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丈夫比她大十二岁

她的丈夫比她大十二岁,因为她的心不在焉,常在外面寻花问柳,她的初恋对她恨之入骨,让她成为全城既孤独又孟浪的笑柄……直到有一天,她死了。用最极端的方式离开了所有人。当他看着那份她的死亡通知书,他才开始明白,穿越岁月的沙漠和荒芜,只有你用最含蓄的声音深爱着自己——谢谢你的温柔。
她的丈夫比她大十二岁

第1章

“林政,不要……停下来……”

这是我的第一次,没想到就这样被林政夺走了。血从腿心流了出来,眼泪也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你弄痛我了……求求你,不要……”

可是男人像完全听不到我的哀求,“痛吗?痛就对了!只有让你痛才记得住你的男人叫林政!”

说完,疼痛与恐惧彻底将我席卷。他的霸道每一下都恨不得将我拆骨入腹,我的脑袋被迫一下一下撞击着大床的木板,忍受着他愤怒的发泄。

“你不是做梦都想要林然睡你么?怎么样,现在你被他的老子弄,感觉如何?!”

“不要……啊!”

剧烈的感触惹得我忍不住发抖。我在他的摆弄下内心被强烈的羞耻攫住,他更加用力羞辱我,终于我忍无可忍大叫出来,“林政,你不要逼我恨你一辈子!!!!”

林政是我的丈夫,三年前,20岁的我嫁给33岁的他,这三年来他天天在外面寻花问柳,从来没有碰过我一次。可是今天是我们三周年结婚纪念日,他对我的容忍终于到了极限。

“温柔,温家破产,我用两个亿把你买回来,不是用来买一个只能看不能干的花瓶的,我为了你,已经忍了三年,不要再挑战我忍耐底线!”

我哭了出来,“那不是我愿意的,我是被逼的,我心里的人从始至终就只有阿然……”

“你再叫他一句试试看!!”

我的言语彻底激起了男人的怒意,“不!!”一声尖叫,换来两只手臂都被他掀起狠狠地被到身后掐紧,我整个人奄奄一息地挂在他身前忍受他一次又一次,直到我不堪刺激濒临窒息。

眼泪,绝望地从我眼睛里汹涌而出,

我痛恨现在这个肮脏的自己。

林然,林然……

我违背了我们的誓言,我已经不是完整的自己了,从今往后,我再也没有资格爱你了……

……

激烈的纠缠以后林政就离开了房间,我没有什么心思准备三周年,只是草草的让家里的造型师给我打扮了一下,

到了夜晚,林家的LED宴会主题亮起来,我站在led屏底下,一个人傻傻地站在那里,对着大屏幕一阵阵发呆。

原来,我嫁给林政,已经三周年了么?

第2章

想到林然,我的心里顿时传来锥心之痛。

三年前,我为了救我病入膏肓的爸爸去林家寻找帮助,谁知道,林政开出的条件竟然是让我嫁给他!这个条件让我们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可是最后迫于父亲的病情我还是不得不答应。

我和林然的感情也就这样走到了陌路。结婚那天,他离开了这座城市,一个人去了美国。之后三年,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

悲伤的回忆在这一秒戛然而止。

洗手间,我看着镜子中自己年轻的脸。

想到林政对我的所作所为,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肆虐涟涟。

“没事的……”我慌忙擦干自己的泪水,“温柔,没事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最起码,爸爸不是还活着吗……如果当年没有这么做,爸爸就已经死了。”

我拧开水龙头拍打自己的脸,谁知道,这时洗手间蓦然传开“卡擦”锁门的声音。

“谁?!”

“好久不见,我的……义母。”

听到这个声音,我吓得差点尖叫出来!

镜子里熟悉的那张脸,少年的清狂全部褪去剩下成熟的味道,嘴角扬起的全部都是讽刺!我整个人开始不可遏制的发抖,“林……林然?你怎么会在这里?!”

“惊喜吗?”男人冷笑着抱起双臂冷冷地靠着门板,

“是不是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回来?”

我心脏快要在这刻跳出来,“你……你来这里干什么,这里是女厕所……”

“不来女厕所,我怎么能找得到你呢,我可爱的温柔义母。”

“别过来!!”他一边说一边靠近,就在高档的皮鞋距离我不到三十厘米的时候我愤然把头偏向一边,“林政就在外面,不想惹麻烦的话,你还是快点出去吧。”

我爱林然,只爱林然,现在也依然爱着。但是,这不代表,我会在和林政的婚姻里,和林然出轨。

“呵。”他冷笑一声,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看来,这三年你不但没有过得良心不安,反而还享受得很。”

我凄凉地笑,“林政是这座城市最尊贵的男人,做他的女人是多少女人求之不得的事,当年的事情无非是各取所需,我为什么要良心不安。”

只有上天和我自己才知道我说出这些话后心有多痛!

阿然,对不起,可是我已经跟林政结婚了。如果我再跟你纠缠不清,他不会放过我们两个人。

“原来大家说的都是真的。”林然清俊的双眼闪过一抹痛色,“你真的是那种虚荣的女人……是我当年看错了人!”说完,他暴怒冲上来就要撕我的礼服!

“你干什么!”我怒吼,可是男人已经愤怒地失去控制狠狠把我压在洗手台上,吻如同暴雨般要把我吞噬,“温柔,你告诉我,你爱的人一直是我!你告诉我!”

第3章

“你疯了,你放开我,放开,啊……!”

“一模一样的事为什么你可以跟他做却不能跟我做?!温柔,你告诉我,你这里只有我,你只喜欢我……”他说着开始用力揉搓我的柔软,我吓得尖叫起来,“林然,你干什么,你放开我,放开我……”

“你们在干什么。”

一道冷漠至极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我赶紧一把推开林然。

我慌慌张张赶紧拉好身上衣不蔽体的布料,林政脸色难看得可怕,眼睛死死地看着他放在我身上的那双手上!

“林叔……”林然显然也没想到林政会出现得这么快,整个人都有那么一秒钟的手足无措,“我……”

“去了三年美国连男女厕所都分不清了是么?”林政浮现着森然的杀意,仿佛是自己心爱的女人被掠夺一般愤怒,“既然这样,你这辈子也不用回国了!”

林然听到了他的言外之意,就是如果他再敢靠近我一步,他就会把他赶出这座城市永远不许回来他!林然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隐忍到极限才撕扯出四个字,“我知道了。”

“滚。”

林然整个人紧绷到极点,空气里剑拔弩张,最终还是愤然离开。

洗手间只剩下我和林政两个人。

林政形象极其高大俊美,我忍住眼泪肆虐的冲动抱着自己后退,看向另一边。

“林政,我没做对不起你的事,你不信可以查监控,洗手间是我自己一个人进来的。”

“呵,”林政听到这句话,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东西,“温柔,你觉得这就可以证明你么?我为什么要相信一个衣不蔽体的女人在我面前说的话。”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毕竟这里是厕所,没有摄像头能证明我的清白。”

“是吗。”

林政这时候的语气却平静了起来,他走过来修长的手指捏着我下巴,看着我大片暴露在外面雪白的皮肤恨不得把握碎尸万段,“确实没有东西能证明你的清白,但是有个东西,能证明你不清白。”

我抬眼警惕地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成熟的男人眯眼逼视着我,忽然趁我不备一把“撕拉——”彻底撕裂我的礼服!

我大叫,“林政!你别碰我!”思绪一下子回到他强迫我的画面, 手腕被他一下子扣在盥洗池旁!

我忍不住发出羞耻的惊呼!

“身体是不会说谎的,你有没有背叛我,我摸一下就知道了……”

“别碰我,林政,你别碰我……”

原本我的身体不可能有一丝的反应,但是奈何他的技巧太过于娴熟,很快就让我整个人瘫软了下来!

“别……”

镜子里西装革履男人身前的我一丝不挂,我两只手无力地攀着林政的肩膀,感受到他的湿热包裹住我的耳垂,

“呵……”

第4章

“ 还敢说没背叛我,嗯?。”

“你放开我!!”我极力压低自己的声音,“明明不是这样的,明明刚才你弄我之前我是,我是……啊……”

“呵,果然是我最爱的小丫头,”他的表情似乎极其满意,“你想说什么?继续说下去,嗯?”

“唔……”我被他逗弄得根本无法说话,然而就在我难受得不得不渴望更多的时候,男人一把厌弃地丢开了我!

“痛——”

我整个人像个破布娃娃跌落在地,桌角磕破脑袋,血顺着脸蛋向下滑落。

“本来我今天还想风风光光地跟你办个三周年纪念日,但是温柔,你太令人失望。”林政是多骄傲的男人,他怎么可能能容忍自己的妻子跟别人有染!

就算他心知肚明我和林然不可能有什么,但是就凭刚才那一幕我衣不蔽体地靠在他养子的怀里,视觉上就足够让他恶心!

果然,那一晚他没有回家。而我不用猜都知道他今晚肯定又逗留在某一个我不知道的温柔乡。我的内心一片悲哀,但也不敢作出任何反抗!

回家后,我小心包扎好自己的伤口,脑袋里却不断回想着林然说的那句话,

[原来大家说的都是真的。你真的是那种虚荣的女人……是我当年看错了人!]

“阿然……”

想到这里,我的心疼痛到无以复加!

如果我的退出,能换来你这辈子的幸福,那你一定要替我狠狠地幸福。

眼泪掉落的那一瞬间,手机打断了我的哭意,

“喂。”我佯装平静。

“是林政老婆吗?!你儿子现在在我手上,不想要他死赶紧带五千万来赎人吧!”

“你说什么?”

我明显没从他那句“你儿子”反应过来,我今年跟林然同岁,“儿子”这样的称呼难免让我吓了一跳。

“等等——你们说他在你们那里?你们有什么证据——”

“啪啪!”我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扇巴掌的声音,“快,赶紧给老子说几句话!”

“温柔,温柔……”果然,醉得不省人事的男音透着无线电飘入我的耳膜,“温柔……”林然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没意识,“你不要走……不要走……”

真的是林然的声音!我的心一下子悬起来,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嘿嘿,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小时内你必须要拿五千万过来,一分钱都不能少!而且如果你敢告诉林政或者报警的话,你的小情人……嘿嘿。恐怕就只能丢到悬崖下面去咯。”

我登时吓得浑身发抖!

“你们不让我告诉林政,我去哪里拿这么多钱?!”

“可是林太太,你确定你去求林总的话,还能拿到这笔钱救你的小情人吗?毕竟,当今全城所有人都知道,你和林少当年可是初恋呢……”

第5章

绑匪的话一下子戳中了我的心,他们说的没错。

林然是孤儿,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谁还会那么在意他的死活呢?

如果我都不救他,这世上就真的没有人可以救他了!

“最多四十分钟,他必须毫发无伤!”

“啧啧,看来林太太对自己这个‘小儿子’果然情谊匪浅……你放心,钱到位,我们到位。只要林太太按时拿着钱过来,他肯定不会有事的。”

挂了电话,我用最快的速度借了一大笔钱。然后想也不想就拿着支票直接朝约定的地方冲过去。

半个小时后,我终于到了约定的仓库,我踉踉跄跄地下车,“我到——”谁知道我话还没说完,一只手从后面就死死地按住了我的嘴!“

唔——唔——”我拼命挣扎,一左一右又有两个人用力架住我,一个人看着我,发出邪恶贪婪的声音,“妈的,不愧是林政的女人,老子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人啊!”

我半截身子露在外面,他盯着我的腿,声音里面戴着激动的颤抖!

“没想到这小娘们长得这么好看…………不行……这么好的机会,不玩白不玩!”

“操,不是说好了只搞钱吗,这他妈可是林政的女人,你不想活了吗!”

“呸,他林政女人那么多,在乎得过来吗?我都一年没见我娘们了,管不了那么多了!”说完我就听见那男人叮铃哐啷脱裤子的声音。我一下子崩溃了!我拼命的往后面退,那男人脱下裤子就抓住我两只脚,一把把我拖过去,一下子扑了过来!

“兄弟你他妈就在这干?牛逼啊!”

那人口臭的嘴拼命地亲我!我嗓子里发出一声声凄惨的惨叫。男人嫌扫兴一把手捂住我的嘴巴,“死娘们,给老子闭嘴!”

我手脚都被绑起来,嘴巴被一团大大的布料塞住。

“靠,这娘们皮肤真好……!”

“不行,让我也来摸摸!”

两个人一下子都快疯了,一前以后把我按住,四只手在我身上摸!我感觉到两个人在我身上欺辱,顿时生不如死!

“呜呜!呜呜!”我绝望的恨不得现在去死!可是整个人被他们拼命地压在仓库地上!我被压的喘不过气,两只脚拼命的踢打,那人一把扯下我的裤子哆哆嗦嗦地就想闯进来。我拼了命想喊出声音,嘴巴却被死死捂住什么声音都发不出!

谁来救救我!!我在内心深处发出绝望的哭喊,就在恶臭的东西顶着我的时候,我听到了一阵巨响!

“哐啷——”什么东西被砸碎了!粘稠的液体流下来,空气里一片血腥味!

第6章

“阿然……”我错愕地看着眼前的少年难以置信这个时候竟然是他救了我。林然心疼地看着我,“你快走,这是他们的圈套!”

“我……”

“谁都别想走!”然而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刚才被林然用一个玻璃瓶子砸中脑袋的人居然忽然又清醒了过来,“死娘们,竟敢暗算老子!”啪!一个巴掌狠狠甩在我的脸上!我的脑袋嗡嗡作响,喉咙里溢出腥甜的血味。

那个绑匪恼羞成怒一把拉住我的头发狠狠拖出去,我头皮撕裂般疼痛,“你们不是相好吗?刚巧老子也好久没玩儿过这么刺激的了,你今天就给我在这里好好站着看我是怎么干你女人的!”

“谁敢动我的女人?”

就在这时,一个怎么也不可能出现的声音从门口出现了!

所有人纷纷惊愕地朝那个方向看去!

只见,屹立在门口的男人西装革履精良剪裁黑色系衣服看不到一丝尘埃,气场强大到恍若与生俱来的王者!

“林政?是你!!”绑匪一声尖叫,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而他二话不说,长腿径直就朝这个地方走来。“砰——“第一个拳头落下的时候整个仓库都弥漫着死亡一般的气息!

那个我曾经一直痛恨的男人这时候仿佛忽然变了一个人,像个令人恐慌的穷凶极恶的杀人犯,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极致的血腥和暴力!

“既然你知道我是谁,还敢对我老婆动手,不让你死,是不是太便宜你了?”

我看着林政的背影,整个人在瞬间仿佛陷入了梦魇!就在这时我感受到一只大手在慌乱中拉住了我的手,拉着我就往外跑,“温柔,快走,这里不安全,他们有枪!”

“什么?!”我没有从那句“他们有枪”当中反应过来人却已经被林然拉出去很远,“等等!!”

就在这时我一把甩开他的手,

千钧一发之际,我下意识回头,

只见林政正在单枪匹马地跟一群歹徒搏斗,然而就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

“不要!!”看到林政被抢指的瞬间我脑子里刹那一片空白,

下一秒,我再也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冲了过去!

“砰——”枪声响起的一瞬,我看到林政看着我的黑眸向来深不见底的深潭终于闪过震惊!

“温柔!!!”

他一声怒吼,不顾一切地朝我跑了过来。

我却眼前一黑,彻底失去意识倒在了他的怀里。

……

剧烈的疼痛当中,我像是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我仿佛看到一个冷峻穿黑衣的成熟男人拉着我的手深情地说,

“你不是心里只有林然,从来没有喜欢过我么?为什么要替我去死?”

“醒来,好么?你就那么恨我么,为了不想见我,连醒过来都不愿意……”

“不要!!”

我在一声尖叫中惊醒,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纯白舒适的大床上。

而这个地方,正是我跟林政结婚三年睡了三年的婚房。

“小姐,您终于醒了?”

第7章

“我睡了多久?”我没有反应过来刚才那几句话到底是梦还是现实,只是看着眼前的小护士呆呆地问。

“整整三个月,三个月林先生给您找了国内国外最好的医生,总算把您的命救下来了。”

“林政呢?”

“噢,林先生刚刚出去,他就在客厅,我这就把他给您叫来……”

我这才知道我原来已经昏迷了三个月,而这三个月林政居然几乎寸步不离地在床边守着我。

再次见面,难免都有点沉默,其是我,我们心里都比谁都清楚,那场劫难,到底是怎样才会发生的。

是我,背着林政,偷偷一个人去救林然的。

如果后来没有他后来及时赶到,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我欺骗了他。

“你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今天晚上准备一下跟我开一个新闻发布会。”终于,他先开口。

新闻发布会?

我下意识问,“什么新闻发布会?”

林政面无表情高高在上地整理着自己的西装袖口,“跟各路媒体还有全国人民宣布——你是林太太,并且已经怀孕了。”

“你说什么?!”这一下,我彻底震惊了。

我嫁给林政三年,从来没有夫妻之实。凡是这座城市的人都知道,我真正的爱人是阿然。

大家都相信我当年是受胁迫不得不嫁给林政,如今这样开新闻发布会,只会让所有人觉得我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我从床上拔然而起,“这,这怎么可能,我们明明,明明只有过……”

“一次,对吗?”

林政说完,眼底闪烁出愤怒而嘲讽的幽火,“没错,你现在确实没有怀孕。但是我不相信接下来天天做,你还怀不上我林政的种。”

“林政,我不要,我今天不想做你别过来啊!——“

“三年的夫妻只做过一次,你既然知道不正常,怎么不好好尽尽你这个林太太的责任,嗯?”说完,他也不管我刚醒来身体的虚弱丢下西装外套倾身就朝我身上轧了下来。

“林政,不要!——”我下意识本能拒绝,可是胸口棉质的睡衣已经被他粗鲁一把给扯开了。

我一声惊呼,睡衣里面没有穿任何东西,任凭我两片雪白暴露在空气当中。

林政像是失控的狮子, “放开我!你听见没有,我叫你放开我!”

他咬着我的耳朵,“林然现在就在外面,如果你心爱的然哥哥听到你是怎么在他监护人身下承欢的,你就挣扎得更猛烈些。“

我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林政,你为什么总是逼我?”

”没有。这怎么能算是逼呢,温柔,我这是在好好的爱你呢……”

“砰砰砰!”就在这时门外真的传来了林然的敲门声!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烦躁,林然一边敲门一边说,“温柔,你醒了?我方便进去看看吗?”

听到他的话语,林政的脸色愈发难看,他与我热烈地接吻着,手却不安分地在我衣服揉捏起来,我咬紧牙齿逼迫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

“砰砰砰!”“砰砰砰!”“温柔,你醒了吗?你怎么不说话?!”

敲门声还在不停继续,只隔着一个门板,他就可以看到,我跟林政在做什么样的事情。

纠缠在这时却忽然停了,男人的湿汗落在我脸上嘲笑,“不回答你的阿然吗?”

第8章

“阿……啊!——”

然字没有说出来,他并没有真的对我做什么,却恶劣地在我腰上的嫩肉上掐了一下,惹得我忍不住尖叫出来,再也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我愤怒地瞪着眼前的男人,他却对我这副样子很满意,

只听见外面敲门声越来越担心,“温柔,你怎么了?你是不是不舒服?我这就帮你叫护士来!”

“别,别——”

我痛恨地看着一脸好整以暇欣赏着我表情的男人,“我……”我强忍着林政时不时就会侵犯的恶劣,嘴唇几乎要被自己咬破,“我,我没事……我睡了,你回去吧……”

门外安静了一会,然后我听到了林然一句“你多保重”就离开了这里,

身体和精神双重的感观终于迫使我流下了眼泪,

“呵。”林然走后,林政就起身重新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我可以看见他西裤下已经顶起来的小帐篷,但是他还是停了,甚至,没有一点情欲的冲动!

反而,对着床上泪水涟涟衣不蔽体的我,只有厌恶!

他是故意的!

故意羞辱我!

他冷笑一声就离开了,没过多久,两个佣人叫我起来准备做造型开始新闻发布会。

我心情很差,先让她们走了出去然后一个人靠在床上休息。

傍晚时分,浴室。

我把自己整个人泡在浴缸里。我看到了自己后心口的那个枪伤,温热的水很快包裹住我整个身体。

终于还是到了这个时候么。

我拿出了藏在抽屉里已久的瑞士军刀。

这把军刀,是当年林然送给我的18岁成年礼物,是他从瑞士特意买来带给我的。那年他曾经对我说,温柔,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都会像这把军刀一样永远在你身边,保护着你。

结婚那天晚上,我随身携带这把刀,为了就是有一天如果林政强行要跟我发生关系,起码还可以还手。

可是前两次我都失败了,这一次,这把刀也再也没有机会对着他了,

而是要对着我自己。

与其做林政一辈子的傀儡,成为被全城唾骂的荡妇,不如,今天就死在这里吧……

当刀片划过手腕的时候,却没有意料中来得那么剧痛,我如释重负一般把自己整个身体泡在浴缸里,任凭自己不断下沉,下沉……

刺目的鲜血很快就染红了整个浴缸里的水,我也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血,满眼都是猩红的血色,残忍至极。

爱不到想爱的人,也好过一辈子以这种最绝望的方式朝夕相处。

阿然,对不起。

这一次,原谅我的自私,我放手了。

我什么都不要了。

祝你幸福。

……

隐隐约约,我听到林政的咆哮,

……

“什么叫做抢救无效!我花了这么多钱买下你们整个医院不是为了听这四个字的!给我继续治,治到她活为止!”

“林先生,这……人死不能复生,请您节哀顺变啊……”

“滚!!”

迷迷糊糊之中,我仿佛又看到了林政那张阴郁到吞噬诸神的脸,想到这张脸,我又惊恐了起来,

“等一等……”

“等等,林太太醒了!林太太没有死!!”

小说

“粑粑!宝宝终于找到你了!!”

2021-1-3 4:20:22

小说

未婚夫和妹妹暗通沟渠

2021-1-3 4:25:3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