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满二十岁的她,充当了恶魔的祭品。

刚满二十岁的她,被迫蒙上眼睛,充当了恶魔的祭品。一夜掠夺,珠胎暗结。五年后,初次回归就遇到那个变态的男人。男人一如既往地霸道,走到哪都有他,缠着她不放。动不动就墙咚杀,摸头杀,后背杀,捏脸杀,掏钱杀,一脸自豪地问:“女人,你喜欢哪一种?”,温乔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他,被他宠得只想逃。得知那晚的女人是她,总裁怒了,抓住她,拧出一只小包子,“女人,生下我的种就要负责!”,温乔淡定一笑,也从身后拧出一只小包子,“喏,这里还有一个!”,这下轮到总裁不淡定了,霸道总裁化身小奶狗,舔着脸上前讨好,“好乔乔,你到底给我生了
刚满二十岁的她,充当了恶魔的祭品。

第1章 被迫代孕

温乔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天,命运的手会把她逼迫到这个地步。

为了还清爸爸欠下的高额借款,她答应给放高利贷的人进行代孕。

躺在医院白色的手术台上,四周都是呛鼻的药水味,头顶炙热的白炽灯晃得她睁不开眼,从起先的恐惧到现在,一颗心已经灰心地静如死水。

“吱呀”一声,医生和护士推门进来,她急忙收起眼角那颗快要坠入的眼泪。

“温小姐,我们马上进行手术,请叉开腿,双腿放在脚蹬上,尽量放轻松!”

身旁响起机器冰冷的滴答声,护士掀开她身上的薄被。

温乔一阵难堪,手指渐渐绞着身下床单,长这么大,她还没有交过男朋友,现在却一丝不挂地躺在这里,而她发现给她做手术的竟然是个男医生。

“医医生我我”,自认为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可是真到了这一刻,温乔才知道那种害怕,远远比自己想象得大得多,大到她无法承受。

就在医生疑惑地看向她时,病房的门被人匆匆推开,一个带着黑色边框眼镜的中年女人,步伐匆匆地走了进来。

“情况有变!不能手术!”

那人在医生耳边悄悄说了什么,一行人收起了工具,看也不看她,就走了出去。

“温小姐,请穿好裤子出来!”来人看了她一眼,言语间难掩鄙视。

温乔无暇顾及,深深松了一口气,利索地穿好裤子跟了出去。

从医院出来,那人直接把她带到了一间豪华的五星级酒店。

“你先去洗个澡!”那人说。

温乔心里一紧,“洗澡?为什么要洗澡?”

“别问那么多,你可是签过协议的!来两个人,把她带下去,洗干净了!”那人显得很不耐烦,走到一旁打电话,立马换了一副面孔,语气恭谨,“大小姐,那个女人我带出来了!”

两个小时后,温乔被人换上一身性感而华丽的衣服,蒙上眼睛,被推入一个豪华无比的房间。

躺在Kingsize的白色大床上,她就像一条任人宰割的鱼,一动不动地躺着,直到身体僵直都不敢动一下。

黑暗中,女人刚刚泡过精油浴的身体散发着淡淡的花香,瑰丽的肌肤因为紧张泛着一层可爱的粉红色,性感的枚红色蕾丝裙布料薄得可怜。

她就像一朵清香的夜来香,盛开在鬼魅的黑夜,等待着采撷。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温乔的额头上冒出一层细密晶莹的汗珠,本以为看到了希望,手术不需要进行,没想到只是换了个地点而已。

是了,父亲欠下那么多钱,那些人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

温乔在心里反复默念着:没事的!就是一个小小的手术而已!

等手术完成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哥哥不用去坐牢,父亲的手脚能保住,母亲也不用再每日以泪洗面。

她没办法计算时间,只知道一个佣人把她推进这个房间,便再也没人来理会她。

她的心头萦绕着很多的疑惑,为什么做代孕的手术不在医院,而要在这个豪华的房间?为什么不在白天,而偏偏在漆黑的深夜?

她问过,可那人却回答她,问那么多干什么,你只需要配合生下孩子就行!

温乔知道,就连刚才那些做下人装扮的人也看不起她,年纪轻轻的,有手有脚,却用这种方式赚钱。

想到此,莹莹发亮的眼眸在黑暗中逐渐变得黯淡。

黑暗中,她清晰地听到窗外的风声和海浪风,那么和谐动听。

温乔却越来越不安,越想越不对劲,就在她忍不住想要逃离的时候,豪华大门被人推开。

随着“吱呀”一声响,沉稳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黑暗中,温乔的身体条件反射地往后缩了缩。

她这一动,难免发出了声响,似乎这个时候,男人才意识到房间里还有其他人的存在,顿时警觉,“谁?谁在房间里?”

厉封北去开灯,却发现房间的灯光坏了。

男人的声音很好听,也很年轻,低沉而富有磁性,就像甘醇的红酒一般悦耳。

他是谁?是给她动手术的医生吗?

第2章 痛也不能喊

温乔咽了咽口水,睁大眼睛朝着声音的来源望过去,却什么都看不清,可她却能够感觉到一道如鹰隼般犀利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还没理清楚是怎么回事,男人直接就掐住了她的脖子,用阴冷的语气恶狠狠地说:“谁派你来的?”

谁派她来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男人的力气好大,毫不怜香惜玉,就像存了心要掐死她那般,温乔本能地反抗起来。

手放在蒙着眼睛的绸带上,就想一把扯开,脑海里却蓦地浮现出那人警告的话。

——“进了这个房间,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能把眼睛上的绸带打开,更不能出声!”

“痛也不能喊吗?”她在网上查过,听说那种手术不打麻醉,还是很痛的。

“再痛都不可以!温小姐,你要记住,你可是签过协议的,要是坏了我家小姐的事,你和你父亲不但拿不到钱,还要赔偿双倍的价钱!你们这些穷鬼,可赔不起!”

那人恶狠狠的话在耳边回荡,温乔绝望地收回了手。

早就签字的那一刻起,她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那人说得对,就算下一秒她就要被男人掐死,她也不能出声,因为她不敢赌,他们承受不了后果。

就在她绝望放弃抵抗的一瞬间,男人却忽然甩开了手。

“咳!”突然得到空气,温乔伏在一旁,猛地咳起来。

然而,温乔还没有咳完,男人高大健硕的身体直接贴了过来。

温乔全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急忙往旁边一躲,纤细的身子几乎承受不起他的重量。

她害怕极了,双手放在身前,抵着他的胸膛。

却被男人轻易抓住,反扣在头顶。

男人似乎在隐忍着什么,粗重地呼吸伴随着浓重的酒香,在安静的房间里就像拉破的风箱,呼啦啦地响。

温乔一颗心害怕地跳出喉咙,却不敢大声尖叫。

他用力地掐着她的下巴,语气狠厉,“居然敢对我下药?女人,不管你是谁送来的,今晚都由你来承担这个后果!但愿你能承受得起!”

温乔慌张地瞪大眼睛,他到底在说什么?

他身上怎么会有这么浓烈的酒香?上岗的医生怎么可能会喝酒?

温乔整个人都颤抖起来,难道有什么地方她想错了?

就在她愣神间,男人火热的手掌摸到她的衣领,“撕拉”一声被扯开。

“啊!”温乔还是控制不住,害怕地喊了出来。

下一秒,她又狠狠地咬住了唇瓣,晶莹无助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欲擒故纵?”男人冷厉的声音,狠狠在耳边响起。

她的力量那么的渺小,那点反抗,不但起不到作用,反而激起男人的血性。

温乔长这么大,连男人的手都没有牵过,害怕地全身颤抖起来,想尖叫却又不敢,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很显然,男人并没有因为她的害怕而放过她。

厉封北摸到她脸颊上的泪,还有在他身下微微颤抖的身体,愣了一下,好青涩的女孩!

心里的愤怒逐渐被一抹柔情取代,无疑,这个女孩的表现让他很满意。

温乔心里记着那人的话,再痛都不能出声,绯色的唇被咬出重重的痕迹。

然而,到了最后,她还是忍不住地发出了声来,却是破碎不成调的呜咽和断断续续地抽泣。

第3章 低贱的女人

“啪!”温乔再次清醒,是被人用巴掌扇醒的,脸上一阵火辣辣地疼,想呼喊,嘴巴却被人捂得死死的。

眼睛上的绸布还蒙着,看不清楚眼前的情形,只知道被两个人粗鲁地压着走出了房间。

就在温乔走到房门边时,一个年轻又漂亮的女人与她擦肩而过。

女人神情倨傲,扫过温乔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吻痕时,眼神闪过一丝不甘的妒忌。

如果不是昨晚她没有按计划接近到厉封北,又怎么可能轮到这个女人?

戴黑边框眼镜的女人凑到年轻女人面前,轻声问:“大小姐,需要看一眼她的样子吗?”

闻言,年轻女人惊讶了一瞬,身形和侧影跟她还真有几分相似,可是随即,她轻蔑地嗤笑了一声,“一个低贱的女人罢了!没什么好看的,带走!”

女人说完,就踩着高跟鞋走进了房间,脱了身上性感华丽的衣服,露出雪白肌肤上故意弄出来的暧昧痕迹,掀开被子,躺进床上。

在看到白色床单上那一抹暗黑色的血渍时,狠狠地攥紧了手指,随即又笑了。

没关系,马上她就是高高在上,人人仰视的厉家少奶奶了。

等笑够了,眼睛里闪过晶亮的泪光。

这种程度的演戏对一个演员来说,小菜一碟。

她蜷缩着身子,窈窕美好的身体微微颤抖。

事情发生的第二天,父亲兴奋地告诉她,高利贷还清了。

温乔签订的是生孩子的协议,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再迟钝,温乔也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她被昨晚那个男人睡一晚,作为这次的交易。

想到昨晚那场不像情爱,而像是单纯掠夺的情事,从始至终,男人都只把她当成发泄的对象,没有半分疼惜可言。

温乔一阵心有余悸,委屈的眼泪重新滚落下来。

与其被那人睡,她宁可给人代孕!

那些人再也没有提代孕的事情,甚至就像忘了她这个人的存在那般。

没有人再来家里闹事,父亲也答应她和母亲好好从此工作,不再奢想投资变成有钱人,日子渐渐地安宁下来。

那个夜晚就像是她人生里的一场噩梦,梦过之后,她还是温家的女儿温乔。

可她心里清楚,一切都变了。

三天以后,温乔养好了身体,直接去了学校。

一整天心不在焉地上完课,晚自习结束,不知不觉地来到了学校的情人湖湖边。

远远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衬衫高大帅气的男孩子,站在灯光璀璨的小桥边,眼神左右张望着,像是在等什么人。

学长,许天宇!

温乔的心脏一阵紧缩,就像有什么在心底撕裂开来,疼痛地鲜血淋漓。

在就事情发生的前一天,许天宇约她第二天晚上到情人湖边见面,他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她说。

就是那天下午,她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匆匆忙忙地赶回了家。

许天宇是A大公认的校草,又是学霸,仰慕他的女同学无数。

温乔本来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么优秀的人,因为无意间加入了一个志愿者社团,就这么跟他认识了。

一来二往,少男少女初生萌动,青涩的感情来得单纯又直接。

可是,她现在哪还有资格站在许天宇的身边,她已经不是那个干净单纯的温乔了。

在眼泪掉下来之前,温乔转身就走,然而许天宇一转头就发现了她。

第4章 绝情分手

“乔乔!你来了?”许天宇惊喜地朝着她跑过来,手里捧着鲜花。

因为太过紧张,没有第一时间发现温乔脸上的异样,眉眼着急地说:“乔乔,这些天你没来学校,手机也打不通,我每天晚上都在这里等你,你没事吧?我好担心你!”

每天晚上都在这里等她吗?

温乔一路隐忍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地爆发出来。

许天宇顿时慌了神,大着胆子把温乔搂住了,“乔乔,你到底怎么了?”

温乔抓着许天宇的肩膀,就像一头受伤的小兽,伤心的呜咽着,眼泪怎么都停不下来。

如果如果没有发生那些事情,眼前这个完美的男人就是她的,可是,她已经没有资格拥有他了!

温乔发泄够了,也回了神,猛地推开许天宇,眼神变得决绝,“许天宇,我们没有可能!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以往她都是叫他“学长”,那脆生生的模样,是他最喜欢的样子。

为什么她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冷漠?

“不是这样的!”许天宇一把抓住温乔的手腕,强行把手里的鲜花塞给她,满脸痛苦,“乔乔,我是真的喜欢你!乔乔,我不相信你不喜欢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快跟我说,如果你不跟我说,我也会去问别人!”

看着少男执着的面容,温乔心里一惊,惶恐地尖叫道:“不行!不可以!”

如果他去调查,肯定会知道她家里的事情,甚至她的事情,她不要在他心里留下不洁的污点。

温乔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时,绝情地甩开了许天宇的手。

“许天宇,你太自我良好了!你知道现在的大学生竞争有多大吗?纵然再有能力,没有家庭背景的人想要打拼一番事业也是难上加难,而我不想那么辛苦!”

许天宇愣在原地,似乎不可置信那般,望着温乔纤瘦的背影,好像直到这一刻才认识了这个女孩.

震惊、愤怒在心口反复交织。

他差点抽口而出,他不是一无所有的,他是……

然而温乔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丢了鲜花就跑走了。

许天宇愣愣地看着地面,刚才还鲜活美丽的鲜花,他一枝一枝精心挑选的鲜花,被摔得七零八落。

连同他那颗真心一起被摔得粉碎!

许天宇眼眸闪过一丝不甘心,攥紧了拳头,一拳打在身旁的大树上,顿时手背上猩红一片,他却像感受不到疼痛那般。

红着眼,望着女孩背影消失的方向,咬牙切齿地吼道:“温乔!我一定会让你,为你今日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感到痛苦!”

躲在角落里的温乔,听到许天宇愤怒地嘶吼,紧紧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

她已经很痛苦了,可是她不会后悔,学长这么完美的人,不应该背上她这个污点!

学长,对不起!

一个月以后,温乔像往常一样起床洗漱去晨练,却反常地感觉到一阵恶心,她以为是胃不舒服,并没有太在意。

可是接下来一个星期,这样的状况愈演愈烈,室友开玩笑地说,“温乔,你是不是怀孕了?”

一句玩笑话,温乔整个人如遭雷击,猛地想起一个月前那个凌乱的夜晚。

事后她根本就没有做过任何的处理措施,当时家里一团乱,她的心情也一团乱,根本没去思考会不会怀孕这个问题。

第5章 你怀孕了

温乔请了一天假,去了医院。

手里拿着怀孕单,整个大脑一片空白。

她才二十岁,人生才刚刚开始,她连那晚的男人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就怀了孩子了?

失魂落魄地回到家,母亲苏月娥发现她的异常,关切地上前询问,“乔乔,发生什么了?”

温乔把手里的怀孕单交给苏月娥,苏月娥当即就拍着大腿哭了起来,“我苦命的孩儿,怎么会这样?都怪你那个不成器的爹啊!孩子,这个孩子不能要啊!”

温乔抱着苏月娥,母女俩哭成一团。

半个月以后,本以为把孩子打掉生活便能重新回到正轨,然而,放高利贷的那些人又重新出现了。

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知道温乔怀孕,过来履行协议。

苏月娥哭着求着那些人,可是都没用,要么把孩子生下来交给他们,要么赔偿当初还债金额的双倍违约金。

父亲温盛松跪在温乔的面前,脸上都是红肿的巴掌印,一个大老爷们哭得梨花带雨,“乔乔,爸爸对不起你!爸爸去死了算了,你绝对不能毁在他们手上!”

温乔早已经麻木,眼底干涩,眼泪也流干了。

当初做那个手术,跟现在这种怀孕又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给那个不知姓名的人生个孩子!

“我生!爸爸,我生!”

第二天,温乔去学校办理休学手续。

走过图书馆的时候,不期然地,再次遇到了许天宇,他的身边多了一抹倩丽的身影。

在她拒绝他的第二天,许天宇答应了校花的追求。

平静的心再次掀起澜漪,再次见到他,温乔没有想象中的镇定,她转身就想逃,可是这么做只会显得她欲盖弥彰。

既然当初选择了这种绝情的方式,那么,今日无论多么难过都要坚决走下去,何况如今她怀了孕,她和他更没有可能。

温乔攥紧了手里的课本,低垂着头,朝着许天宇走过去。

擦肩而过的瞬间,她感觉一颗心快得快要跳出来。

她忍不住瞥了身旁一眼,许天宇面无表情,目不斜视,大手紧紧牵着校花的手,校花一脸幸福的依偎着他的手臂。

温乔瞬间红了眼眶,赶紧移开目光,快速地离开。

九个月以后。

“啊!”温乔躺在医院的接生台上,痛得浑身冒汗,没有一丝力气。

“乔乔,用力啊,孩子的头卡住了,再生不出来孩子会缺氧的!用力!”医生在一旁急得满头大汗,一边给她擦汗一边给她递水。

接生和孕期检查的医院是苏月娥选的,而正在给温乔接生的中年医生是苏月娥远房的表姐。

两家多年没有联系了,一次偶然的机会,苏月娥又跟这个表姐联系上了。

那些人只是简单调查了一下医院和医生的背景,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便没有多加干涉,他们关心的只是孩子。

半个小时以后,一声婴儿啼哭的声音划破产房上方凝重的空气。

戴眼镜的女人迫不及待地冲进产房,从医生手里抢过孩子。

温乔痛得全身无力,看到这个情景,顿时撕心裂肺地哭着喊了起来:“孩子!我的孩子!求你们让我看一眼我的孩子!”

女人扶了把镜框,面无表情地说:“温小姐,这个孩子本来就不是你的!记住,你的孩子一出生就死了!”

直到亲眼看着那些人走远,医生又匆匆回到手术室,“乔乔,放轻松,第二个孩子马上就要出来了!”

半个小时以后,又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婴儿,呱呱坠地。

第6章 归来

五年以后。

B市城东一栋破旧的公寓门口,站着一抹美丽而纤细的身影。

黑发扎成一个简单的马尾,戴着一顶酒红色贝雷帽,身穿利落深色风衣,脚踩高跟鞋,气质优雅出众。

女人一手提着棕色的行李箱,一手牵着一个小男孩,从破旧的小巷口往里走去。

身侧的小男孩戴着同女人同款的帽子,简单的湛蓝色牛仔背带裤,白色小球鞋,却因为他长了一张粉雕玉琢,像小模特一般俊俏的脸蛋,出尘干净的气质,整个人高贵得像个小王子。

小男孩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好奇地瞅着四周,用流畅的英语问道:“妈咪,这就是你长大的地方?我们马上就能看到外公外婆了吗?”

“是啊!等会见到外公外婆要主动问好,知道吗?”温乔温柔一笑。

五年的时光,独自带着孩子在陌生国度打拼,她早已经褪去了少女的稚嫩,愈发的成熟稳重,浑身散发着成熟女人独有的柔软温情。

“嗯!妈咪,你放心吧!”小男孩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眉眼微弯,懂事地点了点头。

温乔抿唇一笑,宠溺地摸了摸晨晨的头。

两人走进一栋颇为破旧的公寓,在三楼一扇铁门前站定。

温乔放下行李箱,蹲下身来,帮晨晨把本来就整齐的衣领又整理了一遍,才起身去敲门。

来开门的是苏月娥,这些年哭得太多,又上了年纪,眼睛已经不太好使,看着眼前不太清晰的身影,疑惑地寻问道:“你是?”

“妈”,身前传来一道年轻而清丽的声音。

苏月娥一怔,不可置信那般,使劲地摸了摸眼睛,那张她日夜思念的面孔就越来越清晰,顿时激动的泪水就涌了出来,“女儿!真的是你,你终于回来了!”

温乔亦红着眼眶,走过去紧紧抱着苏月娥,“妈!”

小孩一出生,温乔就带着温盛松给的五万块钱去了国外,在医院被抢走孩子的一幕深深地刻在她的脑海里,待在家里她时时刻刻担心那些人会发现孩子,便去了国外避避风头。

温乔对温盛松多少是有些怨言的,如果父亲能够安安稳稳地做一份工作,不要整天做发财的白日梦,她也不至于走上这条路。

这些年家里相安无事,温乔在国外一呆就是五年。

五年的时间,再强烈的怨气也消失了,更何况,温盛松最近检查出了肺癌,已经是晚期,温乔知道消息的那一刻,便再也坐不住了,恨不得生出一双翅膀,能立马飞回来。

苏月娥早已经老泪纵横,哭得泣不成声,这些年她无时不刻不在想念女儿和外甥,“孩子.我可怜的孩子”

温乔擦干眼泪,从苏月娥的肩窝处抬起头来,笑着说:“妈!你看,这是晨晨!晨晨长这么大了!”

这时,一声稚嫩的声音,乖巧地喊了一声:“外婆好!”

苏月娥这才看到站在温乔身后的温琦晨,虽然已经在手机上看过照片,也偶尔会视频,但这么实实在在的见面,还是五年后的第一次。

苏月娥看着面前这个眉目如画,漂亮精致的小男孩,眼泪再次涌了出来,一把抱住温琦晨,爱怜地在他肉嘟嘟的小脸蛋上亲了又亲,“乖孩子,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可想死外婆了!”

温盛松和温年华听到门口的声音,匆匆走了出来,看到是温乔和孩子。

温盛松哽咽地喊道:“乔乔,晨晨”

“爸!”

“外公!”两人异口同声地喊道。

温琦晨发现坐在轮椅上的温年华,顿时开心地迈着腿跑了过去,“舅舅!”

第7章 当年那人

晨晨每天都要跟温年华视频才能睡得着觉,虽然没有在现实中见过面,但是两人的感情非常好。

温年华慈爱地微笑着,将晨晨搂进怀里,在他的额头上重重亲了一口,才抬头重新看向温乔,不满道:“怎么回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我们好去机场接你们!”

温乔看向温年华,五年前家里发生变故的前不久,哥哥在一场车祸里失去了双腿,正躺在医院疗养。

想当年,温年华也是才华横溢,B大的学霸级风云人物,本以为只要毕业了就能够干出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没想到却遭此变故,曾一度消极沉迷,生不如死。

可自从知道家里发生变故的那一日起,身上的重担,让他一改之前的颓废,变得乐观冷静起来。

温乔抹了把眼泪,喊了一声:“哥!”

“回来了就好!来,我们先进屋吧!”温年华不比温盛松和苏月娥,身体和心理的双重磨难,让他变得坚韧和冷静。

“对对对!快进屋!”苏月娥抱着温琦晨,走进了房间。

进屋后,自然又是一番询问,苏月娥的眼泪就没有停过,“乔乔,都怪我们没用,才会让你们两个孩子,遭受这样的委屈!”

温乔坐在苏月娥的身边,替苏月娥擦眼泪,“妈,都过去了!您就别老把这事放在心上了!来,晨晨,坐到外婆身边来!”

“好!”温琦晨从凳子上跳下来,乖巧地坐在苏月娥的身边,“外婆,你别哭了哦!”

苏月娥当即破涕为笑,这个孩子真是让人心疼!还好当时把他留下来了!

温盛松的手指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好几次想过去抱一抱温琦晨,却又担心引起温乔的反感,不敢伸出手。

当年他做的糊涂事,让他在这个家里抬不起头,如今生命到了尽头,反倒有种解脱的感觉。

晚饭时间,苏月娥在厨房忙碌,晨晨搬着一个小凳子坐在厨房门口,看着外婆忙上忙下。

爷俩有说有笑,其乐融融。

温乔看了眼两人,才扭头,一脸凝重地向温盛松问道:“爸,当年那人到底是什么人?”

本以为父亲多少会了解一点内幕,但是温盛松只是愧疚地摇了摇头,“爸爸也不知道!”

这五年,他一直在偷偷打听当年的事情,也想悄悄去看一眼被抱走的孩子到底过得好不好?

可是给他做套,再借他高利贷的那些人一夜之间都不见了踪影,这件事无从查证,只好作罢。

温乔想到那个被抱走的孩子,心一阵发疼,但是看着父亲头上的白发,再也不忍心责问什么,声音软了下来,“爸,你的身体现在怎么样?”

温盛松见女儿还知道关心自己,立马开心起来,布满皱纹的眼睛笑着,“没事!爸爸没事,你别担心!”

温乔还是不争气地红了眼眶,都肺癌晚期了还没事?

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想起小时候,父亲把她放在头顶骑马

温乔在心里暗暗地下定决心,“爸爸,你的病历给我看一下,明天我们就去医院治病吧!”

“别,爸爸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这种病治不好,纯粹乱花钱!”

“这次听我的!”温乔强硬起来。

“.”,温盛松忽然有些害怕这个女儿。

这些年在国外,她省吃俭用的,手里存了一点钱,但是用来治病远远不够,她必须尽快在国内找份工作。

第8章 酒吧工作

魅月酒吧。

一抹红色妖艳的身影,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步伐摇曳生姿,异常吸引人的目光。

温乔坐在吧台前喝着温水,抬眼看到来人,笑着站了起来,喊道:“宋小雅!”

前一秒还高冷女王范的宋小雅一秒就破功,张着精致的红唇对着温乔恶狠狠地吼道:“死丫头,你别叫我!既然悄无声息地死去了国外,还回来干什么?哼,真是个狠心的丫头,五年来一个消息都没有!”

温乔愧疚地抿着唇,可怜兮兮地望着宋小雅,“我这不也是有苦衷嘛!亲爱的,我们别生气了,你看,你一生气皱眉都出来了!”

小时候,宋小雅跟她住在同一个小区,年纪相仿,从幼儿园到大学,两个人都是同一个班,就像两条连脚裤一样,哪里有温乔哪里就有宋小雅。

可是五年前,温乔居然一声不响就丢下她去了国外,宋小雅每次想到这点就恨不得打温乔一顿。

宋小雅没好气地拍了温乔一把,随即紧紧地搂着温乔,眼眶红了,“臭丫头,真是想死我了!”

“我也想你!小雅,再次见到你真好!”温乔很庆幸自己能够拥有宋小雅这样一个好朋友。

她再次感慨,回到国内才是明智的选择,至于以后的事情,走一步是一步了,她总不能带着晨晨躲一辈子。

两人嘘寒问暖过后,温乔开始说出今天来这里找宋小雅的目的。

宋小雅现在是酒吧的经理,听完温乔想来这里工作,不赞同地说:“乔乔,这里可是酒吧,鱼龙混杂的地方,不安全,你还是去别的地方找一份安逸的工作!”

温乔清丽的眼眸闪过一丝黯淡,“我连大学都没有毕业,能去哪里找安逸的工作呢?我现在急需要用钱!”

宋小雅二话不说,直接从高跟鞋的鞋垫里掏出一张银行卡,“这里有十万块钱,你先拿去用!”

“别别别!”温乔心里一阵感动,急忙把银行卡推回去,晃着宋小雅的肩膀撒娇,“小雅,我是真的需要工作!我也不能一辈子赖着你啊!小雅,求求你了!”

宋小雅皱着眉,不耐烦地拍开温乔的手,“别晃了!我头都晕了,真是服了你了!这边刚好要招送酒的服务生,工资一天几百到上千不等,看个人业绩!但是你给我机灵点,有谁敢欺负你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行!谢谢亲爱的!”温乔夸张地捧着小雅的脸亲了一口。

宋小雅嫌弃地擦了擦,嘴角却是上扬的,“得了!这招留着对付你的男人吧!”

温乔当晚就在酒吧工作,晨晨最近很粘外婆和舅舅,这点倒是让她放心,只是不知道怎么的,跟外公之间好像隔着点什么。

当然,她在酒吧上班的事情是瞒着家里人的,家里人只以为她到正经的公司上班。

刚开始的几天相安无事地度过,温乔看着手里的钱,心里美滋滋的,她已经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对于某些客人的毛手毛脚,她能够应付得了。

这天晚上,温乔上晚班,刚刚换上工作服,一个穿着黑色礼服的高挑女人就走了过来,将托盘交到温乔的手里,“308号房间,你现在送过去!”

“好的!梅姐!”这人跟宋小雅是死对头,当初两人在竞争经理的位置时,败给了小雅,对她的好朋友温乔自然没什么好脸色。

小说

一朝穿越成又丑又脏的胖女人

2021-1-3 3:27:17

小说

嫁给他,婚姻就是一场禁锢

2021-1-3 3:29:4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