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渣惩治坏人,揪出罪魁祸首

别人穿越有钱有粮有美男,可她呢?,双亲去世,寄人篱下,还被一个不要脸的男人给抢了清白去。,不过她是谁?,包藏祸心的外祖家,一心想要她小命的神秘人,不好意思,好走不送!,虐渣惩治坏人,揪出害的她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还有……,顺便养那个不要脸的臭男人!,臭男人:王妃,求抱抱~
 虐渣惩治坏人,揪出罪魁祸首

第1章 清白

“咯吱——”

“呀——”

伴随着房门被关上的声音,贼头贼脑藏在门口的瘦小男人轻呼一声,人受惊的转过身去,待看清身后的人,长长的松了口气,“你吓死我了。”

“里面人怎么样了?”对方低低的笑了一声,眼神往他身后瞄了一眼,“上面有人特意交代过的,可别出什么岔子。”

“放心,我刚看了,一定不会出错的。”

“那就好,走,喝酒去。”

两人交谈的声音越来越远,直到彻底听不到动静,屋内,借着洒进屋内的月色,原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白衣女子,蓦地睁开双眼。

眼里飞快的闪过一丝嘲弄。

她这是真的穿了?

萧子染轻轻咬着嘴唇,虽然不愿意相信,可眼前的一切,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一场车祸不但把她带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而且她现在的处境并不好。

浑身上下没有半分力气,身下是冰凉的地面,萧子染轻轻晃了晃有些发沉的大脑,不等她想出个所以然,突然,寂静的四周,一声“吱呀”突兀的响起。

萧子染只觉得一道冷风擦着地面飞过,只是一刹,屋内重新陷入安静。

呼吸一紧,萧子染眼瞳放大,下一秒,一声低喝,“谁?”

低沉泛着冷意的声音里,藏着一丝淡淡的隐忍,萧子染苦着一张脸,能感觉到一道轻轻脚步声缓慢的朝着她的方向慢慢靠近。

完了完了,她才刚来到这个世界没多久,就要死了吗?

“那个,我们……打个商量,大爷您看行吗?”

回应她的只有安静,萧子染敏锐的察觉到对方的脚步声停了下来,心里一动,视线朝着头顶的方向瞄去,颤着声音,咽了口口水,“我是被他们绑来我的,我……”

屋内的两人谁也没注意到有人正靠近,直到一声抱怨在门口响起,两人同时一怔,“都说了没事没事,也不知道非要我看这一眼做什么。”

“哎?里面怎么好像有人说话?”

一声低语传进屋内,萧子染下意识闭上嘴巴,视线连忙回到门口,瞪圆了眼睛紧张的看着门口,

正紧张着,突然,一道黑影朝着她扑了过来。

“唔……”

一只炙热的,带着淡淡血腥味的手捂住她的嘴巴,与此同时,另一只手搭在她的脖颈处,萧子染身子一僵,察觉不对,扭动着身子轻微的挣扎着。

“你……”

“嘘!”

男人紧紧的压在她的身上,声音就在耳边,萧子染能感觉到温热的呼吸打在她的耳朵上,萧子染僵硬着身子,一动不动。

“吱呀——”一声,房门被外面的人轻轻拉开一条缝,借着月色,对方探进一个脑袋来,朝着角落里,萧子染躺着的方向看过来。

远远地看过去,只能看到黑乎乎的一团,对方等了半响,也不见那一团影子有半分的动静,这才松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我就说嘛,喝了迷药怎么可能这么快醒来。”

说完,也懒得再看别处,直接关上门,重新带上锁就继续回去喝酒去了。

听着对方一人自言自语的抱怨声渐渐消息,萧子染刚松了口气,用肩膀轻轻碰了碰身上的男人,扭头将嘴巴从他手下逃脱,“这位大爷,您看,您是不是先起来?”

萧子染深知自己现在的处境,就是对方手里的一只蚂蚁,陌生的环境让她心里的不安越发的放大,察觉到对方不搭理自己,刚想继续说话,却察觉到身上的男人呼吸突然加重。

“喂,你……”

话未说出口,就被两片温热的唇瓣堵住,微冷的舌灵巧地撬开她的牙关……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伴随着一声男人满意的喘.息声,屋内重新陷入了安静,盛长歌看着身下受不住晕过去的女子,眉头紧紧的皱成一团。

不知想到了什么,带着薄茧的手轻轻的在对方脖颈处来回摩挲,却迟迟没有动作。

“王爷。”

一道黑影从窗户口翻身而进,盛长歌思绪猛然被打断,不满的啧了一声,下意识用自己的身子挡住身下赤.裸的女子。

眼神不满的看向不远处的属下,“解决了?”

屋内欢好的味道还没散去,被瞪了一眼的属下哪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忙低下头,“十二人,已全部解决。”

闻言,盛长歌眼里闪过一丝狠厉,刚算计他,就该付出点报酬。

只是……

盛长歌皱着眉看了眼身下的女人,扯过刚才解到一旁的披风,将人遮住,这才起身穿起衣服,“把外面的人一齐解决了。”

等属下应了,不知想到了什么,扣着腰带的动作停了一下,“留个活口,查清楚她的身份,把人一起送回去。”

“是。”


第2章 入狼窝

顾府,荣乐堂。

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一个妙龄少女的脸上,“蠢货。”

“母亲……”

顾大夫人傅氏连忙扑上来,将少女护在自己身后,看着眼前的老太太,眼里含着泪,“母亲,珊姐儿已经知错了,您就看在她打小一片孝心的份上,饶了她这一回吧。”

“闭嘴。”一声厉喝,顾老夫人打断大夫人的哭诉,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她们母女俩,“真当我老太婆老糊涂了不成?不是你和你们傅家人,芸姐儿哪来的这么大的仇恨?”

“小小年纪就知道谋财害命,传出去名声不要了吗?”顾老夫人喘着粗气,瞪着两人,“还是说你们以为萧子染好好地一个人没了,咱们顾家就能安然无恙?”

“傅氏,再有一次,马上收拾东西滚回你们傅家去。”

闻言,顾大夫人一怔,“母亲……”

“祖母,不要。”

顾元珊吓了一跳,扭头见顾大夫人脸色惨白,心里一慌,“啪”的一声跪在地上,“祖母,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主意,和我娘没有半分关系。”

顾大夫人紧随其后,连忙也跟着跪下,看着抱在一起哭成一团的母女俩,顾老夫人眼里闪过一丝恨铁不成钢。

“老夫人。”

门外顾嬷嬷突然出声,顾老夫人看了眼地上的母女俩,将原本要说的话咽了回去,跺了跺脚,“还不起来?愣着做什么?是想让人都知道你们做了什么不成?”

顾大夫人一听,心知这事算是揭过了,连忙拉着顾元珊起身,用帕子将两人脸上的眼泪擦干,乖巧的站在一旁。

看了眼两人,顾老夫人冷哼一声,却到底没再说什么,微微扬扬下巴,沉声道:“进来吧。”

话音落下,帘子被人从外面掀开,顾嬷嬷垂着头进来后,没急着说话,先是抬眸轻瞟了眼顾大夫人母女俩。

在场的三人自然都注意到了顾嬷嬷的小动作,顾老夫人跟着看了眼她们两人,无力的摆摆手,“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事说吧。”

“是。”顾嬷嬷点点头,这才开口说道:“老夫人,表小姐被人送回来了。”

“什么?”顾老夫人一惊。

“表小姐福大,正好被路过的贵人救下,得知是咱们府上的表小姐,就马上让人送了回来。”

“好好好。”顾老夫人拍着手连道三声好,一脸的喜色,“可知道救人的是谁?对方帮了这么大的忙,咱们顾家可要好好感谢人家才是。”

“对方把表小姐送到就走了,并未留下之言半语。”

“那人呢?怎么没跟着一起过来?”

问完,却不像之前一般得到回应,顾老夫人抬眸看向顾嬷嬷,眉头微微皱起。

几十年的主仆情谊,她哪里看不出来,只怕还是出事了。

扭头看向一旁不知又在打什么主意的母女俩,顾老夫人轻哼一声,摆摆手,“既然人回来了,这次的事我就当做没发生过,我也不希望外面传出什么不好听的声音,明白吗?”

“行了,你们都回去吧,别在我眼前碍眼了。”

顾元珊压着心里的火气,和顾大夫人告退,只是刚出了荣乐堂,就忍不住了,一把甩开顾大夫人的手,“娘,你听到没有,那死丫头真的来咱们家了。”

“行了,还想惹你祖母不快才满意是不是?”顾大夫人没好气的在她胳膊上拍了一下。

“娘,我……”

话未出口,被顾大夫人狠狠地瞪了一眼,见她警惕的看着四周,顾元珊终于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不再说话。

此时的荣乐堂里,顾老夫人盘腿坐在榻上,“说说吧,现在什么情况了。”

“老夫人。”顾嬷嬷面无表情的脸上难得出现一丝迟疑,“奴婢瞧着,表小姐怕是被人欺负了。”

“什么?”顾老夫人低呼一声,说完,连忙抬头警惕的看向门口,这才想起门外有人守着,不会有人偷听到,这才微微松了口气,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喃喃道:“想到了,我该想到的。”

许久,顾老夫人长叹一口气,“记住,这事除了咱们两个,谁也不能知道。”

“从今日开始,子染那边,你亲自去守着,对外就说一路劳累,病倒了,等她好一些了,再见府里的人。”


第3章 顾老夫人

“水……”

半梦半醒间,萧子染感觉到有人小心给自己喂着水,一连喝了好几杯,人终于有了些精神,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张惊喜的面容。

“谢天谢地,表小姐可算是醒了。”婢女打扮的女子双手合十,“您要是再不醒,老夫人就要担心坏了。”

“司琴,吵什么?不知道表小姐现在需要休息吗?”

一声低喝,打断被唤作司琴的婢女,闻言,司琴扭头看过去,脸上的笑容不变,语气里带着一丝亲近,“干娘,您快看,表小姐醒了。”

“醒了?”顾嬷嬷也是被吓了一跳,从回来整整烧了一天一夜,请了几个大夫都说只怕不好,别说她,就连老夫人都放弃了,正为难要怎么和太原那边交代,谁知道竟然这就醒了?

绕过屏风,顾嬷嬷一眼对上床上同样看过来的,一双迷茫的眼睛,脸上露出一丝欢喜,“司琴,快差人去请大夫来,还有老夫人,快告诉老夫人一声。”

“哎。”

司琴欢快的应了一声,又低头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跑了出去。

大夫就等在府里,很快就到了,号过脉确定人没有大碍,这才留了方子先离开了。

萧子染全程不发一言,直到大夫离开,这才皱着眉,哑着嗓子,问道:“这里,是顾府?”

原主的父母和哥哥意外去世,一夜之间,原主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女,这次是来汴京城投奔外祖家,顺便完成一桩旧日婚约。

记忆里,原主只在六岁时随母亲回来过一次,多年未见,问这么一句,也不会让人觉得怀疑。

正如萧子染所想,顾嬷嬷没有半点怀疑板着的一张脸上挤出一个笑容,“这儿正是顾府。”

“表小姐发生意外被歹人绑去,老夫人心疼的不得了,心心念念的要把人抓回来,只是不知道表小姐记得多少,或是有什么线索,追查起来也好有个方向。”

说完,顾嬷嬷眼睛紧盯着萧子染。

萧子染心里咯噔一下,那一夜。

她咬着嘴唇,这样的地方,名声对一个女儿家太重要了,若是让人知道她没了清白,只怕……

打定主意,萧子染重新看向顾嬷嬷,一眼就发现她的不自然。

前世她是个新闻记者,毕业几年在外面走南闯北的,形形色色的人见了不少。

这个老嬷嬷,是在害怕什么?

“我被人灌了迷药,什么都不记得。”

“是吗?这就难办了。”

顾嬷嬷皱着眉低语一声,萧子染一直注意着这位嬷嬷的反应,就在这时,门外突然有了响动。

紧接着,就见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被人搀着走了进来,“我的儿啊。”

顾老夫人一看到萧子染,眼泪“唰”地一下就掉了下来,人就马上迫不及待的扑了上来,一把抱住还没反应过来的萧子染,“我可怜的儿,真真是受苦了。”

“您……”

萧子染猛然被抱住,身子一僵,她前世是孤儿,鲜少与人这样亲近。

待顾老夫人哭够了,这才将她从怀里拉出来,细细打量着,半响,点点头,“像,真像。”

“奴婢瞧着也像,和姑奶奶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见老夫人眼泪一直掉,顾嬷嬷给萧子染使了个眼色,“老夫人,您这么哭,表小姐该心疼了。”

闻言,萧子染精神一震,上道的将将手放在对方的背上,轻轻拍了拍,“外祖母,别哭了。”

“好孩子,这次你受苦了,好在人安然无恙的回来了,旁的……”顾老夫人迟疑的看着她,叹了口气,“哎,旁的都不计较了。”

她被人……这事他们知道了?

心里咯噔一下,萧子染低垂着脑袋猛地抬起,对上顾老夫人的眼睛。

对方像是没有发现她的异样,拍着她的手,“你放心,以后就跟着外祖母住,等你三年守孝期一满,外祖母就做主将你的婚事办了”

“万事有外祖母在呢。”

她说的是原主和那位表哥的婚事?

既然知道了她清白被毁的事还愿意让自己嫁给她孙子?是真心疼爱,还是?

萧子染探究的目光隐隐的落在老夫人的脸上。

门里莫名的沉默下来,门外顾大夫人脸色铁青的站在门口,她刚到就听到老夫人最后那几句话。

理好脸上的表情,顾大夫人挤出笑容,“母亲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顾老夫人脸上笑容一淡,沉脸看向门口,“你来做什么?”


第4章 面和心不和的婆媳俩

“母亲这话说的,儿媳听说染姐儿醒了,一刻不敢停歇就跑了过来。”顾大夫人领着丫鬟走了进来,讨好的看着顾老夫人。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顾老夫人也不会真的不给她这个当家主母面子,轻轻冷哼一声,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不少。

余光偷偷看了眼身旁的萧子染,见她看顾大夫人的眼神没有半分异样,心里终于松了口气。

顾嬷嬷说的不错,看来子染丫头的确什么也不知道。

毕竟这事不光彩,闹大了对他们顾家可不是好事。

现在这丫头什么都不知道,只要把她哄住了,不让她将这事传到萧家那边去,这事就这么轻拿轻放的揭过也不是不行。

先用婚事把她稳住,想来她一个没了清白的姑娘,为了一门好婚事,也不敢真的闹出什么事来。

至于她说的什么也不知道的话,老夫人可半点不信,连自己没了清白这事也能一点都没察觉吗?

想到这里,老夫人眯着眼,投过大夫人一个警告的眼神,这才扭头看向萧子染,拉着她的手,“这是你大舅母,你小时候见过一次,也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了。”

“染姐儿应该是不记得了吧?上次见面染姐儿才六岁,躲在小姑子怀里害羞的紧。”

哪壶不开提哪壶。

陡然听到,顾老夫人没忍住,眼泪再次掉了下来。

她当年一进顾家的门,就接连生了两个儿子坐稳位置,后来两个儿子都大了些,这才怀上了小女儿。

就这么一个女儿,又是最小的,打小放在手心里疼着,后来为了家里远嫁,幸好嫁的男人不错,这么多年夫妻俩也没红过脸,可谁知好好地怎么就……

“母亲可别哭了,小姑子这事咱们谁也没想到不是,染姐儿身子还没好利索,可万万提不得伤心事。”

顾大夫人说完,见顾老夫人虽然止住了哭,却半点不接她的话茬,心里升起一抹恼怒,怨恨这个死老太婆不给自己面子,可到底不敢多言。

知道婆母正是看自己不顺眼的,顾大夫人也知道自己今日不出点血是不可能的了,只得拿出一对上好的翡翠镯子,往前两步,塞到萧子染手里。

“舅母听说你醒了,来得急,也没好好准备一下,这对手镯你先戴着,等改日你好了,舅母带着你和你表妹一起去街上。”

“小姑娘家的,就该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才对。”

一边说着话,顾大夫人一边轻轻摸着萧子染的头,余光却小心翼翼的瞟向一旁的顾老夫人。

对于她的那点小心思,顾老夫人哪里不知道,见她还算上道,也不想让萧子染发现什么不对劲,当下点点头,“你这话没错,那这事就交给你了,只是子染还在孝期,她年纪小不懂,你到时候看着点,别越了规矩。”

“是,儿媳知道。”

萧子染信奉沉默是金,一直乖巧的扮演着自己内向的性子,不过注意力却一直在几人身上打转,见两位领导像是达成了某种和解,萧子染这才看向顾大夫人,朝着她笑了笑,“子染谢谢大舅母。”

“行了,我知道你是个热心的,不过子染丫头身子还没大好,正是要休息的时候,你事也多了,就不必在这里守着了,等改日她大好了,选个好日子再一齐见过人。”

“哎,那儿媳就不打扰子染的休息了。”

说完,朝着萧子染笑了笑,萧子染也上道的朝着她萧,“舅母慢些走,子染身子不好,就不亲自送舅母了。”

“没事,你歇着就是了。”

给顾老夫人行了礼,顾大夫人转身就往外走,只是刚走到门口,还没等她走出门,就听到身后顾老夫人突然开口说道:“子染,这些你也拿着,原本就是我给你母亲准备的,她现在不在了,自然也该你这个女儿收着。”

闻言,顾大夫人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当看到一个熟悉的木匣子,脸色微微一变,咬着牙,心里冷哼一声,面带冷笑离开房间。

大步离开萧子染住的院子,顾大夫人回头看了眼身后的院子,轻轻的“呸”了一声,她哪里不知道,她这婆母还不是故意摆给她看的?

谁不知道顾家五小姐早就想要顾老夫人那一木匣子首饰了,现在拿出来,不就是打她们母女的脸。

可偏偏她没有半点办法。

压着心里的火气回到自己的院子,一进屋,就见自己的小女儿朝着自己扑了过来,一把挽住她的胳膊,顾元珊急切道:“娘,怎么样了?”


第5章 大夫人的不喜

“还能怎么样?你祖母可是个好脸面的人,断断不会让消息传出去的,你放心吧,我看呐,那丫头八成什么都不知道。”

“那就好。”顾元珊放下心来,不过下一秒,脸色一变,“娘,祖母不会真的想让那丫头嫁给大哥吧?我可提前说好啊,这事我不依。”

“去去去,有你娘在一天,你祖母那心思就别想成了。”

“若是以前,我或许还能勉强答应下来,可现在,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对你哥前程没有半点帮助,我要她做什么用?”

顾大夫人冷哼一声,不放心的交代自家女儿,“不过你可注意了,别再被人一激就做这种傻事了,她还有三年才出孝期,有的是时间出点什么意外,哪里用的着,人还没到就急急忙忙的找麻烦,这不是明摆着找事吗?”

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顾元珊,顾大夫人心思却远远的飘走。

奇怪了,她婆母这般藏着掖着的,这萧子染到底出了什么事?

想到顾嬷嬷那日的异样,大夫人微微眯着眼,露出一丝冷笑。

就在母女俩说话的时候,顾老夫人正一脸坚定的将木匣子推给萧子染,板着脸不许她再给退回来,见她认命收了,脸色这才好了一些。

“跟着你一起来的人,没了大半,尤其是你贴身伺候的,全部没了,剩下的也是伤的伤,残的残,外祖母想了想,只怕也不适合再留着了,不过这些都是萧府的人,外祖母也不好插手,就先放在一旁了,等你身子好了再亲自处理就是了。”

“不过身边伺候的人却少不了。”顾老夫人拍着萧子染的手,“先从外祖母身边拨两个人过来,这样外祖母也能放心些。”

“成了,我不打扰你休息了,等晚些时候再过来看你。”

“司琴,伺候好表小姐。”

里里外外嘱咐了一番,顾老夫人才由着顾嬷嬷搀扶着离开,萧子染连忙让司琴跟着一起去送送老夫人。

待一行人全部离开房里,萧子染嘴角的笑容一下敛去。

顾家人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她看的明白,老夫人和大夫人似乎因为她的事闹了不愉快,再联想老夫人和顾嬷嬷的试探,萧子染眉头一挑。

难不成,她被绑,和大夫人有关?

如果真是这样,萧子染不知想到了什么,抿嘴笑了起来,手指无意识的在木匣子上轻轻摩挲着。

算计了她还想全身而退?她看起来像是个好欺负的?

哪怕是为了原身报仇,这顾家她都不得不闯上一闯了。

老夫人还不知道自己千方百计隐瞒的事已经被人给猜出来了,等出了院子,她小声和顾嬷嬷交代道:“和表小姐一起被送回来的那两人,找个干净地方,处理掉。”

“还有萧家的那些人,看看能收几个回来,至于不听话的,也一起处理了,省的以后惹麻烦。”

“您放心,有部分是当年姑奶奶带出去的陪嫁,不过是把人重新收回来罢了。”

“恩,小心些,别让那丫头发现什么不对劲来。”

“是。”

有顾老夫人的帮助,顾府上下虽说对萧子染好奇的紧,却没几个有胆量的敢凑过来,萧子染不用应付那些个陌生人,自然是乐得开心。

转眼间又过了五六日,萧子染身子彻底大好,才不得不从屋里出来。

萧子染站在檐下,大概是刚刚入秋的缘故,此时的气候正好,不冷不热,不时的有凉风拂过。

“表小姐,您身子刚好,不宜在外久待。”司琴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披风给萧子染披上,眉眼间带着笑意,“奴婢早就听说姑奶奶是府里最好看的人了,如今看到表小姐,奴婢真真是信了。”

“是吗?”萧子染眉头轻挑,漫不经心的问道:“你以前没见过我娘吗?”

“奴婢是六年前进的府,没那个福气见姑奶奶,不过如今见了表小姐,也觉得值了。”

司琴笑吟吟的看着萧子染,语气亲近却又规矩,闻言,萧子染扭头看了她一眼,随即抿嘴笑了起来。

以前看小说电视剧时,总觉得里面说后宅里女人心眼多有些夸张,如今自己体验一把,心道果然打脸啪啪响。

不过是老夫人身边一个二等丫鬟,瞧瞧这能说会道的劲,她是比不得。

“说起来,怎么不见顾嬷嬷?”

“老夫人这两日身子不爽利,干娘不放心,早起就过去了,晚些就回来,小姐若是找干娘有事的话,奴婢这就差人去找干娘来。”

“外祖母不舒服?可严重?”

萧子染皱着眉,不满的看着司琴,这么些日子来第一次摆了脸色,“外祖母生病了,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第6章 老夫人的警告

呵斥完,见司琴没反应过来,还在原地愣着,无奈的揉了揉眉头,“愣着做什么?前面带路,我去给外祖母请安。”

“是。”

顾老夫人住的院子荣乐堂离她的院子不远,大概一盏茶的功夫,萧子染就看到了荣乐堂的院子。

一路急急的赶过来,直到人站在门口,萧子染才长吐了口气,看向身旁的司琴,“我不好直接进去,还要麻烦你了。”

说话时,咧嘴轻轻笑了起来,笑弯了眼,像极了个天真的小姑娘。

看到熟悉眉眼的萧子染,司琴也不知怎么,心里松了口气,好像刚才那个板着脸,一脸正色的萧子染只是她一时眼花。

想到干娘的嘱咐,司琴深吸了口气,抛去杂念,看着萧子染点点头,“表小姐稍等一下,奴婢去去就来。”

“好。”

萧子染目送着司琴进了最中间的屋子,没让她等多久,很快,她就看到司琴急切的从屋里小跑出来,“表小姐,老夫人唤您进去。”

说着,搀住萧子染的胳膊,凑近了低语道:“表小姐,大夫人领着两位小姐正在里面。”

话音刚落,帘子就再次被人掀开,萧子染抬头看过去,就看到顾嬷嬷正站在门口,竟然亲自来迎她。

见此,萧子染心里闪过一丝了然。

“表小姐身子还没大好,怎么就出来了?若是哪里不舒服,老夫人该心疼了。”

“我听司琴说外祖母不舒服,心里担心的厉害,这才央着她带我过来的,嬷嬷您就别说我了。”

“成成成,奴婢知道表小姐心里有老夫人。”

顾嬷嬷打趣的语气里带着笑意,将披风递给一旁的小丫鬟,这才和司琴一左一右引着萧子染往里屋去。

一个里间一个外间,外面的动静早就传了进去,府里和谁也不亲近的顾嬷嬷,此时却和萧子染有说有笑的。

若是没有老夫人的授意,顾嬷嬷能看的上一个表小姐?

不过就是一个外孙女?难不成比孙女孙子还重要不成?

“哟,这就是子染表姐吧,怪不得顾嬷嬷这么喜欢的紧。”

萧子染一只脚刚踏进里间,就听到一个阴阳怪调的声音。

不认得对方,萧子染淡淡的看了对方一眼,就挪开了视线。

被忽视的顾元珊咬着嘴唇,恶狠狠的瞪着萧子染,想说什么,却被大夫人盯着,半响,只得鼻音轻轻的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再理会这个让她讨厌的人。

老夫人像是没有察觉到顾元珊对她恶意,见她要行礼,连忙摆手打断,紧接着朝她招招手,“都是自家人,不计较这些虚礼。”

待萧子染走近,一把拉过她的手,让她紧挨着自己坐下,顾老夫人这才指着下面坐着的几人,一一介绍道:“你大舅母,那日你便见过了。”

“大舅母。”萧子染笑吟吟的打了声招呼。

“你大表姐去年就嫁人了,等改日回来了再让你见,你大舅母旁边坐着的是你二表姐和五表妹,都是你大舅家的。”

“你们几个姐妹年纪离得近,以后可要好好相处才是。”

“是。”

顾老夫人亲自介绍,不管心里到底什么想法,却没人会在这个时候傻的跳出来,挑她的不对,萧子染也乐意扯着虎皮,和两人点点头,打了声招呼。

态度拿捏的正好,自然又不会让人觉得是刻意讨好。

萧子染目光在顾元珊身上打了个转,对上她一双不喜的眼神,眼睛微微一眯,抿嘴笑了起来。

慢悠悠的收回视线,路过顾元卿的时候,却见对方朝着自己笑着点头。

别人送上门的善意,萧子染也不会蠢到拒绝,同样回给她一个笑容,察觉到两人的互动,一旁的顾元珊又是一声冷哼,不过在场的也没人理会她。

入秋后,顾老夫人的身子本就不好,再加上之前因为萧子染的事着急上火,拉着几人没说几句话,眉眼间就闪过几分疲惫。

大房的人早就来了有一会儿了,又说了会,母女三人就先告辞了。

原本萧子染也想跟着一起离开,却不想刚开口,就被察觉到她用意的顾老夫人不动神色的打断,见此,萧子染只得打消念头。

等大房的人离开,顾老夫人才拍着她的手,“你几个表姐表妹虽说都有些小脾气,人却不坏,你好好和他们处着就是了。”

“不过若是他们私底下为难与你,你也不必忍着让着,有外祖母在,你和她们一样,都是顾家正经的小姐。”

拉着她嘱咐了一番,顾老夫人才放了她,萧子染直到顾嬷嬷放心不下顾老夫人,抢先开口让她留下,最近不用过去了,就领着司琴离开了。

慢悠悠的出了荣乐堂,萧子染突然品出几分顾老夫人话里的意思来。

她是想告诉自己,在顾府里,自己只有扒着她才能好好地?

萧子染咬着嘴唇,心里只觉得好笑,不过眉眼间却是认真,不过没等她深想顾老夫人这样暗示她的目的何在,思绪就被人打断了。

“表妹。”


第7章 掉水

顺着声音看过去,萧子染一眼就看到不远处站在树下的顾元卿,见是她,萧子染眉头轻轻皱了下。

原主大舅小老婆的女儿,来找她干嘛?

见她看过去,顾元卿马上笑着迎了上来,“我想着你也快出来了,就多等了等。”

“不知二表姐找我有何事?”

闻言,顾元卿亲热的挽住她的胳膊,“我想着你来了这几日一直在屋里,只怕还没时间好好逛逛府里,若是表妹今日无事的话,表姐带你去花园走走?”

有事又如何?

萧子染心里啧了一声,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看这个顾元卿就不是个好相处的,用她前世的词,妥妥的绿茶婊。

不过很显然,人家压根没给她拒绝的打算,话音刚落,就急切的拉着她往花园的方向去,好像是在赶时间的样子。

萧子染也不知道对方是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见挣脱不开,索性就干脆跟着对方过去了。

既然暂时都要留在顾府里,那她就好好看这些人的目的吧。

萧子染在心里安慰自己,很快,她们两人带着两个丫鬟就去了花园里,花园里有个不大的水池,正中间修建着一个亭子。

萧子染原本以为她是要带着自己去里面亭子坐,却不想对方直接拉着她在水池旁边的假山附近停了下来。

“二表姐?”

一停下,对方就下意识的往她身后看去,萧子染眉头微皱,轻唤了一声,也跟着转身看向自己的身后。

一个桃红色的影子进入眼帘,萧子染眯着眼,很快就认了出来,来人正是顾元珊。

随即耳边就响起顾元卿的声音,“想来五妹妹应该又是去找傅小姐,对了,表妹还没见过傅小姐吧?是母亲娘家的侄女,她可是咱们汴梁的才女,和大哥哥情……”

声音一顿,突然没了下半句。

萧子染还觉得奇怪,下意识看向顾元卿,对上一双含着歉意和紧张的眼睛,微微一愣后,猛然反应过来。

她口中的大哥哥就是她那位有婚约的表哥?

这边她刚反应过来,顾元珊就走了过来,她要出府必然要经过这条路,看到整个府里最让自己不喜的两人,顾元珊眉头皱起,嘴巴撇着,一脸不悦的瞪着两人。

“五妹妹,你可知道大哥哥何时回来?”

问她大哥?

顾元珊下意识看向一旁的萧子染,肯定是这个臭丫头让问的, 不然以前怎么不见顾元卿问她大哥的行踪?

狠狠地瞪了一眼萧子染,没好气的冷哼一声,顾元珊翻着白眼就想走,却不想再经过顾元卿的时候,顾元卿突然向后一倒。

“噗通——”

“表小姐……”

“表妹……”

毫无预兆的落水,人一下就沉进了湖底,萧子染被迫吞了一大口喝水,湖水的凉意一股脑的从四面八方袭来,头顶传来众人的呼喊声。

池子不算深,却也有三个男人那般高,萧子染划动着手脚刚准备往上滑,不知想到了什么,动作猛地一下僵在了原地。

她差点忘了,原主可是实实在在的旱鸭子一枚,她要是自己划上去,就老夫人那个老狐狸不会怀疑吗?

这么一迟疑,脸色一下被憋得通红。

萧子染眼底闪过一丝不甘,难不成就让她这么等死不成吗?万一救她的人来的晚一些,她的小命……

这种将自己的命托付给陌生人的感觉,萧子染死死地咬着下唇,眼睛不甘的瞪着,一点也不爽。

就在萧子染担心自己会不会丢掉小命的时候,救她的人终于到了,是个嬷嬷打扮的妇人,手上的力气大,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一只手向上划,没用多久,两人的脑袋双双冒出湖面。

呼吸到新鲜空气的一瞬间,萧子染眼睛一闭,脑子一歪,成功的让自己“昏”了过去。

站在岸边的司琴紧紧的抓着同伴的手,见萧子染无恙,长长的松了口气。

要是萧子染出点什么事,她这个丫鬟也别想活了。

腿一软,人一下跌坐在冰凉的地上,余光划过身旁往前一小步的顾元卿的时候,飞快的捕捉到一抹得意。

二小姐?

反应过来,司琴连忙收回视线,掩去心底的震惊,做出一副自己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两个嬷嬷搭着手将昏迷的萧子染拖上岸,司琴不再多想,连忙逃也似得给几人带路。

司琴带着萧子染和救人的下人们离开,很快,假山旁就只剩下顾元卿和顾元珊两对主仆。这时,之前吓呆了的顾元珊堪堪回过神来,怔怔的看着顾元卿,“顾元卿,你个贱人是故意的!”

“五妹妹这话什么意思?二姐姐可听不懂。”顾元卿捏着帕子柔柔的笑着,“哎呀,我还要去看看表妹怎么样了,五妹妹可要一起?”

顾元珊被顾元卿笑的发怒,“哼,要去你自己去,我才不看那个臭丫头去。”

说完,不再看顾元卿一眼,带着自己的丫鬟转身就走。

看着顾元珊气呼呼的背影,顾元卿撇撇嘴,“蠢货。”


第8章 手段

“去盯着点五小姐,看看她这是要去哪里。”

吩咐完丫鬟,顾元卿深深地吸了口气,眼睛一闭一睁,两行清泪就顺着眼角划了下来,紧接着就朝着萧子染一行人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顾元卿一路走走停停的,等她到了西苑,正好和得了消息顾不上休息的老夫人在大门口撞上。

顾老夫人向来不喜欢家里的小姐小家子气,原本心里就烦着,见此,脚步一顿,冷着脸看向顾元卿,“哭什么哭?人还没死也要被你这么哭死了。”

“祖母,我……”

顾元卿捏着帕子一边擦泪一边想要解释,却不想她话刚出口,就见门口已经没了人,看着顾老夫人被人搀着急切的模样,顾元卿脸色一白,眼里的恼怒一闪而过。

深吸口气,压下心里的不舒服,顾元卿正要跟进去,就见她丫鬟远远的跑了过来,梅香一路跑到她面前,大声喘着气,小声道:“小姐,五小姐带着人出府了。”

“走了?”

心里早就有猜测,顾元卿得了消息并不觉得多意外,冷冷的笑了一眼,眼里闪过一丝嘲弄。

闯了祸还敢跑?顾元珊,你还真是个蠢的。

顾元卿心里大定,领着人径直进了西苑,一进门,就看到老夫人坐在床边,听着大夫的诊断,见有外人在,顾元卿连忙领着自己的丫鬟乖巧的站在一旁。

主仆俩一进门,老夫人就注意到他们,见顾元卿还算懂事,紧皱的眉头也跟着松快了几分,余光瞟了眼顾元卿,露出一丝赞赏。

大夫强调了几句萧子染身子差,留了个治疗伤寒的方子,就让人跟着自己去抓药,等房里的人离开大半,剩下的几个丫鬟嬷嬷都是几个主子的身边人,老夫人这才冷着眼看向顾元卿。

“说说吧?今日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自己这个孙女从荣乐堂门口把人带走她就得了消息,不过府里上下这些人的性子她都了解,知道出不了大事,况且以后总要接触的,就没拦着,却不想这还没半个时辰呢,就有人来传,说是出事了。

想到这里,老夫人眼神凌冽的盯紧了顾元卿,微微扬扬下巴,“不是说当时还有珊姐儿吗?她呢?怎么就你一人过来了?”

老夫人话音刚落,顾元卿“啪”一声,人猛然一下跪在地上,双手交叉放在身前,上身低低的压在地上,额头磕在手背上,声音里带着哽咽,“祖母,您罚我吧,表妹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

声音落下,屋里静悄悄的,老夫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头顶,没有搭话。

被人这么盯着,顾元卿心里发虚,无声的咽了口口水,继续道:“我带表妹去花园里散心,走到湖边觉得景色不错,就停了下来,不成想我突然摔倒,撞到了表妹身上,表妹这才掉了进去。”

“若不是我,表妹也不会平白走这一遭。”

顾元卿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悔恨,若不是萧子染还记挂着自己此时的状态,真的要忍不住鼓掌再赏几块碎银子了。

这演技,可堪比影后,说的她这个当事人都以为是真的了。

老夫人不发一言,扭头看向顾嬷嬷,给她使了个眼色,顾嬷嬷垂眸点点头,转身就出了房间。

顾元卿看不到四周的情形,只能依稀察觉到身旁有人走动,身子僵硬的一动不敢动,一边小声哽咽着,一边用余光瞄着四周可看到的地方。

心里一点也不担心自己被人揭穿,虽说今日这一出不过是她临时起意,可现在一个不在府里,一个昏迷不醒,连个对峙的人都没,花园里那一幕有的是人看到,顾元卿有的是信心,能在顾元珊回府之前给事情定了性。

没一会儿的功夫,顾嬷嬷就悄无声息的折了回来,进门先是看了眼顾元卿,然后对上老夫人看过来的视线,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得了准信,老夫人微微仰着头,眼睛闭了闭,再睁开,朝着地上的人开口道:“起来吧,这事虽不是你本意,可到底因你的错,等染姐儿醒了你给她赔个礼,她是个懂事的,说清楚了不会怪你的。”

萧子染一时半会醒不过来,老夫人自然不会一直守着,交代顾元卿看好,就由顾嬷嬷搀扶着离开了西苑。

荣乐堂。

屋里就主仆两个,老夫人手里端着茶,眼睛盯着地上久久不动,半响,冷笑一声,“虽说赢了,可这手段……”

老夫人话说一半,涉及到主子,顾嬷嬷自然不会乱评论,一边给老夫人扇着风一边轻声安慰道:“姐儿们都还小,有的是时间教。”

闻言,老夫人差点没被气笑,“呵。”


小说

她爱的男人亲手杀了她父亲……

2021-1-3 3:19:27

小说

睁开眼,发现自己回到了八年前。

2021-1-3 3:22:0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