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穿越,她成了京城最著名的花痴女。

一朝穿越,她成了京城最著名的花痴女。,她陪他上战场,为他挡剑,没有任何名分地跟在他的身边,他的心却仍旧在那个已经为人妻的女人身上。,为了那个女人,他将她关进天牢,……,他不爱她,对她的爱更是不屑,却不愿放手她离去。,他拼命地揉搓着她的手臂,仍旧没有温度,他怀里的,真的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啊!,这一刻,他终于承认,他失去了她,失去了那个他难以割舍的她。,她的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她的灵魂到底又去了哪里?,阴阳两隔,他还能找到她吗?
一朝穿越,她成了京城最著名的花痴女。

第1章 穿越

轰隆隆的声音自天边传来,打破了原本宁静的夜。

床上的女人,睡得正安详,精美绝伦的玉颜略施粉黛,眉不描而黛,唇不点而朱,乌黑的头发散了一枕,更显得肌肤的柔白。

忽略掉她那双嫩白纤细的小手被绳子绑在床头,面前的一切,简直是活色生香。

一直不曾仔细观察过她,这般看来,真的不愧是南帝圣国第一美人。

只是……立在门前的男人轻笑一声。

好大的胆子,主意竟敢打到他的头上来了。

轰隆隆的声音再次自耳边响起,伴随着这沉闷的声音,一道闪电划开了漆黑的夜,床上,原本睡得极其安详的女人,毫无预兆地睁开了眼睛。

男人暗沉的眸子,顷刻之间,邪气流转,连嘴角上扬的弧度,都邪恶万分。

既然送来了,他自是没有拒绝的道理。

叶恋雪眼波微转,昏暗的灯光并不是很刺眼,也足以让她将面前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她发现自己身在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里,最先映入眼帘的是那淡蓝色的帐幔,有风从半掩的窗子里吹进来,头顶上一袭一袭的流苏随风轻轻摇晃,鼻尖还环绕着淡淡的檀香。

在经历了之前的那场车祸之后,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并不在医院里,而是在这么正宗的古代闺房里,根据多年看穿越小说的经验,她告诉自己,她铁定是穿越了。

动了动身子,很明显,她想起身,却在这个时候发现自身的状况,这才将视线落向一边,也就是他的身上。

男子身穿一袭墨蓝色长袍,玉冠束发,眉宇之间说不出的邪肆不羁,一双绝世无双的桃花眼泛着勾人的光,整个人看上去有种慵懒的性感,嘴角噙着令人晕眩的笑容,罂粟一般,危险,却带着一种“瘾”。

妖孽。

叶恋雪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两个字。

这样的男子,怎么会存在于世间?

头上传来闷闷的痛楚,叶恋雪黛眉轻蹙,朱唇微启,“你是神仙吗?为什么要绑着我?”

男子明显一怔,又在下一秒,笑得邪肆,一步一步靠近她,说话的声音透着慵懒的性感,“我是你今晚的男人。”

叶恋雪终于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双眸撑得大大的,小手开始挣扎。

只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男人带着强大邪恶的气场,地狱修罗一般倾身压了下来。

叶恋雪如此近距离看着他无暇的俊脸,很没出息,心跳竟漏了好几拍。

“你不认识我了?今晚,我让你仔细了解了解我。”男人轻勾着唇角,在叶恋雪的窒息中,低头,一口摄住了她的红唇,毫不留情地将她最后的一丝呼吸掠夺。

“嗯……不要……”叶恋雪终于知道挣扎,口齿不清地说着,一句一字,全部被他吞入腹中。

她的唇甘甜可口,而他的吻绵延而悠长,仿佛要永远占有她的双唇。

“放开……”叶恋雪又觉得自己的心跳太过激烈,每一下都用力地撞击着她的心壁,有些疼。

他的吻一路下滑,她的小嘴终于重获自由,大口呼吸着被情欲染烫的空气,反抗的声音伴随着细细的嘤咛声自她的喉咙传来,“你放开我……该死……啊……”

一阵强大的掌风,叶恋雪身上薄薄的布料变成了一地的碎片,他同时将自己的衣衫褪尽,再次倾身压上去。

他肌肤滚烫,让原本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她瞬间煽情地热了起来。

“混蛋……不要……”叶恋雪在惊惶无措之中彻底进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第2章 和公鸡拜堂

花轿终于落了地,叶恋雪的心,再次没出息的,漏了好几拍。

不知道,她现在嫁的那个人,是不是就是昨晚的那个男人。

一双弯黛微微敛起,叶恋雪无声地叹了口气。

早知道穿越过来的第二天就会被人强行塞进花轿之中,昨晚她一定会拼死挣扎的。

现在她所在的时代,已经不是二十一世纪了,破了身的女人,下场是什么,从电视剧里,小说里都看得到。

浸猪笼。

当然,她自小习武,想要逃跑是轻而易举的事,即便是现在,花轿已经落到了王府门口,她仍然可以逃之夭夭。

只是,心下一股强大的力量阻止着她,又有一股神秘的力量牵引着她,她实在是想进去看看,等一下和她拜堂的男人,到底是不是昨晚那个丧心病狂的妖孽。

拿起红盖头蒙到了自己的头上,轿帘被掀开,她由喜娘搀扶着下轿,在一阵爆竹声和熙熙嚷嚷的议论声中,怀着一颗上蹿下跳的心一点点走进去。

“来了来了,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终于来了,她一定高兴坏了吧?终于嫁给森王殿下了。”小小的议论声很是清晰地传进了叶恋雪的耳朵里。

这一路,这类的声音她已经听得够多了的,现在就连她都想知道,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到底是多不要脸。

“快点快点,别让王爷等急了。”扶着叶恋雪的喜娘焦急地说道,带着她大步往前走,脚步之大,叶恋雪要小跑才能跟上。

绕了好几条路,转了好几个弯,叶恋雪已经是气喘吁吁的了。

终于,在穿过了一个弥漫着淡淡花香的园子之后,目的地到了。

刚走到大厅门口,里面突然传来了一声极其洪亮的打鸣声。

叶恋雪当即就反应过来了,再文明的她,也忍不住飚了句脏话,这特么是让她和公鸡拜堂?

她跨过门槛进了大厅,一道比那公鸡的鸣叫还要洪亮的声音传了过来,“吉时已到,拜堂!”

“等一下!”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一身红衣,头戴凤冠的叶恋雪。

在场所有人皆是一惊,更惊人的还在后头,新娘子猛地扯下自己头上的红盖头,一步一步向那只公鸡靠近,众目睽睽之下蹲了下来,摇了摇头,啧啧道,“我不想和公鸡拜堂,麻烦你们谁出去给我弄只癞蛤蟆过来呗。”

最后一句话,她环看了一下四周说道。

整个世界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半响没有答话的,叶恋雪站起身子,又看了一圈,这时,从人群中走出一个人。

此人风流倜傥,器宇轩昂,身穿一身淡蓝色衣衫,手中拿着一把古代男人耍帅必备的折扇……仔细一看,他的眉眼倒是和昨天那个妖孽男子有几分相像,就是少了一丝的邪魅。

这么说,那个妖孽男子也有可能在这里,说不定就是新郎。

“要癞蛤蟆是吗?我帮你弄。”折扇男将折扇在手心里敲了两下,转身出了门,没过多久,又进来,将癞蛤蟆递给了叶恋雪。

叶恋雪当即蹦了起来,还是向后蹦的,离折扇男远远的,咧了咧嘴说道,“那个,麻烦你把它用绳拴上,再绑条红布,最重要的是,离我远一点。”

第3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四周还是寂静一片,所有人都想知道这个新娘要干什么,折扇男也很想知道,吩咐下人照做,很快便齐活。

叶恋雪看着打扮过后的癞蛤蟆,吞了口口水,忍着心底的恐惧上前,和癞蛤蟆并排站着,嘴角微微向上弯,不失雅致,淡淡一笑,“好了,既然森王殿下这只癞蛤蟆这么想吃本小姐这块天鹅肉,那本小姐就成全他好了,拜堂!”

一阵寂静之后,是一片哗然。

原来这小妮子在这等着大家呢。

这怎么看也不像是原来那个京城头号花痴叶恋雪呀。

站在癞蛤蟆身后的折扇男也愣了一下,接着朗声大笑出声。

这小妮子有点意思。

荒诞的婚礼结束之后,叶恋雪就被丫鬟带到了卧房里,这一等就是一天。

而至于她如此有耐心的原因,只有一个,她就是想看看,新郎到底是个什么货色,竟然让她跟公鸡拜堂,这么羞辱她,即便她是刚穿越过来的,也无法忍耐。

还有一点,新郎到现在还没露面,其实到现在为止,她还是想知道,等一下出现的,会不会是那个妖孽。

天渐渐黑了下来,叶恋雪横趴在床上,身上仍旧是是那件红色的喜服,头冲床里,一边无聊哼着歌一边往嘴里塞点心。

突然,“嘭”的一声传来,叶恋雪一个机灵,鲤鱼打挺起身,就看到一个黑面神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

他和她一样,身穿一身大红衣服,一看就是新郎打扮,莫名的,叶恋雪感到了一阵失望。

原来他就是龙墨森。

龙墨森看着床上这个不着四六的女人,眸底的寒光“嗖嗖”的往她的身上射,步子之大,从门口到床前,他仅用了三步就到了她的面前。

叶恋雪提高了警惕,做好了战斗准备,同样气势汹汹地瞪了回去,用眼神告诉他,“本小姐不怕你。”

“叶恋雪,你竟敢说本王是癞蛤蟆,那好,就让本王看看,你这块天鹅肉,到底好吃到哪里。”龙墨森深不见底的眸子,有狂风暴雨席卷开来,在叶恋雪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之际,猛地一掌上去,强大的掌风当即将她身上鲜红的喜服震碎,变成了一地的破布。

要不是在外面招呼客人,这个女人的死期早就到了。

叶恋雪的气势完全没了,闭眼尖叫了一声,猛地拉过一旁的被子将自己整个身子都裹了起来。

她的动作很快,可龙墨森还是看到了她身上那青青紫紫的暧昧痕迹,原本装着狂风暴雨的眸子里,两团火苗“噌”的一下就窜了起来。

“贱人!”一声暴喝,紧接着是一道清脆的声响。

叶恋雪的小脸偏到一边,口腔中立刻传来了腥甜的气息。

这个男人,竟然敢打她!

叶恋雪在心中咆哮了一声,转头恶狠狠地瞪他。

要不是她现在光溜溜的,早就上去挠花他的脸了。

龙墨森愣了一下。

没错,他确实被她惊到了,大家都说她变了,此时此刻,他也发现,她确实变了,变得不再是那个整天围着他转,吵着非他不嫁的花痴女了。

第4章 你真下贱

“看够了没有?看够了马上给我滚出去!”叶恋雪声音里没有一丝的波澜,但一字一句,饱含力度。

龙墨森再次怔住,终于在回过神之后,指着叶恋雪的鼻尖,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这个下贱的婊子,简直不知廉耻,竟然和别的男人做出苟且之事,叶恋雪,你好大的胆子!”

叶恋雪握紧了拳头,死死地咬着牙关。

从小到大,还没人敢这么骂她呢,她可是家族里最受宠爱的三小姐,连老祖宗都从来不这么和她说话。

龙墨森不知道这些,反倒是骂上瘾了,“贱人,你以后最好给我老实呆在这里……”

“滚!”叶恋雪觉得自己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他要是再不走的话,她就要光着打狼了。

不过还好,他走了,甩袖,怒气冲冲地离开。

叶恋雪咬了咬下唇,掀开了身上的被子起身,看了眼身上的青紫痕迹,转身将床上的盘子扔到了地上,准备睡觉,明天好早起离开这里。

清脆的声音传来,盘子在地上摔开了花,身后再次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叶恋雪吓了一跳,一把扯起被子围住了自己,蹙眉转过身,原本想要破口大骂的,却在看清了来人之际,整个人都定住了。

男人穿着一身藏青色长袍,玄纹云袖,乌黑茂密的头发被玉冠高高挽起,一双叛逆的眉毛下一是对举世无双的桃花眼,任谁只要看一眼,就会不小心陷进去,高挺的鼻子,绝美的红唇这时正漾着令人晕眩的微笑。

这不是那个妖孽是谁?

“是你?”过了好半响之后,叶恋雪才发出了声音。

龙墨禹唇角轻勾,肆无忌惮地邪笑,一步步走上前,“你还希望是谁?”

“你来这做什么?”叶恋雪显然已经恢复了平静,但这只是表面现象,或许是他所散发出来的气场实在是太邪恶了,又或许是其它什么原因,总之,她现在的心跳,绝对不是正常人能够负荷得了的。

她甚至怀疑,他能够听得见她的心跳声,因为她的耳边正充斥着自己的心跳声。

龙墨禹脸上的表情一滞,心底重复了一遍叶恋雪的问题。

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答案,只是一想起昨晚他身下软绵绵的她,他就来了。

此刻的她更是迷人,一袭红衣衬托下,她美得风华绝代,雅致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梅花妆,原本殊璃清丽的小脸因成了女人而褪怯了那稚嫩的青涩显现出了丝丝妩媚,勾魂慑魄。若是原似嫡仙般风姿卓越倾国倾城,现却似误落凡尘沾染了丝丝尘缘的仙子般另男子遽然失了魂魄,但最另人难忘的却是那一双灿然的星光水眸。

而在零点零一秒之后,他又迅速恢复正常,再次上前一步,将叶恋雪困在他和床之间,邪肆的笑容顿时升华了,“我毁了你的洞房花烛夜,自然要补给你一个了。”

叶恋雪心里有火,可是破天荒的,却没发作出来,只是轻笑一声,“谢了,用不着……喂,你……”

“你放开我!”叶恋雪的脸红了,但是是被气红的。

她真的变了,大家都发现了,他自然也发现了。

第5章 再相伴

“你想不想知道,你昨晚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床上?”

叶恋雪立刻咬住了下唇,不让自己叫出来,用眼神告诉他,“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可龙墨禹明显不想遂她的愿,说道,“再陪我一晚我就告诉你。”

“不要……”叶恋雪咬牙挣扎,却悲哀地发现,她自己正一点点化成了水。

怎么会这样?

不就是碰见个帅哥吗?至于这么激动吗?

还真至于。

叶恋雪在心底回答自己,不然以她的武功,怎么可能挣不开这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明显是在用强的,她应该反抗的。

她什么时候变成这种女人了?

难怪人家会说她是花痴。

隔天一早醒来,叶恋雪就惹了一肚子的火。

那个男人不是要告诉她她出现在他床上的原因吗?。

因为这么个不负责任的货犯花痴,她真是白痴。

多乐端了洗脸水进来,看见她用被子裹着自己的身子,又看了眼地面上的碎布,瞬间羞红了脸,转身默默地到外面衣柜里拿了衣服进来,“主子,奴婢先为你更衣。”

“放那放着吧,我自己来就行了,你先出去。”叶恋雪一说话才知道自己的嗓子沙哑得真厉害,可她记得昨晚好像似乎应该是没怎么叫出声。

对于叶恋雪的突然改变,多乐虽说还不适应,但也没多说什么,向她福了福身便退出了卧房。

叶恋雪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的身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也不知道是在白自己还是在白那个妖孽。

不过,她现在要先洗澡。

洗漱完毕,早餐已经摆到了桌子上。

叶恋雪看着这一大桌子的好吃的,摸了摸肚子,确实也是饿了。

那些男人什么的还是先不要管了,她得赶紧吃饱了,离开这里,这地方她是不想再待下去了,她觉得那个什么龙墨森就是一个神经病。

不喜欢还娶她,又让她跟公鸡拜堂,难道娶她过门就是为了羞辱她的吗?

心下一阵烦躁,叶恋雪轻轻地摇了摇头,将那些乱七八糟的让她不开心的思绪全部清空。

早餐刚吃完,叶恋雪就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带着冰冷的气场,果然,一抬头,龙墨森正大步向这里走来,身后还带着一大群人。

心头的不悦越发的强烈了,她冷眸一转,似有一道寒光射出,眼神清冽直视眼前之人。

龙墨森已经走了进来,来到叶恋雪的面前,身后的丫鬟也上前,冲叶恋雪行了礼,将手里的碗放到了桌子上。

叶恋雪垂眸,看着碗里那乌漆墨黑的液体,黛眉轻蹙,耳边突然传来了龙墨森暴怒的声音,“好大的胆子,见了本王竟然不行礼。”

肺活量真的好。

叶恋雪嘴角抽搐,暗自感叹了一下,站起身,福身行礼,“见过王爷。”

她的动作很标准,这都是每天早晨向他们的老祖宗请安练出来的。

龙墨森原本是想发火的,见她乖乖行礼了,也收敛了自己的怒气,将那碗推到了叶恋雪的面前,沉声命令道,“把它喝了。”

第6章 本王对你的命没兴趣

“这是什么?你想下毒?”叶恋雪本不想惹是生非,打算一直忍下去的。

但现在事关人命,虽然才占据这具身体,她也着实不想再死一次。

“本王对你的命没兴趣。”龙墨森说着,一把捏住了叶恋雪的下颚,另一只大掌端起了桌子上的碗,直接将里面的液体给灌了进去。

叶恋雪咳嗽了几声,液体一半吐了出来,一半流进了肚子里,她忍不住想飙句脏话,真特么难喝。

“你给我喝的是什么东西?”她一把抹掉了嘴角的残留的液体,艰难地开口问道。

“你这百毒不侵的体质,还有什么好怕的?”龙墨森毫不负责任地说了一句,转身大步离开。

多乐这时才敢上前,关切地问道,“主子,你没事吧?感觉怎么样啊?”

叶恋雪仔细感受了一下,摇摇头,“没什么感觉,他说我是百毒不侵的体质,那给我喝这个干什么?我真的是百毒不侵吗?”

多乐点点头,“是的,主子。”

叶恋雪纳闷了,摸摸自己的肚子,暗想着是不是给她喝避孕药,难道他还想碰她吗?

还是不要吧,虽然这具身子不是她的,就算是破了处她也不在乎,可是要她跟这个男人嘿咻,她真的做不来。

再说了,如今,这具身子确实就是她的了。

不过没什么反应就好,她还有事要办,走先。

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她决定先换还是套新的。

这边衣服刚换完,那边又来了个不速之客。

多乐的一声“奴婢参见侧妃”让她知道,进来的这个柔柔弱弱的但在她看来是矫揉造作的女人原来是龙墨森的小老婆。

“王妃姐姐,妹妹是来给王妃姐姐请安的。”易若璇脸上是如沐春风的微笑,莲步轻移来到了叶恋雪的面前,准备福身行礼。

“打住啊,别姐姐妹妹的,我不认识你。”叶恋雪并不想与这位侧妃周旋,不喜欢她是一点,更关键的是,她现在急着想要离开这里。

可易若璇就是个没眼力劲儿的人,又或者说,她有自己的计划,而这个计划非要叶恋雪配合才能完成。

“王妃姐姐先别急着走啊。”易若璇快走了两步,上前拉住了已经走到门口的叶恋雪,谁知道计划这么容易执行,叶恋雪十分不耐烦地甩开了她的手,于是,她就顺这个力道倒了下去。

“主子!”易若璇的贴身丫鬟明儿惊呼了一声,立刻上前,嘘寒问暖地先担心一阵,也不把她主子扶起来。

多乐也吓了一跳,看了眼叶恋雪,跑到了她旁边。

“你是纸片做的呀,这还没风呢你就倒,傻叉吧你?”冷眸不耐烦地眨了眨,叶恋雪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王妃……主子,你怎么样了?我这就去叫王爷。”明儿松开了易若璇,小跑了几步越过叶恋雪就没影了。

“主子,怎么办呀?侧妃……她明显就是在陷害主子你呀。”多乐急得跟什么似的,最后一句话,蚊子叫一般说了出来。

第7章 你是被畜生养大的呀

“哎呀,你别管她,丑人多作怪……行了,你跟我一起走吧,省得在这受人欺负。”叶恋雪也不是冷血的人,易若璇摔倒那是演戏,她可以不管,可是多乐,好歹对她也挺好的,等到出去的时候,就把自由给她吧,总比在这王府里受苦好。

多乐也没多问,一直跟在叶恋雪的后面,刚走到湖边,远远的就看见龙墨森急三火四地往她的幽兰轩赶,明儿在后面也是火急火燎地跟着。

“要死人了吗?”叶恋雪嘟囔了一句,一转身,前面不远处站着两个人,其中有一个就是……

微微怔了怔,再也管不上其它,叶恋雪大步走了过去。

八月的阳光金黄耀眼,空气中有淡淡的桂花香飘来。

龙墨禹一身墨绿色锦制长袍,头发墨黑,被玉冠高高挽起,修长高大的身子器宇轩昂地立在那,一张俊美邪肆的妖孽脸隐隐有妖光在流动。

叶恋雪走得越近,他那浑然天成的强大又邪恶的气场,连带着她的心和天地万物,全部被搅乱。

深吸了一口气,她镇定从容地站在他面前,直奔主题,“你昨晚骗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到底为什么会在……”

整个世界清净了一下,叶恋雪觉得不对头,目光落到一旁的龙墨辰身上,这才意识到,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六嫂,我还以为你没看见我呢,我昨天帮了你那么大的忙,你是不是应该谢谢我啊?”龙墨辰笑得风流倜傥的,冲叶恋雪挑了挑眉。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他总觉得今天的叶恋雪……又或者是昨天她让他帮忙抓老蛤蟆开始,她变得比以前漂亮了,虽然,她本就是南帝圣国第一美人。

此刻她身穿一袭水绿色锦制长袍,外罩一件淡紫色轻纱衫,精致的玉颜不施粉黛,清纯中总有那么一股子娇媚在眉宇之间若隐若现,看得龙墨辰眼前一亮,心下不由得浮现出两个字,惊艳。

叶恋雪再次将目光落到了龙墨禹的身上,龙墨辰顿时变成了黑白,秋风萧瑟,枯叶落了他一身。

这么不给他面子,好歹“嗯”一声也行啊。

“六嫂在说什么,本王怎么听不懂?”龙墨禹脸上挂着如沐春风的微笑,一句话,将两个人的关系撇得一干二净。

叶恋雪现在还能说什么?难道要当着第三个人的面告诉这个妖孽男,她说的到底说什么吗?

“叶恋雪!”身后一声暴喝传来,紧接着,萧瑟的秋风瞬间变成了刺骨的寒风。

叶恋雪不悦地抿了抿嘴,星眸微动,眸底的温度骤然下降,心下不由得感叹,真是对奇葩夫妻,女的就阴险狡诈,男的就十足一个缺心眼暴力狂,绝配,绝配中的绝配!

这般想着,叶恋雪转过了身,龙墨森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大掌一扬,若不是叶恋雪早有防备的话,还真就被他给打了。

清脆的巴掌声没有如期而至,而叶恋雪小手紧紧攥着龙墨森的手腕,这一举动更是惊了在场所有人,连龙墨森自己都包括在内。

自从昨天嫁过来她就已经开始反常了,现在竟然再次忤逆他,而恰恰是叶恋雪,那个迷恋他已经上瘾的叶恋雪,不应该有这样的举动。

龙墨禹的眸底闪着妖异的光泽,饶有兴致地盯着面前这个就要炸毛的小野猫看,两道浓密好看的眉毛拽拽地扬着,一副看热闹大不怕事大的欠扁模样,却还是那样的勾人心魄。

“王爷,大声说话是不费电,但是费嗓子呀,您能不能爱惜一下自己呢?还有啊,小时候你父母没跟你说动手打人很没有礼貌吗?你是被畜生养大的呀,怎么一点人性都没有?”黛眉轻蹙,叶恋雪一个用力,狠狠地甩开了龙墨森的大掌。

第8章 你干脆把我休了算了

又是一番怔愣,在场的人谁都料想不到,叶恋雪,会说出这样的话。

而怔愣过后,龙墨辰叹为观止地敲了几下自己的折扇,龙墨禹嘴边的笑容更加邪肆。

小野猫,终于炸毛了。

易若璇,此刻仍旧处于哑然状态,这才意识到,要对付叶恋雪,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样简单。

“叶恋雪,你好大的胆子!”龙墨森暴怒,一个闪身来到了叶恋雪的面前,大掌直奔她的脖子去。

叶恋雪撑大双眸,见招拆招,十几个回合下来,两个人并没有分出胜负,却都停了下来。

而对于叶恋雪会武功,大家的心底都在前面加了“竟然”两个字,这女人竟然会武功。

龙墨禹的目光一直在叶恋雪的身上流转,原本波澜不惊的眸子此时也闪过了一丝的诧异。

“你不是叶恋雪,说,你到底是谁?”龙墨森突然找到了叶恋雪性情大变的原因,那就是,她根本就不是原来的叶恋雪。

“你少用你那捉急的智商分析我行吗?我不是叶恋雪我还是你啊?本小姐就是叶恋雪,如假包换的叶恋雪。”叶恋雪冷哼一声,语气慵懒,似是懒得跟龙墨森再多做周旋。

她确实没有说谎,车祸之后,再次醒过来,她的灵魂就附在了这具身体上,可是无论是容貌还是名字,甚至是年龄,什么都没有改变,她还是原来的那个她。

前世,家族里的人每一个都是自幼习武,她会武功也不稀奇。

不过现在对她来说,重要的不是这些。

“王爷,说真的,你干脆把我休了算了,反正你那么讨厌我。”拿到休书对她来说,才是重要的。

龙墨森是真的很想休了叶恋雪,话刚到嘴边,一边的易若璇突然开口,“王爷,真的不关王妃姐姐的事,是臣妾不小心摔倒了。”

这道柔柔弱弱的声音倒是提醒了龙墨森,他娶叶恋雪过门的目的,刚才即将脱口而出的话也吞进了肚子里,怒火冲天地瞪着她,“贱人,看在璇儿替你求情的份上,你立刻跟她道歉,本王就放了你。”

“道歉?”叶恋雪挑了挑眉,上下打量了一圈易若璇,猛地抬起小手,抡圆了胳膊一巴掌招呼在了她的脸上。

龙墨禹是着实被震撼到了,抬手摸着自己的下巴,想象着要是这个女人将这种野性发挥到床上,一定很过瘾。

这般想着,他竟然亢奋了起来,眸底的光芒因为染上了一丝的情欲而暧昧了起来。

看着易若璇脸上那鲜明的指印,她歉意地向易若璇点了点头,红唇一勾,懒懒地笑,“对不起。”

“叶恋雪你找死!”龙墨森也扬起了自己的大掌,要为自己的爱人报仇。

叶恋雪蹙了蹙眉,往后退了一步,龙墨森的大掌在这个时候被人半路拦下,这个人正是易若璇,“王爷不要,是臣妾不好,惹王妃姐姐生气了,应该是臣妾道歉才是。”

“璇儿,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帮这个贱人说话?”龙墨森因为易若璇的善良感到心痛,这一幕看得叶恋雪直想吐。

“呃,大家都是一家人,什么事非得闹得这么不愉快呢?六哥六嫂,还是算了吧,消消气,消消气。”龙墨辰上前做和事佬。

叶恋雪慵懒地翻了个白眼,转身就往门口走。

龙墨辰立刻追上去将人拦住,“六嫂,你要去哪呀?”

“当然是离开这里了,我可不想留在这里整天面对这两个脑残。”叶恋雪看了眼那对脑残夫妻,突然很想笑。

这两个人真是绝配,绝呸!

小说

一场胭脂阁,引发无数唏嘘故事。

2021-1-3 3:46:50

小说

从小就当成哥哥的人竟会看上她。

2021-1-3 3:50:3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