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于他,就是一根肋骨。

他之前一直以为,宋薄情对于他来说,不过只是一个喜欢的存在而已,但是现在不这么以为了。,女人于他,就是一根肋骨,要永远的存在他的身体里面。,现在他绝对不会再让这个女人再次的离开他的身边了。
女人于他,就是一根肋骨。

第1章 新婚出轨

当看清身旁男人的脸时,宋薄情立即清醒了。

她几乎条件反射地从床上蹦了起来,而她浑身赤果,一丝不挂。

凌乱的婚服躺在床角,身体的酸痛和火辣也昭示了昨夜的疯狂。

宋薄情记得很清楚,自己昨天领了结婚证,结了婚,喝的半醉被妹妹送入婚房……

可是,床上的男人,并不是她的丈夫!

就在这时,只听咔嚓一声,人群蜂拥而入,原本宽敞的房间变得拥挤起来。

闪光灯噼里啪啦地响着,宋薄情连忙拉起被子慌乱地遮掩着自己。她面目羞红,感觉脑子里有什么在爆炸。

一个打扮精致的女人站在众人的最前端,她担忧地看着宋薄情,眸底却藏着不易察觉的鄙夷。

这是她的妹妹,宋朝阳。

“姐姐,你怎么能这样!”

宋朝阳痛心疾首,身后的记者更是欢快地按下快门。

宋薄情百感交杂,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不,我没有!”

“姐姐,你说你真心爱于辰,家里才答应你们结婚,可是你竟然做出了这种不知廉耻的事情!”宋朝阳手指床上另一方,“昨夜你一个晚上没有回到婚房,没想到,你是在结婚当天和别的野男人上床!”

不,不是!

宋薄情哑口无言,她无力地瞪大眼睛,满目空虚。

明明,明明是宋朝阳送她进来的……

“吵。”

一个淡淡的音节摔落下来,砸在地上敲出回荡的声响。

所有人都顿了一下,接着他们齐齐转过脑袋,看向那道声音的主人。

被子下冒出了一颗毛茸茸的脑袋,男人双臂撑着床板坐了起来。

当看清那张脸时,宋薄情听到了周围此起彼伏的倒吸冷气的声音。

那是张怎么样的脸?

两道剑眉如利刃出鞘,长而有力。刀削的脸上有一对桃花眼睛,眼尾勾起一道细小的弧度。

嘴唇很薄,漂亮的唇线勾勒出好看的唇形。

他双肩宽阔,手臂的肌肉线条健康而又顺畅,结实的胸膛之下是藏在被子下隐隐约约的腹肌。

然而,让人错愕的并不是他的惊为天人。

毕竟在这偌大的s市,又有谁不知道他!

横跨整座城市的强龙,林氏集团的掌权人,林瑾渊!

而他,竟然是宋薄情的出轨对象?

宋朝阳错愕地看着同床两个人,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真吵。”

淡淡的两个音节将在场所有人的心思都提了起来,男人缓缓地抬起眼皮,慵懒而又尊贵。

“出去。”

“可是!”宋朝阳不死心地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下一刻,她浑身僵住了。

她对上了男人的目光,冷意深入骨髓,原本酝酿而起的勇气顿时烟消云散。

未脱口的话语卡在了喉咙中,宋朝阳咬咬牙,不甘心地带着记者离开了房间。

听到响起的关门声后,宋薄情才松了一口气。

很快她又意识到了什么,当她转过头时,恰巧碰撞上男人的眼睛。

两道目光交缠,激烈擦过。

“你!”宋薄情欲言又止。

男人收回了视线,他并未有任何反应,脸上的表情从头到尾都未有半点松弛。

他走下床,被单落下,露出了性感的身体曲线。

比例完美的倒三角,即使是背对着她,脊梁的线条也依旧能够让她热血膨胀。

宋薄情晃了晃神,又很快地反应过来,迅速地换上了衣服。

好在每个房间都有备用的衣服,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一觉醒来,竟然没有在自己期待的婚房之中。

还和一个陌生男人上了床。

“宋薄情?”

听到有人喊自己,宋薄情回过脑袋。

林瑾渊已经换好了衣服,简单的白衬衫和西装裤,领口的一颗纽扣潇洒地解开,露出两道深邃的锁骨。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完美得让人发抖。

“看来宋家为了联婚,真是不择手段啊。”林瑾渊的眼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嘲讽,看得宋薄情生疼。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她压抑下自己的委屈,强装镇定,“我觉得我们之间一定有误会。”

“误会?”林瑾渊嗤笑一声,“宋小姐,不老老实实地在自己婚房呆着,反而上了我的床,你和我说其中有误会?”

第2章 宋小姐是处女吧?

宋薄情脸憋得通红,她咬着下唇,几乎要将唇瓣咬出血来。

她还记得昨晚的疯狂,两个人的身体疯狂纠缠,热情似火。

“我希望宋小姐能明白,就算你们宋家做再多的手段,我也不会和宋家联婚。”林瑾渊淡淡道。

宋薄情想哭,她低下头,外人只能看到她微微颤抖的双肩。

“不过,如果我没猜错,宋小姐在这次之前,是处女吧?”

林瑾渊的话语里是露骨的戏谑,他像是一把刀,将宋薄情抽筋拔骨。

她为了丈夫,保持了那么多年的处女之身,却葬送给了那荒唐的一夜。

一张薄纸闯入了宋薄情的视野之中,当认出上面的几个字时,宋薄情的脸上红白一片:“林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宋小姐觉得,自己不仅值五百万?”

林瑾渊的食指与中指轻捏着薄如蚕翼的支票,却在宋薄情的眼中格外得刺眼。

他什么意思?以为她是出来卖的吗?

她的婚姻、她的爱情,她所有的尊严,如今竟然被这个男人用五百万来践踏?

怒火涌上了宋薄情的心头,她倔强地挺直了脊梁,愤怒的双目紧盯着男人:“林先生,这个晚上是个意外。我宋薄情的确不怎么样,但是也是一个有尊严的人!”

尊严值多少钱?

宋薄情不知道,她只觉得,自己在这个男人的注视下,所有的尊严都变得格外廉价。

林瑾渊顿了几秒,随即松开了手。

支票轻飘飘地躺在床上,而单薄的纸下,是与白色被子相呼应的点点嫣红。

“林先生,你不用这么来羞辱我。”宋薄情说,“这钱我不会收,林先生,永别!”

她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身子打开房门,快步离开。

宋薄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酒店的。

这里原本是她举办婚宴的地方,现在却成了耻辱。

她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当她回过神来时,她已经站在了宋家别墅的门口。

宋薄情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推开了门。

“宋薄情?你还有脸回来!”

门刚刚打开,一个玻璃杯就迎面飞了过来。宋薄情不敢躲,那玻璃杯直接砸上了她的脑袋。

额头传来清晰的痛苦,宋薄情皱起眉头,努力压抑住鼻尖的酸涩,抬头看向大厅的几人。

宋朝阳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满是鄙夷。而她的父母也坐于一旁,义愤填膺。

还有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衣装楚楚,就连发丝都被捋得一丝不苟。剑眉星目,看上去英气十足。

她的丈夫,于辰。

见到宋薄情这般落魄,宋父不仅没有怜惜,反而更为厌恶:“宋薄情,你都给我做了什么不要脸的事情!果然是小市民养的,当初我就不应该将你认领回来!”

宋薄情的心里一痛,她捂着脑袋,咬唇不语。

“怎么?你还给我有脾气了是不是?你做了这种事情还敢跟我耍脾气?真是胆子大了!”宋父气势汹汹地站了起来,他几步上前,扬手一巴掌落在了宋薄情的脸上。

宋父的力道之大,宋薄情的双腿不稳险些跌倒。

“爸,我没有!”宋薄情的声音带着隐隐约约的哭腔,“昨天晚上是朝阳送我的!”

“怎么?做了不要脸的事情还想冤枉你妹妹?”宋父一脚踹了上去,这次直接将宋薄情踢倒在地上,“我没你这个女儿!你给我滚!”

宋薄情痛苦地捂着小腹,她的五官几乎要拧在一起了。

为什么会这样?

她只想好好地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只想做个好妻子。

但是,现实却将她推入了到地狱!

她不能哭,只能将所有苦意往肚子里咽。

宋薄情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她看了自己的家人几眼:“爸,妈……”

“给我滚出去,听到没有,滚出去!”

宋父吼得声嘶力竭,刺痛着脆弱的耳膜。宋薄情颤抖着双脚,最终转过身子。

“等等。”

有人叫住了她。

宋薄情欣喜地转过脑袋,充满希望的双目看向于辰。

她就知道,于辰是爱她的,是不会放弃她的!

“宋薄情,我们离婚吧。”

第3章 声名狼藉

简单绝情的字眼一个字一个字地落了下来,几乎要撕碎宋薄情脆弱的内心。她无助地看着这个男人,她的丈夫,她深爱的男人,如今,竟然要和她提出离婚?

就连他都不愿意相信她吗?

“我不答应。”宋薄情的声音脆弱,她再也没有回头,走出了别墅。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雨了。

天空是如浓墨晕染的黑色,乌云堆积而又沉重。

宋薄情无助地走在小道上,她失魂落魄,脸颊上的巴掌印依旧鲜明。

雨渐渐地下大了,她红着眼眶,原本努力压制的委屈如潮水般涌出,鼻尖酸的厉害,已经分不清脸上究竟是雨水还是泪水。

她以为一切都能够熬出头了,结果,现实的残酷将她打回了地狱。

雨点朦胧的视野,眼前的一切越来越为恍惚,宋薄情并没有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在雨中缓缓行驶而来。

……

当宋薄情醒来时,满屋阳光。

这是个很干净的屋子,清一色的白墙,就连家具也是最纯洁的白色。宋薄情从床上爬起来,迷茫地看着。

她记得自己晕倒在雨中,那么,这里是哪?

卧室原本紧闭的门被打开了,宋薄情抬头,一瞬间,她愣住了。

林瑾渊。

打死宋薄情也不会想到,她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再次遇到这个男人。

林瑾渊穿的很随意,简单的家居服,白色衬衫包裹着修长的身躯,袖口挽起,露出精壮的小臂。

他的黑发柔顺,简简单单地顺着,几缕短发在耳侧,却不显凌乱。

“林先生。”宋薄情艰难开口。

“起来,吃饭。”回答和他的衣着一样利落。

宋薄情下意识想要拒绝,但是林瑾渊没有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直接离开了房间。

宋薄情无奈,只有爬下床,她这才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了。洁白的连衣裙,布料很柔,轻轻一拍就能捋去褶皱。

等等,换衣服?

宋薄情黑了脸,不会是那个男人给自己换的衣服吧?

她抛去脑海里的杂念,走出房间。

林瑾渊正坐在客厅里,他坐姿优雅,两条修长的大长腿交叠。骨节分明的手中拿着一张报纸,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带着文雅气息。

林瑾渊闻身抬头。

“林先生。”宋薄情走上前,“谢谢你。”

不管怎么样,这个男人都帮了她。

“那我先走了,就不打扰林先生了。”宋薄情鞠了一躬,“我知道林先生什么都不缺,但是如果林先生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

“等等。”林瑾渊终于开口了,他放下报纸,单手按下了遥控板上的按钮。

电视被开了起来,正好停留在一个新闻节目上。

荧屏上,身着职业装的女主持人坐在屏幕中央,身后是一张张照片:

“昨日宋于两家喜结连理,却没想到新娘宋薄情竟然在当天晚上和陌生男人偷情……”

宋薄情的脸色倏然白了。

她并不笨,自然知道那些记者不敢拿林瑾渊开刀,如此,在宋家不受宠的她就成了下手对象。

“林先生,你想说些什么?”宋薄情冷声,羞辱?嘲讽?

林瑾渊慵懒地端坐着,双手随意地放在两侧,却带着一种出乎意料的尊贵:“名声败坏,你觉得你还有退让的余地?”

“所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宋薄情似乎看到了他唇角一丝若隐若现的弧度:

“做我的情妇。”

只要做他的情妇,他可以帮她摆平一切事情。

宋薄情瞪大双目。

“难道不是吗?”这一次,林瑾渊的笑意明显了,只是讽刺显眼,“不要钱,要的便是这个位置吧。”

宋薄情的拳头恨恨握紧,她愤怒,感觉到耻辱,但是在绝对的势力面前,她无法做些什么。

连记者都不敢得罪的人物,她又怎么得罪的起。

“我不介意你有就没有离婚,只要给我做好本分,我每个月都会给你足够的报酬,也算……”林瑾渊字字重音,“对得起那一夜。”

“够了!”宋薄情的声音有些沙哑,她想嘶吼,想咆哮,“林先生,既然我之前拒绝了你的五百万,那么我现在依然会拒绝你的邀请。你的恩情我会报答,请你放过我。”

她迈开腿,按下大门的门把:“还有,自恋是种病,得治。”

第4章 总裁VS弃妇

离开了林家,宋薄情整个人都是麻木的。

她明白自己得罪了什么样的人物,就连宋家宠爱的宋朝阳都没有胆子去对抗的男人,又怎么是她对得起的。

只是,林瑾渊的每一个字,都和最锋利的剑一般,刺穿了火热跳动的心脏。

这个男人,间接地夺走了她的一切。她的幸福,她的家庭!

宋薄情吐了一口气,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现在当务之急还是找到可以居住的地方才行,毕竟自己被宋家赶了出来,银行卡上的存款也只够撑一段时间罢了……

……

三天后,嘉南建筑公司。

宋薄情身着一身黑白职业装,黑发盘成干净利落的包子头。

她长得不错,清秀的五官带着江南女子特有的温婉,眉眼带水,浑身上下一种淡然的气质,倒也算得上好看。

今天是她来参加面试的日子,她本来就是学建筑设计出生,而嘉南公司也是有名的建筑公司,如果能应聘成功,接下来的日子也不用太担忧。

来应聘的显然不只是她一个人,三三两两地游荡在走廊上。

“这个女人好眼熟啊,长得还成。”

“好像是宋薄情啊!”

“宋薄情?那个结婚当天劈腿的新娘?”

悉悉索索的讨论声闯入耳内,宋薄情抿了抿唇,强装淡然。

“下一个,宋薄情!”

“在。”

宋薄情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走进了面试室。

面试间里面有三四个考官,一个个老谋深算的样子。宋薄情一进门,就感觉到所有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你就是宋薄情?”一个考官问道。

宋薄情点头,正要开口,却被打断了:“你走吧。”

她一愣:“为什么?”

“如果档案没有错误,你是宋家的大小姐吧?”考官说道,“你的学历的确符合我们的要求,但是我们公司不会去招收一个连最基本的道德底线都没有的人。”

一切,都不言而喻了。

宋薄情的拳头握紧,最终,她逞强般得挤出了一丝笑容:“我知道了,谢谢考官。”

她拿着资料准备离开,就在那一刻,有人走了进来,正好撞上了她。

宋薄情踩着高跟鞋,顿时脚下不稳。眼见身子就要向一旁倒去,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胳膊,一个用力,将她揽入了怀中。

“小心。”

男人的声音带着磁性,徘徊于耳边格外悦耳。

“谢…谢谢。”宋薄情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当看清对方的脸时,她差点尖叫出声,“林先生?”

她怎么又遇到了这个男人!

“没想到堂堂宋小姐会来林氏旗下的嘉南建筑应聘。”林瑾渊淡淡道,“还投怀送抱。”

宋薄情这才意识到两人的姿势有多么诡异,身体与身体亲密相贴,几乎要融合在一起。她连忙挣脱开男人的怀抱,白皙的小巧耳垂有些泛红:“谢谢林先生,我不打扰你了,再见。”

她和逃命似的,匆匆跑出房间。

林瑾渊站在门口,一旁的考官面面相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不知道总裁最讨厌的就是女人碰自己,可是现在,他竟然出手帮了那个女人?

难不成是看上了?

不对啊,堂堂的林瑾渊,又怎么会看上一个在结婚当天可别的男人上床的荡妇?

林瑾渊垂目,目光落在了有一丝褶皱的袖子上。他用手指缓缓捋平,布料上似乎还带着女人特有的清香。

半晌,他缓缓侧首:“将宋薄情的资料,给我。”

宋薄情并不知道自己离去后的一系列事情,她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小屋,有些颓废地躺在沙发上。

自己怎么那么倒霉,竟然老是碰到这个男人?

还偏偏是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

等等,嘉南建筑是林氏的产业?

宋薄情暗自懊恼自己的粗心大意,竟然漏掉了这一点。不过她既然没被录取,那么嘉南建筑业不会和她有半点关系了。

她挪开盖在眼睛上的手,入目的是破旧的出租房。

每个月一千左右的房子好不到哪里去,巴掌大小,但甚在便宜,宋薄情看着地板,竟然有种回到过去的感觉。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宋薄情看了眼屏幕,手指在迟钝后徐徐划下了接通键。

“喂?小情?”

手机里传来女人的声音。

宋薄情的嗓子有些沙哑,在听到那道熟悉的声音之时,所有的委屈都涌了上来,她难过得想哭,却只能强行按捺:“妈。”

“小情,最近过得怎么样?”女人的笑声很轻,还带着隐隐约约的病态。

“我过得很好,宋家待我很好。”

“过得好就行,你去了s市,妈就见不到你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女人惋惜道,“毕竟,宋家才是你的本家。”

“本家?本家个屁啊!”电话似乎被抢了去,原本温和的女声切换成了粗犷的男音,“江深情,你少给我打什么马虎眼,我姐姐不知道你还以为我不知道?你做的那些狗屁电视都上电视了!我看这下,宋家还怎么要你!”

“舅舅……”

“你还知道我是你舅舅啊?那你还做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你以为没了宋家你还算什么狗屁东西?没了宋家,姐姐的住院费怎么办?还有我们的赡养费……”男人喋喋不休,旁边传来女人微弱的话语:“小黄,你怎么能对孩子说这种话……”

“妈,没关系,舅舅说得对。”

第5章 到林氏工作

宋薄情深吸一口气,露出了勉强的笑容:“你们放心,宋家还是照顾我的,我会将医药费填上去的。”

“那就行,也不枉我们白白养你十几年……”

江黄的声音断了,手机里重新出现了女声,是养母江园:“小情,你舅舅说的糊涂话你别放心上,你自己过得好就行。”

“没关系的,妈,我这里还有事,先挂了。”

机械的童话挂断声音让宋薄情似乎堕入了地狱之中,她用双臂抱着脑袋,终于再也忍不住了。

泪水顺着面颊流淌而下,打湿了原本干净恬静的面庞。

她该怎么办?

大概是哭累了,宋薄情瞪着自己酸涩的眼睛,无助而又绝望。

十六岁之前,她只是一个在平凡家庭长大的小女孩。结果十六岁那年,宋家的人来了,声称她是他们失散多年的女儿,要带她回去。

为了帮助母亲还清舅舅的赌债,宋薄情回到了宋家。

她成了众所皆知的乡野千金,粗俗、无知,直到后来她凭借自己的能力考上了名牌大学,读了研究生,才稍微光鲜亮丽了一些。

前年,江园得了重病,光是手术费都是几十万,舅舅的赌博脾气再次发作,负债累累。在宋家几年,宋家从未给过宋薄情什么,走投无路的宋薄情只要答应宋家的要求,和江园彻底断绝联系,才填上了医药费。

如今,宋薄情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了。

手机铃声再次充斥了整个拥挤的小屋,宋薄情看着屏幕上的未接来电,犹豫着按下了接听。

“喂?你好。”

“你好,请问是宋薄情小姐吗?”陌生的声音。

“是。”

“宋小姐你好,这里是嘉南建筑,很高兴地通知你你被嘉南建筑录取了,请后天上午九点准时到公司,谢谢。”

什么?

宋薄情不可置信:“我被录取了?”

“是的。”

这无疑是一个惊天的消息,砸得宋薄情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原本真的绝望了,可现在她被嘉南录取了,以嘉南的福利,至少江园的医药费可以缓过来了……

至于嘉南隶属林氏,也不重要了。

……

一个月后。

宋薄情很快就适应了嘉南建筑的工作,她的性子本来就好,再加上工作态度认真,原本对她有偏见的同事也慢慢地对她正眼相看。虽然算不上融洽,但也可以说和睦。

宋薄情理好桌子上的资料,松了口气

一个月,一个月没回宋家了。

只是,宋家显然没有让她回去的意思。

而于辰,也没有找她。

宋薄情摇头甩掉了脑海中的杂念,就在这时,一份资料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宋薄情,你把这份资料送到会议室去。”

跟她讲话的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同事,叫lisa,每天都是花枝招展的。

“我?”宋薄情一愣,“这个事情不是一直叫别人去送的吗?”

Lisa毫不客气:“让你去你就去,废那么多话干嘛?”

宋薄情只有点了点头,接过资料走向会议室。

当她推开会议室的大门时,她愣住了。

会议室的圆桌旁坐着一排人,而其中的两个人,格外显眼。

男人身着西装,一如既往的端正严肃,而他身旁的女人,穿着贴身的衣裙,脸上的妆容精致,一头大波浪更是优雅。

于辰,宋朝阳。

宋薄情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到他们。

她忽然明白了lisa的意思,也是,见到自己的丈夫和妹妹,简直是太有意思的事情了。

只是,两人和不认识她一般,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宋薄情有些尴尬,只有低着脑袋将资料送到了桌子上。

“给几位倒几杯咖啡。”

有人开口了。

这个声音太熟悉了,熟悉到宋薄情不得不去看他那张完美如神的脸。

无论是什么时候,林瑾渊都是那般俊美。他的五官天生深邃,带着欧洲血脉的轮廓,配上职业化的黑白西装,给人一种心动的感觉。

“好。”宋薄情低声应下。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心情了,自己的丈夫和绯闻对象谈工作合同?难道对于于辰来说,自己这个妻子,还比不上一个合作?

宋薄情有些晃神,她走到于辰的身边,弯腰在杯子里倒上咖啡。

“宋薄情!”

一声低沉的怒吼惊醒了她,她定睛一看,只见咖啡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倒在了桌子上,褐色的液体浸湿了男人身上的西装。

第6章 前夫VS妹妹

“于辰……于先生,对不起。”宋薄情慌乱地抽出纸巾想要替于辰擦干,却被愤怒地一巴掌打开了手。

“滚。”

这个音节很轻,除了宋薄情以外几乎没有人听得到,但是在她的耳里,却是和爆炸声一般清晰。

她的丈夫,让她滚。

“好的。”宋薄情咬着下唇,她低着头,散落的发丝遮掩了姣好的脸颊。

“贵公司的职员素质还真是不错。”女声响起,“只是,总有个别的。”

宋薄情一僵,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候,宋朝阳会落井下石。

那可是她的妹妹啊!

“宋小姐的手未免伸的太长了一点。”林瑾渊的指腹贴在咖啡杯的边缘上,轻轻摩挲,让外人琢磨不透他的意思,“嘉南的职员,我很清楚。”

又是这个男人。

宋薄情抿唇,每次这个男人出现,她就会变得格外狼狈。

宋朝阳脸色一变,讪笑道:“您说的对,是我唐突了。”

该死的,林瑾渊不是该厌恶死宋薄情吗?为什么还会帮她?

宋薄情慌张地离开了会议室,在走出会议室的那一瞬间,她如解脱一般。

太多事情让她不明白了,可是偏偏所有人都不告诉她。

宋薄情回到办公桌前,恍恍惚惚地做完了手头的工作。这时,手机响起了振动。

是一条消息。

宋朝阳:姐姐,来嘉南建筑的地下车库,我找你有事。

宋朝阳着自己?

宋薄情先是一顿,接着面上浮现出了显而易见的喜色。

难道宋家想通了,决定让自己回去了?

宋薄情是欣喜异常地来到地下室的。

现在是工作期间,所以地下车库没有多少人,静悄悄得有些瘆人。宋薄情不由自主地放轻了脚步。

忽然,她的脚步顿住了。

她站在转角处,昏暗洒落,盖住了她的身躯。

而她清楚地看见,在一辆车子旁边,一对俊男靓女拥抱拥吻,他们的身躯亲密相贴,双手握紧,唇瓣与唇瓣不留任何空隙。

这是多么恩爱的一对啊!

只是当看清这对男女的面容时,宋薄情几乎要疯狂地尖叫出声。

那是她的妹妹和她的丈夫!

“真讨厌,宋薄情怎么还没有来?”宋朝阳依偎在于辰的怀里,原本的女强人形象褪去,成了小女人娇羞的样子,“烦死了,她还不和你离婚。”

“放心吧,她丢了那么大的脸,总有一天会呆不下去。”于辰亲吻着宋朝阳的脸,“到时候,我们就公开关系,我会娶你。”

“于辰,你真好……”宋朝阳开始回应于辰的吻,而于辰的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沿着身体攀沿,钻入衣料之下。

宋薄情几乎要看不下去了,她逃难似的离开了地下车库。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竟然会背着自己和其他女人苟且,而那个女人,还是自己的妹妹!

看他们的样子,恐怕不是第一次了吧?

宋薄情恍惚着想起结婚当天,又疯狂地甩了甩脑袋,不可能,不可能是他们。

毕竟,她是她的姐姐啊!

宋薄情忽然觉有些恶心,胃里有什么在翻山倒海。她捂着嘴,勉强自己没有发出声音。

她最终给宋朝阳发了一条自己去不了的消息,然后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公司。而她的办公桌旁边,此时正围着一群人。

“宋薄情,你这是怎么回事?”lisa趾高气扬地看着她,“工作时间竟然外出!你有没有把公司的规矩当回事?”

“lisa?”宋薄情回过神,“我明明和小雅打过招呼……”

“你少拿别人做幌子,小雅说了,根本不知道你去哪里了。”lisa呸了一声,“宋薄情,我真的看不起你,做了那么不要脸的事情还敢厚脸皮来公司,以为自己是走后门进来的了不起啊?”

走后门?

宋薄情是真真切切地呆了,她麻木的大脑根本无法反应lisa的意思:“我不明白。”

“不明白?你就一个劲装吧?不知道上了哪位领导的床,才被允许进来的。”lisa冷哼,“不愧是乡野千金,宋家是豪门,怎么可能教出这样的女孩。也不知道你以前的父母怎么教你的,估计也是什么不要脸的。”

“lisa!”宋薄情开始愤怒了。

江园是寡妇,又怎么都不肯再嫁,她从小就是江园一手拉扯大的。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江园的温柔,而现在,lisa竟然这么侮辱自己的养母!

“你可以骂我、侮辱我,但是我不允许你侮辱我的母亲!”宋薄情冷着一张脸,她在公司通常都是小绵羊状态,也是第一次这般强势冷硬,让人有些反应不过来,“我出去前告诉过小雅,至于小雅为什么说没有,在办公里沉寂多年的你难道还不懂?”

小雅是她在公司难得能说上几句话的同事,却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害她。

“你还给我顶嘴?”lisa更为张扬了,“你以为你走后门我就不敢动你?”

第7章 天哪!怀孕了

她说完,手臂伸出,趁着宋薄情没有防备的时候直接将她推倒在了地上。

宋薄情没有反应过来,后脑勺直接撞上了桌角。尖锐的痛苦传来,让她的眉头纠缠在了一起。

“流血了!流血了!”

看戏的人群开始混乱起来,宋薄情只感觉到有什么从自己的体内流失而出,而她的眼前也渐渐模糊了起来。

到最后,成了一片黑暗。

……

宋薄情再次睁开眼睛时,刺鼻的药水气息冲入鼻腔,拨动着脑内神经。

她看着白花花的墙壁,总算意识到自己是在哪里了。

好在她的同事也没有太过泯灭人性,将她送到了医院。

她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大脑还有些混沌。

“宋小姐,你醒了?”身着护士装的护士走进病房,按部就帮地帮她检查了一遍,才道,“恢复的差不多了,记着这段时间千万不要碰水。不过这段时间我还是建议你住院观察为好。”

宋薄情虚弱地笑了一下:“只是摔伤而已,不用了。”

“摔伤?”护士有些奇怪地看着她,“宋小姐,你还不知道吗?”

“你怀孕了。”

字眼一个接一个地落在了宋薄情的心尖上,打得她措手不及。

自己,怀孕了?

她恍惚想起那天晚上,男女疯狂,还有物体生硬的触感。

“你已经怀孕一个月左右了,宋小姐,你不会什么都不知道吧?”护士的目光越来越为惊异。

宋薄情的手脚发凉,她几乎不能动弹了。

无论是结婚前还是结婚后,她都和于辰没有任何接触。而现在,她怀孕了,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

不,不可能!

“护士小姐,是不是你搞错了,我怎么可能……”

“已经确定了,宋小姐,你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吧。”护士有些怜悯。

宋薄情无助地瞪着眼睛,她的鼻尖酸涩,泪水涌上眼眶。

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要这么对她?

她明明,什么也没做错。

走出医院的时候,天昏沉沉的。

她最终还是选择出院,她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崩溃。离开之前她还特地重新做了一边检查,当看到确凿的报告书时,再次堕入了绝望之中。

难道,这个世界真的容不下她吗?

先是丈夫与妹妹苟且,现在又是自己怀上了别人的孩子。

宋薄情颤抖着手拿出了手机,接着又颤颤地拨下了一个号码。

对方迅速挂了她的电话,她又坚持拨打。

终于,电话通了。

“宋薄情,你干什么?”手机传来于辰极为不耐烦的声音,“如果不是离婚,那你别来找我。”

宋薄情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这,就是她的丈夫。

“于辰,我想通了。”

“我们离婚吧。”

宋薄情没想到,自己会再次来到民政局。

第一次是结婚,她兴高采烈地和于辰来到这里,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

这一次,是离婚。

没有了初次的花枝招展,她穿的很朴素,简单的衬衫牛仔裤和帆布鞋,头发也是简单地抓成了一个包子头,脸上没有化妆,很干净,但隐隐约约有着苍白。

一辆白色的轿车停在了民政局的门口。

有人从上面走了下来,那是个男人,体贴的衣装衬得身材挺拔,头发理成了大背头。

于辰,她曾经喜欢过的男人。

但是那有怎么样,这个男人,和她的妹妹苟且。甚至……

宋薄情闭上眼睛,迫使自己不再去想。

“真早。”于辰鄙夷地看了眼宋薄情,“看来你很积极。”

“既然是我提出来的,我就不会迟到。”宋薄情勉强回答。

“随便你。”于辰嗤笑一声。

于辰显然不想跟她有太多的沟通,一齐走进民政局。

因为有关系的原因,民政局显然早就知道了二位的到来,离婚证书很快就下来了。

当宋薄情颤抖着双手接过离婚证书时,她心里的最后一个堤防终于彻底崩溃了。

为什么?有人告诉她为什么吗?

她以为自己会幸福,却没想到现实狠狠地打了她的脸。

“你还算有点自知之明。”自从结婚那天后,于辰再也不会对她和颜悦色,此时也是,满脸的嫌弃根本没有分毫掩饰,“为了补偿你,我会给你五百万的补贴金和一套房子。”

五百万!又是五百万!

“我不需要。”宋薄情倔强道。

“你不需要?你真以为你是那个宋家的大小姐?”于辰嗤笑着,脸上的讽刺赤裸裸的,“宋薄情,我劝你有自知之明一点。”

第8章 不用提醒

“我很清楚,不用你提醒了。”宋薄情道。

她终于看清了,她曾经以为于辰是爱她的,现在她终于发现,一切都是自己的自以为是。

当脚步迈出民政局时,灯光照落在了宋薄情的脸上,明晃晃得有些晃眼。

“记者?”宋薄情有些错愕,然而没有给她任何反应的时间,那群记者已经纷纷涌了上来,个个兴奋异常地将她包围起来。

“宋小姐,你怎么和于先生从民政局出来?请问你们两个是离婚了吗?”

“请问是你们中的谁提出的离婚?”

“如果是宋小姐的话,离婚理由就是你劈腿的理由吗?”

不,不要!

明明是在明亮的闪光灯之下,宋薄情却觉得自己的手脚冰凉、麻木,堕落于黑暗之中不可自救。

“各位请安静一下。”于辰开口了,“这次离婚是我们是双方的决定,薄情自己心里也带着愧疚,所以请各位不要为难她了。”

这话倒是意味深长了。

于辰这简直是在变相地承认宋薄情的不是!

宋薄情不可思议地看向于辰,这个男人,竟然落井下石?

难懂他对她连一丝留恋都没有吗?

“原来如此!我就说嘛!”

“不知道宋小姐的劈腿对象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让宋小姐不惜放弃于家。”

不,不是的!

“请各位不要再说了。”于辰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宋薄情,意味深长,“我尊重她的选择。”

人群炸得更为热烈了。

宋薄情无助地站在原地,她呆愣愣地看着人山人海,想起当初那天早上,她也是这般。

绝望、寒心。

就在这时,有什么冲破了这份喧闹。

那是一辆黑色的轿车,车型流畅,停留在了人群之前。

正是宋薄情的眼前。

“那是谁?”

“不会是宋薄情的出轨对象吧?”

车床缓缓地摇了下来,露出了一张惊为天人的脸。

那张脸逆着光,原本就深刻的五官更为深邃。柔和的发丝整齐地贴在耳侧,一只手搭在摇下的车窗上,骨节分明,手背冒着淡淡的青筋,手指的线条凹凸有致,修长而又干净。

“林、林瑾渊?”

不知道是谁叫了出来。

因为信息封锁,记者中并非所有人都知道宋薄情的出轨对象是何方神圣,而现在,林瑾渊的出现足以让所有人都大跌眼睛。

就连宋薄情也愣住了,这个男人来干什么?观赏她最狼狈的时刻吗?

林瑾渊对上她的眸子,他的双眼黝黑到深邃,又毫无波澜,掀不起任何涟漪。

“上车。”

淡淡的男声徘徊在耳边,带着勾人的磁性。

他这是在和谁说话?

“上车。”林瑾渊的薄唇微动,吐出的字眼一板一眼,“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我?

宋薄情真的彻底呆了,林瑾渊是来接自己的?

这怎么可能!

只是,当她看到林瑾渊的双目时,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动弹。她走过去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下一刻,车子就开了,喷洒出一串长长的尾气,离开了记者们的视线。

独独留下一群人在民政局门口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

窗外的场景在飞速撤退,,宋薄情看着倒退的景色,一颗悬吊的心也慢慢地松懈了下来。

她不知道为什么松了一口气,明明身旁的男人,更加危险才是。

“谢谢。”宋薄情小声开口。

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男人了。

恨?却偏偏每次都在最关键的时候将她从地狱拉了回来。不恨?可又是因为他,才有了那么多风波。

林瑾渊没有回答她,只是专心致志地看着前方。

宋薄情也不自讨没趣,垂着脑袋不知道想些什么。

十字路口红灯显现,车子暂时停下。

林瑾渊转过脑袋,看向了身侧的女人。

女人正低着头,两旁的几缕发穗轻飘飘地垂落,柔和了脸颊的弧线。

宋薄情生的不错,她的眉眼温和,与江南女子有着相同的温婉。就连眉毛都是细长的柳眉,杏眼很大,鼻子小巧,嘴唇泛着淡淡的粉色。

她的皮肤很白,被身上的衬衫衬得有些白里透红。

宋薄情不高,大概也就一米六,这么呆呆地窝在那里,就是小小的一团。

“宋薄情。”

听到男人的呼唤,宋薄情抬头。

她正好对上男人的双眼,这不知道是她第几次看他的眼睛了。标准的桃花眼,眼尾微微地勾起,却又不显风流。

大概是因为他的眸光太干净了,干净得澄澈,让人升不起任何罪孽的心思。

“宋薄情,做我的情妇,如何?”男人缓缓地凑近,两张脸相隔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宋薄情甚至能感受到有什么温热洒在了自己的面庞之上,酥酥麻麻。

“林先生,请不要开玩笑了。”宋薄情别开脸蛋,“就算我离婚了,我也不会答应林先生的玩笑的。”

“如果我是认真的呢。”

小说

几个月前骆知瑾还是众人的艳羡对象。

2021-1-3 2:59:23

小说

打着报仇的旗号,他毁了她的工作。

2021-1-3 3:01:5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