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若想要天上的星星,他绝不摘月亮。

他是全城女人最想嫁的男人,竟只宠爱一个带着拖油瓶的女人!她若想要天上的星星,他绝不摘月亮。可是,他却在周年约会后,将喜帖递上,“明天我结婚。”她微笑收下,“恭喜。”
她若想要天上的星星,他绝不摘月亮。

第1章 这个孽种是谁的

“人工受孕?!”

苏澄没想到,她的婆婆居然会提出这种要求!

季母无奈道:“澄澄,我知道这么做委曲了你,可是……辰希的情况你也清楚,这都晕迷了一年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我们季家家大业大……不能无后啊!”

苏澄拧着眉,咬了咬牙,她说:“妈,我同意。”

“真的?哎呀,太好了!”季母激动不已,“澄澄啊,妈就知道你懂事!以后,绝对不会让辰希辜负你的!”

说到这儿,她又红了眼圈:“哎,如果他能醒过来就好了。”

“妈,他会醒的。”苏澄体贴的安慰婆婆。

这一年多,她始终这样安慰自己,守着晕迷不醒的辰希,守着她唯一的爱。

季母的动作很快,立即就安排苏澄去了医院。

躺在冰冷的检查台上,苏澄按照医生的要求,将双腿分开。

对于还没有过任何性~经验的她来说,这样的姿势,有些羞耻。

她别开脸,不看医生的动作。

过程很快,医生说:“可以了,把臀部抬高,保持15分钟就好。”

医护人员陆续都出去了。

苏澄不敢动,听医生的话,就这么躺了15分钟。

她告诉自己,为了辰希,一切都是值得的!

苏澄的月事推迟了。

证实怀孕后,季母高兴不已,每天都是各种补汤让她补身子。

苏澄也是小心翼翼的,对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满怀期待。

毕竟,他是自己与辰希的骨肉。

随着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苏澄给宝宝起了一个可爱的乳名,醒宝。

希望,辰希能够早日苏醒,看一看他们的宝贝。

&

四月,九日。

产房内传来一声响亮啼哭,季母抑制不住激动,“生了!终于生了!”

不大一会,苏澄被推了出来。

惨白的一张脸,额上豆大的汗珠,小小的婴儿就放在她身边。

“澄澄啊,辛苦你了!”说完,季母就迫不及待的去看她的宝贝孙儿。

苏澄累极了,被送进病房后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

睁开眼,一室的冷寂。

嗓子火烧似的,唇也干得厉害。苏澄活动下身体,想要找点水喝,可动一下,身下就疼的像裂开一样。

就在这是,门推开了。

看到走进来的季母,苏澄松了一口气,“妈,我口渴了,想喝点水。”

季母的神情冷冰冰的,全无半点之前的喜悦。

见她站在原地没动,苏澄不解,“妈?”

季母眯起眼睛,倏地上前,狠狠打了她一记耳光:“贱人!”

季母这一巴掌,用尽全力,苏澄身子本来就弱,这一巴掌下去,眼前顿时黑乎乎的一片。

“你个贱人!我季家待你不薄,你居然做出这种不知廉耻的事!”

苏澄半天才缓过神,手臂撑在床上支起身子,“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我做了什么?”

“你还有脸问我?”季母愤怒的指着她,“说!这个孽种是谁的?!”

苏澄听不明白,“妈……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第2章 她没有做背叛他的事

季母怒道:“我说你怎么不嫌弃辰希,哪怕他有可能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也执意要嫁给他!原来,你是算计好了啊!现在更是和野男人生了儿子,想要谋取我季家的家产!”

苏澄震惊不已,“妈!这怎么可能呢?醒宝……醒宝就是辰希的孩子!”

“哼!”季母冷笑,甩给她一张纸,“这是DNA报告,你还有什么话说!”

苏澄慌忙拿起,上面果然显示,两人不具备亲子关系的条件……

苏澄僵住了,“不,这不可能!怎么会……不对,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

“苏澄!你就别再演戏了!你马上给我滚出季家!还有你那个孽种,这辈子你都别想再见到了!”季母愤怒得摔门离开。

“不!”

“不……不是这样的……”苏澄想要追上去解释,却摔下了床,她趴在冰冷的地面上,哭声似要撕裂开来,“孩子……把孩子还给我……”

&

夜,大雨滂沱。

五月的南方,虽已入夏,仍是阴冷潮湿。

苏澄跪在季家大门外,全身上下都被雨水浇得湿漉漉的。

别墅内,管家有些于心不忍,“夫人,少夫人……呃不,苏小姐都已经跪在外面一整天了。”

季母冷冷一笑:“那是她活该!”

“可是,她才刚生产过不久,只怕这么跪下去,会出事的。”

季母听罢,微微皱起了眉。

楼上,婴孩的哭声越来越大,吵得她心烦意乱的。

“快去把那个小贱种的嘴给我堵上!”

管家马上差人上去了,看一眼大门外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去的人,轻声说:“夫人,反正这孩子也不是少爷的,不如……就让她带走算了。再说,要是招来媒体,那可就难办了。”

季母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沉着,沉默良久,她说:“让她进来吧。”

管家赶紧把苏澄带了进来,听到楼上传来的哭声,苏澄的心都跟着揪了起来。

醒宝……

来到季母面前,她咬着唇,慢慢跪了下去。

“季夫人,我求你,求你把儿子还给我。”

季母一脸寒霜,“苏澄,给你也不是不行,只要你把这个签了。”

她将一份离婚协议书递了过去,“同辰希离婚,净身出户。”

净身出户,她不在乎,可是,和辰希离婚……

楼上的哭声愈发的响了,苏澄不再犹豫,咬咬牙:“好,我签!”

“还有……”季母身子慢慢前倾,瞪着她,一字一句:“我要你写清楚,孩子是你和其它男人生的!”

“不!”

苏澄摇头:“不是!不是!我没有过任何男人,连辰希……辰希都没有……”

季母不耐的摆手,“不愿意就别想带走那个孽种!”

楼上婴儿的哭声,绞着苏澄的心房。

眼泪无声滑落,她垂下头,用一种近乎绝望的声音:“我答应……”

雨夜,苏澄抱着孩子,坐进管家特意安排的车子里,离开了季家,离开了这个她生活了二年的地方。

季母一边收好离婚协议书,一边吩咐:“把那女人的东西全给我扔了。”

恰在此时,楼上,传来一声惊呼:“夫人!少爷醒了!少爷醒了!!”

第3章 他没有醒宝帅哦!

待季母慌慌张张的来到季辰希床前,他困难的张开嘴,“澄澄……澄噔……”

季母激动的眼泪直流,“真是老天保佑!辰希,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妈马上叫医生过来给你检查一下!”

“澄澄在哪……澄澄……”季辰希心心念的,只有苏澄。

听儿子始终在问那个女人,季母这气就不打一处来:“不要再提那个女人了!她背着你和别人生了儿子!,这样的女人,你还想她做什么!”

床上的人好像很难消化这个事实,缓缓摇头:“不能……澄澄不会……”

不想被苏澄影响到心情,季母忙说:“儿子,你别急,告诉妈,身体感觉怎么样?”

“不……我要澄澄!”季辰希想要起来,根本没有力气,他整个人开始变得暴躁和愤怒。

“辰希!你……你冷静一点……”季母不得已,只得将那份DNA报告,还有想人工受孕的事都告诉了他。

“你看看,这能是我的冤枉她的吗?”

“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季辰希将所有的东西,都撕了个粉碎。

他爱的苏澄,纯洁美好,绝不会做出这种背叛他的事!

所以,这一切都是谎言,是谎言!

&&

五年后,A市。

六月,南方的梅雨季,一连下了一个多星期的雨,空气里都是潮湿的水气,让人浑身不舒服。

苏澄拎着从超市买来的东西,匆匆返回自己租住的小公寓。

她先敲开邻居杨阿姨的门,“阿姨,我来接醒宝回家。”

杨阿姨夫妇双双退休,在家无事,又见苏澄一个人带醒宝很吃力,白天就主动帮她照顾孩子,而且,不收分文。对醒宝也是真的疼爱,当自己的亲孙子一样疼。

一进门,一个肉球就滚了过来。

“妈妈!”

苏澄笑眯眯的蹲下来,摸摸儿子的脑袋,“醒宝,今天有没有乖一点啊?”

“有!”

一个眉清目秀的小男孩,依偎在她怀里,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朝她的购物袋里瞄,撒娇道:“妈妈,醒宝这么乖,你有没有给醒宝买棒棒糖啊?”

“就知道你这只小馋猫惦记着!”苏澄轻刮了下儿子的鼻尖,然后从里面取出一颗棒棒糖,“吃完晚饭才可以吃!”

醒宝雀跃不已,“妈妈最好啦!妈妈是全世界最好的妈妈!”

“你啊,就知道哄妈妈。”苏澄笑着,与杨阿姨聊了会,便带着醒宝回家。

晚上,洗完澡,母子俩就窝在小床上聊天。

醒宝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赶紧说:“妈妈,今天有个叔叔来找过你!”

“叔叔?”苏澄扭头看儿子,“什么样的叔叔?”

“很帅很帅很帅的!”醒宝夸张的形容着,惹得苏澄轻笑,“有醒宝帅吗?”

醒宝立即得意的说:“没有醒宝帅!”

苏澄又问:“这个叔叔有说什么事吗?”

“嗯……他说,他会再来……”醒宝歪着脑袋想了想,“对了,他还问醒宝的爸爸是谁……”

苏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是他?

可马上,她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已经过去五年了,他和她,彼此不见,又相安无事。

所以,不会是他,不会……

苏澄被自己这个想法折磨得直到后半夜才睡,许久不做的恶梦,一个接着一个。

第4章 面试一定要成功哦

早上,做好了早餐,伺候完她的小肉包吃饱后,便将小书包交给他,“醒宝先去杨阿姨家好不好?妈妈今天要去面试,不能送你去幼儿园了。妈妈已经跟杨阿姨说过了,她和爷爷会送你去的。”

“哦!”醒宝乖乖的点头,背上小书包,戴上帽子,挂上小水壶,然后自己跑到门口去穿鞋。

站起身,小肉包挥着小拳头说:“妈妈,这次面试一定要加油哦!”

苏澄不好意思的说,“妈妈会努力的!”

连续面试六次均失败,苏澄的求职之路,比西天取经还要坎坷。

没办法,为了一心照顾季辰希,她刚满18岁便义无反顾的嫁进了季家。离开季家后,她半工半读,总算是拿了一个三流大学的文凭。

但如今她已25岁“高龄”,学历不高,又没有背景,还是个单身妈妈。与那些青春靓丽,又有学历的女孩比起来,没有丝毫的优势,找工作谈何容易啊!

可在儿子面前,她绝对不能泄气,为了她家小肉包,她也一定要成功!

送走醒宝,她匆匆下楼,却见楼下小区门口的几个人,正对着停在那儿的白色欧陆围观。

这里是旧宅区,很少会见到豪车,更别说是宾利欧陆这种级别的了。

苏澄无暇理会,跟门卫大爷打过招呼后直接出了大门。

她一边走一边低头检查面试需要的资料,根本没有留意到,那辆白色欧陆已经发动,不紧不慢的跟在了她身后。

“身份证、学历证、简历……”她一样一样检查过后,这才心安。

白色欧陆跟着她一直穿过小区前的窄道,转弯的时候,倏尔加速越过了她。

苏澄吓一跳,心想这人是怎么开车的啊?

车子突然停了下来。

前面道路极窄,这么大的车身横在面前,苏澄想要过去并不容易。

她看看时间,皱紧了眉头,不假思索的走过去,轻轻敲了下车窗,“先生,麻烦你把车子挪一下。”

没人回应。

车内黑漆漆的一片,她看不到里面,可车内的人却能将她看了个清楚。

苏澄心下腹诽,有钱人都这么任意妄为吗?他们可以不计时间,可她却需要用来讨生活。

“先生,”她的声音大了许多,“请把车子挪一下。”

此时,在她身后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全都等着从这条路通过,但这辆白色欧陆就是动也不动!

因为是价值三百多万的豪车,偏偏又没有人敢上前碰一下,只在后面抱怨个不停。

“怎么开车的啊?居然开到路中间了!”

“就是啊!快把车开走吧!这都赶着上班呢!”

眼看快要激起群愤了,苏澄的额上也见了薄汗。

今天的面试对她很重要,J。L。公司,是她梦寐以求的,为了能达到对方的要求,她为之努力了很久才有了最终得到了这次面试的机会!

她刚要再说什么,白色欧陆竟动了,几乎是贴着她的身体,以一种雍容华贵的姿态,从容的开出了这条窄道。

苏澄松了口气,一看时间,赶紧加快脚步,赶去最快的公交车站。

第5章 她会为公司卖命的

J。L。集团,拥有商业地产、高级酒店、文化旅游、连锁百货四大产业,是全亚洲的龙头企业。

设在A市的J。L。总部,是A市最高的建筑物。远远望去,似条蛟龙,窜入云霄。

这里处处都充满了压迫感,苏澄站在大楼前,紧张的不停深呼吸。

“苏澄,你行的!”

她给自己打过气,昂起头便走了进去。

穿过装修风格简洁又不失大气的大堂,询问清楚了面试地点后,苏澄径自走向电梯。

由于错过了上班时间,等电梯的人并不多。

苏澄对着明亮得可以当镜子用的电梯门,仔细的检查自己,生怕有不适的地方,会引起面试官的反感。

身后,骤然多了一道背影,站在后面等待着对面的电梯。

从背景看上去,他身材修长,隐约充满压迫感,正如这幢大楼此刻给她的感觉。

他着一套烟灰色的西装,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明明是很挑人的颜色,他就像天生的衣架子,穿起来英挺好看。

明明是五月初夏,大堂内的冷气温度适度,可来自男人身上的寒意,硬生生的将四周的气温骤降几度。

苏澄早已过了花痴的年纪,可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叮”

苏澄面前的电梯门开启,她不再多想,立即走进去,直接按下19层。

19层很快便到了,苏澄出了电梯,一路找到会议室,看到门上贴着的“面试”字样后,悄悄的调整了呼吸,敲门进去。

室内气氛肃穆,坐在主位上的面试官,是名年轻男子,不到三十的样子,脸颊干净帅气。

苏澄是最后一个接受面试的,她递上简历,男子接过来,扫了一眼,缓缓开口:“苏小姐今年25岁……结婚了吗?”

苏澄如实道:“没有。”

他淡淡一笑,“不是我对已婚人士有偏见,我们这份工作,可能需要你投入百分之二百的精力,那就无暇顾及到家庭,希望苏小姐能够考虑清楚。”

苏澄急道:“我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

他一扬眉:“你很想得到这份工作?”

苏澄用力的点点头,目光灼灼:“进J。L。是我的目标,我没做过其它的打算。”

男子盯了她好半晌,突然笑了,将简历甩给旁边的主管,“待会去人事报到,明天就职,有问题吗?”

苏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就这样……就这样被通过了?

不止是她,连坐在男子身边的主管都瞪大了眼睛:“呃,肖总……之前面试的几个都还不错,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呢?”

男子起身,扯扯身上的西装,“不用考虑了,就她吧,看着挺合眼缘的,应该是那种能为公司卖命的。”

见他都这么说了,主管也不便再劝什么,只得收好简历,对苏澄说:“跟我来吧。”

虽然他的话不算中听,可苏澄哪里在乎啊!只要能进入J。L。,那就够了!

添了入职申请后,出了人事部,她就迫不及待的给她家小肉包打电话。

“醒宝吗?妈妈成功了!妈妈明天就能到公司上班了!”

电话那端,醒宝稚嫩的童声杂着兴奋:“醒宝就知道,妈妈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妈妈!”

“那当然!”儿子的夸奖,让苏澄有些得意,丝毫没有注意到,与她擦肩而过的一道被黑色包裹的身影……

第6章 职场小菜鸟

待苏澄出了大门,男子才停下脚步。

转过头,望着那抹再熟悉不过的纤细身影,一双眸复杂的眯紧……

上班第一天,苏澄被经理带到了拓展部,将她介绍给了其它同事。之后,再带到座位里,“苏澄,这是你的座位。”

“谢谢经理。”苏澄满怀欣喜,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她第一份正式工作。

经理姓言,是个秃了顶的中年男人,模样倒是很和气。他指指对面工作间里的人说:“这是小顶,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他就好。”

小顶抬起头,翘起兰花指,朝她抛了个媚眼,“嗨~”模样要多娇媚便有多娇媚。

苏澄一怔,连忙笑笑:“你好,我是苏澄,叫我澄澄就好。”

言经理离开后,小顶屁股不离座椅,直接滑了过去,盯着她的脸仔细的瞧着,随即惊呼一声:“哇,你皮肤好水嫩啊~你平时用什么化妆品啊?快告诉我!”

苏澄眨巴下眼睛,摸摸自己的脸,老实回道:“大宝。”

小顶一脸的不可置信,“Oh,my god!”随即,伸手就拧了上去:“这么好的皮肤,你怎么可以暴殄天物呢?”

苏澄尴尬的避了开,“我不习惯在脸上涂太多的东西。”

小顶瞪起眼睛摇了摇头:“这可不行!以后啊,咱们就是姐妹了!我用什么,你就用什么,保证啊,能把你这小脸保养得更水嫩!让那些臭男人一看到你啊,就两眼发直!哦呵呵……”

小顶捂着嘴娇笑个不停,兰花指翘得老高。

“那……谢谢你了……”苏澄脸上的笑都有些僵硬。

虽然小顶是货真价实的男人,可他天生一副媚骨,比女人还要妖娆三分,再加上长得透气,打扮中性,尽管男生女态,倒也不会让人反感。

一上午,苏澄都在努力的熟悉工作内容。

她的工作很简单,负责新店开业的辅助项目,其实就是跑腿打杂的,但对于目前的苏澄而言,也是相当满足了。毕竟,J。L。的福利和待遇,可不是一般小公司能比的。

临近中午时,言经理又出现了,这次是陪着一个年轻男子走进来。

言经理说,“都准备一下,待会开会。”

苏澄抬头,看到言经理身边的男人,一眼便认出,他就是昨天的面试官!

对他,苏澄还是心存感激的。

见她两眼发直,小顶悄悄凑到她跟前,小声说:“小澄澄,这个家伙可不是随便什么能碰的。”

苏澄没听懂,眨着一双疑惑的大眼睛。

小顶一副资深的模样,说,“肖程,咱们大总裁的亲弟弟,他可是J。L。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交往的女人,没有超过一个月的!你可得小心了,千万别喜欢上他,也别让他给盯上!”

苏澄哭笑不得,“我怎么会喜欢他呢?”

这时,肖程环顾一圈,勾唇一笑:“这次的会议,由总裁亲自召开,希望你们都打起精神来。”

大家一听,全都紧张了起来。唯有小顶,赶紧摸出化妆镜,“澄澄,快看看我的妆有没有花?用不用再补一点?”

第7章 糟糕,忘记关手机了!

苏澄笑着说很好,又有点好奇的问:“什么会这么重要,总裁会亲自来开?”

小顶边照镜子边说:“每缝有新店要开幕,总裁都会亲自过来指导工作。这待遇啊,全公司只有咱们拓展部能享受到。”

说着,用胳膊顶顶她,“不错嘛,上班第一天就能见到大总裁了,他可是经常全世界飞,平常都很难看到的。”

很快,所有人都到大会议室集合,言经理和肖程分别坐在两端头排,中间的主位空了出来。显然,是要留给大BOSS的。

不大一会,门推开,走进来几人,为首男子步伐沉稳,其余几人都跟在身后,与他保持着礼貌的距离。

随着他的出现,会议室内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苏澄也是一瞬不瞬的,正如小顶所说,第一天上班就能看到大总裁,做为小菜鸟的她来说,还是有点小兴奋的。

苏澄不敢明目张胆的看,只敢偷偷打量下他。

他周身都带着一股凛冽的气息,甚至开始渐渐弥漫到整个会议室。那是种与生俱来的尊贵与霸气,不过就是一举手一投足,彰显无遗,即便是言经理,也都大气不敢喘。

苏澄瞧着,突然觉得这身影有点熟悉。

她倏尔想起来,昨天过来面试,等电梯时看到的那个人!

尽管只是一个背影,印象都能如此深刻,难道这就是气场使然?

秦励铮解开西装外套的扣子,坐下来之后,没有任何浪费时间的开场白,径直道:“Z市新店下周试营业,工作安排得怎么样了?”

他说话声音略低,边说边低头看早就准备好的资料,言经理赶紧汇报道:“除了店内员工培训这块,其它都结束了。”

秦励铮极有工作效率,抛出来的问题都直切要害,渐渐,言经理的额上现了冷汗。

突然,一道突兀的电话铃声响起。

“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嘿……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嘿……”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言经理更是脸都黑了,急切的寻找着铃声来源。

苏澄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声炸了开,手忙脚乱的从兜里翻出手机,看都不看是谁打来的,就立即关掉。

会议室内,再次鸦雀无声。

她僵硬的抬起头,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脸颊顿时火烧似的。

旁边,小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肖程探头,看到是苏澄时,眉梢扬了扬。

这会没人再敢说话,苏澄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搁在桌下的双手也抑制不住的在发抖。

该死!怎么就忘记开会时要关掉手机呢?!

可这会后悔已经没什么用了,她立即起身,鞠了一个躬,“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要关手机了……”

言经理恨恨的瞪了她一眼,赶紧说:“秦总,她是新人,今天第一天上班,所以……”

秦励铮的身子缓缓靠向椅背,漆黑如墨的眸子,安静得很,窥不出半点情绪。可一点点抿起的唇,却渐生犀利。

不疾不徐的,他说:“你知道你浪费了大家的时间吗?”

第8章 她也算是第一人了

苏澄从没尴尬到这种无措的地步,她的声音更低了,“对不起……”

“说对不起有用吗?”秦励铮的态度,冷了几分,整间会议室的温度都降了几度似的,冷得人瑟瑟发抖。

“如果你连一个基本的职场要求都不清楚,那你根本就不适合J。L。!”话落,他起身,连看都不看她一眼,转身便出了会议室。身后几名助理及秘书,匆匆收拾东西,立即跟了上去。

肖程也站了起来,看了苏澄一眼,也不紧不慢的出去了。

直到秦励铮离开,会议室内都还没有从刚才的高压气氛中缓过神。

苏澄眼圈红红的,上班第一天就惹到了大总裁,她也算第一人了吧。

言经理腾地站起身,吼了一声:“散会!”

所有人这才动作起来,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小顶同情的看一眼苏澄,这会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叹了口气也出去了。

言经理这时走过来,瞪着她:“这种低级的错误也能犯吗?你知不知道,你把我们拓展部的脸都给丢光了!”

别看言经理平时像个笑面佛,发起火来居然也不含糊。

苏澄的脑袋都快要埋进胸口了,不用经理骂她,她都已经后悔得要死了!

最后,言经理说:“你去人事办离职手续吧。”

苏澄一惊,想都不想就扯住他,“经理,不要!我很需要这份工作!”

“你惹到了大总裁,他都开了尊口了,我哪里还敢再留你啊?”

“经理!你帮我求求情好不好?”苏澄都快哭了,想到她家的小宝贝,她就觉得自己是个好失败的妈妈。

言经理看她一眼,最后叹息一声,说:“如果你能在今天之前让大总裁改变主意,那就继续留下来工作吧。”

这算是他的通融了。

苏澄表情一僵,想到秦励铮,她就下意识的摇头。

她怎么可能劝动那样的男人呢?

可是……可是如果不让他收回成命,自己就真的要失去这份工作了。

一咬牙,她说:“好!我去找他!”

&

29层,总裁办公室。

秦励铮坐在办公桌前,正在批阅文件。肖程坐他对面,不禁啧啧有声道:“还真是绝情啊,就因为一个电话,就要把人家给辞了!”

秦励铮抬眸,一张过分好看的脸,覆着一层冷漠,“昨天是你主管面试?”

肖程耸耸肩,不置可否。

“这就是你招进来的水准?”秦励铮冷哼一声,又低下头,不再理他。

肖程笑了,“我亲爱的大哥,人家小姑娘那么诚心,又有激情,我没道理拒绝啊!而且,”他摸着下巴说:“我看得出,她很需要这分工作。”

秦励铮却冷冷开口:“J。L。可不是慈善机构。”

肖程漂亮的桃花眸眯了起,对这个大哥一副凡事都掌控其中的样子,怎么也看不惯,自从接管公司以来,他都快要变成工作机器了!

肖程不喜欢他现在的样子。

眸光变了变,一笑,起身走到酒柜前,倒了两杯酒。

一颗白色药丸,落入其中一杯,迅速融入腥红色的液体中……

小说

云琉璃厉墨司小说全文 《无敌三宝:团宠妈咪坏透了》新书在线阅读

2021-1-3 5:03:51

小说

《太子殿下,奴才有喜了》仇小贝樊沉兮全文在线试读

2021-1-3 5:03:5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