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猫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

言小喵自诩自己是一只气质冷艳高贵的波斯猫,却在言修泽面前撒娇卖萌耍赖样样在行。,在一个月黑风高的雨夜,小喵英勇地冲出去拦下了言大总裁的劳斯莱斯,用自己那一双水汪汪的蓝色的大眼睛萌萌哒地看着这双修长的大腿,前爪互相拍了拍,随后张开双臂,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言修泽举着伞嘴角抽搐,这……真的是一只猫吗?,言小喵发现做猫时撒娇卖萌可以求包养,但做人时这却行不通了,必须得自己动手,才能丰衣足食,所以为了能有鱼吃,她果断抱大腿。,“你是有多恨我才拿这东西给我吃啊?”言修泽一脸惊骇地拨弄着眼前这盘黑乎乎的东西,丢下
波斯猫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

第1章 抱大腿

“吱——”

夜晚的滂沱大雨中,突然响起的急刹车声分外刺耳。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突然停在路中央,好在下雨天的夜晚路上的车辆并不是很多,所以也没引起什么不便。

“怎么了?”劳斯莱斯上,坐在后座的男人睁开了假寐的双眼看向司机,一双深黑色的眼瞳,很是深邃。

“对不起先生,前面突然跑出来一只猫。”开车的老张抹了抹额上的汗。

“绕过去。”男人按了按太阳穴,声音没什么起伏。

“好的。”

车子重新启动,缓缓地开着。

男人的目光扫向车窗外,一个纯白色的小身影突然进入他的视线中,那是……波斯猫?

“停车。”

司机有些诧异,却也没说什么便把车又停了下来。

小喵一直认为自己是一只很有上进心的猫,所以一直都是奔着修炼成人的这个美好梦想去的,奈何现实就是这么残酷,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一只肥喵。而且,就算不能修炼成人,作为一只喵中的贵族,她竟然都沦落到四处流浪的地步,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于是她决定一定要自己抱大腿,等着大腿来主动养她黄花菜都凉了,所以她终于等到了一辆自己看着比较顺眼的车,勇敢的冲了出去,伸开自己那两只短短的前肢把它拦了下来。——但是!这辆车居然绕!过!她!开!走!了!!天啦噜,所以自己现在到底是在闹哪样?!小喵用自己肥短的爪子捂住脸,忧桑了。都说上帝把你的门关了的时候还会用力地用门挤你的脑袋,所以,她这是注定逃不开被上帝用门夹的命运吗?

她忧桑没多久,又突然感觉开走车又停了下来了。

小喵用充满对未来的向往的小眼神望向前方,只见雨幕中一个修长高大的身影撑着一把黑色的伞踩着地上的雨水慢慢地向她走进,虽然在黑暗的雨夜中看不大清这个人的容貌,可在小喵的眼中他就像是黑夜中的天使,背后都散发着强烈刺眼的光。

言修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为了一只猫突然叫老张停车,而且还是一只现在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可爱的落汤猫,他不是一个喜欢养小动物的人,也不是一个随便就爱心泛滥的人,但可能是刚刚在车里撇见这小东西用肥短的两只前爪捂住脸的小模样,也可能是现在它张着蓝色眼瞳圆圆的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他的模样,他心里突然破天荒地萌生出想把它带回家的想法,自己家里如果出现一只这样的小东西,好像也不是那么糟糕。

小喵看着眼前这个轮廓分明的英俊男人在打量着自己,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来争取一下傍上眼前这只大腿的可能,而且这大腿长得这么俊,自己这是走狗屎运了啊!

这么想着,小喵眨巴了一下自己那无辜的大眼睛,自己的前肢相互的拍了拍,又伸展开那肥短的两只前肢,再次眨巴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他,潜意思就是——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

言修泽有些惊愕地盯着这猫,唇角抽搐了一下,这……真的是猫吗……可真是……有灵性啊。不过,自己要是想养只普通的宠物,就不需要在路边捡了,这样灵性的猫,不多见,也正是他想要的。普通的猫,多乏味啊。他的唇角微微向上一挑,微微弯下腰,伸出自己修长的手。

小喵一愣,这是……要带她回家的节奏?!这么容易?反应过来后,她立刻就想兴奋的抱住他的手臂,但看了看他干净修长的手,又看了看自己脏兮兮湿淋淋的身体,用力地甩了甩身上的雨水,这才稍微放心点地跑过去抱住他的手臂,又蹭了蹭。抱住的用劲之大,大有种以后你就休想甩掉我的架势。

言修泽嘴角又向上挑了挑,一手举着伞一手抱着这只波斯猫就转身向劳斯莱斯走去,修长的身影在雨夜中越来越远,还有……那只他怀里的猫。


第2章 这猫……成精了吧

“先生,现在还是回别墅吗?”老张虽然很惊愕言修泽会把猫抱过来,但还是恪尽职守地没多说什么,只是拿了毛巾转身递给上车的言泽修。

“嗯。”淡淡应了一声,把猫丢在旁边的座位上,便没再去多理会它做什么,接过老张递过来的毛巾擦拭衣服上的水滴。

小喵乖乖地坐在一旁静静地盯着他擦拭衣服,希望他待会可以想到她也是全身湿漉漉的,帮她擦一下。虽然她现在还不是人,但猫也会生病的好吗!

谁知道她还是高估他了,一个整天等着别人伺候的大少爷内心怎么也不会有这么细腻的一面。

言修泽把毛巾放到一旁,再次闭上眼假寐,可这次却总感觉有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他看,这种感觉有点……怪怪的……

明明就是一只猫,但它看着他的眼神却让他觉得它好像不是一只动物,反而像人的眼神一样,有情绪在里面。

他被它“炙热”的眼神盯得没办法继续假寐忽略它的存在,只能无奈地睁开眼与它那双又大又圆的眼睛对视,虽然它很有灵性,但再有灵性它还是一只猫,就算它想要表达什么,它还能强大到和他对话交流不成?

小喵看着新主人睁开眼看着她,心中一喜,艾玛,终于听到我内心的呼唤了,我都快被冷死了你造吗!

“喵呜~~”小喵都快要学着汪星人一样伸舌头摇尾巴了,但她不止是一只有理想有抱负的猫,还是一个很有家族意识和尊严的猫,怎么可能会学汪星人那种又呆又蠢的动作呢!

言修泽看着眼前的猫兴奋得眼神都发光了,却还是猜不出它到底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刚刚是着了什么魔了,为什么突然抽风就带它走了,他可以知道自己以后的生活不会太乏味了,但也知道以后可能也会有很多麻烦……

小喵看着新主人有些略显反悔的眼神,突然意识到这男人可能是后悔带它回家了,又想到这男人会不会在半路就把她丢下去了啊,毕竟这是自己主动去抱的大腿,要是他真的想丢她下去,她也无能为力啊……这样岂不是又要继续自己的流浪生涯?不行!自己一定要好好表现,让他知道自己不止可以卖得了萌,还是一只智慧与美貌并存的猫!

它缓缓地站了起来……咳咳,虽然现在还没修炼成人,站起来和坐着没多大的区别,但她相信总有一天会修炼成人的,到时候她会报答他今天的收留之恩的的啊喵~

言修泽看着它伸出爪子指了指被他丢在一旁的毛巾,身体又瑟瑟地抖了抖,接着又仰面躺倒在座椅上,然后又迅速地翻过身来可怜巴巴地望着他,一连串的动作做得甚是流畅。

他再一次被这只猫惊愕到了……这猫……不会成精了吧……

“喵呜~~”

不会还看不懂吧亲~

毕竟言修泽不是普通人,惊愕了几秒之后马上就恢复了过来。

扯过刚刚擦拭的毛巾,随手就丢在了它头上。

小喵只觉得眼睛一花,毛巾就将它全身盖了个严严实实。

还能不能温柔点!!!小喵心里愤愤,怎么可以这么粗鲁地对待一只这么可爱的猫呢!!

言修泽看着在白毛巾下挣扎的那小小的一团,嘴角轻轻一扯,又闭眼开始休息。


第3章 原来是只母的

到达别墅的车库时,言修泽看着睡着了的那团白色小东西,愣了一下后,双手轻轻地将它捧了起来,见它还没有醒来的迹象,内心突然松了一口气,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此时自己的动作是有多小心翼翼。

进到别墅里面后,他又突然站住了,今晚这小家伙在哪里睡?

片刻后,他还是脚步不停地向着刚才自己走的楼梯方向走去。

尽管动作再轻柔,怀里的白色小团还是在他将它放到地毯上时醒了,它迷糊地眨了眨眼睛,又好像不大清醒地四处看了一下,才反应了过来自己应该是到了新主人家了。

房间里的灯很明亮,雨点滴答滴答地敲打着落地窗,窗帘是拉开的,看得见外面雾蒙蒙地下着雨,一张大床摆在中央,有衣帽间,还有沙发,沙发上放着几个抱枕,身下的地毯很柔……地毯?!小喵忽然反应过来,所以说,他本来是想让她在地毯上睡的?!

小喵又有点不爽了,虽然说她现在还是猫的身体,但她有一颗渴望变成人的心好吗!而且,它还没洗澡呢!!

小喵扭头看了看站着的修长身影,有低头看了看自己脏兮兮的身体,喵呜了一声。

言修泽挑了挑剑眉,它这是想洗澡?

“你想洗澡?”话一问出口,言泽修就皱了下眉毛,自己这是在干嘛?难不成它还能听懂。难道自己是因为它今天的表现像人就真把它当人对待了?

小喵听到这低沉磁性的男声,眼睛顿时亮了,使劲地点了点头。是啊是啊,洗澡洗澡。

言修泽顿时失笑,蹲下身伸手把它抱了起来。“你还真听得懂人话?”

小喵眨巴了下眼睛,又点了点头。是啊是啊。

言修泽饶有趣味地盯着它看了一会,自己捡的这究竟是什么猫?

点了点头,他把它抱进浴室放下来,又出去外面叫佣人拿了一个盆子进来,放满了水又挤了几滴沐浴露,拒绝了让佣人帮它洗澡的请求,伸手就将它捞了过来丢进去。小喵没有防备在水里扑腾了几下后才总算用前肢紧紧抱住了他的手臂。

小喵此时心里是奔溃的,不是说男女授受不亲吗!!我没叫你帮我洗啊啊啊!!

迅速把它洗了一遍又换了几次水,言泽修拿了一条毛巾把它从水里捞起来裹好,放到沙发上拿了吹风机帮它吹干,一边抓着它背上的毛一边帮它吹干,小喵其实挺享受的,言修泽的动作很轻柔,弄得它又有些昏昏欲睡。就在这时候他又帮它翻了个身,让它四脚朝天地躺着,吹着它肚子上的毛。

小喵此时有些羞愤难当,这个流氓!!!!却又有些庆幸此时自己不是人身,要不然脸估计都能滴下血了!

言修泽不明白为什么刚才好好的,现在它突然就挣扎起来了。过了一会后突然明白,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这只不断挥舞着四肢挣扎的白色小肥猫。

“原来你是只母的。”

小喵听着有些别扭,喵呜喵呜地叫了几声表示抗议。

“猫也会害羞?”看着它身上的毛都干了,他终于松开了手。

“……”小喵立刻翻身坐起来,挥舞了几下爪子。谁说猫就不可以害羞啊!

拍了拍沙发,又拍了拍它的头“今晚你就在这里睡。”便没再理会它,拿了睡袍就进了浴室,不久浴室就传来了哗哗的水流声。

小喵看了看沙发又看了看那张柔软的大床,喵了一声不理会言修泽刚才的话,跳下沙发就奔大床去。

言修泽一边擦着头发走浴室,发现那小东西好像不在沙发上,四处看了一下,就见大床上的被子小小地凸出了一小块地方。

掀开被子一看,果然,这小东西闭着眼睛睡得正鼾呢!

他有些无语,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它今天的表现过于像一个人,他也不担心它会像其他没有灵性的动物一样随地大小便,所以也没把它丢下床,反正床很大,让一小块地方给它也没什么。


第4章 带着小喵去上班

小喵刚醒的时候,有点分不清楚自己现在到底是在哪里。圆圆的小身体在床上翻滚了几圈。

刚洗漱完毕的言泽修一出来看见的就是这样的一副场景。他心里嗤笑一声,果然表现得再像人它也不过是一只比较有灵性的猫。

他径直开门离开,下楼吃早饭。

开门的声响惊动了床上的小喵,她望过去,刚好看见那个穿着笔挺西装的背影。这是要去吃早饭?肚子刚好唱起了空城计,她跳下床,跟着他下楼去。

言修泽才坐下喝了一口牛奶,就看见那只猫站在了他对面的影子上,一双蓝色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很明确地传达着“我饿了”的讯息。

“言先生,我去弄点猫粮给它吃吧?”站在一边的佣人阿姨出声询问。

“嗯。”言修泽应了声,低头又喝了口牛奶。

佣人得到言修泽的应允,忙不迭地拿出了今早刚买的猫粮倒到一个小碗中,又想走过来把它抱下桌。

哪知道她一靠近,它就做出一副“你敢过来我就咬你”的危险表情。

佣人被吓了一跳,求助似的望向言泽修“这……先生?”

言修泽慢条斯理地放下报纸,看向它“你不想吃?”

“先……先生……”佣人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平时言先生都很少跟他们说话,现在这是……在跟一只畜生说话?它能听懂吗……

可让她更惊愕的是那只猫竟然还真的做出了回应。

小喵用前肢指了指言修泽面前的食物,又伸出舌头舔了舔,吧唧了几下嘴。

言修泽挑挑眉,起身走过去将它抱起来,又坐回了位置上,先撕了一小块面包递到它嘴边,它张开嘴吧唧吧唧地就吃了起来,吃完还不忘点点头表示味道还不错。言泽修又将自己喝剩的小半杯牛奶抵在它嘴边喂它喝了几口……

一边的佣人早已目瞪口呆风中凌乱了……

等他们吃完早餐后,佣人在收拾着桌子,言修泽轻手轻脚地把它放到一旁的椅子上,拍了拍它的头,“不要乱跑。”

小喵的眼睛张得大大地盯着他。这是……要出去的节奏吗?不要啊~她一个人,哦不对,她一只猫在家里多无聊啊!

言修泽看着被两只猫爪子紧紧抱着的右手,又有些无语了……谁能告诉他为什么现在他有种养了个女儿的感觉……

“我要工作,你也要跟去?”

“喵呜喵呜~”嗯哒嗯哒~小喵重重点了点头。

YR公司——

今天的员工们都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每个部门的人都在窃窃私语。谁能想到他们那个雷厉风行不苟言笑的言总竟然带了一只宠物来上班!还是一只可爱得让人一看就有种想去摸一摸的冲动的波斯猫!这是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总裁办公室内,秘书跟平时一样汇报着今天的行程,眼睛却时不时地望向办公桌下那只同样望着他的波斯猫……

“晚上霖睿公司的胡总约您到印月楼吃饭,您已经推掉两次了,这次恐怕是不好再推了,毕竟我们公司下面还有个合同……”

“嗯,你安排一下。”言修泽低头签好字,递给了这个跟了自己好几年的男秘书。

“……”

“还有事?”感觉他还没走,言修泽犀利的眼神看向他。

“额……没,没了。”秘书连忙收回和波斯猫对视的眼神,对言修泽点了下头就转身出去了。

言修泽头疼地揉揉太阳穴,看向底下的那小东西。仿佛感受到他的目光,小喵扭头和他无辜地对视。又爬过去讨好丝的蹭了蹭他的脚。

“你最好今天别给我惹麻烦。”他叹了口气,又伸手将它抱到腿上。

小喵默默地点了点头,她能惹什么事啊……是这些人太奇怪了好吧,不关她的事啊……她找了个比较舒服的位置,懒懒地打了个哈欠,算了,她还是睡美容觉好了~有助于修炼喵~


第5章 秦颜

小喵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言修泽不在办公室里面,她心里一惊,这家伙不会自己回去了把她丢下了吧?!她跳下椅子,想着他可能在他的休息室休息吧,奈何她现在还是猫身,休息室的门是关着的,她只能无可奈何地用爪子挠啊挠……

就在她挠得正起劲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小喵被吓了一跳,连忙转过头看去,却不是言泽修,而是一个身材很娇小的女生,长得很是讨喜,明明没在笑一双眼睛却仿佛盈满笑意。见小喵这架势,她一愣,反应过来后才觉得它可能是在找主人,复又微微一笑,开灯,走过去想要将它抱起来,小喵却迅速往旁边挪了几步。她是一只很专一的猫好吗!也不喜欢别人随便碰她,怎么可以想抱就抱的,她现在的主人是言泽修,所以只会让言修泽抱,其他人,哼~

秘书助理秦颜的手有些尴尬的停在半空,却也没觉得有什么,反正家禽嘛,多多少少是有些认主的……她又蹲了下来,伸手试探性地想摸摸它的头,小喵缩了下脑袋,又躲开了。

秦颜觉得有些无趣地开门走开了,过了一小会又过来了,手里拿了一个小碗装着猫粮,她把猫粮往它面前推了推,“呐,吃吧。”

小喵表示拒绝地又往后退了几步,虽然她现在是有点饿,但这是什么鬼啊,她才不吃呢。普通的猫当然吃猫粮,但问题是她又不是普通的猫好吗,懂得什么好吃什么不好吃,她除了身体外貌是猫的模样,其他的哪里像猫了?

“你不吃的话我也没办法了,要不是你是言总的宠物,我才懒得待在这呢。”这猫虽然长得可爱,却一点都不讨她喜欢,还这么难伺候,要不是因为言总让她留下来照看这只猫,自己本来是可以和言总还有叶秘书一起出席饭局的,才不用和这只畜生大眼瞪小眼,她就不懂了,一只猫而已,把它锁在办公室不就好了,又出不了什么事,言总干嘛这么紧张它啊。秦颜心里愤愤,也不再理它了,径自走到沙发边坐下,拿出手机刷朋友圈。

小喵在角落里看了一会秦颜玩手机,觉得有些无聊,所以只能到上蹿下跳地看有什么有趣的东西,跳上办公桌时看见了一份文件上有他的签名,他的字很好看,言——修——泽,原来他叫这个名字。他办公的地方没什么有趣的东西,所以小喵四处看了一会又觉得无趣了,所以只能用爪子在地上画圈圈玩,想着她画到第几个圈圈言修才泽会回来呢……可是她画了很久他还是没有回来,肚子在抗议着,她突然有些委屈,为什么他出去都不带上她,害她在这里挨饿。看着秦颜刚刚进来时没有关严实的门,她心念一动,趁着她认真看手机的空挡钻了出去。

差不多十一点左右,秦颜玩手机也玩得眼睛有些累了,才想起这里还有一只猫呢,看向刚刚小喵待的角落里,小碗里面的猫粮一点没少,但那猫却不见了!她心里陡然一惊,忙站起来四处寻找猫,她是不喜欢那猫,但是要是不见了自己可怎么向言总交代啊。毕竟这是言总亲自开口让她留下来看猫的。找了一圈后却连它的影子都没看到,她有些着急了,自己一直待在这里却连它跑了都不知道,这个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来啊。要是它真的丢了,看言总那么紧张这只猫的样子,估计自己这份工作可能都保不住了。就在她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办公室里团团乱撞,言修泽却和秘书已经到了公司楼下了……


第6章 我不喜欢不听话的宠物

言修泽很惊讶自己不用秘书提醒竟然还会记得要回公司接那小家伙,一般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他都会选择性的忽略,而今天他却没有把这件事情忘了,所以说在他看来它可以算做重要的了吗?还是说是它给他留下比较新奇的印象所以他才没有忘了它?

他不知道为什么秘书提醒他晚上有个饭局要出席时,他看着趴在他腿上睡相憨态可掬的小家伙心里居然有些不忍心叫醒它。晚上的饭局是一定要去的,但也不能把它独自就在办公室里,毕竟他不知道他会多晚才能回公司,所以当秘书提议让他的助理留下来照看时他虽然有些不放心但还是答应了。

饭局结束后,其他公司的代表人提出去别的地方娱乐放松一下他也找个借口就推脱掉了,让秘书替他去。

他坐在后座休息,想着这两天的事情,他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因为什么而叫司机停车,可能是自己真的孤独太久了,所以才需要靠宠物来慰藉心里的孤单吗?而它只是恰好出现在适合的时间,然后又让他感觉到有趣而已,对,只是这样而已。可是,以前那人也养过很多波斯猫,为什么却没有一只能让他有上心的感觉——“先生,公司到了。”司机停下车,回头询问“需要我上去把您的猫抱下来吗?还是——”

“我自己上去,你在这里等着。”言修泽回过神来,略思索了一下还是觉得还是得自己亲自把它抱下来,看今天早上那小家伙对佣人的拒绝态度,应该是不喜欢陌生人接触它,想来那个助理可能在它那里应该还是会碰钉子,他还是自己去看看好了。他推开车门,下车走向公司的大门口,刚要进去,就觉得自己的裤腿那里微微一紧——他低下头一看,一个白色的毛茸茸小球正伸着爪子抓紧他的裤腿,一双蓝色圆溜溜的大眼睛湿润润地望着他,样子又可爱又可怜。

这小家伙怎么在这里?他心里疑惑,却又有些莫名的怒气。这里车辆这么多,它要是一个不小心被轧到了怎么办!

他伸手揪着它背上的毛把它拎了起来,眼神有些冷地看着在半空中挣扎扑腾的它“你怎么跑出来了?”

小喵委屈了,他把她独自丢下还这么揪它,很疼的你造吗?!她扭过头,不理他。

看着它这样,言修泽的火气腾地就上来了,从来没人敢在他面前这样作,还是只猫,不听话还敢跟他闹小脾气?他是不是太宠着它了!

“我不喜欢不听话的宠物,你重新去找个主人吧。”他把它往地上一丢,“喵——”小喵尖声叫了一下,虽然他有控制着力气尽量不摔疼她,但她摔在地上还是呲牙咧嘴了一番,艾玛,我的屁股啊……

当她看见他转身就要走的时候,她真的有些慌了,忙追上他,奈何他一个一米八几的男人,那双大长腿一步就能抵她好几步,而且他还走得很快。

言修泽听着后面它有些着急的喵喵声,最后还是停下来了,转身看它时却愣住了,它……竟然在流泪?他从来不知道猫竟然也会像人一样流泪,小泪珠起先是一颗一颗地从蓝色的大眼睛里掉出来,在看到他转身时却掉得更厉害了,小身子一抽一抽的,模样伤心极了。

小喵真是觉得自己又慌乱又委屈,自己今天除了早上吃的那一点东西今天一整天滴水未进,还在这里等了他这么久,就等到了他要把它丢弃的消息,当她流下泪的时候她自己也被惊了一下,因为她从来都不知道她竟然有眼泪这种东西,但看到他转身的一瞬,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泪却流得更多了,难道这就是,伤心的感觉?

言修泽看着它的小身体一抽一嗒的,心里顿时软了下来,有些微的不舍心疼,他走过去,弯腰伸手把它抱了起来,摸摸它的头,声音明显软了很多,“还闹吗?”

小喵把自己的小脑袋靠在他怀里,不声不响的,也没有动作,抽噎的小身体却渐渐平静了下来。

“言总,对……对不起,我把您的猫看丢了——”突然有些惊慌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言修泽转过身一看,是那个助理。

听到这句话,他眼神倏地一冷,“我叫你看猫你却让它跑到楼下了都不知道,你到底在干嘛?!”

秦颜看见他怀里白色的小团,松了口气,但听到他冷冷的问话才刚放下的心就又被提了起来,眼神有些闪躲,“对……对不起……我,我有些工作还没做完,就在您办公室边做边看了,我……我的门都关好了,但我……不知道它为什么还……还能跑出来……”

“行了”没等她的话说完,他就不耐烦地打断“你觉得我很蠢?”


第7章 还敢乱跑吗

听到言修泽毫无温度的问话,秦颜心里咯噔一跳,脸色瞬间又红又白,觉得自己此时一定很像跳梁的小丑,站在他面前就像一个笑话,而自己还不自知。

“言……言总,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下次……下次一定不会了……”

“呵,下次?”言修泽冷笑一声。低头却看见怀里的那小东西抬起头怯怯地抬头看着他,刚哭过的眼睛水盈盈的。

小喵虽然不知道言修为泽什么这么生气,那个女生为什么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但却隐隐知道是为了自己。

它望了望那女生,又再回头怯怯地看着言修泽。

言修泽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看懂这小东西眼睛里的请求,但这小东西不知道自己现在还在生它的气吗?还有心思替别人求情!他气得伸手揪了揪它毛茸茸的两只小耳朵,疼得它又呲牙咧嘴,看着它这样子,他心里的火突然就全部被浇灭了。

算了,反正现在这小东西也没什么事。

“要是再有下次,你就自己辞职吧。”他丢下一句冷冰冰的话,就抱着小东西坐上了劳斯莱斯。留下一脸复杂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的秦颜。

她心里有些难过,又有些不甘。

她家里其实并不需要她出来工作,她爸自己也有自己的公司,但自己一直坚持来他的公司做一个小助理是为了什么啊?

她从大一就认识他,但他却一直都没注意过她,他是那么高高在上,走到哪里都有光环,而她,除了家世好一点之外,成绩平平相貌也不突出,她只能一直追着他的脚步跑,就算他看不到她,但,只要离得他近一点,自己就觉得值得……

回到别墅后,言修泽第一件事就是叫佣人准备些吃的。

小喵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一直远远地跟在他后面,不敢太过靠近。

“过来。”坐在沙发上,言修泽看着小喵一直站在角落里,有些无奈地开了口。

听到他的召唤,小喵慢悠悠地一小步一小步地挪了过去。

言修泽看着它慢吞吞的模样,大长手一伸就把它抓了过来,小小的一团白色小球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什么话都不说就静静地看着它思索着什么,小喵被他看得毛骨悚然,却也只能一动不动。

“先生,饭菜已经好了。”所幸,不久佣人就过来解救了她。

“嗯。”言修泽移开目光,抱着它站了起来,往饭厅走去。

小喵看着桌上的饭菜暗暗咽了咽口水,却还是安安静静的缩在他怀里不敢吱声。

“你们都去休息吧。”言修泽看着不敢去睡觉的佣人们,淡淡地开了口。

几个佣人互相看了几眼,应了声就都回房间休息去了。

一时间饭厅里安静得连外面的蝉鸣都听得清清楚楚。

“想吃吗?”他手轻轻地抚摸着小喵的头顶。

小喵迟疑了一下,还是诚实地点了点头。

“以后还敢乱跑吗?”

她心里有些不服气,她那是乱跑吗,今天明明受委屈的人,哦不对,受委屈的猫,是她!是她好吗?!

看它幽怨的目光,言修泽心里又微微有些软了,是不是真的是自己太过严厉了,毕竟是只没长大小猫,对新奇的事物感到新鲜也是正常的。

他无声地叹了口气,抚摸着它的头,“路上很危险,你保护不了自己,所以别再乱跑了。”

小喵不由自主地点点头,心里却反驳,谁说我保护不了自己,我这么久不也都没怎么吗……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情却莫名地好了起来。

言修泽见它听了,便拿起筷子,“想吃哪个?”

小喵听见他这么问,今天所有的事瞬间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眼神发光地盯着那盘——红烧鱼。


第8章 爪子太长了

小喵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跟着他去上班的一天就以不了了之告终,从那以后,言修泽每次都选择性地无视小喵可怜兮兮望着他的目光,兀自吃完早餐就自己去上班,留下那一道一直追随他背影的目光。

日子也这样一天一天平淡无奇地过去了,小喵现在就是睡饱了吃吃饱了睡,修炼成人的灵力不见长,反倒是小身子一天天地越发圆润起来。

晚上,小喵窝在床上不知所云地看着佣人帮言修泽收拾行李,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可爱极了。

他这是要出远门?怎么都没听他说过,这是不打算带她出去的节奏啊……不行!不能让他自己出去,又不带自己去!

言修泽从书房回到卧房,见佣人一脸不知所措地站在旁边,而那小东西却一脸无赖地坐在他的行李箱里面,脸上写着几个大字——哼,你奈我何……

言修泽有些失笑,“你先出去。”

佣人见言泽修脸上没有恼怒的神情,反倒是一脸好笑,也不再感到诧异了,以前先生一个星期差不多就只有三天在这里,但自从别墅里多了这只小猫后,却每天晚上都会回来住,对这只小猫也是溺爱到了极点。

佣人走后,言修泽走过去把小喵提了起来,这是他最近经常做的动作,小喵愤怒地扑腾着,表示自己的不满。魂淡!快放开我!!

言修泽伸手弹了一下它的额头,似笑非笑,“我是去工作,不能带你去。”

小喵转过头不理他。

你哪一天不是工作,我都快被憋死了好吗。

言修泽转身坐在床上,把它也放了下来。伸手想摸摸它的头安抚一下,小喵还在赌气中,看他伸手过来就想拍掉他的手,奈何它却忘记了自己的不是手,而是爪子……然后……言泽修手背上就多了几条红痕,渗出了血丝……

言修泽“嘶”的一声缩回手臂,小喵见他手背渗出的血赌气的事早就被抛到了脑后,却只能急得在床上团团乱转,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现在可以乖一点了吗?”看着它惊恐的样子,言修泽举着手到它面前,有点调侃意味地问。

小喵眼睛含泪地点了点头。

它这委屈的小模样又一次激起了言修泽的捉弄它兴致。

“还要不要跟去了?”

小喵看了看他还在渗血的手背,慢慢地耷拉下头,明显地被动接受了待在家里的要求。

言修泽扯了下唇角,用没受伤的左手摸摸它的头,“乖。”说完便起身下楼去包扎了。

小喵无精打采地趴在床上,这一次自己又完败了,但这次她心里却不是愤愤不平,取而代之的是内疚和不安,自己竟然把他抓伤了……抬起自己的爪子,上面还残留这他的血迹,自己的指甲是不是太长了,该修剪修剪才是……

她才把自己的爪子放下,却突然感觉到身体发烫,而且好像大有向越来越热的趋势发展,不止身体发烫,四肢也很刺痛,像针扎一般疼,她开始疼得在床上扭动着身体,发出呜咽般的惨叫声,可惜卧室的隔音效果很好,言修泽根本就没有发觉小喵正在楼上承受着怎样的痛苦和挣扎,却也同样没发觉,自己捡来的那只猫正在离自己仅有一楼之隔的卧室经历着从猫到人之间的蜕变……


小说

顾大总裁豪掷千金,全城通缉,百万悬赏.

2021-1-3 3:09:13

小说

一朝穿越,女强人化身炮灰王妃

2021-1-3 3:12:2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