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医白清灵穿越成端王妃

军医白清灵穿越成端王妃,就遇上丈夫虐妻夺子,姐姐顶替她功劳的厄运,还意图乱棍打死她腹中另一个胎儿,要她成鬼!她誓言——我若回归便是你们的死期!五年后,她以鬼医身份携女宝回归,却不料,荣王五岁的儿子伤重,她入府救治;太后病危,她把太后从鬼门关拉回;贵妃难产,她刨腹取子;从此一战成名,将渣渣们踩在脚下。然而,在她从宫门出来时,五岁男宝抱着她大腿:“娘亲。”白清灵惊愕:“我不是你娘亲。”男宝:“父王说你救了我,我叫父王以身相许,报答娘亲的救命之恩!”白清灵惊愕,发现她的女儿正抱着荣王大腿喊:“父王!”白清灵:“
军医白清灵穿越成端王妃

第1章 一尸三命1

“砰!”

“啊!”

端王妃被端王踹飞了,肚子里还怀着九个月的身孕,且还是双胞胎。

她被踹出去后,便重重的砸落在了茶几上,然后滚落至地。

随之,剧烈的疼痛感,从端王妃白清灵的肚腹汹涌袭来。

她抬手捂着高隆起的肚子,低头往下看了看。

素青色的裙子染上了一片鲜红的血水,炙热的潮涌不断的往体内涌出,形成了一片血河。

看到这一幕,白清灵猛然瞪大双眼,崩溃的大哭:“为什么,为什么,当初要娶我的人是你,对我海誓山盟的也是你,你说此生绝不再娶侧妃纳妾,如今你却……却连孩子都不放过,我肚子里怀的可是你的……”

“闭嘴!”一道深蓝色身影,从门庭前迈过。

他疾步来到白清灵面前,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她从地面拎起,怒道:“本王当初的确是要娶白家女,可你却欺骗本王,至于你腹中的胎儿,本王想想就觉得作呕。”

扼住脖子的大掌收紧了几分力度。

白清灵紧闭双眼,痛苦的轻颤身子。

一年前,她在雪音岭救了端王一命。

他承诺她,定会娶她为妻,她没有当真。

自那半个月后,一道圣旨将她和他重新绑在一起,这时她才知道,她所救之人,是当今五皇子封号端王。

起初他待她如珍宝一般,但她没想到时隔几个月后,两人的关系会恶化到如此地步。

她想不明白,哪里欺骗了他,她欺骗他什么了……

“王爷,不要!”

就在这时,一道凄楚的女音传来……

白清灵猛地睁开双眼,看向房门。

一道倩丽的身影快步从门外走入。

女子身穿着紫色华衣,与她身上所穿的紫云长裙一模一样,不光如此,她们还有一张八九分想似的面容!

白清灵看到女子后,立刻挣扎大呼:“姐……姐姐……救我。”

她叫白锦,是白清灵的一母同胞的姐姐。

在她嫁入王府后,时常过来陪伴她,也是她的姐姐,陪她度过了这段艰难的日子。

然而……

白清灵并没有等到她的求情。

只见,白锦站在了端王身后,眼波盈盈的看着端王的背影,道:“王爷,快放开妹妹,这九个月我都等来了,我不怕再等等,王爷若是就这么把妹妹掐死了,定会惹来皇上与太后不快,若是妹妹难产而死,那就不一样了……”

白清灵身子剧震,猛然睁大双眼。

一脸不敢置信的瞪着白锦。

可没等她反应过来,身子就被狠狠抛出。

“砰”

“啊!”

落地后,白清灵双手抱着肚子在地上滚了几圈。

脑海里,不断的回荡着白锦刚才所说的每一句话。

等她跌跌撞撞的坐起身时,那二人已经亲密无间的站在一起。

“你……你们……”!

“清儿,姐姐真的不能再替你隐瞒,你与他人有染早已失了身子,便让我代替你与端王洞房的真相,我身子给了端王殿下,此生也不敢再许他人,本想一死守住你我二人的秘密,可是,殿下不许我死……”

“什么!”若说刚才白锦的话让白清灵悲愤,不甘,恼怒。

那么现在她就像被一道雷,狠狠的劈落,感觉身体与灵魂瞬间被剥离,浑身颤抖不已。

她不顾肚腹的疼痛,用尽全力的往白锦面前爬去,面容狰狞扭曲的瞪看她:“你……你在说什么。”

她什么时候与他人有染失了身子。

她什么时候让她代替她跟端王洞房。

白锦跟端王洞房,那……那她的新婚夜是跟谁洞的房!!

第2章 一尸三命2

白清灵的瞳孔渐渐的放大,最后几近绝望,她想起了端王在得知她怀孕后,突然脸色大变的情景。

就是从那之后,她的丈夫便冷眼相待……

“白锦,你把话给我说清楚。”终于,爬到了白锦的脚下,她抬起手,揪住了白锦的衣裙,用力的拉扯嘶吼:“我什么时候与他人有染,我什么时候叫你与我的丈夫同房,你怎么能这么待我,我可是你的妹妹,你这样颠倒是非黑白就不怕遭天……”

“贱人,你还有脸说锦儿。”话还没说完,端王一脚将她踢了出去。

“砰……”

娇小的身子,重重的咂落在了地面,撕心裂肺的绞痛感也强烈的袭来。

她痛不欲生的尖叫大哭:“啊……”

痛。

好痛!

那股阵痛顿时攒在了下腹部,让她双腿不自觉的往前蹬,身下瞬间涌出大股的水流。

紧接着,一道婴孩的哭啼声响起:“哇啊,哇啊……”

白清灵倒吸了一口凉气,抬起手指,掀起了裙摆低头一看,是个孩子。

他身上都是血水,两只小拳头在半空中无助的挥舞着,此刻正张着嘴巴“嗷嗷”大哭。

白清灵快速的扑向孩子,抱起他,苍白的脸庞贴着婴孩的脸,泪水止不住的流下。

孩子,她的孩子。

纵使她不是端王的,可他却是她怀胎九月的孩儿,不管他的父亲是谁,都是她的骨血。

然而……

冰冷无情的声音却打破了她所有的幻想:“来人,把孩子抱走!”

一群人立刻从门外走入。

白清灵抬头看向进来的几个嬷嬷,顿时骇然失色:"走开,走开,别过来!“

她跌跌撞撞的站起身,一边无助的嘶吼一边后退。

可进来的嬷嬷们,却直接夺过她怀里的孩子。

白清灵反扑了过去,情绪激烈哭道:“把孩子还给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不要对他下手……”

端王不耐烦的走前,大掌扣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猛地一推:“把她按住,不许她再碰孩子。”

命令声落下,另一名嬷嬷直接上前,将她按在了地上。

这时……

头顶传来婴孩的哭叫声。

白清灵抬头看了看,一名婢女抓着孩子的手,用匕首在孩子的手掌心划开了一条口子,鲜血喷溅而出。

她心头狠狠一跳,疯了似的大叫:“你们要干什么?快住手!”

没有人理会白清灵。

她们就像冷血动物,漠视孩子的哭叫声,挤压着孩子手心的血水。

直到他们把匕首递给端王,白清灵才明白过来。

他们是要滴血认亲。

“王爷,孩子与你的血不相融,王妃不贞。”

端王虽然早已知道孩子并非自己,可是在听到这样的结果时,整个人的气势骇凉了一大截:“禀明父皇和母后,端王妃不贞,所怀之子非皇室血脉,为保皇室名节,本王将大义灭亲,处死端王妃和孩子,王府便对外宣称,端王妃怀多胎,难产而死,一尸……三命!”

“不!”白清灵瞪大双眼看着孩子,身子用力的往前爬行,泪痕满面的凄声哀求道:“姐姐,再帮我最后一次,他只是一个孩子,就当是做一件善事,求求你,帮我向他求……嗯嗯……”

端王搂着白锦的腰,冷漠的命令:“拖下去,乱棍打死。”

“啊……”

第3章 前缘今生1

“救我,救救我,白清灵!”

谁……

谁在叫她。

白清灵猛然睁开眼睛。

模糊的视线,被一片腥红覆盖住。

耳边不停回荡着一道女子的凄叫之声。

“白清灵,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声音突然清晰了。

白清灵的视线也越渐明朗。

倒叠一片的血尸,也刺咧咧的印入她的眼眸,让白清灵猝然一惊!

死人!!

她周围堆叠着一群身穿古装的死人,他们伤痕累累,血流如河。

这些人当中最小的大概只有三岁,最大的看起来六十多岁,甚至,还有一个身怀九月的年轻孕妇。

白清灵还没缓过神来,一道不属于她的记忆霸道的灌入她脑海。

戎国,朝京。

她,二十一世纪出色的军医,穿越了!

这是一个架空时代,原主与她一样叫白清灵。

是定北侯嫡出二小姐,端王正妃。

但却是个倒了血霉的王妃,一开始以为嫁给了爱情,可在原主被确诊怀孕后,端王对她的态度就一百八十度转变。

反倒是对白清灵的双生姐姐白锦,多了一份理不清的暧昧。

可原主傻,不但没有看出端王移情姐姐白锦,反而一直依赖这个姐姐,凡事都听她的,导致自己被人算计失身都不知。

端王早有废掉她的心思,但因白清灵是他亲自求娶的王妃,再加上皇上与太后十分满意白清灵,他不敢明正言顺的休妻,便等。

等到白清灵怀胎十月生下孩子后,再滴血认亲,把不相融的两滴血呈给皇上与太后看。

端王就有了处死白清灵的理由。

而眼前所看到的血尸,都是曾经忠臣于原主的下人。

端王府为了隐瞒丑陋的真相,将这些无辜之人,一并乱棍打死。

刚才她所听到的声音,是原主的执念在召唤她……

肚腹突然袭来了难以忍受的绞痛感。

白清灵回过神来,把手贴在肚子上,低头看了看。

腹部处不同程度的起伏收缩,腹中的孩子……还活着!

“白大小姐。”

“我来给妹妹道别,可否让我进去看一眼。”

白清灵忍着痛抬头看向柴房门,外面那道熟悉的声音,不正是原主的姐姐白锦吗?

害死原主的人是她,若是被她发现白清灵又“活”了,那她还有命活?

这时,她看到了那个身怀九个月的女尸。

她逃了之后,若是白锦发现白清灵的“尸体”不在柴房,端王必然会大规模的搜索,甚至连皇上也不会轻易饶了乱皇室血统的端王妃。

到时候才叫无路可走。

她不敢再往下想,跌跌撞撞的走到女尸前,对换了两人的衣服。

然后抬头,看了看那张被乱棍打的面目全非的脸庞。

白清灵握着女尸的手,暗暗道:“你们的血仇,我白清灵记下了,待我归来,必将让他端王府和白锦血债血偿。”

誓毕,白清灵忍着身体的剧痛,从柴房后面的小洞口爬了出去。

与此同时,一群黑衣人飞檐走壁来到端王府柴房。

在白锦踏入柴房的那一瞬间,那群黑衣人从上飞落。

白锦被惊吓了一跳,顿时尖声大呼:“啊……”

“有……有刺客,来人来人……”

“砰砰!”不等端王府护卫反应,那群黑衣人快速的踢踹开了门窗,直接闯入柴房。

立于白锦上方的黑衣男子,以雷霆之速落到了她身后,剑锋犀利的抵在她的颈部:“还有一个孩子呢!”

第4章 前缘今生2

“孩……孩孩孩孩子……”

白锦瞪大双眼,垂眸一看,就见颈部横架着一把锋利的剑,阵阵凉意从剑锋传来,令人头皮发麻。

一名黑衣人突然从柴房里冲出来。

他肩膀上杠着一具血淋淋的女尸,脚尖点地,只听“嗖”一声,便无影无踪了。

白锦这才意识到,这群黑衣人是来劫她妹妹白清灵的!

“孩子!”

颈部剑锋一转,立刻划开了她的皮肉。

白锦尖叫了一声,赶紧抬着双手,嘤嘤哭泣:“别杀我,另……另一个孩子被送出王府,至于送到哪里,我也不知啊,我此番过来是跟妹妹道……”

“咻咻!”

白锦话还未说完,就感觉脸庞一凉,诡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紧接着,眼前划过一道黑影,等她反应过来时,身后的黑衣人消失在夜幕中。

她也在黑衣人离去后,后知后觉的抬起双手抚摸自己的脸。

当看到手上沾着的鲜血时,白锦崩溃的尖叫。

“啊……”

……

夜幕,翠风林。

一群黑衣人陆续出现在此地。

他们纷纷单膝跪地,对着翠竹屋的方向禀报。

“主子,属下无能,未能将人毫发无伤的带回。”五名黑衣人齐声而出。

他们面前,放着一具怀胎九个月,面目全非的女尸。

女尸体无完肤,鲜血浸透了那一层层衣物,死状凄惨。

纵观沙战生死,可他们依然觉得,如此对待手无寸铁的孺妇,极其惨忍。

“沙沙沙”的脚步声,从林子里传来。

五人提高警惕,快速回头。

是他们落单的最后一名同伴,快速从林子跑出。

黑衣人来到了竹屋前,双膝重重一跪,难掩激动的情绪,大呼道:“主子,属下带回了小少主,只是那帮畜生给孩子喂了毒。”

五人眉头双双一蹙。

这时,翠竹屋屋门大开。

一道高大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

他全身银铠甲装扮,肩部披着一件黑色的披风,腰上别着一把镶着红翡翠的剑。

夜风拂过,青丝随着披风乱荡,额间的碎发也被风撩开,眉梢的一点痣清晰可见。

他停在屋门前,英气十足的俊眉微微一蹙,目光落在了孩子身上:“把孩子给我。”

黑衣人抱着孩子立刻起身。

男子却在这时动作利索的解开披风,在黑衣护卫抱着孩子过来时,他把手上的披风衣覆盖在了孩子的身上,顺势用自己的臂弯,将孩子卷入怀中。

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将孩子的母亲葬了。”

随后,语顿了顿,淡淡的瞥了一眼旁边的桃花林,又道:“就葬在此处,另外……”

他回头,眼眸中剩余的最后一点光也暗去。

默默站在他身后的青衣女子,神情慌张的跪在了地上:“主子,你要收养这个孩子吗,这个孩子只会阻碍你的宏图大……”

“啷!”长剑出鞘,削去了青衣女子的半截细辫。

不等青衣女子反应过来,冷冰冰的声音砸落:“把她拖下去……活埋。”

青衣女子猛地抬头,脸色煞白的大呼:“你要杀我,不,你不能杀我,那个女人她该死,她若不死,有朝一日真相暴露出来,那朝堂之上哪还有你的一寸余地,你疯了吗……别碰我……”

两名黑衣人快速的将青衣女子架起。

她慌了、乱了,在黑鹰卫将她拖入林子的时候,她歇斯底里的尖叫:“她是端王妃,是端王的女人,对端王来说她不贞,对皇室而言她是怀了野种的罪人……你千里迢迢赶回来,是要为了这个女人与天下……呃……”

她眼前划过了一道影子。

只是眨眼的功夫 ,一把锋利的剑便刺穿了她的心脏。

鲜血慢慢的染红了她的青衣。

女子缓缓抬头,可她还未看清对方的俊颜,刺进她身体的剑便快速的抽离。

男子丢弃手中的剑,垂眸看着怀里的孩子:“把端王府的苏神医请来,本王要孩子活!”

“是!!”

黑鹰卫消失在竹林深处。

……

这一夜,端王府接连受挫。

端王妃因怀多胎难产而死。

后院起火,苏神医失踪。

定北侯大小姐在陪同端王妃时,惨遭刺客毁容!

……

天微微亮。

白清灵抱着另一个孩子,站在了朝京的一处峰,往下眺望。

那火,在端王府烧了一夜。

眼看着东院要扑灭了,西院的便又起火了,可以说……火轮着烧端王府各院,独独原主所住的那座芙蓉院尚在。

端王府是住不得人了。

白清灵扯开唇角,低头看了看在她怀里熟睡的小丫头:“小笙儿,娘亲带你去浪迹天涯、云游四海。”

“五年后,我们再回来……”

回来讨债!

第5章 仙莱谷有位名震天下的鬼医

时光荏苒,转眼五载!

……

雁南,仙莱谷。

“姑娘,姑娘,将军来信啦。”竹林中,三两名婢女朝林子深处奔去,大声呼唤。

山顶处,立着一名女子。

她穿着冰蓝色的长裙,裙摆处绣着一片淡红的梅花,腕间搁着一个药篮。

偶尔有风吹过,拂动她的裙身,将她一袭乌黑的长发也吹扬在半空。

女子面带珠纱,只露出半张容颜,狭长细致的眼眸,却透着一股绝尘的清冷,眉间那抹朱砂红,让冷艳的她看起来多了一丝丝的神秘妩媚。

这时,她转身。

林中的三名婢女已陆续走来。

走在最前头的是身穿着绿衣的丫鬟,名叫绿依。

她手里拿着一封信件,大气不喘一下,便从山谷跑上山顶,来到女子面前,道:“姑娘,将军的信。”

白清灵垂眸,伸手接过绿依递来的信,一边拆信一边就听绿依回道:“这次送信的,不是周御大人,而是定北侯府过来的人,将军身边的亲信,他身边还跟着好多侍卫,还备了马车,说要接姑娘和小小姐回定北侯府。”

白清灵眉眼未动,而是认真的看定北侯的亲笔信。

看完之后,白清灵便又将信折回到信封里,然后转身,眺望着不远处的仙莱谷。

她很喜欢这个地方,世外桃园与世隔绝,没有阴谋阳谋,也是在五年前,她带着小笙儿避难落脚之地。

说起来,缘份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

她来到这里不久,原主的亲爹镇南将军,也就是定北侯,带着十万大军前往白皎关守雁南城。

可惜,三战三败。

十万大军战剩不到五万,他自己也身受重伤,误闯入仙莱谷。

白清灵救下了这个便宜爹。

但,定北侯从始至终都不知道,她是“白清灵”。

在外人眼里,她“白清灵”难产而死。

她不能,也不可以再用白清灵的身份,出现在任何她“熟悉”的亲人面前。

定北侯伤愈后,白清灵献了一计。

让原本溃败的士气,重振旗鼓,击退了天耀的十二万兵力,这样的逆转被称为“奇迹”。

从那之后,定北侯十分信任白清灵,并收她为作义女。

……

“五年了……的确该回去了。”白清灵喃喃自语。

身后的另外两名婢女,正好来到她身边。

婢女紫依道:“奴婢这也刚刚收到端王府的购药信,还附送了二万两银票,这药……还卖吗?”

白清灵倏地转身,目光扫过紫依手里拿着的一叠银票,唇角划开了一抹冷意。

“卖。”她伸手抽走了紫依手里的银票,说:“刚好本姑娘打算筹钱在朝京开医馆,手头还差了点,告诉端王府的人,药膏的配方越发难求,加价八万两,分文不少,少一个子,订金不退,药不卖。”

三位婢女暗暗吸了一口凉气。

也不知道,端王跟她们家姑娘有什么深仇大恨。

但凡是端王府来购药,都超出普通人的万倍。

还不算当初端王送来的那几箱珠宝。

端王为了给现在的端王妃求美颜膏,也算花费了心机啊。

这时,林子里跑出了一个五岁大的女孩儿。

她身穿着粉色长裙,一头长发盘至脑后,发包里佩戴着一朵粉色珠花,小脸蛋儿有些脏乱,却不妨碍她在草地里追赶蝶群,嬉戏玩闹。

白清灵抬头看向孩子,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道:“小笙儿。”

白憧笙听到声音,立刻朝白清灵方向奔去。

“娘亲,娘亲,我捕了好多蝴蝶,我要把它们都带回仙莱谷养着,你看你看。”白憧笙来到白清灵身边,扯开了腰上的小箩筐,满脸喜意。

白清灵接过了她的小箩筐,却直接打开了盖子,将里面的蝴蝶都放出来。

小笙儿惊呼道:“娘亲,这是我花了两个时辰捕回来的呀。”

“我们要暂时离开仙莱谷去你祖父身边,若将这些小东西带回去,它们只会死在谷底。”

“呀,我们要回京了?”小笙儿双眸一亮,露出了期待之色。

白清灵已将小箩筐里的蝴蝶放飞。

“对,你祖父派了百人接我们回定北侯府,你想不想回。”

“想回,想回,祖父回京一年,我都快闷死了。”祖父会给她买好吃的,好玩的,还会带她上街下馆子,自从祖父回京后,白憧笙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适应过来。

说不想念是假的。

而白憧笙的反应,是众人意料之中。

紫依调侃道:“小小姐是想将军手里的好吃的好玩的了吧。”

“哼,我才没有,我就是思念祖父。”小笙儿轻哼了一声,心里早已乐的不行,然后走到白清灵身边,拉着她的手指说:“娘亲,我们快点回,别让祖父久等了。”

三个丫鬟看小主子的反应,都忍不住的笑了。

小笙儿纵然脸皮厚,但被她们看破了心思,小脸还是红了。

她放软了声音:“娘亲,祖父走后,我都快一年没离开仙莱谷了,我就是想……祖父再带我上街逛逛。”

白清灵心头一软,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低笑道:“好好好,早点回去,让你祖父带你上街买买买。”

“太好了。”小笙儿撒开了白清灵的手,一边往前奔跑一边欢呼。

几个丫鬟尾随在其身后。

“小小姐,你慢点!”

白清灵望着小笙儿的背影,抬手拂了拂耳鬓的碎发,眼眸微沉……

白锦,容启,我要回来了!

你们……准备好了吗!

第6章 初遇荣王府小世子

翌日,正午。

定北侯派出的人马到达了朝京西效大门。

然……

却被守门的侍卫拦下来了。

紫依掀开帘子,往外看了看,道:“姑娘,西门被设了门禁,通往的老百姓和外商都被拦下来例行检查了,不知京城又出了什么大事!”

若朝京没什么事,是不会设下这道门禁,搜身检查。

小笙儿太久没见人气,赶紧趴到窗口瞧了瞧。

而青依则撩开了另一边的窗帘,刚好白清灵可以观浏外面的景象。

“西门的侍卫增派了一批,黑鹰战服是荣王麾下的黑鹰卫,如今是荣王在掌管大理寺,既然派出黑鹰卫,却必然与重案犯有关。”

白清灵目光犀利的扫过那一群身穿着黑色战服的侍卫。

他们手里拿着弯刀,头上戴着铁甲,浑身散发着令人敬畏颤栗的神秘感。

几名黑鹰卫突然朝她这边走来。

定北侯府的家卫白郭兆赶紧拿着通行文碟下马。

“几位大人,我们是定北侯府的,侯爷派我们去雁南接人。”

“接什么人,帘子打开。”黑鹰卫头声线冷硬的命令。

绿依与青依回头看了一眼白清灵。

“把帘子打开。”白清灵微微点头道。

两个丫鬟立刻掀开了帘子。

两名黑鹰卫快速的走前,往车厢内查看一番。

而白清灵易过容,在黑鹰卫寻查车厢的时候,倒是淡定的取下了自己的面纱。

黑鹰卫在她身上多看了几眼,倒也没刁难,便转身接过了白郭兆手上的通行碟,盘问几声就放行了。

青依赶紧把马车帘子放下,然后抱过了小笙儿道:“荣王的黑鹰卫果然神威。”

“宁可得罪阎王,也不要得罪荣王,这个传言可不是虚的,荣王手里审讯的犯人,没有撬不开的嘴。”白清灵缓缓系上面纱。

虽然这些年,她一直待在仙莱谷,但是却掌握外界许多消息。

比如,荣王未婚生子。

为了抚养儿子,直接把兵权丢回给皇上。

放弃权势争夺,做一个合格的奶爸。

让天下人哭笑不得……

能够做到他这般洒脱恣意,怕是前无古人!

帘子放下后,马车正准备前行,外头却突然传来几个女子的呼唤声:“小世子,小世子。”

“你们别跟着我,烦死了。”

“可是,这里并不是回王府的路,小世子,求求你了,跟奴婢们回去吧。”

刚要前行的马车再一次停下来了。

白郭兆的声音也紧随响起:“参见景世子。”

“免礼。”帘子外头,蓦然响起了一声奶音。

小笙儿好奇的眨了眨眼,身子突然往前一扑。

与此同时,外面也飞扑而来一道小身影。

导致两个小东西狠狠的撞在了一块。

白清灵脸色一变,倏然从坐榻上起身,张开双臂将两个小肉团接过。

然后,“砰”一声,在接过两个小东西时,白清灵也被重重的撞回到了坐椅上。

绿依心惊大呼:“姑娘,小心。”

白清灵微微蹙眉,第一时间便坐直身子,检查怀里的孩子。

可刚低下头,就对上了一双狭长漂亮的双眼。

她怀里不止抱着她的笙儿,还有一个长的粉团粉团的小男娃,年纪与她的笙儿差不多大。

此刻,这个孩子正紧紧的抱着她的脖子,两只眼睛泪汪汪的,像是刚哭过一场。

“唉呀,你干嘛压着我的腿呀。”小笙儿在白清灵怀里挣扎了几下。

让白清灵从男孩儿的眼神里回过神来,转头看了看白憧笙的腿。

的确被男孩压在了腿下。

男孩赶紧挪开腿,揉了揉眼睛,声音带着哭腔:“我不是故意的。”

小笙儿坐直了身子,盯着景临的双手,顿时蹙眉道:“你抱着的是我的娘亲,你为什么会在马车里,你不要坐在娘亲的腿上,祖父说男女授受不亲。”

容景临脸色微白,身子僵了僵,随之泛白的脸庞多了一抹绯红,赶紧从白清灵身上跳落。

这时,追来的婢女掀开帘子。

“小世子,王爷说过不可随意上他人的马车,不可到城外玩耍。”

容景临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丫鬟,随后又看了看面前的白清灵,咬了咬唇瓣道:“你们可不可以……带我去找我娘亲,我可以给你们路费,或者,你们想要什么我都可应允。”

说着,他便将腰上的黑玉佩饰扯下来,递给白清灵。

青依、绿依、紫依三人互相对视。

既然外头的婢女唤他一声世子,那他定是某位王爷的孩子。

定北侯府哪里敢惹这样的权贵。

白清灵扫了一眼容景临手上的黑玉,上面赫然雕刻着一个“鹰”字。

她曾在定北侯手里见过这块玉牌,说它是佩饰,不如说……它是调遣黑鹰卫的兵符。

这个孩子手持着黑鹰卫兵符,那便是……荣王之子。

白清灵明明该拒绝这个孩子,然后将他赶下马车。

可是从刚才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她这具身体就散发着一道她没法控制的悲痛与不舍!

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情绪。

“你娘亲在何处?”白清灵微倾身子,声音柔和。

容景临攥紧黑玉,正要开口,外头再次传来丫鬟的惊呼声:“荣王殿下,是荣王殿下回来了……”

第7章 与君相遇,妾本无义

容景临小脸微微一惊,但很快就反应过来。

他将手里攥着的黑玉快速的塞到了白清灵的手里,然后拔腿就往外跑。

白清灵低呼了一声:“诶……”

孩子的速度很快,只是眨眼的功夫,他便消失在她视线里。

白清灵本能的站起身,追赶了出去。

只是,她刚刚掀开帘子,就看到一条黑色的鞭子,从她后方左侧快速的飞甩过来,袭向了正准备跳落马车的容景临。

白清灵倒吸了一口凉气,大声一喝:“小心。”

她顾不得太多,在鞭子快落到孩子腰身的时候,白清灵一个纵跃,便扑向了容景临。

“娘亲。”

“天呐。”

几道惊叫声,从四方传来。

众人只听,“扑通”一声。

从马车里走出来的女子,抱在荣王的孩子纵身跳落。

一时间,在场的人无不是面露惊恐之色。

那可是荣王的儿子!

荣王宠在手心里的心肝宝贝蛋,磕不得碰不得。

这个女人……完、蛋、了!

“哒哒哒”的马啼声传来,众人回过神来,朝着远处而来的一群银甲骑军跪礼。

“叩见荣王殿下。”

白清灵闻声望去。

一群骑着银甲骏马的人,从人群穿梭而来。

为首的那人身穿着紫黑色的束身战袍,肩膀上披着一件黑色的披风战衣,逆风而来时,披风衣被恣意吹拂起。

他手里拿着一条很长的黑色鞭子,有大半的鞭身垂在地面,所经之处拖出了一条浅浅的鞭痕,隐隐还能看见,鞭身上残余的一抹血迹。

白清灵只觉得,后背火辣辣的痛。

她受伤了。

但她庆幸,不是打在孩子身上。

她抱着孩子,忍着后背的撕裂感,跌跌撞撞的站起身,看向紫衣男子,问:“荣王对吗?”

她口中的荣王,正居高临下的盯着她,没有给予她任何语言上的回应,但是眸子却冰冷摄人。

白清灵深吸了一口气,往日温和的声音多了几分尖锐:“景世子是你的儿子,刚才那一鞭子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他后背有可能会皮开肉绽,或是脊骨断裂,又或是终身残疾,甚至再严重一些,当场暴毙而亡,这就是你作为父亲应有的所作为吗!“

“姑娘,荣王殿下他……”

白郭兆脸色一变,赶紧开声制止,然一记冷凿凿的目光,打断了他所有的话语。

而这道目光的主人,似乎并没有打算向白清灵解释什么,从始至终,未吐露半个字。

白清灵低头看了一眼孩子,她一只手正握着容景临的手腕,虚弱的脉搏告诉她,这个孩子身体有恙。

这让白清灵更加愤怒:“孩子体质清弱,内有余毒未清,更不可大动情绪,他需要长辈好好引导,而不是像荣王殿下你这般,为了征服孩子,对其施暴。”

众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女人疯了吗。

若说荣王宠子叫施暴,那京城就找不到一个比他更护短的父亲了。

她,真的凉了。

而一直无动于衷的荣王,突然翻身下马,朝白清灵走去。

众人屏住呼吸。

不多时,荣王停在她面前,目光玩味的落在她的面纱上。

白清灵放下孩子,推到自己身后,往后退了退。

然而,她才刚退开一步,对面的男人突然伸手一捞,把她狠狠的抵在身前。

“你!”白清灵错愕的瞪大双眼。

还没开口,脸上的面纱就被对方快速扯落,细腻的下巴也被他用力的捏住。

“知道何为施暴?”他捏着她精致小巧的脸,用着最冰冷的声线说着暧昧的话:“本王不妨替你纠正一下。”

说完,他低头,含住了她的唇瓣……

第8章 她被他禁锢在怀里

“唔……”

蛮横、霸道的气息,铺天盖地的涌动而来。

白清灵脑海一瞬间空白了。

他在干什么?

他对她做了什么?

在渐渐明朗的脑子里,一团怒火蓦地蹿燃。

她愤怒的抬手朝他脸庞挥去,但手刚举到半空,男人便先快一步攥住她手腕,反扣在她身后,连带着将她另一只手禁锢在了他的怀里,无法挣扎半分……

来到这个世界从未吃亏的白清灵,第一次栽了。

还栽的这么狠。

她拼了命的扭动头部,想以次挣脱开男人的唇,可迎来的却是对方更加残暴的吻。

不!

与其说吻。

不如说他在用自己的方式对她施、暴!

这一刻,白清灵终于明白了男人的用意。

他在羞辱她。

“嗯……”痛。

一股腥血,从她芳腔溢开,弥漫在彼此的空气中。

可是,男人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她。

在她紧咬着自己的牙关时,男人强势的撬开她的唇齿,长驱而入……

完全不给她反击之力。

这一瞬间,白清灵才意识到,这个世界不是她原来的世界。

女卑男尊,强权追逐。

如果她不懂屈服,就会被这些世家子弟和皇权狠狠的压在砧板上,沦为他人鱼肉。

想到这,白清灵气的浑身颤抖。

不,她不服!

五枚银针从她袖口飞出,快速的扎落在荣王手背的穴道。

男人的手明显僵了一下。

他抓着她的手往上一提,三枚银晃晃的毒针赫然映入他眼眸中。

残暴的吻,终于结束了!

“暗算本王!”

“我还想毒死王爷,但是皇上会诛我九族,我不能那么干。”她心里实在气急了。

从来没有哪个男人这样抱着她,亲她唇。

白清灵想抽回手,但又被对方按住了。

她心里一着急,声音拨高了几分:“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还想干什么,快放开……”

“我”字还没说出来,后方传来了一道惊呼声:“主子,有刺客。”

“咻。”

“咻。”

“咻。”

飞箭从城门对面的林子飞射出来。

容烨侧头扫了一眼后方,禁锢着白清灵的手掌突然松开,然后反手抓住了白清灵的肩膀,将她往前一推。

“不想死的话就乖乖站着。”

白清灵连退了好几步,愤怒眸子渐渐明亮。

眼前一群黑鹰卫和银甲骑军形成了一个圆圈,将准备进城老百姓护在安全的圈子里。

“下面的人听着,不管你们是敌是友,只要摘下荣王的脑袋,或者杀了荣王的儿子景世子,可得十万两黄金,若是你们有本事把荣王身边的女人劫过来,再赏五万两白银。”

一群身穿囚衣的人,从林子里冲出来,领头的人挥舞着大刀冲着人群大呼。

白清灵看到他们身上的衣服,脸色白了几分。

是死囚!

难怪朝京城门设下门禁。

“娘亲!”小笙儿从马车里跳落。

这时,一把箭正从她侧方飞射过来,白清灵心脏促跳,惊慌大叫:“笙儿,不要过来。”

“咻!”

“劈!”

黑色的长鞭从她面前划过,快速的缠上了小笙儿的腰,与此同时一把利剑,也飞了出去。

射向小笙儿的箭,被剑劈成两半,而她的笙儿,也被那黑色的鞭子,卷飞而起。

白清灵眼波一颤,回头看向她面前不远处的男人。

他手里那条鞭子,把孩子从最危险的地带离。

她仿佛明白了刚才打在景世子身上的那条鞭子的用意。

他……他不是要拿孩子出气,他是想……

羞愧感强烈的袭来。

白清灵简直为自己刚才的愚蠢行为,羞的无地自容。

“笙儿。”她赶紧跑过去,从男人手里抱过了小笙儿。

而男人也在她接过孩子的时候,手掌压在了白清灵的头顶,将她重重往下按了按。

白清灵抱着孩子蹲下身子,远处飞梭而来的箭,正好从她头顶射过。

她双眸轻颤,低着身子不敢再动,眼睛看向地面。

荣王一直没有走出离她三丈远的距离,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

不知多久,地上倒下了很多尸体。

白清灵捂着小笙儿的眼睛低语:“笙儿乖,不要看,那些东西不好看。”

“娘亲,我怕。”

那些人像疯了一样,想要撕了她的娘亲,她好害怕娘亲不见了,她就像景世子一样,到处找娘。

对了,那个可怜虫呢!

“啊……”

女子的尖叫声,从城门方向传来。

白清灵扭头往后看。

荣王府婢女手握断箭,从容景临后背刺入……

小说

怀胎七月,苏雪彤迎来的竟是阿鼻地狱!

2021-1-3 3:59:40

小说

一杯敬过往,一杯敬美女…

2021-1-3 4:02:4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