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重生,她回到了十四岁!

前世,她为一个男人夺了天下,却不想大婚当日就被打入冷宫。,全族被灭,背上污名,最后看着负心汉失了江山才肯闭眼。,一朝重生,她回到了十四岁,这一次她要从头活过!,要算计,要夺取,护她亲人,也护自己。她要做自己的磐石,不做谁的蒲苇!,“萧岚湛,我说过了,不入皇室,不做附庸!”凌芷妍看着眼前的男人,眸光似刃。,当心机女遇上妖孽暴君,到底谁能更胜一筹?
一朝重生,她回到了十四岁!

第1章 初雪

元盛三年,初雪漫天,傍晚的天空阴云一片,空气里的血腥气很是浓郁,盛都的冷风如利刃一般。

寒风一阵一阵的刮着,肃杀的气氛让人心中发寒。天晟国玉疆王萧岚湛发动政.变,京都城四处硝烟。

盛都早就不似平日的繁华热闹,百姓躲在家里闭门不出,皇权的更替从来就是这样残酷血腥。

皇宫大门敞开着,宫门内外倒了一地的死人,直到宫里传出敲钟声,士兵冲进去,阵阵的厮杀声响彻整个盛都的天空。不管是里面正在厮杀的士兵,还是宫外心惊胆战的百姓,他们都明白,皇宫已经被攻陷了。

“杀了他!杀了他!”架子上的鹦哥一个劲儿的叫着,凌芷妍直接丢过去一颗花生,脸上笑得云淡风轻。所有的宫女太监都大难临头各自飞,只有这朝阳宫里一片太平。

宫人四处逃窜,朝阳宫里却传出清冷的歌声。

“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婉转的亡国之音由凌芷妍之口唱出,带着一阵畅快之意。

从她踏入皇宫的第一天,这朝阳宫就变成了冷宫,自天晟国开国以来,她还是第一个封后当天即被打入冷宫的皇后。

小轩窗,正梳妆,凌芷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这一张脸还真是算不得人间绝色,要不然那萧南俊又怎会被颜素萝那个贱人迷惑,竟然灭了凌家满门。

凌家五代忠烈,百年世家,竟然比不过颜素萝那贱人空口白牙的一句话,就这样白白的葬送了,还屈辱的背上卖国通敌的罪名!

凌芷妍恨,若不是当日凌家出力,萧南俊又怎么会有机会登上皇位?要不是凌家庇护,颜素萝那贱人早就嫁给广阳侯那个老变.态做了妾室,哪里还有他们日后耀武扬威的份儿!

听着外面杀人放火的声音,凌芷妍轻笑着,萧南俊看得比命还重的皇权,今日终于要覆灭了。当日凌家上下百多口人,连不过三岁的稚子都没有放过,她满眼是血看着宫南俊,也终于看清了这个男人到底有多么让她恶心痛恨!如今这光景,她凌家的仇,也算是报了个大概。如今血债必须用血来还,空气里的血腥让她内心平静,也只有用仇人的鲜血才能让自己解脱。

“咣”的一声,朝阳宫原本就破败的院门被人暴力踹开,门板应声倒地。门口穿着一身黄袍的萧南俊就站在那看着窗边的凌芷妍,眼中是滔天的怒火。

凌芷妍看到这人,脸上露出一抹笑意,萧南俊此时丧家犬一般的表情落在她的眼里,还真是无比的畅快,他萧南俊也有这样的一天!?

萧南俊刚才就听到了歌声,每一句都像是对他的嘲讽,他冷眼看着凌芷妍,眼里的暴怒恨不得直接把这个女人撕碎!

凌芷妍看着萧南俊,还有萧南俊身后的颜素萝,笑了,最后问萧南俊:“三年,这三年的江山如画可还满意?”她朱唇淡笑着说完这一句,就把自己未唱完的歌接着唱下去,当着萧南俊的面唱,让她心里更加欢喜。

萧南俊那英俊的脸此时已经青黑,眼中的阴翳好似刀子一般扫过来,问道:“皇宫被破,是不是你搞的鬼!”

第2章 遗憾

凌芷妍被萧南俊这一问给逗笑了,然后说道:“怎么会?我在这冷宫一住就是三年,每日都有人盯着我折磨我,我又怎会分心去搞鬼?”嘴里说的话好像真的很无辜,但是脸上那得意的笑容已经很明显了。

“你竟敢如此!”萧南俊满脸的恨意,他多年来苦心孤诣为得到底是什么?如今大势已去,萧岚湛的大军已经冲入皇宫,他已经再无力回天了!

凌芷妍脸上的笑意一凝,眸中满是杀意:“这是凌家给你的位置,若是凌家还在,眼下或可拼力护你,可惜,凌家已然灭门,还是被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灭的,你要恨,就很你自己,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灭了凌家!”她恨,凌家那么多人,一夜之间全被抹杀,通敌卖国的罪名一扣,连刑部和大·理寺都没有过,伸冤的机会都不给就直接满门抄斩!

萧南俊眼睛都快滴出血了,狠狠道:“你这是在报复?”

“对,我就是报复,凌家灭门之后,我也只靠着这个信念才能苟活,不看着你们两个不得好死失去一切,我怎么舍得死?!”凌芷妍说到这,目光就看向一直站在萧南俊身后的颜素萝,说道:“皇后的位子,你死也别想坐上!”

颜素萝严重全都是恨,说道:“就因为明天是我的封后大典,所以你才……”

凌芷妍哈哈哈笑出来,说道:“真是可笑,你算个什么东西,用得着我费心去搅合,是老天看不下眼了,凌家养你多年,护你周全,你倒好,为着这个男人,伪造叛国证据,天理循环,老天都要你死!”

颜素萝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害我腹中孩儿,我又怎能不恨你入骨?”当初腹中四个月的孩子说没就没,她怎能忍得下去?

“是你自己下贱,未婚就和他珠胎暗结,何况你腹中的孩儿也不是我害的,那一碗红花,可是他亲手端给你的?哈哈哈!”凌芷妍笑着:“这个男人就是这样,他知道他要什么,也知道什么不该要,你要恨,就恨他才对!在皇位和孩子之间,他选择杀了你的孩子!”

萧南俊忍不了,一剑刺过来,凌芷妍却是半分没有躲避,凌家已经死了,她所有的亲人都死了,她活着就是为了报仇,如今仇报了,她也该去和亲人团聚了。

“今日我所受的痛苦,你们也会百倍品尝,黄泉路上,我也不想再见到你们这一对狗男女!”凌芷妍说着就看向身旁的烛火。这时候,颜素萝一口鲜血吐出来,随后身体一软就瘫倒在地。

萧南俊吓一跳,说道:“你做了什么?”

凌芷妍胸口流着血,说道:“难道忘了湘南薛家一脉是什么出身了?你们俩就算死,也别想安安静静的去死,十成十的牵机毒,就算死也是痛苦,你要是心疼她,就直接给她一剑,算是给她个痛快!哈哈哈!”

萧南俊此时也感觉到胸内一痛,接着也瘫倒在地,却是连拿剑的力气都没有了。

凌芷妍原是想看着这对狗男女受尽痛苦而死,不过胸口那一剑流血太多。凌芷妍走到架子前,把鹦哥的链子松开,那鹦哥扑腾着就飞走了。凌芷妍笑着,眼前也渐渐模糊,如果有来生,她不要再嫁入帝王家!不要再被人选择,被人左右!

第3章 恨生

冷得要死,又灼得要死,凌芷妍以为自己是在油锅与冰山之间来回切换,她一直觉得死了就是死了,什么都没有了,却不想死了也要的受这样的罪!

伴随着一阵呼吸困难,凌芷妍下意识的就一蹬腿,这一下就猛地睁开眼。

眼前的蓝色纱帏上绣着星云,下面是素色流苏,看着……很眼熟。

凌芷妍怔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淡雅的布置,熟悉的气息,床头是还是她从小用到大的雕花玫瑰椅。这不是她的朝阳宫,更不是阴曹地府,而是她在凌家的闺房!

她怎么会回到这里?这里不是已经被抄家,早已荒芜破败了吗?这……

这时,门被人推开,来人的脚步声轻轻的,光线晃得她看不清人脸,却是看到了来人袖子上绣着的青梅碎花。

“永……永娘?”凌芷妍还记得,这衣裳是她奶娘最喜欢的一件,总是洗了穿穿了洗,布料发白了也舍不得扔。

“太好了,大小姐可终于醒了!”用娘一脸的欣慰,赶紧把床头的汤药端过来,说道:“大小姐先把这药喝了,大夫说您这病受了寒,醒来要难受,嗓子也是要疼的,喝了就好了!”

凌芷妍被扶起来靠在枕头上,眼睛也一刻没有离开永娘,她是喝着永娘的奶长大的,永娘早年丧夫丧子,只把她当成亲生的孩子照料,她不会认错,可是,凌家获罪的时候,永娘明明也被一同杀了,又怎会?

想到这,凌芷妍头一阵抽痛,浑身也不舒服,眉头也跟着皱起来。

“大小姐,不苦,我尝过了,里面放了梅汁,好入口的!”永娘以为是小孩子不愿喝苦药,就又劝说一句。

凌芷妍机械的张口,喝完了药,就让永娘拿镜子过来。

永娘拿了镜子过来,就说:“大小姐也不用担心,这几天只是病着气色不好,等身体养好了,这脸色也就好了。”

凌芷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眉头皱得很紧,镜中的小姑娘圆圆的小脸已经初现棱角,但是这模样,分明就还是个小孩子的样子。

“永娘,今年我多大了?”凌芷妍看着永娘,等着一个答案。

永娘笑:“大小姐下个月才是及笄呢,怎么的还着急了?”

凌芷妍一听,赶紧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如果没记错的话,她弟弟凌若轩就是这一年出的事儿!

“六月初一,今天夫人去上香拜佛,求观音菩萨保佑大小姐的病快点好……唉,大小姐,你上哪里去啊?”

一听六月初一,凌芷妍再也坐不住,她想起来了,就是在这一年的六月初一,她弟弟凌若轩落水而亡,她因为在病中一直昏迷,她娘去佛寺里祈福不在府里,结果一回来,她弟弟就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按照记忆里的路线,凌芷妍一路快跑,但是病中的身体很是虚弱,跑两步就开始喘,但是为了弟弟,她不的不硬撑着去了后院的落月湖。

她眼看就要跑到了,正好听到噗通一声,凌芷妍心道不好,还是来晚了!

这时从假山后面她看到了一个身影,颜素萝!

颜素萝神色慌张,看到凌芷妍之后,眼睛一转,赶紧喊道:“芷妍表姐,若轩弟弟落水了,我这找人去救呢!”

眼下纵使有什么深仇大恨,凌芷妍也顾不上颜素萝,赶紧跑到假山后头,看到凌若轩正在水里扑腾着!

凌芷妍赶紧就跳到水里,拼着命捞了人就赶紧上岸,一摸鼻息,人还活着!

第4章 发卖

凌芷妍回想,上辈子的凌若轩落水到底是什么原因也没有人知道,因为凌若轩幼时患病,一双眼睛说盲就盲了,所以大家都说是凌若轩失足落水,但是凌芷妍是不相信的。凌若轩对府里的地形很熟悉,也从来不会去水边这样危险的地方,怎么就那么巧,偏偏出事的时候跟着的婆子丫鬟全都不在?!

此时周围的下人全都围过来,凌芷妍赶紧救人,凌若华刚才呛了不少水,凌芷妍赶紧按着胸口,等水都吐出来了,人才转醒。

“没事了!”凌芷妍抱着凌若轩,老天爷没有让她死,而是让她重活一遍,真是老天开眼,这次她弟弟没有被淹死。

凌若轩害怕,瑟瑟发抖,刚才呛水时候的恐惧这时候一下子就涌上心头,听到是凌芷妍的声音才放下心来。

“阿姐,我害怕!”凌若轩几年也才十三岁,背得一手好诗书,写得一手好字,若不是自幼伤了眼睛,绝对会是这凌家最耀眼的少爷,可惜……

凌家太夫人,他们的奶奶韩氏就因为这个孙子眼瞎,一直认为凌若轩是凌家的污点,连带着他们母女都被厌烦。

永娘从后面赶来,看到竟然出了这样的事,就赶紧说:“你们这些人都是傻子吗,还不赶紧把二少爷抬回房里,快找大夫啊!”

下人这才七手八脚的过来帮忙,凌芷妍一身是水,又在病中,此时受了凉,脸色更加苍白几分了。

“大小姐,快回房换了干衣服才好啊。夫人本就担心着,不能再严重了!”永娘担心,怕是病上加病身体更不好!

凌芷妍摇了摇头,没有先回房,而是跟着先去了凌若轩的墨香苑。

院子里有几个伺候的,但是平日在身边伺候的另有其人,凌芷妍直接问:“丁婆子还有翠儿呢?”这两人是这院里贴身伺候的下人,凌若轩出事的时候,两人竟然一个都不在身旁!

凌芷妍这一说,下人那边就有两个人赶紧上前,一下子就扑到跪下,磕着头说:“大小姐,是我们照顾不周,大小姐赎罪啊!”

凌芷妍走上前去,还没等二人反应过来,就两个耳光扇出去,啪啪两声脆响,把永娘都给看愣了。

丁婆子虽是下人,但是却是太夫人指派过来的,平日在下人里也是耀武扬威的,还有那个翠儿,是二房夫人送来伺候的,现在凌芷妍直接打了两人,怕是太夫人和二房夫人都要不高兴的。

丁婆子被打懵了,连忙说:“大小姐,老奴虽是照顾不周,却也是事出有因的,我看天要起风,才会回来拿件披风,却不想二少爷这时候却出了事,老奴好歹也是伺候太夫人多年……”

凌芷妍眼睛一眯,就说:“我还打错了你?!”

“老奴不敢!”丁婆子眉眼一吊,一副她没错的样子。

凌芷妍冷笑,然后说:“来人,把这婆子乱棍打一顿,之后发卖了!”

一听这话,旁的下人全都懵了,太夫人送来的婆子谁敢动?

第5章 思考

永娘看没人动手,就说:“你们这是反了天了?可别忘了,各自院子的下人是死是活是去是留,都是这院的主子说的算的,你们也想被发卖?”

这一句话很有分量,家里的下人能不能有好日子过,全看院子里的主子怎么对待,若是惹了主子不高兴,以后发卖到窑子里,那可就没几年好活了的!

下人们动了手,那丁婆子一看镇不住了,就赶紧求饶,说道:“大小姐饶命啊,老奴真的是冤枉的啊!”

凌芷妍也不听,看向已经发抖入筛糠的翠儿,说道:“你也想这样?”二房到底安的什么心又有谁看不出来?

翠儿赶紧趴在地上求饶,哭喊道:“婢子不敢,求大小姐饶命,婢子真的是冤枉的,出事之前正好遇到表小姐,表小姐说要下雨,让婢子去取了伞……”

凌芷妍脸色一冷,就知道这事儿和颜素萝脱不了干系,要不然刚才为什么匆匆跑走,若不是正好撞见她,怕是这事儿就真的如上辈子一样,神不知鬼不觉了!

“你去领十下板子,之后去浣衣院里去!”凌芷妍厉声说道。

翠儿赶紧磕头谢恩,浣衣院里的都是干粗活的低等丫头,却也比丁婆子的下场要好多了。

凌芷妍进去看一看凌若轩,连惊吓带着凉,这会儿浑身发烫,大夫在旁给开了方子,凌芷妍若是有些不满意。

“药量太重,而且药引子不好,这药喝下去,好的太慢!”凌芷妍说道就拿起笔重新开了方子。

那大夫本来还有些羞赧,但是忽然想起什么,就问:“大小姐的外祖家,可是湘南薛氏?”

“正是。”凌芷妍点头,薛家是天晟国有名的神医世家,她外祖父薛祯算是当世国手了。可惜,凌家灭门之时,薛家也未曾幸免,全都死了。

那大夫没有再说什么,毕竟和薛家的医术比,自己这两下还真不够看。

凌芷妍看房里没有人了,就给凌若轩把脉,确定没有大碍才放心。

永娘看凌芷妍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担心的说:“大小姐,先随永娘换了衣服吧,夫人看到这样,定然又要心里难过了。”

凌芷妍一听到她娘,心里也是酸,之前因为她弟弟的死,她娘一病不起,后来外公出手也无力回天,也就在她娘走后,他爹就另娶,说是凌家要开枝散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咱们先回去吧。”凌芷妍离开了墨香苑,回了自己的梨白院,换了干的衣服就躺回床上。

永娘看着凌芷妍睡了才走,刚一出门,床上的凌芷妍就醒过来,她是没想到自己还能活的,而且还是在一切惨剧都还没有发生之前,如今她重生了,有些事情也要有所计算了。

傍晚的时候,薛氏回来了,听说凌若轩落水,也是心急如焚,下了马车就赶快去了墨香苑,之后知道是凌芷妍下水救的人,又赶紧来了梨白院。

“孩子,你好些没有,本就病着,又落水,这病什么时候能好啊?”薛氏一脸心疼,原是想给女儿祈福,却不想儿子又出了事。

第6章 倒打一耙

“母亲,我没事。”凌芷妍这身体也不算大病,受寒罢了,薛氏因为悟性不够所以没有得了她外公的真传,对医术也不通。

薛氏摸了摸凌芷妍的头,问道:“我听说若轩的方子是你给写的?”

凌芷妍点头,幼时和外公学了几年,写个方子也不是难事,当初要不是因为她这一手医术,估计萧南俊也不会把主意打到她身上!

薛氏欣慰:“你外公说你悟性极好,学得了薛家的医术,你比娘要强。”

凌芷妍淡笑,她的医术是在薛氏抑郁病死之后才和外公学来的,十五岁之前她也只看过基本药理,根本算不得是医术。

这一辈子,她的母亲弟弟,都由她来保护!

晚上凌芷妍吃了清粥,墨香苑的丫鬟来报说凌若轩已经转醒,她就过去看一看,毕竟这落水落的太蹊跷。

凌若轩身体虚弱,薛氏在旁围着药,凌芷妍就问:“爹怎的还不回来?”此时他爹在朝廷任尚书右丞,凌家已然势微,朝堂地位不高,光有大把的财富也是徒然。

“你爹朝堂上有应酬,刚才传话说要晚归。”薛氏说道。

凌芷妍没有说什么,过来问凌若轩:“若轩,你到底是如何落水的?”

凌若轩回想着当时,就说:“当时翠儿去取伞,我在廊上走着,但是素萝表姐喊了一声小心,我就觉得是有人推我,之后就掉下去了!”

凌芷妍眉头紧皱,薛氏就说:“定是素萝推的你啊!我要去找太夫人,就算平日再宠着,也不能这样害若轩啊!”

凌芷妍摇头:“娘,没用的,当时婆子丫鬟没有一个人看到,若轩自己也看不到,颜素萝大可说是别人推的,之后再说那贼人跑了,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祖母心疼她那个外孙女,此时咱们去说,反倒留下口舌,说是咱们容不下姑母母女!”

薛氏一听,也觉得有道理,唉声叹气:“难道若轩就白白受此一难了?”

凌芷妍正深思的时候,凌若轩就说:“娘,阿姐,这事就这么算了吧,祖母一向不喜我……”

凌芷妍心疼,就因为眼盲,凌家上到主子,下到下人,都对凌若轩瞧不上。他外租曾经说过,凌若轩的眼睛是治得好的,只是几位药材极其难寻,这些年也一直在外云游,就是为了寻那几味药材!

“先把身体养好,颜素萝自作孽,阿姐不会让她就这样算了的!”凌芷妍说道。

薛氏看向凌芷妍,觉得这女儿原本不爱说话不爱出头的性子好像变了。以前有什么颜素萝想要也都是让着,不敢驳了太夫人的面子,如今这是……?

凌芷妍正想着该如何让颜素萝付出代价,那头太夫人身边伺候的刘嬷嬷却来了。

“她来干什么?”薛氏疑惑,眉头也皱着,太夫人不喜他们这一房,平日除了晨昏定省都是闭不见人,此时来是……?

凌芷妍想了想,说道:“娘,不如先听听再说。”

薛氏点头,让人进来,刘嬷嬷看着低眉顺目,但是太夫人身边的人一般人都不敢惹,说话也就有所怠慢。

刘嬷嬷说道:“太夫人说今日二少爷落水,素萝小姐受了惊吓,所以想让大夫人过去说说是怎么回事。”

薛氏气得不行,颜素萝把人推下去的,她还受了惊吓?这是要倒打一耙吗?

第7章 梨花带雨

凌芷妍想着颜素萝该是装的,眉头一紧说道:“我随娘一块去。”

薛氏说道:“你还病着,就别去了吧。”她也不想女儿去看人眼色。

“人是我救的,祖母要问,我也有话可说。”凌芷妍说道,颜素萝还弄上了苦肉计,既然颜素萝这么喜欢做戏,她就陪着演!

薛氏带着凌芷妍去了太夫人韩氏的海棠苑,凌芷妍想着当初凌家灭门的时候韩氏已经过世,要不然知道自己那么疼爱的颜素萝竟然背叛凌家,那滋味定然十分好受!

刘嬷嬷先进去通报,之后母女两人就进了房门,韩氏年纪大,腿脚不便,手里拄着一支短仗,平日稍有不顺就直接抄起来责打下人,脾气上来了连儿子都打,在这凌家无人敢惹韩氏。

韩氏旁边站着的就是颜素萝的母亲凌毓秀,前年丧夫,被韩氏接回来,一直养在凌家,凌芷妍也要尊称一声姑母。

“见过母亲(祖母)。”薛氏和凌芷妍一同行礼,韩氏摆了摆手,说道:“让你们来就是问一问,若轩怎会落水?素萝又怎会吓着?”

凌姑母此时也站出来说:“素萝一直体弱,这一次吓得卧床了。”脸上满是责备之色。

薛氏一看这架势,问话是假,问罪才是真,想起先前凌芷妍的话,刚要开口,凌芷妍就直接开口:“祖母,姑母,当时落水的时候我也刚好看到,就看到素萝表妹神色匆匆的从假山后面跑出来。”

凌姑母听了这话,眉头一皱,就说:“当时素萝说看到一个陌生人来把若轩推下水了,她只好跑出来找人了。”

凌芷妍说道:“从我听到落水声音,再到跑过去,前后也就几个眨眼的功夫,并没有看到那贼人。想也是表妹吓着了,等那贼人跑没影了才想起叫人。”

韩氏皱眉,说道:“芷妍,你这话是何意?”

薛氏看得出自己这位婆母有了怒意,就说:“母亲,孩子也只是说出所见,也并未有其他意思。”

凌芷妍此时说道:“孙女也并无他意,表妹吓着了罢了,找人找错了方向也是正常,不然往前走就是下人浣衣的院子,总不好回头跑了。”

凌芷妍的话让韩氏也不能反驳,浣衣院的确是距离落月湖最近的地方,往假山后面跑,好半天才会有人。

“小孩子吓到了,哪里会想那么多。”韩氏说道,凌姑母也说:“就是,素萝现在还在说当时应该自己跳下去救人呢!”

凌芷妍心中冷笑,颜素萝还真是会装可怜博同情!

“素萝表妹病着,我也很是担心,想去探望探望。”凌芷妍缓缓说道。

韩氏脸色缓和,点了点头,说道:“去看吧,大媳妇先留下,我有话要说!”

凌芷妍看着薛氏点了点头,之后就奔着颜素萝母女住的芙蕖院去了。

一进门,就能闻到药味,颜素萝正裹着被子躺在床上,看到凌芷妍来了,还一脸虚弱的坐起身来。

“芷妍表姐,今日的事情是我错,我当时就该跳下去救若轩的,我虽然不会水,但是当时若是去了浣衣院叫人,若轩表弟也不会在水里呛了那许多水的!”颜素萝一脸戚戚然,梨花带雨的样子的确是惹人怜爱,这才十四岁就这样会造作,当初萧南俊就是被颜素萝这个样子给迷住了吧?!

第8章 雪灵芝

凌芷妍看着颜素萝装模作样,脸上带着笑意,说道:“这事也不怪表妹,还连累表妹吓出一场病,反倒是不好了。”说着就一只手拉着颜素萝的手,另一只手摸上了颜素萝的头,看着很是关爱。

颜素萝放心了,原以为大房那边是要问罪的,眼下看是半点事都没有了。

凌芷妍摸着颜素萝的手腕,脉象平稳,根本就没有什么惊吓之症,装病也是为了掩饰心虚罢了。

此时的颜素萝忽然感觉头上一痛,转瞬即逝,之后就一点都察觉不到了。

“素萝表妹可是不舒服?”凌芷妍关切的问,刚才那一针刺的很对位置,现在看不出什么,一盏茶之后就会头疼欲裂,痛上几天才会好。颜素萝不是对外声称有病吗?那她就成全了不是挺好?

颜素萝挤出一个笑,说道:“没事,想来是心神不宁,养一养也就好了,表姐也正在病着,还是早些回去修养才好。”

凌芷妍点头,然后起身,嘴角噙着一丝笑意,以后的日子,她会慢慢的折磨颜素萝,尽管这辈子颜素萝还没有遇到萧南俊,还没有害凌薛两家灭门,但是从颜素萝对凌若轩下死手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她不可能放过颜素萝!

凌芷妍回到梨白院的时候,薛氏也在,在外应酬的凌云志也回来了。

凌云志身为凌家的长房嫡子,地位却极为尴尬,唯一的儿子眼盲,也算是断了传承,二房的弟弟凌云霄很得太夫人器重,儿子凌修竹虽说资质差了些,却也比眼盲的凌若轩要得宠。

“爹,娘。”凌芷妍请安过后,就听凌云志问道:“芷妍身体可好了些?”

“没有大碍了。”凌芷妍回道。

对这个父亲,凌芷妍的心情是复杂的,虽说对妻儿算是关心,但是面对韩氏逼迫的时候,最后还是选择再娶续弦,愚孝的可怜。

凌云志看着凌芷妍的确没有什么事了,就对薛氏说:“宫里皇后和豫妃两人皆病重,母亲找你是不是为了那支雪灵芝的事儿?”

提到雪灵芝的,凌芷妍知道了,当即说:“娘,把雪灵芝给皇后!”

雪灵芝是他外公寻来的神药,奈何雪灵芝对凌若轩的眼盲之症没有什么助益,所以就留在了薛氏这,只要不是要命的病情,都能靠这雪灵芝养好身体。然而上辈子因为萧南俊,所以韩氏做主把雪灵芝送给了豫妃。

这次凌芷妍也定然会阻止献药给豫妃,因为豫妃是萧南俊的生母!

当初萧南俊也是为了豫妃,想要和凌家联姻,如今她又怎么能让萧南俊得逞?

豫妃娘家是尚书门第,没有了娘家助力,凌芷妍倒要看看萧南俊想靠什么夺嫡?

听到女儿突然的建议,凌云志说道:“小孩子家家的,这些事情不要多说。”

薛氏想了想,就说:“刚才不是说豫妃有意让三皇子和咱们芷妍定亲吗?”

凌芷妍说道:“娘,豫妃再得宠,皇后也是太子的生母。”

凌云志一听,想了想,说道:“可是太子之前堕马伤了心肺……”之后身体就一直不好,有了油尽灯枯之相。

薛氏这时候说道:“可是二殿下也是皇后所出……”就算太子命不久矣,这太子之位英爱也轮不到一个妃子所出的庶子的头上!

小说

打着报仇的旗号,他毁了她的工作。

2021-1-3 3:01:50

小说

精英女保镖穿越为废柴女。

2021-1-3 3:05:1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