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大家闺秀穿越重生到八十年代

自小被教导三从四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专学女红的苏大小姐还没来得及出嫁,就被一场秋雨夺取了性命。重生到八零年代农家女,刚为人新妇的苏丹红身上,而且还意外得了一口灵泉!上辈子的绣艺没想到这辈子却成了大师级别的水准?大师不大师的,苏大小姐不在意,她在意的是她能靠这个挣钱,靠这个衣食无忧。种名贵花草,绣锦绣山河,小日子过得好不惬意。这是一个古代大家闺秀穿越重生到八十年代种种田,生生娃的故事。
古代大家闺秀穿越重生到八十年代

第1章 登徒浪子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哟,这千挑万选的竟然给老三找了这么个玩意,这才为了多大点事啊她就给我玩上吊自杀,这要不是抢救及时,苏家那婆娘还不得来找我们老季家拼命?待会老三就要到了,难得回来一次这是要给她奔丧吗?”

门外季母痛彻心扉地说道。

“老三家的,你还不起来?没看到妈这都被你气成啥样了吗?就为了妈给了猴娃子一个鸡蛋饼吃,你至于闹成这样吗?老三每个月都给你寄回来多少钱!”冯芳芳对着门吼道。

“每个月寄回来的钱都让你自己收着,我也没动你半分,手里有那么多钱不见你孝敬我跟你爸一点就算了,就连我给自己大孙子一个鸡蛋饼吃,你也给我闹,你们三家都分出去了,我拿自己东西给自己大孙子是哪点对不住你了,你有本事,你也给我生个孙子啊,我也照样惯,进门快三年了,就没见你肚子鼓起来,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倒是跟我闹起来了,看把你苏家闺女能的!”季母怒骂道。

“妈,你别气了。这事就算老三回来你也能挺直腰背,咱回去吧,让老三家的自己好好想想!”冯芳芳想起来自己家里还有不少活要干,忙说道。

她才懒得跟老三家的这蠢妇多费唇舌。

听着门外的声音渐走渐远,房内躺在床上的苏丹红这才睁开眼,一脸的无奈之色。

她记得自己在苏府贪图第一场秋雨,所以打开窗扇赏了一番雨打芭蕉,却是不想就这么得了风寒。

之后她就迷糊了,恍惚之间就听到了她娘的哭声。

再一睁开眼,就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她也没想过自己在话本里看过的借体还阳居然真的存在,从小接受的教育叫她昨晚上一晚没睡,顺带的,也将这上吊自杀的苏丹红的记忆梳理了一遍,然后苏大小姐的三观就被洗劫刷新了一遍。

这个地方名为天朝,是她所在王朝的后世,很多东西都传承了下来,但也有很多被早些年的动荡所焚烧。

她自小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顶了天就是跟着她娘去上个香,便是如此也要戴个斗篷不让人看到脸。

但是这个后世呢?不仅不遵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头发说剪就剪,对自己的性命更是毫不在意。

苏丹红之所以会上吊自杀,那就是因为看到她婆婆悄悄给了大房大娃子一个鸡蛋饼,气她婆婆不公所以咬牙就上吊了。

本来就是想吓一吓季母,却不想真把自己给上吊没了,于是她苏素素来了。

虽然白得了这么一条命,但是苏丹红给她留下的摊子也是不小啊。

不淑不娴,不敬不孝,平日里好吃懒做,刁钻蛮横爱占便宜,连季母给了自己大孙子个鸡蛋饼吃被她看到也闹腾起来。

而且入门三年也毫无所出,这样的妇人放在她那个时代里必然是会被夫家所休的。

苏素素,不,她苏丹红可不愿做个被休弃的妇人,不然苏家老祖宗们的脸都要被她丢尽了!

苏丹红起床开始收拾自己,她没敢照镜子,从记忆里她也知道现在自己这副模样到底有多寒碜。

简单收拾了一下后,她就开门出来,季母跟冯芳芳离开也没忘记给她把院门关好,现在整个院子就她一人,照着记忆过来水缸里舀了桶水提进来厨房烧水。

她忍不了了,因为她已经一个月没洗澡了!

这对苏大小姐来说简直是无法想象的事。

身为一个女人,还是个二十刚出头的年轻女人,原主她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么邋遢的?

不说油腻的脸跟头发,便是那股子味道,那也无法忍受!

苏大小姐刷锅起火烧水,动作十分麻利。

上一辈子在苏府她虽然是大小姐,可以双手不沾阳春水,但她娘却对她颇为严厉,不仅要她熟记三从四德,女红厨艺以及当家理政都要她学,也不至于她五谷不分,四体不勤。

所以对这土灶也不眼前一抹黑。

烧好热水,苏大小姐正要打算去清洗一番,但肚子却已经咕噜叫起来,她这才想起来这都快响午了,她从昨天就一直没吃。

虽然她昨晚就立志要将现在的自己打造成身娇体软,虽不如上辈子但也不能差太多的娇美人儿,但也不能一步登天不是?

所以她就顺手把最后一点水烧开,直接捞了碗米线,敲了两个鸡蛋下去。

这里好像有句话,叫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将鸡蛋米线放着等洗好身子出来吃正好,苏丹红就提着水进房去了。

提着这么一桶水她说走就走,这点就比她上辈子强多,上辈子她在花园里走上一圈都气喘呼呼的,现在这么一桶水她说走就走。

进了房间,苏丹红就脱衣服清洗身子,衣服一解开,身上那股子味就出来了,苏丹红闭了闭眼,差点没给熏晕过去。

她也算是彻底服了这个女人了!

洗了一桶水不够,她又出来烧了一通拎进去洗,顺带的,也把打结满是油腻的头发也给洗了!

“我回来了。”

高大的季建筠推开院门,眉眼间还带着一抹疲累之色。

从组织坐火车回来坐的硬座,两天的路可不好熬,不过胜在票价便宜,他一大老爷们的,忍忍也就过去了。

“丹红?”

季建筠把门关上又喊了声,还是没人回,皱皱眉,季建筠就直奔厨房来了。

坐车前买了两根麻条,这一路上回来他早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一过来厨房,灶头上放着一碗凉了的米线上飘着葱花,上边还铺着两个蛋,季建筠一愣,然后也没客气就端过来开吃。

狼吞虎咽,一碗米线两个蛋下去,季建筠整个人都舒畅了。

大概是他太饿的缘故,他竟觉得这碗米线跟两个荷包蛋都特别合胃口?

虽然一碗米线压根不够他吃的,不过也算垫了肚子,肚子不那么慌了,季建筠嘴巴一抹就打算回屋睡一觉。

“啊,登徒浪子!”

刚洗好头正坐在床头擦头发的苏丹红被季建筠这推门而进的动作吓了一跳,想都没想就失声尖叫出来。


第2章 胃口都比较大

季建筠也被苏丹红这突如其来的大叫吓了一跳,愣了愣,就道:“媳妇你在啊?我叫你几声了怎么没应一声?”

苏丹红逆着光看这男人,此时也回过神来了,脸颊红彤彤的,从小到大,她除了跟她哥哥跟她爹说过话,就没跟别的陌生男子有过任何的接触。

但是眼前这高大英武的男子就是她这辈子的丈夫,俩人还已经行过夫妻之礼,她也是有那一份记忆在的,没看到人的时候还罢,看到这人了,她心如鹿撞,只觉得脸颊快要着火了。

“我……我在沐浴,所以没注意听。”苏丹红不敢看这高大的丈夫,避开与他对视的眼,略有些结巴地说道。

季建筠狐疑看向这媳妇,他怎么觉得自己媳妇有点不对劲,刚还喊他登徒浪子,现在又说沐浴,莫不是又看了什么戏学的新词?

但也罢了,常年在外面,一年能回来也就这么几天,只要她不作妖就罢了。

“洗好了吗?我想睡一觉。”季建筠道。

苏丹红这才注意到他眼底带着青黑,这是没睡好的模样了,不由道:“我洗好了,你吃饭了吗?我去给你做点?”

“刚在厨房吃了点米线。”季建筠没想到媳妇居然能说出这番话,顺着话说道。

“那点米线可不够吃,你等着,我再去给你下点。”苏丹红说着,就把湿头发裹好,然后提了污水出来。

别提她心里有多羞愧了,洗好头发,她这一桶水跟墨水都有得一比,刚她还看到她丈夫往水里看了好几眼!

迅速把污水倒了,苏大小姐连忙过来厨房就给下了一碗米线,这回她加了三个蛋,不过端回房间的时候,季建筠已经倒在床上睡过去了。

苏大小姐愣了愣,看了眼手里这碗米线,加上肚子也饿得咕噜响,所以她就坐下来自己慢慢吃了。

至于她丈夫,等他睡醒再给他做吧,米线在记忆里虽然是稀罕物,是南方那边运送过来卖的,还得到镇子上去才有得买,不过她有钱,尤其在吃食上特别舍得,上次买回来了不少,厨房还剩了些。

这么一大碗米线下去,苏大小姐缓缓吐了口气,眼里还带着一丝惊恐的神色,她……她竟是觉得自己还有点饿?

放在上辈子,她能吃这碗米线的一半,她奶娘都要烧香拜佛了!

只是一想到刚刚擦身子的时候身上那些不忍直视的肉,苏大小姐表示,好胃口也坚决不能再吃了!

而且这一顿也就罢了,下顿开始,她只能吃半碗,最多半碗!

吃饱了肚子,苏丹红扫了眼这邋遢的房间,又看了眼床榻上正在酣睡的丈夫,她觉得她有必要快点收拾干净!

季建筠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了,他也没想到自己这一觉竟然睡得这么舒服,而他媳妇居然没吵醒他。

“媳妇。”

一觉醒来,肚子那点东西就消化得半点不剩了,季建筠想起睡觉前他媳妇要给他做吃的,下意识喊了声。

“来了。”

苏丹红把院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摆设好后就听到丈夫喊媳妇了,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喊她,连忙应了声。

“我肚子饿了。”看到这么快赶来的媳妇,季建筠楞了一下,脱口说道。

“睡这么久肯定是饿了的,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下米线。”

苏丹红还没习惯跟这个丈夫说话,脸颊红彤彤的,眼睛都不敢看他,不过比第一次见面好多了,至少不结巴了,说完就利落奔厨房去了。

季建筠看着她肥胖的背影,眼神带着明显的狐疑,他媳妇什么时候对他这么好了?

这个媳妇一直是不满意他的这一份事业,因为一年也才能回来几天?别说他媳妇嫌弃了,便是村里其他姑娘也是嫌弃的,这工作又苦又累,风里来雨里去的,虽然每个月都有津贴不假,但还是那句话,一年你能回来几天?

万一要是遇上有紧急事务,你才到家就又要走了,在家盼了你一整年你回来连屁股都没坐热又要走。

嫁给他这种的,那是要一个人熬着过日子的。

对于年轻的姑娘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容易事。

当年跟他媳妇结婚的时候是单位那批下来的,但遇上要紧的任务,新婚之夜才刚过第二天他就又走了。

再次回来已经是一年后的事。

之后他回来的一两次里,都是吵吵闹闹的,就在前年,趁着他回来的时候,他媳妇就跟他妈闹。

而这事起因还是他媳妇不满他妈偏宠大哥家的猴娃子……

季建筠摇摇头,随意看了眼房间,这才发现,房间竟然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地上连一点沙子都没有?

“饿了吧,快趁热吃了,这肉也是新鲜的,用井水镇着的。”苏丹红端上来大碗米线,这碗比她吃的碗还大了一倍,分量绝对足,上边还有七八片肉,鸡蛋也有足足四个。

看到这么一碗米线,季建筠就啥都不想了,起身坐过来直接就开吃,吃到一半他才想起来,对弯着腰正在收拾床铺的媳妇道:“媳妇,你吃没吃?”

“我刚在厨房吃了,你不用管我。”苏丹红头也不回地说道,她收拾床铺的时候嗅到了属于她丈夫身上那种男人独有的刚毅气息,脸蛋有些发烫,心跳快得不行。

话还能说得这么流利,这还得归功于她上辈子被教导的沉稳大气。

就算心里紧张快要窒息了,面上她也要岿然不动!

听她说吃了,季建筠点点头,就继续狼吞虎咽,很快,一大碗米线就被他吃完了。

把旧被单换了新的上去,苏丹红才算松了口气,刚那条床单是真的没法再睡了。

一转身,她就看到她丈夫正在看她。

“怎……怎么了?”苏丹红脸颊迅速通红起来,没敢看他,低着头道。

“该过去爸妈那坐坐了。”季建筠说道。

“那你去吧,我就不过去了,晚饭可还要吃?”苏丹红想起季母对自己的印象,就歇了过去的心思,转而道。

似乎这样的大男人胃口都比较大?

季建筠颔首:“晚饭你随便做点就行。”


第3章 告状

对于儿子平安回来,季母自然是高兴的,嘘寒问暖一番,得知了他响午就回来了,还吃了老三媳妇做的鸡蛋米线,一觉睡到刚,老三媳妇也没吵他,还又给他做了一大碗米线,这才稍稍哼了声。

虽然对苏丹红她是不满意的,不过对苏丹红还会爬起来给她儿子弄吃的这点,季母心里是满意的。

任由苏丹红有千般不好,但只要她做到一点,照顾好她儿子,那她就能容忍她那一身的毛病。

所以本来打算狠狠跟儿子告个状的季母也就歇了嘴边的话,问起了外边的事。

季建筠也一一跟他妈说,报喜不报忧,还帮着干了不少活,待了差不多一个钟头这才拒绝了季母留饭回去。

才出门,就遇上了他大嫂冯芳芳带着大娃子,季建筠二话不说就捞起属猴的大娃子,掂量了下这大侄子,道:“猴娃子可长了不少。”

“三叔,我还记得你!”猴娃子搂着他脖颈,对他道。

“哟,这记性可行,以后上学了铁定能拿全班第一回来。”季建筠笑道。

“三叔,你这是刚回来啊?先赶紧回去看看三弟妹吧!”站一旁的冯芳芳眼珠子一转,就道。

“怎么了?”季建筠道。

“三婶上吊了!”冯芳芳还没说话,猴娃子就道。

“上吊?”季建筠一愣,看向冯芳芳道:“大嫂,这怎么回事?”

冯芳芳可不会替苏丹红兜着,直接把季母给猴娃子一个鸡蛋饼吃被苏丹红看到,苏丹红闹腾着去上吊的事给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不过幸好是抢救及时。”最后,冯芳芳说道:“不过三叔,不是大嫂说你,你这媳妇心眼可是不比针眼大多少,妈喜欢猴娃子,给个鸡蛋饼吃怎么了?这可是老季家的大孙子,偏三弟妹为了这点事闹成这样?”

老二家生了两个闺女,老三家的嫁进来三年肚子还没一点消息,就她生了老季家的长孙,她腰杆子可直呢!

季建筠把猴娃子给她,道:“那我先回去了。”

“去吧,别跟三弟妹吵,你难得回来一次,也过过几天安生日子。”冯芳芳说道。

季建筠心想,你要是真想让我过安生日子你还来跟我说这个?妈都没说了。

不过也没说什么,回了自己家。

“回来了?你先去歇会吧,饺子很快就好了。”苏丹红听到声音从厨房里出来,说道。

季建筠走到她跟前,目光与她直对着,也看到她隐藏在衣领下的勒痕,苏丹红脸一红,眼睛没敢看他,道:“饺子还没包好,我先进去包饺子了。”

说完,她转身就去包饺子。

季建筠眯眼,他说今天她怎么变了个人似的,这是知道错了,怕他说她?

不过还是有点不对劲,他媳妇还能怕他说?前年闹腾的时候可是直接当着他面来的。

“这是最近这两个月的工资,你拿着。”季建筠也跟着进来,从怀里掏出用纸包着的钱,说道。

“你先放着吧,我正忙呢。”苏丹红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继续包饺子。

看来是真的知道错了,以前他一回来她第一件事就是管他伸手要钱,如今自己给她钱她都没啥动作。

既然知道错了,那就不用再说什么了。

季建筠心想,难得回来一次,就过几天安生日子吧。

“我给你帮忙。”他走过来道。

“君子远庖厨,这是女人的事,你快出去,我自己来就行。”苏丹红见他挽袖要来帮忙,连忙道。

“哪来那么多规矩。”她丈夫说着就上手了,记忆里她知道她丈夫也是会做饭的,每次他回来都给她做。

她觉得能嫁给这么个丈夫,那得幸福死,但是原主却不当回事,理所当然享受着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丈夫的伺候,还使劲地折腾,真是好日子不过把她给闲的。

饺子包了不少,连带着明天早上的份也一起包了。

晚饭夫妻俩就吃饺子,然后又叫季建筠见识了一番他媳妇的讲究,吃饭的时候细嚼慢咽的,而且一句话也不说,他跟她磕叨还被她嗔瞪,让他吃饭的时候别说话,说是食不言寝不语。

不过还别说,他媳妇这吃饭的姿势虽然奇怪,但是不知为何,看着却很舒服。

“我吃饱了。”四个饺子后,他媳妇就说道。

“吃这么点?”季建筠这回是真愣了,不可思议看着这跟换了个人似的媳妇。

就算知道错了,也不该连饭都不敢吃啊?往常他媳妇饭量跟他都有得一拼!

“我得减肥。”他媳妇一脸羞红地看了他一眼,就跟犯了错的孩子一般低下头:“我以前不懂事,你别跟我计较,以后我会好好过日子的。”

“我知道,那你也多吃点?减什么肥,你哪肥了?”季建筠道。

“这你别管,你自己吃就行,对了,钱给我。”苏丹红说道。

记忆里她知道这钱的重要性,上辈子她是吃穿不愁,一般银豆子都是打发下人用的,自己还没买过东西,但有句话叫手里有粮心里不慌,这钱是需要收着的,还有她屋里那些钱,她也得回去整理一下。

嗯,还是他媳妇!

季建筠把钱给她心里这么想道。

苏丹红就没管他了,拿了钱就回屋,把以前存起来的钱也拿出来数了一下,一共有三百四十五块四毛六分,这笔钱她虽然不知道购买力如何,但知道绝对不是小数额!

这次她丈夫拿回来了七十多块钱,这两月的工资比其他月多了十几块?

另拿了二十块出来,苏丹红就在外边水缸舀了桶水进来烧,把这二十块放在桌上,道:“你拿去给妈吧。”

季建筠愣了愣,然后点点头:“好。”看她在忙,问道:“怎么又烧水?”

“给你沐浴用的。”苏丹红往土灶里塞柴火,道。

季建筠闻言就知道什么意思了,今晚上看来是有肉吃了,他得好好表现表现,于是又吃了两大碗饺子。

现在差不多十月份了,天都冷下来了,前两天外边还结了霜,水也要烧开了才行。

在苏丹红烧水的时候,季建筠吃饱就挑了捅出去,刚他看到水缸里没水了,这活他回来自然得他干。


第4章 春暖花开现灵泉!

苏丹红烧好水出来就看到水缸满了,她丈夫正在劈柴。

“你先去洗澡吧。”苏丹红道。

“现在还早,水放锅里凉不了,我先把这柴劈了。”季建筠劈着柴头也不抬地说道。

“你能待几天呢,快去洗了,这柴火明天劈也行。”苏丹红道。

季建筠促狭看了她眼,就把柴火收拾一边去了,进来舀了热水就回屋去洗了。

苏丹红有点不解,刚她男人看她眼神怎么有点奇怪?

“媳妇。”季建筠在屋里喊了声。

“咋了?是不是水不够热?”苏丹红在门外问道。

“你进来帮我搓背吧。”季建筠道,搁以前他肯定不敢这么说,但是今天他媳妇给他感觉很新奇,不知为何,这话他顺着就说出来了。

门外的苏丹红听到这话脸都红了。

“媳妇?”季建筠又喊了声。

反正是自己男人,搓就搓吧!

做了一番心理建设,苏丹红就推门进来了,他丈夫就赤着上身坐在大木盆里看着她。

“天冷了,你洗快点。”苏丹红低着头说道。

季建筠把毛巾给她,苏丹红就红着脸给他搓背了,她男人可真健壮,不愧是正值青壮结实的男人。

他媳妇果然变了,季建筠满足眯起眼睛,搁以前还能有这待遇?

苏丹红没话找话道:“这俩个月工资多了不少?”

“嗯,最近忙了点,也就多给了一点工资。”季建筠舒服道,然后叮嘱她:“钱你也别省着,想吃什么就去买!”

“你在外边不用惦记我,看我这身肉就知道我过得不错了。”苏丹红说道。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原主什么都不用愁,每个月拿着她丈夫工资日子别提过得多逍遥?而且自己公婆没孝敬多少,倒是贴补了她娘家不少,不然这钱可不止剩这些。

上辈子她娘就时常叮嘱,嫁出去了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娘家不用她惦记,也别贴补娘家,被人知道会说道她。

不过这个说法苏丹红听就那么听,却是想着,若她嫁过去了自己也还能开铺子赚钱,用自己赚的钱孝敬自己娘家爹娘,这又有什么好说道的?

不过之前原主孝敬她娘家那边的,都是她丈夫赚的,以后她可不能这么干了。

这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要孝敬等她去镇上看看有没啥赚钱的法子自己赚了钱再孝敬吧。

“你也不用为了多赚点钱就那么拼,家里还剩不少钱,够花的了。”苏丹红说道。

季建筠嗯嗯应着,很快他洗好了,苏丹红红着脸伺候他擦干了身子准备穿衣服,不过衣服还没穿就被季建筠给直接抱起来朝床榻走去了。

“干……干嘛呢?”苏丹红脸烧得不行,她隐约知道点什么,心跳地砰砰响,说话也跟猫儿叫似的。

“媳妇,咱是不是该生个儿子了?”季建筠嗅着她脖颈间的清香,沙哑着声说道。

苏丹红脸颊通红,不敢看他,轻声嗯了声。

对于生儿子这件事,她也有点小着急,这都嫁进来三年了,肚子还没点动静,搁她那得被人讲究死,就上午季母吼她的时候也说了。

而且她丈夫才能待几天?生儿子的事,自然也是要尽快的。

这一夜,屋里春暖花开。

几天时间一晃而过。

当季建筠提着行李再次要回组织单位的时候,苏丹红心里是极为不舍的,不说苏丹红,过了几天好日子的季建筠也一样不舍得,看着媳妇委屈的眼神,他心里是愧疚的。

所以一大早的,他就起来了,把家里水缸里的水给挑满了,又把柴火都给劈了,这几天劈的柴火能让苏丹红什么都不干直接烧到过年,又过来下了饺子,这是昨晚上包的。

“下次回来是什么时候?”他端着饺子回屋的时候,苏丹红已经把他东西全收拾好了,问他道。

跟他这几天的相处,苏丹红虽然还是有些羞涩,不过却已经完全把这个男人当自己丈夫了,也少了几分生疏。

“还不清楚。”季建筠看了她眼,道:“不过你放心,我会尽量争取的!”

“你出门在外也不用惦记我,家里一切都好,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就去找爸妈他们,也隔着不远。”苏丹红道。

“好。”季建筠点头,道:“先吃饺子吧,快凉了。”

夫妻俩就坐着吃了饺子,看着时候差不多了,就提了行礼过来跟季父季母告别。

看着儿子脸上的神态也知道这几天过得不错,所以季母也没给苏丹红什么脸色看,送走了儿子后她还留饭:“建筠离开了,你也一个人也别做了,过来一起吃吧?”

“不用了妈,家里还有不少饺子呢,我回去下点就行,你跟爸吃就好。”苏丹红低头说道。

季母闻言就点点头。

“妈,家里还有活要干的吗?”苏丹红又问道。

这话可叫季母惊了一下,别说季母了,就是抽着烟没说话的季父也愣了一下,这话是老三家的说的?

季母很快回过神来,道:“没有,都干完了,建筠这两天也过来劈了不少柴火。”

“好,那爸妈,我先回去了。”苏丹红道。

“好。”季母这话也缓了下来。

等苏丹红一走,季母就忍不住了,对季父道:“你说老三家的这几天还真变了个样不成?”

昨天建筠给他们送了一盘饺子过来,说是他媳妇让拿过来的她还不信,前天建筠拿了二十块钱过来说是她媳妇叫拿来的,她也不信,可看看老三家的现在说话温声温气,还想帮忙做事,季母却有些信了。

毕竟她要是不帮忙做,她也不会开这个口,老三家的从来就不是嘴甜的主。

“建筠都说她知道错了,以后会改,你也别揪着以前那点事。”季父敲着烟杆子,说她道。

“我可没说她什么,会不会改的,这得往后看了才知道,我也不指望她什么,她能让建筠回来过得高高兴兴的,我就可以让一让她!”季母拿了豆子出来摊地上晒,说道。

看三儿子离开时候的样她就知道,苏丹红把她儿子照顾得很好,所以她暂时就先搁下以前对她的意见,至于其他她可没太多期待。

苏丹红不知季父季母对她的看法,回了家里,她就跟做贼似的拿了个脸盆进屋,然后将食指指向脸盆,一道清澈的泉水就流了出来。

接了一盆水后,苏丹红才停下看着这盆水发呆。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口在她脑袋里的泉眼是在她跟季建筠在一起三天后出现的,但是这几天她一直跟季建筠在一块,俩人一直黏在一起她也没机会看看。

现在看来,这似乎只是一口寻常的清泉?


第5章 给我男人买布做衣裳

好生研究了一番这口泉眼流出来的泉水,苏丹红还喝了几口,除了清澈可口外没有其他效用。

苏丹红也就不管了,拿了钱锁好门就上镇上了。

上辈子苏丹红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她就没自己出过自家的门,十六年有限的人生里,她出过的门只有三次。

八岁那年生辰,她娘带她去庙里许愿,希望她能健壮成长。

十二岁那年生辰,她娘带她去庙里许愿,希望她能找到个好婆家。

最近的一次去是十五岁那年,不是她生辰,但她娘架不住她央求又带她去烧了一次香。

出过这三次门,且每次都是来去匆匆,身边也都有人跟着。

这辈子,她居然能一个人上镇上,照着记忆里的路,苏丹红走着,她觉得自己仿佛挣脱出了枷锁束缚,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这是再幸福不过的事了。

依着记忆里得知,这自由出入的政策是近年来才批下来的,以前这个国家也是不稳的,做什么都得小心翼翼,否则容易被抓去批判。

但现在就好了,可以自由买卖了,国家不管那么多了,镇上很热闹。

走了一个多小时她才抵达镇子,说到这个,她又不得不佩服这辈子她这身子骨的体质。

换了上辈子,要她走这么长的路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苏丹红照着记忆过来便民百货,这是镇上最大的百货,有两层楼,很大。

虽然有原主的记忆,但苏丹红还是过来好生见识了一番这个与她那个地方完全不同的天朝民风。

在这里,妇人独自抛头露面上街压根就不算事,现在是冷了,所以大家穿得有点多,换了夏天,那露着胳膊手臂出来买卖东西也不算事!

这里压根不兴她那的那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就她这一路上看到的男人男孩子,就没一个留长头发的,有些女人都不留长头发。

不一样了,真的不一样了。

要说在家里苏丹红只能凭原主的记忆分辨,但是现在身处在这个热闹的百货里,看着满目琳琅的商品还有来往的人,她是真真切切体会到了两个地方的不同。

“大妹子,怎么了?怎么一个人在这发呆,有需要帮忙吗?”一大姐走上来问道。

苏丹红这才回过神来,看向这大姐笑了笑:“大姐好,我这是第一次上这便民百货,没想到这么大,一时间就看痴了。”

这就难怪了,何大姐心想当年自己第一次进来的时候也差不多,眼睛都看不过来。

“你想买点什么?大姐是这的工作人员,可以给你指路。”何大姐就道。

“我要买点布。”苏丹红吐口而出道。

是,她要买布给季建筠做两件衣服,季建筠都没啥衣服换,换来换去就那两套,都洗得泛白了。

“买布?那你可就找对人了,大姐我就是卖布的,你跟我来。”何大姐笑着指了指道上那布铺,笑说道。

跟她过来的时候,苏丹红也问了她称呼,才知道这位何大姐已经在这便民百货工作好些年头了。

“丹红妹子,这是要给什么人做?”何大姐问道。

“给我……给我男人做。”苏丹红脸颊微微发红。

何大姐闻言,就笑了。

苏丹红红着脸解释道:“他是在外边工作,上次回来就那两身衣服,都洗得发白了,我就想给他做两件新的。”

何大姐笑道:“你别误会,大姐不是笑话你,在外赚钱养家的男人都不容易,当媳妇的会心疼他就再好不过了。”

何大姐麻利地给她扯了能做两件上衣的布,说道:“现在天冷了,家里有毛衣没有?要不要买点毛线回去织件毛衣给你男人?”

“毛衣?”苏丹红看向旁边何大姐织到一半的毛衣,道:“就是这个吗?”

“对,穿着可暖和了。”何大姐拿过来给她看,说道。

“可是我不会,何大姐,你能不能织给我看一下?”苏丹红道:“学会了,毛线我也在大姐你这买。”

“行,你过来,大姐教你。”何大姐反正也闲着,不然刚也不会看到她一个人在那发呆就过去问问。

苏丹红对其他事或许不大擅长,但是在这针绣上,她自认为是不差的。

所以短短小半天的功夫,在何大姐这她就学会了织毛衣,也买回去了不少毛线,足够给季建筠织一件毛衣保暖的了。

“要是有不懂的,可以找家里长辈问问的,她们肯定都会,实在不行,那就过来便民百货找我。”何大姐送她走的时候,说道。

“谢谢大姐。”苏丹红一一应下了。

“真是个好姑娘,也不知道哪家的有福气。”何大姐看着她离开,笑说道。

这妹子是真的虚心好学,而且很聪明,一点就通,说话也柔声柔气的,关键是那屁股,一看就知道是好生养的!

苏丹红不知道何大姐对自己‘高度’的评价,拎着布跟毛线团回家的时候,就看到季母一张脸沉着在自家门外里等着她了。

“上哪去了?”季母一看到她回来,质问道。

她都来来去去过来好几趟了,这老三家的才回来!

“妈,我去镇上买点东西了。”苏丹红看到她也是一愣,说道。

“又买东西?”季母差点没上去喷一顿,心想我儿子风里来雨里去的赚点钱容易吗你就给他使劲败,这就是你所谓的变好吗!

“嗯,我看建筠衣服洗得都发白了,换来换去就那两件,就去扯了点布回来,打算给他做两件新的,卖布的大姐说现在天冷了,可以织件毛衣,所以我就在她那学织毛衣,这才回来晚了,让妈你久等了。”苏丹红说着推开门,道:“妈,外边风大,快进来吧。”

季母就跟进来了,看到她拿出来男款的布跟毛线团,她还愣了一下。

“妈,喝杯水暖暖。”苏丹红倒了杯温水过来,道。

季母接着温水,看了眼这三儿媳妇,心里是复杂的,她是真没想到老三家的是去镇上买布想给建筠做衣服,她还以为她又去她娘家了呢。

“妈过来也没啥事,就是想让你今晚别做了,妈烙了几张饼,待会去拿来也就应付过去了。”季母说道。

“行。”苏丹红点头应下了。

季母要走的时候,苏丹红还端了一盘饺子给她:“建筠包了不少,妈你拿盘回去跟爸一块吃,饼我待会就过去拿。”

季母是不想收这盘饺子的,不过看儿媳妇诚意给,这才收下。

“对了妈,你看看谁家有狗崽出生的,给我抱一只过来养着吧。”苏丹红说道。


第6章 刺绣大师的水准

“行,你一个人住着,有条狗给你看家护院再好不过了,以前就跟你说过了,你还嫌脏不乐意。”季母发现这次上吊自杀后,倒是把老三家的喝明白了,满意地把这事给应下了。

到底是自己亲自挑选的儿媳妇,只要她肯学好,肯用心照顾她儿子,以前苏丹红犯下的那些事在季母这就都不算事儿。

季母回去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的,手里还端着一盘饺子。

以至于季父都有点新奇,问道:“没跟老三家的吵起来?”

刚他老伴过去的时候,那是怒气冲冲的,因为来回好几趟了也没见老三家的回来,他想着肯定要闹起来,没想到老伴回来时候心情倒是好了,还从老三家的那又端回来一盘饺子。

“丹红没乱跑,她是看这次建筠回来没啥衣服穿,就去镇上买了布回来打算给建筠做两件新的,还买回来毛线团,想给建筠织毛衣,说跟那卖布的大姐学了半天这才耽搁了。”季母笑说道。

季父闻言,点点头。

“这是丹红叫我拿过来的,我跟她说了不用,她非要给。”季母笑道。

季父道:“那晚饭就再加个饺子吧。”

“我先把饼子给她拿过去。”季母说道。

把饺子捡回自己的盘,就拿了饼子端着过来给苏丹红,回来的时候,季母又端了一大碗紫菜蛋花汤。

季母办事效率是极高的,很快就给她抱过来一只小狗,一个月大了,很好养活。

谢过季母后,苏丹红就给小狗弄了点吃的,这小黑狗就在家里安家落户了。

拿出布匹,苏丹红就开始做衣服了,季建筠的体量她是知道的,那几晚每夜里的深入了解,她想装不知道都不行。

苏丹红羞涩拿着针线开始细细给她男人缝制新衣服,一边想着季建筠,不知道会不会喜欢她做的新衣服?

季建筠还在火车上,他上车前照例买了两根麻花打算应付这两天的路,不止他,其他男人外出基本都这么干,其实火车上也有卖吃的,但是贵得很,他自己啃麻花就行了。

麻花啃完,肚子就空荡荡的了,接下来的路就靠他硬撑过去了。

不过季建筠心里却是有点他这个这一次给了他极大温暖的媳妇了。

之前他每次回家,离开家后都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这一次,季建筠发现,自己想家了。

苏丹红现在就没空想那么多,她正在全力给季建筠缝衣服织毛衣呢。

现在天可就冷了,她得赶紧做好给季建筠送过去,也好让他早点穿身上。

这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大事,十天时间她就做好了两件衣服跟一件毛衣,跟季母说了声,她就拿着到镇上的邮局,给季建筠寄过去了。

上回是第一次过来镇上,所以没能反应过来,这回苏丹红决定好好逛一逛镇上的市集,反正衣服给季建筠寄过去了,她自己又有大把衣服穿,没事做了,她该找点营生赚钱的了。

上辈子她开了个绣庄铺,生意可好着呢,虽然是她大哥帮着她开的,但经营可都是她在经营。

打算重操旧业的她逛了一圈后,就打消了心里念头,因为她发现镇上仅有的一个绣庄铺里边的货,她是真看不上眼。

自己要是绣的话,那生意肯定是碾压的,只是,她也没人手,凭她一个人哪里撑得起整个绣庄铺?

以前绣庄铺可请了四个绣娘呢,在这里,她上哪请去?要是绣出来的绣品跟铺子里卖的那样,那她是看不上的。

而且,她觉得自己还是要小心行事些好。

再次过来这绣庄铺,苏丹红就想好了说法,细细看了一遍那些绣品,又看了一下价钱,她觉得她还是能赚一赚小钱贴补家用的。

“掌柜的,你们这收绣品吗?”苏丹红问道。

女老板笑了笑,走过来说道:“叫我红姐就行,掌柜的这可是老封建叫法了。”

苏丹红从善如流:“红姐,我能绣出比这更好的绣品,你这收吗?”

“收的。”红姐闻言,看着她道:“不过妹子你真会刺绣?”

苏丹红明白她这什么意思了,自己这身材是真没一点绣娘该有的纤细,手指头也糙,没一点精致可言。

“红姐这可有样品?我绣几针给红姐看看。”苏丹红说道。

“有的。”红姐点头,就将信将疑领她过来了,有个绣品是半成品,红姐拿给她道:“妹子你绣绣看。”

苏丹红点点头,坐下来一摸绣面,微微蹙眉,这绣面质量寻常。

不过苏丹红也没说什么,毕竟红姐也不可能直接就给她拿个最好的绣面,总得看看她有没能耐才行。

苏丹红娴静坐下,很快就进入状态,红姐要她绣的这绣面乃鸟语花香图,是最简单不过的了,她六岁初学刺绣的时候,就拿这个练手。

所以速度极快,短短不到一个小时时间,竟是叫她把那只鸟给绣完了。

看着这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的黄鹂鸟,红姐眼睛略有些发亮,这才真正打量起苏丹红来:“妹子,没看出来啊?你这得学了多少年了?”

“不瞒红姐,这是我自己闲着没事,偷摸着学的,学着学着,就这样了。”苏丹红起身,谦虚地笑说道。

上辈子她六岁开学,学学了足足十年,可在刺绣上她天赋不错,别人绣了一辈子都需要炭笔描画一番,但是她不用,她只消看个几眼,就能绣出来了,速度也颇快。

这也是她最不让她娘操心的一点。

但是红姐惊讶之余却是不信,这妹子是自己偷摸着学的?刺绣大师都不一定能有她这水准!


第7章 丹红你还会刺绣?

红姐心想着是不是哪个传下来的流派?

就听苏丹红问道:“红姐,你看我这绣艺是个什么价?”

谈买卖之前,自然是要先把价钱谈拢的。

红姐干这行这么多年了,早些年还被销毁过,如今再次开办,自也有自己的销售渠道,可却缺顶级绣品,自然不愿意错过苏丹红这样的民间高手。

“妹子怎么称呼?”红姐笑着带她过来喝茶。

刚进门看她以为是个寻常村妇,可这妹子坐下来刺绣,那就像换了个人似的,真是应了那句话,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苏丹红也就自报家门了,毕竟这没什么好瞒的。

红姐一听就笑了:“还真是缘分,姐叫甄苗红,妹子你叫苏丹红,咱俩名字里都有个红字。”

苏丹红笑了笑。

“不瞒妹子你说,姐我干这行少说也有差不多十几个年头了,还没见过像妹子你这样速度快,绣的也好的大师。”红姐说道。

苏丹红谦虚道:“是红姐你不嫌弃,我这点手艺哪能算得上大师?”

“妹子你别谦虚,你这手艺还得是顶级大师级别的,寻常大师还没你这水准。”

红姐却是一点不含糊,道:“所以姐也不瞒你,你这样的手艺拿去外边,那也是买得起大价钱的,可是你要自己去找销路,那不好找不说,别人也还不一定信得过你,价自然是压得厉害,这绣品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卖得出去的,别说咱这地方,便是往外走,临近的江水市里也没几个绣品铺,所以你要是信得过姐,绣面针线这类东西,以后你就在姐这拿,至于绣品,你也拿过来姐这,钱姐当面算给你,不满意你可以跟姐商量,但绣品姐自己拿去卖,肯定也得赚你一点,妹子你怎么看?”

“都依红姐你说的。”苏丹红闻言,很干脆点头道。

甄苗红这也算是彻底摊开了跟她讲的,她觉得这还得是甄苗红看了她绣出来的黄鹂鸟足够入眼,想留人,不然肯定没这待遇。

“妹子也是爽快人,你放心,红姐绝不会让你吃亏的。”红姐见她也这么痛快,心道不愧是刺绣大师水准的民间高手,这心胸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不过红姐,这绣面我打算要好些的。”苏丹红说道。

“这是自然,刚那只是练手用的。”红姐笑了笑,就进来给她拿了压箱最好的绣面。

苏丹红是期待的,但看完还是觉得有些不大满意,可这已经是红姐这最好的了,也只能勉强用着了。

在这上边,苏丹红的要求是极高的,眼光也挑剔了些。

红姐也看出来了她对自己这绣面不是特别满意,但她不仅没有不满,反而叫苏丹红在她心里的地位又提了一提。

毕竟自己的绣面到底是不是顶级的,红姐还能不清楚?但没想到苏丹红只是一摸,就知道了绣面的好坏。

“妹子你放心,下次你再过来,姐一定给你弄来更好的绣面!”红姐开口说道。

苏丹红也不客气:“那就麻烦红姐了。”

“这有啥麻烦的。”

以前不敢进那种顶级绣面是担心糟蹋了东西,如今捡到这么个宝,红姐当然要进,而且,绣面越好,绣出来的绣品品质也越好,也越卖得上价,这是双赢的事!

从红姐这不需要任何押金苏丹红就拿走了绣品铺最好的绣面跟针线,不过苏丹红也不急着回去,而是在市集里逛了一圈,买了不少生活必需品后,这才心满意足回家。

眼看着快到响午了,苏丹红就手脚利落地炒了两个菜,一个是鸡蛋炒韭菜,一个是肉片炒青椒,然后端着就过来老季家了。

“丹红?”正准备吃饭的季父季母看到这老三家的过来,都有点愣。

“爸,妈,我自己没做饭,就炒了两个菜,打算过来跟你们一起用点?”苏丹红说道。

季父点点头,就让她坐。

“你过来就过来,干嘛还炒了菜?”季母说道,一看菜色心下满意,倒不是贪这俩个菜,就是老三家的一个态度问题。

这么舍得拿了两个荤菜过来还算她有孝心。

季母给她拿了碗筷,招呼她坐下来一块吃。

季父季母的菜很简单,一个酸菜,一个盐花生,有苏丹红拿过来这两盘菜,这才算多了两个荤。

季父吃饭的时候倒是沉默没说话,季母就不那么客气了,不讲究食不言那套。

苏丹红对季建筠还敢瞪一瞪,但对季母她就不敢了。

“衣服都给建筠寄过去了?”季母问道。

“寄了。”苏丹红点头道,

“可给建筠写了信?”季母又问道。

苏丹红脸色微微一红,轻点了点头:“写了几句。”

季母看她这样还有点好笑,道:“给你男人写信,有什么好害羞的?这不正常么?”

苏丹红赶紧转移话题,对她公爹道:“爸,我待会想麻烦你帮我做个绣架。”

季父以前是木匠,也就是近几年少接活了,早些年村里有人要做嫁妆衣柜,还会过来找她公爹呢。

“绣架?”季父还没说话,季母就是一愣:“你要那玩意来做什么用?”

苏丹红就温声温气说了,说她前两年上镇上看到了刺绣觉得好看,于是就悄悄在屋里学了的事。

“今天去给建筠寄衣服看时间还早,就去红姐的绣庄铺里看了看,也绣了一只黄鹂鸟给红姐看,她说我的刺绣能赚钱,这不,我就想着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做点手工活,不管多少,多少赚点补贴家用。”

是要赚点补贴家用的,她都准备要孩子了,建筠又在外边,每个月虽然都有工资,但也不是很多,万一要是真有孩子了,花钱如流水,光靠建筠一人哪成?

家里是存了些钱,但孩子的吃穿用度样样都要精细,还有孩子将来还要上大学,这些可都是要花钱的。

不说季母听得目瞪口呆,便是季父也愣了愣。

季母更直白点,看她这肥腰大屁股粗手粗脚的三儿媳妇,毫不掩饰自己的怀疑:“丹红你还会刺绣?”


第8章 小露一手

镇上确实有一家绣品铺,那些绣品她路过的时候也看过,精细得很呢,是古代大家闺秀才会绣的东西。

“算是会一点吧?悄悄学了好久的,怕学不好被人笑话,今天才敢过去红姐那试试。”苏丹红小心翼翼道:“妈,我也想帮帮建筠,总不能一直在家里吃闲饭,咱整个大家还是妈你撑起半边天呢。”

这话季母听得舒心,所以怀疑归怀疑,但还是朝自己老伴看去。

不管能不能赚钱补贴家用,但老三家的有这积极性也是好事,反正绣架用木头就行,不用钱。

季父道:“你要多大的?”

“不用很大,跟着桌子差不多就行。”苏丹红道,她也想绣更有气势的,不过,那还是以后慢慢来吧。

“下午就能给你做出来。”季父应下了,这点大的绣架对他来说不是什么事,家里也有现有的木材。

苏丹红道:“也不用太急,爸你看着什么时候有空做就行。”

话是这么说,但季父还是记在心里了,这可是老三家的头一次开口要帮衬建筠,不管能不能卖出去,但也别泼她冷水。

等苏丹红吃完走了,季父季母都才刚拿起筷子。

季母说道:“你说老三家的这怎么回事啊?你看看她这,才吃了几口饭就说饱了?”还要减什么肥?

以前老三家的饭量那跟建筠都有得一比,什么好吃的都巴不得往自己跟前拦,活跟饿死鬼投胎一样,但是今天端过来这两盘荤菜,她就吃了三筷子?

季父没说话,沉默地吃着饭。

“你倒是给我留点。”

季母见他一点不客气,鸡蛋跟猪肉地往碗里夹,立马就不说话了,还别说,往常是没发现,老三家的用心炒出来的菜味道是真不错,对他们也是舍得了,鸡蛋跟猪肉都放了不少。

季父吃完就出来做绣架了,绣架是很简单的,不过季父为追求完美,所以才多花了点时间。

做好了,季母就给苏丹红送过来了,一听季母说今晚烙饼,苏丹红就说多烙一张给她,季母笑着应下了,也没走。

苏丹红知道她这是要看自己是不是真能绣出一朵花来,所以也不含糊,把从红姐铺里拿出来的绣面针线都拿了出来。

尤其是针线,颜色太多了季母眼睛都看不过来,但是苏丹红却是有条不紊地整理好,然后盘腿坐在坑上开始绣。

季母看着她一针一线绣地仔细,也没出声打搅,连呼吸都不自觉放轻了,还别说,老三家的这坐到绣架前还真像那么回事!

这一绣,苏丹红就忘记时间了,这一次她要绣的是仙鹤贺寿图,半个小时候她就绣了两只仙鹤的鹤头,那栩栩如生如同活现的鹤头叫季母看痴了。

“丹红,你真能绣出来啊?”季母看着这两个鹤头,一脸震惊道,瞧瞧这两个鹤头,这一看就是那么回事啊!

她竟没看出来,老三家的竟然还有这本事!

“我这也就算一般,还要多加努力才行,活到老学到老嘛。”苏丹红揉了揉脖颈,谦虚道。

苏丹红这话叫季母打心眼里赞同,看这个几天下来竟是真变了个模样的三儿媳妇也是越看越顺眼。

季母又留着多看了一会,就道:“那你绣着,妈先回去了。”

“我送送妈。”苏丹红赶紧起身,然后把季母送出门。

季母回到家里还有点回不过神来,这老三家的现在变得也太客气了啊?

那庞大的身躯看着竟真有那么几分以前大家闺秀的影子?

她回来的时候季父正在做木活,这是刚接了个活,正在做一个柜子。

“老三家的没绣出让你满意的?”季父看了老伴一眼,见她那副表情就说道。

季母回过神来,也来兴致了,笑道:“这你可就想左了,老三家的是真行!”季母竖起大拇指说道。

季父见老伴这样就道:“真绣出花样来了?”

“那可不,你是没看到她绣出来那两个仙鹤头,活灵活现的,跟真的差不了多少,一针一线,我亲眼看着她绣的!”季母说道。

季父点点头,就继续干活。

季母继续道:“老头,没准老三家的真能靠这个赚到钱。”

“这是他们自己的事,你可别上去掺和。”季父说她道。

“掺和什么了?我想掺和也掺和不了。”季母没好气道,她倒是想掺和来着,但老三家的这活儿哪是那么好干的?针线颜色那么多,一针一线那么复杂,她看得眼睛都花了,待着看了快一个小时了她也没学到什么。

季父就忙自己的活。

季母想起来了,又把刚苏丹红送她出门的事说了一遍:“你说,老三家的现在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

这要不是还是那个媳妇,她都要以为她是不是被什么附体了?

季父头也不抬道:“变好了你还不满意?能跟建筠好好过日子就成,管那么多干嘛?”

季母道:“我可没不满意,我满意着呢,她要是能一直这么下去,到时候我还可以给她伺候月子!”

季父道:“你要是给她伺候月子,老大家的能把你埋汰死。”当初老大家的生大孙子,她老伴都没去伺候呢。

“这哪能一样,算命的说了,老三家的可是大富大贵之命,将来能给咱生一大学生孙子!”季母现在又开始信三年前那算命的说的话了。

当年就是听了那算命的说苏家闺女命格极好,这才花了不少聘礼给建筠把人娶回来的。

可娶回来个什么玩意?

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这三年来,她都快被老三家的气死了,一毛不拔小气得要死,更别说像算命的说的那样,将来他们二老都得跟着老三家养老。

季父当时也听到了,其他的他从头到尾都没当回事,但对老三家的能给他老季家生一个大学生的孙子这句话,他还是听了一耳朵。

老季家,可还没出过大学生呢,在江水市教书的老四,当年也就是高中毕业,若能出一大学生孙子,那老季家祖上可就冒青烟了。

正在家里绣仙鹤的苏丹红不知道,自己身上还有这么个重任,花了几天时间,她就把仙鹤贺寿图绣好了。


小说

她是二十一世纪全球最大医药世家继承人

2021-1-3 4:31:31

小说

叶唯被渣男算计,惹上一个男人

2021-1-3 4:34:2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