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姐姐竟带着她的孩子嫁入豪门

她掉入了姐姐卑劣的阴谋之中,怀了孕仍不知孩子父亲是谁;阴谋破晓,恶毒姐姐竟带着她的孩子嫁入豪门,她才方知孩子的爸爸竟是城内有名的金融帝王;百般思念,为见儿子她饮下毒药将自己变哑,以丑女奶妈的身份来到了儿子与他的身边;擦肩而过,他几次察觉儿子的奶妈似曾相识,却几次因为误会将她狠狠残虐;直至真相揭开,他才明了,原来那个总是泪含眼睑的哑女才是与他共度一夜的女人……
恶毒姐姐竟带着她的孩子嫁入豪门

第1章 正戏可要真正开始了

“嗯……难受……好难受……”在暗夜的弥漫下一女人躺在柔软的床榻上,她的样子看起来很是难耐。

“呵,还真是迫不及待!”这时,一男人步入了这被黑暗侵蚀的房间,他的声音低沉迷人且带着几分戏谑的冷漠。

摸着黑,走到床头,抬起一只大手,诱惑似的不紧不慢抚过女人那光洁的额头,长长的睫毛,滑腻的脸蛋,停留在嘴唇处来回刮弄,痒痒的。

“倒还真懂得享受!”话语间,男人的手轻轻一挥。她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自己已经整个人坐在男人的腿上,娇小的她几乎都埋进了他的怀里。

“热……好热……”

“你这是在勾引我么?别急!”男人的大手滑过她的脸、颈项、肚跻、一路向下……

“呜……热……好热……唔……”在这样的刺激下,女人难耐地索取着,那股强烈的空虚感,让她就快要哭出来了。

听闻女人的求饶声带着哭腔,坏心的男人冷冷一笑,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

她早已经彻底迷失了,浑然不觉自己此时的样子是多么妖艳迷人。

男人见此,已经再也无法忍受,便毫无顾忌地,纵情占有着,而女人则疼痛得呢喃:“痛……好痛……”

痛?怎么会痛?瞧她那有经验的勾魂样子一点也不像。

因为疼痛,女人的额角‘滴答、滴答’的留着汗水。

这时,男人似乎察觉到不对劲了,紧蹙了下眉头……莫非,这女人真是第一次?只不过是萧老头调教得好,才会表现有如此经验?呵,还真是处心积虑呢!既然如此的话,那自己是不是也该回报下人家的煞费苦心呢?

男人濡湿的薄唇覆在了她红艳的小嘴上……

‘呼……呼……’她感觉自己的呼吸将要终止,男人才好心的停止了这一翻江倒海的侵略……

男人对自己的杰作很是满意,不禁邪肆地笑开:“现在,正戏可要真正开始了。”

缓缓压下颀长的身躯,直到完全覆盖在她身上……

忘情的索取已然另她忘却了自己是谁,只是不断的、不断的迎合着这陌生男人带给自己的幸福。

一个小时过去了,女人从一开始的情不自禁迎合变成现在软成一滩,而男人却还没有满足,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激情肆意……

这一夜,不论他们有多么默契,可始终男人在暗夜下的双眸都是冰冷、毫无感情的,而这,也是注定改变她一生的起始……

第2章 昨晚

明媚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花木地板上,通过镜子一束日光,打在萧可研那雪白的肌肤上。薄被只遮住了重要部位,露在外面的雪白肌肤在经过光芒照射后,好像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一般醒目。一张精致的瓜子脸更是白里透着粉红,仿佛是一朵盛开的桃花。

她长长的睫毛突然扑闪了几下,缓缓地睁开一双大眼睛,环视周围陌生的一切,眼神之中顿时充满了惊愕。“啊……”下意识用被子包裹住赤.裸的身体,再看看这陌生的房间内,已经是空无一人,可昨晚所发生的那些荒唐事……

在这之前,她明明是在和姐姐喝下午茶,可醒来之后却已经在酒店的房间里和男人干那种事!更加可笑的是,她都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甚至连他的样貌都没有看清楚!

萧可研翻身下床,捡起地上的杂乱的衣服刚要套在身上,那雪白床单上印着那绽放的红玫瑰便映入了她的眼中!

柳眉紧颦,漂亮的脸蛋突然冷了下来,她紧握了下拳头,尽量叫自己不要再去注意那炫目的床单,快速穿上衣服摔门而去。

而在经过酒店大厅的时候,她看到了熟悉的一幕,昨天下午自己就是在这里和姐姐在这里喝的下午茶!

是的,就是这里!

‘呵,姐姐啊……姐姐啊……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这样害我呢?’内心苦涩的一笑。对于这件事她本不用去再多做什么证明,因为能干出这件事的人也没有别人了,然而,倔强的她就是想弄个明白,到底姐姐是有多么恨她,竟将她送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哼……哼……哼……啦……啦……啦……”可研刚一踏入家门口,便传来了姐姐那悠扬的哼歌声,这声音宛若一把利刃刺痛着她的心。无力的打开大门。

正在化妆的萧琳娜一见是妹妹回来了,那妖艳的脸蛋瞬间僵持住了:“可……可研?你……回来了啊……”

“姐姐打扮得好漂亮,这是要去哪里呢?”她说话声略带着讽刺。

“呃……呵……呵呵……我……我哪也不去啊,这不,爸爸刚刚传来个好消息,我打算订间房间大家一起庆祝下不是么!”

庆祝?庆祝什么?庆祝她昨夜跟了不明来历的男人承欢一夜?还是庆祝萧琳娜的计谋成功啊?“姐……”

“哎!妹,来,别站着,过来坐!”萧琳娜赶忙打断了妹妹的话,故作开心的说着:“你猜猜爸爸传来的是什么好消息?哈哈哈,你知道嘛,爸爸的工作保住了,这样他再也不会寻死了,而我们姐妹呢依旧可以过上好的生活了,你说,是不是该庆祝?”

爸爸的工作?保……住了?

爸爸的工作不是一直都很稳定么?为什么姐姐说……

想起来了,昨天姐姐也是借口用这件事把她约过去茶餐厅的。

“姐!难道这就是你用迷药把我弄晕,跟一个陌生男人承欢一夜的理由么?!”霎时间,她双瞳的温度令这间不太大的客厅霎时变得冷了起来。

“呃……呵……妹啊……你……可能不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可研冰冷的双瞳斜了她一眼:“我不想知道,我现在只知道,自己的姐姐竟然干出了这么龌龊的事情!”

吼声弥漫了整个客厅,萧琳娜那张嬉笑的脸蛋也随着她的吼声渐渐转入了凶恶:“你闹够了吧?萧可研!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家里喊?你算什么东西?!”

“你知道么,老爸公司的董事长看上你了,想约你见个面,如果你不去,老爸就注定要失业。并且只要董事长一句话,就没有一家公司敢再聘用老爸。没有收入不说,老爸还要养活这个家,你叫他怎么活?!”

“爸爸因为了解你的性格就一直没敢和你说这件事,可我总是看见爸爸在我们入睡后一个人偷偷的哭,我知道,我龌龊、我下贱,害了你!可我是为了什么?!”

“萧可研,你要记得!”一阵阵刺耳的吼声震慑着她的耳膜,但这还没完,萧琳娜上前一步,用手指狠狠的戳着她的胸口:“你已经害死了我妈妈了!我绝对!绝对不能再容忍你害死我爸爸,弄散这个家!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

‘你已经害死我妈妈了……’这句话宛若魔咒一直徘徊在萧可研的耳边。是……是……这一切都是她的错,都是她的错,她应该去偿还萧家的,应该拿一切去偿还萧家的!

闭起双眸,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睁开的那刻,对上姐姐那双厌恶以及充满憎恨的眼神,她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过身,向着门口走去。

“等等!你去哪里?”

第3章 求婚,痛苦的惩罚

可研再度深沉的吸了一口气,淡淡道:“出去,走走……”

“嗯。去吧……”点了点头,萧琳娜上前两步,口气明显缓和了很多:“妹妹,这件事,你应该不会告诉爸爸吧?你也知道,爸爸有多么疼你,否则他也不会偷偷哭,还不告诉你这件事了,我相信,如果你跟他说了,他一定会……”

“放心吧。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一月的天还是冬季,那寒风瑟瑟吹得人心寒交迫,路上的行人焦急赶赶的向着家的方向驶去,因为这样的数九寒天也就家里才是真正温暖的。

再过一个月便是春节了,家家户户也开始置办起年货了,萧可研一个人走在大街上面对那满是喜气的街头毫无感觉,仿佛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与她漫无关系,此刻,她只觉得好冷……好冷……

‘六月的谎言,眼前的真实,被放入深棕色瞳孔里……’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掏出电话看了看号码,她一直绷紧的神经,在这一刻终于崩塌了!

老天,你是不是在愚弄我啊!我萧可研到底做了什么事,要受到这么痛苦的惩罚?可研闭起双眼,剪断那连成一线的泪水,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屏住哽咽的声音缓缓接起电话:“喂?”

“研研!我回来了!”

‘咯噔’心头如一阵刀割,李晨不是要出国考察五个月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哦……”

“怎么了?研研,你好像不是很希望我回来啊?你该不会是因为想念生了恨吧?说吧,研研宝贝,你在哪?我去找你!我可是给你带了一个精美的礼物哟!”

呵……是啊,也该见见面了!

“我在荣业大街的咖啡厅等你,你过来吧。”冷冷地丢下了这句话,她便挂断了电话。

半晌的时间,一个俊秀的男人出现在了萧可研面前,他有着一米八几的身高,笑起来的样子宛若一个阳光大男孩,在大学时代追求萧可研的人一抓是一大把的,当然,李晨也在其中。只不过,他是唯一一个能融化萧可研的男人,也是唯一一个可以走进她心中的男人!可以说,李晨是她今生唯一的依靠了!

但由于李晨出身官宦人家,所以男方的家中对于他们之间的恋爱一直是采取反对态度,在大学毕业后他们慢慢将地上的恋情,转为了地下的恋情,这一恋就是四年时光。

望着眼前这个曾经给予自己无数温暖的阳光男人,在这刻再也无法融化她了,反而令她的心越发冰冻了起来。“你来了……”淡淡的一笑,宛若芙蓉出水。

“研研……大学毕业后,我就发誓,三年内一定会让我父母接受你,你萧可研成为我的老婆,现在!我做到了,研研,我的父母已经同意我们的婚事了!”李晨突然单膝跪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个小盒子,里面是一枚精美的钻石戒指。“嫁给我吧!”

什……什么?!

可研猛地站起身,盯着那枚炫目的钻石戒指,她已经记不得对这枚戒指期待了多久,他们不顾及家庭的阻碍,携手并进,无数日夜的坚持就为了换来今天的结果,然而……

这一切却已成为了泡影。

真可笑!真可笑啊!这一定是老天跟她开的一个天大的玩笑!

瞬间,萧可研觉得鼻腔涌来了一阵酸楚,她的小手指甲下意识的扣住了自己的手掌心。‘别哭!萧可研,你不许哭!如果你落了泪,会伤害那么爱你的李晨的!绝对!绝对!不许哭!’不知不觉间,她竟没有发现,手掌心竟被指甲抠出了血渍,或许,她此刻对于痛觉早已麻木了吧?

第4章 甩开他的纠缠

“李晨,我们……分手吧。”话落,她再也没有勇气留下,掉头便离开。

原本是来求婚却得到一个分手结果的李晨,站在位置上久久不能缓过神:“研研?研研!?”

对不起……

李晨!是我太自私,我实在没脸告诉你,自己在昨夜跟别的男人做了那种事。

对不起……

李晨!这四年的时间,我无数次幻想过我们未来快乐的生活,哪怕,哪怕你提早一天回来,或许我们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了。

对不起……

李晨!是我辜负了你对我的爱,是我对不起我们纯洁的爱情,这四年的点点滴滴将永远、永远印记在我心里,我会把这段纯洁美好的记忆藏在内心深处,不让它流逝。

还是一句对不起……

李晨!

可研跌跌撞撞的跑出了咖啡厅,还是忍不住回过头,当望着李晨那孤单身影的时刻,她隐忍的泪水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呜……”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的疯跑着,她觉得自己宛若一个跳梁小丑,爱情、婚姻,原本是指日可待的东西,可现在却逐渐离自己远去,为什么?与心爱的人在一起是那么困难的事情?为什么老天就不能赐予自己这段简单的幸福呢?为什么?

“喂,疯婆子,你看着点路,差点撞到我们岩少!”猛地,一个高大的男人拦截住了她前行的道路。

可研低垂着头,不停的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对不起……对不起……”

“耶?我不过是说你两句,就哭了?”男人似乎发现了新大陆,弯下身,想要一探萧可研那张哭泣的小脸。

“算了,扬明。”这时,一个男人走了过来,他的声音浑圆有力,隐约透露着一骨子霸气,在看看他的面容是怎样俊美绝伦的脸啊!?凌厉的鹰眸满是霸气,狂妄而孤傲,仿佛把天地尽踩在脚底下的傲气,骇然的孤刹,笔挺的鼻峰下,刀刃般的唇形透着男人与生俱来的诱惑。

“唔,知道了,岩少。”那叫扬明的男人有些不甘地退了一步。

就在萧可研刚要低头离开的时候,只听身后传来了李晨的声音:“研研!研研!”

心头一紧,她的瞳孔瞬间放大,快速将脸上的泪珠擦抹的干干净净:“李晨,我该说的已经说了。”

“可是我不明白,研研,你到底是怎么了?如果你不想跟我结婚的话,没有关系,我可以等,但你什么理由都没有说,就要跟我分手,你想过我的心情么?”说着,李晨用力抓住了她的手腕。

“你放手!李晨!放手!”想要用力甩开他的纠缠,李晨此刻不知道,自己在她面前多出现一次,就等于深深在她心上割了一刀。

“研研,你再给我次机会好么?我们在一起四年啊,你难道忘记我们四年的时光是怎么过来的么?”

她怎么可能忘记?过去的点点滴滴仍然刻在心头,可……

抬头,瞥见李晨一脸的疼惜担忧。她怎么可以告诉李晨那一夜发生的事情呢?!“李晨,我……”

“够了!先生,请你不要再纠缠我的女朋友了!”猛地,一直站在一旁的邢天岩突然开口中断了萧可研那未完的话语。伸出手,一把分开了李晨对她的纠缠。明明这俩个是身高差不多的大男人,可看起来邢天岩却比李晨健硕了许多,自身的气场也尤为强大,仿佛有着一股子可以震慑一切的力量。那对正在吵架的男女明显被他弄得一愣。

“岩少,你……”汪扬明傻眼了,他不明白向来不理闲事的邢家大少爷,今天怎么会突然来上这么一句?但……他更加想看后面的好戏!

第5章 看到自己的不堪

“你的女朋友??研研??这是真的么?告诉我!这是真的么?!”

萧可研也傻了,不过这似乎更加能把李晨拒之千里之外不是么?“李晨,你不是都听到了么?”

‘啪嚓!’李晨的心像是破碎的花瓶,散落一地,“萧可研!四年!四年啊!我一直把你捧在手心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我李晨到底有哪里对你不好,你竟然去找了别人?!!还一直苦苦骗我,你知道我是怎么样的心情么?我,恨你!”

他深深地喘息,试图平复心中的绝望,拾起满地的心碎,快步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知道!知道!她全部都知道,可是……

望着他悲怆的背影,她的眼泪再也不受控制,顺着眼眶流下,深吸一口气,紧握了一下拳头。

然而他的‘我恨你’却如一把利箭深深插在了可研心头。

“先生,刚刚谢谢你了。”她由始至终都是垂着头的,就连道歉的时候都把头压得很低,不想被任何人看到自己的不堪。

邢天岩没有说话,跟汪扬明一起离开了。他也不知道这么做是对还是错,可是他直觉这女人需要他的帮助,所以才会情不自禁的冒充了这女人的男朋友。

“哎呀,岩少,这才第一次见面,你就上演了英雄救美,该不会你们以前……啊?哈哈哈。”把一切看在眼里的汪阳明这时说起了风凉话。

“少废话!”他冷冷的瞥了一眼身边的汪阳明,双手插入口袋,跨步直奔着邢氏企业的大厦走去了。

他的步伐只是刚刚到达大厦门口而已,便只见,大厦内‘唰、唰、唰’跑出了数十位身着笔挺西装的男女,他们站在门口形成两排,中间让出一道行走的道路。“太子爷……”众人在这时齐刷刷的向着在中间行走的邢天岩深鞠一躬,来表示他们对于这位国内最大的金融企业巨头太子爷——邢天岩的尊重!

他……

拥有着令女人一见便可神魂的容颜;令男人一见便礼贤下士的气场;在商界有句传言‘只要他邢天岩继承邢氏企业的总裁之位,那么所有金融业怕是只有坐等关门的份;只要他邢天岩跺一跺脚,怕是世界的金融都会受其影响’可见,他的影响力有多么大,也可见他的才能是多么的超群!

再一看,邢天岩每走一步,那出来迎接的男女们就越发紧张,生怕一个怠慢就得罪了这位未来邢氏企业的王者。

这时,一个恭候在两旁的女生忍不住对这位传奇男人的好奇,抬起头瞥见了一眼他的外貌……平日里只是在电视中见过这位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太子爷,今天一见,着实比传言还要震撼许多,不论是他的气场还是相貌都是十足的气势啊。

“喂……”一人好心的拽了拽了这位看楞神的小女生。

“啊?”她猛地抬起头,虚惊一声,也不知是怎地,脚步向前迈了一下正好拦截在了邢天岩的面前。

“嘶……”见此场面,所有人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那女生略带惊慌的抬起头,对上了邢天岩的眸子……

只见,他深邃的瞳孔中夹杂着一丝令人畏惧的寒冰之气,看不透他此刻的喜怒哀乐,只觉得与这个男人对视的感觉令自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好强大的气场……女生想到这,快速垂下了头:“对……对不起,太子爷……我……”

第6章 意外,怀孕

也许,邢天岩压根就没有注意过这个女人,在她不停道歉的时候,他已经单手插着口袋,优雅的走入了邢氏大厦里面。

“唉,岩少,听说,你老子给你找了个媳妇?你见了么?”一进入,汪阳明就贴在了他的耳边问起了这档子事。

“哼……”他不屑的发出一声冷笑:“见是见了,不过……”冷眯了眯眸子:“我已经否了。”

这说来也是奇怪,邢天岩身边女人无数,可他偏偏不看任何女人一眼,叫老呆在他身边的汪阳明都怀疑,这家伙会不会是GAY啊?“可问题,你一天不结婚,董事长他就一天不会把总裁之位交给你,难道你真要看着邢氏企业流到外姓人手中?”

邢家父子有个秘密约定,那就是不管邢天岩有多大的能耐,必须娶妻结婚才方可接收邢氏企业,这件事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罢了。

脚步止住,邢天岩的眸子一闪,回过身,霎时间,他身上的霸气肆意而出:“我根本,也没打算过接手这个破公司!”

“那你的意思是……”欲言又止,汪阳明知道他的野心非常大,一直渴望建立一个帝国,而并非什么公司罢了。“呵呵,说点题外话啊,刚刚门口那小子一直叫‘岩岩、岩岩’的,我还以为……”坏坏的一笑:“他叫你呢!”

话落,邢天岩的额角瞬间涌起个青筋,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变得冷凝了下来。他可不是爱开玩笑的主,汪阳明那意思很明显,无非在怀疑他是GAY呗?

“琳娜……琳娜……一切终于都解决了。”接近晚上,萧父高兴的跑回了家中,向着大女儿报起了喜。

“哦?爸爸,什么事那么开心啊?”

“呵呵……当然是你跟邢氏董事长的婚事咯,现在啊,已经解决咯。”

她当然知道事情得解决,导演了那么一出狸猫换太子,就算真要有什么事,估计也是妹妹和那个老家伙结婚了呗!“啊?真的啊?”萧琳娜做出开心的样子:“太好了,爸爸。这样,我就可以永远侍奉在您身边了。当您跟我说完,董事长看上我的时候,简直吓死人家了呢!这几天一直看到您愁眉不展,我还想,实在不行为了爸爸您,我就同意嫁过去呢,没想到……唉,太好了,真是老天保佑。”

“唉,乖女儿,这几天真是委屈你了。”

“爸……您别这样说嘛。对了……”萧琳娜眼珠滴流一转:“邢氏企业的董事长有没有告诉您,到底为什么改变主意啊?”

“呵,还说呢!”萧父从桌上端起了一杯茶水,轻抿了一口:“都是我不好,没弄清楚事情怎么回事,其实一开始邢董事长就是想把你介绍给他儿子邢天岩!只是他儿子不同意才作罢的!”

“什么?!”记得那天,爸爸知道这个消息后,给了她一个电话号码,她以为是邢董事长的了,就发了条短信约对方到酒店见面,早知道这样的话,她就直接打过问问了,这样就不会弄错了!真该死!

霎时间,萧琳娜的脸色宛若一阵雷雨袭过。这不用问也知道,昨天和妹妹发生关系的男人正是……

无数女人倾慕的邢氏企业接班人!邢天岩!

三个月后……

“哎呀,妹妹,你醒了?担心死我了,快!快!喝口水,压压惊。”

可研一睁开眼便见到了对自己无比殷勤体贴的姐姐,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姐姐平时是这个样子的么?她不会是在做梦吧?

“呵呵,妹妹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啊?”

“没……没什么……姐……我还是自己来吧。”

“哎呀。我来吧。呵呵,现在我照顾你是应该,谁叫我妹妹独自里有一条可爱的小生命呢?”

‘啪嗒’一声,手中的杯子猛然落在身上。

萧琳娜赶忙去擦拭她身上的水迹。“妹妹,你怎么了?没事吧?”

“姐……你已经知道了?那……那爸爸呢?爸爸知道吗?!”可研好久没来月经了前两天跑去了医院检查身体,谁知道她今天拿到结果后吓得直接晕了过去幸好遇见隔壁的一对夫妻给她送了回来。

“呵呵……傻丫头。这件事瞒不了的,送你回来的邻居小王已经都告诉爸爸了!”

爸爸知道了?记得一直以来,爸爸就教育她不能做伤风败俗、丢人现眼的事情,可现如今她却……

怎么办?爸爸一定会被气死的!如果爸爸再知道这个孩子是她跟……爸爸一定会非常!非常内疚吧?

见妹妹正在愣神,萧琳娜狡黠的眸子一闪:“妹妹……妹妹……”

“啊?”

她脸上温柔的笑容突然消失,伸出手猛地握住了妹妹冰冷的小手:“姐姐有件事必须得求你!”

第7章 乖乖就范

见姐姐这幅认真的样子,萧可研也随同着紧张了起来:“什么事?姐。”

“现在虽说爸爸已经知道你怀孕了,可他还不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如果……如果……”为难的抿了抿嘴巴,她垂下头深吸一口气,在抬起头的那刻表情无比凝重:“你告诉爸爸这孩子是谁的,只怕爸爸他肯定再也没有面目见你了,我们的家……怕是也要散了!”

缓缓放开了紧握妹妹的手,她眼角逐渐泛出了泪光,起身,背对着妹妹缓缓道:“我听爸爸说,董事长已经不会逼你跟她结婚了,而爸爸的工作也保住了,我们可以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不是么?只是……只是……”哽咽的回过头,她轻扫了眼妹妹的肚子:“你肚子里这个孩子!唉!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千不该万不该,也不该牺牲你,保护我们的家啊!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好!”边说着,她一边捶打着自己的身体。

见此,萧可研赶忙翻身下床,抓住了姐姐的胳膊:“姐,你别这样。我……我不怪你,你也是为了这个家,不是么?”在这一刻,她对于姐姐的愤都已经消除了,不管萧琳娜平日里是个怎么样的人,可为了保住这个家,就算姐姐没有干出那样的事,她也会甘愿付出的。因为她真的欠了萧家太多……太多了……

“妹……你……你真懂事!姐姐知道,平时我对你很苛刻,总是三番四次的找你麻烦,可请你相信我,我真的很爱我们这个家的!妈已经不再了,现在就只剩下爸爸了,我不想看到爸爸郁郁寡欢的样子,所以!你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爸爸……好么?”

如果,萧琳娜只是搬出了父亲或许还无法打动可研,然而,只要她搬出了母亲,那么萧可研注定就范!“嗯!嗯!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姐!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的!”

“乖……”当她落下对姐姐承诺的那刻,萧琳娜那张充满伤感的脸顺便被一抹奸佞的笑容所取缔!

“爸,爸……妹妹醒了。”姐妹俩平复了激动的情绪后,萧琳娜赶忙通知了父亲。

可研略带紧张的走到客厅:“爸……对不起……”看见爸爸那张宛若暴风雨来临的面颊,她知道,自己这次一定气坏爸爸了。

萧父猛地站起身,起手‘啪’一个狠狠的耳光打在了她的脸上:“你简直是丢人现眼!”话落‘啪’又是一个耳光落在了她另一边面颊上。

打得她顿时有一种眼冒金星的感觉,嘴角也缓缓流出了血迹,但,她感觉不到疼……

萧可研,自幼无父无母,三岁时被萧父领养回家取名可研。自从来到萧家,爸爸从没有打过她,就连发脾气也不曾发过。这,还是萧父第一次打她!

可见,爸爸一定是非常!非常生气!在她心中,只要爸爸能不生气,就算在多挨几个耳光都是没有关系的!

“哎呀,爸爸啊,不要打妹妹了!不要打了!”在一旁看了半天笑话的萧琳娜终于开了口,她可不是心疼妹妹才出面阻止的,主要,她是心疼妹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要知道,妹妹肚子里有宝宝啊!”

“正好!我就连她肚子里的野种一起打掉!”说着,萧父起手就又要打……

第8章 劫难的开始

萧琳娜见此赶忙拽住了父亲的手,“爸,别打了!你再闹下去,街坊邻居就都知道我们家的丑事了!”

听闻这,萧父才收了手,愤怒的低吼着:“可研,这个孩子是谁的?!是李晨那小子的么?”

心头一紧,萧琳娜赶忙看向了妹妹,眼珠一转,上前一把搀扶住了全身无力的妹妹:“是啊,妹妹,你快点告诉爸爸……你这个孩子是不是李晨的啊?反正你也够岁数了,实在不行就跟他结婚,不就完了?”

“我……”感觉到姐姐掐了自己胳膊一下,不过就算姐姐没有提醒,她也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的。“这个孩子不是李晨的!我们刚刚已经分手了。”不管怎么样,这个时候她一定要将李晨摘干净。“我也不知道这个孩子是谁的。”

“什么?!”随着可研的话说完,萧琳娜算是松了口气,可萧父简直是要气疯了。“可研啊!可研!我没想到你会是这种孩子,虽然我从来没跟李晨正式见过面,但我多少听过关于他的事情,那孩子稳重、心眼好,是个值得托付的好男人。可没想到,你现如今竟然干出这种对不起李晨,败坏家风的事情,我……”起手,萧父这又要打,然而,他脸色一白……“嗯……”痛苦的摔倒在了沙发上。

“爸??”

“爸!”

两个女儿见此,纷纷大惊失色,萧可研顿时泪水夺眶而出:“爸?爸?您没事吧?没事吧?”伸手,不断抚平着父亲的胸口:“对不起,我错了,爸,求求您,求求您别生气,别生气了,您想打我、骂我都可以!我真的知道错了,爸,求您,求您千万别再生气了啊!”

“可……研……”萧父缓缓伸出他那布满老茧的褶皱大手,紧紧将女儿的小手握住:“爸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好孩子,这么多年,爸爸不是瞎子,可你这次真的令爸爸太失望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伤了您的心。您原谅我,我求您,原谅我这一次吧。”

“可研……别哭……”见女儿哭成个泪人,萧父别提多心疼了,伸出手轻轻擦拭着女儿的泪水。

好一幅父慈女孝的画面,在一旁的萧琳娜脸色霎时变得阴沉沉的,如果这件事发生在自己身上爸爸也可以这么快原谅自己么?呵,真是不知道,在爸爸心中自己到底算什么?!紧握了下拳头,按捺着心中的怒气,萧琳娜赶紧挤出个笑脸,在一旁试探性的问道:“爸,您不怪妹妹了?”

“算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算打死可研也改变不了了。到时候叫可研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就是了……”

“什么?!”听闻爸爸的这番话,可研倒是没什么,萧琳娜却无比的震惊。

“怎么了?琳娜?”

怎么了??要知道,那死丫头肚子里的孩子可是邢家的长孙啊,未来一定会继承遗产的,这么大个的头等奖在死丫头肚子里,就这么打了,那不是太可惜了么?这也就是萧琳娜心里想想,她当然不敢说出来:“哦,爸……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妹妹肚子里好歹是一条性命,就这么打掉了,不是太可惜了么?”

“琳娜,你该不会要你妹妹把这个孩子生出来吧?”

“爸!您先听我说。我记得在我5岁那年,您把妹妹给捡回了家,当时我还不明白您捡一个外人回来干嘛?但直到长大了,我终于明白什么叫生命的可贵,就算可研的父母在狠心抛弃了妹妹,可也给予了妹妹生命不是么?所以,我们不应该剥夺一条小生命的诞生的。这样吧!”

“我们这几个月先给妹妹租个房子叫她住,等妹妹把孩子生下来后,就叫妹妹去别的城市发展,到时候这个孩子交给我带,不就行了?”

这个主意……

萧父也明白生命的可贵,然而?他与可研对视了一眼后,好奇的看向了萧琳娜:“那别人问起这个孩子,你该怎么说?”

“呵呵,到时候我就跟别人说,是我收养的孩子,不就行了,反正,我的确没生育过嘛!而妹妹呢,去了别的城市发展,也就等于重新来过了,这不就两全其美了嘛?”

可研明白姐姐的意思,可是……她从未想过要将这件事情隐瞒给谁,就算将来在遇见喜欢自己的、或自己喜欢的,对方也必须接受自己的这段过去,如果隐瞒的跟对方过一辈子是对对方最大的不公。

她本想反对的,可看到父亲似乎对这个主意很赞同,也就暂时压下了心中所想。老人嘛,都是如此,好面子。算了,只要爸爸开心就完了。

“行,可以。可研,你姐姐说的对,孩子生下吧,我跟你姐姐养着!”

“嗯。爸爸,我听您的。”

“好了、好了!爸爸不生气了,家里也太平了,还是家和万事兴啊。”萧琳娜高兴的说完,双眸霎时飘过一抹狡黠的光泽。

这件事,看似是解决了,但殊不知,等孩子出生之后才是萧可研劫难的开始……

小说

凤凰涅槃,曾经的血债一一讨回。

2021-1-3 3:35:47

小说

你既负我一刻 我便负你一生

2021-1-3 3:38:2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