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杀伐的冷酷王爷不近女色?非也

听说嗜血杀伐的冷酷王爷不近女色?非也,自从娶了将军府的六小姐后就大变样了。“妖妖她娇小柔弱,不爱说话,一个人出门本王不放心。”发小汗颜!王妃棒打太子,手撕白莲,毒舌起来能把死人气活,还不放心?“妖妖她不懂兵法,医术尚浅,你们不要欺负她。”敌国将士狂吐血。十万精兵被设计成俘,目前正等着解毒,难道不是夜王妃的手笔?“妖妖她性情乖巧,从来不招惹别人的。”看着满世界掐桃花的主子,影卫们集体翻了白眼。主子,你的节操呢?
嗜血杀伐的冷酷王爷不近女色?非也

第1章 捡个男人,埋了

“嗥……”

一声恐怖幽长的狼嚎在耳边响起,意识已经渐渐清醒的蓝妖妖不由得有些疑惑。

狼叫?

身处城市中央某恐怖组织的老巢进行秘密救援任务,四面都是高楼大厦,怎么可能会有狼?

蓝妖妖想睁开眼睛一探究竟,却发现眼皮如千斤重难以睁开,浑身上下就像被万根灼热的利刀刺着,痛到撕心裂肺。

突然!

“咔哧咔哧……”

似是骨头被一口一口撕扯咬碎的声音,随之而来的便是浓浓的血腥味涌入鼻尖。

蓝妖妖心中一沉……

她立即极力的睁开眼睛,经过无数次的挣扎之后,她眼睛终于睁开了一丝缝隙,适应了亮光之后才缓缓把眼睛睁开。

映入眼帘的一幕,让蓝妖妖瞬间感到脊背寒凉。

一只饿得骨瘦如柴的野狼,正在一具古装女子的尸体上疯狂啃咬。

蓝妖妖赶紧撑着剧痛难忍的身子慢慢后退……

“嘶……”

尖锐的石头刺到了她伤口,使得她不由得闷哼一声。

饿狼猛然间看了过来,发现她还活着,全身的毛发瞬间炸毛,呲着布满血丝的尖牙,瞬间扑了过来。

饿狼尖锐的獠牙对准蓝妖妖的脖子,在被饿狼扑/倒之时,蓝妖妖将身子一偏,饿狼扑了个空,转头之际就被蓝妖妖的双手死死地掐住了它的脖子。

任凭饿狼如何挣扎,以及它的四只爪子如何在她身上撕扯她的衣服和血肉,她就是不松手。

渐渐地……

饿狼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直到失去反抗能力,最后停止呼吸。

“呼……”

蓝妖妖狠狠松了一口气。

此时!

她才发现她身处于高高的悬崖下,四周都是灰色冰冷的岩石,岩石上有好几具凌乱且不完整的白骨。

面色苍白的蓝妖妖缓缓地来到那具古装女子的尸体旁,一看到她的脸,蓝妖妖的脑袋似是裂开了一个洞,被一大片一大片陌生的记忆侵占……

“啊……”

头痛欲裂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叫了出来!

半响后。

蓝妖妖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忍不住叫骂了一声。

“……,居然穿越了!”

银行卡里可是攒八位数的钱呐!

想到这里,心中莫名一阵悲痛。

蓝妖妖动了动仿佛就要散架了的身子,一下子就扯到了从悬崖掉下来划伤的伤口。

突然,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而且越来越近,杀气越来越浓烈……

有人来了!

蓝妖妖眼神立马变得犀利起来,一把拾起一块尖锐的石头,随后瞬间回头,把悄悄摸到她身后不远处的两名侍卫硬生生吓了一跳。

那两个一胖一瘦的侍卫就是把原主和躺在地上的女子逼得跳崖的人……

“她居然还没死?”

贱人真是命大啊!

不过看样子也离死不远了,胖侍卫满脸横肉,看着蓝妖妖犀利的眼神,心头莫名一颤。

“既然快死了,那就提前送她去见阎王,回去好交差。”

瘦侍卫看着貌似只剩下一口气的蓝妖妖,刚刚的那一丝害怕早已烟消云散。

蓝妖妖被逼跳下悬崖了,四小姐没有见到尸体不放心,所以派他们来悬崖底下确认一下生死。

没想到从那么高的悬崖上跳下来她还没死……

瘦侍卫心下一横,拔刀就向蓝妖妖砍去。

蓝妖妖眼睛微微一眯,迅速避开劈过来的一刀,反手一个石头就砸向了瘦侍卫的面门,并且一把夺过了他手里的刀,直接对着旁边还没反应过来的胖侍卫刺去。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并且快、准、狠!

“啊……”

“啊……”

两声惨叫声先后响起,胖侍卫当场毙命,瘦侍卫面部被砸,满脸是血,还瞎了一只眼睛,此时正倒在地上嗷嗷惨叫。

刚刚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杀了胖侍卫之后,蓝妖妖也差点虚脱摔倒。

她用刀顶住岩石,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作为特种部队出来的军医,深知一个道理,就算不能给敌人一击毙命,至少也要让他失去反抗能力。

呵呵……

她现在远远超标了!

不仅一击毙命,还让另一个人失去了反抗能力。

蓝妖妖只是稍稍缓解了一下之后,便提着刀向瘦侍卫一步步走去。

瘦侍卫发现胖侍卫死了之后,心中大骇,本来想站起来趁蓝妖妖不注意将她杀死,但当他看清蓝妖妖时,刀已经架在他脖子上了……

他吓得赶紧求饶:

“六小姐饶命,六小姐饶命啊!都是四小姐指使的,我只是奉命……啊……”

对别人仁慈都是对自己残忍!

解决了瘦侍卫,蓝妖妖扔下刀,瞬间倒在了地上,她想闭着眼睛睡过去……

可是看到残阳就要沉下去了,她强忍着身上的疼痛站了起来,来到全身骨头几乎都摔碎了女子的尸体旁边,她是小菊,原主的唯一的贴身婢女。

也是因为跳下山崖之时,有小菊的保护,原主才不至于脑浆迸裂。

把小菊的尸体拖了起来,向不远处的树林走去……

天色已经慢慢暗了下来,她要趁天黑之前把小菊的尸体埋掉,不然她的尸体会被野生动物吃掉的。

好不容易刨了一个浅坑把小菊的尸体埋了。

“叮……”

突然,一个机械声在脑海里响起。

蓝妖妖差点喜极而泣!

这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这是她在现代植入的医疗系统,堪比一座有着先进设备的医院,通过意念可以自由取出里面的医疗用品。

没想到医疗系统也跟着她穿越了……

只不过这个医疗系统需要升级才能开放医疗用品。

而且她刚植入系统没多久就嗝屁了,所以,系统里面开放的东西屈指可数。

就算是这样,蓝妖妖也偷笑了……

急忙用意念把绷带纱布和简单的消炎止疼药拿了出来,简单的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口后,就把苦的要命的药当糖“嘎嘣嘎嘣”咬碎了吞下去。

正打算爬到树上去过夜……

突然!

“嘭……”

一个不明物体从树上掉了下来,把地上盛开的几朵小野花都给砸死了。

“偶买噶!”

那东西就砸在她脚边,吓得蓝妖妖不禁拍了拍胸脯。

好险!

差点就砸中她了。

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定眼一看,原来是个人,还是一个穿着华服的男人,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不知道死了没有?

只是随随便便的瞧了那男人一眼,蓝妖妖不禁眼眸一亮,虽然那人发丝凌乱,而且苍白如纸的脸上血迹斑斑……

第2章 绑人,解毒

但他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被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给遮挡住了。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还有那一股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让人无法忽视。

只是可惜的是……

男子嘴唇发黑,嘴角出血,看样子是中了毒,貌似是死了?就算没有死,她这里没有解药,离死也不远了。

于是!

蓝妖妖立即转身拿起尖锐的石块就在小菊的坟旁边刨坑……

很快一个可以容纳一个人的浅坑就出现在蓝妖妖的面前。

将石头一扔!

蓝妖妖叹了一口气说道:

“小菊,主仆一场,你死得凄惨,作为小姐没什么可以给你的,正好捡了一个男人,刚好可以给你配阴婚,希望你在地下幸福美满!”

说完!

蓝妖妖起身来到男子身旁,用脚试探性的踢他一脚。

“喂,还活着吗?”

死了的话,她就动手埋人咯!

没有听见回答,为了确定那男子是真的死了,蓝妖妖索性蹲下来给他把脉确认一下。

只是……

手还没碰到他的手腕处,就听到冰冷刺骨的声音传来。

“滚!”

那声音磁性好听,但却冷到了极致,仅仅一个字就让人不寒而栗,脊背发麻。

哇!

还没死透啊!

蓝妖妖立即收了手,直接退到了小菊的坟墓旁边,不禁咽了咽口水。

随后便看见躺在地上的男子缓缓睁开了深邃如寒潭的双眸,紧蹙的眉头布满了细汗。

“嘶……”

也许扯动了身上的伤口,男子只是微微的蹙了一下眉头,便慵懒起身斜靠在树上,冷冽的寒眸瞥了蓝妖妖一眼之后又重新闭上眼睛。

胸前有一道很深的伤口,鲜血还在汩汩流出,而他仿若无睹,任凭它流淌……

“叮……”

脑海里再次响起机械的声音,把蓝妖妖的注意力从男子伤口转移到了脑海里。

“主人,任务来了,治病救人,开放一级药品,一级医疗设备。”

哇塞!

看着开放的那些药品和医疗设备名单,蓝妖妖眼眸一亮,但当即神色又黯淡了下去。

不是她不想救人?

而是没有解药,怎么救?

算了,先给他处理一下伤口,在想别的办法吧!

于是!

蓝妖妖蹑手蹑脚地向那男子的方向移动,刚刚走进离男子只有三步的距离,就被男子身上散发的寒气给震慑到了。

哇,气场不是一般的强大啊!

蓝妖妖立马将自己的气息收敛起来,随后轻轻的挪到男子身旁,看着还在流血的伤口,伸手就要去脱他的衣服,手刚触碰他的衣襟……

“你在干什么?”

冰冷的声音骤然响起,男子的寒眸瞬间睁开,幽深的目光紧紧盯着她。

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瞬间包裹着蓝妖妖,仿佛她再敢靠近一步,她就会死无藏身之地!

“给你包扎伤口啊!”

这么明显看不出来吗?难道这种时候她还能见色起意?

“不需要!”

“你不需要没关系,我需要就行了啊!”

蓝妖妖不想跟他磨磨唧唧,这种男人一看就是禁欲加生人勿近系的,冷酷又无情,最不喜欢别人触碰亲近,更何况她还是一个陌生人。

所以,就算嘴巴磨破皮也劝不了他乖乖就范。

因此,就直接上手了……

“把你的脏手拿开!”

男子暴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声音虚弱而低沉,目光凌厉如剑,似是要将她千刀万剐一样。

对此!

蓝妖妖直接忽视,她发现从上身衣襟处根本解不开衣服,只好把手伸到他的腰间解开他的腰带。

手忽然被一只大掌抓住了,蓝妖妖无奈的叹了口气,直接掰开他的手,警告道:

“真倔强,又是中毒又是重伤,血都快流干了,能撑到现在也已经到了极限。

你看本小姐只是一个弱女子,还身负重伤,徒手都能把你的手掰开,你还犟什么劲?

识相点,乖乖从了我,兴许你还能活命,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

蓝妖妖的声音有些横。

反正在这荒山野岭的,而且还是在悬崖之下,不可能有人会来这里。

所以,她横点怎么了?

只要完成任务就行。

反正离开这里之后也不可能再见面了,就算他想要追杀她,也找不到人啊!

只见男子冷冽的目光幽幽的盯着,被她掰开的手又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似是要把她的手卸了一样。

“呀,你还来劲了是吧?”看来不搞点措施是没办法完成任务的。

于是!

“刺啦······”

“你找死?”某男暴怒的声音瞬间响起。

“刺啦······”

“死女人,我要将你千刀万剐。”某男眯起异常危险的眼睛,声音已经冷到了极致。

“刺啦······”

“······”

蓝妖妖自动忽略男子因愤怒而青筋暴起的面孔,直接把男子身上的衣袍撕成了一条条,然后把布条做成绳索直接他绑在了树上。

“哇塞!你身上这布料应该很贵吧?还镶着金丝边呢!”

蓝妖妖看着被她捏成一团的布条露出来的金丝线,觉得有些可惜了。

早知道就不撕了,扒他衣服去买应该值很多银子。

“死女人,本······唔······”

懒得听他废话,直接用布条塞住了他的嘴巴。

这下终于可以安安心心的给他包扎伤口了!

因为男子的挣扎,又流出了许多血,沾的满身都是。男子身上的衣服都被她撕得差不多了,也省去了给他脱衣服的时间,直接给他清理了伤口,撒上药粉便包扎了起来。

外伤是处理好了,只是解毒就让蓝妖妖犯难了!

没有解药,怎么解毒啊?

于是她又去系统中到处搜了一下,解药是有,不过还没开放,根本拿不出来。

就在她要放弃寻找的时候,突然在系统的角落里发现了银针。

当即眼眸一亮!

在现代有先进的医疗设备,银针的作用微乎其微,而银针是植入医疗系统时额外赠送的礼品,被她扔在了角落里,一时间忘记了它的存在。

没想到……

蓝妖妖赶紧在男子看不见的地方把银针取了出来,然后来到男子面前高兴的说道:

“你小子运气真好!”

随后看了看天色,眉头微蹙,直接看向男子身上当然穴位,借着晚霞的余光快速的施针。

蓝妖妖的面色严肃认真,手法敏捷动作迅速,很快,暗黑色的血液便流了出来。

第3章 逃之夭夭

不知道过了多久,晚霞的余光已经没有了,明亮的月亮高高挂起。

蓝妖妖将银针收起,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大功告成!”

抬眸便看到男子冷漠的神情中闪过一抹惊讶,当即嘴角上扬,俯身靠近他:“不要崇拜哥,哥只是一个传说。”

“······”

蓝妖妖起身看了一下四周,随后又去查看系统,还没有提示任务完成,看样子还没过危险期。

于是取出了系统里唯一的毒药,将药粉在大树和小菊坟墓旁散上。

这样夜里就不用怕蛇虫鼠蚁,也不用怕那些野生的食肉动物袭击他们了。所以,晚上她只有一件事情要做,就是要照看好那男子,防止他发高烧。

但是……

有可能是失血过多的原因,之前一直强撑着身子,现在一放松下来就开始昏昏沉沉了。

她靠在小菊的坟墓上,不知不觉就昏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

蓝妖妖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后,又被一阵阵刺痛给惊醒,刚睁开眼睛就被强烈的光线照射……

她想抬手遮挡住光线,却发现手很重,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撕咬着她。

她鼓足力气,一下子坐了起来,并且迅速去抓撕咬她伤口的罪魁祸首。

“哇——”

“哇——”

只觉得眼前一黑,几只黑色的大鸟扑腾着翅膀飞走了,而手上触摸到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

使得蓝妖妖脊背瞬间发凉,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但是她不敢放手,而是牟足了劲死死的摁着。

等到她适应了光线,才看清被她按住的东西是什么。

秃鹫?!

“呼······”

还好是只秃鹫,不是什么大型食肉动物,不然就死翘翘了。

“哇——”

“哇——”

几只秃鹫在天空中盘旋,似乎在召唤着同伴,声音粗劣嘶哑,凄凉骇人。

看着被撕开的伤口,血流不止,蓝妖妖当即扭断了秃鹫的脖子,将其扔在一旁,吓得在天空中盘旋的几只秃鹫赶紧飞走了。

想到几只秃鹫在她昏睡的时候撕咬着她的肉,不禁一阵颤栗。

幸亏她没被绑着,不然的话······

蓝妖妖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即抬眸看向被绑在大树上的男子,发现男子正嘲讽似的看着她。

不由得嘴角微抽。

他身上包扎的布条没有被扯动过,血液也没有从布条中浸出来,他靠的那颗大树上有几只凶狠的秃鹫紧紧盯着他,却迟迟不敢飞扑过去,仿佛扑过去就会死一样。

这年头,秃鹫也有性别歧视吗?

还是说,他的气场太强大、威慑力太恐怖了?

于是!

起身走到来到他的面前,无视他危险的视线,直接将手搭在他的额头上。

“没有发烧,已经度过了危险期。”

随即将塞进他嘴里的布条拿开,淡淡的说道:

“天色已经大亮,我去处理一下伤口,顺便弄点水和食物过来,有事就大叫,我不会走得太远的。之后,我会给你松绑,到时咋们就分道扬镳。”

本来是想现在就给他松绑的,但昨天给他把脉的时候,发现他内力很强悍,她不敢轻易松绑。

更何况系统那丫的还没有提示,所以她得做好两手准备。

见男子紧紧盯着她不说话,蓝妖妖就当他同意了!

捡起昨天挖坑用的石头充当武器,蓝妖妖就去找有水的地方清理伤口,还好没走多远就看见了一条涓涓流淌的小溪。

简单的清理了一下伤口,因为伤口上的肉被秃鹫吃过,而秃鹫一般都是吃腐肉的,所以细菌很多,容易感染,在条件有限的情况下她只能用酒精消毒。

处理好之后,她喝了几口溪水,找了几片大树叶叠在一起装水,打算给男子送过去。

转身之际,一把尖锐散发着寒气的利剑抵住了她的咽喉······

“啪”的一声!

手中的树叶掉落在地上,水花四溅,蓝妖妖当即举起了双手。

哇靠!

她不是没有警惕性的人,这个人居然能够悄无声息的靠近她,武功一定极高。

确认过眼神,目前还不是她惹得起的人。

“好汉饶命,有话好好说。”

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身材高挑、面容英俊的男子,一身黑色劲装,目光清冷地看着她。

“有没有看见一个中了毒并且受了伤的男子?”劲装男子说话的时候,面部几乎是没有表情。

“没有!”

蓝妖妖急忙摇头,若眼前这个人是那男子的敌人,让他知道她救了他,那么她死定了。若是那男子的朋友,看到那男子现在的模样,那么她会死得更惨。

所以!

最保险的就是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劲装男子看到她浑身上下都是的伤口,狐疑道。

“被人从悬崖上推下来的。”

蓝妖妖指向不远处的悬崖,立即黯然伤神起来,还硬生生挤出了一滴眼泪。

劲装男子看向悬崖的方向一眼,随即又看向了她,沉思片刻,似是在思考她的话是真是假。

“主子会在哪里?”

他自言自语了一声,随后将利剑一收,闪身“嗖”的一下飞走了。

主子?

那是不是说明那个男子比劲装男子还要厉害?

糟糕,劲装男子飞走的方向就是那男子所在的位置,完了完了,依那男子暴怒的性子,会把她活埋的。

只是······

任务怎么办?

正好这时,脑海中“叮”了一声响起,系统机械般地说道:“任务完成,一级药品和设备已经开放,请主人查看!”

还查看个毛线啊!

赶紧撒丫子跑路了······

片刻后。大树旁。

劲装男子飞身来到大树旁,看到自家主子惨不忍睹的模样,定力极好的他足足愣了三秒钟。

主子是战场上的神话,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一个犀利的眼神都能活活把人给吓死,就连皇帝就要敬他三分。

可是现在……

这是他家俊美不凡、宛若谪仙的主子?

“还不松绑?”

夜绝影的脸黑得能滴出墨来,眼眸更是冰冷得吓死人,他自然知道子枫为什么发愣?

不用看也知道他此时是多么的狼狈,所以,现在他恨不得将那死女人生吞活剥了。

子枫是夜绝影培养的影卫中最得力的属下之一!

给自家主子松绑之后,子枫看着主子身上穿着只剩下几条布料的衣服,立即脱下了自己的衣服递给主子,并说道:

“咳,主子,这里风大,小心着凉。”

夜绝影:“······”

第4章 私奔?跳崖?

须臾!

收到子枫发出信号的其他影卫,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夜绝影所在的位置。

“封锁山谷的出口,把一个受了重伤的女子给本王找出来。”

夜绝影目光落在一座新坟旁边的浅坑上,眼睛微微一眯。那个死女人,拼命的挖这个坑就是为了埋他的。

哼!

等抓到她,让她自己躺进去……

“是!”

听到自家主子的命令,所有影卫一愣,主子目前最重要的不是搜查下毒人背后的势力吗?

怎么会跟一个女子杠上了?

从未看到过主子如此难看的神色,貌似那女的对主子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想到这里,影卫们一个个暗中发誓,一定要第一个抓到那个女子,然后好好盘问一下她到底对主子做了什么?

领命之后,影卫们迅速闪身而去。

留在夜绝影身边的只有医术但当的子兮一人。

“主子,属下给你查看一下伤势?”子兮恭恭敬敬的询问。

“嗯!”

子兮看了一眼主子身上包扎好的伤口,眼眸微微一亮。随后把了一下脉,眼眸立马睁大了。

“主子,你的毒已经解了!”

“嗯?”夜绝影闻言微微一震,清冷的目光看向子兮,沉声道:“没有余毒?”

“没有!”

子兮心中有些激动,主子中的毒霸道而又迅猛,以他的医术都不敢保证一次性完全清除。

莫非主子遇上神医了?

“呵,有点意思!”夜绝影眼眸微眯,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

一个时辰之后。

影卫来报,他们几乎将整个山谷都搜了遍,就是没有发现那个女子的踪迹,她还能长翅膀飞出去不成?

“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出来!”夜绝影冷冷的道。

这世上还没有他找不到的人,更何况还是一个半死不活的死女人。

夜绝影攥紧了拳头,将目光落到了浅坑旁边的新坟上……

——

傍晚将近,夕阳西下。

将军府门前有两座很大的石狮子伫立在大门两边,气势威猛,貌似是在彰显这座府邸的霸气。

一个娇小瘦弱的女子站在大门前一言不发,身上包扎好的伤口浸满了血。

面色苍白的蓝妖妖看了看自己的伤口,眼睛微微眯了眯。

终于回到蛇穴狼窝了……

为了避开那男子手下的追杀,她硬是顺着藤蔓从悬崖地下爬了上去。

“哐哐哐……”

蓝妖妖走到门前,伸手拿着门环去叩门,一直叩着就是不停下来。

很快就听到有脚步声传来,随后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并伴随着中年男子不悦的声音:

“来了来了,谁啊?不知道府中有喜事吗?惊扰太子殿下……六、六小姐?”

看到蓝妖妖惨不忍睹的模样,管家差点没认出来,确认是蓝妖妖之后,管家脸色一沉。

“怎么?本小姐还活着你很惊讶?”

这个管家就是将军夫人宁氏的人,别看他长得一脸憨相,却是一个见钱眼开、欺软怕硬的狠毒之人。

原主的死与他有莫大的关系!

“原来真的是六小姐啊!你回来了真是太好了,我这就去给老爷和夫人通报一声。”

说着,皮笑肉不笑的管家就要把大门关上,却被蓝妖妖挡住了,随后直接把门推开了,把管家硬生生吓了一跳。

眼前的六小姐浑身是伤,虚弱苍白,看样子应该伤得极重,怎么可能推得开他有意关上的大门?

而且力气大得惊人!

他可是练过武的人啊……

蓝妖妖凉凉的瞥了管家一眼,神色淡然,目光清冷的说道:“本小姐回自己的府中还要你通报?”

是去通风报信吧!

凉飕飕的目光把管家看得心中一颤,脖子处似是有一股凉风掠过。

“切!”

就这一坨鸡屎的胆量还敢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蓝妖妖仅仅只是看了他一眼之后,便抬步走向了府中,原本她是想回到自己那个破破烂烂的小院落好好休息一下的。

却没想到……

刚走几步,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四个人,两男两女,衣着华丽,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见到她之后,那四个人的笑容瞬间一凝,随即神色各异!

“哪来的乞丐?竟敢闯入将军府,管家还不把人赶出去?”温柔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厌恶。

说话的是将军府嫡出四小姐蓝秋云,她五官精致好看,肌似羊脂,穿着一身淡粉色的衣裙,不做多余的装扮,却是那般的清丽脱俗。

她紧挨着一名俊美的男子,并且娇嫩的手轻挽着他的手臂。

那名男子就是太子殿下!

他的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身材修长,素有皇城第一美男之称。

他看到蓝妖妖此刻的模样,眼神中的厌恶和嘲讽更加深了!

蓝秋云一眼就认出了站在大门口的人是谁,那个明明是庶出,身份没有她高贵,活的连这狗都不如,却能从小就与太子殿下定下亲事的蓝妖妖。

她……何德何能?

跳下了悬崖居然还没死……

可恶!

“禀四小姐,她是……”

管家话还没回答完,就被蓝秋云狠狠瞪了一眼,立即噤了声!

一旁的将军夫人宁氏眼睛微微一眯,眼中闪过一抹阴狠,当即神色一变,眼眸中闪烁着泪光,不敢置信的说道:

“妖妖,是你吗?你不是跟一个男人私奔了吗?怎么弄成这副模样?快来人啊!去请郎中,快去。”

宁氏把私奔二字咬得极重,然后快步来到蓝妖妖的面前,看着她浑身是伤,面色惨白的模样,满脸都是心疼。

蓝妖妖立即不着痕迹的躲过宁氏要抓住她手臂的手,眼眸倏的一下又冷了几分。

这个宁氏,明明看到了她那只手臂上有几处伤口,而且血都已经浸了出来,还要往她手臂上抓,这居心……

蓝妖妖似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风轻云淡的说:

“哎!也不知道被哪根葱派来了两个短命侍卫,逼迫我跳崖,可是又跳不死,你说可气不可气?我只好带着伤从悬崖下爬上来了。”

被蓝妖妖说成是根葱的人此时已经攥紧了拳头,指甲都快陷进肉里了。

宁氏眉头一皱。

她自然知道侍卫是她的乖女儿秋云派去的,只是没想到蓝妖妖竟然敢骂人。

心中一阵气愤,正要说话,被一个中年男子粗狂的质问声打断了。

“跳崖?侍卫呢?”

一看到蓝妖妖就一直冷着脸的大将军蓝成穆终于发出了质疑……

第5章 把他当猴耍?

蓝妖妖这个女儿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耻辱,昨日宁氏好心给她办及笄之宴,她当众出丑,成为了皇城第一笑柄,被太子殿下退了亲还哭哭啼啼诬赖秋云,被他一顿责罚之后就离家出走了。

现在满身是伤的回来,还说什么跳崖?

把他当猴儿耍吗?

“侍卫还在崖底下,尸体估计被野狼、秃鹫什么的吃完了,衣服应该还会剩下,不信你就让人去查。”

好一个父亲啊!

她浑身是伤,满身是血,半条命都没了,他居然半分担忧都没有,还大义凛然的在这里质问她。

呵!

真是讽刺。

闻言!

蓝成穆眼眸微微一暗。

他上过战场打过仗,蓝妖妖身上的伤不像有假,看来蓝妖妖并不是真的跟人私奔去了。

蓝成穆的目光不由得看向宁氏,可是宁氏满脸都是为蓝妖妖担心,又怎么可能对蓝妖妖做出那样的事情呢?

随即大手一佛,说道:

“妖妖,你有伤在身,赶紧回房间休息,等一下让郎中过来看看。”

命令的口吻,他不想让蓝妖妖在这里丢人现眼。

没看见太子殿下还在吗?

“是!”

蓝妖妖心中一阵冷笑,对于这样的结果她已经猜到了。

蓝成穆已经偏心偏到姥姥家去了,明明已经猜到她被逼跳下悬崖与宁氏和蓝秋云有关,却绝口不提。

这样也好!

她反击的时候,就不需要顾虑什么了。

不过,她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洗清了自己跟男人私奔的事情,还不让宁氏和蓝秋云从中作梗。

不然的话……

蓝成穆就不是让她回房间那么简单了,是关在拆房,或者在祠堂罚跪几天几夜,甚至是家法伺候都有可能。

到那时,如果是原主的话,一定会被那些有心人整死!

蓝妖妖抬步错开他们,强忍着疼痛独自离开朝着她的小院落走去,自始至终都没有抬眸看太子殿下一眼。

被彻底忽视的太子,看着蓝妖妖离开的背影,眼睛微微一眯,眸光里闪过一抹厉色……

——

天蓝院。

天蓝院是整个将军最小的院落,虽然这个院落是给小姐住的,但是府里的人都知道,这座院落的配置比下人房的院落还不如。

蓝妖妖看着空荡荡房间,天色犹如一块黑幕挂在天空,连半颗闪烁的星都没。

如她料想的一样,郎中不会来,晚饭不会有,倒有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影躲在天蓝院的外面。

房间内。

蓝妖妖重新包扎了一下伤口,并给自己打了葡萄糖。她此时坐在桌子前,手里拿着几个野果子“嘎嘣嘎嘣”咬着吃。

这是在山崖下找水的时候,顺手摘的几个野果子。

嗯!

有些酸牙,不过还能凑合着吃。

突然!

“嚓……”

屋顶上有轻微的响动声,有些灰尘落了下来,蓝妖妖嘴角一勾,监视都监视到这里来了?

于是,一个野果子猛然向屋顶飞去,正好打在刚刚打开一片瓦正要往里看的人的身上。

“啊”的一声。

蓝妖妖就听见有人在屋顶上滚了几圈,随后重重摔到地上的惨叫声。

她走到后窗边上,打开窗户,看着地上的人影正好站起来,很认真的提醒道:

“偷看需谨慎,爬房很危险。”

不过!

当看清楚那个人的时候,蓝妖妖有些愕然,眼眸也随即深了深。

那人穿着夜行衣,很明显不是府中的侍卫,此刻被她发现也不惊慌,而是很随意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你谁啊?”蓝妖妖眯着眼睛问。

谁知……

那人不说话,还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画纸,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画纸,随即不屑的说道:

“人比画丑多了,居然像只猴子!”

蓝妖妖嘴角抽抽。

猴子?你全家都是猴子啊!

刚刚打水清洗身子的时候可是照过镜子了,她一不毁容,二不长得宁氏那样尖酸刻薄。

只不过,瘦得只剩下皮包骨了,皮肤粗糙暗沉,没有血色而已。

哪里像猴子了?

“你好好说话,我保证不打死你,说,劫财还是劫色?杀人还是越货?”

原主性格胆小懦弱,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除了在府中被人欺负?

在外面怎么可能得罪人?

而且!

她才刚来这个架空大陆一天,更不可能得罪什么人啦!

“啧啧,你这小猴子一无财二无色,小爷劫什么?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小爷现在还不杀你,走了。”

说完,黑衣人就潇洒转身,而转身之后,脸部当即痛苦扭成了一团,一手覆上左眼轻轻揉着。

嘶……

下手真狠!

他正打算飞身离去,就被身后站在窗前的蓝妖妖叫住了。

“慢着。”

蓝妖妖看到那黑衣人停了下来,才说道:“做梁上君子也要做的称职一点,记得把弄乱的瓦片你给弄好,否则……”没你好果子吃。

她扬了扬手里的野果子,“砰”的一下把窗户关上了。

果然!

她躺到床榻上后不久,就听到了屋顶上有瓦片移动的声音。不禁点了点头,果然听话。

蓝妖妖并没有多想,就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天气阴阴沉沉,似是有大雨要来,天刚朦朦亮,就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躺在床榻上朦朦胧胧的蓝妖妖,感觉到有凉凉的东西在一滴一滴的滴在她的脸上。

她瞬间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的情景,让她咬牙抓狂。

屋顶上的瓦片被弄的稀巴烂,淅沥沥的雨顺着那些大小缝隙落下来,地上已经湿透淌水了,而床榻有床罩护着,此时浸的雨水也一滴滴落在床上……

“你个仙人板板,千万别让我知道你是谁,否则见你一次让你哭一次。”

蓝妖妖赶紧起床,坐到了窗户边的椅子上,那是这间屋子唯一一处不漏雨的地方。

然后忽然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勾起,从系统中拿出了好几个瓶子,将里面的液体全部倒在椅子四周。

很快天色已经大亮,雨完全没有要停下了的意思。

房间外面有脚步声传来,听那些脚步声,起码有五个人,蓝妖妖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不用想也知道是来闹事的。

正好,她现在的心情极度不爽。

“吱呀……”

房门被打开了。

最先走进来的便是傲气骄纵的四小姐蓝秋云,她今日的穿着并不像昨天那样略施粉黛,而是红装艳抹……

第6章 来者不善

跟在她身后的是两个眼眸中闪着厉色的婢女,和两个五大三粗的嬷嬷,她们手中都拿着有手臂粗的木棍。

看来,来者不善啊!

蓝秋云非常嫌弃的走进屋里,刚走进来几步,就发现了屋内的不对劲,随后便有雨水滴落在她的头上和身上。

身后的婢女见状,立即放下手中的木棍上前给她打伞。

“蓝妖妖,你命大有什么用?就连老天也看你不顺眼,居然把你屋子弄成了这样,呵呵呵,你看看你现在像落水狗的样子,怎么还不死呢?”

蓝秋云讥讽嘲弄的语气,毫不加以掩盖的展露出来。

跳崖都弄不死她,看来得活活打死才行!

昨日看到蓝妖妖回来,蓝秋云的心情就很不爽,而且昨日的蓝妖妖一改往日胆小懦弱的模样,居然把被逼跳崖的事情说了出来,还让父亲相信了她不是跟男人私奔的事情。

父亲为此还责骂了母亲。

可恶!

她今天非要弄死蓝妖妖不可,事后就让父亲以为蓝妖妖是因为重伤不治而死的。

所以此刻,蓝秋云看向蓝妖妖的目光仿佛是在看一个死人。

蓝妖妖轻哼一声,抬眸对上她的视线,不禁扬了扬眉,笑了。

“我死了多可惜啊,以后连给你收尸的人都没有了。”

闻言!

蓝秋云美眸一瞪,瞬间怒火中烧。

她还以为昨日是因为父亲和太子殿下在场,所以蓝妖妖才敢为自己辩解。

可惜没有人给她撑腰……

眼前的蓝妖妖受了重伤,又没有郎中医治,她还带了这么多人过来,蓝妖妖还不得乖乖跪下来磕头认错,哭着祈求她饶命。

却没想到蓝妖妖敢这样对她说话,简直就是在找死……

“蓝妖妖,你这个贱人,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说罢,蓝秋云扭着盈盈一握的腰肢大步走来,扬起巴掌狠狠甩过去……

谁知!

“嘭……”

“啊……”

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并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哀嚎。

“呀!如此华丽的摔倒,我还是第一次见,要不……你再摔了一个给我看看?”

看着倒在地上的蓝秋云,四仰八叉,简直不要太好看,蓝妖妖差点就拍手叫好了。

这四周的地上都被倒了润滑油,这润滑油还是开放一级药品时,额外赠送的礼品。

“蓝妖妖,我一定要扒了你的皮。”

蓝秋云怒瞪着她,貌似要将她生吞活剥了。

可是!

地上实在太滑了,无论蓝秋云怎么起都起不来,好不容易站起来了,下一秒又“嘭”的一下倒了下去。

“啧啧啧,叫你摔你还真摔啊,太听话了,跟我养的旺财一样。”

随后,貌似是看不下去了,直接把目光直接移到了站在门口傻愣住的四个人。

“唉唉唉,你们四个怎么回事呀?现在是表现忠心的时候,你们四个杵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过来把你们小姐扶起来?”

一语惊醒梦中人!

那四个人才从蓝秋云摔倒中回神过来,赶紧上前来想要扶起蓝秋云,谁知地上实在是太滑了。

无一幸免,四个全摔了。

“嘭嘭嘭”的撞地声和“啊啊啊”的惨叫声,配合得真是天衣无缝。

几人挣扎了许久,依旧爬不起来,还摔了好几次,只好爬到门边那里才站得起来。

蓝秋云看了一眼又湿又油腻的衣服,仿佛炸了毛的母狗似的,指着蓝妖妖恶狠狠的说道:

“贱人,好的很,你居然让害得我摔倒,连衣裙也去弄脏了,我要扒了你的皮,喝了你的血,抽了你的筋,让你生不如死。”

说完便看着扶着她的两个婢女,狠狠瞪了她们一眼,又看了一眼七零八落的木棍,瞬间眯起了眼睛。

“没用的东西,还不去找些石头过来。”

看木棍的长度是打不到蓝妖妖那贱人了,不如拿些石头过来砸死她。

婢女和嬷嬷们因为摔得浑身疼,对蓝妖妖更加憎恶了,一听到自家小姐的话,立即快步出去找石头了。

她们的动作很麻利,一会儿的时间就抬了一筐石头过来。

蓝秋云看着那些石头,得意的说道:

“哈哈哈,贱人,我看你怎么死?”随后对着婢女和嬷嬷下令,“给我砸,狠狠的砸,砸的越多赏赐越高。”

得了令的婢女和嬷嬷,全都露出了凶残的笑意来,拿起石头就向蓝妖妖砸了过去。

面对那些飞速袭来的石头,蓝妖妖眼眸一冷,迅速拿起掉在地上的木棍,直接把飞过来的石头给打了回去……

“啊……”

“啊……”

……

石头把嬷嬷和婢女们砸得一阵阵哀嚎,不过蓝妖妖并没有把石头打在她们的脸上或者是手上,这么做自然有她的目的。

蓝秋云仿佛见了鬼似的,害怕得躲在了一个嬷嬷的身后!

“怎么样?滋味好受吗?”

还好是砸在她们身上,而不是砸在她们头上的话,要是砸在头上的话估计都头破血流了吧!

蓝妖妖看了看因为用力而拉扯到的伤口又浸出了血,眼底更是一片冰冷。

想治她于死地?

门都没有!

“死贱人,你尽敢还手?”看到蓝妖妖轻蔑的神色,有些害怕的蓝秋云再次怒火中烧了起来,“再砸,四个人一起砸,往死里砸,砸死她,每人十两银子。”

她就不相信了,四个人一起砸,难道还砸不中那个贱人?

她可不信这个邪!

有了十两银子的诱-惑,我想对蓝妖妖深深的厌恶,说什么也得往死里砸。

蓝妖妖看着他们四个人同时拿起了石头,又同时向她砸了过来,她耳朵一动,貌似听到屋外有脚步声传来,嘴角微微一勾。

随后把木棍往地上一扔,快速的躲过了三个石头,最后一个石头她直接用手去挡。

“砰”的一声!

刚好砸在伤口上,手臂顿时痛得一阵发麻,蓝妖妖只是眉头微微一皱,看着血液顺着手臂流了下来,然后故意把血滴在桌子上。

见她被石头砸中,蓝秋云高兴的笑了,还愤愤然的说道:“对,就是这样砸,赶快砸,砸死她……”

“你们在干什么?”

一个高亢愤怒的声音突然响起,吓得婢女和嬷嬷们把又要砸向蓝妖妖的石头赶紧扔掉,一脸慌慌张张的看向门口。

“老爷!”

一看到是蓝成穆,她们扑通一声全跪下了……

第7章 一个耳光

“爹?你怎么来了?”

看到门口那个中气十足,看起来很有威严的中年男子,蓝秋云只是微微惊讶,凶狠的目光立马变得可怜兮兮的模样。

“你……你在这里干什么?”

蓝成穆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屋顶上的瓦片被弄得乱七八糟,地上全是雨水,整个屋子没一处是干燥的地方。

而蓝妖妖双手抱着脚坐在椅子上,整个人干瘦得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而且一只手还流着血,正一滴一滴的掉落在地上,身旁的桌子上到处是血滴,地上是木棍和石头……

只要不是瞎子,一眼就能看出来是怎么回事!

然而!

看到他出现,她眼里并没有惊喜,有的只是漠然和苦笑,仿佛他的到来并没有在她的世界里起一丝波澜。

这是他的女儿该住的地方吗?

这是他的女儿看到他来应该有的表情吗?

他可是堂堂的一国将军啊!

此情此景,让他心头莫名一阵惭愧。

对!

惭愧,仅仅只是惭愧而已。

“爹,你怎么可以凶女儿?女儿是过来看六妹妹的。谁知六妹妹竟然不领情,你看把女儿都弄成了这般模样,还打了我的人,爹,你要为女儿做主啊!”

蓝秋云不知道蓝成穆此时此刻想的是什么,但她知道蓝成穆最疼的就是她。

所以,一看到蓝成穆,她就先委屈上了。

蓝成穆看到蓝秋云衣裙脏污,泪眼汪汪的模样,神色瞬间缓和了许多。

于是!

他沉着脸向蓝妖妖看了过来,冷声的问道:“妖妖,你四姐好心好意来看你,你为何不领情?”

好心好意?

呵呵!

蓝成穆明明知道是怎么回事,却还这样说,就是想将此事不了了之。

毕竟,原主胆小懦弱,一定不敢将发生的事情说出来,蓝秋云和蓝成穆都是吃准了这点。

既然如此,那就让你好好看看她的真面目。

蓝妖妖苦笑了一声,暗中从系统中取出了一个精致小巧的药瓶,里面装的是无色无味的气体,将瓶盖打开之后气体就跑了出来。

“父亲,四姐姐带着四个人来,个个手里拿着木棍,见到我就要打死我。可是地上太滑,她们总是摔倒,所以打不到我。

我现在连半条命都没剩下了,又没有郎中医治,还用石头砸我,非置我于死地不可,这样的好心好意我敢领吗?”

她并没有像蓝秋云那样叫他爹,若非不得已,她连父亲这两个字都不想叫出口。

蓝成穆的表情微微有所松动,蓝秋云见状立即呵斥道:

“蓝妖妖,胡说八道什么?好好的我干嘛要至你于死地?”

“因为我及笄之日,撞见了你跟太子殿下在后院的小树林边幽会,还行了苟且之事。那天是早晨,太子殿下还没宣布退婚,还是我的未婚夫。

你怕事情败露,遭人耻笑,所以你想杀我灭口,于是就派了两个侍卫将我逼得跳崖,可是我没死,所以刚刚你就打算弄死我……”

看着蓝秋云气得涨红了脸,暗自冷笑一声。

“闭嘴,蓝妖妖个贱人,你给我闭嘴,太子殿下现在是我的,是我的,在胡说八道我就杀了你。”

蓝秋云愤怒得有些颤抖,她最不想听到的就是太子殿下是蓝妖妖的未婚夫。

哪怕曾经是都不可以。

蓝妖妖她凭什么?

她是一个庶女而已,身份没有她尊贵,身材样貌才艺样样不如她。

她可以殴打她,辱骂她,甚至逼她吃猪狗都不吃的东西,可却永远改变不了她是太子的未婚妻这个事实,哪怕太子厌恶她厌恶到了极致。

只因为她那个贱人娘亲是个医女,曾经救过皇上的命,仅此而已,她凭什么要霸占太子妃的头衔?

一想到这些!

蓝秋云就更加愤怒了。

“胡说八道?我说的是不是事实,只要看看你的守宫砂还在不在就能证明了。”

她的话音刚落,就看到蓝秋云急忙捂住了自己的手臂!

闻言!

蓝成穆脸一寒,眼眸中的怒色瞬间凝聚了起来。

蓝妖妖的生死他可以不在乎,蓝秋云怎样胡闹他都可以容忍,但关乎他的名誉和威严的事情,谁都不可以触碰。

秋云未出嫁之前就与人有染,哪怕是太子也不行,若传出去的话,他的脸面何存?

于是!

一把拉住蓝秋云的手臂,将她的袖子掀开,玉臂白皙胜雪甚是好看,但却没有了守宫砂。

他的脸色瞬间乌云密布,看着蓝秋云泪眼婆娑的模样,眼都没眨一下,一个巴掌就狠狠甩了过去。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蓝秋云瞬间哭了起来。

“爹,你居然打我,蓝妖妖算什么东西,她跟她娘一样贱,贱人生的贱种你有什么好护的?居然为了那个贱人打我,我不活了,我不活了,呜呜呜……”

蓝成穆没有想到蓝秋云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顿时气得火冒三丈,扬起巴掌又打算打过去……

“老爷,你这是干什么呀这是,就算秋云她有千不对万不对,她始终是你的女儿呀!你怎么这么狠心呢!”

宁氏急急忙忙跑了进来,拉住了蓝成穆,两行清泪已经滑过脸庞,一副很伤心、很心疼的模样。

“让开,教训了她,我在好好跟你算账。”

说是这样说,但蓝成穆那一巴掌已经打不下去了。

“老爷,是我没教好秋云,可是秋云跟太子殿下是真心相爱的,而且他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再过不久秋云就要当太子妃了,这是好事你怎么还生气了呢?”

蓝成穆气得狠狠甩开了宁氏。

“妇人之见!”

皇家的媳妇是那么好当的吗?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这件事绝对不能泄露出去。

于是!

他把目光看向了嬷嬷和婢女,冷声吩咐道:“来人啊!将这几个以下犯上,毒打妖妖的下人拉要出去杖毙。”

“是!”侍卫们立即领命。

已经吓得毫无血色的婢女和嬷嬷们回过神之后,已经被侍卫们拖出去了,求饶声不绝于耳,却也越来越小。

“把四小姐关进祠堂三日。”

“爹……”

脸肿得高高的蓝秋云听到嬷嬷和婢女被杖毙都没有什么反应,一听到蓝成穆要罚她去祠堂,立马炸毛了。

可是!

被宁氏及时拉住了,宁氏急忙带着蓝秋云离开,离开前她看了蓝妖妖一眼,那目光仿佛猝了毒一般。

第8章 撒银子

片刻后,房间里只剩下蓝妖妖和蓝成穆了。

此时的雨越下越大,蓝妖妖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血已经被雨水冲刷干净,又看了看站在房间内被雨淋的蓝成穆,开口说道:

“你放心,四姐姐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

她知道蓝成穆留下来的目的,所以不等他开口,她就先说了。

“哎!妖妖,我已经亲自命人去请郎中了,这间房间不能住人了,我等下派人过来修,你暂且先住隔壁的房间吧!”

看着眼前他已经完全陌生的女儿,蓝成穆知道是他疏忽才让她变成这样的,心中觉得有些亏欠。

“我知道!”

蓝妖妖的神色淡淡,并不想与他多说话。

之后两人便是相对无言!

很快郎中来了,把完脉之后直呼不可思议,还说她能活下来简直就是个奇迹。

对此,蓝妖妖也只是笑笑。

郎中开药方之后,蓝成穆也没有多留,只是命人送了一点补品过来便走了!

蓝妖妖将手伸出来,看着手里的小药瓶消失在自己的手中,嘴角微微上扬。

这种会让人暴躁的药效果还不错!

估计这几日她们是不会来找麻烦了,她正好可以养伤。

一连过了四天,她都是服用系统里面的药物,郎中开的药她一滴都不沾。

这天早晨,一名婢女一如既往的送完药就走,蓝妖妖端着药碗打开了窗户,“刷”的一下倒到了窗外。

看着窗外这几天被倒过药的地方的草都枯死了,她也不在意。

早在第一次送药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发现了问题,药里面被人掺杂了慢性毒药。

只是不知道是宁氏的手笔,还是蓝成穆的手笔?

总之!

夙府她不会再待下去,找到合适的机会就脱离夙府,与蓝成穆断绝父女关系。

在这之前,她得有很多钱才没有后顾之忧。

于是!

她悄悄的从后院爬墙出去了。

街道上来往的行人络绎不绝,而且热闹非凡,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

还有两旁的空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此时正大声的吆喝着。

蓝妖妖对这些古代的东西充满了好奇,有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她见都没见过,她来到一个摊子前,拿着一把木梳子,正要询问价格。

突然!

一阵马蹄声响起,由远至近,声音越来越响。

“驾……”

“驾……”

“驾……”

“……”

前面不远处有几个衣着华丽的年轻男子,骑着马在街道上疾驰,众人纷纷避让。

卧槽!

街上这么多人,他们这样骑马,难道不怕踩到人吗?

不过奇怪的是,不管是走在街道上的行人,还是摆摊子的商贩,个个都露出了喜悦的神色。

“老板,那些人在街道上肆意骑马,扰乱治安,你们怎么都那么高兴?”

“姑娘,你别挡别挡,公子们要撒银子了!”

此时老板哪有心情跟她说话啊!目光直视疾驰的骏马,眼都没有眨一下,生怕错过了银子。

撒银子?

是钱多得没地方花了吗?

正想着,“咚咚咚”的几声,脑袋好像是被很多石头砸了,就像下雨一样的砸她。

蓝妖妖摸了摸头,一回头便大声骂道:“谁砸老娘?”

一回头便有一大波人来袭,而且都是朝着她扑来的。

她深感不妙,赶紧闪身躲到一边去,正好听到马上的人说:“萧兄,你的银子砸中人家小姑娘了,看看,人家还不乐意。”

银子?

等等!

难道刚刚砸她的那些‘石头’是银子?

正好自己手头上缺银子,赶紧低头往刚刚自己所站的位置看去,一地的碎银子,此时大家都在哄抢。

蓝妖妖眼眸一亮!

哇塞,果然是银子啊!

她顾不了那么多了,立马钻入人群中,埋头捡银子去了。

在此过程中,她好像听到了男子温润的笑声,和渐远渐去的马蹄声。

片刻后!

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蓝妖妖镇定自若的把十几两银子收进了衣袖中,随后来到刚刚那个摊子前。

“老伯,你捡了多少银子?”

“老朽身子不灵活,只捡了几十文钱。”

就算是这样他已经很开心了,他有些羡慕的看着蓝妖妖。“姑娘啊,你运气真好,一下子捡了那么多银子。”

那是当然!

银子啊,手慢无,她是堂堂特种兵出来的军医,伸手自然敏捷。

只是······

“那些人为什么要撒银子啊?”

“姑娘你应该是外地来的不知道,刚刚那几位公子并称皇城七公子,刚刚只是其中的五位,他们家财万贯,非常有势力,常常为了方便,在街道上撒银子疏散人群,好快速通过。”

哇塞!

有钱就是任性啊!

“皇城七公子个个俊美不凡,刚刚那个带头的是忠义侯府的世子爷,长得温文尔雅,性格温和,是刚刚那五个人中最出色的一个。

可惜,排名第二的太子没有来,不然就大饱眼福了。”一旁摊子的中年女人前来凑热闹。

额······

太子?

那个渣渣也是七公子之一?

好吧,太子确实长得很好看,不过人比较渣。

“那第一是谁?”

一说到这个第一啊,那两个人的眼眸都亮了起来,眼中又是敬畏又是惧怕。

“这七公子之首便是我们广厦国的战神王爷——夜王,他叱咤沙场,从无败绩。可是他性情即为冷漠,又嗜血杀伐,没有人敢靠近他三步之内。”

“但他也是这世间长得最俊美的男子,宛如谪仙一般,让人可望而不及,多少才女佳人见了他便误了终身。听说影王回皇城了,不知道是真是假?”

这么夸张?

蓝妖妖有些不相信,她觉得这个夜王肯定是被他们神话了,世间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

然而当她亲眼看到时,她感到的是深深的绝望!

随后从老伯那里了解到,皇城有一家神都拍卖行,是广厦国最大的拍卖中心,里面经常能拍卖一些很稀有很珍贵的东西。

蓝妖妖打算拿一些医疗用品去拍卖,毕竟,这里的人都没见过现代的东西。

而且她系统里的东西都最先进的医学用品,卖个好价钱绝对不成问题。

谁知······

“快滚快滚,神都拍卖行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想进就进的,瞧你这个穷酸样,还想进拍卖行?呸!”

蓝妖妖刚到装饰华丽的神都拍卖行,就被一个五大三粗的守门汉给拦住了,还对她一阵呵斥……

小说

“你知道,这三年……我有多想你吗?”

2021-1-3 5:25:24

小说

当腹黑首席遇上诱人小娇妻……

2021-1-3 5:28:3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