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既负我一刻 我便负你一生

曾经你一百种样子,我一百种喜欢,所以现在你既负我一刻,我便负你一生
你既负我一刻 我便负你一生插图

第1章 以前不会,以后更加不可能!

颜昕洛看着他冰冷的双眸,心犹如撕裂一般。 微弱的月光从窗外照在床上女人惨白的小脸上,迷情撩人的一幕。

叶澜琛看着身下僵硬的女人,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怎么?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颜昕洛的脸色再次煞白,还不等她说什么,下巴突然被眼前的男人紧紧捏住,那疼痛让她轻叫出声。

“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叶澜琛眼中露出一抹嘲讽,手上的力道再次加重。

她瞳孔瞬间收缩,像是想起了什么,整个身子不停的颤抖。

“连妹妹的祭日都能忘,你还真是无情啊。”叶澜琛说着,如果若依没有被这个女人害死,该多好……

颜昕洛对于叶澜琛的嘲讽早就习惯了,可心还是忍不住的抽痛。

她和叶澜琛结婚三年,可她爱了他不止三年,为什么叶澜琛从来都看不见她的存在,从来都只会对她冷嘲热讽,他爱的只有颜若依,就算她把心双手奉上,都不会得到一个多余的眼神……

耳边再次响起叶澜琛的声音:“你当初为了和我结婚费尽心思,甚至连自己妹妹的命都不放在眼里,现在如你所愿,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嗯?”

她嘴角紧抿不发一语,她怕她一开口,就再也忍不住那快要爆发的情绪。

半个小时之后,叶澜琛进了浴室,颜昕洛忍住身上的疼痛用被子紧紧的把自己裹了起来。

叶澜琛从浴室出来看见颜昕洛的模样,心中再次燃起怒火:“颜昕洛,你不就是想让我上你?现在这模样给谁看?婊子还想立牌坊?”

颜昕洛咬着牙,以前,叶澜琛每次做事都不会和她讲一句话,就像解决生理需求,那个女人可以是她也可以是别人。

像这样不断的讥讽她,只有在每年颜若依的祭日时才会出现,他恨她,她知道。

“对不起……”

叶澜琛听见她细小的声音,不自觉的皱起了眉,走过去一把掀开被子。

颜昕洛神色一慌,把自己缩成团,可叶澜琛不准备就此放过她:“你现在这个样子,让我觉得恶心。”

眼泪控制不住的顺着眼角流了出来,因为发丝凌乱,叶澜琛并没有看见她的不妥。

在他的记忆里,颜昕洛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叶澜琛,你想让我怎么做……”她声音有些沙哑,却很好的掩饰了她颤抖的哭腔。

叶澜琛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的她:“把相框擦干净。”

那是颜若依的照片,叶澜琛视如珍宝。

她缓缓起身,挪着脚步走过去,她发现相框玻璃上的一个污渍,应该是不小心蹭上去的,难道叶澜琛就为了这个……

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却撞上叶澜琛讳莫如深的眼眸:“当初你住进来时我就说过,我不需要你做什么,但是这个照片必须每天都擦,不能有一点污渍。”

颜昕洛拿相框的手一抖,差点掉在地上,叶澜琛心底的怒火油然而生,声音中也多了一抹阴翳:“你手上的东西要是坏了,那你就只有拿命来赔!”

“我的命在你心里还不如一个相框吗……”颜昕洛颤抖着问出,心像被人撕成碎片,痛的无法呼吸。

“颜昕洛,你在我眼里一文不值。”毫不留情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让颜昕洛彻底崩塌,眼泪不停的往下流,她声音突然放大,直愣愣的看着叶澜琛:“这么多年,你宁愿守着这个照片,都不愿意把心分我一点吗……”

叶澜琛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很快便转瞬即逝,这是他第一次看见颜昕洛的眼泪,心中突然生出一抹异样,他上前两步,深邃的眼睛就这样死死的看着颜昕洛,随后冰冷无情的道:“颜昕洛,我以前不会爱你,以后就更不可能。”

第2章 孩子会有危险

颜昕洛看着他冰冷的双眸,心犹如撕裂一般。

她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仰着头绝决地说:“我就怎么都比不上她吗?明明她都已经离开了。”

她不是一个会曲意逢迎的女人,她心底声音总是由不得她的掌控。

叶澜琛闻言冷笑了一声,深邃眼眸凝聚着令人胆寒的恐惧。

还不来得及反应,颜昕洛的脑袋就被他狠狠地按在了地上,丝毫不给她一丝反映的机会。

她的脑袋撞到了地上,一片狼藉。

“你好好看清楚你这张脸!”他俯身站在她的身边,“颜昕洛,你看清楚了没有。你这张肮脏的脸,丑陋恶心!”

颜昕洛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她笑了,“不管我做什么都是错,我做什么都比不上她。”

叶澜琛见到她脸上的笑意,眼底的愤怒更甚。

这个女人,明明是草菅人命的凶手。凭什么她能好好地活着,而他最心爱的女人却要躺在黑暗冰冷的地下。

叶澜琛更加用力地按着她的脑袋,直到颜昕洛没法挣扎“你以后不许再提若依!你也不配和她相提并论。如果不是若依在临死前救了你,你以为你还能做叶太太?”

叶澜琛越说越激动,手上的力道也越发地用力了。

颜昕洛在叶澜琛的残暴下,脑袋钻心的疼,胃里也汹涌地翻滚起来。

她想要叫喊着不是她。可是喉咙仿佛被火灼烧一般,所有的声音都被卡在喉间,

她的身体好似不属于她一般,随后她终于忍不住吐了出去来。

肮脏的呕吐物沾染到了叶澜琛的脚上,叶澜琛的眼底闪过明显的厌恶,他冷声说:“真是恶心女人。”

话虽是这样说着,但他手上的力道却不自觉地轻了一些。

他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颜昕洛,眼里并没有半点怜惜。

然而他起身后,颜昕洛依旧躺在地上。她的脸上就躺在那堆肮脏的呕吐物前。可是她却像是一个玩坏的木偶娃娃一样,一动不动地就在躺在那里。

叶澜琛见她这副要死不活的模样更是恶心,“颜昕洛收起你这副了令人作呕的虚伪模样。也只有善良的若依会相信如此虚伪的你。你要死就死远一点,让我清净清净。”

颜昕洛并非假装,而是她的四肢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样,完全动弹不得。

她趴在地上虚弱地说:“我没有骗你。”

叶澜琛依旧冷眼旁观地看着她躺在地上垂死挣扎着,“你这三年来骗我还少了吗?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这个满嘴谎言的女人吗?”

颜昕洛终于爬到了架子前,她将自己的包打开。一张检验报告就这样飘到了叶澜琛的面前。

叶澜琛鹰一般的眼睛,一瞬间就看到了那张检验报告上写着结果。

‘怀孕五周’

他用力地一把将颜昕洛提了起来,他死死地掐住她的脖子。

颜昕洛浑身没有力气,只能任由叶澜琛掐住她的脖子,无力地双手垂在身侧,就像是一个垂死之人。

叶澜琛暴怒的低吼:“颜昕洛,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许再玩这种小手段来骗我!你是不是教训还没有吃够!”

“你以为被叶先生冷落不待见的女人,有资格让一家大型的医院给我开这样一个虚假的证明。”

叶澜琛愤怒地咬着牙说:“只要有钱,什么东西买不到,更何况是这样一张单薄的证明?”

他很想把这个女人用力地摔到在地上,让她成为最卑贱的蝼蚁。可是他的心底似乎有着另外一个声音,让他放过这女人一马。

颜昕洛干咳了几声,她的呼吸越发地艰难了,“你如果还不信的话,就带我去医院。全A市有谁敢欺骗你呢?”

叶澜琛将颜昕洛扔在床上,随后快速地穿好衣服,立刻拖着颜昕洛去医院。

生平他的心第一次慌乱了。

医院的医生在最快的时间内把结果送到了叶澜琛的面前。

“恭喜叶先生,叶太太血液尿液都已经检查了。叶太太是怀孕了,已经五周了。”

医生原本是想道喜,可是却见叶澜琛的脸色非但没有转好,反而越发地阴沉了。

医生只好战战兢兢地说:“叶太太是怀孕了,只是叶太太身体不好,又受到了严重的撞击,如果不好好养胎只怕这个孩子会有危险。”

第3章 野种

闻言。叶澜琛的脸上没有半点的喜悦之情,反倒是愈发地脸色难堪了。

给颜昕洛做检查的医生和护士全都低着头,全然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触怒到叶澜琛。

颜昕洛看着叶澜琛的表情,心底某个地方正抽搐地疼。

四周的护士心里虽有同情,可是都垂着头当做看不见。

然而事情远不止如此。

叶澜琛当着所有人的面前,用着嘲讽地口吻说:“颜昕洛,你可真厉害。居然和别的男人上床之后,把这个锅扔到我的头上。”

颜昕洛呆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当着所有人的面质疑她的清白。

他难道不知道她也是人吗?她也有一颗会伤心难过的心。

四周的人顿时眼神转变,原本还很同情她的小护士,立刻换上了鄙夷的面孔。

“对啊,叶少这样完美的一个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对一个女人动粗呢?”

“就是,我看啊就是这个女人犯贱,给叶少戴了一顶绿帽子。这不,被叶少抓了个正着。

颜昕洛用双手捂住耳朵,可这些刺耳的话却依旧源源不断地传入她的耳朵。

她不是坏女人,她没有出轨。没有做过对不起叶澜琛的事情。叶澜琛见颜昕洛痛苦的模样,心底有着说不出的不舒服。

每一次做那件事情的时候,他都会逼迫她吃下避孕药。现在她又怎么会怀孕,这个孩子一定不是他的。

叶澜琛的冷漠,终于让颜昕洛心底压抑的怒火喷薄而出。

她对着叶澜琛大声叫喊:“叶澜琛,你太过分了。你明明知道我根本就没有除了你之外的男人。你明知道孩子是你···”

颜昕洛的声音在一个响亮的巴掌声里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懵了,那些看戏的小护士也全然被惊吓得长大了嘴。

叶澜琛冷哼一声,神色冷漠地看着颜昕洛,“过分?就凭你颜昕洛也配说过分两个字?如果今天是个妓女来给我说她怀了我的孩子,我都可能会相信。然而你颜昕洛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颜昕洛捂着脸呆愣地说:“在你的眼里,我连妓女都不如?”

叶澜琛丝毫没有推让地当着所有人的面,怒声说:“因为妓女只要别人的钱,而你颜大小姐除了钱,还要了别人的命!你在我的眼里连低廉的妓女还不如!”

他一把抓住颜昕洛的手,拉着她朝医生走去,“马上给我检验DNA,我要检验她肚子的里面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

他信誓旦旦的模样让颜昕洛更痛苦,为什么他就不能相信自己呢?

医生劝道:“叶少,叶太太的身体真的不好。而且那个孩子现在胎位还不太稳。如果现在贸然去做羊水穿刺,我只怕这个孩子。可能活不到十月落地啊。”

叶澜琛嘴角勾起了一抹残忍的笑意,嘲讽地说:“那正好啊。这个野种本来就不适合生下来。”

第4章 孩子是无辜的

颜昕洛几乎在怀疑自己的耳朵。

当年那个温柔的男孩子为什么如今变成了这样无情冷酷的模样。

这还是他么?

颜昕洛连忙从叶澜琛坚固的手里挣脱出来,“我不要去做这个检查。我不去!”

叶澜琛见她慌乱的模样,心里更加确定这个孩子不是自己的了。

他在心底默念这一切都是颜昕洛的阴谋。她一定是和某个男人私通了。

被那个男人搞大了肚子以后,这一切都扔到他的头上。

可为什么他一想到她或许巧笑着躺在别的男人的怀里时,他的心情却没有半点转好。

心情更加烦躁的叶澜琛立刻抓住颜昕洛纤细地几乎快折断的手,“谁允许你走的。今天你如果不去给我做亲子鉴定,那就等着收离婚协议吧,叶太太!”

颜昕洛倔强地看着他,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丝地犹豫。

她终于选择了停止挣扎。

医生还想再劝阻叶澜琛,可架不住叶澜琛一个冰冷的眼刀子过来。所有人都噤声了。

她是最怕疼的,肚子里宝宝似乎也很怕疼。

做羊水穿刺后,颜昕洛躺在手术台上疼得捂住自己的肚子。

冰冷的器械穿过她的身体。她好似什么东西就这样被挖走了。

所有人都去忙着做检验结果了,没有一个人管她,也没人敢去帮助他。

她就这样孤零零地躺在手术台上,就像是一块被丢弃的垃圾,直到最后还是她自己扶着墙走回了病房。

医院以最快的速度把检验的结果拿了出来。

当那百分之99的亲子关系展现在叶澜琛的面前时,他的脸色比之前还要阴沉了。

只听到‘哐当’一声,医院的门被摔得震天响,这声声响是对她最大的嘲讽。仿佛在对她说,看吧。

病房又只剩下颜昕洛一个人了,空荡荡的环境冰冷的可怕。她蜷缩着身子,一动不动。医生进来后见颜昕洛这副模样也叹了一口气。

“叶太太,你刚做完手术,这段时间一定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尤其是不要做剧烈运动。”

见颜昕洛不说话,双眼放空。医生也只能继续说:“您过来检查的时候,孩子已经有流产的迹象。您和叶先生现在年轻气盛的,还是要多注意节制一下。这次这个孩子能保住,可不见得还保得住。”

颜昕洛不知道医生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她只听清楚了不能同房。

孩子,这个孩子或许是她最后的希望了。

如果上天真的觉得她做错了什么,那请把所有的苦难都降临到她的身上吧。这个孩子是无辜的。

第5章 你不配

A市最高的一栋大厦坐落在市中心最繁华的的金融街道。这里是叶家百年以来打下的坚固基业。

叶澜琛站在顶楼的落地窗前,一根又一根地抽着香烟。

自从若依去世以后,他就已经不再抽烟了。

一向天子骄子的他,除了在深夜里面缅怀一下自己心爱的女人,他也没有什么可以烦恼的东西。

然而这一次他却真的陷入了泥潭,颜昕洛怀孕了,而且还是怀着他的孩子。

为什么偏偏他最厌恶的女人怀了他的孩子,那个孩子不该留下来的。

他回想了一下前段时间的事情,一定是一个多月前那天晚上,他喝醉了酒。

该死,一定是那个女人用计谋上了他的床。

这个孩子如果存在就是杀害若依的凶手的孩子。他不能让这个孩子留下来!

他的手心收紧握拳,一拳打在了面前的玻璃上,鲜血顺着他的手背流了下来。该死,他的脑海里全是那个女人用着控诉的眼神看着他。

他居然混蛋地觉得难受了,他怎么可以对不起若依。如果不是若依,也不会有今天的他。

若依,那个仙女一样的女孩子就这样命丧黄泉了。他有怎么能放过那个女人。

颜昕洛,这个孩子必须死。这是你欠她的一条命!

叶澜琛下定决心后,立刻冲忙从办公室冲了出去。

秘书见到他的模样委实被吓了一跳。在这边工作了三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总裁这副模样。

明明一副很愤怒的样子,但为什么看着他的背影却有一丝悲伤的味道呢?

叶澜琛到了医院后,医生立刻把颜昕洛的病历递到了他的面前:“叶先生,我们为叶太太观察过了。她这段时间应该多吃叶酸···”

“马上跟我出院。”叶澜琛冰冷的命令直接打算了医生的话。

“可是叶太太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出院啊。”

“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我们叶家有全国最顶尖的家庭医生。我的妻子应该在家休养。”

他可以没有隐藏自己的气场,病房内所有的温度下降了好几度。

颜昕洛见他过来,连忙蜷缩着身子,想要躲开。

当他一走过来,她就开始尖叫着。

在颜昕洛的眼里,这个男人和恶魔没有多大的区别,这个男人是会夺走她孩子的恶魔。

然而全医院的人都不敢违抗叶澜琛的命令,毕竟这家医院最大的股东就是叶氏。

颜昕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他强行带走。她想要挣扎,可是怕自己在挣扎的途中让孩子受伤,也只能让跟着他回家。

回到家后,叶澜琛立刻把她带回了卧室。楼下的佣人们见着她求救的眼神,也只能装作没有看见。

只听见‘砰’地一声,卧室的门被关上,随后再是被双重反锁。

叶澜琛的举措让她立刻嗅到了一丝危机,她趁着他脱外套的空隙,连忙跑到的浴室里面躲了起来。

这三年里面,她对他的身体已经足够了解了,她早了然他眼底的欲望代表了什么。

医生在她耳边叮嘱的话,她还铭记在心。这段时间她不能和他同房,所以她必须躲起来。

可是事情并没有如同她所想的那样。随着一声巨响,浴室的房门被人狠狠地踹开了。

他身上只为了一件单薄的浴巾,眼神凶狠的他,让颜昕洛吓得不断后退。

颜昕洛被吓得想要躲开,却被他抓住了双手狠狠地压在了墙上。

“你放过我好不好?”她哭着嗓子哀求着。

“你是我的妻子,伺候我是你的义务。”

她一边哭一边尖叫道:“你难道不知道若依她在天上看着你吗?”

闻言叶澜琛的动作果然停了下来,他浑身僵硬。瞬间所有的欲望都冷了下来。

他用力地抓住她的手,好似在发泄欲望一般,“我说过你不配提她的名字!”

她就知道,在他的眼里,她和这个孩子都算不了什么,都比不过已经离开三年的颜若依。

明明那件事情···

她捂着嘴哭着,哭得就像是个无辜的孩子。

叶澜琛愤怒地咒骂了一声以后,扔下她飞快地走了。

第6章 把孩子打掉

颜昕洛在叶澜琛走了以后,浑身无力地靠着墙喘气。

叶澜琛就这么恨她么?颜昕洛回到房间以后,一个人抱着被子缩在墙角。一晚上她都不敢睡。

怀孕以后的她,已经开始有了嗜睡的征兆。

可是她不能睡,她生怕自己睡着了以后叶澜琛还会对她做刚才那样的事情。虽然孩子现在还没有胎心,但是她依旧双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她小声地对孩子说:“宝宝,你放心。妈妈一定会拼了命地保护你。”

颜昕洛顿了一下,用轻轻地抚摸着肚子,她嘴角艰难地扯出一抹笑容,“宝宝,你不要生爸爸的气。爸爸不是不爱你,爸爸他、他、他只是不喜欢妈妈而已。将来宝宝出生了以后,不要不喜欢爸爸。”

她说着,眼眶里的泪水就止不住地滑落了下来。

深夜,颜昕洛终于支撑不住睡着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颜昕洛的日子依旧不好过。

她现在因为有了孩子,她就相当于有了软肋。每次叶澜琛从公司回来以后,她都尽早地回到房间。

生怕自己在客厅里惹了他的眼,她也不和他同桌吃饭,晚饭一定会提前很早就让佣人做好。

因为她现在已经开始有怀孕呕吐的症状了。她一碰到油腻的东西都觉得恶心。

这一切都在提醒他,她已经有了孩子了。只是每到晚上的时候,她都经常饿得睡不着。

尽管颜昕洛这样尽量对他避而不见,但晚上他还是会回来。

只是叶澜琛对她也同样的冷漠。就算在家里见到她,也只不过把她当空气。然而一到晚上叶澜琛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他火热地撕开她的衣服,炙热占领她的唇。

他危险的男性气息就喷洒在她的脖子上,她害怕地浑身颤抖。

这个男人对她的身体有多了解,她的心里自然一清二楚。

然而这个时候不可以。他明明知道自己怀孕了,可还是要这样对她。

没有办法,颜昕洛只能再次搬出颜若依的名字。每次他想要侵犯她的时候,她只要交出这个名字。他总会在最后的关头停下来。

她知道他也是有软肋的,只是那个软肋不是她,而是别人。

叶澜琛因为她的多次拒绝,开始早出晚归。

叶氏在A市的声望很高,几乎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全A市的媒体都会报道。

新闻里面又报道他和一个名模走得很近了。

狗仔拍到他和一个身材火辣的名模进出酒吧会所和酒店。

‘叶少为博美人一笑,一掷千金’的标题更是铺天盖地出现在颜昕洛的面前。

她见到这些新闻的时候,心脏疼得揪了起来。然而她并没有办法,他从来不肯在公众场合带她出席。

然而这天晚上,她打开房门,却见他已经回来了。叶澜琛一进房间,她就闻到他身上浓烈的酒味。

见到她眼底的震惊,叶澜琛冰冷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这个女人就这么怕他么?

颜昕洛眼底的恐惧让他更加地愤怒,他一把将她扑到在床上。

“叶澜琛,你去找别的女人好不好?”她哀求着,希望他看在她爱了这么多年的份上放过她。

“需要我提醒你的身份吗?叶太太!你这张可真是吵闹,给我闭嘴!”

在酒精的刺激下,叶澜琛用手捂住她的唇。随后密密麻麻地吻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的身体好痛,宝宝也仿佛在尖叫着。

最后她被疼痛折磨得失去了意识。

第二天,颜昕洛醒来时,被自己身下的鲜血震惊了。

她尖叫着,想要挪动自己的身体,可是却丝毫没有力气。

叶澜琛被她闹醒了,看到满床的鲜血。他也顾不得其他带着她去了医院。

医院的医生对于颜昕洛会再会医院一点也不惊讶,但却没有想到会这样满身是血的来。

抢救手术整整进行了五个小时术后颜昕洛躺在病床上,捂着自己的肚子。

还好,还好。她的孩子保住了。

这时叶澜琛走了进来,正要询问时,医生连忙说:“叶先生,叶太太这次大出血真的太危险了。孩子差一点就不保了。您这段时间真的要禁欲啊,否则这个孩子早晚都会流掉了。”

“把这个孩子打掉。”

一声令下,病房里所有人都愕然了。

颜昕洛绝望地看着他,“叶澜琛这是你的孩子啊。他是你的亲生骨肉。你摸摸看他现在就这里啊。他是一条活生生的命啊!”

她挣扎着爬到他的身边,让他来抚摸她的肚子。

然而叶澜琛一把甩开了她的手,神色冰冷地说:“颜昕洛,你以为你这三年是凭什么坐稳了叶太太的位置。那是因为我对你的身体还没有腻。你不过只是我发泄欲望的工具而已。现在你怀孕了,没有了这个能力,你以为我还会要你吗?”

第7章 找不到

“我一直期望着,期望着有一天,你能被我感动回心转意。可是我现在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已经不奢求你能有一点点地喜欢我了。我只希望你能够的放过这个孩子。他将来出生以后也会爱你的,你是他的爸爸啊。”

颜昕洛从床上挣扎着走下来,她抱着叶澜琛的大腿,卑贱地祈求着。

叶澜琛弯下腰,用力挑起她的下巴,狠狠地说:“对我而言,你肚子里面的这块肉根本一毛不值。这个孩子根本不配来到这个世界上。我怎么可能会要一个泄欲工具的孩子!”

“如果你要怪就怪你自己吧!如果这个孩子不是投胎到你的肚子里,他就能安然地活下去。这一切都是你自己注定的。”

他冷漠和无情让医院里之前对他花痴的几个护士震惊了。

护士们万万想不到那个叱咤商场的叶总裁居然是这样一个渣男。

小护士们见颜昕洛这般可怜,也忍不住求情道:“叶先生,叶太太这是头一胎啊。这对女人来说是她的命啊!而且叶太太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如果打胎的话,她将来可能好几年都不能再有孩子了。”

“叶氏投资医院就是为了让你们吃闲饭说闲话的吗?”

叶澜琛就像是一个暴君,说的每一句话都带着让人发寒的气场。

小护士们都是有老有小的人,现在工作这么难找。如果因为得罪了大老板丢了饭碗,她将来将来还怎么找得到福利这么好的医院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没有人可以救颜昕洛。叶澜琛直接将她一把扔到肩膀上,不由分说地将拖到了手术台上。

她哭得撕心裂肺,走廊上的病人看到这一幕都埋下头。

“如果今天她的孩子没有落地,你们就等着通通滚蛋吧。”叶澜琛毫不避讳地威胁了众人。

医生们相互看了几眼,也只能叹气了。医生都是以救人为己任的,可如今却要他们杀人。所有的医生心里也是五味陈杂。

在颜昕洛进手术台后,叶澜琛的手机响了。今天要召开一场国际公司的紧急会议。公司里所有的人都已经到了会议室。

叶澜琛抬眼看了一眼手术的大门,随后神色复杂地离开了。

颜昕洛,你的孩子是为你赎罪的。随后叶澜琛便匆匆地离开,赶往叶氏集团了。

手术室内,颜昕洛并没有放弃。

她抓住医生的手,哀求道:“医生,求你放过我吧。不管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我求求你,求求你。我不能没有这个孩子啊。”

“我给你磕头了好不好?”

她哭得双眼都红肿了,眼泪不住地落下,打湿她的脸颊。

医生将颜昕洛的手撇开,叹了口气。

“叶太太,不是我心狠。而是这个孩子真的留不住啊。叶先生在全市有什么称号,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冷面阎罗啊!我要是放了你,我们全医院都得遭殃。”

颜昕洛无助地捂着脸,她抽泣地说:“医生,您难道没有孩子吗?您难道不知道孩子对于他的母亲是有多重要?”

医生愣住了。他还记得自己那个活蹦乱跳的儿子。

他的孩子是被一个手术失败的家属杀死的。他抱着儿子冰冷的尸体时,他觉得这个世界都坍塌了。

最后他目光深沉地看了颜昕洛一眼,意味深长地说:“我去上个厕所了。我可没告诉你,这层左边有个侧门。我也没告诉你侧门出去就是锦绣大道,那边可以避开正门的车流。”

医生说完后就转身走出手术室。

颜昕洛对着医生的背影无声地说着谢谢。随后快步从手术室里逃了出去。

随后又躲着人流,从侧门下电梯,终于从医院里跑了出去。

很快另外一边,叶澜琛接到消息颜昕洛从手术台上跑了出去。

“还不快去找!一定要把颜昕洛给我找回来。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必须死!”

叶澜琛会议也不开了。气得将面前所有的资料扔到地上。

会议室内所有的公司高层也默不作声。

颜昕洛还没有走多远就听到后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她吓得连忙躲在了面前一个巨大的垃圾桶后。

那些脚步声在垃圾桶前停了下来。

“根据监控显示,太太就是来这边了。怎么会找不到人?隔壁街道再搜一遍。必须把夫人找回来。总裁这次动怒了,我们要是找不到太太就惨了。”

随着脚步声渐渐走远,颜昕洛无力地坐在地上。

为什么叶澜琛就不肯给她一条活路呢?

忽然她的肚子传来咕噜噜的声音。

她才想起,自己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

她现在身上身无分文,家又回不去了。她必须得吃东西,否则孩子会饿得。可是她身上一毛钱都没有。

因为雨下得太大,路上的行人都匆匆跑开根本没人注意她。然而不一会儿颜昕洛肚子开始一阵一阵发痛。

第8章 破产

她脸色煞白,紧咬着双唇。抱着自己的肚子,哭泣着:“宝宝都是妈妈不对。”

她不该一毛钱不带就跑出来了,如果孩子出了半点问题,她一定会恨死自己的。

这时天际愈发地阴暗了。地面都被阴沉的天色笼罩着,乌云密布之后便是瓢泼的大雨。

雨水哗啦啦地淋到了她的身上,不一会儿她就浑身湿透了。

寒冷,冻得她瑟瑟发抖。

她独自一人流浪在街边,四周的行人过往匆匆,没有一个人发现在路边还有一个独身的女人。

颜昕洛的双眼被雨水迷离了,她抬头望着无边无际地灰色天空。

老天,为什么要这样折磨她。

一辆车从路边经过,嘈杂的声音让她的意识有些恢复过来。

她艰难地走到路边,双手张开双臂。汽车就只差几厘米就要撞到她的身上。

她走到驾驶座前,拼命地拍着窗口,只是她的力道好小,好小。她好怕别人听不到啊。

“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

颜昕洛哀求着,她抚摸着肚子,眼泪混合着雨水顺着白皙的小脸滑落,看起来正像是一只流浪的小猫。

只是她惨白的脸色和褪去颜色的双唇,无疑在彰显着她病得严重。

“你可别瞎说啊,我可没搞大你的肚子。”

陈深明被好友们用着异样的眼神看着,他正想要解释时,颜昕洛就晕了过去。

这一下他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只能先下车,带着这个女人回家。

陈深明说着就颜昕洛从地上抱起来,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女人居然这么轻。

“不,不要。我不要去医院。”颜昕洛抓住陈深明的衣裳,尖叫着哭喊起来。

她一用力,肚子更疼了。她只能捂着肚子,全身缩得跟一只虾米一样。

陈深明见她这般模样,也没有办法带她去医院。只好先到他的家里再说。

陈深明的家就在附近,是一栋独立的别墅。他以前学医家里还有很多药品,否则带一个病人回来他也没有办法。

看颜昕洛这副模样,情况非常不乐观。

“小姐,不是我说你,,你一个孕妇没事瞎往外面跑干什么?”

“我只是无家可归。我的丈夫抓到我会让我去堕胎。”她皱着眉,风轻云淡地说。

陈深明想起她饿得晕倒的模样,心下叹了一口气。

这个女人看起来这么漂亮可爱,但想不当居然过得这么凄惨。陈深明给颜昕洛做了一顿晚餐,又给她输了营养液。

在输液前,颜昕洛连忙说:“我肚子里面已经有孩子了。很多药都不能用的。”

陈深明先是安抚到这个药对孕妇没有副作用,随后便是滔天的愤怒。

“孩子的父亲呢?你大着肚子,还饿成这样。不照顾好你,还要你堕胎。我非得去好好教训那个人渣!”

陈深明在给她掉了营养液之后,连忙的打开手机打算报警。

“我现在就去找警察帮忙,这年头虐待孕妇还有理了。我今天非得要那个人渣吃点苦头。”

颜昕洛也不管自己扎着的吊针,连忙拉住陈深明的手,“不要,先生不要。我是自己偷偷跑出来的。不要告诉他。”

陈深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愤怒地说:“你现在还要维护那个人渣?”

颜昕洛低泣着,却也无奈地说:“我求你不要去报警。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他从来都不想要这个孩子。是我坚持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的。”

陈深明在她苦苦哀求之下,最终还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你以后再被人欺负,就告诉别人你是我陈深明的朋友。”

“你现在这副模样也是那个男人害的?我当初不是劝过你,要和那个男人分手么?”

颜昕洛苦笑,她要是能和叶澜琛分手的话,她就不至于会过得这么凄惨了。

一切都是她自己自作自受。

陈深明见颜昕洛这副模样,他也替她难受。为了缓解一下她的心情,他把电视打开。

这时电视台正在播放新闻,他正要换台时,颜昕洛却连忙叫道:“别换!我要看这个新闻。”

只见女主播一脸遗憾地说:“真是一个不幸的消息。颜氏这个有着二十年历史的公司于今日宣告破产。叶氏财团宣布全资收购颜氏。而今日颜氏总裁颜振东脑淤血昏迷不醒。目前正送往慈爱医院紧急就医。”

“不!颜家怎么会破产呢?我离开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为什么,为什么他连我爸爸都不放过!”

颜昕洛几乎崩溃地尖叫。她不管不低扯掉自己手上的针头,想要去医院。

陈深明连忙拉住颜昕洛,“你现在身体这个样子怎么能出去?你不要你肚子里的孩子了么?你今天晚上先休息好,我明天带你去。”

颜昕洛一想到孩子现在的状况,也只好点头答应。

小说

恶毒姐姐竟带着她的孩子嫁入豪门

2021-1-3 3:37:10

小说

“陛下,臣女自请嫁瑞王!”

2021-1-3 3:39:3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