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三年,穆离恨了她三年。

结婚三年,穆离恨了她三年。
结婚三年,穆离恨了她三年。

第1章 你还有没有良心?

黑,无止尽的黑,林愉悦感觉自己快要疯了,封闭的空间让她快呼吸不过来,她已经不知道在这件屋子里呆了多久。

突然,永无止尽的黑暗里出现了一道明亮的光线,随后光线越来越大,林愉悦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扑 倒了那个送食口。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她声音沙哑的嘶吼着,但是和往常一样,食物送进来便把口子再次关上,将林愉悦的声音尽数淹没在黑暗中。

林愉悦抱着膝盖,她已经哭不出来了。她只求她能出去,出去看一眼那个男人,她的丈夫,她心心念念的人。

不知过了多久,小黑屋的门被人打开,林愉悦被保镖抓了出去扔到地上。

她迷迷糊糊的抬眼看见的是那个天神一般的男人,她最爱的人。

“阿离,真不是我做的,你要相信我,我怎么可能那么做……”林愉悦抓住眼前男人的脚踝,眼泪像珠子一滴滴的坠落。

穆离低头看着眼前的女人,三年的婚姻,他自以为他已经把这个女人摸透,但是她怎敢……

“林愉悦,你还有没有良心,你还是人吗?”穆离一脚踹开林愉悦,眼神里是看不透的深沉。

林愉悦遍体生寒,她的丈夫,她三年的丈夫从来没有相信过她,即使早就知道结局,她的心还像被刀子划开一样的疼。

穆离看着脚下的林愉悦,眼神里闪过不耐,他蹲下 身钳住林愉悦的下巴,强迫她对视自己,冷声道:“说,你到底是怎么害死温依的孩子的?”

林愉悦拼命的摇头,眼神祈求的看着穆离:“阿离,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求求你相信我好吗?”

穆离没想到她到现在还在嘴硬,把钳住林愉悦下巴的手往下一甩,看着她狼狈模样,眯起了眸子,淡淡的威胁:“林愉悦,你真的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小黑屋没待够是吗?”

听见小黑屋三个字,林愉悦身子不停的颤抖,她真的好怕进那个屋子,真的好怕,里面暗无天日,静悄悄的,只剩她一个人的哭泣声。

“不要,不要,不要再把我关进去了……”林愉悦像是发疯一样,抱着膝盖喃喃自语,一直重复着一句话。

看着她这个样子,穆离的心里的弦有那么一丝的颤动,可是想起温依在病床上那苍白的模样,他的心就一冷。

他一把拉起林愉悦的身子,往地上一推。

“林愉悦,跟我装疯?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疯!”穆离把林愉悦身上的衣服大手一撕,毫无怜惜之情。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林愉悦惊觉穆离要做什么,她手脚并用的反抗,她不想自己保留了这么多年的初、夜是在这里没有的。

“啪!”穆离毫不留情的给了林愉悦一巴掌,她白嫩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五个手印。

“林愉悦,你有资格说不要吗?别忘了自己的身份,真以为自己是少奶奶了?”

第2章 生不如死

林愉悦不再反抗,是啊,她只是他名义上的妻子罢了,是他用来掩人耳目的棋子,是她自己犯贱要嫁给他的。

身上的男人挺身而入,林愉悦闷哼一声,痛,真的好痛。

眼泪止不住的从脸颊两边流落,林愉悦强迫自己去看身上男人的表情,她很想看看,看她这么痛苦,他是不是也会心痛。

可是并没有,身上男人的脸上有欲.l望,有嫌弃,就是没有丝毫的心痛和怜惜,好像和她上 床是多么恶心的事情一样。

随着一声闷哼,男人毫不犹豫的抽离林愉悦的身体进了浴室。

过了许久,林愉悦慢慢的起身,看着床上的一抹红色,那是她最宝贵的东西。

她捂住脸颊,眼泪从指缝流出,她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第一次会是这么没有。

这一刻,她好恨!

穆离从卫生间出来,看到的就是林愉悦没有生气的样子,她雪白的肌肤上满是青紫的掐痕,原来刚才自己那么疯狂……

“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装成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给谁看?”穆离看着狼狈的她,为自己的找着理由。

心好像被扯动了一下,林愉悦机械的扭头看向已经从穿戴整齐的男人,他还是那么意气风发,和这么残破颓败的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林愉悦始终没有说话,就这么怔怔的看着穆离。

穆离被看的有些烦躁,扭头出门,对着门口的保镖吩咐道:“看好她,别让她出去。”

林愉悦听到了,她苦涩一笑,没关系,反正她也没打算出去。

她起身走到浴室,给浴缸放水。

看着满缸的温水,林愉悦迫不及待的跨进去,她要冲掉这个恶魔留下的气息。

林愉悦是在睡梦中感觉到压迫的被惊醒的。

她惊恐的睁开眼睛,穆离如雕刻般的脸就那么的印入她的眼眸。

她挣扎着想起身,却动弹不得。

身上的男人至始至终就这么盯着她,眼里除了冰冷还是冰冷。

穆离就这么一直看着林愉悦挣扎,直到她没了力气,他把手抚上了林愉悦的脸,慢慢摩挲着拿已经红肿的手指印。

“疼吗?”

男人低沉磁性的话让林愉悦心跳了一下,他从来没有这么温柔的对她说过话。

“不疼,阿离你终于肯心疼我了吗?”林愉悦欣喜的问着,难道她五年的付出,终于能得到这个男人的一丝关心吗?

“啪!”可惜她没有等来真心,等来的是又一个巴掌,她被打的头有些晕。

“不疼?那这下疼吗?”穆离收回举起的手,眼神里是满满的阴翳。

“阿离,你……什么意思?”

难道刚才的关怀都是撒旦的微笑吗,林愉悦不想不信。

“什么意思?温依现在还躺在病床上。林愉悦,温依那么疼,你怎么能不疼呢?”穆离嘴里的话一字一句像是针扎一样,狠狠的刺痛的她的心。

林愉悦突然就笑了,笑自己的自作多情,她就知道,这个男人眼里只有那个女人。

她边笑边说:“穆离,她只是个妓、女,就算孩子生下来,也不一定是你的。”

眼前的男人脸色骤然变阴,像暴风雨的前奏:“林愉悦,你有种再说一遍,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第3章 你喜欢孩子吗?

林愉悦一点儿也不惧怕他的威胁,她现在的情况有比生不如死更好吗?

“我说错了吗,你娶我不就是因为老爷子不让你娶一个妓、女吗?穆离,看着心爱的女人承欢于别人身下,你心里好受吗?”林愉悦看着穆离的眼睛一字一字的说下去。

穆离像豹子一样迅速出手,掐住了林愉悦细小的脖子,一点一点的用力。

“呃……”林愉悦痛苦的呻 吟出声。

“林愉悦,温依比你这个下贱的女人好一千倍,当初死皮赖脸求着我娶的女人不是你吗?”

下贱的女人……

她在穆离眼中真的有那么不堪吗……

林愉悦的喉咙被紧紧的扼住,空气离她越来越远,恍惚间,她竟然想起了以前。

三年前她自愿为他做婚姻的挡箭牌,只愿他能把给温依的温柔分给她一点,只要一点,她就足矣。

但是事与愿违,从新婚之夜开始,穆离就没有回过家,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她看着他和温依成双成对的出入,每一夜都在失眠。

上个星期她忍不住想去和温依说说,想让温依离开穆离,却没想到等来的是穆离的暴怒,和温依孩子的流产。

眼前的景物渐渐开始模糊,她露出有些苍白的笑,已经准备好赴死。

突然,脖子上的力道一松,空气争先恐后的钻进她的嘴里。

穆离是想掐死这个可恶的女人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苍白的笑,他竟然一瞬间的松开了手。

“咳……穆离……咳咳……怎么不掐死我,你心软了吗?”林愉悦拼命的咳嗽,大口的呼吸着。

“林愉悦,你喜欢孩子吗?”穆离答非所问。

林愉悦闻言看向穆离,他的神色很正常,眼里还是让人捉摸不透的深沉。

“喜欢,怎么了?”

穆离看着林愉悦笑了,声音低沉的说:“很好,那我们就要个孩子吧。”

林愉悦有点惊诧,不知道穆离为什么这么说,但是他笑起来很好看,这种笑容她只在他对着温依的脸上看过。

“真的吗?”惊喜来的措不及防,不管穆离是为了什么,此刻她只想沉浸在他的笑里。

穆离没有说话,而是开始脱衣服,林愉悦的千言万语都沉寂在男人的身下,最终飘散到千里之外。

第二天中午,林愉悦带着午餐进入穆宏大厦的时候被拦住了。

“小姐,请问你有预约吗?”秘书礼貌的一笑。

林愉悦摇了摇头,没有人知道她是穆离的老婆,当初婚礼也是悄悄的举行的,没有漏一丝风声。

外界现在都以为穆宏集团的总裁还是一个流连花丛的黄金单身汉。

秘书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不好意思,如果您没有预约,只能在外面等着了,总裁很忙的。”

闻言,林愉悦失望低头看着手里的饭菜,应该没那么快凉吧。

“可以帮我通报一声吗?”想了想,她还是想把最新鲜的饭菜送到穆离面前。

秘书摇头,不说话继续低头干自己的事,每天找上总裁的女人数不胜数,如果她都去通报,那她这份工作早就没了。

林愉悦没办法,只能在外面等着,好在没多久,总裁办公室的门就打开了。

一个让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女人从那扇门出来了。

第4章 你真贱

“愉悦姐姐,你怎么?”女人扫视了一眼林愉悦的模样,扭头看了一眼门里说道。

林愉悦认识这个女人,温依,让穆离牵肠挂肚的女人,把自己的流产推到她身上的女人。

她冷冷的说:“我给我的丈夫送饭还需要你来问吗?温依,刚流产就这么辛苦的来回奔波,可真是难为了。”

“愉悦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是离哥哥叫我过来一起吃饭的。”温依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林愉悦拿着饭盒的手泛白,她岂能听不出温依的话外之语:“吃饭?到底是吃饭呢还是他吃你呢?抑或者是你吃他?温依,你很喜欢勾 引别人的老公吗?”

温依的身子气的不停的颤抖,她伸出右手指着林愉悦的脸,大眼睛里全是围裙的泪水:“林愉悦,你怎么能这么的口无遮拦?”

“为什么不能,对付你这种妓、女说这种话不是很正常吗?”林愉悦咄咄逼人,她恨不得把被关在小黑屋的怒气全部发泄出来。

而且她没说谎,温依就是个妓.女。

“林愉悦,我是妓.女你是什么?你还真当自己是穆夫人呢,人啊,还是要看清自己。”温依带着嘲笑,压低声音说。

温依的话像针一样一针一针的扎过来,林愉悦死死的握住饭盒,让自己仅留的一丝骄傲不会崩塌。

“林愉悦?你又想对温依做什么?”清冷的男声在旁边响起,两个女人抬眼望去。

温依眼里的泪水一下子就落了下来,她抽噎着说:“离哥哥,我只是让愉悦姐姐在等会进去,别打扰你工作。她就骂我,骂我妓、女……”

穆离桃花眼微眯,眼神的的冷峻一览无遗:“林愉悦。”

“穆离,我给做了饭菜。”林愉悦没有理会温依的告状,而是笑着对穆离说道。

可穆离没有理会林愉悦的饭盒,眼神里带有威胁,“给依依道歉。”

林愉悦的手指死死掐住掌心,这个男人,总是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帮着那个女人。

她缓缓的凑近穆离的耳边,嗤笑一声,轻声说:“让我道歉,可以啊!那我就把温依怀孕的消息抖给媒体,穆离,你猜你的依依妹妹能不能经受住打击呢?”

穆离不敢相信的看着林愉悦的脸,她竟然敢威胁他?

可他不知道的是,这是林愉悦最后的底牌,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在温依面前认输。

穆离把视线转到温依身上,眉眼间尽显温柔:“依依,你先回医院,我一会回去看你。”

温依不知道林愉悦和穆离说了什么,但是穆离让她回去她便不能纠缠,因为她是个听话的女人,穆离也是因为这点才喜欢上她。

林愉悦带着胜利的眼光目送温依离开,感受到上方的视线,她抬头扯出一丝笑容:“阿离,我给你带了饭菜,是我亲手做的……”

她的话还没说完,穆离转身就走。

林愉悦只好咽下没说完的话,诺诺的跟在他身后,把门关上。

看见穆离坐到办公椅上,林愉悦连忙上前把饭盒拿出来,三菜一汤,都是穆离爱吃的,可见她的用心。

穆离却连看都没看,一把将饭菜全部挥到地上,捏了下眉心一言不发。

林愉悦吓得浑身一抖,却没敢说什么。

她慢慢的蹲在地上,红着眼睛收起饭盒,转身往门外走。

她从来都是会看眼色的,今天也不例外。

“林愉悦,你真贱。”

第5章 爽约

穆离记得,第一次见林愉悦,她是意气风发的小野猫,桀骜不驯,可是现在卑微的像一只谁都可以踩死的蚂蚁。

贱吗?

是的吧,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在犯贱!

可谁让她爱他呢,她没接穆离的话,低低的声音里全是乞求:“晚上回家吃饭,好吗?”

穆离眼神闪烁了一下:“也许吧……”

“那我就准备好晚饭了。”林愉悦有些欣喜,即便得到的是模棱两可的回答,她也抱有希望。

穆离,为了你,我愿意磨平我的爪子,收起野性做你怀里的猫。

只要在你身边,怎么都无所谓。

林愉悦记得第一次见穆离的时候,便惊为天人,一眼沦陷,哪怕知道他心有所属她也不放弃,死缠烂打。

在知道他不能娶那个在KTV认识的女人,她不知道有多开心。

费尽心机得到的就是今天的位置,林愉悦从来没后悔过。

当晚,林愉悦做了满桌的菜,可是等到菜凉透了,她也没等来穆离。

穆离甚至连条信息都懒得给她发,她把菜原封不动的倒进垃圾桶。

林愉悦有些疲惫,打开电视缓解失落的心情,没关系的,反正早就习惯了不是吗。

只是林愉悦没想到的是,电视里跃然印入眼帘的是穆离的脸。

“穆先生,麻烦你回答一下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是您的女朋友怀孕了吗?”穆离被记者围着水泄不通,屏幕上他的脸酝有怒色。

“滚开。”穆离把面前的记者推开,怀里护着一个女人。

即便女人的脸被遮住了,林愉悦也可以认出那是温依的脸。

她及腰的长发有些乱,被穆离紧紧的抱住,不留一丝缝隙,可以看出穆离多保护这个女。

记者看见女人的身影疯狂拍照,年少又多金的穆氏总裁是A市所有少女的梦想,这种新闻一定能上头条。

“穆先生,请问这个女人和你有什么关系呢,传闻她是KTV小姐出身,请问是真的吗?”有个男记者不怕死的举起话筒。

穆离的表情瞬间就变了,在场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男记者的眼镜已经被穆离踩碎,眼角还多了一块青紫。

“不该问的别问,这是给你长得记性。”穆离的脸色阴沉。

“离哥哥,别生气,我不想你为了我气坏身子。”穆离怀中的女子抬头,满眼深情的伸出手拍着穆离的后背。

在场的记者怎么能放过女主露面的机会,纷纷拿起摄像机拍照,连那个男记者都不例外。

“请问这位女士,你是穆先生的女朋友吗,今天来医院是因为怀孕了吗?”记者争相恐后的问。

温依看向镜头,脸色有些苍白,可能是被记者吓到了,声音有些小:“不是,你们不要瞎说,不要给穆离哥哥添困扰。”

说着眼泪就要掉下来,记者见状拍的更勤了,温依的手抓住穆离的衣角,把头埋到穆离的胸膛。

“离哥哥,我怕……”

穆离脱下衣服盖到温依的身上,脸色阴沉的扫过在场的记者,目光所到之处噤若寒蝉,然后两人相拥着大步离开。

新闻最后的画面就是穆离抱着温依的背影,好一对金童玉女。

林愉悦的眼睛有些干涩,看着新闻标题。

爆!穆宏总裁金屋藏娇,女方怀孕,好事将近!

好事将近?

呵呵,没有人知道穆离真正的妻子会每天等着穆离回家吃饭,却次次落空。

第6章 示威

林愉悦仰头看天花板,握着的双手有丝丝的血流出来,不知不觉指甲戳破肉,但是为什么她却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

是因为心更痛吗?

怪不得他不回来,林愉悦不用想就知道,他肯定抱着温依诉说着情义。

林愉悦拨通了穆离的电话,她太痛了,痛到也不想让他们好过。

“喂?”电话通了,但是电话那边温依的声音让林愉悦不知道说什么。

“是愉悦姐姐吗?离哥哥去洗澡了,有什么事我帮你转告。”温依察觉了对面的沉默,先发制人。

林愉悦松了松拿着手机的手,又再次握紧:“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吃饭,他今天答应我的。”

“啊?是吗?可是离哥哥已经决定在我这里过夜了耶,真是不好意思啊姐姐。”温依的声音全是幸灾乐祸。

“嗯好,那没事,辛苦你了温依,霸占着别人的老公是妓.女经常做的事,我理解。”林愉悦毫不留情的揭开温依的痛处。

温依最恨别人说她是妓.女了,即便……她真的是。

她的语气立马变得恶狠狠的:“林愉悦,你别不知好歹。”

林愉悦冷笑,没说话,这个女人的面孔很容易就能揭穿。

“你的能耐再多,我也是穆离的妻子,永远都是。”

没等温依再说话,她就先一步的挂掉电话。

这场她赢了,没错,是她赢了,林愉悦擦掉眼角的泪。

她可以想象这会温依正添油加醋控诉着她的罪行,而他的丈夫会抱着她安慰她,附和着她的话。

林愉悦突然感觉到这个家好冷,冷的让她一直发抖,她蜷缩在沙发上,真的好冷。

没有穆离的房子没有一丝人气,就像一个牢笼,而她就是那个金丝雀,永远飞不出去。

她就这么蜷缩着躺在沙发上,不动弹分毫,手脚冰凉,像个死人。

穆离已经三天没回家了,外面的流言铺天盖地,穆离始终没有出面解释,那就等同于默认。

穆离在回到家的时候就是一场暴风雨,没等林愉悦的惊喜退却,便捏住了她的脖子。

“林愉悦,我真是小瞧你了,把依依的事情抖给媒体对你来说有好处?”

林愉悦的眼神里有疑惑,她没有抖露给媒体,怎么可能是她做的?

望着穆离暴怒的眸子,她艰难的张口:“不是我做的……”

“记者我都解决了,他们亲口说是你做的,你到现在还不承认?”穆离的眼眸满满的失望,像是在看一个无可救药的人。

“林愉悦,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毒蝎心肠!”

穆离的话语伴随着是摔门的离去声,林愉悦无力的摊在地上。

怎么可能是她做的,她从来没有做过,当初也只是虚张声势而已。

怪不得他三天没回家,原来解决记者去了。

她毒蝎心肠?那温依就是纯洁的白莲花吗?

林愉悦从冰冷的地板爬起来,她只想走,离开这个没有一丝温度的家。

林愉悦选择回到了家里,只是原本熟悉的母女此时已经生分,林愉悦看着饭桌上的菜无从下手。

饭桌上只有沉默,林愉悦不知如何开口,她怕被识破精心伪装的谎言。

第7章 宣誓主权

当时她不顾一切非要嫁给穆离,纵然她妈妈不同意,她也要嫁。

得到如今的结果她谁都不能怨,也不能跟任何人诉苦,因为这是她自找的。

林愉悦想躲避穆离,但是她没有地方可去,只能回家,但是告诉妈妈就会让妈妈怀疑,她不知怎么办。

“妈,我想在家里多住几天。”林愉悦斟酌良久开口。

“这是你的家,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林燕没有多说,怕说太多会触动女儿那根敏锐的神经。

“谢谢妈妈,妈妈我爱你。” 林愉悦俏皮的吐舌头。

林燕笑着摇头没说话,眼神里满满的宠溺。

林愉悦已经在家里当了三天的米虫了,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吃饭,这三天来她每天都会反复的看手机,等待那个人的信息。

可是没有,一条都没有。

彻骨的失望让她有些厌烦,穿衣下楼扔垃圾,顺便去附近的菜市场买些菜,也算是这几天米虫的贡献。

路上,她总感觉有人在跟踪,但是一回头却什么都没有,林愉悦有些许的心慌。

她的加快步伐还是没能甩掉后面的脚步声,后面索性直接跑了起来,身后的人也跟着她跑。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突然,林愉悦吓得一哆嗦,放声大叫。

“林愉悦,别叫,是我。”一道男声响了起来。

林愉悦收住声音睁开眼睛,面前有些矮小且胖的男人勾起了林愉悦的记忆。

“你是,小胖?”林愉悦不敢确定的问。

男人闻言连连点头:“是我啊,我还以为你忘记我了呢。”

林愉悦干笑,小胖是她的初中同学,长得还和以前一样,一点没变,只是眼睛更小了一点。

“你最近还好吗,自从初中你转学之后我就没看见你了。真是长得越来越好看了。”小胖走到林愉悦的面前,身高和林愉悦不相上下。

林愉悦退后了一步,让自己和小胖保持着一米的距离,嘴上敷衍着:“恩恩,挺好的,谢谢夸奖。”

小胖好像没看出林愉悦的躲避,甚至更凑近了林愉悦,在她毫无准备之下抓起了她的手。

“愉悦,你知道吗,从初中就开始喜欢你了,后来你转学我就再也没找到你的联系方式,你愿意给彼此一个机会吗?”

林愉悦被小胖的手抓起来的时候就起了一身起皮疙瘩,她使劲挣脱小胖的手,奈何小胖的劲特别大根本挣脱不了。

“啧啧,林愉悦,看不出来啊,你的品味是下降了吗?”穆离冰冷的声音骤然在耳畔响起,林愉悦吓了一跳。

小胖松开林愉悦的手,眼神不善的看着比他高出一个头的男人:“你谁啊,没看见我在表白吗?”

穆离看着低头不吭声的林愉悦,眼里的怒火更盛,他只不过是几天没回家而已,这个女人不仅带着行李箱跑了,现在居然还在这里勾搭这种货色?

他双手插兜,阔步的走到小胖面前,眼神轻蔑的看着他,一把扯过林愉悦的手,说:“我是她老公。”

第8章 名义上的穆夫人吗?

林愉悦满脑子都环绕着穆离那句话,巨大的惊喜让她有点发蒙,穆离是第一次承认是她的老公。

“怎么可能?我从来没听说过她结婚。”小胖满脸的怀疑。

穆离等了半天不见林愉悦说话,他有些恼怒,握住女人的手用力。

“嗯?”他鼻腔了发出一个声调,看着回神的林愉悦,眼神里都是威胁。

“是啊是啊,小胖,他真的是我老公了,不好意思。”她的脸色有些微红,回过神的她三年来第一次称呼穆离为老公。

小胖有些失落,脸上的怨恨一览无遗,穆离眼中的狂傲让他觉刺眼,但是他别无他法,只能灰溜溜的离开。

等小胖离开,穆离一个回身把林愉悦禁锢在墙角,林愉悦脸上的红晕还没退去。整个人像只受惊的兔子。

“林愉悦,你胆子肥了?居然敢没经过我同意就私自跑回来,还勾搭男人。”穆离伸出右手玩弄林愉悦的发丝。

“穆离,没有你的家我只想逃离。”

穆离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手上的动作没停,猛然把手挪到了林愉悦的下巴上,用力的钳住。

“林愉悦,你只是一只宠物而已,你觉得自己有什么资格偷跑出来?”

下巴的痛感让林愉悦皱眉,她艰难的开口:“穆离,我什么时候是你养的宠物了,你跟温依纠缠不清,还不许我出来沾花惹草?”

穆离眼中的怒火重新燃起,他盯着林愉悦,眼神里似有团火焰在烧。

“当初那么贱的求我结婚,现在又说自己不是宠物,林愉悦,你这个牌坊立的真好啊。”

“我和某人可不一样,除了装可怜博取男人同情一无所成,穆离,你猜她以前是怎么博取别的男人同情……唔……”

她悦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穆离的双唇覆盖,这个男人的风格一直没变,像个残暴的侵略者。

林愉悦的嘴被穆离咬破了,满嘴的铁锈味,这是穆离带给她的屈辱,像一个永远不能愈合的伤口。

穆离伸出舌头把嘴角的血尽数舔尽,一副品尝到美味的表情,眼里的玩味让林愉悦无地自如。

“我记得我已经不止一次说过,让你不许再提起依依的以前,女人,你好像不长记性,这是惩罚,知道吗?”

林愉悦咬着破掉的伤口,迫使自己清醒的看面前的穆离。

“穆离,那天晚上你为什么没有回来?”

“我记得我说的是也许吧,你是理解能力不好吗?”

“我等了你很久,等到饭菜都凉了。”

林愉悦眼里的委屈让穆离有些动容,其实那天晚上他是打算回去的,但是温依在他怀里不肯放手。

比起温依,这个女人的等待有些微不足道。

“你去找温依了,我知道,我知道我一直都不如她,但是你连给我发个短信的时间都没有吗?”

林愉悦的卑微和步步紧逼让穆离有些烦闷,他不去看林愉悦的眼神:“这些事不用你管,你只要当好你的穆夫人就行了。”

名义上的穆夫人吗?没有一个人知道的穆夫人吗?

林愉悦没有把话说出来,因为不用问便自己有了答案。

“跟我回家。”穆离开口。

小说

一场阴谋,她被迫替代姐姐嫁入轮椅中的他。

2021-1-3 3:43:07

小说

一场胭脂阁,引发无数唏嘘故事。

2021-1-3 3:46:5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