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阴谋,她被迫替代姐姐嫁入轮椅中的他。

她是身份卑微的私生女,一场阴谋,她被迫替代姐姐嫁入轮椅中神秘的他。!“乔陌漓,你的两只腿不是残疾吗?原来你骗我!”她扶着酸软的腰。他低眉浅笑,“我从来没说过我的第三只腿是残疾!嗯?”她想方设法逃离,他却狠心剪断她的羽翼,“乔陌漓,我只是个替代品,放了我吧。”一场蓄意谋杀,她坠海身亡。五年后她突然华丽而归,却不想深夜被一个小奶包堵在门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妈咪,求收留。”身后高大英俊的男人一步跨进来,“老婆,求收留!”
一场阴谋,她被迫替代姐姐嫁入轮椅中的他。

第1章 殉落,沫漓

我的世界倒塌,生命轮回,你依旧是我唯一的小太太—-乔陌漓。

宣城的六月,因为靠海并没有想象中的炎热。

但是多变的天气,依旧免不了让人烦躁不安,海风吹在脸上并没有丝丝凉意。

傍晚十分,颜汐落坐在二楼书房的阳台上,轻轻摸着高~耸的腹部。

宝贝,还有二十几天你就可以出世了,妈妈会给你全部的爱。

或许在她生命中,只有这个孩子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温暖。她眯着眼睛放空思想。

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叮当叮当”的发出声音,她默默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手机。

她慢慢站起身,拿过手机看见“颜汐妍”发过来的视频。

又是她这个姐姐,不是信息就是视频,她已经习惯了。

她轻轻捂住腹部,本能的打开视频。

里面是一对赤果果的男女相拥在床上,急切的狂吻,翻滚……

“陌漓,你轻点!”女的带着羞涩娇呼!

整个视频有三分钟,里面的男女疯狂的掠夺~占有。除了女人时不时发出的尖叫,只有男人的喘气声。

这个视频告诉颜汐落,她的丈夫和姐姐在滚床单,呵呵呵!她笑了,笑的眼泪流出来了。

她慢慢转过身,双手轻轻捂住圆圆的肚子,她浑身已经开始颤抖,没有一丝力气,刚想抬步,脚拌住地上厚厚的地毯。

重重的摔下去,腹部一阵刺痛,痛的她瞬间呼吸都困难,她想爬起来,眼睛里的泪水却让她模糊一片。

她忍住剧痛再次站起来,却感觉腿上一热,剧烈的痛疼和已经绝望的心,让她来不及叫喊就晕过去。

卧室门终于被推开了,佣人看见地上的女孩,大声呼叫,“三少奶奶,三少奶奶你怎么了?”

颜汐落最后的意识是管家林叔大声说,“三少奶奶要生了,快给少爷打电话!”

随后救护车的声音在颜汐落耳边一声接一声呼叫……

再次睁开眼睛,入目的白色告诉颜汐落,她在医院。

孩子?

她慢慢转过身想坐起身,却看见护士正在帮她挂水。

看见她醒了立即微笑着说,“三少奶奶,您醒了。”

颜汐落张了张嘴,想说话,却感觉喉咙干的发不出声音。

护士立即端起床头的水,喂她喝,“三少奶奶您想说什么?”

“我的孩子……”颜汐落喉咙如塞满棉花。

“……”护士欲言又止,她帮颜汐落挂好水,同情的看著着她,“您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可以按铃!”

她转身准备退出病房,颜汐落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沙哑着喉咙,“我的孩子呢?你把他抱来我身边!”

“三少奶奶……孩子…孩子没了!”护士低下头。

“你说什么?”颜汐落听了护士的话犹如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

“三少奶奶,对不起…孩子因为早产缺氧…生下来就死了!”护士一下子哭出来!

颜汐落紧紧的抓住她的手臂,“不,不可能!他不会死!他每天在我肚子里跳的欢,怎么可能死!你赶紧把他抱过来啊!”

颜汐落猛地拔掉针头,连鞋子也没穿就往出跑。

护士看见鲜红的血从她手上一滴一滴往下滴,赶紧抓住她,“三少奶奶,孩子真的死了,你快躺下。你流血了!”

“滚开!”

颜汐落用尽全身力气推开护士,跌跌撞撞的往出跑。她赤着脚飞快的跑到育婴室,看见医生从里面出来。

一把抓住她,“我的孩子呢?医生,我的孩子呢?”

医生看见颜汐落微微一愣,“三少奶奶,对不起,因为您当时晕倒,孩子缺氧没抢救过来。你刚生产不到一个星期,要好好调养,孩子以后会有的。”

颜汐落听了医生的话,缓缓的垂下手,孩子缺氧没抢救过来!

宝贝,难道连你也要抛弃妈妈了吗?

宝贝对不起,妈咪不该晕倒,她的泪顺着苍白的脸滚落而下。

“三少奶奶。三少奶奶,你怎么不穿鞋子啊,这要落出病来的!”管家林叔赶紧拿来鞋子给颜汐落穿上。

他才刚回去一会三少奶奶就醒了,他赶紧打少爷的电话。

颜汐落在林叔打电话的之时,她走到楼梯口,直接走下楼。

她站在医院门口大柱子后面抬头看着天空,宝贝,你是不是在天上等着我!妈咪会来陪你的!

这个时候一辆车“嘎”的一声停在医院门口,乔陌漓风风火火的走下车,车门都没来得及关,就飞快往电梯方向跑去。

颜汐落从柱子旁走出来,慢慢走向车子,坐上驾驶室关好车门。看见插在上面的钥匙,她笑了,笑的绝望!

她轻轻发动车子,倒车掉头离开医院。

当乔陌漓从电梯走出来直奔病房的时候,空荡的病床上只有一团被子,她去了哪里?

这时候林叔风风火火的跑进来,“少爷,三少奶奶不见了!”

“不见了?刚才不是醒了吗?”乔陌漓突然感觉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双眼眼皮更是跳的疯狂!

他烦躁的走到阳台上,看见他刚刚开来的车子,正好驶出医院!他睁大眼睛瞬间感觉不能呼吸了!

“落落!”他转身从林叔手里抢过车钥匙,直接从三楼阳台上飞身跳下去!二楼的护士突然看见蜘蛛侠飞过,大吃一惊!

公路上颜汐落开着车子狂奔,后面的车子紧紧的跟着,乔陌漓心急如焚,看见前面越来越快的车速,他的头快要炸开了。

他降下车窗大声呼喊,“落落,快停车,很危险!你听我说!”尽管他的声音有多大,颜汐落却什么也听不见。

车子迅速上了高速公路,直接出了宣城,往靠海的高架桥驶去。

这个时候乔陌漓已经频临崩溃,他想超过她的车,拦住她,但是她的车速快的吓人,就算拦住也不可能不受伤。

他只能一声接一声的呼喊,“太太,求求你,快停车!”

颜汐落根本听不见身后的呼喊,她只看见她的孩子在天上等她。

她的车子越过海平线直接上了高架桥。

看见桥上的护栏,她笑了,也许这样很好,她可以在天上和孩子在一起,这个世界太丑恶,她只想快点离开!

护栏在她的眼里越来越近,车子在高架桥的中央如箭一样,她缓缓闭上眼睛,嘴角了露出优美的笑。直接冲上去……

第2章 乔颜联姻

黑色的劳斯莱斯冲破护栏在空中几个翻转缓缓的坠入海中,溅起庞大的浪花……

“落落———”

乔陌漓看见车子如一粒尘埃一样飘向海里,他目呲欲裂的嘶吼,眼前一黑,他的车猛打方向盘,想跟着跳下去,却撞到高架桥粗大的钢柱上,反弹回来卡在护栏和钢柱之间……

颜汐落车子慢慢沉入海底,她的耳朵里嘴里眼睛里都是水!

一个大浪打来,颜汐落从碎片的玻璃窗被海浪冲出来,飘向远方,她的耳边有姐姐颜汐妍哈哈大笑的声音,“颜汐落,你死吧,你死了才能把我的婚姻还给我。你怎么这么不要脸,霸占着本该属于我的男人!哈哈哈!”

她闭上眼睛脑子里竟然是乔陌漓的痛苦悔恨的俊脸,“落落,你不要丢下我,你说过会陪我一辈子!难道你忘了!”呵呵,她说过吗?

接着是妈妈邝丽云带泪的脸,“颜汐落,你把你姐姐男人还给她,你不能这样。你怎么不知廉耻!”呵呵,是吗?当时是她们用尽手段让她嫁给那个男人,现在变得她霸占了姐姐的男人!

“落落,跟我走吧,你根本不属于这里,我带你去见你亲生母亲!她每天都在思念你!”凯利洛川带着期待的眸光。

“汐落,我会等你,不管多久我会一直等你。汐落,难道你还不明白,他根本不爱你,如果爱你他为什么在你怀孕的时候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他不值得,汐落!”

是的,这里不属于她,更不值得她留下。她该离开了,但是她只想和孩子在一起,她要走了。

她终于解脱了,她将去另一个世界和孩子在一起,别了,乔陌漓!别了爸爸!别了东航!别了洛川哥哥!她的身子慢慢沉入海底……她仿佛看见孩子的在笑。

……

时间转为一年前。

宣城,乔家和颜家联姻,原本是乔家二少乔陌宸和颜家大小姐颜汐妍订婚,最后改为乔家三少乔陌漓和颜家大小姐订婚。

“爸爸,为什么?我不是要和二少陌宸订婚的吗?为什么现在变成三少?我不嫁,我不会嫁给那个瘸子!”颜家别墅,大小姐颜汐妍大声哭诉。

“汐妍,爸爸也没办法,本身乔老爷子是让你和二少订婚,可是乔家三少突然提出他想娶你。”颜耀海无奈的说。

“不可能,我不嫁,爸爸,你难道让女儿嫁给那个废物?”颜汐妍满脸泪痕。

颜耀海妻子邝丽云赶紧安慰女儿,“汐妍,妈妈绝对不会让你嫁给那个残废,你放心。”她看了一眼颜耀海。

颜汐妍扑进邝丽云的怀里哭的梨花带雨。

安慰好女儿后,邝丽云坐在颜耀海旁边,“耀海,他们乔家简直欺人太甚,明明订婚的是二少,为什么突然变成三少那个残废了?”

颜耀海叹了口气,“乔家老爷子一直很爱小孙子,这几年内心对他的愧疚是一天比一天强烈,他恨不得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给那个小孙子。”

“他们愧疚是他们自己的事,但是也不能委屈我们汐妍。耀海,既然他们这样不讲信用在先,也别怪我们。”邝丽云眼底掠过一道精光。

“你想干什么?乔老爷子对三少宠爱无度,就算他要整个乔家,老爷子也会给他,更何况区区一个女人!”颜耀海看了邝丽云一眼。

“耀海,当初乔老爷子答应是二少和我们汐妍的婚约,现在他公然换人,难道我们就这么好欺负。既然乔老爷子那么宠爱三少,我们不如把汐落嫁给三少。反正她也是我们颜家的二小姐!”邝丽云紧紧的盯着颜耀海。

“胡闹,这怎么可以,汐落绝对不行!”颜耀海眸中带着慌乱。

“为什么不行?你就这么护着她?汐妍难道不是你的女儿?”邝丽云大声哭诉,“你在外面弄的私生女回来,我都没计较,还帮你养了十几年,颜耀海,你要是把汐妍嫁给那个残废,我和你没完!”

说完她站起身跑到楼上。

楼下沙发上的男人呆呆地靠在那里,眉头紧紧的蹙成一团,十五年前他把汐落带回家,就面临着一场暴雨。

那个时候他用尽一切保护着她,只想让她长大。现在终于长大了,竟然再次面临着苦难。他该怎么办。

乔家老宅,大门突然推开,乔陌宸大步走进去,他一身黑色的西装,浑身带着冷气,眸中的怒气频临崩溃。

他阔步走上楼,推开二楼靠东面的房间,里面坐着满头银发的老人,他看着阳台上的植物,对推门进来的人视而不见,他知道那是他的第二个孙子乔陌宸。

“爷爷,为什么要把汐妍嫁给三弟?您不是答应由我和颜家联姻的吗?”乔陌宸站在老人身边直直的看着他。

“既然三儿要娶就让他娶好了,你已经拥有了这么多,他只不过是要了一个女人而已!”老人淡淡的説。

“可是爷爷,我和汐妍是真心相爱的,爷爷您不能这样做!”乔陌宸手背上的青筋开始暴露。

乔振宇微微转过头,淡淡的看了眼身边的男人。

“陌宸,他是你弟弟,九年了他没要过什么,他一个人呆在灵岛,没参与任何事,如今他只是要个女人照顾他,你也不肯?你现在的心简直让爷爷怀疑,你是不是乔家的人?”

乔老爷子平和的声音看似温和,在乔陌宸听起来犹如惊涛骇浪。

“可是爷爷,世界上千千万万的女人,都可以给他挑,他为什么要我的女人,你不是不知道,汐妍是我的女人!”乔陌宸眸中慢慢泛起悲伤。

“你现在要什么没有,区区一个女人就不要和你弟弟去争了,我累了,你出去吧。”说完闭上眼睛。

乔陌宸双手骤然收紧,眼眸中掠过一道狠绝的光。他抬步离开卧室。

他走出别墅,发动车子离开,他绝对不会让那个废物抢走他的女人!

灵岛,四面隔海,空气清新,夹杂着海水味,幽静的别墅,阳光暖暖的照在阳台上。轮椅中的男人有着一张帅的人神共愤的俊脸,他深邃黝黑的眸子如一滩深不见底的湖水。

第3章 坐着轮椅的男人

他看着远处的海面,冰冷的神情犹如寒霜,如果不是阳春三月,看见他这样冰冷的眸子会让人觉得置身在寒冷的冬日。

“三少,那边带来消息,一星期后就是您和颜家大小姐的婚礼。需要准备什么吗?”管家林叔轻声在他的身边说。

乔陌漓听了管家的话,嘴角微微勾起,“准备什么?只要一间新房就可以了!”低沉的声音犹如天籁之音,带着魅惑人心的磁性。

“是,三少,云毅和陆少华他们今天来电话,一切都在三少您的计划当中,等您大婚后就开始行动!”林叔跟着乔陌漓十几年。

“嗯。不急,爷爷那里不能有半点闪失!”男人看着海面,轻轻应了一声。

大婚!呵呵,乔陌宸,九年了,别来无恙!

乔家是宣城的王,拥有乔氏集团和CT集体庞大的商业基地,乔家老爷子乔振宇是乔氏的创始人。

年轻时也是叱咤黑白两道,创下这两大集团后,他稳坐江上,当年他娶了他最爱的女人,为他生了一儿一女后就离开了他。

儿子乔慕天娶了贤妻良母宁小倩后生了三个孙子,老大乔陌深在十二岁的时候因病离世,乔老爷子伤心了好长一段时间。

老二乔陌宸狂妄自大,为人狠毒凶残,占有欲超强,从小深得乔慕天和阮小倩的喜爱,但是乔老爷子对他总是不温不火。

老三乔陌漓,从小孝顺听话,聪明机智。深的乔老爷子喜爱。

乔陌漓十六岁那一年,乔家突然失火,乔陌漓在那场大火中被砸断双腿,后被送到乔家私人岛屿辽养,从此坐在轮椅上。

乔老爷子再次伤心欲绝,为了补偿乔陌漓,他把乔氏的股份百分之四十都归化到乔陌漓名下。而乔氏集团和名下的子公司CT集团,总裁候选人就只有乔陌宸一人。

乔陌漓坐在阳台上,眯着鹰眸,九年前那场大火在他的生命里呈现灰色,他亲眼看见他的二哥乔陌宸在大火燃烧的起来那一刻,猛地把他推进大火里,被烧断的大梁砸断他的双腿。

最后管家林叔拼命冲进大火救出了生命垂危的乔陌漓。

从那以后他的双腿宣告不能恢复,乔振宇忍着强大的悲痛,在自己海岛上建立一幢别墅,起名灵岛!

让乔陌漓在岛上修养。老爷子爱孙如命,无论他有什么要求,都满足他。

可是乔陌漓自从搬到岛上后,什么都不要,他拒绝和外界一切接触。

他呆在这座岛上已经九年了,乔家除了乔振宇来看他以外,没有一个人来过这里。

乔振宇在他十八岁那一年,将乔家名下的股份百分之四十划分到乔陌漓名下。

他永远记得那一天。他在接受百分之四十股份的时候。乔陌宸看着他坐在轮椅中,露出嘲讽的嘴脸。

他故意轻轻蹲在他的轮椅边,大声说,“三弟,你放心,哥哥会把乔氏发扬光大的,你就坐等享受这些股份吧!”

然后用别人听不见的声音在乔陌漓耳边说,“你这坐拥齐福的日子还真不要脸,如果是我这辈子站不起来,活着也是累赘!竟然还有脸接受乔氏那么多的股份,股份多有什么用?还不是坐着轮椅看着我是怎么坐在总裁位子上的!”

说完拍拍他的肩膀,笑着站起身从他的身边离开。

乔陌漓从那一刻就发誓,这辈子不站起来誓不为人!

九年过去了,该拿回属于他的一切。

而今乔陌宸要和颜家联姻,他首先要抢了他的女人,给他致命的一击。

再让他看着他如何折磨他爱的女人。也让他尝尝那种痛不欲生的滋味!

想到这里他玩味的勾起双唇,感觉后面的游戏简直美丽极了。

乔陌宸,我会让你也尝够我这九年中所吃的一切苦,也让你“享受”一下我所承受的一切!我们的游戏才刚开始!

……

颜家也是宣城的商业巨子,乔家数一,那么颜家必定数二。

颜耀海和邝丽云是大学同学,结婚后生了女儿颜汐妍,在颜汐妍七岁的时候,颜耀海从外面带回来一个五岁的小女孩。

这个小女孩就是颜汐落,当时邝丽云大吵大闹,逼问颜耀海这个女孩到底是谁,颜耀海咬牙说是自己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

从那以后,颜汐落过着被母亲冷落和姐姐欺凌的日子。而颜耀海想尽办法保护她。直到考上大学。

宣城B大,颜汐落一身蓝色的衣裙,海藻般的长发垂在腰上,她大眼睛呈幽蓝色,睫毛卷起,肌肤如雪,典型的混血人。

五岁那年,她清楚的记得,爸爸把她带回了这个家,就听见妈妈嘶吼,“你和哪个不要脸的外国贱人生的野种?颜耀海,你不给我说清楚,我和你没玩!”

爸爸紧紧的拉着她的小手,冰冷的看着嘶吼咆哮的女人,“从今以后她就是我颜耀海的女儿,你要是在胡闹,就滚出这个家!”

爸爸威严的声音终于让她有一个家。

因为从那以后,她叫那个女人妈妈,叫颜汐妍姐姐。在爸爸不在的时候,妈妈和姐姐用尽手段折磨她。

让她干佣人干的活,吃剩下的饭菜。她没有怨言,承受一切的苦难,因为她肚子饿。她要活下去。

这么多年来,她在这样家庭里生活十五年。

一年前她终于考上她梦寐以求的大学,在爸爸一次一次的袒护下,她终于和她的同学一起走进宣城B大。

放学后,颜汐落和慕心雨、苏倩,三人一起往学校外走去。

三人是最要好的同学兼闺蜜。刚走到校门口就听见有人喊,“汐落,等等。”

一个温和带磁性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三人同时回头,看见宁东航微笑着追上来,手里拿着一个小盒子。

“这个给你。”

他把小盒子递给颜汐落。

“咦?这是什么,宁师兄,又送汐落什么了?”苏倩一把抢过来。

“你……”宁东航看着盒子被苏倩抢去,心里一急。

“苏倩,别闹!那是汐落的。”他看着苏倩手里的盒子,正要去拿过来。

第4章 替姐出嫁

苏倩赶紧塞给颜汐落,“给你。”回头故意很生气的看着宁东航。

“师兄,你太偏心了吧,为什么汐落有,我们没有?嗯?”苏倩一头美丽的短发,大眼睛定定的看着宁东航。

宁东航看见颜汐落接过盒子,放进书包,笑着看着他。

他的心说不出的开心幸福,他宠溺的拉着颜汐落的手,回头看着苏倩,“等你找到最爱你的人,他会送给你的!”

“哇哦,别这么赤果果的撒狗粮好吗?”慕心雨也故作生气。

宁东航不管两人瞎闹,拉着颜汐落离开校门口,“汐落,走,我送你回家。”

“东航,不用了,你不是要去练球吗?下个星期比赛。”颜汐落红着脸被男孩拉着跑出门。

“练球没有送你重要,汐落,我还有一年就毕业了,等我到了美国安定好,你也快毕业了,那个时候,我们在一起好吗?”

宁东航一米八五的个子,在学校是众女孩的男神,但他只看上颜汐落。一年前,颜汐落走进这所学校后。

宁东航就开始追求她,半年后颜汐落终于被感动答应做他的女朋友。

当时宁东航开心的跳起来,从那以后两人在学校开展热恋,学校的女孩因嫉妒颜汐落,都不和她说话。只有慕心雨和苏倩两人是颜汐落的死党。

三人发誓一辈子做姐妹,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宁东航和颜汐落一起有说有笑的走到颜家门口,“汐落,进去吧,明天见。”宁东航低头在颜汐落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颜汐落微笑的看着背着双肩包,笑的如阳光般的男孩,她的心里有一丝丝甜蜜在慢慢升起。

这一生的苦难自从遇见他,就消失了,她感谢他给她带来的幸福。

“回去吧,东航。”她对他挥挥手,“明天见!”

“嗯,进去吧,”宁东航逆着阳光而立,笑的温柔如水,眼里的爱恋藏都藏不住。

看见颜汐落走进屋,他才转身离开。

颜汐落走进屋,就看见妈妈和姐姐坐在沙发上,她走进去叫了声,“妈妈。姐姐。我回来了。”

准备上楼写作业,被邝丽云叫住,“汐落,过来坐,妈妈有话和你说。”

颜汐落转身放下书包,坐在沙发对面,邝丽云看着坐下来的女孩,眼里迸出一道精光。

“汐落,你在这个家来多久了?你觉得在这个家里怎样?”邝丽云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女孩。

看着颜汐落出落的越来越漂亮,心里更是恨天恨地。

“来这里有十五年了,在这个家里很好,妈妈。”她抬起水润的大眼睛,幽蓝的眸光如天空璀璨的星星。巴掌大的脸和小巧的鼻子,红唇没有经过任何修饰,也是那样娇艳,让人看着如醉入迷。

邝丽云狠狠的瞪着她,“你撒谎!”

“你明明在这个家里生活的很艰难,你却说很好。颜汐落,现在有一个很好的选择等着你。你可以离开这个家,过上更好的生活。”

颜汐落听说让她离开这个家,她双手紧紧捏住沙发边缘,“妈妈,我还有两年就毕业了,等我毕业会找工作,会离开的。”

她只想读完大学,那个时候东航说带她去美国,但是还有两年,她不能离开。

“汐落,我告诉你,不用等两年,我和你爸爸商量,把你嫁到乔家去。你就是乔家三少奶奶了!这样你就再也不用过苦日子了。”

邝丽云面无表情的说着,在看看颜汐妍,她得意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屑。

颜汐落大吃一惊,“乔家?乔家不是姐姐要嫁的吗?”

“是啊,本身是你姐姐要嫁,但是你姐姐把这么好的婚姻让给了你,你替你姐姐嫁过去,乔家少奶奶就是你了。”邝丽云故意装出很舍不得的表情。

“不,妈妈,乔家要娶的人是姐姐,我不可能嫁过去。”

颜汐落心里开始一阵慌乱。她突然感觉有一张密不透有风的网,把她包围。

她将面临的又是什么样安排。

“叫你嫁你就嫁,哪有那么多废话!”沙发上的颜汐妍半天没说话,她听见颜汐落不嫁,她立即坐直身子看着她。

“乔家少奶奶,嗯?你听见了吗?这么好的婚姻我给了你,你要好好感谢我。颜汐落,这一次,你嫁也的嫁,不嫁也得嫁。”

颜汐妍转身走上楼梯,在上到一半的时侯冷冷的回过头,“还有一个星期就是乔家迎娶的日子,你好好准备一下吧,乔家少奶奶!”

颜汐落坐在那里呆呆看着楼梯消失的身影。

“汐落,你姐姐她不愿意嫁,你看在我们把你养这么大的份上,不要反抗,就当你报恩,不要和你爸爸说不嫁。”邝丽云站起身看着她。

“可是妈妈,乔家要娶的是姐姐,我还要上学,而且她和乔家二少是真心相爱的。”颜汐落早就知道颜汐妍和乔陌宸是一对情侣。

“你要嫁的是三少,记住,明天不用去学校了,这几天好好准备吧。”说完邝丽云转身离开客厅。

三少?三少是谁?传说是在乔家灵岛,有一位残疾人,就是乔家的三少,她从来没见过那个隐身在灵岛的三少。

不不,她怎么可能嫁给三少,这到底怎么回事,她要等爸爸回来问清楚。

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她不知道,她的人生从五岁就不是自己做主了。

她现在有东航了。她才刚盼到头,又要给她安排另一种生活吗?

她在厨房随便吃点饭,就坐在客厅等颜耀海。

晚上九点,颜耀海才从外面进来,他推开客厅的大门,看见沙发上的颜汐落。

他蹙着眉头,“落落,你怎么还没睡?”

颜汐落站起身,接过颜耀海手里的包放到沙发上,“爸爸,我在等你回家。”

“嗯,有什么事吗?”颜耀海坐在女儿身边,看着神情落寞的女孩。伸手摸着她的头发。

“爸爸,妈妈说让我嫁给乔家三少,这是真的吗?”她的大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变得更加明亮。

颜耀海一愣,他低下头,“你别听你妈妈的,要嫁过去的是你姐姐,和你没有关系,你好好上学。”

第5章 偿还十五年的恩情

他怎么可能让她嫁过去,不管是三少还是二少,嫁过去的都是汐妍。

颜汐落看着父亲疲惫的转过头,“到底是什么原因?爸爸,不是姐姐和二少结婚吗?为什么变成三少了?”

颜耀海回头看着女儿,叹了口气,“本身是二少和你姐姐联姻的,可是乔家竟然让三少娶你姐姐,你姐姐不愿意,今天以死威胁你妈妈,你妈妈才让你嫁。”

“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嫁过去的。你安心上学吧。”颜耀海站起身,走上楼梯。

颜汐落看见父亲悲伤落寞的背影,她鼻子一酸,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说谁最爱她,除了半年前认识宁东航,只有爸爸是她的精神支柱。

这辈子谁都可以辜负,唯独不能让爸爸为难。她默默的坐在沙发上,半个小时后听见爸爸妈妈的房间激烈的争吵。

房间里摔东西的声音越来越大,颜汐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深深的看着楼上的房门。

没一会颜耀海走出房门,“嘭”的一声气冲冲的摔门下楼。

看见沙发上的颜汐落,微微一怔,立即走过去,“落落,怎么不去睡?”

他默默的坐在颜汐落对面,双手捧住头。神情憔悴不堪。

颜汐落欲言又止,她站起身,“好,我这就去睡。”

当天晚上爸爸再也没有上楼。

又过了几天,颜汐落在睡梦中被摇醒,她睁开眼睛就看见神色慌张的邝丽云。

“汐落,妈妈求你了,你就替你姐姐出嫁吧,你姐姐已经跑了,乔家马上要来接人了,如果知道你姐姐跑了,他们会封杀我们颜家。”

“汐落,你不愿意看到爸爸这么多年的产业毁于一旦吧,你嫁过去后才能保住颜家,妈妈求你了。就当这么多年,你还我养你的恩情。”

邝丽云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坐在颜汐落床上哭。

颜汐落垂下头,“可是妈妈,他们要娶的是姐姐,到时侯知道我们欺骗他们,这样更加会惹怒乔家。”

邝丽云紧紧的抓住颜汐落的手,“那个三少十几年没出来,他是个残疾人,你嫁过去后只是照顾他的起居,等半年后你们没有实质的婚姻,你就可以离开那里了。汐落,只有你才能救爸爸,救颜家。难道你忍心看你爸爸到老都不得安宁?”

颜汐落望着天边的日出,太阳快要出来了,她该怎么办?如果真的像妈妈所说,半年后她可以离开,为了爸爸,她可以去替代姐姐照顾“残疾人”。

可是,东航怎么办她还要上学,嫁过去后不可能再让她上学,她的身份是姐姐!

邝丽云看见她迟迟不说话,再次哭着说,“汐落,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反正我和你爸爸老了,颜家以后就靠你和你姐姐。我和你爸爸流落街头也无所谓,只要你们幸福就好。”

说完擦着眼泪准备走出房间,颜汐落想到五岁的时候,爸爸把她带回这个家,他把她抱在怀里,“落落,这是妈妈,那是姐姐,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

也许她没有资格选择她的未来,但是她不能让爸爸伤心难过。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爸爸是她最想保护的人。

“好,我答应你。”她轻声对刚要出门的邝丽云说。

邝丽云浑身一震,她惊喜的回过身,“汐落,你真的愿意?”

“嗯。”如果真如邝丽云所说,那位隐藏在岛上的三少是个残疾人,而她嫁过去只是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倒也没什么。

这样爸爸就不再伤心难过,颜家也不会被封杀。

“好好,好孩子,我知道你是妈妈的好女儿,只有你才是颜家的福星。”她紧紧的握着颜汐落的手,笑的眼泪滚落而下。

她赶紧站起身走出房间,把这个消息告诉颜汐妍。

颜汐妍听说颜汐落愿意替她出嫁,她站在KTV一群女孩中,不屑的说“便宜她了,毕竟是乔家少奶奶。她得好好感激我。”

眼眸中露出得意的笑。挂上电话,她端起红酒微笑着高呼,“姐妹们,我终于不再嫁给那个瘸子了。干杯!”

“哇,汐妍,太棒了,是不是你还是可以和你的情郎双宿双飞.”一个女孩开心的凑过来。

“嗯。”颜汐妍端起红酒一饮而尽。眸中满是阴冷的光。

三天很快过去了,这天乔家人来接人,颜家门口,一辆加长林肯上面只贴着一个“喜”字。

颜汐妍在阳台上看见车子后,眸中露出冷光,到底是个瘸子,连个婚礼也没有,直接把人接到灵岛。

也是,那个瘸子都站不起来,怎么可能参加婚礼。这样不是丢尽乔家人的脸。

颜汐妍嘴角勾起嘲讽的笑。她转身走进屋。

推开颜汐落的房间,看见窗户边呆呆地站着的女孩,她一身粉色的衣裙,头发随意盘在脑后,没有化妆师,她素白的小脸没有任何神情,今天是她出嫁的日子,呵呵!

颜汐妍轻轻走过去,站在她的身边。

“汐落,外面车子来了。你好好替姐姐嫁过去吧。”她双手插进大衣口袋。一脸娇笑。

颜汐落没有转身,默默的望着窗外。

颜汐妍看见女孩不理她,蹙着眉头,“你怕什么?那个三少是残疾,听说也不能人道。你嫁过去半年后就可以回来。”

颜汐落慢慢转过身,幽蓝的眸子定定的望着颜汐妍。

“既然你知道三少不能人道,姐姐为何不自己嫁过去?半年后你自己也可以回来。”她的声音很轻很淡。

颜汐妍猛地一愣,直直的看着她,“你什么意思?难道你反悔了?你可别忘记你答应妈妈了。”

这个时候有人敲门了。颜汐落慢慢走向颜汐妍,“记住,我是为了爸爸,才答应替你出嫁的。从今以后,我再也不欠你们什么?十五年的恩情,在我走出这个门之后,就还清!”

她一步一步走向门口,拉开门。

外面一个中年女人立即低下头,“三少奶奶,请上车。”

颜汐落走出去,走下楼梯。

林肯车子旁的保镖拉开车门,她回眸看了一眼楼上的窗户。

爸爸,再见,您要好好的。才对得起落落的所做的一切。

她弯腰坐进车子,加长林肯缓缓离开颜家别墅。

第6章 没见过坐轮椅的人吗

颜汐落闭上眼睛,不是说老爷子疼爱三少吗?就这样把她接到灵岛?

连一个婚礼也没有。也是,她只是个替代品,有婚礼没婚礼都一样。

照顾三少?难道她缺少佣人照顾?

她睁开眼睛看了看身边的黑衣人,“我们这是去哪?”

黑衣人恭恭敬敬的回答,“回三少奶奶,这是去灵岛,三少自己要求免去婚礼和蜜月,所以三少奶奶直接住进灵岛。”

颜汐落默默的点点头,没有更好。原本不是她的婚礼。又何必在乎仪式。

车子大概行驶了一个小时,终于停下了。

颜汐落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望无际的海滩,和一座岛,一幢三层楼的独栋别墅,三面靠海,只有后山上是一片森林,环境优美,就仅仅只有一条路通往别墅。

黑衣保镖弯腰打开车门,颜汐落走下车,呼吸里淡淡清香和夹杂的海水味。

她轻轻抬头,一片繁盛的园景,植物色彩浓密。她茫然的看着一望无际蔚蓝的大海,海水推着细沙,海浪扑在沙滩上。

她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她将要在这陌生的地方生活半年!

她抬头就看见别墅门口站着一排佣人。

有五男五女,恭恭敬敬的站在门口,齐声打招呼,“三少奶奶好!祝三少和三少奶奶新婚块乐!白头到老!”

颜汐落被这阵势吓的一抖,这怎么像是欢迎国王亲临的感觉。

她微微点头走进去,客厅装修的豪华奢侈。整齐的家具。

在客厅的正面墙上竟然有一个大红喜字!

佣人走过来,“三少奶奶,请用餐。”

颜汐落正准备走过去,旁边的电梯突然开了,一个中年男人推着轮椅从电梯里出来。

中年男人立即面带笑容,“三少奶奶,你辛苦了,我是管家林叔。”

颜汐落礼貌的点点头。再看向轮椅上的男人。

他一张如妖孽般的俊脸,透露出淡淡的冷漠,幽深的黑眸深如一滩湖水,神情冷如寒冰。

他修长的双腿齐齐的放在踏脚上。这就是传说的三少乔陌漓,果真坐在轮椅上。

颜汐落怔怔的看着他,心里突然想到这么英俊的男人,竟然让他坐轮椅,上天着实不公平。

男人轻轻侧眸看了一眼身材娇小的女孩,她一身粉红色的衣裙,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深蓝色的眸子,如天空的湛蓝,纯净美丽。

她呆呆的看着他,没见过坐轮椅的人吗?他轻蔑的一笑,只三秒就转过脸离开,他滑动着轮椅,走向餐桌。

颜汐妍,我们慢慢玩!

男人自顾自的开始吃饭。之后他对她不理不睬,像根本没有颜汐落这个人存在一样!

颜汐落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跟着走向餐桌,看见男人伸出双手,用汤勺舀汤在碗里,之后低头慢慢吃着碗里的汤,动作优雅矜贵!

颜汐落静静的看着他,许久没有动筷子。她尴尬得不知道怎么办。

没一会男人看见女孩一动不动,微微蹙着眉头,并没有抬眸看她,“怎么?菜不合你胃口?”

他低沉的声音让颜汐落一怔,接着又听见他温怒的语气吐露出不满,“我这里只有这些,不想吃就饿着!林叔,撤了!”

他说完拿起桌上的餐巾擦擦嘴,滑动轮椅离开,直接走进电梯上楼。

留下颜汐落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能看见佣人们开始收拾餐桌!

“……”她还没吃好吗?这是什么人嘛。她又没说不想吃。

她默默的看着收走的饭菜,咽了咽口水,她折腾一天了没吃饭,她饿了好吗?

这个人真是古怪,好歹她也是客人,哦不,是他妻子!

他竟然不和她说一句话,也不给她饭吃!

想到这里,她立即走过去,“我吃!”

既来之则安之,总不能饿死吧。

之后在佣人和林叔憋笑的眸光中,端起还没收走的饭菜,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楼上卧室的乔陌漓,坐在阳台上,脸上神情冰冷。

“她吃了?”低沉的声音在安静的卧室响起。

“吃了,也没闹。少爷,我觉得三少奶奶很好,长得漂亮也不挑食。你离开后她吃了两碗饭。”林叔微笑着说。

乔陌漓深眸飘向海面,微微蹙着眉角。

她没闹,还吃了简单的饭菜!他今天故意让人做了简单的饭菜,只想看看她是怎么闹的。

她竟然没闹,还吃了饭菜。这对一个从小娇生惯养,嚣张跋扈的大小姐来说,是个奇迹。

逼她嫁给了她不爱的人,从此限制她的人生自由,她应该哭闹或大发脾气才对。她一定是装出来的。这个女人和乔陌宸一样,心里肯定狠毒的厉害,她在做戏给他看。

“这几天注意她的行动,看看她有和什么人联系。”

“是,少爷。”林叔关好门离开乔陌漓的卧室。

然而颜汐落吃好饭被佣人带到房间,这是一间靠海的房间,卧室里装修一新,粉紫色的被子吐露着淡淡的清香。

颜汐落走到窗前,看着慢慢暗下来的天空,这里将是她未来生活的地方,前面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为了爸爸能不再伤心难过,不再左右为难,她这样的选择到底是对是错。

她转身拉开柜子,里面有整齐的女装,有内衣和睡衣。

她随手拿了睡衣走进浴室,也不知道那个三少住哪间房,既然没叫她去照顾,她也不去问。

想必这岛上那么多佣人,不缺她的照顾。

但是“嘭嘭”有人敲门。

颜汐落放下睡衣去开门,门口站着去颜家别墅接她的中年女人,“三少奶奶,我是梅姨,少爷让你去书房照顾。”

女人微笑的站在门口,颜汐落点点头,“好。”

梅姨带着颜汐落穿过走廊,直接在最里面一间门口停下。

“少爷在里面,你进去吧。”梅姨说完转身离开。

颜汐落抬手敲门,里面没有声音。她轻轻推开门。

书房很大,像是一个会议室。昏暗的灯光下是一张加长的办公桌,桌上有四台电脑。

旁边有两个书架,上面密密麻麻摆放着书籍。

玄关处还有道门,颜汐落轻轻走过去,没看见乔陌漓。她直接走进玄关,往里看。

第7章 这简直是个奇怪的人

颜汐落听见里面有哗哗的声音,难道里面还有浴室?

这简直是个奇怪的人,书房竟然有浴室,想到自己是来照顾他的,走过去顺手拉开玻璃门。

里面果真是浴室,颜汐落抬眼望去,浴室热气弥漫整个空间。

透过雾蒙蒙的热气,颜汐落看见男人坐在浴缸里,头顶上喷洒热水。无数的水珠从他的黑发上洒落下来。

顺着他的肩膀落到精壮的后背,再到浴缸溅起一片无数的水花,旁边放着湿漉漉的轮椅。

当拉开门的一瞬间,男人一下子抬起头,漆黑的狭眸闪过一抹刀锋般的寒光!

冷冷的看着呆愣在门口的女孩,“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他的声音低沉凛冽,带着愤怒和冷傲。

颜汐落抬起幽蓝的眸子,微微蹙眉,“那个,是……他们让我进来照顾你的。”说完准备去关掉花洒。

“出去!”冷冽的声音再次在烟雾缭绕的浴室响起。带着频临崩溃的愤怒!

颜汐落在他强大的怒气下只好退出浴室拉好门。

浴缸里的男人猛地跃起,顺手拿起浴袍穿在身上,跳到轮椅上。整个过程不到五秒。

当颜汐落听见浴缸男人起身的水声的同时,玻璃门已经拉开,轮椅上坐着穿着整齐的浴袍的男人。

只三秒就滑到她的面前,猛烈的掐住她脖子,愤怒的神情像是要将人凌迟处死!

颜汐落惊恐的看着凶狠的如恶魔的男人,她双手紧紧的抓住他的如铁钳般的大手,“别……我…是他们让我进来的照顾你的。”

乔陌漓狠狠的看着满脸通红,呼吸逐渐变弱的女孩,她幽蓝的大眼睛怔怔的看着他,随后两滴泪滚落而下。

乔陌漓眸光微暗,他慢慢松开手。他的轮椅很高,颜汐落站在他的身边只高一点点。

她的脖子被解救出来的那一刻,她剧烈的咳起来。

因为咳得太厉害,她的身子一软倒下去。

一个踉跄扑倒在乔陌漓的怀里。颜汐落被掐了脖子,浑身没有什么力气。

在倒下来的一瞬间,她本能的双手一撑,正好撑到男人的两腿之间。

乔陌漓看见倒下来的身子,刚想去挥手撇开,却没想到女孩双手撑到他的下面。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紧紧的锁住眉头,“给你三秒钟,立即给我消失!”

颜汐落双手撑到他的下面,感觉一热,她意识到不对,立即缩回手。

换成双手撑到他的一双大腿上,滚烫坚硬的大腿,让女孩感觉手掌里有在突突的跳动。颜汐落吓的用尽力气爬起来。

“这…不能怪我,谁让你掐我!”她赶紧站起身看着男人黑眸中划过一抹萧杀。

随后男人一把捏住她的下巴,“怎么?这么快就想男人了?这才刚嫁进来就迫不及待了?嗯?”

两人脸靠的很近,气息交织在一起,颜汐落突然看见男人的耳坠变得粉红。

眸中的愤怒竟然被尴尬和隐忍所代替。

他一把推开女孩,“别给我玩什么花招!赶紧给我滚出去!”随后滑动着轮椅离开书房。

颜汐落摸着脖子,赶紧离开书房,这个男人太危险了!

难道他知道了她不是姐姐!所以对她冷冰冰的。

他不是从他哥哥手里抢着娶姐姐吗?按道理是喜欢姐姐才抢着娶姐姐的,可是他看她的眸光为什么有无尽的恨呢?

如果知道她是替代品,会不会更加凶狠!或者杀了她!

乔陌漓滑动着轮椅直接推开卧室,反锁了门,立即起身坐在床上,这个该死的女孩,竟然撑他那里。

她的小手撑上去的同时,他竟然有了反应。该死的他竟然对乔陌宸的女人有反应。

一想起她早就和乔陌宸上过床,他就觉得恶心,他把她娶到这里只是为了羞辱她,让乔陌宸痛苦。

他的眸子在黑夜泛出寒光。

颜汐落走出书房,赶紧走进她的卧室,同样把门反锁,按住害怕的狂跳的心,她该怎么办。

如果知道她是替代品,他会不会杀了她!

她默默的闭上眼睛,绝望的倒在床上。

她模模糊糊睡着了,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听见敲门声她揉揉眼睛去开门。

梅姨看着颜汐落还是穿着昨天的衣服,大吃一惊,“三少奶奶,你没睡吗?”

“睡了。”颜汐落淡淡的回答。

“……那三少奶奶起来吃早餐吧。”说完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颜汐落打开柜子拿了衣服走进浴室,洗好澡换好衣服走下去,看见男人优雅的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餐。

她轻轻走过去,坐在他的对面,“……早。”看着面无表情的男人,她心里总是紧张的害怕。

“坐下吃早饭吧。”乔陌漓沉声道。好像昨天的事根本更有发生。

“那个,乔…三少,我吃好早餐后。能做点什么吗?”她总不能一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反正不能上学了。她呆在这里总要做点什么。

男人面无表情,拿着纸巾擦擦嘴,嘴角露出嘲讽的弧度,“你想做什么?不要忘记你现在是三少奶奶,你要做的事就是恪守本分,好好呆在这里!”

这才来一天就受不了了,就想着离开,假装要做事。

他到底要看看她能坚持到何时!

乔陌漓说完立即滑动轮椅离开。留下颜汐落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

好吧,她不和伤残人士计较,她能理解这样坐轮椅的男人,脾气古怪是正常的。

她端起牛奶开始吃早饭。

吃好饭颜汐落走出别墅,抬眼看看一望无际的大海。空气很清新。她走出别墅来到海边的礁石上。

她默默的看着海面,心雨和苏倩他们是不是会找她,还有东航,她离开学校的时候,不敢和他们说。

如果她们知道她就这样嫁人了,不知道该怎么骂她。

东航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辜负你的,我的人生我做不了主。如果有适合的女孩,我会祝你幸福。

她呆呆的在礁石上坐了一个小时,在别墅二楼的窗户里,一双冰冷的深眸透过窗户紧紧的看着她的身影。

第8章 你找我什么事?

呵,这才一天就呆不下去了。竟然坐在那里发呆。乔陌漓一张俊脸黑的如锅底。

“立即让她回别墅伺候着!”

“是,少爷。”

林叔来到海边,“三少奶奶,少爷让你去书房伺候着。”

颜汐落转过身,又伺候,他不是不让她进去吗?昨天她去照顾他,差点被掐死。

“林叔,三少不是不让我照顾吗?”

“这个……三少奶奶,少爷心情不好,您还是不要惹他生气,虽然你刚刚嫁进来,但是少爷并没有说什么。”林叔看着颜汐落幽蓝的眸子,纯真的容颜,一点也不像有心机的人。

“好的。”颜汐落站起身往回走,她走进别墅直接上了二楼。她轻轻敲了敲书房门。

“进来!”

颜汐落推开门,看着男人在办公桌旁看文件。

他一身深色的衬衫,慵懒的靠在椅子上。那样优雅高贵的样子,如果不是很冷,简直让人着迷。

“三少,你找我什么事?”她离他三米的距离看着面无表情的男人。不敢靠近一步。

在内心她还是介意昨天他突然掐她脖子的样子。

她可以理解,坐了这么久的轮椅性情不免暴躁。

“你在海边做什么?是不是嫁到这里不开心?”他抬起锐利的眸子直直的看着颜汐落,像是要看穿她的内心。

颜汐落摇摇头,“没有,我没什么事做,就去海边散步。三少,你可以给我安排工作。我什么都会做!这样也可以打发时间。”

男人冰冷的眸子没有半点温度,“颜汐妍,别再装了,你一个千金大小姐,想做什么?难道你不是想着离开?还是乔陌宸让你来监视我?”

他突然滑动轮椅两秒钟就到了她的面前,颜汐落吓了一跳。

她立即后退一步,她怕他再次掐她的脖子,男人幽深的狭眸如一道旋窝,像要把她吸进去一样。

“就算你想做什么,也不可能如你所愿,从昨天那一刻开始,你是我乔陌漓的妻子,就算死也死在这岛上,至于你想再和乔陌宸在一起,就等下辈子!”

他紧紧的盯着她的小脸,这张脸长的这么娇嫩,迷人。内心比蛇还毒,他轻蔑笑了笑,“哦,还有件事我还没告诉你,因为我的双腿残疾,和你不能行夫妻之礼,还请你慢慢在这里好好守活寡!”

他脸上的表情突然让人不寒而栗,羞辱她的话从嘴里如数吐出来,“如果你实在不甘寂寞,我也可以用别的方式让你满足。但是这辈子你的人,包括你的思想都不能离开这座岛。所以以后不要在装出可怜的样子,这里没人同请你!”

颜汐落怔怔的看着男人千变万化的表情,说的那么刻薄的语言。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她的心突然开始同情这个男人。是什么让他这样恨,难道不是他们兄弟抢姐姐吗?

然而他现在已经抢到了“姐姐”。不应该高兴吗?

“三少…我,我从来没有不高兴,我很愿意照顾你,我既然嫁给了你,就不会和其他人有任何联系。”为了爸爸,可千万不要要惹这怪人生气。

乔陌漓看着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脸懵懂的样子,想到嘴边的话又咽下去了。

“你想照顾我?”他滑动着轮椅,顺手拉开里面的玻璃移门,“去把里面洗干净,之后还有卧室,都打扫一遍!”

他回过头看着站在他身边娇小的女孩,带着嘲讽的笑,看看她能装到几时?

这样的千金大小姐,他一开始已经调查好,她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十指不沾阳春水。

他让她洗浴室和打扫卧室的卫生,看她会不会跳起来。

颜汐落微微一笑,点头答应,“好,我这就去做。”

说完自顾自的走进浴室,拿起毛巾开始清洗。

十分钟后,他轻轻滑动轮椅到浴室看看,女孩弯着腰,用毛巾擦着洗脸盆。她穿着齐膝的裙子。

两条雪白的小腿直直的立在那里,随着她拭擦的动作,裙子一高一低的晃荡。

盖住的股部隐约在裙摆里。乔陌漓竟然看呆了,突然一阵口干舌燥!

Shit!他立即转身滑动轮椅离开,一想到昨天她的小手撑到他的那上面。他小腹一热!

该死的!他这是怎么了?

竟然对这个女人想入非非,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想过女人的事,虽然她是他的妻子,但是他不会忘记娶她进来是为了报复乔陌宸。

他要让她受尽折磨,让乔陌宸痛不欲生!

这才刚开始,再过几天,想必那个男人会来岛上讨说法!好戏还在后面。

他立即滑动着轮椅,走出书房,打了电话。

没一会一辆黑色的汽车缓缓的驶进别墅,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走下车。直接走进客厅。

“陌漓,听说昨天你结婚了?怎么,连新娘子也不给我们看看,就这样藏起来了”男人走到沙发上一下子坐下来。

他笑容满满的看着轮椅上的男人,单手敲着沙发背,“这么急叫我来做什么?是不是新婚欲求不满?嗯?”

乔陌漓睨着沙发上笑的如妖孽的男人,他很想跑过去撕下他一副欠揍的表情。

“马上去普庆!”男人滑动着轮椅望外走。

沙发上的男人立即跟过去,“喂喂,陌漓,最起码让我看一眼新娘子再走。云尚他们还没去。”

可是轮椅无声的离开客厅滑到沙滩上,到了汽车旁边,乔陌漓一下子从轮椅上站起来,顺手打开车门,坐进车子。

“……”后面的男人赶紧往后望了望,确定没人赶紧走上驾驶室。发动车子。

“你干嘛自己上车?要是被有心人看见……”他回头看了眼俊脸黑的如锅底的男人。欲言又止。

车子离开沙滩后,留下孤零零的放着的那个轮椅,被海风吹的摇晃着。

二楼,颜汐落洗完浴室,站起身擦擦手。

看见自己的杰作还是比较满意的。她笑了笑,这些事情她从小没少做。难得到她?

她转身走出去,轻轻推开卧室的门。

入目的是深蓝色的窗帘,和同色的棉被,整整齐齐的放在大床上。那张大床很大,几乎可以站半间屋子。

小说

我的演技一定很好 好到难过都没人知晓

2021-1-3 3:41:02

小说

结婚三年,穆离恨了她三年。

2021-1-3 3:45:1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