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爱,到后来的恨。

所有人都说,结婚是女人第二次投胎,那我上辈子一定恶贯满盈,才会摊上这样的婚姻。,曾经的爱,到后来的恨,我只希望自己不曾嫁你。
 曾经的爱,到后来的恨。

第1章 生个孩子吧

我从没想到,我的老公会让我为别的男人生孩子。

上个礼拜是我的生日,已经许久没有关心过我的丈夫,突然说要带我去旅行。

我的心情忐忑又紧张,在闺蜜的怂恿下,上网买了一件作风大胆的睡衣,偷偷放进行李箱里,兴冲冲的和老公出发了。

老公带我去的是我们市新开的度假村,在登记入住的时候,我忍不住拉了拉他,小声道:“老公,这个度假村我在网上看到过,好贵的,我们要不换个地儿吧,这太浪费了。”

“没事。”老公没看我的眼睛,“这是客户送的招待卷,不用钱。”

我们在度假村里逛了逛,吃了晚饭,天就黑了。

回到房间,老公突然拿出一瓶橙汁递给我,“小艾,刚才晚饭有点油腻吧,喝点橙汁。”

我有些受宠若惊的接过橙汁,结婚后,老公已经多久没对我那么体贴了?

我喜滋滋的结果橙汁喝了两口,老公突然从背后抱住我,贴着我的耳朵,轻声问:“小艾,你愿意生个孩子么?”

昏暗的灯光下,我的心砰砰直跳。

我们结婚已经两年了,可一直没有孩子,这也是我一直心头的一道痛。

“我愿意。”我轻声回答,想去吻老公,他却躲开了我。

“小艾,你先去洗澡。我去抽根烟等你。”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老公还没回来,我想起来给他打个电话,可起身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头晕眼花的厉害。

是太累了么?怎么那么晕?

说着他又朝着我扑过来,嘴里浓郁的酒臭气熏得我几乎要呕出来。

“你放开我!你怎么敢!”我气急败坏的挣扎,尖叫,“你不怕我告诉李成么!”

我脑子里轰的一声,震惊的看着蒋总。

“什么?”我只觉得手脚冰冷,不断摇头,“你还说什么,李成怎么会把我送给你……什么生孩子……”

“小艾,你愿意生个孩子么?”

李成走之前问我的问题,仿佛还在耳畔。

哐!

“林小艾你这个疯婆娘!竟然敢打我!”

眼看我人就要被蒋总拖走,我心里正一片绝望,可这时

门,开了。

我宛若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不知哪来的力气挣脱开了蒋总,扑倒门后的人身上。

“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滚。”

一道低沉的嗓音从我的头顶响起,紧接着,我听见蒋总落荒而逃的声音。

我听见打火机打开的声音,他好像点了一根烟,淡淡的问我:“你跟谁一起来的?朋友?老公?我打电话给他们接你回去。”

说着,他拿出手机。

可我突然如触电一样抓住他的手。

不……

不要打给我丈夫……

一场我不愿意承认的梦。


第2章 孩子是谁的?

从度假村回来,我就和李成分房了。

我们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他们不懂我们俩闹得什么矛盾,但婆婆似乎一口咬定是我在无理取闹,每天吃饭的时候都冷嘲热讽,说我是她见过最蹬鼻子上脸的儿媳妇。

我也不在意,任她骂,只是吃自己的饭。

反正,这种日子,很快就会结束了。

那时候,我是真打定了主意和李成离婚。一个能把我送给别的男人生孩子的男人,我怎么能指望托付终生?

一个多月的时间,我连离婚协议书和律师都找好了,可没想到,我突然开始反胃恶心,去医院一查,我竟然怀孕了。

怀孕,我原本期待了正正两年的消息,可对此时的我来说,却如同晴天霹雳。

从医院里出来,我颤抖的上网查了查,网上说,怀孕11周,才可以做亲子鉴定。

是的,我不知道,这是谁的孩子。

根据报告,怀孕的时间应该是6个礼拜前,刚好就是李成带我度假村的日子。

是那一晚,正是我和一个陌生男人纠缠的日子。

可偏偏,在去度假村前一天,李成也碰过我。

短短一天的差距,让我真的无法分辨,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我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婆婆兴冲冲的迎出来,但看见是我,老脸顿时拉的老长。

“怎么是你?大白天的都不用上班啊?”婆婆是山里头来的,说普通话也带着浓重的口音,听起来格外刺耳。

“身体不舒服,请假了。”我淡淡道,脱下鞋子。

“钱不会挣两个,还娇气的要命,一点点破事就要去医院,浪费钱啊。”婆婆絮絮叨叨的抱怨着,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可偏偏一点儿没压低声音,全落入到我耳里。

我拿拖鞋的手僵了僵,还是装作没听见的样子,回到我现在住着的客房里。

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缘故,我整个人困倦的要命,马上就躺下休息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突然感到有人在摸我的脸。

我睁眼,就看见李成坐在我床边,愧疚的看着我。

“别碰我!”我整个人如同触电了一样做起来,啪的打开李成的手。

“小艾,都一个多月了,你还是不愿意原谅我么?”李成看着我,眼底是深深的自责,“我知道,是我的不对,我不该把你送给蒋总去做代孕,可是……可是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啊……”

“没有办法?”我冷笑,“怎么,蒋总是拿着刀架在你脖子上了还是拿枪对着你的脑门了?李成,世界上哪来那么多没有办法,你少给说这种假惺惺的话!”

“不,小艾,你听我说,真的是蒋总威胁我。”李成不顾我脸上厌恶的神色,死死的抓着我的手,眼眶发红,“他其实早就盯上你很久了,他家那个老婆娘好不容易答应了让他代孕,他就迫不及待的想对你下手,明里暗里跟我说了好几次,还威胁我,如果我不同意,他就把我开除。”

“那又怎么样!”我尖锐的反问,“难道就为了你这份工作,你连自己的老婆都可以送到别人床上去?李成,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个人那么不要脸!”

“可小艾,你知道我在这个公司努力了多少年了,如果被开除,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啊!”李成的眼泪直接滚落下来,打在我手背上,“你知道我根本没有一点背景,好不容易才在现在这个公司站稳脚跟,如果被开除了,我就得重头来过啊!”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李成,第一次发现,这个我从学生时代就深爱、非他不嫁的男人,是那么的虚伪。

“小艾。”见我不说话,李成更加焦急,死死抓着我的手,“你别生气了好么?你看,反正你也没有真的被蒋总如何,蒋总还被你打破了头,这事儿根本没对你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你就别生气了好么?”

李成只知道,那一晚蒋总被我打破了头离开。但看他的语气,似乎不知道后来我和另外一个男人的事。

但他的话,还是让我气得浑身发抖。

没有实质性的伤害?

难道他以为,蒋总没得手,我就可以当这一切没发生过么?

“所以你的意思我还不能生气了!”我怒极反笑,“是,我是没被那个老流氓怎么样,你是不是很失望?不能够好好升职了,也没有那30万了,李成你特么的是不是特别失望!”

我的声音很大,李成被我吓坏了,赶紧来捂住我的嘴,“小艾,你轻点声!爸妈都在家呢!”

“你原来也怕你爸妈知道这件事!”我气得发抖,还想说什么,可这时,客房的门砰的被打开,婆婆探头进来。

“林小艾,你瞎嚷嚷什么!是想听隔壁邻居来投诉啊!”她不满的斥责。

看着婆婆刻薄的嘴脸,我气得几乎想将李成所做的肮脏事儿给说出来。

但我还是生生忍住了。

因为我没脸。

被自己的丈夫送给别的男人去生孩子,这种事,让从小要强好胜的我,怎么说得出口?

“醒了,妈,没事,您赶紧去做饭吧。”李成见我没说出来,心里不由松了口气,赶紧催促婆婆离开。

可婆婆的怒气还没消,瞪了我一眼,朝着李成责备:“都是你!成天宠着她,你看看,现在把她宠成什么样子了?做人老婆的,竟然睡在客房?这要是传出去,我和你爸这张老脸,往哪里搁啊!我早告诉过你,媳妇不能宠的!会宠出毛病来的!”

“好了好了,妈,您别瞎说了。”李成生怕婆婆的话会让我再次发火,赶紧就拉婆婆出去。

婆婆离开后,李成又走到我面前,蹲下神,红着眼看着我,“小艾,你不会和我离婚吧?”

我没开口,他就着急的又说:“小艾,我绝不会同意和你离婚的,绝对不会!”

我的喉咙口有点发涩,沉默了很久,终于开口:“我暂时没有离婚的打算。”

听见我的话,李成喜形于色,一把抱住我。

“小艾,我就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的!蒋总那里你别担心,你虽然打伤了他,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没有要追究的样子,所以你别害怕,一切都会过去的。”

一切都会过去么?

我嘴角扬起讽刺的弧度。

很多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裂痕一辈子都在,是没法愈合的。

“好了,你走吧,我想休息一会。”我疲惫的开口,李成赶紧讨好了我几句,就走出了客房。

李成走后,我偷偷拿出包里的怀孕报告,傻傻的看着,最后眼泪一颗颗掉下来,打湿了报告。

是的,我决定暂时不和李成离婚。

不是因为我原谅了他这畜生一般的行为,而是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

这个孩子,有二分之一的几率,是李成的。难道我要让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么?

所以,我打算至少忍耐到11周以后,给孩子做一个亲子鉴定,如果孩子是李成的,我就为了孩子守护住这个支离破碎的家。

但如果,这孩子不是李成的……

我的脑海里,突然闪过那张模糊的脸庞,还有他身上沐浴露混杂着烟草的味道。

我突然迷茫了。

如果孩子不是李成的,我又该怎么办?

那个男人,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又该如何找到他?

而且,就算找到了又如何,难道让他负责么?那一晚,怎么看都是我自己投怀送抱,又有什么脸皮让人家负责?

我越想心里越绝望,最后只能将头埋进棉被里,失声痛哭。


第3章 有本事下个蛋啊

情绪好不容易稳定下来,我拖着疲惫的身躯打算吃一块巧克力恢复一下心情。

可我才刚拿出抽屉里的巧克力,婆婆就走过来,脸上是虚伪的笑容:“小艾啊,明天秀秀要过来这里几天。”

我一怔,“秀秀要来?”

李秀秀是李成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小姑子。

婆婆皮笑肉不笑,“是呀,所以等秀秀来了后,你去李成那屋睡啊,把客房给秀秀腾出来,我记得你那个排卵期也快到了吧啊?早点给我们李家生一个大胖小子。”

我尴尬的笑了笑。

婆婆果然很盼着孙子,我的排卵期她都算着。

只不过,她不知道,我肚子里已经有个孩子了。

见我不说话,婆婆突然低头又看了一眼我手里的巧克力,眼珠子转了转,但还是假笑道:“那个小艾呀,巧克力少吃点,我最近看哪些报道说有些巧克力都是色素,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我皱眉。

巧克力有色素?

这是什么奇葩的说法。

但我还是点点头:“好的妈,我知道了,我就吃一块。”

我不想和婆婆起冲突。

婆婆假笑更甚,“真的呀,你别不相信。你看,巧克力那么贵,你买这种东西,还不如节约下来,给小成买点香烟。”

我的笑容有点挂不住了。

婆婆哪里是真的担心我的巧克力有色素,根本就是不想让我花钱买零食。

婆婆家经济条件不太好,所以一直很节约,平日我多买一块面包都要念叨个半天。

可因为李成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婆婆格外的宠他,因此他喜欢抽烟,婆婆却从来不说什么,一条一条的给他买,然后对我的生活费更加克扣。

我心里其实早就明白这些,只是以前因为对李成的感情,让我睁只眼闭只眼,可如今,随着我对李成的绝望,婆婆的吝啬让我有些无法忍受了。

我没有和婆婆争论,拿着巧克力就回房睡觉了,婆婆在后面嘀嘀咕咕的好像在说什么,我也没理会。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我还在睡梦中,就听到有人敲门。

我睡眠浅,第一个被吵醒,于是爬起来开门,一打开门原来是李秀秀。

这李秀秀虽然是长的算是漂亮,年轻可人的一个小姑娘,但我还是跟她不怎么欢喜。

但好歹说这也是我的小姑子,再怎么样也要给个笑脸,我笑着打招呼:“原来是秀秀啊,这一大早的就来了,吃饭了没?嫂子给你做去。”

那李秀秀却是甩都不甩我的,拿着行李就进门了。

这时婆婆也从房间里出来了,李秀秀放下行李就冲过去抱住婆婆,说:“妈,我好想你哦。”

婆婆拍拍李秀秀的肩膀,笑眯眯的,“妈也想你。走,妈给你去做早饭。”

说着婆婆去做早餐了,我回到客房,准备再睡一会。

可刚躺下没多久,婆婆就推门就来了,“小艾啊,你要赶快起来的啦,也好让秀秀搬到这里来。”

说着,婆婆没经过我同意就开始到处收拾我的东西,一边收拾一边唠唠叨叨的抱怨起来。

“你是不知道啊,李成你俩这几天没睡在一起,每天晚上回来都醉醺醺的,嘴里还不停的念叨你的名字,你说李成对你得多好,对我这个当妈的都没这么好,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我本来没睡饱,心情就有些烦闷,听见婆婆絮絮叨叨的,我心里头更有点烦,但还是耐着性子道:“妈,我没和李成闹脾气,我只是身体不舒服,想要单独住几天。”

事到如今,我还是不想将我和李成之间的矛盾说出来。

可婆婆听见我的话,眼睛突然亮了,“身体不舒服?是不是怀孕了?说起来,你好像有一阵子没来那事儿了?”

我没想到婆婆对我的例假都记得那么清楚,心口猛地一跳,赶紧回答:“没,我没怀孕,我例假来了的,只是很少,所以你没注意。”

听见我的话,婆婆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

“没怀孕啊。”婆婆阴阳怪气的开口,“那还说什么不舒服,还真当自己是大小姐啊,娇滴滴的。”

婆婆的话越说越难听,我有些听不下去了,迅速的从床上起来准备去厕所刷牙洗脸。

到厕所里,公公也在刷牙,我跟他打了个招呼,刚想拿起牙刷,可突然发现,我的牙刷不见了。

我愣了一下,转头看向公公,就发现公公的正拿着我的粉红色牙刷正刷的起劲。

我当场差点吐出来!

”爸,那牙刷是我的。”我铁青着脸,好不容易才平静的开口。

公公一愣,然后赶紧吐掉嘴里的泡沫,尴尬的朝我笑笑,“不好意思啊小艾,我没注意,拿错了。”

我的脸色更加难看。

公公的牙刷是黑色的,我的是粉色的,两个的位置也差的很远,公公怎么可能会拿错?

我忍不住想,以前公公是不是也拿着我的牙刷刷牙,我都不知道,还接着刷。

我越想越可能,以前我好几次刷牙,都发现我的牙刷湿乎乎的,我还以为只是被水溅到了,可现在看来,说不定是公公一直在拿我的牙刷在刷。

这时候,公公漱好口,正从镜子里冲着我笑。

我看见公公一口遍布牙渍的黄牙,想到我们公用过一个牙刷,胃里翻滚的厉害。

我迅速回到主卧里,不顾睡觉的李成,拿出新牙刷,在主卧的厕所里开始刷牙。

我进门的动静吵醒了李成,他睁眼看见是我,先是一愣,但很快高兴的爬起来,“小艾,你搬回来了?”

“嗯。”我板着脸,“你妹来了。”

“小艾,我……”李成小心翼翼的走到我身边,想要抱住我说什么,可我厌恶的躲开了。

“李成,你不要弄错什么。”我面无表情的涂掉嘴里的泡沫,“我搬回主卧,不代表我原谅你了。我搬回来之后,不要碰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我根本不顾李成尴尬的脸色,直接漱口,离开了主卧。

早餐桌上。

因为李秀秀来了的缘故,婆婆做了很丰盛的早餐,她一直给自己的儿子女儿夹菜,温柔道:“来,阿成,多吃点肉,你看看你,上班太辛苦了,都瘦了呢。还有你秀秀,吃点豆腐,女人吃豆腐好呀。”

婆婆没有给我夹一点东西,我也不在意,自己拿起了个水煮蛋刚准备剥开,婆婆突然把目光落在我身上。

“哎哟。”婆婆一跟我说话,语气就变得有点阴阳怪气的,“小艾,别吃鸡蛋呀,女人吃鸡蛋不好的。”

我剥鸡蛋的手僵了一下,“那我应该吃什么?”

“吃菜呀。”婆婆热情的夹了点梅干菜给我,“秀秀从老家带来的,自己弄得梅干菜,很好的,你吃白饭和梅干菜就好了。”

我看和黑乎乎的梅干菜,说不出话来。

梅干菜,最便宜的食物,当下饭的菜我的确喜欢,可让我只吃梅干菜和白饭,这有什么营养?

看着婆婆虚伪的笑容,我才不会相信她说的什么吃鸡蛋对女人不好,就跟她说的巧克力有色素一样,完全不过是不想让我吃贵的东西。

什么肉啊鸡蛋啊,她都恨不得全给李成和李秀秀,然后让我只吃咸菜白饭。

“可我喜欢吃鸡蛋。”我冲婆婆笑笑,不顾她一下子僵硬了的笑脸,继续剥我的鸡蛋。

婆婆的脸,顿时彻底垮了下来。

她重重的将筷子一方,嘴里絮絮叨叨的:“吃蛋吃蛋,有本事你倒是给我下个蛋看看啊。”


第4章 被吃的死死的

我的脸色,一下子僵住了。

李成都有些听不下去,轻咳一声,“妈。”

“我怎么了!”李成这不出声还好,他一说话,婆婆顿时就跟吃了炸药一样,几乎要炸开了,“我这个做妈的,还不能说儿媳妇几句了?她当她谁啊,真那么娇贵,我们全家都要供着她啊!”

我越听越心烦,放下筷子,站起身,“我吃饱了,你们吃吧。”

“小艾……”李成可怜巴巴的看着我,可我不理会,直接走回房间里直接洗了个澡就躺下了。

躺下之后我一直睡不着,不知过了多久,我听见李成小心翼翼的进来,在床上躺下。

“小艾?”李成好像想跟我说什么,可我紧闭着眼,假装睡着了。

李成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好也安静的睡下。

听见李成平稳的呼吸声响起,我的泪水突然哗啦的落下来。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或许是怀孕让我变得敏感,平日里婆婆也是那么对我的,可此时,我真的觉得特别委屈。

我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爸爸妈妈虽然说不上有钱,但也是小康之家,爸妈严格,但从不会再吃的和用的上亏待我。可现在,我却要为一个鸡蛋被人侮辱。

可我能说什么?

这是我自己嫁的人家,我能怨谁呢?

泪水打湿了枕头,我捂住肚子,心里突然迷茫。

这样的家庭,这样的公公婆婆,就算这孩子真的是李成的,我真的想让我的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么?

我哭着哭着,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

第二天,我顶着红肿的眼睛起来,打了好久的粉底,才勉强遮住,然后出门上班。

婆婆对我依旧没好脸色,我也不想管她,早饭都没在家里吃,直接到公司楼下的早餐店吃。

刚到早餐店,我刚点了个皮蛋瘦肉粥,就突然有人叫我的名字。

“小艾!”

我转过头,就看见一个办公室的梅姐正朝着我招手,“这里这里。”

梅姐是我们办公室的一个前辈,平时算照顾我。

我端着皮蛋瘦肉粥过去,打招呼,“梅姐,你也在这里吃早餐啊。”

梅姐笑吟吟的看着我,“小艾,和老公吵架了?”

我正准备喝粥,听到这话,直接被吓得烫到了。

“哈哈,别紧张。”梅姐拿着餐巾纸递给我,“被我说中了吧?”

我尴尬的笑笑,没否认,“梅姐,你怎么知道的?”

“你平时都是在家里吃早餐的啊,你是和公公婆婆一起住的,有人做早餐,不像我们这种没人做饭的,才出来吃。”梅姐拿着烧麦,漫不经心道,“说说吧,为什么吵架?”

我尴尬的笑笑,却是说不出话来。

怎么说?

说我被我自己的老公给卖了,去给别人生孩子?

“你不说我也知道。”梅姐不在意的笑笑,“是因为孩子吧?”

我愣了一下,苦笑一声,模棱两口道:“差不多吧。”

“唉,我理解,你虽然结婚才两年,但一直没孩子,公公婆婆意见肯定很多吧?”梅姐突然自嘲的笑笑,“我不也是么?虽然不跟公公婆婆住一起,但一直没孩子,每年过年回我老公老家都是一种折磨。”

我愣了一下。

梅姐在我们办公室是出了名的嫁得好,老公很有钱。不过他们两个结婚快十年了,一直没孩子。

“梅姐,你和你老公没孩子是因为……”我试探的问。

“我生不出来。”梅姐大大咧咧的说,“我已经做过检查了,是我不行,幸好我老公替我瞒着他爸妈,不然估计我早就被扫地出门了。”

“你老公对你真好。”我忍不住羡慕的说了一句。

这年头,能接受妻子不能生育的男人,又有几个呢。

如果是我不能生,估计李成也不会帮着我瞒着婆婆吧。

“好?”梅姐却是讽刺的笑笑,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摇摇头,“算了,没什么好说的了。对了,今天晚上我们要去新开的一个pub玩,你去不去?”

梅姐老公工作忙,她和我们办公室一帮女的很喜欢去玩,但我从不参与,因为如果我晚回去半个小时,婆婆都会絮絮叨叨很久。

“我就不去了。”我摆摆手,一如既往的拒绝。

梅姐看着,眨了眨眼,突然露出一丝奇特的笑容,“怎么?和老公吵架,你还怕公婆生气不敢出去玩啊?啧啧,小艾啊,不是我说你,你这是被你老公一家人吃的死死的。”

我的笑容僵了一下。

“小艾,作为过来人,我劝你一句。”梅姐搅拌着自己的豆浆,轻笑道,“对婚姻,不要付出太多。人生嘛,就是要及时行乐,不然到时候老了,后悔的还是你。”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幸好梅姐刚好吃完了,我们两个人马上就一起离开了早餐店来到公司。

我在一家销售公司上班,今天不见客户,我只是整理了整理文件,很快就弄完了,就做公车回家。

到家门口,我丝毫没有要轻松了的感觉,却觉得比上班还压力大。

我叹了口气,打开房门进去。

婆婆在做饭,我不想在客厅招她嫌弃,就来到卧室里,想看看电视剧。

可刚在床上坐下,门就打开了。

我皱眉,刚想问是谁进来为什么不敲门,抬眼就看见李秀秀。

李秀秀这丫头眼高于顶的,平时对我这个嫂子都不太搭理,可现在,她却是一脸笑容的看着我。

“嫂子,我发现我化妆水用光了,我能用你的么?”

我想说她怎么突然对我那么客气了,原来是有求于我。

但我也不想和一个小姑娘一般见识,点点头,“用吧,化妆品都在桌上。”

李秀秀马上走过去,看见桌上的化妆品,眼睛都直了。

“天哪嫂子,你这都是进口货吧?好多牌子我都想买可一直买不到呢。”

我敷衍的点点头,“朋友出国的时候让他们带的。”

“这个防晒霜我超级想要的!”李秀秀拿起一个瓶子,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我,“嫂子你能给我么?”

我笑容稍微僵了一下,但这防晒霜就几百块,我还是点头了,“嗯,给你吧。”

“那这个精华呢?”李秀秀却没有要停止的样子,又拿起一个精华,眼睛更亮,“这个我看过博主写的,好像是贵妇精华啊,嫂子你也给我好不好?”


第5章 女人花什么钱

这下子,我是真的笑不出来了。

这李秀秀不是进来用化妆水的么?可进门老半天了,我都没看见她动过桌上的化妆水,一直在拿我别的化妆品。

“这个是抗衰老的,你这么小,不需要。”我站起身,拿起另外一个精华递给她,“这是美白的,这个比较适合你。”

我不给李秀秀她看中的那个化妆品,一方面是不适合她,另一方面是那瓶精华要一千多呢,我自己也是纠结了好久才买,还真舍不得送给李秀秀。

送给李秀秀的这几个精华,是几百块的,我送给她也不心疼。

很显然,李秀秀虽然是个农村丫头,但对这些化妆品的价格可摸得很清楚,所以一看见我给她的精华,她的脸一下子垮了。

“切,真小气。”她咕哝着说,丝毫没压低声音,“就知道用便宜货应付我。”

我的脸色现在真的是不好看了。

便宜货?

这精华好歹也是几百块的,我在李秀秀这个岁数的时候,哪里舍得用这样贵的化妆品。

可李秀秀这白拿我的东西,还挑三拣四?

李秀秀却不理会我,虽然嘴上嫌弃着,但手上也没客气,将我的精华和防晒霜全部拿好,也不说声谢谢,转头就走。

从头到尾,根本没看桌上的化妆水一眼。

很显然,她哪里是来拿什么化妆水的,根本就是把我当做冤大头来这里占便宜了。

我气得有些发抖,但还是告诉自己,忍耐。

林小艾,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李秀秀了,你早就知道李成的这些亲戚就是这么个德行,你没必要和她生气,情绪起伏太大反而对孩子不好。

如此想着,我强忍住怒火,来到厨房里想拿点牛奶喝压压怒。

可我刚打开冰箱,婆婆突然跟个幽灵一样飘过来。

婆婆脸上丝毫不见前两天的凶神恶煞,相反的,笑得特别温和。

我正奇怪婆婆是不是吃错药了,就听见她笑盈盈的对我开口:“小艾啊,那个啥,这个月妈买菜的钱不够了,你能不能给添点啊。”

我拿着牛奶的手一僵,微微皱眉,“这才20号,怎么会那么快就不够?”

因为李成每个月都负责还房贷,所以就由我来提供家里的生活费。

平时都是婆婆在买菜做饭的,所以我每个月开头都会给她三千的买菜钱,有时候月底钱不够的时候婆婆也会让我添一点,可这才20号,这未免也用光的太早了吧?

“哎哟,这不是因为秀秀来了嘛。”婆婆皮笑肉不笑的,“我这个做妈的想给她做点好吃的补补身子,你瞧瞧她,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我想了想这几天李秀秀来了之后,家里的饭菜的确是丰盛了不少,便点点头,回到房间里拿了钱包,抽出五百块递给婆婆。

可婆婆手脚麻利的一把接过我手里的五百块,可一双小眼睛依旧死死盯着我的钱包,“那个……小艾啊,这五百块也太少了,你晓不晓得最近肉价和菜价都涨了好多的呀?不然你再给我添点?”

我皱了皱眉,犹豫的要不要再多拿出一张一百块,但没想到婆婆动作更快。

她见我那么磨磨唧唧的,好像直接没了耐心,一把夺过我手里的钱包,一口气将里面所有的钱都抽了出来,一边还絮絮叨叨的。

“哎哟,小艾啊,你说说你一个上班的人,干嘛还跟我那么小气啊,反正买了菜也都是给你吃的,你多给点有什么不好的啦?”

眼看着婆婆一口气就将我的钱包给拿空了,我的脸色顿时也难看起来。

“妈,这是我这个月刚取出来的工资,你都拿走了,我这个月花什么?”我捏住婆婆手里新抽出来的那沓钱,想要拿回来,可不想婆婆死拽着不肯放手。

“哎哟,小艾,你说说你吃家里的用家里的,有什么地方需要用钱啊。”婆婆继续冲着我假笑,“干脆全部都给妈好了,妈回头给你买点好吃的哈。”

我眉头皱的更紧,依旧不肯松手,“不行,这家里的水费电费马上就要交了,而且我平时上下班也要坐车吃午饭,你把钱都拿走了我怎么办?”

我一个月才五千的工资,三千给了婆婆买菜。剩下的付了水电网,更只剩下一千多。

这一千多,在这个大城市里,光是交通费和午餐费就已经很紧张了,可婆婆还要再剥夺我最后一点钱?

见我迟迟不肯交出钱,婆婆脸上的假笑终于挂不住了。

她的脸腾地垮下来,语气也不客气起来,“林小艾,少在那装可怜啊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卡里还存折几万块你呢,你直接用那些钱不就好了?你说说你,存那么多钱不肯用,是不是在外面养男人了啊?”

我听见婆婆越说越离谱,竟还说我在外面养男人,顿时气得浑身发抖。

“你别胡说八道!赶紧把钱还给我!”

见我真要扯回那部分钱,婆婆也怒了,直接恶狠狠的推了我一下。

婆婆是农村来的,从小就做农活,手上的力气当然很大,这一推,我直接就摔倒了地上,屁股上火辣辣的痛感传来,泪水一下子涌到了眼眶里。

“发生什么了?”这时候,李成刚好洗澡出来,没想到一开门就看见我摔在地上,他也吓坏了,赶紧扶起我,“小艾,你没事吧?”

我没有答话,只是捂住肚子,心砰砰直跳。

刚才摔得那一下不轻,我真的很怕摔倒孩子。

幸好屁股虽然很疼,但肚子里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我才松了口气。

我没回答李成的话,可那边的婆婆已经迫不及待的告起我的状来。

“阿成啊,可不是妈说你,你看看你找回来的这是什么媳妇?你每个月拼死拼活的付这个那么贵的房贷,可她呢?让她出点生活费都不肯!”婆婆越说越激动,最后竟然直接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嚎起来,“真是作孽啊,我天天跟个保姆一样的在家里忙死忙活!可要点买菜钱都跟乞丐一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直接让我死了得了!”


第6章 我家付的首付!

李成听了婆婆的话,也不由皱眉,看向我,“小艾,这是真的么?你真的不肯给妈生活费?”

“我给了!”看见婆婆这样恶人先告状,我真的是气得浑身发抖,“可我也要自己留一点钱吧?难道我一点自己的钱都不能留了?”

“当然不能留!你一个女人,挣的钱就应该全部给家里!”婆婆尖叫的打断我,看着我的表情就好像我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一样,“你看看你,成天买这个化妆品那个衣服的,就是你成天把工资留在这些东西上,我们家生活费才会那么紧张!”

婆婆的话荒唐的我说不出话来。

我已经把大部分工资都给了家里用。难道剩下来最后一点钱,我都不能用了?

凭什么!

我不想和婆婆说话,只是瞪着李成,“李成,你听听你妈说的这都是什么话?这些钱都是我在自己辛辛苦苦挣的,难道我还不能用了?”

李成被我和婆婆架在中间,也有些尴尬,他低着头不敢看我的眼睛,纠结了好久才轻声道:“那个

小艾,其实妈说的没错,你买的衣服和化妆品的确有些太多了,你应该节约一点,省下来添补家用,这样大家生活质量都可以过的好一点

我看着李成,好像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其实我知道,李成一直是这样的。

他个性懦弱,从来不敢对强势的婆婆说什么。所以每次我和婆婆有争执的时候,他永远都是站在婆婆那边。

我其实一直知道他是这样的,可以前的我,为了爱情忍耐,也是尽量避免和婆婆起冲突,就是不想让李成夹在我们中间难看。

可如今的我,真的是一点都不想忍了。

“我就是要买化妆品和衣服,怎么了?”我咬着唇,忍住自己眼眶里的泪水,冷冷道,“我自己挣得钱我爱怎么花就怎么花,你和你妈如果觉得生活费不够,你就用你自己的工资添!”

我工资五千,却愿意给家里出三千多的生活费,自己只剩下一千多的零花钱。

而李成呢,他工资比我高一些,有六千多,每个月的房贷其实也就三千块。付了房贷,李成还能剩下三千多。

可是这些年,李成除了房贷从未为家里多出一分钱,每个月剩下来的三千块也不知道去了哪儿,只是让我一个人承担生活费。婆婆钱不够了也是继续跟我要,从来没想过要跟她儿子要。

这些年我也从来没过问过李成他那些剩下来的工资他怎么花了。可现在,我才发现,这些年或许愚蠢的在为这个家庭付出的人,只有我。

“小艾

”李成为难的看着我,“你明知道我要付房贷

“房贷才三千,你工资六千呢。”我冷笑的戳破李成,将这些年我一直装作不知道的事直接摊到桌面上来说,“怎么,我自己留个一千块都不行,你就能留三千多?不如你说说,你的那些钱都花在哪里了?”

李成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尴尬,说不出话来,可一旁的婆婆已经按捺不住了。

她跳到我面前,指着我的鼻子恶狠狠道:“你什么意思啊你!我儿子都已经付了三千的房贷了,你还想怎么样?要知道,如果不是我儿子辛辛苦苦的付这个房贷,你能有房子住么?我儿子那么优秀的人,低就找了你这么个没用又浪费还不会生孩子的臭婆娘,你还有脸质问我儿子的钱去哪儿了?男人有点钱怎么了,都是应酬需要!你一个女人天天不知道给家里多挣点钱,只会在这指手画脚的,你凭什么啊!”

婆婆的越说越难听,我终于忍无可忍,腾地站起来,冲着婆婆吼道:“什么叫做如果没有李成我就不能住在这个房子里?你们李家人有没有搞清楚,这个房子是我们家付的首付!”

李成家里穷,我们结婚的时候,他们家连办婚礼的钱都拿不出来,更不要说给我们买房子了。

最后还是我爸妈不忍心看我吃苦,用尽了他们毕生的继续,给我付了这套房子的首付。

爸妈怕我们以后被房贷给压得喘不过气来,一口气付了一半的钱,所以李成的那点工资才够付贷款。

但关于这一点,我平日里都是不想说的。因为我知道李成其实内心自尊心很强,所以我不想提收服的事,伤害他的自尊心。

但此时我真的是气急了。

我的确是尊重他们李家人的自尊心,可我尊重他们,他们有尊重过我么?

他们李家人得了便宜还卖乖,住着我爸妈买的房子,用着我给的生活费,竟然做出一副施舍者的嘴脸,好像是我占了他们的便宜一样?

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

果不其然,我的话一说出口,李成的脸一下子就白了。

婆婆也是一呆,但下一秒,她疯了一样的朝着我扑过来。

“林小艾你什么意思!你这是在嫌弃我们家阿成么!”她抓住我的头发,一边扯一边撕心裂肺的尖叫,“我们家儿子那么优秀你凭什么嫌弃!你以为你是谁!我今天就要跟你拼了!”

我的头发被抓的生疼,看着婆婆疯狂的嘴脸,我特别害怕她伤害到我肚子里的孩子。

为了保护孩子,我使出吃奶的力气推开了婆婆,慌张的跑进房间里,房间将房门锁上。

门才关上,我就听见婆婆扑倒门上,继续疯狂的一边砸门一边大骂。

“林小艾你有本事别躲在里面!你给我滚出来!有本事和老娘说清楚,到底是我们家儿子配不上你还是你配不上我们儿子!你信不信出来我就扒了你的皮!”

我没理会外面撒泼的婆婆,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拿起来就看见是妈妈的号码。

我离门远一点,确保妈妈听不见婆婆门外的辱骂声,才接通电话。

“妈。”

可电话刚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妈妈撕心裂肺的哭声。

“小艾!你在哪里?你爸爸

你爸爸晕过去了!”


第7章 爸爸晕过去了

我脑子里轰的一声。

“妈,你别激动,慢点说。”我紧握着手机,努力让自己冷静一点,“爸爸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晕过去?”

妈妈在电话里一边哭,一边语无伦次的说,“其实……其实你爸爸两年前就查出来有心肌梗塞,但因为你工作忙,所以我们不想说这些事让你翻新。这几天他工作太累了,突然就发作,然后就晕过去了……”

我浑身颤抖。

爸爸得了病,可我却完全不知情,我这个做女儿的,到底是有多不孝顺?

“妈,爸已经送医院了么?”

“送急诊了,可江城最近医院很紧张,连个床位都没有,你爸爸现在的病床,还在走廊上……”

我知道这年头看病比打仗还麻烦,妈妈身体也不是很好,一个人肯定不能照顾不过来爸爸。

“妈,你别担心。”我迅速的开始在房间里收拾东西,“我现在就回江城,帮爸爸打点。”

说着,我胡乱的往包里塞了两件衣服,赶紧冲出门外。

门一打开,我就看见婆婆还站在门口,见我开门,她顿时插着腰又气势汹汹的骂起来:“林小艾, 你还知道出来!我告诉你,你今天如果不跪下来跟我和我儿子道歉,我绝不会放过你!”

我一想到爸爸现在还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医院的走廊上,就心急如焚,哪里还有心情和婆婆争吵这种没意义的问题。

我红着眼,死死的瞪着婆婆,“我警告你!你别拦着我,不然我弄死你们一家人!”

估计是我此时说话的气势是在是太凶狠了,婆婆难得有点被我吓到,愣在原地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而我趁这个机会立刻一把推开她,冲着门外冲出去。

可我才刚打开家里的大门,就又被人从后面拉住了。

我恼怒的回头,就看见是李成拉住了我。

“小艾,那么晚了,你要去哪里?”李成大概以为我是还在生气要离开家,所以语气有几分着急和无奈,“有什么事我们好好说不行么。”

“你放开我!”我疯了一样的挣扎,吼道,“我爸爸病了!到现在连个床位都没有,我要回去看他!”

听见我的话,李成愣了一下,一把抱住不断扭动着身子的我,“爸病了?我送你回去。”

说着,李成一把拉住我的手,走出房间。

我一下子愣住了,呆呆的看着身前李成的背影,只见他已经拿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喂,张恒么?是我,你现在还在江城的医院工作么?是这样的,我老丈人病了,在急诊,能不能麻烦你……”

接下来整一晚,我都浑浑噩噩的,仿佛在做梦一样。

李成连带我打车连夜回到了江城,他大学就是在江城念的,所以在这有不错的人脉,很快就找到人打点好了一点,不仅给爸爸找到床位,还安排好了医生、各种检查。

“小艾。”做完这一切,李成搂住我的肩膀,柔声道,“别担心,一切都已经安排好的,你赶紧回去休息吧,别太累了。”

我坐在爸爸床边,看着爸爸还在昏迷中,轻轻摇了摇头,“不,我想陪爸爸一会。”

“你看爸都还睡着,你还是先和妈回去吧,我在这里守着,爸爸一醒我就叫你,好不好?”李成继续温柔的劝我。

这一刹那,我突然有点恍惚,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大学时候和李成谈恋爱的时候。

他家境不好,所以生活上比普通的男生都成熟上进,每次我遇见什么困难,他都可以冷静的帮我处理,让我觉得自己特别的依赖他。

曾经的美好在脑海晃过,我破天荒的没有将李成放在我肩膀上的手给甩开。

我其实真的很想陪着爸爸,但考虑到肚子里的孩子,我还是跟妈妈一起回去了。

第二天,我被李成的电话吵醒,他告诉我,爸爸醒了。

我迫不及待的来到医院,就看见爸爸虚弱的躺在床上,李成正在喂他吃饭。

“爸。”我走过去,眼眶忍不住又红了。

“小艾,你来了啊。”爸爸看到我,露出笑容。

我握着爸爸的手,“对不起,都是我最近太忙了,都没关心你的身体情况……”

“没事。”爸爸呵呵一笑,突然想到什么,“对了,过几天就是就是你爷爷的忌日了,刚好你回来了,过会儿就去看看你爷爷吧。”

“可是爸爸你的身体……”

“我没事的,你赶紧去看看爷爷吧。”

我又和爸爸说了会儿话, 就和李成一起离开了医院。

“李成,你先回家休息吧。”走到楼下打车的时候,我开口,“我一个人去看爷爷就好。”

“说什么你,我也很久没有看爷爷了,一起去吧。”李成无比自然的牵住我的手。

我的身体本能的还是想将他甩开,但看见李成眼睛浓重的黑眼圈,我还是忍住了甩手的冲动。

“可你已经一夜没睡了……”

“没事。”李成拦了辆车,带着我一起上去,来到了江城的墓地。

今天是工作日,墓地里空荡荡的,我和李成来到爷爷的墓碑前,我蹲下神,轻声道:“爷爷,不好意思,我好久没来看你了。”

我和爷爷说了会儿话,李成就站在我身边陪着我。

这一刹那,我突然觉得,我们两个之间好像没发生过之前代孕的事,一切都还在我们夫妻感情还没有破裂的时候。

“好了,小艾。”一个小时后,李成过来扶住我,“这里太冷了,赶紧回去吧。”

我点点头,站起身,正准备和李成离开。

可我刚转身,就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墓碑前。

看见那个身影的刹那,我只觉得人好像跌进了冰窖一样,冷的发颤。

我曾经以为,那一晚我中了药,根本不记得那个男人的模样。

可在看见他的刹那,我才发现,那张脸,早就刻进了我的脑海里,所以我可以这样轻而易举的认出他。

是的,此时站在这墓地里的男人,就是和我在度假村一夜云雨的男人。


第8章 我想离婚

我根本没想到我会重新遇见这个男人。

更没想到,竟然会是在这种地方。

这个男人,来墓地干什么,也是来看亲人么?

“小艾?”

我正疑惑,就突然听见李成叫我的名字,我转过头,就看见李成也抬头看向那个男人。

李成似乎也认出了那个男人,突然皱了皱眉,喃喃自语一般,“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突然呼吸一紧,有些紧张的看向李成,“你认识那个男人?”

“算不上认识吧……”不知为何,李成的表情有些古怪,突然看了我一眼,“小艾,你认识他么?”

听见李成的问题,我的心更是直接提到了嗓子口。

那一晚我和这个男人的事,李成不知道,我自然也不会主动提起。

可我真的没想到,我无意间发生关系的陌生男人,竟然和是李成认识的。

虽然我知道,那一夜的事,根本不是我的错。可此时,我还是有一种心虚的感觉。

“我不认识。”我躲开李成的眼神,“只是随口问问。”

“不认识就好。”李成松了口气。

“怎么了么?”我看李成的表情有点奇怪,忍不住问了一句。

“没什么。”李成拉着我离开墓地,但还是忍不住补了一句,“小艾,以后你如果再遇见这个男人,记得离他远一点。”

离他远一点?

“为什么?”我忍不住追问。

可李成似乎已经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敷衍了几句就不再回答,我怕他看出问题,也不敢追问。

李成熬了一夜,的确是累坏了,很快就回到我家里休息。

我在家和妈妈一起在餐厅里剥豌豆,妈妈一边剥,一边跟我表扬李成,“唉,以前你说要和李成结婚的时候,我还嫌弃他穷。但这次你爸爸的事,的确是多亏了他 。”

我沉默着不说话。

我知道,妈妈其实根本不喜欢李成,以前我总是费尽心机想让妈妈对李成的印象好一点,但一直没有什么效果。

但没想到,这次爸爸生病,倒是阴错阳差的让妈妈对李成改观了。

只可惜,现在的我,已经不在乎了。

“嗯。”我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妈妈见我这样心不在焉的,立刻气得拧了我胳膊一下,“你这丫头,我在跟你说话,你听见没?”

“哎哟,妈,你干嘛,很疼诶。”

“还知道疼啊!成天都跟没没魂儿的人一样,不知道在想什么。”妈妈忍不住骂我,“说起来,你和李成,那事儿怎么样了?”

“什么事?”

“孩子啊!”妈妈气得扔了手里的毛豆,“你看看你都几岁了,再过几年就30了,还不赶紧要个孩子,以后真生不出来怎么办?”

妈妈的话,正好戳中了我最烦心的事。

“妈,别说孩子的事了。”我心烦的放下毛豆,想回到房间,可妈妈一把拉住我。

“你这孩子!还说不得了?”妈妈的火气也一下子起来了,“我跟你说!你如果想和李成好好过下去,就赶紧生个孩子!”

我突然停下脚步。

“妈。”我犹豫一番,还是开口,“如果我说,我不想和李成过下去了呢?”

妈妈呆呆的看着我,过了好几秒,好像才终于反应过来我说了什么,腾地站起来,“林小艾!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说,我想和李成离婚。”我咬了咬牙,终于豁出去的开口,“妈,反正你一直都不喜欢李成不是么?那刚好,我也不想和他过下去了,我……”

我的话还没说完,妈妈突然死死的掐我的胳膊。

“林小艾,我看你真的是疯掉了!”妈妈的声音尖锐,“是,我以前是不想让你嫁给李成,可是你自己拼死拼活要嫁给他的!妈妈怎么劝你都不听。现在好了,婚都结了,你跟我说你不想跟他过了?你以为婚姻是什么,儿戏么?你看看你,年纪也不小了,离了婚谁会要你啊!”

我咬着唇,说不出话。

我当然知道,这个社会,对离婚的女人又多苛责。

可是,李成对我做出的事,我真的没法原谅。特别是如果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李成的,我怎么可能还跟他继续过下去。

我心烦意乱,说不出话来。妈妈见我不说话,以为我是被她骂醒了,这才消了点气,开口:“你到底为什么有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难道……难道李成在外面有女人么?”

我摇头,“不是。”

在我看来,李成对我做的事,比他在外面有了女人还要过分。

可我真的说不出口,太丢人了,哪怕是对我自己的母亲,我都说不出口。

“那不就好了。”妈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既然他不是在外面有了女人,那能有多大的矛盾。好了好了,让你在呆在家里也是胡思乱想,你拿我刚炖好的鸡汤去医院里给你爸爸吧。”

我知道和妈妈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也没有意义,就听话的拿起鸡汤,打车到了医院。

可没想到,还没进爸爸的病房,我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哎哟,亲家公,你跟我别客气啊,这是我们老家的土鸡,吃了对身体很好的啦。”

我站在病房门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声音,怎么好像是婆婆的?

我推开病房,果然看见婆婆站在爸爸的病床边,正拿着一个保温壶,热情的把鸡汤盛出来。

“哎哟,小艾。”婆婆转头看见我,立刻温柔的招呼我,脸上丝毫不见我昨天离开家里时的凶狠,“你来了啊,要不要也来喝点鸡汤?”

“妈,你怎么来了。”我缓缓走到婆婆身边,表情带着几分防备。

“哎哟,亲家公都生病了,都是一家人,我当然要来帮帮忙。”婆婆笑得热情,将鸡汤塞到我嘴里,继续帮我爸爸捶腿,搞得我爸爸都很不好意思。

我慢吞吞的喝着鸡汤,看着婆婆忙进忙出。

我了解婆婆,她就是这样的人,只要她愿意的时候,就会显得像个特别热心善良的老太太,导致我在和李成结婚之前,都以为她会是个好婆婆,所以对要和公婆住在一起也不是很排斥。

但结婚后,我才知道婆婆的真面目。

爸爸身体还是很虚,喝了汤之后很快就又睡下了。

婆婆既然都来了江城,我肯定得接她回家住,走出病房,我跟婆婆道了谢,刚想带她下楼打车回家。

可婆婆一把拉住我,“小艾啊,既然都来医院了,要不要顺便做个检查啊?”


小说

毫不相关的两个人闪婚成为夫妻。

2021-1-3 5:16:19

小说

啪啪撕下渣男女的假脸

2021-1-3 5:19:1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