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逼绝路,离开了他。

六年前,她被逼绝路,离开了车祸重伤的他,六年后,她携子归来。,“脱!”穿着白大褂的萧玖对着要体检的某人,但某人却说:“帮我脱。”,“抱歉,医生没有这个义务。”,“但我女人有。”,“只是前女友!”
她被逼绝路,离开了他。

第1章 面试到前夫

A市,医院

“萧小姐,你丈夫陆亦臣的病危通知已经撤销了,你们不用准备后事了。”

“真的?”萧玖不敢相信的问道,一行眼泪流了下来,太好了,太好了,她就知道陆亦臣不会死。

医生看着萧玖喜极而泣的模样,露出一个微笑:“还有,恭喜你,你怀孕了。”

萧玖颤抖的接过化验单,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陆亦臣。

谁知刚打开门,便对上了一双冰冷凶狠的眸子,那是她未来的婆婆,顾穆兰。

萧玖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小腹。

顾穆兰凌凌厉的眸子一缩,一把夺过化验单:“萧玖,你太天真了,有我顾穆兰活着的一天,你永远都别想嫁进陆家。”

话落,音色不容置喙的对周围保镖吩咐道:“把她给我送进手术室……堕胎!”

———

六年后,S市某公寓。

萧玖吃完早饭,简单的化好了一个淡妆,临出门前向女儿索了个幸运之吻。

“妈咪,今天面试你可一定要加油哦。”

“好的宝贝,妈咪出门,你在家乖乖等我。”

“嗯,我等妈咪的好消息,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小雨滴一本正经的提醒,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和小雨滴告别后,萧玖便打车到了光明医院。

光明医院在国内数一数二,能进这里工作一直是萧玖的梦想。

一路过关斩将,以笔试第一名的成绩进到了最后的面试,为了今天的面试萧玖也是做了充足的准备,所以她有信心能拿下。

坐在面试室外相对于其他人的紧张萧玖要淡定的多,但紧张的气氛会传染,快到她的时候她还是提前去了趟洗手间。

“我现在在S市……好,那明天见。”

洗手间外男人低沉的嗓音附和几许磁性,如此熟悉,听到这个声音萧玖如同被电击了一般,动作下意识的停滞了一秒后,她忙跑出去,只见一抹高大的背影匆匆消失在走廊尽头。

她快跑了几步,想追上去,但下一秒又自嘲的笑出来。

他怎么可能会在这里?

一回到座位,小护士就叫了她的号码,萧玖深呼吸一口气推门走进去。

但一进去脸上的微笑就僵住了,他同其他统一穿大白褂的面试官不同,一身墨色的西装,特别的扎眼。

她看着他的脸,好像什么都没有变,绝美的轮廓,墨黑的眸子,薄薄的唇,但又好像什么都变了。

那个对她来说已经烂熟于心的名字,此刻却在脑海里停留了好几秒才清晰起来。

陆亦臣……

真的是他,可他不是陆氏国际的总裁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萧玖像傻了一样杵在那里,而他的目光也只是蜻蜓点水的从她脸上掠过,无意与那双冷厉如鹰的黑眸对上的一瞬,她的心却像是被什么砸中。

可他看她的眼光,却像是陌生人。

萧玖反应迟钝的走到中间,对他们鞠了一躬:“各位考官好,我叫萧玖。”

话音刚落下,其他考官还未来得及开口。

那道冷沉的声音便猛地响起:“萧小姐,你为什么来应聘医生?”

萧玖被问的猛然一愣,避开那男人的眼神,淡淡道:“因为我想……救死扶伤。”

“救死扶伤?”陆亦臣揣摩了一遍,语气里带着嘲弄:“哦,那你觉得做医生最重要的是什么?”

“医德。”

“那你有吗?”

萧玖语塞。

陆亦臣凉凉的嘴角微翘,将她的资料一同丢进了垃圾桶:“一个连自己有没有医德都不清楚的人,居然跑来做医生,简直是可笑!”

“我有!”萧玖脱口而出,“我可以做一名好医生!”

“是吗?”陆亦臣讥笑,“萧小姐当真认为一个连自己救命恩人都可以抛下的人,配做一名医生?”

这句话像一只手一下攥住了她的心脏,疼,生生的疼,这六年,她最不敢想的就是他躺在病床上重伤的样子。

手依旧紧紧的攥着,但却还是控制不住的眼眶湿润。

良好的氛围忽然间一片死寂,其他面试官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空气安静的似乎只能听到萧玖的啜泣声。

陆亦臣蹙眉,她也会哭?当年他为救她命悬一线她绝情离开的时候,她可曾哭过?

“我倒是觉得,萧小姐更适合做演员。”陆亦臣毫不留情,“下一位!”

第2章 做狗仔被抓

萧玖狼狈的跑出会议室,一路逃似的回了家。

回到家,看到乖巧的坐在学习机前面上课的小雨滴,萧玖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情绪,又翻滚了起来。

这些年,小雨滴跟着她受苦了。

可是她这个做母亲的真没用,医学论文拿奖拿到手软又有什么用,还不是抵不过陆亦臣的一句话。

“妈咪,今天面试怎么样啊。”

小雨滴欢快的朝她扑了过来。

萧玖不忍心打破孩子心中的那份美好的期待,便揽了揽唇撒谎道:“当然是成功啦。”

“哇妈咪好厉害啊,我妈咪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妈咪!”

小雨滴骄傲的扬起了脸。

萧玖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小辫子,还好,还好她还有孩子陪着自己,内心不禁闪过了一丝宽慰,可是当女儿转过身去的时候,萧玖却不由得留下了蓄积了一天的眼泪。

陆亦臣,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夜晚。

萧玖和小雨滴躺在床上,复习这几天她音乐辅导的内容,小雨滴似乎遗传了她的基因,特别爱唱歌。

萧玖给她纠正了几个错误的发音,然后又讲解了一遍小雨滴似懂非懂的点头,看着她满眼崇拜。

“妈咪,听连伊干妈说你以前还组过乐队哦,你唱歌又这么好听,为什么不去当大明星要去做医生呢?”小雨滴不解的问。

为什么放弃了音乐选择做医生?这个小家伙居然跟陆亦臣问了同样的问题。

萧玖只是笑笑:“因为唱歌唱得再好也不能救人,医生就可以啊。”

“哦。”小雨滴依旧似懂非懂,“那我以后当个大歌星就可以帮妈咪完成梦想了。”

一句话让萧玖感觉心好暖,小雨滴就是她的小天使,要不是她这六年她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挺过来。

萧玖在她粉嫩的小脸上吻了一下,说道:“今天先到这里,天不早了,要睡觉咯。”

“嗯。”小雨滴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萧玖正准备睡下,手机却被一顿狂轰乱炸,打开之后,全部都是连伊发来的短信。

“我靠,小九,劲爆新闻啊,不枉我跟踪了这么多天,终于让我挖到一条大料!”

“你知道是谁吗,享誉国际的超级巨星乔莉!乔莉的背景你也知道吧?人家老爷子那可是军区司令,据说隐婚多年,我看到她在等人,一定是她那个隐婚对象!”

“我发给你地址啊,你快来帮我!我后半年吃什么,可全靠这一票了!”

连伊是小雨滴的干妈,她最好的朋友,这个忙没理由不帮。

萧玖只好从被窝里蹑手蹑脚爬出来,拿上自己的高速摄像机,出门了。

到达地点的时候,连伊已经在那里蹲守多时了,一看到萧玖,立马把她拉进了草丛里。

“这么有背景的女人你也敢扒她八卦,不怕死啊?”萧玖真是替她捏把冷汗。

“生活所迫啊。”

“来了来了!”忽的连伊很激动的叫了一声,动作极快的拿起了相机。

远远看去,只见一名高大的男子走进了会所,乔莉忙起身,面带微笑很是热情的朝他走过去,之后很自然的一个拥抱,乔莉一直笑着在他耳边说着什么,看上去两人动作很是亲密。

萧玖见状,也举起了相机,拉近,虚晃的背影,却不知为何让她心跳了一下,还未来得及按下快门,领子忽然被人揪起,萧玖毛骨悚然的回头,便看到两个保镖打扮的黑衣人。

“我们老大要见你们,走吧!”那人冷冷的一句,之后拧着她们不由分说的硬往会所里带。

“大哥大哥,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放过我们吧……”

连伊做狗仔这么多年,当自然也暴露过,但顶多就是被缴了内存卡,再被狠狠骂一顿,最后给人家做个保证就完了,可看今天的架势像是要被扒层皮,连伊有些怕了。

“闭嘴!”那人声音慑人的紧,像是要吃了她。

连伊没敢再说话,而萧玖也做不了什么挣扎,任由他硬拉着进了会所,进了会所之后跟押犯人一样一直被押到了七楼的VIP包间。

门一开豁然开朗,包间很大,灯光微暗,乔莉就坐在靠近门的位置,男子则是迎门而坐,他很自然的双腿重叠,但却带出一股令人说不出的窒息感。

“老大,人带来了。”说着将相机递到了男子手里。

当看清男子长相时萧玖心口一闷,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会是他?

第3章 羞辱

跟早上不同,他穿着一身休闲西装,整个人透着一种清凉,淡雅如雾。

这就是他生活中的状态吧?

他手里叼了根烟,烟雾从他嘴里轻轻的吐出来,映和着微暗的光在他眼前打了个晃,然后消失不见。

又让他的迷人多了一分朦胧感,现在的他开始抽烟了吗?之前他从来不会。

对呀,都已经六年不见了,六年,足以彻底改变一个人。

陆亦臣从容依然,并没有抬头看她,而是拿起相机一张张翻看起来,看了一会儿他脸上露出了一丝邪邪的笑,抬头目光射向萧玖,似笑非笑的戏谑:

“萧小姐,早上还是白衣天使,晚上就做起了狗仔的勾当,你的角色转换也真是够快的。”

陆亦臣话一出乔莉和连伊都是吃了一惊,乔莉问:“亦臣,你们两个认识啊?”

“认识。”陆亦臣很干脆的回答,这一回答让萧玖心开始狂跳起来了,但是下一秒又马上落了下去。

“但,不熟。”

不熟?

萧玖心疼了一下。

陆亦臣将相机丢到茶几上,发出很大的响声,一大片阴影笼罩过心头:

“哪家媒体?”

陆亦臣问,声音像是从几千米的冰层下发出的,寒透心骨。

萧玖沉默。

“去查。”陆亦臣对站在他旁边的手下吩咐了一句。

“星辰杂志社!”连伊脱口而出,声音都在发抖,她吓得不停地喘粗气,一再的认错,“求求你们高抬贵手,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陆亦臣似是没听到连伊的话,再次厉声对林为吩咐:“一天之内,我要听到这家杂志社关门的消息。”

“是。”

一听到这儿连伊真的吓傻了,要是因为她害的杂志社关门她真的要吃不了兜着走。

陆亦臣眉头不耐的索起,他起身,对乔莉说道:“乔乔,走吧。”

“好。”乔莉应了一声,也跟着他起身。

陆亦臣就擦着萧玖的肩膀而过,头也不回。

他们走出去后连伊忍不住哭了出来,很害怕的攥住了她的手:“小九,怎么办?如果我害的杂志社关门,社长他们不会放过我的,怎么办?”

连伊哭的厉害,这次她也是真怕了。

缓过神来的萧玖,推开了连伊的手快步追了出去。

“陆……陆先生。”

一时间她竟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但对此陆亦臣置若罔闻,继续往前走。

“陆先生!”萧玖加大了分贝,又追了几步。

陆亦臣这才停下来,转身,目光冷透,看着她:“还有事?”

萧玖心跳的紧,但表面上却强装的淡定,冲着他直接抱歉的一个鞠躬:“陆先生,今晚的事情多有冒犯,还请您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

高抬贵手?

陆亦臣似是一个冷哼,眼底蒙上了一层霜,他迈步,一步一步朝她走过来的时候萧玖觉得心跳骤停,慌乱的眸忙垂下来,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他靠近,一种压迫感袭来。

“你是在求我?”

“是……”萧玖明显听到自己的颤音,“求陆先生饶过我们这一次。”

在求他?

她这个狼狈的样子还真是跟六年前判若两人……

他眼底的那层霜悄然消失,尽是冷冽,决然的说道:“如果你今天冒犯了我我或许可以高抬贵手,但冒犯了乔乔,那就别怪我心狠了。”

似曾相识,他之前是不是也曾为了护她说过这样的话?一阵心口像是被车轮碾过。

六年之后,他还是会说同样的话,只是他维护的人不再是她罢了。

而在一旁的乔莉愕然,更多的是惊喜。

萧玖如同蜡像一般站在原地,看着他回身,搂着乔莉的身子大步走出了会所,头也不回

第4章 再次相遇

萧玖带着连伊回到了家,连伊一直害怕的哭。

“好了,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再想想办法。”

“还能有什么办法啊?这次我完了。”连伊沮丧着脸,“对不起啊小九,连累你了。”

连累?大概是她连累了她吧……

“天已经很晚了,今晚就在我这里睡吧,明天看看什么情况。”

萧玖现在租的房子很小,只有一室一厅,连伊在这里也只能是睡沙发。

萧玖回到了卧室,躺在的小家伙的身边,看了看小雨滴那相似的眉眼,又转眸,怅然若失的望向了天花板。

第二天一早连伊就走了,萧玖想了很久,决定还是不能欺骗孩子。

“小雨滴,要是这次妈妈没有被光明医院录用,你会不会对妈妈失望?”

正在刷牙的小雨滴顿了一下,然后摇摇头,将嘴里的泡沫吐出来,说道:“不会呀,妈咪能救人唱歌又好,我班里的小朋友都夸你很棒呢,妈咪,你不要看轻自己哦。”

萧玖忍不住笑。

“宝贝快点洗刷,带你出去玩。”

“好咯。”

萧玖带着小雨滴出去疯了一天,到了下午连伊才打电话过来。

电话一接通,连伊就惊诧的问她:“萧玖,你昨天,和乔莉的隐婚老公说什么了?”

她……没说什么,那男人根本不给她机会说。

连伊拍着胸脯,劫后余生的庆幸道:“杂志社没有被关闭,我只是被开除了,也没有让我赔偿,小九,这一切都亏了你!”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那个男人,会对她网开一面?

……

三天后,正在萧玖打算再投简历去其他医院的时候,竟然接到了光明医院的电话,听到电话的内容她愣了足足有三秒。

“萧小姐,你在听吗?”

萧玖连忙回过神:“在听,您请讲。”

“请明天八点准时来医院报道。”

“好,一定。”

放下电话萧玖还感觉自己在做梦,她真的被光明医院给录用了?陆亦臣怎么可能会用她的?

简直不可思议,来的太突然了,确定不是在做梦之后萧玖高兴的一把将小雨滴抱了起来:“小雨滴,我成功了,我被光明医院录用了!”

“哇,妈咪好棒呀!”小雨滴也是兴奋的不得了,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萧玖紧紧的抱着小雨滴,激动地一晚上没有睡好,第二天早早就醒了。

“第一天上班妈咪可不能迟到哦。”还躺在床上的小雨滴叮嘱着。

“放心吧,一定不让我的小宝贝失望。”临出门之前还是向小雨滴索了一个幸运之吻,她的吻一向会带给她幸运。

萧玖化好妆出门打了个车,没等红绿灯,一路都很顺,到了医院后她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询问下找到了普外科的高主任。

高主任是个身材中等的中年男人,看着挺面善,萧玖很礼貌的称呼:“高主任好,我是今天来报道的萧玖。”

听她是萧玖高主任打量了她一圈,似乎有些意外:“你就是萧玖?”

“是。”

高主任很和气,给她大概讲了下医院的情况,带她在医院走了一圈。

一边走,一边说:“你啊,是遇到贵人了,本来你都要被审核组除名了,是上头有人发话才留了你。”

上头有人发话?谁?

陆亦臣还是陆亦鸣?

她在想什么,怎么可能是陆亦臣。

萧玖有些尴尬的笑笑,然后问道:“高主任,陆院长现在在院里吗?”

于情于理她都该谢一下陆亦鸣。

“陆院长现在在国外进修,大概下个月才回来。”

“哦,谢谢。”

换上了工作服萧玖也就算是正式上岗了,新的人新的事新的环境,期待一切都会好吧,萧玖给自己一个鼓励的笑。

医院的工作从来都是紧张且急促的,尤其是外科,忙碌了一天。

萧玖刚趴到办公桌上,手机便“叮”的一声想了,她懒懒的拿过手机划开,发现是一条推送消息。

“陆氏集团入驻S市,亿万巨资打造国内第一娱乐传媒公司,强势进军娱乐圈。”

陆亦臣?

他开了传媒公司,要进军娱乐圈了?

萧玖的眸子暗淡了下来,有一种悲伤的情绪在流窜。

曾经她说过,她想要当一个歌手,所以他对她承诺过,他以后要为她建一座一人经纪公司,只为她而建。

想不到时隔六年,他真的这么做了。

只是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那个叫乔莉的女人。

想着,清澈的瞳仁有些细碎的光,然后慢慢的变得暗淡,本就已经疲惫到极点,但现在却是毫无睡意了。

早上一醒来,萧玖便用最快的速度到食堂买了两个蒸包,还有一缸子小米粥,刚进她办公室,别的护士就告诉他:“萧医生,高主任刚才去找过你,好像还挺急的。”

这么早高主任找她?那自然是急事,萧玖加快了脚步,只能用跑的。

但是跑得太急,刚拐过一个拐角正面就撞到了一个人,“砰……”的一声,缸子落了地,里面的小米粥撒了那人一身。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萧玖真的是觉得抱歉,他穿着洁白的白衬衫,已经湿了一大片,这个角度都能看到里面的肉体,若隐若现的。

现在胸前这一块已经是面目全非了,她还是下意识的去给他擦,但他突然一把攥住了她在他胸前放肆的手:“大庭广众之下,萧医生在我的胸前这样摸来摸去怕是不合适吧?别人看到了会以为你这是在诱惑我。”

这个声音?萧玖浑身像是被电击了,愣住,然后缓缓的抬头。

第5章 他的私人医生

陆亦臣?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只是刚才他说,在他的胸前摸来摸去?诱惑他?

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他能不要形容的这么猥琐吗?

“萧医生还不舍得放手?”

呃……

萧玖连忙从他手里抽出了自己的手,离开了他的胸膛,脸有些羞红,头还是连忙垂了下来。

“不好意思,是我太冒失了,弄脏了您的衣服。”萧玖还是按照规矩来的,“您说多少钱,我赔。”

听她说这句话他似是鄙夷的笑,直接绕过了她的身子,说道:“不需要,萧医生还是小心一些好,要是撞到别人,怕是没那么好说话。”

他头也不回的走开。

萧玖收拾了一下残局,又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敲门进了高主任的办公室:“高主任,听护士说您找我?”

“是。”高主任说道,“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想交给你,来,坐。”

萧玖在高主任的对面坐了下来,高主任说道:“你应该听过陆亦臣陆总吧?”

一听到高主任问这个萧玖明显听见自己怦怦的心跳声,像是要跳出来,刚才被那个男人攥过的手也滚烫的厉害。

难道高主任已经知道他们之前的关系了?

“我……听过。”萧玖这会说话都有些抖,“有什么问题吗,高主任?”

“是这样,陆总六年前出过一次严重的车祸,自从陆院长接任我们医院以来,这三年陆总的复查体检都是在我们医院做的,也都有专门的医生负责,今年这个艰巨的任务想交给你,你也该知道陆总的身份,又是陆院长的亲哥哥,你可千万不能怠慢了。”

一听高主任不知道他们的关系萧玖先是松了口气,但是听到他后来的话那口气又提了上来。

“高主任,陆总这么重要的病人交给我负责不合适吧?您能换个人吗?我一个新人怕是……”

“你在我们医院是新人,但论医术可绝对不是新人,昨天一个连环车祸你就已经在我们医院扬名了。”高主说道,“我让你做你就绝对能胜任,就不要再推辞了。”

……

“那好吧。”萧玖也只能是种鸭子上架了,她还能说什么?

萧玖终于是明白了什么叫有因必有果,六年前那场车祸,他就是为了救她才伤的那么严重,六年后她居然就成了他的负责医生。

也好吧,她当初放弃音乐,毅然来学医不就是为了他吗?现在有机会给他看病难道不是正好完成了她的心愿吗?

只怕是,他不肯接受她这个负责医生。

知道他在贵宾室萧玖就去了,这时的他已经换了衣服,到底是个人魅力超凡,一身墨色的休闲装也格外的迷人。

萧玖紧紧的抿了抿嘴角,过了好一会儿才抹开了嘴:“陆先生,今年您在我院的复查体检由我负责。”

在说完之后不等陆亦臣开口,她连忙又补充说道:“当然,如果您信不过我,或者有其他想用的医生,您也可以跟我说。”

陆亦臣看向了她,那种冷透了的目光让她的心发颤,一秒,两秒。

她不知道此刻这个男人在想什么,他眼眸中那种冷也随着逐步加深。

“什么时候开始?”陆亦臣收回了目光,“我时间很紧。”

陆亦臣每天都有忙不完的工作,要不是陆亦鸣每天电话催着他心烦,他才不在这里浪费时间。

“哦,好。”萧玖也连忙回过了神,“我们马上就可以开始。”

其实萧玖比任何人都想知道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既然是复查体检,那肯是做的越详细越好,这样她可以做一个具体的了解。

“你今天吃饭了吗?”萧玖问,“有一些外科检查是要求空腹做的,还有,24小时之内服用过任何的药物吗?”

听到这个问题陆亦臣似是顿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不想跟她说。

萧玖又连忙说道:“请不要对医生做任何的隐瞒,要不然可能会影响体检结果,这样你我都麻烦。”

“空腹,昨晚服用过安眠药。”陆亦臣干脆的说了出来,但是这让萧玖猛然心头一紧。

安眠药?他现在在服用安眠药?

“有影响?”陆亦臣问,潜在的台词是如果有影响今天就到这里。

“没有。”萧玖连忙摇头,“没有太大的影响,那我们开始吧,我先给你做一些简单的检查。”

萧玖拿过了听诊器,然后莫名有些脸红,没有去看他的眼睛,只是喃喃的说道:“我要伸进去了。”

陆亦臣并没有回应,萧玖便拿着听诊器伸了进去,这大概真的是距离他心跳最近的一次吧?

然而她心感觉都要跳出来,他却异常的平静,心跳的很均匀,并没有任何的波动,如果表象可以欺骗人,那这个就是最真实的反应了吧?

六年后的她,果真不会再让他心里起任何涟漪了,就像是一个陌生人,不,准确的说应该是还带着仇恨的陌生人。

这不是你满意得到的结果吗?又在这里感伤什么?

“都挺好的。”萧玖忙打住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将听诊器拿了出来,然后又说了一句题外话,“上次的事谢谢你,如果不是你高抬贵手,星辰杂志社不可能还在。”

对此陆亦臣只是淡淡的解释:“如果你真想谢就去谢乔乔吧,是她想大事化小,不想跟这些无良媒体有什么冲突,我只是不想让她为难。”

真是猝不及防的一把狗粮,萧玖都想抽自己,好端端的主动跟他说这个干什么?嘴巴真是欠!

之后萧玖就带着他去做各种体检,他表现出来的就是一个医生和一个病人之间的关系,丝毫没有尴尬,反倒是她,不争气的心越跳越快。

也许最开始的时候她就是被他这种高冷所吸引,然后就开始疯狂的追他,她真是不知道当初是哪里来的勇气,而现在,她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快没有了。

体检已经做了一半,陆亦臣也很配合,萧玖带他去做心电图,做之前萧玖说道:“陆先生把上衣脱了吧,这样更方便一些。”

但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却响了起来,陆亦臣出去接了个电话,最后返回来匆忙的说了一句:“我公司有事,今天先到这里。”

说完陆亦臣转身走了出去,萧玖便连忙追了出去:“心电图很重要,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会很快。”

“刚才萧医生不是已经近距离的听过我心脏了吗?”这句话他说出来有些戏谑的味道。

汗,听诊器听的能跟心电图做出来的一样吗?

“抱歉,我真的赶时间。”陆亦臣说完,再一次的回身,萧玖又连忙问道:“那陆先生什么时候再有时间?检查结果今天下午全部都会出来,您的身体状况我也需要跟你说一下。”

“有时间我会联系你。”说完陆亦臣迈步走开,拿出了手机,又拨上了一个号码,一边说着一边匆匆离开。

萧玖长长的吐了口气,刚才的感觉还真的是如临大敌,这会儿呼吸终于顺畅了。

萧玖啊萧玖,你也真是不争气,面对情况再棘手的病人也都能够冷静应对,偏偏遇到了他,心里就慌的一塌糊涂。

到了下午陆亦臣全部的检查结果都已经出来了,从专业的角度上说,真的很不理想,六年前那场车祸对他的身体还是造成了重创,很多都已经损坏没有恢复好。

看到这些她感觉她浑身都跟着疼,想到了什么她连忙将这些化验单收起来,跑到了高主任的办公室。

“高主任,我想问一下,这里有陆亦臣六年前车祸的原始病历吗?我想看一下。”

“陆总的病历陆院长应该是调过来了。”高主任回道,“你直接去病历室调取吧。”

“好,谢谢。”

萧玖没有一分钟的耽搁,立马到病历室调取了他的原始病历,当看到他当年的伤情时就像是有个巨轮,在她的心口来回的碾压。

她现在才知道当年他伤得有多么的严重,真正的是从鬼门关走了一圈,他能活下来也真的是个奇迹。

陆亦臣,六年前,你为什么要这么傻?你明明可以躲开的,为什么为了救她连命都可以不要?

想到这里萧玖心痛如刀割,感觉完全已经不能呼吸,就在这时一个路过的小护士叫了她一声:“萧医生,到点下班了。”

萧玖连忙应声,看到她的脸时护士吓了一跳:“萧医生,你怎么哭了?”

第6章 单独“约会”

萧玖真的是不想哭,但是情绪到了怎么都忍不住,她收拾了一下病历,装好了化验单,匆匆离开了医院。

回到家的时候连伊正在给小雨滴讲故事,看到她回来小雨滴立马朝她扑过来,抱住了她:“妈咪,你终于回来了。”

“是啊,怎么一当了医生就成大忙人了?女儿都不要了,这么放心把她交给我啊?”连伊忍不住抱怨,昨天给她打了这么多电话,也没有人接。

而萧玖这会儿真的提不起精神,只是敷衍的解释了一句:“昨天晚上一起连环车祸,所以加班到了很晚。”

萧玖现在说话的口气好像有些沙哑,尽管她的脸已经洗过了,但是眼睛还是红红的,一看就知道是哭过,看到她这样连伊吓了一跳连忙问:“你这是怎么了?工作上出现失误了?”

萧玖只是摇摇头:“没有,就是太累了,连伊,这两天真的是辛苦你了,赶紧回去休息吧。”

连伊一看这个样子就知道她不高兴,但是也看出她真的是很累了,也就不刨根问底了。

“小雨滴,乖乖听话,你妈咪很累了,不要惹妈咪生气哟。”

“放心吧,干妈,我一定会哄妈咪开心的。”

连伊临走前又喜爱的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离开了。

“小雨滴,先在这里看会书,妈咪去洗个澡。”

“好。”

萧玖去洗了个澡,但是满脑子都是他的病历,都是上面密密麻麻的伤势描述,都是那天晚上车祸来临的恐怖场景,反反复复的在她脑海里闪现,像是要把她撕裂了一般。

从浴室里出来小雨滴还在看着书,萧玖走过去将她的书合上:“宝贝儿,今天早点睡。”

萧玖带小雨滴上了床,关上了床头灯,搂着她唱起了催眠曲,小雨滴从小就喜欢听她唱歌。

萧玖就这样看着她,她睡着的样子真的跟那个男人像极了,她很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小脑袋,不禁会想,如果六年前她抵住那个恶魔的压力,没有离开如今会是什么样子?

但如果,还是要她在小雨滴和他之间做一个选择,她还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小雨滴,所以,这个世界既没有如果,也没有后悔药,只能是往前看。

萧玖给小雨滴盖了盖被子,然后又下了床,打开了桌子上的台灯,继续看着他的病历,看完之后她几乎花了一个通宵的时间,写了满满几页的调理方案。

次日是周五,是她坐诊的日子,病人也是络绎不绝,依旧是不得一刻清闲。

忙了一天之后,她伸了个懒腰,又看了看她整理好了的写着“陆亦臣”的档案袋,不自然的摸过了手机。

昨天他说有时间的话会联系她,萧玖想了想,那就再等等吧,但是一等三天过去了。

萧玖就知道他是不可能主动联系她的,几番挣扎之下她从病人资料上查到了他的手机号,当看到这一串熟悉的号码时她愣住了。

六年了,他居然还是这个号码,虽然这个号码已经在她的通讯录里删掉了,但早已经烂熟于心。

她先用办公室的座机拨了过去,但可能他在忙被挂掉了,然后过了大概半小时她又用自己的手机拨了一遍,手机响起的时候陆亦臣刚见完一个客户。

“喂,陆先生吗?”听电话接通了,萧玖很礼貌的问,但明显带着紧张。

听到是她陆亦臣也是颇感意外,但口气却很淡:“什么事?”

“您什么时候有时间?都已经三天了,我想跟您详细的说一下你的身体状况。”

萧玖打着电话的同时,不断的用笔在纸上胡乱写着什么,以掩饰内心的慌乱。

萧玖不打电话来说陆亦臣倒是把这茬给忘了,他抬手看了看时间,说道:“11点半,蓝宁路180号路人咖啡厅,过期不候。”

“好,我一定准时到,那您先忙。”

萧玖话音刚落,那边就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放下电话之后萧玖连忙走出医院,打了车到了他说的这个咖啡厅,让她意外的是,她到的时候他已经到了。

他就坐在落地窗前,从咖啡厅外就能看得到,他很自然的重叠着双腿,手边的咖啡冒着氤氲的热气,阳光的照射下,那种迷人被肆意的放大。

她连忙打了自己几下,让自己清醒一点,抱着档案袋便走了进去。

“陆先生,您好。”萧玖说话的态度像是对自己的VIP客户,很是恭敬。

陆亦臣抬手看了看时间,很是不满她的工作效率:“你迟到了两分零十五秒。”

“对不起。”萧玖连忙道歉,然后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打开档案袋,从里面拿出了他的检查结果,还有她整理出来的调理方案。

“陆先生,我跟您说一下,您的身体恢复得并不是很好,可能你平时工作比较忙的关系,劳损也比较严重,而且您的胃不是很好,胃黏膜很……”

“先吃饭。”陆亦臣打断了她的话,而且似乎压根就没有听她在说什么。

吃饭?

萧玖忙说道:“我不饿,您那么忙,我还是先把你的身体状况跟你说一下。”

“我饿了。”

……

萧玖真是觉得尴尬到死,又连忙道歉:“对不起,是我失礼了,那我们还是先吃饭吧。”

陆亦臣完全没有询问她的意见就点了餐,之后陆亦臣就一直在接打电话,都是工作上的事情,她也听不懂。

点的餐上来了,萧玖就垂头开始吃,她大概做梦都不会想到,六年后,他们居然还能单独吃饭。

不过实际情况她很了解,她也很有自知之明,他们现在的关系只是单纯的医患关系,仅此而已。

第7章 他的“善心”

萧玖觉得这大概是她这辈子吃的最尴尬的饭了,一直都没有敢抬头,就一直机械的往嘴里塞。

她用最快的速度吃完,抬起头来看他,却发现他手边的牛排基本上没怎么动,那她要怎么办?是等他吃完还是继续说?

萧玖真觉得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伺候这个男人了,之前也没觉得他这么不好伺候啊。

“陆先生,您边吃边听我说吧?”萧玖觉得这个办法还挺合理的,她又拿出了他的检查结果,开始教科书式的分析,“刚才说到了您慢性胃病的问题,胃镜结果显示是你的胃黏膜过少,还有血常规有几项数值有点异常,不过这个问题不大,还有严重的就是……”

“六年。”突然他说出了这两个字打断了萧玖的话,萧玖的心猛然一紧,很错愕的看着他,看着他眸里的平静慢慢的因一股恨意变得波澜,他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六年到底可以让一个人做怎样的改变?”陆亦臣问。

萧玖彻底愣在那里,就像是对她的良心上了刑,是对她灵魂的拷问。

问完之后陆亦臣冷冷的一笑,有一丝自嘲也有一丝鄙夷:“那个曾经怕黑怕鬼怕血,什么都怕的胆小鬼,怎么就能成了一个外科医生?是你变化太大还是我从来都没有了解过你?”

萧玖在被问到这里的时候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双手紧紧的攥着,是啊,当初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她就是一个胆小鬼。

如今的改变并不是因为她的坚强,只是因为离开他之后的迫不得已。

萧玖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唇,像是要咬出血来,之后他的手机又响了,他接了起来,电话那头的人特别的急,所以说话的声音有些大:“老大,邢山那小子阴,暗中截了我们的货。”

听到这里的时候萧玖的心也跟着咯吱了一下,莫名的乱上加乱,是他生意上出了什么问题?

她偷偷的瞟过他的脸,他的脸色暗淡了下来,周围仿佛结成了一层冰,眼眸中透出了肃杀之气。

说实话,她害怕,因为她从来都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

“把邢山的落脚点给我查出来,我马上回去。”

陆亦臣挂掉了电话,萧玖连忙跟着他站起身来,那是他生意上的事,她不便多问。

“我有事,今天就先到这里。”陆亦臣说道。

“好。”看他要走萧玖又忙说道,“上午给你打的那个号码就是我现在的手机号,您有空再联系我吧。”

陆亦臣似是有那么一秒钟的迟疑,然后敷衍的应了一声,结了账匆匆的走了出去,萧玖只好将他的检查结果再次收了起来,刚装好她的电话也响了。

“喂,萧医生,现在在哪儿?又送来了一个急诊,一个跳楼的,伤的很重。”

“好,十分钟,我马上过去。”萧玖也匆匆的跑出了咖啡厅,正好陆亦臣刚上了车,萧玖看了看四周,大中午的出租车也不好找,她便跑到了陆亦臣的车前。

“陆先生,我有一个急诊病人,我必须要马上赶回去,方便让我搭个顺风车吗?”

萧玖说完才觉得这实在是太突兀了,这个男人也有急事,说完不等陆亦臣回话她忙自我推翻:“算了,我还是去打车。”

萧玖刚要跑开,但是他冷冽的声音已经响在她的耳边:“上车!”

上车?他同意了?

萧玖忙打开车门上了车,陆亦臣发动了车子,将油门踩到底飞速的行驶了出去。

虽然萧玖很急,但他这样的飙车她也是担心,尤其是闯了一个红灯之后萧玖忍不住说道:“你刚才闯红灯了。”

“你不是很急?”陆亦臣问。

呃……

“那也还是安全第一啊。”尤其是他之前都已经出过一次严重的车祸了,怎么就能好了伤疤忘了疼?

“而且,我觉得你还是用司机比较好。”

“这好像不是一个医生的职责范围。”

汗……

“你到了。”萧玖感觉屁股还没有坐热,这就到了?

“谢谢。”萧玖还是忙抱起了档案带,临下车前又想到了什么,连忙从档案袋里面拿出了她手写的那一张调理方案,“陆先生,这是我给您写的调理方案,对您的身体恢复很有帮助,您可以拿回去抽空看一看。”

萧玖给他递了过去,但陆亦臣压根就没有伸手去接,而是冷冷的说道:“如果我需要这东西,我私人医生可以给我写一打。”

萧玖伸在半空中的手无所适从,陆亦臣说道:“你要再在这里磨叽,你的病人就要去见阎王了。”

萧玖回过神,连忙将这些东西胡乱的塞进了档案袋,然后快步跑进了医院。

跳楼的是一个不到30岁的年轻男子,给他做了检查之后萧玖果决的说道:“肝脏破裂,立马进行手术。”

萧玖用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衣服,进了手术室,在手术室里面一呆就是五六个小时,虽然下半辈子只能做轮椅,但庆幸的是这条命还是救回来了。

萧玖走出了手术室,直接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好累。

她拿出手机给连伊打了电话:“今天晚上我又不能回去了,就再辛苦你一晚上了。”

连伊放下电话对小雨滴耸了耸肩:“你妈咪今晚上又回不来了,哎,早知道是这样就不让你妈这么早去应聘了。”

小雨滴也是觉得很无奈:“我也觉得这个暑假好无聊哦。”

“我也是。”连伊说完之后又连忙说道,“要不然明天你陪干妈出去找工作?”

“好呀好呀,我也要去找工作。”小雨滴很天真的说道,“这样我就可以跟妈咪一起攒钱换大房子了。”

听到她说这话连伊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你这个小鬼头,你才这么点儿,你能做什么呀?”

“你可不要瞧不起我,我能做的事情可多了。”小雨滴说道,“我可以做平面小模特,还可以出去唱歌呢。”

哈哈哈……

听到小雨滴这么说连伊真是要笑死了,而小雨滴则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不要笑,干妈,我是很认真的,明天我一定可以找到工作,这样就可以帮妈咪分担了。”

“哎呦,小可爱。”连伊看着真是眼馋,“有你这样的女儿真的是让人羡慕死了,那明天咱们两个一起出去找工作!”

之后的几天萧玖都很忙,时常会加班,小雨滴基本上都是连伊在带,萧玖忙,连伊和小家伙也不闲着,她们两个已经说好要一起出去找工作了。

连伊把自己的简历投了好几家杂志社,小雨滴也问了好几个地方。

但几天下来也没啥结果,连伊没接到一个电话,小家伙更是如此,两个人就沮丧的托着腮坐在一个大厦楼前的台阶上。

“哎,你干妈完了,大概找不到什么好工作了。”连伊现在真的是后悔不已,“小雨滴,你干妈我就是个反面教材,千万不要像你干妈,要像你妈咪一样,好好学习,将来成为一个人才。”

小雨滴微微嘟了嘟嘴,然后点了点头:“放心吧,干妈,以后我要是不想努力的时候,想想你就好了。”

噗……

连伊真是想哭。

“以后我要当一个大歌星,要挣很多很多的钱,那样干妈和妈咪就不会这么辛苦了。”

一听到这句话连伊心都要被暖化了,狠狠的亲了她一口:“真乖,爱死你了,我的乖女儿。”

两个人继续托着腮坐在台阶上,想着下一步的计划。

小雨滴抬头,看到对面偌大的屏幕上,正在播着陆氏国际在S市建成的传媒公司,看到这则广告小雨滴突然想到了什么。

“干妈,我知道我要找什么工作了,你快跟我来!”

第8章 父女初见

陆氏经纪公司雄踞于市中心的黄金地段,高耸入云大厦气势澎湃。

两人从出租车上下来连伊很是不解:“小家伙,你突然来这里干什么?”

“我说了,来这里找工作啊,干妈,你在外面等我哦。”

小雨滴跑了进去,连伊仰着头看到这座大厦嘴巴都长成了“O”形,这个小丫头,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完全不知天高地厚啊,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小雨滴一进去便径直的走到了前台,由于个子不够高,她走到前台努力的掂着脚尖,喊着:“阿姨。”

漂亮的前台小姐看到了她,真是被萌了一下,好可爱的小丫头。

“小朋友有什么事?”前台的美女姐姐走过来,很是喜爱的躬下了身来看着她。

“我是来找工作的,漂亮阿姨,你可以留下我吗?”小雨滴说的一脸真诚,但是听她说完前台小姐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小朋友,你是在跟阿姨开玩笑吗?你这么小出来找什么工作?而且你这么小能做什么呢?”

听到这句话小雨滴就不乐意了,陆氏传媒公司的这位前台阿姨不够专业啊。

“你们这里不是娱乐传媒公司吗?”

“对呀。”

“那不就需要小童星吗?”小雨滴小大人一样的说道,“我都不用星探去挖,我自己送上门来阿姨难道都不要吗?”

小雨滴的这句话真的是让前台小姐大跌眼镜,这么点小丫头居然懂得星探?

“阿姨,你不用这么惊讶,我干妈就是干这个的,那个圈子叫娱乐圈,我懂。”这些还真是从连伊那里听来的,“我会唱歌,我还能演戏,平面小模特也成,阿姨,您就考虑一下嘛。”

“……”前台小姐突然哑口无言。

“价格方面都好商量的,打个折扣也成。”小雨滴卖萌很是无公害的笑着,这样的笑容真是让人不好拒绝,但是实在难办。

“宝贝儿,阿姨真的不想拒绝你,但是这里是真的不需要,要不然你到其他地方看看?”

小雨滴嘟了嘟嘴,真的是很委屈的样子:“阿姨,您就再考虑一下嘛,我真的是很需要钱……阿姨……漂亮阿姨……”

小雨滴死缠烂打的攻势,前台小姐还真的是为难,就在这时-

“总裁。”看到陆亦臣走了进来,前台小姐连忙恭敬的称呼了一声。

陆亦臣转眸看向了站在她旁边的小雨滴,然后问前台小姐:“怎么回事?”

“是……”

“我是来这里找工作的。”小雨滴大方的走到陆亦臣的跟前,陆亦臣低头去看,正好对上她的大眼睛,眼神很通透很干净,干净的像是一潭澄清的湖水。

看到这种眼神,看到她的小脸陆亦臣的心好像猛然被揪了一下,说不好是种什么感觉。

“帅叔叔,你是这里的老大吗?”还没等陆亦臣问什么小雨滴先开口问。

老大?

陆亦臣忍不住一笑:“是。”

“那这里你说了算?”

“……对。”这小丫头实在是太萌了。

“我是来这里找工作的,帅叔叔,您能收留我吗?”小雨滴边说着一边拽住了他的衣服。

找工作?

陆亦臣直接蹲下了身来,看着她:“小丫头,你才这么小,出来找什么工作?”

“我刚才跟漂亮阿姨说过了,小歌手、演员、平面模特都可以。”

她说完就装可怜的晃动着他的手臂:“帅叔叔,您就留下我吧,我还没有出生我爹地就出车祸死了,我妈咪又好笨,生活都不能自理,我们急需要换个大房子,真的很需要钱。”

她爹地出车祸死了这话是萧玖跟她说的,刚上幼儿园那段时间她一直问,萧玖没办法,也就先这样敷衍过去。

听了这个的确是个很可怜的小丫头,陆亦臣在心疼小丫头的同时,又觉得挺无奈:“那你妈得生活不能自理成什么样子,才让你这么小的孩子出来找工作啊?”

“……反正我妈咪是挺笨的……”小雨滴这是内心的真实独白,“帅叔叔……”

“好。”陆亦臣答应的很痛快,直接将她抱了起来,“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陆氏旗下的小童星了。”

“真的?”听他答应了小雨滴瞪得眼睛大大的,很是不可思议,“大人是不可以骗小孩子的。”

“当然是真的。”陆亦臣对林为吩咐,“林为,去给她安排。”

“叔叔,你真的是个好人,我长大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小雨滴很感激很激动的这么说。

报答?这小家伙懂得还挺多的。

“要怎么报答我哦?”陆亦臣真的是越看这个丫头越喜欢,忍不住逗着她。

“嗯……”小雨滴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想出来,“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妈咪说了,做人要知恩图报,今天你帮了我,我长大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

“好,叔叔给你记着。”陆亦臣笑着问,“小丫头叫什么名字?”

“你叫我小雨滴就行了,我都想好了,这个可以当我的艺名。”

艺名?还真是个小人精,这么点小人儿对娱乐圈这点事儿还真是挺明白的。

“就你自己来的,你妈咪呢?”陆亦臣看了看周围,就她自己,那得多么奇葩心大的妈,才能放心让这么点的孩子一个人出来?

“我妈咪很忙,而且我都是大孩子了,生活完全可以自理,不需要事事都妈咪带着。”

“……”

意思是她的生活自理,她妈咪生活不能自理?

就在这时他的秘书连忙走过来,说道:“陆总,会议还有五分钟就开始了。”

陆亦臣将小雨滴放了下来,说道:“小雨滴,叔叔马上要去开个会,你留你妈咪的电话给前台,一会儿会给你妈咪打电话,能记住她的号码吗?”

“当然能。”

“好。”陆亦臣笑的很自然,眼神里满满喜爱,“明天见。”

“明天见,帅叔叔。”

陆亦臣迈进了直达顶楼的电梯,对林为叮嘱了一句:“给她找个好点的老师。”

“嗯?”林为听后先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还是有些意外,“您说那个小雨滴?您是认真的?我还以为您在逗她玩呢。”

“没那么闲。”陆亦臣说的很认真,“乔莉要开拍的那部戏不是正好缺一个小演员吗?就让她去吧。”

“好。”

小说

你有没有暗恋过一个人?

2021-1-3 3:23:35

小说

一朝穿越成又丑又脏的胖女人

2021-1-3 3:27:1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