听了几句。

“张家姐姐家里那个儿媳妇,一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不都一晌过去了,这娃子连个脑袋都没出来,估摸着这娃子是要不成了咯。”

几个婆娘有说有笑的从苏月门前路过,听到这里她的心揪了一下,顺产,如果一上午孩子还没生出来,不只是孩子会有危险,甚至是连孕妇也会有生命危险,这些人居然还给当做是玩笑?

丢下手里的抹布,苏月看了身后的春花一眼:“春花你看好姊妹几个,我就出去一趟,我回来咱们就有好吃了。”

试图想要追上阿姐一问究竟,可她却一溜烟的跑走了。

苏月站在张家婶子门口的身后才发现,今天自己跟苏老太理论的时候她也在场,心居然这么大?

“婶子,我听说嫂子到现在还没生下来,我之前有学过接生,不如让我试试吧?”

张家婶子正在沏茶的手一抖差点给茶壶摔在地上:“小畜生说什么呢,你成心是来捣乱的是吧?我说你这个扫把星祸害完你爹娘还要来祸害我孙子,我告诉你我一百个不同意!”

她说着,还拿着手里的扫把想要给苏月赶出去,可是苏月依旧是不依不挠,她是不可能会知难而退的,尤其是现在还是人命关天的时刻,她更是不可能会临阵退缩的。

“婶子,听我一句,我真的有办法帮我嫂子的,不管怎么说您就相信我一次,现在我要再不过去的话,我嫂子跟孩子都会有危险的。”苏月的态度也很是坚决,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可是医者父母心,眼下两个鲜活的生命让她不容置疑。

张家婶子压根就没给苏月的事儿放在心上,依旧是烧香拜佛祈祷上苍怜悯。

见状苏月直接闯了进去,根本不顾身后的人如何阻挠,苏月看着小嫂子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眼下连力气都用不出了。

额头上还有豆大的汗珠子,她难以想象,这可是一个大活人如何忍受了一下午这样的剧痛,依旧还是要紧牙关挺了过来。

“如果现在信得过我的话,帮我拿来杀羊刀,还有绣花剪,针线,煮好的热水,手帕!”几乎是用吼。

人命关天的时刻,想不到他们居然是这么的不以为然。

张家婶子一直就阻挠月娘示意她在捣乱,要不是张天力挽狂澜般的,给苏月要的东西全部准备齐全的话,苏月这次是真的要泄气了。

门外听到张天一直劝说他娘,更是说什么死马当作活马医,作为丈夫,苏月知道他现在真的是已经尽力了。

“天哥,你来一下,小嫂子现在我搬不动她,你进来帮我搭把手。”

看着苏月这又是宰羊刀又是剪刀的,接生婆都给吓得跑了出去,一路上还嘟囔着这姑娘肯定是疯了。

张天努力的让他媳妇靠在自己的身上,听了听胎心,还好孩子现在还有心跳苏月松了一口气。

现在一时间也没有麻药,要是想要剖腹产的话确实是有点困难,她开始拿着热毛巾敷着开口的地方。

“小嫂子你现在不要有压力啊,就当做是自己便秘,现在呢你,很想蹲厕所,来咱们吸气呼气!”

她开始打着节拍,作为第一人民医院一名优秀的妇产科主人,这么多年以来从医十年从无一意外案例,全部都顺利生产这也正是她觉得自己最为满意的地方之一。

果真跟着苏月的节拍,张天媳妇开始一点一点的来了反应,也没有之前觉得那么的痛苦,她依旧是浑身冒汗,苏月命张天给他媳妇擦擦身子。

两个时辰后,苏月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浸湿了,有气无力地对着他们夫妇二人笑了笑。

“哇~”一声婴儿的啜泣声,满屋瞬间迎来了欢声笑语。

苏月出门对着水井一口气喝了两瓢水,她心里满满的都是暖意,这已经是成了职业病了就算是穿越了还是改不过来,她对着井水中的自己微微一笑。

“月娘,加油,苏月,加油!我们会越过越好的!”

第4章 为民除害

接生的事情很快村里开始传得沸沸扬扬的,众人都知道月娘给张家婶子家里接生了个大胖小子,不少人对月娘现如今也是刮目相看。

起码现在月娘出门也没人说她是扫把星了,只是不少的人,还是选择跟苏老太站在一边。

“咱们今个可以改善伙食咯,我今天打听过了他们说后山有很多野味,不过就是要咱们自己去抓,这个也不是问题啦。你们就在家里等着我,我去去就回。”

她抿嘴一笑,苏月已经打心眼的决定,以后一定要带领姊妹几人走向美好生活,看着一个个骨瘦如柴瘦小的身板,她也着实很是心疼。

刚出门没几步,张大婶子带着一群人朝着她家方向走来,看着张家婶子脸上的表情也是凶神恶煞的,苏月止住了脚步。

“婶子,你们这是来作甚,送礼吗?不用谢,我也就只是举手之劳。”她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只见张大婶子叫人给苏月拉着,上去险些一个耳光打在苏月的脸上。

“都是你这个小妖精,我今天问了大仙,大仙说了你不吉利。你给我孙子接生以后也会让我孙子倒大霉的,你说说你这个祸害我们家里可是三代单传,现在我儿媳妇也身患重病,大家给她绑起来带去祠堂!”

嘟嘟囔囔的一番,苏月也没听出来一个所以然来,只是觉得他们有点太不可理喻了吧,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群人,大家还没说完呢,紧跟着苏老太也尾随其后。

苏老太一脸慈悲的看着苏月:“月娘,虽说我是你奶奶,但是这件事上我也帮不了你,现在你是杏黄村公认的扫把星,要是不给你除之,估计大家都不得安生啊。”

苏月一口痰吐在她的脸上:“您也别在这儿假装好人了,什么奶奶不奶奶的,苏老夫人?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但是如果你们要是冤枉我的话,我相信官府绝对不会徇私枉法的!”

几个人带着苏月来到了祠堂,张家婶子一直说什么,是因为月娘给她家媳妇接生,之后她家媳妇就开始生病,很奇怪的病从未见过的那。

“村长,你可得给我们一个公道啊,我家媳妇从来都没有那种奇怪的病,现在都是因为这个月娘,要是不给她解决了,以后大家的性命都是问题啊!”哭丧着个脸看着村长。

村长自然也不是什么好鸟,但是一直以来他也都觊觎月娘,心里也更是想着找机会叫月娘给自己做二房,这件事上他也想偏袒月娘些。

可听到有人说月娘是祸害,以及那些铁证如山的事情,村长也有几分担忧自己会不会被月娘给克死。

“胖婶,你一直都说奇怪的病,那么我想请问,是什么病?”

苏月不急不躁的看着他们,古人就喜欢大题小做,她可是一名医生更不相信什么诅咒不诅咒的事儿。

苏老太觉得现在这个时机不错,杀人放火他们倒是不敢,可要是说给月娘赶出去,这点她还是做的出的,只要月娘走了,她家的宅子也就是自个的了,她在心里开始盘算起了小算盘。

“这,这有什么好说的啊,就是下面一直流白乎乎的东西,你一个姑娘家家的我跟你说这些你懂吗?”

张婶狐疑的看了她一眼,苏月仔细的想了想,白带异常很有可能就是体内还有脓还没散去,不过这个问题也不算严重,在心里开了一个药方。

神秘兮兮的站在张婶的面前:“你家儿媳妇那下面的事儿,你来找我总是不合理吧?莫不是张婶还觉得我跟你家儿媳妇搞了百合不成?”

被这么一说,大庭广众之下胖婶都不好意思的低着个头,可还是有人不依不挠,死活要给月娘赶出杏黄村。

苏月看了一眼众人:“既然你们说我是扫把星,这件事我来做个见证,要是张婶家媳妇吃了我开的药方子还没好,你们再说给我赶走也不迟,如何?”

众人都只觉得月娘说的话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他们一家祖辈都没有从医的,更是没人帮她说一句话。

张天形色匆忙的从外面冲了进来。

“娘我之前都说过了,月娘好歹说也是我们家杏子的救命恩人,你要是这么做的话以后谁还会来帮助我们啊,咱们可不能恩将仇报啊!”

张天愁眉苦脸的看着大家,他性格一向都是比较软弱得过且过,不管怎么说,月娘帮忙接生的事儿他可一直都是铭记于心的。

“天哥你来的也正好,我这儿有一个偏方,就是当初我娘生几个妹妹留下来的,能帮忙医治小嫂子的病情,天哥要是相信我的话,可以试试。”苏月心里清楚,这张天现在一准是觉得,自己媳妇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自个的事儿。

奈何他娘又是一个神婆,喜欢拿这种事儿来解说,张天也更是害怕明白人在背后觉得他媳妇是不是给他扣了绿帽子等等。

张天脸上喜出望外的看着苏月,这件事若是有个法子也是极好的,他也更想在心里证明自己媳妇的清白。

“你说,只要是能帮你小嫂子治病,什么法子我都愿意一试!”

潦草几笔给自己的药方子开给张天,都是很简单的药材随处可见的,无非就是一些吃了可以消炎的药,另外加一句多喝水。

村长的权威之下,大家答应给月娘几日宽限的时间,若是张天媳妇还没好转的话,一定会给月娘赶出杏黄村。

回家之后苏月不急不躁的开始收拾自己的工具,她已经盘算好了,后山哪里的兔子窝比较多,趁着晚上月黑风高就去打几只回来,刚好也能帮她家里开开荤。

“阿姐,你都不担心那些人会来抓你啊,你看看他们说的话多难听,摆明了就是要跟阿姐过意不去。”春花惶恐不安的看着她,时不时的还晃了晃摇篮里的小七生怕他被吵醒了。

苏月微微一笑:“阿姐什么本事你们还不清楚,我说小嫂子的病能好就肯定能好!”

第5章 意外的收获。

收拾完家伙事儿也就齐活儿了,换上一件更为破旧的衣裳,苏月怕晚上出去弄破,到时候连一件出门穿的衣裳都没有了。

夜静谧的可怕,走在山腰上苏月不禁的打了个哆嗦,别说兔子了连一直蝙蝠都没看到。

她开始琢磨着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炎炎夏日热的她浑身粘热不已,坐在一颗古树下面乘凉看着天上的繁星点点。

“唉,月娘啊月娘,你倘若真的有在天之灵,就好好的保佑保佑,最好是,千万别让这几个小家伙出现什么闪失了。希望以后能越过越好吧。”她默默地感慨。

忽然,背后什么东西一闪而过,苏月下意识的抓紧了手里的弹弓。

神经兮兮的朝着身后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

凭借着原主的记忆,找到了河道,饥渴难耐晚上就只喝了一点米粥,眼看着家里就要断粮,什么吃的也没有,然而自己做好事帮了张婶家里接生,也没给她半粒米吃。

垂头丧气的坐在河边上,捧起一碰水一仰而尽,低头一瞥,察觉到河里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飘,但却又看不清楚是什么。

黑夜之中,看着像是漂浮在水面上的,一只死猪?她兴高采烈的看了看,倘若真的是什么死猪死羊的还好着呢,起码回去还能吃上一段时间。

快速的顺着下游的方向跑了过去,直到那个漂浮物,碰撞到一大块石头后,停止了前行。

苏月小心翼翼的,拿着火折子朝前走了几步,火光笼罩下,她看的很是清楚,一个活生生的人?

“喂喂喂,你是活人还是死人啊,说句话啊!”苏月拿着树枝捅了捅,眼前的人似乎是有了反应,他动弹了一下。

苏月正在想着怎么给他弄上来,忽然水中的人坐了起来。

下意识的给手中的树枝甩了过去,可能那人也是出于本能的闪躲,一脑袋磕在了水里的大石块上。

“你怎么样啊?”

她焦虑不安的看着水中的人,只能看清楚似乎是一名男子,别的她一无所知,最为害怕的还是,自己刚才是不是给那人害死了?

费劲千辛万苦给水中的人拉了上来,他穿着一身金丝制成的长袍,手里还紧紧地抓着一个东西,看不清楚是什么,无论她使出多大的力气,可是他就是死死的不肯放开手中的东西。

听了听心跳,还活着,苏月松了一口气。

身上也没什么值钱的玩意,苏月也很是纠结,到底是该不该带他回去,眼看着,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要是再带着这么一人回去的话,还真不知道以后怎么生活。

她摸了摸怀里刚摘下的几颗野果子,放在汉子的身边,若是他醒来的话也不至于会饿死吧?

刚准备离开听到身后有窸窸窣窣的声音。

“啊呜,啊呜~”

紧接着是几声奇怪生物的叫喊声,不像是猫也不像是什么豺狼虎豹,苏月止住了脚步回头一看。

树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只小猫,黑夜之中看得出它浑身毛发发亮,双眼呈幽蓝色的光芒,苏月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么奇怪的猫”

就在她自言自语的时候,这只猫纵身一跃跳了下来,就安静的趴在那个人的身上。

“你听得懂我说话吗?他是你的主人吧?你好好照顾他啊,我这就要回去了,不是我不想帮你们,只是我现在也是有心无力啊,不要怪我哦。”

她说着一边后退着,那只猫又一次纵身一跃跳在她的肩膀上,一脸怒视的看着她。

“啊呜,啊呜~啊呜”苏月也听不懂它说的是什么,不过它的那双诡异的瞳子,看的叫她确实是有点害怕。

仔细看看这只猫身上还居然是豹纹的呢,苏月心里感慨到,这城里的猫都这么的时髦了,浑身的毛发也是被人修理的井井有条,应该是那个男人带来的吧?

“你先下去,我来问你啊,你是不是想要让我带你主人回去?”

它跳了下去没有刚才狰狞的叫喊声,算是应允。

苏月愁眉苦脸的坐在地上:“我说你也行行好,不是我不想帮你,是我真的是无能为力啊,我家里还有六个娃娃还要养活,给你主人弄回去我吃啥喝啥对吧。”

说着她又一次打算开溜,它跳到苏月的身边发出凄凉的叫喊声,不远处随处可见的獾子兔子,等等野味近在眼前。

它以飞快的速度,扑倒在眼前的一只狗獾子身上,致命的一口,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小家伙,直接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接连着又是几下,它很懂事,把那些猎物都丢在苏月的面前,这样的好意让苏月无法拒绝。

“所以给你主人带回去,你还会帮我们弄吃的?”苏月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小家伙。

它喵呜喵呜叫几声,这才看着像只猫,不过一般猫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身手,更不会身上带有如此大的野性。

“豹猫?”她狐疑的打量了它一眼。

末了,苏月吃力的把那个男人,托在自己的肩膀上,一步一步前行,好在是夜黑风高的也不会有人发现,姑且在他清醒之前,先住在自个家里吧。

那只豹猫也尾随在苏月的身后,似乎是真的能听懂苏月的话,它给那些猎物一点一点的用嘴巴叼着带了回去。

春花站在门口看着阿姐:“这个男人是谁啊,阿姐你在哪儿弄来啊?快给人送回家去啊!”

她有些焦虑,阿姐这样要是叫人给看到了,到时候肯定有人会在背后乱嚼舌根的。

苏月摊了摊手:“就是门口那个小伙伴,它也是跟我们一起回来的,这个是它的主人。那些猎物也都是它弄的。”

姊妹几个像是发现什么新大陆似的,一涌而至,看到地上一堆兔子獾子,都双眼放光,大家都忘了已经有多久没开过荤腥了,看到这些生的,就像是闻到了熟食的香味儿似的。

小丫最是激动,姊妹几个里面也就只有她最能吃了。

第6章 私藏奸夫。

苏月只好亲自给这男人,换上了月娘她爹的衣裳,私密处自然是选择保留,只是换了外面的衣裳,仔细打量着他的模样,长得还真的不赖,就是不知道遇到什么变故,会发生这种事情,流落在杏黄村。

那只豹猫很乖顺,甚至是在家里一动不动,窝在角落里,任由这几个熊孩子怎么捏它,都不会发脾气,苏月心里也是有点开心,毕竟家里多了这么一个玩意,他们也都不无聊了。

谁成想就在第二天,天快黑的时候,苏老太带着一群人来到了苏月的家中。

“我跟你们说这件事可是千真万确,我看到了苏月带着一个男人回的家,我亲眼看着呢,你们说说看,这年纪小小的,可就学会偷汉子了,这还得了?”

门外传来夏巧翠的声音,苏月心里为之一振,家里就这么大点个地方,想要藏人肯定是藏不住了。

笑脸相迎打开门,一群人蜂拥而至,果真在卧房,看到了夏巧翠口中的那个男人。

夏巧翠坐在炕上看着苏月:“月娘啊,这件事儿你最好还是解释解释吧,要是解释不清楚的话,咱们谁都别想好过,俺们一家,到时候名声都得给你带坏咯。”

一边的苏老太也没闲着,先是扫了一眼,看到桌上几只还没吃完的野兔,双眼放光,立马叫苏小雨给装了起来:“这玩意在后山上可精着呢,一般人都抓不到。”

她小声趴在苏小雨的耳畔呢喃了一句。

苏月没想这么多,只是自己费劲千辛万苦弄回来的野味,要被人给带走,她可不依。

一把从苏小雨的手中抢了回来:“苏老夫人,您来我家有何贵干?”

苏老太怒视着苏月:“东西给我拿回来,这儿是我儿子的家也是我家,我想拿什么就拿什么,谁能管得着?”

“老夫人您这话说的有点过了,这儿可是我家,虽说之前是您儿子家,但是字据也有我们现在可是自立门户,跟你也没什么关系吧?”

说着苏月开始从身上找那份字据,白纸黑字可是写的清清楚楚,即便是这些人想要反悔,自己上了公堂自会有人做主。

苏老太万万没想到,苏月现如今性格,竟是会跟之前有所天壤之别的变化,更没想到,之前的软柿子,现在居然敢这样跟自己说话。

“月娘,咱们先不说这个,你家里的男人你又该如何解释。小贱货,年纪轻轻的就学会给男人带回家里,来人啊回去给我准备东西,家法伺候!”

一旁的苏小雨别提有多开心了,最近看到这个月娘就来气,老太太肯收拾她,简直就是为民除害了。

几个妹妹护在苏月的面前,就在他们要强行拉着苏月上刑法的时候,那只豹猫,从角落里纵身一跃窜到苏月的面前。

“啊呜!”一声激烈的叫喊声,让几个人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什么玩意,一会抓起来,一只野猫而已不用害怕。”苏老太要求他们继续。

“您可别弄错了,您的家法可是您的事儿,跟我没什么关系吧?我现在也不是你们苏家的人了,不如我现在改名跟姓陈?我们现在可是另立门户。”

苏月后退了几步,示意让春花带着几个妹妹,先回去回避一下。

她看了一眼来的人有十七八个,自己瘦小的身板跟他们也不是对手,跟豹猫对视了一眼,它似乎明白自己的意思。

紧接着又是几声诡异的叫声,七七八八从窗外进来的蛇虫鼠蚁聚集在她家的庭院里。

一个个似乎是有备而来,苏老太哪里见识过这样的架势。

“老夫还是回去吧,您这么闹腾可是得罪了天神,小心遭天谴啊。”苏月微微一笑,门口看热闹的人早就不见踪影,这种人都是欺软怕硬的主儿。

苏老太连滚带爬从苏月家里跑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嘴里嘟囔着“别吃我,被吃我。”

家里一片沸腾,大家都在讨论,刚才苏家人落荒而逃的样子甚是喜悦。

欢声笑语的一片,谁都没有注意到卧房的那个人已经苏醒过来,苏月刚一回头,就看到那个男人居然站在自己的身后。

“你们,是谁啊?”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苏月微微一笑拉着他的衣服看着他,人还好好的,估计是没什么毛病,她的心里也就宽心的多了。

“我叫苏月,他们都叫我月娘,你也可以这么叫我,是我救了你。大公子,大恩不言谢,赶紧的想办法报答我们吧!”她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昨天穿的衣裳,就知道出身不平凡。

他不好意思的看着苏月:“你好月娘,我,我不知道,我是谁,我是谁啊?”

憨憨一笑,苏月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跌入深渊了,脑袋被自己磕傻了?苏月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豹猫乖顺的跑了过去趴在他的肩膀上,眼睛微微的眯成一条缝,看样子很是惬意。

“你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吗?它你总归记得吧?”指了指他身上的那只豹猫。

男人用手摸了摸它的脑袋:“猫猫,嘿嘿,好可爱。”

彻底一点希望也没有了,苏月这才意识到这男人是彻底没希望了,按照医学角度来讲应该是失忆了,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装的。

下意识的苏月,去寻找他昨天紧紧地抓着那个东西:“你昨天被我带回来的时候,手里紧紧地握着一个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哪?”

唯一能够证明他身份的东西,想来也就只有那个了。

他转身回房拿了出来交给苏月的手中:“是这个吧?嘿嘿我也不知道,嘿嘿。”

眼前的男人只会挠着脑袋一直傻笑,苏月的心都快碎了,本来想着给这个男人带回来等他醒了,自己以后也能过上好日子,可是这下看来,还要从他的身世入手了。

她一副生无可恋的看着那只豹猫:“大哥,这个是可是你的主人,你可知道他的身世吧?”

大家都盯着她不知所措,最为无辜的就是那个男人,他根本不知道月娘是在说什么

第7章 孺子不可教也。

这一次可算是给苏月逼急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她的小算盘居然在这个时候打错了。

仔细的回忆着,应该是昨天的时候,一不小心磕着了他的脑袋造成的?除此之外别无其他的缘由。

为时已晚,看着豹猫那只虎视眈眈的双眼,她心里更是清楚,要是她不管这个人,估计这豹猫能给自己生吞活剥了。

打量了一眼手上的东西,一枚很是精致的玉佩,但是上面什么都没有,花纹也很是奇怪,看不出来究竟是什么图案,只是这玉佩的料子,一看就不是什么便宜货。

“要是我没看走眼的话,这肯定是和田玉,看来还值点钱。你留下来也不是不行,咱们现在家里什么都没有了,你一个大男人,也得吃喝,就给你的玉佩先拿去卖了,到时候咱们有钱了再赎回来,你看怎么样。”苏月看着那个男人,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要是趁机给他的东西卖了确实不妥。

可若是不卖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

小家伙纵身一跃,趴在苏月的身上又抓又挠,估摸着,知道苏月打主意卖了它主人的玉佩,不依不挠。

“月娘,你卖,你卖,嘿嘿。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男人又是一阵傻笑。

苏月实在是受不了这只豹猫的折磨,痛下决心作罢。

“行啊,你说不让我卖,不让我卖也不是不行,你倒是像个法子啊,一家人呢。总不能天天只吃肉吧,我小弟现在还身患重病,你说我怎么办!”苏月气急败坏的看着它。

豹猫从家里跑了出去,男人还留在苏月的家中,大家都对这个男人很感兴趣,时不时的,春花还让小七交给他,叫他帮自己照看一会。

眼下给他赶走是不大可能了,可若是留在家里做一个不要钱的长工倒是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似乎是比之前热闹的多了,毕竟多了这么一口人呢,苏月也想过了,如果这个男人要是会点什么才学,在家里教教这几个小的还是不错的。

“你识字吗?”苏月夹了一块肉放在男人的碗里。

他摇了摇头根本听不懂月娘这是在说什么,男人嘿嘿一笑。

“阿姐,他还没有名字,我们都有名字,不如咱们给他起个名字好了?”小丫一边吃着嘴里也不闲着,这人看来也不像是什么坏人,大家也更是放松了警惕心。

苏月想了想,既然是在后山遇到的,不如叫大山好了?

“叫大山吧,人家不是都说起个贱名好养活嘛。”苏月微微一笑。

大山也听懂他们说什么了,一直点头说好,嘴里还嘟嘟囔囔的,大山,大山。

“我就是觉得,咱们家里现在既然多了一口人,就不能这样下去了,要是能多点收入最好。就是不知道,你们谁会女红?”

春花赶紧的举起手:“阿姐,我就会啊,但是咱们这小地方,就算是会女红也赚不了多少钱的。”

蔫蔫的打消了这个主意,她看了看春花手里的手帕,绣工确实是不错,只不过,这小地方也卖不上什么好价钱,要是能给这刺绣卖去别的镇上,兴许还好一点,这也只能从长计议了。

一群人正吃饭呢,张家婶子拐着一筐鸡蛋,一脸兴高采烈的,冲到月娘家的院子里。

“月娘,月娘,还真别说还真神了呢,我家媳妇自从吃了你开的方子之后,还真的没有下面开始流那东西。”她一脸没羞没臊的看着苏月,这种话当着几个孩子的面也能说的出口。

她长吐一口气,这样一来,以后就没人敢说他们家是非了,就是还不知道张婶子一家以后,会不会跟自己站一边,这还不好说。

苏月也没刻薄这几个小的,鸡蛋既然送来就是给大家伙吃的,赶紧丢水里煮了煮,拿给这几个小家伙们一起吃,要知道这鸡蛋里的营养,可比那些肉里强多了。

“阿姐,你自个怎么一个都不吃啊,你不用担心我们,都不饿。”

春花拿着一颗鸡蛋放在她的手上,苏月也没想到春花居然是这么好的孩子,知恩图报这一点,叫她很是欣慰,更是意想不到的是,给小七的鸡蛋羹,这群小家伙一个都没抢。

大山坐在角落里跟金戈玩的很是起劲儿,那只豹猫后来被月娘随便取了个名字,金戈。

“金戈,大山你俩也来吃吧,这东西大家伙都有份。”她抿了抿嘴,看着盘子里为数不多的鸡蛋,又收起来五颗,留着以后给小七做鸡蛋羹吃。

其乐融融的场景,一直都是苏月前世梦寐以求的生活,打小在孤儿院成长,除了那些小朋友之外她没有一个亲人,看似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冷不丁的多出这么姊妹几个,还真是有些不适应。

“大山喜欢,喜欢月娘。”

大山嘿嘿一笑,拿着手里的鸡蛋一口气吃的干干净净。

苏月做了一个计划,看了看家里破陋的房子,日子要是这么过下去,也不是一个好法子,只能先给家里收拾利索,起码给房檐收拾收拾。

一个转身却看到大山哈喇子都流在地上了,虎视眈眈的看着小七碗里的鸡蛋羹。

“你想吃这个啊?”

话还没说完呢,他可就上了手了,根本不给苏月一点反应的时机。

半碗鸡蛋羹都落入了大山的碗里,她还真是难以想象,这样一个男人之前是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境之中,一点的修养都没有。

“我跟你说坐要有坐像知道吗?”苏月拉着他的胳膊,示意他坐着的时候不要那么多的小动作,可是无论怎么说大山,对方还是依旧是我行我素的,叫她无可奈何。

姊妹几个被大山的举止,也是给逗得笑的前仰后合的,苏月只能叹气一声烂泥扶不上墙。

“月娘,吃,吃蛋。”

他又指了指碗里的鸡蛋示意还想吃,小丫下意识直接给鸡蛋碗给揣着走,生怕被大山偷吃了似的。

“以后都会好的,没关系小丫你就给他一颗吧,阿姐以后保证你们天天能吃上鸡蛋。”

第8章 抢孙子。

苏月看了看外面的天气不错,寻思着看看能不能跟乡亲们一起搭把伙,一起进城看看,城里有没有什么差使自个能做的,兴高采烈的去了几家客栈,可惜是都不要女小二。

也就只有花楼里还要姑娘陪酒,苏月才不会为了银子,去做那种见不得人的勾当。

回家的时候天色黯然,走在小道里,好像都听到春花在哭嚷,苏月加快了脚步,推开门发现几个人都抱在一起痛哭流涕。

“阿姐,阿姐你可算是回来了,我告诉你今天奶奶来了,还给小七抢走了。”

春花一边说着一边抹着脸上的鼻涕,她还跟苏月承认是自己没照看好,苏老太直接进来抱上孩子就走,家里也是一群孩子更是拦不住她。

苏月咬一咬牙,看着大山也更是怒意滋生:“你说你这么大一个人了,就不能看着点吗,这么几个孩子怎么可能看得住小七,真是的!”

几乎是把所有的怒气,全部都撒在了大山的身上,他似懂非懂的挠着脑袋笑了笑。

看着摇篮里空落落的,苏月也不会就此作罢带着一家人直奔苏家大院。

苏小雨正在门外跟她娘呢喃着:“娘,都不想想,这小七来到咱们家到时候,娶媳妇不还是要花钱,那到时候我成亲的陪嫁,不就少了许多!”

夏巧翠一把拉着她的胳膊;“傻闺女,你也不想想,这小七要是咱们给抚养长大了,到时候十三四岁,咱们把他带出去给人做工,赚的银子,不都是咱们的。”

娘俩嘀嘀咕咕的刚好叫苏月听的正着,苏月蔑视的眼神看了一眼苏小雨。

“想要银子不是,那城里的醉月楼里面,可是现在大把大把的招姑娘呢,小雨你这长相要是去了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尤其是卖字上她加重了语气,这个苏小雨实在是欺人太甚,苏月暗下决心现如今小七也是她的弟弟,她自然是要为原主跟这姊妹几个,出一口恶气,就看看以后谁还敢欺负他们。

本就脸皮薄,被这么一说瞬时间苏小雨更是怒气中发,她扬起手想要一巴掌打在苏月的脸上。

苏月也不是什么善茬就仰着脖子让她打:“打啊打啊,这又是抢孩子又是来打人,你们苏家人就这么的硬气,惹不起我躲得起,实在不行我就去官府问问看看有没有人给我做主了。”

估摸着也是欺软怕硬习惯了,被这么一说,瞬时间又像是瘪了的气球似的,一言不发杵在原地。

夏巧翠也万万没想到,现如今月娘竟是变得如此伶牙俐齿的,似乎她已经不是这个小丫头片子的对手了,她最为担心的,还是月娘现在知道了他们抱走了孩子,会怎么对付他们。

“月娘你看看我们也是为了你好不是,小弟现在年纪还小,你做家姐的也不希望他吃苦吧,起码跟着俺们还有吃有喝的。”夏巧翠觉得,自己这套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说辞,多半是能起到作用,谁知她不止不领情,还一脚踩到苏小雨的脚上。

苏月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她:“唉哟,我也是不小心,小雨可不好意思了呢,哦对了我着急要去看我小弟,恕不奉陪了啊。”

简直就是把夏巧翠说的话,当做是耳旁风,苏月也更是不以为然,朝前继续走,如果说她现在最怕什么,就是怕苏家人,会不会趁着自己不在的时候刻薄了小七。

小七坐在地上,三伏天光着屁股就给丢在院里的土堆上,苏月很是恼火,也不说什么细菌不细菌的,这苏老太,也不怕万一有个什么虫子,给咬到那个地方,到时候拿什么传宗接代?

“苏老夫人,您这是虐待儿童啊?”

她站在苏老太的面前趾高气扬的看着她,对付这种人千万不能心慈手软。

苏老太被苏月的一句话,问的不知该怎么回答了:“月娘你这话怎么说,咱们找街坊邻居评评理,你看看小齐瘦的,我就是心疼我孙子,你这个小贱人别来掺和老娘的事儿!”

激烈的争执声吸引来不少的观众,大家都知道这肯定是要有好戏看了,就是不知道,月娘到最后能不能战胜这个苏老太。

她抿嘴一笑;“您看,我说您什么了吗?这反应这么的激烈,那行我也谢过苏老夫人帮我照看小弟了,我先回去了。”

俯身要去抱小七,夏巧翠站在她的面前,不依不挠死活不肯让苏月带走小七,还扬言说苏月这是在造孽。

“哎哟哟,这还真的是造孽啊,之前我就找了大仙给看过了,月娘这八字跟小七不合,要是抱回去,我大郎这一家是真的要绝后啊~”

又是唱又是哭的,还跪在庭院里磕头,演的还跟真的似的,苏月一直都憋着没有笑出声。

“你说说你们怎么这么搞笑呢,还我八字跟小七不合,怎么不说我八字跟皇上不合呢,现在圣上不也活的好好的,婶子,你要是再这么无理取闹下去,我估计我真的得找官府衙门要人了。”

她说着,还示意叫春花他们也开始哭:“你们哭的大声一点,就说他们来抢小七,你们想小七了想接他回去。”

眨巴眨巴眼睛,一个个哭的,一点也不比夏巧翠凄凉,身后的小丫他们也是比葫芦画瓢。

“婶子,也不是我想接小七回去,第一吧,我们现在自立门户跟苏家也没关系不是,小七饿没理由再吃苏家一粒米,第二吧,现在你看看这几个小家伙,也更是想的厉害,我估计你要是不让我们家小七回去,他们得坐在门口哭一晚上。”

众目睽睽之下,夏巧翠无可奈何,苏老太刚想发飙,她趴在耳畔上言语了几句:“婆婆,你看看这么多人看着呢,咱们白天不行就晚上呗,晚上也更是没人知晓,到时候给小七带去我娘家抚养。”

挤眉弄眼的婆媳二人,苏月隐约是听到了点,恻隐之心必须要留,皆大欢喜大家抱着小七,一前一后的回了家,一路上,苏月总觉得这件事不会那么的简单。

小说

当腹黑首席遇上诱人小娇妻……

2021-1-3 5:28:30

小说

第三者,未必都是年轻貌美的女人……

2021-1-3 5:31:4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