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男人给与她的,最深沉的爱意。

宋安颜没有拥有过快乐的童年,母亲去世,父亲嫌弃。更有一个处处针对她的奶奶和姑姑。她回国时才得知爸爸送她留学是为了不声不响的让妹妹当上继承人。回国后为了公司利益,被逼嫁给一个老弱病残之人。她含恨而嫁,以为自己的一生将止步于这桩莫名其妙的婚事,从没想过有朝一日她能借助这个被传为“病老丑”的男人翻身做主人。令人艳羡的总裁夫人,令人胆战心惊的钱财权势,令人嫉恨的温柔小意,都是这个男人给与她的,最深沉的爱意。
这个男人给与她的,最深沉的爱意。

第1章 温先生让人捉摸不透

宋家。

“到底为什么!你们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逼我!我到底是不是你们宋家的女儿?”宋安颜红肿的眼眶,苍白的脸庞,正在宋家宅院里质问着这些从不把她当做家人的人们。

“胡说什么!宋安颜你当真这么冷血吗?这可是你/妹妹!”宋平有按耐不住自己的脾气,指着宋安颜大吼。

“宋安颜,你/妹妹有心脏病!你就替她嫁了,我们宋家感激你一辈子!”宋如,所谓的亲姑姑上前摇晃着宋安颜的身体,她倒要看看这个倔强的丫头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宋如,别求她!这个小白眼狼,忘了我们养她这么多年!她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不然就不是我们宋家的女儿!”宋老太太拿着拐仗朝着地上重重的敲了几下,表示自己坚决的态度。

“宋家的女儿,哈哈,原来你们还知道我是宋家的女儿啊,真可笑…….”宋安颜自嘲的笑了笑,看着楼梯上缓缓走下来的宋姗姗,这哪里像有心脏病的人啊,气色红润的看着比她还健康呢,说到底自己才是个有病的人吧……

为什么啊为什么所有人都不待见她,为什么心心念念的家人为了利益,可以随便的牺牲自己呢……

“只有你嫁过去,咱们家才能平安,公司才能正常运营。”

“那凭什么就要牺牲我?”

“你最好嫁了,不然我可不保证,那个瑞瑞还挺可爱的。”宋安颜大惊,宋平一直都在盯着自己,瑞瑞的事她本以为瞒的很严,可还是被宋平知道了。

“我嫁……”宋安颜自嘲一笑跑出去了,既然要嫁,那就嫁吧,嫁了也好,不用在面对他们。

华盛集团。

“老板,温启山开始行动了。这次他下手的可是您的婚姻。”释严在二十八层汇报着阿南的第一手消息,这个温启山真是老奸巨猾,连老板的婚姻大事都敢算计。

“他在我这捞不走股份,就想着在我身边安插眼线,有意思……”温庭钧笑了笑,那就陪他玩玩好了。

“老板,要不要把这事告诉给老爷太太。”释严想如果告诉温启华和刘素敏的话,老爷和太太肯定不能袖手旁观。

“不必,我自己处理,查一下他找的谁。”温庭钧的淡定还真是让人佩服,释严当温庭钧特助这么多年,还从没见他怕过什么。

“已经查了,宋家大小姐,宋安颜,这是宋家大小姐的资料,就是很奇怪查不到宋小姐6岁之前的资料。”说完释严就后悔了,完了,这下老板以为他对儿童很感兴趣了,完了。

“……”温庭钧翻看着资料,随后看到一叠照片,是她?那个四年前他救过的女孩儿?温庭钧继续翻看着后面的资料,在英国读的大学,没错,那时他也在英国,是这个女孩没错。她的样子他不会忘。

“老板,还有件事。”

“说。”温庭钧不解的看了眼表情有些不自然的释严。

“这是刚刚爆出来的新闻。您是不是该曝光一下/身份了。”释严将手机打开微/博,头条“温家大少竟是老弱病残?”紧接着热搜第二“温家大少爷已经年近四十!”

温庭钧快速的浏览着新闻,全程面无表情,释严叹气这个老板永远都让人捉摸不透。老板自从回国就从来没有暴露过身份,一直秘密进行工作,招标,还放出消息说自己病了,把温启山哄的一愣一愣的,温启山和宋平有交情,两个人在盘算什么,瞒不过温庭钧,他们想联手挖走股份,还想在老板身边安插眼线,真是够狡猾的。

“不用,再等几天。去帮我办一下结婚手续,结婚证给我拿来。”温庭钧勾了勾唇角,抚摸着照片上清秀的脸庞,他还真要感/谢这个叔叔,替他找到了。

“what?您真要娶宋家的女儿?那可是宋平的女儿。”释严大吃一惊,这完全不像老板平日里的作风,可仔细一想,好像没有猜透过老板。

“去。”温庭钧冷冷的开口,没有看释严。

“哦。”释严识趣的出了办公室,帮温庭钧准备着结婚手续。温庭钧扯了扯嘴角既然温启山这么想在自己身边安插眼线,那就陪他玩一玩,正好,他对这个宋安颜很感兴趣。

第2章 温先生的英雄救美计

宁江大学

“喂,颜颜!你是不是回来了!”余念词惊喜的接通电话,终于等到了她。

“念念,你有空吗,出来陪陪我好吗?”宋安颜沙哑的声音让余念词的惊喜瞬间没有了,这是出了什么事,她哭了。

“我去找你,在咖啡厅等我。”余念词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咖啡厅,见宋安颜一人坐在角落里,那模样,很失落,很伤感,四年不见,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颜颜…….怎么了?”

“我真的怀疑我到底是不是宋家的女儿,他们为什么可以把我无情的扔出去!”

“怎么,你爸和那个老太婆又为难你了是不是!”余念词真没想到,怎么亲爸和奶奶还有亲姑姑能做到这种地步?

“他们要我嫁人,替宋姗姗嫁。”宋安颜不在哭了,仿佛已经看透这个世界。英国大学三年制,她高三就被家里人当成眼中钉送去了英国,如今她刚刚才毕业,爸爸突然的电话招她回国,说是有大事商量,谁知一回来得知的是妹妹已经成为公司副总,而自己要嫁给一个病弱残躯…….

“什么……这可不是儿戏,你不能答应!”余念词不想自己好闺蜜的幸福就这样葬送了。

“我答不答应又有什么区别,不过想想也挺好的,我嫁了,至少不用再面对他们。”

“他们让你嫁给谁?”

“温庭钧。”

“…….温庭钧,可是不是说温庭钧是个老弱病残之躯,你怎么能嫁啊!”余念词分贝不自觉地提高了,这显然宋家人就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啊,这真的是亲生的吗?余念词深感怀疑。

“不说了,有秋子的消息了吗?”宋安颜叹了气,询问着余念词苏秋子的消息,三年前知道秋子出事后她偷偷回国过一次,就是为了去看苏秋子,却连面都没有见到。

“没有,我每个月去一次,都见不到她。应该是有人故意不让探视的,三年了,月月如此!”余念词说起这个就气愤,她不知道是谁,甚至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们两个都清楚秋子是什么样的人,她绝对不可能杀人。

“现在过了探视时间了,明天我去一趟。”宋安颜知道当初法院判的是三年,算算日子已经快到了,秋子是冤枉的,那必须上诉。和余念词告别之后,天已经渐渐地黑了起来,余念词想要送她怕她害怕,宋安颜拒绝了,出门就能打到车,倒是念词还要回店里打工,车程比她要远得多。

宋安颜一个人走在路上,神情越来越紧张,她可不能在这个时候犯病,好在路上的路灯开的早,看着亮光,微微松了口气。宋安颜站在路边准备打车回去,这时一辆出租车冲着宋安颜就开了过来,并没有要停的意思,宋安颜瞪大眼睛本能的后退,撞进了一堵高大的肉“墙”上,她本能的抱住,抓着男人的衣领。眼见车子撞在了一旁的栏杆处,却并不严重,稍稍后退竟若无其事的开走了。

“这…神经病啊…”宋安颜看着车子嘴里嘟囔着,完全忘记自己还在一个男人怀里。

“你没事吧?”冷冰冰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吓得宋安颜一阵寒颤,连忙松开他。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事”宋安颜看着来人的气场,后面还跟着两个类似保镖的人,此人来头一定不简单,宋安颜见状便想要跑,她最怕这样的人,高中打工时,饭店里商场里很多气场很足的男人,她虽见惯了这样的人,可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冰冷的,气场强大到一个眼神能把人冷死的地步,所以,走,为上策。

“那个,我先走了。”

“以后不要自己一个人走夜路,很危险。”这清冷的声音在晚上足以让人吓得汗毛耸立,可宋安颜竟鬼使神差的听到了一丝丝关心的语气。是啊,她的亲人都从来没有这样关心过她,哪怕是一句简单的关心的话都没有。

“谢谢您,我知道了。”宋安颜抬头微微一笑,这一笑触碰到了男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我先走了,先生再见。”

“我让人送你,别打车了。”男人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在看旁边,另一个男人已经将车子开了过来,车门也已打开。

“谢谢,不用了。”宋安颜想也没想的拒绝,这大晚上的被一个男人送回去,被家里人看见,估计又要遭殃了吧,

“小姐,请上车,我负责把您安全送到家。”宋安颜纠结了一下便了车,这个人不是坏人,而且经过刚才的事,她不得不承认对出租车司机有了很大的排斥。报了地址之后,她没发现身后的男人微微扯动了嘴角,再回头那男人已经上了另一辆车走了,宋安颜松了口气,还好不用跟他一辆车。

第3章 温太太被打了

劳斯莱斯幻影驾驶位上的温泽开口“老板,您这么大费周章的安排英雄救美的桥段,到底是为什么啊?”温泽不怕死,好奇心现在对他来说比命重要。估计出租车上的温裕现在也不好受吧,那人是个死古板,心里好奇,打死也不问,老板的八卦,他温泽向来是第一个追问的。

“开你的车。”

“哦”温泽见老板气压低了一度,不敢在讲话,算了先保命吧。

宋安颜刚刚到房间就接到了一个英国的电话“喂,妈妈!”

“瑞瑞有没有听安妮姐姐的话呀。”宋安颜听着瑞瑞的声音宠溺的笑了起来,四年来,真的将这个孩子当成自己的亲骨肉。

“妈妈,我很听话,瑞瑞想妈妈,妈妈什么时候带我回家?”孩子语气中的期待,她能感受得到,可是现在麻烦不断,不能轻易的接他回来,“等过段时间妈妈去接你好不好?现在要乖乖的休息了。”

“知道了妈妈,瑞瑞这就去睡觉。”

“好。”刚挂了电话,便响起了敲门声。

“我知道你没睡,宋安颜,我提醒你,别耍花招,赶紧嫁了,你以为你还是清白之身吗?你有什么资格挑选你的婚姻,你这副残花败柳的身躯,估计温家大少爷还看不上呢,要娶你过去冲喜是你的幸运,要是让温家知道你还有个快四岁的儿子,你想,你还有人要吗?”

宋姗姗站在门口,她最讨厌这个女人自以为是的样子,凭什么她到哪里都有人关注,那次若不是经过爸爸办公室听到温启山和爸爸的谈话,她都不知道温启山在打她的主意,想要她嫁给温家大少爷做内应,好帮他们打探消息,还拿宋氏做文章。听说温家少爷常年卧病,还很老,她怎么能嫁?就在奶奶和姑姑面前煽风点火,叫回了宋安颜,这种事她来不是更好吗?

“宋姗姗,你给我闭嘴,我已经答应嫁了,你最好给我消停点!”宋安颜最恨有人拿瑞瑞威胁她,是,瑞瑞是她的软肋,为了保护瑞瑞,她愿意嫁。宋姗姗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把宋安颜推出去之后,她就彻底没有阻碍了,不在跟宋安颜费口舌,回了房间。

这一晚宋安颜睡得极其不好,梦里又回到了三年前的那天晚上,她从咖啡厅值完班回宿舍,路边几个外国男人见到她就围了上去,捂着她的嘴,五花大绑的将她带上了车,车上没有开灯黑漆漆的一片,有人在她身上动手动脚,后来听到外国男人接到了一个电话,紧接着就把她从车上丢了下去,无数辆车子从她面前驶过,直到史密斯夫妇将她带上车送去了医院。

从那天后,她开始害怕一个人走夜路,后来日日的噩梦使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甚至不能在暗一点的空间待着,严重到了每日必须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睡觉的时候必须开着灯,在泰西亚医院,找了心理医生Lina,病情才渐渐的控制住。

早上坐起来一身虚汗,她快速洗了澡,准备去看苏秋子。在楼梯口莫名的被宋姗姗撞了一下,差点摔下去。

“姐,快下去吃饭了,你太磨叽了。”宋姗姗穿着职业装在宋安颜面前晃悠一圈,下了楼梯,宋安颜看着她心底嗤笑一声,为了去公司当副总她还真是连学校都不去了。不明白谁会承认一个大学没毕业的当副总。如果承认了,除了瞎了眼的就是阿谀奉承罢了。宋安颜径直下了楼没有直视餐厅的人,就要出门。

“你长本事了是不是,你个白眼狼,没看见长辈都在?”

“奶奶,您承认我是您孙女了吗?如果没有,那我为什么承认您呢?”宋安颜转过身看着那几张极其可笑的面孔,每天找事他们就不嫌累吗?

“你个死丫头片子,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你看我不打死你!”宋老太太被宋安颜气急了眼,拿着拐杖就打了下去,宋安颜见状想要跑,却不知宋姗姗什么时候来到她身后将她拦住,宋老太太的拐杖直直的打在了宋安颜的额头上,瞬间就流了血。

第4章 温先生要加快速度

宋老太太见状先是一愣,随后拿着拐杖朝着宋安颜身上打去。

“妈!你干嘛呢?她就要嫁到温家去了,你让她挂了彩,这不是丢人吗!?”宋平上前拦下了宋老太太的拐杖,看了一眼地上的宋安颜,没说什么便去公司了,宋安颜自嘲一笑,原来是怕她给宋家丢人啊。宋安颜站起来,眼前有些发黑,甩了甩头,提着包上楼了。她还要去看秋子,用湿巾擦了擦周围的血迹,口子不大,但是有点深,擦了云南白药贴了一个创可贴,换了条裙子便又重新出门了。

温宅。

“不行!他温启山凭什么给我儿子订婚事!明眼人都知道他没安好心,不就是惦记着华盛吗!”刘素敏的怒气从昨天开始就已经止不住了,今天见到温庭钧,他竟然不反对这婚事,气的刘素敏瞬间爆发。

“妈,我有我的打算,他不能左右我的事情,但是这个女孩我还真想娶。”温庭钧皱着眉头,他老妈的嗓门是越来越大了。

“儿子,你要知道她可是宋平的女儿。宋平那么老奸巨猾,他明摆着就是送个眼线进来!”刘素敏虽然是大学教授,这么多年一直从事教育工作,不愿当无所事事的豪门太太,平时处事冷静自如,可遇到儿子的事,她没办法在冷静,温启山这个毒瘤,什么时候才能彻底除掉!

“我知道,可是她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四年前就认识她了。”温庭钧知道不跟刘素敏说实话,她不可能答应。昨天晚上跟爸爸说了这件事,爸爸没意见,只是,也是让他小心,万一真的是眼线,也是个麻烦。

“是那个女孩儿?”刘素敏回忆起四年前儿子被温启山追杀时,因为跳海才躲过一劫,却恰巧救了一个落水的女孩儿。

“是。”温庭钧简单地一个是字,表达了他的态度,很坚决。

“好吧。”刘素敏不在反对,但她也必须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儿,儿子去了公司之后,刘素敏立马给温煦打了电话,让他盯着宋安颜,将这一天的行踪报给她,却不知,温庭钧早就叫温煦守在了宋家门口。

今天早上的事,温煦看的一清二楚,还拿手机录了下来,刚刚发给老板,夫人就打电话来,也要知道宋安颜的事情,温煦就顺手给刘素敏也发了一份过去。刘素敏收到微/信上的视频点开看了看,一个老太婆拿着拐杖打一个小姑娘,打的头都流血了,后面抓着那个小姑娘的女孩她认识,是宋氏的副总经理,就是宋姗姗了,打人的是宋老太太,那被打的就是宋家大小姐了宋安颜了?

怎么回事,一下子的疑问全都解开了,她没猜错,当初宋启山打的是宋姗姗的主意,这样看来如果大女儿不受待见的话,这种差事当然是让可以随便牺牲的人来做,何况,新闻上还说儿子是个病残之躯,还说儿子是个年近四十的老头,按照宋姗姗的性格自然是不可能答应,就找了这个替罪羊。

话说回来你如果温庭钧真的年近四十,那她和温启华呢!要知道她们才不过五十岁啊!越想越来气,看着手机上的视频又开始烦躁。

“这孩子怎么就不知道反抗呢!”拿起手机又给温煦去了电话。

“温煦,她去哪了。”“夫人,我正跟着呢,宋小姐去探监了。”温煦在监狱门口徘徊着,看夫人来了电话,才回车上接通。

“探监?探谁的监?”

“这个我也不知道。”

“你还是跟着她,等她回了宋家给我消息。”刘素敏挂了电话,她倒要看看这个宋家到底在耍什么花招。堂堂的宋家大小姐竟然被亲奶奶打,就算是在不喜欢也要念及骨肉亲情吧。

华盛

温庭钧看到手机上的视频,气的要炸掉,他们宋家就是这样对女儿的,想必这次嫁人也是被逼的吧。好,他不介意快一点,温庭钧拿着电话给温启山打了过去。

“二叔,我想尽快办婚事,还希望您去宋家一趟。我就不出面了,最近身子越来越差。”温庭钧嘴角勾着,装作很虚弱的声音。

“好好好,大侄子的婚事,二叔一定好好张罗,好好注意身体。”温启山乐开了花,还想着怎么去温家老宅说服大哥大嫂,现在好了,这小子自己等不及了。挂了电话温启山就起身去了宋家,和宋平在书房商量着事情,最后才提及结婚的事。

“庭钧现在病着,不能举办婚礼,领个证就行了,主要就是让她人过去,你赶紧叫她回来,晚上跟我大哥大嫂一起吃个饭。”

“知道了,我这就叫她。”宋平给宋安颜去了电话让她赶紧回家,没有说目的,就是怕她不去。楼下宋姗姗,宋老太太已经宋如都已经换好了衣服等着一起去见温家的人,她们必须去凑凑热闹,看看传说中的病残之躯的老头。宋安颜回了宋家看着他们的阵仗就知道又有事了。

“安颜,跟我们去见见你丈夫,还有公公婆婆,你们的结婚证已经做好了,你现在已经是温家的媳妇了,不许在任性。”宋平装腔作势的上前拉着宋安颜的手,宋安颜本能的抽了出来,明知道他们不安好心,可还是抵不住亲情的诱惑,只要爸爸稍微对自己好一点,她就开始动摇。

第5章 温太太让婆婆心疼了

温启山先走了,安排了饭店,通知温启华和刘素敏二人。温启华知道这是儿子想加快速度了,起身准备去饭店,刘素敏今天有课,没有和他一起,晚一点才会到,整个屋里只有温启华和温启山张丽夫妻二人。

“大哥,这个儿媳妇保准你们满意。”

“借你吉言,劳你费心。”温启华的八个字堵的温启山无话可说,张丽心里给了温启华一个白眼。这时宋平带头进来了,后面跟着宋姗姗,宋如和宋老太太,宋安颜走在最后。一进门宋姗姗眼睛就开始泛光,嘴角的笑意怎么也掩盖不住,温庭钧还真是个老男人,只不过虽然年纪大了点,很有气场,看模样长得也很好看,不像温启山肥头大耳,鼓着啤酒肚。也算便宜了宋安颜了。

宋如倒是移不开眼睛了,看着面前的温启华,这不就是她梦想中的男人吗?宋如脸色微微泛红四十多岁的年纪还没嫁出去,就是为了等那个人,可眼前这个人,让她心跳加速,这是温庭钧吗?年近四十应该错不了吧,宋如暗暗咬牙,怎么就落在了宋安颜头上,按照年纪,他和眼前的男人才是最配的。又有些生气,为什么哥哥不让她去联姻。

“宋兄,快坐。”温启山站起来笑着招呼,温启华看着站在最后,被两个女人挡住的宋安颜,看得出来,这是个极其不受宠的丫头,宋平还真是狠心,自己的女儿也可以随便利用。

“这是庭钧吧,我是安颜的奶奶,你叫我奶奶就行!”宋老太太一看真是个年纪不小的,好在没让姗姗嫁,现在更是兴奋,不过这虽然年纪大,也有种说不出的优秀,宋老太太上前就要握手,这时刘素敏推门进来了,一身及膝的旗袍,头发挽着,带着珍珠饰品,气质惊呆了宋如和宋姗姗,这是谁?

“大嫂,您来了。”张丽先开口,讨好似的走到刘素敏身边。

“嗯。”刘素敏淡淡的应了一声坐在了温启华身边。“那个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大哥温启华,我大嫂刘素敏,我妻子张丽。”听到温启华的名字时,宋姗姗惊掉了下巴,这是温庭钧的父亲,怎么可能?宋如也一脸震惊的看着大哥,随后看了看温启华,和身边坐着的刘素敏,她心有不甘。宋老太太尴尬的走回自己的座位,没在开口。

“大哥大嫂,这就是宋平一家。”温启山知道不用过多的介绍他们,大哥大嫂心里都有数。

“怎么,不介绍一下我儿媳妇呢?这两位,哪位才是?”刘素敏故意挑刺儿,也是想看看宋家什么反应,温启华宠溺的笑了笑,他老婆的性子虽然这几年平和了不少,到底还是不会从根上改变,佩佩这丫头是完全随了她的性子。

“你瞧我这脑子,安颜,跟你爸妈打个招呼。”温启山冲宋安颜假笑着“叔叔阿姨,我是宋安颜。”宋安颜无奈站起来冲温启华和刘素敏鞠了一躬。

“恩,坐吧。”刘素敏淡淡的态度,除了温启华和宋安颜,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内心都是窃喜的,宋姗姗和宋老太太就知道温家夫人看不上她宋安颜这样的货色,也咬定宋安颜嫁过去,没好果子吃了。

“庭钧呢,身体还是没好?”张丽询问着温庭钧的行踪,温庭钧打初中就送去了国外,从那之后再也没见过,别说是她,就连温启山都没见过,只是一直说身体抱恙,无比的好奇这个侄子现在到底什么样。

“劳弟妹挂心了,庭钧很好。”刘素敏的话让张丽放松了,这话的意思不就是不好吗,今天不来,怕丢人?还是自己的儿子最优秀。等他从加拿大回来,一定要把华盛从温启华和温庭钧手里抢回来。刘素敏掐了温启华一下,意思让他说话。

“结婚证庭钧已经让释严办理了,回去收拾收拾明天搬过去吧。”温启华看着坐在最边上的宋安颜说。

“是啊是啊,安颜明天过去。”宋老太太笑呵呵的说,这宋安颜走了,她就清净了,只是还是觉得便宜这丫头了。

“我在跟安颜说话。”温启华嘴上这么说,实际是告诉你闭嘴没让你说话。

“谢谢叔叔,我知道了。”宋安颜微微一笑,显示着自己的礼节,这个时候,给宋家留点面子吧,况且,公公婆婆看起来很和蔼,她不会无礼。

“丫头,这额头怎么回事?”刘素敏眼尖的看到了宋安颜额头上的创可贴,想必就是今天早上宋老太太所为吧。

“这孩子都快22了还是爱贪玩,今天早上跟妹妹闹着玩,不小心磕着了,让您见笑了。”宋如生怕宋安颜把实情说出去,见状立马抢在宋安颜前面说。

“是吗安颜?”刘素敏看着宋安颜的眼睛,她看到了这孩子失落的眼神,心微微一疼,多让人心疼的孩子。

“是,您见笑了,是我爱玩闹。”宋安颜说完苦涩一笑,这家人永远都是那么虚伪,真可笑。

第6章 温先生正大光明了

“庭钧刚来了信息,今天赶不过来,明天让安颜直接过去。”温启华关上手机,明天也到了该揭露儿子身份的时候了,想想就高兴,一想儿子从回来就要走秘密通道见不得光就恨得牙痒痒。

这个温启山得意了太久,明明不是温家的孩子还这么嚣张,觊觎华盛的大权,爸爸去世之前叮嘱过他,一定小心温启山,却不知道,这个阴险狡猾的人早就在公司动了手脚,瞒着父亲,父亲曾经说过,把温启山收养,是他人生中最大的错误,如果不是收养了温启山,也不会和妈妈有这么深的误解。这次他倒要看看这个温启山还能得意多久。

“好好好,那咱们吃。”宋平张罗着上菜,温启华接了宋平敬的酒喝了几杯,刘素敏则一直没动筷子,宋安颜也如此。

饭局很快结束,温启华和刘素敏待不下去,见到这一家子人更是没胃口,便准备离开,临走前刘素敏看了宋安颜一眼,想着现在就把宋安颜接走,可又不能让他们看出来什么,想了想还是算了,挽着温启华走了出去。

宋安颜也待不下去,宋平和温启山谈着生意上的事情,张丽刷着朋友圈,宋如和宋姗姗还有宋老太太忙着吃喝,没人注意她,拿着包走了出去,又是夜路,宋安颜懊恼的跺了跺脚,怎么最近就和夜路杠上了呢。

“颜颜?你怎么在这?”余念词扯着背包怀里抱着书走了过来,好奇这个点她怎么会出来。

“念念,说来话长,我刚刚见了我公公婆婆。”说真的,宋安颜提起温启华和刘素敏还是挺有好感的。

“是不是七老八十的那种?”余念词小心翼翼的打探着,说温庭钧近四十,那他父母一定很老了。

“什么呀,很年轻的样子。”宋安颜和余念词进了附近的酒馆,两人坐在角落里聊着,宋安颜把他们将温启华认成温庭钧的事情都说了,说的余念词不顾形象的笑着。

“好啊,活该他们出丑!”“最近很忙?黑眼圈这么重一脸疲惫的样子。”宋安颜见余念词眼底的青色,手抚了上去。

“没办法,谁让我是副主席呢,忙着新生军训的事情,你倒好,大学三年,比我提前毕业。”余念词噘着嘴抱怨。

“好了,这么大人了还撒娇。”“对了,见到秋子了吗?”余念词切回正题,她今天事情太多,忙着新生开学军训的事情,还有店里的小时工要做,根本没时间去看秋子。“还是不让见。可是快到出狱时间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接她。”

“好,你今天去我那住吧,明天再回去收拾东西。”

“好,反正我也不想回去。”宋安颜跟着余念词回了家,两人一夜没睡聊天聊到天亮,回忆着高中时的时光,她们三个每天腻在一起,艺术节一起表演,一起画板报,一起去操场看学长们打篮球,一起迟到,就连罚站也要一起罚,只是高三那一年,宋安颜被宋平丢到英国去上学,17岁的她,靠着一点也不熟练的外语独自一人在英国生活了四年,还要自己打工挣学费,恐怕除了秋子,她是最令人悲哀的大小姐了吧。

她去英国的第一年,每天都跟她们两个联系,得知秋子怀孕了,还未满十八岁的苏秋子怀了孩子,听余念词说是被人欺负了,那个人秋子自己也不知道是谁,秋子怕被苏家人发现便在外面藏着不敢回家,孩子生下来之后就没了,大夫说是个死婴,到了大学时,突然有一天得知秋子出事了,她好不容易考上心仪的大学,不但被开除了学籍还被捕入狱。宋安颜得知这个消息,难过的不得了,秋子的一生都被葬送了,她们两个现在只祈祷苏秋子能够早点出狱,和她们团圆。

宋家

宋安颜早上起来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回了宋家,收拾东西,今天要去温家了。谁知一进门宋姗姗就给了她一巴掌,打的宋安颜耳朵嗡嗡响。

“宋安颜,你可以啊,你骗我是不是!”宋姗姗气哄哄的指着宋安颜大骂。宋安颜莫名的被打,挥手还给了宋姗姗一个嘴巴。

“宋姗姗,你闹够了吗?什么我都让着你,你还想怎么样?”

“行啊,你让着我,那你把温庭钧还给我!”

“姗姗,上楼去。”宋平拦住又要打宋安颜的宋姗姗,不让她再胡闹。

“呵,当初不是你推给我的吗?”宋安颜好笑的看着撒泼的宋姗姗,不是当初为了把温庭钧推给自己,才找宋老太太和宋如去说服的宋平吗,怎么现在倒反悔了?

“你个白眼狼,算是白养你了!”宋老太太坐在沙发上冲着宋安颜吼道。今天他们一早上就被打了脸,新闻头条和电视上都是关于华盛集团新任总裁回归的事情。宋姗姗之所以气愤也是因为这个,一大早刷微/博就看到关于温庭钧的新闻。

“华盛集团新任总裁回归大厦”“温庭钧年龄二十八”“最帅掌门人温庭钧”看的宋姗姗砸了手机,一下楼看到正进门的宋安颜火气蹭蹭的往上冒,这个女人肯定是因为知道了这些才答应嫁的。

“呵,你们养了我几年?您说这话对得起良心吗?”宋安颜的顶撞激怒了宋老太太,宋老太太噌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去卧室找自己的拐杖,这时刘婶从外面小跑着进来。

“先生,外面来了个人说是来接大小姐的。”

“快请进来。”宋平以为是温庭钧来了,连忙请进来。

“宋先生,我来接宋小姐。”温煦进来之后没有废话,直接切入了来意。

“好好好,安颜上去收拾一下。”宋平尴尬的笑了笑,要扯着宋安颜上楼。

“不必了,温总说了,人过去就好,东西都准备好了。”温煦见宋平的动作有些紧张,怕是有什么话要叮嘱?正在怀疑宋平的时候,宋老太太拿着拐杖下来了,冲着宋安颜就砸了过来,温煦一把接住拐杖,扔在了茶几上,砸碎了几个玻璃杯,这老太太,打人还打上瘾了?上次不能现身,只能在视频里看着她撒泼,今天终于能教训一下。

“你谁啊!干什么!”宋老太太完全就像个泼妇一样,好在宋平拦住了。

“老太太,请您自重,这是温家大少奶奶,您来教训,还不够格。”温煦说完冲着宋安颜做了请的手势,宋安颜拿着自己的随身包,跟着温煦上了车。

“谢谢你。”上车之后,宋安颜打破平静,对温煦道了谢。

“少奶奶您客气了。”温煦微微一愣,少奶奶的声音原来这么温柔呢,难怪少爷这么费尽心思。

第7章 秋子的生活

宁江监狱。

梦中,那日的情景再次出现。

“不!不是我!不是我!”苏秋子被拽进车子里,头被狠狠地撞在了车门上。

“不是你?谁能证明?”顾清让扯着苏秋子的衣领,另一只手毫不怜惜的掐着她的下巴,跟她对视着。

“我告诉你苏秋子,就算你把孟然害死,我也不会多看你一眼!”顾清让突如其来的厌恶,打开车门将她推了出去。

“顾清让!你听我解释!我没有害孟然!”

“没有害?是,你没有害她,你只不过是找了几个小混混玷污她而已!”顾清让将苏秋子扯过来让她跪在面前,随后蹲下扯开苏秋子的衬衣。

“你也试试?可好?”

“顾清让!我真的没有害她!我和她都没见过几面!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我看够了你这幅恶心的嘴脸,别再给我装可怜,滚,我会让法律制裁你。”

“苏秋子,你害死我女儿,我要杀了你!”孟铮廷拿着棍子便冲着苏秋子砸下去,苏秋子没有躲开,这一下打在了苏秋子后背上,像是骨头断了一样,苏秋子疼的蜷缩在了地上,孟铮廷接着还要打第二棍,被半路赶来的温庭钧拦下,他怕顾清让做出出格的事情,真是她做的自有法律的制裁。

“开除她的学籍,然后……送她进监狱”这句话一直回荡在苏秋子的耳边。“不要……顾清让,我真的没有害她!你信我一次好不好?”苏秋子用尽所有的力气扯着顾清让的衣服,她不能坐牢不能,为什么这个人对她这么残忍为什么!“我不说第二遍。”

顾清让的背影让苏秋子彻底的绝望。

“你不可能送我进监狱!你没有证据!”

“你忘了,我是律师,即便不是,我也可以。”

监狱的第一个晚上,这晚,苏秋子绝对想象不到,她的人生将会从现在开始,改变。

“你……你干什么?”苏秋子看着面前站着的女人,将她从床上拖起。

“干什么?新来的,你很快就知道了。”站在最前面的女人是这个牢房中的小头头,扯着苏秋子就要打。

“你们凭什么打我!我……我喊人了!”苏秋子一下一下向后蜷缩着,这些人,太可怕了。

“呦,还挺厉害?喊吧,我看看你能把谁喊来”紧接着,一巴掌重重的落在了苏秋子脸上。这一巴掌打的苏秋子头晕眼花,本就发烧的身子,更加虚弱。苏秋子虽然头晕,但她知道不能白白挨打,颜颜走之前说过,不能让自己挨欺负的。说着,上前,直接抡了一巴掌过去打在那人脸上。

“你打我?来人,给我往死里打!不,剩口气儿,有人吩咐,别打死就成!”有人吩咐了?顾清让吗?呵呵,原来在牢里顾清让都不会放过这个一无所有的她啊。四周的女犯人全都围了上来,

“救命啊!杀人了!救命啊!”苏秋子拼尽力气跑到门边大喊,被一个肥壮的女人扯着头发拉了回来,扇了几耳光,随后被丢到了地上摔了个狗吃屎。一顿暴打之后,显然女犯人们累了,都去睡了,苏秋子一人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蜷缩在角落里,似乎明白了一个道理,顾清让说她有罪,她就是有罪,她还傻傻的去解释,解释再多都是没用的,因为,这一切,都是顾清让的意思。她累了,不想再去争辩了。

从现在开始,她不是苏秋子,只是编号为976的杀人犯。三年来,日日如此,被拳打脚踢,新伤旧伤每日叠加,从来没有好过。直到三个月前她被人割了右肾,是的,没有麻药,活生生的被挖走了一个鲜血淋淋的肾。

从那天以后,犯人们没敢在打她,怕摊上人命,再次被判刑。都当她是瘟疫一样躲得远远的。苏秋子也终于过上了一段清净的日子。只是,从此,她就是一个残废的人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苏秋子一度想要寻死,每次都被狱警发现,没人愿意担上一条人命,尤其是狱警,就这样,她没死成。

苏秋子睁开眼,早上八点三十分,她该出狱了,换上了三年前进监狱时穿的那条白色裙子,只是如今这裙子,显得宽大无比。她拿着手中仅有的零钱上了公交,不知道在哪里下车。回家吗?不,那已经不是家了。找安颜和念词吗?不,她没脸见她们。

车上没有几个人,这是最偏僻的路段,在监狱门口上车,一看就是刚被释放的犯人,司机和乘客都露出嫌弃的眼神,甚至离她最近的那个乘客,怕秋子坐她身边,把放在地上的袋子拿上来放到了一旁的座位上。

苏秋子自嘲一笑,没有坐下,站在车门处,看着窗外一层层的建筑,迟迟未移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终点站。她下了车,扶上自己的腰,果真是个废人了,才站了一会就开始疼。到了苏家,她要问清楚一些事情。抬手按了门铃,家里的保姆看到是她,转身进了院里,没有理会她,几分钟的功夫,苏夏来了。

“哟,出来了。”苏夏抬手玩弄着自己的美甲,没有正眼看苏秋子一眼。

“我来就是想问你,你把我儿子藏哪去了!”苏秋子眸子猩红的看着苏夏。苏夏被这个样子的苏秋子吓到了,她还没见过如此凶悍的苏秋子。

“我……不都说了吗,死了,一生下来就死了!你自己怀了死胎怨得了谁!金婶,送客!别再来了,你跟苏家没有任何关系了!”苏夏进屋了,金婶上前把门一关,还连带着呸了一声。

“不知好歹,滚远点!”苏秋子无神的晃荡在大街上,看着街上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孩子,几人挽着从商场出来,衣着艳丽,兴致满满,有说有笑的,而她苏秋子,注定一辈子见不得光了。

畔水居

“少夫人,这是钥匙,这里是少爷的公寓,他平时就住在这里。”温煦把早上温庭钧的钥匙递给宋安颜。

“他,在家吗?”宋安颜接过钥匙,打量着这里,畔水居,宁江市最奢侈的小区,一梯一户,宋安颜刚进来的一感觉就是,大,这清冷的感觉,都不用开空调了吧。

“老板还在公司。”温煦说完便开门走了,宋安颜继续看着,装修除了黑,就是白,这也太严肃了吧,看样子在这里的主人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很高的人。再回过头已经不见温煦,他走了?宋安颜嘴角抽搐着,怎么就走了呢,这么大一个房子,她自己待着怪害怕的。

第8章 温先生非礼了温太太

宋安颜抬脚走着,客厅很大,厨房在最里面。一层的客厅很大右前方是厨房,冰箱橱柜里什么都没有,这个人……从不在家吃饭吧?就连餐具也少的可怜。

走出来客厅左边有一个客房,再往前走是一个健身房,抬腿上了楼推开的是主卧室的门,左边是次卧,右边是书房,再往前走是个画室,里面有很多已经完成的作品,一幅幅的山水画,像是真的一样,比她一个学设计的画的都好,看的宋安颜眼珠子直瞪,这个人也太厉害了吧。

收起温庭钧的画,宋安颜把门都一一关好,心里到底是有些害怕的,结婚证都有了,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到底长什么样,宋安颜拿出手机,把要买的东西都一一记下,今天先添置些食材和餐具,不然没得饭吃,记好之后,宋安颜拿着包去了超市。

华盛集团

“老板,宋小姐温煦已经送过去了。”释严站在桌前汇报着,温庭钧终于抬头了,释严无语,汇报了这么多大事情也没见老板抬一次头。害得他一度以为自己在对着一根木头说话。

“老二,今天晚上去老大私人会所玩。”沈昱珩的来电。

“不去。有事”温庭钧说完便挂了电话,留下沈昱珩独自对着电话发呆。

“这,见鬼了?”沈昱珩又继续给顾清让去了电话。

“老大,今天我自己过去,温老二中邪了,他不去!”

“你医院很闲?”顾清让五个字堵的沈昱珩无话可说,尴尬的笑了笑。

“我不去了,谢谢。”

宁江大学

“刘教授,那我先回去了。”余念词把手里的事情忙完,准备和刘素敏打招呼离开。

“念词啊,是这样,我有个外甥今年九月份升高三了,成绩不太稳定,我想如果方便能不能过去帮他补补课。”

“这….”

“这孩子啊,性格孤僻,她妈妈是我亲妹妹,和我妹夫两人常年在外跑生意,这孩子打小就一个人住,你是我的得意门生,也是想你去了,能开导开导他。”刘素敏的话让余念词动摇了,她是想找份家教工作来着。只不过咖啡厅的工作还没辞,算了算时间,是在晚上,两份工作不冲突,便答应了。

“好吧,那我去试试。”

“好好好,我把地址发给你,你明天就开始,每月个五千。”

“这太多了刘教授。”余念词大惊,这是真够有钱的,她身边做家教的朋友一个月最多也就四千块吧。

“不多,是我妹妹定的,我就负责找人,好了快回家吧。”刘素敏提起包也准备走了,她准备办退休了,正好这孩子也大四了,保研是肯定没问题的,对她还是很放心的。

畔水居

温庭钧打开门,却发现里面一片漆黑,没在?上了楼,二楼的灯也没开着,温庭钧脸黑了,浑身冒着冷气,这个女人跑哪去了,一点她来过的痕迹都没有。衣帽间的衣服也都没动过。

这时,门又开了,宋安颜拎着两个巨型的袋子进来,望着漆黑一片的屋子,心里开始发毛,突然感觉面前有人影,吓得她大喊

“啊!!!唔”刚开口嘴巴便被一只大手捂住。这是贼?宋安颜正想抬腿踢人的时候,啪一声,灯开了,宋安颜松了口气,和捂住自己嘴的男人对视着。“是你?先生……”宋安颜看到是他,心底微微放松,只是这个人怎么会在她家?温庭钧的弟弟还是什么?

“是我。”温庭钧看着她的样子,刚才的挣扎中,她的领口已经被扯大了,微微露出些春/光,温庭钧喉结不自觉的动了动,捧着宋安颜的小脸就亲了上去。

“唔,唔…..”

“你!你干什么!我是温庭钧的妻子!”宋安颜挣扎着推开眼前的男人。

“我就是温庭钧。”简单的六个字惊呆了宋安颜。

“怎么可能,温庭钧不是个…….”宋安颜话没说完就感到一股杀气,识趣的连忙闭嘴。

“买的什么?”温庭钧看着地上的两个大袋子,她自己能提?

“菜啊,还有一些生活用品,我看了你家连像样的餐具都没有。”宋安颜弯腰拎起袋子越过温庭钧朝着厨房走去,温庭钧上前抢过袋子帮她拎到厨房。

“这么重你提的动?”温庭钧看着她娴熟的将买来的东西一一归类,还是没忍住问了。

“习惯了。”宋安颜简单的习惯了,让温庭钧碰了碰鼻子,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倚在门口看着她忙碌着。

“这也是你家。”温庭钧的话让宋安颜愣了一下,她没有回答他,只是心底有个地方感觉很暖。宋安颜将冰箱里填满了奶,饮料,水果,蔬菜也一一摆了进去,又抱着碗碟开始洗刷,洗好了碗碟,开始洗菜,切菜,看的温庭钧微微入神,这不就是他理想中的家吗,老婆在厨房为他做饭,他在沙发上处理工作,再来两个孩子嬉笑打闹,是他梦寐以求的家的样子,宋安颜不知道她正触碰着温先生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三个小菜,一荤两素,再加上一个汤,宋安颜终于忙活完,将菜端去了餐桌上。

“那个,吃饭吧。”宋安颜走到书房敲了敲门,温庭钧起身来到餐厅,虽然简单的饭菜,却让他心头一热。坐在宋安颜对面,接过宋安颜递的筷子。温庭钧吃的津津有味可宋安颜却一直没有动筷子,温庭钧发现了她的目光,开口

“你要问什么?”

“那个,你真的是温庭钧?”

“是。”

“可是,为什么人人都说你有病而且还老啊?”

“你看着我有病吗?”

“没有”

“我老吗?”

“不老。”

“那就行了,吃饭。”温庭钧继续吃着,宋安颜也终于在沉思中吃完了跟温庭钧的第一顿饭。宋安颜去洗碗了,温庭钧去了卧室洗澡,宋安颜收拾好厨房上楼之后磨磨蹭蹭的走到主卧想着拿几件衣服去客房睡。推开门之后见温庭钧穿着睡衣倚在床上,腿上放着电脑,头发还没干,额前的刘海落了下来,很性感的样子。宋安颜不禁在心底骂了自己千万遍宋安颜,你个色女!

“进来。”温庭钧开口,刚刚洗完澡,声音带着微微的慵懒,宋安颜微微一愣,随后进了衣帽间,拿了件睡衣和明天要穿的衣服,以最快的速度就要出门。

“去哪?”

“那个,我……去客房。”温庭钧明白了,这丫头是不打算和他一起睡。

“宋安颜,你现在是温太太,洗完澡上来睡觉。”温庭钧的话带着不容反抗的意思。

小说

惊才绝艳的许家大小姐杀了人!

2021-1-3 2:29:55

小说

前世死得太惨,重生的叶笙只想报仇

2021-1-3 2:33:2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