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演技一定很好 好到难过都没人知晓

或许我真的没什么改变,依旧一个人喜欢着你,我的演技一定很好,好到难过都没人知晓
我的演技一定很好 好到难过都没人知晓

第1章 南极的雪也没有你的心冰冷

傅青凝睁开了双眼,映入眼里的是整洁的和充斥着消毒水味道的房间,这才想起自己刚刚给妹妹捐了肾脏,这会儿麻药劲儿才过去。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打开了,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走了进来。

傅青凝看到男人,苍白的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笑容。

“昂北,你来看我了……”

傅青凝有气无力的口吻,却争取把每个字说的清楚。

她有些艰难的伸出手,想要得到陆昂北的回应。

但是她万万想不到的却是接下来发生的噩耗……

“青凝,你家破产了你知道吗?”

陆昂北淡漠的无视了傅青凝伸出的手,只身走到窗边的沙发上坐下。

“你说什么?

不可能的,我们家之前一直很顺利,最近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这怎么可能,昂北你要救救我们家……”

傅青凝说着一度因为急火攻心喘不上气,而她求救时,陆昂北却只是冷淡的看着。

渐渐的傅青凝察觉到了什么,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微微坐起身来看着他。

“我已经帮你收购了你们家的公司,而且你的财产转让书,已经得到了公认,没想到你竟然会怎么爱我,甘愿拿出自己的所有财产,不过我今天是来和你离婚的。”

离婚?

财产转让书?

难道那份婚前财产书,其实是财产转让书?

可是这一切她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虽然他们结婚短短几个月,甚至连半年都未到。

即使陆昂北几乎不回家,可她还是每天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每顿饭都做的他爱吃的饭菜等他回来。

如今在手术结束的第一时间,他没有一句关心,没有一声询问。

只是为了离婚才踏进她的病房……

“我不同意!财产我可以不要,你夜不归宿我也可以忍受,只有离婚我接受不了!”傅青凝眼眶的泪水在边缘打转,手指紧紧的攥着被角,却看得到她指甲嵌入肉里泛出鲜红的血色。

陆昂北并不是来同她商量,他只是来通知她。

可听到她自以为是的反抗时,他不耐烦的站起身来,掐着她的脖子警告。

“傅青凝,当初我娶你只是为了让你给慧慧移植肾脏而已,陆太太的名讳不是你有资格拥有的,如今慧慧已经康复了,我们的婚礼也会尽快举行的,所以今天这个离婚你是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说完他才松开了手,然后抽了几张纸巾嫌弃的擦拭着。

“不,不是这样的,我们结婚了,我已经是你的妻子了,我不会离婚的!”傅青凝不相信的摇着头否认。

“我没有签过那些文件,那些文件是不作数的,昂北,救救我家,那是我的爸妈,也是你的岳父岳母啊,昂北,救救他们吧,昂北昂北”傅青凝牵强着微笑抬起头来,紧紧的攥着陆昂北的衣袖不停的哀求着。

第2章 我要死了吗,昂北……

陆昂北厌烦的蹙眉,甩开了傅青凝的手。

看着面前苦苦哀求的傅青凝,陆昂北只觉得一阵阵厌恶,这就是傅青凝,一个什么都比不上慧慧的女人。

“不是这样的,这只是个梦,我那么爱你,为了你我可以失去一个肾,而且我们结婚了,你要救救傅家,救救我妈爸,昂北。”傅青凝不断求他。

“我的妻子,就你?你这样恶毒的女人,居然要当我的太太?你连慧慧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现在有什么资格占着她的名分来求我?”

说着陆昂北从律师那拿过来印泥和离婚协议书走向傅青凝。

而傅青凝还愣在床上不停地摇头否认并喃喃自语着。

“签字!”陆昂北将离婚协议书递给傅青凝。

傅青凝看清上面写着离婚协议书的文件,便往后退直到病床的尽头,她摇着头藏起自己的手拒绝着。

“不!我不签!”

傅青凝开始剧烈的挣扎,试图挣开陆昂北的束缚,右手也不停的拍打这陆昂北,双腿也在床上不停的蹬着陆昂北。

“啪”

陆昂北失去耐性,一巴掌打到了傅青凝的脸上。

这一巴掌让傅青凝懵住了。

就在傅青凝不备的时候,陆昂北拿起她的手指按下了鲜红的手印。

“协议已签,尽快办理离婚事宜。”

陆昂北将离婚协议书递给律师。

“不,我们没离婚,你这是强迫,不作数的,还给我!……”

傅青凝扑向律师,企图抢过他手里的的离婚协议书。

可惜被高大的陆昂北抓住并用力甩开。

傅青凝倒在了大理石地板上,冰冷的大理石比不过她内心的绝望。

“昂北昂北”

傅青凝用尽力气,向陆昂北伸出手,企图抓住他的裤脚。

看着在地上挣扎的傅青凝,厌恶感一阵阵传来。

陆昂北嫌弃的蹙眉,并踢开了她的手。

“你在如何挣扎也没用,离婚协议书已签,看在你救了慧慧的份上,我会给你一笔钱作为补偿。”

“陆昂北,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为了你付出了这么多”傅青凝倒在地上不停的哭喊,声音一点一点低沉下来。

傅青凝躺在地上缩成了一团,手按在了刀口上,只感觉一阵阵疼痛不停地传来,耳边听见血液留在地上的滴答声。

即使这样,傅青凝还是固执地抬起左手伸向陆昂北,企图抓住他。

“如果你能早点收起你那不值钱的自豪和骄傲,也许你还能无忧无虑过上一辈子富家小姐的日子,如今你只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

陆昂北看着倒在地下脸色苍白的傅青凝,冰冷地说着。

“陆先生,慧慧小姐醒了。”

“既然慧慧醒了,冯律师,这边就交给你了。”陆昂北向冯律师交代完,丝毫没有救傅青凝的意思。

“慧慧醒了,你从此之后最好不要出现在她的面前,你若动了她一根汗毛,后果就不只是一颗肾了……”余下的话陆昂北没有说下去,而是转身就走出了病房。

第3章 死亡的感觉

冯律师看到傅青凝倒在血泊中也只是蹙眉,找来了护士,做出了急救措施。

但由于失血过多,傅青凝的气息已经非常薄弱。

很快傅青凝再一次躺在了手术床上,此时的傅青凝感觉到冰冷,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迅速地流逝。

在恍惚之间,只感觉的周边为了很多人,遥远的声音不停的传来。

“病人失血过多,迅速输血”

“什么,血库缺少血液,快,从其他地方调取血液,快打电话快”

“病人家属那,快通知病人家属,他们一定有符合的血型”

……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吧。

我为你付出了一切,这就是我的下场吗?

傅青凝再次醒来,看着穿着白衣的护士,有些迷糊。

“这里是天堂吗?”

她喃喃道后,便又闭上了眼睛,好像已经自暴自弃了一样。

护士有些不忍的摇了摇头:“这里是医院,你已经脱离危险了,不过还是要注意伤口……”

我居然没死,是老天爷都不愿意收留我吗?

渐渐的无助和讥讽的眼泪,从傅青凝的眼角滑过……

而此时在傅慧慧的病房里,却那么温馨甜蜜,仿佛这里才是真正的天堂。

“昂北,如果我死了你会忘记我吗?”

“傻瓜,你不会死的,有我在,我不允许你离开我!”

陆昂北看着怀里傅慧慧,不由心疼的抱的紧了些。

傅慧慧微笑着想抬起手摸摸他的脸,却有些吃力的停在空中,陆昂北轻轻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甜蜜的微笑着。

傅慧慧轻声细语,说话如吐气般虚弱,却依旧保持着幸福的微笑。

“昂北,我想去谢谢姐姐,你带我过去好不好?”

听到她的话,顿时陆昂北便皱紧了眉头,有些惊讶的看着傅慧慧苍白的脸。

“你现在还是太虚弱了,还是我接她来陪你,你就乖乖养病。”

“可是这样好吗?姐姐毕竟是为了我才会受苦的……”

不等她把话说完,陆昂北便微笑的用手做了安静的手势,然后将她轻轻的靠在病床上才安心离开。

刚忍着麻药劲儿过去睡着的傅青凝,突然听到‘嘭’的一声病房门撞开的声音。

她警惕的睁开眼,看到面露凶色的陆昂北,她警惕的瞪着眼睛询问。

“你要干什么?

离婚协议书不在我这里,真的不在我这里……”

陆昂北看着傅青凝想要躲藏的模样,露出了讥讽的冷笑。

“就你,也配得到慧慧的感谢?”

此话一出,傅青凝更加紧张和害怕,她虽然之前不愿意承认,可是她一直都知道。

眼前的这个男人为了她的妹妹傅慧慧,可以毁了自己甚至毁了整个傅家都在所不惜。

“不要,我不要过去……”

第4章 求你放过我

可是陆昂北却只是一副冷笑的表情,走进傅青凝,一把抓起她的胳膊。

“我已经和你离婚了,我已经没有了一切,求你放我过,我不要过去!”

傅青凝被强迫拉着胳膊扯着伤口起身,可是刚刚再次结束大手术的她那里还有一丝多余的力气。

可陆昂北却并没有手软,直接一个用力眼睁睁的看着傅青凝跌坐在地上,伤口流出了血来。

“昂北,求你放过我……我不要……我求求你了……”

一路上傅青凝不顾旁人的眼光,吃痛的捂着伤口,看着地上斑斑血迹她只能求饶。

陆昂北就这样一直把她拖到了傅慧慧的病房门口,才嫌弃的松开了手。

看着已经被血染红的病号服,他脱下外套扔在她的身上。

“穿上,慧慧晕血。”

一句简单的话,让傅青凝彻底的跌入十八层地狱,陆昂北,你什么时候可以对我这么温柔。

推开门的一瞬间,傅慧慧有些愣住了。

看着陆昂北抱着别的女人,她的眼眶有些红润,却笑着看着傅青凝。

“姐姐,谢谢你,让你为了我受了那么大的罪,我会为了你,为了昂北好好活下去的!”

傅慧慧说着有些激动的想要下病床,却一副痛苦的表情。

傅青凝只是淡淡地冷眼看着眼前的女人,欣赏着她奥斯卡等级的演技。

“真不识抬举,慧慧亲自给你道谢,居然给我摆出如此丧气的脸……”

陆昂北和之前一样,被她的演技彻底的蒙蔽了双眼。

“昂北,别这样,姐姐一定是因为手术太累了。

你看姐姐苍白的脸,一点儿血色都没有,你是不是为难姐姐了?”

“没有,你刚刚动完手术,别难为自己,好好躺着就行。”

傅青凝冷笑一声,坐在病床边,淡漠看着刚刚沙发上的血迹。

“傅青凝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动慧慧一下,我便不会轻饶了你!”

陆昂北,刚刚动完手术的不只傅慧慧一个人,但你的眼里却只有她……

我对你的爱如同垃圾一般让你如此厌恶,而她却什么都没做,你便愿意付出一切。

果然恶魔的爱,不是努力和付出就能得到的……

此间陆昂北已经离开病房出去接电话,傅青凝便松了一口气吃痛的捂着伤口。

“傅青凝,你的肾我感觉非常好,这大小姐的肾果然不一样。

我真的应该好好谢谢你呢。”

傅慧慧此时笑的那么得意,和刚刚虚弱的她简直天壤之别。

“他已经不在了,你也不用违心的来感谢我了。

你的演技到此也该结束了,你难道可以骗昂北一辈子吗?”

傅青凝仿佛早已经习惯得意的她,只是有些疲倦和发冷让她眼神开始模糊。

第5章 初见时,他洁白清香的衬衫

“难道不可以吗?就连你的肾我想要就能要来,原本有一个肾源的,不过穷人的肾那里有大小姐的肾好呢?还有傅家现在应该已经破产了吧?你嘛,现在不过也是个穷光蛋而已!”

傅慧慧露出了好看的笑容,却在她的眼神下显得那么恐怖。

傅青凝一脸质疑和不相信的表情看着她。

“你什么意思?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傅慧慧无论怎么说你也姓傅,你怎么可以怎么狠心!不是人,你就是个魔鬼!”

而此时傅慧慧却看到了门口的陆昂北已经挂断了电话。

“姐姐,我是真心想要感谢你的,我知道你为了我付出了很多,我不介意你之前是怎么对我的,毕竟我们是姐妹不是吗?”

傅慧慧此时已经假装哭泣的模样,紧紧的拉着她的手。

傅青凝用尽了所有的力气,甩开了她的手,瞪着眼睛用手指责她吼道:“别装了,我的肾不就是你让昂北给你的吗?傅家破产不也有你的功劳吗?别假惺惺的了,我受不起!”

‘啪’的一声,在傅青凝刚落下话音是,就在她耳边响起了清脆的声音。

她轻轻捂上脸庞,感觉到半边脸都是麻的,火辣辣的痛感让她红了眼眶。

“傅青凝你真是胆大包天!

慧慧真心实意的向你道谢,你居然不识抬举,一巴掌算是警告!”

陆昂北说着紧紧的掐着她的脖子,如同吃人的老虎般,瞪着恶狠狠的眼睛和嗜血的牙齿。

傅青凝涨红着脸,因喘不过气而说不出一句反抗的话来。

但是看着躲在后面露出得意表情的傅慧慧,她便彻底的明白了。

她只不过是一直蝼蚁,是陆昂北用来向傅慧慧表达爱意的一个玩具而已,也仅此而已……

“好……”

傅青凝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挤出这个字,也不知道她是如同忍着痛认输。

这一切她只希望快点结束掉就好……

“知道了就给我赶紧滚!”

陆昂北嘴角露出得意却讥讽的笑容,随手那么一甩,便把傅青凝如同垃圾一般扔在了地上。

她伤口传来剧痛,嘴角的血迹也滴落在墨黑色的西服上,不留一丝痕迹。

她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额头早已经冷汗淋漓。

看着傅慧慧讥讽的嘴角,还有那上下开启的唇齿却无声的说着“活该”两个字。

傅青凝咬着嘴角,保持微笑的看着他们,却摇摇晃晃的有些站不稳。

“陆昂北,你聪明了二十多年,却被一个演员骗的团团转,真是可悲。

不过傅慧慧的手段确实高,不然怎么能让我失去一个肾,失去整个傅家呢?”

第6章 你真的是在找死是嘛?

“我没有,昂北我真的没有,是我对不起姐姐,我也不想让姐姐失去一个肾的,真的……

昂北,我知道错了,我可以把肾还给姐姐的,我不怕死……昂北……”

陆昂北看着怀里哭的梨花带雨,委屈不得了的傅慧慧,算是彻底的怒了。

他随手抓起杯子怒摔在地。

如果不是傅青凝后退了一步,整个杯子便摔在了她的身上。

“你个恶毒的女人,给我滚!”

傅青凝爱眼前的这个男人,就算如今她不敢否认。

“陆昂北,你会后悔的。

我会让你知道真相,和她的真面目的!”

傅青凝说完便拖着一身狼狈与心痛一步步离开了这里。

突然间傅慧慧便艰难的喘息着,紧紧的抓着陆昂北的衣袖。

“昂……昂北,我真的……爱你……”

陆昂北看着仿佛要昏迷过去的傅慧慧,心痛不已,攥紧拳头安慰好她,便冲出病房。

他此时已经泛白的拳头,快步的往傅青凝病房走去。

而傅青凝此时却想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弯着腰捂着伤口,一步一滴血缓慢却急迫的逃离。

没几步陆昂北便追了过去,一把抓起傅青凝的肩膀抵在墙上,另一只拳头重重的打在洁白的墙壁上。

傅青凝被吓得顿时忘记了疼痛,脸色苍白的看着他。

“你真的是在找死是嘛?”

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我没教过你吗!”

‘咚’的一声,就在陆昂北的话说话时,傅青凝被甩了出去,她重重的摔在地上,伤口的瞬间流出,如同梅花一样在瓷砖上绽开。

她突然觉得眼前仿佛是她初次见他的时候,他洁白传来阵阵清香的衬衫落在她的头上……

“陆总,她失血过多,就算抢救可能也拉不回这条命了。”

傅青凝的意识尚处在混沌之中,但本能地觉得这是在说自己的事情,于是还是捕捉到了这个信息。她……活不久了是吗?

那个声音还在继续,“闹出人命……会不会不太好?”

傅青凝嘴角下意识地绽放出一抹苦涩的笑容,难道还有人在意她的死活?

拼尽了力气,她终于将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陆昂北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嘴角噙着一抹残忍的神色。

他的薄唇里吐出了傅青凝这辈子都不想听到第二遍的话。“我都不在意她的这条命,你在意?我不喜欢话多的人,只要做好吩咐你的事情就够了!”

傅青凝的眼神黯淡无光,呆呆地看向陆昂北,心里反复咀嚼着他刚刚的话。果然,肾取走了,她就没有一丁点的利用价值了是吗?

“昂北……”也许她就是那么傻,到这个节骨眼了,还希望陆昂北会回心转意。

陆昂北本来抬起腿正要走,听见这一声低呼,扭过头,但是脸上除了厌恶,没有第二种情绪。

“做错了事情是要付出代价的!我看你好得很,说不定等会儿又爬下床兴风作浪呢!”他实在是不想看见傅青凝,一刻都不多呆,说完这句讽刺的话就立即消失了。

第7章 你要跪的不是我

伤口痛吗?傅青凝似乎已经感觉不到了,她只觉得自己的心一阵阵抽搐,似乎又要忍不住睡过去。眼前一阵晃动,似乎有人来了!

“青凝!别怕,妈妈来了!”原来是傅夫人!她有些慌乱地叫喊着,“医生!医生!”

大约还是有些怕闹出人命,医生护士还是按照傅夫人的要求,将她的血输送给傅青凝。傅青凝的各项生命体征终于渐渐好些了,傅夫人欣慰的一笑之后却颓然倒地。

傅慧慧本就走在门口,看见这一幕直接冲进来,一巴掌直接招呼在傅青凝的脸上,硬生生将她从昏迷中打醒,哪还有之前的柔弱模样?

“陆总!”

傅慧慧反应速度极快,立马跪在地上抱着傅夫人,瞬间哭得梨花带雨,“姐姐,你好狠的心啊!我知道我不应该要你的肾的,我还给你不就成了!夫人是无辜的!”

陆昂北看着傅慧慧伤心欲绝的模样,心里一阵心疼,快步走过去扶着她,扭头吩咐道,“先送她回去休息。”这个“她”自然是指傅慧慧。

她十个指头紧紧抓着陆昂北的衣袖,抽噎道,“夫人的身子本来就不好,你却假装成这样,要她输那么多血给你,你这是把妈往死里逼啊!”

陆昂北心里更心疼了,傅夫人并不是傅慧慧的生母,她尚且知道疼惜,傅青凝作为亲生女儿,却还要使这种卑劣的手段!

他眼神示意,护士立即将傅慧慧带走了。转头看向傅青凝,一脸的阴鸷。

“乌鸦还知道反哺,你真是禽兽不如!”

傅青凝看着被抬走抢救的母亲,竟然不顾身上的疼痛,跳下床,赤着脚就要追,却一把被陆昂北拽住,“你演什么?不觉得自己恶心吗?”

傅青凝踉跄了一下,颤抖着嘴唇看着陆昂北。她知道他信了!只要是傅慧慧说的,他都信!

陆昂北冷笑,“你怎么救?血液库血液不足,得去私立医院买,你舍得花这个钱?”

顾不上他语气里的鄙夷,傅青凝哆嗦着乞求道,“昂北……不,陆总!求求你先借我一点钱救妈妈好不好?”

陆昂北依旧冷笑,厌恶地松开了抓住她的那只手,“求?你就是这样求人的?”

傅青凝眼眶有些湿润,一咬牙,双膝跪在了地上,她在他眼里本来就是个低贱的女人不是吗?

头顶传来陆昂北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你该跪的不是我!你要是能让慧慧原谅你,我说不定还能考虑考虑!”

说完,他不带一丝温度地拔腿就走。

傅青凝不争气的泪水砸在地砖上,要她去给傅慧慧下跪?她只觉得自己的尊严被完全撕碎!她连块破布都不如吧!

颤抖着站起来,一步一步艰难地走着,如果能救母亲,她跪一跪又何妨呢?可是才走了十几米,一个噩耗就轰然炸开在了她的耳畔。

来不及了,母亲已经走了!来不及了!傅青凝跌坐在地上

浑浑噩噩,跌跌撞撞,傅青凝只知道母亲先被送回家了,她就像只木偶一般,也朝家走。

“滚!畜生!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做的好事?连自己的妈妈都能害死,我傅家没有你这个女儿!”

第8章 野男人

傅青凝吃惊地站在大门口,她有些不明白父亲在说什么,但是脑子里突然掠过傅慧慧阴险狡诈的笑容,她回过神来。

“不是这样的,爸爸!真的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

傅青凝一边着急地解释,一边急迫地想要走近一些,父亲看上去不像平日里那么精力充沛的样子,可是周身流露出来的威严和毫不遮掩的愤恨竟然叫她十分害怕。

可是她的手还没有碰到父亲,就被大力无情地甩开了。

“你还有什么脸面回来?你不怕遭天谴吗?”

傅青凝不知所措,她怎么可能会害死母亲,怎么可能?她张张嘴,想要解释,却看见父亲对着管家指了指大门。

“你去把门关上,不要让她进来!”

管家面无表情,立即开始执行,傅青凝顾不得伤口的疼痛,冲上去挡住管家,却被无情地推开!她只能虚弱地抓住大门上的铁杆,眼睁睁看着门被落锁!

那略显苍老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要不是慧慧亲眼看见,谁能想到你竟然恶毒到这个地步?傅家到底造了什么孽啊!”

为什么所有人都只相信傅慧慧说的话?看着父亲全都是红血丝的眼睛,傅青凝知道,任凭她现在怎么解释,父亲都不会相信她了!

有几滴冰凉的东西滴落在她脸上,就这一点清凉,似乎都稍稍减弱了她的疼痛。指关节泛白,最后,她低声恳求道,“爸,那你让我送送妈好不好?”

“好不好?”他的胸膛起伏着,一脸不可置信,似乎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给我滚!我再说一遍,日后傅家和你再无瓜葛!你有多远滚多远,不要让她走了闭比不上眼睛!”

管家跟在后面,两个人转身就走,似乎门外站着的只不过是一个叫花子而已。

雨越下越大,在地上砸出水花,似乎没有一丁点考虑到天下还有很多可怜人无法避雨。傅青凝渐渐支撑不住,缓缓地朝地上坐下去。她的裙子全都被污水浸湿,但是她一双眼睛片刻也没有离开过大门里面的那座大宅。

今天晚上的灯格外幽暗,也许是妈妈不在了,没有人会刻意打开廊外的灯,让这个世界添几分温暖。

傅青凝无力地靠在铁门上,她的视线开始模糊了,只有铁门上传来的冰凉的感觉还能让她暂时保持些许清醒。可是,雨滴太重,她的眼皮抬不起来了,身上的伤也疼得叫她的意识开始涣散……

天黑了又亮,最后一只手滑下来的时候,“咣”一声闷响,傅青凝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仰面朝上,任凭雨水在脸上肆虐。

不远处迅速跑过来一个人影,二话没说就抱起傅青凝,以最快的速度上车、发动。

小说

“陛下,臣女自请嫁瑞王!”

2021-1-3 3:39:33

小说

一场阴谋,她被迫替代姐姐嫁入轮椅中的他。

2021-1-3 3:43:0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