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爱陆绅,既卑贱,又高傲。

她爱陆绅,既卑贱的歇斯底里,又高傲的不肯低头。可是她从来没有为了得到他,而不择手段。“陆绅,陆绅,我没有做过的事情,就算你千方百计折磨我,我也绝对不承认!”
她爱陆绅,既卑贱,又高傲。

第1章 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堪?

凌晨一点半的酒吧,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某个人的手臂不动声色爬上江小雅的肩,扯着嗓子在她耳边喊,“小妹妹,你拿五十万买个陆导电影里连话都说不上三句话的角色,值得吗?”

“超值。”江小雅回答的很快,皱眉避开对方异味熏天的嘴,又说,“我是冲着我老公陆绅来的。”

一语未完,挤在包厢里喝酒的人群就已经笑开了,现如今,‘老公’这个词在追星少女中已经不新鲜。

“嘭——!”

忽然一声巨响,包厢门被猛的踹开,哄闹的人群霎时吓得没了声,江小雅抬头望见来人,诧异的一时忘了甩开对方又缠上来的手。

是陆绅!

江小雅那话不是玩笑,陆绅确实是她的合法丈夫,只不过……她嘴角有丝浅浅自嘲。

陆绅藏在阴暗里的眸子直直戳在江小雅被那人抓住的手上,冷冽的可怕。

“陆……陆导!”

他没搭理,径直上前一把扯住江小雅而去,气场冷冽。

“很想进我的剧组?”两人走到外面,他开口,毫无生气。

陆绅今天穿了纯黑的丝质衬衫,染着酒吧灯光绚烂的颜色,领口被扯开了,有些凌乱,一张不染尘俗的冰冷面孔反常的带有红晕。

他一定是又喝多了,不然结婚四年来连个眼神都不肯赏赐给她的男人怎么会像现在这样失控,主动来找她。

纵使如此,江小雅还是认真点头,“你要出国拍摄一年,这是我唯一待在你身边的方式。”

“啪——!!”

狠辣的一声脆响,陆绅因为过度用力的手掌还在微微颤抖,抑制不住的握成了拳。

他咬着牙逼近江小雅,她哪里受得住成年男子暴怒的力量,踉跄了几下就直接摔在地上,左脸以一种可怕的速度红肿起来,他的眼里却只有厌恶,“江小雅,别再用这种自认为深情的方式恶心我。”

不知是因为突如其来的一巴掌还是这句恶狠狠的话,她疼的龇牙咧嘴,眼里悲恸浓得散不开,她爱陆绅,歇斯底里,死皮赖脸。

就好像生生捏碎了心肝一般,她颤抖着捂着脸抬头问,“请问陆导,我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才会让你觉得舒服?”

“滚出我的视线。”他阴冷看了一眼在角落里的制片人,他冷笑回头对江小雅说,“你就算陪全剧组的人都睡一遍,都不可能进我的剧组,弄脏我的电影。”

“哈哈哈……”江小雅忽然笑了,跌跌撞撞的爬起来,陆绅一字一句说的她是个不择手段的贱人,这样的误会比那一巴掌还要凌厉,尖锐的刀口一下直直捅进心窝里。

她泪眼模糊的质问,“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堪?为了你电影里一个小角色连自己都卖了?你当我是谁?!”

“知道她是谁吗?”陆绅两手插在口袋里,环视围观的众人,众人恐慌的摇头。


第2章 为什么你忘不掉温颜

陆绅自问自答,“MK集团下一任执行总裁。”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一双双不可思议的眼睛打量着落魄的江小雅,MK的唯一继承人为了电影里一个小角色来酒吧里讨好制片人?随手一挥不就砸出一部电影来了吗?有病吧?

她是病的不轻,唯一一次动用父亲权利把陆绅从牢里救出来,还趁火打劫和他结婚,逼得自尊心极强的陆绅不愿再多看她一眼。

他今天用这样的方式羞辱她,让她痛不欲生,仿佛要把这些年他的痛苦都一点点还回来。

江小雅只是迫切的想离要他近一点,她只有一年时间了。

是她亲手毁了他们之间最后的可能,叫她如何再敢借外力帮忙靠近他。

她慌神间,陆绅已经走了出去,背影决绝而冷漠。

“陆绅你站住!”她用尽所有勇气的吼,“不管用什么方式,我的爱一直都很干净,我一定会重新站回你身边!”

陆绅顿了两秒,冰封的眼底又飘起大雪,狂乱的风扰乱心境,心如刀割。

江小雅和陆绅同时回忆起四年前,大学里的最后一次春游,温颜没有死,陆绅不曾心烦意乱开车撞了人,而江小雅也从未背负一条人命……

这是一场噩梦,江小雅和陆绅都不会醒来,注定要被纠缠一生,但江小雅不怕噩梦,她有的是一腔热血捂暖陆绅。

她执拗红着眼眶,不等陆绅走远,就爬起来追赶上去,他开车在冬夜寂静的路上飙驰,她就死踩着油门紧跟。

陆绅知道她在后面跟着,随时随地都爱开远光灯的坏毛病,除了她倒是找不到别人了,想到这里,陆绅烦躁的将自己看向后视镜的目光扯回来。

在前面的四岔路口,他猛转手中方向盘想要甩掉江小雅时,忽的后方传来轰鸣的车子引擎声,一道红色车影从车窗闪过,紧接着就是‘嘭!’一声。

猛烈撞击让陆绅整个人都向前冲去,安全带的束缚感又很快将他拉回现实,他抬头一看,脸直接黑了下去。

江小雅这个疯子!!!

安全带一拽,他暴怒冲了下去。

一下车,迎面撞上同样跑过来的江小雅,陆绅顿了一秒,看着似乎毫发无损的她,一把把她揪了起来,暴跳如雷。

“江小雅,你瞎了看不到我在转弯?!这种时候还敢加速别我车,你他妈不知道自己车技有多烂吗!!”

“我知道!”被身高足有一米九的陆绅拎在手里质问,她眼里却闪着比陆绅还愤怒的光。

“那你知不知道自己车速多少码!陆绅!你现在是酒驾又超速,我不想今晚给你收尸!”

“我死无全尸也跟你没关系。”他的回答异常残忍。

江小雅的心一下子如坠冰窟,她早就该明白的,这男人高傲到了何种地步。

“四年前,你因为难过温颜的死,酒驾超速撞了人,不管是温颜,还是那个无辜失去生命的路人,现在想起来都会让你心有余悸吧,可是……为什么你忘不掉温颜,也从来不肯降一降车速,只想拼了命的,见了鬼似的躲开我?!!”


第3章 除了我,你看上谁都是死

她盯着陆绅的眼睛,不肯放过每一个细微表情的变化,她希望能找到一丝四年之前的影子,那个担心她把驾校拆了,而替她考试拿驾照的温润少年,而不是现在明知道她在车后跟着,还拼命加速的陆大导演!

陆绅仿佛能听到她受伤的心跳,很轻微的,一下下,透过自己的衣衫钻进血液里,撩动、沸腾……

他眯起眸子,嘴唇划过她脸颊,在她耳边如鬼魅般的开口,“因为你是害死温颜的人。”

话落,陆绅手一松,要再次把她丢开,不想那双冰冷的小手却死死攥住了他手腕。

“那又怎么样?”她咬牙切齿的低吼,“那又怎么样!”

“除了我,你看上谁都是死,我就是这么心肠歹毒,哪怕是好闺蜜也能下得去手。”江小雅能感觉到陆绅眼里的愤怒和鄙夷,可在这只能一条道走到黑的路上,她绝不会再怯场!

“陆绅,你只能带着这份巴不得杀了我的恨和我生活一辈子。”

陆绅闻言,完全不敢相信江小雅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极端?

他无法考虑,此刻月光下,她被冻红的鼻尖,她微微颤抖的唇,贴的那样近,他要征服,他要她求饶,要她惧怕,从此不敢放肆!

“唔——”

陆绅的吻太来势汹汹,咬着她唇,舌尖在她口腔掠夺,迫使她节节后退,快要不能呼吸。

摸索着打开后座车门,陆绅毫不怜惜的将她推进车厢里,欺身而上时,江小雅望着他半梦半迷离的脸,五官真是干净又温柔,勾的她神魂颠倒,可偏偏夺走了他笑容的人也是自己。

“闭上眼睛!”

撕碎她白色衬衫,陆绅突然喝止她的凝视。

江小雅一愣,茫然望着他,他不耐烦的直接用自己的手捂住她眼睛,“对着你的脸,我提不起兴趣!”

短短几个字,惊的她身体一颤,随之而来的是波涛汹涌的痛感,陆绅吻她的动作却比先前慢了下来,那样轻柔,她睫毛轻抖,眼泪滑了出去。

原来,只要不是她,随便一个普通人,他都可以做到这样温柔……

温热的泪水沾到陆绅滚烫的掌心,与此同时,他猛地进入了她,撕裂的痛感,遮住了那双具有穿透力的眼睛,他肆意在她身上游走,那样抵死缠绵。

“江小雅。”

“恩!”用力咬住他耳垂,她颤抖着压下心底的痛,却无法抵住他猛烈的冲撞。

“江小雅,记住这种屈辱的感觉,它会缠着你一辈子,怕吗?”他粗喘着。

“不怕,不后悔,一辈子!”几乎是没过大脑,江小雅挣脱他掌心的束缚,想要坚定的对上他目光,但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匍匐在她身上的男人,而是副驾驶那个醒目的骨灰盒。

她身体瞬间僵住,整个人傻了几秒。

“啊!!!!”

见了鬼似的,江小雅尖叫着,连滚带爬的跑下车。

在冷风里裹着破碎的衣衫,她的惊悚来自心底!


第4章 你这个疯子!

“陆绅!你——你这个疯子!”

“你还是怕了。”合上外套下车,他脸上的温存瞬间碎成了狰狞,“你早就该怕的,怕午夜梦回,温颜回来找你。”

“我每天每夜每一秒都在被她折磨着,不是吗?她拿命毁了你和我的一辈子,所以我从不会害怕,我恨她,恨毒了她!”咬牙切齿的抓住陆绅衣领,她嘶吼着,“她死的这四年,你是不是每晚都抱着那个破骨灰盒睡觉!!!”

“啪——”

暴怒的巴掌,在冷风里是那样刺耳,这次是她的右脸,没有丝毫怜悯,陆绅揪着她衣领直接拽了起来,目光阴狠,“这是你欠温颜的,我替你还。”

“这些年,你心里有一点点忏悔,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江小雅,低头看看你自己,有多狼狈!除了仰仗你父亲张狂,你还会什么?”

“除了爱你,我什么都不会了。”她又哭又笑,相比陆绅一味的恨她,她要学会承受的太多了。

陆绅似乎没想到此刻受尽折辱的江小雅嘴里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通红的眼眶,晶莹望着他,如此炙热,他……

“滚!”他忽然暴怒,甩开瘦弱的江小雅,“滚得远远的!!”

转过身,他眼里的情绪异样复杂,任凭江小雅趴在凌晨荒芜一人的马路上,离开的干干净净。

夜,无情的流逝,江小雅像风里的枯叶,飘荡了许久,才被人捧住。

“别再作贱自己了。”

来人是陆寻,看着江小雅憔悴蹲在路边的样子,心里的滋味真不知是苦是涩。

江小雅感受到轻轻披在肩膀的厚重外套,这才抬起头,怔了一秒,“寻哥,你怎么来了。”

“你哪次找陆绅大吵大闹,不是我来给你擦屁股?”

陆寻是她和陆绅的大学最好的哥们,他们只差一个字,脾气却天差地别。如果陆绅是冰,那陆寻就是火,那种小火苗四窜的热火。

江小雅心中被冻的寒透了,感受不到陆寻如往常的嘲笑,“寻哥,我的车刚刚被我开熄火了,你带我去找陆绅吧,陆绅的胃很不好,一喝多就胃出血,他脾气又那么差,别墅里没人能伺候得了他。”

“放心吧,宁相宜会照顾他的。”陆寻的话带着点赌气的意味。

江小雅一听果然炸毛了,“宁相宜?!寻哥,你什么意思!”

“宁相宜半年前就搬进陆绅别墅了。”

温颜的骨灰盒他要随身不离的带着,就连温颜的妹妹他都偷偷瞒着自己,带进别墅住了半年?

那到底是她的婚房,还是宁家的收容所!

“阿雅、阿雅!”

江小雅惨白的表情吓到了陆寻,他连连呼唤几声,江小雅就跟没听见似的,甩开陆寻的手直朝还冒着白烟的车子去了。

“阿雅,你理智点好不好!”

“我理智不了!我要去别墅,我要把宁相宜赶出去!”江小雅抬头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陆寻,声音颤抖,“寻哥,陆绅快要把我逼疯了。”

“为什么不试着和他解释,告诉他真相。”陆寻的眼里满是心疼。


第5章 让她滚,现在立刻!

“没有用的,从温颜跳下那一刻起,他就认定了我是心狠手辣的刽子手。”

残酷的事实似乎让她冷静了些许,努力深吸了口气,她调头又往陆寻车子方向去,“寻哥,我们回去吧,今晚有陆绅在,是收拾不了宁相宜的,明天我单独找她算账。”

但江小雅第二天没有去找宁相宜,因为家族公司的事一连被拖住了十几天时间。

出现在A大学门口的时候,正好宁相宜从里面走出来,年仅二十的她,长了一张容貌不俗的脸,红唇卷发,又折腾的不像小女生。

江小雅摘了墨镜下车,什么话也没说,走上去拽着宁相宜胳膊就往边上小巷子里拖。

“你……你干什么啊!”宁相宜原本和同学有说有笑的要去吃饭,突然被暴力拽住,慌的大叫,但仔细一看身前那人,表情立马变得嚣张起来,“江小雅,你还敢来找我!”

“不但找你,还要让你吃点苦头。”狠狠一甩,天生力道的江小雅,把宁相宜按在了墙角,“你这个人还真是很贪心,当初温颜死,你要死要活让我拿了两个亿,怎么,两个亿花在狗身上,用完了?所以还要在我的别墅蹭吃蹭住?”

“那是绅哥哥的别墅!”

“啪——”江小雅迎着宁相宜昂起来的脸就是一巴掌,“给我好好说话,陆绅就是陆绅,而且那栋房子是我和陆绅的夫妻共同财产。”

“江小雅!你这个疯子!!”

江小雅这一巴掌着实是用力,打掉了宁相宜左耳的超大银圈耳环,宁相宜捂着脸气急败坏,眼里恼火的刚起来,瞧见江小雅身后的人,表情顿时一变,楚楚可怜起来。

“绅哥哥……她打我,好疼的。”

说着,宁相宜推开江小雅,扑进了陆绅怀里。

江小雅皱着眉回头,果然看见了陆绅臭着一张脸正看向自己。

这么多天不见,他没变,在变化不停发涨的是她的思念和煎熬。

“你们的关系,不仅仅同吃同住,还发展到需要你亲自接她放学了?”江小雅冷冷的问。

“十几天时间冷静,你还是这么让我失望。”陆绅不愿和她多言,但也似乎不曾想过追究她刚刚的动手,揽着小声哭泣的宁相宜就要走。

江小雅上前两步抓住陆绅的手,让他失望又如何,就算心里凉透了,她还是固执的想要抓住有关陆绅的一切。

“今天你可以走,宁相宜不能。”

“你什么意思!”有了陆绅撑腰,宁相宜气势瞬间就强了起来。

江小雅也不多废话,干脆利落用另一只手把宁相宜粘在陆绅身上的臂膀扯开,宁相宜还没来得及开口叫痛,陆绅就攥住了江小雅放肆的手。

“够了!”他一声冷喝,深邃的瞳孔里的情绪依旧深不见底,“江小雅,你再这么胡闹,就给我滚出A市。”

“该滚的人是宁相宜!你陆绅穷到要把女人养在我的婚房里了吗!!让她滚,立刻现在!”

“绅哥哥,我哪儿也不去,你答应过姐姐的在天之灵要一直照顾我的。”宁相宜在旁不甘心的插嘴。


第6章 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气恼的江小雅对着宁相宜的脸又要一巴掌,但她哪能比得过陆绅的速度,很快另一只手也被钳制住。

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韩风!”他冷声吩咐身后的助理,“把她给我丢回江家,告诉江少堂,如果他的女儿再这么无法无天,我会连着江氏一块收并,让他多点时间教江小雅做人!”

收并江氏?江小雅一愣,血液像是被麻痹住了,看着眼前无情的男人,竟无法动弹。

当初那个必须依靠她父亲的关系才能从警局走出来的少年,如今已能轻而易举毁灭了她和她的家吗……

江小雅忽然脑子很懵,自己是不是走错了路?为什么会这么难呢,爱一个人从前是多么单纯的事。

“江小姐,请上车。”陆绅话虽说的狠,助理韩风却是心神领会,客客气气为江小雅拉开车门。

江小雅望了眼漆黑的车里,又回头看陆绅,他一直在注视着自己,那里面,好像不单单是讨厌,还有更深处的心疼……

真的是这样吗!

她仿佛抓住救命稻草般,想看清陆绅的眸子,视线却一黑,身体悠悠的像是坠入了深海,失去知觉。

“小雅!小雅……”她似乎听见谁在喊自己,却再无应答的力气。

很快,江小雅被紧急送往医院,陆绅却只驻足在医院门口,看着医护人员围着瘦小的人儿匆匆往里走。

“小宁,回去吧。”他声音有些低沉。

宁相宜很好奇江小雅为什么突然昏过去,心思活络了一下才回答,“绅哥哥,你有事就先去忙吧,我自己回学校就行了。”

“你的脸,进去让医生处理下。”只简单交代了一句,陆绅便真的驱车离开。

在江小雅面前的句句相护,和现在敷衍的关心,前后落差大的宁相宜有些接受不了,但她什么都没说,一转身,拐进江小雅的急救室走廊里。

“护士,里面的人怎么样了?”

护士瞧了眼宁相宜说,“刚怀孕,情绪激动引起的血压偏高,暂时性昏厥,没什么大碍。”

“怀孕?!!”宁相宜一脸不敢相信,“真假的?多久了?你们没搞错吧!”

“怀孕时间不超过三周。”

护士的答案让宁相宜陷入了深深的危机感,不超过三周,确实和陆绅那晚喝醉回来,又身上满是暧昧痕迹的时间差不多……

思量再三,她打通了陆绅的电话。

“绅哥哥,我还是常常梦到过世的姐姐,尤其是最近这几天,她跟我说,她要投胎转世回来。”

陆绅一怔,反问一句:“什么意思?”

虽然他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但是有关宁温颜的事情,陆绅立即就跟魔怔了一样,丝毫不考虑真实的可能性。

宁相宜嘟囔着小嘴又解释了一遍:“就是这个月我老梦见姐姐,她说她要投胎转世回来了,偏偏这个时候,江小雅还怀孕了,我怀疑,姐姐可能是投胎转世到了江小雅的肚子里,她可开心了,我想来想去还是打算告诉你这件事情,虽然听起来像是个笑话……”


第7章 你怎么敢,怀我的孩子?

宁相宜本以为,陆绅会根本不相信安慰她一番,谁知道陆绅却说道:“行,我知道了,还有别的事吗?”

“没有了,哦对了,还想问你什么时候出国拍摄,能不能,带我一起,我想跟你后面学习一点实践经验!”

宁相宜和陆绅说话的时候,尽量的学着姐姐宁温颜说话时候的口吻语气,二人声线本来有点相似,这么弱弱的一开口,让电话那头的陆绅好一阵恍惚。

“这件事情,回头再说,暂时还没有定下具体的事件!”

“哦,好吧……那绅哥哥再见!”宁相宜嘟囔着小嘴,意犹未尽的直接挂断了电话,不给陆绅再淡漠对她的机会。

可一挂掉了电话,宁相宜的小脸蛋立即变得狰狞扭曲,露出了凶相,忍不住咒骂一句:“这种人还说爱我姐姐,连心爱女人的妹妹都不提拔,呸!”

宁相宜搞不懂,为什么陆绅明明深爱姐姐,又在江小雅的面前关照自己,可是一旦江小雅不见了,他就变得漠不关心。

难道,故意做戏给江小雅看?

想到这一层利用关系,宁相宜还是打算好好利用陆绅这棵大树,继续乘凉下去。

不过,就算没有姐姐的事情,她心中爱慕的人依旧是陆绅,那么完美的一个男人,为爱颓废,多痴情啊,如若不是宁温颜死了,宁相宜恐怕连自己的姐姐还要羡慕嫉妒一番。

江小雅江小雅,宁相宜想到了江小雅现在还怀上了绅哥哥的孩子,她就巴不得她流产。

她绝对不能让那个贱女人生下绅哥哥的孩子,成为二人关系的维系。

如此想着,宁相宜眼珠子骨碌一圈转悠,脑中灵光一闪,拦着一辆车回别墅去了。

临近傍晚,江小雅在医院里面,难得因为昏迷,好好休息了一天。

这几年,为了陆绅的事情,她几乎夜夜失眠,从未好好休息。

追寻陆绅,想要维系她所认为的爱,何尝不是在折磨自己。

她缓缓的睁开眸子,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昏迷,就察觉一双阴凉的眸子正死死的瞪着自己,她察觉那股炙热的目光,一转身,便瞧见靠在窗户旁边的陆绅,此时借着黄昏的余光,只映出一半面孔,另一半已经隐入黑暗中。

刹那间,她还以为是地狱修罗来了,因为陆绅眸中的恨,是那么的强烈。

可,只要陆绅在她的身边,能守候在她的床前,她就已经十分的高兴了。

江小雅哪里还顾得了其他,立即起身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像是个想要吃糖的小孩子一般,看向陆绅:“你来了,陆绅,你能来这边坐着吗?你好久都没有陪过我了,我也没有好好的看过你了!”

她的心里却将陆绅眸中的恨意屏蔽掉了,心想,他一定还是在乎她的,不然为什么陆绅会出现在这里?

一定是看她昏迷了,良心发现……

如此想着,江小雅的嘴角微微的扬起,面上浮现一丝窃喜。

陆绅缓缓的从黑暗中走出来,一直走到了病床旁,居高临下的如同个君王一般,俯视着江小雅,此时外面天色逐渐昏暗,路灯一盏又一盏的亮起。

江小雅感受到了陆绅浑身散发出的一股冰冷的起息,不由得揉搓了一下胳膊,仰头看着有些奇怪的陆绅,请求道:“天黑了,能开一下灯吗?”

下一秒,江小雅的下颚就被陆绅那强大有力的手而扼住了喉咙,瞬间喘气都很费劲。

只听陆绅紧咬牙齿,额头青筋暴起,暴怒呵斥一声:“你怎么敢,竟然敢,怀我的孩子?”


第8章 简直失望透顶!

江小雅闻言,瞬间呆愣住了,她,怀孕了?

可是不会那么巧的,就因为上一次就怀孕了吧?下一秒,江小雅就被内心的喜悦充斥着,看着陆绅,费劲的挣扎了他的手,高兴道:“陆绅,我怀了你的孩子啊,陆绅,你看老天爷还是想让我们在一起的,仅仅一次我们就有孩子了,陆绅,我们忘记过去好吗,以后好好的过日子好吗?”

陆绅确实因为江小雅突然怀孕的事情有些不知所措,可是一想到宁温颜……

“这个孩子,你想生?”

江小雅一愣,本以为陆绅会情绪激动,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是这么的平淡的反问一句。

事出反常必有妖,陆绅肯定想对孩子如何……

瞬间,江小雅就护住了肚子,往后退了一步:“陆绅,我可以忍你很多,但是这个孩子,你休想对他有什么主意!我就是死也会保住这个孩子的……”

陆绅微微拧起眉梢,俊美紧蹙在一起,徒添一丝忧愁,偏偏依旧帅的迷人。

只听他缓缓的开口:“若是这个孩子,是温颜转世,你也会拼死保护?嗯?”

江小雅听着那些话灌入耳中,只觉得当头一棒,打的她晕晕旋旋,摇摇欲坠。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陆绅,忍不住冷笑一声:“宁温颜转世?陆绅你是疯掉了吗?就算你想宁温颜,也休想拿我肚子里的孩子做文章,如此的诋毁他!”

难道,他就那么的思念宁温颜吗?连她的孩子都要被贴上宁温颜转世的标签。

陆绅,你真是好狠的心,她原本还高兴陆绅能出现在病房,可是现在,江小雅的内心起初有多高兴,现在就有多失望。

简直失望透顶!

心口也隐隐作痛,她到底该拿陆绅如何?

陆绅看着江小雅心痛难受的模样,眸中闪过一抹复杂,旋即道:“明天开始搬进别墅去,没有我的允许,不许离开别墅半句,若是温颜转世有任何的差池,江小雅,你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他冷冰冰的丢下这么一句话后,直接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去。

只留给江小雅一抹决绝残忍的背影,待陆绅离去,江小雅瞬间泣不成声。

温颜转世?

陆绅,你何苦如此羞辱于我,和我们的孩子……

偏偏,病房门口,陆绅并未离去,而是被眼前的人拦住了去路。

陆寻和陆绅二人四目相对,瞬间空气中都弥漫着销烟的味道。

刚才的那一番话,陆寻听得一清二楚,他盯着眼前这个残忍无情的人,真的是他多年的好兄弟陆绅吗?

如若不是皮囊未变,他真的想去带陆绅去鉴定一下 身份。

此时病房里,传来了江小雅撕心裂肺的哭声,偏偏想要嚎啕大哭,却又极力的隐忍,天知道她这几年有多么的煎熬。

“你不觉得这么对待阿雅,太过分了吗?”

陆寻垂在身旁的双拳紧握,安静的凝视着陆绅,咬牙沉声开口。

陆绅冷淡又凌厉如刀子一般的眼神扫过陆寻,紧抿的薄唇微微张合:“不关你的事!”

“陆绅!!!”

陆寻看着陆绅那淡漠的模样,气得沉声呵斥一声,上前揪住了他的衣领,恨不得立马冲上去狠狠的揍陆绅一顿,才能解气。


小说

一夜情的他竟是总裁里最有名的医生?

2021-1-3 4:44:03

小说

辣手神医毒女穿越成臭名昭著的废材。

2021-1-3 4:46:2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