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腹黑首席遇上诱人小娇妻……

第一次见面,她把顾慕言给的支票撕成碎片全砸回到了他脸上;,第二次见面,她醉酒,一不小心全吐在了高度洁癖患者顾慕言身上;,第三次见面,她差点手术失败断送顾慕言心爱的人的性命。,简薇原本以为自己和顾慕言之间不会再有任何的交集,谁知道一场意外,使得她成了他明媒正娶的顾太太!将错就错,当腹黑首席遇上诱人小娇妻……女人反抗:“顾慕言你个骗子,说好我们只是形式婚姻!”男人挑了挑英气的眉毛,低头又是一通长吻:“简薇,这辈子,你都是我的女人。”
当腹黑首席遇上诱人小娇妻……

第1章 满意了吗?

西宁市东方医院。

白色的走廊,空气中充满着消毒水的气味,

护士们神情焦灼的推着一辆手术车,匆匆忙忙的进了手术室。

“简医生,病人先天性心室间隔缺损,再加上主动脉瓣狭窄,她的身体很是羸弱,若是手术的话,恐怕难度会很大!”

简薇皱着秀眉,看着病床上已经陷入昏迷状态的病人,脸上写满了凝重和严肃,“如果不尽快手术的话,病人会更危险。各组员迅速就位,准备手术!”

简薇是东方医院心胸外科第一手术组的组长,同时,二十七岁的她,也是医院中最年轻的心胸外科手术组长。

戴上口罩,迅速的换上手术服,进行一系列的消毒处理后,简薇站到了手术台前。

就在简薇正要开始手术的时候,手术室的大门突然被打开来。

众人皆是一惊,要知道,从预备开始手术的那一刻起,除非手术结束,这整个过程中,手术室都是不允许任何其他人进入的。

简薇也禁不住皱起了眉头,神色有些不悦。

两三个人闯了进来,为首的人身形高大挺拔,脸上虽然没有过多的表情,但是还是能够看出来眼底的浓浓担忧。

辅助护士顿时拦上去,“这位先生,这里是手术室,家属请在手术室外等候!”

“让开。”顾慕言冷喝一声,不顾阻拦自己的护士,视线锁定在躺在手术台上一动不动的女子。

冷肃的眼神如同刀子般,使得那小护士浑身一颤,下意识的便收回了自己的手。

“你是主刀医生?”

顾慕言径直走到简薇的面前,锐利的鹰眸微微眯起,对方看上去太过年轻,他并不信任她的医术。

手术台上躺着的是他最疼爱的妹妹,必须万无一失。

简薇点了点头,感受到了来自男人的眼神质疑,并不想多做说明,这些年经手的大大小小的手术过程中,她知道每个病人家属都是极其担心自己的亲人的,对此,她能够理解。

“简医生。”顾慕言扫了扫简薇胸前的铭牌,确认了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位年轻女子,就是这场手术的主刀医生,“回答我,这场手术的成功率到底有多少。”

见对方还是没有离开的意思,简薇不禁开始皱起了眉头,她放下手中的手术刀,看着眼前这个突如其来的男子。

对方一身得体的手工剪裁的西装,修身的黑色配上银灰色的领带,看上去高贵而优雅,然而在他的脸上,却像是凝结了千年寒冰一样,从骨子中透出令人敬畏的气息。

这样的人,非富即贵。可是,手术台前,简薇可不会管对方的身价地位,只要影响她的手术,她一样都要给轰出去。

在场的所有的医生护士,全都连大气也不敢出,一言不发的看着手术室中这两个互相对峙着的男女。

简薇是医院中出了名的手术组长,只要进了手术室,她就会立刻变得无比的严肃威严,整个手术过程中,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前来打扰,不管是科长还是院长,都奈何不了这样认真的简薇。

好在她的医术十分的精湛,成功率在整个心胸外科里始终位居前列,所以久而久之,其他的医生护士们也都习惯于尊重简薇的行为了。

第2章 有人强闯手术室

可是现在,竟然有人强闯手术室……

最关键的是,这个人还是西宁市最大的财团顾氏集团的长公子,而东方医院,正是顾氏投资创立的医院。

可以说,顾慕言就是未来的东方医院的继承人,也就是这里所有人的顶头上司。

大概是被简薇的态度激怒,顾慕言修长的双腿向前迈了一步,高大的身躯投下的阴影如同泰山一般压在简薇的身上,深沉的眼眸中慢慢透出危险的气息。

顾慕言伸出一只手,指向躺在病床上已经打了麻醉剂的女子,“你知道这是谁吗?”

简薇淡淡的扫了一眼自己身边病床,很快便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戴着口罩的面容被挡住了大半,只露出一双澄澈清透的眼睛。

“不管是什么身份,在我眼中,她只是一个病人。至于手术,我会尽一个医生的职责,全力进行医治。现在,请你立刻离开这里。”

众人震惊到了极致,就算简组长是为了手术,但是这强硬的态度……恐怕会得罪顾少吧。

顾慕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健硕的胸膛随着呼吸微微起伏,他的目光如同刀刃般直直的刺向简薇,然而简薇却像是完全不在意一般,完全不为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压破性的气势所震慑。

“慕言,我们还是在外面等着吧,这样下去会耽搁慕晴的救治时间的。”叶之翰拉了拉身旁的好友,作为从小和顾慕言一同长大的发小,他很明白顾慕言对于顾慕晴的担心和紧张。

顾慕言皱了皱眉头,正在这时,护士突然惊叫出声。

“简医生,病人的血压不停地下降,必须立刻进行手术!”助手看着一旁设备上不断降低的血压数据,焦急的冲着简薇说道。

简薇顿时神色一肃,沉下心来,全神贯注于手术台之上,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一系列抢救诊疗工作。

顾慕言见简薇娴熟的模样,最终冷冷的剜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手术室门顶的红色灯光一直亮着,顾慕言候在门外,沉默的倚靠着墙壁,深沉的黑眸中不自觉的闪过一丝痛苦和怜惜。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门轰的一声被打开了来。

顾慕言立刻转过身来,正好看到简薇从手术室中走出来。

女人还没有来得及取下口罩,眼前便被一个高大的黑影挡住了视线。

简薇猝不及防,正撞进了顾慕言坚实的胸膛,男人的热度顿时透过夏季薄薄的衣衫传递至简薇的皮肤。

简薇吓了一跳,立刻从男人的怀抱中逃开,随即皱起眉头,看着顾慕言。

“手术很成功,不过病人暂时还没有清醒过来,我们会在重症监护病房观测一段时间,请不要担心。”

顾慕言还没说话,简薇就已经将所有需要注意的事项都告知了他。

“做得不错。”对于简薇之前的态度,他还是有些不悦,不过对方毕竟是救了慕晴性命的人。

简薇正要离开,忽然顾慕言再度开口。

“你是慕晴的主刀医生,她的情况你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在慕晴醒来之前,就由你照看她吧。”

第3章 简直是对她的羞辱

顾慕言说得理所当然,但是在简薇听来就是对她的职业的侮辱。

两场手术之间的休息时间本来就很少,简薇还要进行接下来的准备,眼底不禁划过一丝不耐,“监护病房有我们的护士在看护,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会第一时间赶过去。不好意思接下来我还有另外的手术——”

“那个手术,我会安排另一位心胸外科手术组长代为进行。”顾慕言也皱起了眉头,他的话从来没有这样不被人遵从过,“现在,慕晴的身体最重要。”

简薇取下脸上的口罩,看着面前的顾慕言,神情严肃而又认真,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是医生,我有自己的工作原则,这里所有的人都一样是病人,在我眼中他们都是应该受到同等对待的,没有任何人可以拥有例外。”

女人的眼睛很大,清澈明净,就像是两颗亮洁无尘的琉璃珠一般吸引人。

顾慕言有片刻的失神,但还是很快恢复到惯常的模样。

顾慕言冷笑一声:“同等对待?”男人冷峻的眉眼写满了嘲讽,“世界上的人,都是有尊卑贵贱之分的,你以为随随便便什么人我都会允许他去照看慕晴吗?”

“这么说,我还要对你感恩戴德了?”

顾慕言挑了挑眉毛,似乎是有些不耐烦,从怀中掏出一张已经签好了名字的空白支票,轻轻丢到简薇的怀中。

“这是你的报酬,满意了吗?只要慕晴健康出院,你想要什么我都能够满足你。”

简薇望着那张支票,只觉得刺的双眼突突的疼。

沉默了一会儿,简薇忽然轻笑了一声,慢悠悠的拈起了那张支票,放在自己的眼前,似乎是在打量。

顾慕言见状,以为是简薇终于为钱所屈服,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轻蔑与不屑。

谁知道简薇猛地一用力,一下子甩脱了顾慕言的大手,随机将那张支票狠狠的撕成了碎片,冲着顾慕言的脸便摔了过去。

“有钱了不起吗?真恶心。病人若是有什么情况,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家属的,不管你是谁,都要按照医院的规矩来。”

说完,简薇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望着那个蹬着高跟鞋逐渐消失在医院走廊中的白色身影,顾慕言的心中不禁染上了一层怒气,还从来没有什么人敢像这个什么简薇一般这样对待他。

男人的脸色逐渐黑沉下来。这里是东方医院,是他顾氏的地盘……

这个女人,真是太放肆了。

一旁的叶之翰却哧哧的笑出了声,压根不顾身后好友杀人般的目光,毫不留情的嘲笑道:“真没想到顾大少爷居然也有今天,嘿,那位简医生好像根本就没有想要多搭理你的意思诶。”

毕竟无论走到哪里,顾慕言都是女人们心中的钻石男神,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对待态度?

顾慕言横了叶之翰一眼,随即沉默的走向顾慕晴的病房。

*

因着刚刚那场小波折,简薇到达手术室的时间不免被耽搁了点,不过专心于手术的她,很快就将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甩到了脑后。

等到简薇终于下班走出医院的时候,天已经完全成了黑色。

皎洁的月光静静地撒在简薇的身上,简薇稍稍活动了一下自己有些僵硬的手臂,完全没有注意到在十几层的楼上,有一双锐利的鹰眸正锁定在自己身上。

第4章 出轨

顾慕言翻着自己手中助理送来的关于简薇的材料,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简薇,很快,他们就会再见面的。

回到家中,房屋中已经是一片漆黑,望着楼上紧闭着的几扇房门,简薇在心中淡淡的叹了一口气,在这个家中,她的存在,本身就是多余的,没有人顾念着她。

除了……

手机叮的一声,一条短信跳了出来。

望着那个熟悉的名字,简薇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一丝甜蜜的绯红染上她的面庞。

“薇薇,这两天我要去外地出差,你要乖乖的,等我回来好好补偿你。晚安。”

短信是她的未婚夫季晨风发来的。

除了闺蜜程宁宁之外,季晨风是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

很快,他们就要结婚了。

简薇美美的抱着手机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简薇照常去医院中查房,医院中又送来了两位需要急救的病人,简薇忙了一整天,才算是歇息下来。

揉了揉已经开始抗议的肚子,简薇正准备回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是她的闺蜜程宁宁打来的。

背景嘈杂一片,程宁宁那熟悉的清脆声音传了过来:“薇薇你下班了吗?快来丽晶酒店,今天可是我们同学聚会呢,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简薇连日疲累本想不去,但是最终还是拗不过程宁宁,打车前去。

刚一推门,热情的热浪就席卷了过来,程宁宁一把抓过简薇,塞了杯酒到她手中。

大家都是许久没有见面,所以聚会到了很晚才结束,简薇稍微有些醉,由程宁宁陪着,在最后才走出包厢。

就在两个人正要走出大门的时候,程宁宁忽然小小的惊呼一声:“薇薇你看,那不是你家晨风吗?”

简薇皱了皱眉头,这么晚了,季晨风应该早就已经从公司回家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她摆了摆手,胡乱的笑了笑,表示绝对不可能是自己的未婚夫。

然而略一抬头,简薇整个人就僵硬在了原地。

不远处,一个高大的男人正拥着一个女人向着酒店前台走去。

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季晨风。

这、这怎么可能呢?

这么晚了,季晨风怎么会还和别的女人在外面?再说了,他不是出差去了吗?

简薇只觉得浑身上下的血液全部都凝固住了,她的大脑一片空白,甚至连程宁宁唤她好几遍都没有听见。

“宁宁,宁宁……晨风他怎么会……”

后面的话简薇说不出口,也不想说出口,她和季晨风明明很快就要结婚了,而现在……

难以置信的情绪充斥着简薇的心脏,程宁宁却早就已经沉不住气,“走,薇薇,看看这对狗男女到底是怎么勾搭的!再去晚了本垒打都结束了!”

说这边拉着简薇,强行逼着前台小姐交出了季晨风的开房信息,随即冲上了季晨风所在的楼层。

房门打开,简薇抬眼,站在她面前的,正是浑身上下只裹了半条浴巾的季晨风,而他的身上,不时的有水珠串成一线从他精壮的胸膛上滑落。

“薇薇……?”看到来的人是简薇,季晨风的脸上很明显写满了震惊和慌乱,“你怎么来了?”

简薇正要开口,忽然一个娇媚的女人的声音自季晨风的身后传来,“风,是谁啊,服务员吗?”

第5章 别碰我,我嫌脏

虽然季晨风极力的想要遮挡住身后的女人,但是简薇却已经看到了那个从浴室中走出来的浑身湿答答的人。

浴袍散散的裹在身上,很明显,浴袍下面一定是一片赤裸。

女人伸出手来,熟练的从背后环抱住季晨风的腰肢,这才探出头来,见是简薇,眼神也是一愣,随即轻蔑的嗤笑了一声。

“你就是简薇吧?长的还算是不错,难怪能够入了风的眼。”

季晨风轻声呵斥,想要制止女人在自己胸膛游走的手,后者有些不情愿,但是还是放开了。只是转身之余不忘讽刺简薇,“要不是风可怜你,早就和你分手了,真是可笑,你居然还以为风真的会跟你结婚!”

简薇的手脚一片冰寒,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

她一直以为,除了闺蜜程宁宁之外,季晨风是唯一一个真正真心对待自己的人。

然而现在,残忍的现实被她亲眼撞见……

季晨风,他……他怎么能这样对待她!

眼泪止不住的滑下,简薇颓然的倒在地上。

所有的幸福和憧憬在看到床上绞缠在一起的两个人的那一刻彻底的崩裂破碎,她就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一样,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只能微微颤抖着扯着程宁宁的袖口。

季晨风看着有些不忍心,向着简薇伸出手来。

然而在他的指尖刚刚触碰到简薇的肩头的那一刹那,简薇就条件反射的大力挥开了季晨风。

“别碰我!”

季晨风眼中划过一丝抱歉,看到简薇转身想要离开,便一把抓住了简薇的手腕。

简薇试图挣扎,可是浑身都已经没有力气的她,哪里能够甩脱季晨风?

“薇薇,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我没有告诉你是因为我怕伤害你,自从第一次见到楚楚的时候,我就知道她是我这一生最爱的女孩,对于你,我真的只有抱歉……我本来想早一点告诉你的,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我们都快要结婚了……”

听到这最后一句话,简薇实在忍不住,冷笑出了声。

“季晨风,我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人,呵呵,如果不是今天我亲眼看到了这一幕,你是不是准备等到我们举办婚礼的时候,才让我难堪?!你说啊,你说啊!”

简薇挣扎着推开了季晨风的双臂,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娇小的身躯微微颤抖着,她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气力,才使得自己不至于在这个背叛她的男人面前落下泪来。

“薇薇……对不起……”

“滚!我不想听你道歉!别再碰我!我嫌脏!”

简薇红了眼睛。

“哎哟,简大小姐这脾气,可真是大的不行呢,果然是没有教养的孩子,闹得这么难堪,你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被甩了?”

赵楚楚不屑的翻了个白眼。

季晨风眉头一皱,“楚楚,别说了。”

“简小姐,俗话说,好聚好散,晨风不过是因为怕你一时之间接受不了所以才一直拖着没告诉你,现在既然你已经亲眼看到了,正好,就识相点自己走吧!别得寸进尺不知好歹。”赵楚楚亲昵暧昧的挎上季晨风的手臂,娇媚的脸蛋上全是鄙夷与不屑的神色。

“不过就是一个不知道从哪捡来的野种,还真当自己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呢,真是笑话!”

第6章 别怪我不客气

啪!

清脆响亮的一巴掌,响彻了酒店的走廊。

这一巴掌不仅让赵楚楚震惊的瞪大了眼睛,更是让在场的季晨风吃了一惊。

他从来没有见过简薇发怒的模样,而现在,简薇是真的怒了。

简薇缓缓收回自己的手,望着赵楚楚脸上逐渐浮现出来的一个清晰红肿的手掌印,她的眼神中充满这阴鸷与冰冷。

“赵楚楚,有些话,你最好给我烂在肚子里,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直到这时候,赵楚楚还有些难以置信:“你……你竟然敢打我?!你个野种——”

啪!

又是重重的一巴掌!

简薇反手掌捆在了赵楚楚的另一侧脸上,彻底的将赵楚楚打懵了。

“简薇,你干什么!”季晨风慌忙冲上前来,将赵楚楚护在身后,心疼的察看着她的脸,“就算是我和楚楚对不起你,你也不能这样随意打人啊!楚楚是楚家唯一的女儿,要是出了什么事故,后果你负担不起!”

简薇只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地刺了一下,就因为她是被收养的孩子,所以活该低人一等?活该被背叛?活该遭遇出轨?

“简薇我告诉你,晨风绝对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你根本就配不上他!还想嫁进季家?你就做梦去吧!我看你能得意到什么时候,就凭你,你有什么资本找到向晨风这样好的男朋友?等着吧,很快我就要和晨风结婚了!”

正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原来是他们的动静太大,惊动了酒店的保安和经理。

然而,在保安和经理的后面,还走来了一位高大挺拔的男人。

顾慕言清冷的目光扫过在场的几个人,沉默的走上前来,一言不发,只是凌厉的剑眉微微的皱了起来。

虽然只是三言两语,但是他已经听出来了故事的大概,这种事情,他见过不少,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觉得更加的无趣。

唯一让他觉得有意思的,恐怕就是他发现此时此刻这场闹剧的主人公,竟然就是先前在医院中的那个冲他摆黑脸的女医生简薇。

想起之前简薇对待自己的态度,顾慕言还是觉得心中窝着一股暗火。

这个女人,胆子也忒大了点。

难道她不知道他是谁吗?

正在这时,简薇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们,要结婚了?”

赵楚楚尖尖的下巴高傲的抬起,“没错。到时候,我一定会亲自邀请你来参加我们的婚礼,见证我们的幸福,简小姐,你觉得怎么样?”

简薇紧紧地握住了拳头,面对着赵楚楚的挑衅,她只觉得怒火沸腾,正要开口,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

“退了他们的房,丽晶酒店,不欢迎这种客人。”

简薇转过身去,便看到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手工定制的衣衫完美的衬托出了他的身型,就连袖口的纽扣,都浮着精致的暗纹,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男人虽然面无表情,浑身上下却散发着尊贵优雅的气息,

季晨风皱起了眉头,赵楚楚却已经尖叫出声:“凭什么啊?”

第7章 她不配进入这里

顾慕言冷冷的开口:“你的言行,不配踏进丽晶酒店。”

赵楚楚被这句话噎住,涨红了脸半天发不出声音,一旁的程宁宁却已经憋不住嗤笑出声,使得赵楚楚更加的恼怒。

“顾少,没有资格进入这里的人,应该是她才对。”赵楚楚手一抬,指向简薇,“她才不是不配进入这里的人!”

赵楚楚忙着辩白,毕竟眼前这个男人,可是顾氏集团的大少爷,未来的顾氏商业帝国的继承人顾慕言啊!若是给顾慕言留下了什么不好印象,那么她可就亏大了。

要知道,西宁市的名门千金们,可是挤破了脑袋都想要得到见一面顾慕言的机会呢!这个钻石王老五,一直到现在都还是单身,无论是谁家的小姐,都梦想着能够嫁给他。

然而顾慕言压根没有再搭理赵楚楚,一声令下,顿时酒店中便有保安上前,敦促他们离开的意味很是明显。

赵楚楚没有办法,只好狼狈匆忙的换上了自己本来的衣服,悻悻的离开了。

直到一男一女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拐角处,简薇浑身紧绷的神经才终于在这一刻完全松懈,顿时四肢不稳,向着地面跌坐而去。

顾慕言眼疾手快,及时的扶住了简薇,简薇就像是被抽尽了所有的力气,软软的倚靠在顾慕言的怀中,双眼无神,半天回不过神来。

男人的手臂很有力量,将她整个人揽进了自己宽厚坚实的怀抱之中,淡淡的烟草香气灌入鼻腔,简薇却只想放声哭泣。

她深深爱着的男人,她以为会和自己共度一生的男人,竟然早就已经背叛了自己。

察觉到女人身体的微微颤抖,顾慕言的身子不由得微微一僵。

女人的柔软透过薄薄的衣衫传递至他的肌肤,由于距离实在是太近,他甚至都能够感觉到简薇一下一下的心脏跳动。

男人轻咳了一声,简薇这才回过神来。

慌忙从顾慕言的怀中挣脱出来,简薇还染着泪痕的脸蛋微微有些绯红。

“谢……谢谢您。”简薇小声的道着谢。

如果不是这个男人突然的出现打断了季晨风和赵楚楚,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支撑多久。

望着眼前这个一分钟以前还气势逼人的小女人,顾慕言忽然觉得自己根本看不懂她,看她的反应,好像之前完全还不知道他就是顾慕言。

不仅如此,她完全就是一副根本没有见过自己的模样。

难道他顾慕言对女人的魅力,已经下降了这么多了吗?只要是个正常人,见过自己这样的人之后,怎么说都会有一定的印象吧。

这个女人……真是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顾慕言不禁在心中摇了摇头。今天他只是例行在顾氏旗下的产业进行巡视,来到丽晶之后看到经理正在训斥前台小姐,原来是在责怪她透露了住客信息,从而惹了骚乱。

若是依照他以往的作风,所有的人都会被驱赶出去,但是在顾慕言看到红了眼眶的简薇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改变主意了。

简薇的心痛得厉害,再加上晚上聚会的时候喝了不少的酒,慢慢的,酒劲开始发作,她的眼前逐渐变得模糊,程宁宁的声音完全被她抛在了遥远的脑后。

第8章 再见顾慕言

恍惚中,简薇突然看到季晨风的身影,视线的全部的焦点都集中在了面前那个轮廓不明的身影,她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含混不清的大声哭喊着,撕心裂肺,将自己所有的怨、恨和难过一股脑的发泄了出来。

顾慕言黑着一张脸,试图掰开简薇死死的抓着自己的手,但是这个女人喝了酒之后力气竟然变的异常的大,他的身体被对方八爪鱼一般的绞缠着,一时半会根本没有办法甩脱。

顾慕言一向很讨厌别人接触自己的身体,更不能容忍在自己的身边出现任何的脏污的东西,而现在死死的缠着他的简薇,醉醺醺的一副神智不清的模样,看着就让顾慕言很想把她丢出去!

该死的,如果不是他刚刚一时见了鬼的让经理给这个喝醉酒的女人开一间房供休息,现在他也不会被缠上。她居然将自己认成了别的男人,还又踢又打又哭又喊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简薇终于慢慢平息下来,放开了顾慕言,顾慕言立刻像躲避瘟疫一般的将简薇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甩开,神情中满是厌恶。

真是疯了。

程宁宁在一旁,吓的大气也不敢出,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家闺蜜竟然会对着顾慕言做出这样的举动,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顾慕言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眼看就要爆发。

好在在顾慕言爆发之前,简薇及时的放开了他。

就在顾慕言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传来的细碎的抽泣声,低低的弱弱的。不经意的回过头,正看到简薇不知道什么已经慢慢挪到了墙角,双臂抱着自己的膝盖,脸蛋完全埋在了膝间,窄瘦的肩膀有一搭没一搭的抽动着,长发垂顺,胡乱的散落在地毯上。

像极了一头受了伤的猫咪。

顾慕言心中一动,简薇的这般模样,和曾经的某个女子真的很相似,每次那个女生受到委屈之后,因为不想让他担心,都会一个人默默窝在墙角。

只是……她已经离开了他,从他的世界彻彻底底的消失了踪迹。

下意识的,顾慕言朝着简薇的方向走了过去。

突然,“哇”的一声。

程宁宁震惊的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天啊,简薇居然……居然吐在了顾慕言的鞋子上!

此时此刻,男人原本锃亮的黑色皮鞋沾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而他那笔挺的手工西装裤,也多了一处处可疑的痕迹。

顾慕言愤怒的看着眼前还瞪着一双迷离的水汪汪的泪眼的简薇,转身摔门而去。

*

简薇是被程宁宁开车送回家的。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四点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就那样倚在冰冷的地板上。

不耐烦的叫喊声伴随着重重叩击房间门的声音将简薇从昏睡中吵醒,疲惫的睁开眼睛,简薇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的嗓子沙哑到极致,几乎分辨不出啦自己在回应些什么。

宿醉的结果就是,简薇的头疼得快要炸开,对于昨天后来发生了什么,她怎么都无法回想起来了。

打开门,门外站的是简薇的妹妹简凝。

小说

嗜血杀伐的冷酷王爷不近女色?非也

2021-1-3 5:26:49

小说

妇产科主任意外重生在了边远的小村庄。

2021-1-3 5:30:3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