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被亲生母亲算计,她远走他乡。

因被亲生母亲算计,她远走他乡。,四年后,一对龙凤胎闪亮登场。,陆余情忙着赚奶粉钱,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厉少忙着追陆余情,花样百出,十八般武艺都用上。,外界哗然,不是说厉少不近女色,清心寡欲,冷情无趣吗?,大宝出来澄清,“我爹地多情有趣,每天忙着和妈咪造娃娃。”,二宝也跟着澄清,“我爹地说要给我们生三个弟弟妹妹!”,陆余情吓得魂不附体,连夜潜逃。,厉少将人拦了回来,“如今外界都知道,你要给我生三个娃,得坐实了这个传闻。”,陆余情欲哭无泪。
因被亲生母亲算计,她远走他乡。

第1章 赴约

陆余情,接到了一封,来自欧洲的信。

信里,很简单,只有寥寥一行字:明天,晚上九点,盛世皇廷酒店,2809号房——你的亲生母亲。

亲生母亲,四个字,仿佛重锤,砸在陆余情的心脏。

她浑身不由微微发颤,双手攥了攥拳头,眼泪无声无息流淌。

她怎么还没死呢?

她不是应该死了吗?

死了最好!

二十年前,她抛夫弃女,奔赴远洋,去追寻什么?

陆余情,真想当她死了。那年,她才两岁不到。

全天底下,有哪位妈妈,会在女儿蹒跚学步的时候,狠心离去呢?

而后,她的命运,因为这个被她称为‘母亲’的女人,彻底颠覆了。

二十年如一日冷漠的父亲,终于又找了个继母,还带着继妹,对她无尽的欺负,折磨,践踏。

泪水,打湿了信封。

陆余情咬了咬牙,她真想看看,这背叛的女人,到底长什么样?

现在出现,又到底想干什么?

是想忏悔,赎罪?

还是想看看,自己的女儿,过得到底有多惨!

陆余情记住了信里的信息。

第二天,她如约而至。

今晚月朗星稀,盛世皇廷大酒店。

一名女服务员,从酒店门口,引领陆余情,直达2809号房。

“陆小姐,请进!”

服务员态度恭敬地对陆余情说道。

陆余情沉着脸,看着眼前的房号,神色淡淡道:“有劳!”

服务员打开房门,陆余情抬步跨入。

房内,空无一人,显然……那个女人还没到。

服务员站在门口说,“陆小姐,请您稍等片刻,有什么需要,我就在门口候着。”

随后,她关上房门。

一门之隔,这名女服务员脸色霎时变得冰冷,双眼警惕查看走廊。

确定没人,她动作迅速,将房号2809换成了2806!

房间里,灯光幽暗昏黄,光线可见度不高。

马上就要见到那个女人了,陆余情心绪起伏不定。

她也没心思去开灯,只是默然走到沙发边上落座,努力压下内心激荡的恨意,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九点左右。

一辆黑色迈巴赫乘着夜色抵达,缓缓停在了酒店门口。

泊车小弟见了后,立刻恭敬上前,帮忙打开后座车门。

随后,一道颀长身影从车上跨步而下。

男人穿着剪裁合身的手工定制西装,一身久居上位的气场,如同帝王般,令人望而生畏。

他五官精致,完美得如同上帝精心制作,一拢迫人的眉峰下,是一双深邃如海的黑眸,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尊贵气息浑然天成,却又透着无尽的孤冷意味。

“总裁,您喝了酒,慢点些。”

这时,助理孟凡从驾驶座上下来,匆匆忙忙跑到厉南衍身边,要去扶他。

厉南衍虽喝了酒,脑子却清醒得很。

他没忘今晚来这里的目的。

“你爷爷病得非常严重,怕是时日无多,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你可以和旭媛生一个孩子。所以为了让他老人家安心,你就别忤逆他了。今晚,盛世皇廷2806总统套间,旭媛会在那等你,记得去赴约。”

第2章 是来生孩子的

“2806……”

厉南衍抬眸看了眼面前这座高楼,心底极度排斥。

原本结婚、生孩子,都不在他这个阶段的人生计划内,更别说跟一个不喜欢的女人生孩子。

可如今为了病重的老爷子,却不得不答应。

他不耐地扯了扯领带,推开孟凡伸来的手,嗓音低哑道:“你先回去,明早再来接我。”

说完,也不等孟凡反应,直接乘电梯上楼。

很快,他抵达2806号房。

刷卡进门、关门,动作一气呵成。

房间内,光线很低,不过依旧可以看到沙发上坐着一道纤细的人影。

厉南衍也没拖沓,直接走到她面前,开门见山道:“直接开始吧,我没太多时间,不玩什么前戏……”

说完,他解开领带,开始脱衣。

不一会儿西装和衬衫落地,他动手去解皮带……

‘咔嗒’一声脆响,将此时惊呆了的陆余情惊回了神。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道人影,满脑袋问号。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进来的不是那个女人,反而是一个男人?

还有这个男人……为什么在脱衣服?

他那句“直接开始吧……”又是什么意思?

就在陆余情震惊得无以复加之际,男人已经抽出皮带,随手丢到沙发上,接着俯身在她耳畔道:“放心,我会尽量温柔的。”

接着,一把搂过陆余情的腰肢。

陆余情不明所以,终于慌了,“你是谁?想干什么?”

她试图挣扎了一下,却发现,扣着自己腰肢的手臂,竟纹丝不动。

厉南衍没料到她是这个反应,怔了一下,嗓音低沉道:“自然是生孩子,你不是知道吗?装什么?”

生孩子???

陆余情懵逼了,生什么孩子!

“你放开我!谁允许你进来的,出去……”

“呵,出去?我知道,你想保留点矜持。”

男人说完,倾身而上,吻住了陆余情。

接下来的一切感受,陆余情无法形容,除了理智一片空白,还有难以言喻的剧痛。

虽然男人说了会温柔,可终究是将她折腾得哭叫不止。

最后,更是累得昏睡过去。

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

陆余情再度醒来时,天都还没亮。

她忍着身体传来的酸痛,默默流泪,却不敢哭出声。

她不明白那女人为何没来赴约,反而来了个男人!

她很想看看这个不顾她反抗,占有了她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可她又害怕。

最后只能含泪穿好衣服,匆匆忙忙逃走。

就在陆余情刚离开不久,女服务员从走廊一头,不疾不徐的走出。

她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是,确定没错……我已经按照您吩咐的办好了。”

……

五年后。

云城,南郊。

一家名为‘花锦’的花店内,陆余情正坐在一张小板凳上,专心裁剪花枝。

她目光专注,将剪好的花枝进行搭配,再用包装纸包上。

旁边一个约莫四岁左右的小女孩儿,蹲在旁边,对着陆余情说道:“妈咪,我来帮花束绑蝴蝶结。”

小女孩儿嗓音甜得入骨,带着奶音。

五官精致得宛如洋娃娃般,皮肤白皙,穿着粉色公主裙,小小的身影站在五颜六色的花丛中,宛如花中精灵,模样看起来乖巧极了。

第3章 龙凤胎

陆余情看她一眼,喜欢得不得了,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谢谢慕之宝贝!”

陆慕之回亲一口,甜甜笑道:“不用谢。”

这时,旁边又传来一道小奶音,“妈咪,喝茶……”

一个同样四岁左右的小男孩儿,手中端着茶杯,五官白净漂亮,身穿着白色T恤和小背带裤,小脸板着,神情看起来酷酷的,同样长得唇红齿白。

陆余情连忙接过,在小男孩儿脸上亲了一口,“谢谢莫羡宝宝。”

小男孩儿有些脸红,语气却酷酷地道:“我来帮妈咪修剪叶子。”

说完,立刻去拖来小凳子,开始帮忙挑拣。

看着这一大一小如此懂事,陆余情心里被熨烫得暖暖的,如同窗外的晚霞,滚烫似火。

这时,店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一道优雅修长的人影,从外走来。

男人相貌俊美,温润如玉,脸上戴着金丝框眼镜,浑身气质透着儒雅与尊贵。

他一眼瞧见店内的母子三人,不禁笑着开口道:“小宝贝们,瞧瞧我给你们带什么好吃的了。”

两个小家伙见到他,皆是满脸欣喜。

陆慕之更是直接奔过去,一把抱住他的大腿,“云叔叔,你来啦?你带了什么好吃的,快让我看看。”

陆莫羡倒是没过去,不过一双大眼睛,异常明亮的往这边看。

云墨恒看着两个小家伙,立刻将背在后面的手,伸出来道:“噔噔……是你们爱吃的巧克力蛋糕!”叔叔去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才买到的呢。”

“哇,云叔叔最好了!”

陆慕之异常捧场地鼓掌。

陆余情见了后,不由失笑,接着看向云墨恒,“云学长,你可别宠坏他们了,每次来不是带吃的就是带玩具。”

云墨恒笑道:“难得他们喜欢,而且也不是多贵的东西,你就别介意了。”

陆余情叹气,他已经帮他们够多了。

五年前那晚,她从酒店逃跑后,失魂落魄,心里始终过不去。

没有人告诉她,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接下来的时间,她试图让自己忘记这一切。

可没想到,她竟然怀孕了。

而且发现时,已经三个多月,要是拿掉,只能引产。

当时她差点崩溃,是云墨恒帮她跟学校请了半年多的病假,让她安心修养,并且每天为她补习。

后来,她生下这一对龙凤胎,也顺利拿到了毕业证书。

不过因为要照顾两个宝宝,她没法出去工作,最后还是学长拿钱投资了一部分钱,让她开了这家花店。

这些年来,学长对他们母子三人照顾有加,深得两个孩子的喜欢,也让陆余情万分感激。

两个孩子在旁边分享蛋糕,云墨恒将视线放到陆余情身上,笑道:“余情,帮我包束花吧,待会儿我离开时,顺便带走。”

“好,没问题。”

陆余情爽快答应,接着笑着调侃,“是送给女朋友的吧?你们也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什么时候结婚啊?到时候我一定帮你把婚宴的花全部搞定。”

第4章 妈咪最好了

云墨恒怔了怔,眼底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苦涩,叹气道:“这花是送给一位长辈的而已。”

“啊,这样啊……哈哈,那我就不挑玫瑰花了。”

陆余情尴尬地笑笑,连忙放下手中的玫瑰花,重新挑选。

很快,一束花包好,因为云墨恒还有点事,就先离开了。

走之前说了句,“我过两天再来看你们!”

陆余情笑道:“学长,那你开车慢点。”

云墨恒走后不久,店里便来了一位客人。

是个年轻男子,身上穿着简单的运动服,一进门就语气焦急地问陆余情,“老板,你们这有玫瑰花吗,大约五百朵。”

陆余情诧异地迎上去,道:“抱歉,先生,我这儿暂时没这么多玫瑰花。”

她店里生意好,这会儿已经傍晚了,基本不会库存太多花,更别说是五百朵。

这又不是情人节!

那年轻男子听了后,有些头疼,哭丧着脸,“老板娘,能不能想想办法?我是《余生有你》剧组的场务,今晚我们组女演员有一场沐浴的戏,急需大量的玫瑰花瓣,另外还需要部分玫瑰花,来做场景布置……这附近就你们家花店大点儿,要是连你们都没有,我就没办法交差了……钱绝对不是问题!”

陆余情闻言,心头微动。

这的确是一笔不小的订单。

只是她店里没有现成的花,想从别的地方调动,也需要时间。

陆余情不想放过这个赚钱的机会,便道:“您稍等,我得确认一下,还有没有货源。”

“好的好的。”

场务忙不迭地点头。

陆余情连忙去打电话给鲜花供应商,询问有没有新鲜玫瑰花。

“我需要五百朵,有的话,您尽快给我送来。”

那鲜花供应商是陆余情合作多年的客户了,听到陆余情这要求,立刻道:“只要你要,我就有。”

陆余情听完,松了口气,对那年轻场务道:“鲜花有了,但是需要一个小时左右,您看行吗?”

“行行行,两个小时内送过来就可以。”

那年轻场务一脸激动,看着陆余情的眼神,宛如看着救星。

陆余情笑了笑,吩咐供应商将花送来,接着又让年轻场务交付订金,并且留下地址,保证一定会准时送去。

年轻场务千恩万谢,交完钱后,匆匆离去。

待他一走,陆余情也开始忙碌起来。

她先是将店内现有的玫瑰,都整理起来。

这时,陆慕之和陆莫羡两个小朋友纷纷凑过来,拽着她的裙摆,”妈咪妈咪,待会儿去送花,我跟妹妹可以不可以一起去?”

“你们去做什么?”

陆余情抽空看了两个小豆丁一眼,笑道。

陆莫羡奶声奶气道:“刚才那个叔叔说的剧组我知道呢,里面有个明星叫裴旭媛,我和妹妹可喜欢她了……”

陆余情不追星,不过对于裴旭媛还是知道的。

那似乎是个新晋国民女神,以‘清纯玉女’的称号著称,粉丝无数,长相貌美。

两个小家伙之前看过她演的电视剧,似乎非常喜欢。

陆余情没立刻回答,陆慕之以为她不愿意,连忙拽着她的裙摆,来回摇晃,“妈咪,你就让我哥哥去嘛!慕之想要看明星姐姐,好不好啊妈咪……”

小丫头嗓音甜美,再配上那张软乎乎的小脸蛋,撒起娇来,简直要把陆余情的心脏给融化掉了。

她连忙投降道:“好好好,妈咪带你们去就是了,真是怕了你们了。”

两个小家伙顿时兴奋地跳起来,“妈咪最好了。”

约莫半小时后,供应商终于将玫瑰花送来。

陆余情迅速进行包装处理,便将花束搬上后备箱,接着开车载着两个孩子,赶往剧组现场。

第5章 所谓‘未婚妻’

宽阔的路上,一辆豪华宾利,正朝着影视城方向疾驰。

车内,副驾驶座位上,孟凡正对着后座上的男人,恭声汇报,“总裁,裴小姐今晚有一场夜戏,应该会拍到九点左右,我们这边过去,大约半小时便能抵达,这路上,需要准备点什么吗?例如花束之类的……”

“不必!”

后座上的男人,语气颇冷,俊美的容颜上写满了不耐。

他烦躁地扯了扯领带,扣子也解了两颗,鼻梁上的金丝眼镜,闪着冰冷的光泽,浑身散发出来的低气压,带着浓浓的压迫感。

孟凡深知自家总裁心情不是很好,连忙噤声,不敢再说什么。

厉南衍心情的确非常差劲。

他今晚原本有好几个会要开,却被家里的老爷子硬逼着,过来探望所谓的‘未婚妻’。

一想到五年前,老爷子谎称病重,骗他去酒店和裴旭媛发生关系,他就气得浑身冒火!

对于裴旭媛,他半点感觉都没有,甚至有时会忘记这个人的存在。

那女人没怀上孕,倒也很识趣,知道逼迫他不会有好结果,一直以事业为借口拖延着。

他落了个清闲,却敌不过老爷子三番两次地催促。

……

陆余情带着两个小家伙,如约地将花送到了《余生有你》的剧组现场。

因为花有点多,交接需要点时间,所以陆余情就让两个小家伙在旁边呆着。

两个小豆丁明显闲不住,一眨眼就钻到人群中去了。

这会儿,裴旭媛刚化完妆出来,正在与导演讨论剧本。

陆慕之眼尖看到后,立刻兴冲冲道:“哥哥,哥哥,我看到那个明星姐姐了……”

陆莫羡跟着看去,同样瞧见了裴旭媛。

今晚的裴旭媛因为要拍被求婚的戏码,所以穿着一袭香槟色的优雅礼服,头发高高挽起,脖子上戴着一条价值不菲的珠宝,看起来很是优雅高贵。

剧组内不少人都在夸赞她长得好看。

这时,裴旭媛的助理小艾,突然匆匆跑来,附耳在她耳边道:“旭媛,旭媛,厉少来了!”

裴旭媛眼睛一亮,满脸惊喜,“真的?”

小艾笑道:“自然是真的,您瞧……”

说话间,就见剧组外面,走进来一道颀长身影。

男人穿着一袭黑色衬衫,宽肩窄腰,双腿被黑色西裤包裹,显得修长无比。

他的五官,精美得如同出自上帝之手,一双黑眸深邃如缀满星光的夜空,眉目清冷疏离,一身矜贵气质,宛如降临世间的神邸。

男人的到来,让整个剧组现场静了一瞬。

紧接着,是无数女人被惊艳到的议论声。

“这是谁?好帅啊啊啊……”

“瞧见外面那辆座驾没,五百多万呢!”

“咱们剧中男主角都被比下去了!”

“他是来找谁的?”

众人议论间,男人却恍若未闻,在众目睽睽中,径直来到裴旭媛跟前。

裴旭媛眼中是难以掩饰的柔光和迷恋,还有着一丝得意。

这男人,可是她的未婚夫!

她嘴边扬着灿烂的弧度,一脸惊喜道:“南衍,你怎么会来?”

厉南衍神情淡淡,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道:“爷爷让我来的。”

裴旭媛笑容僵了僵,眼底浮现些许哀怨,却又很快掩饰过去,故作娇羞道:“没关系,你能来我就很高兴了……”

两人说话时,人群中总算有人反应过来。

“听说旭媛有个未婚夫,原来是真的啊?”

“哇,和旭媛站一块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呢!”

众人纷纷羡慕地谈论。

裴旭媛听了后,心头满满都是骄傲。

眼前这男人,可是江南区域第一权贵,无数人仰望的存在!

第6章 给我妹妹道歉

就在众人窃窃私语时,陆莫羡牵着妹妹的手,总算挤过人群。

两个小家伙一眼瞧见了裴旭媛。

陆慕之欣喜地喊道:“哥哥,哥哥,是明星姐姐……”

陆莫羡刚要回应,就见陆慕之兴奋地撒开他的手,迈着小短腿,兴冲冲朝前奔去。

“慕之……”

陆莫羡一惊,急忙要追,不料却被旁边一个工作人员不小心绊到。

陆莫羡一屁股跌在地上,痛呼一声。

那边的陆慕之,速度极快,眼见着就要靠近裴旭媛,突然,裴旭媛的助理从旁边横插过来,一把拽住了小丫头的衣领。

“喂,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儿?不知道这地方不能乱跑吗?”

陆慕之突然被凶,神情有些怯怯的,“对不起阿姨,我只是想要看明星姐姐……”

小艾瞧见裴旭媛和厉少正在谈话,自然不可能让她去打扰,于是放开她道:“看明星姐姐可以,但只能在远处看,不要随便靠近。快走快走……”

说着,像驱赶什么瘟疫似的,伸手推了陆慕之一把。

陆慕之根本没防备,一下没站稳,‘啪唧’摔了个跟头,趴在地上。

“呜,好疼……”

陆慕之委屈的红了眼眶。

陆莫羡正好赶来,看到这一幕,面露焦急,急忙冲过来将妹妹扶起来,“慕之,你没事吧?”

“哥哥……”

陆慕之水汪汪的大眼睛,身上脏兮兮的,白嫩的膝盖上,已经擦破了点皮。

陆莫羡看了后,小脸怒了,瞪向小艾,语气凌厉道:“阿姨,请你给我妹妹道歉!”

小艾被这小豆丁瞪了一下,莫名有些心虚,不过态度却强硬道:“我为什么要道歉,明明是你的妹妹不懂事乱闯!”

“你推了她,还害她受伤了,就应该道歉!”

陆莫羡掷地有声地道。

这边的动静,吸引了周围的人群。

包括那边的裴旭媛和厉南衍。

裴旭媛皱眉看着小艾,眼神明显有点不悦。

小艾见了后,怕惹得裴旭媛不高兴,连忙呵斥陆莫羡,“你这小孩,怎么胡搅蛮缠的?赶紧离开,不然我叫保安过来赶你们走了!”

陆莫羡一脸倔强,“你给我妹妹道歉!”

小艾恼火,扬声喊来保安,“把这两小孩赶出去,不要靠近这边半步……”

保安闻讯赶来,就要去赶两个小家伙。

陆莫羡自然不会同意他们动妹妹,立刻挡在跟前。

结果一下被推倒在地。

这一幕恰好被陆余情看到。

陆余情一股怒气直冲头顶,立即冲上去,怒斥,“你们要对我的孩子做什么?”

瞧见妈咪过来,两个小家伙总算有了主心骨。

陆慕之委屈地冲过去抱住妈咪的大腿,陆莫羡坐在地上,还没起来,就指着小艾,道:“妈咪,这个阿姨推了妹妹,害妹妹受伤,可她不愿意道歉!妈咪说,做错事就要道歉的!”

陆余情闻言,急忙打量宝贝女儿的腿部,果然瞧见上面嗑了个伤口,脸色一下变得难看起来。

她抱起陆慕之,怒目瞪着小艾,“作为一个大人,你怎么能动手推小孩子?”

第7章 说变脸就变脸

小艾被质问得脸面全无,有心想辩解,但是周围谴责的目光纷纷看了过来。

这个女人,仗着裴旭媛正火,在片场一直狗眼看人低,嚣张跋扈,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居然对这两个如此软萌的小家伙动手!

“要不要脸啊,一大把年纪,欺负两孩子!”

“两个小宝贝好可爱,看那小女孩儿,哭得我心都要碎了……”

小艾被骂得面色难看。

对于裴旭媛来说,眼下没有任何事情比厉南衍重要。

她素来高调,并不觉得一两个粉丝,有什么好尊重的。倒是心里,责怪起助理,连这点小事都摆不平。

眼看,厉南衍也注意到了,裴旭媛这才走过来询问小艾,“怎么回事呢?”

小艾解释了一通,把责任都推给了孩子,怪孩子冒冒失失。

陆余情听着,火气更大,“裴小姐,不管怎么说,是大人对小孩子动了手。这不太讲理吧?”

裴旭媛笑了笑,回道:“是我对助理管理不好。小朋友没事吧?”

说完,蹲下,要检查陆慕之的伤势。

不过陆余情却分明瞧见,她双眼里的不耐。

裴旭媛只是匆匆瞥了一眼,立马掏出随身的皮包,拿出了几张钱,“女士,很抱歉,这是赔给孩子的医药费。”

“明星姐姐,这位阿姨必须给我妹妹道歉。”陆莫羡噘着嘴,不满说道。

小家伙的话,裴旭媛却根本不理。

对于递上来的钱,陆余情也不接,这让裴旭媛双眸一冷,皱了皱眉。

“小艾,赶紧把事处理妥当。别耽误了!”裴旭媛没了好气,冷冷甩下话,就打算离开。

陆余情心里满是失望。两个小家伙,可是非常喜欢裴旭媛的。

可眼下看来,裴旭媛平常打造的人设,平易近人,喜欢小猫小狗,还特别亲昵小朋友等等品质,似乎根本不存在。

她蹲下,想抱起莫羡宝贝。

没想到,一双手,却比她更快。

厉南衍缓缓抱起陆莫羡,笑了笑问道:“小家伙,没事吧?”

陆莫羡扬起小脑袋,瞧见眼前是个帅叔叔。

四目相对时,厉南衍心头,生出一股奇异的感觉。

“有没有受伤?”厉南衍上下打量。

陆莫羡刚想摇头,却被陆余情一脸警惕地拉了回去。

裴旭媛没想到,厉南衍突然冒出来,她赶紧微微笑解释:“南衍,都怪我这助理不小心,把小粉丝弄摔着了。我这刚想送小粉丝去医院看看的。”

看到这一幕,陆余情心里不由暗道:这位裴旭媛的演技,还真不错,说变脸就变脸。

眼前这个男人,对她肯定很重要吧。

“裴小姐,还是请您的助理,给我家小宝贝道个歉吧。也不算太大的事儿。”

陆余情抚摸着慕之宝贝的脑袋,再次强调道。

裴旭媛当即剐了小艾一眼,连忙道:“对对对,应该道歉的。”

小艾吓得一个激灵,言不由衷,“实,实在对不起。是我的错,太不小心了。”

听到道歉,陆莫羡的小嘴这才咧开,陆慕之眨了眨眼,正好奇的看着厉南衍。

第8章 我还是更喜欢妈咪

厉南衍友好地冲着小丫头一笑。

他极少笑,但是对这小家伙,态度却不自觉放软了很多。

裴旭媛见气氛有所缓和,连忙冲着厉南衍笑道:“南衍真是有心了。你稍等片刻,我马上处理好这件事。”

厉南衍点了点头,起身欲走。

离开时,他瞥了陆余情一眼,眼眸深处,丝丝缕缕的疑惑。

陆余情倒是没多大感觉,只是觉得这男人,长得还不错。

两个小家伙,目光盯着厉南衍的背影。

“妈咪,这位叔叔真的好帅啊!”莫羡宝贝都称赞起来。

“嗯嗯,很帅很帅,哥哥别灰心,你长大后,也会这么帅的。”慕之宝贝笑着鼓励哥哥。

眼看厉南衍走远,裴旭媛的脸色,顿时变了变。

她看了陆余情一眼,“女士,感激你的孩子们喜欢我。这样吧,我给孩子们送上两份亲笔签名,今天这事,就算过去了。行不行?”

陆余情拧起眉头,她听出了这敷衍的口气。

助理小艾赶紧递上纸跟笔,裴旭媛拿起笔快速签字,接着想递给孩子们。

“来,这是姐姐的亲笔签名哦,好多粉丝抢都抢不到的。”虽说她在笑,但是笑意却不达眼底。

可没想到,陆莫羡却摇头如拨浪鼓,“明星姐姐,我不要你的签名了——我发现,我还是更喜欢妈咪!”

气氛突然就是一冷。

虽说童言无忌,但是裴旭媛却感到十足的难堪。

她心里不爽极了,这小孩子,竟敢拿她跟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比较?

陆余情察觉出异样,摆摆手道:“裴小姐,道歉已经有了,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吧。”

说完,她一手牵着一个宝贝,打算离开。

只是没想到,裴旭媛却恼羞成怒,在身后冷冷讥讽起来。

“女士,那么下次可别再冒冒失失的。毕竟,这里是剧组。不是普通人随便都能进的。你可要管好你的孩子们,注重素质教育啊!”

陆余情停下了脚步,也没回头,眼底一冷。

“裴小姐,你说得对。是我没教育好。竟然让两个小孩子追星了。真是感激你,给他们上了如此生动的一课!”

陆余情驱车载着两小家伙回去。

途中,陆莫羡垂着小脸,歉然道:“妈咪,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喜欢女明星了。”

陆余情一边开车,一边从后视镜看了眼儿子,笑道:“不用道歉,妈咪还要夸赞你呢,你保护了妹妹,做的很不错。”

陆莫羡见妈咪不仅没责怪自己,还夸奖了自己,沮丧变成了开心。

陆慕之这时候也凑过来道:“慕之也不要明星姐姐了,慕之喜欢妈咪,最喜欢妈咪了!”

陆余情心里暖暖的,笑道:“妈咪也最喜欢你们了。”

……

眼见着厉南衍走了,裴旭媛也没心思拍摄了,心情极差。

她怒斥小艾,“看看你都干了什么好事!”

小艾无比委屈,“媛姐,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这时,场务走过来,轻声道:“裴老师,差不多可以开始拍了。”

裴旭媛脾气上来了,当即怒道:“拍什么拍?我要的鲜花到了吗?耽误了这么长时间,今天不拍了。”

那场务脸色变了,“裴老师,您说要玫瑰花,我已经给你找来了,花瓣浴的场景也都布置好了,您这时候不拍,那我们不都白布置了吗?导演那边也都准备好了……”

“我说了不拍就不拍,听不懂吗?你们的时间宝贵,我的时间就不宝贵吗?”

说完这话,裴旭媛理都没理场务,直接甩手走人。

小艾急忙跟上去。

片场所有工作人员见状,都是怒得不行。

这女人……还真以为自己多大牌?

让全剧组这么多人为她白忙一场!

裴旭媛哪里会理会这些?

出了剧组后,就问小艾,“知道南衍去哪儿了吗?”

小艾回应道:“厉总回市中心的酒店了,今晚会与你共进晚餐。”

小说

顾氏一夜倒闭小三儿登堂入室。

2021-1-3 2:37:58

小说

从地下医疗实验室穿至偏僻穷苦的小农村

2021-1-3 2:41:1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