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她身心沦陷时,他竟要离婚……

订婚前一夜,安小溪在酒吧惹上了不该招惹的A市霸主慕琛,第二天醒来扔下200块钱仓皇逃跑。,再相见时婚礼现场,她不检点的行为曝光被新郎当场退婚,应当来找她算账的他霸气相救:“嫁给我!”,之后她从身份卑微的私生女摇身一变成了慕太太,然而当她身心沦陷时,他竟要和她离婚……
当她身心沦陷时,他竟要离婚……

第1章 200块的牛郎

疼,好疼,头疼欲裂身体散架了一般,说不出的酸楚。

早晨的阳光从外面透过窗撒进来,安小溪口干舌燥的从床上挺身坐起,痛苦的抓着乱蓬蓬的长发。

“呕,要死了,好恶心。”捂住嘴,安小溪说不出的难受,昨天晚上不该和楚楚去过什么单身终结夜,这下子好了,宿醉的感觉真是——超、超难受的。

柔软的被子从身上滑落,安小溪看到自己白皙的腿上的红点,确切的说看起来像吻、吻痕。僵硬的侧目,一个男人的脸映入眼帘,舒小夜一把捂住了嘴,生怕自己惊恐的声音爆发出来。

到底怎么回事!

熟睡中的男人脸庞瘦削,剑眉横入,闭着的双眼上纤长的睫毛刷下阴影,白皙的肌肤似镀上一层华晕,泛出炫目的光泽。而在男人健硕的身体上,嫣红的指甲痕痕与吻痕似乎在昭示着昨夜的疯狂。她确定不认识这么帅的男人!

和陌生的男人在同一张床上,赤|裸身体、布满吻痕!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已不需要再解释了。

安小溪抓住头发,崩溃的揉着。

脑袋里已经炸开了。啊啊啊啊啊啊!昨天晚上断片了啊!酒过三巡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对了,郑楚楚!她昨天晚上可是和郑楚楚一起出去喝的酒。该死的楚楚,人呢人呢!谁来告诉她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只记得昨天晚上她扔下豪言壮语,说第一次给陌生人也不能便宜乔楠那个渣男,所以两个人就喝了很多家,酒过三巡之后就,就断片了!

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身边英俊帅气如睡美男的男人,安小溪心砰砰的跳着,联想着现在和昨夜,安小溪有些怕了。

这、这么帅的男人在她房间里,难道她昨天晚上喝醉了叫了牛、牛郎吗?这么帅一定很贵吧,哭,她有钱付他吗?咬住下唇,安小溪小心翼翼的从床上爬了下去,在地上跪着摸索自己的衣服穿上,然后小心翼翼的翻了自己的包。拿出钱包看了下,安小溪傻眼了。

200块,外加几十块零钱,这就是她全部的家当……

总、总得留点钱打车吧,眼睛转了转,安小溪一狠心把200块放在桌子上。

帅哥对不住了,我只有这200块了,反正我、我也是第一次,你不吃亏的。在心里嘟囔着,安小溪匍匐在地上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就这么一点一点的逃了。

出了酒店,安小溪总算是松了口气急匆匆的跑上出租车。安小溪开机,气急败坏的打给了郑楚楚:“郑楚楚你个——”

“安小溪你个白痴死哪儿去了!怎么还不出现,订婚典礼都要开始了,你后妈脸色超级难看的,你快来吧。”那边郑楚楚压低声音说道。

安小溪脑袋轰隆的炸开了,头皮有些发麻。

完全忘记了!今天、今天是订婚宴!死定了。

“我、我马上就去,马上就去。”挂断电话,安小溪手忙脚乱的关了机,急忙喊住前面的出租车司机:“师傅,改路线!改路线。”

第2章 家族逼婚

“女人,你死定了!”

慕琛醒来的时候发现枕边已经没了安小溪的身影,床头还放了两百块钱,难以抑制的火焰从燃烧了起来,那个该死的女人,把他当牛郎吗!而且还是便宜的那种!他可是慕琛!A市最大的集团慕氏集团的总裁!

他绝不放过这个女人!拿出手机慕琛打给秘书章铭:“章铭,帮我查一个女人!”

那边章铭压低声音道:“总裁,您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今天是家族会议啊,您爷爷和慕家长辈都在等您,您快点来吧。”

慕琛簇了下眉,倒是忘了,今天是那群别有心机套呀他的日子,眯起动人寒眸,慕琛冷冷道:“是吗?那就让他们再等一会儿,先帮我把人查出来!”

慕琛说完挂断了电话,一个小时以后,慕琛才好整以暇的坐在了慕家老宅的会议室内。

室内长长的会议桌四周坐满了人,慕琛坐在最顶端的位置上,那头坐着慕氏老爷子慕循,也就是慕琛的爷爷,围绕在桌子其他位置上的人,都是慕氏家族的人,非要数的话,每个都和慕琛有血缘关系,有近有远。

虽然迟到了,慕琛却表现的极其从容,而其他人也都忍气吞声没有说什么。他的身份地位在慕家毋庸置疑。

何况有慕老爷子撑腰。

“慕琛你有迟到了,下次注意下,不要让长辈们等你。”一句话,慕老爷子就把慕琛迟一个多小时的罪过给抹消了,慕老爷子接着转了话题:“慕琛,近一个月来,你的叔叔伯伯们为你选了的几位小姐。你都没看上,是有哪里不太满意吗?”

慕琛薄唇勾冷淡的勾了勾:“ 我对她们没兴趣。”

“这、这根本就是无理取闹!”那些叔叔伯伯们顿时都有些激动了。

慕老爷子忙控制场面,严肃的开口:“ 什么样的你有兴趣,叔伯们帮你挑选下人选。”

慕琛的深邃的眼底阴云密布,非常冷漠的道:“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需要别人插手。”

“你、慕琛,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

“越发不懂礼数,对长辈都出言不逊!”

“好了!都别吵了!”慕老爷子有些怒了,提高声音打断了这些人的争论,面容威严的厉声道:“今天到这里吧。我和莫琛单独谈谈。”

“可是这才刚”有人不甘心还想说什么,被慕老爷子一个威严的眼神震慑住了,慕老爷子起身离开,慕琛紧随其后跟了出去。

到了书房,慕循坐下来,叹了口气:“爷爷也知道他们图谋不轨,所以不是说叫你带个喜欢的人回来,爷爷给你做主吗?”

慕琛在慕循对面坐下,给慕循倒了杯茶,开口道:“我并不想结婚。”

慕循凝视着他,开口道:“你越是不结他们越是逼的紧,慕琛,慕氏这百分之二十的股权当初虽然是你父亲想让你既能服人,也能不失去这份股权,才留遗书要给你未来的妻子的。然而这却也是铁一般的事实。嫁给你,就能得到慕氏百分之二十的股权,不论是谁。”从抽屉里拿出一袋东西放在慕琛的面前,慕循意味深长:“要么找个你喜欢的,要么找个你能掌控住的。”

“慕琛知道了。”从慕家老宅出来,秘书章铭已经站在车前,手里拿着资料道:“总裁,查到了。”

慕琛冷漠的桃花眸闪烁了一下,薄唇冷冽的抿起:“很好。”

第3章 渣男未婚夫

“订婚典礼你都迟到,安小溪,你是真的想把安家的脸给丢尽是吧!”

“对不起。”

“除了说对不起你还会说什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好!告诉你,这次和乔楠的婚事再不准许出一点差错,知道了吗?”

“我知道了。”

“出去,对了,你姐姐和顾曜要过来,你没事别出来打扰他们。”

“好,我知道了……”

订婚仪式好歹是赶上了,虽然还是被骂了,但对于安小溪来说,挨骂就和吃饭一样平常。

从后母方依兰的房间里退出来,安小溪咬住下唇,心中说不出的难受。这份难受并不来源于这份待遇,她是安家的私生女,这样的待遇从她初中开始延续到现在,早就习惯了。她的难受只因为……

楼下安琪和顾曜已经走了进来,安小溪站在二楼的楼梯上深深的凝望着楼下顾曜的身影。他的面容那样清俊儒雅,笑起来像三月的春风一样。

顾曜总给她一种温暖的感觉。

“小溪回来了啊,我和顾曜昨晚去看日出,忘记时间了,没能参加你的订婚典礼真是抱歉。”安琪的声音传来,那虚伪的笑容以及洋洋得意的口吻让安小溪深恶痛疾。

在她身边,顾曜温柔的笑着,有些宠溺道:“小溪你别怪她,安琪是赶回来的。只不过她中途睡着了,我怕开车回来她受凉,所以就没叫醒她。”

安小溪心中一阵刺痛,顾曜真的好温暖,只是这份温暖不属于她。

“没事,我没有介意,我还有点事情,先回房间了。”在安琪炫耀的表情中,安小溪回了房间。倒在床上安小溪闭了闭眼睛,不等她稍微放松一下,电话响了起来,安小溪看到是陌生号码,疑惑的接了起来。

“喂,请问哪位?”

“安小溪,我是王琳。”

安小溪的呼吸一窒,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疲惫至极。自己喜欢的人是自己姐姐的未婚夫,而自己的未婚夫又和自己曾经的好友是地下情人。

她的人生为什么总是这些乱七八糟的糟糕事。

“你和乔楠的事情和我没关系,我不想和你说什么。”安小溪说完想挂断电话。

那边王琳的声音颤抖的响起:“你别挂!听我说完,小溪,我跟了乔楠两年,一直没名分,我为他打过两次胎了,这一次我、我又怀孕了,我不能没有乔楠。小溪你就退出吧,我知道你一点也爱乔楠,可是我没有乔楠是不行的,所以小溪,我求你,退婚吧。”

安小溪抓住了身下的被子,悲愤的怒吼:“不是只有你才是可怜的!如果这婚是说退就能退的,当初就不会被定下来!王琳,我和乔楠必须结婚,这是企业联姻,不是我能左右的!”

那边的王琳沉默了下,声音竟是渐渐的竟趋于平静了:“安小溪,我给过你机会,因为是朋友所以我给过你机会,既然你不懂珍惜,那么我不会跟你客气了,我一定不会让这桩婚事成的!”

安小溪咬着牙,挂断了电话。

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能稍微体量她一点,一点点也好!

第4章 女人,你死定了

坐在总裁办公室内,慕琛望着桌子上摊开的安小溪的资料,抿着性感的薄唇,令人捉摸不透的一双桃花寒眸,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一旁的章铭推了下眼镜道:“除了照片上这些资料外,还有一些资料不知道总裁是否需要。”

慕琛薄唇轻启:“说。”

“今天是这位安小姐的订婚典礼,一个星期以后她将在圣保罗教堂举行婚礼。”

“结婚?”慕琛饶有兴味的挑了下俊眉。

章铭点头:“是的,未婚夫叫乔楠,中型企业的未来接班人,两家算是政治联姻,不过并不门当户对,安小姐是安氏的私生女。她本来有个姐姐,但姐姐已经有了未婚夫,她的继母为亲生女儿谋划到了一个人品不错的男人。而乔楠的人品不好似乎是人尽皆知,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即使稍微有些不愿意,乔家还是同意了这门婚事。”

慕琛沉吟,怪不得昨天晚上她找上他的时候,醉醺醺的说着不能便宜渣男之类的话。原来其中缘由都在这里。

“总裁,您想怎么处理这个女人?”章铭试探性的开口开口问,昨天他去酒吧接总裁的时候,总裁的西装已经被那女人吐的不像样子,而总裁的脸也是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之后总裁就把那个醉酒的女人拎去了酒店,虽然他只看到了那女人的脸一瞬,但是章铭可以肯定那女人就是现在照片上的这个安小溪。

她并不是那种普通的让人过目就忘的女人,相反有张很漂亮的瓜子脸,樱唇动人,双眸清澈,算得上是个美人胚子。

慕琛寒眸冷冽的望着安小溪的照片道:“章铭,从我的收藏中挑一条钻石项链包好了,我要送给这女人。”

章铭瞪大了眼睛,有些吃惊的推了下眼镜:“总裁,您是说要送她项链?”

慕琛冷笑:“没错,A市的人都知道上过我慕琛床的女人都将得到不菲的好处,没有道理安小溪是例外的。昨天晚上她是初夜并且服侍的我非常满意,所以礼物一定要送,就在她的婚礼上送出,我很期待她收到礼物时的表情。”

和他睡了一夜之后跑掉的女人,她是第一个。胆敢把他当成牛郎还扔下钱,她也是第一个。

安小溪,我会让你知道慕琛是个多么不好惹的男人。

慕琛虽然是在笑着,四周寒意却渐盛,那双寒眸分明藏着阴翳。章铭心中不自觉的一颤。

总裁这分明就是要刁难那个女人,安小溪是么,你只能自求多福了。

第5章 她喜欢的她都要抢

此时,安家,安小溪打了个喷嚏从迷迷糊糊的睡眠中醒了过来,不知道谁在骂她。

门被敲响,安小溪眉头紧锁,有些不太情愿的去把门开了条缝。

“小溪,这是订婚礼物,虽然我们没能参加你的订婚仪式,但是礼物希望你收下。”顾曜动人的面容就在门外,安小溪脸红心跳的接过礼物盒,小声道:“谢谢。”

“希望你能喜欢。”顾曜温润一笑转身下楼,安小溪站在门前凝望着他的背影出神。

顾曜,真的好温柔。

“你再怎么含情脉脉的看,顾曜也不是你的。”身后,尖锐的讽刺响起,安小溪的心咯噔了一下。

安琪手一下子攥紧了盒子,安小溪咬住了下唇。

安琪,方依兰的亲生女儿,安家真正的大小姐,所有人捧在手心里的掌上明珠,她最讨厌的人。

伸出手拉住门把手,安小溪不想理会她,一只纤细的手拦住门,安琪一步跨到她面前,得意的笑看着她。

“怎么了安小溪?我戳到你痛处了吗?瞧你这副可怜兮兮的怨妇样,马上就要嫁人了,总摆出这副样子丈夫怎么受的了。哈哈,不过我倒是忘了,乔楠是个豁达人,即使你天天摆出这副死样子,也不会对乔楠的花花世界造成什么影响,毕竟他外面有很多情妇。安小溪你还真是可怜。”安琪奚落完她,又凑近她,故意用暧昧低沉的声音道:“啊对了,还有顾曜说我睡着了的事情其实是骗你的,我们一直做爱做到了早上,所以……”

“别再说了!”身体微微颤抖着,安小溪咬住牙,瞪着安琪:“安琪,你到底想要什么?”

从以前开始就是,只要是她喜欢的东西安琪都要抢夺都要争,就算那些东西不值钱安琪不喜欢她也好抢,那些她都无所谓。可顾曜是她最喜欢的人,一直都很珍惜他,小心翼翼的守着这份爱恋,以为只要努力有一天也能开花结果。然而只是那么一次不小心,不小心在安琪眼前暴露了,于是就换来了这样惨痛的代价。

“我要你过的生不如死,你这个贱人的一切我都要抢。你一个下贱的私生女,不配得到所谓的幸福,顾曜这种好男人实在不适合你,你这个身份也就只能配乔楠那样的渣男。”安琪趾高气昂的讥讽她。

安小溪咬唇,心中藏不住的愤怒。

这样的私生女的生活也不是她想要的啊!当初要不是她母亲病危,她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来求安家,也不会有这一天。

结果最后母亲还是去世了,而她住在这安家没有享受过一天小姐的待遇,一直都是被当成保姆下人在用。而且还被方依兰以母亲最后的那些昂贵的医药费为要挟,成了她手里买卖的筹码,最终要嫁给乔楠那种渣男。

所有的怒火在吼出来前又咽回去了,安小溪深吸一口气冷淡道:“随便你想争什么夺什么都好,和我没有关系。我想说的只有一点,顾曜……他是个很好的男人,你和他在一起就好好的珍惜他。”

“呸!你是什么身份,有资格和我说这种话?”安琪冷笑,对她的话嗤之以鼻。

安小溪咬住下唇,并没有指望安琪能真的听她的话,这只是她想说而已,是对这暗恋了两年的人最后的祝福。

转身安小溪回了房间,安琪见她骂也不回口,自讨无趣甩门离开。

房间里安小溪抱膝坐着,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伸出手掀开自己的上衣,身上的吻痕清晰可见,安小溪的唇微微颤抖了起来。

和陌生男人一夜风流这种事情,她谁也没敢说。她现在只希望乔楠那个渣男根本不会在意她是不是处女,也希望和那个牛郎再也不会有相遇的时候。

以后,不要再去酒吧了。

第6章 这场婚礼我反对!

“小溪,你真的要嫁给乔楠吗?”婚礼当天,新娘的准备室内,郑楚楚穿着伴娘服,拉着她的手脸上却一点笑容都没有。

安小溪叹口气道:“还能怎样,今天都是结婚的日子了,再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

郑楚楚抓着她的手有些担忧道:“可是我刚才在宾客中看到王琳了,乔楠虽然和她谈过了,但是王琳却还是没有打掉孩子,我怕等下她在婚礼上闹事。”

安小溪蹙眉:“随便吧,即使她闹,也没办法。”

一周前王琳打过电话就说不会让她的婚礼顺利,这一周内为了筹备婚礼她很忙,所以根本没有在意,但看来王琳好像的确不太想善罢甘休。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今天明明是她最美丽的时候,却偏偏也是她通向地狱的时候。

“对了楚楚,顾曜来了吗?”

郑楚楚蹙眉:“你还想着他?他有眼无珠喜欢上你那个歹毒的姐姐,你还在意他做什么。”

“你告诉我他来了没有。”安小溪不理会她的责备,坚持追问道。

郑楚楚无奈的回答她:“来了来了。”

安小溪低头,嘴角划开一个浅浅的笑意。不知道顾曜看到她穿婚纱的样子会不会觉得漂亮,一点点也好,哪怕一点点也好,他能觉得漂亮就好了。

“安小溪,你在磨蹭什么,新娘入场了。”方依兰这时推开门,面无表情的催促。

安小溪急忙站起来,郑楚楚在她身后为她整理婚纱。与方依兰擦肩而过的时候,方依兰小声的叮嘱:“老老实实的把婚礼仪式举行完,要是再出什么岔子,有你好看的。”

“嗯,我知道了。”低着头,安小溪很小声的说。

还能出什么岔子呢,要是能够反抗的了,这个婚,她怎样也是不会结的。

迈入装点着无数玫瑰的教堂,被所谓的父亲交到乔楠手里,安小溪沉默又认命的进行着这一切。

“真想快点结束这场无聊的仪式直接到洞房这个环节,你是不是也这么想?早就按奈不住了吧。”压低声音,乔楠在她耳边轻浮的调戏她。

安小溪紧蹦着神经,沉默不语。她比谁都清楚,比这更龌龊的话语还会有。安小溪的视线没有看乔楠,她微微侧开头看向了他身后,那里顾曜坐在女方的嘉宾席上,她期望顾曜会看着她,可惜她只看到了顾曜温柔的和安琪低语的样子,两个人都没有看她。

心针扎一般痛着,安小溪收回了视线。

果然,顾曜对她连一丁点的兴趣都没有。

穿着考究的牧师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衫,十分庄严的开口问:“那么在仪式开始前,我必须问一下是否有人反对这场婚礼。”

“我反对。”似乎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刻,女子的声音很平静。

安小溪偏头看去,站起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王琳。

“至少该在婚礼前把这些都处理好吧,偏要在婚礼上闹出这种事情。”安小溪冷冷的开口指责乔楠。

谁知乔楠脸上却没有不悦,反而有些洋洋得意:“这说明你丈夫我很有魅力,而且这婚礼太无聊了,有人闹一闹有趣多了。”

安小溪蹙眉,心中暗骂这男人果然是渣男。

王琳不顾身旁的朋友拉扯,一字一顿的开口:“我反对这场婚姻,这个不检点的女人不能嫁给乔楠!”

第7章 退婚

一石激起千层浪!宾客中本来都是抱着看乔楠笑话的人,此刻竟然听到这个女人把矛头指向了新娘,全部都震惊的窃窃私语。

慕琛来的时候也正看到这一幕听到这句话,站在教堂最尾端的阴影处,慕琛伸出手拦住了秘书章:“先看看。”

章铭恭敬的俯身,收好了手里的礼物。

玫瑰花铺垫的红毯上,王琳一步一步的走着。

“你这死丫头,小溪和你好友一场,你背地里捅刀算什么,别在这里捣乱!出去!”作为伴娘的郑楚楚第一个反应上来冲过来扯住王琳向外拉扯。

王琳挣扎着叫喊:“我说的都是事实,她就是个不检点,放荡的贱女人!”

安小溪望着王琳不懂她话里的意思。

“她说你是放荡的贱女人,为什么呢?”乔楠戏谑的问安小溪,安小溪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淡淡的开口:“不清楚。”

四周的宾客在窃窃私语一些难听的话,虽然很轻但安小溪听的真切,心中说不出的愤怒与难受。

“那话什么意思?难道安家这私生女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果然是有什么不光彩的事情吧,不然人家怎么会无缘无故指着她骂啊,和她妈一样吧。”

“有其母必有其女,母亲不检点,女儿能好到哪里去。”

这些人,这些人凭什么对她的母亲的事情评头论足,这些人又懂什么!

咬牙,安小溪强忍着没有冲上去和王琳理论,这场婚礼她不能再出一点差错,有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还有顾曜在,她不能让别人觉得她没有涵养。

冷冷的看着王琳,安小溪心寒至极,曾经的好友,怎么竟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乔楠,你真的要娶她吗?你看看这些照片,这些照片就是她不检点的证据。在和你订婚的前一天晚上,这个女人和别的男人去酒店开房你知道吗?!这些!都是证据!”王琳大声的说着,一手伸进早就准备好的照片,用力的扬了出去。

漫天的照片像雪花一样纷纷而落,有几张在安小溪的视线中渐渐滑落。照片里的女人穿着黑色的裙子,安小溪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起来。

那是她没错,和郑楚楚一起去酒吧的那天她就穿着黑色的裙子。

她怎么也没想到王琳会拍到这些照片,怎么会这样,那一晚只是个意外啊,怎么会这样!

宾客们纷纷捡起了照片在看,乔楠簇了下眉,脸上那玩味的笑容消失了,迈开脚步走红毯,安小溪的心像是被重物击中一般,恐惧从内心深处滋生,急忙伸出手,安小溪一把拉住乔楠绝望的开口:“别、别去。”

完了,一切都完了,婚礼也好,她的人生也好,全部都完了。

乔楠冰冷的扫了她一眼,粗鲁的甩开了她的手,走到最近的一张照片弯腰捡起了照片。宾客间炸开了锅,乔楠握着照片,回身轻浮的勾了下唇:“安小溪,没想到王琳说的是真的,你果然是个放荡的贱人,我和你的婚礼到此结束,我要退婚!”

第8章 嫁给我!

“啊呀,真的是她,这上面的日期还是订婚前一天呢,怎么这么不自爱啊。”

“难怪人家说她放荡,看来也不是编排她,证据确凿啊。”

“果然和她母亲一个胚子出来的,都是下贱货。”

宾客们的话语不断的钻入安小溪的耳朵里,那些难听的话一句一句扎在了她的心上。安小溪脸色毫无血色,四周变得混乱无比。

最前面一排坐着的都是亲属,安小溪茫然的看过去,第一眼看到的是乔楠的母亲、她恶毒的剜了安小溪一眼,冷冷道:“还好没进门,要把你这种小贱人娶回家,还不知道家里要被糟蹋的多么乌烟瘴气呢,这婚啊,我们死活都不结了!”

安小溪浑身颤抖转向她的父亲,那个人正怒气冲冲的把照片撕碎,咬牙切齿的说:“真是不知廉耻!和你母亲一样!”

方依兰坐在她父亲安毅身边,刺耳的话怎么会少说。

“从今天开始,安家没你这个人,你这样的下贱胚子别顺带坏了你姐姐的声誉,安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安小溪的头开始隐隐作痛,所有人的脸上都是讥讽、不屑、嘲弄,冰冷。

耳边嗡嗡作响,这所有声音中最最刺耳的就是安琪的声音,安琪说:“真可怜那。”

这一声‘真可怜’,像一把锐利的刀深深的刺中了她的心。安小溪望过去,最后一点点期望落在顾曜身上。顾曜,只希望你,只希望你别用看脏东西的眼神看我,她看过去,却发现顾曜别开了眼睛没有看她。

安小溪的心彻底坠入了冰谷,她知道的,顾曜最后还是温柔的,他没有看她,这是他的温柔。

真可怜那,安小溪你真可怜那。

身体开始摇摇欲坠,在指责、谩骂与嘲讽讥笑声中,安小溪觉得自己的身体向下沉去,天旋地暗,四周的一切都开始变得光怪陆离,可是她的思绪却依然是清醒的,没有丝毫能晕过去的迹象。可要是能晕过去就好了,就不会这么生不如死了。

“安小溪。”一道磁性低沉的声音在这时候突兀的响起,安小溪茫然的望过去,在教堂的最后面,一个身姿笔挺的男人站在那里,光影在他身后环绕,他有着天神一般英俊的面容,动人的桃花寒眸,高挺的鼻梁,以及一双性感无比的薄唇。

所有的宾客都望向了他,他的英俊让那些嘈杂的声音都消失了。

安小溪呆呆的看着他,一时间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为何出现在这里。

英俊的男人就这样笔直的走向安小溪,走到她面前站定握住了她那颤抖不已的手,那双寒眸凝视着安小溪绝望的双眼,一字一顿清晰有力的说:“安小溪,嫁给我。”

安小溪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什么?”

慕琛凝望着她苍白无助的脸,握着他的手更紧了:“不相信吗?那我再说一遍,嫁给我,成为慕氏集团总裁慕琛的夫人,你听明白了吗?”

小说

好书推荐《极品狂兵》叶沉浮燕轻舞全文免费试读

2021-1-3 5:02:46

小说

都市无敌战神林彻楚云梦 都市无敌战神免费阅读

2021-1-3 5:02:4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