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后,还是这个女人。

乔夕从来都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给自家儿子的爹看病,还是泌尿病!,“这么多年,有没有过雄性荷尔蒙苏醒的现象?”,“五年前有过一个女人。”,乔夕皱眉,苏醒过,就表明没问题。,“去找那个女人。”,权盛筵目光灼灼看着乔夕,“已经找到了。”,五年前,是这个女人。五年后,还是这个女人。,“乔夕,我权盛筵的身心,生生世世都只能接纳你,也唯有你。”
五年后,还是这个女人。

第1章 搭讪

“啊,裤子真的要全脱吗?”

静谧的医院走廊,一道惊慌的声音,瞬间打破宁静。

此时挂着泌尿科牌子的科室中,乔夕正双手环臂,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诊床上的男性病人,似笑非笑:“不脱怎么知道你以后还能不能人道。”

年轻男人脸涨的通红,手指紧紧地抓着裤腰带,为难的开口,“乔医生,难道不能有别的法子吗,比如说把脉之类的。”

“把脉能把到你蛋有没有碎吗?”乔夕有些不耐,这个病人已经墨迹很久了,于是说话也不客气起来。

“你这个女医生,说话怎么这么粗俗……”

“快脱,一个大男人墨迹什么,老娘看过的小鸟比你的男性朋友加起来都多!”

病人一狠心,正准备把裤子脱了。

刚脱了一半,房门突然被推开!

“你们在做什么?”

冷冽的声音夹杂着刺骨的寒意,像是要把人生吞活剥了一样。

乔夕有些怔住,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一转头,便看到一个黑脸如同阎王的男人。

没见过。

“这位先生眼睛有病,请去楼下眼科,这里是泌尿科,我们还能做什么,当然是治病了。”

乔夕眼神淡淡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俊美男人。

这眼神落在权盛筵眼中,却成了陌生与防备。

权盛筵眼底冷光闪烁,带着沉沉的阴鸷,一把握住乔夕的手腕,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不认得我?”

“你认错人了吧……”乔夕一脸懵逼,手腕生疼,眉头紧蹙,“如果是搭讪的话,那未免太老套了。”

话语中嫌弃的意味十分明显。

权盛筵薄唇紧抿,这个女人居然真的不认得他,当年她强上了自己一跑了之,枉他对她心心念念了这么久,一眼就认出她!

“你说什么?”话语阴沉,让人不寒而栗。

没等乔夕说话,旁边的男人已经怕怕的举手;“那个乔夕医生,既然你有其他患者过来,那我就先走了。”

说着,忙不迭的穿上裤子直奔门口。

乔夕看着他逃跑的身影,唇角一抽,“哎,你的病呢!”

“下次再说,我先回去做个心理建设!”

男性患者头也不回的狂奔而去。

像是后面有狼追一样。

还没忘记给他们关上门。

“乔夕?”权盛筵俯身在乔夕耳边低低的呢喃。

声音暧昧缱绻。

炽热的气息喷洒在乔夕耳际,让她下意识的身子一抖。

她从来没想到,自己的名字从这个人口中喊出来,竟然有种惊人的缠绵与酥麻。

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一般。

没等乔夕想起来,便感觉耳垂一湿……

卧槽!

乔夕一把推开这个该死的男人,震怒道:“你到底谁啊,随便占女人便宜是大男人所为吗!”

“你随便忘记我,是好女人所为吗?”

权盛筵也不生气,被她推的后退几步,站稳后眼神寡淡的看着她,唇角带着嘲讽的弧度。

乔夕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这位先生,我真的从来都没有见到过你,你看你这颜值跟气度,如果我真的认识你的话,怎么可能忘记呢?”

乔夕保证,她这25年的人生中,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么极品的男人!

看着冷静下来的乔夕,权盛筵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五年前,那一场意外,他难得喝醉一次,遇到了这只同样喝醉的小猫儿,被她纠缠着竟然点起了火,于是……一夜缠绵。

醒来却发现自己身边居然没有人,如果不是他脑子当时是清醒的,恐怕还真以为是做了个春梦。

他对她念念不忘惦记了五年,找了她五年,在S市守株待兔了五年,现在终于遇到了,她居然……不认得自己。


第2章 看病!

从来都是天之骄子的权少怎么可能忍得了!

“很好,不认得就不认得吧,我有病,需要治病!”权盛筵不急不慢的走到乔夕办公室唯一的桌子面前坐下,漂亮的桃花眼微微一眨,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乔夕忍住想要炸毛的冲动,“先生走错科室了,这里不是眼科也不是神经科,这里是泌尿科!”

“不巧,我挂的就是泌尿科。”

权盛筵将口袋中被宁席城塞进来的病历不轻不重的拍到桌子上。

看他的样子,似乎不像是骗人的。

如果他是故意找事儿的话,乔夕还能不给他什么好脸色,但是如果真的是病人,那她今天吃的这亏岂不是白吃了,不行!

她乔夕什么时候吃过这种大亏!

想到这里,乔夕上前一步,翻开病历,看着上面的名字:权盛筵。

然后翻了一下自己的下一个预约病人,果然也是权盛筵。

轻咳一声,坐在他对面,一本正经的开口:“看了以往的病历,权先生是性冷淡?”

“嗯……”

权盛筵眼神直直的盯着垂眸看病历的女人,低低的应了一句。

“诊断结果是二年前,这个期间,难道权先生没有治疗过吗?”

乔夕眯着眼睛,眼底划过一抹不解。

“准确的说诊断结果是五年前。”作为一个男人,没有欲望,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虽然五年前他已经知道自己绝对没有问题,不然那晚也不会被这个女人给得逞。

“所以……”

“所以,你能治吗?”权盛筵一脸兴味的看着乔夕,原本冷冽镇定的面容染上了几分戏谑。

乔夕见这个色狼居然怀疑她的专业性,顿时站起身,冷哼一声:“性冷淡大部分是心理病,如果是性功能障碍的话,我这里倒是能治!”

下巴微抬,居高临下的看着端坐的男人,眼底带着不屑:“权先生这么多年都没有治好,恐怕不止是心理因素吧,很有可能是……障碍!”

任哪个男人被人怀疑自己不行估摸着都不能忍。

权盛筵猛地站起身,凑近了乔夕,看着眼前瞪大眼睛毫不示弱的女人,沉声道:“难道乔医生试过我,不然怎么知道本少不行!”

“无耻,我什么试过你了!”乔夕面对突如其来的威压,有些心慌慌的反驳。

“咦,你们两个这是在干嘛?”推门而入的宁席城看着对峙的两人,有些不明所以的摸摸脑袋。

乔夕下意识的呵斥道,“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进我的办公室要敲门!”

“好好好,敲门。”宁席城从善如流的退出去,轻轻地敲门:“请问乔医生在吗?”

眼皮子一抽,乔夕好想把他揪过来狠揍一顿,但是还是忍住了,重新坐回椅子上,不再理权盛筵:“进来吧。”

“嘿,你这嫌弃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儿。”宁席城悠悠然走进来,十分自然的把手搭在旁边站着的权盛筵肩膀上,“不是要你来看病吗,怎么跟医生像是要打起来一样。”

可是权盛筵的注意力根本就没有放在这个上面,反而奇怪的皱眉问:“你们很熟?”

“比你熟。”乔夕没好气的回道,然后看着一脸诡异的宁席城嫌弃的摆手:“把你的朋友带回去,先带去脑科看看,没问题的话再带到心理科。”

宁席城一听乔夕这话,就知道肯定是权盛筵把人给得罪透了。

“你们医院用人条件什么时候这么低端了吗?”

权盛筵薄唇微翘,染上了几分嘲讽之色。

听到权盛筵的话,宁席城有些懵逼,俊脸微皱……


第3章 站好,走流程!

“是,我就是低端医生最佳代表,麻烦先生出门左转另请高明。”

还没等宁席城回答就听着另一个声音堪堪响起,而这头的人也不甘示弱又呛了回去。

“不好意思,我不喜欢半途而废,另外请问这位乔医生,你的职业道德是出门旅游了吗?来,治病。”

乔夕带点怒意瞥了一眼权盛筳,稍加平息情绪后慢悠悠戴起手套开了口。

“行!站好,走流程。”

权盛筳倒是也看不出介意的模样,面上无波无澜静站到一边,眼里分明染着几分戏谑,他倒是想要看看,这个女人敢不敢。

作为“中介”的宁席城还没真料到看病能看出干架氛围,莫名觉得这两人颇有渊源,哪里有病人医生一见面就跟冤家似的,不过好在这会儿画面挺和谐。

“那这后面我就不围观了,你们和平相处少吃火药好好看病,我串完门也该走了。”

“再见!下回别把你科的病人塞我这儿来。”

精神科的宁席城回头看了看被坑的兄弟和满脸不爽的同事佯装几分歉意笑着点了点头。

对于这位为自己操透心的好兄弟权盛筳本是有几分怨,现在却生出点谢意来,毕竟守了五年株没待到的兔在这儿给碰上了。

“喂!你是要我给你脱裤子吗?”

“如果你想,我不介意。”

权盛筳稍勾唇角酝出点笑对上身前小女人的视线,乔夕一时语塞,这分明是来调戏医生的哪里是来看病的,她面色沉沉瞟眼时间,决定视对方为空气收拾收拾准备下班。可刚转过身就被一股力道猛地带扯着换了位置。

缓了半分的乔夕回过神才发现自己被箍在了对方怀里,背贴墙壁,权盛筳再一次的靠近让她心下有几分慌。

耍我吗?性冷淡是这样的?

乔夕本想挣脱却敌不过对方的力道,那温热大掌一只握在她手腕,另只捏牢下巴迫使她抬起了头。

从来都是居高临下态度待人的乔夕头一回被这样对待,她虽有些恍惚但气势却丝毫不减,正要破口大骂却被两瓣薄唇堵住了嘴。

靠!

瞪大双眼的乔夕心中复杂宛如万马蹦腾,马的名字叫草泥。

权盛筳强吻她之后隔开些距离启眸直直看着她,眼里尽是霸意与凌厉,还有难得一见的炙热,窗外光线投进勾出他精致五官的完美轮廓。

乔夕气恼归气恼,但还是有瞬间的晃神,这家伙实在好看,而且自己身体竟然没有那么排斥这种令人生厌的行为,挥之不去的淡淡熟悉感又出现了。

“你干什么!!”

“帮你治治失忆的毛病。”

时隔五年再次缠绵的一吻叫权盛筳不由得起了些反应,而被他禁锢在身前的乔夕作为泌尿科医生自然敏锐觉察到了这些。

她的理智可还是在的,现在这根本就是轻薄现场,直接叫警察叔叔来帮忙处理也不为过。

说什么性冷淡?性欲亢进还差不多!

于是被三番五次挑弄的乔夕终于忍无可忍提起膝盖准备回击,动作做到一半却又想到这一顶要是顶出个什么毛病后头几天还得对着这张脸。

不行!绝对不行!

深思熟虑之后她决定换个位置。

去你的权盛筳,看骨科去吧!

乔夕一脚猛踢身前人小腿,毫不留情。

“职业道德是留给病人的,不是给你这种冒充装病的色狼的!想要女人去别地,这里是医院,没人陪你玩制服诱惑!”

被结结实实踹一脚的权盛筳因为突如其来的疼痛皱了皱剑眉,这五年前娇俏的小猫咪如今却满满攻击力,倒也是出乎预料地让他生出点兴趣。

只不过乔夕对他所做的实在让他恼火,他可是极负盛名的太子爷,科技公司大总裁,现在却被唤做色狼踹了腿。

无论是几年前那一夜她的所做还是如今的所为,通通不能忍,不能算。

而“罪魁祸首”心里毫不自知只想赶紧走。


第4章 所谓知恩图报

乔夕踹完后狠力一把推,脱出那寸空间拿了自己的包就准备下班离开。

对待脑残的最佳方案就是远离。

被得罪了的权盛筳自然不会就这么放手,一路跟着乔夕到了医院外,不得不说那女人的劲不小,被踢的小腿依旧隐隐作疼,拉慢他不少速度,直到马路转角他才彻底追上了乔夕。

他权盛筳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主,想逃?没那么容易!

“喂?宁席城你丫的,你那朋友下面没问题好得很,上头有病还不轻!挂了。”

边打电话边走的乔夕一腔怒气,全然没管顾到身后极速驶来按着喇叭的跑车与旁侧追上来的权盛筳。

“小心!”

忽而一阵疾风,乔夕只觉得有些懵,视线内那辆飞速而行的跑车擦身而过,自己失了重心陷入一个温暖怀抱里,不得不说这怀抱的温度让乔夕莫名安了心,好似许多年前就深陷其中过。

揽她肩膀的男人步子有些踉跄,一下没站稳侧过了身子,两人一倾双双跌落在地,只不过乔夕被尽数护住毫发无损,夹在她跟地面中间的某位却是摔得结结实实。

她错愕着正想道个谢,一抬眼那些好话通通噎在了喉咙口。

这不就是那个强吻她的“病号”?

不得不说,实在好看,只可惜精神有点问题。

权盛筳双眉稍蹙,眸里尽是担心与微怒,所有注意力通通集中在怀里女人身上,完全没有在意自身的擦伤。

“有没有伤到哪儿?你的耳朵眼睛是装饰品吗?”

“……没。松手。”

乔夕瞥了瞥揽在身上的手一脸复杂,那臂肘到处是擦伤,而对方正紧紧搂着自己。

她虽说嘴上强硬,实际却不由得有些替对方担心,毕竟是个善良的人又身为医生,难免在意,而且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摔得不轻。

感激是有的,但另外也不乏之前留下的不良印象,还是先别跟这人离太近。

珍爱生命,远离色狼。

好心没得来好报的权盛筳觉得有些恼,松了手面色冷冷,心中却丝毫没有放弃的打算,不愠不火看着站起理衣服的女人,那视线不依不饶停留在乔夕身上,看得她浑身不自在,总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亏欠了对方。

“咳咳,建议权先生再回趟医院检查检查好好休息,我就先走了!”

脱出他怀抱的乔夕冷静之后义正言辞开了口,说完就准备转身离开,心里却满满的不忍跟忐忑。

权盛筳揉着肩膀缓缓站起,到底是硬邦邦的水泥马路,这直接摔上去总归有点疼,他撑着膝盖直起身手指轻动拨了个电话。

“车牌号记下,超速不看行人,给我送警局好好招待。”

今天怕是他最狼狈的一天,但即便如此还是挡不住那由内而外的气势,话语间满是冷意,招待二字加了重音透出狠戾。

继而权盛筳又收了收恶声恶语,转头望向那犹犹豫豫往前走的乔夕。

“乔医生,你小学老师没有教过你做人要知恩图报吗。”

“是啊!没有!”

乔夕顿了顿步子,长长叹了口气高喊出声随后转过了身开始往回走。

“老娘自学的,不太正宗多担待!”

话说完那刻乔夕正恰到权盛筳身边,她抬起头直直看了对方一眼,身高不够没关系,气场必须两米八。视线交汇后她麻利往下一钻抬起他手臂架着就要往医院走。

看着重新到身边准备带自己回医院的女人权盛筳不禁弯了弯唇觉得有些好笑,其实也没有多严重的问题,但既然这女人良心发现自己重新送上门,那也就没什么客气的必要。

很好,乔夕,既然被我找到就别想走了。


第5章 离我远点,谢谢

乔夕跟权盛筳再次回医院时里头的护士医生加上病人不由多瞅了几眼,这前一刻还匆匆忙忙出去的两人,这会儿又这副模样回来了。当然这个原因是其次,更多的是因为两人颜值跟架势,乔夕本就是医院数一数二的漂亮医生,这边上的男人更不用说,从眉及眸,由鼻至唇,没有一处是不完美的,整一个大写的极品。

两人一块儿一站说不出的和谐养眼。

“怎么着,你是想挂哪个科?”

“我只想挂你这个科。”

“……”

乔夕对于这位动不动挑弄一下自己的男人实在没多少好感,要不是因为刚才在马路上对方的行为跟自己的职业,她一定撂下这家伙的手臂拍拍屁股走人。

“我没事,你不要太内疚。”

“敢问这位先生是哪只眼睛看出了我的内疚?果然我们还是得先去眼科看看。”

权盛筳眉眼微弯一本正经说着逗她的话,长手臂架在她脖子上,几乎把娇小的乔夕都圈在了怀里,只要微微低下头,就能看到她吹弹可破不施粉黛却依旧光滑细腻白嫩的脸,大概因为之前走了一趟来回跟微微的气愤,红晕染上面颊更添几分韵味。

他微愣几秒回了神,而乔夕却是丝毫没有察觉这一道炙热的视线,带他到了挂号处,正要开口却被权盛筳拦下。

“不用,随便上点药就行。”

对于医院这种地方他向来能少来就少来,医生能少看就少看,当然,现在有了特例,乔夕。除此之外他不想浪费任何时间。

“行,你说的。”

乔夕这才发现刚刚压在她身上的几分重量都被挪了去,感情这家伙刚一路装的样子通通在耍她?

好,随便上点药是吧!到时候别怪本医生下手过重!

咬牙切齿的乔夕离开去取药前狠狠瞪了眼权盛筳,后者倒是无所谓的模样,不急不缓到边上找了个周围人少的空位置坐下,眼里分明满是笑意。待那人离开了才又轻轻皱了皱眉。虽然没什么大碍,但这疼却是货真价实装不出来。

医院这种地方,毕竟少不了护士小姐,边上穿着护士装的小姑娘们早就按捺不住一颗八卦心,在背后指指点点评论一番猜一猜他们的关系以及怎么会一块儿以这种方式出现。

权盛筳来看的病多少有些难以启齿,为了低调便并没带什么人在身边,八卦群众一时半会儿也没敢把他跟S市寰球科技公司总裁B市太子爷联系在一起,只暗暗说句长得像。

爱美之心人皆有,更何况这美百年难遇。

于是有人就上去搭了讪。

“请……请问,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跟你有关系吗。”

“不是,那个,我就是,想问问有没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有。”

“是吗!什么忙,你说!”

小护士一时兴奋起来,忙不迭往下问,满眼期待。

“离我远点,谢谢。”

那头坐着的家伙头也没回丢下冷冷一句话,末了还不忘补个礼貌语,可谓是杀伤力极大,让小姑娘彻彻底底吃了瘪。

刚取完药的乔夕恰恰看到这场景,咋舌叹了个气不由有点心疼那位护士。

不过话说回来这态度简直一百八转变,现在这模样才是正宗性冷淡吧……怎么在自个儿面前就成了那副模样,真是想不通。

“过来。”

那低沉声音忽而响起,乔夕猛地抬头,恰好对上那视线,对方黑曜石般的瞳孔深邃而充满魅惑,她不知为何心跳仿佛漏了半拍,赶紧别过头定了定神。

不就是好看了些,别被男色打败,说到底还是个强吻女人的混蛋!

自我告诫完的乔夕正要往前走就听到个娇滴滴的声音幽幽响起。

“哟,这年头谈恋爱都谈到医院了啊!”


第6章 脑子有病就去治

乔夕听着那声音就知道是哪位,医院里另一位美女。女人总归爱嫉妒,看到这跟自己颜值不相上下的人身边多出个极品帅哥心里头就是不舒服,说话便也就阴阳怪气起来。

其实乔夕从来就懒得搭理她,比起比美她更想比谁更有能力,可惜有些偏偏就是要来找不快。

“这么说来,我的男朋友大概能绕医院排两圈,不多,也就是你的三倍。毕竟,有些人眼里,给男性病人治病就是谈恋爱了。”

那边的突然被噎得没了声,成绩摆在那里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什么反驳讽刺回去的话。

一边看戏的权盛筳饶有兴味,乔夕看人没了声耸耸肩没再搭理。

但气上头的女人智商就会下降,被噎的某位觉得忍不了直接伸腿想去绊,不想却被站起迎面走来的权盛筳拦下。

“脑子有病就去治,别在这里碍眼。”

听到权盛筳的话乔夕不得不说心里有些暗爽,但面上还是平平静静的样子把他拉进了上药室。

本想上药时候下手重点的乔夕介于对方的表现斟酌了一下还是决定温柔些。

“这两天伤口处尽量别碰水。”

“记不住。”

“一共十个字你告诉我你记不住?”

“恩。顺便,是十一个字,你这智商是怎么当上医生的。”

“……我能拒绝跟你说话吗。”

“可以,在我身边拿实践代替口头,每天用行动提醒我。”

乔夕停顿一下拿棉签的手狠狠用了些力,听得对方倒吸一口凉气心里一下顺畅了不少,这男人真是异想天开。

“有本事你就留!”

“好!”

“乔医生!有手术需要您过去一下!”

她还在感慨碰上一个说不过的家伙,就听到有个护士过来唤她去帮忙,医院人手向来足够,需要她出手大概是伤的位置比较特殊了。

“马上去!”

乔夕利索应下,看了看手里的东西跟眼前沉着脸的家伙又把那出去的小护士叫了回来。

“你等会儿,过来给这个病人……”

“不用。你去,我等你。”

权盛筳全然没有要那个护士留下的意思,只淡淡从乔夕手里接过药水棉签摆在一边开了口,声音稳稳平平,令人不容抗拒。

既然这男人想等那就随他等,反正时间长了大概也就走了,自己也不用再伺候。

于是乔夕随口丢了一句随你便就离开去了手术室,她本想着之后不用再见到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但这都仅仅是她的以为。

能够等她整整五年的男人,这样一台手术的时间又算得了什么。

独自坐在空挡换药室的权盛筳取出手机看了眼信息,这一整日的不管不顾积累起不少事务,作为公司总裁本就十分忙碌,今天可以说是破天荒的给自己放了假,既然现在空闲下来,也该处理那些文件了。

另外他还有个跟乔夕有关的安排需要处理妥当。权盛筳瞥了眼边上她动过的纱布棉絮,嘴角微勾。

另一边手术室的乔夕正全神贯注替病人手术,没有注意时间正飞速流逝,也没把心思留给今天某个特殊到极致的“病人”。

等到她出来时候已然到了凌晨,乔夕随意收拾收拾自己之后就决定离开医院。

说好的下班,现在又忙到这个点,医生这职业实在不好当,然而那份职业道德撑着自己,再忙点似乎也没什么。

乔夕自顾自回了家,空无一人的屋子里只有柜子上跟儿子的合照满满的温暖。

她站定看着那合照忽而觉得有些眼熟,这小鬼的脸好像跟某个人有点像?

然而乔夕太累只想瘫倒在床上,便摇摇头没再想,就在头搁上枕头的那一瞬间,有件事一下蹿进她脑袋。

啊!把他忘了!不过,应该,走了吧……


第7章 我会等你

隔天早上回到医院的乔夕第一件事就是直奔换药室,往里一看,东西还在,但空无一人。

呼,还好走了,不然自己得愧疚死。

“终于来了?”

正松口气的乔夕猛地转过了身子,那声音低沉好听而熟悉,能说这话的还能是谁。

“你是刚来?还是……”

“刚去洗了把脸。”

权盛筳解决掉文件事务后就靠着椅子端坐打了会儿瞌睡,现在刚醒不多久,还满满困倦,只好去冲了冷水脸。

他的衣服仍是昨天那套,模样也依旧是那副好看的模样,只不过多了几分疲惫,面色不怎么样,桃花眼布上点红血丝,黑眼圈略微有些明显,一看就知道是熬夜后的标配。不用乔夕问对方答,答案已经写在了这张好看的脸上。

显然,对方在这满是消毒水味的医院里待了整整一晚上。

这人绝对需要去一趟脑科吧,到底怎么想的,等不到不是应该回家?怎么会这么固执?

“你怎么不回去。”

“我说了,会等你。”

乔夕怀揣着万分愧疚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那微沉的声线和具有诱惑的眸让她不敢直面应对,她瞟了眼时间,马上要上班,得准时去看病,但这家伙的伤还没处理好,又不好意思把人推给别的护士。

“你先跟我过去吧,我等会儿抽空给你弄。”

“没事,不用了。”

她探过头去仔细看了看,也是,这擦伤隔一晚上也没什么消毒的必要了,那就随他吧。

“那,你回去补个觉?”

“好,等你忙完一起走。”

“哈?你走你的,带我干什么。”

莫非对方气不过所以要把她怎么样?

权盛筳没再回答,只安静跟在她身后一派自得,他对之后情况了然于心,只要等就好,时间到了这只小猫咪就得跟着自己走。

然而乔夕并不知道接下来迎接她的是什么。

这一路乔夕总觉得从身边路过的人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奇怪,不论是新来的小护士们还是有经验的老医生。自己之前明明透明度挺高,今天怎么成了这样。

在进诊室的那一瞬间她就傻了眼,自己的位置上坐了另外个医生,乔夕保持内心平静退出去看了眼,好的,泌尿科,没错。接着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好的,周四,没错。

这就很尴尬了。

“请问,你是不是走错诊室了?”

“没啊乔医生,最新安排出来了,昨天以短信方式作了个通知,怎么着你都不看看?没准一会儿还要开会。”

“最新安排?这都几百年没调位置了,他们怎么想的。”

“你自个儿瞅瞅不就知道了?行了行了,我要开工了。”

坐得随意的男医生忽而抬眼瞟到她身边的人,那目光凌冽让他咽了咽口水,立马改态度好声好气:

“那什么,乔医生也是太累了,没注意短信也是正常的,没关系没关系,现在看就好了。以后过好日子了可别忘了我们这帮同事啊。”

他在说什么,什么叫做过好日子?

乔夕昨天太困什么都没注意倒头就睡,这会儿听得一脸懵正要点开短信看个明白,突然就有人过来通知开会。

权盛筳倒是全程一副事事皆在意料之中的样子,依墙看戏。

会议室里气氛微妙,乔夕一进去就感受到众人视线统一齐刷刷到了自己身上,这堪比网红的关注度是怎么回事,她到底干了什么,除了看病动手术也没做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怎么都盯着自己。

“乔夕,你应该也看过短信了,虽然被辞退,但是……”

“等等!你刚说什么?我?被辞退?凭什么?”


第8章 权先生的私人医生

领导说话声被乔夕生生截断,她一时半会儿实在消化不了这消息,直接拍桌而起发了问。

“咳咳,乔医生你不要激动,先坐下。是这样的,我们考虑了一下,觉得权先生提出的提议很不错,对大家都好。”

“权先生是谁?什么提议?‘大家都’是谁,反正我一点也不觉得好!”

“小乔啊,你去给权先生做私人医生绝对前途无量,以后说出去也是个名气,我们医院设施也好更新些进口的,一举两得。”

乔夕慢慢了解了大致情况,大概是有个权先生要她做私人医生,顺便支持下医院的医疗事业,而这医院显然是把她卖了。

“你们和当事人商量过吗?就擅做主张!”

“商量过了,你不是说有本事就留吗,真可惜我的确有这个本事。”

那熟悉声音又响起,乔夕一脸错愕望向刚进门的权盛筳,权先生……权盛筳?

卧槽,有完没完!

她瞬间就回忆起昨天的那段对话。那家伙要她在他身边每天用行动提醒他注意事项,自己嘴欠回了句有本事就留。

乔夕此时此刻无比想给自己吃两个大耳刮子,叫你说话不过脑子!

作为寰球公司总裁,他的身份实在很厉害,再加上是另个市的太子爷,这医院哪里会拒绝他提出的要求,而且也不是多难办的事,不过把一个医生调过去而已。

而乔夕却是十万分不愿意。

权盛筳在她心里建立起的一些好形象顷刻化为乌有,了解完对方身份后乔夕越发觉得生厌,想要跟这种人对抗基本不可能,所以到底为什么这个倒霉蛋会是自己,上辈子造的什么孽要让她现在碰到权盛筳这个男人。

会议结束后乔夕彻底清楚那些眼神是为什么,流言蜚语估计早就飞满了整个医院,一夜之间自己就成了权家少爷权总的专属医生,再结合昨天的那些事,八卦的最佳素材都集齐了。

宁席城也是得知了消息,看到从会议室出来的两人颇为无奈,他本想坑坑兄弟,帮帮他治好性冷淡,这下可好,还把乔夕赔了进去。

他作为权盛筳的好友跟乔夕当年大学的辅导员,对这两人突然交错在一起的关系不知如何是好,兄弟眼里的情感分明如火炙热,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些什么,只两天,一个就成了另一个的专属医生。

“嘿,不好意思哈,乔夕我先借走一会儿,马上还你。”

他脸上挂着点笑到两人面前抬手拦了拦,说完就牵握上乔夕的手腕冲权盛筳打了个哈哈。后者有些不悦但还是收了要阻拦的手。

被带到一边的乔夕眼里皆是不快,但战斗力倒是丝毫未减。

“没事的,他又不会吃了你。到时候我跟他好好说说,总会回来工作的。”

“是啊,不会吃了我,也就耍一耍玩一玩浪费浪费我时间,我这真不是羊入虎口?虽然我性格也不怎么像羊。”

“放心放心,他性冷淡。”

乔夕回忆了一下昨天的场景,静默不言放弃说话。

虽然也算不上什么安慰,但宁席城这样特地过来说几句话总比没有的好。

“我想现在算是忙完了?乔医生,我们可以一起走了吗?”

看到乔夕回来权盛筳迎上前开了口,明明是问句却全然是陈述的味道,不容人拒绝。

“对!拜你所托!忙完了!”

“不用谢。”

“谁谢你了!”

“不是拜我所托提前下了班?”

“我宁愿加班。”

“是吗,我病大概还没好,你可以慢慢治,有的是加班时间。”

乔夕觉得跟权盛筳说话绝对是给自己找堵,被他带上车后她决定暂时保持沉默。

而权盛筳看着身边找了五年终于出现的女人着实满意。

“等会儿,我们要去干什么?”

“改善医患关系。”


小说

偏偏有人喜欢老虎头上拔毛!

2021-1-3 4:57:45

小说

《盖世战神》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洛飞扬林浅雪小说阅读

2021-1-3 5:00:2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