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敬过往,一杯敬美女…

“地狱修罗”秦阳为寻找神医回归都市,怎料得知需要与玄阴之身的女子在一起才能除去病根。,御姐、萝莉、医生、模特……,一杯敬过往,一杯敬美女……哈哈,这个病,我喜欢!
一杯敬过往,一杯敬美女…

第1章 修罗回归

天成市,机场,晚上九点多。

此时正在下着大雨,夜色看起来,比平时更要深沉。

只不过天成市的机场还是人头攒动,来来往往的人从机场出入,每个人脸上都挂着重逢的笑容。

在机场的最不起眼的一个角落里,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打着一把伞从里面低调的出来。

男人平稳的撑着伞,缓慢的走在雨幕中,周身孤独的气质和机场热闹的气氛格格不入。

他孤身一身,没有人来接他。

男人走出一段距离,突然停下,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人们,一双如夜般深沉的眸子无悲无喜。

他终究是回来了,华夏的这片土地,已经整整五年了。

他五年前就去了境外,在那里做起了佣兵,一晃五年时光,他从最低等的佣兵,变成了现在的佣兵之王,在佣兵界里,所有人都叫他“地狱修罗”。

因为他曾经凭借一己之力,血洗了一个高等佣兵团!

秦阳曾经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会在境外这么度过了,没想到居然还会再一次踏上华夏这片熟悉的土地。

他的心里微微感叹,前段时间,他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太对劲,于是他找了境外最有名的医生来看,结果那个医生告诉他,这种怪病,只能去华夏境内的天成市,找一个名为“茗奕老人”的隐士神医。

故此,秦阳才会重新回归都市!

秦阳眸色深沉,眼底暗芒涌动。

就在他把注意力放在身后人群上的时候,一辆豪车突然疾驰而过,溅起了冲天的泥水!

秦阳回神,迅速躲到一边,但是还是被溅了一身。

豪车在溅了秦阳一身泥水之后,依旧疾驰而去,丝毫没有停下来道歉的意思。

“该死!第一天回来就这么糟心!”秦阳暗骂一声,面色十分不爽的看着前面的豪车。

豪车在前面不远处的红灯下停了下来,秦阳收起伞,迈开步伐,在雨夜中极速奔跑了起来,追上了那辆豪车。

“砰砰。”

跑到豪车旁边,秦阳停下了脚步,面无表情的敲了敲豪车驾驶座的玻璃。

很快,豪车的玻璃窗就被打开,里面坐着一个面相猥琐,穿着华丽的年轻男人,像是一个富二代,此时他的脸上还带着极度的不耐烦。

“你有病吧?敲老子车窗干嘛?”

随着车窗被打开,车内冲天的酒气也漏了出来,冲的秦阳皱了皱眉头。

这是喝了多少酒?

不过秦阳追上他可不是为了管他喝了多少酒的。

“你刚刚从那边过,溅了我一身泥水。”皱皱眉头,秦阳如是说道。

谁知富二代就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的看了秦阳一眼。

“我说你是有病吧?你自己走路不长眼睛,还来怪我?”

一边说着,富二代不耐烦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二百五十块钱,朝着秦阳扔了过去。

“不就是想碰瓷?诺,给你二百五,滚吧,别拦着爷爷的路。”

说完,富二代就摇上车窗,不准备再理会秦阳。

秦阳面色猛然阴沉下来,他自从有了“地狱修罗”这个称呼以来,还没有人敢这么侮辱他!

不过刚刚那个富二代……

秦阳在境外做佣兵这么多年,极会察言观色,他绝对没有看错,那个富二代一直在焦虑的看着红灯,眼神里带着十分明显的焦躁和慌张。

绝对有事!

秦阳抬起手,轻轻甩了甩,然后——

“轰!”

秦阳的拳头狠狠地砸上了豪车的车窗玻璃,一声巨响之后,那么厚的钢化玻璃居然应声而碎!

绝对恐怖的力量!

富二代一脸惊悚的看着秦阳,这个人居然能赤手空拳的破开车窗玻璃!这还是人吗?!

要知道,这块玻璃比上石头的坚硬程度,也不遑多让啊!

“你……你你你,你要干嘛?”富二代一脸惊慌,看着秦阳的眼神就像是看见了鬼。

秦阳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这个玻璃的确是有点硬。

“我……我警告你,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你要是识相的话,赶紧滚,我就当做今天的事情没发生过,不然的话,我绝对让你在天成市……啊啊!!!”

富二代话还没有说完,就发出一声惨叫,秦阳一巴掌直接糊上了他的脸,顿时,那个富二代的脸就肿成了猪头,他咳嗽了两声,吐出一口血水,眼尖的还可以发现,那口血水里,还有两根断牙!

秦阳冷冷的看着富二代,从来只有他威胁别人的份,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威胁他了?

富二代到现在才是真的害怕了。

他慌忙发动豪车,想要逃跑。

但是秦阳的动作更快!他反扭住富二代的胳膊,在他目瞪口呆的眼神里,轻轻松松的把豪车的方向盘给下了下来!

“我给你钱!你放开我!”富二代连忙尖叫着求饶,秦阳却充耳不闻。

可能是他的声音太大,就在这时,车后座上,突然传出来了一声微弱的呼救声。

“救……救我……”

秦阳眼神一冷,审视的眼神扫向富二代,“什么人?”

富二代见秦阳注意到了车后座的人,脸上的惊慌一闪而过。

“这是我未婚妻,她身体有点不舒服。”

“哦?真的是未婚妻?”秦阳挑挑眉毛,朝车后座看了一眼,却发现后座躺着一个穿着纯白鱼尾晚礼服的女人。

那个女人头发有些凌乱,鱼尾晚礼服最大限度的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一张巴掌大小的小脸,上面是挑不出任何瑕疵的五官,赫然是个绝色的美女。

绝对的美人,这幅样子,绝对能让任何一个男人为之疯狂。

只是这美人,和面前面露猥琐的富二代看起来怎么都不般配。

而且那美女的双颊,还泛着不正常的潮红,身体更是难耐的扭动着,秦阳几乎是一眼就看出了问题。

这个女人,明显是被人下了药!

“真的就是我未婚妻!”富二代赶紧说道。

可是他刚刚说完,车后座的女人就虚弱的睁开眼睛,迷茫的看了一眼秦阳,然后对着他道:“救我……带我走!求求你……”

第2章 药效发作

杜倾然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着火了,她知道今晚是着了齐天峰的道,被他在酒里下了药。

很热,身体里也很难受,但是残存着的意识告诉她,今晚绝对不能被齐天峰带走,要是被他带走了,那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

可是她全身上下都软绵绵的,提不起一丝力气,迷迷糊糊之间,她只感觉道齐天峰的车子停了下来,一个男人正在喝他说着什么。

于是杜倾然毅然选择求救。

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她以后绝对毁了!

“救命……求求你,带我走……我……我不是他未婚妻。”

几乎是强撑着,杜倾然断断续续的说完这句话,然后就软软的倒了下去,再说不出来话。

秦阳冷笑一声,如鹰般锐利的眸子盯向齐天峰,齐天峰表情猛然一变,从背后抽出一把刀,就刺向秦阳。

可是秦阳是谁?他可是被誉为“地狱修罗”的男人!

轻而易举的躲开齐天峰刺过来的刀,秦阳猛的把车门打开,直接把齐天峰从豪车里拖了出来。

“在我面前动刀?呵呵。”秦阳冷笑一声,一脚踹上了齐天峰的肚子,齐天峰哀嚎一声,直直的飞了出去。

秦阳走了过去,又朝齐天峰的身上踹了几脚,然后走到齐天峰的车上,把方向盘装好,开着豪车扬长而去。

也是齐天峰运气好,秦阳今天刚刚回天成市,并不想闹事,不然的话,今晚齐天峰不死也得残!

开着豪车,秦阳从后视镜里往后看去,只见后座的杜倾然靠在椅背上。

“喂,你没事吧?”秦阳问了一句。

杜倾然刚想说话,却脸色一白,趴在椅子上就大吐特吐了起来,吐完就昏睡了过去。

秦阳:“……”他是不是救了个麻烦?他现在特别想把这个美女扔下去怎么办?!

无奈。

秦阳叹了一口气,算了,他好人做到底,这么个大美女扔在外面,还被人下了药,肯定会出事,况且他自己也淋了雨,身上也湿透了,现在又这么晚了,不如找个酒店收拾一下。

打定了主意,秦阳开着车,在附近随便找了一个大酒店,停好车,他就半抱半拉的把昏睡着的杜倾然给弄下了车。

杜倾然身上一股酒气,但是出乎意料的不难闻,混合着她身上的一股暗香,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啧,这小妮子怎么这么轻?身上跟没有骨头似的。”

直接把杜倾然打横抱起,秦阳在手上掂量了两下,暗自道。

大步走近酒店大厅,酒店前台的服务员一脸暧、昧的给秦阳办理了入住手续。

这么个大美女,而且还喝醉了,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会发生什么。

秦阳拿着房卡,抱着杜倾然就去了自己的房间。

一进房间,秦阳就把杜倾然给扔在了床上,找到酒店里配的浴袍,三两下把她身上那件繁重的晚礼服除下。

杜倾然的皮肤很白,她里面穿着纯白,前一对被紧紧的束缚了起来,看起来下一秒就要跳出来的样子。

灯光下,杜倾然的皮肤白的近乎炫目,平坦的小腹上没有一丝赘肉,两条腿笔直修长,这副景色绝对会让一般男人把持不住。

但是秦阳不是一般男人啊,他一边感叹着这妮子抱着轻,没想到这么有料,一边目不暇视的给杜倾然换了衣服。

“呼……刚回来就遇到这么个事情,也不知道那个茗奕老人到底在哪里。”

帮杜倾然换完衣服,秦阳吐出一口浊气,也找了浴袍,准备去洗个澡。

他淋了雨,此时身上湿湿嗒嗒的,十分不好受。

进了浴室,秦阳脱了衣服,打开水龙头,露出的精壮上身上,全部是纵横交错的伤疤。

这是他在境外的时候留下的,每一道伤疤都是一枚勋章。

很快,水就装满了浴缸,秦阳躺了进去。

热水澡,简直不要太爽!

就在秦阳躺在浴缸里面享受的时候,一边的浴室门突然被推了开来,穿着浴袍的杜倾然站在外面。

秦阳被吓了一跳,差点一个手刀就劈了过去,这酒店真是的,为了某些趣,浴室的门居然没有办法反锁!

杜倾然显然是药效发作了,她一张小脸酡红,在雾气蒙蒙的浴室里,美艳得不可方物。

最终,杜倾然把迷离的视线放在了秦阳的身上,然后猛然扑了过去。

秦阳下意识的接住了朝他扑过来的柔软香躯。

握草?这是什么个情况?难道自己救了她,美女要投怀送抱,以身相许?!

秦阳抱着杜倾然,一脸懵逼。

就在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杜倾然一张红艳艳的小嘴就印了过来,准确无误的亲在了秦阳的嘴上。

杜倾然只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身体里的火似乎快要把她烧起来了,她搂着秦阳,贴了上去。

秦阳在经过最初的懵逼之后也反应了过来。

这美女是药效发作了。

无奈之下,秦阳只好与杜倾然拉开距离。

“美女,你冷静啊!”

可是他太低估了齐天峰给杜倾然下的药了。

一瞬间,杜倾然再次柔若无骨的贴了上来。

秦阳咒骂一声,他的确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绝对不会趁人之危,要是这个美女是清醒的时候投怀送抱的话,秦阳绝对会上的。

但是现在……

秦阳一把拿过杜倾然背后的花洒,打开开关,一时之间,冰冷的凉水冲了两人一身。

刺骨的寒冷让杜倾然打了一个冷战,她稍微清醒了一点,理智也回来了一点。

秦阳面色平静的看着她,然后问道:“现在,你清醒了一点了吗?”

杜倾然跌坐在浴缸里面,浑身湿透,浴袍紧紧的贴在她身上,令人血脉喷张的曲线尽显。

她目色迷茫的看了一下四周,最终的目光停在秦阳的身上,回复清明,然后尖叫一声——

“啊!!!流氓!”

第3章 找茬的富二代

杜倾然尖叫着,秦阳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穿,和她一起坐在浴缸里面。

她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一瞬间,她的小脸变得惨白。

她不会……她不会刚刚逃离虎口,又进了狼窝吧?!

杜倾然小脸苍白,恨恨的盯着秦阳,猛然扑上去,对着他又打又踢。

“你这个流氓,色狼!!居然趁人之危!我今天和你拼了!”

杜倾然心里既绝望又难过,没想到她宝贵的第一次居然给了一个不认识的陌生男人!

更可气的是,这个男人居然趁她被人下药占她便宜!

秦阳连忙去拦她,可是依旧招架不住女人的攻击力,杜倾然长长的指甲还是在秦阳的背上留下来几道长长的抓痕。

这又是什么神展开?!这个美女别是个傻子吧!刚刚还在投怀送抱,现在又是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

明明他还救了她!

秦阳轻轻松松的制住了杜倾然,然后把她抱起来,推开浴室的门走了出去,再一次把她扔在床上!

期间杜倾然不断的挣扎着,嘴上也在不断的骂着秦阳。

“你这个禽兽!你还要对我做什么?!色狼!不要脸!”

秦阳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按住杜倾然的手脚,然后果断的用床单,把她的手脚全部绑了起来。

“你……我警告你,你不要乱来啊!!!”

杜倾然的表情从刚刚的愤恨变成了惊慌失措,她微微的红着眼眶,尖叫道。

这个男人居然把她绑了起来,万一他要是乱来的话,她绝对是没有办法反抗的。

秦阳这下是真的无语了。

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她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秦阳原本想要解释一番的,但是看着杜倾然的样子,他却突然起了调戏的心思。

秦阳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容,双手抱着胸,也不去披件衣服,就这么光明正大的遛着鸟,看的杜倾然面红耳赤。

“呵呵,都被你叫了这么多声的色狼了,我要是再不做点什么的话,岂不是对不起我背后被你抓伤的疤?”秦阳痞痞的笑着,还煞有其事的打量了起来被绑在床上的杜倾然。

杜倾然闻言心里一惊,刚刚要开口骂他,却猛然顿住。

听这个大色狼的意思,他并没有碰自己?

杜倾然在心底狐疑的想着,然后回想着刚刚在浴室发生的事情。

好像也是……她全身上下没有一点不适的感觉,而且贴身衣物都好好的穿在身上,要是这个男人碰了自己的话,绝对不可能还帮她仔细的穿上内衣。

这么想着,杜倾然心底有些羞愧了起来,她貌似错怪了人。

刚刚在浴室,她好像是自己投怀送抱,然后这个男人拿冷水冲她。

杜倾然沉默了一瞬,一双美眸又在秦阳的身上划过,触及到他结实的胸膛,还有劲瘦的腰身,甚至下面……

她一张绝色的小脸又红了红。

不管怎么说,这个男人还是流氓!哪有人在女孩子面前不穿衣服的!

“流氓!居然不穿衣服!”杜倾然小声嘟囔了一句,刚刚的愤恨已经消失不见。

秦阳耳力极好,自然听见了她的这声嘀咕,他无语的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走到酒店房间的衣柜面前,拿出酒店提供的睡衣,草草的套在了身上。

“你洗澡还穿衣服?刚刚也不知道是谁在我洗澡的时候,突然冲进来就亲我的。”

杜倾然:“……”

“喂,我说美女,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能不能不要一口一个色狼,流氓的叫了?”秦阳穿完衣服,坐到了床边,一脸无奈的开口道。

杜倾然张了张嘴,正准备开口,酒店房间门却发出了一声巨响,吓了她一跳。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房间门就被人从外面踹了开来,齐天峰带着十几个保镖冲了进来。

“呵呵,找茬的来了。”秦阳冷笑一声,歪了歪脖子,这么多人,看来他今晚需要做一个小小的热身活动了。

真是的,才回归都市的第一个晚上,就这么不安生。

齐天峰在马路上被秦阳修理了一顿之后,气的半死。

他今晚下了好大的一番功夫,才给杜倾然喂了药,没想到半路上杀出一个程咬金,把他好不容易才弄到手,还没来得及享受的美人给劫走了!

而且还揍了他一顿,开走了他的豪车,齐大少表示,自己从小到大,还没受过这样的侮辱。

于是他掏出手机,叫来了父亲给他配的十几个高手保镖,查了一下他豪车的定位,一路追了过来。

只是才一进房间,里面的场景顿时让他头顶差点冒青烟!

杜倾然浑身湿漉漉的,手脚全然被绑在了床头床脚上,秦阳穿着睡衣,就坐在她的旁边。

捆绑!

齐天峰咬牙切齿的瞪着杜倾然:“贱人,跟别的男人这么会玩?还在我的面前装什么贞洁烈女?!”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场景还这么火爆,他是不相信两人会这样聊天的!

然而事实证明,秦阳这么做,的确是为了和杜倾然好好聊个天……

“啧,你是不是刚刚在路上吃了屎,嘴巴这么臭?”秦阳慢条斯理的解开杜倾然手脚的床单,用被子把她紧紧的包裹了起来,顺势朝她扔去了一个安心的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杜倾然原本还提起来的心,在看见秦阳的笑容之后,渐渐地安下了心。

“什么?!今天老子可是带了人来的,识相的,你就乖乖把这个妞让出来,然后跪在地上磕几个头,我兴许可以考虑放过你,不然的话……”齐天峰阴笑两声,“哼哼!”

“不然如何?”秦阳不屑的冷笑一声,这种富二代,他还真的没有看在眼里。

杜倾然看着房间内的人,心思一转,突然大声道:“齐天峰,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就像你看的这样,我已经和他睡过了,就算是我爸逼着,我也绝对不会嫁给你的!说到底,今晚还得要谢谢你不是吗?要不是你给我下药,我们也不会进展如此的呢。”

第4章 茗奕老人的门徒?

齐天峰听着杜倾然的话,心里差点呕出血。

不提到还好,一提他就止不住的生气,今晚所有的准备,都为别人做了嫁衣!

齐天峰眼神阴鸷的看了秦阳一眼,对着身后的保镖挥挥手,低喝一声:“上!今天谁要是把这个小子废了,老子给他二十万!女的小心点,今晚爷要来一个冰火两重天!”

齐天峰身后的保镖一听,每个人的眼神都变的十分狂热了起来。

二十万啊!那可是他们两年的工资啊!

不过是打倒面前的这个臭小子罢了,他们就不相信了,这么多专业的保镖,还搞不定他一个人!

“小心!”

杜倾然低声警告道,她和齐天峰渊源颇深,自然知道他身边那些保镖十分的难对付。

看着秦阳要一个人对付这么多保镖,说句实话,她心底还是有点担心的。

秦阳微微一笑:“有美女担心,真是荣幸。”他还有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说完,他猛然回过头,眼神一瞬间变得冰冷,周身强大的气势展露无遗。

那些保镖微微一怔,他们都没想到为什么上一秒还在笑眯眯的男人,这一秒居然会露出这种杀神的气势!

这样的气势,绝对只能在尸山尸海里才会被洗礼出来!

就是现在!

秦阳在心里轻喝一声,脚步微转,消失在原地,瞬间来了离他最近的那个保镖身后。

“呵呵。”

那个保镖只感觉有人在他身后发出一声轻笑,心底大惊,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人扭断了手臂,倒在地上不断地哀嚎了起来。

一击!

整个过程十秒不到,要是秦阳没有恐怖的速度,还有绝对的力量,他绝对做不到这些!

那些保镖个个惊惧交加,他们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会如此恐怖。

就在他们还思索的时候,又是一个保镖倒了下去!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他们齐刷刷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匕首,一拥而上,包围着秦阳扑了上来。

秦阳冷冷一笑,一群废物罢了。

他身形微微一转,避开第一个人的刀尖锋芒,一脚踹在了他的命门上,那个保镖直接飞了出去,连哀嚎都没有来得及发出。

“哼,一群宵小之徒!”

秦阳身形如鬼魅般的在人群里穿梭,那些齐天峰引以为傲的保镖,愣是连秦阳的一片衣角都没有碰到!

绝对的实力!

花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解决了这些保镖,秦阳转身,朝着目瞪口呆,惊惧不已的齐天峰露出一个残忍的微笑。

“现在,gamy over。”

秦阳朝着齐天峰走了过去,齐天峰一步步的后退着,直到后背抵上了墙壁,退无可退,他才抬起手,颤抖的指着秦阳,道:“你你你……你别嚣张!等我叫人过来!”

“呵,”秦阳嘲讽的轻笑,“还要叫人?你这一次准备叫人?”

“哼!你等着,我这就去请‘血泪’过来!等到血泪大哥来了,我看你还敢不敢这么嚣张!!!”

“血泪?不认识。”秦阳呵呵一笑,扯过齐天峰的衣领,一脚把他踹了出去,“随便叫,我等着你。”

可是秦阳秦阳一回头,就看见杜倾然一脸的慌张。

“怎么了?”秦阳走到她身边,问道。

“你快走吧,这个血泪你惹不起的!”杜倾然有些担忧的说着,虽然她刚刚很惊叹秦阳的身手,但是这个血泪手头是真真正正的有人命的!

虽然眼前这个男人流氓是流氓了点,但是好歹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她也不能因为自己的事情,而拖累他。

秦阳笑笑:“怎么了?那个血泪是什么身份?”

“你快走吧,这个血泪为人十分阴狠,手上沾染了还几条人命,而且……”杜倾然迟疑了一瞬。

“而且什么?”前面几条秦阳都无所谓,论起手头上的人命,谁会比他这个当了五年佣兵的人还多?

“而且他是茗奕老人的弟子!”杜倾然道,茗奕老人是以为隐士神医,没有人愿意得罪他。

毕竟无论在什么时候,得罪一位医术高明的医生都是很不明智的。

听完杜倾然的话,秦阳的眼睛瞪大了一点,心里顿时来了兴趣。

他这一次回归都市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茗奕老人,没想到现在居然就有了头目!

秦阳也没有细想,直接转身,用最快的速度向着之前齐天峰离开的地方追了出去。

看着秦阳离去的背影,杜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

这家伙,怎么说跑就跑了?!

杜倾然叹了一口气,恐怕这个男人也是知道茗奕老人的吧,肯定也是不愿意得罪茗奕老人,所以就离开了……

可是他就这么离开了,杜倾然心头莫名有些不是滋味。

就在杜倾然一边压下自心底那些莫名的情绪,一边准备为自己想后路脱身的时候,秦阳又回来了。

而且他的手里,还拎了一个人。

杜倾然定睛看去,秦阳手中的人,不是齐天峰又是谁?

“你怎么……”又回来了?

杜倾然欲言又止,没有想出来秦阳这么做的原因。

秦阳看了杜倾然一眼,把齐天峰扔在地上,“你不是说他要找的那个什么血泪,是茗奕老人的弟子吗?来,就在这里,给我打电话,今天要是叫不来那个什么血泪,我就废了你!”

前半句是对杜倾然说的,后半句是对齐天峰说的。

齐天峰被吓的抖了抖,他原本是准备下楼打电话叫血泪来的,结果还没坐上电梯,就被秦阳给拎了回来。

杜倾然也是一脸莫名,天成市的人都知道血泪不能惹,这个男人居然还让人打电话过来找茬?

“速度,打电话,今天那个血泪要是不来的话,你也可以去死了。”

看见齐天峰没动作,秦阳不耐烦的一脚踹上了他的肚子,冷冷的说道。

第5章 大人物血泪

齐天峰被秦阳踹的又是一个趔趄,他战战兢兢的从口袋里面掏出了手机,给血泪打了一个电话,态度简直比龟孙还要龟孙。

“血……血泪大哥,是我,小齐。”齐天峰对着电话那头陪着笑,和在秦阳面前嚣张的样子判若两人,“对对,就是我,那个,今天我这边遇到了点事,您过来一下呗……对,还是那个价!”

齐天峰咬咬牙,一副肉痛的模样,电话那头的血泪似乎是答应了过来,于是他一脸庆幸的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齐天峰看了秦阳一眼,说道:“哼,血泪马上就要来了,你现在跑还来得及,不要为了一时的耍帅而后悔!”

齐天峰在经过秦阳对他的一番“教导”之后,态度已经不敢那么嚣张了,至少现在在救兵没到之前是这样。

“哦?是吗?那还真是谢谢你的‘好言相劝’了。”秦阳挑挑眉,丝毫不在意齐天峰的话。

他坐到床上,一只手搂过一边的杜倾然,然后十分轻松的在她的脸上偷了一个吻,惹得杜倾然惊呼一声,面红耳赤。

“你干嘛?还有人在呢!”

原本杜倾然的意思是秦阳太过分了,居然敢趁机占她便宜,但是这话这么一说出来,落在齐天峰的耳朵里,倒是更像两口子在打情骂俏一样。

秦阳嘴角弯出一个笑,又在杜倾然的脸上亲了一口。

“呵呵,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好歹他也是让我们顺利在一起的功臣嘛,我们恩恩爱爱,也不用瞒着他。”

秦阳大肆的和杜倾然秀着恩爱,然后再转头看向齐天峰,“你说是吧?”

齐天峰心底差点被气得呕出血!!!

这个臭小子简直是太过分了!居然当着他的面这么说!还问他是不是?!

当然不是了!

可是齐天峰现在却不得不装孙子。

他一脸吃了死苍蝇一样的表情,把头转了过去,心里暗暗的想着,等会儿血泪来了,看他怎么收拾这个臭小子!

秦阳冷冷一笑,继续搂着杜倾然秀恩爱,杜倾然似乎也明白了秦阳的意思,十分配合了起来,差点没把齐天峰给气死!

就在齐天峰快要两眼翻白被气晕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脚步声,似乎不止一个人来了。

齐天峰脸上一喜,连忙冲出去,看见来人,他十分狗腿的小跑过去,点头哈腰了起来。

“血泪大哥,你可来了!”

秦阳闻言,打量了一下这个传说是茗奕老人的弟子的人。

估摸着三十多岁的样子,个子挺高,不过长得就很对不起观众了,油腻腻的长相,在秦阳眼里,这个血泪和拉长了身形的猪没什么区别。

顿时他的心里就疑惑了起来。

那个茗奕老人相传是个十分有德才的隐士神医,真的会收这么磕碜的弟子???

不过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嘛,秦阳想着,反正这个人自称是茗奕老人的弟子,那他或多或少肯定和茗奕老人有什么联系的。

血泪一进门,就四处打量了一下,最终把目光停在了杜倾然的身上,脸上露出了几分垂涎的意思。

至于一开始就狗腿的齐天峰,他是一个眼神都没赏。

“大哥,请坐!”

血泪的身后还跟着十几个穿着黑衣服的人,看见血泪进来,其中一个黑衣人打开自己 随身携带的凳子,又仔细在上面铺了一层布,然后请血泪坐下。 

秦阳:“……”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么能装的人。

杜倾然:“……”这是她第一次见血泪,这人真欠揍。

然而更欠揍的还在后面。

血泪刚刚坐下,另外两个保镖就走上前,单膝跪地,一个人手上端着一杯水,一个人手上递着一根烟。

秦阳实在是无语了,装的有点过头了吧?

血泪拿过烟抽了一口,然后鄙夷的眼神从秦阳的身上一扫而过。

“齐天峰,我说你今天找我过来,就是为了教训这个小子?”血泪嗤笑一声,朝齐天峰招招手,齐天峰连忙赔笑着低下头,他在齐天峰的脸上拍了两下,活像在逗狗。

“瞧瞧你这龟孙子样,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呵呵。”

血泪是态度很嚣张,但是齐天峰却跟个孙子一样,什么反驳的话都不敢说,被血泪骂了,他还得点头说骂得好。

“是是,不过血泪大哥,这个小子身手很了得,还是要小心。”

血泪不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把目光投向秦阳。

“喂,你给老子听好了,马上给老子跪下来,然后乖乖学几声狗叫,再让你身边的小妞陪老子睡几觉,老子就考虑放过你,不然的话……哼哼,你在这天成市打听打听,老子血泪,是茗奕老人的弟子,手上可是有好几条人命的。”

秦阳心底冷冷一笑,之前看着这个血泪就是个空心萝卜一样的,没想到还真是个空心萝卜。

“啧啧,不是说建国之后,不准成精吗?怎么哪里来的癞蛤蟆精,在这里净嘎嘎叫?还开口就要吃天鹅肉?”秦阳掏掏耳朵,丝毫不把血泪放在眼里,威胁他?不存在的。

论起怼人,秦阳说称第二,还有人敢自称第一?

秦阳刚刚怼回去,在场的人脸色就变了!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有人敢这么直白的怼血泪,在场的保镖都十分同情的看了秦阳一眼,仿佛已经看见了他的下场。

齐天峰则是阴测测的笑了两声,待会看血泪怎么收拾这个臭小子!

至于血泪刚刚说要杜倾然陪睡,齐天峰虽然心里不爽,但是也没有办法,他自认没办法斗得过血泪,还不如做个人情,让血泪睡了杜倾然,搞不好等血泪玩腻了,他还能上!

一举两得!

齐天峰心底的算盘打的好,然而他的愿望注定要落空了。

血泪气的脸色涨红,这个臭小子居然敢骂他?!

“臭小子,你骂谁是癞蛤蟆精呢?!”

秦阳闻言,装作十分奇怪的看了血泪一眼,道:“现在真是奇了怪了,我随口一骂,又没说是谁,怎么还有人赶着出来承认?”

血泪:“……”他一定要废了这个臭小子!!!

第6章 出手

血泪刚刚要破口大骂,杜倾然却脸色一变,拦住了秦阳。

“血泪大哥,你不要生气,他是外地人,不知道你的名声,所以要是有冲撞,你也不要见怪,”杜倾然急急的说道,她可是知道血泪的身份背景的,“这样吧,我愿意赔偿你一千万,咱们今天的事情就算了结了,怎么样?”

在听到一千万的时候,血泪的眼里闪过一丝很明显的贪婪。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吗?呵呵,老子今天一定要宰了这个臭小子!”

血泪的样子十分嚣张,仿佛秦阳在他眼里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杜倾然连忙拉了拉秦阳,压低了声音。

“秦阳,你赶紧跟他道个歉!”杜倾然简直快要被秦阳给急死了,“在天成市里,血泪真的很厉害,你不要和他硬碰硬啊!”

秦阳伸手轻轻拍了拍杜倾然的肩膀,笑眯眯的说道,“呵呵,没事,你不用担心我。”

笑话!能吓到他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呢!

更何况观察了一段时间,秦阳也更加肯定了,这个血泪完全就是一个纸老虎罢了。

要是他真的是茗奕老人的弟子还好说,如果不是的话……

秦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那他绝对会给这个血泪一个毕生难忘的记忆。

“哼,杜倾然是吧,天成市里我也听过你的名字,今天你给我陪睡,然后再赔偿我一百万,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血泪贪婪的看了一眼杜倾然被被单包裹着却依旧曼妙的好身材,他今天一定要上了这个女人!

至于秦阳,他只觉得这个臭小子只是为了在美女面前逞英雄罢了,毕竟在天成市,他都没有见过这个人。

秦阳闻言,眸色一冷,他面无表情的看了血泪一眼,冰冷的眼神让血泪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

杜倾然的一张小脸却是煞白,她是真的不想给血泪陪睡……但是血泪的身份又放在那里,她一时之间有些绝望了起来。

“血泪,你今天,带了多少人来啊?”就在气氛十分沉重的时候,秦阳突然一改冷凝的脸色,笑眯眯的问道。

而血泪却因为这个笑容抖了一下。

这个人明明在笑,怎么这么恐怖?!

他抖了一下,但是还是抬起头来,说道:“哼!这里一共十八个人!各个都是天成市有名的打手,你要是害怕的话,不如按照我之前说的做,我兴许……啊啊啊!!!!”

原本血泪还想装个逼吓一吓秦阳的,但是他话还没有说完,秦阳的拳头就招呼到了他的脸上。

“呵呵,”秦阳呵呵一笑,甩了甩自己的拳头,“才十八个人你装什么装?行了,今天你来了,总得留下点什么吧?”

众人被惊呆了,谁都没有想到秦阳会突然出手!

血泪也是被打蒙了,他愣了一下之后,恶狠狠的对着身后的保镖们大吼道:“你们都是瞎子吗?没看到老子被人打了?还不上?!”

几个保镖这才反应过来,一拥而上。

秦阳嘴角勾出一抹冷冽的笑容。

一回来就这么多事情,真是烦人,他到现在都还没有好好的休息一下呢。

脚步一转,躲过第一个人的拳风,秦阳一个人对付好几个人,丝毫不显得吃力,看得懂的人,都能看出来秦阳压根就跟逗狗一样的逗这些保镖。

一拳解决一个保镖,这样五六个之后,秦阳就觉得没劲了。

“啧啧,这才几年?天成市的保镖就这么差劲了?”秦阳嘲讽道,“养的是会咬人的狗呢,还是泰迪啊?”

听着秦阳的话,众保镖差点没站稳!

这是他们太差吗?明明是你太厉害了好吗?!一击必杀,这是正常人能做到的吗?他们在天成市好歹也是排的上名号的好吧?!

秦阳却不知道这些人脑子里面在想什么,他冷笑着斜睨了一眼血泪,满意的看着他脸上流露出来的惊恐表情。

知道害怕就好。

秦阳手下动作更快,如果说之前那几个保镖还能还手的话,那么现在的话,他们连秦阳的衣角都碰不到。

不过这一次秦阳下手的动作极有技巧,他专门挑那些打下去剧痛无比,却又不会有很大的伤害的地方下手。

不一会儿,这几个保镖都被秦阳揍得哭爹叫娘的,房间一下子就多了十几个猪头。

“呵呵,还打吗?”秦阳把最后一个保镖踩在脚底下之后,他抬头笑眯眯的看着这些人,语气无比温和的问道。

可是这么温和的语气,却让在场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这是打架吗?这是单方面的被打吧?!

尽管那些保镖一个个在心底悲愤无比的想着,但是脸上却不敢露出任何情感。

“不打了不打了!大哥,是小弟们有眼不识泰山,就放过我们吧!!”

杜倾然几人在一边看的目瞪口呆,血泪手底下的这些打手的实力有多蛮横,他们可都是知道的,齐天峰之前更是和秦阳一样,最后被揍得跟傻子一样的。

但是放在秦阳的身上,怎么是这么个结果?剧本走向不太对啊!

秦阳倒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他笑呵呵的走到之前血泪坐着的椅子上坐下,然后看着血泪,道:“你这个大哥做的很舒爽嘛,来来来,你们刚刚送水递烟不是很熟练吗?怎么我坐上了这个椅子,你们就不给我送了?”

几个保镖立刻反应过来,最开始给血泪递水送烟的那两个保镖连忙上前,一个倒了一杯水,一个从口袋里找出烟,狗腿的给秦阳递了过去。

“大哥,请用!”

血泪瞪着那两个保镖,实在想不到这两个人怎么敢当着他的面去捧秦阳!

然而那两个保镖表示,什么能比自己的小命更重要?!大不了今天过后,他哥几个离开天成市,还怕血泪追杀他们吗?

在场的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今天血泪恐怕是要栽了。

杜倾然一双美眸里,尽是复杂的神色。

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能一个人对付血泪的这么多打手?

不知不觉的,秦阳在杜倾然心里的形象愈发的神秘了起来。

第7章 有血有泪好名字

秦阳没去接烟,而是接过那杯滚烫的水,顺手倒到了血泪的身上,烫的血泪一声惨叫。

“啊!!!你干嘛?!”

秦阳脸上的笑意未达眼底,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慢悠悠的走到了血泪面前蹲下,“听说,你是茗奕老人的弟子?”

血泪闻言,就像是突然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一样,立刻大叫了起来:“对!我是茗奕老人的弟子!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的话,我师父他老人家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秦阳没说话。

血泪以为是自己的威胁吓到了,脸上的惊惧又变成了得意洋洋,既然这个臭小子问他关于茗奕老人的事情,他就不相信这个臭小子不知道茗奕老人的威名!

“哼,臭小子,你知道茗奕老人就好,那可是我的师父!谁敢得罪我师父?”血泪一副恨不得鼻孔朝天的模样,“我告诉你,你要是识相的,赶紧滚蛋吧,不然有你好受的!”

“噗,”秦阳差点笑喷了,他摇摇头,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识时务的人。

他难道看不出来,自己已经完全没资格谈判了吗?还在这里装什么装?

至于他是不是茗奕老人的弟子,这还有待考证呢。

“你笑什么?”血泪瞪着眼睛。

“我笑你可能是脑子有毛病。”秦阳声音一冷,一巴掌直接招呼上了血泪的脸,直接抽的血泪在地上翻了个跟头。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房间里响了起来,众人腿肚一寒,听着这个巴掌声,他们都在心底庆幸这个巴掌多亏没打在自己的脸上!

血泪又是一声惨叫,半张脸高高肿起,几颗断牙混着血和唾液从他的嘴巴里吐了出来。

“啊!!!我的牙!!我的脸!”血泪疼的在地上直打滚,眼泪和鼻涕糊了一脸,那里还有刚刚进来的神气样子?

齐天峰在一边吓得肝胆俱裂,他这是惹上了什么不得了的人?连血泪都敢这么打?!

“臭小子,你……你就不怕……就不怕我师父……啊!!!”

血泪还想继续威胁秦阳,可是他威胁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秦阳又一巴掌扇到了另外半张脸上,剧烈的疼痛打断了他的话。

“怕?呵呵,我的字典里还没有这两个字。”秦阳脸色森冷,和之前笑眯眯的样子判若两人。

“况且,你是不是茗奕老人真正的弟子,这还说不清楚呢。”秦阳冷笑一声,看着血泪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我之前还觉得你的这个名字有点俗气,但是现在看来,真是个好名字,有血有泪的。”

秦阳的语气有点微妙,血泪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他一边害怕的往后爬去,一边还在嘴硬着,“你……你说什么?!我不是茗奕老人的弟子,难不成你是吗?!”

秦阳眸色深沉,他一步把血泪给抓了回来,一拳头砸上了他的肚子,血泪又是喷了一口血出来。

秦阳把他扔在地上,穿着拖鞋的脚直接踩上了学雷锋的手指头,一阵令人牙酸的骨裂声之后,血泪又是一声惨叫!

五指连心,血泪疼的眼泪横流,此时他看向秦阳的眼神就像是看见了地狱的恶鬼一样。

秦阳毫不在意,毕竟他“地狱修罗”这个称呼,可不是浪得虚名。

他缓缓蹲下身子,看着血泪,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在问你一遍,你到底是不是茗奕老人的弟子?最好说实话,再有下一次,可不是断手指这么简单了。”

在场的众人无一不心惊肉跳的,见识了秦阳的手段,他们觉得自己比起血泪可要幸运多了!

血泪惊惧无比的看着秦阳,一摊骚臭的水在他的脚下弥漫了开来。

在天成市仗着自己是茗奕老人的弟子,作威作福这么久的血泪,居然被秦阳吓得尿了裤子。

秦阳十分嫌恶的捂住了鼻子,又补了一脚上去,“快说。”

月类型终于支撑不住,大哭着说了实话。

“我说!我说!饶了我!!”

“几年前茗奕老人路过天成市,我只是他随手收的外门弟子罢了!之后根本就没有再联系过了!我什么都说了,饶了我吧!”

秦阳心里暗道了一声果然如此,他眼底有些失望。

原本还以为可以得到什么消息呢,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就在秦阳有些失望的时候,血泪又继续开口道,“我知道茗奕老人过段时间要出席一次重大的会议,基本上天成市所有有头有脸的人都会参加,你要是想要找茗奕老人的话,可以去那里,其他的我是真的不知道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秦阳眼睛一亮,总算知道怎么样找人了。

他心情大好的一脚把血泪给踹了出去,“滚吧,别再让我看见你。”

血泪连忙如蒙大赦的跑了,其他人也是连滚带爬的离开了,那速度,就像是房间里有什么怪物追在他们屁股后面一样。

一瞬间,房间里又只剩下了秦阳和杜倾然。

秦阳去把房间门关了起来,然后一转身,就听见了杜倾然说了一句话:“和我结婚吧!”

秦阳:“……”这又是什么剧本走向?!难道是他刚刚太威武霸气,然后这个小妮子就崇拜的五体投地,芳心暗许了?!

事实证明这是不可能的。

杜倾然看着秦阳的眼神,就知道这个大流氓肯定是想歪了,她没好气的瞪了秦阳一眼,然后解释道,“你别误会!我只是看上了你的身手而已!”

秦阳:“……”看上了他的身手?这还不是觉得他刚刚很帅???

杜倾然:“……”她不想解释了。

第8章 我们结婚吧

“哦,所以说,你是想要找一个身手过硬的人,来搪塞你父亲,躲过他的逼婚?”

最终杜倾然还是解释了,经过一番弯弯道道之后,秦阳总算是明白了杜倾然的意思。

杜倾然点点头,“对,就是这样,我们结婚,然后你帮我抵抗我父亲的逼婚,他想要逼我嫁给齐天峰,就是今晚给我下药的那个人。你也看见了,那样的人,我是绝对不可能嫁给他的。”

她咬了咬嘴唇,继续道,“所以我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你既然敢对付血泪,而且不怕他,那我父亲那边,你肯定也不会有问题……不过,只是假结婚而已,不能有什么其他的行为!”

想到秦阳之前的流氓行为,杜倾然小脸红了红,连忙补充了一句。

秦阳沉思了一会,然后邪邪的笑了一下,上下打量了杜倾然一眼。

“不能有其他的行为,和你假结婚,还要帮你对付你的父亲,怎么算都是我亏了啊,你总得拿点什么东西来作为报酬吧?我可没有乐于助人的好习惯。”

闻言,杜倾然突然笑了,她对着秦阳眨了眨眼睛,然后道,“因为过段时间,茗奕老人要出席的那次会议,我也会去,嗯,带上一个助理什么的,可是很简单的哟~”

秦阳:“……”小狐狸!

有了茗奕老人这个筹码,秦阳没有多说什么就同意了,杜倾然也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她也是猜的,她猜这个男人绝对是有事找茗奕老人的,要是这个男人不答应她的话,她恐怕还真的没有办法逼迫他。

既然答应了,秦阳笑了笑,对着杜倾然道:“那么,美女你好,正式认识一下,我叫秦阳,秦始皇的秦,太阳的阳。”

杜倾然也微微一笑,“杜倾然。”

一夜平静。

第二天一大早,秦阳就起来了,他出门给杜倾然准备了一套衣服,然后就和她退了房,准备往杜倾然家的公司——倾国集团赶去。

下了一夜的大雨此时已经停了,天空也放晴了,空气十分的清新。

原本是一个让人心情变好的天气,可是杜倾然的心情却有些忐忑。

她不知道等会儿回了公司,她爸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反应。

不过无论是什么样的反应,她都绝对不会退缩的!要是真的嫁给齐天峰那样的人,她的未来就毁了,那样的话,她还不如去死!

察觉到身边人情绪有点不对劲,秦阳脸上挂着痞痞的笑,一把把杜倾然搂进了怀里。

“别想太多,咱们进去再说,高调一点,最好闹得众人皆知,事情闹大了,对你父亲的阻力也就越大。”

杜倾然点点头,安下心来。

也是,她没什么好担心的,身边这个男人,莫名的给她安全感。

秦阳搂着杜倾然才走到了倾国集团的门口,就被保安拦住了。

“你们……嗯?总裁?!你怎么……”

保安刚刚准备拦住他们,结果一抬头就看见了杜倾然被秦阳搂在怀里,顿时就愣住了。

他们的总裁,怎么被一个男人搂在怀里?!而且还不是齐天峰。

“怎么了?”杜倾然冷着一张小脸,面色不善的看着保安道,“连我也要拦吗?”

杜倾然在公司里是出了名的冷冰冰,保安被她严肃的眼神一扫,到嘴边的话不自觉的的咽了下去。

“没……总裁请进。”

“哼。”

杜倾然冷哼一声,拉着秦阳进了公司。

他们一进去,众人的视线就全部集中到了两人身上。

虽然没有人认识秦阳,但是倾国集团的所有人可都是认识杜倾然的!

杜倾然是出了名的冰山美女,几乎所有的男人都是可望而不可即,他们也从来没有见过杜倾然和哪个男人走的近过,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男人,和他们总裁这么亲密,这让他们想不看都不行!

众人的下巴差点都被惊掉了,前台小姐急急忙忙的给董事长办公室打了电话。

“这……这是总裁吗?”

“是吧……怎么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总裁居然被一个男人搂在怀里?!”

“怎么不是齐氏集团的大公子?不是说我们倾国集团要跟齐氏集团联姻吗?”

“……”

一时之间,周围议论纷纷,杜倾然原本还有点不自在,但是想到齐天峰之后,她也就释然了,毫无压力的和秦阳秀起了恩爱。

没过一会儿,杜倾然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一看,爸爸两个打字赫然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喂,爸。”

杜倾然刚刚接通电话,才来得及叫了一声“爸”,就被电话那头怒气冲冲的咆哮声给打断了。

“哼!你还记得有我这个爸?马上给我上来!”

杜之国在电话那头吼完,就把电话“啪”的一声给挂断了。

杜倾然收起手机,因为杜之国声音很大,秦阳的耳力一向极好,于是杜之国所有的话全部落进了秦阳的耳力,他打趣的看了杜倾然一眼,“你爸脾气挺爆的啊。”

杜倾然瞪他一眼,“走吧。”

秦阳笑笑,跟着杜倾然直接去了倾国集团的顶层。

而此时的董事长办公室里,杜之国正面色不善的坐在老板椅上,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个青年男子,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显然就是为了杜倾然的事情。

杜倾然和秦阳推开门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一幕,办公室里的气氛是绝对的沉重。

杜之国作为倾国集团的董事长,长年处于上位者,他的身上也带上了淡淡的上位者威压,平时公司里的员工基本上都不敢直视他。

杜倾然的心底还是有些忐忑,不过想想自己的未来,她又挺直了腰板。

杜之国扫了她一眼,就把眼神放在了她旁边的秦阳身上,想要无形的给秦阳施加一点压力。

他平时这样看公司里的员工,那些人早就挺不住了。

但是秦阳是谁?被誉为“地狱修罗”的绝对佣兵王,这点压力对于他来说,压根儿屁都不是。

秦阳看了杜之国一眼,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在战场上厮杀过的气势朝着他席卷而去,倒是把杜之国给吓了一跳。

这个年轻人身上的气息居然会这么恐怖?!

没有人说话,办公室里的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小说

军医白清灵穿越成端王妃

2021-1-3 4:01:12

小说

传言,贺二爷又老又丑又克妻。

2021-1-3 4:03:5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